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全书 | 诗词宝典 | 常识 | 全文检索 | 人物 | 地名 | 典故 | 字典 | 词典 | 康熙 | 说文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下载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晉書 >

晉書卷六十一列傳第三十一

晉書卷六十一列傳第三十一

  周浚子嵩謨從父弟馥

  周浚字開林,汝南安成人也。父裴,〔一〕少府卿。浚性果烈,以才理見知,有人倫鑒識。鄉人史曜素微賤,眾所未知,浚獨引之為友,遂以妹妻之,曜竟有名於世。

  浚初不應州郡之辟,後仕魏為尚書郎。累遷御史中丞,拜折衝將軍、揚州刺史,封射陽侯。隨王渾伐吳,攻破江西屯戍,與孫皓中軍大戰,斬偽丞相張悌等首級數千,俘馘萬計,進軍屯于橫江。

  時聞龍驤將軍王濬既破上方,別駕何惲說浚曰:「張悌率精銳之卒,悉吳國之眾,殄滅於此,吳之朝野莫不震懾。今王龍驤既破武昌,兵威甚盛,順流而下,所向輒克,土崩之勢見矣。竊謂宜速渡江,直指建鄴,大軍卒至,奪其膽氣,可不戰而擒。」浚善其謀,便使白渾。惲曰:「渾闇於事機,而欲慎己免咎,必不我從。」浚固使白之,渾果曰:「受詔但令江北抗衡吳軍,不使輕進。貴州雖武,豈能獨平江東!今者違命,勝不足多;若其不勝,為罪已重。且詔令龍驤受我節度,但當具君舟楫,一時俱濟耳。」惲曰:「龍驤克萬里之寇,以既濟之功來受節度,未之聞也。且握兵之要,可則奪之,所謂受命不受辭也。今渡江必全克獲,將有何慮﹖若疑於不濟,不可謂智;知而不行,不可謂忠,實鄙州上下所以恨恨也。」渾執不聽。居無何而濬至,渾召之不來,乃直指三山,〔二〕孫皓遂降於濬。渾深恨之,而欲與濬爭功。惲牋與浚曰:「書貴克讓,易大謙光,斯古文所詠,道家所崇。前破張悌,吳人失氣,龍驤因之,陷其區宇。論其前後,我實緩師,動則為傷,事則不及。而今方競其功。彼既不吞聲,將虧雍穆之弘,興矜爭之鄙,斯愚情之所不取也。」浚得牋,即諫止渾,渾不能納,遂相表奏。

  浚既濟江,與渾共行吳城壘,綏撫新附,以功進封成武侯,食邑六千戶,賜絹六千匹。明年,移鎮秣陵。時吳初平,屢有逃亡者,頻討平之。賓禮故老,搜求俊乂,甚有威德,吳人悅服。

  初,吳之未平也,浚在弋陽,南北為互市,而諸將多相襲奪以為功。吳將蔡敏守于沔中,其兄珪為將在秣陵,與敏書曰:「古者兵交,使在其間,軍國固當舉信義以相高。而聞疆埸之上,往往有襲奪互市,甚不可行,弟慎無為小利而忘大備也。」候者得珪書以呈浚,浚曰:「君子也。」及渡江,求珪,得之,問其本,曰:「汝南人也。」浚戲之曰:「吾固疑吳無君子,而卿果吾鄉人。」

  遷侍中。武帝問浚:「卿宗後生,稱誰為可﹖」答曰:「臣叔父子恢,稱重臣宗;從父子馥,稱清臣宗。」帝並召用。浚轉少府,以本官領將作大匠。改營宗廟訖,增邑五百戶。後代王渾為使持節、都督揚州諸軍事、安東將軍,卒于位。三子:顗、嵩、謨。顗嗣爵〔三〕,別有傳云。

  嵩字仲智,狷直果俠,每以才氣陵物。元帝作相,引為參軍。及帝為晉王,又拜奉朝請。嵩上疏曰:「臣聞取天下者,常以無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故古之王者,必應天順時,義全而後取,讓成而後得,是以享世長久,重光萬載也。今議者以殿下化流江漢,澤被六州,功濟蒼生,欲推崇尊號。臣謂今梓宮未反,舊京未清,義夫泣血,士女震動;宜深明周公之道,先雪社稷大恥,盡忠言嘉謀之助,以時濟弘仁之功,崇謙謙之美,推後己之誠;然後揖讓以謝天下,誰敢不應,誰敢不從!」由是忤旨,出為新安太守。

  嵩怏怏不悅,臨發,與散騎郎張嶷在侍中戴邈坐,褒貶朝士,又詆毀邈,邈密表之。帝召嵩入,面責之曰:「卿矜豪傲慢,敢輕忽朝廷,由吾不德故耳。」嵩跪謝曰:「昔唐虞至聖,四凶在朝。陛下雖聖明御世,亦安能無碌碌之臣乎!」帝怒,收付廷尉。廷尉華恒以嵩大不敬棄市論,嶷以扇和減罪除名。時顗方貴重,帝隱忍。久之,補廬陵太守,不之職,更拜御史中丞。

  是時帝以王敦勢盛,漸疏忌王導等。嵩上疏曰:

  臣聞明君思隆其道,故賢智之士樂在其朝;忠臣將明其節,故量時而後仕。樂在其朝,故無過任之譏;將明其節,故無過寵之謗。是以君臣並隆,功格天地。近代以來,德廢道衰,君懷術以御臣,臣挾利以事君,君臣交利而禍亂相尋,故得失之跡難可詳言。臣請較而明之。

  夫傅說之相高宗,申召之輔宣王,管仲之佐齊桓,衰范之翼晉文,或宗師其道,垂拱受成,委以權重,終致匡主,未有憂其逼己,還為國蠹者也。始田氏擅齊,〔四〕王莽篡漢,皆藉封土之強,假累世之寵,因闇弱之主,資母后之權,樹比周之黨,階絕滅之勢,然後乃能行其私謀,以成篡奪之禍耳。豈遇立功之主,為天人所相,而能運其姦計,以濟其不軌者哉!光武以王族奮於閭閻,因時之望,收攬英奇,遂續漢業,以美中興之功。及天下既定,頗廢黜功臣者,何哉﹖武力之士不達國體,以立一時之功,不可久假以權勢,其興廢之事,亦可見矣。近者三國鼎峙,並以雄略之才,命世之能,皆委賴俊哲,終成功業,貽之後嗣,未有愆失遺方來之恨者也。

  今王導、王廙等,方之前賢,猶有所後。至於忠素竭誠,義以輔上,共隆洪基,翼成大業,亦昔之亮也。雖陛下乘奕世之德,有天人之會,割據江東,奄有南極,龍飛海嵎,興復舊物,此亦群才之明,豈獨陛下之力也。今王業雖建,羯寇未梟,天下蕩蕩,不賓者眾,公私匱竭,倉庾未充,梓宮沈淪,妃后不反,正委賢任能推轂之日也。功業垂就,晉祚方隆,而一旦聽孤臣之言,惑疑似之說,乃更以危為安,以疏易親,放逐舊德,以佞伍賢,遠虧既往之明,顧傷伊管之交,傾巍巍之望,喪如山之功,將令賢智杜心,義士喪志,近招當時之患,遠遺來世之笑。夫安危在號令,存亡在寄任,以古推今,豈可不寒心而哀歎哉!

  臣兄弟受遇,無彼此之嫌,而臣干犯時諱,觸忤龍鱗者何﹖誠念社稷之憂,欲報之於陛下也。古之明王,思聞其過,悟逆旅之言,〔五〕以明成敗之由,故採納愚言,以考虛實,上為宗廟無窮之計,下收億兆元元之命。臣不勝憂憤,竭愚以聞。

  疏奏,帝感悟,故導等獲全。

  王敦既害顗而使人弔嵩,嵩曰:「亡兄天下人,為天下人所殺,復何所弔!」敦甚銜之,懼失人情,故未加害,用為從事中郎。嵩,王應嫂父也,以顗橫遇禍,意恒憤憤,嘗眾中云:「應不宜統兵。」敦密使妖人李脫誣嵩及周莚潛相署置,遂害之。嵩精於事佛,臨刑猶於市誦經云。

  謨以顗故,頻居顯職。王敦死後,詔贈戴若思、譙王承等,而未及顗。時謨為後軍將軍,上疏曰:

  臣亡兄顗,昔蒙先帝顧眄之施,特垂表啟,以參戎佐,顯居上列,遂管朝政,並與群后共隆中興,仍典選曹,重蒙寵授,忝位師傅,得與陛下揖讓抗禮,恩結特隆。加以鄙族結婚帝室,義深任重,庶竭股肱,以報所受。凶逆所忌,惡直醜正。身陷極禍,忠不忘君,守死善道,有隕無二。顗之云亡,誰不痛心,況臣同生,能不哀結!

  王敦無君,由來實久,元惡之甚,古今無二。幸賴陛下聖聰神武,故能摧破凶強,撥亂反正,以寧區宇。前軍事之際,聖恩不遺,取顗息閔,得充近侍。臣時面啟,欲令閔還襲臣亡父侯爵。時卞壼、庾亮並侍御坐,壼云:「事了當論顯贈。」時未淹久,言猶在耳。至於譙王承、甘卓,已蒙清復,王澄久遠,猶在論議。況顗忠以衛主,身死王事,雖嵇紹之不違難,何以過之!至今不聞復封加贈褒顯之言,不知顗有餘責,獨負殊恩,為朝廷急於時務,不暇論及﹖此臣所以痛心疾首,重用哀歎者也。不勝辛酸,冒陳愚款。

  疏奏,不報。謨復重表,然後追贈顗官。

  謨歷少府、丹楊尹、侍中、中護軍,封西平侯。卒贈金紫光祿大夫,諡曰貞。

  馥字祖宣,浚從父弟也。父蕤,安平太守。馥少與友人成公簡齊名,俱起家為諸王文學,累遷司徒左西屬。〔六〕司徒王渾表「馥理識清正,兼有才幹,主定九品,檢括精詳。臣委任責成,褒貶允當,請補尚書郎」。許之。稍遷司徒左長史、吏部郎,選舉精密,論望益美。轉御史中丞、侍中,拜徐州刺史,加冠軍將軍、假節。徵為廷尉。

  惠帝幸鄴,成都王穎以馥守河南尹。陳眕、上官巳等奉清河王覃為太子,加馥衛將軍、錄尚書,馥辭不受。覃令馥與上官巳合軍,馥以巳小人縱暴,終為國賊,乃共司隸滿奮等謀共除之,謀泄,為巳所襲,奮被害,馥走得免。及巳為張方所敗,召馥還攝河南尹。暨東海王越迎大駕,以馥為中領軍,未就,遷司隸校尉,加散騎常侍、假節,都督諸軍事於澠池。帝還宮,出為平東將軍、都督揚州諸軍事,代劉準為鎮東將軍,與周玘等討陳敏,滅之,以功封永寧伯。

  馥自經世故,每欲維正朝廷,忠情懇至。以東海王越不盡臣節,每言論厲然,越深憚之。馥睹群賊孔熾,洛陽孤危,乃建策迎天子遷都壽春。永嘉四年,與長史吳思、司馬殷識上書曰:「不圖厄運遂至於此!戎狄交侵,畿甸危逼。臣輒與祖納、裴憲、華譚、孫惠等三十人伏思大計,僉以殷人有屢遷之事,周王有岐山之徙,方今王都罄乏,不可久居,河朔蕭條,崤函險澀,宛都屢敗,江漢多虞,於今平夷,東南為愈。淮揚之地,北阻塗山,南抗靈嶽,名川四帶,有重險之固。是以楚人東遷,遂宅壽春,徐、邳、東海,亦足戍禦。且運漕四通,無患空乏。雖聖上神聰,元輔賢明,居儉守約,用保宗廟,未若相土遷宅,以享永祚。臣謹選精卒三萬,奉迎皇駕。輒檄前北中郎將裴憲行使持節、監豫州諸軍事、東中郎將,風馳即路。荊、湘、江、揚各先運四年米租十五萬斛,布絹各十四萬匹,以供大駕。令王浚、苟晞共平河朔,臣等戮力以啟南路。遷都弭寇,其計並得。皇輿來巡,臣宜轉據江州,以恢王略。知無不為,古人所務,敢竭忠誠,庶報萬分。朝遂夕隕,猶生之願。」

  越與苟晞不協,馥不先白於越,而直上書,越大怒。先是,越召馥及淮南太守裴碩,馥不肯行,而令碩率兵先進。碩貳於馥,乃舉兵稱馥擅命,已奉越密旨圖馥,遂襲之,為馥所敗。碩退保東城,求救於元帝。帝遣揚威將軍甘卓、建威將軍郭逸攻馥于壽春。安豐太守孫惠帥眾應之,使謝摛為檄。摛,馥之故將也。馥見檄,流涕曰:「必謝摛之辭。」摛聞之,遂毀草。旬日而馥眾潰,奔于項,為新蔡王確所拘,憂憤發病卒。

  初,華譚之失廬江也,往壽春依馥,及馥軍敗,歸于元帝。帝問曰:「周祖宣何至於反﹖」譚對曰:「周馥雖死,天下尚有直言之士。馥見寇賊滋蔓,王威不振,故欲移都以紓國難。方伯不同,遂致其伐。曾不踰時,而京都淪沒。若使從馥之謀,或可後亡也。原情求實,何得為反!」帝曰:「馥位為征鎮,握兵方隅,召而不入,危而不持,亦天下之罪人也。」譚曰:「然。馥振纓中朝,素有俊彥之稱;出據方嶽,實有偏任之重,而高略不舉,往往失和,危而不持,當與天下共受其責。然謂之反,不亦誣乎!」帝意始解。

  馥有二子:密、矯。密字泰玄,性虛簡,時人稱為清士,位至尚書郎。矯字正玄,亦有才幹。

  成公簡

  成公簡字宗舒,東郡人也。家世二千石。性朴素,不求榮利,潛心味道,罔有干其志者。默識過人。張茂先每言:「簡清靜比楊子雲,默識擬張安世。」

  後為中書郎。時馥已為司隸校尉,遷鎮東將軍。簡自以才高而在馥之下,謂馥曰:「楊雄為郎,三世不徙,而王莽、董賢位列三司,古今一揆耳。」馥甚慚之。官至太子中庶子、散騎常侍。永嘉末,奔苟晞,與晞同沒。

  苟晞

  苟晞字道將,河內山陽人也。少為司隸部從事,校尉石鑒深器之。東海王越為侍中,引為通事令史,累遷陽平太守。齊王冏輔政,晞參冏軍事,拜尚書右丞,轉左丞,廉察諸曹,八坐以下皆側目憚之。及冏誅,晞亦坐免。長沙王乂為驃騎將軍,以晞為從事中郎。惠帝征成都王穎,以為北軍中候。及帝還洛陽,晞奔范陽王虓,虓承制用晞行兗州刺史。

  汲桑之破鄴也,東海王越出次官渡以討之,命晞為前鋒。桑素憚之,於城外為柵以自守。晞將至,頓軍休士,先遣單騎示以禍福。桑眾大震,棄柵宵遁,嬰城固守。晞陷其九壘,遂定鄴而還。西討呂朗等,滅之。後高密王泰討青州賊劉根,破汲桑故將公師藩,〔七〕敗石勒於河北,威名甚盛,時人擬之韓白。進位撫軍將軍、假節、都督青兗諸軍事,封東平郡侯,邑萬戶。

  晞練於官事,文簿盈積,斷決如流,人不敢欺。其從母依之,奉養甚厚。從母子求為將,晞距之曰:「吾不以王法貸人,將無後悔邪﹖」固欲之,晞乃以為督護。後犯法,晞杖節斬之,從母叩頭請救,不聽。既而素服哭之,流涕曰:「殺卿者兗州刺史,哭弟者苟道將。」其杖法如此。

  晞見朝政日亂,懼禍及己,而多所交結,每得珍物,即貽都下親貴。兗州去洛五百里,恐不鮮美,募得千里牛,每遣信,旦發暮還。

  初,東海王越以晞復其讎恥,甚德之,引升堂,結為兄弟。越司馬潘滔等說曰:「兗州要衝,魏武以之輔相漢室。苟晞有大志,非純臣,久令處之,則患生心腹矣。若遷于青州,厚其名號,晞必悅。公自牧兗州,經緯諸夏,藩衛本朝,此所謂謀之於未有,為之於未亂也。」越以為然,乃遷晞征東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加侍中、假節、都督青州諸軍事,領青州刺史,進為郡公。晞乃多置參佐,轉易守令,以嚴刻立功,日加斬戮,流血成川,人不堪命,號曰「屠伯」。

  頓丘太守魏植為流人所逼,眾五六萬,大掠兗州。晞出屯無鹽,以弟純領青州,刑殺更甚於晞,百姓號「小苟酷於大苟」。晞尋破植。

  時潘滔及尚書劉望等共誣陷晞,晞怒,表求滔等首,又請越從事中郎劉洽為軍司,越皆不許。晞於是昌言曰:「司馬元超為宰相不平,使天下淆亂,苟道將豈可以不義使之﹖韓信不忍衣食之惠,死於婦人之手。今將誅國賊,尊王室,桓文豈遠哉!」乃移告諸州,稱己功伐,陳越罪狀。

  時懷帝惡越專權,乃詔晞曰:「朕以不德,戎車屢興,上懼宗廟之累,下愍兆庶之困,當賴方嶽,為國藩翰。公威震赫然,梟斬藩、桑,走降喬、朗,魏植之徒復以誅除,豈非高識明斷,朕用委成。加王彌、石勒為社稷之憂,故有詔委統六州。而公謙分小節,〔八〕稽違大命,非所謂與國同憂也。今復遣詔,便施檄六州,協同大舉,翦除國難,稱朕意焉。」晞復移諸征鎮州郡曰:「天步艱險,禍難殷流,劉元海造逆於汾陰,石世龍階亂於三魏,荐食畿甸,覆喪鄴都,結壘近郊,仍震兗豫,害三刺史,殺二都督,郡守官長,堙沒數十,百姓流離,肝腦塗地。晞以虛薄,負荷國重,是以弭節海隅,援枹曹衛。猥被中詔,委以關東,督統諸軍,欽承詔命。剋今月二日,當西經濟黎陽,即日得滎陽太守丁嶷白事,李惲、陳午等救懷諸軍與羯大戰,皆見破散。懷城已陷,河內太守裴整為賊所執。宿衛闕乏,天子蒙難,宗廟之危,甚於累卵。承問之日,憂歎累息。晞以為先王選建明德,庸以服章,所以藩固王室,無俾城壞。是以舟楫不固,齊桓責楚;襄王逼狄,晉文致討。夫翼獎皇家,宣力本朝,雖陷湯火,大義所甘。加諸方牧,俱受榮寵,義同畢力,以報國恩。晞雖不武,首啟戎行,秣馬裹糧,以俟方鎮。凡我同盟,宜同赴救。顯立名節,在此行矣。」

  會王彌遣曹嶷破琅邪,北攻齊地。苟純城守,嶷眾轉盛,連營數十里。晞還,登城望之,有懼色,與賊連戰,輒破之。後簡精銳,與賊大戰,會大風揚塵,晞遂敗績,棄城夜走。嶷追至東山,部眾皆降嶷。晞單騎奔高平,收邸閣,募得數千人。

  帝又密詔晞討越,晞復上表曰:「殿中校尉李初至,奉被手詔,肝心若裂。東海王越得以宗臣遂執朝政,委任邪佞,寵樹姦黨,至使前長史潘滔、從事中郎畢邈、主簿郭象等操弄天權,刑賞由己。尚書何綏、中書令繆播、太僕繆胤、黃門侍郎應紹,皆是聖詔親所抽拔,而滔等妄構,陷以重戮。帶甲臨宮,誅討后弟,翦除宿衛,私樹國人。崇獎魏植,招誘逋亡,覆喪州郡。王塗圮隔,方貢乖絕,宗廟闕蒸嘗之饗,聖上有約食之匱。鎮東將軍周馥、豫州刺史馮嵩、前北中郎將裴憲,並以天朝空曠,權臣專制,事難之興,慮在旦夕,各率士馬,奉迎皇輿,思隆王室,以盡臣禮。而滔、邈等劫越出關,矯立行臺,逼徙公卿,擅為詔令,縱兵寇抄,茹食居人,交尸塞路,暴骨盈野。遂令方鎮失職,城邑蕭條,淮豫之萌,陷離塗炭。臣雖憤懣,守局東嵎,自奉明詔,三軍奮厲,卷甲長驅,次于倉垣。即日承司空、博陵公浚書,稱殿中中郎劉權齎詔,敕浚與臣共克大舉。輒遣前鋒征虜將軍王讚徑至項城,使越稽首歸政,斬送滔等。伏願陛下寬宥宗臣,聽越還國。其餘逼迫,宜蒙曠蕩。輒寫詔宣示征鎮,顯明義舉。遣揚烈將軍閻弘步騎五千,鎮衛宗廟。」

  五年,帝復詔晞曰:「太傅信用姦佞,阻兵專權,內不遵奉皇憲,外不協比方州,遂令戎狄充斥,所在犯暴。留軍何倫抄掠宮寺,劫剝公主,殺害賢士,悖亂天下,不可忍聞。雖惟親親,宜明九伐。詔至之日,其宣告天下,率齊大舉,桓文之績,一以委公。其思盡諸宜,善建弘略。道澀,故練寫副,手筆示意。」晞表曰:「奉被手詔,委臣征討,喻以桓文,紙練兼備,伏讀跪歎,五情惶怛。自頃宰臣專制,委杖佞邪,內擅朝威,外殘兆庶,矯詔專征,遂圖不軌,縱兵寇掠,陵踐宮寺。前司隸校尉劉暾、御史中丞溫畿、右將軍杜育,並見攻劫。廣平、武安公主,先帝遺體,咸被逼辱。逆節虐亂,莫此之甚。輒祗奉前詔,部分諸軍,遣王讚率陳午等將兵詣項,龔行天罰。」

  初,越疑晞與帝有謀,使遊騎於成皋間,獲晞使,果得詔令及朝廷書,遂大構疑隙。越出牧豫州以討晞,復下檄說晞罪惡,遣從事中郎楊瑁為兗州,與徐州刺史裴盾共討晞。晞使騎收河南尹潘滔,滔夜遁,及執尚書劉曾、侍中程延,斬之。會越薨,盾敗,詔晞為大將軍大都督、督青徐兗豫荊揚六州諸軍事,增邑二萬戶,加黃鉞,先官如故。

  晞以京邑荒饉日甚,寇難交至,表請遷都,遣從事中郎劉會領船數十艘,宿衛五百人,獻穀千斛以迎帝。朝臣多有異同。俄而京師陷,晞與王讚屯倉垣。豫章王端及和郁等東奔晞,晞率群官尊端為皇太子,置行臺。端承制以晞領太子太傅、都督中外諸軍、錄尚書,自倉垣徙屯蒙城,讚屯陽夏。

  晞出於孤微,位至上將,志頗盈滿,奴婢將千人,侍妾數十,終日累夜不出戶庭,刑政苛虐,縱情肆欲。遼西閻亨以書固諫,晞怒,殺之。晞從事中郎明預有疾居家,聞之,乃轝病諫晞曰:「皇晉遭百六之數,當危難之機,明公親稟廟算,將為國家除暴。閻亨美士,奈何無罪一旦殺之!」晞怒曰:「我自殺閻亨,何關人事,而轝病來罵我!」左右為之戰慄,預曰:「以明公以禮見進,預欲以禮自盡。今明公怒預,其若遠近怒明公何!昔堯舜之在上也,以和理而興;桀紂之在上也,以惡逆而滅。天子且猶如此,況人臣乎!願明公且置其怒而思預之言。」晞有慚色。由是眾心稍離,莫為致用,加以疾疫饑饉,其將溫畿、傅宣皆叛之。石勒攻陽夏,滅王讚,馳襲蒙城,執晞,署為司馬,月餘乃殺之。晞無子,弟純亦遇害。

  華軼

  華軼字彥夏,平原人,魏太尉歆之曾孫也。祖表,太中大夫。父澹,河南尹。軼少有才氣,聞於當世,汎愛博納,眾論美之。初為博士,累遷散騎常侍。東海王越牧兗州,引為留府長史。永嘉中,歷振威將軍、江州刺史。雖逢喪亂,每崇典禮,置儒林祭酒以弘道訓,乃下教曰:「今大義穨替,禮典無宗,朝廷滯議,莫能攸正,常以慨然,宜特立此官,以弘其事。軍諮祭酒杜夷,棲情玄遠,確然絕俗,才學精博,道行優備,其以為儒林祭酒。」俄被越檄使助討諸賊,軼遣前江夏太守陶侃為揚武將軍,率兵三千屯夏口,以為聲援。軼在州甚有威惠,州之豪士接以友道,得江表之歡心,流亡之士赴之如歸。

  時天子孤危,四方瓦解,軼有匡天下之志,每遣貢獻入洛,不失臣節。謂使者曰:「若洛都道斷,可輸之琅邪王,以明吾之為司馬氏也。」軼自以受洛京所遣,而為壽春所督,時洛京尚存,不能祗承元帝教命,郡縣多諫之,軼不納,曰:「吾欲見詔書耳。」時帝遣揚烈將軍周訪率眾屯彭澤以備軼,訪過姑孰,著作郎干寶見而問之,訪曰:「大府受分,令屯彭澤,彭澤,江州西門也。華彥夏有憂天下之誠,而不欲碌碌受人控御,頃來紛紜,粗有嫌隙。今又無故以兵守其門,將成其釁。吾當屯尋陽故縣,既在江西,可以扞禦北方,又無嫌於相逼也。」尋洛都不守,司空荀藩移檄,而以帝為盟主。既而帝承制改易長吏,軼又不從命,於是遣左將軍王敦都督甘卓、周訪、宋典、趙誘等討之。軼遣別駕陳雄屯彭澤以距敦,自為舟軍以為外援。武昌太守馮逸次于湓口,訪擊逸,破之。前江州刺史衛展不為軼所禮,心常怏怏。至是,與豫章太守周廣為內應,潛軍襲軼,軼眾潰,奔于安城,追斬之,及其五子,傳首建鄴。

  初,廣陵高悝寓居江州,軼辟為西曹掾,尋而軼敗,悝藏匿軼二子及妻,崎嶇經年。既而遇赦,悝攜之出首,帝嘉而宥之。

  劉喬孫耽耽子柳

  劉喬字仲彥,南陽人也。其先漢宗室,封安眾侯,傳襲歷三代。祖廙,魏侍中。父阜,陳留相。喬少為祕書郎,建威將軍王戎引為參軍。伐吳之役,戎使喬與參軍羅尚濟江,破武昌,還授滎陽令,遷太子洗馬。以誅楊駿功,賜爵關中侯,拜尚書右丞。豫誅賈謐,封安眾男,累遷散騎常侍。

  齊王冏為大司馬,初,嵇紹為冏所重,每下階迎之。喬言於冏曰:「裴、張之誅,朝臣畏憚孫秀,故不敢不受財物。嵇紹今何所逼忌,故畜裴家車牛、張家奴婢邪﹖樂彥輔來,公未嘗下床,何獨加敬於紹﹖」冏乃止。紹謂喬曰:「大司馬何故不復迎客﹖」喬曰:「似有正人言,以卿不足迎者。」紹曰:「正人為誰﹖」喬曰:「其則不遠。」紹默然。

  頃之,遷御史中丞。冏腹心董艾勢傾朝廷,百僚莫敢忤旨。喬二旬之中,奏劾艾罪釁者六。艾諷尚書右丞苟晞免喬官,復為屯騎校尉。張昌之亂,喬出為威遠將軍、豫州刺史,與荊州刺史劉弘共討昌,進左將軍。

  惠帝西幸長安,喬與諸州郡舉兵迎大駕。東海王越承制轉喬安北將軍、冀州刺史,以范陽王虓領豫州刺史。喬以虓非天子命,不受代,發兵距之。潁川太守劉輿昵於虓,喬上尚書列輿罪惡。河間王顒得喬所上,乃宣詔使鎮南將軍劉弘、征東大將軍劉準、平南將軍彭城王釋與喬并力攻虓於許昌。〔九〕輿弟琨率眾救虓,未至而虓敗,虓乃與琨俱奔河北。未幾,琨率突騎五千濟河攻喬,喬劫琨父蕃,以檻車載之,據考城以距虓,眾不敵而潰。

  喬復收散卒,屯于平氏。河間王顒進喬鎮東將軍、假節,以其長子祐為東郡太守,又遣劉弘、劉準、彭城王釋等率兵援喬。弘與喬牋曰:「適承范陽欲代明使君。明使君受命本朝,列居方伯,當官而行,同獎王室,橫見遷代,誠為不允。然古人有言,牽牛以蹊人之田,信有罪矣,而奪之牛,罰亦重矣。明使君不忍亮直狷介之忿,甘為戎首,竊以為過。何者﹖至人之道,用行舍藏。跨下之辱,猶宜俯就,況於換代之嫌,纖介之釁哉!范陽國屬,使君庶姓,周之宗盟,疏不間親,曲直既均,責有所在。廉藺區區戰國之將,猶能升降以利社稷,況命世之士哉!今天下紛紜,主上播越,正是忠臣義士同心戮力之時。弘實闇劣,過蒙國恩,願與使君共戴盟主,雁行下風,掃除凶寇,救蒼生之倒懸,反北辰於太極。此功未立,不宜乖離。備蒙顧遇,情隆於常,披露丹誠,不敢不盡。春秋之時,諸侯相伐,復為和親者多矣。願明使君迴既往之恨,追不二之蹤,解連環之結,修如初之好。范陽亦將悔前之失,思崇後信矣。」

  東海王越將討喬,弘又與越書曰:「適聞以吾州將擅舉兵逐范陽,當討之,誠明同異、懲禍亂之宜。然吾竊謂不可。何者﹖今北辰遷居,元首移幸,群后抗義以謀王室,吾州將荷國重恩,列位方伯,亦伐鼓即戎,戮力致命之秋也。而范陽代之,吾州將不從,由代之不允,但矯枉過正,更以為罪耳。昔齊桓赦射鉤之讎而相管仲,晉文忘斬袪之怨而親勃鞮,方之於今,當何有哉!且君子躬自厚而薄責於人,今姦臣弄權,朝廷困逼,此四海之所危懼,宜釋私嫌,共存公義,含垢匿瑕,忍所難忍,以大逆為先,奉迎為急,不可思小怨忘大德也。苟崇忠恕,共明分局,連旗推鋒,各致臣節,吾州將必輸寫肝膽,以報所蒙,實不足計一朝之謬,發赫然之怒,使韓盧東郭相困而為豺狼之擒也。吾雖庶姓,負乘過分,實願足下率齊內外,以康王室,竊恥同儕自為蠹害。貪獻所懷,惟足下圖之。」又上表曰:「范陽王虓欲代豫州刺史喬,喬舉兵逐虓,司空、東海王越以喬不從命討之。臣以為喬忝受殊恩,顯居州司,自欲立功於時,以徇國難,無他罪闕,而范陽代之,代之為非。然喬亦不得以虓之非,專威輒討,誠應顯戮以懲不恪。然自頃兵戈紛亂,猜禍鋒生,恐疑隙構於群王,災難延于宗子,權柄隆於朝廷,逆順效於成敗,今夕為忠,明旦為逆,翩其反而,互為戎首,載籍以來,骨肉之禍未有如今者也。臣竊悲之,痛心疾首。今邊陲無備豫之儲,中華有杼軸之困,而股肱之臣不惟國體,職競尋常,自相楚剝,為害轉深,積毀銷骨。萬一四夷乘虛為變,此亦猛獸交鬥,自效於卞莊者矣。臣以為宜速發明詔,詔越等令兩釋猜嫌,各保分局。自今以後,其有不被詔書擅興兵馬者,天下共伐之。詩云:『誰能執熱,逝不以濯﹖』若誠濯之,必無灼爛之患,永有泰山之固矣。」

  時河間王顒方距關東,倚喬為助,不納其言。東海王越移檄天下,帥甲士三萬,將入關迎大駕,軍次于蕭,喬懼,遣子祐距越於蕭縣之靈壁。劉琨分兵向許昌,許昌人納之。琨自滎陽率兵迎越,遇祐,眾潰見殺。〔一0〕喬眾遂散,與五百騎奔平氏。

  帝還洛陽,大赦,越復表喬為太傅軍諮祭酒。越薨,復以喬為都督豫州諸軍事、鎮東將軍、豫州刺史。卒於官,時年六十三。愍帝末,追贈司空。子挺,潁川太守。挺子耽。

  耽字敬道。少有行檢,以義尚流稱,為宗族所推。博學,明習詩、禮、三史。歷度支尚書,加散騎常侍。在職公平廉慎,所蒞著績。桓玄,耽女婿也。及玄輔政,以耽為尚書令,加侍中,不拜,改授特進、金紫光祿大夫。尋卒,追贈左光祿大夫、開府。耽子柳。

  柳字叔惠,亦有名譽。少登清官,歷尚書左右僕射。時右丞傅迪好廣讀書而不解其義,柳唯讀老子而已,迪每輕之。柳云:「卿讀書雖多,而無所解,可謂書簏矣。」時人重其言。出為徐、兗、江三州刺史。卒,贈右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喬弟乂,始安太守。乂子成,丹楊尹。

  史臣曰:周浚人倫鑒悟,周馥理識精詳,華軼動顧禮經,劉喬志存諒直,用能歷官內外,咸著勳庸。而祖宣獻策遷都,乖忤於東海,彥夏係心宸極,獲罪於琅邪,乃被以惡名,加其顯戮,豈不哀哉!向若違左衽於伊川,建右社於淮服,據方城之險,藉全楚之資,簡練吳越之兵,漕引淮海之粟,縱未能祈天永命,猶足以紓難緩亡。嗟乎!「不用其良,覆俾我悖」,其此之謂也。苟晞擢自庸微,位居上將,釋位之功未立,貪暴之釁已彰,假手世龍,以至屠戮,斯所謂「殺人多矣,能無及此乎」!

  贊曰:開林才理,爰登貴仕,績著折衝,化行江汜。軼既尊主,馥亦勤王,背時獲戾,違天不祥。喬為戎首,未識行藏。道將鞠旅,威名克舉,貪虐有聞,忠勤未取。

  校勘記

  〔一〕父裴勞校:「裴」當作「斐」。斐著汝南先賢傳五卷,見隋書經籍志。

  〔二〕三山原作「三江山」。勞校:「江」字衍。按:勞說是,今據王濬傳刪。

  〔三〕顗嗣爵「顗」,各本誤作「覬」,今從宋本。事亦見顗傳。

  〔四〕始田氏擅齊冊府五二八「始」作「如」。

  〔五〕悟逆旅之言冊府五二八「逆旅」作「逆耳」。

  〔六〕累遷司徒左西屬御覽二0九引作「遷司徒左曹椽」。

  〔七〕後高密王泰至破汲桑故將公師藩讀書記疑:「後高密王泰」五字疑誤。泰卒於元康九年,不與苟晞同時。校文:「後」下疑奪「從」字。周校:當作「破汲桑及成都王穎故將公師藩」。

  〔八〕謙分小節冊府四一五「分」作「介」。

  〔九〕彭城王釋「釋」,各本作「繹」。通鑑考異云,喬傳「釋」作「繹」,帝紀、宗室傳皆作「釋」,蓋喬傳誤。今據改。下同。

  〔一0〕遇祐眾潰見殺周校:當重「祐」字,作「遇祐,祐眾潰見殺」,與下「喬眾遂散」句乃合。

查看目录 >> 《晉書》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地图 [江蘇宜興]陽羨雁蕩里潘氏宗譜六卷 [江蘇宜興]蜀山潘氏宗譜十二卷末一卷 [江蘇宜興]陸平潘氏續修宗譜□卷 [江蘇宜興]荆溪潘氏家乘□卷 [江蘇吳縣]潘氏宗譜三卷首一卷 [江蘇吳縣]吳縣潘氏支譜不分卷 [江蘇吳縣]大阜潘氏支譜二十四卷首一卷 [露蘇吳縣]大阜潘氏支譜二十四卷首一卷 [江蘇吳縣]大阜潘氏支譜二十四卷首一卷 [江蘇吳縣]大阜潘氏族譜四卷 [江蘇吳縣]大阜潘氏支譜二十四卷首一卷 [江蘇吳縣]東滙潘氏族譜八卷首四卷末一卷 [江蘇崑山]滎陽潘氏家譜不分卷 [浙江]富桐潘氏宗譜不分卷 [浙江]富桐潘氏宗譜八卷 [浙江]滎陽潘氏宗譜□卷 [浙江蕭山]蕭邑崇化潘氏宗譜不分卷 [浙江蕭山]蕭山錢清北祠潘氏宗譜六卷 [浙江富陽]潘氏宗譜不分卷 [浙江富陽]東安潘氏宗譜八卷 [浙江富陽]東安潘氏宗譜□卷 [浙江富陽]東安潘氏宗譜八卷 [浙江桐廬]桐江潮川潘氏宗譜□卷 [浙江湖州]吳興純孝里潘氏世譜不分卷 [浙江湖州]純孝里潘氏世譜不分卷 [浙江湖州]吳興純孝里潘氏世譜十卷首一卷 [浙江湖州]苕東湖濱義臯陳漊潘氏宗譜不分卷 [浙江長興]潘氏宗譜三卷 [浙江慈溪]慈溪潘氏宗譜三卷首一卷 [浙江餘姚]敕賜餘姚潘許同宗濟美寶給堂譜牒八卷首一卷 [浙江諸暨]暨陽東安潘氏宗譜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浙江上虞]潘氏族譜二卷 [浙江金華]湯溪潘氏世譜不分卷 [浙江蘭溪]續修蘭溪純孝鄉白露潘氏家譜不分卷 [浙江蘭溪]古溪潘氏宗譜□卷 [浙江蘭溪]古溪潘氏宗譜□卷 [浙江永康]峵川潘氏重修宗譜□卷 [浙江永康]峵川潘氏宗譜十四卷 [浙江東陽]東陽潘氏重修宗譜八卷 [浙江東陽]滎陽潘氏重修宗譜四卷 [浙江浦江]華牆潘氏宗譜十四卷 [浙江浦江]華牆潘氏宗譜□卷 [浙江浦江]華牆潘氏宗譜二十二卷 [浙江浦江]浦陽潘氏宗譜□卷 [浙江浦江]浦陽潘氏宗譜三卷 [浙江黃巖]黃巖洪家場潘氏宗譜□卷 [浙江黃巖]黃邑鴻葭場潘氏宗譜□卷 [浙江臨海]東塍潘氏宗譜四卷 [浙江仙居]樂安潘氏宗譜□卷 [浙江仙居]樂安潘氏宗譜□卷 [浙江麗水]潘氏宗譜二卷 [浙江松陽]驥湖潘氏族譜八卷首一卷 [浙江松陽]潘氏旌公房譜三卷 [浙江松陽]潘氏房譜□卷 [浙江松陽]驥湖潘氏重修族譜十卷首一卷 [浙江松陽]驥湖潘氏忠房宗譜四卷 [浙江松陽]潘氏上五房宗譜□卷 [浙江松陽]驥湖潘氏渭翁公房譜□卷 [浙江松陽]驥湖潘氏重修族譜十卷 [浙江松陽]驥湖潘氏忠房宗譜四卷 亳州牡丹史 寓圃杂记 遵岩集 明堂考 痘疹格致要论 春秋正辞 数学钥 新书 桂馨堂集 广雅疏證补正 春秋四传质 读医随笔 经典释文考證 曹大理集 李文忠公奏稿 丹魁堂诗集 钦定大清现行新律例 养一斋集 七十家赋钞 楝亭诗钞 暇老斋杂记 今水经 卓吾先生批评龙溪王先生语录钞 礼学卮言 声律关键 郑氏诗谱考正 诗说解颐字义 增修校正押韵释疑 襄勤伯鄂文端公年谱 易原 烟草谱 端溪研志 宋元学案 鹾政全书 钦定户部漕运全书 古今事文类聚前集 楚辞通释 周易姚氏学 蕉窗九录 读书记疑 汴京遗迹志 梅村集 孙氏书画钞 类篇 次山集 裘文达公文集 杨文恪公文集 癸巳类稿 癸巳存稿 粤闽巡视纪略 徐孝穆集 四书集义精要 周易赞义 东鸥草堂词 最新清国文武官制表 开心堂温病条辨 诗经通论 浮山文集前编 古今源流至论后集 勉斋集 徐文长逸稿 泰云堂集 孟子师说 愚庵小集 树经堂诗文集 性理群书句解 吕子评语 培荫轩诗集 桂轩藁 西藏日记 诗经通义 学诗正诂 尔雅郭注义疏 白榆集 刍荛集 复堂词 明通鉴附编 易翼宗 姑溪居士后集 周易说 提牢备考 天象源委 易原就正 字学寻源 易裨传 中州名贤文表 几何原本 雕玉集 河漕备考 绍闻编 樊川文集 幔亭集 过庭录 唐书宰相世系表订讹 论语商 秋林琴雅 桂胜 郎潜二笔 岘嶕山房诗集 仲弘集 困学纪闻 白云稿 洪氏集验方 圆音正考 圣经学规纂论学 西汉会要 嘉庆新修江宁府志 戊戌政变记 天一阁书目 灵芬馆词四种 宋诗钞 广续方言 独学庐五稿 平播全书 定山堂诗余 寒夜录 毅斋集 鹤林集 易学四同别录 那文毅公奏议 枉费心思 枉费心机 枉费心计 枉费时日 枉辔学步 枉道事人 析交离亲 析圭分组 析律舞文 析律贰端 析微察异 析毫剖厘 析毫剖芒 析珪判野 析珪胙土 析疑匡谬 析精剖微 析肝刿胆 析肝沥悃 析言破律 析辩诡辞 析骨而炊 枕典席文 枕冷衾寒 枕善而居 枕山栖谷 枕山臂江 枕山襟海 枕戈剚刃 枕戈坐甲 枕戈待命 枕戈待敌 枕戈汗马 枕戈饮血 枕方寝绳 枕稳衾温 枕籍经史 枕经籍书 林寒涧肃 林木池鱼 林林总总 枘凿冰炭 果不其然 果于自信 果熟蒂落 果行育德 枝分叶散 枝分缕解 枝别条异 枝叶扶疏 枝叶相持 枝外生枝 枝大于本 枝对叶比 枝布叶分 枝干相持 枝末生根 枝枝节节 枝流叶布 枝源派本 枝繁叶茂 枝节横生 枝词蔓语 枝词蔓说 枝附叶从 枝附叶著 枝附影从 枪声刀影 枪林刀树 枪林弹雨 枪烟炮雨 枭俊禽敌 枭心鹤貌 枭蛇鬼怪 枭视狼顾 枭首示众 枯木再生 枯木发荣 枯木逢春 枯本竭源 枯朽之余 枯杨之稊 枯枿朽株 枯树开花 枯树逢春 枯株朽木 枯燥无味 枯脑焦心 枯蓬断草 枯骨之余 枯骨生肉 枯鱼病鹤 枵肠辘辘 枵腹从公 枵腹终朝 枵腹重趼 架屋叠床 架海金梁 架肩击毂 架肩接踵 架谎凿空 枷脰械手 染指垂涎 染旧作新 染神乱志 染神刻骨 染翰成章 染翰操纸 染苍染黄 染蓝涅皂 染须种齿 染风习俗 柔声下气 柔心弱骨 柔情侠骨 柔情密意 柔情绰态 柔情蜜意 柔懦寡断 柔枝嫩叶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第七章 秦大国 第八章 张丑之合齐楚讲于魏 第九章 或谓韩相国 第十章 公仲使韩珉之秦求武隧 第十一章 韩相公仲珉使韩侈之秦 第十二章 客卿为韩谓秦王 第十三章 韩珉相齐 第十四章 或谓山阳君 第十五章 赵魏攻华阳 第十六章 秦招楚而伐齐 第十七章 韩氏逐向晋于周 第十八章 张登请费緤 第十九章 安邑之御史死 第二十章 魏王为九里之盟 第二十一章 建信君轻韩熙 第二十二章 段产谓新城君 第二十三章 段干越人谓新城君 第一章 苏秦将为从北说燕文侯 第二章 奉阳君李兑甚不取于苏秦 第三章 权之难燕再战不胜 第四章 燕文公时 第五章 人有恶苏秦于燕王者 第六章 张仪为秦破从连横谓燕王 第七章 宫他为燕使魏 第八章 苏秦死其弟苏代欲继之 第九章 燕王哙既立 第十章 初苏秦弟厉因燕质子而求见齐王 第十一章 燕昭王收破燕后即位 第十二章 齐伐宋宋急 第十三章 苏代谓燕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