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元史 >

卷二十四 本纪第二十四

卷二十四 本纪第二十四

  ◎仁宗一

  仁宗圣文钦孝皇帝,讳爱育黎拔力八达,顺宗次子,武宗之弟也。母曰兴圣太后,弘吉剌氏。至元二十二年三月丙子生。

  大德九年冬十月,成宗不豫,中宫秉政,诏帝与太后出居怀州。十年冬十二月,至怀州,所过郡县,供帐华侈,悉令撤去,严饬扈从毋扰于民,且谕佥事王毅察而言之,民皆感悦。

  十一年春正月,成宗崩,时武宗为怀宁王,总兵北边,戊子,帝与太后闻哀奔赴。庚寅,至卫辉,经比干墓,顾左右曰:“纣内荒于色,毒痡四海,比干谏,纣刳其心,遂失天下。”令祠比干于墓,为后世劝。至漳河,值大风雪,田叟有以盂粥进者,近侍却不受。帝曰:“昔汉光武尝为寇兵所迫,食豆粥。大丈夫不备尝艰阻,往往不知稼穑艰难,以致骄惰。”命取食之。赐叟绫一匹,慰遣之。行次邯郸,谕县官曰:“吾虑卫士不法,胥吏科敛,重为民困。”乃命王傅巡行察之。二月辛亥,至大都,与太后入内,哭尽哀,复出居旧邸,日朝夕入哭奠。左丞相阿忽台等潜谋推皇后伯要真氏称制,安西王阿难答辅之。时左丞相哈剌哈孙答剌罕称疾,守宿掖门凡三月,密持其机,阳许之,夜遣人启帝曰:“怀宁王远,不能猝至,恐变生不测,当先事而发。”三月丙寅,帝率卫士入内,召阿忽台等责以乱祖宗家法,命执之,鞫问辞服,戊辰,伏诛。诸王阔阔出、牙忽都等曰:“今罪人斯得,太子实世祖之孙,宜早正天位。”帝曰:“王何为出此言也!彼恶人潜结宫壸,构乱我家,故诛之,岂欲作威觊望神器耶?怀宁王吾兄也,正位为宜。”乃遣使迎武宗于北边。五月乙丑,帝与太后会武宗于上都。甲申,武宗即位。六月癸巳,诏立帝为皇太子,受金宝。遣使四方,旁求经籍,识以玉刻印章,命近侍掌之。时有进《大学衍义》者,命詹事王约等节而译之。帝曰:“治天下,此一书足矣。”因命与《图象孝经》、《列女传》并刊行,赐臣下。十一月戊寅,受玉册,领中书省、枢密院。

  至大元年七月,帝谕詹事曲出曰:“汝旧事吾,其与同僚协议,务遵法度,凡世祖所未尝行及典故所无者,慎勿行。”二年八月,立尚书省,诏太子兼尚书令,戒饬百官有司,振纪纲,重名器,夙夜以赴事功。詹事院臣启金州献瑟瑟洞,请遣使采之,帝曰:“所宝惟贤,瑟瑟何用焉?若此者,后勿复闻。”先是,近侍言贾人有售美珠者,帝曰:“吾服御雅不喜饰以珠玑,生民膏血,不可轻耗。汝等当广进贤才,以恭俭爱人相规,不可以奢靡蠹财相导。”言者惭而退。淮东宣慰使撒都献玉观音、七宝帽顶、宝带、宝鞍,却之,戒谕如初。詹事王约启事,二宦者侍侧,帝问:“自古宦官坏人家国,有诸?”约对曰:“宦官善恶皆有之,但恐处置失宜耳。”帝然之。九月,河间等路献嘉禾,有异亩同颖及一茎数穗者,命集贤学士赵孟頫绘图,藏诸秘书。

  四年春正月庚辰,武宗崩。壬午,罢尚书省。以丞相脱虎脱、三宝奴,平章乐实,右丞保八,左丞忙哥帖木儿,参政王罴,变乱旧章,流毒百姓,命中书右丞相塔思不花、知枢密院事铁木儿不花等参鞫。丙戌,脱虎脱、三宝奴、乐实、保八、王罴伏诛,忙哥帖木儿杖流海南。壬子,日赤如赭。罢城中都。召世祖朝谙知政务素有声望老臣平章程鹏飞、董士选,太子少傅李谦,少保张驴,右丞陈天祥、尚文、刘正,左丞郝天挺,中丞董士珍,太子宾客萧,参政刘敏中、王思廉、韩从益,侍御赵君信,谦访使程钜夫,杭州路达鲁花赤阿合马,给传诣阙,同议庶务。甲午,宥阿附脱虎脱等左右司、六部官罪。乙未,禁百官役军人营造及守护私第。丁酉,以云南行中书省左丞相铁木迭儿为中书右丞相,太子詹事完泽、集贤大学士李孟并平章政事。戊戌,以塔思不花及徽政院使沙沙并为御史大夫。己亥,改行尚书省为行中书省。庚子,减价粜京仓米,日千石,以赈贫民。停各处营造。罢广武康里卫,追还印符、驿券、玺书,及其万户等官宣敕。辛丑,以塔失铁木儿知枢密院事。壬寅,禁鹰坊驰驿扰民。敕中书,凡传旨非亲奉者勿行。以诸王朝会,普赐金三万九千六百五十两、银百八十四万九千五十两、钞二十二万三千二百七十九锭、币帛四十七万二千四百八十八匹。

  二月,复玉宸乐院为仪凤司,改延庆司为都功德使司。乙巳,命和林、江浙行省依前设左丞相,余省唯置平章二员,遥授职事勿与。戊申,罢运江南所印佛经。辛亥,禁诸王、驸马、权豪擅据山场,听民樵采。罢阿老瓦丁买卖浙盐,供中政食羊。禁宣政院违制度僧。甲寅,遣使检核小云石不花所献河南荒田。司徒萧珍以城中都徼功毒民,命追夺其符印,令百司禁锢之,还中都所占民田。罢江南行通政院、行宣政院。甲子,太阴犯填星。升典内司为典内院,秩从三品。命中书平章李孟领国子监学,谕之曰:“学校人材所自出,卿等宜数诣国学课试诸生,勉其德业。”敕:“诸王、驸马户在缙山、怀来、永兴县者,与民均服徭役。诸司擅奏除官者,毋给宣敕。”御史台臣言:“白云宗总摄所统江南为僧之有发者,不养父母,避役损民,乞追收所受玺书银印,勒还民籍。”从之。罢福建绣匠、河南鱼课两提举司,省宣徽院参议、断事官。丙寅,监察御史言:“比者尚书省臣蠹国乱政,已正典刑,其余党附之徒布在百司,亦须次第沙汰。今中书奏用孛罗铁木儿为陕西平章、乌马儿为江浙平章、阔里吉思为甘肃平章、塔失帖木儿为河南参政、万僧为江浙参政,各人前任,皆受重赃,或挟势害民,咸乞罢黜。”制曰:“可。”丁卯,命西番僧非奉玺书驿券及无西番宣慰司文牒者,勿辄至京师,仍戒黄河津吏验问禁止。罢总统所及各处僧录、僧正、都纲司,凡僧人诉讼,悉归有司。罢仁虞院,复置鹰坊总管府。庚午,命广西静江、融州军民官,镇守三载无虞者,民官减一资,军官升一阶,著为令。思州军民宣抚司招谕官唐铨以洞蛮杨正思等五人来朝,赐金帛有差。立淮安忠武王伯颜祠于杭州,仍给田以供祀事。是月,帝谓侍臣曰:“郡县官有善有恶,其命台官选正直之人为廉访司官而体察之,果有廉能爱民者,不次擢用,则小人自知激厉矣。”旌表漳州长泰县民王初应孝行。

  三月庚辰,召前枢密副使吴元珪,左丞拜降、兀伯都剌至京师,同诸老臣议事。丙戌,太阴犯太微上相。罢五台行工部。己丑,命毋赦十恶大逆等罪。复典瑞院为典瑞监。庚寅,即皇帝位于大明殿,受诸王百官朝贺,诏曰:

  惟昔先帝,事皇太后,抚朕眇躬,孝友天至。由朕得托顺考遗体,重以母弟之嫡,加有削平内难之功,于其践阼未逾月,授以皇太子宝,领中书令、枢密使,百揆机务,听所总裁,于今五年。先帝奄弃天下,勋戚元老咸谓大宝之承,既有成命,非与前圣宾天而始征集宗亲议所宜立者比,当稽周、汉、晋、唐故事,正位宸极。朕以国恤方新,诚有未忍,是用经时。今则上奉皇太后勉进之命,下徇诸王劝戴之勤,三月十八日,于大都大明殿即皇帝位。凡尚书省误国之臣,先已伏诛,同恶之徒,亦已放殛,百司庶政,悉归中书,命丞相铁木迭儿、平章政事李道复等从新拯治。可大赦天下,敢以赦前事相告言者,罪以其罪。诸衙门及近侍人等,毋隔越中书奏事。诸上书陈言者,量加旌擢。其侥幸献地土并山场、窑冶及中宝之人,并禁止之。诸王、驸马经过州郡,不得非理需索,应和顾和买,随即给价,毋困吾民。

  辛卯,禁民间制金箔、销金、织金,以御史中丞李士英为中书左丞。壬辰,发京仓米,减价以粜赈贫民。丁酉,命月赤察儿依前太师,宣徽使铁哥为太傅,集贤大学士曲出为太保。敕百司改升品级者,悉复至元旧制。己亥,增置左翼、右翼指挥各一员。宁夏路地震。是月,帝谕省臣曰:“卿等裒集中统、至元以来条章,择晓法律老臣,斟酌重轻,折衷归一,颁行天下,俾有司遵行,则抵罪者庶无冤抑。”又谕太府监臣曰:“财用足则可以养万民,给军旅,自今虽一缯之微,不言于朕,毋辄与人。”以陕西行尚书省左丞兀伯都剌为中书右丞;昭文馆大学士察罕参知政事;中书平章政事、知枢密院事床兀儿,钦察亲军都指挥使脱火赤拔都儿,中书右丞相、知枢密院事铁木儿不花,录军国重事、知枢密院事也速,知枢密院事兼山东河北蒙古军都万户也先铁木儿,遥授左丞相、仁虞院使也儿吉尼,太子詹事月鲁铁木儿,并知枢密院事。赐大都路民年九十者二千三百三十一人,人帛二匹;八十者八千三百三十一人,人帛一匹。

  夏四月壬寅,诏分汰宿卫士,汉人、高丽、南人冒入者,还其元籍。癸卯,翙星于回回司天台。以即位,恩赐太师、太傅、太保,人金五十两、银三百五十两、衣四袭。行省臣预朝会者,赏银有差。丁未,以太子少保张驴为江浙平章,戒之曰:“以汝先朝旧人,故命汝往。民为邦本,无民何以为国?汝其上体朕心,下爱斯民。”戊申,以即位告天地于南郊。庚戌,拘收下番将校不典兵者虎符、银牌。癸丑,诏:“路、府、州、县官,三年为满。”罢典医监。甲寅,太阴犯亢,荧惑犯垒壁阵。丙辰,诏谕宣徽使亦列赤,诸蒙古民有贫乏者,发廪济之。丁巳,罢中政院。戊午,以即位告于太庙。辛酉,敕:“国子监师儒之职有才德者,不拘品级,虽布衣亦选用。”癸亥,敕:“诸使臣非军务急速者,毋给金字圆牌。”定四宿卫士岁赐钞二十四万二百五锭。罢中都留守司,复置隆兴路总管府,凡创置司存悉罢之。乙丑,封知枢密院事铁木儿不花为宣宁王,赐银印。丁卯,诏曰:“我世祖皇帝,参酌古今,立中统、至元钞法,天下流行,公私蒙利,五十年于兹矣。比者尚书省不究利病,辄意变更,既创至大银钞,又铸大元、至大铜钱。钞以倍数太多,轻重失宜;钱以鼓铸弗给,新旧恣用;曾未再期,其弊滋甚。爰咨廷议,允协舆言,皆愿变通,以复旧制。其罢资国院及各处泉货监提举司,买卖铜器,听民自便。应尚书省已发各处至大钞本及至大铜钱,截日封贮,民间行使者,赴行用库倒换。”仍免大都、上都、隆兴差税三年。命中书省赈济甘肃过川军,罢僧、道、也里可温、答失蛮、头陀、白云宗诸司。改封亲王迭里哥儿不花为湘宁王,赐金印,食湘乡州、宁乡县六万五千户。拘还甘肃、陕西、辽阳省臣所佩虎符,禁鹰坊扰民,罢通政院,以其事归兵部。增置尚书员外郎各一员,罢回回合的司属。帝御便殿,李孟进曰:“陛下御极,物价顿减,方知圣人神化之速,敢以为贺。”帝蹙然曰:“卿等能尽力赞襄,使兆民乂安,庶几天心克享,至于秋成,尚未敢必。今朕践阼曾未逾月,宁有物价顿减之理?朕托卿甚重,兹言非所赖也。”孟愧谢。帝谕集贤学士忽都鲁都儿迷失曰:“向召老臣十人,所言治政,汝其详译以进,仍谕中书悉心举行。”南阳等处风、雹。

  五月壬申,以宦者铁昔里为利用监卿。癸酉,八百媳妇蛮与大、小彻里蛮寇边,命云南王及右丞阿忽台以兵讨之。改封乳母夫寿国公杨德荣为云国公。丙子,命翰林国史院纂修先帝实录及累朝皇后、功臣列传,俾百司悉上事迹。丁丑,禁毋以毒药酿酒。庚辰,敕中书省裁省冗司,置高昌王傅,复度支院为监,罢泉府司、长信院、司禋监。辛巳,赐大长公主祥哥剌吉钞一万锭。壬午,制定翰林国史院承旨五员,学士、侍读、侍讲、直学士各二员。拘诸王、驸马及有司驿券,自今遣使,悉从中书省给降。置祥和署,掌伶人。金齿诸国献驯象。癸未,太阴犯氐。赐国师板的答钞万锭,以建寺于旧城。戊子,罗鬼蛮来献方物。甲午,复太常礼仪院为太常寺。是月,禁民捕驾鹅。

  六月癸卯,敕宣政院:“凡西番军务,必移文枢密院同议以闻。”吐蕃犯永福镇,敕宣政院与枢密院遣兵讨之。乙巳,命侍臣咨访内外,才堪佐国者,悉以名闻。仍戒敕诸王,恪恭乃职。丙午,以内侍杨光祖为秘书卿,谭振宗为武备卿,关居仁为尚乘卿,并授弘文馆学士。置湘宁王迭里哥儿不花王傅。丁未,太阴犯太微东垣上相。己酉,诏存恤军人。庚戌,太阴犯氐。壬子,敕甘肃省给过川军牛种农器,令屯田。癸丑,复太府院为太府监,省上都兵马指挥为五员。甲寅,封亦思丹为怀仁郡王,赐银印。丁巳,敕翰林国史院春秋致祭太祖、太宗、睿宗御容,岁以为常。命和林行省右丞孛里、马速忽经理称海屯田。大同路宣宁县民家产犊而死,颇类麒麟,车载以献,左右曰:“古所谓瑞物也。”帝曰:“五谷丰熟,百姓安业,乃为瑞也。”己未,复置长信寺。封枢密使孛罗为泽国公。庚申,敕自今诸司白事,须殿中侍御史侍侧。癸亥,赐晋王也孙铁木儿钞五千锭,币、帛各二千匹;太尉不花金百两。复云州银场提举司,置仪鸾局,秩皆五品。甲子,请大行皇帝谥于南郊,上尊谥曰仁惠宣孝皇帝,庙号武宗。丙寅,拘收泉府司元给诸商贩玺书。丁卯,罢只合赤八剌合孙所造上供酒。戊辰,敕诸王朝会后至者,如例给赐。己巳,卫王阿木哥入见,帝谕省臣曰:“朕与阿木哥同父而异母,朕不抚育,彼将谁赖?其赐钞二万锭,他勿援例。”帝览《贞观政要》,谕翰林侍讲阿林铁木儿曰:“此书有益于国家,其译以国语刊行,俾蒙古、色目人诵习之。”济宁、东平、归德、高唐、徐、邳诸州水,给钞赈之。河间、陕西诸县水、旱伤稼,命有司赈之,仍免其今年租。诸王塔剌马的遣使进驯象。

  秋七月辛未朔,拘还辽阳省官提调诸事圆符、玺书、驿券,裁减虎贲司职员,赐上都宿卫士贫乏者钞十三万九千锭。丁丑,巩昌宁远县暴雨,山土流涌。敕内外军官并覃官一等。癸未,甘州地震,大风,有声如雷。以朝会,恩赐诸王秃满金百五十两、银五千二百五十两、币帛三千匹。乙酉,赐湘宁王迭里哥儿不花所部钞三万二千锭。癸巳,太阴掩毕。甲午,置经正监,掌蒙古军牧地,秩正三品,官五员。丁酉,太阴犯鬼距星。己亥,诏谕省臣曰:“朕前戒近侍毋辄以文记传旨中书,自今敢有犯者,不须奏闻,直捕其人付刑部究治。”敕御史台臣选更事老成者为监察御史,超授中散大夫、典内院使孛叔荣禄大夫。是月,江陵属县水,民死者众,太原、河间、真定、顺德、彰德、大名、广平等路,德、濮、恩、通等州霖雨伤稼,大宁等路陨霜,敕有司赈恤。

  闰七月辛丑,命国子祭酒刘赓诣曲阜,以太牢祠孔子。甲辰,车驾将还大都,太后以秋稼方盛,勿令鹰坊、驼人、卫士先往,庶免害稼扰民,敕禁止之。枢密院奏:“居庸关古道四十有三,军吏防守之处仅十有三,旧置千户,位轻责重,请置隆镇万户府,俾严守备。”制曰:“可。”翙五星于司天台。以故鲁王刁斡八剌嫡子阿礼嘉世礼袭其封爵、分地。乙巳,以朝会,恩赐月赤察儿、床兀儿金二百两、银二千八百两、币帛有差。丙午,奉武宗神主祔于太庙。戊申,封李孟秦国公,命亦怜真乞剌思为司徒。己酉,吐番寇礼店、文州,命总帅亦怜真等讨之。辛亥,以西僧藏不班八为国师,赐玉印。戊午,复置司禋监。己未,诏谕省臣曰:“国子学,世祖皇帝深所注意,如平章不忽木等皆蒙古人,而教以成才。朕今亲定国子生额为三百人,仍增陪堂生二十人,通一经者,以次补伴读,著为定式。”敕:“军官七十致仕,始听子弟承袭。其有未老即托疾引年,令幼弱子弟袭职者,除名不叙;其巧计求迁者,以违制论。”壬戌,命赈恤岭北流民。上都立通政院,领蒙古诸驿,秩正二品。甲子,宁夏地震。乙丑,鲁国大长公主祥哥剌吉进号皇姊大长公主。遣使招谕黑水、白水等蛮十二万余户来降。丙寅,太阴犯轩辕。赐诸王阿不花等金二百两、银七百五十两、钞一万三千六百三十锭、币帛各有差。丁卯,完泽、李孟等言:“方今进用儒者,而老成日以凋谢,四方儒士成才者,请擢任国学、翰林、秘书、太常或儒学提举等职,俾学者有所激劝。”帝曰:“卿言是也。自今勿限资级,果才而贤,虽白身亦用之。”敕直省舍人以其半给事殿庭,半听中书差遣。禁医人非选试及著籍者,毋行医药。大同宣宁县雨雹,积五寸,苗稼尽殒。

  八月己巳朔,裁定京朝诸司员数,并依至元三十年旧额。楚王牙忽都所部乏食,给钞万锭,出粟五千石赈之。赐环卫圉人钞三万锭,以近侍曲列失为户部尚书。甲戌,赐皇姊大长公主钞万锭。丙戌,安南世子陈日泬奉表以方物来贡。敕西番军务隶宣政院。九月己亥朔,遥授左丞相不花进太尉。丙午,遥授湖广平章、安南国王陈益稷入见,言:“臣自世祖朝来归,妻子皆为国人所害,朝廷授以王爵,又赐汉阳田五百顷,俾自赡以终余年。今臣年几七十,而有司拘臣所授田,就食无所。”帝谓省臣曰:“安南国王慕义来归,宜厚其赐,以怀远人,其进勋爵、受田如故。”戊申,禁民弹射飞鸟、杀马牛羊当乳者。禁卫士不得私衣侍宴服,及以质于人。庚戌,命枢密院阅各省军马。壬子,改元皇庆,诏曰:“朕赖天地祖宗之灵,纂承圣绪,永惟治古之隆,群生咸遂,国以乂宁。朕夙兴夜寐,不敢怠遑,任贤使能,兴滞补阙,庶其臻兹敛时五福,用敷锡厥庶民,朕之志也。逾年改元,厥有彝典,其以至大五年为皇庆元年。”都水监卿木八剌沙传旨,给驿往取杭州所造龙舟,省臣谏曰:“陛下践祚,诞告天下,凡非宣索,毋得擅进。诚取此舟,有乖前诏。”诏止之。复置中宫位下怯怜口诸色民匠打捕鹰坊都总管府,秩正三品。乙卯,太阴犯毕。丁巳,奉太后旨,以永平路岁入,除经费外,悉赐鲁国大长公主。给云南王老的部属马价一万二千锭。丙寅,敕省部官,勿托以宿卫废职。罢西番茶提举司。是月,江陵路水漂民居,溺死十有八人。

  冬十月戊辰朔,有事于太庙。己巳,敕绘武宗御容,奉安大崇恩福元寺,月四上祭。辛未,赐大普庆寺金千两,银五千两,钞万锭,西锦、彩段、纱、罗、布帛万端,田八万亩,邸舍四百间。丁丑,禁诸僧寺毋得冒侵民田。辛巳,罢宣政院理问僧人词讼。以蕲县万户府镇庆元,绍兴沿海万户府镇处州,宿州万户府兼镇台州。戊子,省海道运粮万户为六员,千户为七所。特授故太师月儿鲁子木剌忽荣禄大夫、知枢密院事。辛卯,罢诸王断事官,其蒙古人犯盗诈者,命所隶千户鞫问。壬辰,诏收至大银钞。敕诸卫汉军练习武事。置群牧监,秩正三品,掌兴圣宫位下畜牧。癸巳,诏置汴梁、平江等处田赋提举司,掌大承华普庆寺赀产。给云南增戍军钞二万五千锭。丙申,太白犯垒壁阵。

  十一月戊戌,封司徒买僧为赵国公。辛丑,命延安、凤翔、安西军屯田红城者,还陕西屯田。敕:“商税官盗税课者,同职官赃罪。”立乖西府,以土官阿马知府事,佩金符。李孟奏:“钱粮为国之本,世祖朝量入为出,恒务撙节,故仓库充牣。今每岁支钞六百余万锭,又土木营缮百余处,计用数百万锭,内降旨赏赐复用三百余万锭,北边军需又六七百万锭;今帑藏见贮止十一万余锭,若此安能周给。自今不急浮费,宜悉停罢。”帝纳其言,凡营缮悉罢之。辛亥,诸王不里牙屯等诬八不沙以不法,诏窜不里牙屯、秃干于河南,因忽乃于杨州,纳里于湖广,太那于江西,班出兀那于云南。壬子,赈钦察卫粮五千七百五十三石。甲寅,太阴犯舆鬼。戊午,禁汉人、回回术者出入诸王、驸马及大臣家。己未,以辽阳省平章政事合撒为中书平章政事。甲子,敕增置京城米肆十所,日平粜八百石以赈贫民。丙寅,加徽政使罗源为大司徒,赈诸军粮七千六十石。

  十二月辛未,增置经正监官为八员。置尚牧所,秩五品,掌太官羊。癸酉,封宣政、会福院使暗普为秦国公。增置兵部侍郎、郎中各一员。庚辰,太白经天。复以陕西屯田军三千隶红城万户府。壬午,诏曰:“今岁不登,民何以堪?春蒐其勿令供亿。”癸未,太白经天。甲申,太阴犯太微西垣上将。浙西水灾,免漕江浙粮四分之一,存留赈济;命江西、湖广补运,输京师。占城遣使奉表贡方物。庚寅,申禁汉人持弓矢兵器田猎。曲赦大都大辟囚一人,并流以下罪。辛卯,裁宗正府官为二十八员,遣官监视焚至大钞。壬辰,太白经天。敕:“创设边远官员,俟到任方降敕牒。”乙未,命李孟整饬国子监学。中书省臣言:“世祖定立选法升降,以示激劝。今官未及考,或无故更代,或躐等进阶,僣受国公、丞相等职,诸司已裁而复置者有之。今春以内降旨除官千余人,其中欺伪,岂能悉知?坏乱选法,莫此为甚。”帝曰:“凡内降旨,一切勿行。”赐济王朵列纳印,以和林税课建延庆寺。诏谕安南国世子陈日泬曰:“惟我祖宗,受天明命,抚有万方,威德所加,柔远能迩。乃者先皇帝龙驭上宾,朕以王侯臣民不释之故,于至大四年三月十八日即皇帝位,遵逾年改元之制,以至大五年为皇庆元年。今遣礼部尚书乃马台等赍诏往谕,仍颁皇庆元年历日一本。卿其敬授人时,益修臣职,毋替尔祖事大之诚,以副朕不忘柔远之意。”

  皇庆元年春正月庚子,帝谕御史大夫塔思不花曰:“凡大臣不法,卿等劾奏毋避,朕自裁之。”癸卯,敕诸僧犯奸盗、诈伪、斗讼,仍令有司专治之。甲辰,授太师、录军国重事、知枢密院事脱儿赤颜开府仪同三司,嗣淇阳王。戊申,改隆镇万户府为隆镇卫。庚戌,封知枢密院事丑汉为安远王,出总北军。壬子,敕军不满五千者,勿置万户。癸丑,太阴犯太微东垣上将。旌表广州路番禺县孝子陈韶孙。戊午,制诸王设王傅六员,银印,其次设官四员。改封济王朵列纳为吴王,赐卫王阿木哥庆元路定海县六万五千户,加崇福使也里牙秦国公。己未,升崇祥监为崇祥院,秩正二品。壬戌,升翰林国史院秩从一品。帝谕省臣曰:“翰林、集贤儒臣,朕自选用,汝等毋辄拟进。人言御史台任重,朕谓国史院尤重;御史台是一时公论,国史院实万世公论。”

  二月丁卯朔,徙大都路学所置周宣王石鼓于国子监。敕称海屯内汉军存恤二年。庚午,西北诸王也先不花遣使贡珠宝、皮币、马驼,赐钞一万三千六百锭。辛未,改安西路为奉元路,吉州路为吉安路。壬申,以霸州文安县屯田水患,遣官疏决之。遣使赐西僧金五千两、银二万五千两、币帛三万九千九百匹。甲戌,制定封赠名爵等级,著为令。改和林省为岭北省。丙子,给称海屯田牛二千。赐晋王也孙铁木儿南康路户六万五千,世祖诸皇子也先铁木儿福州路福安县、脱欢之子不答失里福州路宁德县、忽都鲁铁木儿之子泉州路南安县、爱牙赤之子邵武路光泽县,户并一万三千六百有四,食其岁赋。己卯,置卫龙都元帅府,秩正二品,以古阿速卫隶之。八百媳妇来献驯象二。壬午,太阴犯亢。封孛罗为永丰郡王。置德安府行用钞库,罢庄浪州唐兀千户所。丙戌,省枢密断事官为八员。庚寅,敕岭北省赈给阙食流民。敕两淮民种荒田者,如例输税。遣官同江西、江浙省整治茶、盐法。赐韩国公主普达实怜钞万锭。诏勉励学校,赈山东流民至河南境者。通、漷州饥,赈粮两月。

  三月丁酉朔,荧惑犯东井。升给事中秩正三品,罢诸王、大臣私第营缮。戊戌,右丞相铁木迭儿言:“自今左右司、六部官,有不尽心,初则论决,不悛,则黜而不叙。”制曰:“可。”省女直水达达万户府冗员。敕:“诸王脱脱所招户,其未籍者,俾隶有司。”己亥,以生日为天寿节。庚子,加御史大夫火尼赤开府仪同三司。罢卫龙都元帅府。壬寅,太阴犯东井。敕归德亳州,以宪宗所赐不怜吉带地一千七十三顷还其子孙。丙子,敕:“北边使者,非军机毋给驿。”丁未,置内正司,秩正三品,卿、少卿、丞各一员。戊申,升典内院秩正二品。以前河南行省平章政事塔失海牙为御史大夫。改翰林国史院司直司为经历司,置经历、都事各一员。置五台寺济民局,秩从五品。赐安王完泽及其子金三百两、银一千二百五十两、钞三千五百锭,赐汴梁路上方寺地百顷。辽阳省增置滦阳、宽河驿。甲寅,西北诸王也先不花等遣使以橐驼、方物入贡。丙辰,封同知徽政院事不阑奚为赵国公。庚申,敕简汰大明宫、兴圣宫宿卫。甲子,给北军币帛二十万匹,遣户部尚书马儿经理河南屯田。乙丑,命河南省建故丞相阿术祠堂,封诸王塔思不花为恩平王。

  夏四月丁卯,简汰控鹤还本籍。以都水监隶大司农寺。置察罕脑儿捕盗司,秩从七品。庚午,命浙东都元帅郑祐同江浙军官教练水军。辛未,给钞万锭修香山永安寺。赵王汝安郡告饥,赈粮八百石。升保定路万户府为上万户。癸酉,车驾幸上都。丙子,太白昼见。封鄄国大长公主忙哥台为大长公主,赐金印。增也可紥鲁忽赤为四十二员。壬午,荧惑犯舆鬼。敕皇子硕德八剌置四宿卫。敕:“僧人田除宋之旧有并世祖所赐外,余悉输租如制。”阿速卫指挥那怀等冒增卫军六百名,盗支粮七千二百石、币帛一千二百匹、钞二百八锭,敕中书、枢密按治。封知枢密院事木剌忽为广平王。癸未,荧惑犯积尸气。庚寅,太白经天。大崇恩福元寺成,置隆禧院。龙兴新建县霖雨伤禾,彰德安阳县蝗。

  五月丙申朔,以中书平章政事合散为中书左丞相,江浙行省平章张驴为中书平章政事,知枢密院事也先铁木儿授开府仪同三司。壬寅,诸王脱忽思海迷失以农时出猎扰民,敕禁止之,自今十月方许出猎。改和林路为和宁路。赐诸王阿木哥钞万锭,速速迭儿、按麻思等各千锭。以蒙古驿隶通政院,置濮阳王脱脱木儿王傅官四员,给上都、滦阳驿马三百匹。丁未,缙山县行宫建凉殿。己酉,以西宁州田租、税课赐大长公主忙古台,赈宿卫士粮二万石。升回回司天台秩正四品。彰德、河南、陇西雹。六月乙丑朔,日有食之。丁卯,天雨毛。己巳,太阴犯天关。敕李孟博选中外才学之士任职翰林。给羊马钞价,济岭北、甘肃戍军之贫者。壬申,减四川盐额五千引。赐崇福寺河南官地百顷。丁亥,敕罢封赠,诫左右守法度,勤职业,忽妄侥幸加官。赐安远王丑汉金百两、银五百两、钞千锭。巩昌、河州等路饥,免常赋二分。

  秋七月辛丑,定内正司官为六员。禁诸王径宣旨于各路。徙中都内帑、金银器归太府监。赐新店诸驿钞三千八百锭,充使者饩廪。癸卯,诏奖励御史台。丙午,升大司农司秩从一品。帝谕司农曰:“农桑衣食之本,汝等举谙知农事者用之。”敕诸王小薛部归晋宁路襄垣县民田。中书参政贾钧以病请告,赐钞三百锭,给安车还乡。戊午,太阴犯东井。

  八月丁卯,敕探马赤军羊马牛依旧制百税其一。戊辰,太白犯轩辕。辛未,太阴犯填星。丁丑,罢司禋监。己卯,以吏部尚书许师敬为中书参知政事。庚辰,车驾至自上都。壬午,辰星犯右执法。置少府监,隶大都留守司。甲申,赐诸王阔阔出金束带一、银百五十两、钞二百锭。乙酉,太白犯右执法。辛卯,敕云南省右丞阿忽台等,领蒙古军从云南王讨八百媳妇蛮。滨州旱,民饥,出利津仓米二万石,减价赈粜。宁国路泾县水,赈粮二月。安南国王陈益稷来朝。九月丁酉,增江浙海漕粮二十万石。戊戌,罢征八百媳妇蛮、大、小彻里蛮,以玺书招谕之。辛丑,命司徒田忠良等诣真定玉华宫,祀睿宗御容。八百媳妇、大、小彻里蛮献驯象及方物。甲辰,升参议中书省事阿卜海牙为参知政事。拘火者等所佩国公、司徒印。丁巳,太阴犯亢。壬戌,琼州黎贼啸聚,遣官招谕。

  冬十月甲子,有事于太庙。改隆兴路为兴和路,赐银印。云南行省右丞算只儿威有罪,国师搠思吉斡节儿奏请释之,帝斥之曰:“僧人宜诵佛书,官事岂当与耶?”癸未,以中书参知政事察罕为中书平章政事,商议中书省事。丁亥,太阴犯平道。戊子,太阴犯亢。翰林学士承旨玉连赤不花等进《顺宗》、《成宗》、《武宗实录》。罢造船提举司。辛卯,赦天下。赐李孟潞州田二十顷。

  十一月戊戌,调汀、漳畲军代亳州等翼汉军于本处屯田。己亥,太阴犯垒壁阵。甲辰,捕沧州群盗阿失答儿等,擒之,支解以徇。丙午,谕六部官毋逾越中书奏事。丙辰,封驸马脱脱木儿为岐王。庚申,赐诸王宽彻、忽答迷失金百五十两、银一千五百两、钞三千锭、币帛有差。占城国进犀象,缅国主遣其婿及云南不农蛮酋长岑福来朝。

  十二月癸亥,中书平章政事李孟致仕,以枢密副使张珪为中书平章政事。癸酉,遣使分道决囚。壬申,晋王也孙铁木儿所部告饥,赈钞一万五千锭。庚辰,知枢密院事答失蛮罢。省海道运粮万户一员,增副万户为四员。甲申,荧惑、填星、辰星聚斗。鹰坊不花即列请往河南、湖广括取孔雀、珍禽,敕以扰民,不允。丁亥,遣官祈雪于社稷、岳镇、海渎。省臣言:“中书职在总挈纲维,比者行省六部诸司应决不决者,往往作疑咨呈,以致文繁事弊。”诏体世祖立中书初意,定拟程式以闻,俾遵行之。敕回回合的如旧祈福,凡词讼悉归有司,仍拘还先降玺书。戊子,太阴犯荧惑。己丑,宗王女班丹给驿取江南田租,命拘还驿券。是月,诸王春丹叛。

  二年春正月甲午,以察罕脑儿等处宣慰使伯忽为御史大夫。辛丑,封前尚书右丞相乞台普济为安吉王。丙午,宁王阔阔出薨。丁未,以太府卿秃忽鲁为中书右丞相。戊申,太阴犯三公。己未,置辽阳行省儒学提举司。

  二月壬戌,改典内院为中政院,秩正一品。甲子,以皇后受册宝,遣官祭告天地于南郊及太庙。丁丑,日赤如赭。己卯,免征益都饥民所贷官粮二十万石。各寺修佛事日用羊九千四百四十,敕遵旧制,易以蔬食。命张珪纲领国子学。庚辰,冀宁路饥,禁酿酒。辛巳,诏以钱粮、造作、诉讼等事悉归有司,以清中书之务。壬午,西北诸王也先不花进马、驼、璞玉。丁亥,敕:“外任官应有公田而无者,皆以至元钞给之。”以乖西府隶播州宣抚司。功德使亦怜真等以佛事奏释重囚,不允。帝谕左右曰:“回回以宝玉鬻于官,朕思此物何足为宝,唯善人乃可为宝。善人用则百姓安,兹国家所宜宝也。”三月丙申,以御史中丞脱欢答剌罕为御史大夫。庚子,荧惑犯垒壁阵。以晋宁、大同、大宁、四川、巩昌、甘肃饥,禁酒。丙午,册立皇后弘吉剌氏,诏天下。丁未,彗出东井。壬子,秃忽鲁言:“臣等职专燮理,去秋至春亢旱,民间乏食,而又陨霜雨沙,天文示变,皆由不能宣上恩泽,致兹灾异,乞黜臣等以当天心。”帝曰:“事岂关汝辈耶?其勿复言。”御史中丞郝天挺上疏论时政,帝嘉纳之。赐西僧搠思吉斡节儿钞万锭。丙辰,以皇后受册宝,遣官恭谢太庙。以亢旱既久,帝于宫中焚香默祷,遣官分祷诸祠,甘雨大注。诏敦谕劝课农桑。

  夏四月甲子,翙星于司天台。癸酉,赐寿宁公主橐驼三十六。乙亥,车驾幸上都。丙子,高丽王辞位,以其世子王焘为征东行中书省左丞相、上柱国,封高丽国王。辛巳,加御史大夫伯忽开府仪同三司、太傅。壬午,置中瑞司,秩正四品。甲申,诏遴选贤士,纂修国史。乙酉,御史台臣言:“富人夤缘特旨,滥受官爵。徽政、宣徽用人,率多罪废之流。近侍托为贫乏,互奏恩赏。西僧以作佛事之故,累释重囚。外任之官,身犯刑宪,辄营求内旨以免罪。诸王、驸马、寺观、臣僚土田每岁征租,亦极为扰民。请悉革其弊。”制曰:“可。”诏罢不急之役。真定、保定、河间、大宁路饥,并免今年田租十之三,仍禁酿酒。安南国遣使来贡方物。

  五月辛丑,升中书右丞兀伯都剌为平章政事,左丞八剌脱因为右丞,参知政事阿卜海牙为左丞,参议中书省事秃鲁花铁木儿为参知政事,顺德、冀宁路饥,辰州水,赈以米、钞,仍禁酿酒。檀州及获鹿县蝻。六月己未朔,京师地震。癸亥,秃忽鲁等以灾异乞赐放黜,不允。丙寅,京师地震。辛未,以参知政事许思敬纲领国子学。乙亥,诏谕僧俗辩讼,有司及主僧同问,续置土田,如例输税。丙子,赐诸王按灰金五十两、银七百五十两、金束带一、币帛各四十匹。己卯,河东廉访使赵简言:“请选方正博洽之士,任翰林侍读、侍讲学士,讲明治道,以广圣听。”从之。御史台臣言:“比年廉访司多不悉心奉职,宜令监察御史检核名实而黜陟之。广海及云南、甘肃地远,迁调者惮弗肯往,乞今后加一等官之。”制曰:“可。”壬午,命监察御史检察监学官,考其殿最。癸未,命委官简汰卫士。甲申,建崇文阁于国子监。给马万匹与豳王南忽里等军士之贫乏者。以宋儒周敦颐、程颢、颢弟颐、张载、邵雍、司马光、朱熹、张栻、吕祖谦及故中书左丞许衡从祀孔子庙廷。上都民饥,出米五千石减价赈粜。河决陈、亳、睢州、开封、陈留县,没民田庐。

  秋七月己丑朔,岁星犯东井。辛卯,太白昼见。癸巳,以作佛事,释囚徒二十九人。赐宣宁王铁木儿不花币帛百二十匹,安远王、亦思丹等各百匹。保定、真定、河间民流不止,命所在有司给粮两月,仍悉免今年差税,诸被灾地并弛山泽之禁,猎者毋入其境。甲午,置榷茶批验所并茶由局官。乙未,太白昼见。庚子,立长秋寺,掌武宗皇后宫政,秩三品。敕卫王阿木哥岁赐外,给钞万锭。赐驸马脱铁木儿金百五十两、银七百五十两、钞二千锭、币帛五十匹。辛丑,复立四川等处儒学提举司。壬寅,京师地震。免大宁路今岁盐课。丁未,赐诸王火罗思迷、脱欢、南忽里、驸马忙兀带金二百两、银一千二百两、钞一千六百锭、币帛各有差。己酉,改淮东淮西道宣慰司为淮东宣慰司,以淮西三路隶河南省。敕守令劝课农桑,勤者升迁,怠者黜降,著为令。丙辰,太白昼见。丁巳,太白经天。云州蒙古军乏食,户给米一石。兴国属县蝻,发米赈之。

  八月戊午朔,太白昼见。扬州路崇明州大风,海潮泛溢,漂没民居。壬戌,岁星犯东井。丁卯,车驾至自上都。庚午,以侍御史薛居敬为中书参知政事。壬午,太阴犯舆鬼。九月,以相儿加思巴为帝师。癸巳,以宣徽院使完泽知枢密院事。戊申,封脱欢为安定王,赐金印。敕镇江路建银山寺,勿徙寺傍茔冢。京师大旱,帝问弭灾之道,翰林学士程钜夫举汤祷桑林事,帝奖谕之。

  冬十月己卯,敕中书省议行科举。封不答失里为安德王。辛未,徙昆山州治于太仓,昌平县治于新店。癸未,以辽阳路之懿州隶辽阳行省。复置蒙阴县,隶莒州。乙酉,旌表高州民萧乂妻赵氏贞节,免其家科差。

  十一月壬寅,敕汉人、南人、高丽人宿卫,分司上都,勿给弓矢。甲辰,行科举。诏天下以皇庆三年八月,天下郡县兴其贤者、能者,充贡有司,次年二月,会试京师,中选者亲试于廷,赐及第出身有差。帝谓侍臣曰:“朕所愿者,安百姓以图至治,然匪用儒士,何以致此。设科取士,庶几得真儒之用,而治道可兴也。”

  十二月辛酉,可里马丁上所编《万年历》。发米五千石,赈阿只吉部之贫乏者。海都、都哇属户内附,敕所在给衣粮。丙子,定百官致仕资格。甲申,诏饬海道漕运万户府。京师以久旱,民多疾疫,帝曰:“此皆朕之责也,赤子何罪!”明日,大雪。以嘉定州、德化县民灾,发粟赈之。

查看目录 >> 《元史》


国学迷 揭秘:司马懿师从于谁?司马懿有何远大志向 历史旧闻:“四爷”雍正真是被吕四娘刺杀的吗? 雍正为何要圈禁忠心辅佐自己的功臣隆科多 揭秘历史上唯一一位被雷电劈死的皇帝 楚霸王项羽为什么会败给地痞刘邦 袁世凯的遗嘱:自己的死为日本去除了一个大敌 孔明是怎样用计俘获张任的?是十面埋伏之计吗 竟有这种帝王:40年不近女色4次非要出家为僧 敢于直言的东吴重臣张昭 揭秘音乐大师舒曼为什么把肖邦的音乐比作大炮 印度远古铁柱:为何可以矗立千年而不锈? 千古淫后贾南风对男人索求无度 用过即杀掉 毒鸡汤!揭那些流传盛广的典故真相 常遇春强势攻取元大都 为何千里追杀元顺帝? 塔吉克族节日 塔吉克族人怎样过开斋节 揭秘:乾隆的生母孝圣宪皇后原本身份低微 汉宣帝刘询 刘询的皇后是谁 刘询皇后简介 秦始皇开了一个先例 让后世皇帝都喜欢干这事 民国三大记者是谁?民国三大记者各自结局是什么 大贪官和珅到底有多少家产?现在市值算有多少? 大小和卓叛乱的背景 大小和卓叛乱的经过介绍 清明前后为什么总下雨? 蔡京的弟弟蔡卞在书法上达到了什么样的成就 千古奇闻:糊涂皇帝反腐倡廉不含糊 唐代明征君碑与明崇俨有什么关系? 水浒世界唯一的真朋友是谁?胸怀磊落奇男子 秦始皇陵解密:探寻鲜为人知的神秘之处 为何说关羽和赵云是三国里狠毒的两大杀手 曹操为何要杀少年同窗许攸?冷血还是另有隐情 解密:鲁迅的祖父周福清为何丢官后被判死刑? 揭秘史上最强悍的权臣 曾连杀三位皇帝 对皇位痴迷的元妃萧耨斤:为夺皇位和儿子争权? 皇帝的娶妻技巧 刘邦竟靠吹牛取悦老丈人 揭秘曹操为什么不用司马懿 揭秘:宋高宗赵构对金政策上为何是坚定的主和派? 清代的皇子究竟多忙:竟连除夕都不放假休息 《红楼梦》贾兰简介 贾兰是个什么样的人? 皇帝有三千佳丽 武则天就应该有三千面首? 袁世凯儿子竟是青帮大佬 死后上千妓女戴孝送葬 李治爱上武则天的原因:她身上有自己缺乏的健硕 揭秘武则天为何临终要立无字碑 畸恋:万贵妃靠什么迷住小她19岁的明宪宗? 王政君和王莽有关系吗?王政君最后怎么死的 宋高宗赵构为何致力于主和甚至不惜杀死岳飞 千奇百怪:中国古代宫廷女子的“媚道”之术 袁宏简介 东晋时期著名文学家东阳太守袁宏生平 诸葛亮四个动作让蜀国走向败亡?诸葛亮是最大权臣 揭秘:从朱元璋开始明朝皇帝大部分都是工作狂? 揭秘:怪异的史前生物铲齿象 嘴巴酷似铁铲 抠门的道光帝为何废掉了花巨资修建的皇陵? 满族乐器“单鼓”最主要的作用是什么 古代第一个女皇帝不是武则天 哪两人更早称帝? 清朝乾隆最宠幸的朝鲜族贵妃是谁? 史上既可怜又可恨的太子爷胤礽 一生两次被废 为孙子清除障碍的朱元璋,为何没杀了朱棣呢? 汉惠帝能够顺利登基 为何要感谢四个老头 韩嫣怎么死的?韩嫣最后结局 揭秘:越南绝色末代皇后南芳皇后的凄婉传奇人生 宋朝服饰:宋代皇后礼服 谜案:顺治帝为何指定鳌拜为辅政大臣? 五虎上将关羽原本姓冯? 史上最牛投机商吕不韦为何终落自尽结局? 托孤重臣霍光欲完成武帝未竟事业失败切为何被诛 孙膑人物生平 中国古代兵家代表人物孙膑简介 是谁首先说服了孙权抗拒曹操?赤壁之战的缔造者 古诗词中的10大至高人生境界 也无风雨也无晴 唐高宗李治废太子李忠结局:李忠为何被武后赐死? 李重茂退位后又是谁当皇帝 夏完淳是哪朝人:16岁民族英雄夏完淳的传奇故事 研究发现:历史上刘关张从未桃园三结义 揭秘古代铜镜:每星期要打磨一次 清代用做嫁妆 苏秦采用的是什么变态学习法从而赢得了尊重? 清朝服饰之:太平天国号、号衣 水浒传高俅担任什么官职 高俅原名是什么 伏龙凤雏二人得一可安天下刘备有俩为何没得天下 梦姑的丈夫是谁?梦姑的丈夫虚竹个人简介 红楼梦贾环后来是怎么样的结局?贾环结局 鲜为人知的北宋开国名将苗光义:竟与诸葛亮并列 揭秘:陵墓与豪宅前放石狮子为何盛行至今? 诸葛亮挥泪斩马谡是否是一种推卸责任的行为么? 秦武王嬴荡究竟有多勇猛?秦武王的弱点是什么 曹锟当上民国大总统就靠花钱?吴佩孚用这三招 刘邦人品不好?揭秘历史上真实的刘邦 李密的计谋!战无不胜的王世充为何会败于李密 名垂青史的绑架 以一已之力改变了国家的命运 诗歌中“处”处的玄机:两处音意都不同不能混淆 揭秘:明成祖朱棣建大报恩寺塔四大谜团 吕后杀掉战神韩信的真实原因:参与谋反证据确凿 项羽无心天下一把火烧了秦宫也烧了自己的愤怒 晚唐陆龟蒙能当真隐士 全仗“官二代”的家底儿 真实唐僧并非文弱无能!唐僧竟是个精壮美男子! 契丹族文化:契丹百万人口竟然只有两个姓氏吗? 解析京剧脸谱中三国典韦为什么会是黄脸 水浒传扈三娘绰号为什么叫一丈青? 魏晋时期的男女聚会:恣意欣赏他人美妻娇妾 揭秘古代公务员薪水:包拯年薪超过一州税收 薛宝钗原型是谁 薛宝钗为何会落选 缓政与暴政的区别:子产领导郑国改革成功的秘诀 中国史上狠毒皇后之一:独孤皇后 水族丧葬文化 水族特殊的丧葬习俗是什么 古書疑義舉例七卷 [萬曆]肅寧縣志二卷 陸象山先生文集三十六卷 [宋人百家小說]一百四十三帙 五經典要註釋五卷目錄一卷 兩漢博文十二卷 遲粵集一卷 尺牘初恍二卷附二卷 孟子注疏解經十四卷校勘記十四卷 二十四史 月歲捷要 通雅五十二卷首三卷 亦政堂重修考古圖十卷 敝帚集五卷 漁洋感舊集小傳四卷補遺一卷 無近名齋文鈔四卷雜著二卷雜著二編一卷文鈔二編二卷文鈔外編一卷 詩存四卷 三唐人集三十七卷 晉劉越石集不分卷 蔡中郎文集十卷外傳一卷 山中學詩記五卷 誥命不分卷 東洋史要二卷 崇文書局彙刻書(三十三種叢書)三十一種二百八十三卷 讀書雜述八卷 日知錄三十二卷 東坡集四十卷後集二十卷 史通削繁四卷 小滄浪筆談四卷 前漢書一百二十卷 玉壺清話十卷 夢厂雜著 寸心知室詩文經進集六卷 聲調前譜一卷續譜一卷後譜一卷談龍錄一卷 [雍正]山西通志二百三十卷 何文肅椒丘先生策府群玉文集三卷 爾雅翼三十二卷 李少鶴六家詩 湖海樓叢書十二種 十粒金丹十七卷 秋水庵花影集五卷 樂府詩集一百卷目錄二卷 可石小草二卷 餐芍華館詩集八卷附詞一卷 淮陰金石僅存錄一卷補遺一卷 太上感應篇集注八卷格言二卷 求古錄禮說十六卷補遺一卷 國朝文錄小傳二卷 竹柏山房十五種附刻四種 航海避碰章程 鹽鐵論十二卷 墅談六卷 觀妙齋藏金石文考略十六卷 東湖叢記六卷 燕市積弊 各項款目 義門讀書記五十八卷 [康熙]濰縣志九卷 南畇文稿十二卷 困學紀聞二十卷 遵巖先生文集十七_王慎中撰.djvu 遵巖先生文集十八_王慎中撰.djvu 遵巖先生文集十九_王慎中撰.djvu 遵巖先生文集二十_王慎中撰.djvu 遵巖先生文集二十一_王慎中撰.djvu 八閩通誌一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二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三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四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五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六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七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八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九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十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十一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十二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十三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十四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十五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十六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十七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十八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十九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二十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二十一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二十二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二十三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二十四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二十五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二十六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二十七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二十八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二十九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三十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三十一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三十二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三十三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三十四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三十五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三十六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三十七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三十八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三十九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四十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四十一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四十二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四十三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四十四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四十五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四十六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四十七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四十八_黃仲昭纂修.djvu 八閩通誌四十九_黃仲昭纂修.djvu 福建通志一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二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三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四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五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六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七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八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九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十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十一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十二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十三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十四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十五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十六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十七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十八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十九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二十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二十一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二十二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二十三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二十四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二十五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二十六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二十七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二十八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二十九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三十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三十一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三十二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三十三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三十四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三十五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三十六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三十七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三十八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三十九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四十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四十一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四十二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四十三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四十四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四十五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四十六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四十七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四十八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四十九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福建通志五十_金鋐、鄭開極纂修.djvu 衡州府志一_張奇勛、周士儀纂修.djvu 衡州府志二_張奇勛、周士儀纂修.djvu 衡州府志三_張奇勛、周士儀纂修.djvu 衡州府志四_張奇勛、周士儀纂修.djvu 衡州府志五_張奇勛、周士儀纂修.djvu 衡州府志六_張奇勛、周士儀纂修.djvu 衡州府志七_張奇勛、周士儀纂修.djvu 衡州府志八_張奇勛、周士儀纂修.djvu 衡州府志九_張奇勛、周士儀纂修.djvu 衡州府志十_張奇勛、周士儀纂修.djvu 衡州府志十一_張奇勛、周士儀纂修.djvu 衡州府志十二_張奇勛、周士儀纂修.djvu 衡州府志十三_張奇勛、周士儀纂修.djvu 衡州府志十四_張奇勛、周士儀纂修.djvu 衡州府志十五_張奇勛、周士儀纂修.djvu 衡州府志十六_張奇勛、周士儀纂修.djvu 蒲鞭莫施 蒲鞯 蒲鞯角上书 蒹葭倚玉 蒹葭傍芳树 蒹葭玉树 蒿簪 蒿薤 蓂历 蓂荚 蓉城 蓍簪 蓐蚁 蓝桥 蓝桥仙境 蓝桥再渡 蓝桥姻缘 蓝桥投杵 蓝桥杵 蓝桥欢惬 蓝桥玉臼 蓝桥约 蓝桥遇 蓝桥驿 蓝田出玉 蓝田双璧 蓝田尉 蓝田种子 蓝田种玉 蓝田美玉 蓬壶 蓬山 蓬岛 蓬岛三山 蓬弧 蓬户桑枢 蓬枢 蓬海变 蓬海浅 蓬瀛 蓬瀛三岛 蓬生麻中 蓬矢 蓬矢桑弧 蓬莱 蓬莱水浅 蓬莱浅 蓬莱清浅 蓬莱闭庐 蓬莱阁 蓬蒿三径 蓬蒿人 蓬蒿仲蔚 蓬蒿宅 蓬蒿径 蓬蒿没径 蓬蒿满中园 蓬蒿翼 蓬阁 蓬雀 蓼莪之思 蓼莪之感 蓼莪哀 蓼莪废讲 蓼莪废诵 蓼莪罔极 蓼萧 蔀家 蔗境 蔗尾 蔗杖起舞 蔡女知弦 蔡屣延才 蔡泽栖迟 蔡琰辨琴 蔡生迎 蔡邕倒屣 蔡邕笛 蔡邕铭 蔬水曲肱 蔺卿全璧 蔽芾 蕉中梦 蕉中鹿 蕉底梦 蕉底鹿 蕉梦 蕉覆鹿 蕉间得鹿 蕉间梦 蕉阴覆鹿 蕉隍讼 蕉隍鹿 蕉非鹿 蕉鹿 蕉鹿大梦 蕉鹿幻 蕙兰当户 蕤宾铁响 蕴匵 蕴椟 薇歌 薏苡之嫌 薏苡兴谤 薏苡冤 薏苡明珠 薏苡蒙谤 薏苡诬 薏苡谗 薏苡谤 薛涛笺 薛笺 薜萝 薜萝子 薜萝衣 薤歌 薤水 薤露 薪传 薪尽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