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南齐书 >

卷十 志第二 礼下

卷十 志第二 礼下

  建元四年,高帝山陵,昭皇后应迁祔。祠部疑有祖祭及遣启诸奠九饭之仪不。左仆射王俭议:"奠如大敛。贺循云'从墓之墓皆设奠,如将葬庙朝之礼'。范宁云'将窆而奠'。虽不称为祖,而不得无祭。"从之。有司又奏:"昭皇后神主在庙,今迁祔葬,庙有虞以安神,神既已处庙,改葬出灵,岂应虞祭?郑注改葬云'从庙之庙,礼宜同从墓之墓'。事何容异!前代谓应无虞。"左仆射王俭议:"范宁云'葬必有魂车'。若不为其归,神将安舍?世中改葬,即墓所施灵设祭,何得不祭而毁耶?贺循云'既窆,设奠于墓,以终其事'。虽非正虞,亦粗相似。晋氏修复五陵,宋朝敬后改葬,皆有虞。今设虞非疑。"从之。

  建元二年,皇太子妃薨,前宫臣疑所服。左仆射王俭议:"《礼记·文王世子》'父在斯为子,君在斯为臣。'且汉魏以来,宫僚充备,臣隶之节,具体在三。昔庾翼妻丧,王允、滕弘谓府吏宜有小君之服,况臣节之重邪?宜依礼为旧君妻齐衰三月,居官之身,并合属假,朝晡临哭悉系东宫。今臣之未从官在远者,于居官之所,属宁二日半,仍行丧成服,遣笺表,不得奔赴。"从之。

  太子妃斩草乘黄,议建铭旌。仆射王俭议:"礼,既涂棺,祝取铭置于殡东,大敛毕,便应建于西阶之东。"

  宋大明二年,太子妃毙,建九旒。有司又议:"斩草日建旒与不?若建旒,应几旒?及画龙升降云何?又用几翣?仆射王俭议:"旒本是命服,无关于凶事。今公卿以下,平存不能备礼,故在凶乃建耳。东宫秩同上公九命之仪,妃与储君一体,义不容异,无缘未同常例,别立凶旒。大明旧事,是不经详议,率尔便行耳。今宜考以礼典,不得效尤从失。吉部伍自有桁辂,凶部别有铭旌,若复立旒,复置何处?翣自用八。"从之。

  有司奏:"大明故事,太子妃玄宫中有石志。参议墓铭不出礼典。近宋元嘉中,颜延作王球石志。素族无碑策,故以纪德。自尔以来,王公以下,咸共遵用。储妃之重,礼殊恒列,既有哀策,谓不须石志。"从之。

  有司奏:"穆妃卒哭后,灵还在道,遇朔望,当须设祭不?"王俭议:"既虞卒哭,祭之于庙,本是祭序昭穆耳,未全同卒吉四时之祭也,所以有朔望殷事。蕃国不行权制,宋江夏王妃卒哭以后,朔望设祭。帝室既以卒哭除丧,无缘方有朔望之祭。灵筵虽未升庙堂,而舫中即成行庙,犹如桓玄及宋高祖长沙、临川二国,并有移庙之礼。岂复谓灵筵在途,便设殷事耶?推此而言,朔望不复俟祭。宋懿后时旧事不及此,益可知时议。"从之。

  建元三年,有司奏:"皇太子穆妃以去年七月薨,其年闰九月。未审当月数闰?为应以闰附正月?若用月数数闰者,南郡王兄弟便应以此四月晦小祥,至于祥月,不为有疑不?"左仆射王俭议:"三百六旬,尚书明义,文公纳币,春秋致讥。《谷梁》云"积分而成月"。《公羊》云"天无是月"。虽然,左氏谓告朔为得礼。是故先儒咸谓三年期丧,岁数没闰,大功以下,月数数闰。夫闰者,盖是年之余日,而月之异朔,所以吴商云"含闰以正期,允协情理"。今杖期之丧,虽以十一月而小祥,至于祥缟,必须周岁。凡厌屈之礼,要取象正服。祥缟相去二月,厌降小祥,亦以则之。又且求之名义,则小祥本以年限,考于伦例,则相去必应二朔。今以厌屈而先祥,不得谓此事之非期,事既同条,情无异贯,没闰之理,固在言先。设令祥在此晦,则去缟三月,依附准例,益复为碍。谓应须五月晦乃祥。此国之大典,宜共精详。并通关八座丞郎,研尽同异。"

  尚书令褚渊难俭议曰:"厌屈之典,由所尊夺情,故祥缟备制,而年月不申。今以十一月而祥,从期可知。既计以月数,则应数闰以成典。若犹含之,何以异于缟制?疑者正以祥之当闰,月数相县。积分余闰,历象所弘。计月者数闰,故有余月,计年者苞含,故致盈积。称理从制,有何不可?"

  俭又答渊难曰:"含闰之义,通儒所难。但祥本应期,屈而不遂。语事则名体具存,论哀则情无以异。迹虽数月,义实计年,闰是年之归余,故宜总而苞之。期而两祥,缘尊故屈,祥则没闰,象年所申,屈申兼著,二途具举。经记之旨,其在兹乎?如使五月小祥,六月乃闰,则祥之去缟,事成二月,是为十一月以象前期,二朔以放后岁,名有区域,不得相参。鲁襄二十八年'十二月乙未楚子卒'。唯书上月,初不言闰,此又附上之明义也。郑、射、王、贺唯云期则没闰,初不复区别杖期之中祥,将谓不俟言矣。成休甫云'大祥后禫,有闰别数之',明杖期之祥,不得方于浸缟之末。即恩如彼,就例如此。"渊又据旧义难俭十余问,俭随事解释。

  祠部郎中王圭之议,谓"丧以闰施,功衰以下小祥值闰,则略而不言。今虽厌屈,祥名犹存,异于余服。计月为数,屈追慕之心,以远为迩。日既余分,月非正朔,含而全制,于情唯允。仆射俭议,理据详博,谨所附同。今司徒渊始虽疑难,再经往反,未同俭议。依旧八座丞郎通共博议为允。以来五月晦小祥,其祥禫自依常限。奏御,班下内外。"诏"可"。

  皇太子穆妃服,尚书左丞兼著作郎王逡问左仆射王俭:"中军南郡王小祥,应待闻喜不?穆妃七月二十四日薨,闻喜公八月发哀,计十一月之限,应在六月。南郡王为当同取六月,则大祥复申一月,应用八月,非复正月,在存亲之义,若各自为祥,庐垩相间,玄素杂糅,未审当有此疑不?"俭曰:"送往有已,复生有节,罔极非服制所申,祥缟明示终之断。相待之义,经记无闻。世人多以庐室衰麻,不宜有异,故相去一二月者,或申以俱除。此所谓任情径行,未达礼旨。昔撰《丧记》,已尝言之。远还之人,自有为而未祭,在家之子,立何辞以不变?礼有除丧而归者,此则经记之遗文,不待之明据。假使应待,则相去弥年,亦宜必待,乃为衰绖永服以穷生,吉蠲长绝于宗庙,斯不可矣。苟曰非宜,则旬月之间,亦不容申。何者?礼有伦序,义无徒设。今远则不待,近必相须,礼例既乖,即心无取。若疑兄弟同居,吉凶舛杂,则古有异宫之义。设无异宫,则远还之子,自应开立别门,以终丧事。灵筵祭奠,随在家之人,再期而毁。所以然者,《奔丧礼》云'为位不奠',郑玄云'以其精神不存乎此也'。闻哀不时,实缘在远。为位不奠,益有可安。此自有为而然,不关嫡庶。庶子在家,亦不待嫡矣。而况储妃正体王室,中军长嫡之重,天朝又行权制,进退弥复非疑。谓不应相待。中军祥缟之日,闻喜致哀而已,不受吊慰。及至忌辰变除,昆弟亦宜相就写情而不对客。此国之大典,宜通关八座丞郎,共尽同异,然后奏御。"司徒褚渊等二十人并同俭议为允,请以为永制。诏"可"。

  建元三年,太子穆妃薨,南郡王闻喜公国臣疑制君母服。俭又议:"《礼》'庶人为国君齐衰'。先儒云'庶人在官,若府史之属是也'。又诸侯之大夫妻为大人服繐衰七月,以此轻微疏远,故不得尽礼。今皇孙自是蕃国之王公,太子穆妃是天朝之嫡妇。宫臣得申小君之礼,国官岂敢为夫人之敬?当单衣白帢素带哭于中门外,每临辄入,与宫官同。"

  永明十一年,文惠太子薨,右仆射王晏等奏:"案《丧服经》'为君之父、长子,同齐衰期'。今至尊既不行三年之典,止服期制,群臣应降一等,便应大功。九月功衰,是兄弟之服,不可以服尊。臣等参议,谓宜重其衰裳。减其月数,同服齐衰三月。至于太孙三年既申,南郡国臣,宜备齐衰期服。临汝、曲江既非正嫡,不得祢先储,二公国臣,并不得服。"诏依所议。

  又奏:"案《丧服经》虽有'妾为君之长子从君而服'。二汉以来,此礼久废,请因循前准,不复追行。"诏曰:"既久废,停便。"

  又奏:"伏寻御服文惠太子期内不奏乐,诸王虽本服期,而储皇正体宗庙,服者一同,释服,奏乐、姻娶,便应并通。窃谓二等诚俱是嘉礼,轻重有异:娶妇思嗣,事非全吉,三日不乐,礼有明文。宋世期丧降在大功者,婚礼废乐,以申私戚,通以前典。"诏"依议"。

  又奏:"案礼,详除皆先于今夕易服,明旦乃设祭。寻比世服临然后改服,与礼为乖。今东宫公除日,若依例,皇太孙服临方易服。臣等参议,谓先哭临竟而后祭之。应公除者,皆于府第变服,而后入临,行奉慰之礼。"诏"可"。

  建武二年,朝会,时世祖遏密未终,朝议疑作乐不。祠部郎何佟之议:"昔舜受终文祖,义非胤尧,及放勋徂落,遏密三祀。近代晋康帝继成帝,于时亦不作乐。怀帝永嘉元年,惠帝丧制未终,于时江充议云,古帝王相承,虽世及有异,而轻重同礼。"从之。

  建武二年正月,有司以世宗文皇帝今二年正月二十四日再忌日,二十九日大祥,三月二十九日祥禫,至尊及群臣泄哀之仪,应定准。下二学八座丞郎,博士陶韶以为"名立义生,自古之制。文帝正号祖宗,式序昭穆,祥忌禫日,皇帝宜服祭服,出太极泄哀。百僚亦祭服陪位"。太常丞李捴议曰:"寻尊号既追,重服宜正,但已从权制,故苴杖不说。至于钻燧既同,天地亦变,容得无感乎?且晋景献皇后崩,群臣备小君之服。追尊之后,无违后典,追尊之帝,固宜同帝礼矣。虽臣子一例,而礼随时异。至尊龙飞中兴,事非嗣武,理无深衣之变。但王者体国,亦应吊服出正殿举哀,百寮致恸,一如常仪。"给事中领国子助教谢昙济议:"夫丧礼一制,限节两分。虞祔追亡之情,小祥抑存之礼,斯尽至爱可申,极痛宜屈耳。文皇帝虽君德早凝,民化未洽,追崇尊极,实缘于性。今言臣则无实,论己则事虚。圣上驭宇,更奉天眷,祗礼七庙,非从三后,周忌祥禫,无所依设。"太学博士崔愝同陶韶议,太常沈倓同李捴议,国子博士刘警等同谢昙济议。

  祠部郎何佟之议曰:"《春秋》之旨,臣子继君亲,虽恩义有殊,而其礼则一,所以敦资敬之情,笃方丧之义。主上虽仰嗣高皇,尝经北面,方今圣历御宇,垂训无穷,在三之恩,理不容替。窃谓世宗祥忌,至尊宜吊服升殿,群臣同致哀感,事毕,百官诣宣德宫拜表,仍致哀陵园,以弘追远之慕。"尚事令王晏等十九人同佟之议。诏"可。"

  海陵王薨,百官会哀。时纂严,朝议疑戎服临会。祠部郎何佟之议:"羔裘玄冠不以吊,理不容以兵服临丧。宋泰始二年,孝武大祥之日,于时百寮入临,皆于宫门变戎服,著衣,入临毕,出外,还袭戎衣。"从之。

  赞曰:姬制孔作,训范百王。三千有数,四维是张。损益彝典,废举宪章。戎祀军国,社庙郊庠。冠婚朝会,服纪凶丧。存为盛德,戒在先亡。

  《南齐书》 南朝梁·萧子显

查看目录 >> 《南齐书》


国学迷 揭秘:一代霸主齐桓公竟然死于几个马屁精之手? 晋景公有何历史事迹?他是如何当上国君的? 慈禧墓 揭秘大清王朝慈禧太后下葬定东陵之谜 残忍 杀人如麻的变态君王竟将妃子肢解做琵琶! 古代刺客的“义气”:士到底该不该为知己者而死? 揭秘甲午海战清军装备:炮内竟然装沙子? 琼崖抗日根据地:华南敌后抗击日军的重要根据地 百团大战意义在哪?百团大战在军事上的收获是? 水浒第一好汉鲁智深:慷慨仗义 最后是如何圆寂? 史上最苦命的皇帝:光绪儿时饥饿偷吃太监食物 曹操陵墓惊天大谜团:巨大佛像从哪来? 赵飞燕如何设计清理绊脚石班婕妤最终当皇后 北大曾是差生的选择 报考者会遭到羞辱和唾弃 中国历史上的三次惊人巧合:莫非真有轮回穿越? 揭秘喝酒划拳时说的“五魁首”是什么意思? 秦仲的儿子是谁?秦仲的儿子秦庄公个人简介 乾隆因何故五下江南?乾隆爷五下江南花费多少 拓跋什翼犍有几个兄弟 拓跋什翼犍的兄弟都是谁 张国焘叛逃前的批判会:谁都可以批评他 驸马不易!公主和驸马不能同席饮食规矩多多 揭秘:古代皇帝喜欢狎妓的独门绝招是什么? 民国十大才女之一凌叔华:一生与画有不解之缘 解密古代妇女如何排解深闺寂寞 日本记者描述日军南京大屠杀:一整夜都在刀刺 惨绝人寰!希特勒曾让部队吸食毒品? 历史揭秘:唐太宗李世民得力助手们的后人命运沉浮 刘封怎么死的?他跟诸葛亮是什么关系 战国四公子的灰色人生:每个名人都会有些黑历史 历史解密:谁是三国时期最有出息的“富二代”? 宋哲宗是怎么死的?宋哲宗是死于纵欲过度吗 揭秘明英宗朱祁镇最恨朱祁钰的原因是什么 林冲八十万禁军教头究竟是多大的官? 北宋大臣的"胖瘦香臭":晏殊饭量小吃相讲究 大将军年羹尧死后后人都到哪去了?年羹尧后人 孙悟空师父究竟因何事被贬下界?竟是为这个 让秦军和罗马兵团打上一场谁会赢呢? 揭秘:秦国宣太后为子夺位 成为后妃掌政的鼻祖 出生传奇的哪吒的武器法宝是谁送给他的 齐国宰相晏子是以什么著称的? 揭秘唐高宗李治为何会杀亲舅舅长孙无忌 鲜为人知的历史:大唐皇朝曾经连灭印度两国 揭秘唐朝安禄山为什么会害怕宰相李林甫呢? 唐朝官员善用测谎术:曾借此方法救名将李靖一命 托尔布欣元帅:解放者和终结者 太子刘荣命运的起伏全都与他母亲栗姬有关 古代宫女的真实生活 衣食无忧精神空虚 秦始皇死亡早有预兆!曾经出现五星连珠景象 黄药师和欧阳锋是什么关系 黄药师的武功怎么样 揭秘中国唯一载入正史的女将军秦良玉! 太监李莲英 竟差点成了光绪的大舅子 从唐朝到清朝 女人的衣服为什么越穿越厚? 揭秘:你永远想不到西游记里其实只有一个妖怪? 汪精卫精心策划的刺杀摄政王计划因一泡屎毁了? 外刊称中国打造弹道导弹预警网:对美俄奋起直追 盘点:历史上因出轨而成名的四位风流皇太后 解密:占据着北方大片土地的北魏为何征兵难? 世界第八大奇迹秦始皇陵考古结果大揭秘 哪位三国美女宁愿死不愿受到权臣董卓的侮辱? “西安事变”戴笠做了什么?为何留下遗言和遗书? 史上最仁慈的皇帝是谁?老婆红杏出墙都不忍杀 你不知道的真相 汉文帝的“宠妃”不是窦漪房 残暴荒淫的秦二世胡亥:自杀以谢天下? 揭秘:古代最出名的六位嗜春药皇帝分别是谁 解密:大清官海瑞真的曾逼死了自己的女儿吗? 春秋战国地图——中国古代春秋战国时期地图 钟子期原是楚国宫廷乐师:曾经以死劝谏楚怀王 释加牟尼舍利子是怎么形成的?舍利子有什么价值 史上最离奇集体失踪案 数万远征军一夜消失 揭秘消失的古王国:西夏黑水城中的千年神秘宝藏 孙中山最早使用"元旦": 邵飘萍发文为改元点赞 美涉华军力报告:中国国产航母入列推迟至2020年后 洪秀全尸体被湘军挖出后焚烧 骨灰被大炮轰上天 揭秘: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三让天下的“傻皇帝” 拥有着浓厚传奇色彩的亚瑟王究竟是男是女 解密:慈禧太后为何没有除掉日益强大的袁世凯? 中国慰安妇纪录片在日本上映 日民众称第一次知道 解密秦始皇陵的机关暗器 盗墓者必死无疑 揭秘诸葛亮为何就是不待见将领魏延? 唐玄宗李隆基为何晚年身边会有那么多的奸臣? 唐朝婚姻有哪些礼仪?唐朝婚姻的制度 长坂坡之战发生在哪一年 长坂坡之战的人物 古人也愁没房子:苏辙早年蜗居 买房耗尽积蓄 历史上死得最荒唐的皇帝:晋文公如厕致死 秦朝的兵马俑是怎么做出来的?为何千人千面? 冷兵器时代——揭秘宋朝军队的装备有哪些? 他是一代名臣和宰相 却因得罪小人客死异乡 屹立千年:中国古代历史上十大名塔的前世今生 专家称属羊的人命不好:是对慈禧故意抹黑? 揭秘千古传奇女子:穿越隋唐两朝后宫的萧皇后 晋灵公饮赵盾酒的故事 赵盾怎么死的 北宋谜团:抗金名将李纲为何不被重用? 元和中兴是什么时期的?后人对元和中兴的评价 清朝留辫子的男人常洗头吗?清朝男人怎么洗头发 二十四孝故事:王裒闻雷泣墓的故事 血溅鸳鸯楼武松滥杀了多少无辜 揭秘:拿破仑死后惨遭阉割 龙根至今保存完好 秦始皇的“焚书令”缘何到了汉惠帝才被废止? 古代四大美男复原图 竟然这么帅? 宋太宗即位为何大肆宣扬兄终弟及制度? “狸猫换太子”之事并不存在宋仁宗身世传奇? 遵阮本重印十三經注疏并校勘記 樵說十卷 金鑑條規 虹橋老屋遺稿九卷 龔定盫全集十七卷 御選妙覺普度和聖寒山大士詩 惜穀免災寶卷 石渠餘紀六卷 詩經世本古義二十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尊水園集略十二卷補遺二卷 楊升菴先生批點文心雕龍十卷 通鑑紀事本末二百三十九卷 平齋文集三十二卷 旅京湖州同鄉學會姓名錄 周官集註十二卷 痘疹會通五卷 經藝宏括 春秋詩話四卷 印度史攬要三卷 重校十三經不二字 史荃五卷首一卷 [乾隆]新野縣志九卷首一卷 徑北草堂卬須集初刻 五茸志逸隨筆八卷 約章分類輯要三十八卷首一卷 [康熙]四川敘州府志慶符縣二卷 史記菁華錄六卷 廿二史攷異一百卷 秋笳集八卷補遺一卷 書經六卷 陶園年譜一卷 借樹山房詩鈔附刻十卷 周易經傳集程朱解附錄纂注十四卷朱子筮儀附錄纂注一卷朱子易圖附錄纂注一卷 歸方評點史記合筆六卷 宋論十五卷 萬善花室詞一卷汀鷺詩餘一卷水雲樓詞二卷續一卷蘭紉詞一卷瓠落詞一卷 謙益堂詩鈔二卷 七十四種疔瘡圖說一卷 列女傳十六卷 冶金錄二卷 轘轅集 意園文略二卷事略一卷 詩集傳八卷 金華唐氏遺書五種附一種 豆棚閒話十二卷 秦隴回務紀略八卷 平養堂文編十卷 明徵君碑 史記一百三十卷 醫理真傳四卷 御批資治通鑑綱目五十九卷首一卷 續唐三體詩八卷 天韻閣詩存 女科仙方四卷 金源劄記二卷 馬首農言 讀史論畧一卷 曲譜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藝芳館詩集一卷 [同治]番禹縣志五十四卷首一卷附錄一卷 竇氏叢書日錄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日錄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日錄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日錄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日錄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日錄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日錄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日錄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日錄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日錄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日錄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嵩陽酬和集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樂饑詩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樂饑詩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悲饑詩竇氏叢書毋欺集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崇祀鄉賢名宦錄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建祠祀鄉實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敬恕堂文集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敬恕堂文集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敬恕堂文集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敬恕堂文集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敬恕堂文集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敬恕堂文集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敬恕堂文集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敬恕堂文集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敬恕堂文集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竇氏叢書敬恕堂文集_竇容邃等撰大興黃振河.djvu 檇李遺書異隱先生文集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紫桃軒雜綴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紫桃軒雜綴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紫桃軒雜綴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紫桃軒雜綴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幾亭外集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藏密齋書牘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聖雨齋詩集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敝帚齋餘譚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三魚堂賸言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三魚堂賸言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楊園先生未刻稿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楊園先生未刻稿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楊園先生未刻稿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曝書亭集外集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曝書亭集外集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鴛湖櫂歌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黑蝶齋詞檇李遺書秋錦詞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耒邊詞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楊園先生未刻稿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柘西精舍詞檇李遺書漫遊小鈔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老老恆言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老老恆言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瓜田書論檇李遺書山靜居畫論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山靜居畫論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柚堂續筆譚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拙宜園詞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拙宜園詞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復小齋賦話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賢已編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檇李遺書賢已編檇李遺書薇雲室詩鈔_孫福清輯秀水孫氏望雲仙館.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經史講義御覽經史講義_蔣溥纂輯.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易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易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易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易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詩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詩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禮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禮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禮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禮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禮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禮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禮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禮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禮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禮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禮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禮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禮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大學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春秋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春秋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春秋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春秋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春秋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春秋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春秋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春秋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春秋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春秋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春秋說_吳志忠等輯寶仁堂.djvu 黄公1 黄公2 黄姑梦 黄冠 黄鹄咏 黄金斗大印 黄金市骏 黄老 黄粱饭冷 黄龙志 黄垆酒伴 黄垆叹逝 黄鸟歌兴 黄牛车 黄㼐博少师 黄犬吠柴门 黄雀徒巢 黄绶系 黄绶事 黄屋 黄屋纛 黄香 黄香才 黄须 黄羊 黄颍川 黄钟毁弃 瓦釜雷鸣 潢池盗 灰冷 灰死 灰死复然 灰心 挥戈 挥戈日再中 挥戈勇 挥剑 挥剑白猿 挥剑决云 挥斤手 挥金 挥同室戈 徽音 回肠 回禄囚 回鸾舞 回文苏蕙锦 回天折 回也贤 回愚 回云 会禹 讳写光 惠沫枯涸 惠子书 蕙风摇心 蕙畹兰皋 蕙些兰骚 昏垫 浑良夫之噪 魂来枫林青 混沌凿死 混奏齐竽 活人书 火灭乞儿散 火鼠布 火炎昆冈 玉石俱焚 获麟笔 祸萧墙 霍骠骑 击钵催 击蒙 击唾歌壶 击相如缶 击辕 击钟连骑 击樽破 饥凤 饥者易为食 饥者易为食 渴者易为饮 机缄 鸡断尾 鸡鹤迥然 鸡酒桥玄 鸡肋1 鸡肋2 鸡林之贾 鸡鸣渡关 鸡鸣风雨 鸡鸣夫 鸡鸣夜舞 鸡犬登天 鸡塞 鸡鹜 鸡鸷相争 积处满西园 积甲峨眉平 积甲熊耳齐 积薪然 积雪卧园 嵇山独鹤 畸于人 齑臼 齑臼词 箕山 箕山高节 箕山客 箕山志 箕颍客 箕颍余芳 箕帚 羁雌 羁贯 羁鸟心 羁牵 羁羽沉鳞 汲黯 汲绠 汲古修绠 及骭 及门拜母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