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 | 诗词 | 常识 | 全文检索 | 字典 | 词典 | 成语 | 康熙 | 人物 | 地名 | 典故 | 知识 | 事件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名著 | 下载 | 留言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新元史 >

卷五十三·志第二十

卷五十三·志第二十

  ○河渠二

  △通惠河 阜通七坝 金水河 双塔河 积水潭 白河 御河 会通河 衮州闸 扬州运河 镇江运河 练湖 济州河 胶莱河

  元之运河,自通州至京师为通惠河,自通州至直沽为白河,自临清至青沽为御河,自东昌须城县至临清为会通河,自三汊口达会通河为扬州运河,自镇江至常州吕城堰为镇江运河,南逾江淮,北至京师,为振古所无云。

  通惠河,一名阜通河,又名坝河,上源出于白浮、瓮山诸泉。先是,中统三年,郭守敬面奏:“中都旧漕河,东至通州,引玉泉水以通舟,岁可省雇车钱六万缗。”从之。迨至元二十八年,守敬复建言:“疏凿通州至都漕河,改引浑水溉田,于旧闸河踪迹导清水,上自昌平县白浮村引神山泉,西折而南合双塔、榆河、一亩、马眼、玉泉诸水,绕出瓮山后,汇为七里泺,东入西水门,贯积水潭,东南出文明门,东至通州高丽庄入白河,总长一百六十里一百四步。塞清水口二十处,闸坝十处,共二十座,节水以通漕运,诚为便益。”帝览奏喜曰:“当速行之。”于是复置都水监,以守敬领之。首事于至元二十九年春,告成于三十年秋,赐名通惠河。凡役军一万九千二百二十八,工匠五百四十二,水手三百一十九,没官囚奴一百七十二,计二百八十五万,用钞一百五十二万锭。工兴之日,命丞相以下皆亲操畚闸为之倡。置闸之处,往往于地中得旧时砖石,人皆叹服。船既通行,公私便之。

  其闸坝之名曰:“广源闸;西域闸二,上闸在和义门外西北一里,下闸在水门西三步;海子闸,在都城内;文明闸二,上闸在丽正门处水门东南。下闸在文明门西南一里;魏村闸二,上闸在文明门东南一里,下闸西去上闸西去上闸一里;籍东闸二,在都城东南王家庄;郊亭闸二,在都城东南二十五里银王庄;通州闸二,上闸在通州西门外,下闸在通州南门外;杨尹闸二,在都城东南三十里;朝宗闸二,上闸在万亿库南百步,下闸去上闸百步。又筑阜通七坝,潭沟坝九,王村坝二,郑村坝一,西阳坝三,郭村坝二,千斯坝一,通州石坝一。宋本《都水监厅事记》,通州新坝作常庐坝。以大都至通州地势相悬高下四丈,故多为闸坝,以资蓄泄蔫。

  元贞元年,工部言:“通惠河创造闸坝,所费不资,全在守者上下照看修治,今拟设提领三员,管领人员专巡护之事,其西城闸改名会川,海子闸改名澄清。魏村闸改名惠和,籍东闸改名庆丰,郊亭闸改名平津,通州闸改名通流,河门闸改名广利,杨尹闸改名溥济。”

  大德六年,漕司言:“岁漕百万,全藉船坝夫力。自冰开发运,至河冻时止,计二百四十日,日运粮四千六百余石。所辖船夫一千三百余人,坝夫七百二十人,占役昼夜不息。今年水涨决坝堤六十余处,虽经修毕,巩霖雨冲圮,走泄运水。点视河堤,量加修筑,计深沟坝一万五千一百五十二工,王村坝七百十三工,郑村坝一千一百二十五工,西阳坝一千二百六十二工,郭村坝一千九百八十七工,千斯坝下一处一万工,总用工三万二百四十。”议上,中书省如所请。

  至大四年,中书省臣言:“通州至大都运粮河闸,始务速成,故皆用木,岁久木朽,一旦俱败,然后致力,将恐不胜其劳。今为永固计,宜用砖石,以次修治。”从之。至泰定四年,工始竣。

  天历三年,中书省臣言:“世祖时开挑通惠河,仝籍上源白浮、一亩等泉之水以通漕运。今诸寺观及权势之家,私决堤堰,灌田安硙,致河淤浅妨漕事,乞禁之。”诏:“白浮、瓮山直抵大都运粮河堤堰,诸人毋抉势偷决。”大司农、都水监严禁之。

  凡通惠河之上源,曰金水河,出于宛乎玉泉山,流至义阳门南水门入京城。至元二十九年,中书右丞马忽速言:“金水河所经运石大河及高良河西河,俱有跨河跳槽,今已损坏,请新之。”从之。至大四年,敕引金水河注于光天殿西花园石山前旧池,置闸四,以节水势,工成,役夫匠二十九,工二千七百二十三。

  曰双塔河,出昌平县孟村一亩泉,经双塔店而东,至丰善村,合榆河,入通惠河,至元三年,巡河官言:“双塔河时将泛溢,不早为备,恐至溃决。”都水监乃差夫修治,凡合闭水口五处,用工二千一百五十五。

  曰白浮、瓮山。白浮泉水,在昌平县界,西折而东,经瓮山湖,自西水门入都城。大德七年,瓮山等处看闸提领言:“自闰五月,昼夜雨不止,六月九日,山水暴发,漫流堤,冲上决水口。”都水监自九月二十一日兴工,至十月工竣,实役军夫九百九十三人。十一年三月,白浮、瓮山河堤崩三十余里,编荆笆为水口,以泄水势,计笆口十一处,四月兴工。十月工竣。皇庆元年,都水监言:“白浮、瓮山提,多低薄崩陷处,宜修筑。”来春二月入役,八月工竣,总修长三十七里二百十五步,计工七万三千七百七十。延祐元年,都水监言:“自白浮、金山下至广源闸堤堰,多淤,源泉不能通流。”会计工程,差军夫千人疏瀹之。泰定四年八月,山水泛溢,冲决瓮山诸处笆口。自八月二十六日兴工修筑,九月十二日工竣。役军夫二千人,实役九万工,四十五日。

  其西北诸泉之水汇于都城内者,为积水潭,一名海子,以石甃其四围。延祐六年。都水监计会前后,与旧石岸相接。用石三百五,各长四尺,宽二尺六寸,厚一尺,用工三百五,役丁夫五十,石工十九。至治三年,大都河道提举司言:“海子南岸东西道路,当两城要冲,金水河浸润于上,海子冲啮于下,且道狭,多泥淖,车马难行,如以石砌之,实长久之计。”从之。

  金水河,又谓之隆福宫前河。至治二年,敕:金水河在世祖时濯手有禁,今则洗马者有之,比至秋疏涤,禁诸人毋得污秽。

  白河,源出塞外,经漷州为潮河川,南流至通州潞县,合榆、浑诸水,亦名潞河,又东南至香河县,又过武清县,达于静海县,至直沽入海。

  至元三十年九月,漕司言:“通州运粮河,全仰白、榆、浑三河之水合流,舟楫之行有年矣。今岁新开闸河,分引浑、榆二河上源之水。故自李二寺至通州三十余里,河道浅涩。今春夏天早,有水深二尺处,粮船不通,改用小料船搬载,淹延岁月,致亏粮数。先是,都水监相视白河,自东岸吴家庄前,就大河西南,斜开小河二里许,引榆河合流至深沟坝下,以通漕舟。今丈量,自深沟、榆河上湾,至吴家庄龙王庙前白河,西南至坝河八百余步。及巡视,知榆河上源筑闭,其水尽趋通惠河,止有白佛、灵沟子母有二小河水人榆河,水浅不能胜舟。拟自吴家庄就龙王庙前闭白河,于西南开小渠,引水自坝河上湾入河榆,庶可漕运。又深沟乐岁五仓,积贮新旧粮七十余万石,站车挽运艰缓。访视通州城北通惠河积水,至深沟村西水渠,去乐岁、广储等仓甚近。拟自积水处由旧渠北开四百步,至乐岁仓西北,以小料船载甚便。”中书省议,从之。

  大德五年五月,中书省言:“自杨村至河西务河堤三十五处,用苇一万九千一百四十束,军夫二千六百四十人,度三十日工毕。”都水监言:“分官自濠寨至杨村历视坏堤,督军夫修筑,以霖雨水溢,故工役倍元料,自寺洵口北至蔡村、清口、孙家务、辛庄、河西务堤,就用元料苇草,修补卑薄,创筑月堤。其杨村两岸相对出水河口四处,苇草不敷,令军夫采刈,至九月工竣。惟杨村堤岸随修随圮,盖为用力不固,徒烦工役,其未修者俟来春水涸兴工。”

  延祐六年十月,中书省言:“漕运粮储及南来商贾舟楫,皆由直沽达通惠河。今岸崩泥浅,不早疏浚,有碍舟行,必致物价腾贵。都水监职专水利,宜分官一员以时巡视,遇有颓圮浅涩,随宜修筑。如功力不敷,有司差夫助役,怠事者究治。“敕下都水监施行。

  至治元年正月,漕司言:“夏运海粮一百八十九万余石,转漕往返,全藉河道通便。今小直沽汊河口潮汐往来,淤泥壅积七十余处,漕运不能通行,宜移文都水监疏浚。”工部议:“农作方兴,兼民多艰食,若不差军助役,民力有所不逮。”枢密院言:“军人不敷。”省议:“方东作之时,若差民丁,恐妨岁事。其令大都募民夫三千人,日给佣钞一两、糙粳米一升,委正官验日文绐,令都水监及漕司督其役”从之。

  泰定三年三月,都水监言:“河西务菜市湾水势冲啮,与仓相近,将来为患。宜于刘二总管营相对河东岸,截河筑堤,改水道与旧河合,可杜水患。”四年正月,省臣奏准,枢府差军五千,大都路募夫五千人,日支糙粳米五升、中统钞一两,都水监工部委官与前卫董指挥同监役。三月十八日兴工,六月十一日工竣。

  天历二年三月,漕司言:“元开刘二总管营相对河,北旧河运粮过远,乞复浚旧河便。”四年,遣兵部员外郎邓衡、都水监丞阿里、漕使太不花等督军七千浚治。三年,又募民夫三千人助役,兵部改委辛侍郎监之。是年,浚漷州运河,至入通惠河。

  御河,出辉州苏门山,经新乡汲县而东,至大名路浚州淇水入之,名为御河。经凡城县东北,流入济宁路馆陶县西,与漳水合,又东北至临清县,与会通河合。从河间路交河县北入清池县界,永济河入之。又北至清州静海县,会白河入于海。

  至元三年七月,都水监言:“运河二千余里,漕公私物货,为利甚大。自兵兴以来,失于修治。清州之南、景州之北,颓缺岸口三十余处,河流淤塞。至癸巳年,朝廷役夫四千修筑,乃复行舟。今又三十余年,无官主领。沧州地分,水面高于平地,全藉堤防。其园圃之家掘堤作井,深至丈余或二丈,引水灌园。复有濒河居民,就堤取土,渐至缺坏,走泄水势,不惟有妨粮运,或致漂没田庐。其长芦以北、索家马头以甫,水内暗藏桩橛,尤为行舟之患。”工部议以滨河州县佐贰之官兼河防事,沿河巡视,修补堤堰,拔去桩橛,仍禁居民毋穿堤作井,七年武清县河溢,佥民夫浚之,历八十日工竣。

  至大元年六月。左翼屯田万户府言:“五月十八日,水决会川县孙家口岸约二十余步,南流灌本管屯田。已移河间路、武清县、清州有司,发丁夫修筑。”于是,枢密院亦檄河间路左翊屯田万户府,差军并工筑塞。十月,大名路浚州言:“七月十一日连雨至十七日,清、石二水溢李家道口。询之社长,称水源自卫辉路汲县东北,连本州淇门西旧黑荡泊、溢流出岸,漫黄河古堤,东北流入本州齐贾泊,复入御河。窃计今岁水施逆行,乃下流漳水涨溢遏绝,以致如此,实非人力可胜。又七月十二日,御河水骤涨三尺,十八日复添四尺,其水逆流,明是下流壅遏,乞差官巡治。”

  延祐二年七月,沧州言:“往年景州吴桥县御河水溢,冲决堤岸。万户千奴恐伤淇河屯田,差军筑塞旧泄水郎儿口,故水无所泄,浸民庐及巳熟田数万顷。及七月四口,河决吴桥县柳斜口东岸三十余步,千户移僧又遣军堵塞郎儿口,水壅不泄,必致漂荡张管、许河、孟村三十余村。本州摘官相视,移文约会开放。不从。“四年五月,都水监始遣官与河间路官相视郎儿口下流故河,至沧州约三千余里,及减水故道名曰盘河。应增浚故河,决积水,由沧州城北达滹沱河以入于海。泰定元年九月,都水遣官督丁夫五千八百九十一人。是月兴工,至十月工竣。

  会通河,起东昌路须城县安民山之西南,由寿张西北至东昌,又西北至临清,达于御河。

  至元十七年,江南平,置汶泗都漕运司,控引江、淮,以供亿京师。自东阿至临清二百里,舍舟而陆车运至御河,役民一万三千二百七十六户。经荏平具,地势卑,夏秋霖潦,道路不通,公私病之。于是寿张县尹韩仲晖、太史院令史边源相继言开河置闸,引汶水达于御河,较陆运利相什佰。诏廷臣议之。二十五年,遣都漕运副使马之贞偕源按视地势,之贞等图上可开之状。丞相桑歌奏言:“安民山至临清,为渠二百六十五里。若开浚之,为工三百万,当用钞三万定,米四万石,盐五万斤。其陆运夫一万三千户复罢为民,其赋入及刍粟之估,为钞六万八千定,费略相当。然渠成,亦万世之利,请来春浚之。”从之。二十六年春正月,诏出楮币一百五十万缗,米四百石,盐五万斤以为佣直,征旁县丁夫三万,以断事官忙哥速儿、礼部尚书张孔孙、兵部郎中李处选等董其役。建闸三十有一,度高低,分远迩,以节蓄泄,以六月辛亥工竣,凡用工二百五十一万七百四十有八,赐名会通河,置提举司职河渠事。元初,遏汶入洸,以益漕,汶始与洸、泗、沂合,独未分于北。至元二十年,自济宁新开河,分汶、泗诸水西北流至须城之安民山,入济水,故渎以达于海,而犹未通于御河。至是,又自安民山西南开河直达临清,而泗、汶诸水始通于御河焉。

  二十七年,以霖雨岸崩,河淤浅,中书省臣奏,拨放罢输运站户三千,专供挑浚之役。是后,岁委都水监官一人,佩分监印,率令史、奏差、濠寨官巡视,且督工。易石闸,以工之缓急为先后。至泰定二年,始克毕事云。

  会通镇闸三、土坝二,在监清北,头闸,至元三十年建。中闸,南至隘船闸三里,元贞二年至大德二年建。隘船,南至李海务闸一百五十二里,延祐元年建。李海务,南至周家店闸十二里,元贞二年建。周家后,南至七级闸十二里,大德四年建。

  七级闸二:北闸,至南闸三里,大德元年建;南闸,至阿城闸十二里,元贞二年建。

  阿城闸二:北闸,至南闸三里,大德三年建;南闸。至荆门北闸十里,大德二年建。

  荆门闸二:北闸,至荆门南闸二里半,大德二年建;南闸,至寿张闸六十三里,大德六年建。

  寿张闸,南至安山闸八里,至元三十一年建。安山闸,南至开河闸八十五里,至元二十六年建。开河闸,南至济州闸一百二十四里。

  济州闸三:上闸南至中闸三里,大德元年建;中闸,南至下闸二里,至治元年建;下闸,南至赵村铺六里,大德七年建。

  赵村闸,南至石佛闸七里,泰定四年建。石佛闸,南至辛店十三里,延祐六年建。辛店闸,南至师家店闸二十四里,大德元年建。师家店闸,南至枣林闸十五里,大德二年建。枣林闸,南至孟阳泊闸九十五里,延祐五年建。孟阳泊闸。南至金沟闸九十里,大德八年建。金沟闸,南至隘船闸十二里,大德十年建。

  沽头闸二:北隘船闸,南至大闸二里,延祐二年建;南闸至徐州一百二十里,大德十一年建。徐州三汊口闸入盐河,南至上山闸十八里,泰定三年建。

  然惠通河以汶、泗二水为上源,故又于衮州立闸堰约泗水西流,堽城立闸堰,分汶水入河南,会于济州,以六闸撙节水势。

  至元二十七年,运副马之贞言:“至元十二年,丞相伯颜访问自江淮达于大都河道。之贞乃言宋、金以来汶、泗相通河道。郭都水按视,可以通漕。二十年,中书省奉委兵部李尚书等开凿拟修石闸十四。二十一年,省委之贞与尚监察等同相视,拟修石闸八、石堰二。除已修毕外,有石闸一、石堰一、堽城石堰一,至今未修。”之贞又言:“据汶河堽城二闸、一堰,泗河撙州闸堰。济州城南闸,乃会通河上源之喉襟。去岁堽城汶河土堰、衮州泗河土堰冲决,宜移文衮州、泰安州佥夫修筑。又被水冲坏梁山一带堤堰,走泄水势,通入旧河,致新河水小,粮船滞涩,乞移文断事等官转下东平路修筑,上流拔属河淮漕司,下流属之贞管领、若已后新河水小,直下济州监闸官并泰安、衮州、东平修理。据衮州石闸一、石堰一、堽城石闸一,合用材物已行措置完备,乞移文江淮漕司修筑。其泰安州、梁山一带堤岸,济州闸等处,虽拨属江淮漕司,今后如水涨冲决堤堰,仍乞照会东平、济宁、泰安,如承文字,亦仰奉行。”中书省依所议行之。

  延祐元年二月,中书省言:“江南行省起运诸物,皆由会通河以达于都,为其河浅涩,大船充塞于中,阻碍余船不得往来。每岁台、省差人巡视。据差官言,始开河时,止许行百五十料船,近年权势之人并富商大贾贪嗜货利,造三四五料或五百料船,以致阻滞官民舟楫。如于沽头置小石闸一,止许行百五十料船便。臣等议,宜依所言,中书及都水监差官于沽头置小闸一,又于临清相视宜置闸处,亦置小闸一,禁约二百料之上船,不许入河行运。”从之。

  至治三年四月,都水分监言:“会通河沛县东金沟、沽头诸处,地形高峻,旱则水浅舟涩。省部已准置二滚水坝。近延祐二年,沽头闸上增置隘闸一,以限巨舟,每经霖雨,则三闸月河、截河土堰,尽为冲决。自秋摘夫刈薪,至冬水落,或来岁春初修治,工夫浩大,动用丁夫千百,束薪十万有余,数月方完,劳费万倍。又况延祐六年雨多水溢,月河、土堰及石闸雁翘日被冲啮,土石相离,深及数丈,其工倍多,至今未完。若运金沟、沽头并隘闸三处现有之石,于沽头月河内修一所堰闸,更将隘闸移置金沟闸月河或沽头闸月河内,水大则大闸俱开,使水道动流,小则闭金沟大闸,上开隘闸,沽头则闭隘闸,而启正闸行舟。如此岁省修治之费,又可免丁夫冬寒入水之苦,诚为一劳永逸。”会验监察御史亦言:“延祐初,元省臣尝请置隘闸以限巨舟,臣等议从之。至梭板等船,乃御河、江、淮行驶之物,宜遣出任其所之,于金沟、沽头两闸中置隘闸二,各阔一丈,以限大船。若欲于通惠、会通河行运者,止许一百五十料,违者罪之,仍投其船。其大都、江南红头花船,一体不许来往。”部议从之。

  泰定四年,御史台臣言:“巡视河道,自通州至真、扬,会集都水分监及沿河州县官民,询考利弊,不出两端:一曰壅决,一曰经行。自世祖屈群策,济万民,疏河渠,引清、济、汶、泗,立闸节水,以通江、淮、燕蓟,实万古无穷之利也。惟水性流变不常,久废不修,旧规渐坏,虽有智者,不能善后。辄有管见,倘蒙采录,责任都水监谨守勿失,能事毕矣。不穷利病之源,频岁差人巡视,徒为烦扰,无益。于是都水监元立南北隘闸。各阔九尺,二百料下船粱头八尺五寸,可以入闸。愚民嗜利无厌,为隘闸所限,改造减舷添仓长船至八九十尺,甚至百尺,皆五六百料,入至闸内,不能回转,动辄浅搁,盖缘隘闸之法,不能限其长短。宜于隘闸下岸立石则,遇船入闸,必须验亡,长不过则,然后放入,违者罪之。”中书省下都水监,委濠寨官与济宁路、东昌路委官相视,如所议行之。

  扬州运河,亦名盐河,北至三汊口,达于会通河。至元二十七年,江淮行省奏加疏浚。

  延祐四年,两淮运司言:“盐课甚重,运河浅涩无源,请浚之。”明年,中书省移河南行省,委都事张奉政及宣忠司、运司、州县仓场官集议:“河长二千三百五十里,有司差濒河有田户佣夫修一千八百六十九里,仓场盐司协济有司修四百八十二里。运司言:“近岁课额增多,船灶户日贫,宜令有司通行修治,省减官钱。”中书省议准:诸色户内顾觅丁夫万人,日支盐粮钱二两,计用钞二万定,以盐司盐课及减驳船款下协济。

  练湖,在镇江,为运河之上源。运河自镇江,南至常州吕城坝。

  至治三年,中书省臣言:“镇江运河全藉练湖之水,官司漕运供亿京师,及商贾贩载、农民往来。其舟楫莫不由此。宋时专设人员,以时修浚。若运河浅阻,开放湖水一寸,则可添河水一尺。近年淤浅,舟楫不通,凡有官物,差民运递,甚为不便。镇江至吕城坝,长百三十里,计役民万五百十三人,六十日可毕。又用三千人浚练湖,九十日可毕。一夫日支粮三升、中统钞一两。行省、行台分官监督。合行事宜,依江浙行省所拟。”敕从之。于是江浙行省委参政董中奉董其役。

  重中奉言:“练湖、运河非一事也。宜仿假山诸湖农民取泥之法,用船千艘,船三人,以竹{艹南}捞泥,日可三载,月计九万载,三月计通取二十七万载。就用其泥增筑湖堤。自镇江城外程公坝至常州武进县吕城坝,河长一百三十一里一百四十六步,河面阔五丈,底阔三丈,深四尺,与见有水二尺,共积深六尺。于镇江、常州、江阴州、溧阳州田多上户内均差夫役。若浚湖与开河二役并兴,卒难办集。宜先开运河,工毕就浚练湖。”中书省议从之。泰定元年正月,各监工官沿湖相视,上湖沙冈黄土,下湖茭根丛杂,泥坚硬不可{艹南}取,又两役并兴,相去三百余里,往来监督劳技,甚愿先开运河,期四十七日工毕,次浚练湖,期二十日工毕。

  是年二月,省臣奏:“开浚运河、练湖、重役也,应依行省议,仍许便宜从事。”其后各滥工官言:“分运河作三坝,依元料深阔丈尺开浚,已于三月七日积水行舟。”又任奉议指划元料,增筑湖坝,共增阔一丈二尺,平面至高底滩脚,共量斜高二丈五尺。依中堰西石石达东旧堤卧羊滩修筑,如旧堤已及所料之上。中堰西石石达至五百婆堤西上增高土一尺,有缺补之。五百婆堤至马林桥堤水势稍缓,不须修治。归勘任水监元料,开运河夫万五百十三人,六十日毕,浚练湖夫三千人,九十日毕,人日支钞一两、米三升,共该钞万八千十四定二十两,米二万七千二十一石六斗,实征夫万三千五百十二人,共役三十二日,支钞八千六百七十九定三十六两,米万三千十九石五斗八升,视原料省半焉。

  运河开未久,旋废不用者,曰济州河,曰胶莱河。济州河,至元十二年,姚演建议开济州河入大清河,至利津入海。阿合马等议从之,命阿八赤董其役。十八年十二月,遣奥鲁赤、刘都水及通算学者一人,给宣差印。往济州,定开河夫役。令大名、卫州新军助其工。然海口沙淤,船入入不便。既而右丞麦术丁奏:“阿八赤所开河,益少损多,敕候漕司忙古□至议之。海道便,则阿八赤河可废。”未几,忙古□自海道运粮至,济州河遂度。

  胶莱河,亦名胶东河,在胶州东北,分南北流,南流自胶州麻湾口入海,北流至掖县海仓口入海。至元十七年,姚演建议开新河,凿地三百余里,起胶西县陈村海口西北,至掖县海仓口,以达直沽。然海沙易壅,又水潦积淤,功讫不就。二十二年,以劳费不赀,罢之。

查看目录 >> 《新元史》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地图 国学迷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石屏诗集八卷附录二卷东皐子诗一卷 石屏诗集八卷附录二卷东皐子诗一卷 石屏诗集八卷附录二卷东皐子诗一卷 九峰公集 东山诗选 东山诗选 东山诗选 漫塘诗集 漫塘诗钞 漫塘刘先生文集 漫塘刘先生文集 漫塘文集三十六卷附录一卷 漫塘文集三十六卷附录一卷 漫塘刘先生文前集(漫塘集) 漫塘刘先生文前集(漫塘集) 开国公遗集一卷附录一卷 菊潭诗集一卷补遗一卷 菊潭诗集 菊潭诗集 菊潭诗集 菊潭诗集 菊潭诗集 菊潭诗集 菊潭诗集 菊潭诗集 菊潭诗集 菊潭诗集 菊潭诗集 北磵和尚外集 北磵文集(北磵集) 北磵文集(北磵集) 北磵文集(北磵集) 北磵文集(北磵集) 北磵诗集 北磵诗集 珌水小集 洺水集 程洺水先生集(洺水集)三十卷附录一卷 程洺水先生集(洺水集)三十卷附录一卷 程端明公(洺水集)二十六卷首一卷(卷二十五至二十六爲附录) 程端明公(洺水集)二十六卷首一卷(卷二十五至二十六爲附录) 碧巖诗集 耕禄稿 杨太后宫词一卷校勘记一卷附录一卷 杨太后宫词 杨太后宫词 杨太后宫词 徐玑集补 二薇亭集补钞 薇争诗集 二薇亭集一卷补遗一卷 二薇亭诗集(二薇亭集) 二薇亭诗集(二薇亭集) 二薇亭诗集(二薇亭集) 二薇亭诗钞 二薇亭诗集 觉轩公集一卷附录一卷 岁寒三友除授集一卷无肠公子除授集一卷杂录不分卷 方泉集(方泉诗集) 方泉集(方泉诗集) 愚齋存槁八十三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八十四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八十五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八十六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八十七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八十八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八十九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九十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九十一_盛宣懷撰.djvu 藝風堂文集一_繆荃孫撰.djvu 藝風堂文集二_繆荃孫撰.djvu 藝風堂文集三_繆荃孫撰.djvu 藝風堂文集四_繆荃孫撰.djvu 藝風堂文集五_繆荃孫撰.djvu 藝風堂文集六_繆荃孫撰.djvu 藝風堂文續集一_繆荃孫撰.djvu 藝風堂文續集二_繆荃孫撰.djvu 藝風堂文續集三_繆荃孫撰.djvu 藝風堂文續集四_繆荃孫撰.djvu 藝風堂文續集五_繆荃孫撰.djvu 樊山集一_樊增祥撰.djvu 樊山集二_樊增祥撰.djvu 樊山集三_樊增祥撰.djvu 樊山集四_樊增祥撰.djvu 樊山集五_樊增祥撰.djvu 樊山集六_樊增祥撰_x1_75.djvu 樊山集七_樊增祥撰.djvu 樊山集八_樊增祥撰.djvu 樊山集九_樊增祥撰.djvu 樊山集十_樊增祥撰.djvu 樊山集十一_樊增祥撰.djvu 樊山續集一_樊增祥撰.djvu 樊山續集二_樊增祥撰.djvu 樊山續集三_樊增祥撰.djvu 樊山續集四_樊增祥撰.djvu 樊山續集五_樊增祥撰.djvu 樊山續集六_樊增祥撰.djvu 樊山續集七_樊增祥撰.djvu 樊山續集八_樊增祥撰.djvu 樊山續集九_樊增祥撰.djvu 樊山續集十_樊增祥撰.djvu 樊山續集十一_樊增祥撰.djvu 樊山續集十二_樊增祥撰.djvu 樊山續集十三_樊增祥撰.djvu 奇觚廎詩集一_葉昌熾撰_x1_73.djvu 奇觚廎詩集二_葉昌熾撰.djvu 奇觚廎詩集三_葉昌熾撰.djvu 奇觚廎詩集四_葉昌熾撰.djvu 奇觚廎文集一_葉昌熾撰.djvu 奇觚廎文集二_葉昌熾撰.djvu 奇觚廎文集三_葉昌熾撰.djvu 奇觚廎文集四_葉昌熾撰.djvu 八指頭陀詩集一_釋敬安撰.djvu 八指頭陀詩集二_釋敬安撰.djvu 八指頭陀詩集三_釋敬安撰.djvu 八指頭陀詩集四_釋敬安撰.djvu 八指頭陀詩集五_釋敬安撰.djvu 八指頭陀詩集六_釋敬安撰.djvu 八指頭陀詩集七_釋敬安撰.djvu 八指頭陀詩集八_釋敬安撰.djvu 八指頭陀文集一_釋敬安撰.djvu 向湖村舍詩初集一_趙藩撰.djvu 向湖村舍詩初集二_趙藩撰.djvu 向湖村舍詩初集三_趙藩撰.djvu 張季子詩錄一_張謇撰.djvu 張季子詩錄二_張謇撰.djvu 張季子詩錄三_張謇撰.djvu 張季子詩錄四_張謇撰.djvu 抱潤軒文集一_馬其昶撰.djvu 抱潤軒文集二_馬其昶撰.djvu 抱潤軒文集三_馬其昶撰.djvu 散原精舍詩一_陳三立撰.djvu 散原精舍詩二_陳三立撰.djvu 石遺室詩集一_陳衍撰.djvu 石遺室詩集二_陳衍撰.djvu 石遺室詩集三_陳衍撰.djvu 石遺室詩集四_陳衍撰.djvu 石遺室文集一_陳衍撰.djvu 石遺室文集二_陳衍撰.djvu 石遺室文集三_陳衍撰.djvu 丁戊之閒行卷一_易順鼎撰.djvu 丁戊之閒行卷二_易順鼎撰.djvu 丁戊之閒行卷三_易順鼎撰.djvu 丁戊之閒行卷四_易順鼎撰.djvu 盾墨拾餘一_易順鼎撰.djvu 盾墨拾餘二_易順鼎撰.djvu 盾墨拾餘三_易順鼎撰.djvu 盾墨拾餘四_易順鼎撰.djvu 盾墨拾餘五_易順鼎撰.djvu 盾墨拾餘六_易順鼎撰.djvu 盾墨拾餘七_易順鼎撰.djvu 青郊詩存一_梁煥奎撰.djvu 青郊詩存二_梁煥奎撰.djvu 青郊詩存三_梁煥奎撰.djvu 嶺雲海日樓詩鈔一_丘逢甲撰.djvu 嶺雲海日樓詩鈔二_丘逢甲撰.djvu 嶺雲海日樓詩鈔三_丘逢甲撰.djvu 嶺雲海日樓詩鈔四_丘逢甲撰.djvu 嶺雲海日樓詩鈔五_丘逢甲撰.djvu 嶺雲海日樓詩鈔六_丘逢甲撰.djvu 嶺雲海日樓詩鈔七_丘逢甲撰.djvu 松壽堂詩鈔一_陳夔龍撰.djvu 松壽堂詩鈔二_陳夔龍撰.djvu 松壽堂詩鈔三_陳夔龍撰.djvu 松壽堂詩鈔四_陳夔龍撰.djvu 松壽堂詩鈔五_陳夔龍撰.djvu 松壽堂詩鈔六_陳夔龍撰.djvu 松壽堂詩鈔七_陳夔龍撰.djvu 楚望閣詩集一_程頌萬撰.djvu 楚望閣詩集二_程頌萬撰_x2_70-71.djvu 楚望閣詩集三_程頌萬撰.djvu 楚望閣詩集四_程頌萬撰.djvu 石巢詩集一_程頌萬撰.djvu 石巢詩集二_程頌萬撰.djvu 石巢詩集三_程頌萬撰.djvu 石巢詩集四_程頌萬撰.djvu 太炎文錄初編一_章炳麟撰.djvu 太炎文錄初編二_章炳麟撰.djvu 太炎文錄初編三_章炳麟撰.djvu 太炎文錄初編四_章炳麟撰.djvu 打着灯笼没处找 打破常规 打破砂锅璺到底 打破陈规 打肿脸装胖子 打诨插科 打谩评跋 打里打外 打闷葫芦 打马虎眼 搭搭撒撒 达人雅志 达士拔俗 达官知命 达诚申信 代人说项 代拆代行 呆里撒奸 呆里藏乖 带着铃铛去做贼 待势乘时 待字闺中 待时而举 待机再举 待理不理 待答不理 怠惰因循 戴发含牙 戴大帽子 戴星而出 戴目倾耳 戴眉含齿 戴绿帽子 戴罪图功 戴角披毛 丹之所藏者赤 丹垩一新 丹心一寸 丹赤漆黑 丹铅甲乙 丹青不渝 丹青之信 丹青过实 单丁之身 单人匹马 单人独马 单兵孤城 单刀趣入 单复之术 单夫只妇 单孑独立 单家独户 单枪独马 单椒秀泽 单步负笈 单特孑立 单相思 单身只手 单车之使 单车就路 单门独户 啖之以利 惮赫千里 担当不起 担惊受恐 担水河头卖 担簦蹑屩 担酒牵羊 担雪填河 担风袖月 担饥受冻 旦夕之危 旦日日夕 旦种暮成 殚心积虑 殚心竭虑 殚精极虑 殚财竭力 淡抹浓妆 淡汝浓抹 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淡然置之 淡饭黄齑 瘅恶彰善 箪食与饿 耽耽虎视 胆丧心惊 胆壮心雄 胆壮气粗 胆大包身 胆小如鼷 胆小鬼 胆怯心虚 胆惊心战 胆惊心颤 胆战魂惊 胆略兼人 胆破心寒 胆破心惊 胆颤心寒 诞罔不经 躭惊受怕 党豺为虐 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当世儒宗 当世取舍 当世得失 当世才具 当世才度 当今之务 当前决意 当场献丑 当家做主 当家立事 当家立纪 当时谈宗 当机贵断 当耳旁风 当轴之士 当道撅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