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十二回 青面兽北京斗武 急先锋东郭争功

第十二回 青面兽北京斗武 急先锋东郭争功

诗曰: 得罪幽燕作配戎,当场比试较英雄。棋逢敌手难藏幸,将遇良才怎用功。
鹊画弓弯欺满月,点钢枪刺耀霜风。直饶射虎穿杨手,尽在输赢胜负中。

话说当时周谨、杨志两个,勒马在于旗下,正欲出战交锋,只见兵马都监闻达喝道:“且住。”自上厅来,禀复梁中书道:“复恩相,论这两个比试武艺,虽然未见本事高低,枪刀本是无情之物,只宜杀贼剿寇。今日军中自家比试,恐有伤损。轻则残疾,重则致命。此乃于军不利。可将两根枪去了枪头,各用毡片包裹,地下蘸了石灰,再各上马,都与皂衫穿着。但是枪尖厮搠,如白点多者当输。此理如何?”梁中书道:“言之极当。”随即传令下去。两个领了言语,向这演武厅后去了枪尖,都用毡片包了,缚成骨朵。身上各换了皂衫,各用枪去石灰桶里蘸了石灰,再各上马,出到阵前。杨志横枪立马,看那周谨时,果是弓马熟闲。怎生结束?头戴皮盔,皂衫笼着一付熟铜甲,下穿一对战靴,系一条绯红包肚,骑一疋鹅黄马。那周谨跃马挺枪,直取杨志。这杨志也拍战马,捻手中枪来战周谨。两个在阵前来来往往,番番复复,搅做一团,纽做一块。鞍上人斗人,坐下马斗马。两个斗了四五十合。看周谨时,恰似打翻了豆腐的,斑斑点点,约有三五十处。看杨志时,只有左肩胛上一点白。梁中书大喜,叫唤周谨上厅,看了迹道:“前官参你做个军中副牌,量你这般武艺,如何南征北讨,怎生做的正请受的副牌?教杨志替此人职役。”管军兵马都监李成上厅禀复梁中书道:“周谨枪法生疏,弓马熟闲。不争把他来逐了职事,恐怕慢了军心。再教周谨与杨志比箭如何?”梁中书道:“言之极当。”再传下将令来,叫杨志与周谨比箭。两个得了将令,都紥了枪,各关了弓箭。杨志就弓袋内取出那张弓来,扣得端正,擎了弓,跳上马,跑到厅前,立在马上,欠身禀复道:“恩相,弓箭发处,事不容情,恐有伤损。乞请钧旨。”梁中书道:“武夫比试,何虑伤残。但有本事,射死勿论。”杨志得令,回到阵前。李成传下言语,叫两个比箭好汉,各关与一面遮箭牌,防护身体。两个各领了遮箭防牌,绾在臂上。杨志道:“你先射我三箭,后却还你三箭。”周谨听了,恨不得把杨志一箭射个透明。杨志终是个军官出身,识破了他手段,全不把他为事。怎见的两个比试?

一个天姿英发,一个锐气豪强。一个曾向山中射虎,一个惯从风里穿杨。彀满处兔狐丧命,箭发时B16A鹗魂伤。较艺术当场比并,施手段对众揄扬。一个磨B35A解实难抵当,一个闪身解不可提防。顷刻内要观胜负,霎时间要见存亡。虽然两个降龙手,必定有其中有一强。 当时将台上早把青旗磨动。杨志拍马望南边去。周谨纵马赶来,将僵绳搭在马鞍蓍上,左手拿着弓,右手搭上箭,拽得满满地,望杨志后心飕地一箭。杨志听得背后弓弦响,霍地一闪,去镫里藏身,那枝箭早射个空。周谨见一箭射不着,却早慌了。再去壶中急取第二枝箭来,搭上弓弦,觑的杨志较亲,望后心再射一箭。杨志听得第二枝箭来,却不去镫里藏身。那枝箭风也似来,杨志那时也取弓在手,用弓稍只一拨,那枝箭滴溜溜拨下草地里去了。周谨见第二枝箭又射不着,心里越慌。杨志的马早跑到场尽头。霍地把马一兜,那马便转身望正厅上走回来。周谨也把马只一勒,那马也跑回。就势里赶将来去。那绿茸茸芳草地上,八个马蹄翻盏撒钹相似,勃啦啦地风团儿也似般走。周谨再取第三枝箭,搭在弓弦上,扣得满满地,尽平生气力,眼睁睁地看着杨志后心窝上,只一箭射将来。杨志听得弓弦响,纽回身,就鞍上把那枝箭只一绰,绰在手里。便纵马入演武厅前,撇下周谨的箭。梁中书见了大喜。传下号令,却叫杨志也射周谨三箭。将台上又把青旗磨动。周谨撇了弓箭,拿了傍牌在手,拍马望南而走。杨志在马上把腰只一纵,略将脚一拍,那马勃啦啦的便赶。杨志先把弓虚扯一扯。周谨在马上听得脑后弓弦响,扭转身来,便把傍牌来迎,却早接个空。周谨寻思道:“那厮只会使枪,不会射箭。等我待他第三枝箭再虚诈时,我便喝住了他,便算我赢了。”周谨的马早到教场南尽头。那马便转望演武厅来。杨志的马见周谨马跑转来,那马也便回身。杨志早去壶中掣出一枝箭来,搭在弓弦上。心里想道:“射中他后心窝,必至伤了他性命。他和我又没冤仇。洒家只射他不致命处便了。”左手如托太山,右手如抱婴孩,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说时迟,那时快,一箭正中周谨左肩。周谨措手不及,翻身落马。那疋空马直跑过演武厅背后去了。众军卒自去救那周谨去了。梁中书见了大喜,叫军政司便呈文案来,教杨志截替了周谨职役。杨志喜气洋洋,下了马,便向厅前来拜谢恩相,充其职役。只见阶下左边,转上一个人来,叫道:“休要谢职!我和你两个比试。”杨志看那人时,身材凛凛,七尺以上长短,面圆耳大,唇阔口方,腮边一部落腮胡须,威风凛凛,相貌堂堂,直到梁中书面前声了喏,禀道:“周谨患病未痊,精神不在,因此误输与杨志。小将不才,愿与杨志比试武艺。如若小将折半点便宜与杨志,休教截替周谨,便教杨志替了小将职役,虽死而不怨。”梁中书看时,不是别人,却是大名府留守司正牌军索超。为是他性急,撮盐入火,为国家面上,只要争气,当先厮杀,以此人都叫他做急先锋。李成听得,便下将台来,直到厅前禀覆道:“相公,这杨志既是殿司制使,必然好武艺。虽和周谨不是对手,正好与索正牌比试武艺,便见优劣。”梁中书听了,心中想道:“我指望一力要抬举杨志,众将不伏。一发等他赢了索超,他们也死而无怨,却无话说。”梁中书随即唤杨志上厅问道:“你与索超比试武艺如何?”杨志禀道:“恩相将令,安敢有违。”梁中书道:“既然如此,你去厅后换了装束,好生披挂。教甲仗库随行官吏,取应用军器给与,就叫牵我的战马,借与杨志骑。小心在意,休觑得等闲。”杨志谢了,自去结束。却说李成分付索超道:“你却难比别人。周谨是你徒弟,先自输了。你若有些疏失,吃他把大名府军官都看得轻了。我有一疋惯曾上阵的战马,并一副披挂,都借与你。小心在意,休教折了锐气。”索超谢了,也自去结束。梁中书起身走出阶前来。从人移转银交椅,直到月台栏杆边放下。梁中书坐定,左右祗候两行,唤打伞的撑开那把银葫芦顶茶褐罗三檐凉伞来,盖定在梁中书背后。将台上传下将令,早把红旗招动。两边金鼓齐鸣,发一通擂*。去那教场中两阵内,各放了个炮,炮响处, 索超跑马入阵内,藏在门旗下。杨志也从阵里跑马入军中,直到门旗背后。将台上又把黄旗招动,又发了一通擂。两军齐纳一声喊。教场中谁敢做声,静荡荡的。再一声锣响,扯起净平白旗。两下众官没一个敢动,胡言说话,静静地立着。将台上又把青旗抬动,只见第三通战鼓响处,去那左边阵内门旗下,看看分明。鸾铃响处,正牌军索超出马,直到阵前兜住马,拿军器在手,果是英雄。怎生打扮?但见:

头戴一顶熟铜狮子盔,脑后斗大来一颗红缨;身披一副铁叶 成铠甲,腰系一条镀金兽面束带;前后两面青铜护心镜,上笼着一领绯红团花袍,上面垂两条绿绒缕颔带,上穿一双斜皮气跨靴,左带一张弓,右悬一壶箭,手里横着一柄金蘸斧。坐下李都监那疋惯战能征雪白马。看那马时,又是一疋好马。但见:

两耳如同玉箸,双睛凸似金铃。色按庚辛,仿佛南山白额虎。毛堆腻纷,如同北海玉麒麟。冲得阵,跳得溪,喜战鼓性如君子。负得重,走得远,惯嘶风必是龙媒。胜如伍相梨花马,赛过秦王白玉驹。 左阵上急先锋索超兜住马, 着金蘸斧,立马在阵前。右边阵内门旗下,看看分开。鸾铃响处,杨志提手中枪出马,直至阵前,勒住马,横着枪在手。果是勇猛。怎生结束?但见:

头戴一顶铺霜耀日镔铁盔,上撒着一把青缨;身穿一副钩嵌梅花榆叶甲,系一条红绒打就勒甲绦,前后兽面掩心;上笼着一领白罗生色花袍,垂着条紫绒飞带;脚登一双黄皮衬底靴。一张皮靶弓,数根凿子箭。手中挺着浑铁点钢枪,骑马的是梁中书那疋火块赤千里嘶风马。看时,又是一疋无敌的好马。但见:

B32F分火焰,尾摆朝霞。浑身乱扫胭指,两耳对B324红叶。侵晨临紫塞,马蹄迸四点寒星;日暮转沙堤,就地滚一团火块。休言火德神驹,具乃寿亭赤兔。疑是南宫来猛兽,浑如北海出骊龙。

在阵上青面兽杨志,B07E手中枪,勒坐下马,立于阵前。两边军将暗暗地喝采。虽不知武艺如何,先见威风出众。正南上旗牌官拿着销金令字旗,骤马而来,喝道:“奉相公钧旨,教你两个俱各用心。如有亏误处,定行责罚。若是赢时,多有重赏。”二人得令,纵马出阵,都到教场中心。两马相交,二般兵器并举。索超忿怒,轮手中大斧,拍马来战杨志。杨志逞威,B07E手中神枪,来迎索超。两个在教场中间,将台前面,二将相交,各赌平生本事。一来一往,一去一回,四条臂膊纵横,八只马蹄撩乱。但见:

征旗蔽日,杀气遮天。一个金蘸斧直奔顶门,一个浑铁枪不离心坎。这个是扶持社稷,毗沙门托塔李天王,那个是整顿江山,掌金阙天蓬大元帅。一个枪尖上吐一条火焰,一个斧刃中迸几道寒光。那个是七国中袁达重生,这个是三分内张飞出世。一个似巨灵神忿怒,挥大斧劈碎西华山;一个如华光藏生嗔,仗金枪搠透锁魔关。这个圆彪彪睁开双眼,胳查查斜砍斧头来;那个B14C剥剥咬碎牙关,火焰焰摇得枪杆断。这个弄精神,不放些儿空,那个觑破绽,安容半点闲。

当下杨志和索超两个斗到五十余合,不分胜败。月台上梁中书看得呆了。两边众军官看了,喝采不迭。阵面上军士们递相厮觑道:“我们做了许多年军,也曾出了几遭征,何曾见这等一对好汉厮杀!”李成、闻达在将台上,不住声叫道:“好斗!”闻达心里只恐两个内伤了一个,慌忙招呼旗牌官拿着令字旗,与他分了。将台上忽的一声锣响,杨志和索超斗到是处,各自要争功,那里肯回马。旗牌官飞来叫道:“两个好汉歇了,相公有令。”杨志、索超,方才收了手中军器,勒坐下马,各跑回本阵来。立马在旗下,看那梁中书,只等将令。李成、闻达下将台来,直到月台下禀覆梁中书道:“相公,据这两个,武艺一般,皆可重用。”梁中书大喜,传下将令,叫唤杨志、索超。旗牌官传令,唤两个到厅前,都下了马。小校接了二人的军器,两个都上厅来,躬身听令。梁中书叫取两锭白银,两副表里来赏赐二人。就叫军政司将两个都升做管军提辖使。便叫贴了文案。从今日便参了他两个。索超、杨志都拜谢了梁中书,将着赏赐下厅来。解了枪刀弓箭,卸了头盔衣甲,换了衣裳。索超也自去了披挂,换了锦袄,都上厅来,再拜谢了众军官,入班做了提辖。众军卒打着得胜鼓,把着那金鼓旗先散。梁中书和大小军官,都在演武厅上筵宴。看看红日沉西,筵席已罢,众官皆欢。梁中书上了马,众官员都送归府。马头前摆着这两个新参的提辖,上下肩都骑着马。头上都带着花红,迎入东郭门来。两边街道扶老携幼,都看了欢喜。梁中书在马上问道:“你那百姓欢喜为何?莫非哂笑下官?”众老人都跪下禀道:“老汉等生在北京,长在大名府,不曾见今日这等两个好汉将军比试。今日教场中看了这般敌手,如何不欢喜!”梁中书在马上听了,大喜。回到府中,众官各自散了。索超自有一班弟兄请去作庆饮酒。杨志新来,未有相识,自去梁府宿歇。早晚殷勤,听候使唤,都不在话下。且把这闲话丢过,只说正话。自东郭演武之后,梁中书十分爱惜杨志。早晚与他并不相离。月中又有一分请受。自渐渐地有人来结识他。那索超见了杨志手段高强,心中也自钦伏。不觉光阴迅速,又早春尽夏来。时逢端午,蕤宾节至。梁中书与蔡夫人在后堂家宴,庆贺端阳。但见:

盆裁绿艾,瓶插红榴。水晶帘卷B35B须,锦绣屏开孔雀。菖蒲切玉,佳人干捧紫霞杯。角黍堆金,美女高擎青玉案。食烹异品,果献时新。弦管笙簧,奏一派声清韵美。绮罗珠翠,摆两行舞女歌儿。当筵象板撒红牙,遍体舞裙拖锦绣。逍遣壶中闲日月,遨游身外醉乾坤。

当日梁中书正在后堂与蔡夫人家宴,庆赏端阳。酒至数杯,食供两套,只见蔡夫人道:“相公自从出身,今日为一统帅,掌握国家重任。这功名富贵从何而来?”梁中书道:“世杰自幼读书,颇知经史。人非草木,岂不知泰山之恩,提携之力,感激不尽。”蔡夫人道:“丈夫既知我父亲之恩德,如何忘了他生辰?”梁中书道:“下官如何不记得泰山是六月十五日生辰。已使人将十万贯收买金珠宝贝,送上京师庆寿。一月之前,干人都关领去了,见今九分齐备。数日之间,也待打点停当,差人起程。只是一件,在此踌躇。上年收买了许多玩器并金珠宝贝,使人送去。不到半路,尽被贼人劫了。枉费了这一遭财物。至今严捕贼人不获。今年叫谁人去好?”蔡夫人道:“帐前见有许多军校,你选择知心腹的人去便了。”梁中书道:“尚有四五十日,早晚催并礼物完足,那时选择去人未迟。夫人不必挂心,世杰自有理会。”当日家宴,午牌至二更方散。自此不在话下。不说梁中书收买礼物玩器,选人上京去庆贺蔡太师生辰。且说山东济州郓城县新到任一个知县,姓时名文彬,当日升厅公座,但见:

为官清正,作事廉明。每怀恻隐之心,常有仁慈之念。争田夺地,辩曲直而后施行;斗殴相争,分轻重方才决断。闲暇抚琴会客,也应分理民情。虽然县治宰臣官,果是一方民父母。

当下知县时文彬升厅公座,左右两边排着公吏人等。知县随即叫唤尉司捕盗官员,并两个巡捕都头。本县尉司管下,有两个都头,一个唤做步兵都头,一个唤做马兵都头。这马兵都头管着二十疋坐马弓手,二十个土兵。那步兵都头,管着二十个使枪的头目,二十个土兵。这马兵都头姓朱名仝,身长八尺四五,有一部虎须髯,长一尺五寸,面如重枣,目若朗星,似关云长模样,满县人都称他做美髯公。原是本处富户。只因他仗义疏财,结识江湖上好汉,学得一身好武艺。怎见的朱仝气象?但见:

义胆忠肝豪杰,胸中武艺精通,超群出众果英雄。弯弓能射虎,提剑可诛龙。一表堂堂神鬼怕,形容凛凛威风。面如重枣色通红。云长重出世,人号美髯公。

那步兵都头姓雷名横,身长七尺五寸,紫棠色面皮,有一部扇圈胡须。为他膂力过人,能跳三二丈阔涧,满县人都称他做插翅虎。原是本县打铁匠人出身。后来开张碓房,杀牛放赌。虽然仗义,只有些心匾窄。也学得一身好武艺。怎见得雷横的气象?但见:

天上罡星临世上,就中一个偏能,都头好汉是雷横。拽拳神臂健,飞脚电光生。江海英雄当武勇,跳墙过涧身轻。豪雄谁敢与相争。山东插翅虎,寰海尽闻名。

因那朱仝、雷横两个,非是等闲人也,以此众人保他两个做了都头,专管擒拿贼盗。当日知县呼唤两个上厅来,声了喏,取台旨。知县道:“我自到任以来,闻知本府济州管下所属水乡梁山泊,贼盗聚众打劫,拒敌官军。亦恐各处乡村,盗贼猖狂,小人甚多。今唤你等两个,休辞辛苦,与我将带本管土兵人等,一个出西门,分投巡捕。若有贼人,随即剿获申解,不可扰动乡民。体知东溪村山上有株大红叶树,别处皆无。你们众人采几片来县里呈纳,方表你们曾巡到那里。各人如无红叶,便是汝等虚妄,这府定行责罚不恕。”两个都头领了台旨,各自回归,点了本管土兵,分投自去巡察。不说朱仝引人出西门自去巡捕,只说雷横当晚引了二十个土兵,出东门,绕村巡察。遍地里走了一遭。回来到东溪村山上,众人采了那红叶,就下村来。行不到三二里,早到灵官庙前。见殿门不关。雷横道:“这殿里又没有庙祝,殿门不关,莫不有歹人在里面么?我们直入去看一看。”众人拿着火,一齐照将入来。只见供桌上赤条条地睡着一个大汉。天道又热,那汉子把些破衣裳团做一块作枕头,枕在项下,B35CB35C的沉睡着了在供卓上。雷横看了道:“好怪,好怪!知县相公忒神明。原来这东溪村真个有贼。”大喝一声,那汉却待要挣挫,被二十个土兵,一齐向前,把那汉子一条索子绑了,押出庙门,投一个保正庄上来。不是投那个去处,有分教:直使得东溪里,聚三四筹好汉英雄,郓城县中,寻十万贯金珠宝贝。正是:天上罡星来聚会,人间地煞得相逢。毕竟雷横拿住那汉,投解甚处来?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云臥山莊詩集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御製詩集第一集十卷第二集十卷 周易内傳十二卷 述古齋幼科新書三種 成方切用二十六卷 盛世危言五卷續編三卷外編二卷 戊申全年畫報不分卷 古今圖書集成一萬卷目錄四十卷 楹聯叢話十二卷續話四卷 第五才子書施耐庵水滸傳七十五卷 國朝駢體正宗十二卷 海島算經一卷 丁亥入都紀程二卷 弈藏一卷 殷商貞卜文字考一卷 讀易初稿八卷 植棉纂要 莊子闕誤一卷 唐音遺響四卷 禮記注疏六十三卷 春秋繁露義證十七卷首一卷考證一卷 倪涵初先生三證指南一卷 青村遺稿一卷 廣雁蕩山志二十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巴西集二卷 雞峰普濟方三十卷 尚書離句六卷 御選語錄十九卷 繪圖希奇古怪四卷 漢書西域傳補注二卷 [乾隆]婁縣志三十卷首二卷 [康熙]朝邑縣後志八卷朝邑縣續志八卷 新譯日本法規大全一卷附豫約章程一卷 文選旁證四十六卷 說文引經考二卷補遺一卷 唯識開蒙問答二卷 續資治通鑑長編拾補六十卷 十三經札記十二種二十二卷 聖諭十六條附律易解不分卷 淮北票鹽志略十五卷 晉書一百三十卷 御批歷代通鑑輯覽一百二十卷 張三丰先生全集四卷補遺一卷 四史 校讐通義三卷 遺山先生詩集二十卷 古文辭類纂七十四卷 杭州府志一百七十八卷首十卷 清河書畫舫十二卷鑒古百一詩一卷 周禮六卷 温飛卿詩集七卷别集一卷集外詩一卷 舒文靖公類槁四卷 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二十四卷 清嘉錄十二卷 傷寒全書一卷 詩古微十五卷首一卷 夜雪集一卷 歸田瑣記八卷 道統錄二卷附錄一卷 杭州八旗駐防營志略二十五卷 西園聞見錄十六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十七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十八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十九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二十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二十一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二十二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二十三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二十四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二十五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二十六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二十七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二十八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二十九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三十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三十一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三十二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三十三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三十四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三十五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三十六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三十七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三十八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三十九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四十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四十一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四十二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四十三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四十四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四十五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四十六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四十七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四十八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四十九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五十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五十一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五十二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五十三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五十四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五十五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五十六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五十七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五十八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五十九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六十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六十一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六十二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六十三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六十四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六十五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六十六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六十七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六十八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六十九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七十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七十一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七十二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七十三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七十四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七十五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七十六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七十七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七十八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七十九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八十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八十一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八十二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八十三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八十四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八十五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八十六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八十七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八十八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八十九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九十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九十一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九十二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九十三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九十四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九十五_張萱.djvu 西園聞見錄九十六_張萱.djvu 楊忠烈公集一_楊漣.djvu 楊忠烈公集二_楊漣.djvu 楊忠烈公集三_楊漣.djvu 楊忠烈公集四_楊漣.djvu 楊忠烈公集五_楊漣.djvu 楊忠烈公集六_楊漣.djvu 楊忠烈公集七_楊漣.djvu 楊忠烈公集八_楊漣.djvu 楊忠烈公集表忠錄_楊漣.djvu 楊忠烈公集補遺年譜_楊漣.djvu 復禮堂文集一_曹元弼.djvu 復禮堂文集二_曹元弼.djvu 復禮堂文集三_曹元弼.djvu 復禮堂文集四_曹元弼.djvu 復禮堂文集五_曹元弼.djvu 復禮堂文集六_曹元弼.djvu 復禮堂文集七_曹元弼.djvu 復禮堂文集八_曹元弼.djvu 復禮堂文集九_曹元弼.djvu 復禮堂文集十_曹元弼.djvu 撫吳公牘一_丁禹生.djvu 撫吳公牘二_丁禹生.djvu 撫吳公牘三_丁禹生.djvu 撫吳公牘四_丁禹生.djvu 撫吳公牘五_丁禹生.djvu 撫吳公牘六_丁禹生.djvu 撫吳公牘七_丁禹生.djvu 撫吳公牘八_丁禹生.djvu 撫吳公牘九_丁禹生.djvu 撫吳公牘十_丁禹生.djvu 撫吳公牘十一_丁禹生.djvu 撫吳公牘十二_丁禹生.djvu 撫吳公牘十三_丁禹生.djvu 撫吳公牘十四_丁禹生.djvu 撫吳公牘十五_丁禹生.djvu 撫吳公牘十六_丁禹生.djvu 撫吳公牘十七_丁禹生.djvu 撫吳公牘十八_丁禹生.djvu 撫吳公牘十九_丁禹生.djvu 笃信好学 笃学不倦 笃学好古 笃定泰山 笃实好学 笃志好学 笃新怠旧 笃而论之 笃论高言 笑不可仰 笑傲风月 笑容可掬 笑而不答 笑语指麾 笑逐颜开 笑骂由他笑骂,好官我自为之 笔下超生 笔伐口诛 笔冢研穿 笔削褒贬 笔墨之林 笔墨官司 笔墨横姿 笔底春风 笔底超生 笔底龙蛇 笔枪纸弹 笔歌墨舞 笔精墨妙 笔翰如流 笔老墨秀 笔走龙蛇 笔酣墨饱 笔饱墨酣 笙歌鼎沸 笞杖徒流 笨嘴笨舌 笨鸟先飞 笼中之鸟 笼山络野 笼禽槛兽 笼络人心 笼鸟槛猿 等价连城 等因奉此 等礼相亢 等米下锅 等而上之 等而下之 等量齐观 等闲人物 等闲视之 筋信骨强 筋疲力倦 筋疲力尽 筋疲力敝 筋疲力竭 答问如流 答非所问 策名委质 策名就列 策无遗算 策顽磨钝 策马飞舆 策驽砺钝 筚路蓝褛 筚路褴褛 筚门圭窬 筚门闺窦 筚门闺窬 简丝数米 简傲绝俗 简在帝心 简截了当 简捷了当 简断编残 简明扼要 简约详核 简练揣摩 简落狐狸 简要清通 简贤任能 简贤附势 箕帚之使 箕裘不坠 箕裘相继 算尽锱铢 算无遗策 箝口侧目 管城毛颖 管弦繁奏 管秃唇焦 管窥筐举 管间窥豹 箪瓢之乐 箪瓢屡罄 箪瓢陋室 箪豆见色 箪食壶酒 箭不虚发 箭拔弩张 箭穿雁嘴 箸长碗短 篆刻虫雕 篝灯呵冻 篡位夺权 篡党夺权 簟纹如水 簠簋之风 簪缨世胄 簪缨门第 簪蒿席草 簸土扬沙 簸糠眯目 米粒之珠 类是而非 粉墨登场 粉白黛绿 粉装玉琢 粉面朱唇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