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新五代史 >

卷六十六 楚世家第六

卷六十六 楚世家第六

  馬殷 子希聲 希範 希廣

  馬殷字霸圖,許州鄢陵人也。唐中和三年,蔡州秦宗權遣孫儒、劉建峰將兵萬人屬其弟宗衡,略地淮南,殷初為儒裨將。宗衡等攻楊行密於楊州,未克,梁兵力急攻宗權,宗權數召儒等,儒不欲還,宗衡屢趨之,儒怒,殺宗衡,自將其兵取高郵,遂逐行密。行密據宣州,儒以兵圍之,乆不克,遣殷與建峰掠食旁縣。儒戰敗死,殷等無所歸,乃推建峰為帥,殷為先鋒,轉攻豫章,略虔、吉,有衆數萬。乾寧元年,入湖南,次醴陵。潭州刺史鄧處訥發邵州兵戍龍回關,建峰等至關,降其戍將蔣勛。建峰取勛鎧甲被先鋒兵,張其旗幟,直趨潭州,至東門,東門守者以為關兵戍還,開門內之,遂殺處訥,建峰自稱留後。僖宗授建峰湖南節度使、殷為馬步軍都指揮使。蔣勛求為邵州刺史,建峰不與,勛率兵攻湘郷,建峰遣殷擊勛於邵州。

  建峰庸人,不能帥其下,常與部曲飲酒讙呼。軍卒陳贍妻有色,建峰私之,贍怒,以鐵檛擊殺建峰。軍中推行軍司馬張佶為帥,佶將入府,乘馬輒踶囓,傷佶髀。佶卧病,語諸將曰:「吾非汝主也,馬公英勇,可共立之。」諸將乃共殺贍,磔其尸,遣姚彥章迎殷於邵州。殷至,佶乘肩輿入府,殷拜謁於廷中,佶召殷上,乃率將吏下,北面再拜,以位與之,時乾寧三年也。

  唐拜殷潭州刺史。殷遣其將秦彥暉、李瓊等攻連、邵、郴、衡、道、永六州,皆下之。桂管劉士政懼,遣其將陳可璠、王建武等率兵守全義嶺。殷遣使聘于士政,使者至境上,可璠等不納。殷怒,遣瓊等以兵七千攻之,擒可璠等及其兵二千餘人,悉坑之,遂圍桂管,虜士政,盡取其屬州。殷表瓊桂管觀察使。四年,拜殷武安軍節度使。

  初,孫儒敗於宣州,殷弟賨為楊行密所執,行密收儒餘兵為「黑雲都」,以賨為指揮使。賨從行密攻戰,數有功,為人質重,未甞自矜,行密愛之,問賨誰家子,賨曰:「馬殷弟也。」行密大驚曰「汝兄貴矣,吾今歸汝可乎?」賨不對。他日又問之,賨謝曰:「臣,孫儒敗卒也,幸公待以不死,非殺身不足報。湖南鄰境,朝夕聞殷動靜足矣,不願去也。」行密歎曰:「昔吾愛子之貌,今吾得子之心矣。然勉為吾合二國之懽,通商賈、易有無以相資,亦所以報我也!」乃厚禮遣賨歸。殷大喜,表賨節度副使。

  行密遣將劉存等攻杜洪,圍鄂州,殷遣秦彥暉、許德勳以舟兵救之,已而杜洪敗死,存等遂攻殷。殷遣彥暉拒於上流,偏將黃璠以舟三百伏瀏陽口。存等屢戰不勝,乃致書於殷以求和,殷欲許之,彥暉曰:「淮人多詐,將怠我師,不可信。」急擊之,存等退走,黃璠以瀏陽舟截江合擊,大敗之,劉存及陳知新戰死,彥暉取岳州。

  梁太祖即位,殷遣使脩貢,太祖拜殷侍中兼中書令,封楚王。

  荊南高季昌以兵斷漢口,邀殷貢使,殷遣許德勳攻其沙頭,季昌求和,乃止。楊行密袁州刺史呂師周來奔。師周,勇健豪俠,頗通緯候、兵書,自言五世將家,懼不能免,常與酒徒聚飲,醉則起舞,悲歌慷慨泣下。行密聞之,疑其有異志,使人察其動靜。師周益懼,謂其裨將綦毋章曰:「吾與楚人為敵境,吾常望其營上雲氣甚佳,未易敗也。吾聞馬公仁者,待士有禮,吾欲逃死於楚可乎?」章曰:「公自圖之,章舌可斷,語不泄也。」師周以兵獵境上,乃奔於楚,綦毋章縱其家屬隨之。殷聞師周至,大喜曰:「吾方南圖嶺表,而得此人足矣。」以為馬步軍都指揮使,率兵攻嶺南,取昭、賀、梧、蒙、龔、富等州。殷表師周昭州刺史。

  朗州雷彥恭召吳人攻平江,許德勳擊敗之。殷遣秦彥暉攻朗州,彥恭奔於吳,執其弟彥雄等七人送于梁。於是澧州向瓌、辰州宋鄴、漵州昌師益等率溪洞諸蠻皆附于殷。殷請升朗州為永順軍,表張佶節度使。殷乃請依唐太宗故事,開天冊府,置官屬。太祖拜殷天冊上將軍,殷以其弟賨為左相,存為右相,廖光圖等十八人為學士。末帝時,加殷武昌、靜江、寧遠等軍節度使,洪、鄂四面行營都統。

  唐莊宗滅梁,殷遣其子希範脩貢京師,上梁所授都統印,莊宗問洞庭廣狹,希範對曰:「車駕南巡,才堪飲馬爾。」莊宗嘉之。莊宗平蜀,殷大懼,表求致仕,莊宗下璽書慰勞之。明宗即位,遣使脩貢,并賀明年正月,荊南高季昌執其貢使史光憲。殷遣袁詮、王環等攻之,至其城下,季昌求和,乃止。

  殷初兵力尚寡,與楊行密、成汭、劉龑等為敵國,殷患之,問策於其將高郁,郁曰:「成汭地狹兵寡,不足為吾患,而劉龑志在五管而已,楊行密,孫儒之仇,雖以萬金交之,不能得其懽心。然尊王仗順,霸者之業也,今宜內奉朝廷以求封爵而外誇鄰敵,然後退脩兵農,畜力而有待爾。」於是殷始脩貢京師,然歲貢不過所產茶茗而已。乃自京師至襄、唐、郢、復等州置邸務以賣茶,其利十倍。郁又諷殷鑄鉛鐵錢,以十當銅錢一。又令民自造茶以通商旅,而收其算,歲入萬計。由是地大力完,數邀封爵。

  天成二年,請建行臺。明宗封殷楚國王,有司言無封國王禮,請如三公用竹冊,乃遣尚書右丞李序持節以竹冊封之。殷以潭州為長沙府,建國承制,自置官屬,以其弟賨為靜江軍節度使,子希振武順軍節度使,次子希聲判內外諸軍事,姚彥章為左相,許德勳為右相,李鐸為司徒,崔穎為司空,拓拔常為僕射,馬珙為尚書,文武皆進位。謚其曾祖筠曰文肅、祖正曰莊穆、父元豐曰景莊,立三廟于長沙。長興元年,殷卒,年七十九,詔曰「馬殷官爵俱高,無以為贈,謚曰武穆」而已。子希聲立。

  希聲字若訥,殷次子也。殷建國,以希聲判內外諸軍事。荊南高季昌聞殷將高郁素教殷以計策而楚以彊,患之,甞使諜者行間於殷,殷不聽。希聲用事,諜者語希聲曰:「季昌聞楚用高郁,大喜,以為亡馬氏者必郁也。」希聲素愚,以為然,遽奪郁兵職,郁怒曰:「吾事君王乆矣,亟營西山,將老焉,犬子漸大,能咋人矣!」希聲聞之,矯殷令殺郁。殷老不復省事,莫知郁死,是日大霧四塞,殷怪之,語左右曰:「吾甞從孫儒,儒每殺不辜,天必大霧,豈馬步獄有冤死乎?」明日,吏以狀白,殷拊膺大哭曰:「吾荒耄如此,而殺吾勳舊!」顧左右曰:「吾亦不乆於此矣!」明年殷薨。

  希聲立,授武安、靜江等軍節度使。希聲甞聞梁太祖好食雞,慕之,乃日烹五十雞以供膳。葬殷上潢,希聲不哭泣,頓食雞肉數器而起,其禮部侍郎潘起譏之曰:「昔阮籍居喪而食蒸豚,世豈乏賢邪!」長興三年,希聲卒,追封衡陽王。弟希範立。

  希範字寶規,殷第四子也。殷子十餘人,嫡子希振長而賢,其次希聲與希範同日生,而希聲母袁夫人有美色,希聲以母寵得立,而希振棄官為道士,居于家。希聲卒,而希範以次立,襲殷官爵,封楚王。清泰二年,賜以弓矢冠劔。天福四年,加希範天冊上將軍,開府承制如殷故事。

  希範好學,善詩,文士廖光圖、徐仲雅、李皋、拓拔常等十八人皆故殷時學士,希範性奢侈,光圖等皆薄徒,飲博讙呼,獨常沉厚長者,上書切諫,光圖等惡之。

  襄州安從進、安州李金全叛,晉高祖詔希範出兵。希範遣張少敵以舟兵趨漢陽,漕米五萬斛以饋軍,金全等敗,少敵乃旋。

  溪州刺史彭士愁率錦、獎諸蠻攻澧州,希範遣劉勍、劉全明等以步卒五千擊之,士愁大敗。勍等攻溪州,士愁走獎州,遣其子師暠率諸蠻酋降于勍。溪州西接牂柯、兩林,南通桂林、象郡,希範乃立銅柱以為表,命學士李皋銘之。於是,南寧州酋長莫彥殊率其本部十八州、都雲酋長尹懷昌率其昆明等十二部、牂柯張萬濬率其夷、播等七州皆附於希範。

  希範作會春園、嘉宴堂,其費鉅萬,始加賦於國中,拓拔常切諫以為不可。希範又作九龍殿,以八龍繞柱,自言身一龍也。是時,契丹滅晉,中國大亂,希範牙將丁思覲廷諫希範曰:「先王起卒伍,以攻戰而得此州,倚朝廷以制鄰敵,傳國三世,有地數千里,養兵十萬人。今天子囚辱,中國無主,真霸者立功之時。誠能悉國之兵出荊、襄以趨京師,倡義於天下,此桓、文之業也。奈何耗國用而窮土木,為兒女之樂乎?」希範謝之,思覲瞋目視希範曰:「孺子終不可教也!」乃扼喉而死。開運四年,希範卒,年四十九,謚曰文昭。希廣立。

  希廣字德丕,希範同母弟也。希範平生惡拓拔常諫諍,常入謁,希範呼閽者指常曰:「吾不欲見此人,勿復內也。」乃謝絕之。及卧病,始思常言,以為忠,召之託以希廣。希範卒,常數勸希廣以位奉其兄希萼,希廣不從。

  希萼為朗州節度使,希範之卒,希萼自朗州來奔喪。希廣將劉彥瑫謀曰:「武陵之來,其意不善,宜出兵迎之,以備非常,使其解甲釋兵而後入。」張少敵、周廷誨曰:「王能與之則已,不然宜早除之。」希廣泣曰:「吾兄也,焉忍殺之,分國而治可也。」乃以兵迎希萼於砆石,止之於碧湘宮,厚賂以遣之。希萼憤然而去,乃遣使詣京師求封爵,請置邸稱藩。漢隱帝不許,降璽書慰勞講解之。希萼怒,送款於李景,舉兵攻長沙。希廣遣劉彥瑫、許可瓊等禦之。

  彥瑫敗希萼於僕射洲。希萼去,誘溪洞諸蠻寇益陽。希廣遣崔珙璉以步卒七千屯湘郷玉潭以遏諸蠻。劉彥瑫以舟兵趨武陵,攻希萼。彥瑫敗於湄洲,希廣大懼,遣使請兵於京師,漢隱帝不能出師。希萼舟兵沿江而上,自號「順天將軍」,攻岳州,刺史王贇堅城不戰,希萼呼贇曰:「吾昔約君同行,今何異心乎?」贇曰:「君王兄弟不相容,而責將吏異心乎?願君王入長沙,不傷同氣,臣不敢不盡節。」希萼引兵去,下湘郷,止長沙,屯水西。劉彥瑫、許可瓊屯水東。

  彭師暠登城望水西軍,入白希廣曰:「武陵兵驕,雜以蠻蜑,其勢易破。請令可瓊等陣山前,臣以步兵三千自巴溪渡江趨岳麓,候夜擊之。」希廣以為可,而可瓊已陰送款於希萼,遂沮其議。明日,師暠詣可瓊計事,瞋目叱之曰:「視汝反文在面,豈欲投賊乎!」拂衣而出,急白希廣,請殺之,希廣不聽。希萼攻長樂門,牙將吳宏、楊滌戰于門中,希萼少衄,已而許可瓊奔于希萼,宏、滌聞之皆潰。

  希廣率妻子匿于慈堂。明日擒之。希萼見之惻然曰:「此鈍夫也,豈能為惡?左右惑之爾。」顧其下曰:「吾欲活之,如何?」其下皆不對,遂縊死之。

  乾祐三年,希萼自立。明年,漢隱帝崩,京師大亂,希萼遂臣於李景,景冊封希萼楚王,希萼悉以軍政事任其弟希崇。希崇與楚舊將徐威、陸孟俊、魯綰等謀作亂。希萼置酒端陽門,希崇辭以疾,威等縱惡馬十餘匹,以壯士執檛隨之,突入其府,劫庫兵,縛希萼,迎希崇以立。希崇遣彭師暠、廖偃囚希萼於衡山,師暠奉希萼為衡山王,臣於李景。希崇懼,亦請命於景。景遣邊鎬入楚,盡遷馬氏之族于金陵,時周廣順元年也。封希萼楚王,居洪州;希崇領舒州節度使,居楊州。

  顯德三年,世宗征淮,下楊州,下詔撫安馬氏子孫。已而楊州復入于景,希崇率其兄弟十七人歸京師,拜右羽林統軍,希能左屯衛大將軍,希貫右千牛衛大將軍,希隱、希濬、希知、希朗皆為節度行軍司馬。

  劉言

  劉言,吉州廬陵人也。王進逵,武陵人也。言,初事刺史彭玕,從玕奔楚,言事希範為辰州刺史。進逵少為靜江軍卒,事希萼為指揮使。

  希萼攻希廣,以進逵為先鋒,陷長沙。長沙遭亂殘毀,希萼使進逵以靜江兵營緝之,兵皆愁怨,進逵因擁之,夜以長柯巨斧斫關,奔歸武陵。希萼方醉,不能省,明日遣將唐翥追之,及于武陵,翥戰大敗而還。進逵乃逐出留後馬光惠,迎言於辰州以為帥,進逵自為副。已而希萼將徐威等作亂,縛希萼,而立希崇,湖南大亂。李景遣邊鎬入楚,遷馬氏于金陵,因并召言。言不從,遣進逵與行軍司馬何景真等攻鎬於長沙,鎬敗走。

  周廣順三年,言奉表京師,以邀封爵。又言長沙殘破,不可居,請移治所於武陵。周太祖皆從之,乃升朗州為武平軍,在武安軍上,以言為節度使,因以武安授進逵,進逵自以言己所迎立,不為之下。言患之,二人始有隙,欲相圖。進逵謀曰:「言將可用者不過何景真、朱全琇爾,召而殺之,言可取也。」是時,劉晟取楚梧、桂、宜、蒙等州,進逵因白言召景真等會兵攻晟。言信之,遣景真、全琇往,至皆見殺,乃舉兵襲武陵,執言殺之,奉表京師,周太祖即以進逵為武平軍節度使。

  世宗征淮南,授進逵南面行營都統。進逵攻鄂州,過岳州,岳州刺史潘叔嗣,進逵故時周列,待進逵甚謹。進逵右右就叔嗣求賂,叔嗣不與,左右讒其短,進逵面罵之,叔嗣慚恨,語其下曰:「進逵戰勝而還,吾無遺類矣。」進逵入鄂州,方攻下長山,叔嗣以兵襲武陵。進逵聞之,輕舟而歸,與叔嗣戰武陵城外,進逵敗,見殺。

  周行逢 子保權

  周行逢,武陵人也。與王進逵俱為靜江軍卒,事希萼為軍校。進逵攻邊鎬,行逢別破益陽,殺李景兵二千餘人,擒其將李建期。進逵為武安軍節度使,拜行逢集州刺史,為進逵行軍司馬。進逵與劉言有隙,行逢為畫謀策襲殺言。進逵據武陵,行逢據潭州。

  顯德元年,拜行逢武清軍節度使,權知潭州軍府事。潘叔嗣殺進逵,或勸其入武陵,叔嗣曰:「吾殺進逵,救死而已,武陵非吾利也。」乃還岳州,遣其客將李簡率武陵人迎行逢於潭州。行逢入武陵,或請以潭州與叔嗣,行逢曰:「叔嗣殺主帥,罪當死,以其迎我,未忍殺爾。若與武安,是吾使之殺王公也。」召以為行軍司馬。叔嗣怒,稱疾不至,行逢怒曰:「是又欲殺我矣!」乃陽以武安與之,召使至府受命,至則殺之。

  行逢,故武陵農家子,少貧賤,無行,多慷慨大言。及居武陵,能儉約自勉勵,而性勇敢,果於殺戮,麾下將吏素恃功驕慢者,一以法繩之。大將十餘人謀為亂,行逢召宴諸將,酒半,以壯士擒下斬之,一境皆畏服。民過無大小皆死,夫人嚴氏諫曰:「人情有善惡,安得一概殺之乎!」行逢怒曰:「此外事,婦人何知!」嚴氏不悅,紿曰:「家田佃戶,以公貴,頗不力農,多恃勢以侵民,請往視之。」至則營居以老,歲時衣青裙押佃戶送租入城。行逢往就見之,勞曰:「吾貴矣,夫人何自苦邪!」嚴氏曰:「公思作戶長時乎?民租後時,常苦鞭扑,今貴矣,宜先期以率衆,安得遂忘壟畝間乎!」行逢彊邀之,以羣妾擁升肩輿,嚴氏卒無留意,因曰:「公用法太嚴而失人心,所以不欲留者,一旦禍起,田野間易為逃死爾。」行逢為少損。

  建隆三年,行逢病,召其將吏,以其子保權屬之曰:「吾起隴畝為團兵,同時十人,皆以誅死,惟衡州刺史張文表獨存,然常怏怏不得行軍司馬。吾死,文表必叛,當以楊師璠討之。如其不能,則嬰城勿戰,自歸於朝廷。」

  行逢卒,子保權立。文表聞之,怒曰:「行逢與我起微賤而立功名,今日安能北面事小兒乎!」遂舉兵叛,攻下潭州。保權乞師於朝廷,亦命楊師璠討文表,告以先人之言,感激涕泣,師璠亦泣,顧其軍曰:「汝見郎君乎?年未成人而賢若此。」軍士奮然,皆思自效。師璠至平津亭,文表出戰,大敗之。初,保權之乞師也,太祖皇帝遣慕容延釗討文表,未至而文表為師璠所執。延釗兵入朗州,保權舉族朝于京師,其後事具國史。

  殷自唐乾寧三年入湖南,至周廣順元年,凡五十七年,餘具年譜注。

  

查看目录 >> 《新五代史》


国学迷 倚晴樓七種曲 闕里述聞十四卷 皇清經解一百七十八種一百九十卷首一卷 [同治]黃縣志十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南史八十卷 銀月山房詩草二卷 惠陽山水紀勝二卷 新譯日本法規大全二十五類附日本法規解字一卷 全唐詩話八卷 韻學驪珠二卷 小學集解六卷 各國約章纂要六卷首一卷附錄一卷 繪圖女孝經白話解一卷 右台仙館筆記十六卷 求可堂兩世遺書五種 紀文達公遺集三十二卷 揚州畫舫錄十八卷 忠節錄不分卷 鶴林玉露十六卷 [嘉慶]羅江縣志三十六卷 韻彙五卷 經韻樓叢書 道援堂詩集十三卷 集字避複一卷 唐李文山詩集三卷 國朝駢體正宗續編八卷 字林考逸八卷 妙法蓮華經演義七卷科文一卷 [道光]嵊縣志十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說鈴六十二種 廣博物志五十卷 [咸豐九年己未恩科]河南闈墨一卷 元詩選六卷補遺一卷 欽定篆文六經四書六十一卷 孟廬札記四卷 平定洪楊諭摺錄存不分卷 夢約軒詩存一卷 文獻通考三百四十八卷 大學講義續困勉錄六卷 杜詩詳注二十五卷首一卷附編二卷 續通商條約章程成案彙編八卷 康熙字典十二集三十六卷總目一卷檢字一卷辨似一卷等韻一卷補遺一卷備考一卷 御選唐宋詩醇四十七卷目錄二卷 東蘿遺稿三卷 讀書偶記一卷 天台四教儀集註十卷 留青新集三十卷 汪梅村先生文集十二卷 臯橋今雨集□□卷 五百四峰堂詩鈔二十五卷 綠天吟舫試帖一卷 鈞天樂二本三十二齣 節婦蔣氏存稿一卷 邁堂文畧四卷 太平御覽一千卷目錄十五卷 聖諭像解二十卷 小學韻語一卷 二申野錄八卷 船山詩草二十卷 讀詞小錄麗句摘穎一卷 學古堂捐藏書目 大梁書院藏書總目 熟南書庫目錄初編 普通學書錄 王太常集 恥不逮齋集 遊道堂集 天花藏批評平山冷燕 古今風謠 大明皇陵碑文 鷗跡集 賴古堂尺牘新鈔二選藏弆集 遠邨唫藳 詩教堂詩集 雙溪集 嘉樹山房文集 黃梨洲先生南雷文約 道園集 曝書亭集詩註 菜香書屋詩草 二亭詩鈔 無補集 鐵山園詩稿 測海集 七家詞鈔七種 馮舍人遺詩 騰笑集 讀書堂杜工部詩集註解 杜工部詩說 貫華堂評選杜詩 杜詩論文 聽松濤館文鈔 曼陀羅花室文 安愚堂文鈔 兩罍軒尺牘 貽經堂試體詩 樂律攷 新增都門紀略 花宜館詩鈔 鑑止水齋集 臆園詩集自訂稿 清綺軒詞選 古夫于亭雜錄 李氏五种合刊 古城文集 李忠愍公集 道齊正軌 放游錄 八旗奉直宦同鄉錄 燕樂考原 巢睫庵駢?尺牘撮存 耐俗軒詩鈔 青草堂集 寓真軒詩鈔 志學編 讀律心得 省吾堂 群書校補三十九種 黃朱二先生詩錄 琴簧應和集 學統 尺牘清裁 隷釋 重鐫蘇紫溪先生易經兒說 讀易初稿 廿一史彈詞註 百家類纂 歐陽文忠公全集 諸儒箋解古文真寶前集 出使公牘 金陵通傳 江南海塘新志 蠶桑說 悟性窮原 太微仙君功過格 觀音靈 董公選要覽 袁柳莊先生神相全編 新註四書白話解說 雲南勘界籌邊記 文清公薛先生文集 諸葛丞相集 鄱陽五先生詩 輯刻琵琶亭詩 山海經 以介編 孝經鄭注疏 太上感應篇集傳 增補五子近思錄詳解 孝義節烈錄 攷工記辨證 木雞書屋文鈔 左台仙館筆記 漢忠烈公遺集 務民義齋算學九種 萍鑛土法煉焦評說 下學葊算書三種 西算新法真解 中西算學啓蒙 孫淵如先生全集 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 光緒九年癸未科會試同年齒錄 悔餘菴文稿 小山畫譜 青草堂文約鈔 半嚴盧遺集 容膝軒文稿 擘紅樓文集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 傳家寶四集 武林往哲遺著五十六種 古香齋新刻本袖珍淵鑑類函 西陂類稿 絳跗閣詩稿 皇清經解 御定歷代紀事年表 白耷山人詩 九代樂章 太僕奏議 石洞貽芳集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