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七 孝桓帝纪第七

卷七 孝桓帝纪第七

  孝桓皇帝讳志,《谥法》曰:“克敌服远曰桓。”志之字曰意。肃宗曾孙也。祖父河闲孝王开,父蠡吾侯翼,顺帝时,开上书,愿分蠡吾县以封翼,帝许之。蠡吾故城在今瀛州博野县西。蠡音礼。母匽氏。讳明,本蠡吾侯之媵妾。史记曰,匽姓,咎繇之后也。匽音偃。翼卒,帝袭爵为侯。

  本初元年,梁太后征帝到夏门亭,洛阳城北面西头门也,门外有万寿亭。将妻以女弟。妻音七计反。会质帝崩,太后遂与兄大将军冀定策禁中,闰月庚寅,使冀持节,以王青盖车续汉志曰:“皇太子、皇子皆安车,朱班轮,青盖,金华蚤。”故曰王青盖车也。迎帝入南宫,其日即皇帝位,时年十五。太后犹临朝政。《东观记》曰:“太后御却非殿。”

  秋七月乙卯,葬孝质皇帝于静陵。在洛阳东南三十里,陵高五丈五尺,周百三十八步。

  齐王喜薨。

  辛巳,谒高庙、光武庙。

  丙戌,诏曰:“孝廉、廉吏皆当典城牧民,禁奸举善,兴化之本,恒必由之。诏书连下,分明恳恻,而在所玩习,遂至怠慢,选举乖错,害及元元。顷虽颇绳正,犹未惩改。方今淮夷未殄,军师屡出,本初元年,庐江贼攻盱台,广陵贼张婴等杀江都长。盱台、江都并近淮,故言淮夷。时中郎将滕抚屡击破之,其余众犹未殄也。百姓疲悴,困于征发。庶望群吏,惠我劳民,蠲涤贪秽,以祈休祥。其令秩满百石,十岁以上,有殊才异行,乃得参选。臧吏子孙,不得察举。杜绝邪伪请托之原,令廉白守道者得信其操。信音申,古字通。各明守所司,将观厥后。”

  九月戊戌,追尊皇祖河闲孝王曰孝穆皇,夫人赵氏曰孝穆皇后,皇考蠡吾侯曰孝崇皇。冬十月甲午,尊皇母匽氏为孝崇博园贵人。博本汉蠡吾县之地也。帝既追尊父为孝崇皇,其陵曰博陵,置园庙焉,故曰博园,在今瀛州博野县西。贵人位次皇后,金印紫绶。

  建和元年春正月辛亥朔,日有食之。诏三公、九卿、校尉各言得失。

  戊午,大赦天下。赐吏更劳一岁;男子爵,人二级,为父后及三老、孝悌、力田人三级;鳏、寡、孤、独、笃癃、贫不能自存者粟,人五斛;贞妇帛,人三匹。灾害所伤什四以上,勿收田租;其不满者,以实除之。

  二月,荆扬二州人多饿死,遣四府掾分行赈给。

  沛国言黄龙见谯。

  夏四月庚寅,京师地震。诏大将军、公、卿、校尉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者各一人。又命列侯、将、大夫、御史、谒者、千石、六百石、将谓五官、左、右、虎贲、羽林中郎将也。大夫谓光禄大夫、太中大夫、中散大夫、谏议大夫。博士、议郎、郎官各上封事,指陈得失。博士掌通古今,比六百石。议郎比六百石。郎官谓三中郎将下之属官也。有中郎、侍郎、郎中。又诏大将军、公、卿、郡、国举至孝笃行之士各一人。

  壬辰,诏州郡不得迫胁驱逐长吏。长吏臧满三十万而不纠举者,刺史、二千石以纵避为罪。若有擅相假印绶者,与杀人同弃市论。

  丙午,诏郡国系囚减死罪一等,勿笞。唯谋反大逆,不用此书。又诏曰:“比起陵茔,作静陵也。弥历时岁,力役既广,徒隶尤勤。顷雨泽不沾,密云复散,傥或在兹。《易》曰:“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其令徒作陵者减刑各六月。”

  是月,立阜陵王代兄勃遒亭侯便为阜陵王。便,光武玄孙也,阜陵王恢之子,以顺帝阳嘉中封为勃遒亭侯,今改封也,遒音子由反。本传作“便亲”,纪传不同,盖有误。

  郡国六地裂,水涌井溢。续汉志曰:“水溢坏城寺室屋,杀人。时梁太后摄政,兄冀枉杀李固、杜乔。”芝草生中黄藏府。《汉官仪》曰:“中黄藏府掌中币帛金银诸货物”也。

  六月,太尉胡广罢,大司农杜乔为太尉。

  秋七月,勃海王鸿薨,章帝曾孙也,乐安夷王宠之子,质帝之父也。梁太后改封勃海。立帝弟蠡吾侯悝为勃海王。

  八月乙未,立皇后梁氏。

  九月丁卯,京师地震。

  太尉杜乔免,冬十月,司徒赵戒为太尉,戒字志伯,蜀郡人也。司空袁汤为司徒,前太尉胡广为司空。

  十一月,济阴言有五色大鸟见于己氏。续汉志曰:“时以为凤皇。政既衰缺,梁冀专权,皆羽孽也。”己氏,县名,属济阴郡,故城在今宋州楚丘县也,古戎州己氏之邑也。

  戊午,减天下死罪一等,戍边。

  清河刘文反,杀国相射皓,欲立清河王蒜为天子;事觉伏诛。蒜坐贬为尉氏侯,徙桂阳,自杀。尉氏,县,属陈留郡,今汴州县也。

  前太尉李固、杜乔皆下狱死。续汉志曰:“顺帝之末,京都童谣曰:‘直如弦,死道边;曲如钩,反封侯。’曲如钩谓梁冀、胡广等。直如弦谓李固等。”

  陈留盗贼李坚自称皇帝,伏诛。《东观记》曰江舍及李坚等。

  二年春正月甲子,皇帝加元服。庚午,大赦天下。赐河闲、勃海二王黄金各百斤,河闲王建,勃海王悝。彭城诸国王各五十斤;彭城王定。公主、大将军、三公、特进、侯、中二千石、二千石、将、大夫、郎吏、从官、四姓及梁邓小侯、诸夫人以下帛,各有差。年八十以上赐米、酒、肉,九十以上加帛二匹,绵三斤。

  三月戊辰,帝从皇太后幸大将军梁冀府。

  白马羌寇广汉属国,杀长吏,益州刺史率板楯蛮讨破之。板楯,西南蛮之号。

  夏四月丙子,封帝弟硕为平原王,奉孝崇皇祀。尊孝崇皇夫人马氏为孝崇园贵人。

  嘉禾生大司农帑藏。《说文》曰:“帑者,金布所藏之府也。”帑,佗朗反。五月癸丑,北宫掖廷中德阳殿及左掖门火,车驾移幸南宫。

  六月,改清河为甘陵,立安平王得子经侯理为甘陵王。安平,今定州县也。经,今贝州经城县。

  秋七月,京师大水。河东言木连理。

  冬十月,长平陈景自号“黄帝子”,署置官属,又南顿管伯亦称“真人”,并图举兵,悉伏诛。

  三年春三月甲申,彭城王定薨。

  夏四月丁卯晦,日有食之。续汉志曰:“在东井二十三度。东井主法,梁太后枉杀公卿,犯天法也。”五月乙亥,诏曰:“盖闻天生蒸民,不能相理,为之立君,使司牧之。君道得于下,则休祥著乎上;庶事失其序,则咎征见乎象。已上略成帝诏词。闲者,日食毁缺,阳光晦暗,朕祗惧潜思,匪遑启处。遑,暇也。启,跪也。《诗·小雅》曰:“王事靡盬,不遑启处。”传不云乎:‘日食修德,月食修刑。’《公羊传》之文也。昔孝章帝愍前世禁徙,故建初之元,并蒙恩泽,流徙者使还故郡,没入者免为庶民。先皇德政,可不务乎!其自永建元年迄乎今岁,凡诸妖恶,支亲从坐,及吏民减死徙边者,悉归本郡;唯没入者不从此令。”

  六月庚子,诏大将军、三公、特进、侯,其与卿、校尉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之士各一人。

  乙卯,震宪陵寝屋。秋七月庚申,廉县雨肉。续汉志曰:“肉似羊肺,或大如手。”《五行传》云:“弃法律,逐功臣,时则有羊祸,时则有赤眚赤祥。”是时梁太后摄政,兄冀专权,枉诛李固、杜乔、天下冤之。廉县属北地郡也。八月乙丑,有星孛于天市。《前书》曰:“旗星中四星,名曰天市。”京师大水。九月己卯,地震。庚寅,地又震。诏死罪以下及亡命者赎,各有差。郡国五山崩。

  冬十月,太尉赵戒免。司徒袁汤为太尉,大司农河内张歆为司徒。歆字敬让。

  十一月甲申,诏曰:“朕摄政失中,灾眚连仍,三光不明,阴阳错序。监寐寤叹,疢如疾首。监寐言虽寝而不寐也。寤,觉也。今京师厮舍,死者相枕,厮舍,贱役人之舍。郡县阡陌,处处有之,甚违周文掩胔之义。其有家属而贫无以葬者,给直,人三千,丧主布三匹;若无亲属,可于官壖地葬之,壖,官之余地也。《前书》音义曰:“壖,城郭旁地。”音奴唤、而恋二反。表识姓名,为设祠祭。又徒在作部,疾病致医药,死亡厚埋藏。民有不能自振及流移者,禀谷如科。州郡检察,务崇恩施,以康我民。”

  和平元年春正月甲子,大赦天下,改元和平。

  乙丑,诏曰:“曩者遭家不造,先帝早世。谓顺帝崩也。《诗周颂》曰:“闵予小子,遭家不造。”郑玄注云:“造,成也。言成王遭武王崩,家道未成。”永惟大宗之重,深思嗣续之福,询谋台辅,稽之兆占。既建明哲,克定统业,天人协和,万国咸宁。元服已加,将即委付,而四方盗窃,颇有未静,故假延临政,以须安谧。幸赖股肱御侮之助,残丑消荡,谓建和二年长安陈景反,南顿管伯等谋反,并伏诛。民和年稔,普天率土,遐迩洽同。远览‘复子明辟’之义,尚书曰:“周公曰‘朕复子明辟’。”复,还也。子谓成王也。辟,君也。谓周公摄政已久,故复还明君之政于成王;今太后亦还政于帝也。近慕先姑归授之法,先姑谓安帝阎皇后也。《尔雅》曰“妇人谓夫之父曰舅,夫之母曰姑。在则曰君舅、君姑,殁则曰先舅、先姑”也。及今令辰,皇帝称制。群公卿士,虔恭尔位,戮力一意,勉同断金。金者,刚之物也。言人能同心,则其利可以断之也。《易》曰:“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展也大成’,则所望矣。”《诗·小雅》曰:“允矣君子,展也大成。”郑玄注云:“允,信也。展,诚也。大成谓致太平也。”言诚能致太平,是所望也。

  二月扶风妖贼裴优自称皇帝,伏诛。裴,姓;优,名也。《风俗通》曰:“裴,伯益之后。”

  甲寅,皇太后梁氏崩。

  三月,车驾徙幸北宫。

  甲午,葬顺烈皇后。

  夏五月庚辰,尊博园匽贵人曰孝崇皇后。

  秋七月,梓潼山崩。梓潼,县,属广汉郡,今始州县也,有梓潼水。

  冬十一月辛巳,减天下死罪一等,徙边戍。

  元嘉元年春正月,京师疾疫,使光禄大夫将医药案行。

  癸酉,大赦天下,改元元嘉。

  二月,九江、庐江大疫。

  甲午,河闲王建薨。夏四月己丑,安平王得薨。河闲孝王开之子,初为乐成王,后改曰安平。

  京师旱。任城、梁国饥,民相食。

  司徒张歆罢,光禄勋吴雄为司徒。

  秋七月,武陵蛮叛。

  冬十月,司空胡广罢。

  十一月辛巳,京师地震。

  闰月庚午,任城王崇薨。太常黄琼为司空。

  二年春正月,西城长史王敬为于窴国所杀。敬杀于窴王建,故国人杀之。

  丙辰,京师地震。

  夏四月甲寅,孝崇皇后匽氏崩。庚午,常山王豹薨。五月辛卯,葬孝崇皇后于博陵。

  秋七月庚辰,日有食之。八月,济阴言黄龙见句阳,县名,属济阴郡,《左传》曰“盟于句渎之丘”是也,故城在今曹州乘氏县北,一名谷丘。金城言黄龙见允街。允街,县名,属金城郡,音缘皆。冬十月乙亥,京师地震。

  十一月,司空黄琼免。十二月,特进赵戒为司空。

  右北平太守和旻坐臧,下狱死。

  永兴元年春二月,张掖言白鹿见。

  三月丁亥,幸鸿池。

  夏五月丙申,大赦天下,改元永兴。

  丁酉,济南王广薨,无子,国除。

  秋七月,郡国三十二蝗。河水溢。百姓饥穷,流冗道路,至有数十万户,冀州尤甚。诏在所赈给乏绝,安慰居业。

  冬十月,太尉袁汤免,太常胡广为太尉。司徒吴雄罢,司空赵戒免;以太仆黄琼为司徒,光禄勋房植为司空。

  十一月丁丑,诏减天下死罪一等,徙边戍。

  是岁,武陵太守应奉招诱叛蛮,降之。

  二年春正月甲午,大赦天下。

  二月辛丑,初听刺史、二千石行三年丧服。

  癸卯,京师地震,诏公、卿、校尉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者各一人。诏曰:“比者星辰谬越,坤灵震动,灾异之降,必不空发。来己修政,庶望有补。其舆服制度有逾侈长饰者,皆宜损省。长音直亮反。郡县务存俭约,申明旧令,如永平故事。”

  六月,彭城泗水增长逆流。张衡对策曰:“水者,五行之首。逆流者,人君之恩不能下及,而教逆也。”诏司隶校尉、部刺史曰:“蝗灾为害,水变仍至,五谷不登,人无宿储。其令所伤郡国种芜菁以助人食。”

  京师蝗。东海朐山崩。朐,山名也,在今海州朐山县南。

  九月丁卯朔,日有食之。诏曰:“朝政失中,云汉作旱,《云汉》,《诗·大雅》篇名也。周宣王时大旱,故作诗曰:“倬彼云汉,昭回于天。”郑玄注云:“云汉,天河也。倬然转运于天。时旱渴雨,故宣王夜视天河,望其候焉。”川灵涌水,蝗螽孳蔓,残我百谷,太阳亏光,饥馑荐臻。其不被害郡县,当为饥馁者储。天下一家,趣不糜烂,则为国宝。其禁郡国不得卖酒,祠祀裁足。”

  太尉胡广免,司徒黄琼为太尉。闰月,光禄勋尹颂为司徒。颂字公孙,巩人。

  减天下死罪一等,徙边戍。

  蜀郡李伯诈称宗室,当立为“太初皇帝”,伏诛。

  冬十一月甲辰,校猎上林苑,遂至函谷关,赐所过道傍年九十以上钱,各有差。

  太山、琅邪贼公孙举等反叛,杀长吏。

  永寿元年春正月戊申,大赦天下,改元永寿。

  二月,司隶、冀州饥,人相食。司隶,州,即洛阳。来州郡赈给贫弱。若王侯吏民有积谷者,一切貣十分之三,貣音吐得反,又音徒得反。以助禀贷;其百姓吏民者,以见钱雇直。雇犹酬也。王侯须新租乃偿。须,待也。

  夏四月,白乌见齐国。

  六月,洛水溢,壤鸿德苑。续汉志曰:“水溢至津城门,漂流人物。时梁冀专政,疾害忠良,威权震主,后遂诛灭也。”南阳大水。

  司空房植免,太常韩縯为司空。縯音翼善反。

  诏太山、琅邪遇贼者,勿收租、赋,复更、算三年。又诏被水死流失尸骸者,令郡县钩求收葬;及所唐突压溺物故,七岁以上赐钱,人二千。坏败庐舍,亡失谷食,尤贫者禀,人二斛。

  巴郡、益州郡山崩。益州,郡名也,武帝置。诸本无“郡”字者,误也。

  秋七月,初置太山、琅邪都尉官。《汉官仪》曰:“秦郡有尉一人,典兵禁,捕盗贼,景帝更名都尉,建武六年省,唯边郡往往置都尉及属国都尉。”今二郡寇贼不息,故置。

  南匈奴左薁鞬台耆、且渠伯德等叛,寇美稷,美稷,西河县也。安定属国都尉张奂讨除之。

  二年春正月,初听中官得行三年服。中官,常侍以下。

  二月甲申,东海王臻薨。

  三月,蜀郡属国夷叛。

  秋七月,鲜卑寇云中。太山贼公孙举等寇青、兖、徐三州,遣中郎将段颎讨,破斩之。

  冬十一月,置太官右监丞官。《汉官仪》太官右监丞,秩比六百石也。

  十二月,京师地震。

  三年春正月己未,大赦天下。

  夏四月,九真蛮夷叛,太守儿式讨之,战殁;遣九真都尉魏朗击破之。复屯据日南。

  闰月庚辰晦,日有食之。

  六月,初以小黄门为守宫令,置冗从右仆射官。《汉官仪》曰:“守宫令一人,黄门冗从仆射一人,并秩六百石”也。

  京师蝗。秋七月,河东地裂。

  冬十一月,司徒尹颂薨。

  长沙蛮叛,寇益阳。县名,属长沙国,在益水之阳,今潭州县也,故城在县东。

  司空韩縯为司徒,太常北海孙朗为司空。朗字代平。

  延熹元年春三月己酉,初置鸿德苑令。《汉官仪》曰:“苑令一人,秩六百石。”

  夏五月己酉,大会公卿以下,赏赐各有差。

  甲戌晦,日有食之。京师蝗。

  六月戊寅,大赦天下,改元延熹。

  丙戌,分中山置博陵郡,以奉孝崇皇园陵。博陵郡,故城在今瀛州博野县也。后徙安平。大雩。

  秋七月己巳,云阳地裂。

  甲子,太尉黄琼免,太常胡广为太尉。

  冬十月,校猎广成,遂幸上林苑。

  十二月,鲜卑寇边,使匈奴中郎将张奂率南单于击破之。

  二年春二月,鲜卑寇雁门。

  己亥,阜陵王便薨。

  蜀郡夷寇蚕陵,杀县令。

  三月,复断刺史、二千石行三年丧。

  夏,京师雨水。

  六月,鲜卑寇辽东。

  秋七月,初造显阳苑,置丞。

  丙午,皇后梁氏崩。乙丑,葬懿献皇后于懿陵。

  大将军梁冀谋为乱。八月丁丑,帝御前殿,诏司隶校尉张彪将兵围冀第,收大将军印绶,冀与妻皆自杀。卫尉梁淑、河南尹梁胤、屯骑校尉梁让、越骑校尉梁忠、长水校尉梁戟等,及中外宗亲数十人,皆伏诛。太尉胡广坐免。司徒韩縯、司空孙朗下狱。《东观记》曰:“并坐不卫宫,止长寿亭,减死一等,以爵赎之。”

  壬午,立皇后邓氏,追废懿陵为贵人冢。诏曰:“梁冀奸暴,浊乱王室。孝质皇帝聪敏早茂,冀心怀忌畏,私行杀毒。永乐太后亲尊莫二,和平元年有司奏,太后所居皆以永乐为称,置官属太仆、少府焉。冀又遏绝,禁还京师,谓太后常居博园,不得在洛阳。使朕离母子之爱,隔顾复之恩。祸害深大,罪衅日滋。赖宗庙之灵,及中常侍单超、徐璜、具瑗、左悺、《说文》曰:“悹,忧也。”音工奂反。今作心旁官,即“悹”字也,今相传音绾。唐衡、尚书令尹勋等激愤建策,内外协同,漏刻之闲,桀逆枭夷。枭,县首于木也。斯诚社稷之佑,臣下之力,宜班庆赏,以酬忠勋。其封超等五人为县侯,勋等七人为亭侯。”五县侯谓单超新丰侯、徐璜武原侯、具瑗东武阳侯、左悺上蔡侯、唐衡汝阳侯。七亭侯谓尹勋宜阳都乡、霍谞邺都亭、张敬山阳西乡、欧阳参修武仁亭、李玮宜阳金门、虞放冤句吕都亭、周永下邳高迁乡。于是旧故恩私,多受封爵。

  大司农黄琼为太尉,光禄大夫中山祝恬为司徒,恬字伯休,卢奴人。大鸿胪梁国盛允为司空。允字伯代。初置秘书监官。《汉官仪》:“秘书监一人、秩六百石。”

  冬十月壬申,行幸长安。乙酉,幸未央宫。甲午,祠高庙。十一月庚子,遂有事十一陵。

  壬寅,中常侍单超为车骑将军。

  十二月己巳,至自长安,赐长安民粟人十斛,园陵人五斛,行所过县三斛。

  烧当等八种羌叛,寇陇右,护羌校尉段颎追击于罗亭,破之。《东观记》曰追到积石山,即与罗亭相近,在今鄯州也。

  天竺国来献。

  三年春正月丙申,大赦天下。

  丙午,车骑将军单超薨。

  闰月,烧何羌叛,寇张掖,护羌校尉段颎追击于积石,大破之。积石山在今鄯州龙支县南,即《禹贡》云“导河积石”是也。

  白马令李云坐直谏,下狱死。

  夏四月,上郡言甘露降。五月甲戌,汉中山崩。

  六月辛丑,司徒祝恬薨。秋七月,司空盛允为司徒,太常虞放为司空。放字子仲,陈留人也。

  长沙蛮寇郡界。

  九月,太山、琅邪贼劳丙等复叛,寇掠百姓,遣御史中丞赵某史阙名也。持节督州郡讨之。

  丁亥,诏无事之官权绝奉,丰年如故。

  冬十一月,日南蛮贼率众诣郡降。

  勒姐羌围允街,勒姐,羌号也。姐音子野反。段颎击破之。

  太山贼叔孙无忌攻杀都尉侯章。十二月,遣中郎将宗资讨破之。

  武陵蛮寇江陵,车骑将军冯绲讨,皆降散。荆州刺史度尚讨长沙蛮,平之。

  四年春正月辛酉,南宫嘉德殿火。戊子,丙署火。丙署,署名也。续汉志曰:“丙署长七人,秩四百石,黄绶,宦者为之,主中宫别处。”大疫。二月壬辰,武库火。

  司徒盛允免,大司农种皓为司徒。三月,省冗从右仆射官。永寿三年置。太尉黄琼免。夏四月,太常刘矩为太尉。

  甲寅,封河闲王开子博为任城王。

  五月辛酉,有星孛于心。丁卯,原陵长寿门火。己卯,京师雨雹。《东观记》曰大如鸡子。续汉志曰:“诛杀过差,垄小人”也。六月,京兆、扶风及凉州地震。庚子,岱山及博尤来山并颓裂。博,今博城县也。太山有徂来山,一名尤来。

  己酉,大赦天下。

  司空虞放免,前太尉黄琼为司空。

  犍为属国夷寇钞百姓,益州刺史山昱击破之。

  零吾羌与先零诸种并叛,寇三辅。

  秋七月,京师雩。

  减公卿以下奉,貣王侯半租。占卖关内侯、虎贲、羽林、缇骑营士、五大夫钱各有差。

  九月,司空黄琼免。大鸿胪刘宠为司空。

  冬十月,天竺国来献。

  南阳黄武与襄城惠得、昆阳乐季訞言相署,皆伏诛。

  先零沈氐羌与诸种羌寇并凉二州,十一月,中郎将皇甫规击破之。

  十二月,夫余王遣使来献。

  五年春正月,省太官右监丞。永寿三年置。

  壬午,南宫丙署火。

  三月,沈氐羌寇张掖、酒泉。

  壬午,济北王次薨。

  夏四月,长沙贼起,寇桂阳、苍梧。《东观记》曰:“时攻没苍梧,取铜虎符,太守甘定、刺史侯辅各奔出城。”桂阳,郡,在桂水之阳,今连州县。

  惊马逸象突入宫殿。乙丑。恭陵东阙火。安帝陵也。戊辰,虎贲掖门火。己巳,太学西门自坏。五月,康陵园寝火。殇帝陵也。

  长沙、零陵贼起,攻桂阳、苍梧、南海、交址,遣御史中丞盛修督州郡讨之,不克。

  乙亥,京师地震。诏公、卿各上封事。甲申,中藏府承禄署火。秋七月己未,南宫承善闼火。《尔雅》曰:“宫中门谓之闱。”广雅曰:“闱谓之闼。”

  鸟吾羌寇汉阳、陇西、金城,诸郡兵讨破之。

  八月庚子,诏减虎贲、羽林住寺不任事者半奉,勿与冬衣;《东观记》曰:“以京师水旱疫病,帑藏空虚,虎贲、羽林不任事者住寺,减半奉。”据此,谓简选疲弱不胜军事者,留住寺也。其公卿以下给冬衣之半。

  艾县贼焚烧长沙郡县,寇益阳,杀令。《东观记》曰:“时贼乘刺史车,屯据临湘,居太守舍。贼万人以上屯益阳,杀长吏。”艾,县名,属豫章郡,故城在今洪州建昌县。又零陵蛮亦叛,寇长沙。

  己卯,罢琅邪都尉官。永寿元年置。

  冬十月,武陵蛮叛,寇江陵,南郡太守李肃坐奔北弃市;辛丑,以太常冯绲为车骑将军,讨之。假公卿以下奉。又换王侯租以助军粮,出濯龙中藏钱还之。十一月,冯绲大破叛蛮于武陵。

  京兆虎牙都尉宗谦坐臧,下狱死。京兆虎牙都尉屯长安,见西羌传。

  滇那羌寇武威、张掖、酒泉。

  太尉刘矩免,太常杨秉为太尉。

  六年春二月戊午,司徒种皓薨。

  三月戊戌,大赦天下。

  卫尉颍川许栩为司徒。栩字季阙,郾人。

  夏四月辛亥,康陵东署火。

  五月,鲜卑寇辽东属国。

  秋七月甲申,平陵园寝火。平陵,昭帝陵也。

  桂阳盗贼李研等寇郡界。

  武陵蛮复叛,太守陈奉与战,大破降之。

  陇西太守孙羌讨滇那羌,破之。

  八月,车骑将军冯绲免。

  冬十月丙辰,校猎广成,遂幸函谷关、上林苑。

  十一月,司空刘宠免。

  南海贼寇郡界。

  十二月,卫尉周景为司空。

  七年春正月庚寅,沛王荣薨。

  三月癸亥,陨石于鄠。

  夏四月丙寅,梁王成薨。

  五月己丑,京师雨雹。

  秋七月辛卯,赵王干薨。

  野王山上有死龙。

  荆州刺史度尚击零陵、桂阳盗贼及蛮夷,大破平之。

  冬十月壬寅,南巡狩。庚申,幸章陵,祠旧宅,遂有事于园庙,赐守令以下各有差。戊辰,幸云梦,临汉水;还,幸新野,祠湖阳、新野公主、鲁哀王、寿张敬侯庙。光武姊湖阳长公主,新野长公主,兄鲁哀王,舅寿张敬侯樊重,并光武时立庙。

  护羌校尉段颎击当煎羌,破之。

  十二月辛丑,车驾还宫。

  八年春正月,遣中常侍左悺之苦县,祠《老子》。史记曰:“《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名耳,字聃,姓李氏。为周守藏史。”有神庙,故就祠之。苦县属陈国,故城在今亳州谷阳县也。苦音户,又如字。

  勃海王悝谋反,降为廮陶王。廮陶,县,属钜鹿郡,故城在今赵州廮陶县西南。

  丙申晦,日有食之。诏公、卿、校尉举贤良方正。

  二月己酉,南宫嘉德署黄龙见。千秋万岁殿火。

  太仆左称有罪自杀。

  癸亥,皇后邓氏废。河南尹邓万世、邓后之叔父。虎贲中郎将邓会下狱死。邓后之兄子。

  护羌校尉段颎击罕姐羌,破之。

  三月辛巳,大赦天下。

  夏四月甲寅,安陵园寝火。惠帝陵也。

  丁巳,坏郡国诸房祀。房谓祠堂也。《王涣传》曰:“时唯密县存故太傅卓茂庙,洛阳留令王涣祠。”

  济阴、东郡、济北河水清。

  五月壬申,罢太山都尉官。寿元年置。丙戌,太尉杨秉薨。

  六月丙辰,缑氏地裂。

  桂阳胡兰、朱盖等复反,攻没郡县,转寇零陵,零陵太守陈球拒之;遣中郎将度尚、长沙太守抗徐等击兰、盖,大破斩之。《谢承书》曰:“抗徐字伯徐,丹阳人。少为郡佐史,有胆智策略,三府表徐有将率之任,特迁长沙太守。”《风俗通》曰:“卫大夫三抗之后,汉有抗喜,为汉中太守。”苍梧太守张叙为贼所执,又桂阳太守任胤背敌畏儒,皆弃市。

  闰月甲午,南宫长秋和欢殿后钩楯、掖庭、朔平署火。长秋,宫名。《汉官》曰:“朔平署司马一人。”

  六月,段颎击当煎羌于湟中,大破之。湟,水名,在今鄯州湟水县。

  秋七月,太中大夫陈蕃为太尉。

  八月戊辰,初令郡国有田者亩敛税钱。亩十钱也。

  九月丁未,京师地震。

  冬十月,司空周景免,太常刘茂为司空。茂字叔盛,彭城人也。

  辛巳,立贵人窦氏为皇后。

  勃海妖贼盖登等盖音古盍反。称“太上皇帝”,有玉印、圭、璧、铁券,相署置,皆伏诛。续汉书曰:“时登等有玉印五,皆如白石,文曰‘皇帝信玺’、‘皇帝行玺’,其三无文字。璧二十二,圭五,铁券十一。开王庙,带王绶,衣绛衣,相署置也。”

  十一月壬子,德阳殿西合、黄门北寺火,延及广义、神虎门,烧杀人。广义、神虎,洛阳宫西门也,在金商门外。《袁山松书》曰:“是时连月火灾,诸宫寺或一日再三发。又夜有讹言,击鼓相惊。陈蕃等上疏谏曰‘唯善政可以已之’,书奏不省。”

  使中常侍管霸之苦县,祠《老子》。

  九年春正月辛卯朔,日有食之。诏公、卿、校尉、郡国举至孝。

  沛国戴异得黄金印,无文字,遂与广陵人龙尚等共祭井,作符书,称“太上皇”,伏诛。《东观记》曰:“戴异锄田得金印,到广陵以与龙尚。”

  己酉,诏曰:“比岁不登,民多饥穷,又有水旱疾疫之困。盗贼征发,南州尤甚。谓长沙、桂阳、零陵等郡也,并属荆州。灾异日食,谴告累至。政乱在予,仍获咎征。其令大司农绝今岁调度征求,及前年所调未毕者,勿复收责。其灾旱盗贼之郡,勿收租,余郡悉半入。”

  三月癸巳,京师有火光转行,人相惊噪。

  司隶、豫州饥死者什四五,至有灭户者,遣三府掾赈禀之。

  陈留太守韦毅坐臧自杀。

  夏四月,济阴、东郡、济北、平原河水清。

  司徒许栩免。五月,太常胡广为司徒。

  六月,南匈奴及乌桓、鲜卑寇缘边九郡。

  秋七月,沈氐羌寇武威、张掖。诏举武猛,三公各二人,卿、校尉各一人。

  太尉陈蕃免。

  庚午,祠黄、老于濯龙宫。

  遣使匈奴中郎将张奂击南匈奴、乌桓、鲜卑。

  九月,光禄勋周景为太尉。

  南阳太守成瑨、太原太守刘质,并以谮弃市。时小黄门赵津犯法,质考杀之,宦官怨恚,有司承旨奏质等。

  司空刘茂免。

  大秦国王遣使奉献。时国王安敦献象牙、犀角、玳瑁等。

  冬十二月,洛城傍竹柏枯伤。

  光禄勋汝南宣酆为司空。酆字伯应,封东阳亭侯。

  南匈奴、乌桓率众诣张奂降。

  司隶校尉李膺等二百余人受诬为党人,并坐下狱,书名王府。河内牢修告之,事具《刘淑传》。

  永康元年春正月,先零羌寇三辅,中郎将张奂破平之。当煎羌寇武威,护羌校尉段颎追击于鸾鸟,大破之。鸾鸟,县名,属武威郡。鸾音雚。西羌悉平。

  夫余王寇玄菟,太守公孙域与战,破之。

  夏四月,先零羌寇三辅。

  五月丙申,京师及上党地裂。

  庐江贼起,寇郡界。

  壬子晦,日有食之。诏公、卿、校尉举贤良方正。

  六月庚申,大赦天下,悉除党锢,改元永康。时李膺等颇引宦者子弟,宦官多惧,请帝以天时当赦,帝许之,故除党锢也。

  丙寅,阜陵王统薨。

  秋八月,魏郡言嘉禾生,甘露降。巴郡言黄龙见。续汉志曰:“时人欲就沱浴,见沱水浊,因戏相恐:‘此中有黄龙。’语遂行人闲,闻郡,欲以为美,故上言之,时史以书帝纪。桓帝政化衰缺,而多言瑞应,皆此类也。先儒言瑞兴非时,则为妖孽,而人言生龙,皆龙孽也。”

  六州大水,勃海海溢。诏州郡赐溺死者七岁以上钱,人二千;一家皆被害者,悉为收敛;其亡失谷食,禀人三斛。

  冬十月,先零羌寇三辅,使匈奴中郎将张奂击破之。

  十一月,西河言白菟见。

  十二月壬申,复廮陶王悝为勃海王。

  丁丑,帝崩于德阳前殿,年三十六。戊寅,尊皇后曰皇太后,太后临朝。

  是岁,复博陵、河闲二郡,比丰、沛。

  论曰:前史称桓帝好音乐,善琴笙。前史谓《东观记》。饰芳林而考濯龙之宫,薛综注《东京赋》云:“濯龙,殿名。芳林谓两旁树木兰也。”考,成也。既成而祭之。《左传》曰“考仲子之宫”也。设华盖以祠浮图、《老子》,浮图,今佛也。续汉志曰:“祠《老子》于濯龙宫,文罽为坛,饰淳金扣器,设华盖之坐,用郊天乐。”斯将所谓“听于神”乎!《左传》曰:“史嚚曰:‘国将兴,听于人;将亡,听于神。’”及诛梁冀,奋威怒,天下犹企其休息。而五邪嗣虐,流衍四方。五邪谓单超、徐璜、左悺、唐衡、具瑗也。自非忠贤力争,屡折奸锋,忠贤谓李膺、陈蕃、窦武、黄琼、朱穆、刘淑、刘陶等,各上书极谏,以折宦官等奸谋之锋也。虽愿依斟流彘,亦不可得已。《帝王纪》曰:“夏帝相为羿所逐,相乃都商丘,依同姓诸侯斟灌、斟寻氏。”史记曰:“周厉王好利暴虐,周人相与畔,而袭厉王,王出奔于彘。”言帝宠幸宦竖,令执威权,赖忠臣李膺等竭力谏争,以免篡弑之祸。不然,则虽愿如夏相依斟,周王流彘,不可得也。斟灌、斟寻,国,故城在今青州。彘,晋地也。

  赞曰:桓自宗支,越跻天禄。越谓非次也。跻,升也。天禄,天位也。《左传》子家羁曰:“天禄不再。”政移五幸,刑淫三狱。幸,佞也。淫,滥也。五幸即上“五邪”也。三狱谓李固、杜乔,李云、杜众,成瑨、刘质也。倾宫虽积,皇身靡续。《帝王纪》曰:“纣多发美女以充倾宫之室,妇人衣绫纨者三百余人。”据桓帝纳三皇后,又博采宫女五六千人,并无子也。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最流氓的皇帝刘邦:登基后连骂人用的粗口都没改 薛素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薛素素的故事 这个皇帝的免死金牌好不靠谱最后竟然不承认! 明朝左良玉为何出兵南京?历史是怎样评价他的 唐平吐谷浑之战平定的吐谷浑是个怎样的部落? 清朝公主们的悲惨外部联姻:肫哲公主沦为妾室 佤族舞蹈简介 佤族共有多少种民族舞蹈 申公巫臣为什么要逃离楚国 是与夏姬私奔吗 朱常洛当了多长时间皇帝?为何壮志未酬身先死 张作霖怒斥部下吃民众粮:如有再犯立即枪毙 抗战中哪位开国将军曾打得日本军官敬礼致谢? 揭秘:大宋朝的“文曲星”和“武曲星”都是谁? 黄帝的崛起 黄帝是谁? 黄帝及皇帝子孙简介 柯尔克孜族音乐 柯尔克孜族音乐简介 古代雷人吃喝:纪晓岚不吃大米 以肉当饭 郑氏家族“皇”粱梦:想成独立王国 做清朝藩属 九岁封王却沦为“男宠” 最终登上九五之尊 扪虱谈天下:揭秘王猛如何剪灭五胡群雄 蒙古族饮食 蒙古族特色美食有些什么 卫青和卫子夫是什么关系 卫青最后是怎么死的 杨贵妃如果当上了皇后 结局又会怎样呢? 上古奇闻:大禹是从死去的男人肚子里蹦出来? 考古发现一座明代古墓 棺木为何散发诡异香气 “六朝第一猛人”刘裕灭了五国 还俘虏两位皇帝 真的这么不堪吗?揭历史上那些被抹黑名人 房玄龄的老婆是谁?历史上的房玄龄怕老婆吗? 东汉群雄之一刘表是如何杀掉东吴孙坚的 贺若弼的父亲贺若敦:临死都不忘让儿子继续平陈 考古学家在塞浦路斯发现4000年前香水 "灭人欲"的明朝为什么会让“和谐”文学大行其道? 石崇对女人的审美 连最淫佚的司马炎也未能及 命带桃花的萧皇后历经六朝帝王依旧宠冠后宫 谁是史上最称职的皇后?汉光武帝皇后阴丽华简介 玉皇大帝是谁?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是什么关系 陈胜吴广起义的经过是什么 陈胜吴广起义的原因是什么 日籍八路军老战士:参加中国抗战是我一生骄傲 揭秘朱元璋的自卑内心:对富人绝不手软 朱棣生母 历史上明成祖朱棣的生母是何许人也 蒙恬姓什么?蒙氏一族祖上是哪一国的人? 孙武与孙子兵法 历史上孙子兵法是如何写成的 回族叛变之首白彦虎要掘黄帝陵究竟是否属实 三国中被忽略的细节:张飞的不争气儿子叫张绍 揭露吴三桂传奇的一生 吴三桂为何放清兵入关 武汉会战的重要意义:虽然丢了武汉却赢了战略 揭秘三星堆至今无解的千古谜团有哪些? 刘备心目中的第一谋士 居然不是诸葛亮 未解之谜:项羽12面金锣真的在这座山吗? 新婚夜心学大师王阳明为何让新娘独守空房? 隐藏4500年 金字塔建造之谜终被破解 巧克力最初西洋药传入中国,却因无药效遭康熙嫌弃 古希腊神话中宙斯的女人有哪些 宙斯的武器是什么 白痴晋惠帝为何能稳坐皇位10年:丑皇后功不可没 揭秘刘禅为何乐不思蜀甘愿做阶下囚 “姑苏繁华图”曾被盗运:窃贼竟然是溥仪! 红拂女的简介 红拂女与李靖的故事 红拂夜奔 女将军迟昭平起义事件始末 迟昭平为什么带领农民起义? 古代早期为什么要将“姓”和“氏”区别得这么的清楚 儒家创始人孔子很理想主义 一生仕途毁于不现实 吕不韦拿千金炒一个字的用意究竟何在? 岑参《送人赴安西》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身为贵妃被朱祁钰甩耳光 做女医究竟有多难 曾国藩后代个个成就不凡 全凭他的四句遗言! 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杀生母纳儿媳为妃的暴君 盗墓笔记中这些惊天国宝竟真实存在的吗? 哪位清代官员被康熙皇帝赞誉为“天下清官第一”? 许筠为何背叛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光海君李珲 从最底层的贫民窟出来的朱元璋是不是个暴君 西汉一代战神霍去病:大汉最厉害的帅哥 韦小宝生父之谜 韦小宝的七个老婆分别是谁? 宋太宗军事上取得的最大成就是什么? 战史纪实:川军徒手被俘官兵宁死不屈反抗日军屠杀 张勋一妻十妾的晚年生活:直隶都督张勋的故事 一代战神岳飞:一生为宋朝收复了多少疆土 鲁迅与新文化运动之间什么联系 小王子经典语录 《小王子》触动人心的经典语句 玛雅文明水下神秘遗址 溶井埋葬人类尸骨 让人惊讶的古代避孕:除了鱼肠还有青铜器 雍正的反腐奇招:“即时候补”防官官相护 奢安之乱的结果和意义:奢安之乱有什么历史影响 什么是锡克教 印度的锡克教简介? 后宫中乌拉那拉如懿是乾隆皇后那拉氏吗 揭秘:一代霸主齐桓公竟然死于几个马屁精之手? 晋景公有何历史事迹?他是如何当上国君的? 慈禧墓 揭秘大清王朝慈禧太后下葬定东陵之谜 残忍 杀人如麻的变态君王竟将妃子肢解做琵琶! 古代刺客的“义气”:士到底该不该为知己者而死? 揭秘甲午海战清军装备:炮内竟然装沙子? 琼崖抗日根据地:华南敌后抗击日军的重要根据地 百团大战意义在哪?百团大战在军事上的收获是? 水浒第一好汉鲁智深:慷慨仗义 最后是如何圆寂? 史上最苦命的皇帝:光绪儿时饥饿偷吃太监食物 曹操陵墓惊天大谜团:巨大佛像从哪来? 赵飞燕如何设计清理绊脚石班婕妤最终当皇后 北大曾是差生的选择 报考者会遭到羞辱和唾弃 中国历史上的三次惊人巧合:莫非真有轮回穿越? 揭秘喝酒划拳时说的“五魁首”是什么意思? 秦仲的儿子是谁?秦仲的儿子秦庄公个人简介 乾隆因何故五下江南?乾隆爷五下江南花费多少 拓跋什翼犍有几个兄弟 拓跋什翼犍的兄弟都是谁 张国焘叛逃前的批判会:谁都可以批评他 [道光]津門保甲圖說 李義山詩集三卷詩譜一卷詩評一卷 王陽明先生全集二十二卷首一卷 唐佛說大乘稻芊經 詞綜三十八卷 萬氏家傳保命歌括三十五卷 [正德]武功縣志三卷首一卷 銓叙部湘粵桂銓叙處兩周年紀念特刊 [光緒]鹽城縣志十七卷首一卷 四書朱子本義匯叅四十三卷首四卷 平番奏議四卷輿圖一卷 福音闡微 地理大成五集 古文辭類纂七十五卷 古今圖書集成一萬卷目錄四十卷 苔岑集四卷 實事求是齋遺稿四卷 桐陰論畫三卷 夷堅志十集 [光緒]東光縣志十二卷首一卷 測地志要四卷五緯捷算四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