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五十六 张王种陈列传第四十六

卷五十六 张王种陈列传第四十六

  张晧字叔明,犍为武阳人也。六世祖良,高帝时为太子少傅,封留侯。晧少游学京师,永元中,归仕州郡,辟大将军邓骘府,五迁尚书仆射,职事八年,出为彭城相。明帝子彭城王恭之相也。

  永宁元年,征拜廷尉。晧虽非法家,而留心刑断,数与尚书辩正疑狱,多以详当见从。详审而平当也。时安帝废皇太子为济阴王,晧与太常桓焉、太仆来历廷争之,不能得。事已具《来历传》。退而上疏曰:“昔贼臣江充,造构谗逆,至令戾园兴兵,终及祸难。赵人江充,字次倩。武帝时,为直指绣衣,劾太子家吏行驰道中,恐为太子所诛,见上年老,意多所恶,因言左右皆为巫蛊。上乃使充捕案巫蛊。既知上意太子,乃言宫中有蛊气,遂掘蛊太子宫,得桐木人。时上疾在甘泉宫,太子惧,不能自明,收充斩之,发兵与丞相刘屈牦战,败,亡走湖,自杀。后太子孙宣帝即位,追谥太子曰戾,于湖置园邑奉祠,故曰戾园。后壶关三老一言,上乃觉悟,虽追前失,悔之何逮!逮,及也。太子死后,壶关三老令狐茂上书讼太子冤,武帝感寤,怜太子无辜,乃族灭江充,作思子宫,为归来望思之台于湖,天下闻而悲之。事见《前书》。今皇太子春秋方始十岁,未见保傅九德之义,《尚书》皋繇陈九德,曰“宽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乱而敬,扰而毅,直而温,简而廉,刚而塞,强而谊”也。宜简贤辅,就成圣质。”书奏不省。

  及顺帝即位,拜晧司空,在事多所荐达,天下称其推士。时清河赵腾上言灾变,讥刺朝政,章下有司,收腾系考,所引党辈八十余人,皆以诽谤当伏重法。晧上疏谏曰:“臣闻尧舜立敢谏之鼓,三王树诽谤之木,《春秋》采善书恶,圣主不罪刍荛。《左氏传》曰:“《春秋》之称,微而显,志而晦,惩恶而劝善,非圣人谁能修之。”腾等虽干上犯法,所言本欲尽忠正谏。如当诛戮,天下杜口,塞谏争之源,非所以昭德示后也。”帝乃悟,减腾死罪一等,余皆司寇。《前书音义》曰:“司寇,二岁刑也。”输作司寇,因以名焉。四年,以阴阳不和策免。

  阳嘉元年,复为廷尉。其年卒官,时年八十三。遣使者吊祭,赐葬地于河南县。子纲。

  纲字文纪。少明经学。虽为公子,而厉布衣之节。举孝廉不就,司徒辟高第为侍御史。时顺帝委纵宦官,有识危心。纲常感激,慨然叹曰:“秽恶满朝,不能奋身出命埽国家之难,虽生吾不愿也。”退而上书曰:“《诗》曰:‘不愆不忘,率由旧章。’《诗·大雅》也。愆,过也。率,循也。言成王令德,不过循用旧典之文。寻大汉初隆,及中兴之世,文、明二帝,德化尤盛。观其理为,易循易见,但恭俭守节,约身尚德而已。中官常侍不过两人,近幸赏赐裁满数金,惜费重人,故家给人足。夷狄闻中国优富,任信道德,所以奸谋自消而和气感应。而顷者以来,不遵旧典,无功小人皆有官爵,富之骄之而复害之,非爱人重器,承天顺道者也。器谓车服也。言无功小人不可妄授也。左传曰“唯器与名不可以假人”也。伏愿陛下少留圣思,割损左右,以奉天心。”书奏不省。

  汉安元年,选遣八使徇行风俗,皆耆儒知名,多历显位,《周举传》曰:“诏遣八使巡行风俗,同时俱拜,天下号曰‘八俊’。刺史、二千石有臧罪者,驿马上之,墨绶已下便收;其有清勤忠惠宜表异者,状闻。”八使名见《顺帝纪》。唯纲年少,官次最微。余人受命之部,而纲独埋其车轮于洛阳都亭,曰:“豺狼当路,安问狐狸!”《前书》京兆督邮侯文之辞。遂奏曰:“大将军冀,河南尹不疑,蒙外戚之援,荷国厚恩,以刍荛之资,居阿衡之任,不能敷扬五教,翼赞日月,而专为封豕长蛇,肆其贪叨,《左传》申包胥曰“吴为封豕长蛇,荐食上国”也。甘心好货,纵恣无底,多树谄谀,以害忠良。诚天威所不赦,大辟所宜加也。谨条其无君之心十五事,斯皆臣子所切齿者也。”《左传》曰“有无君之心,而后动于恶”也。《前书》邹阳谓盖侯王长君曰:“太后怫郁泣血,切齿侧目于贵臣矣。”书御,京师震竦。御,进也。时冀妹为皇后,内宠方盛,诸梁姻族满朝,帝虽知纲言直,终不忍用。

  时广陵贼张婴等众数万人,杀刺史、二千石,寇乱扬徐闲,积十余年,朝廷不能讨。冀乃讽尚书,以纲为广陵太守,因欲以事中之。前遣郡守,率多求兵马,纲独请单车之职。既到,乃将吏卒十余人,径造婴垒,以慰安之,求得与长老相见,申示国恩。婴初大惊,既见纲诚信,乃出拜谒。纲延置上坐,问所疾苦。乃譬之曰:“前后二千石多肆贪暴,二千石谓太守也。故致公等怀愤相聚。二千石信有罪矣,然为之者又非义也。今主上仁圣,欲以文德服叛,故遣太守,思以爵禄相荣,不愿以刑罚相加,今诚转祸为福之时也。若闻义不服,天子赫然震怒,荆、扬、兖、豫大兵云合,岂不危乎?若不料强弱,非明也;弃善取恶,非智也;去顺效逆,非忠也;身绝血嗣,非孝也;凡祭皆用牲,故曰血嗣。背正从邪,非直也;见义不为,非勇也:六者成败之几,利害所从,公其深计之。”婴闻,泣下,曰:“荒裔愚人,不能自通朝廷,不堪侵枉,遂复相聚偷生,若鱼游釜中,喘息须臾闲耳。今闻明府之言,乃婴等更生之辰也。既陷不义,实恐投兵之日,不免孥戮。”纲约之以天地,誓之以日月,婴深感悟,乃辞还营。明日,将所部万余人与妻子面缚归降。纲乃单车入婴垒,大会,置酒为乐,散遣部众,任从所之;亲为卜居宅,相田畴;相,视也。田并畔曰畴。子弟欲为吏者,皆引召之。人情悦服,南州晏然。朝廷论功当封,梁冀遏绝,乃止。天子嘉美,征欲擢用纲,而婴等上书乞留,乃许之。

  纲在郡一年,年四十六卒。百姓老幼相携,诣府赴哀者不可胜数。纲自被疾,吏人咸为祠祀祈福,皆言“千秋万岁,何时复见此君”。张婴等五百余人制服行丧,送到犍为,负土成坟。诏曰:“故广陵太守张纲,大臣之苗,剖符统务,正身导下,班宣德信,降集剧贼张婴万人,息干戈之役,济蒸庶之困,未升显爵,不幸早卒。婴等缞杖,若丧考妣,朕甚愍焉!”拜纲子续为郎中,赐钱百万。

  王龚字伯宗,山阳高平人也。世为豪族。初举孝廉,稍迁青州刺史,劾奏贪浊二千石数人,安帝嘉之,征拜尚书。建光元年,擢为司隶校尉,明年迁汝南太守。政崇温和,好才爱士,引进郡人黄宪、陈蕃等。宪虽不屈,蕃遂就吏。蕃性气高明,初到,龚不即召见之,乃留记谢病去。龚怒,使除其录。功曹袁阆请见,言曰:“闻之传曰‘人臣不见察于君,不敢立于朝。’蕃既以贤见引,不宜退以非礼。”龚改容谢曰:“是吾过也。”乃复厚遇待之。由是后进知名之士莫不归心焉。阆字奉高。数辞公府之命,不修异操,而致名当时。

  永建元年,征龚为太仆,转太常。四年,迁司空,以地震策免。

  永和元年,拜太尉。在位恭慎,自非公事,不通州郡书记。其所辟命,皆海内长者。龚深疾宦官专权,志在匡正,乃上书极言其状,请加放斥。诸黄门恐惧,各使宾客诬奏龚罪,顺帝命亟自实。亟,急也,音纪力反。前掾李固时为大将军梁商从事中郎,乃奏记于商曰:“今旦闻下太尉王公敕令自实,未审其事深浅何如。王公束修厉节,敦乐蓺文,不求苟得,不为苟行,《前书》曰,杨子云曰:“蜀严湛冥不作苟见,不为苟得。”但以坚贞之操,违俗失众,横为谗佞所构毁,众人闻知,莫不叹栗。夫三公尊重,承天象极,未有诣理诉冤之义。三公承助天子,位象三台,故曰承天象极。哀帝时,丞相王嘉有罪,召诣廷尉诏狱。主簿曰“将相不对理陈冤,相踵以为故事,君侯宜引决”也。纤微感概,辄引分决,是以旧典不有大罪,不至重问。大臣狱重,故曰重问。成帝时,丞相薛宣、御史大夫翟方进有罪,上使五二千石杂问。《音义》云:“大狱重,故以二千石五人同问之。”王公沉静内明,不可加以非理。卒有它变,则朝廷获害贤之名,群臣无救护之节矣。昔绛侯得罪,袁盎解其过,文帝时,丞相绛侯周勃免就国,人告以为反,诸公莫敢为言,唯郎中袁盎明绛侯无罪。绛侯得释,盎有力也。魏尚获戾,冯唐诉其冤,冯唐,安陵人,文帝时为郎署长。上与论将帅,唐曰:“臣闻魏尚为云中守,坐上功首虏差六级,陛下下之吏,削其爵,罚作之。臣愚以为陛下法太明,罚太重。”文帝悦,舍尚复官也。时君善之,列在书传。今将军内倚至尊,外典国柄,言重信著,指撝无违,宜加表救,济王公之艰难。语曰:‘善人在患,饥不及餐。’斯其时也。”商即言之于帝,事乃得释。

  龚在位五年,以老病乞骸骨,卒于家。子畅。

  论曰:张晧、王龚,称为推士,若其好通汲善,明发升荐,仁人之情也。夫士进则世收其器,贤用即人献其能。能献既已厚其功,器收亦理兼天下。言贤人见用,则人竞献其所能。但有能即献,动必有功,功多赏厚,故言已厚其功。有才器必被收用,用则海内蒙福,故曰理兼天下。其利甚博,而人莫之先,岂同折枝于长者,以不为为难乎?以不为为难,言不之难也。谓进贤达士,同折枝之易,而不为之。孟子谓齐宣王曰:“今恩足以及禽兽,而不能加于百姓者何?非力不能,是不为也。”王曰:“不能不为,二者谓何也?”孟子曰:“夫挟太山以超北海,王能乎?”王曰:“不能。”“为长者折枝,王能乎?”曰:“不能也。”孟子曰:“夫挟太山以超北海,是实不能,不可强也。为长者折枝甚易,而王不为,非不能也。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诸掌,何为不能加于百姓乎?”刘熙注《孟子》曰:“折枝,若今之案摩也。”昔柳下惠见抑于臧文,柳下惠姓展,名禽,字获,食邑于柳下,谥曰惠。臧文仲,鲁大夫,姓臧孙,名辰。《左传》仲尼曰:“臧文仲不仁者三,下展禽,废六关,妾织蒲。”言文仲知柳下惠之贤而使在下位,故曰抑之。淳于长受称于方进。成帝时,定陵侯淳于长以太后姊子为九卿。翟方进为丞相,独与长交,称荐之。然则立德者以幽陋好遗,显登者以贵涂易引。故晨门有抱关之夫,《论语》:“子路宿于石门。晨门曰:‘奚自?’”注云:“石门,鲁城外门也。晨,主守门,晨夜开闭也。”《史记》,侯嬴,夷门抱关者。守门必抱关,故兼言之。柱下无朱文之轸也。《神仙传》曰:“老子,周宣王时为柱下史。”朱文,画车为文也。轸,车后横木也。言贫贱之人,多被沦弃,所以晨门之下必有抱关之贤,柱下之微永无朱文之辙也。

  畅字叔茂。少以清实为称,无所交党。初举孝廉,辞病不就。大将军梁商特辟举茂才,四迁尚书令,出为齐相。齐王喜之相。征拜司隶校尉,转渔阳太守。所在以严明为称。坐事免官。是时政事多归尚书,桓帝特诏三公,令高选庸能。庸,功也。太尉陈蕃荐畅清方公正,有不可犯之色,《礼记》曰:“介胄之士,则有不可犯之色。”由是复为尚书。

  寻拜南阳太守。前后二千石逼惧帝乡贵戚,多不称职。畅深疾之,下车奋厉威猛,其豪党有衅秽者,莫不纠发。会赦,事得散。畅追恨之,更为设法,诸受臧二千万以上不自首实者,尽入财物;若其隐伏,使吏发屋伐树,堙井夷灶,豪右大震。功曹张敞奏记谏曰:“五教在宽,著之经典。汤去三面,八方归仁。《史记》曰,汤为夏方伯,得专征伐。出见野张四面网,祝曰:“自天下四方,皆入吾网。”汤曰:“嘻,尽之矣!去其三面!”祝曰:“欲左左,欲右右,不用命,乃入吾网。”诸侯闻曰:“汤德至禽兽!”于是诸侯毕服。嘻音僖。武王入殷,先去炮格之刑。《列女传》:“纣为铜柱,以膏涂之,加于炭之上,使有罪缘焉,足滑跌墯,纣与妲己笑以为乐,名曰炮格之刑。”臣贤案:《史记》及《帝王代纪》皆言文王为西伯,献洛西之地,请除炮格之刑。今云武王,与此不同。高祖鉴秦,唯定三章之法。孝文皇帝感一缇萦,蠲除肉刑。文帝时,太仓令淳于公有罪当刑。淳于公无男,有五女,骂其女曰:“生女不生男,缓急非有益也。”其少女缇萦自伤悲泣,随父至长安,上书请没官为婢以赎父。文帝悲怜其意,为除肉刑。卓茂、文翁、召父之徒,皆疾恶严刻,务崇温厚。景帝时,文翁为蜀郡守,仁爱教化。宣帝时,召信臣为南阳太守,视人如子,其化大行。仁贤之政,流闻后世。夫明哲之君,网漏吞舟之鱼,《韩诗外传》曰:“夫吞舟之鱼,不居潜泽。”《前书》曰“高祖约法三章,号为网漏吞舟之鱼”也。然后三光明于上,人物悦于下。言之若迂,其效甚近。迂,远也。发屋伐树,将为严烈,虽欲惩恶,难以闻远。以明府上智之才,日月之曜,《庄子》曰“饰智以惊愚,修身以明污,昭昭乎若揭日月而行”也。敷仁惠之政,则海内改观,实有折枝之易,而无挟山之难。郡为旧都侯甸之国,园庙出于章陵,五百里甸服,千里侯服。南阳去洛千里,故曰侯甸。南顿君以上四庙在焉。三后生自新野,光烈皇后,和帝阴后、邓后,并新野人。士女沾教化,黔首仰风流,自中兴以来,功臣将相,继世而隆。愚以为恳恳用刑,不如行恩;孳孳求奸,未若礼贤。舜举皋陶,不仁者远。《论语》子夏之辞也。随会为政,晋盗奔秦。《左传》,晋命随会将中军,且为太傅,晋国之盗奔秦也。虞、芮入境,让心自生。《史记》曰,文王为西伯,阴行善化,诸侯皆来决平。于是虞、芮之人有狱不决,乃如周。入界,见耕者让畔,少者让长。虞、芮二人不见西伯,惭而相谓曰:“吾所争,周人所耻,曷为取辱?”遂俱让而还也。化人在德,不在用刑。”畅深纳敞谏,更崇宽政,慎刑简罚,教化遂行。

  郡中豪族多以奢靡相尚,畅常布衣皮褥,车马羸败,以矫其敝。同郡刘表时年十七,从畅受学。进谏曰:“夫奢不僭上,俭不逼下,《礼记》曰“君子上不僭上,下不逼下”也。循道行礼,贵处可否之闲。蘧伯玉耻独为君子。府君不希孔圣之明训,而慕夷齐之末操,《论语》孔子曰:“奢则不逊,俭则固。”言仲尼得奢俭之中,而夷齐饥死,是末操也。无乃皎然自贵于世乎?”畅曰:“昔公仪休在鲁,拔园葵,去织妇;《史记》曰,鲁相公仪休之其家,见织帛,怒而出其妇,食于舍而茹葵,愠而拔其葵,曰:“吾已食禄,又夺园夫女子利乎?”孙叔敖相楚,其子被裘刈薪。《史记》曰,孙叔敖为楚相,且死,属其子曰:“我死,汝贫困,往见优孟,言孙叔敖子也。”居数年,其子贫,负薪逢优孟。优孟言之于王,封之寝丘四百户也。夫以约失之鲜矣。《论语》孔子之辞也。言俭则无失。闻伯夷之风者,贪夫廉,懦夫有立志。孟子之辞。虽以不德,敢慕遗烈。”

  后征为长乐卫尉。建宁元年,迁司空,数月,以水灾策免。明年,卒于家。

  子谦,为大将军何进长史。谦子粲,以文才知名。粲字仲宣。蔡邕见而奇之。时邕才学显著,贵重朝廷,车骑填门,宾客盈坐。闻粲在门,倒屣迎之。既至,年幼,容状短小,一座尽惊。邕曰:“王公之孙,有异才,吾不如也。”太祖辟粲为丞相掾,后为侍中。博物多识,问无不对。尝与人行,读道边碑,人问“卿能闇记乎”?因使背而诵之,一文不失。观人围棋,粲为覆之,棋者不信,以帊盖之,更以它局为之,不误一道。年四十卒。《魏志》有传。

  种皓字景伯,河南洛阳人,仲山甫之后也。父为定陶令,有财三千万。父卒,皓悉以赈恤宗族及邑里之贫者。其有进趣名利,皆不与交通。始为县门下史。时河南尹田歆外甥王谌,名知人。有知人之名也。歆谓之曰:“今当举六孝廉,多得贵戚书命,不宜相违,欲自用一名士以报国家,尔助我求之。”明日,谌送客于大阳郭,遥见皓,异之。还白歆曰:“为尹得孝廉矣,近洛阳门下史也。”歆笑曰:“当得山泽隐滞,乃洛阳吏邪?”谌曰:“山泽不必有异士,异士不必在山泽。”歆即召皓于庭,辩诘职事。皓辞对有序,歆甚知之,召署主簿,遂举孝廉,辟太尉府,举高第。

  顺帝末,为侍御史。时所遣八使光禄大夫杜乔、周举等,多所纠奏,而大将军梁冀及诸宦官互为请救,事皆被寝遏。皓自以职主刺举,志案奸违,乃复劾诸为八使所举蜀郡太守刘宣等罪恶章露,宜伏欧刀。又奏请敕四府条举近臣父兄及知亲为刺史、二千石尤残秽不胜任者,免遣案罪。帝乃从之。擢皓监太子于承光宫。中常侍高梵从中单驾出迎太子,时太傅杜乔等疑不欲从,惶惑不知所为。皓乃手剑当车,曰:“太子国之储副,人命所系。今常侍来无诏信,何以知非奸邪?今日有死而已。”梵辞屈,不敢对,驰命奏之。诏报,太子乃得去。乔退而叹息,愧皓临事不惑。帝亦嘉其持重,称善者良久。

  出为益州刺史。皓素慷慨,好立功立事。在职三年,宣恩远夷,开晓殊俗,岷山杂落皆怀服汉德。其白狼、槃木、唐菆、邛、僰诸国,菆音侧留反。自前刺史朱辅卒后遂绝;皓至,乃复举种向化。时永昌太守冶铸黄金为文蛇,以献梁冀,皓纠发逮捕,驰传上言,而二府畏懦,不敢案之,冀由是衔怒于皓。会巴郡人服直聚党数百人,自称“天王”,“直”或作“宜”。皓与太守应承讨捕,不克,吏人多被伤害。冀因此陷之,传逮皓、承。太尉李固上疏救曰:“臣伏闻讨捕所伤,本非皓、承之意,实由县吏惧法畏罪,迫逐深苦,致此不详。比盗贼群起,处处未绝。皓、承以首举大奸,而相随受罪,臣恐沮伤州县纠发之意,更共饰匿,莫复尽心。”言各饰伪辞,隐匿真状也。梁太后省奏,乃赦皓、承罪,免官而已。

  后凉州羌动,以皓为凉州刺史,甚得百姓欢心。被征当迁,吏人诣阙请留之,太后叹曰:“未闻刺史得人心若是。”乃许之。皓复留一年,迁汉阳太守,戎夷男女送至汉阳界,皓与相揖谢,千里不得乘车。及到郡,化行羌胡,禁止侵掠。迁使匈奴中郎将。时辽东乌桓反叛,复转辽东太守,乌桓望风率服,迎拜于界上。坐事免归。

  后司隶校尉举皓贤良方正,不应。征拜议郎,迁南郡太守,入为尚书。会匈奴寇并凉二州,桓帝擢皓为度辽将军。皓到营所,先宣恩信,诱降诸胡,其有不服,然后加讨。羌虏先时有生见获质于郡县者,悉遣还之。诚心怀抚,信赏分明,由是羌胡、龟兹、莎车、乌孙等皆来顺服。皓乃去烽燧,除候望,昼举烽,夜燔燧。解见《光武纪》。边方晏然无警。

  入为大司农。延熹四年,迁司徒。推达名臣桥玄、皇甫规等,为称职相。在位三年,年六十一薨。并、凉边人咸为发哀。匈奴闻皓卒,举国伤惜。单于每入朝贺,望见坟墓,辄哭泣祭祀。二子:岱,拂。

  岱字公祖。好学养志。举孝廉、茂才,辟公府,皆不就。公车特征,病卒。

  初,岱与李固子燮同征议郎,燮闻岱卒,痛惜甚,乃上书求加礼于岱。曰:“臣闻仁义兴则道德昌,道德昌则政化明,政化明而万姓宁。伏见故处士种岱,淳和达理,耽悦《诗书》,富贵不能回其虑,万物不能扰其心。禀命不永,奄然殂殒。若不槃桓难进,等辈皆已公卿矣。《易屯卦》曰:“槃桓,利居贞。”昔先贤既没,有加赠之典,《春秋》隐公五年,臧僖伯卒,隐公葬之加一等。杜预曰:“加命服之一等。”《周礼》盛德,有铭诔之文,《周礼司勋》曰:“凡有功者,铭书于王之太常。”又曰“卿大夫之丧,赐谥诔”也。而岱生无印绶之荣,卒无官谥之号。虽未建忠效用,而为圣恩所拔,遐迩具瞻,宜有异赏。”朝廷竟不能从。

  拂字颖伯。初为司隶从事,拜宛令。时南阳郡吏好因休沐,游戏市里,为百姓所患。拂出逢之,必下车公谒,以愧其心,自是莫敢出者。政有能名,累迁光禄大夫。初平元年,代荀爽为司空。明年,以地震策免,复为太常。

  李傕、郭汜之乱,长安城溃,百官多避兵冲。拂挥剑而出曰:“为国大臣,不能止戈除暴,致使凶贼兵刃向宫,去欲何之!”遂战而死。子劭。

  劭字申甫。少知名。中平末,为谏议大夫。

  大将军何进将诛宦官,召并州牧董卓,至渑池,而进意更狐疑,遣劭宣诏止之。卓不受,遂前至河南。劭迎劳之,因譬令还军。卓疑有变,使其军士以兵胁劭。劭怒,称诏大呼叱之,军士皆披,披音芳靡反。遂前质责卓。卓辞屈,乃还军夕阳亭。夕阳亭在河南城西。

  及进败,献帝即位,拜劭为侍中。卓既擅权,而恶劭强力,遂左转议郎,出为益凉二州刺史。会父拂战死,竟不之职。服终,征为少府、大鸿胪,皆辞不受。曰:“昔我先父以身徇国,吾为臣子,不能除残复怨,何面目朝觐明主哉!”遂与马腾、韩遂及左中郎刘范、谏议大夫马宇共攻李傕、郭汜,以报其仇。与汜战于长平观下,长平,阪名也。有观,在长安西十五里也。军败,劭等皆死。胜遂还凉州。

  陈球字伯真,下邳淮浦人也。历世著名。《谢承书》曰:“祖父屯,有令名。”父亹,广汉太守。亹音尾。球少涉儒学,善律令。阳嘉中,举孝廉,稍迁繁阳令。繁阳,魏郡县。时魏郡太守讽县求纳货贿,球不与之,太守怒而挝督邮,欲令逐球。挝,击也。督邮不肯,曰:“魏郡十五城,独繁阳有异政,今受命逐之,将致议于天下矣。”太守乃止。

  复辟公府,举高第,拜侍御史。是时,桂阳黠贼李研等群聚寇钞,陆梁荆部,州郡懦弱,不能禁,太尉杨秉表球为零陵太守。球到,设方略,期月闲,贼虏消散。而州兵朱盖等反,与桂阳贼胡兰数万人转攻零陵。零陵下湿,编木为城,不可守备,郡中惶恐。掾史白遣家避难,球怒曰:“太守分国虎符,受任一邦,文帝初与郡守分铜虎符。岂顾妻孥而沮国威重乎?复言者斩!”乃悉内吏人老弱,与共城守,弦大木为弓,羽矛为矢,引机发之,远射千余步,多所杀伤。贼复激流灌城,球辄于内因地埶反决水淹贼。相拒十余日,不能下。会中郎将度尚将救兵至,球募士卒,与尚共破斩朱盖等。赐钱五十万,拜子一人为郎。迁魏郡太守。

  征拜将作大匠,作桓帝陵园,所省巨万以上。迁南阳太守,以纠举豪右,为埶家所谤,征诣廷尉抵罪。会赦,归家。

  征拜廷尉。熹平元年,窦太后崩。太后本迁南宫云台,太后父窦武与陈蕃谋诛宦官,反为中常侍曹节矫诏杀武、蕃,迁太后焉。宦者积怨窦氏,遂以衣车载后尸,置城南市舍数日。中常侍曹节、王甫欲用贵人体殡,帝曰:“太后亲立朕躬,统承大业。《诗》云:‘无德不报,无言不酬。’《大雅抑》诗也。岂宜以贵人终乎?”于是发丧成礼。及将葬,节等复欲别葬太后,而以冯贵人配祔。祔谓新死之主祔于先死者之庙,妇祔于其夫,所祔之妃妾祔于妾祖姑也。诏公卿大会朝堂,令中常侍赵忠监议。太尉李咸时病,乃扶舆而起,捣椒自随,谓妻子曰:“若皇太后不得配食桓帝,吾不生还矣。”既议,坐者数百人,各瞻望中官,良久莫肯先言。赵忠曰:“议当时定。”怪公卿以下各相顾望。球曰:“皇太后以盛德良家,母临天下,宜配先帝,是无所疑。”忠笑而言曰:“陈廷尉宜便操笔。”球即下议曰:“皇太后自在椒房,有聪明母仪之德。遭时不造,援立圣明,承继宗庙,功烈至重。先帝晏驾,因遇大狱,迁居空宫,不幸早世,家虽获罪,事非太后。今若别葬,诚失天下之望。且冯贵人冢墓被发,骸骨暴露,与贼并尸,魂灵污染,段颎为河南尹,坐盗发冯贵人冢,左迁谏议大夫。且无功于国,何宜上配至尊?”忠省球议,作色俯仰,蚩球曰:“陈廷尉建此议甚健!”球曰:“陈、窦既冤,皇太后无故幽闭,臣常痛心,天下愤叹。今日言之,退而受罪,宿昔之愿。”公卿以下,皆从球议。李咸始不敢先发,见球辞正,然后大言曰:“臣本谓宜尔,诚与臣意合。”会者皆为之愧。曹节、王甫复争,以为梁后家犯恶逆,别葬懿陵,武帝黜废卫后,而以李夫人配食。戾太子卫皇后共太子斩江充,自杀。武帝崩,霍光缘上雅意,以李夫人配食也。今窦氏罪深,岂得合葬先帝乎?李咸乃诣阙上疏曰:“臣伏惟章德窦后虐害恭怀,安思阎后家犯恶逆,而和帝无异葬之议,顺朝无贬降之文。至于卫后,孝武皇帝身所废弃,不可以为比。今长乐太后尊号在身,亲尝称制,坤育天下,《周易》曰:“坤为母。”且援立圣明,光隆皇祚。太后以陛下为子,陛下岂得不以太后为母?子无黜母,臣无贬君,宜合葬宣陵,一如旧制。”帝省奏,谓曹节等曰:“窦氏虽为不道,而太后有德于朕,不宜降黜。”节等无复言,于是议者乃定。咸字元贞,汝南人。累经州郡,以廉干知名;在朝清忠,权幸惮之。

  六年,迁球司空,以地震免。拜光禄大夫,复为廷尉、太常。光和元年,迁太尉,数月,以日食免。复拜光禄大夫。明年,为永乐少府,桓帝母孝崇皇后宫曰永乐,置太仆、太府。乃潜与司徒河闲刘郃谋诛宦官。

  初,郃兄侍中倏,与大将军窦武同谋俱死,故郃与球相结。事未及发,球复以书劝郃曰:“公出自宗室,位登台鼎,天下瞻望,社稷镇卫,岂得雷同容容无违而已?今曹节等放纵为害,而久在左右,又公兄侍中受害节等,永乐太后所亲知也。今可表徙卫尉阳球为司隶校尉,以次收节等诛之。政出圣主,天下太平,可翘足而待也。”又尚书刘纳以正直忤宦官,出为步兵校尉,亦深劝于郃。郃曰:“凶竖多耳目,恐事未会,先受其祸。”纳曰:“公为国栋梁,倾危不持,焉用彼相邪?”《论语》孔子之辞也。郃许诺,亦结谋阳球。

  球小妻,程璜之女,璜用事宫中,所谓程大人也。节等颇得闻知,乃重赂于璜,且胁之。璜惧迫,以球谋告节,节因共白帝曰:“郃等常与藩国交通,有恶意。数称永乐声埶,受取狼籍。步兵校尉刘纳及永乐少府陈球、卫尉阳球交通书疏,谋议不轨。”帝大怒,策免郃,郃与球及刘纳、阳球皆下狱死。球时年六十二。

  子瑀,吴郡太守;瑀弟琮,汝阴太守;弟子圭,沛相;圭子登,广陵太守:并知名。《谢承书》曰:“瑀举孝廉,辟公府,洛阳市长;后辟太尉府,未到。永汉元年,就拜议郎,迁吴郡太守,不之官。球弟子圭,字汉瑜。举孝廉,剧令,去官;举茂才,济北相。圭子登,字元龙。学通今古,处身循礼,非法不行,性兼文武,有雄姿异略,一领广陵太守。”《魏志》曰,登在广陵,有威名,有功加伏波将军,年三十九卒。后许汜与刘备并在荆州牧刘表坐,备共论天下人,汜曰:“陈元龙淮海之士,豪气不除。”备问汜曰:“君言豪,宁有事邪?”汜曰:“昔遭乱过下邳,见元龙无客主之意,不相与语,自上大床卧,使客卧下床。”备曰:“君有国士之名。今天下大乱,帝王失所,君须忧国忘家,有救世之意。乃求田问舍,言无可采,是元龙所讳也,何缘当与君语?如我自卧百尺楼上,卧君于地下,何但上下床之闲哉!”表大笑也。

  赞曰:安储遭谮,张卿有请。张晧为廷尉,故曰卿。龚纠便佞,以直为眚。眚,过也。二子过正,埋车堙井。张纲埋轮,王畅堙井。孟子曰:“矫枉过正。”种公自微,临官以威。陈球专议,桓思同归。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揭秘:冈村宁次帮助国民党抢占南京的真相是什么 鄂伦春族的名胜古迹 鄂伦春族风景如画 瑶族风俗 瑶族有着什么样的丧葬习俗和方式 揭秘:古代包青天们真有先斩后奏的尚方宝剑吗 西北军大刀军血浴卢沟桥:整连血战后仅4人生还 精绝古国遗址之谜:神秘的吐谷浑墓葬 清宫四大奇案背后的真相:顺治出家没有直接证据 靖康之耻之后六千女俘究竟遭遇了什么悲惨命运 胡宗南叫李茂堂把西安炸了 结果却令他大吃一惊! 三结义之前关羽卖枣张飞杀猪为何打仗那么厉害 清朝历史上恭亲王奕䜣与咸丰皇帝的那些明争暗斗 宋江出逃带着弟弟?及时雨宋江为什么要出逃 山口百惠与杨贵妃:杨贵妃无生育能力为何有后代? 揭秘:历史上宋代女子爱情生活如何大胆开放? 齐桓公小故事:齐桓公见小臣稷的故事介绍 盗墓史:揭盗墓世家老九门从何而来 朱元璋为何将明朝打造成太监帝国? 汉文帝刘恒有几位老婆?汉文帝的皇后是谁 刘恒为什么最爱窦漪房 刘恒最不近女色皇帝 揭秘:倾国倾城的三国历史的上八大美艳寡妇 帮助秦始皇一统天下的谋士有谁 她靠什么博得宋真宗溺爱 揭秘刘皇后的传奇人生 揭秘:清帝里嘉庆天子的死因之谜 成语抱残守缺的主人公是谁?抱残守缺的典故 同为上古神剑含光剑与承影剑之间有什么区别 于凤至两次帮张学良稳定权力:张作霖死后秘不发丧 历史解密:美国为什么用退赔的庚款在中国办学? 王夫人为何讨厌黛玉?宝黛恋为何让王夫人感到危险 敌后反扫荡作战:日军多次扫荡根据地人数过万 清咸丰时两广总督叶名琛:饿死印度的'六不总督' 揭秘: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死于“梅毒”的风流才子 徐鸿儒起义的经过:徐鸿儒起义发展到什么程度 揭秘:抗战胜利后蒋介石为何放弃收复香港? 震惊全国的溥仪皇帝与淑妃离婚案:溥仪离婚始末 曹操手下102名谋士完整名单 惊闻!昭君出塞前曾被蹂躏了三天三夜? 强将手下无弱兵 玄甲军唐朝一统天下的常胜军 慈禧艳史:慈禧太后真的因为偷淫而怀孕 历史揭秘:王安石变法失败是因为宋神宗不给力? 独斗袁世凯、段祺瑞、张作霖三大军阀的民国传奇 最喜重用宦官 奇葩皇帝好色又奢侈! 邓羌是怎么死的 五胡十六国邓羌死于哪年 解密:三国男神赵云因被哪位将领打败抑郁而死? 韩信:最会打仗的军事天才 朱元璋杀15万人无法治贪,雍正用三招没人敢贪 他是水浒传中花和尚最敬畏的人 没有之二! 揭秘:宋太祖是如何借用一幅画轻松灭掉南唐? 枣宜会战时间及经过:枣宜会战爆发的历史原因 后宫三千佳丽不爱 无耻皇帝竟杀死手下霸占娇妻 “四善二十七最”:古代官员如何考核? 九鼎只是传说:周王朝靠这个神话忽悠了很多人 匡衡凿壁借光之后:苦学成宰相却因贪腐被贬 苏轼《旦起理发》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解密:嘉庆帝为何能在半月内铲除先朝宠臣和珅? 隋文帝的大女儿是谁?隋文帝大女儿生平详述 东硖石谷之战简介:契丹民族发展历史的起点东硖石谷 韩德让和萧太后奸情:史上最冏的“君臣之恋” 丢失徐州的主因是刘备短志 唐太宗之女晋安公主简介 晋安公主驸马是谁? 解析金宣宗南伐是不是个愚蠢的决定? 汪精卫叛国投敌:蒋介石采取了哪些应对措施? 红楼梦贾蓉到底有多恨自己的妻子秦可卿 为何后世对她有诸多评价 有美誉 也有骂名 雍正秘密立储的用意:因为其父的立储的失败教训 《锦绣未央》中最大的反派:一个太监竟杀两个皇帝 揭秘:中国历史上“功败垂成”的五大草莽英雄 解密:为何妲己与西施独受宠爱却不能怀孕? 唐赛儿为何领导白莲教起义 如何评价唐赛儿 道光皇帝为何选皇四子奕詝为皇位继承人? 一只兔子打败一个国家:羊祜以德致胜让东吴诚服 揭秘苏东坡为何对章悖恨不起来? 揭秘:武则天能当上皇帝跟乾隆有何关系? 还原真实的赤壁之战:周瑜打黄盖是子虚乌有? “山岳生态文化”与普米族宗教有何关系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且看古人如何实力撩妹 吴起应该称为政治家吗? 解密:秦始皇陵不能挖掘的重要原因 赵公明是谁?赵公明为什么是财神 野史秘闻:武则天身边的红人却跟她抢情人 二战真相:日本二战时血腥虐待战俘(组图) 历史上有名的神童甘罗为何十二岁官拜上卿? 和珅绝命诗的意思 慈禧为何被认为是和珅转世? 揭秘:文成公主入藏的“陪嫁”物是什么? 情人节送女友什么礼物 情人节礼物八大攻略 卫子夫母子死亡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的? 明朝名臣为何逼嘉靖皇帝称父亲为叔父? 朱元璋称帝后最忌讳什么字? 历史上最悲情皇帝:楚霸王项羽死后被分尸 康熙帝亲信及大忠臣 魏东亭 南宋大臣杜范地墓地在哪里 杜范墓地的修复 唐僧向李世民汇报年终总结工作,堪称国际最高水平! 俄罗斯族饮食 俄罗斯族有何饮食习惯 秀丽江山之长歌行阴兴是谁?阴兴的结局是怎样 秦末著名人物西楚霸王项羽的母亲是谁 贺知章《回乡偶书》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甲午战争失败三大误解:海战失利并非直接原因 西晋时期著名诗人左思 因外貌丑陋常被人瞧不起 惊悚!三百年干尸复活会对人类造成威胁? 解密:蒋百里是否荣获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第一名? 阿拉曼战役给后人的启示:人们避免战争的爆发 [光緒]錢塘縣志不分卷 西清古鑑四十卷錢錄十六卷 適可齋記言四卷適可齋記行六卷 星學發軔引說二卷 禮書通故五十卷 晨風閣叢書二十二種四十八卷 皇朝文獻通考三百卷 道德經淺解二篇 杜工部集二十卷附錄一卷唱酬題詠附錄一卷諸家詩話一卷 約書十二卷 桐陰論畫二卷首一卷續一卷畫訣一卷 崔東壁先生遺書 洪武大藏經一千六百十部 中晚唐詩紀 [同治]内江縣志十五卷首一卷 立山詞一卷 小學集解六卷附綱領題辭合一卷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十卷 左文襄公奏疏初編三十八卷續編七十六卷三編六卷 于湖詞三卷 歷代地理沿革表四十七卷 乾隆浚修永定河檔案 皇朝諡法考五卷續編一卷補編一卷 晚唐詩鈔二十六卷 [嘉慶]汝寧府志三十卷首一卷 錫山景物略十卷 漢鐃歌釋文箋正 思儼齋詩鈔五卷 南宋文錄二十四卷 香樹齋詩集十八卷 高歌集一卷 明詩别裁集十二卷 隨園女弟子詩選六卷 古數學 通甫類稿四卷續編二卷 [康熙]興寧縣志八卷首一卷 蜀丞相諸葛孔明文集六卷 聖體要禮二卷 四書集注 林文忠公政書十一種附本傳 國朝全閩詩錄初集二十一卷初集續十一卷 昌黎先生集四十卷外集十卷韓集點勘四卷 宗室王公表傳十二卷首二卷 尚書讀本二卷 晨風閣叢書二十二種四十七卷 聖武記十四卷 韓詩選四卷 霞外詩集十卷 二林居集二十四卷 六朝唐賦讀本 [陝西旬邑]李氏家譜不分卷 黎雲館類定袁中郎先生全集二十四卷 聖諭廣訓一卷 治平略增定全書三十二卷 [宋醫針灸經驗方] 篆書正四卷 詩毛氏傳疏三十卷釋毛詩音四卷毛詩說一卷 養餘齋詩集 寰宇訪碑錄十二卷 [光緒]吳橋縣志十二卷 張文襄公全集一百九十五_.djvu 張文襄公全集一百九十六_.djvu 張文襄公全集一百九十七_.djvu 東塾集一_陳澧著.djvu 東塾集二_陳澧著.djvu 東塾集三_陳澧著.djvu 東塾集四_陳澧著.djvu 東塾集五_陳澧著.djvu 開縣李尚書政書一_方宗誠編.djvu 開縣李尚書政書二_方宗誠編.djvu 開縣李尚書政書三_方宗誠編.djvu 開縣李尚書政書四_方宗誠編.djvu 開縣李尚書政書五_方宗誠編.djvu 國朝名臣言行錄一_王炳燮輯.djvu 國朝名臣言行錄二_王炳燮輯.djvu 國朝名臣言行錄三_王炳燮輯.djvu 國朝名臣言行錄四_王炳燮輯.djvu 國朝名臣言行錄五_王炳燮輯.djvu 使琉球記一_李鼎元撰.djvu 使琉球記二_李鼎元撰.djvu 使琉球記三_李鼎元撰.djvu 庫頁島志略_李鼎元撰.djvu 合河政紀_.djvu 皇朝瑣屑錄一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二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三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四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五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六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七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八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九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十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十一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十二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十三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十四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十五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十六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十七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十八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十九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二十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二十一_鍾琦輯錄.djvu 皇朝瑣屑錄二十二_鍾琦輯錄.djvu 未灰齋文集一_.djvu 未灰齋文集二_.djvu 未灰齋文集三_.djvu 未灰齋文集四_.djvu 未灰齋文集五_.djvu 度支部軍餉司奏案彙編一_錢恂著.djvu 度支部軍餉司奏案彙編二_錢恂著.djvu 度支部軍餉司奏案彙編三_錢恂著.djvu 度支部軍餉司奏案彙編四_錢恂著.djvu 度支部軍餉司奏案輯要一_錢恂著.djvu 度支部軍餉司奏案輯要二_錢恂著.djvu 度支部軍餉司奏案輯要三_錢恂著.djvu 孫文定公奏疏一_孫鑄編.djvu 孫文定公奏疏二_孫鑄編.djvu 孫文定公奏疏三_孫鑄編.djvu 孫文定公奏疏四_孫鑄編.djvu 孫文定公奏疏五_孫鑄編.djvu 孫文定公奏疏六_孫鑄編.djvu 孫文定公奏疏七_孫鑄編.djvu 孫文定公奏疏八_孫鑄編.djvu 孫文定公奏疏九_孫鑄編.djvu 孫文定公奏疏十_孫鑄編.djvu 孫文定公奏疏十一_孫鑄編.djvu 孫文定公奏疏十二_孫鑄編.djvu 山東軍興紀略一_張曜編.djvu 山東軍興紀略二_張曜編.djvu 山東軍興紀略三_張曜編.djvu 山東軍興紀略四_張曜編.djvu 山東軍興紀略五_張曜編.djvu 山東軍興紀略六_張曜編.djvu 山東軍興紀略七_張曜編.djvu 山東軍興紀略八_張曜編.djvu 山東軍興紀略九_張曜編.djvu 山東軍興紀略十_張曜編.djvu 山東軍興紀略十一_張曜編.djvu 山東軍興紀略十二_張曜編.djvu 山東軍興紀略十三_張曜編.djvu 山東軍興紀略十四_張曜編.djvu 山東軍興紀略十五_張曜編.djvu 籌辦夷務始末一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二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三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四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五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六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七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八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九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十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十一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十二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十三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十四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十五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十六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十七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十八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十九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二十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二十一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二十二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二十三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二十四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二十五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二十六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二十七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二十八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二十九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三十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三十一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三十二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三十三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三十四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三十五_寶鋆修.djvu 籌辦夷務始末三十六_寶鋆修.djvu 别有风趣 别树一旗 宾入如归 宾客迎门 宾朋满座 宾来如归 宾餞日月 宾饯日月 彬彬文质 摈斥异己 摈欲绝缘 鬓乱钗横 鬓影衣香 兵上神密 兵不由将 兵不逼好 兵不雪刃 兵刃相接 兵勇将猛 兵在其颈 兵在精而不在多 兵多者败 兵已在颈 兵强将勇 兵强将猛 兵慌马乱 兵戈抢攘 兵拏祸结 兵挫地削 兵无常形 兵来将迎,水来土堰 兵燹之祸 兵疲意阻 兵相骀藉 兵老将骄 兵车之会 兵连祸接 兵连祸深 兵革之祸 兵革互兴 兵革满道 兵马不动,粮草先行 兵骄将傲 冰壶玉尺 冰壶玉衡 冰壸秋月 冰天雪窑 冰寒雪冷 冰山易倒 冰山难靠 冰弦玉柱 冰心一片 冰炭不投 冰炭同器 冰炭相爱 冰瓯雪椀 冰肌雪肠 冰肌雪肤 冰释理顺 冰销雾散 冰雪严寒 屏气不息 屏气敛息 并为一谈 并头莲 并容偏覆 并容徧覆 并蒂莲 并赃拿贼 掤扒吊拷 炳如观火 炳炳凿凿 炳炳麟麟 病僧劝患僧 病入骨隨 病势尪羸 病急乱求医 病来如山倒 病民害国 病民蛊国 病狂丧心 病病歪歪 病骨支离 病魔缠身 秉公办事 秉政劳民 秉政当轴 伯仲叔季 伯虑愁眠 剥复之机 剥床以肤 剥极则复 剥极必复 剥皮抽筋 剥肤之痛 剥肤锥髓 勃然不悦 勃谿相向 博关经典 博学多识 博学宏才 博学洽闻 博学笃志 博带褒衣 博洽多闻 博物君子 博物通达 博者不知 博见洽闻 博览古今 博识多通 博通经籍 博采众议 博采众长 博采群议 拨乱为治 拨乱之才 拨乱返正 拨云雾见青天 拨弃万事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