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梁书 >

卷十一 列传第五 张弘策 庾域 郑绍叔 吕僧珍

卷十一 列传第五 张弘策 庾域 郑绍叔 吕僧珍

  张弘策,字真简,范阳方城人,文献皇后之从父弟也。幼以孝闻。母尝有疾,五日不食,弘策亦不食。母强为进粥,乃食母所余。遭母忧,三年不食盐菜,几至灭性。兄弟友爱,不忍暂离,虽各有室,常同卧起,世比之姜肱兄弟。起家齐邵陵王国常侍,迁奉朝请、西中郎江夏王行参军。

  弘策与高祖年相辈,幼见亲狎,恒随高祖游处。每入室,常觉有云烟气,体辄肃然,弘策由此特敬高祖。建武末,弘策从高祖宿,酒酣,徙席星下,语及时事。弘策因问高祖曰:"纬象云何?国家故当无恙?"高祖曰:"其可言乎?"弘策因曰:"请言其兆。"高祖曰:"汉北有失地气,浙东有急兵祥。今冬初,魏必动;若动则亡汉北。帝今久疾,多异议,万一伺衅,稽部且乘机而作,是亦无成,徒自驱除耳。明年都邑有乱,死人过于乱麻,齐之历数,自兹亡矣。梁、楚、汉当有英雄兴。"弘策曰:"英雄今何在?为已富贵,为在草茅?"高祖笑曰:"光武有云:'安知非仆?'"弘策起曰:"今夜之言,是天意也。请定君臣之分。"高祖曰:"舅欲效邓晨乎?"是冬,魏军寇新野,高祖将兵为援,且受密旨,仍代曹虎为雍州。弘策闻之心喜,谓高祖曰:"夜中之言,独当验矣。"高祖笑曰:"且勿多言。"弘策从高祖西行,仍参帷幄,身亲军役,不惮辛苦。

  五年秋,明帝崩,遗诏以高祖为雍州刺史,乃表弘策为录事参军,带襄阳令。高祖睹海内方乱,有匡济之心,密为储备,谋猷所及,惟弘策而已。时长沙宣武王罢益州还,仍为西中郎长史,行郢州事。高祖使弘策到郢,陈计于宣武王,语在《高祖纪》。弘策因说王曰:"昔周室既衰,诸侯力争,齐桓盖中人耳,遂能一匡九合,民到于今称之。齐德告微,四海方乱,苍生之命,会应有主。以郢州居中流之要,雍部有戎马之饶,卿兄弟英武,当今无敌,虎据两州,参分天下,纠合义兵,为百姓请命,废昏立明,易于反掌。如此,则桓、文之业可成,不世之功可建。无为竖子所欺,取笑身后。雍州揣之已熟,愿善图之。"王颇不怿而无以拒也。

  义师将起,高祖夜召弘策、吕僧珍入宅定议,旦乃发兵,以弘策为辅国将军、军主,领万人督后部军事。西台建,为步兵校尉,迁车骑谘议参军。及郢城平,萧颖达、杨公则诸将皆欲顿军夏口,高祖以为宜乘势长驱,直指京邑,以计语弘策,弘策与高祖意合。又访宁远将军庾域,域又同。乃命众军即日上道,沿江至建康,凡矶、浦、村落,军行宿次、立顿处所,弘策逆为图测,皆在目中。义师至新林,王茂、曹景宗等于大航方战,高祖遣弘策持节劳勉,众咸奋厉。是日,仍破朱雀军。高祖入顿石头城,弘策屯门禁卫,引接士类,多全免。城平,高祖遣弘策与吕僧珍先入清宫,封检府库。于时城内珍宝委积,弘策申勒部曲,秋毫无犯。迁卫尉卿,加给事中。天监初,加散骑常侍,洮阳县侯,邑二千二百户。弘策尽忠奉上,知无不为,交友故旧,随才荐拔,搢绅皆趋焉。

  时东昏余党初逢赦令,多未自安,数百人因运荻炬束仗,得入南北掖作乱,烧神虎门、总章观。前军司马吕僧珍直殿内,以宿卫兵拒破之,盗分入卫尉府,弘策方救火,盗潜后害之,时年四十七。高祖深恸惜焉。给第一区,衣一袭,钱十万,布百匹,蜡二百斤。诏曰:"亡从舅卫尉,虑发所忽,殒身祅竖。其情理清贞,器识淹济,自藩升朝,契阔夷阻。加外氏凋衰,飨尝屡绝,兴感《渭阳》,情寄斯在。方赖忠勋,翼宣寡薄,报效无征,永言增恸。可赠散骑常侍、车骑将军。给鼓吹一部。谥曰愍。"

  弘策为人宽厚通率,笃旧故。及居隆重,不以贵势自高。故人宾客,礼接如布衣时。禄赐皆散之亲友。及其遇害,莫不痛惜焉。子缅嗣,别有传。

  庾域,字司大,新野人。长沙宣武王为梁州,以为录事参军,带华阳太守。时魏军攻围南郑,州有空仓数十所,域封题指示将士云:"此中粟皆满,足支二年,但努力坚守。"众心以安。虏退,以功拜羽林监,迁南中郎记室参军。永元末,高祖起兵,遣书招域。西台建,以为宁朔将军,领行选,从高祖东下。师次杨口,和帝遣御史中丞宗夬衔命劳军。域乃讽夬曰:"黄钺未加,非所以总率侯伯。"夬反西台,即授高祖黄钺。萧颖胄既都督中外诸军事,论者谓高祖应致笺,域争不听,乃止。郢城平。域及张弘策议与高祖意合,即命众军便下。每献谋画,多被纳用。霸府初开,以为谘议参军。天监初,封广牧县子,后军司马。出为宁朔将军、巴西、梓潼二郡太守。梁州长史夏侯道迁举州叛降魏,魏骑将袭巴西,域固守百余日,城中粮尽,将士皆龁草食土,死者太半,无有离心。魏军退,诏增封二百户,进爵为伯。六年,卒于郡。

  郑绍叔,字仲明,荥阳开封人也。世居寿阳。祖琨,宋高平太守。绍叔少孤贫。年二十余,为安丰令,居县有能名。本州召补主簿,转治中从事史。时刺史萧诞以弟谌诛,台遣收兵卒至,左右莫不惊散,绍叔闻难,独驰赴焉。诞死,侍送丧柩,众咸称之。到京师,司空徐孝嗣见而异之,曰:"祖逖之流也。"

  高祖临司州,命为中兵参军,领长流,因是厚自结附。高祖罢州还京师,谢遣宾客,绍叔独固请愿留。高祖谓曰:"卿才幸自有用,我今未能相益,宜更思他涂。"绍叔曰:"委质有在,义无二心。"高祖固不许,于是乃还寿阳。刺史萧遥昌苦引绍叔,终不受命。遥昌怒,将囚之,救解得免。及高祖为雍州刺史,绍叔间道西归,补宁蛮长史、扶风太守。

  东昏既害朝宰,颇疑高祖。绍叔兄植为东昏直后,东昏遣至雍州,托以候绍叔,实潜使为刺客。绍叔知之,密以白高祖。植既至,高祖于绍叔处置酒宴之,戏植曰:"朝廷遣卿见图,今日闲宴,是见取良会也。"宾主大笑。令植登临城隍,周观府署,士卒、器械、舟舻、战马,莫不富实。植退谓绍叔曰:"雍州实力,未易图也。"绍叔曰:"兄还,具为天子言之。兄若取雍州,绍叔请以此众一战。"送兄于南岘,相持恸哭而别。

  义师起,为冠军将军,改骁骑将军,侍从东下江州,留绍叔监州事,督江、湘二州粮运,事无阙乏。天监初,入为卫尉卿。绍叔忠于事上,外所闻知,纤毫无隐。每为高祖言事,善则曰:"臣愚不及,此皆圣主之策。"其不善,则曰:"臣虑出浅短,以为其事当如是,殆以此误朝廷,臣之罪深矣。"高祖甚亲信之。母忧去职。绍叔有至性,高祖常使人节其哭。顷之,起为冠军将军、右军司马,封营道县侯,邑千户。俄复为卫尉卿,加冠军将军。以营道县户凋弊,改封东兴县侯,邑如故。初,绍叔少失父,事母及祖母以孝闻,奉兄恭谨。及居显要,禄赐所得及四方贡遗,悉归之兄室。

  三年,魏军围合肥,绍叔以本号督众军镇东关,事平,复为卫尉。既而义阳为魏所陷,司州移镇关南。四年,以绍叔为使持节、征虏将军、司州刺史。绍叔创立城隍,缮修兵器,广田积谷,招纳流民,百姓安之。性颇矜躁,以权势自居,然能倾心接物,多所荐举,士类亦以此归之。

  六年,征为左将军,加通直散骑常侍,领司、豫二州大中正。绍叔至家疾笃。诏于宅拜授,舆载还府,中使医药,一日数至。七年,卒于府舍,时年四十五。高祖将临其殡,绍叔宅巷狭陋,不容舆驾,乃止。诏曰:"追往念功,前王所笃;在诚惟旧,异代同规。通直散骑常侍、右卫将军、东兴县开国侯绍叔,立身清正,奉上忠恪,契阔藩朝,情绩显著。爰及义始,实立茂勋,作牧疆境,效彰所莅。方申任寄,协赞心膂;奄至殒丧,伤痛于怀。宜加优典,隆兹宠命。可赠散骑常侍、护军将军,给鼓吹一部,东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凶事所须,随由资给。谥曰忠。"

  绍叔卒后,高祖尝潸然谓朝臣曰:"郑绍叔立志忠烈,善则称君,过则归己,当今殆无其比。"其见赏惜如此。子贞嗣。

  吕僧珍,字元瑜,东平范人也。世居广陵。起自寒贱。始童儿时,从师学,有相工历观诸生,指僧珍谓博士曰:"此有奇声,封侯相也。"年二十余,依宋丹阳尹刘秉,秉诛后,事太祖文皇为门下书佐。身长七尺五寸,容貌甚伟。在同类中少所亵狎,曹辈皆敬之。

  太祖为豫州刺史,以为典签,带蒙令,居官称职。太祖迁领军,补主簿。妖贼唐瑀寇东阳,太祖率众东讨,使僧珍知行军众局事。僧珍宅在建阳门东,自受命当行,每日由建阳门道,不过私室,太祖益以此知之。为丹阳尹,复命为郡督邮。齐随王子隆出为荆州刺史,齐武以僧珍为子隆防阁,从之镇。永明九年,雍州刺史王奂反,敕遣僧珍隶平北将军曹虎西为典签,带新城令。魏军寇沔北,司空陈显达出讨,一见异之,因屏人呼上座,谓曰:"卿有贵相,后当不见减,努力为之。"

  建武二年,魏大举南侵,五道并进。高祖率师援义阳,僧珍从在军中。长沙宣武王时为梁州刺史。魏围守连月,间谍所在不通,义阳与雍州路断。高祖欲遣使至襄阳,求梁州问,众皆惮,莫敢行,僧珍固请充使,即日单舸上道。既至襄阳,督遣援军,且获宣武王书而反,高祖甚嘉之。事宁,补羽林监。

  东昏即位,司空徐孝嗣管朝政,欲与共事,僧珍揣不久安,竟弗往。时高祖已临雍州,僧珍固求西归,得补邔令。既至,高祖命为中兵参军,委以心膂。僧珍阴养死士,归之者甚众。高祖颇招武猛,士庶响从,会者万余人,因命按行城西空地,将起数千间屋,以为止舍,多伐材竹,沈于檀溪,积茅盖若山阜,皆不之用。僧珍独悟其旨,亦私具橹数百张。义兵起,高祖夜召僧珍及张弘策定议,明旦乃会众发兵,悉取檀溪材竹,装为艛舰,葺之以茅,并立办。众军将发,诸将果争橹,僧珍乃出先所具者,每船付二张,争者乃息。

  高祖以僧珍为辅国将军、步兵校尉,出入卧内,宣通意旨。师及郢城,僧珍率所领顿偃月垒,俄又进据骑城。郢州平,高祖进僧珍为前锋大将军。大军次江宁,高祖令僧珍与王茂率精兵先登赤鼻逻。其日,东昏将李居士与众来战,僧珍等要击,大破之。乃与茂进军于白板桥筑垒,垒立,茂移顿越城,僧珍独守白板。李居士密觇知众少,率锐卒万人,直来薄城。僧珍谓将士曰:"今力既不敌,不可与战;亦勿遥射,须至堑里,当并力破之。俄而皆越堑拔栅,僧珍分人上城,矢石俱发,自率马步三百人出其后,守隅者复逾城而下,内外齐击,居士应时奔散,获其器甲不可胜计。僧珍又进据越城。东昏大将王珍国列车为营,背淮而阵。王茂等众军击之,僧珍纵火车焚其营。即日瓦解。

  建康城平,高祖命僧珍率所领先入清宫,与张弘策封检府库,即日以本官带南彭城太守,迁给事黄门侍郎,领虎贲中郎将。高祖受禅,以为冠军将军、前军司马,封平固县侯,邑一千二百户。寻迁给事中、右卫将军。顷之,转左卫将军,加散骑常侍,入直秘书省,总知宿卫。天监四年冬,大举北伐,自是军机多事,僧珍昼直中书省,夜还秘书。五年夏,又命僧珍率羽林劲勇出梁城。其年冬旋军,以本官领太子中庶子。

  僧珍去家久,表求拜墓。高祖欲荣之,使为本州,乃授使持节、平北将军、南兖州刺史。僧珍在任,平心率下,不私亲戚。从父兄子先以贩葱为业,僧珍既至,乃弃业欲求州官。僧珍曰:"吾荷国重恩,无以报效,汝等自有常分,岂可妄求叨越,但当速反葱肆耳。"僧珍旧宅在市北,前有督邮廨,乡人咸劝徒廨以益其宅。僧珍怒曰:"督邮官廨也,置立以来,便在此地,岂可徙之益吾私宅!"姊适于氏,住在市西,小屋临路,与列肆杂处,僧珍常导从卤簿到其宅,不以为耻。在州百日,征为领军将军,寻加散骑常侍,给鼓吹一部,直秘书省如先。

  僧珍有大勋,任总心膂,恩遇隆密,莫与为比。性甚恭慎,当直禁中,盛暑不敢解衣。每侍御座,屏气鞠躬,果食未尝举箸。尝因醉后,取一柑食之。高祖笑谓曰:"便是大有所进。"禄俸之外,又月给钱十万;其余赐赉不绝于时。

  十年,疾病,车驾临幸,中使医药,日有数四。僧珍语亲旧曰:"吾昔在蒙县,热病发黄,当时必谓不济,主上见语,'卿有富贵相,必当不死,寻应自差',俄而果愈。今已富贵而复发黄,所苦与昔正同,必不复起矣。"竟如其言。卒于领军府舍,时年五十八。高祖即日临殡,诏曰:"思旧笃终,前王令典;追荣加等,列代通规。散骑常侍、领军将军、平固县开国侯僧珍,器思淹通,识宇详济,竭忠尽礼,知无不为。与朕契阔,情兼屯泰。大业初构,茂勋克举。及居禁卫,朝夕尽诚。方参任台槐,式隆朝寄;奄致丧逝,伤恸于怀。宜加优典,以隆宠命。可赠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常侍、鼓吹、侯如故。给东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丧事所须,随由备办。谥曰忠敬侯。"高祖痛惜之,言为流涕。长子峻早卒,峻子淡嗣。

  陈吏部尚书姚察曰:张弘策敦厚慎密,吕僧珍恪勤匪懈,郑绍叔忠诚亮荩,缔构王业,三子皆有力焉。僧珍之肃恭禁省,绍叔之造膝诡辞,盖识为臣之节矣。

  《梁书》 唐·姚思廉

查看目录 >> 《梁书》


国学迷 [嘉慶]江都縣續志十二卷首一卷 懷小編二十卷 [道光]南部縣志三十卷首一卷 志學錄合刻輔仁錄 孔氏家語十卷 雙遊春 皖江同聲集十卷 化書六卷 前漢書一百卷 江南鄉試題名錄光緒癸卯恩科不分卷 廟制圖考四卷 南京飯店泗州調 文史通義内篇五卷 汲古閣說文訂一卷 攗古錄金文三卷 兵船汽機六卷 吳門治驗錄四卷 比較進口貨稅清册 餐霞樓軼稿一卷詩軼稿一卷 國朝事略八卷 新斠注地理志十六卷 彌陀經疏抄演義定本四卷 陶庵詩集八卷 [乾隆]貴州通志四十六卷首一卷 竹雪軒印集八卷 群經字類二卷 墨子閒詁十五卷附錄一卷後語二卷 槐西雜誌四卷 增補葩經錦囊初集二卷二集二卷三集四卷四集四卷 四書正體二十卷校定字音一卷 楊盈川集十卷附錄一卷 硃批上諭六十冊 寒松老人年譜一卷 傷寒直指十六卷 字學七種二卷 佛說觀無量壽佛經一卷 佩文廣韻彙編五卷 鴻慶居士集四十二卷 雲南討滿洲檄一卷 辛丑銷夏記五卷 古今風謠一卷古今諺一卷 碧血錄五卷 荆川先生右編四十卷 資治通鑑考異三十卷 馮孟文冊二卷 建文朝野彙編二十卷 香屑集十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曝書亭詩箋注十二卷 事類賦補遺十四卷 史忠正公集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文公家禮儀節八卷 近思續錄十四卷 寄傲山房塾課新增幼學故事瓊林四卷首一卷 亞斐利加洲志一卷新志一卷 石門洪覺範天廚禁臠三卷 瘟疫明辨四卷末一卷 老子通二卷讀老概辨一卷莊子通十卷讀莊概辨一卷 天咫偶聞十卷 資治通鑑綱目集覽五十九卷 增壹阿含經五十卷 禽虫述 切韵考 蕉轩随录 左传杜林合注 震泽集 徂徕集 独学庐文稿 李文襄公奏疏 资治通鉴 沈氏日旦 玉琴斋词 谔崖脞说 资治通鉴外纪 读史纠谬 刘宾客文集 陈氏尚书详解 访记集传 铁崖赋藁 补后汉书年表 涑水记闻 盾墨 易互 守意龛诗集 相山集 阅微草堂笔记 北海集 环游地球新录 藤花亭镜谱 是程堂二集 嘉庆卫藏通志 国朝奏疏 大学衍义 泺源问答 九华集 松峰说疫 六朝诗集 钦定春秋传说汇纂 小岘山人诗文集 河防一览 嘉庆湖北通志未成稿 法书要录 宋名臣言行录外集 火攻挈要 宝奎堂集 许氏贻谋四则 青山集 钦定西清砚谱 尚絅斋集 谐声谱 太医院志 古史考年异同表 求表捷术 明季甲乙两年汇略 察病指南 汪梅村先生集 诗经原始 山堂肆考 诗经小学 克斋集 西堂诗集 御定咏物诗选 十一经问对 嘉庆广陵事略 禁扁 皇言定声录 旴江集 五百四峰堂诗钞 说文新附考 韩非子 司马太师温国文正公年谱 孟东野诗集 清献集 草木疏校正 说文解字群经正字 海岱会集 仪礼经注一隅 荣性堂集 出使日记续刻 绿漪草堂文集 重详定刑统 朱子礼纂 资治通鉴地理今释 东坡志林 四书按稿 灵枢经 敏求机要 山谷外集诗注 尚史 闻音室诗集 壮怀堂诗初稿 晋书校勘记 沟洫疆理小记 说文解字篆韵谱 景德镇陶录 读书杂志 至大金陵新志 四川通志 集韵考正 医醇剩义 嘉庆东流县志 诗薮 圆觉经略疏之钞 钦定福建省外海战船则例 翠微南征录 周易本义注 文忠集 郎潜三笔 论语纂笺 西陲今略 西汉年纪 切韵考 慎刑录 对山集 尔雅注疏 杜工部集 虚受堂诗存 忠正德文集 离骚草木史 尚书集解 守柔斋行河草 犬马报答 犬牙错互 犬走鸡飞 雀小脏全 雀跃三百 群谗切肤 群丑破灭 群鸡之鹤 群犬吠怪 群乌助泣 群小贾竖 群小杂处 群雄割据 群言堂 群莺乱飞 麋集蜂萃 麋至沓来 麋骇雉伏 然明夜读 燃犀照怪 柴读书 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 染指羹鼎 攘臂瞋目 让一不让二 饶有兴致 绕梁之声 绕圈子 绕山迈路 绕山绕水 绕舌头 绕弯打旋 绕弯子 绕指柔肠 惹不得 惹不起 惹草招风 惹花拈草 热鏊子上蚂蚁 热肠冷面 热炒热卖 热得炙手 热地蚂蚁 热腹冷肠 热锅炒菜 热汗涔涔 热脸对着冷屁股 热脸贴了个冷屁股 热心热肠 热蒸现卖 热衷名利 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 人不人,鬼不鬼 人不说不知,木不钻不透 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人不厌故 人不以善言为贤 人才辈生 人材辈出 人大面大 人大心大 人单影只 人丁兴旺 人多缺少 人多眼杂 人多智广 人非草木,岂能无情 人非草木,谁能无情 人非木石皆有情 人非木石,焉得无情 人高马大 人各有偶 人各有癖 人各有心 人功道理 人海茫茫 人海人山 人和心,马和套 人活脸,树活皮 人间祸福难预料 人尽可夫 人尽其材 人静更阑 人口快过风 人满之患 人面咫尺,心隔千里 人谋不臧 人贫志短 人贫智短,马瘦毛长 人凭志气虎凭威 人前人后 人前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 人轻权重 人情恂恟 人取我与,人弃我取 人涉印否 人生百年如过客 人生苦短 人生若梦 人生若朝露 人生世上 人生一世中 人生有涯而知无涯 人生在勤,不索何获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人事无常 人是衣裳马是鞍 人手一册 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人死留名,豹死留皮 人死如灯灭 人抬人高 人天永隔 人头罗刹 人亡国瘁 人亡物存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人文荟萃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 人细鬼大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