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元史 >

卷十七 本纪第十七

卷十七 本纪第十七

  ◎世祖十四

  二十九年春正月甲午朔,以日食免朝贺。日食时,左右有珥,上有抱气。丙申,云南行中书省言:“罗甸归附后改普定府,隶云南省三十余年。今创罗甸宣慰安抚司,隶湖南省,不便,乞罢之,仍以其地隶云南省。”制曰:“可。”戊戌,清州饥,就陵州发粟四万七千八百石赈之。己亥,命太史令郭守敬兼领都水监事,仍置都水监少监、丞、经历、知事凡八员。八作司官旧制六员,今分为左右二司,增官二员。庚子,江西行省左丞高兴言:“江西、福建汀、漳诸处连年盗起,百姓入山以避,乞降旨招谕复业。福建盐课既设运司,又设四盐使司,今若设提举司专领盐课,其酒税课悉归有司为便。福建银铁又各立提举司,亦为冗滥,请罢去。”诏皆从之。禁商贾私以金银航海。壬寅,以武平地震,全免去年税四千五百三十六锭,今年量输之,止征二千五百六十九锭。癸卯,命玉典赤阿里置司邕州以便粮饷,而以轻军逻思明州。以汉天师张宗演男与棣嗣其教。升利用监正三品。甲辰,诏:“江南州县学田,其岁入听其自掌,春秋释奠外,以廪师生及士之无告者。贡士庄田,则令核数入官。”乙巳,赐诸王失都儿金千两。丙午,河南、福建行中书省臣请诏用汉语,有旨以蒙古语谕河南,汉语谕福建。罢河南宣慰司,以汴梁、襄阳、河南、南阳、归德皆隶河南行省。复割湖广省之德安、汉阳、信阳隶荆湖北道,蕲黄隶淮西道,并淮东道三宣慰司咸隶河南省。其荆湖北道宣慰司旧领辰、沅、澧、靖、归、常德,直隶湖广省。从葛蛮军民安抚使宋子贤请,诏谕未附平伐、大瓮眼、紫江、皮陵、潭溪、九堡等处诸洞猫蛮。戊申,太阴犯岁及轩辕左角。己酉,兴州之兴安、宜兴两县饥,赈米五千石。罢南雄、韶州、惠州三路录事司。壬子,桓州至赤城站户告饥,给钞计口赈之。癸丑,罢四宾库,复会同馆,初置织造段匹提举司五。八番都元帅刘德禄言:“新附洞蛮十五寨,请置官府以统之。”诏设陈蒙、烂土军民安抚司。江西行省伯颜、阿老瓦丁言:“蒙山岁课银二万五千两。初制,炼银一两,免役夫田租五斗,今民力日困,每两拟免一石。”帝曰:“重困吾民,民何以生!”从之。丙辰,播州洞蛮因籍户怀疑窜匿,降诏招集之。以行播州军民安抚使杨汉英为绍庆珍州南平等处沿边宣慰使、行播州军民宣抚使、播州等处管军万户,仍佩虎符。壬戌,召嗣汉天师张与棣赴阙。

  二月甲子朔,金竹酋长骚驴贡马、毡各二十有七,从其请减所部贡马,降诏招谕之。赐新附黑蛮衣袄,遣回,命进所产朱砂、雄黄之精善者,无则止。遣使代祀岳渎、后土、四海。乙丑,给辉州龙山、里州和中等县饥民粮一月。丁卯,畋于近郊。命宿卫受月廪及蒙古军以艰食受粮者,宣徽院仍领之。己巳,太阴犯毕。发通州、河西务粟,赈东安、固安、蓟州、宝坻县饥民。申禁鞭背。庚午,斡罗思招附桑州生猫、罗甸国古州等峒酋长三十一,所部民十二万九千三百二十六户,诣阙贡献。壬申,敕遣使分行诸路,释死罪以下轻囚。泽州献嘉禾。乙亥,立总管高丽女直汉军万户府,颁银印,总军六千人。以泉府太卿亦黑迷失、邓州旧军万户史弼、福建行省右丞高兴并为福建行中书省平章政事,将兵征瓜哇,用海船大小五百艘、军士二万人。戊寅,立征行左、右军都元帅府,都元帅四、副都元帅二。上万户府达鲁花赤四、万户皆四、副万户八、镇抚四,各佩虎符。诏加高丽王王睶太保,仍锡功臣之号。诏从诸王阿秃作乱者,朵罗带以付阔里吉思,脱迭出以付阿里,抄儿赤以付月的迷失,合麦以付亦黑迷失,使从军自效。又诏诸王从合丹作乱者,纳答儿之镇南王所,聂怯来之合剌合孙答剌罕所,阿秃之云南王所,朵列秃之阿里所,八里带之月的迷失所,斡里罗、忽里带之东海。发义仓官仓粮,赈德州、齐河、清平、泰安州饥民。庚辰,月儿鲁等言:“纳速剌丁灭里、忻都、王巨济党比桑哥,恣为不法,楮币、铨选、盐课、酒税,无不更张变乱之。衔命江南理算者,皆严急输期,民至嫁妻卖女,祸及亲邻。维杨、钱塘,受害最惨,无故而陨其生五百余人。其初士民犹疑事出国家,今乃知天子仁爱元元,而使民至此极者,实桑哥及其凶党之为,莫不愿食其肉。臣等议,此三人既已伏辜,乞依条论坐以谢天下。”从之。牙亦迷失招无籍民千四百三十六户,请隶东宫,诏命之耕田。辛巳,从枢密院臣暗伯等请,就襄阳给曲先塔林合剌鲁六百三十七户田器种粟,俾耕而食。丁亥,以汪惟和为巩昌等二十四处便宜都总帅,兼巩昌府尹,仍佩虎符。御史台月儿鲁、崔彧等言:“冯子振、刘道元指陈桑哥同列罪恶,诏令省台臣及董文用、留梦炎等议。其一言:翰林诸臣撰《桑哥辅政碑》者,廉访使阎复近已免官,余请圣裁。”帝曰:“死者勿论,其存者罚不可恕也。”乞台不花等使缅国,诏令遥授左丞。廷议以尚书行使事,其副以郎中处之。制曰:“可。”戊子,禁杭州放鹰。己丑,岁星犯轩辕大星。庚寅,宣政院臣言,授诸路释教都总统辇真术纳思为太中大夫、土蕃等处宣慰使都元帅。敕畸零拔都儿三百四十七户佃益都闲田,给牛种农具,官为屋居之。壬辰,山东廉访司申:“棣州境内春旱且霜,夏复霖涝,饥民啖藜藿木叶,乞赈恤。”敕依东平例,发附近官廪,计口以给。

  三月甲午,诏遣脱忽思、侬独赤昔烈门至合敦奴孙界,与驸马阔里吉思议行屯田。己亥,枢密院臣言:“出征女直纳里哥,议于合思罕三千新附军内选拨千人。”诏先调五百人,行中书省具舟给粮,仍设征东招讨司。壬寅,御史大夫月儿鲁等奏:“比监察御史商琥举昔任词垣风宪,时望所属而在外者,如胡祗遹、姚燧、王惲、雷鹰、陈天祥、杨恭懿、高道、程文海、陈俨、赵居信十人,宜召置翰林,备顾问。”帝曰:“朕未深知,俟召至以闻。”丙午,中书省臣言:“京畿荐饥,宜免今岁田租。上都、隆兴、平滦、河间、保定五路供亿视他路为甚,宜免今岁公赋。汉地河泊隶宣徽院,除入太官外,宜弛其禁,便民取食。”并从之。丁未,纳速剌丁灭里以盗取官民钞一十三万余锭,忻都以征理逋负迫杀五百二十人,皆伏诛。王巨济虽无赃,帝以与忻都同恶,并诛之。中书省与御史台共定赃罪十三等,枉法者五,不枉法者八,罪入死者以闻。制曰:“可。”戊申,以威宁、昌等州民饥,给钞二千锭赈之。己酉,以大司农、同知宣徽院事兼领尚膳监事铁哥,翰林学士承旨、通政院使兼知尚乘寺事剌真,并为中书平章政事,兼领旧职。中书省臣言:“右丞何荣祖以疾,平章政事麦术丁以久居其任,乞令免署,惟食其禄,与议中书省事。”从之。以阿里为中书右丞,梁暗都剌为参知政事。中书省臣言:“亦奚不薛及八番罗甸既各设宣慰司,又复立都元帅府,其地甚狭而官府多,宜合二司帅府为一。”诏从之,且命亦奚不薛与思、播州同隶湖广省,罗甸还隶云南,以八番罗甸宣慰使斡罗思等并为八番顺元等处宣慰使都元帅,佩虎符。以安南国王陈益稷遥授湖广等处行中书省平章政事,佩虎符,居鄂州。庚戌,车驾幸上都。赐速哥、斡罗思、赛因不花蛮夷之长五十六人金纹绫绢各七十九匹,及弓矢、鞍辔。壬子,枢密院臣奏:“延安、凤翔、京兆三路籍军三千人,桑哥皆罢为民,今复其军籍,屯田六盘。”从之。敕都水监分视黄河堤堰,罢河渡司。庚申,免宝庆路邵阳县田租万三千七百九十三斛。壬戌,给还杨琏真加土田、人口之隶僧坊者。初,琏真加重赂桑哥,擅发宋诸陵,取其宝玉,凡发冢一百有一所,戕人命四,攘盗诈掠诸赃为钞十一万六千二百锭,田二万三千亩,金银、珠玉、宝器称是。省台诸臣乞正典刑以示天下,帝犹贷之死,而给还其人口、土田。隆兴府路饥,给钞二千锭,复发粟以赈之。

  夏四月丙子,太阴犯氐。己卯,复典瑞监三品。弛甘肃酒禁,榷其酤。辛巳,弛太原酒禁,仍榷酤。辛卯,设云南诸路学校,其教官以蜀士充。

  五月甲午,辽阳水达达、女直饥,诏忽都不花趣海运给之。丙午,敕:“云南边徼入朝,非初附者不听乘传,所进马不给刍豆。”丁未,中书省臣言:“妄人冯子振尝为诗誉桑哥,且涉大言,及桑哥败,即告词臣撰碑引谕失当,国史院编修官陈孚发其奸状,乞免所坐,遣还家。”帝曰:“词臣何罪!使以誉桑哥为罪,则在廷诸臣,谁不誉之!朕亦尝誉之矣。”诏以杨居宽、郭佑死非其罪,给还其家资。改思州安抚司为军民宣抚司,隶湖广省,诏谕其民因阅户惊逃者,各使安业。以陕西盐运司酒税等课已入州县,罢诸子盐司,并罢东平路河道提举司事入都水监。己未,龙兴路南昌、新建、进贤三县水,免田租四千四百六十八石。是月,真定之中山新乐、平山、获鹿、元氏、灵寿,河间之沧州无棣,景之阜城、东光,益都之濰州北海县,有虫食桑叶尽,无蚕。

  六月甲子,平江、湖州、常州、镇江、嘉兴、松江、绍兴等路水,免至元二十八年田租十八万四千九百二十八石。戊辰,诏听僧食盐不输课。己巳,日本来互市,风坏三舟,惟一舟达庆元路。壬申,江西省臣言:“肇庆、德庆二路,封、连二州,宋时隶广东,今隶广西,不便,请复隶广东。”从之。铁旗城后察昔折一烈率其族类部曲三千余户来附。甲戌,设司籍库,秩从五品,隶太府监,储物之籍入者。丙子,太宁路惠州连年旱涝,加以役繁,民饥死者五百人,诏给钞二千锭及粮一月赈之,仍遣使责辽阳省臣阿散。壬午,敕以海南新附四州洞寨五百一十九、民二万余户,置会同、定安二县,隶琼州,免其田租二年。癸未,以征瓜哇,暂禁两浙、广东、福建商贾航海者,俟舟师已发后,从其便。丁亥,湖州、平江、嘉兴、镇江、杨州、宁国、太平七路大水,免田租百二十五万七千八百八十三石。己丑,太白犯岁星。铁木塔儿、薛阇秃、捏古带、阔阔所部民饥,诏给米四千石付铁木塔儿、薛阇秃,一千石付捏古带、阔阔,俾以赈之。

  闰六月辛卯朔,升上都兵马司四品,如大都。丁酉,辽阳、沈州、广宁、开元等路雹害稼,免田租七万七千九百八十八石。岳州华容县水,免田租四万九百六十二石。东昌路蝗。壬寅,以东安、海宁改隶淮安路。诏大都事繁,课税改隶转运司,通州造船毕,罢提举司。罢福建岁造象齿鞶带。戊申,荧惑犯狗国。庚戌,回回人忽不木思售大珠,帝以无用却之。辛亥,河西务水,给米赈饥民。江北河南省既立,诏江北诸城悉隶其省。诏汉阳隶湖广省。左江总管黄坚言:“其管内黄胜许聚众二万据忠州,乞调军万人、土兵三千人,命刘国杰讨之。臣愿调军民万人以从。”诏许之。太平、宁国、平江、饶、常、湖六路民艰食,发粟赈之。高丽饥,其王遣使来请粟,诏赐米十万石。中书省臣言:“今岁江南海运粮至京师者一百五万石,至辽阳者十三万石,比往岁无耗折不足者。”甲寅,右江岑从毅降,从毅老疾,诏以其子斗荣袭,佩虎符,为镇安路军民总管。广南西路安抚副使赛甫丁等诽谤朝政,沙不丁复资给之,以风闻三十余事,妄告省官,帝以有伤政体,捕恶党下吏如法。乙卯,济南、般阳蝗。是月,诏谕廉访司巡行劝课农桑。礼部尚书张立道、郎中歪头使安南回,以其使臣阮代乏、何维岩至阙。陈日燇拜表笺,修岁贡。

  秋七月庚申朔,诏以史弼代也黑迷失、高兴,将万人征瓜哇,仍召三人者至阙。遣使检核窜名鹰坊受粮者。辛酉,河北河南道廉访司还治汴梁。癸亥,完大都城。也里嵬里、沙沙尝签僧、道、儒、也里可温、答赤蛮为军,诏令止隶军籍。甲子,降诏申严牛马践稼之禁。乙丑,阿里愿自修船,同张存从征瓜哇军,往招占城、甘不察,诏授阿里三珠虎符,张存一珠虎符,仍蠲阿里父布伯所负斡脱钞三千锭。丙寅,罢徽州路录事司。免屯田租一万二千八百一十一石。辛未,太阴犯牛。壬申,建社稷和义门内,坛各方五丈,高五尺,白石为主,饰以五方色土,坛南植松一株,北墉瘗坎壝垣,悉仿古制,别为斋庐,门庑三十三楹。戊寅,黎兵百户邓志愿谋叛,伏诛。庚辰,敕云南省拟所辖州县官如福建、二广例,省台委官铨选以姓名闻,随给授宣敕。

  八月己丑朔,赛甫丁处死,余党杖而徙之,仍籍其家产。壬辰,敕礼乐户仍与军站、民户均输赋。丁酉,辰星犯右执法。己亥,太白犯房。辛丑,宁夏府屯田成功,升其官脱儿赤。壬寅,括唐兀秃鲁花所部阔彖赤及河西逃人入蛮地者。甲辰,车驾至自上都。讨浙东孟总把等贼,敕诸军之驻福建者,听平章政事阇里节度。乙巳,岁星犯右执法。丙午,用郭守敬言,浚通州至大都漕河十有四,役军匠二万人,又凿六渠灌昌平诸水。以广济署屯田既蝗复水,免今年田租九千二百十八石。丁未,也黑迷失乞与高兴等同征瓜哇,帝曰:“也黑迷失惟熟海道,海中事当付之,其兵事则委之史弼可也。”以史弼为福建等处行中省平章政事,统领出征军马。庚戌,高苑县高希允以非所宜言,伏诛。壬子,诏塔剌赤、程鹏飞讨黄圣许,刘国杰驻马军戍守。戊午,福建行省参政魏天祐献计,发民一万凿山炼银,岁得万五千两。天祐赋民钞市银输官,而私其一百七十锭,台臣请追其赃而罢炼银事,从之。改燕南河北廉访司还治真定。高丽、女直界首双城告饥,敕高丽王于海运内以粟赈之。弛平滦州酒禁。诏不敦、忙兀鲁迷失以军征八百媳妇国。

  九月己未朔,治书侍御史裴居安言:“月的迷失遇盗起不即加兵,盗去乃延诛平民。”诏台院遣官按问之。辛酉,诏谕安南国陈日燇使亲入朝。选湖南道宣慰副使梁会,授吏部尚书,佩三珠虎符,翰林国史院编修官陈孚,授礼部郎中,佩金符,同使安南。山东东西道廉访司劾:“宣慰使乐实盗库钞百二十锭,买库银九百五十两,官局私造弓勒等物,受屯田钞百八十锭,乐实宜解职。”从之。丁卯,中书省臣言:“茆灊、十围、安化等新附洞蛮凡八万,宜设管军民司,以其土人蒙意、蒙世、莫仲文为长官,以吕天佑、塔不带为达鲁花赤。八番斡罗思招附光兰州洞蛮,宜置定远府,就用其所举秃干、高守文、黄世曾、燕只哥为达鲁花赤、知府、同知、判官。”制曰:“可。”癸酉,徙沔州治铎水县,废新得州置通江县,复汉州绵竹县。沙州、瓜州民徙甘州,诏于甘、肃两界,画地使耕,无力者则给以牛具农器。宁夏户口繁多,而土田半蓺红花,诏令尽种谷麦,以补民食。丁丑,以平滦路大水且霜,免田租二万四千四十一石。辛巳,太白犯南斗。罢云南行台,徙置西川,设云南廉访司。壬午,水达达、女直民户由反地驱出者,押回本地,分置万夫、千夫、百夫内屯田。甲申,乌思藏宣慰司言:“由必里公反后,站驿遂绝,民贫无可供亿。”命给乌思藏五驿各马百、牛二百、羊五百,皆以银;军七百三十六户,户银百五十五。丁亥,从宣政院言,置乌思藏纳里速古儿孙等三路宣慰使司都元帅。

  冬十月戊子朔,诏福建廉访司知事张师道赴阙;师道至,乞汰内外官府之冗滥者。诏麦术丁、何荣祖、马绍、燕公楠等与师道同区别之。数月,授师道翰林直学士。日本舟至四明,求互市,舟中甲仗皆具,恐有异图,诏立都元帅府,令哈剌带将之,以防海道。诏浚浙西河道,导水入海。庚寅,两淮运使纳速剌丁坐受商贾贿,多给之盐,事觉,诏严加鞫问。癸巳,弛上都酒禁。燕公楠言:“岁终,各行省臣赴阙奏事,亦宜令行台臣赴阙,奏一岁举剌之数。”制曰:“可。”丙申,四川行省以洞蛮酋长向思聪等七人入朝。壬寅,从朱清、张瑄请,授高德诚管领海船万户,佩双珠虎符,复以殷实、陶大明副之,令将出征水手。甲辰,信合纳帖音国遣使入觐。广东道宣慰司遣人以暹国主所上金册诣京师。乙巳,太阴犯井。丁未,太阴犯鬼。己酉,枢密院臣言:“六卫内领汉军万户,见存者六千户,拨分为三:力足以备车马者二千五百户,每甲令备马十五匹、牛车二辆;力足以备车者五百户,每甲令备牛车三辆;其三千户,惟习战斗,不他役之。六千户外,则供他役。庶能各勤乃事,而兵亦精锐。”诏施行之。诏择囚徒罪轻者释之。癸丑,完泽等言:“凡赐诸人物有二十万锭者,为数既多,先赐者尽得之,及后将赐,或无可给,不均为甚。今计怯薛带、怯怜口、昔博赤、哈剌赤,凡近侍人,上等以二百户为率,次等半之,下等又半之,于下等择尤贫者岁加赏赐,则无不均之失矣。一岁天下所入,凡二百九十七万八千三百五锭,今岁已办者才一百八十九万三千九百九十三锭,其中有未至京师而在道者,有就给军旅及织造物料馆传俸禄者,自春至今,凡出三百六十三万八千五百四十三锭,出数已逾入数六十六万二百三十八锭矣。怀孟竹课,岁办千九十三锭,尚书省分赋于民,人实苦之,宜停其税。”帝皆嘉纳其言。命赵德泽、吴荣领逃奴无主者二百四十户,淘银耕田于广宁、沈州。乙卯,太阴犯氐。

  十一月庚申,岳州华容县水,发米二千一百二十五石赈饥民。壬戌,太阴犯垒壁阵。戊寅,枢密院奏:“一卫万人,尝调二千屯田,木八剌沙上都屯田二年有成,拟增军千人。”从之。己卯,太阴犯太微东垣上相。癸未,禁所在私渡,命关津讥察奸宄。丙戌,提省溪、锦州、铜人等洞酋长杨秀朝等六人入见,进方物。

  十二月庚寅,中书省臣言:“皇孙晋王甘麻剌昔镇云南,给梁王印,今进封晋王,请给晋王印。北安王府尉也里古带、司马荒兀,并为晋王中尉,仍命不只答鲁带、狄琮并为司马。金齿适当忙兀秃儿迷失出征军马之冲,资其刍粮,立为木来府。”敕应昌府给乞答带粮五百石,以赈饥民。癸巳,中书省臣言:“宁国路民六百户凿山冶银,岁额二千四百两,皆市银以输官,未尝采之山,乞罢之。”制曰:“可。”庚子,太阴犯井。甲辰,太阴犯太微西垣。己酉,故麓川路军民总管达鲁花赤阿散男布八同赵升等,招木忽鲁甸金齿土官忽鲁马男阿鲁来入见,贡方物。阿鲁言其地东南邻境未附者约二十万民,慕化愿附,请颁诏旨,命布八、赵升谕之,从之。壬子,敕中书省用乌思藏站例,给合里、忽必二站马牛羊,凡为银九千五百两。丁巳,敕都水监修治保定府沙塘河堤堰。是岁,赐皇子、皇孙、诸王、藩戚、禁卫、边庭将士等,钞四十六万六千七百十三锭。给军士畸零口粮五千五百二十三石,赈其乏者为钞三十六万八千四百二十八锭。命国师、诸僧、咒师修佛事七十二会。断死狱七十四。

  三十年春正月壬戌,诏遣使招谕漆头、金齿蛮。乙丑,敕福建毋进鹘。戊戌,和林汉军四百,留百人,余令耕屯杭海。丙寅,太阴犯毕。命中书汰冗员,凡省内外官府二百五十五所,总六百六十九员。丁卯,安西王请仍旧设常侍,不允。罢云南延庆司,以洛波、卜儿二蛮酋遥授知州,各赐玺书。戊辰,枢密院臣奏:“兀浑察部兀末鲁罕军,每岁运米六千四百二十六石以给之,计佣直为钞万二千八百五十二锭。”诏边境无事,令本军屯耕以食。庚午,验洞酋长杨总国等来朝。捏怯烈女直二百人以渔自给,有旨:“与其渔于水,曷若力田,其给牛价、农具使之耕。”甲戌,河南江北行省平章伯颜言:“扬州忙兀台所立屯田,为田四万余顷,官种外,宜听民耕垦,扬州盐转运一司设三重官府,宜削去盐司,止留管勾。襄阳旧食京兆盐,以水陆难易计之,莫若改食扬州盐。蔡州去汴梁地远,宜升散府,以颍、息、信阳、光州隶之。”诏皆从其议。升广州为上路总管府,罢纳速剌丁灭里所立鱼盐局,割江西兴国路隶湖广行省。乙亥,谥皇太子曰明孝。丙子,西番一甸蛮酋三人来觐,各授以蛮夷军民官,仍以招谕人张道明为达鲁花赤。丁丑,太阴犯氐。戊寅,诏旧隶乃颜、胜纳答儿女直户四百,虚縻廪食,令屯田扬州。庚辰,岁星犯左执法。立豪、懿州七驿。辛巳,置辽阳路庆云至合里宾二十八驿,驿给牛三十头、车七辆。壬午,淮西道宣慰使昂吉儿,敛军钞六百锭、银四百五十两、马二匹,敕省台及紥鲁火赤鞫问。丁亥,遣使代祀岳渎、东海及后土。

  二月己丑,从阿老瓦丁、燕公楠之请,以杨琏真加子宣政院使暗普为江浙行省左丞。诏:“上都管仓库者无资品俸秩,故为盗诈,宜于六品、七品内委用,以俸给之。”高丽国王王睶请易名曰昛,其签议府请升签议司,降二品印,从之。减河南、江浙海运米四十万石。中书省添设检校二员。免大都今岁公赋。益上都屯田军千人,给农具、牛价钞五千锭,以木八剌沙董之。诏以只速灭里与鬼蛮之民隶詹事院。壬辰,太阴犯毕。丙申,却江淮行枢密院官不怜吉带进鹰,仍敕自今禁戢军官无从禽扰民,违者论罪。丁酉,回回孛可马合谋沙等献大珠,邀价钞数万锭,帝曰:“珠何为!当留是钱以赒贫者。”敕海运米十万石给辽阳戍兵,仍谕其省官薛阇干,令伯铁木部钦察等耕渔自养,粮不须给。甲辰,中书省臣言:“侍臣传旨予官者,先后七十人,臣今欲加汰择,不可用者不敢奉诏。”帝曰:“率非朕言,凡来奏者朕只令谕卿等,可用与否,卿等自处之。”又言:“今岁给饷上都、大都及甘州、西京,经费浩繁,自今赏赐悉宜姑止。”从之。乙巳,荧惑犯天街。丁未,车驾幸上都。以新附洞蛮吴动鳌为潭溪等处军民官,佩金符。给新附军三百人,人钞十锭,屯田真定。庚戌,太阴犯牛。辛亥,诏发总帅汪惟和所部军三千征土番,又发陕西、四川兵万人,以行枢密官明安答儿统之,征西番。敕以韶、赣相去地远,分赣州行院官一员镇韶州。复立云南行御史台。诏沿海置水驿,自耽罗至鸭渌江口凡十一所,令洪君祥董之。癸丑,太白犯垒壁阵。江西行院官月的迷失言:“江南豪右多庇匿盗贼,宜诛为首者,余徙内县。”从之。申严江南兵器之禁。

  三月庚申,以同知枢密院事紥散知枢密院事,以平章政事范文虎董疏漕河之役。平章政事李庭率诸军扈从上都。雨坏都城,诏发侍卫军三万人完之,仍命中书省给其佣直。甲子,括天下马十万匹。己巳,立行大司农司。洪泽、芍陂屯田旧委四处万户,诏存其二,立民屯二十。辛未,太阴犯氐。

  夏四月己亥,行大司农燕公楠、翰林学士承旨留梦炎言:“杭州、上海、澉浦、温州、庆元、广东、泉州置市舶司凡七所,唯泉州物货三十取一,余皆十五抽一,乞以泉州为定制。”从之。仍并温州舶司入庆元,杭州舶司入税务。江南行大司农司自平江徙扬州,兼管两淮农事。省八番重设州县官,罢徽州录事司。皇孙晋王位立内史府。诏诸二品官府自今与各部文移相关。巩昌二十四城,依旧例于总帅汪氏弟兄子侄内选用二人。壬寅,枢密院臣言:“去年征瓜哇军二万,各给钞二锭,其后只以五千人往,宜征元给钞三万锭入官。”帝曰:“非其人不行,乃朕中止之耳,勿征。”癸丑,太白犯填星。广东肃政廉访司复治广州。甲寅,诏遣使招谕暹国。斡罗思请以八番见户合思、播之民兼管,徙宣慰司治辰、沅、靖州,常赋外,岁输钞三千锭,不允。光州蛮人光龙等一十二人及邦崖王文显等二十八人、金竹府马麟等一十六人、大龙番秃卢忽等五十四人、永顺路彭世强等九十人、安化州吴再荣等一十三人、师壁散毛洞勾答什王等四人,各授蛮夷官,赐以玺书遣归。敕江南毁诸道观圣祖天尊祠。

  五月丙辰朔,给四部更番卫士马万匹,又给其必阇赤四百匹。壬戌,定云洞蛮酋长来附。癸亥,括思、播等处亡宋涅手军。丙寅,诏委官与行省官阅核蛮夷军民官。以江南民怨杨琏真加,罢其子江浙行省左丞暗普。诏以浙西大水冒田为灾,令富家募佃人疏决水道。辛未,敕僧寺之邸店,商贾舍止,其物货依例收税。丁丑,中书省臣言:“上都工匠二千九百九十九户,岁縻官粮万五千二百余石,宜择其不切于用者,俾就食大都。”从之。甲申,真定路深州静安县大水,民饥,发义仓粮二千五百七十四石赈之。

  六月丙戌,敕选河西质子军精锐者八百,给以铠仗鞍勒、狐貉衣裘,遣赴皇孙阿难答所出征。己丑,岁星犯左执法。庚寅,诏云南旦当仍属西番宣慰司。改淮西蕲、黄等路隶河南江北行省。丙申,太阴犯斗。乙巳,以皇太子宝授皇孙铁穆耳,总兵北边。己酉,诏浚太湖。壬子,大兴县蝗;易州雨雹,大如鸡卵。

  秋七月丁巳,敕中书省官一员监修国史。己未,诏皇曾孙松山出镇云南,以皇孙梁王印赐之。诏免福建岁输皮货及泉州织作纻丝。庚申,命知鹤庆府昔宝赤赍玺书招谕农顺未附蛮寨。甲子,太阴犯建星。己巳,命刘国杰从诸王亦吉里督诸军征交趾。免云南屯田军逋租万石。壬申,以月失察儿知枢密院事。丁丑,赐新开漕河名曰通惠。壬申,以只儿合忽所汰乞儿吉思户七百,屯田合思合之地。辛巳,太阴犯鬼。

  八月丙戌,括所在荒田无主名者,令放良、漏籍等户屯田。庚寅,奉使安南国梁曾、陈孚以安南使人陶子奇、梁文藻偕来。敕福建行省放瓜哇出征军归其家。甲午,辰星犯太微西垣上将。戊戌,给安西王府断事官印。甲辰,太阴犯毕。丁未,湖广行省臣言海南、海北多旷土,可立屯田,诏设镇守黎蛮海北海南屯田万户府以董之。戊申,太阴犯鬼。营田提举司所辖屯田百七十七顷为水所没,免其租四千七百七十二石。

  九月癸丑朔,大驾至自上都。戊午,敕各路达鲁花赤、总管董驿事。己未,明安答儿率军万人征土蕃,近遣使来言,乞引茂州先附寨官赴阙,不允。乙丑,立海北海南博易提举司,税依市舶司例。丙寅,遣金齿人还归。丁卯,太阴犯毕。癸酉,敕以御史台赃罚钞五万锭,给卫士之贫者。辛巳,登州蝗,恩州水,百姓阙食,赈以义仓米五千九百余石。冬十月癸未朔,以侍卫亲军千户张邦瑞为万户,佩虎符,将六盘山军千人及皇子西平王等军共为万人,西征。赐冠城疏河董役军官衣各一袭;赐交趾陶子奇等十七人冬衣,荆南安置。戊子,诏修汴堤。己丑,遣兵部侍郎忽鲁秃花等使阁蓝、可儿纳答、信合纳帖音三国,仍赐信合纳帖音酋长三珠虎符。庚寅,飨于太庙。彗星入紫微垣,抵斗魁,光芒尺许,凡一月乃灭。丙申,荧惑犯亢。己亥,太阴犯天关。辛丑,太阴犯井。壬寅,敕减米直,粜京师饥民,其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给之。甲辰,赦天下。戊申,僧官总统以下有妻者罢之。以段贞董开河、修仓之役,加平章政事。庚戌,造象蹄掌甲。辛亥,禁江南州郡以乞养良家子转相贩鬻,及强将平民略卖者。平滦水,免田租万一千九百七十七石。广济署水,损屯田百六十五顷,免田租六千二百一十三石。

  十一月壬子朔,改德安府隶黄州路。丁巳,孙民献尝附桑哥,助要束木为恶,及同知上都留守司事,又受赃减诸从臣粮,诏籍其家赀、妻奴;复因潭州吕泽诉其刻虐,械送民献至湖广,如泽所诉穷治之。立海北海南道肃政廉访司,治雷州。庚申,敕中书省,凡出征军,毋以和顾和买烦其家。乙丑,太阴犯毕。乙卯,太阴犯井。戊辰,以金齿木朵甸户口增,立下路总管府,给其为长者双珠虎符。真定路达鲁花赤合散言:“廉访司官检责民官太苛,乞以民官复检责廉访司文卷。”从之。庚午,太阴犯鬼。免江南都作院军匠出征。丙子,荧惑犯钩钤。戊寅,岁星犯亢。己卯,河南江北行省平章伯颜入为中书省平章政事,位帖哥、剌真、不忽木上。

  十二月丁亥,禁汉军更番者毋鬻军器。辛卯,武平路达鲁花赤塔海言:“女直地至今未定,贼一人入境,百姓离散,臣愿往安集之。”诏以塔海为辽东道宣慰使。壬辰,中书左丞马绍疾,以詹事丞张九思代之。乙未,太阴犯井。遣使督思、播二州及镇远、黄平,发宋旧军八千人,从征安南。庚子,平章政事亦黑迷失、史弼、高兴等无功而还,各杖而耻之,仍没其家赀三之一。癸卯,敕以桑哥没入官田三百九十一顷八十余庙,给阿合兀阑所司匠户。丙午,以铁赤、脱脱木儿、咬住、拜延四人,并安西王傅。是岁,天下路、府、州、县等二千三十八:路一百六十九,府四十三,州三百九十八,县千一百六十五,宣抚司十五,安抚司一,寨十一,镇抚所一,堡一,各甸部管军民官七十三,长官司五十一,录事司百三,巡院三。官府大小二千七百三十三处,随朝二百二十一;员万六千四百二十五,随朝千六百八十四。户一千四百万二千七百六十。赐皇后、亲王、公主如岁例。赐诸臣羊马价,钞四十三万四千五百锭、币五万五千四百一十锭。周贫乏,钞三万七千五百二十锭。作佛事祈福五十一。真定、宁晋等处,被水、旱、蝗、雹为灾者二十九。断死罪四十。

  三十一年春正月壬子朔,帝不豫,免朝贺。癸亥,知枢密院事伯颜至自军中。庚午,帝大渐。癸酉,帝崩于紫檀殿。在位三十五年,寿八十。亲王、诸大臣发使告哀于皇孙。乙亥,灵驾发引,葬起辇谷,从诸帝陵。

  夏四月,皇孙至上都。甲午,即皇帝位。丙午,中书右丞相完泽及文武百官议上尊谥。壬寅,始为坛于都城南七里。甲辰,遣司徒兀都带、平章政事不忽木、左丞张九思,率百官请谥于南郊。

  五月戊午,遣摄太尉臣兀都带奉册上尊谥曰圣德神功文武皇帝,庙号世祖,国语尊称曰薛禅皇帝。是日,完泽等议同上先皇后弘吉剌氏尊谥曰昭睿顺圣皇后。

  世祖度量弘广,知人善任使,信用儒术,用能以夏变夷,立经陈纪,所以为一代之制者,规模宏远矣。

查看目录 >> 《元史》


国学迷 揭秘:兵马俑并非秦始皇陪葬品,暗藏大秘密 楚庄王的生平简介 历史上楚庄王多少岁登基的 双面张作霖:日本傀儡还是不乏气节的野心家? 揭秘孙中山一生中有过几个老婆?国父的女人 法西斯主义创始人墨索里尼创建了什么政党 民国总理张绍曾:与奉系张作霖积怨终引杀身祸 唐太宗李世民的人格魅力:为什么会被成为天可汗 帝王九鼎的下落之谜:大禹铸造的九鼎哪去了 历史新说西门庆看上潘金莲并非是因为美色 春秋历史上楚王好细腰与晋君好女宠的结局是啥? 八王之乱带来的破坏: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朝代 揭秘:宋高宗为何用"情色"诱惑太子? 大清末年“照片门”两则:岑春煊因合成照片失宠 澶渊之盟是怎么回事?宋真宗与澶渊之盟简介 解密:为什么抗战中老百姓曾要求鬼子前来扫荡? 唐玄宗时代举办唐朝规模最大“高考” 未录取一人 蒋百里保定军校自杀风波:校长蒋百里为什么自杀? 平阳侯曹参是谁?平阳侯曹参与刘邦是什么关系 揭秘三国诸葛亮高超的军事水平究竟师从何处? 埃及金字塔密室之谜:揭秘法老的私生活 唐高祖李渊:中国历史最受贬低的皇帝竟是他! 永泰公主墓在哪?永泰公主墓规格为何能与帝王相等 华陀竟是外国人:华佗到底是印度人还是伊朗人? 古代的免死金牌:丹书铁券能够免死? 南北朝剩男剩女要受严惩 家里人要跟着坐牢 薄皇后为何无法给汉景帝生孩子:多方的角力 明清皇帝的第一任皇后都没好结局:明清皇室怪像! 刘邦的遗嘱让汉朝江山活了几百年 朱元璋的开明政策:百姓可以绑贪官上京治罪 大清国号源起之谜:揭秘清朝的国号是怎么来的? 唐玄宗在洛阳建“丽正书院” 为中国最早书院 揭秘慈禧太后日常奢侈生活:每天喝半碗人奶 三星堆新发现高等级遗址:或存在汉代大型建筑 唐朝地图——中国古代唐朝地图 揭秘:慈禧临终前为什么一定要毒死光绪? 朱元璋曾设一个部门 一生培养了多少杰出特务 秦可卿何来什么神秘背景 秦可卿的悲剧命运 清廷名臣张荫桓:罕为人知的戊戌变法幕后功臣 历史上的满清大屠杀究竟维持了多长时间 孙权为何要杀了关羽?关羽败走麦城故事简介 大唐秘史:宰相之女为何如此好色偷看男人 为什么说元朝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王朝 解析明末首辅周延儒究竟是忠臣还是奸臣? 黄金台在哪里?黄金台是谁建造的? 刘备为什么要立刘禅为太子? 朝鲜族服饰 朝鲜族传统服饰有什么特点 秦朝的嫪毐是谁 嫪毐之乱怎么回事 唐顺宗女襄阳公主简介 襄阳公主与驸马关系如何 唐朝宫廷服饰 唐朝皇后妃子的服饰是怎样的? 古代皇帝为何不容臣子结党:家天下要永远执政 历史中真实的良妃是怎样的人?良妃生平简介 北凉沮渠牧犍有多少子女 沮渠牧犍的子女都是谁 笑傲江湖左冷禅武功怎么样?左冷禅会哪些武功 揭秘:关羽大意失荆州前诸葛亮推动吴魏联盟秘密 武则天为何弄死五个哥哥:少时惨遭狂虐? 成吉思汗为什么把老婆丢在敌人床上? 诸葛亮死后若不是这二人主政 仅靠阿斗蜀汉早灭亡了 桂陵之战简介 桂陵之战故事 解密凤雏庞统:阵亡之前比诸葛亮更受刘备重视 解析乾隆为什么要把皇位传给无名的嘉庆? 妈祖文化是如何通过海上传播的? 唐宣宗被尊为小太宗 为何没能挽救唐朝的覆灭 成语芒刺在背的主人公是谁?芒刺在背的故事简介 中国古代最“幸福”的男人冒辟疆:被十个美女倾慕 未解之谜:乾陵61尊守陵石像为什么没有头? 管仲:春秋史上一个最被低估的人 隆裕太后是怎么死的?隆裕太后生平事迹简介 揭秘三国曹魏权臣司马懿为何三番两次装病 高卢战争:一场侵略与掠夺的战争还有积极的意义? 军报:美军十大"经典失败"装备项目 后主刘禅亡国的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阴谋”? 解析刘备托孤之谜:并非真心让位于诸葛亮? 诸葛亮侄子曾受百姓拥护:后死于非命被夷三族 褒贬不一!历史上遭禁最久的十部禁书 清末将领董福祥的甘军在抗清中起到什么作用? 清朝的士兵为什么不穿重要的护身工具盔甲? 分析当年西楚霸王项羽如果没死,会得江山吗? 北京申奥的陈述:有哪些人代表中国做了陈述 这位皇帝太悲催!竟在公共场合被大臣打三拳 冯玉祥曾建模范连培养青年军官 韩复榘任排长 揭秘:明仁宗的死与他儿子明宣宗朱瞻基有关吗? 一个最真实的冉闵:武悼天王冉闵算不算一个英雄 李林甫是怎样的奸臣?李林甫是怎样专权固位的 揭秘三国历史上最大的奸雄:蜀汉开国皇帝刘备 大宋朝神宗的秘密:政坛风雨对于人生的影响 梅兰芳的故事:梅兰芳生命中的三个绝色美女 隋炀帝有没有杀父?隋炀帝杀父淫母之谜大揭秘 揭秘:历史上古代日本为什么没有太监? 关羽失了荆州 令蜀汉在此战中损失了多少人才 莫扎特去世时间 音乐家莫扎特有孩子吗 不为人知的郑和下东洋:督师10万东渡出使日本 为何水浒传中的好汉酒量都是那么的惊人? 西汉江都王刘建逼小妾与雄狗公羊兽交 万历皇帝朱翊钧是怎样让明朝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三国时期他是诸葛亮唯一的学生:悲剧天才姜维 陈宫:宁死不吃“回头草”的三国悲情谋士 繻葛之战中郑军的“鱼丽阵法”首次得以实践 为什么小白龙不是二师兄 原来是因为这样! 明十三陵葬有哪些皇帝? 唐太宗为什么要砸毁魏征的墓碑?为何他后悔了 史記一百三十卷 儀顧堂集二十卷 聞見瓣香錄四卷 四書朱子大全四十卷 新纂門目五臣音註揚子法言十卷 宋百家詩存 鴻雪軒紀豔四種 金石錄三十卷目錄十卷跋尾二十卷 竹譜一卷 白榆集二十八卷 苦功悟道經句解三卷 經傳釋詞十卷 [順治]胙城縣志四卷 增訂治療彙要三卷附近診醫案一卷 梅花屋詩草一卷 飛鴻堂印人傳八卷 詩經八卷 戲鳳 古今醫鑑十六卷 兩當軒詩鈔十四卷悔存詞鈔二卷 李長吉歌詩四卷外詩集一卷 曾文正公批牘六卷 新鐫翰林攷正歷朝故事統宗十卷附歷朝人君考實一卷 清籟閣詩草二卷 三世報隔簾花影四十八回 蜜蜂記六卷 仁在堂時藝竅十七卷 空同詩集三十四卷 畫禪室隨筆四卷 民教相安 傷寒辨論 [光緒]大清搢紳全書四卷 貳臣傳十二卷 城工輯略 陳比部遺集三種 金壺精粹一卷 三魚堂文集十二卷外集六卷全集附錄一卷賸言十二卷 文法入門醒不分卷 康熙字典三十六卷 劇談錄二卷 圖注八十一難經辨真四卷 十一經問對五卷 重刊補註洗寃錄集證五卷 寫定尚書一卷 性命宗旨不分卷 [同治]遷安縣志十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道光]夔州府志三十六卷首一卷 南菁文鈔二集六卷 紹興先正遺書四集十五種 吳中唱和集八卷續編一卷 范文忠公初集十二卷 周書五十卷 御纂醫宗金鑑九十卷首一卷 御製資政要覽三卷後序一卷 穰梨館過眼錄四十卷 校邠廬抗議二卷 松花菴全集十一種 金忠節公文集八卷 快戒洋煙 御選唐宋詩醇四十七卷目錄二卷 賀先生文集四_賀濤撰.djvu 鬱華閣遺集_盛昱撰.djvu 意園文略_盛昱撰.djvu 師伏堂駢文二種一_皮錫瑞撰.djvu 師伏堂駢文二種二_皮錫瑞撰.djvu 師伏堂駢文二種三_皮錫瑞撰.djvu 師伏堂駢文二種四_皮錫瑞撰.djvu 師伏堂詩草一_皮錫瑞撰.djvu 師伏堂詩草二_皮錫瑞撰.djvu 師伏堂詩草三_皮錫瑞撰.djvu 湘麋閣遺詩_陶方琦撰.djvu 漢孳室文鈔一_陶方琦撰.djvu 漢孳室文鈔二_陶方琦撰.djvu 夷牢溪廬文鈔一_黎汝謙撰.djvu 夷牢溪廬文鈔二_黎汝謙撰.djvu 夷牢溪廬文鈔三_黎汝謙撰.djvu 夷牢溪廬詩鈔一_黎汝謙撰.djvu 夷牢溪廬詩鈔二_黎汝謙撰.djvu 夷牢溪廬詩鈔三_黎汝謙撰.djvu 范伯子詩集一_範當世撰.djvu 范伯子詩集二_範當世撰.djvu 范伯子詩集三_範當世撰.djvu 范伯子詩集四_範當世撰.djvu 范伯子詩集五_範當世撰.djvu 文道希先生遺詩_文廷式撰.djvu 衷聖齋文集_劉光第撰.djvu 衷聖齋詩集_劉光第撰.djvu 楊叔嶠先生詩集_楊銳撰.djvu 楊叔嶠先生文集_楊銳撰.djvu 覺顛冥齋內言一_唐才常撰.djvu 覺顛冥齋內言二_唐才常撰.djvu 覺顛冥齋內言三_唐才常撰.djvu 覺顛冥齋內言四_唐才常撰.djvu 晚翠軒集_林旭撰.djvu 湘綺樓全集一_王═運撰.djvu 湘綺樓全集二_王═運撰.djvu 湘綺樓全集三_王═運撰.djvu 湘綺樓全集四_王═運撰.djvu 湘綺樓全集五_王═運撰.djvu 湘綺樓全集六_王═運撰.djvu 湘綺樓全集七_王═運撰.djvu 湘綺樓全集八_王═運撰.djvu 湘綺樓全集九_王═運撰.djvu 湘綺樓全集十_王═運撰.djvu 湘綺樓全集十一_王═運撰.djvu 湘綺樓全集十二_王═運撰.djvu 湘綺樓全集十三_王═運撰.djvu 湘綺樓全集十四_王═運撰.djvu 湘綺樓全集十五_王═運撰.djvu 湘綺樓全集十六_王═運撰.djvu 湘綺樓全集十七_王═運撰_x1_27.djvu 湘綺樓全集十八_王═運撰.djvu 湘綺樓全集十九_王═運撰.djvu 可園文存一_陳作霖撰.djvu 可園文存二_陳作霖撰.djvu 可園文存三_陳作霖撰.djvu 可園文存四_陳作霖撰.djvu 可園文存五_陳作霖撰.djvu 可園文存六_陳作霖撰.djvu 可園詩存一_陳作霖撰.djvu 可園詩存二_陳作霖撰.djvu 可園詩存三_陳作霖撰.djvu 可園詩存四_陳作霖撰.djvu 可園詩存五_陳作霖撰.djvu 可園詩存六_陳作霖撰.djvu 可園詩存七_陳作霖撰.djvu 可園詞存_陳作霖撰.djvu 石蓮闇詩一_吳重═撰.djvu 石蓮闇詩二_吳重═撰_x1_12.djvu 石蓮闇詩三_吳重═撰.djvu 晦明軒稿_楊守敬撰.djvu 虛受堂詩存一_王先謙撰.djvu 虛受堂詩存二_王先謙撰.djvu 虛受堂詩存三_王先謙撰.djvu 虛受堂詩存四_王先謙撰.djvu 虛受堂詩存五_王先謙撰.djvu 虛受堂詩存六_王先謙撰.djvu 虛受堂文集一_王先謙撰.djvu 虛受堂文集二_王先謙撰.djvu 虛受堂文集三_王先謙撰.djvu 虛受堂文集四_王先謙撰.djvu 虛受堂文集五_王先謙撰.djvu 虛受堂文集六_王先謙撰.djvu 虛受堂文集七_王先謙撰.djvu 虛受堂文集八_王先謙撰.djvu 虛受堂文集九_王先謙撰.djvu 虛受堂文集十_王先謙撰.djvu 羅浮偫鶴山人詩草一_鄭官應撰.djvu 羅浮偫鶴山人詩草二_鄭官應撰.djvu 羅浮偫鶴山人詩草三_鄭官應撰_x1_151.djvu 缶廬詩一_吳昌碩撰.djvu 缶廬詩二_吳昌碩撰.djvu 愚齋存槁一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二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三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四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五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六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七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八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九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十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十一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十二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十三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十四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十五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十六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十七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十八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十九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二十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二十一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二十二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二十三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二十四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二十五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二十六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二十七_盛宣懷撰.djvu 愚齋存槁二十八_盛宣懷撰.djvu 角立杰出 较武论文 较短比长 较长絜短 骄傲自大 骄兵之计 骄兵悍将 骄横跋扈 介胄之间 借书留真 借事生端 借剑杀人 借听于聋 借坡下驴 借寇赍盗 借水行舟 借端生事 借贷无门 借身报仇 借面吊丧 劫制天下 劫富救贫 劫数难逃 嗟悔亡及 戒奢以俭 截发锉藳 捷径窘步 接三换九 接三连四 接应不暇 接木移花 接绍香烟 接耳交头 接贵攀高 接风洗尘 揭不开锅 揭债还债  揭揭巍巍 揭竿四起 桀逆放恣 桀黠擅恣 楶棁之材 洁己从公 洁清不洿 洁身守道 洁身自爱 疥癞之患 疥癞之疾 疥癣之病 竭力尽能 竭力虔心 竭尽全力 竭心尽意 竭忠尽智 竭忠尽节 竭诚以待 竭诚相待 结不解缘 结党聚群 结结实实 结舌钳口 结草之固 结驷列骑 结驷连镳 节俭躬行 节制之师 节同时异 节节败退 节食省衣 节骨眼 藉草枕块 街坊四邻 街坊邻居 街坊邻舍 街坊邻里 街头巷口 街头巷底 街巷阡陌 街谈巷说 街谈巷谚 街谈市语 街谭巷议 街道巷陌 解人难得 解囊相助 解巾从仕 解惑释疑 解手背面 解疑释惑 解疑释结 解衣抱火 解衣磐礴 解衣般礴 解衣衣人 解铃还需系铃人 解颜而笑 诘究本末 诫莫如豫 诫莫若豫 阶下囚 阶前万里 仅容旋马 仅此而已 今古奇观 今吾非故吾 今夕有酒今夕醉 今日有酒今日醉 今昔之感 今蝉蜕壳 今雨新知 噤口不言 尽人事,听天命 尽付东流 尽其所长 尽地主之谊 尽室以行 尽日穷夜 尽瘁事国 尽瘁鞠躬 尽相穷形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