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晉書 >

晉書卷十二志第二天文中

晉書卷十二志第二天文中

  七曜雜星氣瑞星妖星客星流星雲氣

  十煇雜氣史傳事驗天變日蝕月變

  月奄犯五緯五星聚舍〔一〕

  七曜

  日為太陽之精,主生養恩德,人君之象也。人君有瑕,必露其慝以告示焉。故日月行有道之國則光明,人君吉昌,百姓安寧。人君乘土而王,其政太平,則日五色無主。日變色,有軍,軍破;無軍,喪侯王。其君無德,其臣亂國,則日赤無光。日失色,所臨之國不昌。日晝昏,行人無影,到暮不止者,上刑急,下不聊生,不出一年有大水。日晝昏,烏鳥群鳴,國失政。日中烏見,主不明,為政亂,國有白衣會,將軍出,旌旗舉。日中有黑子、黑氣、黑雲,乍三乍五,臣廢其主。日蝕,陰侵陽,臣掩君之象,有亡國。

  月為太陰之精,以之配日,女主之象;以之比德,刑罰之義;列之朝廷,諸侯大臣之類。故君明,則月行依度;臣執權,則月行失道;大臣用事,兵刑失理,則月行乍南乍北;女主外戚擅權,則或進或退。月變色,將有殃。月晝明,姦邪並作,君臣爭明,女主失行,陰國兵強,中國饑,天下謀僭。數月重見,國以亂亡。

  歲星曰東方春木,於人,五常,仁也;五事,貌也。仁虧貌失,逆春令,傷木氣,則罰見歲星。歲星盈縮,以其舍命國。其所居久,其國有德厚,五穀豐昌,不可伐。其對為衝,歲乃有殃。歲星安靜中度,吉。盈縮失次,其國有憂,不可舉事用兵。又曰,人主之象也,色欲明,光色潤澤,德合同。又曰,進退如度,姦邪息;變色亂行,主無福。又主福,主大司農,主齊吳,主司天下諸侯人君之過,主歲五穀。赤而角,其國昌;赤黃而沈,其野大穰。

  熒惑曰南方夏火,禮也,視也。禮虧視失,逆夏令,傷火氣,罰見熒惑。熒惑法使行無常,出則有兵,入則兵散。以舍命國,為亂為賊,為疾為喪,為饑為兵,所居國受殃。環繞鉤己,芒角動搖,變色,乍前乍後,乍左乍右,其為殃愈甚。其南丈夫、北女子喪。周旋止息,乃為死喪;寇亂其野,亡地。其失行而速,兵聚其下,順之戰勝。又曰,熒惑主大鴻臚,主死喪,主司空。又為司馬,主楚吳越以南;又司天下群臣之過,司驕奢亡亂妖孽,主歲成敗。又曰,熒惑不動,兵不戰,有誅將。其出色赤怒,逆行成鉤己,戰凶,有圍軍;鉤己,有芒角如鋒刃,人主無出宮,下有伏兵;芒大則人眾怒。又為理,外則理兵,內則理政,為天子之理也。故曰,雖有明天子,必視熒惑所在。其入守犯太微、軒轅、營室、房、心,主命惡之。

  填星曰中央季夏土,信也,思心也。仁義禮智,以信為主,貌言視聽,以心為正,故四星皆失,填乃為之動。動而盈,侯王不寧。縮,有軍不復。所居之宿,國吉,得地及女子,有福,不可伐;去之,失地,若有女憂。居宿久,國福厚;易則薄。失次而上二三宿曰盈,有主命不成,不乃大水。失次而下曰縮,后戚,其歲不復,不乃天裂若地動。一曰,填為黃帝之德,女主之象,主德厚安危存亡之機,司天下女主之過。又曰,天子之星也。天子失信,則填星大動。

  太白曰西方秋金,義也,言也。義虧言失,逆秋令,傷金氣,罰見太白。太白進退以候兵,高埤遲速,靜躁見伏,用兵皆象之,吉。其出西方,失行,夷狄敗;出東方,失行,中國敗。未盡期日,過參天,病其對國。若經天,天下革,民更王,是謂亂紀,人眾流亡。晝見,與日爭明,強國弱,小國強,女主昌。又曰,太白主大臣,其號上公也,大司馬位謹候此。

  辰星曰北方冬水,智也,聽也。智虧聽失,逆冬令,傷水氣,罰見辰星。辰星見,則主刑,主廷尉,主燕趙,又為燕、趙、代以北;宰相之象。〔二〕亦為殺伐之氣,戰鬥之象。又曰,軍於野,辰星為偏將之象,無軍為刑事。和陰陽,應效不效,其時不和。出失其時,寒暑失其節,邦當大饑。當出不出,是謂擊卒,兵大起。在於房心間,地動。亦曰,辰星出入躁疾,常主夷狄。又曰。蠻夷之星也,亦主刑法之得失。色黃而小,地大動。光明與月相逮,其國大水。

  凡五星有色,大小不同,各依其行而順時應節。色變有類,凡青皆比參左肩,赤比心大星,黃比參右肩,白比狼星,黑比奎大星。不失本色而應其四時者,吉,色害其行,凶。

  凡五星所出所行所直之辰,其國為得位。得位者,歲星以德,熒惑有禮,填星有福,太白兵強,辰星陰陽和。所行所直之辰,順其色而有角者勝,其色害者敗。居實,有德也;居虛,無德也。色勝位,行勝色,行得盡勝之。營室為清廟,歲星廟也。心為明堂,熒惑廟也。南斗為文太室,填星廟也。亢為疏廟,太白廟也。七星為員宮,辰星廟也。五星行至其廟,謹候其命。

  凡五星盈縮失位,其精降于地為人。歲星降為貴臣;熒惑降為童兒,歌謠嬉戲;填星降為老人婦女;太白降為壯夫,處於林麓;辰星降為婦人。吉凶之應,隨其象告。

  凡五星,木與土合,為內亂,饑;與水合,為變謀而更事;與火合,為饑,為旱;與金合,為白衣之會,合鬥,國有內亂,野有破軍,為水。太白在南,歲星在北,名曰牝牡,年穀大熟。太白在北,歲星在南,年或有或無。火與金合,為爍,為喪,不可舉事用兵。從軍,為軍憂;離之,軍卻。出太白陰,分宅;出其陽,偏將戰。與土合,為憂,主孽卿。與水合,為北軍,用兵舉事大敗。一曰,火與水合,為焠,不可舉事用兵。土與水合,為壅沮,不可舉事用兵,有覆軍下師。一曰,為變謀更事,必為旱。與金合,為疾,為白衣會,為內兵,國亡地。與木合,國饑。水與金合,為變謀,為兵憂。入太白中而上出,破軍殺將,客勝;下出,客亡地。視旗所指,以命破軍。環繞太白,若與鬥,大戰,客勝。凡木、火、土、金與水鬥,皆為戰。兵不在外,皆為內亂。凡同舍為合,相陵為鬥。二星相近,其殃大;相遠,毋傷,七寸以內必之。

  凡月蝕五星,其國皆亡。歲以饑,熒惑以亂,填以殺,太白以強國戰,辰以女亂。

  凡五星入月,歲,其野有逐相;太白,將僇。

  凡五星所聚,其國王,天下從。歲以義從,熒惑以禮從,填以重從,太白以兵從,辰以法從,各以其事致天下也。三星若合,是謂驚立絕行,其國外內有兵與喪,百姓饑乏,改立侯王。四星若合,是謂大陽,其國兵喪並起,君子憂,小人流。五星若合,是謂易行,有德承慶,改立王者,奄有四方,子孫蕃昌;亡德受殃,離其國家,滅其宗廟,百姓離去,被滿四方。五星皆大,其事亦大;皆小,事亦小。

  凡五星色,皆圜,白為喪,為旱;赤中不平,為兵;青為憂,為水;黑為疾疫,為多死;黃為吉。皆角,赤,犯我城;黃,地之爭;白,哭泣聲;青,有兵憂;黑,有水。五星同色,天下偃兵,百姓安寧,歌舞以行,不見災疾,五穀蕃昌。

  凡五星,歲,政緩則不行,急則過分,逆則占。熒惑,緩則不出,急則不入,違道則占。填,緩則不還,急則過舍,逆則占。太白,緩則不出,急則不入,逆則占。辰,緩則不出,急則不入,非時則占。五星不失行,則年穀豐昌。

  凡五星分天之中,積于東方,中國利;積于西方,外國用兵者利。辰星不出,太白為客;其出,太白為主。出而與太白不相從,及各出一方,為格,野雖有軍,不戰。

  凡五星見伏、留行、逆順、遲速應曆度者,為得其行,政合于常;違曆錯度,而失路盈縮者,為亂行。亂行則為天矢彗孛,而有亡國革政,兵饑喪亂之禍云。

  雜星氣

  圖緯舊說,及漢末劉表為荊州牧,命武陵太守劉叡集天文眾占,名荊州占。其雜星之體,有瑞星,有妖星,有客星,有流星,有瑞氣,有妖氣,有日月傍氣,皆略其名狀,舉其占驗,次之於此云。

  瑞星

  一曰景星,如半月,生於晦朔,助月為明。或曰,星大而中空。或曰,有三星,在赤方氣,與青方氣相連,黃星在赤方氣中,亦名德星。

  二曰周伯星,黃色,煌煌然,所見之國大昌。

  三曰含譽,光耀似彗,喜則含譽射。

  四曰格澤,如炎火,下大上兌,色黃白,起地而上。見則不種而穫,有土功,有大客。

  妖星

  一曰彗星,所謂掃星。本類星,末類彗,小者數寸,長或竟天。見則兵起,大水。主掃除,除舊布新。有五色,各依五行本精所主。史臣案,彗體無光,傅日而為光,故夕見則東指,晨見則西指。在日南北,皆隨日光而指。頓挫其芒,或長或短,光芒所及則為災。

  二曰孛星,彗之屬也。偏指曰彗,芒氣四出曰孛。孛者,孛孛然非常,惡氣之所生也。內不有大亂,則外有大兵,天下合謀,闇蔽不明,有所傷害。晏子曰:「君若不改,孛星將出,彗星何懼乎!」由是言之,災甚於彗。

  三曰天棓,一名覺星。本類星,末銳長四丈。或出東北方西方,主奮爭。

  四曰天槍。其出不過三月,必有破國亂君,伏死其辜。殃之不盡,當為旱飢暴疾。

  五曰天欃。石氏曰,雲如牛狀。甘氏,本類星,末銳。巫咸曰,彗星出西方,長可二三丈,主捕制。

  六曰蚩尤旗,類彗而後曲,象旗。或曰,赤雲獨見。或曰,其色黃上白下。或曰,若植雚而長,名曰蚩尤之旗。或曰,如箕,可長二丈,末有星。主伐枉逆,主惑亂,所見之方下有兵,兵大起;不然,有喪。

  七曰天衝,出如人,蒼衣赤頭,不動。見則臣謀主,武卒發,天子亡。

  八曰國皇,大而赤,類南極老人星。或曰,去地一二丈,如炬火,主內寇內難。或曰,其下起兵,兵強。或曰,外內有兵喪。

  九曰昭明,象如太白,光芒,不行。或曰,大而白,無角,〔三〕乍上乍下。一曰,赤彗分為昭明,昭明滅光,以為起霸起德之徵,所起國兵多變。一曰,大人凶,兵大起。

  十曰司危,如太白,有目。或曰,出正西,西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白。或曰,大而有毛,兩角。或曰,類太白,數動,察之而赤,為乖爭之徵,主擊強兵。見則主失法,豪傑起,天子以不義失國,有聲之臣行主德。

  十一曰天讒,彗出西北,狀如劍,長四五丈。或曰,如鉤,長四丈。或曰,狀白小,數動,主殺罰。出則其國內亂,其下相讒,為飢兵,赤地千里,枯骨藉藉。

  十二曰五殘,一名五鋒,出正東,東方之星。狀類辰,可去地六七丈。或曰,蒼彗散為五殘,如辰星,出角。或曰,星表有氣如暈,有毛。或曰,大而赤,數動,察之而青。主乖亡;為五分,毀敗之徵,亦為備急兵。見則主誅,政在伯,野亂成,有急兵,有喪,不利衝。

  十三曰六賊,見出正南,南方之星。去地可六丈,大而赤,動有光。或曰,形如彗。五殘、六賊出,禍合天下,逆侵關樞;其下有兵,衝不利。

  十四曰獄漢,一名咸漢,出正北,北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赤,數動,察之中青。或曰,赤表,下有三彗從橫。主逐王,主刺王。出則陰精橫,兵起其下。又為喪,動則諸侯驚。

  十五曰旬始,出北斗旁,如雄雞。其怒,有青黑,象伏鱉。或曰,怒,雌也,主爭兵。又曰,黃彗分為旬始,為立主之題,主亂,主招橫。見則臣亂兵作,諸侯虐,期十年,聖人起伐,〔四〕群猾橫恣。或曰,出則諸侯雄鳴。

  十六曰天鋒,彗象矛鋒。天下從橫,則天鋒星見。

  十七曰燭星,如太白。其出也不行,見則不久而滅。或曰,主星上有三彗上出,所出城邑亂,有大盜不成,又以五色占。

  十八曰蓬星,大如二斗器,色白,一名王星。狀如夜火之光,多至四五,少一二。一曰,蓬星在西南,長數丈,左右兌。出而易處。星見,不出三年,有亂臣戮死。又曰,所出大水大旱,五穀不收,人相食。

  十九曰長庚,如一匹布著天。見則兵起。

  二十曰四填,星出四隅,去地六丈餘,或曰可四丈。或曰,星大而赤,去地二丈,常以夜半時出。見,十月而兵起,皆為兵起其下。

  二十一曰地維藏光,出四隅。或曰,大而赤,去地二三丈,如月始出。見則下有亂,亂者亡,有德者昌。

  河圖云:

  歲星之精,流為天棓、天槍、天猾、天衝、國皇、反登〔五〕、蒼彗。

  熒惑散為昭旦、蚩尤之旗、昭明、司危、天欃、赤彗。

  填星散為五殘、獄漢、大賁、昭星、絀流、旬始、蚩尤、虹蜺、擊咎、黃彗。

  太白散為天杵、天柎、伏靈、大敗、司姦、天狗、天殘、卒起、白彗。

  辰星散為枉矢、破女、拂樞、滅寶、繞綎、驚理、大奮祀、黑彗。

  五色之彗,各有長短,曲折應象。

  漢京房著風角書有集星章,所載妖星皆見於月旁,互有五色方雲,以五寅日見,各有五星所生云:

  天槍、天根、天荊、真若、天榬、天樓、天垣,皆歲星所生也。見以甲寅,其星咸有兩青方在其旁。

  天陰、晉若、官張、天惑、天崔、赤若、蚩尤,皆熒惑之所生也。出在丙寅日,有兩赤方在其旁。

  天上、天伐、從星、天樞、天翟、天沸、荊彗,皆填星所生也。出在戊寅日,有兩黃方在其旁。

  若星、帚星、若彗、竹彗、牆星、榬星、白雚,皆太白之所生也。出在庚寅日,有兩白方在其旁。

  天美、天欃、天杜、天麻、天林、天蒿、端下,皆辰星之所生也。出以壬寅日,有兩黑方在其旁。

  已前三十五星,即五行氣所生,皆出於月左右方氣之中,各以其所生星將出不出日數期候之。當其未出之前而見,見則有水旱,兵喪,饑亂;所指亡國,失地,王死,破軍,殺將。

  客星

  張衡曰:「老子四星及周伯、王蓬絮、芮各一,錯乎五緯之間。其見無期,其行無度。」荊州占云:「老子星色淳白,然所見之國,為饑為凶,為善為惡,為喜為怒。周伯星黃色煌煌,所至之國大昌。蓬絮星色青而熒熒然,所至之國風雨不節,焦旱,物不生,五穀不登,多蝗蟲。」又云:「東南有三星出,名曰盜星,出則天下有大盜。西南有三大星出,名曰種陵,出則天下穀貴十倍。西北三大星出而白,名曰天狗,〔六〕出則人相食,大凶。東北有三大星出,名曰女帛,見則有大喪。」

  流星

  流星,天使也。自上而降曰流,自下而升曰飛。大者曰奔,奔亦流星也。星大者使大,星小者使小。聲隆隆者,怒之象也。行疾者期速,行遲者期遲。大而無光者,眾人之事;小而有光者,貴人之事;大而光者,其人貴且眾也。乍明乍滅者,賊成賊敗也。〔七〕前大後小者,恐憂也;前小後大者,喜事也。蛇行者,姦事也;往疾者,往而不反也。長者,其事長久也;短者,事疾也。奔星所墜,其下有兵。無風雲,有流星見,良久間乃入,為大風,發屋折木。小流星百數四面行者,眾庶流移之象。

  流星之類,有音如炬火下地,野雉鳴,天保也;所墜國安,有喜。若小流星色青赤,名曰地雁,其所墜者起兵。流星有光青赤,長二三丈,名曰天雁,軍中之精華也;其國起兵,將軍當從星所之。流星暉然有光,光白,長竟天者,人主之星也;主相將軍從星所之。

  飛星大如缶若甕,後皎然白,前卑後高,此謂頓頑,其所從者多死亡。飛星大如缶若甕,後皎然白,星滅後,白者曲環如車輪,此謂解銜,其國人相斬為爵祿。飛星大如缶若甕,其後皎然白,長數丈,星滅後,白者化為雲流下,名曰大滑,所下有流血積骨。

  枉矢,類流星,色蒼黑,蛇行,望之如有毛,目長數匹,著天,主反萌,主射愚。見則謀反之兵合射所誅,亦為以亂伐亂。

  天狗,狀如大奔星,色黃,有聲,其止地,類狗。所墜,望之如火光,炎炎衝天,其上銳,其下員,如數頃田處。或曰,星有毛,旁有短彗,下有狗形者。或曰,星出,其狀赤白有光,下即為天狗。一曰,流星有光,見人面,墜無音,若有足者,名曰天狗。其色白,其中黃,黃如遺火狀。主候兵討賊。見則四方相射,千里破軍殺將。或曰,五將鬥,人相食,所往之鄉有流血。其君失地,兵大起,國易政,戒守禦。

  營頭,有雲如壞山墮,所謂營頭之星。所墮,其下覆軍,流血千里。亦曰流星晝隕名營頭。

  雲氣

  瑞氣:一曰慶雲。若煙非煙,若雲非雲,郁郁紛紛,蕭索輪囷,是謂慶雲,亦曰景雲。此喜氣也,太平之應。二曰歸邪。如星非星,如雲非雲。或曰,星有兩赤彗上向,有蓋,下連星。見,必有歸國者。三曰昌光,赤,如龍狀;聖人起,帝受終,則見。

  妖氣:一曰虹蜺,日旁氣也,斗之亂精。主惑心,主內淫,主臣謀君,天子詘,后妃顓,妻不一。二曰〈牛羊〉雲,如狗,赤色,長尾;為亂君,為兵喪。

  十煇

  周禮,視祲氏掌十煇之法,以觀妖祥,辨吉凶。一曰祲,謂陰陽五色之氣,浸淫相侵。或曰,抱珥背璚之屬,如虹而短是也。二曰象,謂雲氣成形,象如赤烏,夾日以飛之類是也。三曰觿,日傍氣,刺日,形如童子所佩之觿。四曰監,謂雲氣臨在日上也。五曰闇,謂日月蝕,或曰脫光也。六曰瞢,謂瞢瞢不光明也。七曰彌,謂白虹彌天而貫日也。八曰序,謂氣若山而在日上。或曰,冠珥背璚,重疊次序,在于日旁也。九曰隮,謂暈氣也。或曰,虹也,詩所謂「朝隮于西」者也。十曰想,謂氣五色有形想也,青饑,赤兵,白喪,黑憂,黃熟。或曰,想,思也,赤氣為人狩之形,可思而知其吉凶也。

  凡遊氣蔽天,日月失色,皆是風雨之候也。沈陰,日月俱無光,晝不見日,夜不見星,有雲障之,兩敵相當,陰相圖議也。日濛濛無光,士卒內亂。又曰,數日俱出,若鬥,天下兵起,大戰。日鬥,下有拔城。日戴者,形如直狀,其上微起,在日上為戴。戴者,德也,國有喜也。一云,立日上為戴。青赤氣抱在日上,小者為冠,國有喜事。青赤氣小而交於日下為纓,青赤氣小而員,一二在日下左右者為紐。青赤氣如小半暈狀,在日上為負,負者得地為喜。又曰,青赤氣長而斜倚日旁為戟。青赤氣員而小,在日左右為珥,黃白者有喜。又曰,有軍,日有一珥為喜。在日西,西軍戰勝。在日東,東軍戰勝。南北亦如之。無軍而珥,為拜將。又日旁如半環,向日為抱。青赤氣如月初生,背日者為背。又曰,背氣青赤而曲,外向為叛象,分為反城。璚者如帶,璚在日四方。青赤氣長而立日旁為直,日旁有一直,敵在一旁欲自立,從直所擊者勝。日旁有二直三抱,欲自立者不成,順抱擊者勝,殺將。氣形三角,在日四方為提,青赤氣橫在日上下為格。氣如半暈,在日下為承。承者,臣承君也。又曰,日下有黃氣三重若抱,名曰承福,人主有吉喜,且得地。青白氣如履,在日下者為履。日旁抱五重,戰順抱者勝。日一抱一背,為破走。抱者,順氣也;背者,逆氣也。兩軍相當,順抱擊逆者勝,故曰破走。日抱且兩珥,一虹貫抱至日,〔八〕順虹擊者勝,殺將。日抱兩珥且璚,二虹貫抱至日,順虹擊者勝。日重抱,內有璚,順抱擊者勝。亦曰,軍內有欲反者。日重抱,左右二珥,有白虹貫抱,順抱擊勝,得二將。有三虹,得三將。日抱黃白潤澤,內赤外青,天子有喜,有和親來降者;軍不戰,敵降,軍罷。色青黃,將喜;赤,將兵爭;白,將有喪;黑,將死。日重抱且背,順抱擊者勝,得地,若有罷師。日重抱,抱內外有璚,兩珥,順抱擊者勝,破軍,軍中不和,不相信。日旁有氣,員而周匝,內赤外青,名為暈。日暈者,軍營之象。周環匝日,無厚薄,敵與軍勢齊等。若無軍在外,天子失御,民多叛。日暈有五色,有喜;不得五色者有憂。

  凡占,兩軍相當,必謹審日月暈氣,知其所起,留止遠近,應與不應,疾遲,大小,厚薄,長短,抱背為多少,有無,虛實,久亟,密疏,澤枯。相應等者勢等。近勝遠,疾勝遲,大勝小,厚勝薄,長勝短,抱勝背,多勝少,有勝無,實勝虛,久勝亟,密勝疏,澤勝枯。重背,大破;重抱為和親;抱多,親者益多;背為天下不和。分離相去,背於內者離於內,背於外者離於外也。

  雜氣

  天子氣,內赤外黃,四方;所發之處當有王者。若天子欲有遊往處,其地亦先發此氣。或如城門隱隱在氣霧中,帶殺氣森森然。或如華蓋在氣霧中,或氣象青衣人無手,在日西,或如龍馬,或雜色鬱鬱衝天者,此皆帝王氣。

  猛將之氣,如龍,如猛獸;或如火煙之狀;或白如粉沸;或如火光之狀,夜照人;或白而赤氣繞之,或如山林竹木,或紫黑如門上樓;或上黑下赤,狀似黑旌;或如張弩;或如埃塵,頭銳而卑,本大而高。此皆猛將之氣也。氣發漸漸如雲,變作山形,將有深謀。

  凡軍勝之氣,如堤如阪,前後磨地。或如火光;將軍勇,士卒猛。或如山堤,山上若林木;將士驍勇。或如埃塵粉沸,其色黃白;或如人持斧向敵;或如蛇舉首向敵;或氣如覆舟,雲如牽牛;或有雲如鬥雞,赤白相隨,在氣中;或發黃氣,皆將士精勇。

  凡氣上黃下白,名曰善氣;所臨之軍,敵欲求和退。

  凡負氣,如馬肝色,或如死灰色;或類偃蓋,或類偃魚;或黑氣如壞山墜軍上者,名曰營頭之氣;或如群羊群豬;在氣中。此衰氣也。或如懸衣,如人相隨;或紛紛如轉蓬,或如揚灰;或雲如卷席,如匹布亂穰者,皆為敗徵。氣如繫牛,如人臥,如雙蛇,如飛鳥,如決堤垣,如壞屋,如驚鹿相逐,如兩雞相向,此皆為敗軍之氣。

  凡降人氣,如人十十五五,皆叉手低頭;又云,如人叉手相向。或氣如黑山,以黃為緣者,皆欲降伏之象也。

  凡堅城之上,有黑雲如星,名曰軍精。或白氣如旌旗,或青雲黃雲臨城,皆有大喜慶。或氣青色如牛頭觸人,或城上氣如煙火,如雙蛇,如杵形向外,或有雲分為兩彗狀者,皆不可攻。

  凡屠城之氣,或赤如飛鳥,或赤氣如敗車,或有赤黑氣如貍皮斑;或城中氣聚如樓,出見於外;營上有雲如眾人頭,赤色,其城營皆可屠。氣如雄雉臨城,其下必有降者。

  凡伏兵有黑氣,渾渾員長,赤氣在其中;或白氣粉沸,起如樓狀;或如幢節狀,在烏雲中;或如赤杵在烏雲中,或如烏人在赤雲中。

  凡暴兵氣,白,如瓜蔓連結,部隊相逐,須臾罷而復出;或白氣如仙人,如仙人衣,千萬連結,部隊相逐,罷而復興,當有千里兵來。或氣如人持刀楯,雲如人,色赤,所臨城邑有卒兵至。或赤氣如人持節;兵來未息。雲如方虹。此皆有暴兵之象。

  凡戰氣,青白如膏;如人無頭;如死人臥;如丹蛇,赤氣隨之,必大戰,殺將。四望無雲,見赤氣如狗入營,其下有流血。

  凡連陰十日,晝不見日,夜不見月,亂風四起,欲雨而無雨,名曰蒙,臣有謀。霧氣若晝若夜,其色青黃,更相奄冒,乍合乍散,亦然。視四方常有大雲五色具者,其下賢人隱也。青雲潤澤蔽日,在西北,為舉賢良。雲氣如亂穰,大風將至,視所從來。〔九〕雲甚潤而厚,大雨必暴至。四始之日,有黑雲氣如陣,厚大重者,多雨。氣若霧非霧,衣冠不濡,見則其城帶甲而趣。日出沒時有霧雲橫截之,白者喪,烏者驚,三日內雨者各解。有雲如蛟龍,所見處將軍失魄。有雲如鵠尾來蔭國上,三日亡。有雲赤黃色四塞,終日竟夜照地者,大臣縱恣。有雲如氣,昧而濁,賢人去,小人在位。

  凡白虹者,百殃之本,眾亂所基。霧者,眾邪之氣,陰來冒陽。

  凡白虹霧,姦臣謀君,擅權立威。晝霧夜明,臣志得申。

  凡夜霧白虹見,臣有憂;晝霧白虹見,君有憂。虹頭尾至地,流血之象。

  凡霧氣不順四時,逆相交錯,微風小雨,為陰陽氣亂之象。積日不解,晝夜昏闇,天下欲分離。

  凡天地四方昏濛若下塵,十日五日已上,或一月,或一時,雨不沾衣而有土,名曰霾。故曰,天地霾,君臣乖。

  凡海旁蜄氣象樓臺,廣野氣成宮闕,北夷之氣如牛羊群畜穹廬,南夷之氣類舟船幡旗。自華以南,氣下黑上赤;嵩高、三河之郊,氣正赤;山之北,氣青;勃碣海岱之間,氣皆正黑;江淮之間,氣皆白;東海氣如員簦;附漢河水,氣如引布;江漢氣勁如杼,濟水氣如黑〈犭屯〉,渭水氣如狼白尾,淮南氣如白羊,少室氣如白兔青尾,山氣如黑牛青尾。東夷氣如樹,西夷氣如室屋,南夷氣如闍臺,或類舟船。

  陣雲如立垣。杼軸雲類軸,摶,兩端兌。杓雲如繩,居前亙天,其半半天;其蛪者類闕旗故。鉤雲句曲。諸此雲見,以五色占。而澤摶密,其見動人,乃有兵必起,〔一0〕合鬥其直。雲氣如三匹帛,廣前兌後,大軍行氣也。

  韓雲如布,趙雲如牛,楚雲如日,宋雲如車,魯雲如馬,衛雲如犬,周雲如車輪,秦雲如行人,魏雲如鼠,鄭雲如絳衣,越雲如龍,蜀雲如囷。

  車氣乍高乍下,往往而聚。騎氣卑而布。卒氣摶。前卑後高者,疾。前方而高後銳而卑者,卻。其氣平者其行徐。前高後卑者,不止而返。校騎之氣,正蒼黑,長數百丈。遊兵之氣如彗掃,一云長數百丈,無根本。喜氣上黃下赤,怒氣上下赤,憂氣上下黑。土功氣黃白。徙氣白。

  凡候氣之法,氣初出時,若雲非雲,若霧非霧,髣彿若可見。初出森森然,在桑榆上,高五六尺者,是千五百里外。平視則千里,舉目望即五百里;仰瞻中天,即百里內。平望,桑榆間二千里;登高而望,下屬地者,三千里。敵在東,日出候之;在南,日中候之;在西,日入候之;在北,夜半候之。軍上氣,高勝下,厚勝薄,實勝虛,長勝短,澤勝枯。氣見以知大,占期內有大風雨,久陰,則災不成。

  史傳事驗

  天變

  惠帝元康二年二月,天西北大裂。案劉向說:「天裂,陽不足;地動,陰有餘。」是時人主昏瞀,妃后專制。

  太安二年八月庚午,〔一一〕天中裂為二,有聲如雷者三。君道虧而臣下專僭之象也。是日,〔一二〕長沙王奉帝出距成都、河間二王,後成都、河間、東海又迭專威命,是其應也。

  穆帝升平五年八月己卯夜,天中裂,廣三四丈,有聲如雷,野雉皆鳴。是後哀帝荒疾,海西失德,皇太后臨朝,太宗總萬機,桓溫專權,威振內外,陰氣盛,陽氣微。

  元帝太興二年八月戊戌,天鳴東南,有聲如風水相薄。京房易妖占曰:「天有聲,人主憂。」三年十月壬辰,天又鳴,甲午止。其後王敦入石頭,王師敗績。元帝屈辱,制於強臣,既而晏駕,大恥不雪。

  安帝隆安五年閏月癸丑,天東南鳴。六年九月戊子,天東南又鳴。是後桓玄篡位,安帝播越,憂莫大焉。鳴每東南者,蓋中興江外,天隨之而鳴也。

  義熙元年八月,天鳴,在東南。京房易傳曰:「萬姓勞,厥妖天鳴。」是時安帝雖反正,而兵革歲動,眾庶勤勞也。

  日蝕

  魏文帝黃初二年六月戊辰晦,日有蝕之。有司奏免太尉,詔曰:「災異之作,以譴元首,而歸過股肱,豈禹湯罪己之義乎!其令百官各虔厥職。後有天地眚,勿復劾三公。」三年正月丙寅朔,日有蝕之。十一月庚申晦,又日有蝕之。五年十一月戊申晦,日有蝕之。

  明帝太和初,太史令許芝奏,日應蝕,與太尉於靈臺祈禳。帝曰:「蓋聞人主政有不德,則天懼之以災異,所以譴告,使得自修也。故日月薄蝕,明治道有不當者。朕即位以來,既不能光明先帝聖德,而施化有不合於皇神,故上天有以寤之。宜敕政自修,有以報於神明。天之於人,猶父之於子,未有父欲責其子,而可獻盛饌以求免也。今外欲遣上公與太史令俱禳祠之,於義未聞也。群公卿士大夫,其各勉修厥職。有可以補朕不逮者,各封上之。」

  太和五年十一月戊戌晦,日有蝕之。六年正月戊辰朔,日有蝕之。見吳曆。

  青龍元年閏月庚寅朔,日有蝕之。

  少帝正始元年七月戊申朔,日有蝕之。三年四日戊戌朔,日有蝕之。四年五月丁丑朔,〔一三〕日有蝕之。五年四月丙辰朔,日有蝕之。六年四月壬子朔,〔一四〕日有蝕之。十月戊申朔,又日有蝕之。八年二月庚午朔,日有蝕之。是時曹爽專政,丁謐、鄧颺等轉改法度。會有日蝕之變,詔群臣問得失。蔣濟上疏曰:「昔大舜佐治,戒在比周。周公輔政,慎於其朋。齊侯問災,晏子對以布惠;魯君問異,臧孫答以緩役。塞變應天,乃實人事。」濟旨譬甚切,而君臣不悟,終至敗亡。九年正月乙未朔,日有蝕之。

  嘉平元年二月己未朔,日有蝕之。

  高貴鄉公甘露四年七月戊子朔,日有蝕之。五年正月乙酉朔,日有蝕之。京房易占曰:「日蝕乙酉,君弱臣強。司馬將兵,反征其王。」五月,有成濟之變。

  元帝景元二年五月丁未朔,日有蝕之。三年十一月己亥朔,日有蝕之。

  武帝泰始二年七月丙午晦,日有蝕之。十月丙午朔,日有蝕之。七年十月丁丑朔,日有蝕之。八年十月辛未朔,日有蝕之。九年四月戊辰朔,日有蝕之。又,七月丁酉朔,日有蝕之。十年正月乙未,三月癸亥,並日有蝕之。

  咸寧元年七月甲申晦,日有蝕之。三年正月丙子朔,日有蝕之。四年正月庚午朔,日有蝕之。

  太康四年三月辛丑朔,日有蝕之。七年正月甲寅朔,日有蝕之。八年正月戊申朔,日有蝕之。九年正月壬申朔,六月庚子朔,並日有蝕之。永熙元年四月庚申,帝崩。

  惠帝元康九年十一月甲子朔,日有蝕之。十二月,廢皇太子遹為庶人,尋殺之。

  永康元年正月己卯,四月辛卯朔,並日有蝕之。〔一五〕

  永寧元年閏月丙戌朔,日有蝕之。

  光熙元年正月戊子朔,七月乙酉朔,並日有蝕之。十一月,惠帝崩。十二月壬午朔,又日有蝕之。

  懷帝永嘉元年十一月戊申朔,日有蝕之。二年正月丙子朔,〔一六〕日有蝕之。六年二月壬子朔,日有蝕之。

  愍帝建興四年六月丁巳朔,十二月甲申朔,〔一七〕並日有蝕之。五年五月丙子,十一月丙子,〔一八〕並日有蝕之。時帝蒙塵于平陽。

  元帝太興元年四月丁丑朔,日有蝕之。

  明帝太寧三年十一月癸巳朔,日有蝕之,在卯至斗。斗,吳分也。其後蘇峻作亂。

  成帝咸和二年五月甲申朔,日有蝕之,在井。井,主酒食,女主象也。明年,皇太后以憂崩。六年三月壬戌朔,日有蝕之。是時帝已年長,每幸司徒第,猶出入見王導夫人曹氏如子弟之禮。以人君而敬人臣之妻,有虧君德之象也。九年十月乙未朔,日有蝕之。〔一九〕是時帝既冠,當親萬機,而委政大臣,著君道有虧也。

  咸康元年十月乙未朔,日有蝕之。七年二月甲子朔,日有蝕之。三月,杜皇后崩。八年正月乙未朔,〔二0〕日有蝕之。京都大雨,郡國以聞。是謂三朝,王者惡之。六月而帝崩。

  穆帝永和二年四月己酉,〔二一〕七年正月丁酉,八年正月辛卯,並日有蝕之。十二年十月癸巳朔,日有蝕之,在尾。尾,燕分,北狄之象也。是時邊表姚襄、苻生互相吞噬,朝廷憂勞,征伐不止。

  升平四年八月辛丑朔,日有蝕之,幾既在角。凡蝕,淺者禍淺,深者禍大。角為天門,人主惡之。明年而帝崩。

  哀帝隆和元年三月甲寅朔,〔二二〕十二月戊午朔,並日有蝕之。明年而帝有疾,不識萬機。

  海西公太和三年三月丁巳朔,五年七月癸酉朔,並日有蝕之。皆海西被廢之應也。

  孝武帝寧康三年十月癸酉朔,日有蝕之。

  太元四年閏月己酉朔,日有蝕之。是時苻堅攻沒襄陽,執朱序。六年六月庚子朔,日有蝕之。九年十月辛亥朔,日有蝕之。十七年五月丁卯朔,日有蝕之。二十年三月庚辰朔,日有蝕之。明年帝崩。

  安帝隆安四年六月庚辰朔,日有蝕之。是時元顯執政。

  元興二年四月癸巳朔,日有蝕之。其冬桓玄篡位。

  義熙三年七月戊戌朔,日有蝕之。十年九月丁巳朔,日有蝕之。十一年七月辛亥晦,日有蝕之。十三年正月甲戌朔,日有蝕之。明年,帝崩。

  恭帝元熙元年十一月丁亥朔,日有蝕之。自義熙元年至是,日蝕皆從上始,皆為革命之徵。

  周禮視祲氏掌十煇之法,以觀妖祥,辯吉凶,有祲、象、鑴、監、闇、瞢、彌、序、隮、想凡十。後代名變,說者莫同。今錄其著應以次之云。

  吳孫權赤烏十一年二月,白虹貫日,權發詔戒懼。

  武帝泰始五年七月甲寅,日暈再重,白虹貫之。

  太康元年正月己丑朔,五色氣冠日,自卯至酉。占曰:「君道失明,丑為斗牛,主吳越。」是時孫皓淫暴,四月降。

  惠帝元康元年十一月甲申,日暈,再重,青赤有光。九年正月,日中有若飛鷰者,數日乃消。王隱以為愍懷廢死之徵。

  永康元年正月癸亥朔,日暈,三重。十月乙未,日闇,黃霧四塞。占曰:「不及三年,下有拔城大戰。」十二月庚戌,日中有黑氣。京房易傳曰:「祭天不順茲謂逆,厥異日中有黑氣。」

  永寧元年九月甲申,日中有黑子。京房易占:「黑者陰也,臣不掩君惡,令下見,百姓惡君,則有此變。」又曰:「臣有蔽主明者。」

  太安元年十一月,日中有黑氣。

  永興元年十一月,日中有黑氣分日。

  光熙元年五月壬辰、癸巳,日光四散,赤如血流,照地皆赤。甲午又如之。占曰:「君道失明。」

  懷帝永嘉元年十一月乙亥,黃黑氣掩日,所照皆黃。案河圖占曰「日薄也」。其說曰:「凡日蝕皆於朔晦,有不於晦朔者為日薄。雖非日月同宿,時陰氣盛,掩日光也。」占類日蝕。二年正月戊申,白虹貫日。二月癸卯,白虹貫日,青黃暈,五重。占曰:「白虹貫日,近臣為亂,不則諸侯有反者。暈五重,有國者受其祥,天下有兵,破亡其地。」明年,司馬越暴蔑人主。五年,劉聰破京都,帝蒙塵于寇庭。五年三月庚申,日散光,如血下流,所照皆赤。日中有若飛鷰者。

  愍帝建興二年正月辛未辰時,〔二三〕日隕于地。又有三日相承,出於西方而東行。五年正月庚子,三日並照,虹蜺彌天。日有重暈,左右兩珥。占曰:「白虹,兵氣也。三四五六日俱出並爭,天下兵作,丁巳亦如其數。」〔二四〕又曰:「三日並出,不過三旬,諸侯爭為帝。日重暈,天下有立王。暈而珥,天下有立侯。」故陳卓曰:「當有大慶,天下其三分乎!」三月而江東改元為建武,劉聰、李雄亦跨曹劉疆宇,於是兵連累葉。

  元帝太興元年十一月乙卯,日夜出,高三丈,中有赤青珥。四年二月癸亥,日鬥。三月癸未,日中有黑子。〔二五〕辛亥,帝親錄訊囚徒。〔二六〕

  永昌元年十月辛卯,日中有黑子。時帝寵幸劉隗,擅威福,虧傷君道,王敦因之舉兵,逼京都,禍及忠賢。

  明帝太寧元年正月己卯朔,日暈無光。癸巳,黃霧四塞。占曰:「君道失明,陰陽昏,臣有陰謀。」京房曰:「下專刑,茲謂分威,蒙微而日不明。」先是,王敦害尚書令刁協、僕射周顗、驃騎將軍戴若思等,是專刑之應。敦既陵上,卒伏其辜。十一月丙子,白虹貫日。史官不見,桂陽太守華包以聞。

  成帝咸和九年七月,白虹貫日。

  咸康元年七月,白虹貫日。二年七月,白虹貫日。自後庾氏專政,由后族而貴,蓋亦婦人擅國之義,故頻年白虹貫日。八年正月壬申,日中有黑子,丙子乃滅。夏,帝崩。

  穆帝永和八年,張重華在涼州,日暴赤如火,中有三足烏,形見分明,五日乃止。十年十月庚辰,日中有黑子,大如雞卵。十一年三月戊申,日中有黑子,大如桃,二枚。時天子幼弱,久不親國政。

  升平三年十月丙午,日中有黑子,大如雞卵。少時而帝崩。

  海西公太和三年九月戊辰夜,二虹見東方。四年四月戊辰,日暈,厚密,白虹貫日中。十月乙未,日中有黑子。五年二月辛酉,日中有黑子,大如李。六年三月辛未,白虹貫日,日暈,五重。十一月,桓溫廢帝,即簡文咸安元年也。

  簡文咸安二年十一月丁丑,日中有黑子。

  孝武寧康元年十一月己酉,日中有黑子,大如李。二年三月庚寅,日中有黑子二枚,大如鴨卵。十一月己巳,日中有黑子,大如雞卵。時帝已長,而康獻皇后以從嫂臨朝,實傷君道,故日有瑕也。

  太元十三年二月庚子,日中有黑子二,大如李。十四年六月辛卯,日中又有黑子,大如李。二十年十一月辛卯,日中又有黑子。是時會稽王以母弟干政。

  安帝隆安元年十二月壬辰,日暈,有背璚。是後不親萬機,會稽王世子元顯專行威罰。四年十一月辛亥,日中有黑子。

  元興元年二月甲子,日暈,白虹貫日中。三月庚子,白虹貫日。未幾,桓玄克京都,王師敗績。明年,玄篡位。

  義熙元年五月庚午,日有彩珥。六年五月丙子,日暈,有璚。時有盧循逼京都,內外戒嚴。七月,循走。七年七月,五虹見東方。占曰:「天子黜。」其後劉裕代晉。十年,日在東井,有白虹十餘丈在南干日。災在秦分,秦亡之象。

  恭帝元熙二年正月壬辰,白氣貫日,東西有直珥各一丈,白氣貫之交匝。

  月變

  魏文帝黃初四年十一月,月暈北斗。占曰:「有大喪,赦天下。」七年五月,帝崩,明帝即位,大赦天下。

  孝懷帝永嘉五年三月壬申丙夜,月蝕,既。丁夜又蝕,既。占曰:「月蝕盡,大人憂。」又曰:「其國貴人死。」

  海西公太和四年閏月乙亥,月暈軫,復有白暈貫月北,暈斗柄三星。占曰:「王者惡之。」六年,桓溫廢帝。

  安帝隆安五年三月甲子,月生齒。占曰:「月生齒,天子有賊臣,群下自相殘。」桓玄篡逆之徵也。

  義熙九年十二月辛卯朔,月猶見東方。是謂之仄匿,則侯王其肅。是時劉裕輔政,威刑自己,仄匿之應云。十一年十一月乙未,月入輿鬼而暈。占曰:「主憂,財寶出。」一曰:「月暈,有赦。」

  月奄犯五緯

  凡月蝕五星,其國皆亡。五星入月,其野有逐相。

  魏明帝太和五年十二月甲辰,月犯填星。〔二七〕

  青龍二年十月乙丑,月又犯填星。占同上。戊寅,月犯太白。占曰:「人君死,又為兵。」景初元年七月,公孫文懿叛。二年正月,遣宣帝討之。三年正月,天子崩。四年三月己巳,太白與月俱加景晝見,月犯太白。占同上。

  景初元年十月丁未,月犯熒惑。占曰:「貴人死。」二年四月,司徒韓暨薨。

  齊王嘉平元年正月甲午,太白襲月。宣帝奏永寧太后廢曹爽等。

  惠帝太安二年十一月庚辰,〔二八〕歲星入月中。占曰:「國有逐相。」十二月壬寅,太白犯月。占曰:「天下有兵。」三年正月己卯,〔二九〕月犯太白,占同青龍元年。〔三0〕七月,左衛將軍陳眕等率眾奉帝伐成都王,六軍敗績,兵逼乘輿。後二年,帝崩。

  元帝太興二年十一月辛巳,月犯熒惑。占曰:「有亂臣。」三年十二月己未,太白入月,在斗。郭璞曰:「月屬坎,陰府法象也。太白金行而來犯之,天意若曰,刑理失中,自毀其法。」四年十二月丁亥,月犯歲星,在房。占曰:「其國兵饑,人流亡。」永昌元年三月,王敦作亂,率江荊之眾來攻,敗京都,殺將相。又,鎮北將軍劉隗出奔,百姓並去南畝,困於兵革。四月,又殺湘州刺史、譙王司馬承,鎮南將軍甘卓,

  成帝咸康元年二月乙未,太白入月。四月甲午,月犯太白。四年四月己巳,七月乙巳,月俱奄太白。占曰:「人君死。又為兵,人主惡之。」明年,石季龍之眾大寇沔南,於是內外戒嚴。五年四月辛未,月犯歲星,在胃。占曰:「國饑,人流。」乙未,月犯歲星,在昴。及冬,有沔南、邾城之敗,百姓流亡萬餘家。六年二月乙未,太白入月。占曰:「人主死。」四月甲午,月犯太白。占曰:「人主惡之。」

  穆帝永和八年十二月,月在東井,犯歲星。占曰:「秦饑,人流亡。」是時兵革連起。十年十一月,月奄填星,在輿鬼。占曰:「秦有兵。」時桓溫伐苻健,健堅壁長安,溫退。十二年八月,桓溫破姚襄。

  升平元年十一月壬午,月奄歲星,在房。占曰:「人饑。」一曰:「豫州有災。」二年閏三月乙亥,月犯歲星,在房。占同上。三年,豫州刺史謝萬敗。三年三月乙酉,月犯太白,在昴。占曰:「人君死。」一曰:「趙地有兵,胡不安。」四年正月,慕容雋卒。五年正月乙丑辰時,月在危宿,奄太白。占曰:「天下靡散。」三月丁未,月犯填星,在軫。占曰:「為大喪。」五月,穆帝崩。七月,慕容恪攻冀州刺史呂護於野王,拔之,護奔走。時桓溫以大眾次宛,聞護敗,乃退。

  哀帝興寧元年十月丙戌,月奄太白,在須女。占曰:「天下靡散。」一曰:「災在揚州。」三年,洛陽沒。其後桓溫傾揚州資實北討,敗績,死亡太半。及征袁真,淮南殘破。後慕容暐及苻堅互來侵境。三年正月乙卯,月奄歲星,在參。占曰:「參,益州分也。」六月,鎮西將軍益州刺史周撫卒。十月,梁州刺史司馬勳入益州以叛,朱序率眾助刺史周楚討平之。

  海西太和元年二月丙子,月奄熒惑,在參。占曰:「為內亂,帝不終之徵。」一曰:「參,魏地。」五年,慕容暐為苻堅所滅。

  孝武太元十二年二月戊寅,熒惑入月。占曰:「有亂臣死,若有相戮者。」一曰:「女親為政,天下亂。」是時琅邪王輔政,王妃從兄王國寶以姻昵受寵。又陳郡人袁悅昧私苟進,交遘主相,扇揚朋黨。十三年,〔三一〕帝殺悅於市。於是主相有隙,亂階興矣。十三年十二月戊子,〔三二〕辰星入月,在危。占曰:「賊臣欲殺主,不出三年,必有內惡。」是後慕容垂、翟遼、姚萇、苻登、慕容永並阻兵爭強。十四年十二月乙未,月犯歲星。占並同上。〔三三〕十五年,翟遼據司兗,眾軍累討弗克,慕容氏又跨略并冀。七月,旱。八月,諸郡大水,〔三四〕兗州又蝗。十八年正月乙酉,熒惑入月。占曰:「憂在宮中,非賊乃盜也。」一曰:「有亂臣,若有戮者。」二十一年九月,帝暴崩內殿,兆庶宣言,夫人張氏潛行大逆。又,王國寶邪狡,卒伏其辜。十九年四月己巳,月奄歲星,在尾。占曰:「為饑,燕國亡。」二十年,慕容垂遣息寶伐魏,反為所破,死者數萬人。二十一年,垂死,國遂衰亡。

  安帝隆安元年六月庚午,月奄太白,在太微端門外。占曰:「國受兵。」乙酉,月奄歲星,在東壁。占曰:「為饑,衛地有兵。」二年六月,郗恢遣鄧啟方等以萬人伐慕容寶於滑臺,啟方敗。三年九月,桓玄等並舉兵,於是內外戒嚴。四年正月乙亥,月犯填星,在牽牛。占曰:「吳越有兵喪,女主憂。」六月乙未,月又犯填星,在牽牛。十月乙未,月奄歲星,在北河。占曰:「為饑,胡有兵。」其四年五月,孫恩破會稽,殺內史謝琰。後又破高雅之於餘姚,死者十七八。七月,太皇太后李氏崩。元興元年,孫恩寇臨海,人眾餓死,散亡殆盡。

  元興元年四月辛丑,月奄辰星。七月,大饑,人相食。二年十一月辛巳,月犯熒惑。占悉同上。二年十二月,桓玄篡位,放遷帝、后於尋陽,以永安何皇后為零陵君。〔三五〕三年二月,劉裕盡誅桓氏。三年二月甲辰,月奄歲星於左角。占曰:「天下兵起。」是年二月丙辰,〔三六〕劉裕起義兵,殺桓修等。明年正月,眾軍攻桓振,卒滅諸桓。

  義熙元年四月己卯,月犯填星,在東壁。占曰:「其地亡國。」一曰:「貴人死。」七月己未,月奄填星,在東壁。〔三七〕占曰:「其國以伐亡。」一曰:「人流。」十月丁巳,月奄填星,在營室。占同上。十一月,荊州刺史魏詠之卒。二年二月,司馬國璠等攻沒弋陽。三年,司徒揚州刺史王謐薨。四年正月,太保、武陵王遵薨。三月,左僕射孔安國薨。二年十二月丙午,月奄太白,在危。占曰:「齊亡國。」一曰:「強國君死。」五年四月,劉裕大軍北討慕容超,卒滅之。七年六月庚子,月犯歲星,在畢。占曰:「有邊兵,且饑。」八月乙未,月犯歲星,在參。占曰:「益州兵饑。」七月,朱齡石剋蜀,蜀人尋反,又討之。八年正月庚戌,月犯歲星,在畢。占同上。九年七月,朱齡石滅蜀。十二年五月甲申,月犯歲星,在左角。占曰:「為饑。」十四年四月壬申,月犯填星,於張。占曰:「天下有大喪。」其明年,帝崩。〔三八〕

  恭帝元熙元年七月,月犯歲星。占悉同上。〔三九〕十二月丁巳,月犯太白于羽林。二年六月,帝遜位,禪宋。

  五星聚舍

  魏明帝太和四年七月壬戌,〔四0〕太白犯歲星。占曰:「太白犯五星,有大兵。」五年三月,諸葛亮以大眾寇天水。時宣帝為大將軍,距退之。

  青龍二年二月己未,太白犯熒惑。占曰:「大兵起,有大戰。」是年四月,諸葛亮據渭南,吳亦起兵應之,魏東西奔命。

  惠帝元康三年,填星、歲星、太白三星聚于畢昴。占曰:「為兵喪。畢昴,趙地也。」後賈后陷殺太子,趙王廢后,又殺之,斬張華、裴頠,遂篡位,廢帝為太上皇,天下從此遘亂連禍。

  永寧二年十一月,熒惑、太白鬥于虛危。占曰:「大兵起,破軍殺將。虛危,又齊分也。」十二月,熒惑襲太白于營室。占曰:「天下兵起,亡君之戒。」一曰:「易相。」初,齊王冏之京都,因留輔政,遂專傲無君。是月,成都、河間檄長沙王乂討之,冏、乂交戰,攻焚宮闕,冏兵敗,夷滅。又殺其兄上軍將軍寔以下二千餘人。太安二年,成都又攻長沙,於是公私饑困,百姓力屈。

  太安三年正月,熒惑犯歲星。占曰:「有戰。」七月,左衛將軍陳眕奉帝伐成都,六軍敗績。

  光熙元年九月,填星犯歲星。占曰:「填與歲合,為內亂。」是時司馬越專權,終以無禮破滅,內亂之應也。十二月癸未,太白犯填星。占曰:「為內兵,有大戰。」是後河間王為東海王越所殺。明年正月,東海王越殺諸葛玫等。五月,汲桑破馮嵩,殺東燕王。八月,苟晞大破汲桑。

  懷帝永嘉六年七月,熒惑、歲星、太白聚牛、女之間,徘徊進退。案占曰「牛女,揚州分」,是後兩都傾覆,而元帝中興揚土。

  建武元年五月癸未,太白、熒惑合於東井。占曰:「金火合曰爍,為喪。」是時愍帝蒙塵于平陽,七月崩于寇庭。

  元帝太興二年七月甲午,歲星、熒惑會于東井。八月乙未,太白犯歲星,合在翼。占曰:「為兵饑。」三年六月丙辰,太白與歲星合于房。占同上。永昌元年王敦攻京師,六軍敗績。王敦尋死。

  成帝咸康三年十一月乙丑,太白犯歲星于營室。占曰:「為兵饑。」四年二月,石季龍破幽州,遷萬餘家以南。五年,季龍眾五萬寇沔南,略七千餘家而去。又騎二萬圍陷邾城,殺略五千餘人。四年十二月癸丑,太白犯填星,在箕。占曰:「王者亡地。」七年,慕容皝自稱燕王。七年三月,太白熒惑合于太微中,犯左執法。明年,顯宗崩。八年十二月己酉,太白犯熒惑于胃。占曰:「大兵起。」其後庾翼大發兵,謀伐石季龍,專制上流。

  康帝建元元年八月丁未,太白犯歲星,在軫。占曰:「有大兵。」是年石季龍將劉寧寇沒狄道。

  穆帝永和四年五月,熒惑入婁,犯填星。占曰:「兵大起,有喪,災在趙。」其年石季龍死,來年冉閔殺石遵及諸胡十萬餘人,其後褚裒北伐,喪眾而薨。六年三月戊戌,熒惑犯歲星。占曰:「為戰。」七年三月戊子,歲星、熒惑合于奎。其年劉顯殺石祗及諸胡帥,中土大亂。十二年七月丁卯,太白犯填星,在柳。占曰:「周地有大兵。」其年八月,桓溫伐苻健,退,因破姚襄於伊水,定周地。

  升平二年八月戊午,熒惑犯填星,在張。占曰:「兵大起。」三年八月庚午,太白犯填星,在太微中。占曰:「王者惡之。」五年十月丁卯,熒惑犯歲星,在營室。占曰:「大臣有匿謀。」一曰:「衛地有兵。」時桓溫擅權,謀移晉室。

  海西公太和元年八月戊午,太白犯歲星,在太微中。三年六月甲寅,太白奄熒惑,在太微端門中。六年,海西公廢。〔四一〕

  簡文咸安二年正月己酉,歲星犯填星,在須女。占曰:「為內亂。」七月,帝崩,桓溫擅權,謀殺侍中王坦之等,內亂之應。

  孝武寧康二年十一月癸酉,太白奄熒惑,在營室。占曰:「金火合為爍,為兵喪。」太元元年七月,苻堅伐涼州,破之,虜張天錫。

  太元十一年十二月己丑,太白犯歲星。占曰:「為兵饑。」是時河朔未平,兵連在外,冬大饑。十七年九月丁丑,歲星、熒惑、填星同在亢、氐。十二月癸酉,填星去,熒惑、歲星猶合。占曰:「三星合,是謂驚立絕行,內外有兵喪與饑,改立王公。」十九年十月,太白、填星、熒惑辰星合于氐。十二月癸丑,大白犯歲星,在斗。占曰:「為亂饑,為內兵。斗,吳越分。」至隆安元年,王恭等舉兵,顯王國寶之罪,朝廷殺之。是後連歲水旱饑。

  安帝隆安元年二月,歲星、熒惑皆入羽林。占曰:「中軍兵起。」四月,王恭等舉兵,內外戒嚴。

  元興元年八月庚子,太白犯歲星,在上將東南。占曰:「楚兵饑。」一曰:「災在上將。」二年,桓玄篡位。三年,劉裕盡誅桓氏。二年十月丁丑,太白犯填星,在婁。占同上。三年二月壬辰,太白、熒惑合于羽林。二年十二月,桓玄篡位,放遷帝、后。三年二月,劉裕起義兵,桓玄逼帝東下。

  義熙二年十二月丁未,熒惑、太白皆入羽林,又合于壁。三年正月,慕容超寇淮北、徐州,至下邳。八月,遣劉敬宣伐蜀。三年二月癸亥,熒惑、填星、太白、辰星聚于奎、婁,從填星也,徐州分。是時,慕容超僭號于齊,兵連徐兗,連歲寇抄,至于淮泗,姚興、譙縱僭號秦蜀,盧循及魏南北交侵。其五年,劉裕北殄慕容超。其六月辛卯,熒惑犯辰星,在翼。占曰:「天下兵起。」八月己卯,太白奄熒惑。占曰:「有大兵。」其四年,姚略遣眾征赫連勃勃,大為所破。五年四月甲戌,熒惑犯辰星,在東井。占曰:「皆為兵。」十二月辛丑,太白犯歲星,在奎。占曰:「大兵起,魯有兵。」是年四月,劉裕討慕容超。六年二月,滅慕容超于魯地。七年七月丁卯,歲星犯填星,在參。占曰:「歲填合,為內亂。」一曰:「益州戰,不勝,亡地。」是時朱齡石伐蜀,後竟滅之。明年,誅謝混、劉毅。八年七月甲申,〔四二〕太白犯填星,在東井。占曰:「秦有大兵。」九年二月丙午,熒惑、填星皆犯東井。占曰:「秦有兵。」三月壬辰,歲星、熒惑、填星、太白聚于東井,從歲星也。東井,秦分。十三年,劉裕定關中,其後遂移晉祚。十四年十月癸巳,熒惑入太微,犯西蕃上將,仍順行至左掖門內,留二十日乃逆行。至恭帝元熙元年三月五日,出西蕃上將西三尺許,又順還入太微。時填星在太微,熒惑繞填星成鉤己,其年四月丙戌,從端門出。占曰:「熒惑與填星鉤己天庭,天下更紀。」十二月,安帝母弟琅邪王踐阼,是曰恭帝。來年,禪于宋。

  校勘記

  〔一〕瑞星妖星天變至五星聚舍諸子目原無,今依志文小題補。

  〔二〕又為燕趙代以北宰相之象「北」原作「比」,以「又為燕趙代」為句,「以比宰相之象」為句。隋志中作「北」,以「又為燕趙代以北」為句,「宰相之象」為句。隋志義長,今從之。

  〔三〕大而白無角拾補:隋志中「無」作「有」。斠注:占經引作「有角」。

  〔四〕聖人起伐拾補:「伐」當作「代」。按:隋志中作「代」。

  〔五〕反登原作「及登」。拾補:「及」,隋志、通考皆作「反」。斠注:占經引河圖春秋緯亦作「反登」。今據改。

  〔六〕名曰天狗各本均無「曰」字,宋本有,今從之。

  〔七〕賊成賊敗也各本作「賊敗成也」,今從宋本。

  〔八〕一虹貫抱至日原重「抱」字。周校:據下「二虹貫抱至日」,此處下「抱」字衍。按:周說是,今據刪。

  〔九〕視所從來校文:隋志「來」下有「避之」二字。

  〔一0〕乃有兵必起拾補「有」下脫「占」字,史記天官書有。

  〔一一〕太安二年「二」,各本均作「三」,殿本作「二」。太安無三年,今從殿本。

  〔一二〕是日御覽八七引「日」作「時」,疑是。蓋據惠帝紀,長沙王奉帝出拒二王在八月乙丑,非庚午。若作「是時」,則較切合。

  〔一三〕五月丁丑朔魏志齊王芳紀但云「五月朔」,無「丁丑」二字。時曆是月壬戌朔,非丁丑。

  〔一四〕四月壬子朔是月辛亥朔,非壬子。

  〔一五〕正月己卯至日有蝕之通鑑考異云,按長曆,己卯十七日,安得日蝕?

  〔一六〕正月丙子朔帝紀、宋書五行志五並作「丙午朔」,時曆是月丙午朔。

  〔一七〕十二月甲申朔宋書五行志五作「乙卯朔」。是月實乙卯朔。

  〔一八〕五月丙子十一月丙子此兩「丙子」均疑有誤。

  〔一九〕九年十月乙未朔日有蝕之拾補:此因下咸康元年十月乙未朔誤衍。

  〔二0〕正月乙未朔帝紀作「己未朔」,時曆是己未朔。

  〔二一〕二年四月己酉帝紀「四月己酉」下有「朔」字。是月實是甲午朔。

  〔二二〕三月甲寅朔時曆是月壬辰朔。

  〔二三〕辛未辰時「辰」原作「庚」,拾補、周校均謂帝紀「庚」作「辰」,今從帝紀改。

  〔二四〕丁巳亦如其數「丁巳」二字當從宋書五行志五作「王立」。

  〔二五〕二月癸亥日鬥三月癸未日中有黑子宋書五行志五及通鑑九一並作「三月癸亥日中有黑子」,疑是。二月無癸亥,三月無癸未,疑此誤。

  〔二六〕辛亥帝親錄訊囚徒勞校:「辛亥」上脫「四月」二字。按:帝紀正云「四月辛亥帝親覽庶獄」。

  〔二七〕十二月甲辰月犯填星宋書天文志在本志校記中以後簡稱宋志一此下有「占曰女主當之」六字。據下文「月又犯填星占同上」,則此脫「占曰女主當之」六字。類此者後不具校。

  〔二八〕太安二年各本均作「太安元年」,唯宋本作「二年」,與宋志二合,與上下文干支亦盡符合,今從宋本。

  〔二九〕三年正月己卯「三年」,各本作「二年」,宋本作「三年」,與下文所述事年載合,今從宋本。唯正月己亥朔,無己卯,「己卯」疑「乙卯」之誤。

  〔三0〕占同青龍元年據上文「青龍二年十月」云云,此應作「二年」。

  〔三一〕十三年各本作「十二年」,宋本作「十三年」,與宋志三合,今從宋本。

  〔三二〕十三年十二月戊子「十二月」,各本作「十一月」,宋本作「十二月」。十一月無戊子,十二月戊子為三日,故從宋本。

  〔三三〕十二月乙未至占並同上宋志三「乙未」上並載「熒惑入羽林」,故云「占並同上」。此文只載一事,不當云「並」,疑衍文。

  〔三四〕諸郡大水據帝紀及五行志上,「諸郡」上當有「沔中」二字。

  〔三五〕以永安何皇后為零陵君「零陵君」,各本作「遷陵君」,殿本作「零陵君」,與何皇后傳合,今從之。

  〔三六〕二月丙辰「二」原作「三」,據帝紀改。丙辰為二月干支。

  〔三七〕在東壁「在」字依宋志三補。

  〔三八〕其明年帝崩周校:「明」字衍文。

  〔三九〕月犯歲星占悉同上宋志三「歲星」下並載「己卯月犯太微太白晝見」,故云「占悉同上」。此文「悉」字無所指,疑為衍文。

  〔四0〕七月壬戌「七月」,各本作「十一月」,宋本作「七月」。十一月乙亥朔,無壬戌;七月丁未朔,壬戌為十六日,故從宋本。

  〔四一〕海西公廢各本無「公」字,宋本有,今從宋本。

  〔四二〕七月甲申原作「十月甲申」。拾補:「十」字訛。今據宋志三改作「七」。

查看目录 >> 《晉書》


国学迷 杏花樓詩稿四卷補遺一卷 説文解字十五卷 [康熙]堂邑縣志二十卷 禮記十卷 墨子閒詁十五卷附錄一卷後語二卷 十五家年譜叢書 文獻徵存錄十卷 繡像東周列國志二十七卷 日遊瑣識 莊子因六卷 三國畫像二卷 續齊魯古印攈十六卷 蜀秀集九卷 多識錄 素邨小草十二卷 五功釋義一卷 春在堂全書三十六種 孩童衛生編 漢蔡中郎集六卷 唐陸宣公集二十二卷 康解元外集三卷 豔跡編 桂管遊草二卷 [康熙]濰縣志九卷 拙尊園叢稿六卷 困學紀聞注二十卷 春秋繁露十七卷 援黔錄十二卷 永樂大典二萬二千八百七十七卷 詩問七卷 清河書畫舫十二卷 清足居集一卷蕉窗詞一卷 躬恥齋文鈔二十卷後編六卷 墨法集要 御批分類通鑑輯覽六十四卷附歷代治亂興亡鏡一卷 遜志齋集二十四卷拾補一卷外紀一卷校勘記一卷 小學集註六卷 [湖南寧鄉、益陽]胡氏續修族譜□□卷 耐冷譚十二卷 針灸大成十卷 續墨客揮犀十卷 六藝綱目二卷附錄一卷札記一卷 蘭香閣一卷 夢筆生花四編三十二卷 嘯堂集古錄二卷 [康熙]雄乘三卷 [光緒]湘潭縣志十二卷 [光绪]溧陽縣續志十六卷 資治通鑑二百九十四卷 唐韻正二十卷古音表二卷 經濟類編一百卷 說文通訓定聲十八卷補遺十八卷 寧壽宮雜箱堪用 春秋左傳注疏六十卷考證六十卷 [光緒三十三年春]大清搢紳全書 續浚南湖圖志 榆園叢刻 積古齋鐘鼎彝器款識十卷 清非集二卷 繡像風箏誤三十二回 天文大成全志輯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1_58.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2_68_71.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4_8_48_50_66.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4_13_23-25.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天文大成步天歌要訣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2_26-27.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3_64-66.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3_85-86_90.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8_41_44_46_48_54_59_118-119.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17_27_34_40_64_67_75_83-84_86_89-90_92-95_98_114.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1_44.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歷算全書之三角法學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三角法舉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句股闡微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弧三角舉要正弧三角形斜弧三角形弧三角用次形法八線相當法引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環中黍尺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環中黍尺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塹堵測量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幾何補編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幾何補編解八線割圓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疑問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疑問補交會管見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交食蒙求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揆日候星紀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_x3_42-43_79.djvu 歷算全書之冬致攷諸方日軌五星紀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火星本法七政細草補注仰儀簡儀二銘補注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駢枝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駢枝平立定三差詳說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_宣城梅定九先生宣城梅定九先生_x1_62.djvu 歷算全書之筆算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筆算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度算釋例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方程論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方程論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方程論少廣拾遺一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_x1_21.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周髀矩數圖注周髀用矩述周髀算經述周髀算經校勘記周髀算經考證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凛若冰霜 凛若秋霜 几次三番 几而不征 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 凡偶近器 凡圣不二 凡夫俗子 凡夫肉眼 凡才浅识 凡胎浊骨 凡胎肉眼 凤冠霞帔 凤凰在笯 凤友鸾交 凤叹虎视 凤吟鸾吹 凤子龙孙 凤彩鸾章 凤愁鸾怨 凤毛济美 凤毛鸡胆 凤毛龙甲 凤泊鸾飘 凤狂龙躁 凤管鸾笙 凤箫鸾管 凤箫龙管 凤翥鸾回 凤翥鹏翔 凤翥龙翔 凤翥龙蟠 凤翥龙骧 凤舞鸾歌 凤舞龙飞 凤表龙姿 凤附龙攀 凤雏麟子 凤骨龙姿 凤髓龙肝 凤鸟不至 凫居雁聚 凫趋雀跃 凭几据杖 凭山负海 凭白无故 凭空捏造 凭轼旁观 凯风寒泉 凶多吉少 凶相毕露 凶神恶煞 凹凸不平 出丑扬疾 出丑放乖 出世离群 出世超凡 出乎反乎 出乎意外 出乎意料 出乎意表 出乖露丑 出于意表 出云入泥 出人意外 出人意料 出人望外 出位僭言 出何典记 出何经典 出作入息 出入人罪 出入将相 出入无间 出入生死 出入神鬼 出公忘私 出则同舆,入则同席 出口伤人 出口成章 出圣入神 出处默语 出头之日 出头露面 出夷入险 出奇划策 出奇用诈 出尘不染 出师不利 出师无名 出师有名 出师未捷身先死 出敌不意 出文入武 出有入无 出林乳虎 出榜安民 出死入生 出死断亡 出没不常 出没无常 出浅入深 出疆载质 出神入化 出神入妙 出神入定 出纳之吝 出纳王命 出自意外 出舆入辇 出言吐气 出言挺撞 出言无状 出言有信 出警入跸 出词吐气 出谋划策 出谋画策 出门合辙 出门如宾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