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元史 >

卷十九 本纪第十九

卷十九 本纪第十九

  ◎成宗二

  二年春正月丙子,诏蠲两都站户和顾和市。己卯,诏江南毋捕天鹅。以忽剌出千户所部屯夫贫乏,免其所输租。上思州叛贼黄胜许攻剽水口思光寨,湖广行省调兵击破之,获其党黄法安等,贼遁入上牙六罗。壬午,太阴犯舆鬼。诏凡户隶贵赤者,诸人毋争。甲申,命西平王奥鲁赤今夏居上都。丙戌,太白昼见。安西王傅铁赤、脱铁木而等复请立王相府,帝曰:“去岁阿难答已尝面陈,朕以世祖定制谕之,今复奏请,岂欲以四川、京兆悉为彼有耶?赋税、军站,皆朝廷所司,今姑从汝请,置王相府,惟行王傅事。”丁亥,太阴犯平道。己丑,御史台臣言:“汉人为同寮者,尝为奸人捃摭其罪,由是不敢尽言。请于近侍昔宝赤、速古而赤中,择人用之。”帝曰:“安用此曹?其选汉人识达事体者为之。”以御史中丞秃赤为御史大夫。庚寅,太阴犯钩钤。辛卯,令月赤察而也可及合剌赤所部卫士自运军粮,给其行费。甲午,授嗣汉三十八代天师张与材太素凝神广道真人,管领江南诸路道教。乙未,诏诸王、公主、驸马非奉旨毋罪官吏,赐诸王合班妃钞千二百锭、杂币帛千匹,驸马塔海铁木而钞三千锭。回纥不剌罕献狮、豹、药物,赐钞千三百余锭。

  二月乙亥朔,中书省臣言:“陛下自御极以来,所赐诸王、公主、驸马、勋臣,为数不轻,向之所储,散之殆尽。今继请者尚多,臣等乞甄别贫匮及赴边者赐之,其余宜悉止。”从之。分江浙行省军万人戍湖广。给称海屯田军农具。诏奉使及军官殁而子弟未袭职者,其所佩金银符归于官,违者罪之。辛丑,立中御府,以脱忽伯、唐兀并为中御卿。丙午,禁军将擅易侍卫军、蒙古军,以家奴代役者罪之,仍令其奴别入兵籍,以其主资产之半畀之,军将敢有纵之者,罢其职。括蒙古户渐丁,以充行伍。丁未,太阴犯井。庚戌,诏军卒擅更代及逃归者死。给秃秃合所部屯田农器。丙辰,诏江南道士贸易、田者,输田、商税。庚申,命札剌而忽都虎所部户居于奉圣、云州者,与民均供徭役。自六盘山至黄河立屯田,置军万人。丙寅,以大都留守司达鲁花赤段贞为中书平章政事。遣使代祀岳渎。赐安西王米三千石,以赈饥民。

  三月壬申,以中书平章政事不忽木为昭文馆大学士,平章军国事。罢太原、平阳路酿进蒲萄酒,其蒲萄园民恃为业者,皆还之。诸王出伯言所部探马赤军懦弱者三千余人,乞代以强壮,从之,仍命出伯非奉旨毋擅征发。以怯鲁剌驻夏民饥,户给粮六月。郡王庆童有疾,以其子也里不花代之。赐八撒、火而忽答孙、秃剌三人钞各千锭。治书侍御史万僧受赃,命御史台与宣政院使答失蛮杂治之。癸酉,增驻夏军为四万人。忻都言晋王甘麻剌,朵儿带言月儿鲁,皆有异图,诏枢密院鞫之,无验。帝命言晋王者死,言月儿鲁者谪从军自效。诏云南行台检劾亦乞不薛宣慰司案牍。甲戌,遣诸王亦只里、八不沙、亦怜真、也里慳、瓮吉剌带并驻夏于晋王怯鲁剌之地。丙子,车驾幸上都。丁丑,以完颜邦义、纳速丁、刘季安妄议朝政,杖之,徒二年,籍其家财之半。甲申,次大口。乙酉,太阴犯钩钤。辛卯,赐辽阳行省粮三万石。壬辰,诏驸马亦都护括流散畏吾而户。癸巳,湖广行省以叛贼黄胜许党鲁万丑、王献于京师。赐诸王铁木儿金二百五十两、银二千五百两、钞五千锭,以旌其战功。以合伯及塔塔剌所部民饥,赈米各千石。

  夏四月己亥朔,命撒的迷失招集其祖忙兀台所部流散人户。赐诸王八卜沙钞四万锭,也真所部六万锭。平阳之绛州、台州路之黄岩州饥,杭州火,并赈之。

  五月戊辰朔,免两都徭役。辛未,安西王遣使来告贫乏,帝语之曰:“世祖以分赉之难,尝有圣训,阿难答亦知之矣。若言贫乏,岂独汝耶?去岁赐钞二十万锭,又给以粮,今与,则诸王以为不均;不与,则汝言人多饥死。其给粮万石,择贫者赈之。”甲戌,诏民间马牛羊,百取其一,羊不满百者亦取之,惟色目人及数乃取。丁丑,太阴犯平道。庚辰,土蕃叛,杀掠阶州军民,遣脱脱会诸王铁木而不花、只列等合兵讨之。甲申,命也真、薛阇罕驻夏于合亦而之地。禁诸王、公主、驸马招户。己丑,诏诸徒役者,限一年释之,毋杖。庚寅,罢四川马湖进独本葱。诏诸王、驸马及有分地功臣户。居上都、大都、隆兴者,与民均纳供需。丁酉,命诸行省非奉旨毋擅调军。安南国遣人招诱叛贼黄胜许。也黑迷失进紫檀,赐钞四千锭。是月,野蚕成茧。河中府之猗氏雹;太原之平晋,献州之交河、乐寿,莫州之莫亭、任丘,及湖南醴陵州皆水;济宁之济州螟。六月己亥,给出伯军马七千二百余匹。诏晋王所部衣粮,粮以岁给,衣则三年赐之。给瓜州、沙州站户牛种田具。御史台臣言:“官吏受赂,初既辞伏,继以审核,而有司徇情致令异辞者,乞加等论罪。”从之。乙巳,太白犯天关。以调兵妨农,免广西容州等处田租一年。丙午,叛贼黄胜许遁入交趾。甲寅,降官吏受赃条格,凡十有三等。丁巳,太白犯填星。癸亥,太阴犯井。丙寅,诏行省、行台,凡朱清有所陈列,毋辄止之。赐西平王奥鲁赤银二百五十两、钞六千锭,所部六万锭,诸王亦怜真所部二十万锭,兀鲁思驻冬军三万锭。是月,大都、真定、保定、太平、常州、镇江、绍兴、建康、澧州、岳州、庐州、汝宁、龙阳州、汉阳、济宁、东平、大名、滑州、德州蝗,大同、隆兴、顺德、太原雹。海南民饥,发粟赈之。

  秋七月庚午,肇州万户府立屯田,给以农具、种、食。辛未,以钞十一万八千锭给西蕃诸驿。甘、肃两州驿户饥,给粮有差。赐诸王完泽印。癸酉,诏茶盐转运司、印钞提举司、运粮漕运司官,仍旧以三年为代;云南、福建官吏满任者,给驿以归。壬午,填星犯井,太白犯舆鬼。括伯颜、阿术、阿里海牙等所据江南田及权豪匿隐者,令输租。河泊官岁入五百锭者敕授。增江西、河南省参政一员,以朱清、张瑄为之。授特进上柱国高丽王世子王謜为仪同三司、领都佥议司事。乙酉,遣云南省逃军戍亦乞不薛,命湖广、江西两省择驻夏军牧地。丙戌,遣岳乐也奴等使马八儿国。己丑,命行台监察御史钩校随省理问所案牍,以虎贲三百人戍应昌。诸提调钱正官,其部凡有逋欠者,勿迁叙。广西贼陈飞、雷通、蓝青、谢发寇昭、梧、藤、容等州,湖广左丞八都马辛击平之。辛巳,赐贵由赤戍军钞三万九千余锭。是月,平阳、大名,归德、真定蝗,彰德、真定、曹州、滨州水,怀孟、大名、河间旱,太原、怀孟雹。福建、广西两江道饥,赈粟有差。

  八月丁酉朔,禁舶商毋以金银过海,诸使海外国者不得为商。庚子,太阴犯亢,太白犯轩辕。壬寅,命江浙行省以船五十艘、水工千三百人,沿海巡禁私盐。癸卯,太阴犯天江。乙巳,诏诸人告捕盗贼者,强盗一名赏钞五十贯,窃盗半之,应捕者又半之,皆征诸犯人,无可征者官给。乙卯,太阴犯天街,太白犯上将。给诸王亦怜真军粮三月。是月,德州、彰德、太原蝗,咸宁县,金、复州,隆兴路陨霜杀禾,宁海州大雨,大名路水。九月戊辰,太白犯左执法。辛未,圣诞节,帝驻跸安同泊,受诸王百官贺。壬申,太阴掩南斗。甲戌,增盐价钞一引为六十五贯,盐户造盐钱为十贯,独广西如故。征浙东、福建、湖广夏税。罢民间盐铁炉灶。给襄阳府合剌鲁军未赐田者粮两月。罢淮西诸巡禁打捕人员。丁丑,太阴犯垒壁阵。戊寅,元江贼舍资杀掠边境,梁王命怯薛丹等讨降之。甲申,云南省臣也先不花征乞蓝,拔瓦农、开阳两寨,其党答剌率诸蛮来降,乞蓝悉平,以其地为云远路军民总管府。己丑,太阴犯轩辕。辛卯,诸王出伯言汪总帅等部军贫乏,帝以其久戍,命留五千驻冬,余悉遣还,至明年四月赴军。甲午,令广海、左右两江戍军,以二年三年更戍;海都兀鲁思不花部给出伯所部军米万石。是月,常德之沅江县水,免其田租。河间之莫州、献州旱。河决河南杞、封丘、祥符、宁陵、襄邑五县。

  冬十月丁酉,有事于太庙。壬寅,发米十万石赈粜京师,以宣德、奉圣、怀来、缙山等处牧宿卫马。甲辰,修大都城。壬子,车驾至自上都。职官坐赃,经断再犯者,加本罪三等。赣州贼刘六十攻掠吉州,江西行省左丞董士选讨平之。是月,广备屯及宁海之文登水。

  十一月丁卯,以蛮洞将领彭安国父子讨田知州有功,赐安国金符,子为蛮夷官。答马剌一本王遣其子进象十六。戊辰,以广西戍军悉隶两江宣慰司都元帅府。己巳,兀都带等进所译《太宗》、《宪宗》、《世祖实录》,帝曰:“忽都鲁迷失非昭睿顺圣太后所生,何为亦曰公主?顺圣太后崩时,裕宗已还自军中,所计月日先后差错。又别马里思丹炮手亦思马因、泉府司,皆小事,何足书耶?”辛未,徙江浙行省拔都军万人戍潭州,潭州以南军移戍郴州。以洪泽、芍陂屯田军万人修大都城。遣枢密院官整饬江南诸镇戍军,凡将校勤怠者,列实以闻。增海运明年粮为六十万石。丁丑,太阴犯月星,又犯天街。庚辰,太阴犯井。丁亥,太阴犯上相。乙酉,枢密院臣言:“江南近边州县,宜择险要之地,合群戍为一屯,卒有警急,易于征发。”诏行省图地形、核军实以闻。戊子,太阴犯平道。增大都巡防汉军。壬辰,太阴犯天江。缅王遣其子僧伽巴叔撒邦巴来贡方物。罢云南柏兴府入德昌路,赐太常礼乐户钞五千余锭。是月,象食屯水,免其田租。

  十二月戊戌,立彻里军民总管府。云南行省臣言:“大彻里地与八百媳妇犬牙相错,今大彻里胡念已降,小彻里复占扼地利,多相杀掠。胡念遣其弟胡伦乞别置一司,择通习蛮夷情状者为之帅,招其来附,以为进取之地。”诏复立蒙样刚等甸军民官。癸卯,定诸王朝会赐与:太祖位,金千两、银七万五千两;世祖位,金各五百两、银二万五千两;余各有差。丁未,太阴犯井。诏诸行省征补逃亡军。复司天台观星户。乙卯,太阴犯进贤。癸亥,释在京囚百人;增置侍御史二员;赐金齿、罗斛来朝人衣。是岁,大都、保定、汴梁、江陵、沔阳、淮安水,金、复州风损禾,太原、开元、河南、芍陂旱,蠲其田租。是岁,断大辟二十四人。

  大德元年春正月庚午,增诸王要木忽而、兀鲁而不花岁赐各钞千锭。辛未,诸王亦怜真来朝,薨于道,赐币帛五百匹。乙亥,给月儿鲁匠者田,人百亩。乙酉,以边地乏刍,给出伯征行马粟四月。丙戌,以钞十二万锭、盐引三万给甘肃行省。昔宝赤等为叛寇所掠,仰食于官,赐以农具牛种,俾耕种自给。己丑,以药木忽而等所部贫乏,摘和林汉军置屯田于五条河,以岁入之租资之。辛卯,以张斯立为中书省参知政事。诸王阿只吉驻太原,河东之民困于供亿,诏诘问之,仍岁给钞三万锭、粮万石。给晋王所部屯田农器千具。建五福太乙神坛畤。汴梁、归德水,木邻等九站饥,以米六百余石赈之。给可温种田户耕牛。

  二月甲午朔,赐晋王甘麻剌钞七万锭,安西王阿难答三万锭。丙申,蒙阳甸酋长纳款,遣其弟阿不剌等来献方物,且请岁贡银千两及置驿传,诏即其地立通西军民府,秩正四品。戊戌,升全州为全宁府。庚子,诏东部诸王分地蒙古戍军,死者补之,不胜役者易之。癸卯,徙扬州万户邓新军屯蕲、黄,以阇里台所隶新附高丽、女直、汉军居沈州。甲申,诸军民相讼者,命军民官同听之。丁未,省打捕鹰房府入东京路。戊午,罗罗斯酋长来朝。己未,改福建省为福建平海等处行中书省,徙治泉州。平章政事高兴言泉州与琉求相近,或招或取,易得其情,故徙之。减福建提举司岁织段三千匹,其所织者加文绣,增其岁输衲服二百,其车渠带工别立提举司掌之。封的立普哇拿阿迪提牙为缅国王,且诏之曰:“我国家自祖宗肇造以来,万邦黎献,莫不畏威怀德。向先朝临御之日,尔国使人禀命入觐,诏允其请。尔乃遽食前言,是以我帅阃之臣加兵于彼。比者尔遣子信合八的奉表来朝,宜示含弘,特加恩渥,今封的立普哇拿阿迪提牙为缅国王,赐之银印;子信合八的为缅国世子,锡以虎符。仍戒饬云南等处边将,毋擅兴兵甲。尔国官民,各宜安业。”又赐缅王弟撒邦巴一珠虎符,酋领阿散三珠虎符,从者金符及金币,遣之。以新附军三千屯田漳州。庚申,升宁都、会昌县为州,并隶赣州路;宁阳镇为县,隶济宁路;隩州巡检司为河曲县,隶保德州。安丰路设录事司。以行徽政院副使王庆端为中书右丞。诏改元赦天下。免上都、大都、隆兴差税三年,给也只所部六千户粮三月。

  三月戊辰,荧惑犯井。己巳,完泽等奏定铨调选法。庚午,以陕西行省平章也先铁木而为中书平章政事,中书省左丞梁暗都剌为中书省右丞。癸酉,太阴掩轩辕大星。畋于柳林。免武当山新附军徭赋。甲戌,西蕃寇阶州,陕西行省平章脱列伯以兵进讨,其党悉平,留军五百人戍之。诏各省合并镇守军,福建所置者合为五十三所,江浙所置者合为二百二十七所。丙子,车驾幸上都。丁丑,封诸王铁木而不花为镇西武靖王,赐驼纽印。以江西省左丞八都马辛为中书左丞。庚辰,札鲁忽赤脱而速受赂,为其奴所告,毒杀其奴,坐弃市。乙酉,遣阿里以钞八万锭籴粮和林。丁亥,禁正月至七月捕猎,大都八百里内亦如之。庚寅,立江淮等处财赋总管府及提举司。赐诸王岳木忽而及兀鲁思不花金各百两,兀鲁思不花母阿不察等金五百两,银钞有差。赐称海匠户市农具钞二万二千九百余锭,及牙忽都所部贫户万锭,别吉韂匠万九百余锭。五台山佛寺成,皇太后将亲往祈祝,监察御史李元礼上封事止之。归德、徐、邳、汴梁诸县水,免其田租。道州旱,辽阳饥,并发粟赈之。岳木忽而及兀鲁思不花所部民饥,以乳牛牡马济之。

  夏四月癸巳朔,日有食之。丙申,中书省、御史台臣言:“阿老瓦丁及崔彧条陈台宪诸事,臣等议,乞依旧例。御史台不立选,其用人则于常调官选之,惟监察御史首领官,令御史台自选。各道廉访司必择蒙古人为使,或阙,则以色目世臣子孙为之,其次参以色目、汉人。又合剌赤、阿速各举监察御史非便,亦宜止于常选择人。各省文案,行台差官检核。宿卫近侍,奉特旨令台宪擢用者,必须明奏,然后任之。行台御史秩满而有效绩者,或迁内台,或呈中书省迁调,廉访司亦如之;其不称职者,省、台择人代之。未历有司者,授以牧民之职;经省、台同选者,听御史台自调。中书省或用台察之人,亦宜与御史台同议,各官府宪司官,毋得辄入体察。今拟除转运盐使司外,其余官府悉依旧例。”制曰:“可。”壬寅,赐兀鲁思不花圆符。赐暹国、罗斛来朝者衣服有差。赐牙忽都部钞万锭,给岳木忽而所部和林屯田种,以米二千石赈应昌府。

  五月丙寅,河决汴梁,发民三万余人塞之。戊辰,安南国遣使来朝。追收诸位下为商者制书、驿券。命回回人在内郡输商税。给钞千锭建临洮佛寺。诏强盗奸伤事主者,首从悉诛;不伤事主,止诛为首者,从者剌配,再犯亦诛。给葛蛮安抚司驿券一。辛未,遂宁州军户任福妻一产三男,给复三岁。癸酉,太白犯鬼积尸气。乙亥,太阴犯房。丁丑,禁民间捕鬻鹰鹞。庚寅,平伐酋领内附,乞隶于亦乞不薛,从之。各路平准行用库,旧制选部民富有力者为副,命自今以常调官为之,隶行省者从行省署用。上思州叛贼黄胜许遣其子志宝来降。漳河溢,损民禾稼。饶州鄱阳、乐平及隆兴路水。亦乞列等二站饥,赈米一百五十石。六月甲午,诸王也里干遣使乘驿祀五岳、四渎,命追其驿券,仍切责之。以湖广行省参政崔良知廉贫,特赐盐课钞千锭。给和林军需钞十万锭。乙未,太白昼见。戊戌,平伐九寨来降,立长官司。己酉,令各部宿卫士输上都、隆兴粮各万五千石于北地。甲寅,罢亦奚不薛岁贡马及毡衣。丙辰,监察御史斡罗失剌言:“中丞崔彧兄在先朝尝有罪,还其所籍家产非宜。又买僧寺水碾违制。”帝以其妄言,笞之。诏僧道犯奸盗重罪者,听有司鞫问。赐诸王也里干等从者钞二万锭,朵思麻一十三站贫民五千余锭。是月,平滦路虫食桑,归德徐、邳州蝗,太原风、雹,河间、大名路旱,和州历阳县江涨,漂没庐舍万八千五百余家。以粮四千余石赈广平路饥民,万五千石赈江西被水之家,二百九十余石赈铁里干等四站饥户。

  秋七月庚午,太阴犯房。辛未,赐诸王脱脱、孛罗赤、沙秃而钞二千锭,所部八万四千余锭,撒都失里千锭,所部二万余锭。罢蒙古军万户府入曲先塔林都元帅府。癸未,增晋王所部屯田户。甲申,增中御府官一员。赐马八儿国塔喜二珠虎符。诏出使招谕者授以招谕使、副;诸取药物者,授以会同馆使、副,但降旨差遣,不给制命。丙戌,以八儿思秃仓粮隶上都留守司,招籍宋两江镇守军。丁亥,免上都酒课三年。赐诸王不颜铁木而及其弟伯真孛罗钞四千锭,所部八万四千八百余锭,仍给粮一年。宁海州饥,以米九千四百余石赈之。河决杞县蒲口。郴州路、耒阳州、衡州之酃县大水山崩,溺死三百余人。怀州武陟县旱。

  八月庚子,诏合伯留军五千屯守,令孛来统其余众以归。丁未,命诸王阿只吉自今出猎,悉自供具,毋伤民力。丁巳,妖星出奎。扬州、淮安、宁海州旱,真定、顺德、河间旱、疫,池州、南康、宁国、太平水。九月辛酉朔,妖星复犯奎。壬戌,八番、顺元等处初隶湖广,后改隶云南,云南戍兵不至,其屯驻旧军逃亡者众,仍命湖广行省遣军代之。甲子,八百媳妇叛,寇彻里,遣也先不花将兵讨之。丙寅,诏恤诸郡水旱疾疫之家,罢括两淮民田。汰诸王来大都者及宿卫士冗员。丁卯,命平章伯颜专领给赐孤老衣粮。壬午,车驾还大都。己丑,增海漕为六十五万石。罢南丹州安抚司,立庆远南丹溪洞等处军民安抚司。诏边远官已尝优升品级而托他事不起者,夺其所升官。平珠、六洞蛮及十部洞蛮皆来降,命以蛮夷官授之。给卫士牧马外郡者粮,令毋仰食于民。以札鲁忽赤所追赃物输中书省。卫辉路旱、疫,澧州、常德、饶州、临江等路,温之平阳、瑞安二州大水,镇江之丹阳、金坛旱,并以粮给之。

  冬十月甲午,诏诸迁转官注阙二年。丁酉,有事于太庙。辛丑,减上都商税岁额为三千锭。温州陈空崖等以妖言伏诛。癸丑,免陕西盐户差税,罢其所给米。乙卯,瓜哇遣失剌班直木达奉表来降。戊午,太白经天。增吏部尚书一员。以朵甘思十九站贫乏,赐马牛羊有差。庐州路无为州江潮泛溢,漂没庐舍。历阳、合肥、梁县及安丰之蒙城、霍丘自春及秋不雨,扬州、淮安路饥,韶州、南雄、建德、温州皆大水,并赈之。

  十一月壬戌,禁权豪、僧、道及各位下擅据矿炭山场。罢顺德、彰德、广平等路五提举司,立都提举司二,升正四品,设官四员,直隶中书户部。卫辉路提举司隶广平彰德都提举司,真定铁冶隶顺德都提举司。罢保定紫荆关铁治提举司,还其户八百为民。癸亥,诏自今田猎始自九月。高丽王王昛告老,乞以爵与其子謜。福建行省遣人觇琉求国,俘其傍近百人以归。戊辰,增太庙牲用马。庚午,籍唐兀军入枢密院。辛未,曹州禹城进嘉禾,一茎九穗。丁丑,诏以高丽王世子謜为开府仪同三司、征东行中书省左丞相、驸马、上柱国、高丽国王,仍加授王昛为推忠宣力定远保节功臣、开府仪同三司、太尉、驸马、上柱国、逸寿王。增乌撒乌蒙等处宣慰使一员,以孛罗欢为之。赐诸王兀鲁德不花金千两、银万五千两、钞万锭。徙大同路军储所于红城。以河南行省经用不足,命江浙行省运米二十万石给之。总帅汪惟和以所部军屯田沙州、瓜州,给中统钞二万三千二百余锭置种、牛、田具。大都路总管沙的坐赃当罢,帝以故臣子,特减其罪,俾仍旧职。崔彧言不可复任,帝曰:“卿等与中书省臣戒之,若后复然,则置尔死地矣。”戊子,太白经天。增晋王内史一员,尚乘寺卿一员。赐药木忽而金一千二百五十两、银一万五千两、钞一万二千锭。常德路大水,常州路及宜兴州旱,并赈之。

  十二月癸巳,令也速带而、药乐罕将兵出征。丙申,徙襄赐屯田合剌鲁军于南阳,户受田百五十亩,给种、牛、田具。戊戌,中书省臣同河南平章孛罗欢等言:“世祖抚定江南,沿江上下置戍兵三十一翼,今无一二,惧有不虞。外郡戍卒封桩钱,军官迁延不以时取,而以己钱贷之,征其倍息。逃亡者各处镇守官及万户府并遣人追捕,皆非所宜。又富户规避差税冒为僧道,且僧道作商贾有妻子与编氓无异,请汰为民。宋时为僧道者,必先输钱县官,始给度牒,今不定制,侥幸必多。无为矾课,初岁入为钞止一百六锭,续增至二千四百锭,大率敛富民、刻吏俸、停灶户工本以足之,亦宜减其数。”帝曰:“矾课遣人核实,汰僧道之制,卿等议拟以闻。军政与枢密院议之。”诸王也只里部忽剌带于济南商河县侵扰居民,蹂践禾稼,帝命诘之,走归其部。帝曰:“彼宗戚也,有是理耶?其令也只里罪之。”禁诸王、驸马并权豪毋夺民田,其献田者有刑。复立芍陂、洪泽屯田。壬寅,朝洞蛮内附,立长官司二,命杨汉英领之。甲辰,太白经天,又犯东咸。丙午,太阴犯轩辕。丁未,旌表烈妇漳州招讨司知事阚文兴妻王氏。戊申,增给云南廉访司驿券十二。甲寅,太阴犯心。乙卯,免上都至大都并宣德等十三站户和顾和买。赐诸王忽剌出钞千锭,所部四万四千五百余锭;诸王阿术、速哥铁木而所部二万八千九百余锭。闰十二月壬戌,太阴犯垒壁阵。命也速带而等出征;诏诸军户卖田者,由所隶官给文券。甲子,福建平章高兴言:“漳州漳浦县大梁山产水晶,乞割民百户采之。”帝曰:“不劳民则可,劳民勿取。”壬申,徙乃颜民户于内地。定燕秃忽思所隶户差税,以三分之一输官。赐忽剌出所部钞万锭。癸酉至丙子,太白犯建星。己卯,赐不思塔伯千户等钞约九万锭。淮东饥,遣参议中书省事于章发廪赈之,弛湖泊之禁,仍听正月捕猎。平伐等蛮未附,播州宣抚使杨汉英请以己力讨之,命湖广省答剌罕从宜收抚。瓜州屯田军万人贫乏,命减一千,以张万户所领兵补之。甲申,增两淮屯田军为二万人。赐诸王阿牙赤钞千锭,所部一万一千余锭,药乐罕等所部七万锭,暗都剌火者所部四万余锭。般阳路饥疫,给粮两月。是岁,济南及金、复州水、旱,大都之檀州、顺州,辽阳、沈阳、广宁水,顺德、河间、大名、平阳旱。河间之乐寿、交河疫,死六千五百余人。断大辟百七十五人。

  二年春正月壬辰,诏以水旱减郡县田租十分之三,伤甚者尽免之,老病单弱者差税并免三年。禁诸王、公主、驸马受诸人呈献公私田地及擅招户者。丙申,遣使阅诸省兵。丁酉,置汀州屯田。辛丑,御史台臣言:“诸转运司案牍,例以岁终检覆。金谷事繁,稽照难尽,奸伪无从知之。其未终者,宜听宪司于明年检覆。”从之。乙巳,以粮十万石赈北边内附贫民。己酉,建康、龙兴、临江、宁国、太平、广德、饶池等处水,发临江路粮三万石以赈,仍弛泽梁之禁,听民渔采。遣所俘琉求人归谕其国,使之效顺。并土蕃、碉门安抚司、运司,改为碉门鱼通黎雅长河西宁远军民宣抚司。以翰林王惲、阎复、王构、赵与票、王之纲、杨文郁、王德渊,集贤王颙、宋渤、卢挚、耶律有尚、李泰、郝采、杨麟,皆耆德旧臣,清贫守职,特赐钞二千一百余锭。给西平王奥鲁赤部民粮三月,晋王秫米五百石,所部钞十二万锭,戍和林高丽、女直、汉军三万锭。

  二月戊午朔,诏枢密院合并贫难军户。辛酉,岁星、荧惑、太白聚危,荧惑犯岁星。壬戌,徙重庆宣慰司都元帅府于成都,立军民宣慰司都元帅府于福建。乙丑,立浙西都水庸田司,专主水利。以中书右丞、徽政院副使张九思为平章政事,与中书省事。丁卯,改泉州为泉宁府。己巳,畋于漷州。辛未,太阴犯左执法。并江西省元分置军为六十四所。丙子,太阴犯心。帝谕中书省臣曰:“每岁天下金银钞币所入几何,诸王、驸马赐与及一切营建所出几何,其会计以闻。”右丞相完泽言:“岁入之数,金一万九千两,银六万两,钞三百六十万锭,然犹不足于用,又于至元钞本中借二十万锭,自今敢以节用为请。”帝嘉纳焉。罢中外土木之役。癸未,诏诸王、驸马毋擅祀岳镇海渎;申禁诸路军及豪右人等,毋纵畜牧损农。乙酉,车驾幸上都。罢建康金银铜冶转运司,还淘金户于元籍,岁办金悉责有司。诏廉访司作成人材,以备选举。禁诸王从者假控鹤佩带扰民。诏诸郡凡民播种怠惰及有司劝课不至者,命各道廉访司治之。减行省平章为二员。丙子,以梁德珪为中书平章政事,杨炎龙为中书右丞。赐瓜忽而所部钞三十万锭,近侍伯颜铁木而等三万锭,也先铁木而等市马价三万四千四百余锭,镇南王脱欢六万锭。浙西嘉兴、江阴,江东建康溧阳、池州水、旱,并赈恤之。湖广省汉阳、汉川水,免其田租。甘肃省沙州鼠伤禾稼,大都檀州雨雹,归德等处蝗。

  三月丁亥朔,罢大名路故河堤堰岁入隆福宫租钞七百五十锭。申禁官吏受赂诣诸司首者,不得辄受。戊子,诏僧人犯奸盗诈伪,听有司专决,轻者与僧官约断,约不至者罪之。庚寅,命各万户出征者,其印令副贰掌之,不得付其子弟,违法行事。以两淮闲田给蒙古军。壬子,御史台臣言:“道州路达鲁花赤阿林不花、总管周克敬虚申麦熟,不赈饥民,虽经赦宥,宜降职一等。”从之。壬子,诏加封东镇沂山为元德东安王,南镇会稽山为昭德顺应王,西镇吴山为成德永靖王,北镇医巫闾山为贞德广宁王,岁时与岳渎同祀,著为令式。

  夏四月戊午,遣征不剌坛军还本部。庚申,以也速带而擅调甘州戍军,遣伯颜等笞之。赐大都守门合赤剌等钞九万锭,织工四万四千锭。发庆元粮五万石,减其直以赈饥民。江南、山东、江浙、两淮、燕南属县百五十处蝗。

  五月辛卯,罢海南黎兵万户府及黎蛮屯田万户府,以其事入琼州路军民安抚司。罢荨麻林酒税羡余。壬辰,以中书右丞何荣祖为平章政事,与中书省事,湖广左丞八都马辛为中书右丞。淮西诸郡饥,漕江西米二十万石以备赈贷。命中书省遣使监云南、四川、海北海南、广西两江、广东、福建等处六品以下选。戊戌,太阴犯心。壬寅,平滦路旱,发米五百石,减其直赈之。己酉,诸王念不列妃紥忽真诈增所部贫户,冒支钞一万六百余锭,遣紥鲁忽赤同王府官追之。卫辉、顺德旱,大风损麦,免其田租一年。诏总帅汪惟正所辖二十四城,有安西王、诸王等并朵思麻来寓者,与编户均当赋役。耽罗国以方物来贡。抚州之崇仁星陨为石。复致用院。置和林宣慰司都元帅府,以忽剌出、耶律希周、纳邻合剌并为宣慰使都元帅,佩虎符。给两都八剌合赤钞各三万锭。六月庚申,御史台臣言:“江南宋时行两税法,自阿里海牙改为门摊,增课钱至五万锭。今宣慰张国纪请复科夏税,与门摊并征,以图升进,湖、湘重罹其害。”帝命中书趣罢之。禁权豪、斡脱括大都漕河舟楫。西台侍御史脱欢以受赂不法罢。禁诸王擅行令旨,其越例开读者,并所遣使拘执以闻。壬戌,太阴犯角。诏陕西诸色户与民均当徭役,申严陕西运司私盐之禁。置奉宸库。赐诸王岳木忽而金一千二百五十两,兀鲁思不花并其母一千两,银、钞有差。山东、河南、燕南、山北五十处蝗,山北辽东道大宁路金源县蝗。

  秋七月癸巳,太阴犯心。汴梁等处大雨,河决坏堤防,漂没归德数县禾稼、庐舍,免其田租一年。遣尚书那怀、御史刘赓等塞之,自蒲口首事,凡筑九十六所。壬寅,诏诸王、驸马及诸近侍,自今奏事不经中书,辄传旨付外者,罪之。高丽王王謜擅命妄杀,诏遣中书右丞杨炎龙、佥枢密院事洪君祥召其入侍,以其父昛仍统国政。赐诸王亦怜真等金、银、钞有差。江西、江浙水,赈饥民二万四千九百有奇。

  八月壬戌,太阴犯箕。癸未,给四川出征蒙古军马万匹。九月己丑,圣诞节,驻跸阻妫之地,受诸王百官贺。交趾、瓜哇、金齿国各贡方物。给和林更戍军牛、车。丙申,车驾还大都。辛丑,太阴犯五车南星。命广海、左右江戍军依旧制以二年或三年更代。癸卯,太阴犯五诸侯。枢密副使塔剌忽带犯赃罪,命御史台鞫之。己酉,太阴犯左执法。庚戌,吉、赣立屯田;减中外冗员。

  冬十月甲寅朔,增海漕米为七十万石。壬戌,太白犯牵牛。置蒙古都万户府于凤翔,立平珠、六洞蛮夷长官司二,设土官四十四员。戊寅,太阴犯角距星。令御史台检劾枢密院案牍。赐诸王岳木忽而、兀鲁忽不花所部粮五万石;控鹤七百人,赐钞五百锭。

  十一月庚寅,安南贡方物。丙申,知枢密院那怀言:“常例文移,乞令副枢以下署行。”从之。罢云南行御史台,置肃政廉访司。己亥,太阴犯舆鬼。辛丑,辰星犯牵牛。罢徐、邳炉冶所进息钱。壬寅,太阴犯右执法。以中书右丞王庆端为平章政事。赐和林军校币六千匹,衣帽等物有差。

  十二月戊午,太白经天。己未,填星犯舆鬼。乙丑,太白犯岁星,太阴犯荧惑。括诸路马,除牝孕携驹者,齿三岁以上并拘之。赐朵而朵海所部钞八十五万锭。庚午,镇星入舆鬼,太阴犯上将。辛未,增置各路推官,专掌刑狱,上路二员,下路一员。诏诸逃军复业者免役三年。江浙行省平章政事答剌罕升左丞相。甲戌,彗出子孙星下。己卯,太阴犯南斗。辛巳,命廉访司岁举所部廉干者各二人。诏和市价直随给其主,违者罪之。定诸税钱三十取一,岁额之上勿增。扬州、淮安两路旱、蝗,以粮十万石赈之。给阵亡军妻子衣粮。免内郡赋税。诸王小薛所部三百余户散处凤翔,以潞州田二千八百顷赐之。释在京囚二百一十九人。

查看目录 >> 《元史》


国学迷 他是东吴传奇战将 擒关羽杀黄忠却死于刺杀 苏洵为什么到了二十七岁才开始发奋读书?苏洵代表作 贾复是怎样的人?历史如何评价东汉名将贾复 李君羡是谁 李君羡和武媚娘是什么关系 诸葛亮追随刘备前的神秘身份!诸葛亮的真实身份 揭秘努尔哈赤的七大恨 七大恨成了反明建金借口 日本天皇靠什么说服全体国民投降? 法正:刘备入蜀的最大功臣! 晚清名臣张之洞记性差:时常会忘记自己所下的命令 未解之谜:康熙皇帝为何不给孝庄文皇后建陵? 明成祖朱棣让人害死妹婿 事后做戏将凶手开膛取心 历史上哪位皇帝娶青楼女为妻并恩爱一生? 朱元璋为什么忌讳提到“和尚” 掩饰自卑心理 揭秘唐太宗的陵墓未解之谜:天下第一陵? 诸葛亮为何派遣关羽于华容道截留曹操? 政界不倒翁帕尔姆斯顿子爵与普丹战争关系 隆科多的简介 隆科多为什么举报佟国维 临夏回族自治州是怎样发展经济的 阎瑞生案被称为奇案竟是因为一名妓的原因? 千古之谜:西汉巨量黄金为何神秘消失 父以子贵:历史上哪些皇帝继位是沾了儿子的光? 清朝大臣克萨哈的儿媳妇是鳌拜的亲生女儿吗? 惨死的大清公主莽古济:皇太极为何处死自己妹妹 元成宗铁穆耳简介 善于守成的元朝第二位皇帝 抗战空军英烈:国军王牌飞行员空战军魂高志航 诸葛均跟诸葛亮啥关系 诸葛均和诸葛诞又是啥关系 揭秘:慈禧太后身上担着叶赫那拉氏怎样的诅咒 赤壁之战:若郭嘉还在真能避免曹操的败局吗? 解密:视女人如衣服的刘备挂念一生的美女是谁? 揭秘咸丰皇帝为何事感慨:皇帝想勤俭都不容易 陶渊明“粉丝”众多:李白写诗以表仰慕之情 为何公主大多不守妇道:宋代公主的另类妇道? 武林外史小说中是如何评价白飞飞这一人物的 刘邦反感韩信原因:韩贪得无厌 一门心思上爬 汉宫秘史:歌女卫子夫一家为何会惨遭灭门? “狸猫换太子”的伪造情节是从何而来的? 揭秘:北魏魏孝文帝拓跋弘为何被称为悲情皇帝 雍正为何要把舅舅隆科多当成“大老虎”打掉? 京族舞蹈 京族的“花棍舞”是怎样跳的 文房四宝指的是什么?文房四宝是哪四样东西? 被骂死的明朝:万历皇帝被言官们逼得“罢工”? 孟浩然《京还赠张(一作王)维》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郦食其深得刘邦重用为何会被“烹杀”?有何隐情 日军暴行:64户人的村庄被屠杀的仅四人生还 历史上唯一一个“男皇后”:靠美貌死里逃生 汉高祖刘邦何以打败项羽得天下的 宋钦宗是怎么死的?为何说宋钦宗的死有戏剧性 神机军师朱武比吴用更高明?或许是打酱油的 屈原之死另解:与楚王妃幽会 被杀后投尸江中 董袭怎么死的?东吴虎臣董袭是怎么被淹死的 江夏王李道宗身为开国元勋为何被塑造成奸臣? 因为下棋引发一场战争 中国人真心输不起? 苏秦合纵策略的失败:张仪成功瓦解齐楚联盟 《史记》里的中国第一份富豪榜:范蠡最早出现 得骑兵者得天下:解密中国各个朝代骑兵部队盘点 红颜并非是祸水?宋徽宗的情人李师师只是个棋子 千里送鹅毛的故事 看看朱元璋对贪污腐败有多痛恨? 揭秘朱元璋时代的文字狱有多可怕? 真实唐僧取经故事:"偷渡客"被唐边防军私放出境 明朝最后一次救国机会在哪?崇祯皇帝议和之谜! 揭秘:古代竟然曾是天下无税?只有清朝短暂实行 恐怖习俗:“死人摆拍”真实照片令人冷汗直流 西游记世界中一共有多少“祖”?哪个祖是最牛的 定海保卫战结果如何 定海保卫战有什么影响 《西游记》里步步为营的白鹿精为何会功亏一篑? 背后隐情?武则天为何将皇位归还给李氏 王维《红豆》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历史上的奇葩皇后:竟放弃当皇后成了妓女 萧统的轶事典故:萧统与慧如是怎么相识的 白居易《司马宅》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揭晓印度阿三名号的由来 印度阿三是什么意思? 皇帝算个啥?说不嫁给你就不嫁给你 明朝崇祯皇帝:唯一因藏私房钱而丢性命的皇帝 宋江武功全解密:收徒弟会法术,关键时刻靠不住 康熙是谁的儿子 大清朝康熙皇帝的父亲是谁? 宋徽宗方腊起义借助的是什么宗教 揭秘:成吉思汗两儿子彼此毒杀的阴谋 未解之谜:清朝的毁灭是否与迷信有关 北宋名臣杜衍是怎样的人 历史如何评价杜衍 历史上真实的黄飞鸿:曾以一敌十,驰名香江 魏惠王不被重视的两个人却让其栽了大跟头 杨铁心的怎么死的 杨铁心的武功如何 揭秘:女皇武则天豢养的“四大杀手”分别是谁? 揭秘乾隆帝与他的四大无价之宝:乾隆的奇珍异宝 十六国著名军事家慕容恪为什么没有继任皇位 道光皇帝问了个傻问题:全国官员竟无言以对 历史上的太监名将:杨思勖为唐朝平定越南 骊姬是谁为什么说她是毒妇 骊姬最后的结局怎样 三国解密:刘备为何不给赵云加官进爵? 和田玉价格一路飙升 明清古玉受青睐 二十世纪世界首富伍秉鉴:伍秉鉴是怎样发家的 探秘朱元璋如何反腐:犯罪官员戴镣铐继续留任 成吉思汗攻下大半欧亚 为何独不取印度? 解密:雄主刘备痛杀义子刘封的背后有何隐情? 忽必烈的母亲:一生生过四位皇帝的女强人 解密: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灭北凉国为了弘扬佛法? 明朝皇室的奢侈生活:紫禁城地砖造价赛黄金! 为什么张学良和于凤至会离婚?是因为赵四小姐吗 揭秘助秦始皇统一六国的神秘宰相:韩非子怎么死的 滄州明詩鈔一卷續鈔四卷補鈔二卷補遺一卷 文獻通考詳節二十四卷 續刻呂涇野先生文集八卷 經典釋文三十卷 簠齋尺牘不分卷 明季史料 黃帝經世素問合編十八卷 司馬温公稽古錄二十卷 脈學一卷 薈蕞編二十卷 式古堂朱墨書畫紀八十卷 書言故事大全十二卷 論語說四卷 唐雅二十六卷 安南來威圖册三卷輯略三卷 水經注□□卷 宗鑑法林七十二卷 海道圖說十五卷 勸學篇二卷 通典二百卷 松靄初刻 經方借治十二卷 春秋左氏傳賈服註輯述二十卷 上湖紀歲詩編四卷續編一卷上湖分類文編一卷 咽喉脈證通論一卷 保赤彙編七種 海峰先生文十卷詩六卷 莊靖先生遺集十卷 浮溪文粹十五卷附錄一卷 [宋三朝紀要] 廿一史彈詞註十一卷 御製詩二卷 樊山集二十八卷 段氏說文注訂八卷 [光緒]宜興荆溪縣新志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亦政堂重修考古圖十卷 征西紀略四卷 嘯亭雜錄八卷續錄二卷 喁于館詩草二卷 建炎以來朝野雜記甲集二十卷 金軺籌筆四卷 血證論八卷 八家四六文注八卷首一卷 雒閩源流錄十八卷 顧亭林先生詩箋注十七卷校補一卷 曾文正公家書十卷家訓二卷 金匱要略原文淺註不分卷 潭柘山岫雲寺志一卷續志一卷 芝龕記六卷 歐洲十九世紀史 御覽集四卷 籌濟編三十二卷首一卷 古春軒詩鈔二卷詞鈔一卷 越縵堂詩文不分卷 逢吉堂焚餘稿一卷 栝蒼金石志十二卷續四卷 四聖懸樞五卷 [道光壬午科]福建闈墨一卷 [乾隆]孝義縣志二十卷 芳茂山人詩錄 百衲本二十四史.辽史07.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辽史08.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辽史09.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辽史10.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辽史11.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辽史12.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辽史13.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辽史14.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辽史15.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辽史16.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01.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02.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03.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04.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05.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06.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07.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08.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09.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10.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11.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12.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13.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14.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15.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16.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17.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18.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19.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20.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21.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22.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23.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24.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25.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26.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27.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28.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29.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30.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31.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金史32.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陈书01.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陈书02.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陈书03.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陈书04.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陈书05.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陈书06.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陈书07.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陈书08.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01.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02.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03.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04.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05.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06.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07.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08.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09.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10.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11.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12.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13.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14.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15.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16.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17.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18.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19.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隋书20.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01.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02.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03.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04.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05.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06.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07.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08.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09.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10.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11.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12.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13.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14.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15.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16.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17.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18.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19.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20.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21.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22.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23.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24.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25.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26.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27.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28.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29.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30.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31.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32.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33.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34.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35.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36.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37.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38.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39.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40.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41.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42.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43.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44.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45.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46.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47.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48.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49.pdf 百衲本二十四史.魏书50.pdf 盱衡厉色 絮絮聒聒 续鹜短鹤 蓄盈待竭 蓄锐养精 虚一而静 虚中乐善 虚为委蛇 虚作声势 虚受益,满招损 虚名薄利 虚嘴掠舌 虚声恐吓 虚实失度 虚室上白 虚左相待 虚己以听 虚席以待 虚幻无实 虚废词说 虚度光阴 虚度年华 虚庭一步 虚延岁月 虚张形势 虚情假套 虚惊一场 虚推古人 虚掷光阴 虚掷年华 虚无缥渺 虚枯吹生 虚比浮词 虚气平心 虚美熏心 虚美薰心 虚而不淈 虚而虚之 虚脾假意 虚船触舟 虚誉欺人 虚论浮谈 虚论高议 虚词诡说 虚语高论 虚谈高论 虚费词说 许友以死 许许多多 需沙出穴 须发皆白 须弥黍米 须眉巾帼 须眉毕现 须眉皓然 须臾之间 喧嚣一时 宣之使言 宣威耀武 悬兵束马 悬军深入 悬剑空垄 悬圃蓬莱 悬壶于市 悬壶行医 悬悬在念 悬断是非 悬梁刺骨 悬河注水 悬河泻火 悬灯结彩 悬牛头,卖马脯 悬狟素飡 悬珠编贝 悬磬之居 悬羊击鼓,饿马蹄铃 悬羊卖狗 悬羊打鼓 悬鞀设铎 悬鼗建铎 揎拳攘臂 揎拳攞袖 揎袖攘臂 旋复回皇 旋干转坤 旋踵即逝 旋转乾坤 暖暖姝姝 炫服靓妆 炫玉求售 炫石为玉 玄妙无穷 玄机妙算 玄衣督邮 玄裳缟衣 玄酒瓠脯 玄香太守 玄黄翻覆 璇玑改度 璇霄丹台 绚丽多彩 蜎飞蠕动 衒才扬己 衒材扬己 轩冕相袭 轩昂气宇 轩昂魁伟 轩盖如云 轩裳华胄 轩輶之使 轩车载鹤 轩轩韶举 选贤举能 选贤用能 选贤进能 削发为僧 削方为圆 削肩细腰 削衣贬石 削衣贬食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