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三十八(唐书) 明宗纪四

卷三十八(唐书) 明宗纪四

  天成二年春正月癸丑朔,帝御明堂殿受朝贺,仗卫如常仪。制曰:“王者祗敬宗祧,统临寰宇,必顺体元之典,特新制义之文。朕以眇躬,获承丕构,袭三百年之休运,继二十圣之耿光。驭朽纳隍,夕惕之心罔怠;法天师古,日跻之道惟勤。今则载戢干戈,浑同书轨,荷上穹之眷祐,契兆庶之乐推。检玉泥金,非敢期于薄德;耕田凿井,诚有慕于前王。将陈享谒之仪,即备郊丘之礼,宜更称谓,永耀简编。今改名为亶,凡在中外,宜体朕怀。”宣制讫,百僚称贺,有司告郊庙社稷。

  丙辰,诏:“端明殿学士班位宜在翰林学士之上,今后如有转改,只于翰林学士内选任。”先是,端明殿学士班在翰林学士之下,又如三馆例,官在职上,赵凤转侍郎日,讽宰相府移之。既而禁林序列有不可之言,安重诲奏行此敕,时论便之。癸亥,宰臣郑珏加特进、门下侍郎兼太微宫使;崇文馆大学士任圜加光禄大夫、门下侍郎、监修国史;以端明殿学士、尚书兵部侍郎冯道为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以太常卿崔协为中书侍郎、平章事。戊辰,以前邓州节度使刘玘卒,废朝。左拾遗李同上言:“天下系囚,请委长吏逐旬亲自引问,质其罪状真虚,然后论之以法,庶无枉滥。”从之。

  辛未,皇子河中节度使从珂加同平章事。以镇州留后、检校司徒王建立为镇州节度使、检校太傅。癸酉,皇第三子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徒从厚加检校太保、同平章事、河南尹,判六军诸卫事。北面副招讨房知温奏,营州界奚陀罗支内附。乙亥,以监门卫大将军傅琏为右武卫上将军。丙子,诏曰:“顷自本朝多难,雅道中微,皆尚浮华,罕持廉让。其有除官兰省,命秩柏台,或以人事相疏,或以私雠见讶,稍乖敬奉,遽至弃捐,盖司长之振威,处君恩而何地。今后应新授官朝谢后,可准例上事,司长不得辄以私事阻滞。其本官亦不得因遭抑挫,托故请假。”

  戊寅,皇子从厚领事于河南府,宰相郑珏已下会送,非例也。己卯,枢密使、光禄大夫、检校太保、行兵部尚书安重诲加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傅、兼侍中;枢密使、检校太保、守秘书监孔循加检校太傅、同平章事。诏崇文馆依旧为宏文馆。初,同光中,宰相豆卢革以同列郭崇韬父名宏,希其意奏改之,今乃复焉。辛巳,诏曰:“乱离斯久,法制多隳,不有举明,从何禁止。起今后三京及州使职员名目,是押衙兵马使,骑马得有暖坐。诸都军将衙官使下系名粮者,只得衣紫皂,庶人商旅,只著白衣,此后不得参杂。兼有富户,或投名于势要,以求影庇;或希假于摄贵,以免丁徭。仰所在禁勘,以肃奸欺。”

  二月壬午朔,新罗遣使朝贡。丁亥,以北京皇城使李继朗为龙武大将军,北京都指挥使李从臻为左卫大将军,捧圣都指挥使李从璨为右监门卫大将军。戊子,以前北面水陆转运招抚使、守冀州刺史乌震领宣州节度使。庚寅,陕州节度使、检校司徒石敬瑭加检校太傅兼六军诸卫副使。壬辰,西川节度使孟知祥奏,泗州防御使、充西川兵马都监李严,扇摇军众,寻已处斩。以颍州刺史孙岳为耀州团练使。丙申,以从马直指挥使郭从谦为景州刺史,寻令中使诛之,夷其族,以其首谋大逆以弑庄宗也。以尚书左丞崔沂为太子少保致仕。壬寅,制曰:荆南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守太尉、兼尚书令、南平王高季兴可削夺官爵,仍令襄州节度使刘训充南面招讨使、知荆南行府事,许州节度使夏鲁奇为副招讨使,统蕃汉马步四万人进讨,以其叛故也。又命湖南节度使马殷以湖南全军会合。以东川节度使董璋充东南面招讨使,新授夔州刺史西方邺为副招讨使,共领川军下峡州,三面齐进。(《通鉴考异》:梓、夔皆在荆南之西南,而云东南面者,盖据夔、梓所向言之。)

  甲辰,兖州节度使房知温加同平章事,宋州节度使王晏球加检校太傅。丁未,以礼部尚书萧顷为太常卿。戊申,以御史大夫李琪为右仆射,以太子宾客李铃为户部尚书,以吏部侍郎李德休为礼部尚书,以前吏部侍即崔贻孙为吏部侍郎,以端明殿学士、户部侍郎赵凤为兵部侍郎,依前充职。庚戌,诏诸道节度使男及亲嫡骨肉未沾恩命者,特许上闻。河南府新安县宜为次赤,以雍陵在其界故也。辛亥,以刑部侍郎归蔼为户部侍郎。

  三月壬子朔,以中书舍人马缟为刑部侍郎。幸会节园,宰相、枢密使及在京节度使共进钱绢,请开宴。癸丑,遣供奉官贾俊使淮南。甲寅,以西川节度副使李敬周为遂州武信军留后。乙卯,开府仪同三司、司徒致仕赵光逢可太保致仕,仍封齐国公。以武信军节度使李绍文卒废朝。丙辰,宰臣判三司任圜奏:“诸道藩府,请依天复三年已前许贡绫绢金银,随其土产折进马之直。又请选孳生马,分置监牧。”并从之。(《五代会要》:任圜奏:三京留守、诸道节度观察、诸州防御使、刺史,每年应圣节及正、至等节贡奉,或讨伐胜捷,各进献马。伏见本朝旧事,虽以献马为名,多将绫绢金银折充马价,盖跋涉之际,护养稍难,因此群方俱为定制。自今后伏乞除蕃部进驼马外,诸州所进马,许依天复三年已前事例,随其土产折进价直,冀贡输之稍易,又诚敬之获申。兼欲于诸处拣孳生马,准旧制分置监牧,仍委三司使别具制置奏闻。)太常丞段颙请国学《五经》博士各讲本经,以申横经齿胄之义,从之。庚申,以前泽潞节度使、检校太傅、兼侍中孔勍为河阳节度使。壬戌,幸甘水亭。甲子,青州节度使霍彦威加检校太尉、兼中书令,以大内皇城使、守饶州刺史李从璋为应州节度使。丁卯,诏:“所在府县纠察杀牛卖肉,犯者准条科断。其自死牛即许货卖,肉斤不得过五钱,乡村民家死牛,但报本村所由,准例输皮入官。”癸酉,以户部郎中、知制诰卢詹为中书舍人。

  夏四月辛巳朔,房知温奏:“前月二十一日,卢台戍军乱,害副招讨宁国军节度使乌震,寻与安审通斩杀乱兵讫。”帝闻之,废朝一日,赠震太傅。新罗国遣使贡方物。丁亥,以华州留后刘彦琮为本州节度使。是日,幸会节园宴近臣。己丑,以兵部侍郎崔居俭权知尚书左丞,以户部侍郎王权为兵部侍郎,以礼部侍郎裴皞为户部侍郎,以翰林承旨、守中书舍人李愚为礼部侍郎充职。庚寅,御史台奏:“今月三日廊下餐,百官坐定,两省官方来,自五品下辄起。”诏曰:“每赴廊餐,如对御宴,若行私礼,是失朝仪,各罚半月俸。”(《五代会要》:长兴三年五月诏:文武两班,每遇入阁赐食,从前御史台官及诸朝官皆在敷政门外两廊食,惟北省官于敷政门内别坐,既为隔门,各不相见,致行坐不齐,难于肃整。今后每遇入阁赐食,北省官亦宜于敷政门外东廓下设席,以北首为上,待班齐一时就坐。)

  诏:“卢台乱军龙晊所部邺都奉节等九指挥三千五百人在营家口骨肉,并可全家处斩。”龙晊所部之众,即梁故魏博节度使杨师厚之所招置也,皆天下雄勇之士,目其都为银枪效节,仅八千人。师厚卒,贺德伦不能制,西迎庄宗入魏,从征河上,所向有功。庄宗一统之后,虽数颁赉,而骄纵无厌。同光末,自贝州劫赵在礼,据有魏博。及帝缵位,在礼冀脱其祸,潜奏愿赴朝觐,遂除皇子从荣为帅,乃令北御契丹。是行也,不支甲胄,惟帜于长竿表队伍而已,故俯首遄征。在途闻李严为孟知祥所害,以为剑南阻绝,互相煽动。及屯于卢台,会乌震代房知温为帅,转增浮说。震与房知温博于东寨,日亭午,大噪于营外。知温上马出门,为甲士所拥,且曰:“不与儿郎为主,更何处去?”知温绐之曰:“马军皆在河西,步卒独何为也!”遂得跃马登舟,济于西岸。安审通戢骑军不动,知温与审通谋,伺便攻之,令乱兵卷甲南行。骑军徐进,部伍严整。叛者相顾失色,列炬宵行,疲于荒泽。迟明,潜令外州军别行,知温等遂击乱军,横尸于野,余众复趋旧寨,至则已焚之矣。翼日,尽戮之,脱于丛草沟塍者十无二三,迨夜窜于山谷,稍奔于定州。及王都之败,乃无噍类矣。癸巳,兖州节度使房知温加侍中,齐州防御使安审通加检校太傅,并赏卢台之功也。

  丁酉,伪吴杨溥遣移署右威卫将军雷现贡端午礼币。辛丑,以前利州节度使张敬询为云州节度使。遣枢密使孔循赴荆南城下,时招讨使刘训有疾故也。甲辰,以户部侍郎韩彦惲为秘书监。是日,幸石敬瑭、安重诲第。丙午,故振武节度使李嗣恩赠太尉,以司封郎中、充枢密院直学士阎至为左谏议大夫充职。右谏议大夫梁文矩上言,平蜀已来,军人剽略到西川人口甚多,骨肉阻隔,恐伤和气,请许收认。帝仁慈素深,因文矩之奏,诏河南、河北旧因兵火掳隔者,并从识认。是日,郢州进白鹊。

  五月癸丑,以福建留后、检校太傅、舒州刺史王延钧为检校太师、守中书令,充福建节度使、琅琊郡王;以太常卿萧顷为吏部尚书。是日,怀州进白鹊。戊午,以三司副使、守太子宾客张格卒废朝。以翰林学士、驾部郎中、知制诰窦梦征为中书舍人充职。癸亥,遣宣徽使张延朗调发郡县粮运赴荆南城下,仍以军法从事。以右龙武统军崔公实为左龙武统军,以前复州刺史高行周为右龙武统军。割果州属郡。乙丑,伪吴杨溥贡新茶。沧州进白鹤。庚午,诏罢荆南之师,既而令军士散掠居民而回。诏:“文武臣僚及诸道节度使、刺史,有父母在者,各与恩泽。”宰臣任圜表辞三司事,乃以枢密院承旨孟鹄充三司副使权判。

  六月壬午,华州、邢州进两歧麦,兖州进三足鸟。丙戌,宰相任圜落平章事,守太子少保。丁亥,诏天下除并无名额寺院。以宣徽北院使张延朗为右武卫大将军、判三司,依前宣徽使、检校司徒。辛卯,大理少卿王郁上言:“凡决极刑,准敕合三覆奏。近年已来,全隳此法,伏乞今后决前一日许一覆奏。”从之。壬辰,南面招讨使、知荆南行府事、襄州节度使、检校太傅刘训责授检校右仆射、守澶州刺史。训南征无功,故有是谴。诏丧葬之家,送终之礼不得过度。乙未,户部尚书李铃上言:“请朝班自四品已上官各许荐令录两人,五品官各荐簿尉两人,功过赏罚,与举者同之。”诏从之。其所举人,仍于官告内标所举姓名,或有不公,连坐举主。仍令三品已上各举堪任两使判官者。丙申,以天策上将军、湖南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师、守尚书令、楚王马殷为守太师、尚书令,封楚国王。庚子,幸白司马陂,祭突厥神,从北俗之礼也。

  秋七月庚戌朔,以宋州节度使王晏球充北面行营副招讨使。癸丑,以左金吾将军乌昭远为左卫上将军,充入蛮国信使。中书奏:“马殷封楚国王,礼文不载国王之制,请约三公之仪,用竹册。”从之。壬戌,西川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孟知祥加检校太尉、兼侍中,东川董璋加爵邑。以左效义指挥使元习为资州刺史,右效义指挥使卢密为雅州刺史。癸亥,幸冷泉宫。甲子,以检校工部尚书谢洪为宿州团练使。夔州刺史西方邺奏,杀败荆南贼军,收峡内三州。丙寅,升夔州为宁江军,以邺为节度使。戊辰,诏曰:“顷因本朝亲王,遥领方镇,遂有副大使知节度事,年代已深,相沿未改。其东川、西川今后落副大使,只云节度使。”庚午,遂州留后李敬周、鄜州留后刘仲殷莘正授本州节度使。壬申,兖州节度使房知温移镇徐州,徐州节度使安元信移镇襄州,沧州节度使赵在礼移镇兖州。以齐州防御使安审通为沧州节度使。是日,诏陵州、合州长流百姓豆卢革、韦说等,宜令逐处刺史监赐自尽,其骨肉并放逐便。是日,逐段凝于辽州,刘训于濮州,温韬于德州。甲戌,太子少保任圜上表乞致仕,仍于外地寻医,诏从之。丁丑,以左金吾大将军曹廷隐为齐州防御使。

  八月己卯朔,日有食之。辛巳,以右谏议大夫孔昭序为给事中,以秘书少监崔憓为右谏议大夫。壬午,以右骁卫大将军刘衡为左领卫上将军;以邺都副留守赵敬怡为右卫上将军,判兴唐府事。乙酉,昆明大鬼主罗殿王、普露静王九部落,各差使随牂家清州八郡刺史宋朝化等一百五十三人来朝,进方物,各赐官告、缯采、银器放还蕃。丙戌,以御史中丞卢文纪为工部尚书,以左谏议大夫梁文矩为御史中丞。邓州留后陶玘贬岚州司马,以其为内乡县令盛归仁所讼,税外科率故也。仍赐归仁绯袍鱼袋。癸巳,幸皇子从荣第,宣禁中伎乐观宴;从荣进马及器币,帝因以伎乐赐之。华州上言,渭河泛滥害稼。丁酉,以吏部郎中、袭文宣公孔邈为左谏议大夫。史馆修撰赵熙上言:“应内中公事及诏书奏对,应不到中书者,请委内臣一人抄录,月终送史馆。”诏差枢密直学士录送。青州进芝草。新州奏,契丹乞置互市。癸卯,汴州节度使朱守殷加兼侍中,郓州节度使符习加检校太尉。甲辰,皇子从荣娶鄜州节度使刘仲殷女,是夕礼会,百僚表贺。

  九月辛亥,义武军节度使、检校太尉、兼中书令王都加食邑实封。幽州节度使赵德钧加检校太尉,镇州节度使王建立加同平章事。伪吴杨溥遣使以应圣节贡献。己未,以前云州节度使高行珪为邓州节度使。是日,出御札曰:“历代帝王,以时巡狩,一则遵于礼制,一则按察方区。矧彼夷门,控兹东夏,当先帝戡平之始,为眇躬殿守之邦,俗尚贞纯,兵怀忠勇。自元臣镇静,庶事康和,兆民咸乐于有年,阖境弥坚于望幸,事难违众,议在省方。朕取十月七日亲幸汴州。”庚申,以卫尉卿李延光为大理卿。北京留守李彦超上言:“先父存审,本姓符氏,蒙武皇赐姓,乞却还本姓。”从之。乙丑,夏州节度使李仁福、凤翔节度使李从〈日严〉、朔方节度使韩洙,并加食邑,改赐功臣。以汝州防御使赵延寿为河阳节度使,以比部郎中、知制诰刘赞为中书舍人,以河阳掌书记程逊为比部员外郎、知制诰,以代州刺史李德珫为蔚州刺史。

  丙寅,枢密使孔循兼东都留守。襄州夏鲁奇上言,荆南高季兴遣使持书乞修贡奉,诏鲁奇不纳。诏诸州录事参军,不得兼使府宾职。己巳,邓州节度使史敬镕加检校太保,同州节度使卢质加检校司徒。御史台奏:“每遇入阁,旧例只一员侍御史在龙墀边祗候,弹奏公事,或有南班失仪,点检不及。今欲依常朝例,差殿中侍御史二员,押钟鼓楼位,仍各缀供奉班出入。”从之。以青州节度副使淳于晏为亳州团练使。契丹遣使美棱玛古已下朝贡。戊寅,西川奏:据黎州状,云南使赵和于大渡河南起舍一间,留信物十五笼,并杂笺诗一卷,递至阙下。

  冬十月己卯朔,帝御文明殿视朝。癸未,亳州刺史李邺贬郴州司户,又贬崖州长流百姓,所在赐自尽。判官乐文纪配祁州,责其违法黩货也。乙酉,驾发西京,诏留宰相崔协以奉祠祭。丁亥,帝宿于荥阳。汴州朱守殷奏,都指挥使马彦超谋乱,已处斩讫。戊子,次京水,知朱守殷反,帝亲统禁军倍程前进。翼日,至汴州,攻其城,拔之,守殷伏诛。丙申,磁州刺史药纵之上言,今月十二日,供奉官王仁镐至,称制杀太子少保致仕任圜。契丹遣使持书求碑石,欲为其父表其葬所。戊戌,诏曰:“诸道州府,自同光三年已前所欠秋夏税租,并主持务局败阙课利,并沿河舟船折欠,天成元年残欠夏税,并特与除放。?笔敝鼗寮裙範任圜之祸,恐人非之,思沛恩于众以掩己过,乃奏曰:“三司积欠约二百万贯,虚系帐额,请并蠲放。”帝重违其意,故有是诏。时议者以蠲隔年之赋,犹或惠民,场院课利一概除之,得不启奸幸之门乎!

  己亥,诏曰:“太子少保致仕任圜,早推勋旧,曾委重难,既退免于剧权,俾优闲于外地。而乃不遵礼分,潜附守殷,缄题罔避于嫌疑,情旨颇彰于怨望。自收汴垒,备见踪由,若务含宏,是孤典宪。尚全大体,止罪一身,已令本州私第自尽,其骨肉亲情仆使等并皆放罪。”辛丑,诏曰:“后来其苏,动必从于人欲;天监厥德,静宜布于国恩。近者言幸浚郊,暂离洛邑,盖逢岁稔,共乐时康。不谓奸臣,遽彰逆状,为厉之阶既甚,覆宗之祸自贻。俾我生灵,遘兹纷扰,永言轸恻,无辍寐兴。宜覃雨露之恩,式表云雷之泽,应汴州城内百姓,既经惊动,宜放二年屋税;诸处有曾受逆人文字者,随处焚毁。应天下见禁囚徒,除十恶五逆、杀人放火、劫盗、合造毒药、官典犯赃、伪行印信、屠牛外,罪无轻重,并从释放。应有民年八十已上及家长者有废疾者,免一丁差役”云。以山南西道节度使张筠为西京留守,行京兆尹。青州节度使霍彦威差人走马进箭一对,贺诛朱守殷,帝却赐彦威箭一对。传箭,番家之符信也,起军令众则使之,彦威本非蕃将,以臣传箭于君,非礼也。癸卯,以权知汴州事、陕州节度使石敬瑭为汴州节度使、兼六军诸卫副使、侍卫亲军马步都指挥使。凤翔奏,地震。丙午,威武军节度副使、检校太尉、守建州刺史王延亶可同平章事、守建州刺史,充奉国军节度副使、兼威武军节度副使。诏割施州却属黔南。

  十一月己酉,帝祭蕃神于郊外。庚戌,以皇城使、行袁州刺史李从敏为陕州节度使。乙卯,青州霍彦威、郓州符习来朝。以太子詹事温辇为吏部侍郎。徐州房知温为朝。戊午,黔南节度使李绍义加检校太保。庚申,皇子河中节度使、检校太保、同平章事从珂,邺都留守、检校太保、同平章事从荣,河南尹、判六军诸卫事、检校太保、同平章事从厚,并加检校太傅,进爵邑。贝州刺史窦廷琬上言:请制置庆州青白两池,逐年出绢十万匹,米万石。诏升庆州为防御所,以廷琬为使。壬申,诏霍彦威等归藩。诏太宗朝左仆射李靖可册赠太保,郑州仆射陂可改为太保陂。时议者以仆射陂者,后魏孝文帝赐仆射李冲,故因以为名,及是命之降以为李靖,盖误也。契丹遣使摩琳等率其属来乞通和。

  十二月戊寅朔,以前凤翔留后高允贞为右监门上将军。诏以施州为夔州属郡,以其便近故也。遣飞胜指挥使于契丹,赐契丹主锦绮、银器等,兼赐其母绣被缨珞。己卯,蔚州刺史周令武得代归阙,帝问北州事,令武奏曰:“山北甚安,诸蕃不相侵扰。雁门已北,东西数千里,斗粟不过十钱。”帝悦,顾谓左右曰:“须行善事,以副天道。”居数日,帝延宰臣于元德殿,言及民事,冯道奏曰:“庄宗末年,不抚军民,惑于声乐,遂致人怨国乱。陛下自膺人望,岁时丰稔,亦淳化所致也。更顾居安思危。”帝然之。许州地震。庚辰,皇子邺都留守从荣移镇太原。以北京留守符彦超为潞州节度使。乙酉,以彰国军节度使李从璋昧于政理,诏归阙。敕新及第进士有闻喜宴,逐年赐钱四十万。己丑,兖州节度使赵在礼来朝。诏出潜龙宅米以赈百官。壬辰,以太傅致仕齐国公赵光逢卒辍朝。丙申,许州节度使夏鲁奇移镇遂州。庚子,幸石敬瑭公署及康义诚私第。甲辰,狩于东郊,腊也。丙午,追尊四庙,以应州旧宅为庙。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国学迷 阿德哥與上海灘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星漢燦爛周恩來選集上卷中的烈士傳略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蔣家三代的羅曼史_廣角鏡出版社有限公司香港.djvu 樂育菁莪程天放傳_近代中國出版社台北.djvu 魏野疇傳略回憶遺文_陝西人民出版社西安.djvu 鄒容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鄒容文集_重慶出版社重慶.djvu 紀念任弼時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向警子傳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徐世昌評傳_傳記文學出版社台北.djvu 安子文傳略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汪精衛傳_吉林文史出版社長春.djvu 零落成泥香如故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中國末代皇帝_中國建設出版社.djvu 愛國將軍馮玉祥_河南人民出版社.djvu 馮玉祥將軍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湖南婦女英烈志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閻錫山早年回憶錄_傳記文學出版社台北.djvu 李立三傳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李立三傳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一代振奇人李石曾傳_近代中國出版社台北.djvu 我與李宗仁_中原出版社.djvu 李大釗年譜_甘肅人民出版社蘭州.djvu 李大釗生平史料編年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紀念李大釗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李大釗和馮玉祥_解放軍出版社北京.djvu 李大釗的軍事活動_軍事科學出版社.djvu 李大釗與中國馬克思主義的起源_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李大釗研究論文集上_河北人民出版社石家莊.djvu 李大釗研究論文集下_河北人民出版社石家莊.djvu 四十年後的報告_解放軍出版社北京.djvu 五四群英_河北人民出版社石家莊.djvu 彭雪楓家書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彭湃研究史料_廣東人民出版社.djvu 彭湃傳_人民出版社.djvu 戴笠傳上冊_傳記文學出版社台北.djvu 戴笠傳下冊_傳記文學出版社台北.djvu 戴笠和他的同志_中外圖書出版社台北.djvu 黃膺白先生年譜長編上冊_聯經出版事業公司台北.djvu 黃膺白先生年譜長編下冊_聯經出版事業公司台北.djvu 蔣百里傳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蔣百里的晚年與軍事思想_傳記文學雜誌社台北.djvu 杜重遠_新彊大學出版社烏魯木齊.djvu 林伯渠日記一九二六年七月-一九二七年六月_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djvu 革命人物誌第一集.djvu 革命人物誌第二集.djvu 革命人物誌第三集.djvu 革命人物誌第四集.djvu 革命人物誌第五集.djvu 革命人物誌第六集.djvu 革命人物誌第七集.djvu 革命人物誌第八集.djvu 革命人物誌第九集.djvu 革命人物誌第十集.djvu 革命人物誌第十一集.djvu 革命人物誌第十二集.djvu 革命人物誌第十三集.djvu 革命人物誌第十四集.djvu 革命人物誌第十五集.djvu 蘇兆征傳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趙聲_江蘇古籍出版社.djvu 張國燾的徬徨與覺醒_幼獅文化事業公司台北.djvu 黃克強先生傳記.djvu 黃克強先生年譜.djvu 蕭楚女_廣東人民出版社.djvu 趙世炎_重慶出版社重慶.djvu 革命詩僧蘇曼殊傳_近代中國出版社台北.djvu 蔣陳世家_群倫出版社.djvu 中國第一家庭.djvu 黃興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韓復矩_山東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賀子珍的路_作家出版社.djvu 辛亥武昌首義人物傳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辛亥武昌首義人物傳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楊虎城將軍傳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回憶楊之華_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先驅的足跡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浪漫才子郁達夫_河南人民出版社.djvu 胡漢民自傳_傳記文學出版社台北.djvu 楊明齋_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韋拔群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革命烈士傳記資料_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djvu 民國政治人物第一集_傳記文學出版社台北.djvu 民國政治人物第二集_傳記文學出版社台北.djvu 回憶秋白_人民出版社.djvu 瞿秋白年譜_廣東人民出版社.djvu 瞿秋白寫作生涯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瞿秋白研究文選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廖公在人間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劉亞雄紀念集_吉林人民出版社.djvu 丹心映山河劉亞雄傳記_吉林人民出版社.djvu 少奇同志在滿州省委_遼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共和國主席劉少奇_中央文獻出版社北京.djvu 紀念劉少奇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回憶王稼祥_人民出版社.djvu 民國奇才於右任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雷鋒小傳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雷鋒傳_解放軍出版社.djvu 班禪大師_東方出版社北京.djvu 佩劍將軍張克俠軍中日記_解放軍出版社北京.djvu 張學良將軍軼事_遼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鄧穎超一代偉大的女性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和平老人邵力子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我在六十歲以前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任弼時研究文集_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熊克武傳_重慶出版社重慶.djvu 傅作義生平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紀念朱德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紀念朱蘊山文集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烏蘭夫年譜_中國黨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宋慶齡紀念集_人民出版社.djvu 宋慶齡年譜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孫逸仙夫人宋慶齡傳略_中國和平出版社北京.djvu 宋慶齡傳_北方婦女兒童出版社.djvu 蔣夫人寫真_群倫出版社.djvu 宋美齡側寫_華文出版社北京.djvu 江青外史_中原出版社.djvu 潘漢年非凡的一生_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上海.djvu 我的前半生_群眾出版社.djvu 我這三十年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见佛不拜 见其一未见其二 见危致命 见卵求鸡 见可而进 见善必迁 见墙见羹 见好就收 见弹求鸮炙 见弹求鹗 见性成佛 见怪不怪,其怪自绝 见怪非怪 见怪非怪,其怪自害 见所不见 见机而行 见物不取,失之千里 见缝下蛆 见贤不隐 见钱眼红 见雀张罗 见风是雨 见马克思 謇谔之节 謇谔之风 謇谔自负 谏争如流 贱敛贵发 贱骨头 鉴影度形 鞬櫜干戈 僵仆烦愦 匠心独出 匠石运金 匠遇作家 奖拔公心 奖罚分明 姜桂余辛 将勇兵雄 将取固予 将噬爪缩 将奋足局 将寡兵微 将废姑兴 将恐将惧 将明之材 将本求财 将欲取之,必先与之 将欲取之,必姑予之 将欲夺之,必固与之 将水洗水 将相之器 将相出寒门 将相本无种 将遇良才 将遇良材 将门出将 将陋就简 将飞翼伏 将高就低 江南海北 江山之异 江山之恨 江山半壁 江山可改,本性难移 江山如旧 江汉之珠 江河不实漏卮 江流日下 江海之学 江海士 江淮河汉 江湖医生 浆酒藿肉 降尊临卑,屈高就下 降格相从 降跽谢过 交口称赞 交口荐誉 交口赞誉 交易不成仁义在 交横绸缪 交洽无嫌 交浅不可言深 交疏吐诚 交臂历指 交际花 佼佼者 剿抚兼施 叫化子 叫叫嚷嚷 嚼字咬文 嚼舌头 嚼舌头根 娇嗔满面 娇娇媚媚 娇娇滴滴 搅海翻天 教导有方 教条主义 校名责实 浇醇散朴 焦眉皱眼 焦金烁石 狡兔死,良犬烹 皎如日星 矫世厉俗 矫国更俗 矫心饰貌 矫激奇诡 矫若游龙 矫饰伪行 矫首昂视 胶漆之分 胶漆相投 胶胶扰扰 脚不沾地 脚跟无线 脚踏硬地 脚踢拳打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