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晉書 >

晉書卷四十二列傳第十二

晉書卷四十二列傳第十二

  王渾子濟

  王渾字玄沖,太原晉陽人也。父昶,魏司空。渾沈雅有器量。襲父爵京陵侯,辟大將軍曹爽掾。爽誅,隨例免。起為懷令,參文帝安東軍事,累遷散騎黃門侍郎、散騎常侍。咸熙中為越騎校尉。

  武帝受禪,加揚烈將軍,遷徐州刺史。時年荒歲饑,渾開倉振贍,百姓賴之。泰始初,增封邑千八百戶。久之,遷東中郎將,監淮北諸軍事,鎮許昌。數陳損益,多見納用。

  轉征虜將軍、監豫州諸軍事、假節,領豫州刺史。渾與吳接境,宣布威信,前後降附甚多。吳將薛瑩、魯淑眾號十萬,淑向弋陽,瑩向新息。時州兵並放休息,眾裁一旅,浮淮潛濟,出其不意,瑩等不虞晉師之至。渾擊破之,以功封次子尚為關內侯。

  遷安東將軍、都督揚州諸軍事,鎮壽春。吳人大佃皖城,圖為邊害。渾遣揚州刺史應綽督淮南諸軍攻破之,并破諸別屯,焚其積穀百八十餘萬斛、稻苗四千餘頃、船六百餘艘。渾遂陳兵東疆,視其地形險易,歷觀敵城,察攻取之勢。

  及大舉伐吳,渾率師出橫江,遣參軍陳慎、都尉張喬攻尋陽瀨鄉,又擊吳牙門將孔忠,皆破之,獲吳將周興等五人。又遣殄吳護軍李純據高望城,討吳將俞恭,破之,多所斬獲。吳厲武將軍陳代、平虜將軍朱明懼而來降。吳丞相張悌、大將軍孫震等率眾數萬指城陽,渾遣司馬孫疇、揚州刺史周浚擊破之,臨陣斬二將,及首虜七千八百級,吳人大震。

  孫皓司徒何植、建威將軍孫晏送印節詣渾降。既而王濬破石頭,降孫皓,威名益振。明日,渾始濟江,登建鄴宮,釃酒高會。自以先據江上,破皓中軍,案甲不進,致在王濬之後。意甚愧恨,有不平之色,頻奏濬罪狀,時人譏之。帝下詔曰:「使持節、都督揚州諸軍事、安東將軍、京陵侯王渾,督率所統,遂逼秣陵,令賊孫皓救死自衛,不得分兵上赴,以成西軍之功。又摧大敵,獲張悌,使皓塗窮勢盡,面縛乞降。遂平定秣陵,功勳茂著。其增封八千戶,進爵為公,封子澄為亭侯、弟湛為關內侯,賜絹八千匹。」

  轉征東大將軍,復鎮壽陽。渾不尚刑名,處斷明允。時吳人新附,頗懷畏懼。渾撫循羇旅,虛懷綏納,座無空席,門不停賓。於是江東之士莫不悅附。

  徵拜尚書左僕射,加散騎常侍。會朝臣立議齊王攸當之藩,渾上書諫曰:「伏承聖詔,憲章古典,進齊王攸為上公,崇其禮儀,遣攸之國。昔周氏建國,大封諸姬,以藩帝室,永世作憲。至於公旦,武王之弟,左右王事,輔濟大業,不使歸藩。明至親義著,不可遠朝故也。是故周公得以聖德光弼幼主,忠誠著於金縢,光述文武仁聖之德。攸於大晉,姬旦之親也。宜贊皇朝,與聞政事,實為陛下腹心不貳之臣。且攸為人,修潔義信,加以懿親,志存忠貞。今陛下出攸之國,假以都督虛號,而無典戎幹方之實,去離天朝,不預王政。傷母弟至親之體,虧友于款篤之義,懼非陛下追述先帝、文明太后待攸之宿意也。若以攸望重,於事宜出者,今以汝南王亮代攸。亮,宣皇帝子,文皇帝弟,伷、駿各處方任,有內外之資,論以後慮,亦不為輕。攸今之國,適足長異同之論,以損仁慈之美耳。而令天下窺陛下有不崇親親之情,臣竊為陛下不取也。若以妃后外親,任以朝政,則有王氏傾漢之權,呂產專朝之禍。若以同姓至親,則有吳楚七國逆亂之殃。歷觀古今,苟事輕重,所在無不為害也。不可事事曲設疑防,慮方來之患者也,唯當任正道而求忠良。若以智計猜物,雖親見疑,至於疏遠者亦何能自保乎!人懷危懼,非為安之理,此最有國有家者之深忌也。愚以為太子太保缺,宜留攸居之,與太尉汝南王亮、衛將軍楊珧共為保傅,幹理朝事。三人齊位,足相持正,進有輔納廣義之益,退無偏重相傾之勢。令陛下有篤親親之恩,使攸蒙仁覆之惠。臣同國休戚,義在盡言,心之所見,不能默已。私慕魯女存國之志,敢陳愚見,觸犯天威。欲陛下事每盡善,冀萬分之助。臣而不言,誰當言者。」帝不納。

  太熙初,遷司徒。惠帝即位,加侍中,又京陵置士官,如睢陵比。及誅楊駿,崇重舊臣,乃加渾兵。渾以司徒文官,主史不持兵,持兵乃吏屬絳衣。自以偶因時寵,權得持兵,非是舊典,皆令皁服。論者美其謙而識體。

  楚王瑋將害汝南王亮等也,公孫宏說瑋曰:「昔宣帝廢曹爽,引太尉蔣濟參乘,以增威重。大王今舉非常事,宜得宿望,鎮厭眾心。司徒王渾宿有威名,為三軍所信服,可請同乘,使物情有憑也。」瑋從之。渾辭疾歸第,以家兵千餘人閉門距瑋。瑋不敢逼。俄而瑋以矯詔伏誅,渾乃率兵赴官。帝嘗訪渾元會問郡國計吏方俗之宜,渾奏曰:「陛下欽明聖哲,光于遠近,明詔沖虛,詢及芻蕘,斯乃周文疇咨之求,仲尼不恥下問也。舊三朝元會前計吏詣軒下,侍中讀詔,計吏跪受。臣以詔文相承已久,無他新聲,非陛下留心方國之意也。可令中書指宣明詔,問方土異同,賢才秀異,風俗好尚,農桑本務,刑獄得無冤濫,守長得無侵虐。其勤心政化興利除害者,授以紙筆,盡意陳聞。以明聖指垂心四遠,不復因循常辭。且察其答對文義,以觀計吏人才之實。又先帝時,正會後東堂見征鎮長史司馬、諸王國卿、諸州別駕。今若不能別見,可前詣軒下,使侍中宣問,以審察方國,於事為便。」帝然之。又詔渾錄尚書事。

  渾所歷之職,前後著稱,及居台輔,聲望日減。元康七年薨,時年七十五,諡曰元。長子尚早亡,次子濟嗣。〔一〕

  濟字武子。少有逸才,風姿英爽,氣蓋一時。好弓馬,勇力絕人,善易及莊老,文詞俊茂,伎藝過人,有名當世,與姊夫和嶠及裴楷齊名。尚常山公主。年二十,起家拜中書郎,〔二〕以母憂去官。起為驍騎將軍,累遷侍中,與侍中孔恂、王恂、楊濟同列,為一時秀彥。武帝嘗會公卿藩牧於式乾殿,顧濟、恂而謂諸公曰:「朕左右可謂恂恂濟濟矣!」每侍見,未嘗不諮論人物及萬機得失。濟善於清言,修飾辭令,諷議將順,朝臣莫能尚焉,帝益親貴之。仕進雖速,論者不以主婿之故,咸謂才能致之。然外雖弘雅,而內多忌刻,好以言傷物,儕類以此少之。以其父之故,每排王濬,時議譏焉。

  齊王攸當之藩,濟既陳請,又累使公主與甄德妻長廣公主俱入,稽顙泣請帝留攸。帝怒謂侍中王戎曰:「兄弟至親,今出齊王,自是朕家事。而甄德、王濟連遣婦來生哭人!」以忤旨,左遷國子祭酒,常侍如故。

  數年,入為侍中。時渾為僕射,主者處事或不當,濟性峻厲,明法繩之。素與從兄佑不平,佑黨頗謂濟不能顧其父,由是長同異之言。出為河南尹,未拜,坐鞭王官吏免官,而王佑始見委任。而濟遂被斥外,於是乃移第北芒山下。

  性豪侈,麗服玉食。時洛京地甚貴,濟買地為馬埒,編錢滿之,時人謂為「金溝」。〔三〕王愷以帝舅奢豪,有牛名「八百里駁」,常瑩其蹄角。濟請以錢千萬與牛對射而賭之。愷亦自恃其能,令濟先射。一發破的,因據胡床,叱左右速探牛心來,須臾而至,一割便去。和嶠性至儉,家有好李,帝求之,不過數十。濟候其上直,率少年詣園,共啖畢,伐樹而去。帝嘗幸其宅,供饌甚豐,悉貯琉璃器中。蒸肫甚美,帝問其故,答曰:「以人乳蒸之。」帝色甚不平,食未畢而去。

  濟善解馬性,嘗乘一馬,著連乾鄣泥,前有水,終不肯渡。濟云:「此必是惜鄣泥。」使人解去,便渡。故杜預謂濟有馬癖。

  帝嘗謂和嶠曰:「我將罵濟而後官爵之,何如?」嶠曰:「濟俊爽,恐不可屈。」帝因召濟,切讓之,既而曰:「知愧不?」濟答曰:「尺布斗粟之謠,常為陛下恥之。他人能令親疏,臣不能使親親,以此愧陛下耳。」帝默然。

  帝嘗與濟奕棋,而孫皓在側,謂皓曰:「何以好剝人面皮?」皓曰:「見無禮於君者則剝之。」濟時伸腳局下,而皓譏焉。

  尋使白衣領太僕。年四十六,先渾卒,追贈驃騎將軍。及其將葬,時賢無不畢至。孫楚雅敬濟,而後來,哭之甚悲,賓客莫不垂涕。哭畢,向靈床曰:「卿常好我作驢鳴,我為卿作之。」體似聲真,賓客皆笑。楚顧曰:「諸君不死,而令王濟死乎!」

  初,濟尚主,主兩目失明,而妒忌尤甚,然終無子,有庶子二人。卓字文宣,嗣渾爵,拜給事中。次聿,字茂宣,襲公主封敏陽侯。濟二弟,澄字道深,汶字茂深,皆辯慧有才藻,並歷清顯。

  王濬

  王濬字士治,弘農湖人也。家世二千石。濬博涉墳典,美姿貌,不修名行,不為鄉曲所稱。晚乃變節,疏通亮達,恢廓有大志。嘗起宅,開門前路廣數十步。人或謂之何太過,濬曰:「吾欲使容長戟幡旗。」眾咸笑之,濬曰:「陳勝有言,燕雀安知鴻鵠之志。」

  州郡辟河東從事。守令有不廉潔者,皆望風自引而去。刺史燕國徐邈有女才淑,擇夫未嫁。邈乃大會佐吏,令女於內觀之。女指濬告母,邈遂妻之。後參征南軍事,羊祜深知待之。祜兄子暨白祜:「濬為人志太,奢侈不節,不可專任,宜有以裁之。」祜曰:「濬有大才,將欲濟其所欲,必可用也。」轉車騎從事中郎,識者謂祜可謂能舉善焉。

  除巴郡太守。郡邊吳境,兵士苦役,生男多不養。濬乃嚴其科條,寬其傜課,其產育者皆與休復,所全活者數千人。轉廣漢太守,垂惠布政,百姓賴之。濬夜夢懸三刀於臥屋梁上,須臾又益一刀,濬驚覺,意甚惡之。主簿李毅再拜賀曰:「三刀為州字,又益一者,明府其臨益州乎?」及賊張弘殺益州刺史皇甫晏,果遷濬為益州刺史。濬設方略,悉誅弘等,以勳封關內侯。懷輯殊俗,待以威信,蠻夷徼外,多來歸降。徵拜右衛將軍,除大司農。車騎將軍羊祜雅知濬有奇略,乃密表留濬,於是重拜益州刺史。

  武帝謀伐吳,詔濬修舟艦。濬乃作大船連舫,方百二十步,受二千餘人。以木為城,起樓櫓,開四出門,其上皆得馳馬來往。又畫鷁首怪獸於船首,以懼江神。舟楫之盛,自古未有。濬造船於蜀,其木柿蔽江而下。吳建平太守吾彥取流柿以呈孫皓曰:〔四〕「晉必有攻吳之計,宜增建平兵。建平不下,終不敢渡。」皓不從。尋以謠言拜濬為龍驤將軍、監梁益諸軍事。語在羊祜傳。

  時朝議咸諫伐吳,濬乃上疏曰:「臣數參訪吳楚同異,孫皓荒淫凶逆,荊揚賢愚無不嗟怨。且觀時運,宜速征伐。若今不伐,天變難預。令皓卒死,更立賢主,文武各得其所,則強敵也。臣作船七年,日有朽敗,又臣年已七十,死亡無日。三者一乖,則難圖也,誠願陛下無失事機。」帝深納焉。賈充、荀勖陳諫以為不可,唯張華固勸。又杜預表請,帝乃發詔,分命諸方節度。濬於是統兵。先在巴郡之所全育者,皆堪傜役供軍,其父母戒之曰:「王府君生爾,爾必勉之,無愛死也!」

  太康元年正月,濬發自成都,率巴東監軍、廣武將軍唐彬攻吳丹楊,克之,擒其丹楊監盛紀。吳人於江險磧要害之處,並以鐵鎖橫截之,又作鐵錐長丈餘,暗置江中,以逆距船。先是,羊祜獲吳間諜,具知情狀。濬乃作大筏數十,亦方百餘步,縛草為人,被甲持杖,令善水者以筏先行,筏遇鐵錐,錐輒著筏去。又作火炬,長十餘丈,大數十圍,灌以麻油,在船前,遇鎖,然炬燒之,須臾,融液斷絕,於是船無所礙。二月庚申,克吳西陵,獲其鎮南將軍留憲、征南將軍成據、〔五〕宜都太守虞忠。壬戌,克荊門、夷道二城,獲監軍陸晏。乙丑,克樂鄉,獲水軍督陸景。平西將軍施洪等來降。乙亥,詔進濬為平東將軍、假節、都督益梁諸軍事。

  濬自發蜀,兵不血刃,攻無堅城,夏口、武昌,無相支抗。於是順流鼓棹,徑造三山。皓遣游擊將軍張象率舟軍萬人禦濬,象軍望旗而降。皓聞濬軍旌旗器甲,屬天滿江,威勢甚盛,莫不破膽。用光祿勳薛瑩、中書令胡沖計,送降文於濬曰:「吳郡孫皓叩頭死罪。昔漢室失御,九州幅裂,先人因時略有江南,遂阻山河,與魏乖隔。大晉龍興,德覆四海,闇劣偷安,未喻天命。至于今者,猥煩六軍,衡蓋露次,遠臨江渚。舉國震惶,假息漏刻,敢緣天朝,含弘光大。謹遣私署太常張夔等奉所佩璽綬,委質請命。」壬寅,濬入于石頭。皓乃備亡國之禮,素車白馬,肉袒面縛,銜璧牽羊,大夫衰服,士輿櫬,率其偽太子瑾、瑾弟魯王虔等二十一人,造于壘門。濬躬解其縛,受璧焚櫬,送于京師。收其圖籍,封其府庫,軍無私焉。帝遣使者犒濬軍。

  初,詔書使濬下建平,受杜預節度,至秣陵,受王渾節度。預至江陵,謂諸將帥曰:「若濬得下建平,則順流長驅,威名已著,不宜令受制於我。若不能克,則無緣得施節度。」濬至西陵,預與之書曰:「足下既摧其西藩,便當徑取秣陵,討累世之逋寇,釋吳人於塗炭。自江入淮,逾于泗汴,泝河而上,振旅還都,亦曠世一事也。」濬大悅,表呈預書。

  及濬將至秣陵,王渾遣信要令暫過論事,濬舉帆直指,報曰:「風利,不得泊也。」王渾久破皓中軍,斬張悌等,頓兵不敢進。而濬乘勝納降,渾恥而且忿,乃表濬違詔不受節度,誣罪狀之。有司遂按濬檻車徵,帝弗許,詔讓濬曰:「伐國事重,宜令有一。前詔使將軍受安東將軍渾節度,渾思謀深重,案甲以待將軍。云何徑前,不從渾命,違制昧利,甚失大義。將軍功勳,簡在朕心,當率由詔書,崇成王法,而於事終恃功肆意,朕將何以令天下?」濬上書自理曰:

  臣前被庚戌詔書曰:「軍人乘勝,猛氣益壯,便當順流長騖,直造秣陵。」臣被詔之日,即便東下。又前被詔書云「太尉賈充總統諸方,自鎮東大將軍伷及渾、濬、彬等皆受充節度」,無令臣別受渾節度之文。

  臣自達巴丘,所向風靡,知孫皓窮踧,勢無所至。十四日至牛渚,去秣陵二百里,宿設部分,為攻取節度。前至三山,見渾軍在北岸,遣書與臣,可暫來過,共有所議,亦不語臣當受節度之意。臣水軍風發,乘勢造賊城,加宿設部分行有次第,無緣得於長流之中迴船過渾,令首尾斷絕。須臾之間,皓遣使歸命。臣即報渾書,并寫皓牋,具以示渾,使速來,當於石頭相待。軍以日中至秣陵,暮乃被渾所下當受節度之符,欲令臣明十六日悉將所領,還圍石頭,備皓越逸。又索蜀兵及鎮南諸軍人名定見。臣以為皓已來首都亭,無緣共合空圍。又兵人定見,不可倉卒,皆非當今之急,不可承用。中詔謂臣忽棄明制,專擅自由。伏讀嚴詔,驚怖悚慄,不知軀命當所投厝。豈惟老臣獨懷戰灼,三軍上下咸盡喪氣。臣受國恩,任重事大,常恐託付不效,孤負聖朝。故投身死地,轉戰萬里,被蒙寬恕之恩,得從臨履之宜。是以憑賴威靈,幸而能濟,皆是陛下神策廟算。臣承指授,效鷹犬之用耳,有何勳勞而恃功肆意,寧敢昧利而違聖詔。

  臣以十五日至秣陵,而詔書以十六日起洛陽,其間懸闊,不相赴接,則臣之罪責宜蒙察恕。假令孫皓猶有螳蜋舉斧之勢,而臣輕軍單入,有所虧喪,罪之可也。臣所統八萬餘人,乘勝席卷。皓以眾叛親離,無復羽翼,匹夫獨立,不能庇其妻子,雀鼠貪生,苟乞一活耳。而江北諸軍不知其虛實,不早縛取,自為小誤。臣至便得,更見怨恚,並云守賊百日,而令他人得之,言語噂沓,不可聽聞。

  案春秋之義,大夫出疆,由有專輒。臣雖愚蠢,以為事君之道,唯當竭節盡忠,奮不顧身,量力受任,臨事制宜,苟利社稷,死生以之。若其顧護嫌疑,以避咎責,此是人臣不忠之利,實非明主社稷之福也。臣不自料,忘其鄙劣,披布丹心,輸寫肝腦,欲竭股肱之力,加之以忠貞,庶必掃除兇逆,清一宇宙,願令聖世與唐虞比隆。陛下粗察臣之愚款,而識其欲自效之誠,是以授臣以方牧之任,委臣以征討之事。雖燕主之信樂毅,漢祖之任蕭何,無以加焉。受恩深重,死且不報,而以頑疏,舉錯失宜。陛下弘恩,財加切讓,惶怖怔營,無地自厝,願陛下明臣赤心而已。

  渾又騰周浚書,云濬軍得吳寶物。濬復表曰:

  被壬戌詔書,下安東將軍所上揚州刺史周浚書,謂臣諸軍得孫皓寶物,又謂牙門將李高放火燒皓偽宮。輒公文上尚書,具列本末。又聞渾案陷上臣。臣受性愚忠,行事舉動,信心而前,期於不負神明而已。秣陵之事,皆如前所表,而惡直醜正,實繁有徒,欲構南箕,成此貝錦,公於聖世,反白為黑。

  夫佞邪害國,自古而然。故無極破楚,宰嚭滅吳,及至石顯,傾亂漢朝,皆載在典籍,為世所戒。昔樂毅伐齊,下城七十,而卒被讒間,脫身出奔。樂羊既反,謗書盈篋。況臣頑疏,能免讒慝之口!然所望全其首領者,實賴陛下聖哲欽明,使浸潤之譖不得行焉。然臣孤根獨立,朝無黨援,久棄遐外,人道斷絕,而結恨強宗,取怨豪族。以累卵之身,處雷霆之衝;繭栗之質,當豺狼之路,其見吞噬,豈抗脣齒!

  夫犯上干主,其罪可救,乖忤貴臣,則禍在不測。故朱雲折檻,嬰逆鱗之怒,慶忌救之,成帝不問。望之、周堪違忤石顯,雖闔朝嗟歎,而死不旋踵。此臣之所大怖也。今渾之支黨姻族,內外皆根據磐牙,並處世位。聞遣人在洛中,專共交構,盜言孔甘,疑惑觀聽。夫曾參之不殺人,亦以明矣,然三人傳之,其母投杼。今臣之信行,未若曾參之著;而讒構沸騰,非徒三夫之對,外內扇助,為二五之應。夫猛獸當塗,麒麟恐懼,況臣脆弱,敢不悚慄!

  偽吳君臣,今皆生在,便可驗問,以明虛實。前偽中郎將孔攄說,去二月武昌失守,水軍行至。皓案行石頭還,左右人皆跳刀大呼云:「要當為陛下一死戰決之。」皓意大喜,謂必能然,便盡出金寶,以賜與之。小人無狀,得便持走,皓懼,乃圖降首。降使適去,左右劫奪財物,略取妻妾,放火燒宮。皓逃身竄首,恐不脫死,臣至,遣參軍主者救斷其火耳。周浚以十六日前入皓宮,臣時遣記室吏往視書籍,浚使收縛。若有遺寶,則浚前得,不應移蹤後人,欲求苟免也。

  臣前在三山得浚書云:「皓散寶貨以賜將士,府庫略虛。」而今復言「金銀篋笥,動有萬計」,疑臣軍得之。言語反覆,無復本末。臣復與軍司張牧、汝南相馮紞等共入觀皓宮,乃無席可坐。後日又與牧等共視皓舟船,渾又先臣一日上其船。船上之物,皆渾所知見。臣之案行,皆出其後,若有寶貨,渾應得之。

  又臣將軍素嚴,兵人不得妄離部陣間。在秣陵諸軍,凡二十萬眾。臣軍先至,為土地之主。百姓之心,皆歸仰臣,臣切敕所領,秋毫不犯。諸有市易,皆有伍任證左,明從券契,有違犯者,凡斬十三人,皆吳人所知也。餘軍縱橫,詐稱臣軍,而臣軍類皆蜀人,幸以此自別耳。豈獨浚之將士皆是夷齊,而臣諸軍悉聚盜跖耶!時有八百餘人,緣石頭城劫取布帛。臣牙門將軍馬潛即收得二十餘人,并疏其督將姓名,移以付浚,使得自科結,而寂無反報,疑皆縱遣,絕其端緒也。

  又聞吳人言,前張悌戰時,所殺財有二千人,而渾、浚露布言以萬計。以吳剛子為主簿,而遣剛至洛,欲令剛增斬級之數。可具問孫皓及其諸臣,則知其定審。若信如所聞,浚等虛詐,尚欺陛下,豈惜於臣!云臣屯聚蜀人,不時送皓,欲有反狀。又恐動吳人,言臣皆當誅殺,取其妻子,冀其作亂,得騁私忿。謀反大逆,尚以見加,其餘謗沓,故其宜耳。

  渾案臣「瓶磬小器,蒙國厚恩,頻繁擢敘,遂過其任」。渾此言最信,內省慚懼。今年平吳,誠為大慶,於臣之身,更受咎累。既無孟側策馬之好,而令濟濟之朝有讒邪之人,虧穆穆之風,損皇代之美。由臣頑疏,使致於此,拜表流汗,言不識次。

  濬至京都,有司奏,濬表既不列前後所被七詔月日,又赦後違詔不受渾節度,大不敬,付廷尉科罪。詔曰:「濬前受詔徑造秣陵,後乃下受渾節度。詔書稽留,所下不至,便令與不受詔同責,未為經通。濬不即表上被渾宣詔,此可責也。濬有征伐之勞,不足以一眚掩之。」有司又奏,濬赦後燒賊船百三十五艘,輒敕付廷尉禁推。詔曰「勿推」。拜濬輔國大將軍,領步兵校尉。舊校唯五,置此營自濬始也。有司又奏,輔國依比,未為達官,不置司馬,不給官騎。詔依征鎮給五百大車,增兵五百人為輔國營,給親騎百人、官騎十人,置司馬。封為襄陽縣侯,邑萬戶。封子彝楊鄉亭侯,邑千五百戶,賜絹萬匹,又賜衣一襲、錢三十萬及食物。

  濬自以功大,而為渾父子及豪強所抑,屢為有司所奏,每進見,陳其攻伐之勞,及見枉之狀,或不勝忿憤,徑出不辭。帝每容恕之。益州護軍范通,濬之外親也,謂濬曰:「卿功則美矣,然恨所以居美者,未盡善也。」濬曰:「何謂也?」通曰:「卿旋旆之日,角巾私第,口不言平吳之事。若有問者,輒曰:『聖主之德,群帥之力,老夫何力之有焉!』〔六〕如斯,顏老之不伐,龔遂之雅對,將何以過之。藺生所以屈廉頗,王渾能無愧乎!」濬曰:「吾始懼鄧艾之事,畏禍及,不得無言,亦不能遣諸胸中,是吾褊也。」

  時人咸以濬功重報輕,博士秦秀、太子洗馬孟康、前溫令李密等並表訟濬之屈。帝乃遷濬鎮軍大將軍,加散騎常侍,領後軍將軍。王渾詣濬,濬嚴設備衛然後見之,其相猜防如此。

  濬平吳之後,以勳高位重,不復素業自居,乃玉食錦服,縱奢侈以自逸。其有辟引,多是蜀人,示不遺故舊也。後又轉濬撫軍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加特進,散騎常侍、後軍將軍如故。太康六年卒,時年八十,諡曰武。葬柏谷山,大營塋域,葬垣周四十五里,面別開一門,松柏茂盛。子矩嗣。

  矩弟暢,散騎郎。暢子粹,太康十年,武帝詔粹尚潁川公主,仕至魏郡太守。

  濬有二孫,過江不見齒錄。安西將軍桓溫鎮江陵,表言之曰:「臣聞崇德賞功,為政之所先;興滅繼絕,百王之所務。故德參時雍,則奕世承祀;功烈一代,則永錫祚胤。案故撫軍王濬歷職內外,任兼文武,料敵制勝,明勇獨斷,義存社稷之利,不顧專輒之罪。荷戈長騖,席卷萬里,僭號之吳,面縛象魏。今皇澤被於九州,玄風洽於區外。襄陽之封,廢而莫續;恩寵之號,墜於近嗣。遐邇酸懷,臣竊悼之。濬今有二孫,年出六十,室如懸磬,餬口江濱,四節蒸嘗,菜羹不給。昔漢高定業,求樂毅之嗣;世祖旌賢,建葛亮之胤。夫效忠異代,立功異國,尚通天下之善,使不泯棄。況濬建元勳於當年,著嘉慶於身後,靈基託根於南垂,皇祚中興於江左,舊物克彰,神器重耀,豈不由伊人之功力也哉!誠宜加恩,少垂矜憫,追錄舊勳,纂錫茅土。則聖朝之恩,宣暢於上,忠臣之志,不墜于地矣。」卒不見省。

  唐彬

  唐彬字儒宗,魯國鄒人也。父臺,太山太守。彬有經國大度,而不拘行檢。少便弓馬,好游獵,身長八尺,走及奔鹿,強力兼人。晚乃敦悅經史,尤明易經,隨師受業,還家教授,恒數百人。初為郡門下掾,轉主簿。刺史王沈集諸參佐,盛論距吳之策,以問九郡吏。彬與譙郡主簿張惲俱陳吳有可兼之勢,沈善其對。又使彬難言吳未可伐者,而辭理皆屈。還遷功曹,舉孝廉,州辟主簿,累遷別駕。

  彬忠肅公亮,盡規匡救,不顯諫以自彰。又奉使詣相府計事,于時僚佐皆當世英彥,見彬莫不欽悅,稱之於文帝,薦為掾屬。帝以問其參軍孔顥,顥忌其能,良久不答。陳騫在坐,斂板而稱曰:「彬之為人,勝騫甚遠。」帝笑曰:「但能如卿,固未易得,何論於勝。」因辟彬為鎧曹屬。帝問曰:「卿何以致辟?」對曰:「修業陋巷,觀古人之遺跡,言滿天下無口過,行滿天下無怨惡。」帝顧四坐曰:「名不虛行。」他日,謂孔顥曰:「近見唐彬,卿受蔽賢之責矣。」

  初,鄧艾之誅也,文帝以艾久在隴右,素得士心,一旦夷滅,恐邊情搔動,使彬密察之。彬還,白帝曰:「鄧艾忌克詭狹,矜能負才,順從者謂為見事,直言者謂之觸迕。雖長史司馬,參佐牙門,答對失指,輒見罵辱。處身無禮,大失人心。又好施行事役,數勞眾力。隴右甚患苦之,喜聞其禍,不肯為用。今諸軍已至,足以鎮壓內外,願無以為慮。」

  俄除尚書水部郎。泰始初,賜爵關內侯。出補鄴令,彬道德齊禮,期月化成。遷弋陽太守,明設禁防,百姓安之。以母喪去官。益州東接吳寇,監軍位缺,朝議用武陵太守楊宗及彬。武帝以問散騎常侍文立,立曰:「宗、彬俱不可失。然彬多財欲,而宗好酒,惟陛下裁之。」帝曰:「財欲可足,酒者難改。」遂用彬。尋又詔彬監巴東諸軍事,加廣武將軍。上征吳之策,甚合帝意。

  後與王濬共伐吳,彬屯據衝要,為眾軍前驅。每設疑兵,應機制勝。陷西陵、樂鄉,多所擒獲。自巴陵、沔口以東,諸賊所聚,莫不震懼,倒戈肉袒。彬知賊寇已殄,孫皓將降,未至建鄴二百里,稱疾遲留,以示不競。果有先到者爭物,後到者爭功,于時有識莫不高彬此舉。吳平,詔曰:「廣武將軍唐彬受任方隅,東禦吳寇,南臨蠻越,撫寧疆埸,有綏禦之績。又每慷慨,志在立功。頃者征討,扶疾奉命,首啟戎行,獻俘授馘,勳效顯著。其以彬為右將軍、都督巴東諸軍事。」徵拜翊軍校尉,改封上庸縣侯,食邑六千戶,賜絹六千匹。朝有疑議,每參預焉。

  北虜侵掠北平,以彬為使持節、監幽州諸軍事、領護烏丸校尉、右將軍。彬既至鎮,訓卒利兵,廣農重稼,震威耀武,宣喻國命,示以恩信。於是鮮卑二部大莫廆、擿何等並遣侍子入貢。兼修學校,誨誘無倦,仁惠廣被。遂開拓舊境,卻地千里。復秦長城塞,自溫城洎于碣石,綿亙山谷且三千里,分軍屯守,烽堠相望。由是邊境獲安,無犬吠之警,自漢魏征鎮莫之比焉。鮮卑諸種畏懼,遂殺大莫廆。彬欲討之,恐列上俟報,虜必逃散,乃發幽冀車牛。參軍許祗密奏之,詔遣御史檻車徵彬付廷尉,以事直見釋。百姓追慕彬功德,生為立碑作頌。

  彬初受學於東海閻德,門徒甚多,〔七〕獨目彬有廊廟才。及彬官成,而德已卒,乃為之立碑。

  元康初,拜使持節、前將軍、領西戎校尉、雍州刺史。下教曰:「此州名都,士人林藪。處士皇甫申叔、嚴舒龍、姜茂時、梁子遠等,並志節清妙,履行高潔。踐境望風,虛心饑渴,思加延致,待以不臣之典。幅巾相見,論道而已,豈以吏職,屈染高規。郡國備禮發遣,以副於邑之望。」於是四人皆到,彬敬而待之。元康四年卒官,時年六十,諡曰襄,賜絹二百匹,錢二十萬。長子嗣,〔八〕官至廣陵太守。少子岐,征虜司馬。

  史臣曰:孫氏負江山之阻隔,恃牛斗之妖氛,奄有水鄉,抗衡上國。二王屬當戎旅,受律遄征,渾既獻捷橫江,濬亦克清建鄴。于時討吳之役,將帥雖多,定吳之功,此焉為最。向使弘范父之不伐,慕陽夏之推功,上稟廟堂,下憑將士。豈非懋勳懋德,善始善終者歟!此而不存,彼焉是務。或矜功負氣,或恃勢驕陵,競構南箕,成茲貝錦。遂乃喧黷宸扆,斁亂彝倫,既為戒於功臣,亦致譏于清論,豈不惜哉!王濟遂驕父之褊心,乖爭子之明義,俊材雖多,亦奚以為也。唐彬畏避交爭,屬疾遲留,退讓之風,賢於渾濬遠矣。傳云「不拘行檢」,安得長者之行哉!

  贊曰:二王總戎,淮海攸同。渾既害善,濬亦矜功。武子豪桀,夙參朝列。逞慾牛心,紆情馬埒。儒宗知退,避名全節。

  校勘記

  〔一〕次子濟嗣據濟傳,濟先渾卒,濟庶子卓嗣渾爵,此云「濟嗣」,未當。

  〔二〕起家拜中書郎「拜」字疑衍,御覽二三八引晉書百官名臣、冊府四五八並無。

  〔三〕金溝世說汰侈注、太平寰宇記三、御覽四九三引皆作「金埒」,食貨志云「布金埒之泉」,亦即指此。上文云「為馬埒」,則此作「埒」義長。

  〔四〕吾彥原誤作「吳彥」,據吾彥傳及吳志孫皓傳注引干寶晉紀改。

  〔五〕獲其鎮南將軍留憲征南將軍成據武紀「成據」作「成璩」,「獲」作「殺」,通鑑八一亦云「殺吳都督留憲等」。

  〔六〕老夫何力之有焉「夫」,各本誤作「父」,今從宋本。通鑑八一、通志一二二均作「夫」。

  〔七〕彬初受學於東海閻德門徒甚多御覽四四三引「門徒」上重「德」字,文義較明確。

  〔八〕長子嗣周校:長子某脫名。

查看目录 >> 《晉書》


国学迷 玛雅金字塔中发现隐秘墓葬 出土大批文物 常山赵子龙赵云为何拒娶娇美寡妇为妻? 诸葛诞为什么被称狗 诸葛诞是诸葛亮的什么人 中国军队抗战期间罕见老照片 手断还英勇奋战! 裕固族信仰什么教?裕固族的宗教信仰 秦朝历史上秦王子婴为什么杀不死宦官赵高? 明宪宗朱见深吴废后结局怎样?吴废后怎么死的 李莲英死前才敢说的秘密 让人大开眼界! 解密:大清朝的第十代皇帝及最后一个封建帝王? 李师师到底有多美?宋江见了心猿意马 汉武帝有多好色?能三日不食,不能一日无妇人 揭秘北齐高澄为何勒兵入宫烹杀侯景儿子 世界上最早的水冲坐式厕所 大清朝历史上的哪位皇帝的生母竟是自杀身亡的? 曹操立太子崔琰却为何不力挺侄女婿曹植? 唐太宗论隋炀帝的故事 隋炀帝杨广年号是什么 隋文帝杨坚的长相怎么样?世人如何评价他的? 天意还是人为?揭秘吓死秦始皇的三件怪事 诸葛亮治国的致命弱点:对于国家没有宏观规划 揭秘:司马相如琴挑卓文君是为其巨额嫁妆? 北宋六贼之首蔡京死因:虽有重金却饿死在路上 在中国立夏中国日子里各地的习俗是怎样的? 揭秘:古代第一屠夫明太祖朱元璋的残暴刑罚 清朝服饰之:清代妇女发饰 平民百姓的刘邦为何能够建立大一统的汉室大业? 刘备用诚信取天下的两大秘笈:从未违背过诺言 揭密西游记的十大惊人真相 绝对让你彻底崩溃! 皇帝也是追星族:徽宗是高俅的忠实粉丝 醋的由来 中国历史上关于醋的由来的小故事 古代“吃喝风”:盛唐是李隆基一家吃垮的? 第一流氓皇帝 竟让自家的儿媳妇轮流前来侍寝 三国历史上有哪四个被过度拔高的将军?都是谁 仡佬族建筑 仡佬族的建筑有什么特点 趣闻解密:赵氏孤儿历史真相是怎样的? 你知道什么样绿松石能保值和升值么? 揭秘:历史上的张三丰 与传说中并不是一个人 北宋著名宰相韩琦:宰相肚里能撑船真现实写照 唐太宗与隋炀帝的相似处:皆抢班夺权酷爱女色 战无不胜!揭成吉思汗骑兵的秘密武器 宋江为什么宁可坐牢也不愿上梁山?梁山有多恐怖 甲午战争以来中国人民抗日第一次大捷是哪次? 喷鼻血了!古代选妃验身内幕如此有看点 朱元璋因没文化用白话文发圣旨 太搞笑了! 望厦条约签订的时间是什么时候?是由谁签订的 揭秘:谁执笔写了张謇等与袁世凯的“绝交信” 红楼梦大观园的原型或为圆明园?大观园在哪里 后赵石虎儿子石邃如何吃人:以食美貌尼姑肉为乐 1949年宋庆龄北上途经南京时为何不愿去中山陵? 苏秦的人生悲喜剧:只有发迹的时候家人才认识他 揭皇帝后宫“潜规则”害死多少美女? 梁山不全是好汉:梁山五大庸才都有谁? 简介西汉王祥事后母是个怎样的故事 沙丘变节:丞相李斯到底在害怕什么? 国画大师徐悲鸿为何英年早逝?为妻子还情债 汉末轰动天下的奢华陪嫁改变刘备屌丝的命运? 被丑化的历史人物:盘点被演义丑化的宋朝名臣 神话故事女娲造人 女娲造人的故事简单介绍 晚清名臣左宗棠是如何应对官场潜规则的? 揭秘史上最色胆包天的宰相华父督竟杀君抢亲 学者辟谣:北洋水师“绝唱”刘公岛之战未牺牲数千人 揭秘:诸葛亮“借东风”的深层含义 范桂霞:假扮周恩来夫人 掩护其赴港治病的神秘少女 顺治帝和董鄂妃:此情无计可消除 冯小怜遇上高纬 他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宋朝人的“饮福”:上坟祭奠后吃掉贡品 演义趣闻:楚汉之争中被遗忘的那群人 揭秘:清朝光绪皇帝拒绝宠幸隆裕皇后隐情? 刘禅真的有那么昏庸吗? 罪魁祸首竟然是张飞? 揭秘大明开国猛将徐达的戎马一生 水浒英中他为什么是第一个出场的人物?他为什么上梁山? 三国战役:关羽大意失荆州 中国最好吃的酱产于哪里?是什么时候创立的? 解密:赵匡胤在平定南汉之后为何没有收复交趾? 汉武帝与女奴恋爱为何还觉得给自己长脸 宋徽宗赵佶有多少个女儿?宋徽宗女儿列表及悲惨结局 揭秘中国古代打理后宫的女官:上承御旨下领宫女 水浒里最悲剧的女人:全家都被杀还嫁给丑八怪 你知道死亡之前的感受吗:真的有人生走马灯? 洋务运动兴办的学堂介绍 洋务运动的主要措施 朱元璋怕宦官专政,为何明朝却成太监帝国? 岑参《酬崔十三侍御登玉垒山思故园见寄》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舞狮子的由来 我国舞狮子的传统是何时产生的 宋代采石之战是在哪两个国家间打的? 揭秘:晚唐文人对妓女的特殊嗜好有哪些? 项羽为什么宁死不过江东 是因为虞姬吗 大唐秘史:太平公主出嫁前为何要当女道士 中国历史上最恨贪官的胡人皇帝 民国文人章太炎论读史:不读史书则无从爱其国家 揭秘西汉才女卓文君为何会被司马相如抛弃 历史上的赤壁之战发生地 简述赤壁之战的过程 抗战英烈郭征:在保卫晋察冀边区战斗中牺牲 曹操之孙曹睿并非是曹家血脉?而是袁绍的遗腹子 为什么说曹操在生前不杀司马懿是个错误? 斯大林找替身:连女儿都无法辨别真假 解密:三国演义为何不写帮曹操击败马超的牛人? 拓跋焘怎么读 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的生平简介 为何古代厕所里都放了一根粗棍子?干什么用的 千古谜案:秦始皇遗诏真的被篡改了吗? 屡战屡败!世界近代史上十个战争常败国排名! 解密:汉景帝一夜风流换来汉朝二百年的盛世 金石三例 異跡仙蹤七卷四十回 春秋人名同名錄一卷 新鍥圖像麻衣相法四卷 說文辨似不分卷續編不分卷音義摘要不分卷續編不分卷 綠雪館詞五卷百合詞一卷 元史紀事本末二十七卷 先聖大訓六卷 易林釋文二卷 元詩紀事二十四卷 宋端明殿學士蔡忠惠公文集四十卷 太上感應篇注二卷 周禮精華六卷 陝西存古學校現辦節略不分卷 醫經原旨六卷 宋本十三經註疏附校勘記十三種四百十六卷 林蕙堂文集十二卷 蘀石齋詩集五十卷 王三賣肉 醒世恒言四十卷 傅子一卷 戰國策三十三卷 珊影雜識三卷 纏足兩說演義 詞學叢書二十三卷 濂洛關閩性理集解四卷 求志集四卷 理學庸言二卷 東瀛學校舉概一卷 轉注古義考 經驗良方一卷新集良方一卷 四書義正鵠初編四卷 四庫全書敘一卷 觀心約一卷 故友詩錄初編六卷 浣月山房詩内集八卷詩别集二卷漢南春柳詞鈔三卷 秘書二十八種一百十六卷 [光緒]鎮海縣志四十卷 關中金石記八卷 劉河間傷寒三書二十卷 洋務用軍必讀三卷 古香齋新刻袖珍淵鑑類函四百五十卷目錄四卷 [道光乙酉科]山西全省選拔同年齒錄一卷 京口三山志六十卷 俄國疆界風俗誌不分卷 事類賦注三十卷 古文辭類纂七十五卷 楊龜山先生集四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壽世彙編 大學衍義補一百六十卷首一卷 東坡先生全集七十五卷 呂東萊先生左氏博議六卷 御纂朱子全書六十六卷 前漢書文鈔二十六卷 東漢書刊誤四卷 新刻真詞殺廟 日記檔 天根文鈔四卷文鈔續集一卷天根文法一卷詩鈔二卷 正字略定本一卷 唐人萬首絕句選七卷 詩聲類一_孔廣森撰.djvu 詩聲類二_孔廣森撰.djvu 說文聲類一_嚴可均撰.djvu 說文聲類二_嚴可均撰.djvu 詩古韻表二十二部集說_夏炘撰.djvu 切韻考一_陳澧撰.djvu 切韻考二_陳澧撰.djvu 切韻考三_陳澧撰.djvu 詩經韻讀一_江有誥撰.djvu 詩經韻讀二_江有誥撰.djvu 詩經韻讀三_江有誥撰.djvu 詩經韻讀四_江有誥撰.djvu 群經韻讀_江有誥撰.djvu 韻補一_江有誥撰.djvu 韻補二_江有誥撰.djvu 屈宋古音義一_江有誥撰.djvu 屈宋古音義二_江有誥撰.djvu 屈宋古音義三_江有誥撰.djvu 楚辭韻讀_江有誥撰.djvu 先秦韻讀一_江有誥撰.djvu 先秦韻讀二_江有誥撰.djvu 入聲表_江有誥撰.djvu 唐韻四聲正_江有誥撰.djvu 嘉量算經一_朱載堉撰.djvu 嘉量算經二_朱載堉撰.djvu 嘉量算經三_朱載堉撰.djvu 加減乘除釋一_焦循撰.djvu 加減乘除釋二_焦循撰.djvu 加減乘除釋三_焦循撰_x1_15.djvu 加減乘除釋四_焦循撰.djvu 加減乘除釋五_焦循撰.djvu 天元一釋一_焦循撰.djvu 天元一釋二_焦循撰.djvu 釋弧_焦循撰.djvu 釋輪_焦循撰.djvu 三術撮要_不著撰人.djvu 三統術衍一_錢大昕撰.djvu 三統術衍二_錢大昕撰.djvu 三統術衍三_錢大昕撰.djvu 夏小正疏義_洪震愃撰.djvu 譚子彫蟲一_譚貞默撰.djvu 譚子彫蟲二_譚貞默撰.djvu 陳氏小兒病源方論_陳文中撰.djvu 類編朱氏集驗醫方一_朱佐撰.djvu 類編朱氏集驗醫方二_朱佐撰.djvu 類編朱氏集驗醫方三_朱佐撰.djvu 類編朱氏集驗醫方四_朱佐撰.djvu 類編朱氏集驗醫方五_朱佐撰.djvu 隨園食單_袁枚撰.djvu 酒令叢鈔一_俞敦培撰.djvu 酒令叢鈔二_俞敦培撰.djvu 香乘一_周嘉胄撰.djvu 香乘二_周嘉胄撰.djvu 香乘三_周嘉胄撰.djvu 香乘四_周嘉胄撰.djvu 香乘五_周嘉胄撰.djvu 安瀾紀要一_徐端撰.djvu 安瀾紀要二_徐端撰.djvu 回瀾紀要一_徐端撰.djvu 回瀾紀要二_徐端撰.djvu 群經宮室圖一_焦循撰.djvu 群經宮室圖二_焦循撰.djvu 來齋金石攷略一_林侗撰.djvu 來齋金石攷略二_林侗撰.djvu 來齋金石攷略三_林侗撰.djvu 畫禪室隨筆_董其昌撰.djvu 石畫記一_阮元撰.djvu 石畫記二_阮元撰.djvu 石畫記三_阮元撰.djvu 學樂錄_李塨撰.djvu 樂經或問一_汪紱撰.djvu 樂經或問二_汪紱撰.djvu 樂經或問三_汪紱撰.djvu 立雪齋琴譜一_汪紱撰.djvu 立雪齋琴譜二_汪紱撰.djvu 空谷香一_蔣士銓填詞高東井題評.djvu 空谷香二_蔣士銓填詞高東井題評.djvu 香祖樓一_兩峰外史評文種木山人訂譜.djvu 香祖樓二_兩峰外史評文種木山人訂譜.djvu 冬青樹_蔣士銓填詞.djvu 臨川夢一_蔣士銓撰.djvu 臨川夢二_蔣士銓撰.djvu 桂林霜一_楊迎鶴正譜.djvu 桂林霜二_楊迎鶴正譜.djvu 雪中人_李士珠正譜.djvu 戲說一_焦循撰.djvu 戲說二_焦循撰.djvu 戲說三_焦循撰.djvu 國劇身段譜_齊如山撰.djvu 新編詩義集說一_孫鼎撰.djvu 新編詩義集說二_孫鼎撰.djvu 新編詩義集說三_孫鼎撰.djvu 詩經傳註一_李塨撰.djvu 詩經傳註二_李塨撰.djvu 詩經傳註三_李塨撰.djvu 詩經傳註四_李塨撰.djvu 詩經傳註五_李塨撰.djvu 詩經詮義一_汪紱撰.djvu 詩經詮義二_汪紱撰_x1_122.djvu 詩經詮義三_汪紱撰.djvu 詩經詮義四_汪紱撰.djvu 詩經詮義五_汪紱撰.djvu 詩經詮義六_汪紱撰.djvu 詩經詮義七_汪紱撰.djvu 詩經詮義八_汪紱撰.djvu 詩經詮義九_汪紱撰.djvu 詩經詮義十_汪紱撰.djvu 詩經詮義十一_汪紱撰.djvu 詩經詮義十二_汪紱撰.djvu 詩經詮義十三_汪紱撰.djvu 詩經詮義十四_汪紱撰.djvu 毛詩補疏一_焦循撰.djvu 毛詩補疏二_焦循撰.djvu 讀詩劄記一_夏炘撰.djvu 讀詩劄記二_夏炘撰.djvu 讀詩劄記三_夏炘撰.djvu 讀詩劄記四_夏炘撰.djvu 漢詩統箋_陳本禮註.djvu 唐賢三昧集一_王士禛輯.djvu 唐賢三昧集二_王士禛輯.djvu 得手 得手应心 得桂 得楚弓 得玄珠 得眼 得舆 得雄之祥 得霜鹰 得马失马 得马折足 得马生灾 得鱼 得鱼忘荃 得鹿 徙宅 徙木 徙木之信 徙橘 徙突未黔 徙薪 徙薪智 徙薪曲突 徙薪策 徙邻 御前画地 御史乌 御史乘骢 御史骢 御寇风 御朽 御水流红 御沟流叶 御沟红 御沟题红 御风 御风列 御风客 御魑 循陔 微云夫婿 微云滓太清 微尘舞画梁 微禹 微禹叹 微管 微管之叹 微管左衽 微芹 徯后 徯后之望 徯帝 徯望 徯苏 徯苏之望 德全如醉 德公 德叶鸤鸠 德曜 德璋移 德耀 德耀眉齐 德藩 德让 德风 徽之棹 徽之问寂寥 心丧 心印 心声 心如古井 心存阙 心心相印 心惊打草蛇 心手相应 心手相忘 心旌 心犀 心猿 心猿意马 心画 心瞻魏阙 心逐白云 心非巷议 心马 心驰魏阙 必世 忆戴 忆牵黄犬 忆王孙 忆莼 忆莼羹 忆莼菜 忆莼鲈 忆遂初 忆酒垆 忆鲈 忆鲈鱼 忆鲙 忆鹤华亭 忆黄犬 忍耻墦间祭 志吐盗泉 志大才疏 志存马革 志学 忘味 忘味三月 忘家狗 忘尧舜力 忘帝力 忘年之欢 忘年交 忘年契 忘年至好 忘形 忘形友 忘形朋 忘忧 忘忧物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