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南齐书 >

卷五十五 列传第三十六 孝义

卷五十五 列传第三十六 孝义

  ○崔怀填 公孙僧远 吴欣之 韩系伯 孙淡 华宝 韩灵敏 封延伯 吴达之 王文殊 朱谦之 萧睿明 乐颐 江泌 杜栖 陆绛

  子曰:"父子之道,天性也,君臣之义也。"人之含孝禀义,天生所同,淳薄因心,非俟学至。迟遇为用,不谢始庶之法;骄慢之性,多惭水菽之享。夫色养尽力,行义致身,甘心垅亩,不求闻达,斯即孟氏三乐之辞,仲由负米之叹也。通乎神明,理缘感召。情浇世薄,方表孝慈。故非内德者所以寄心,怀仁者所以标物矣。埋名韫节,鲜或昭著,纪夫事行,以列于篇。

  崔怀慎,清河东武城人也。父邪利,鲁郡太守,宋元嘉中没虏。怀慎与妻房氏笃爱,闻父陷没,即日遣妻,布衣蔬食,如居丧礼。邪利后仕虏中书,戒怀慎不许如此,怀慎得书更号泣。怀填从叔模为荥阳太守,亦同没虏,模子虽居处改节,而不废婚宦。大明中,怀慎宗人冀州刺史元孙北使,虏问之曰:"崔邪利、模并力屈归命,二家子侄,出处不同,义将安在?"元孙曰:"王尊驱骥,王阳回车,欲令忠孝并弘,臣子两节。"泰始初,淮北陷没,界上流奔者多有去就,怀慎因此入北。至桑乾,邪利时已卒,怀慎绝而后苏。载丧还青州,徒跣冰雪,土气寒酷,而手足不伤,时人以为孝感。丧毕,以弟在南,建元初又逃归,而弟亦已亡。怀慎孤贫独立,宗党哀之,日敛给其升米。永明中卒。

  公孙僧远,会稽剡人也。治父丧至孝,事母及伯父甚谨。年谷饥贵,僧远省餐减食以供母及伯。弟亡,无以葬,身贩贴与邻里,供敛送之费。躬负土,手种松柏。兄姊未婚嫁,乃自卖为之成礼。名闻郡县。太祖即位,遣兼散骑常侍虞炎等十二部使行天下,建元三年,表列僧远等二十三人,诏并表门闾,蠲租税。

  吴欣之,晋陵利城人也。宋元嘉末,弟尉之为武进县戍,随王诞起义,太初遣军主华钦讨之,吏民皆散,尉之独留,见执将死。欣之诣钦乞代弟命,辞泪哀切,兄弟皆见原。建元三年,有诏蠲表。

  永明初,广陵民章起之二息犯罪争死,太守刘悛表以闻。

  韩系伯,襄阳人也。事父母谨孝。襄阳土俗,邻居种桑树于界上为志,系伯以桑枝荫妨他地,迁界上开数尺,邻畔随复侵之,系伯辄更改种。久之,邻人惭愧,还所侵地,躬往谢之。建元三年,蠲租税,表门闾。以寿终。

  孙淡,太原人也。居长沙,事母孝。母疾,不眠食,以差为期。母哀之,后有疾,不使知也。豫章王领湘州,辟骠骑行参军。建元三年,蠲租税,表门闾。卒于家。

  华宝,晋陵无锡人也。父豪,义熙末戍长安,宝年八岁。临别,谓宝曰:"须我还,当为汝上头。"长安陷虏,豪殁。宝年至七十,不婚冠,或问之者,辄号恸弥日,不忍答也。

  同郡薛天生,母遭艰菜食,天生亦菜食,母未免丧而死,天生终身不食鱼肉。与弟有恩义。

  又同郡刘怀胤与弟怀则,年十岁,遭父丧,不衣絮帛,不食盐菜。建元三年,并表门闾。

  韩灵敏,会稽剡人也。早孤,与兄灵珍并有孝性。寻母又亡,家贫无以营凶,兄弟共种瓜半亩,朝采瓜子,暮已复生,以此遂办葬事。灵珍亡,无子,妻卓氏守节不嫁,虑家人夺其志,未尝告归,灵敏事之如母。

  晋陵吴康之妻赵氏,父亡弟幼,值岁饥,母老病笃,赵诣乡里自卖,言辞哀切,乡里怜之,人人分升米相救,遂得免。及嫁康之,少时夫亡,家欲更嫁,誓死不贰。

  义兴蒋隽之妻黄氏,夫亡不重嫁,逼之,欲赴水自杀,乃止。建元三年,诏蠲租赋,表门闾。

  永明元年,会稽永兴吴翼之母丁氏,少丧夫,性仁爱。遭年荒,分衣食以贻里中饥饿者,邻里求借,未尝违。同里陈穰父母死,孤单无亲戚,丁氏收养之,及长,为营婚娶。又同里王礼妻徐氏,荒年客死山阴,丁为买棺器,自往敛葬。元徽末,大雪,商旅断行,村里比屋饥饿,丁自出盐米,计口分赋。同里左侨家露四丧,无以葬,丁为办冢椁。有三调不登者,代为输送。丁长子妇王氏守寡执志不再醮。州郡上言,诏表门闾,蠲租税。

  又广陵徐灵礼妻遭火救儿,与儿俱焚死。太守刘悛以闻。

  又会稽人陈氏,有三女,无男。祖父母年八九十,老耄无所知,父笃癃病,母不安其室。值岁饥,三女相率于西湖采菱莼,更日至市货卖,未尝亏怠。乡里称为义门,多欲取为妇,长女自伤茕独,誓不肯行。祖父母寻相继卒,三女自营殡葬,为庵舍墓侧。

  又永兴概中里王氏女,年五岁,得毒病,两目皆盲。性至孝,年二十,父母死,临尸一叫,眼皆血出,小妹娥舐其血,左目即开,时人称为孝感。县令何昙秀不以闻。

  又诸暨东洿里屠氏女,父失明,母痼疾,亲戚相弃,乡里不容。女移父母远住,昼樵采,夜纺绩,以供养。父母俱卒,亲营殡葬,负土成坟。忽闻空中有声云:"汝至性可重,山神欲相驱使。汝可为人治病,必得大富。"女谓是妖魅,弗敢从,遂得病。积时,邻舍人有中溪蜮毒者,女试治之,自觉病便差,遂以巫道为人治疾,无不愈。家产日益,乡里多欲娶之,以无兄弟,誓守坟墓不肯嫁,为山贼劫杀。县令于琳之具言郡,太守王敬则不以闻。

  建武三年,吴兴乘公济妻姚氏生二男,而公济及兄公愿、乾伯并卒,各有一子欣之、天保,姚养育之,卖田宅为娶妇,自与二男寄止邻家。明帝诏为其二子婚,表门闾,复徭役。

  吴郡范法恂妻褚氏,亦勤苦执妇业。宋升明中,孙昙瓘谋反亡命,褚谓其子僧简曰:"孙越州先姑之姊子,与汝父亲则从母兄弟,交则义重古人。逃窜脱不免,汝宜收之。"昙瓘寻伏法,褚氏令僧简往敛葬。年七十余,永明中卒。僧简在都,闻病驰归,未至而褚已卒,将殡,举尸不起,寻而僧简至焉。

  封延伯,字仲琏,渤海人也。有学行,不与世人交,事寡嫂甚谨。州辟主簿,举秀才,不就。后乃仕。垣崇祖为豫州,启太祖用为长史,带梁郡太守。以疾自免,侨居东海,遂不至京师。三世同财,为北州所宗附。豫章王辟中兵,不就,卒。

  建元三年,大使巡行天下,义兴陈玄子四世一百七十口同居。武陵郡邵荣兴、文献叔八世同居。东海徐生之、武陵范安祖、李圣伯、范道根五世同居。零陵谭弘宝、衡阳何弘、华阳阳黑头疏从四世同居,并共衣食。诏表门闾,蠲租税。又蜀郡王续祖、华阳郝道福并累世同爨。建武三年,明帝诏表门闾,蠲调役。

  吴达之,义兴人也。嫂亡无以葬,自卖为十夫客以营冢椁。从祖弟敬伯夫妻荒年被略卖江北,达之有田十亩,货以赎之,与之同财共宅。郡命为主簿,固以让兄。又让世业旧田与族弟,弟亦不受,田遂闲废。建元三年,诏表门闾。

  河南辛普明侨居会稽,自少与兄同处一帐,兄亡,以帐施灵座,夏月多蚊,普明不以露寝见色。兄将葬,邻人嘉其义,赙助甚多,普明初受,后皆反之。赠者甚怪,普明曰:"本以兄墓不周,故不逆来意。今何忍亡者余物以为家财。"后遭母丧,几至毁灭。扬州刺史豫章王辟为议曹从事。年五十卒。

  又有何伯玙,弟幼玙,俱厉节操。养孤兄子,及长为婚,推家业尽与之。安贫枯槁,诲人不倦,乡里呼为人师。郡守下车,莫不修谒。永明十一年,伯玙卒。幼玙少好佛法,翦落长斋,持行精苦。梁初卒。兄弟年并八十余。

  王文殊,吴兴故鄣人也。父没虏,文殊思慕泣血,蔬食山谷三十余年。太守谢抃板为功曹,不就。永明十一年,太守孔琇之表曰:"文殊性挺五常,心符三教。以父没獯庭,抱终身之痛,专席恒居,衔罔极之恤。服纻缟以经年,饵蔬菽以俟命,婚义灭于天情,官序空于素抱。傥降甄异之恩,榜其闾里"。郁林诏榜门,改所居为"孝行里"。

  朱谦之,字处光,吴郡钱唐人也。父昭之,以学解称于乡里,谦之年数岁,所生母亡,昭之假葬田侧,为族人朱幼方燎火所焚。同产姊密语之,谦之虽小,便哀戚如持丧。年长不婚娶。永明中,手刃杀幼方,诣狱自系。县令申灵勖表上,别驾孔稚圭、兼记室刘琎、司徒左西掾张融笺与刺史豫章王曰:"礼开报仇之典,以申孝义之情;法断相杀之条,以表权时之制。谦之挥刃酬冤,既申私礼;系颈就死,又明公法。今仍杀之,则成当世罪人;宥而活之,即为盛朝孝子。杀一罪人,未足弘宪;活一孝子,实广风德。张绪、陆澄,是其乡旧,应具来由。融等与谦之并不相识,区区短见,深有恨然。"豫章王言之世祖,时吴郡太守王慈、太常张绪、尚书陆澄并表论其事,世祖嘉其义,虑相复报,乃遣谦之随曹虎西行。将发,幼方子惲于津阳门伺杀谦之,谦之之兄选之又刺杀惲,有司以闻。世祖曰:"此皆是义事,不可问。"悉赦之。吴兴沈摐闻而叹曰:"弟死于孝,兄殉于义。孝友之节,萃此一门。"选之字处林,有志节,著《辩相论》。幼时顾欢见而异之,以女妻焉。官至江夏王参军。

  萧睿明,南兰陵人。领军将军谌从祖兄弟也。父孝孙,左军。睿明初仕员外殿中将军,少有至性,奉亲谨笃。母病躬祷,夕不假寐,及亡,不胜哀而卒。永明五年,世祖诏曰:"龙骧将军、安西中兵参军、松滋令萧睿明,爱敬淳深,色养尽礼,丧过乎哀,遂致毁灭。虽未达圣教,而一至可愍。宜加荣命,以矜善人。可赠中书郎。"

  乐颐,字文德,南阳涅阳人。世居南郡。少而言行和谨,仕为京府参军。父在郢州病亡,颐忽思父涕泣,因请假还,中路果得父凶问。颐便徒跣号咷,出陶家后渚,遇商人附载西上,水浆不入口数日。尝遇病,与母隔壁,忍痛不言,啮被至碎,恐母之哀己也。湘州刺史王僧虔引为主簿,以同僚非人,弃官去。吏部郎庾杲之尝往候,颐为设食,枯鱼菜菹而已。杲之曰:"我不能食此。"母闻之,自出常膳鱼羹数种。杲之曰:"卿过于茅季伟,我非郭林宗。"仕至郢州治中,卒。

  弟预亦孝,父临亡,执其手以托郢州行事王奂,预悲感闷绝,吐血数升,遂发病。官至骠骑录事。隆昌末,预谓丹阳尹徐孝嗣曰:"外传藉藉,似有伊周之事,君蒙武帝殊常之恩,荷托付之重,恐不得同人此举。人笑褚公,至今齿冷。"孝嗣心甚纳之。建武中为永世令,民怀其德。卒官。有一老妪行担斛蔌叶将诣市,闻预死,弃担号泣。

  雁门解仲恭,亦侨居南郡。家行敦睦,得纤豪财利,辄与兄弟平分。母病经时不差,入山采药,遇一老父语之曰:"得丁公藤,病立愈。此藤近在前山际高树垂下便是也。"忽然不见。仲恭如其言得之,治病,母即差。至今江陵人犹有识此藤者。

  江泌,字士清,济阳考城人也。父亮之,员外郎。泌少贫,昼日斫屟,夜读书,随月光握卷升屋。性行仁义,衣弊,恐虱饥死,乃复取置衣中。数日间,终身无复虱。母亡后,以生阙供养,遇鲑不忍食。食菜不食心,以其有生意也。历仕南中郎行参军,所给募吏去役,得时病,莫有舍之者,吏扶杖投泌,泌亲自隐恤,吏死,泌为买棺。无僮役,兄弟共舆埋之。领国子助教。乘牵车至染乌头,见老翁步行,下车载之,躬自步去。世祖以为南康王子琳侍读。建武中,明帝害诸王后,泌忧念子琳,诣志公道人问其祸福。志公覆香炉灰示之曰:"都尽,无所余。"及子琳被害,泌往哭之,泪尽,继之以血。亲视殡葬,乃去。时广汉王侍读严桓之亦哭王尽哀。泌寻卒。泌族人兖州治中泌,黄门郎悆子也。与泌同名。世谓泌为"孝江泌"以别之。

  杜栖,字孟山,吴郡钱唐人,征士京产子也。同郡张融与京产相友,每相造言论,栖常在侧。融指栖曰:"昔陈太丘之召元方,方之为劣。以今方古,古人何贵。"栖出京师,从儒士刘瓛受学。善清言,能弹琴饮酒,名儒贵游多敬待之。中书郎周颙与京产书曰:"贤子学业清标,后来之秀。嗟爱之怀,岂知云已。所谓人之英彦,若己有之也。"刺史豫章王闻其名,辟议曹从事,仍转西曹佐。竟陵王子良数致礼接。国子祭酒何胤治礼,又重栖,以为学士,掌婚冠仪。以父老归养,怡情垅亩。栖肥白长壮,及京产疾,旬日间便皮骨自支。京产亡,水浆不入口七日,晨夕不罢哭,不食盐菜。每营买祭奠,身自看视,号泣不自持。朔望节岁,绝而复续,吐血数升。时何胤、谢朏并隐东山,遗书敦譬,诫以毁灭。至祥禫,暮梦见其父,恸哭而绝。初,胤兄点见栖叹曰:"卿风韵如此,虽获嘉誉,不永年矣。"卒时年三十六。当世咸嗟惜焉。

  建武二年,剡县有小儿,年八岁,与母俱得赤班病。母死,家人以小儿犹恶,不令其知。小儿疑之,问云:"母尝数问我病,昨来觉声羸,今不复闻,何谓也?"因自投下床,匍匐至母尸侧,顿绝而死。乡邻告之县令宗善才,求表庐,事竟不行。

  陆绛,字魏卿,吴郡人也。父闲,字遐业,有风概,与人交,不苟合。少为同郡张绪所知,仕至扬州别驾。明帝崩,闲谓所亲曰:"宫车晏驾,百司将听于冢宰。主王地重才弱,必不能振,难将至矣。"乃感心疾,不复预州事。刺史始安王遥光反,事败,闲以纲佐被召至杜姥宅,尚书令徐孝嗣启闲不预逆谋,未及报,徐世檦令杀之。绛时随闲,抱闲颈乞代死,遂并见杀。

  史臣曰:浇风一起,人伦毁薄,抑引之教徒闻,圭璋之璞罕就。若令事长移忠,傥非行举,姜桂辛酸,容迁本质。而旌闾变里,问饩存牢,不过鳏寡齐矜,力田等劝。其于扶奖名教,未为多也。

  赞曰:孝为行首,义实因心。白华秉节,寒木齐心。

  《南齐书》 南朝梁·萧子显

查看目录 >> 《南齐书》


国学迷 道園學古錄二十六卷 左傳濟變錄二卷 歷代疆域表三卷 張小山小令二卷 人事通一卷 適可齋記言四卷記行六卷 司馬溫公稽古錄二十卷附校勘記一卷 金剛般若波羅密經 楊園先生全集五十四卷總目一卷謁墓記一卷傳一卷諸家評論一卷編年詩文目一卷年譜一卷 三蘇全集一百二十卷 李肅毅伯奏議十二卷 切問齋文鈔三十卷 十七史商榷一百卷 通鑑紀事本末二百三十九卷 剪桐載筆一卷 琴隱園集 觀象玩占五十卷 [康熙]上高縣志六卷首一卷 太上感應篇 道古堂全集四種 歷代地理志韻編今釋二十卷 英國財政要覽五章 二如居贈答詩詞 州縣提綱四卷 愛日齋集二卷 [乾隆]諸城縣志四十六卷 佛說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陀天經一卷 華泉先生集四卷一卷 續刊補學軒詩集十二卷 施氏家風述略一卷續編一卷 青箱堂詩三十三卷 詩經八卷 山西文水縣聚眾滋事始末記 楊忠愍公集不分卷遺集一卷 丹鉛續錄十二卷 瘟疫論補註二卷 河洛奏對一卷 增訂二論引端詳解二卷 六書精蘊六卷 格物入門七卷 通典總序一卷 阿惟越致遮經四卷 啣金環寶卷 醫方捷徑指南全書四卷 函樓詩抄八卷 蝴蝶媒四卷十六回 會心内集二卷 詞鏡平仄圖譜 敬告牧令學官勸導士民入學堂習洋文條義一卷 經義考三百卷總目二卷 吳越備史四卷補遺一卷州考一卷 陳子昂集 塵牘叢鈔二卷 春秋詠事詩三卷 聖諭廣訓不分卷 莊子南華經十卷 樓山堂集二卷 明齋小識 余忠宣集六卷 塞垣集六卷 农桑易知录 四书集编 北涧集 九旗古义述 梁园风雅 山志 新刻张太岳先生文集 订讹杂录 掌中宇宙 王忠文集 异域录 新编医学正传 诗广传 春秋本义 存吾文稿 蕉廊脞录 百川书志 切韵表 南浔镇志 太学新增合璧联珠声律万卷菁华 崇雅堂骈体文钞 隐居通议 荔村草堂诗续钞 周易口义 园冶 石室秘箓 辨字通考 三吴水考 拜经堂文集 茶余客话 刘随州集 类隽 舆地碑记目 萧爽斋乐府 易象图说 诒安堂诗初稿 带经堂集 东三省舆地图说 剩言 丹铅续录 存研楼文集 授堂诗钞 易林注 别本韩文考异 汉学商兑 泾野先生春秋说志 龙江集 童山诗集 琴谱新声 朱批谕旨 六壬大全 艺林汇考服饰篇 华夷译语 穰梨馆过眼录 赏雨茅屋诗集 伤寒瘟疫条辩 杨文定公诗集 东皋录 春秋传服氏注 太霞新奏 职官分纪 尧峰文钞 适情录 柏斋集 朱子五经语类 后村集 钱遵王述古堂藏书目录 濂亭文集 春秋考 有正味斋骈体文 頣庵文选 孟子篇叙 桴亭先生诗集 读易日钞 唐诗鼓吹 书文音义便考私编 雪溪集 读通鉴论 东塾读书记 东牟集 字学指南 念庵文集 矩山存稿 研筏斋文集 诗总闻 明季遗闻 玩易意见 度支奏议 樗斋漫录 御制增订文清鉴补编 元风雅前集 因寄轩文初集 春秋集义 两汉博闻 春秋地理考实 曾忠襄公文集 新刻释常谈 近思录集注 家范 说文解字校录 会昌一品集 常山贞石志 梅野集 礼记析疑 甬上耆旧诗 经义考 薛文清公行实录 周忠毅公奏议 望溪集 临證指南医案 听雨楼随笔 小仓山房诗集 衡庐续稿 帝王经世图谱 格物通 论学小记 松泉文集 广西名胜志 易象钩解 皇明贡举考 攀仙桂 攀小山桂 磻溪姜叟 泮水芹藻 逢蒙 逢蒙杀羿 抛薜荔衣 抛却琵琶 抛却青云 匏瓜不食 匏瓜者 匏系不食 匏悬 培? 裴公绿野 佩犊带牛 佩兰客 佩兰应梦 佩牛 佩印 佩印归 配凤凰 烹不鸣 烹茶 烹鸡馈母 朋簪盍 弸彪 彭城戏马 彭咸 彭咸遗则 彭泽酒 彭泽五斗吏 蓬蒿居 蓬莱海上尘 蓬莱山 蓬莱无根 蓬莱乡 蓬萌冠 蓬心倚麻 鹏程九万里 鹏翅抟扶 鹏飞 鹏起半天 鹏起思海风 鹏图矫翼 鹏翼万里 鹏运扶摇 鹏展翅 鹏自北溟抟 捧檄毛生 捧心娇 捧心效颦 捧心妍 批窾导窍 披发 披发佯狂 披风抹月 披褐怀玉 披襟 披兰带蘅 披心相符 皮寝 皮之不存 毛将焉附 琵琶过别船 貔虎 貔武 匹夫沟渎之为 否剥 辟谷仙 甓社湖明珠 扁舟落五湖 扁舟兴 扃舟兴尽 便便五经 片帆无恙 片言折邪妄 片玉 嫖姚 漂母餐 拼髀肉 贫室如悬磬 牝鸡野雉 牝牡黄骊 平地登天 平叔 平台 平阳击石 平子赋愁 平子诗 苹蘩 苹蘩礼 苹末 苹藻 凭虚几 凭熊轩 屏书峻攉 瓶罍 瓶落井 萍梗落江湖 萍蓬 萍踪 婆猴伎 破壁飞龙 破壁欲飞 破瓜碧玉 破鉴 破镜重完 破楼兰 破瑟 破万里浪 破竹势 剖鲤传鸿 剖南山之竹 会有穷时 剖心血 仆马觥罍 仆心如水 匍匐星奔 蒲编 蒲帛征 蒲柳早衰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