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清史稿 >

卷四百十六 列传二百三

卷四百十六 列传二百三

  程学启何安泰 郑国魁 刘铭传 张树珊弟树屏 周盛波

  程学启,字方忠,安徽桐城人。初陷贼中,陈玉成奇其勇,使佐叶芸来守安庆。咸丰十一年,率三百人自拔来归。曾国荃使领一营,战辄请先。安庆北门石垒三最坚,学启力攻拔之,绝贼粮道。未几,遂克安庆,学启功最,擢游击,赐花翎。从国荃克无为、铜陵诸城,擢参将。

  同治元年,李鸿章率淮军规江苏,请於曾国藩,以学启隶麾下。濒行,国藩勉之曰:“江南人誉张国樑不去口,汝好为之,亦一国樑也!”三月,抵上海,立开字营,凡千人,最为劲旅。屯虹桥,贼猝至,败之。次日又至,击退,追至七里堡,大破之,会诸军克南镇桥。五月,从鸿章援松江,军於泗泾,贼酋陈炳文纠悍党突营,分股绕攻上海,学启营被围,力御,毙贼无算,仍不退。学启开壁冲突,贼披靡,与诸军夹攻,乃大溃。松江围解,擢副将,赐号勃勇巴图鲁。进破贼於青浦东北,复其城。八月,贼酋谭绍光由苏州来犯,败之七宝镇,进战北新泾,平其垒数十,以总兵记名。

  九月,绍光复大举窥上海,围水陆各营於四江口,学启会诸军进击,贼扼桥布阵。学启陷阵,截断贼队,胸受炮伤,裹创疾斗,贼卻走,未渡河者悉歼之。三路围击,歼毙落水者数万,尽毁贼营,以总兵记名加提督衔,授江西南赣镇总兵。自虹桥、泗泾、四江口三捷,皆以少击众,於是增军至三千人。

  二年,进规苏州,偕鸿章弟鹤章及英将戈登克太仓,贼酋蔡元隆诈降,击歼之。鸿章令学启总统诸军,学启曰:“昆山三面阻水,一面陆路达苏州,先断其陆,乃可克。”偕郭松林破苏州援贼於正仪镇,遂克昆山,以提督记名,予一品封典。连拔花泾、同里,克吴江。贼凭太湖结寨,学启扼飞虹桥,歼其酋徐尚友,乘胜破湖贼,悉平洞庭东山诸垒。

  七月,直抵苏州娄门外永定桥驻军。苏州城大,四面阻水,宝带桥为太湖锁钥,贼死力争拒,合水陆军大破之,平其垒,亲督军扼守。李秀成自江宁率众来援,大战竟日,击走之。城贼数万复来争,亦击退。进破五龙桥贼垒,留营驻守,分兵破嘉、湖援贼於百龙桥、八坼,逐北至平望。

  十月,李秀成纠李侍贤同踞无锡以为援,为刘铭传、李鹤章所缀,学启督战益急,连破贼於蠡口、黄埭,攻破浒墅关及十里亭、虎丘贼垒,於是苏州之围遂合。贼自盘门至娄门连垒十馀里,号曰“长城”,亦悉破。秀成知不可为,又江宁被围急,遂以城守付其党谭绍光,自出走。

  贼酋郜云官与副将郑国魁旧识,密介通款,学启与国魁及戈登单舸见云官於洋澄湖,令斩绍光为信。秀成行三日,绍光会诸酋议事,云官即座上杀之,开齐门降。明日,学启入城,贼酋列名者八人,云官外,曰伍贵文、汪安均、周文佳、范启发、张大洲、汪怀武、汪有为,皆歃血为誓,然未薙发,乞总兵副将官职,署其众为二十营,划半城为屯。学启佯许,密请李鸿章诛之。鸿章谓杀降不祥,且坚他贼死拒心,未决。学启曰:“今贼众尚不下二十万,多吾军数倍,徒以战败畏死乞降,心故未服。分城而处,变在肘腋,何以善其后?”鸿章乃许之。次日,诸酋出城谒鸿章,留宴军中。酒半,健卒百馀挺矛入,刺八人皆死。学启严阵入城,以云官等首示众众曰:“八人反侧,已伏诛矣!”贼党惊扰,杀其悍者数百人,馀不问,分别遣留,皆帖服,苏州平。乘胜偕李朝斌水师克平望,复嘉善。

  三年春,进规嘉兴,薄城下,破西门、北门贼垒七,分兵克秋泾、吴泾、合欢桥诸贼垒,逼贼筑炮台。贼自盛泽、新塍来援,皆击走之,围攻匝月,毁贼炮台二十馀。发地雷,裂城百丈,挥军肉薄而登,忽中枪贯脑,踣而复起,部将刘士奇继之,遂克嘉兴。捷闻,诏嘉其身受重伤,攻拔坚城,命安心医治,颁赏珍品。寻以创重卒於军。李鸿章疏陈其两年之间,复江、浙名城十数,克苏州为东南第一战功。优诏赐恤,称其谋勇兼优,赠太子太保,特遣员赐祭一坛,安庆、苏州、嘉兴建专祠,谥忠烈,予骑都尉兼云骑尉世职,又加恩予三等轻车都尉世职,并为三等男爵。初学启投诚时,妻子皆为贼杀,以弟子建勋嗣,袭爵。

  何安泰,安徽舒城人。少为佣,陷贼,从学启来归,转战,无役不从。积功至记名总兵,加提督衔。从攻嘉兴,履冰薄城,跃登中枪,死之,赠太子少保,予骑都尉世职。嘉兴人哀之,为祠以祀。

  郑国魁,安徽合肥人。咸丰十年,两江总督何桂清令募勇屯无锡高桥,桂清弃军走,国魁从提督曾秉忠於上海。初李鸿章督师江苏,檄领亲兵水师后营,四江口、昆山、宝带桥诸战,功皆最,累擢至副将。苏州既合围,郜云官与谭绍光不协,国魁遣人说之降,从程学启会云官,许云官等二品武职,折箭誓不杀降,云官如约献城。国魁先往宣谕,次日,大军始入。既而云官等骈诛,国魁涕泣不食,自谓负约,辞不居功,仍以总兵记名,赐号勃勇巴图鲁。从克嘉兴、江阴、常州,予一品封典。同治五年,从剿东捻,驻防山东峄县。捻平,以提督记名。光绪中,署天津镇总兵。卒,附祀学启专祠,苏州士民思其功,建祠祀之。

  刘铭传,字省三,安徽合肥人。少有大志。咸丰四年,粤匪陷庐州,乡团筑堡自卫。其父惠世为他堡豪者所辱,铭传年十八,追数里杀之,自是为诸团所推重。从官军克六安,援寿州,奖叙千总。

  同治元年,李鸿章募淮军援江苏,铭传率练勇从至上海,号铭字营。招抚南汇降贼吴建瀛、刘玉林众四千人,简精锐隶其军。贼由川沙来犯,击败之,连克奉贤、金山卫,累功擢参将,赐号骠勇巴图鲁。又破贼野鸡墩、四江口,擢副将。常熟守贼以城降,被围。二年春,铭传会诸军克福山,大破贼,解常熟围,以总兵记名。进规江阴,杨厙为沿江要冲,悍贼坚守,铭传会黄翼升水师进攻,贼由无锡、江阴两路来援,迭受创退。李秀成纠众十馀万分水陆复来援,铭传力战败之。七月,乘胜攻江阴,擒斩二万,克其城,以提督记名。寻复无锡,加头品顶戴。是年冬,进攻常州,败贼於奔牛镇。贼目邵小双降,令扼丹阳。援贼以轮舟至,犯奔牛,以掣围城之师,奋击,破三十馀垒,毁其舟。三年春,合围,破闉而入,擒斩贼首陈坤书,克常州,赐黄马褂。进屯句容,江宁寻下,馀党拥洪福瑱踞广德,会诸军击走之。

  四年,曾国藩督师剿捻匪,主用淮军。淮军自程学启殁后,铭传为诸将冠。调驻济宁,寻分重兵为四镇。铭传移驻周家口,迭破贼瓦店、南顿、扶沟,改为移击之师,擢直隶提督。援湖北,克黄陂,追贼至颍州,大败之。铭传建议平原追贼不能制其死命,乃筑长堤,自河南至山东运河,驱贼沙河以南蹙之。工甫竣,豫军防地为贼所破,乃分军追剿,破之於钜野。捻酋张总愚窜陕西,任柱、赖文光留山东,自此分为东西。

  李鸿章代国藩督师,铭传专剿东捻,东至郓城,西至京山,大小数十战。六年春,贼走尹隆河,与鲍超约期会击。铭传先期至,战失利,部将唐殿魁死之。休屯信阳,整军复进,追贼至山东。复议自运河至胶、莱,长围困贼,杜其西趋。时兵、贼俱疲,朝命督战益急,鸿章专倚铭传。八月,解沭阳围。战赣榆,购降贼内应,枪毙任柱於阵,贼大溃。邀击濰县、寿光,薄之洋河、瀰河之间,歼贼几尽。赖文光走扬州就擒,东捻遂平。国藩、鸿章奏捷,论铭传为首功,予三等轻车都尉世职。以积劳致疾,乞假去军。

  七年春,张总愚突犯畿辅,急起铭传赴援,以迟缓被谴责。及至东昌,会诸军进剿盐山、沧州、德平,仍用长围策,蹙之运河东,纵横合击,歼贼殆尽,总愚走茌平,陷水死。西捻平,锡封一等男爵。诏屯张秋,九月,命督办陕西军务。率唐定奎、滕学义、黄桂兰等搜剿北山回匪,疏陈大势,引病乞罢,归里。

  光绪六年,俄罗斯议还伊犁,有违言,急备边。召铭传至京,疏陈兵事,略谓:“练兵造器,固宜次第举行,其机括则在铁路。铁路之利,不可殚述,於用兵尤为急不可缓。中国幅员辽阔,防不胜防,铁路一开,南北东西呼吸相通,无徵调仓皇之虑,无转输艰阻之虞,从此裁兵节饷,并成劲旅,一兵可得十兵之用。权操自上,不为疆臣所牵制,立自强之基础,杜外人之觊觎,胥在於此。”疏上,虽格未行,中国铁路之兴,实自铭传发之。

  十一年,法兰西兵扰粤、闽,诏起铭传,加巡抚衔,督台湾军务。条上海防武备十事,多被采行。抵台湾未一月,法兵至,毁基隆炮台,铭传以无兵舰不能海战,伺登陆,战於山后,歼敌百馀人,毙其三酋,复基隆,而终不能守。扼沪尾,调江南兵舰,阻不得达。敌三犯沪尾,又犯月眉山,皆击退,歼敌千馀,相持八阅月。十一年,和议成,法兵始退。初授福建巡抚,寻改台湾为行省,改台湾巡抚。增改郡、厅、州、县,改澎湖协为镇,檄将吏入山剿抚南、中、北三路,前后山生番,薙发归化。丈田清赋,溢旧额三十六万两有奇,增茶、盐、金、煤、林木诸税。始至,岁入九十馀万,后增至三百万。筑炮台,兴造铁路、电线,防务差具。加太子少保。十六年,加兵部尚书衔,命帮办海军事务。屡因病陈请乞罢,久始允之。

  二十一年,朝鲜兵事起,屡召,以病未出。寻卒,诏念前功,赠太子太保,赐恤,建专祠,谥壮肃。

  张树珊,字海柯,安徽合肥人。咸丰三年,粤匪入安徽,树珊与兄树声练乡兵自卫,淮军之兴,自张氏始。五年,击贼巢湖,率壮士数十人败贼,擒斩贼目五人,进破巢县贼营,叙外委。六年,复来安,随官军克无为州,擢千总。又克潜山,至太湖,遇贼数万,树珊仅五百人,军粮火药皆尽。贼屯堤上,树珊选死士缘堤下蛇行入贼中,大呼击杀,贼惊溃。七年,败捻首张洛行於官亭。粤匪方与捻相勾结,皖北几无完区,独合肥西乡以团练筑堡差安,时出境从剿贼。九年,克霍山。十年,两解六安围。十一年,赴援寿州,克三河,擢都司,赐花翎。

  同治元年,从李鸿章赴上海,名其军曰树字营。李秀成犯上海,会诸军夹击走之。七月,会克青浦。贼围北新泾,树珊偕程学启力战旬馀,贼始遁,擢游击。进克嘉定,贼大举围四江口,树珊偪贼而营,会诸军奋击,连破二十馀垒,遂解围,擢参将,赐号悍勇巴图鲁。是年冬,常熟及福山贼以城降,而福山贼复叛,围常熟。二年正月,树珊率军航海抵福山西洋港,风潮作,飘舟近贼巢,潮退不得行。树珊曰:“兵法危地则战。”登岸结垒未就,贼大至,树珊疾捣中坚,枪伤左肘不少卻,拔出诸营之被围者,进解常熟之围,擢副将。会诸军进攻江阴,树珊扼南门,断贼去路,城复,贼无得脱者,以总兵记名。进攻无锡,悍酋陈坤书、李世贤方以十万众围大桥角,树珊助剿,火贼轮船二、炮船十,歼毙甚众,解其围。李秀成复率众数万至,连营数十里,树珊与诸军夹击,贼大溃。会苏州已下,秀成率死党入太湖,结常州贼,水陆分进,援无锡;时铭传专击外援贼,树珊与诸军合围,十一月,拔之,以提督记名。偕兄树声及刘铭传进攻常州,三年四月,克之,予一品封典,授广西右江镇总兵。

  四年,曾国藩督师剿捻,驻徐州,以树珊所部为亲军,令援山东,破贼於鱼台。议设四镇,陈州之周家口为最要,初以刘铭传驻之,既改铭传为游击之师,乃令树珊移驻。五年三月,击贼沙河,贼窜扑周家口,回军夹击败之。五月,又败贼於沙河东,树珊以贼骑飘勿靡常,耻株守,请改为游击之师。九月,驰解许州之围。十月,逐贼山东境,连败之丰南、定陶、曹县。十一月,回军周家口。贼窜湖北,偕总兵周盛波追剿。会郭松林败绩於臼口,贼焰愈炽,树珊自黄冈追至枣阳,贼窜黄州、德安,树珊驰援。诸将皆言贼悍且众,宜持重,树珊率亲军二百人穷追,抵新家徬。贼横走抄官军后,树珊力战陷阵,至夜半,马立积尸中不能行,下马斗而死。后队据乡庄发枪炮拒贼,贼亦寻退,全军未败。事闻,诏惜其忠勇,从优议恤,予骑都尉兼一云骑尉世职,建专祠,谥勇烈。七年,捻平,加赠太子少保。

  弟树屏,从诸兄治团练,积劳至千总。从树珊至江苏,转战松江、苏州、常州,屡有功,累擢副将。从剿捻匪,迭破贼於丰县、沛县、鱼台。及树珊战殁德安,树屏分领树字三营驻周家口。东捻平,论功以提督记名,赐号额腾额巴图鲁。

  同治六年,山西巡抚李宗羲奏调,令募新军六营分驻大宁、吉州、壶口防回匪。十二年,兼统水陆驻河津,分防归化、包头。光绪二年,甘肃流贼犯河套后山,督军追击,连败之,擒其渠曹洪照。事平,加头品顶戴。四年,授太原镇总兵,值旱灾,树屏捐运赈粮,出军食之馀平粜济饥民。六年,移防包头。九年,调大同镇。十三年,因伤病乞罢,十七年,卒,以前劳赐恤。

  周盛波,字海舲,安徽合肥人。咸丰三年,粤匪陷安庆,皖北土匪纷起,盛波兄弟六人,团练乡勇保卫乡里,屡出杀贼。兄盛华及弟三人皆死事,惟存盛波与弟盛传,以勇名。陈玉成、陈得才等屡扰境,盛波等以练丁二千随方迎敌,相持数年,遂越境出剿近县,饷械皆所自备,累奖守备。

  同治元年,李鸿章募淮军援江苏,令盛波就所部选募成军,曰盛字营。从至上海,破贼於北新泾,擢游击。又大破贼於四江口,赐号卓勇巴图鲁。二年,克太仓,进昆山,扼双凤桥,复县城。破麦市桥贼垒,擢副将。进攻江阴,击败援贼。会克县城,以总兵记名。会攻无锡,毁贼船百馀,破惠山石卡,擒贼酋黄子隆,以提督记名,予一品封典。三年,合围常州,盛波由小南门攻入。贼首就擒,以总兵侭先题奏。时江宁已复,馀党黄文英走踞广德,盛波追之至横山,文英遁走。城贼拒战,败之,复广德,进至宁国境而还,赐黄马褂。

  四年,从曾国藩剿捻匪。张总愚围雉河集,盛波赴援,循涡河岸破贼。英翰军突围夹击,围始解。授甘肃凉州镇总兵,败捻匪於宁陵。五年,拔菏泽游庄寨、方埠贼巢,被珍赉。牛洛红窜亳州,截击於白龙王庙,大破之。是年冬,追贼云梦,连败之於两河口、沙河、胡家店。六年,蹑追任柱至信阳,与弟盛传分路蹙之台子畈山中,贼舍骑四窜,追及谈家河,擒贼目汪老魁等。赖文光来援,复击败之。九月,破沭阳程寨贼,又败之於石榴寨、高家寨,追至海州阿胡镇,歼悍党赵天福,东捻寻平。

  七年,西捻张总愚窜畿辅,盛波追至陵县土桥,马步合击,贼溃走。五月,盛波驻毛家庄,贼由吴桥来犯,设伏痛击,斩级数千。袭贼於杨丁庄,阵斩总愚之侄张三彪。六月,会击於茌平,总愚走死。西捻平,晋号福龄阿巴图鲁。

  军事定,以母老陈请回籍终养,寻以前年所部攻破河南唐县民寨,惨毙多命,为巡抚李鹤年所劾,褫职,交李鸿章按治,以盛波身在前敌,免其科罪。九年,鸿章疏陈盛波功多,复原官。光绪十年,命在淮北选募精壮十营赴天津备防,责司训练。丁母忧,奏,许弟盛传回籍治丧,盛波仍留营。盛传寻卒,所遗湖南提督即以盛波代署,疏辞,不允。服阕,实授。十四年,卒。

  李鸿章疏陈战绩,谓其治军严而不苛,人乐为用。善察地势,审贼情,部曲经其指授,辄有家法。防海以来,所部为淮军最大之军,诸军勋望无出其右。诏优恤,建专祠,谥刚敏。

  周盛传,字薪如,盛波之弟。盛传偕诸兄集丁壮团练。咸丰三年,粤匪扰合肥,率百馀人击败之,擒贼目马千禄。五年,兄盛华阵亡,盛传与盛波分领团从,防战数有功,奖叙把总。十一年,赴援寿州,擢千总。

  同治元年,盛波从李鸿章援江苏,盛传充亲兵营哨官,从克嘉定及战四江口,累擢游击。二年,回籍增募勇丁,会攻太仓,贼酋蔡元隆诈降,设伏狙击官军,盛传独严备,不为所挫。越数日,偕诸军一鼓克之,驻军双凤镇,为贼所围,连战三昼夜,破之,克昆山,赐号勋勇巴图鲁。攻江阴,毁东门贼营,城复,擢参将。迭战东亭镇、兴隆桥、鸭城桥、西仓,遂克无锡,功尤多,超擢以总兵记名。进攻常州,三年,进逼郡城南门,贼突出拒,盛传且战且筑营,贼屡抄后路,皆击退。登石桥督战,桥断堕水,又受炮伤,绝而复甦。越数日,裹创会攻,攀城先登。克常州,诏以总兵遇缺先行题奏,加提督衔。以抚标亲兵三营改为传字营,盛传始独领一军,移防溧阳。寻会铭军克广德州。

  四年,调剿捻匪,偕兄盛波援雉河集,自睢宁、宿州转战而前。将至,捻酋任柱以马队突犯,盛传坚阵不动,出奇兵抄贼后,贼始卻,会诸军夹击,贼溃走,以提督记名。移防归德。五年春,迭败贼於考城、钜野、城武、菏泽,诏嘉盛传兄弟苦战,同被珍赉。五月,偕盛波破牛洛红於亳州,洛红被创夜遁,道死。追贼扶沟、鄢陵、许州,扼防周家口。时以长围困贼,盛传筑贾鲁河长墙,檄调为游击之师,解柘城、罗山围。六年,授广西右江镇总兵,偕盛波蹙贼信阳谭家河,斩馘逾万。追贼入山东,至江北海州,捻匪大衰。是年冬,任柱、赖文光均就歼。

  七年春,偕盛波渡河会剿张总愚,败贼於山东、直隶之间,守运河长墙。盛传伏炸炮於吴桥毛家庄,合马步逼贼入伏,炮发,贼尸蔽野。既而茌平合围,总愚走死,赐黄马褂。盛波乞假养亲,盛传代统全军,从李鸿章移师湖北。

  九年,从鸿章赴陕西剿回匪,贼踞宜川山中,督军进剿,破之於河儿川、孔岩寨,分兵於宜、洛、鄜、延之间,以远势兜围,先后擒贼酋马志龙、戴得胜,北山悉平。

  是年秋,鸿章移督直隶,疏调盛传率所部屯卫畿辅。十年,移屯青县马厂。十二年,兴修大沽北塘炮台,筑内外土城各一,大炮台三,环置小炮七十有一。兵房、药库、仓廒、义塾及城外沟、河、桥、徬悉备,以所部任其役,捐盛军欠饷以济工费。十三年九月,工竣,诏遇提督缺出先行简放。

  时鸿章奉敕兴复京畿水利,盛传任津沽屯田事,履勘天津东南纵横百馀里,沮洳芜废,议疏潦、濬河渠,引淡涤咸,以变斥卤。光绪二年,调天津镇,移屯兴工,开南运减河,自靳官屯抵大沽海口,减河两岸各开支河一、横河六,沟浍河渠悉如法。建桥徬五十馀处,备蓄泄,使淡水咸水不相渗混,成稻田六万馀亩。滨河斥卤地沾水利,可垦以亿计。至六年工竣。

  八年,擢湖南提督,仍留镇训练士卒,悉用西法,著操枪章程十二篇,军中以为法式。

  十年,丁母忧,命改署理,予假回籍治丧。盛传事亲孝,未几,以哀毁伤发卒,诏优恤,谥武壮,建专祠。

  潘鼎新,字琴轩,安徽庐江人。道光二十九年举人,议叙知县。咸丰七年,投效安徽军营,从克霍山,擢同知。十一年,父璞领乡团助剿,被执不屈死。鼎新誓杀贼复仇,请分兵攻三河镇,克之,负父骸归。曾国藩闻而壮之,时方创淮军,令募勇立鼎字营。

  同治元年,从李鸿章援上海,连克奉贤、川沙、南汇,以知府用。克金山,又破贼虹桥,擢道员。二年,攻福山镇,鼎新以开花炮炸贼垒,克之,解常熟围,授江苏常镇通海道,以父丧未除,改署任。连破贼於枫泾及嘉善、西塘,加按察使衔。克平湖、乍浦、海盐,获贼银三十馀万两充饷。破贼於玙城、沈荡、新丰。三年,会克嘉兴,战吴氵娄、南浔,会攻湖州,贼拒守晟舍,攻两昼夜,伤胁,破升山九垒,夺三里桥,直抵城下,克湖州,加布政使衔,赐号敢勇巴图鲁。苏、浙既定,赐黄马褂,驻屯松江。

  四年,僧格林沁战殁,捻匪益炽,畿辅震动,诏徵劲旅入卫,李鸿章遣鼎新率炮队航海赴天津。寻命所部十一营移驻济宁,擢山东按察使。击败捻首赖文光於丰县陈家庄,又追败之於沛县、鱼台、定陶。五年,败贼於钜野,解郓城围。筑运河沿岸长墙,开黑风口淤河,引泗水灌之。贼屡败於西华、太康,窜至油坊冈,鼎新夹击,殪其酋。又追贼郓城、菏泽、曹县、东明,窜入河南境,追击於杞县柿园、嘉祥卧龙山。六年,迁山东布政使。筑新河、濰河长墙,会诸军守之。贼由东军汛地偷渡濰河,冲出南窜,都司董金胜率马队尾追,败之莒州、沭阳。鼎新追至海州石榴桥,据山下击,时贼尚五六万,连战於马陵山、卧龙寨,贼张两翼来犯,鼎新为圆阵,贼不能撼,伺懈突击,斩馘甚众。追败之剡城柴户店、海州上庄,斩级千馀,殪贼目杨天燕、陈天福,其酋李宗世等乞降,加头品顶戴。捻首任柱、赖文光先后就歼擒。

  七年,驰援畿辅,鼎新至饶阳,贼趋保定,绕其前迎击,败之。寻破贼於沧州郭桥、柳桥,殪其酋罗六。又战高唐、吴桥,於捷地开减河,筑长墙,抵东昌。迭蹙贼於德平、阳信、商河,与诸军合击。西捻平,予云骑尉世职,晋一等轻车都尉。

  寻命从左宗棠剿回匪,鼎新请开缺省亲。九年,丁母忧。服阕,李鸿章奏留办天津海防。十三年,授云南布政使。光绪二年,就擢巡抚,与总督刘长佑不合,三年,命来京另候简用,乞假归。五年,召天津随办防务,七年,回籍。

  十年,法越兵事起,起署湖南巡抚,调授广西巡抚。时徐延旭出关兵挫,故以鼎新代之,命按治提督黄桂兰等失律罪,谳拟轻纵,严旨斥责。命督军进谅山,扼屯梅谷、松坚牢诸隘,鼎新奏请诸军归云贵总督岑毓英节制,自为之副,不允。又私谓终归和局,以节饷为主,不得士心。初战船头、纸作社,奏捷。十二月,法兵大举来犯,谅山陷,师退,自请治罪,诏带罪立功。十一年正月,镇南关失守,总兵杨玉科战死,丧提督刘恩河以次十馀员。鼎新伤肘坠马,仓皇失措,退至龙州,诏夺职。法兵由艽封窥龙州,赖冯子材、苏元春、王德榜诸军力战,大破之,复镇南关,追蹑连捷,克谅山。和议旋成,鼎新乃解任回籍。十四年,卒於家。李鸿章疏陈前功,乞恩复原官。

  吴长庆,字筱轩,安徽庐江人。父廷香,在籍治团练,咸丰四年,殉寇难,恤,予云骑尉世职,见忠义传。长庆袭世职,继父领乡团,先后从官军克庐江、舒城,擢守备。十一年,会攻克三河。淮军始创,领五百人,曰庆字营。

  同治元年,从李鸿章至上海,破贼於虹桥,克奉贤、南汇、川沙,又破宝山窜贼,超擢游击。二年,回籍募勇,会李秀成纠众围庐江,长庆登陴固守,出击贼,走之。事定,率新募五营赴上海,进攻枫泾、西塘,克之,毁千窑贼巢,擢副将。规嘉善,破张泾汇贼垒。三年,会攻嘉兴,左臂中枪,督士卒缘城上,克之,以总兵记名,赐号力勇巴图鲁。自是分兵援浙、闽,迭克郡县。五年,追叙以提督总兵侭先题奏。

  七年,从李鸿章剿捻匪,转战河南内黄、滑、濬,山东临邑、德州,直隶宁津。捻平,赐黄马褂,晋号瑚敦巴图鲁。调防江北,驻军徐州。八年,鼎军譁变,长庆扼截,斩其倡乱者,众惧服,分别资遣数千人,旬日而定。事闻,予议叙。九年,移驻扬州,丁母忧,予百日假,仍留军濬盐河,兴水利。寻复移屯江浦、江阴。十三年,增募四营筑江阴、江宁炮台。光绪元年,授直隶正定镇总兵,仍留防江南。六合乡民因漕重聚众譁署,长庆驰至谕散,为请奏减漕额。宁国教民白会清不法,激变,毁教堂,构讼。建平人何渚被枉,长庆往按得实,为白於总督沈葆桢,平反之。率士卒濬江浦黑水河、四泉河、玉带河,两年始毕工。六年,擢浙江提督。寻调广东水师提督,未之任,会法越军事起,命帮办山东军务,四镇皆归节制,率所部屯登州。

  八年,朝鲜内乱,禁军犯王宫,杀大臣,王妃失踪,燔日本使馆,日本且发兵。命长庆率兵舰三往按治,先日兵至。廉知事由朝鲜王父大院君李昰应所主,至则昰应尚踞王宫,来谒,留语及暮,遣队拥赴海口,命兵舰致之天津,次日击散乱党,迎复王妃。日本初欲藉故多所要挟,见事已定,气为之沮。诏嘉其功,予三等轻车都尉世职,遂留镇汉城。长庆在朝鲜两年,修治道涂,救灾恤民,示以恩信,国人感之。

  十年,命移防金州,寻卒。诏优恤,建专祠,谥武壮,予其次子保初主事。保初后官刑部,上书言时政,辞职归。

  长庆好读书,爱士,时称儒将。保初亦文雅,有文风。

  论曰:李鸿章创立淮军,一时人材蔚起,程学启实为之魁,功成身殒,开军遂微。铭军最称劲旅,树军、盛军、鼎军亦各骖靳。粤寇平而捻匪炽,曾国藩欲全湘军末路,主专用淮军,平捻多赖其力。其后北洋筹防,全倚淮军,而以盛军为之中坚。刘铭传才气无双,不居人下,故易退难进。守台治台,自有建树。二张、二周,治军皆有家法。潘鼎新防边失律,不保令名。吴长庆战绩虽亚诸人,朝鲜定乱,能弭大变。及甲午边衅起,宿将彫零,卫汝贵、叶志超等庸才偾事,为全军之玷。后起仅一聂士成,庚子殉难,淮军遂熸。四十年中,盛衰得失,於此见焉。

查看目录 >> 《清史稿》


国学迷 書學捷要二卷 書品一卷 古今書評一卷 法書要錄十卷 歐公試筆一卷 海岳名言一卷 翰墨志一卷 寶真齋法書贊二十八卷 衍極五卷 書品一卷 墨池瑣錄二卷 初月樓論書隨筆一卷 書斷四卷 皇宋書錄三卷外篇一卷 宣和書譜二十卷 梅花喜神譜二卷 竹譜詳錄七卷(畫竹譜) 天形道貌一卷 淇園肖影二卷 羅浮幻質一卷 春谷嚶翔一卷 九畹遺容一卷 德隅齋畫品一卷 廣川畫跋六卷 繪林題識一卷 畫跋一卷 題畫詩一卷 天慵庵筆記二卷 畫梅題記一卷 律呂元音一卷 樂經律呂通解五卷 皇祐新樂圖記三卷 琴操二卷補遺一卷 漢鐃歌十八曲集解一卷 香研居詞麈五卷 碣石調幽蘭一卷 瑟譜六卷 綠綺新聲二卷 詩經樂譜三十卷附樂律正俗一卷 嘯旨一卷 角力記一卷 學射錄二卷 手臂錄四卷 峨嵋槍法一卷 夢綠堂槍法一卷 投壺儀節一卷 丸經二卷 棋訣一卷 棋經一卷(元元棋經) 弈史一卷 玉局鈎玄一卷 古局象棋圖一卷 五木經一卷 漢官儀三卷 譜雙五卷 馬戲圖譜一卷 詩牌譜一卷 觴政一卷 勝飲編十八卷 胟陣篇一卷(拇陣篇) 涇川查氏族譜世系 重修濟陽江氏族譜 新安洪氏統宗譜 通鑒總類 徽城楊氏宗譜 竹溪陳氏墓祀錄 呂氏家譜 後漢書 魏書 周易傳義大全 大明一統志 十六國春秋 三國志 李長卿集 史記 歙南吳氏族譜 新安張氏續修宗譜 金石萃編 [順治]歸德府志 [乾隆]西寧府新志 [雍正]甘肅通志 [康熙]汝寧府志 [康熙]宛平縣誌 [順治]白水縣誌 舊唐書 繹史 元朝秘史 七經孟子考文 四書考異 禮記說義纂訂 禮記說義纂訂 初學記 通鑒紀事本末 三鱣堂篆韻正義 七十二峰足徵集 合刻山海經水經 歷代紀事年表 十七史商榷 二十二史劄記 元史 五代史補 康熙字典十二集 說文經字考 說文解字注 爾雅註疏 爾雅註疏 監本附音春秋公羊註疏 三禮陳數求義 儀禮疏 儀禮註疏 禮經釋例 儀禮註疏 皇明文衡 廣雅疏證 說文解字注 說文解字述誼 說文解字 三國志 後漢書 後漢書 定興鹿氏家譜 隋書 北史 魏書 松陵集 王文端公詩集,[王文端公]奏疏,[王文端公]尺牘 墨池編 玉海,六經天文編,詩考 [崇禎]博羅縣誌 [萬曆]杭州府志 春秋諸傳會通 春秋諸傳會通 春秋胡氏傳纂疏 文獻通考 鼎鍥葉太史纂玉堂鑒綱 弇州山人續稿 後漢書 佩文齋書畫譜 史記 增入宋儒議論杜氏通典 山堂肆考 休寧陪郭葉氏世譜 文選注 泗水餘氏會通世譜 婺源桃溪潘氏宗譜 通鑒總類 涇川吳氏統宗族譜 臨溪吳氏族譜 休寧西門汪氏宗譜 翠園胡氏宗譜 祁門善和程氏譜 新安唐氏宗譜 休寧范氏族譜 渭上續稿 長沙青山彭氏會宗譜 劉氏家譜 竇山公家議 梅溪先生廷試策 王源謝氏孟宗譜 泗水餘氏會通世譜 休寧西門汪氏族譜 商山吳氏祖墓四至圖 御選唐宋詩醇 度支奏議 七十二家集 佛祖歷代通載 通鑒總類 慈溪黃氏日抄分類 春秋經傳闕疑 通鑒答問 十萬程氏會譜 棠樾鮑氏宣忠堂支譜 新刻全像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 [康熙]大城縣誌 新鍥鄭孩如先生精選國語旁訓便讀 漢書 全唐詩 前漢書 尚書今古文註疏 周易乾鑿度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