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 | 诗词 | 常识 | 全文检索 | 字典 | 词典 | 成语 | 康熙 | 人物 | 地名 | 典故 | 知识 | 事件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名著 | 下载 | 留言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南齐书 >

卷三十六 列传第十七 谢超宗 刘祥

卷三十六 列传第十七 谢超宗 刘祥

  谢超宗,陈郡阳夏人也。祖灵运,宋临川内史。父凤,元嘉中坐灵运事,同徙岭南,早卒。超宗元嘉末得还。与慧休道人来往,好学,有文辞,盛得名誉。解褐奉朝请。新安王子鸾,孝武帝宠子,超宗以选补王国常侍。王母殷淑仪卒,超宗作诔奏之,帝大嗟赏,曰:"超宗殊有凤毛,恐灵运复出。"转新安王抚军行参军。

  泰始初,为建安王司徒参军事,尚书殿中郎。三年,都令史骆宰议策秀才考格,五问并得为上,四、三为中,二为下,一不合与第。超宗议以为"片辞折狱,寸言挫众,鲁史褒贬,孔《论》兴替,皆无俟繁而后秉裁。夫表事之渊,析理之会,岂必委牍方切治道。非患对不尽问,患以恒文弗奇。必使一通峻正,宁劣五通而常;与其俱奇,必使一亦宜采。"诏从宰议。

  迁司徒主簿,丹阳丞。建安王休仁引为司徒记室,正员郎,兼尚书左丞中郎。以直言忤仆射刘康,左迁通直常侍。太祖为领军,数与超宗共属文,爱其才翰。卫将军袁粲闻之,谓太祖曰:"超宗开亮迥悟,善可与语。"取为长史、临淮太守。粲既诛,太祖以超宗为义兴太守。升明二年,坐公事免。诣东府门自通,其日风寒惨厉,太祖谓四座曰:"此客至,使人不衣自暖矣。"超宗既坐,饮酒数瓯,辞气横出,太祖对之甚欢。板为骠骑谘议。及即位,转黄门郎。

  有司奏撰立郊庙歌,敕司徒褚渊、侍中谢朏、散骑侍郎孔稚圭、太学博士王咺之、总明学士刘融、何法冏、何昙秀十人并作,超宗辞独见用。

  为人仗才使酒,多所陵忽。在直省常醉,上召见,语及北方事,超宗曰:"虏动来二十年矣,佛出亦无如何!"以失仪出为南郡王中军司马。超宗怨望,谓人曰:"我今日政应为司驴。"为省司所奏,以怨望免官,禁锢十年。司徒褚渊送湘州刺史王僧虔,阁道坏,坠水;仆射王俭尝牛惊,跣下车。超宗抚掌笑戏曰:"落水三公,堕车仆射。"前后言诮,稍布朝野。

  世祖即位,使掌国史,除竟陵王征北谘议参军,领记室,愈不得志。超宗娶张敬儿女为子妇,上甚疑之。永明元年,敬儿诛,超宗谓丹阳尹李安民曰:"往年杀韩信,今年杀彭越,尹欲何计?"安民具启之。上积怀超宗轻慢,使兼中丞袁彖奏曰:

  风闻征北谘议参军谢超宗,根性浮险,率情躁薄,仕近声权,务先谄狎。人裁疏黜,亟便诋贱;卒然面誉,旋而背毁。疑间台贤,每穷诡舌;讪贬朝政,必声凶言。腹诽口谤,莫此之甚;不敬不讳,罕与为二。

  辄摄白从王永先到台辨问"超宗有何罪过,诣诸贵皆有不逊言语,并依事列对"。永先列称:"主人超宗恒行来诣诸贵要,每多触忤,言语怨怼。与张敬儿周旋,许结姻好,自敬儿死后,惋叹忿慨。今月初诣李安民,语论'张敬儿不应死'。安民道:'敬儿书疏,墨迹炳然,卿何忽作此语?'其中多有不逊之言,小人不悉尽罗缕谙忆。"如其辞列,则与风闻符同。超宗罪自已彰,宜附常准。

  超宗少无士行,长习民慝。狂狡之迹,联代所疾;迷慠之衅,累朝兼触。刬容扫辙,久埋世表。属圣明广爱,忍祸舒慈,舍之宪外,许以改过。野心不悛,在宥方骄;才性无亲,处恩弥戾。遂遘扇非端,空生怨怼,恣嚣毒于京辅之门,扬凶悖于卿守之席。此而不翦,国章何寄?此而可贷,孰不可容?请以见事免超宗所居官,解领记室。辄勒外收付廷尉法狱治罪。超宗品第未入简奏,臣辄奉白简以闻。

  世祖虽可其奏,以彖言辞依违,大怒,使左丞王逡之奏曰:

  臣闻行父尽忠,无礼斯疾;农夫去草,见恶必耘。所以振缨称良,登朝著绩,未有尸位存私而能保其荣名者也。

  今月九日,治书侍御史臣司马侃启弹征北谘议参军事谢超宗,称"根性昏动,率心险放,悖议爽真,嚣辞犯实,亲朋忍闻,衣冠掩目,辄收付廷尉法狱治罪"。处劾虽重,文辞简略,事入主书,被却还外。其晚,兼御史中丞臣袁彖改奏白简,始粗详备。厥初隐卫,实彖之由。

  寻超宗植性险戾,禀行凶诐,豺狼野心,久暴遐迩。张敬儿潜图反噬,罚未塞愆,而称怨痛枉,形于言貌。协附奸邪,疑间勋烈,构扇异端,讥议时政,行路同忿,有心咸疾。而阿昧苟容,轻文略奏。又弹事旧体,品第不简,而衅戾殊常者,皆命议亲奏,以彰深愆。况超宗罪逾四凶,过穷南竹,虽下辄收,而文止黄案,沈浮互见,轻重相乖,此而不纠,宪纲将替。

  彖才识疏浅,质干无闻,凭戚升荣,因慈荷任。不能克己厉情,少酬恩奖,挠法容非,用申私惠。何以纠正邦违,式明王度?臣等参议,请以见事免彖所居官,解兼御史中丞,辄摄曹依旧下禁止视事如故。

  治书侍御史臣司马侃虽承禀有由,而初无疑执,亦合及咎。请杖督五十,夺劳百日。令史卑微,不足申尽,启可奉行。

  侃奏弹之始,臣等并即经见加推纠,案入主书,方被却检,疏谬之愆,伏追震悚。

  诏曰:"超宗衅同大逆,罪不容诛。彖匿情欺国,爱朋罔主,事合极法,特原收治,免官如案,禁锢十年。"

  超宗下廷尉,一宿发白皓首。诏徙越州,行至豫章,上敕豫章内史虞悰曰:"谢超宗令于彼赐自尽,勿伤其形骸。"

  明年,超宗门生王永先又告超宗子才卿死罪二十余条。上疑其虚妄,以才卿付廷尉辩,以不实见原。永先于狱自尽。

  刘祥,字显征,东莞莒人也。祖式之,吴郡太守。父敳,太宰从事中郎。祥宋世解褐为巴陵王征西行参军,历骠骑中军二府,太祖太尉东阁祭酒,骠骑主簿。建元中,为冠军征虏功曹,为府主武陵王晔所遇。除正员外。

  祥少好文学,性韵刚疏,轻言肆行,不避高下。司徒褚渊入朝,以腰扇鄣日,祥从侧过,曰:"作如此举止,羞面见人,扇鄣何益?"渊曰:"寒士不逊。"祥曰:"不能杀袁、刘,安得免寒士?"永明初,迁长沙王镇军,板谘议参军,撰《宋书》,讥斥禅代,尚书令王俭密以启闻,上衔而不问。历鄱阳王征虏,豫章王大司马谘议,临川王骠骑从事中郎。

  祥兄整为广州,卒官,祥就整妻求还资,事闻朝廷。于朝士多所贬忽。王奂为仆射,祥与奂子融同载,行至中堂,见路人驱驴,祥曰:"驴!汝好为之,如汝人才,皆已令仆。"著《连珠》十五首以寄其怀。辞曰:

  盖闻兴教之道,无尚必同;拯俗之方,理贵袪弊。故揖让之礼,行乎尧舜之朝;干戈之功,盛于殷周之世。清风以长物成春,素霜以凋严戒节。

  盖闻鼓篸怀音,待扬桴以振响;天地涵灵,资昏明以垂位。是以俊乂之臣,借汤、武而隆;英达之君,假伊、周而治。

  盖闻悬饥在岁,式羡藜藿之饱;重炎灼体,不念狐白之温。故才以偶时为劭;道以调俗为尊。

  盖闻习数之功,假物可寻;探索之明,循时则缺。故班匠日往,绳墨之伎不衰;大道常存,机神之智永绝。

  盖闻理定于心,不期俗赏;情贯于时,无悲世辱。故芬芳各性;不待汨渚之哀;明白为宝,无假荆南之哭。

  盖闻百仞之台,不挺陵霜之木;盈尺之泉,时降夜光之宝。故理有大而乖权;物有微而至道。

  盖闻忠臣赴节,不必在朝;列士匡时,义存则干。故包胥垂涕,不荷肉食之谋;王歜投身,不主庙堂之算。

  盖闻智出乎身,理无或困;声系于物,才有必穷。故陵波之羽,不能净浪;盈岫之木,无以辍风。

  盖闻良宝遇拙,则奇文不显;达士逢谗,则英才灭耀。故坠叶垂荫,明月为之隔辉;堂宇留光,兰灯有时不照。

  盖闻迹慕近方,必势遗于远大;情系驱驰,固理忘于肥遁。是以临川之士,时结羡网之悲;负肆之氓,不抱屠龙之叹。

  盖闻数之所隔,虽近则难;情之所符,虽远则易。是以陟叹流霜,时获感天之诚;泣血从刑,而无悟主之智。

  盖闻妙尽于识,神远则遗;功接于人,情微则著。故钟鼓在堂,万夫倾耳;大道居身,有时不遇。

  盖闻列草深岫,不改先冬之悴;植松涧底,无夺后凋之荣。故展禽三黜,而无下愚之誉;千秋一时,而无上智之声。

  盖闻希世之宝,违时则贱;伟俗之器,无圣必沦。故鸣玉黜于楚岫,章甫穷于越人。

  盖闻听绝于聪,非疾响所达;神闭于明,非盈光所烛。故破山之雷,不发聋夫之耳;朗夜之辉,不开矇叟之目。

  有以祥《连珠》启上者,上令御史中丞任遐奏曰:"祥少而狡异,长不悛徙,请谒绝于私馆,反唇彰于公庭,轻议乘舆,历贬朝望,肆丑无避,纵言自若。厥兄浮榇,天伦无一日之悲,南金弗获,嫂侄致其轻绝,孤舟敻反,存没相捐,遂令暴客掠夺骸柩,行路流叹,有识伤心。摄祥门生孙狼儿列'祥顷来饮酒无度,言语阑逸。道说朝廷,亦有不逊之语,实不避左右,非可称纸墨。兄整先为广州,于职丧亡,去年启求迎丧,还至大雷,闻祥与整妻孟争计财物瞋忿,祥仍委前还,后未至鹊头,其夜遭劫,内人并为凶人所淫略'。如所列与风闻符同。请免官付廷尉。"

  上别遣敕祥曰:"卿素无行检,朝野所悉。轻弃骨肉,侮蔑兄嫂,此是卿家行不足,乃无关他人。卿才识所知,盖何足论。位涉清途,于分非屈。何意轻肆口哕,诋目朝士,造席立言,必以贬裁为口实?冀卿年齿已大,能自感厉,日望悛革。如此所闻,转更增甚,諠议朝廷,不避尊贱,肆口极辞,彰暴物听。近见卿影《连珠》,寄意悖慢,弥不可长。卿不见谢超宗,其才地二三,故在卿前,事殆是百分不一。我当原卿性命,令卿万里思愆。卿若能改革,当令卿得还。"狱鞫祥辞。祥对曰:"被问'少习狡异,长而不悛,顷来饮酒无度,轻议乘舆,历贬朝望,每肆丑言,无避尊贱',迂答奉旨。囚出身入官,二十余年,沈悴草莱,无明天壤。皇运初基,便蒙抽擢,祭酒主簿,并皆先朝相府。圣明御宇,荣渥弥隆,谘议中郎,一年再泽。广筵华宴,必参末列,朝半问讯,时奉天辉。囚虽顽愚,岂不识恩?有何怨望,敢生讥议?囚历府以来,伏事四王:武陵功曹,凡涉二载;长沙谘议,故经少时;奉隶大司马,并被恩拂,骠骑中郎,亲职少日;临川殿下不遗虫蚁,赐参辞华。司徒殿下文德英明,四海倾属。囚不涯卑远,随例问讯,时节拜觐,亦沾眄议。自余令王,未被祗拜,既不经伏节,理无厚薄。敕旨制书,令有疑则启。囚以天日悬远,未敢尘秽。私之疑事,卫将军臣俭,宰辅圣朝,令望当世,囚自断才短,密以谘俭,俭为折衷,纸迹犹存。未解此理云何敢为'历贬朝望'。云囚'轻议乘舆',为向谁道?若向人道,则应有主甲,岂有事无仿佛,空见罗谤?囚性不耐酒,亲知所悉,强进一升,便已迷醉。"其余事事自申。乃徙广州。祥至广州,不得意,终日纵酒,少时病卒,年三十九。

  祥从祖兄彪,祥曾祖穆之正胤。建元初,降封南康县公,虎贲中郎将。永明元年,坐庙墓不脩削爵。后为羽林监。九年,又坐与亡弟母杨别居,不相料理,杨死不殡葬,崇圣寺尼慧首剃头为尼,以五百钱为买棺材,以泥洹舆送葬刘墓。为有司所奏,事寝不出。

  史臣曰:魏文帝云"文人不护细行",古今之所同也。由自知情深,在物无竞,身名之外,一概可蔑。既徇斯道,其弊弥流,声裁所加,取忤人世。向之所以贵身,翻成害已。故通人立训,为之而不恃也。

  赞曰:超宗蕴文,祖构余芬。刘祥慕异,言亦不群。违朝失典,流放南濆。

  《南齐书》 南朝梁·萧子显

查看目录 >> 《南齐书》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地图 国学迷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招山小集 宋宝章阁直学士忠惠铁庵方公文选 壶山四六 壶山四六 壶山四六 壶山四六 铁庵集 宋宝章阁直学士忠惠铁庵方公文集(方铁庵文集) 宋宝章阁直学士忠惠铁庵方公文集(方铁庵文集) 宋宝章阁直学士忠惠铁庵方公文集 秋江烟草补遗 秋江烟草 秋江烟草 秋江烟草 秋江烟草 秋江烟草 秋江烟草 秋江烟草 秋江烟草 秋江烟草 敝帚稿略八卷补遗一卷 敝帚稿略 敝帚稿略 敝帚稿略 雪篷稿一卷杂著一卷 雪篷诗稿 雪篷诗稿 雪篷诗稿 雪篷诗稿 雪篷诗稿 雪篷诗稿 杜清献集(清献集) 杜清献集(清献集) 清献集 杜清献公集校注 杜清献公集(宋杜清献公集)十九卷首一卷 杜清献公集(宋杜清献公集)十九卷首一卷 杜清献公集(宋杜清献公集)十九卷首一卷 杜清献公集十九卷首一卷补遗一卷附二卷杜清献公年谱一卷 杜清献公集十九卷首一卷补遗一卷校勘记一卷 杜清献公集十九卷首一卷末一卷补一卷附一卷 宋杜清献公集十九卷别录一卷 宋杜清献公集十九卷别录一卷 篔窗集补遗 筼窗集 筼窗集 筼窗集 鹤山文钞三十二卷附周礼折衷四卷师友雅言一卷 鹤山文钞三十二卷附周礼折衷四卷师友雅言一卷 鹤山集钞 鹤山诗集 魏鹤山先生渠阳诗(注鹤山先生渠阳诗) 魏鹤山先生渠阳诗(注鹤山先生渠阳诗) 魏鹤山先生渠阳诗(注鹤山先生渠阳诗) 魏鹤山先生渠阳诗(注鹤山先生渠阳诗) 鹤山全集(鹤山集) 鹤山全集(鹤山集) 鹤山全集(鹤山集) 重校鹤山先生大全文集一百十卷目录二卷 重校鹤山先生大全文集一百十卷目录二卷 三续疑年录 巡台录 琴史 翰林集 金文靖公北征录 毛诗日笺 吴都文粹续集补遗 御定康熙字典补遗 拜石山房词钞 渔隐丛话前集 沧洲尘缶编 宋四家词选 长春真人游记 诊家正眼 学庸正说 小尔雅训纂 李义山文集笺注 大事记解题 覆瓮集刑名 避暑录话 春秋释例 全室外集 金匮玉函经 古今鹾略补 古周易订诂 文端集 中说考 元丰类稿 礼记要义 小木子诗三刻 书经要义 息园存稿诗 吾学编余 禹贡图说 御定曲谱 孝经集传 尚书略说 新刊徽板合像滚调乐府官腔摘锦奇音 礼经宫室答问 读易详说 唐新语 嘉庆延安府志 坐隐先生精订秋碧轩稿 圣祖仁皇帝御制文第二集 正蒙会稿 梦溪笔谈 席氏读说文记 串雅 醉翁琴趣外篇 简松草堂文集 昙云阁集 六书类籑 吴都文粹 伤寒论注释 郭襄靖公遗集 名医方论 诗考异字笺余 见素集 类选笺释续选草堂诗余 静庵文集 后村诗话 谐声韵学 诚意伯文集 含经堂集 太乙舟文集 易翼述信 戏瑕 施注苏诗 唐音统签 重校宋窦太师疮疡经验全书 诗管见 式敬编 新刊分类出像陶真选粹乐府红珊 五声反切正均 胞与堂丸散谱 周易禅解 周官说 洞麓堂集 春秋左传杜氏集解辨正 北学编 仪礼注疏 御选唐宋诗醇 白莲集 郑氏笺考徵 楚辞新集注 独漉堂诗集 西洋朝贡典录 宋贤事汇 分甘余话 淙山读周易 焦氏类林 待轩诗记 莲坡诗话 读春秋略记 公羊墨史 皇明诏制 春秋左传姓名同异考 风雅翼 衎石斋记事槁 艇斋诗话 皇明辅世编 花溪集 尚书笺 黄荛圃先生年谱 浮邱子 元史纪事本末 神农本草经疏 徐霞客游记 南汉纪 张文襄公书札 读诗略记 夷坚支志 魏书 苕溪集 毛郑诗释 全史日至源流 纲目续麟 烟霞万古楼文集 帝学 拾箨余閒 靡不有初 靡芜 弭谤 宓贱 觅剡溪戴 眠漳久 免沟壑 免冠 面诈 渺渺溯洄 藐姑冰雪 妙运成风 民咏袴襦 民之父母 闵周 名骥留良 名山 名山身后 名山石室 名世 明蟾 明修栈道 暗度陈仓 明杨仄陋 明夷 明月闇投 明珠弹飞肉 明珠弹鸟 鸣盗浅术 鸣凤楼 鸣女床鸾 鸣琴牧 鸣蛙鼓吹 鸣弦弹 鸣一弦 冥山 铭功景钟 铭功燕然 铭佩绅 铭燕然 酩酊颓山 命驾千里 命面提耳 谬合玉树 谬钟相传 模棱 磨铁砚 末将 没人摘珠 沫呴 陌上花 陌上郎 陌上使君 陌头桑妇 莫从唐举 莫己若 莫邪干将 墨翟九守 墨翟之守 墨客 墨卿 墨守膏盲 墨守输攻 墨灶未黔 孔席不暧 墨灶寒 磨牛陈迹 磨牛迹陈 牵 牡丹亭 牡丹亭梦 木铎1 木铎2 木瓜 木禾 木奴桔 木阙不材 木桃章 木雁各有喜 木已拱 目光似电 目蒿 目牛全无 目逃 目听 沐猴不冠 苜蓿空盘 苜蓿阑干 苜蓿先生 牧羝人 牧羊有志 幕中画 慕巢由 纳隍蕉鹿 纳履 耐官心 南风舜弦 南宫 南郭吹竽 南郭滥齐竽 南郭滥竽充 南郭滥竽吹 南郭子纂 南箕揭舌 南极 南极老 南极老人星 南极寿星 南极仙翁 南柯曲 南面以听 南溟垂翼 南溟飞 南溟万里 南浦 南浦魂消 南阮家 南山 南山空灿 白石空烂 南山雨 南图回羽翮 南图铩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