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卷七

◎马人 马人一曰马留。俞益期云,寿泠岸南有马文渊遗兵,家对铜柱而居,悉姓马,号曰马留。凡二百余户,自相婚姻。张勃云,象林县在交?南,马援所植两铜柱以表汉界处也。援北还,留十余户于铜柱所,至随有三百余户,悉姓马。土人以为流寓,号曰马流人。铜柱寻没,马流人常识其处,尝自称大汉子孙云。其地有掘得文渊所制铜鼓,如坐墩而空其下。两人舁之,有声如鼙鼓。马流人常扣击以享其祖。祖即文渊也。有咏者云:“铜鼓沉埋铜柱非,马留犹著汉时衣。”铜船在合浦,相传马援铸铜船五,以其四往征林邑,留一于此。天阴雨,浮出湖面。樵浦者常得见之,因名湖曰铜船湖。昔人诗:“铜船亘奔流。”又云:“冒险触铜船。”是也。马人今已零落,而钦州之峒长皆黄姓。其祖曰黄万定者,青州人,初从马援征交?有功,留守边境。后子孙分守七峒,至宋皆为长官司。元时以贴浪峒长黄世华有讨贼功,赐金牌印信。洪武初年收之,仍为峒长。其在时休峒者,祖曰衤?纯旺,亦马援战士。永乐初,时罗峒长以事被革移,纯旺孙贵成守之。其如昔、博是、澌凛、鉴山、古森五峒,亦皆以姓黄者为长。盖皆万定后裔,马留之人也。然黄氏繁盛而马氏衰矣。

◎黑人

《林邑记》:有儋耳民,以黑为美。《离骚》所谓元国,即今儋州也。其地在大海中,民若鱼鳖。鱼鳖性属火而喜黑,水之象黑,儋耳民亦水之族,故尚黑也。然儋州今变华风,绝无缓肩镂颊耳穿缒为饰之状,独暹罗、满剌伽诸番以药淬面为黑,犹与古儋耳俗同。巨室多买黑人以守户,号曰鬼奴,一曰黑小厮。其黑如墨,唇红齿白,发卷而黄,生海外诸山中。食生物,捕得时与火食饲之,累日洞泄,谓之换肠。此或病死,或不死,即可久畜。能晓人言,而自不能言。绝有力,负数百斤。性淳,不逃徙,嗜欲不通,亦谓之野人。◎徭人

万历初,两广寇之剧者曰罗旁徭。徭每出劫人,挟单竹三竿,炙以桐油,涉江则编合为筏,所向轻疾,号为五花贼。其畲有九星岩,一石窍深二尺许,徭辄吹之以号众。又有石,其底空洞,撞之渊渊作鼓声,徭亦以为号。其谣曰:撞石鼓,万家为我虏;吹石角,我兵齐宰剥。而罗旁水口有竦石,状若兜鍪,高百仞。徭每夜隔江呼石将军,石应则出劫无患,不应则否。将军陈?以此石为贼响哨,妖甚,烧夷石,顶有鲜血进流,其怪遂绝。盖鬼物之所凭焉。徭故多妖术,又所居深山,丛箐乱石,易以走险。其谣曰:“官有万兵,我有万山;兵来我去,兵去我还。”其大绀、天马诸山尤险峻。陈?尝以马不能鞍、人不能甲为虑,大征时勤兵二十万,部分十道,凡两逾月乃荡平,覆其巢穴八十余,斩获数千万。今东西山尚有云榄、云洋诸种人,率短小跷捷,上下如猱ㄑ。带三短刀,持铁力木弩,弩长二尺,重百斤头作双槽钉以憔铜锴铁药箭长仅尺许。无事射猎为生,有事则鸣小铛举众蜂起,以杀人为戏乐。虽设有徭官狼目以主之,然薄税轻徭,示以羁縻而已。

徭狼以语音相别,徭主而狼客。狼稍驯。初,大征罗旁,调广西狼兵为前。肖。今居山以西者,有二百余丁,其后裔也。诸徭率盘姓,有三种:曰高山、曰花肚、曰平地,平地者良。岁七月十四拜年,以盘古为始祖,盘瓠为大宗。其非盘姓者,初本汉人,以避赋役潜窜其中,习与性成,遂为真徭。袁昌祚云:罗旁之地,土著之民多质悍,利入徭为雄长;客藉之民多文巧,利出徭为圉,夺兹固长蘖之媒也。则备诸徭当自齐民始。罗旁徭其稍驯,听约束,与齐民无异,从不入城。有见官长者,还语其类,谓不畏中间坐者,但畏左右鸡毛官,谓皂隶也。妇人皆著黑裾,裾脚以白粉绘画,作花卉水波纹。犭童则以红绒刺绣。徭贞而犭童淫。徭之妇女不可犯,犭童妇女无人与狎,则其夫必怒而去之。徭欲娶妇,入山见樵采女辄夺其衫带以归。度已之衫带长短相等,乃往寻求其女,负之。女父母乃往婿家,使成亲。否则女仍处子,不敢犯也。西宁、东安诸生徭亦然。或者谓徭人以十月祭都贝大王,男女连裾而舞,谓之“蹋徭”。相悦,则男腾跃跳踊,背女而去。此西粤之徭俗也。又谓犭童人当娶日,其女即还母家,与邻女作处,间与其夫野合,既有身,乃潜告其夫作栏以待,生子后始称为妇。妇曰丁妇,男则曰犭童丁。官曰峒官。峒官之家婚姻,以豪侈相尚。婿来就亲,女家于五里外以香草花枝结为庐,号曰入寮。鼓乐导男女入寮,盛兵为备。小有言则啸兵相鏖。成亲后,妇之婢媵稍忤意,即手刃之。能杀婢媵多者,妻乃畏惮。半年,始与婿归,盛兵陈乐,马上飞枪走球,鸣铙角伎,名曰“出寮舞”。婿归则止。三十里外遣“瑶”持篮迎之,脱妇中衤日贮篮中,命曰“收魂”。盖欲其妻悸畏而无他念也。“瑶”者,巫也。东粤有徭而无猹,吾故详言徭而略言犭童。曲江徭惟盘姓八十馀户为真徭,其别姓赵、冯、邓、唐九十馀户,皆伪徭。其男子穿耳,饰银环,衣眼彩绣花边,首裹花帕,腰刀挂弩下,跣足。女人无裤,系重裙,皆绣花边。其戴版者曰板徭,以油蜡胶发裹于板上,光闪似蜻蜓羽,月整一次。夜以高物庋首而卧,下亦跣足。婚姻不辨同姓,食多野兽。以膏梁酿酒,七月望日,祀其先祖狗头王,以小男女穿花衫歌舞为侑。性亦工巧,或制器以易盐米。有山官约束之,号“徭总”,岁时一谒县令。其无板睹民徭耕山者,花麻而不赋,耕亩者编户与庶民同。女子饰耳环,妇则屏之。连山有八排徭,性最犷悍。其臀微有肉尾,脚皮厚寸许,飞行林壁,自号徭公。而呼连人为百姓,自称徭丁曰“八百粟”,言其多也。称官长则曰朝廷,月送结状。至县庭不跪,纳粮则以委县之里长。里长利其财物,与交好。少拂,则白刃相加矣。有徭目八人司约束。岁仲冬十六日,诸徭至庙为会阆,悉悬所有金帛衣饰相夸耀。徭目视其男女可婚娶者,悉遣入庙,男女分曹地坐,唱歌达旦,以淫辞相和。男当意不得就女坐,女当意则就男坐。既就男坐,媒氏乃将男女衣带度量长短,相若矣,则使之挟女还家。越三日,女之父母乃送牲酒,使成亲。

凡女已字,顶一方板,长尺余,其状如扇,以发平缠其上,斜覆花帕,胶以蜡膏,缀以琉璃珠,是曰板徭。未字则戴一箭竿,发分数绺,左右盘结箭上,亦覆绣帕,自织麦秆帽戴。出入丛箐,首频侧而不碍,是曰箭徭。其领袖,皆赖五色花绒垂铃钱数串,衣用布,或青或红,堆花叠草,名“徭锦”。女初嫁,垂一绣袋,以祖妣高辛氏女,初配?瓠,著独力衣,以囊盛?瓠之足与合,故至今仍其制云。《后汉书》言?瓠诸子织绩木皮,染以草实,好五色衣服,制裁皆有尾形。於宝言:“赤髀横裙,?瓠子孙”是也。?瓠毛五采,故今徭?央徒衣服斑斓。其性凶悍好斗,一成童可敌官军数人。又善设伏,白昼匿林莽中,以炭涂面,黑衣黑裤,为山魈木魅之状。见商旅则被发而出,见者惊走,弃财物,呼曰“精夫赦我”乃已。“精夫”者,徭之渠帅也。自?口至连州四百余里,径路艰险,商旅不敢陆行,行必从水。官军与交通为盗。而徭官岁入其租税千金,纵容弗问。四方亡命者,又为之通行囊橐,或为向导,分受卤获。其巢窟与连山相对,仅隔一水。官兵至,尽室而去,退则击我。惰归踉跄丛薄中,不可踪迹。拒敌则比耦而前,执枪者前却不常以卫弩,执弩者口衔刀而手射人,矢尽则刀枪俱奋。度险则整列以行。遁去必有伏弩。往时常勤五省之兵征之。德庆有{林田}徭山、{林田}翁山,皆熟徭所居。徭曰{林田}徭,徭之长曰{林田}翁也。又有{林田}马山,徭马之所生,故曰{林田}马。又,徭人多以其人为马。马多力,善走,倏忽百里。故羡之而以为名。其曰拎人者,徭之别种。拎犹《诗》所谓“卢令令”也。┡人者,旧居文昌东北百里东┡山。其人如猿,故云狃。《诗》:“遭我乎┡之间。”注谓“┡,山名”。非也。┡,犬类也。┡人一作狙人,庄生所谓狙公也。与拎人皆高髻雕题,状若猩狒,散居林莽,饥拾橡栗。庄生《赋?》“朝三暮四”之言,殆谓是也。

◎黎人 黎母山,高大而险,中有五指、七指之峰。生黎兽居其中,熟黎环之。熟黎能汉语,常入州县贸易,暮则鸣角结队而归。生黎素不至城,人希得见。

岁壬子,忽有生黎二十余献物上官。旗书“黎人向化”四字,以槟榔木竿悬之。一人负结花沉一块,大如车轮。外色白,内有黑花纹。一人抱油速一树,长七八尺。二人舁一黑猪熊,二人舁一黄鹿,貌皆丑黑,蓬跣,短衣及腰,以三角布掩下体,观者以为鬼物也。当额作髻,髻有金银钯,或牛骨簪。其纵插者,生黎也。横插者熟黎,以此为别。

妇女率著黎桶,以布全幅上与下紧连,自项至胫不接续,四围合缝,以五色绒花刺其上。裙衩作数百细摺,用布至十余丈。长不能行,则结其半于腰间,累累如带重物。椎髻大钗,钗上加铜环,耳坠垂肩,面涅花卉虫蛾之属,号绣面女。

其绣面非以为美,凡黎女将欲字人,各谅己妍媸而择配,心各悦服。男始为女纹面,一如其祖所刺之式,毫不敢讹,自谓死后恐祖宗不识也。又,先受聘则绣手,临嫁先一夕乃绣面。其花样皆男家所与,以为记号,使之不得再嫁。古所谓雕题者,此也。题,额也。雕,绣也。以针笔青丹涅之,有花卉虫鱼之属,或多或少。而世以为黎女以绣面为绝色,又以多绣为贵,良家之女方绣,婢媵不得绣,皆非也。

黎妇女皆执漆扁担,上写黎歌数行,字如虫书,不可识。男子弓不离手,以藤为之。藤生成如弓,两端有?肖,可挂弦,弦亦以藤。箭镞以竹,无羽,但三丫为菱角,倒钩入肉,必不能出。被射者以身就竹林下,屈垂竹尾,系箭

于其上,以多人按定被射者,使身不动,徐放竹尾,镞即出,然筋骨俱已散碎,敷以药散,仅不死而已。

生黎最凶悍,其弓重二百余斤,戈以标刀,甲以角,盔以香木皮。熟黎弓则以杂木,若担竿状。棕竹为弦,筋竹为箭干而不甚直,铁镞锋锐有双钩,一小绳系之,临射始直箭端,遇猛兽,一发即及。兽逸而绳绊于树,乃就获焉。凡欲买沉香者,使熟黎土舍为导,至生黎峒,但散与纸花金胜及锄头长一尺者、箭镞三角者,或绒线、针布等物,生黎则喜。每峒置酒饷客,当客射牛中腹,即以牛皮为锅,熟而荐客。人各置一碗,客前满酌椒酒,客能饮则一一尝之,否则竟勿尝也。如或尝或不尝,彼则以为有所轻重,虽尽与客沉香,必要于隘路而杀客,其凶暴若此。生黎以熟黎勾引,尝出盗劫,男妇尽室以行,跷捷如飞,官兵不能追逐。惟妇女以黎桶太长,行稍缓,往往被擒,乃稍屈伏。

其别种有生岐者,尤犷悍,虽生黎亦辄畏之。大抵五指山中多生黎,小五指山中多生岐。岐,隋所谓包也。黎,汉所谓俚也。俚亦曰里。《汉书》曰九真蛮里,又曰归汉里君,是也。

熟岐稍驯善,其巢居火种者,为干脚岐,与熟黎同俗。牛生半熟者次之。计黎强圉凡一千二百余里,绝长补短,可四百有奇。山势盘旋赢然,黎举种尽落居其外,岐居其中。二三十里间辄有一峒。峒有十数村,土沃烟稠,与在外民乡无异。第层峰叠献,林竹丛深,水毒山岚,氛翳四塞,外人不能恒入。故诸獠得以负固为患。黎有二种,五指山前居者为熟黎,山后为生黎。熟黎亦有二种,与生黎近者为三差黎,与民近者四差黎,征徭稍稍加焉。熟黎者,生黎之稂莠,而粮长又熟黎之蟊贼。凡生黎蠢动,皆熟黎为之挑衅。而熟黎之奸欺,又粮长之苛求所激也。粮长者,若今之里长。其役黎人如臧获,黎人直称之为官,而粮长当官亦呼黎人为百姓。凡征徭任其科算,尽入私囊。诘之则曰:“此生黎也,激之恐变。”其奸欺若是。

官或诣黎村征粮,所至宜一一尝其酒馔。黎人喜官公平,乃相戒速完国课。如遗其一,即?恚阴挟弓矢伏林间,凶其水草之性矣。赴州县,裸而额髻直竖一雄鸡尾,横插骨簪,斯则其冠冕也。官必欢然笑语,受其所献,赏以银牌、红布。彼欣然持归,供之香火为遗爱。或鄙其裸裎,使著衣见,彼递相传语,见者遂希,而纳粮亦怠。

黎多符王二姓,非此二姓为长,黎则不服。欲立长,则系一牛射之,矢贯牛腹而出,则得立。黎长不以文字要约,有所借贷,以绳作一结为左券。或不能偿,虽百十年子若孙皆可执绳结而问之,负者子孙莫敢诿。力能偿,偿之;否则为之服役。贸易山田亦如是。黎死无子,则合村共豢其妇。欲再适,则以情告黎长,囊其衣帛择可配者投于地,男子允则拾其囊,妇乃导归宿所,携挟牲牢往婚焉。父母死,敛所遗财帛会黎长与众瘗之。以为父母恩深,我无以报,不敢享其遗赀,而旁人亦不敢窃取,惧其鬼能祟人云。每扛负诸物,惟以一肩,登高陟险,不更移,曰祖宗相沿如是,不敢更也。其愚孝又有如此。黎善咒鬼能作祟。或与客商?牾,即咒其已亡父母。逾时,其人身如火炽,头腹交痛。知其故勿暴其过,第曰:获罪土神,请为皈谢。觅酒脯与之祭于地,喃喃其词。祭毕,夫妇分而啖之,病人?然起矣。其或土商与贸易欺以赝物,则出伏路旁,执途人以归,极其棰楚,俾受者通信于家,讼其人,偿以原物,始释之。如其人不可得,讼其同侣。闻官遣熟黎持牒晓之,虽不识字,睹印文而亦释遣焉。

其俗最重复仇,名“算头债”。然不为掩袭计。先期椎牛会众,取竹箭三刃其干,誓而祭之。遣人赍此矢告仇,辞曰:“某日某时相报,幸利刃锻矛以待。”仇者谋于同里,亦椎牛誓众,如期约,两阵相当,此一矢来,彼一矢往,必毙其一而后已。或曲在此,曲者之妻于阵前横过呼曰:“吾夫之祖父负汝,勿毙吾夫,宁毙我可也。”其直者妻即呼其夫曰:“彼妻贤良如是,可解斗。”亦即释焉。如已报矣。若力微不能敌,则率同里避之。报者至,见无人相抗,即焚其茅荜,曰:“是惧我也,可以雪吾先人耻矣。”凯还不再出。◎畲人

澄海山中有畲户,男女皆椎跣,持挟枪弩,岁纳皮张,不供赋。有畲官者,领其族。畲巢居也。其有长、有丁、有山官者,稍输山赋。赋以刀为准者曰徭。徭所止曰危曰峒亦曰畲。海丰之地,有曰罗畲,曰葫芦畲,曰大溪畲。兴宁有大信畲,归善有窑畲。其人耕无犁锄,率以刀治土,种五谷,曰刀耕;燔林木,使灰入土,土暖而蛇蛊死,以为肥,曰火耨。是为畲蛮之类。《志》所称伐山而┿,?草而播,依山谷采猎,不冠不屦者是也。潮州有山畲。其种二:曰平鬃,曰崎鬃,亦皆徭族。有莫徭号白衣山子,散居溪谷。治生不属官,不属峒首,皆为善徭。其曰斗老与盘、篮、雷三大姓者,颇桀骜难驯。乐昌有伪徭,多居九峰司诸山。其始也苦于诛求,以其田产质客户,窜身徭中,规免旦夕,久之性情相习,遂为真徭。相率破犯条要,恣行攻劫,为地夫之害,即善徭亦且畏之。徭或作繇。《汉书》“江都王建遣人通越繇王”是也。越东多徭而无犭童,犭童惟粤西多有之。自荔浦至平南,犭童与民杂居不可辩,大抵屋居者民,栏居者犭童。栏架木为之,上以栖人,下以栖群畜,名“栏房”,亦曰“高栏”,曰“麻栏子”。狼人则不然,自荔浦至平南多犭童人,自浔阳至贵县多狼人。粤东惟罗定、东安、西宁有狼人。盖从粤西调至征戍罗旁者,族凡数万,每人岁纳刀税三钱于所管州县,为之守城池,洒扫官衙,供给薪炭,性颇驯畏法。◎疯人

粤中多疯人,仙城之市,多有生疯男女行乞道旁。秽气所触,或小遗于道路间,最能染人成疯。高雷间,盛夏风涛蒸毒,岚瘴所乘,其人民生疯尤多,至以为祖疮,弗之怪。当垆妇女,皆系一花绣囊,多贮果物,牵人下马献之,无论老少,估人率称之为同年,与之谐笑。有为五蓝号子者云:“垂垂腰下绣囊长,中有槟门花最香。一笑行人齐下骑,殷勤紫蟹与琼浆。”盖谓此也。是中疯疾者十而五六。其疯初发,未出颜面。以烛照之,皮内?红如茜,是则卖疯者矣。凡男疯不能卖于女,女疯则可卖于男,一卖而疯虫即去,女复无疾。自阳春至海康,六七百里板桥茅店之间,数钱妖冶,皆可怖畏,俗所谓过癞者也。疯为大癞,虽繇湿热所生,亦传染之有自。故凡生疯,则其家以小舟处之。多备衣粮,使之浮游海上,或使别居于空旷之所,毋与人近。或为疯人所捉而去,以厚赂遗之乃免。广州城北旧有发疯园。岁久颓毁。有司者倘复买田筑室,尽收生疯男女而养之,使疯人首领为主,毋使一人阑出,则其患渐除矣。

◎蛋家

蛋家本鲸鲵之族,其性嗜杀。彼其大艟小め,出没江海上。水道多岐,而罟朋之分合不测,又与水陆诸凶渠相为连结,故多蛋家贼云。

◎诸番

诸番之在广东者,曰婆利、曰古麻剌、曰狼牙修、曰占城、曰真腊、曰瓜哇、曰暹罗、曰满刺加、曰大泥、曰蒲甘、曰投和、曰加罗希、曰层檀、曰赤土。其直安南者,曰林邑、曰??、曰三佛齐、曰急兰丹、曰顿逊、曰洲湄、曰氵孛泥、曰?婆、曰扶南、曰彭亨、曰毗骞、曰天方、曰锡兰山、曰西洋古里、曰榜葛刺、曰苏门答剌、曰古里班卒,是皆南海中大小岛夷,见于《明祖训》、《会典》者也。其不可考者,有辇罗兰顿田离其门毒右笪罗越佛逝诃陵个罗哥谷罗婆露狮子摩逸佛朗机诸国,则未尝入贡,懋迁有无者也。安南,本汉交耻地。洪武初朝贡,其物有金银器皿、熏衣香、降真香、沉香、速香、木香、黑线香、白绢、犀角、象牙、纸扇。占城,本古越裳氏界。洪武二年,其主阿答阿首遣其臣虎都蛮来朝贡,其物有象、犀、象牙、犀角、孔雀、孔雀翎、龙脑、桔皮、抹身香、熏衣香、金银香、奇南香、土降香、檀香、柏香、烧碎香、花藤香、乌木、苏木、花梨木、芜蔓、番纱、红印花布、油红绵布、白绵布、乌绵布、圆壁花布、花红边缦、杂色缦、番花手巾帕兜罗绵被、洗白布泥。暹罗在占城南。洪武四年,其王参烈昭毗牙遣使柰思俚侪剌识悉替等来朝贡,进金叶表,其物有象、象牙、犀角、孔雀尾、翠毛、六足龟龟筒、宝石、珊瑚、金戒指、铜鼓、片脑、米脑、?东脑脑油脑、紫檀香、速香、安息香、黄熟香、降真香、罗斛香、乳香、树香、木香、乌香、丁香、丁皮、阿魏、蔷薇水、琬石、紫梗、藤竭、藤黄、硫黄、没药、乌爹泥、肉豆蔻、胡椒、华拨、苏木、乌木、大枫子、?布、油红布、白缠头布、红撒哈布、红地绞节智布、红杜花、头布、红边白暗花布、细棋子花布、织人象花文打布、西洋布、织花红丝打布、剪绒丝杂色红花被面、织杂丝竹布、红花丝手巾、织人象杂色红文丝缦。真蜡本扶南属国。洪武六年,其王忽儿那遣使奈亦吉郎等来贡,其物有象、象牙、犀角、孔雀翎、苏木、胡椒、黄蜡、乌木、黄花木、土降香、宝石。瓜哇本古?婆国。洪武三年,其王昔里八达剌遣使八的占必等来朝贡,其物有胡椒、荜茇、黄蜡、乌爹泥、金刚子、苏木、乌木、番红土、蔷薇露、奇南香、檀香、麻藤香、速香、降香、木香、乳香、黄熟香、安息香、乌香、荜拨茄、龙脑、血竭、肉豆蔻、白豆蔻、藤竭、阿魏、芦荟、没药、大枫子、丁皮、番木鳖子、闷虫药、碗石、宝石、珍珠、锡、西洋铁、铁枪、摺铁刀、铜鼓、?布、油红布、孔雀、火鸡、鹦鹉、?毒瑁、孔雀尾翠、鹤顶、犀角、象牙、龟筒。满剌力口在占城南。永乐三年,其王西剌八儿速剌遣使奉金叶表来朝贡,其物有番小厮、犀角、象牙、珠母壳、?毒瑁、鹤顶、鹦鹉、黑熊、黑猿、白麂、锁袱、金母、鹤顶、金厢戒指、撒哈剌白?布、姜黄布、撒都细布、西洋布花缦、片脑、栀子、花蔷薇露、沉香、乳香、黄速香、金银香、降真香、紫檀香、丁香、丁皮、?旁、胡椒、血竭、乌爹泥、肉豆蔻、没石子、阿魏、窠铅、片脑、肉果、玛脑、珠、竹布、苏合油、乌木、苏木、大枫子、番锡、番盐。三佛齐本南蛮别种,在占城南。洪武四年,其王哈剌札八剌卜遣使玉的力马罕亦里麻思奉金字表来朝贡,其物有黑熊、白獭、火鸡、孔雀、五色鹦鹉、诸香、兜罗锦被、?布、龟筒、胡椒、肉豆蔻、番油子、米脑。氵孛泥本?婆属国。洪武四年,其王马谟沙遣使亦思麻逸朝贡,其物有珍珠、宝石、金戒指、金绦环、金银八宝器、龙脑、牛脑、梅花脑、降香、沉香、速香、檀香、丁香、肉豆蔻、黄蜡、?毒瑁、龟筒、蠃壳、鹤、熊皮、犀角、孔雀、倒挂鸟、五色鹦、黑小厮。锡兰山。正统十年,其王遣使耶把剌谟的黑哑等来朝贡,其物有宝石、珊瑚、水晶、金戒指、撒哈剌象、乳香、木香、树香、土檀香、没药、西洋细布、藤竭、芦荟、硫黄、乌木、胡椒、碗石。苏门答剌。永乐三年,其王锁丹罕难阿必镇遣使阿里来朝贡。其物有马、犀牛、龙涎、撒哈剌梭眼、木香、丁香、降真香、沉速香、胡椒、苏木、锡、水晶、玛瑙、宝石、石青、回回青、硫黄、番刀、弓。大坭称隶暹罗,助贡国。其来贸易,有胡椒、乳香、血竭、没药、片脑、荜拨、乌爹泥、土檀、黄檀香、降香、沉香、沉粟香、丁香皮、乌木、苏木、藤黄、木食子、龟筒、象牙、番牛角、?毒瑁、珠壳、宝石、打麻、西洋布、竹布、茭张席、灰筒。念兰丹,正德四年来贸易,有胡椒、乌木、丁皮。已上凡二十国,皆尝来往广东者。

旧例,贡舶三艘至粤,使者捧金叶表入京朝贡,其舶市物还国。次年,三舶复至,迎敕,又市物还国。三年三贡,或五年一贡,一贡则其舶来往三度,皆以澳门为津市。黄文裕云,往者番舶通时,公私饶给,其贸易旧例,有司择其良者,如价给之,次则资民买卖。故小民持一二钱之货,即得握椒,展转交易,可以自肥。广东旧称富庶,良以此云。

《南越笔记》 相关内容:

前一:卷六
后一:卷八

查看目录 >> 《南越笔记》


国学迷 事類賦三十卷 圖南齋著卜二卷 粤庠訓略二卷内篇一卷外篇一卷 雙清閣詩集(雙清閣雁廬詩集)八卷 篆刻針度八卷 聰竹廬集二卷 衎石齋詩集三十卷 家塾邇言六卷 日本考畧一卷 藏書題識五卷 高寄齋訂正吳船錄二卷 [民國]莆田縣志四十卷 耳目記 古州雜記一卷 三國志辨疑三卷 方叔淵先生遺藁一卷 小峨嵋山館五種十八卷 水經廣注四十卷 壺園詩鈔選十卷賦鈔二卷五代新樂府一卷 周易義海撮要十二卷 盛世危言續編□卷 詩韻全璧(增廣詩韻全璧)五卷 月泉吟社一卷 彌勒菩薩所問經論九卷 [江西]省會黃祠四修主譜不分卷 佛母般泥洹經一卷附佛般泥洹後變記 王船山先生年譜不分卷 尚書講義二十卷 意林五卷 光緒三年丁丑科會試硃卷一卷 沖虛真經(沖虛至德真經)八卷 活世生機四卷 宋四六叢珠彙選十卷 宗徒大事錄一卷 [江蘇常州]毗陵陳氏宗譜六卷 張丘建算經三卷 新刻重校增補圓機活法詩學全書 金華子雜編二卷 大藏治病藥一卷 葵軒稿二卷 鷄鳴偶記一卷 河圖稽耀鉤 見羅李先生書要三十卷 舟如屋匯稿十九卷 十三經字釋十三卷 靈泉志不分卷 難經本義二卷 印書二卷 南宋院畫錄八卷 祁門丈量簿 永感錄一卷 英雄傳一卷 [乾隆]長樂縣志十卷首一卷 湖州詞徵二十四卷 禮箋三卷 高昌麴氏年表一卷 道光十一年辛卯恩科浙江鄉試硃卷一卷 大方廣如來不思議境界經一卷 整菴先生存稿(整菴存稿)二十卷 張心父集一卷 王璞的模範語_王璞編.pdf 中國古音學_張世祿撰.pdf 國語概論_樂詞炳編.pdf 語音學概論_岑麒祥編.pdf 閩粵和國語對照集_郭後覺編.pdf 語體文法大綱_許地山編,.pdf 修辭格_唐鉞撰,.pdf 字與詞 上冊_蔣伯潛,蔣祖怡合撰,.pdf 詞和句_孫起孟撰.pdf 字與詞 下冊_蔣伯潛,蔣祖怡合撰,.pdf 作文的方法_陸思紅撰.pdf 新教育行政公文書牘大全_吳研因等編.pdf 文學概論_顧仲,朱志泰合撰.pdf 演講學大要_徐松石撰.pdf 胡適論學近著 第一集 下_胡適撰,.pdf 詩底原理_(日)荻原朔太郎撰, 孫俍工譯.pdf 演說學概要_余楠秋編.pdf 演講術_代爾卡耐基原撰, 李木譯.pdf 詩法通微_徐英撰.pdf 詞學指南_謝无量編撰.pdf 小說原理_陳穆如編.pdf 文藝小辭典_王隱譯.pdf 歷代名媛文苑_王秀琴編.pdf 中國文學概論_陳懷撰.pdf 蒲壽庚考_桑原隲藏撰, 陳裕菁譯.pdf 翼王石達開全集_錢書侯編.pdf 常識文範_梁啟超撰.pdf 安般簃詩續鈔_袁昶撰.pdf 名人家書新輯_程餘齋編選.pdf 八年_鳳子撰.pdf 文山先生全集 20卷二 (一)_不詳.pdf 青年必讀文選_教育部訓育委員會編.pdf 唐五代詞選_不詳.pdf 新聞學_戈公振撰.pdf 糖_鄭尊法.pdf 福澤諭吉_鮑維湘編.pdf 旅美見聞錄_張其昀.pdf 西洋近百年史_丁雲孫撰.pdf 國音學_叢介生.pdf 國文法表解_孫怒潮,宋文翰合編.pdf 壬戍七月既望鷺江泛月賦選_林爾嘉編.pdf 作文辭海_姚乃麟編.pdf 文章緣起_任昉撰.pdf 誘_史蒂文生(Robert Louis Stevenson)撰.pdf 廣東全省地方紀要3_廣東省民政廳編.pdf 大學文選_傅東華編.pdf 嵇中散集_嵇康撰.pdf 守望萊茵河_Lillian Hellman著.pdf 王摩詰_梅澤和軒撰.pdf 胡適文存1_胡適著.pdf 胡適文存2_胡適著.pdf 胡適文存3_胡適著.pdf 西康疆域溯古錄_胡吉廬編.pdf 國史要義_柳詒徵撰.pdf 史記舊註平義_王駿圖,王駿觀同撰.pdf 中華通史_章嶔.pdf 最近十年的歐洲_R. L. Buell著.pdf 春秋時代之世族_孫曜編.pdf 續後漢書1_郝經撰.pdf 續後漢書2_郝經撰.pdf 續後漢書3_郝經撰.pdf 續後漢書4_郝經撰.pdf 續後漢書5_郝經撰.pdf 續後漢書6_郝經撰.pdf 大同雲岡石窟寺記_白志謙編.pdf 新汕頭_汕頭市市政廳編.pdf 記章太炎先生_沈延國撰.pdf 畢斯麥傳_施慎之撰.pdf 羅馬興亡史_王文彞譯.pdf 浮士德故事_潘純蘭譯.pdf 心病者_莫里哀著.pdf 江文通集_江淹撰.pdf 首都建設.pdf 黃河堵口工程.pdf 吳南屏文選_吳敏樹撰.pdf 魏禧文選_魏禧撰.pdf 袁世凱偽造民意紀實.pdf 日本賠償.pdf 標準中國語講義錄4_王禹農 撰.pdf 新食譜2_任邦哲,林國鎬同編.pdf 廣東建設廳農林局增加糧食生產之經過_廣東省 建設廳 農林局 編.pdf 福建省三十二年度糧食增產實施計劃_福建省 糧食增產總督導團 編.pdf 廣東重要土壤肥沃度概述_彭家元 撰.pdf 江西省農田水利貸款工程進行概況_江西省 農田水利貸款委員會 編.pdf 廣東工業建設概況. 紡織廠_廣東紡織料廠 編.pdf 上海市衛生局概況_上海市 衛生局 編.pdf 江西省衛生事業概況_江西省 建設廳 編.pdf 改良廣東蠶絲第二期三年施政計劃_廣東建設廳 蠶絲改良局 編.pdf 建設委員會辦理長興煤鑛之經過_建設委員會 秘書處 編.pdf 硫酸錏工廠建設計劃_臺灣總督府 殖產局 編.pdf 無線電入門_姚卓文 撰.pdf 福建省之蔗糖業_陳明璋 撰.pdf 南路水源林調查報告書_廣東建設所 農林局 編.pdf 新電力廠籌備經過_廣州市 新電力廠籌備委員會 編輯.pdf 臺灣紙業股份有限公司概況_不詳.pdf 藝林外史_法郎士 (France,A.) 撰.pdf 廣東造林工作及苗圃設施之實際方法_芬次爾 (德) 著.pdf 毛皮動物飼養法_張家駿 編.pdf 國語文法_曹樸 著.pdf 日本文學_謝六逸 著.pdf 山西萬泉縣閻子疙瘩(即漢汾陰后土祠遺址)之發掘_太原山西公立圖書館 編.pdf 湘軍援鄂戰史_國史編輯社 印行.pdf 天津市政府_天津叢刊編輯委員會 編.pdf 十九世紀以來之戰爭及和約_彭孫比 (英) 著.pdf 中東各戰役記事與教訓_王鎮 編.pdf 挪威戰役_國防研究編譯組 編.pdf 公文講話_金公亮 編.pdf 希臘史_盧文迪 編.pdf 聖蹟圖_甘作霖 譯.pdf 周公_林泰輔 著.pdf 心理學名人傳_高覺敷 著.pdf 霍布士_Toylor,A. E. 著.pdf 楊淇園先生年譜_楊振鍔 著.pdf 天文家名人傳1_Ball,R 著.pdf 天文家名人傳2_Ball,R 著.pdf 西門子自傳_Werner on Siemens (德) 著.pdf 晉初史略_王鍾麒 編.pdf 掙脫了枷鎻_希倫 著.pdf 近代歐洲教育家及其事業_Meyer,A. E. 著.pdf 地質學名人傳_張資平 著.pdf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