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七十三回  青龙关飞虎折兵

第七十三回  青龙关飞虎折兵

  诗曰:

  流水滔滔日夜磨,不知乌兔若奔梭;才看苦海成平陆,又见沧桑化碧波。熊虎将军全白刃,英雄俊杰饮干戈;迟早只因天数定,空教血泪滴婆娑。

  话说广成子三进碧游宫,又来见通天教主,双膝跪下。教主问曰:“广成子你为何又进我宫来?全无规榘,任你胡行。”广成子曰:“蒙师叔吩咐弟子去了,其如众门人不放弟子去,又要与弟子拚力;弟子之来,无非敬上之道。若是如此,弟子是求荣反辱,望老师慈悲,发付弟子。也不坏昔日师叔三教,共立封神榜的体面。”通天教主听说怒曰:“水火童儿!快把这些无知畜生,唤进宫来。”只见水火童儿领法旨,出宫来见众人曰:“列位师兄!老师发怒,唤你等进去。”众门人听师尊唤呼,大家没意思,只得进宫来见。通天教主喝曰:“你这些不守规榘的畜生!如何师命不遵,特强生事,这是何说?广成子是依我三教法旨,扶助周武,这是应运而兴;他等逆天行事,理当如此。你等还是这等胡为,情实可恨!”直骂得众人面面相觑,低头不语。通天教主吩咐广成子曰:“你只奉命前来,不要与这些人计较,你好生去罢!”广成子谢过了恩,出了宫,迳往九仙山去了。後有诗叹曰:

  “广成奉旨涉先天,只为金霞冠欲还;不是天心原有意,界牌关下有诛仙。”

  话说通天教主曰:“姜尚乃是奉吾三教法旨,扶佐应运帝王,这三教中,都有在封神榜上的。广成子也是犯教之仙,他就打杀火灵圣母,非是他来寻事做,还是你去寻他,总是天意。尔等何苦与他做对,连我的训谕不依,成何体面?”众门人未及开言,只见多宝道人跪下禀曰:“老师圣谕,怎敢不依?只是广成子太欺吾教,妄自尊大,他倚玉虚教法,辱骂我等不堪。老师那 知道,倒把他一面虚词,当做真话,被他欺诳过了。”通天教主曰:“『红花白藕青荷叶,三教原来是一家。』他岂不知,怎敢乱话欺弄?尔等,切不可自分彼此,致生事端。”多宝道人曰:“老师在上,弟子原不敢说;只今老师不知详细,事已至此,不得已而直禀,他骂吾教是『左道旁门,不问披毛戴角之人,湿生卵化之辈,皆可同教共处。』他视我为无物,独称他玉虚道法为无上至尊,所以弟子等不服也。”通天教主曰:“我看广成子亦是真实君子,断无是言,你们不可错听了!”多宝道人曰:“弟子怎敢欺灭老师?”众门人齐曰:“实有此语,这都可以面质。”通天教主笑曰:“我与羽毛相并,他师父却是何人?我成羽毛,他师父也是羽毛之类;这畜生这等轻薄,吩咐金灵圣母,往後边取那四口宝剑来。”少时金灵圣母取一包袱,内有四口宝剑,放在案上。教主曰:“多宝道人过来:听我吩咐。他既笑我教,不如你可将此四口宝剑,去界牌关摆一『诛仙阵』,看阐教门人,那一个门人敢进吾阵?如有事时,我来与他讲。”多宝道人曰:“请问老师,此剑有何微妙?”通天教主曰:“此剑有四名,一曰诛仙剑,二曰戮仙剑,三曰陷仙剑,四曰绝仙剑。此剑倒悬门上,发雷震动,剑光一晃,任从他是万劫神仙,难逃此难。昔曾有赞,赞此宝剑:

  非铜非铁亦非钢,曾在须弭山下藏;不用阴阳颠倒炼,岂无水火淬锋芒?诛神利害戮仙亡,陷仙到处起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

  话说通天教主将此剑付与多宝道人,又与一诛仙阵图,言曰:“你往界牌关去,阻住周兵,看他怎样对你。”多宝道人离了高山,迳往界牌关去不表。且说子牙自从遇申公豹得脱,回佳梦关来;周营内差人四下 打探子牙消息,只见哪吒登风火轮,四下寻,子牙正策四不象前行,恰好遇着韦护。韦护大喜,上前安慰子牙曰:“自火龙兵冲散,人马急切难以收聚,不意火灵圣母赶师叔去。那些兵原是左道邪术,是没有主将,作法驱逐;一时火光灭了,并无有一些手段。被我等败回兵复一阵,杀得他乾净,只是不见师叔,如今哪吒等四路去打探,不期弟子在此,得遇尊颜,我等不胜幸甚。”探事官飞奔中军来,报於洪锦,洪锦远迎。子牙进辕门,众将欢喜,收点人马,计算又折了四五千军卒。子牙把火灵圣母、申公豹的事,对众将细说一遍,众人贺喜。子牙吩咐:“整顿人马,离佳梦关五十里下寨。”三日,子牙方整点士卒,一声炮响,复至关下安营。且说胡升在关内,不知火灵圣母吉凶,又听得报马来报:“子牙兵复至关下。”胡升大惊:“姜尚兵又复至,火灵圣母休矣!”急与佐二官商议:“前日已是降周,平空而来火灵圣母,搅扰这场,使找更变一番,虽然胜了姜子牙二阵,成得甚事?如今甚好相见?”傍有佐二官王信曰:“如今元帅把罪名做在火灵圣母身上,彼自不罪元帅也,这也无妨。”胡升曰:“此言有理。”就差王信具纳降文书,前往周营,来见子牙。有军政官报入中军:“启元帅!关内差官下文书,请令定夺。”子牙传令入来,王信来至中军,呈上文书。子牙展於案上观看,书曰:

  “纳降守关主将胡升,暨大小将佐等,顿首上书,於西周大元帅麾下:卑职升谬承司阃,镇守边关,谨慎小心,希图少尽臣节,以报主知。孰意皇天不眷,降灾於殷?天愁人叛,致动天下诸侯,观政於商。日者元帅率兵抵关,升弟胡雷与火灵圣母,不知天命,致逆王师,自罹於祸,悔亦无及。升罪固宜罔赦,但元帅汪洋之度,好生之仁。无不覆载。今特遣裨将王信,薰沐上书,乞元帅下鉴愚悃,容其纳降,以救此一方人民;真时雨之师,万姓顶祝矣!胡升再顿首谨启。”

  子牙看书毕,问王信曰:“你主将既已纳款,吾亦不究往事;明日即行献关,毋得再有推阻。”洪锦在旁言曰:“胡升反覆不定,元帅不可轻信,恐其中有诈。”子牙曰:“前日乃是他兄弟违拗,与火灵圣母,自恃左道之术故耳。以我观胡升,乃是真心纳降也;公毋多言。”随令王信回覆主将,明日进关。王信领令,进关来见胡升,将子牙言语,尽说一遍。胡升大喜,随命关上军士,立起周家 号。次日,胡升同大小将领,率百姓出关,手执降旗,焚香结彩,迎子牙大队人马进关,来至帅府,堂上坐下,众将官侍立两旁。只见胡升来至堂前行礼毕,禀曰:“末将胡升,一向有意归周,奈吾弟不识天时,以遭诛戮。末将先曾具纳降文表,与洪将军,不意火灵圣母,要阻天兵;末将再三阻挡不住,致有得罪於元帅麾下,望元帅恕末将之罪。”子牙曰:“听你之言,真是反覆不定;头一次纳降,非你本心,见你关内无将,故尔请降。及见火灵圣母来至,汝便欺心,又思故主,总是暮四朝三之小人,岂是一言以定之君子?此事虽是火灵圣母主意,也要你自己肯为,我也难以准信,留你久後必定为祸。”命左右推出斩之,胡升无言抵塞,追悔无及。左右将胡升绑出帅府,少时见左右将首级来献,子牙命拿出关前号令。子牙平定了佳梦关,令祁公镇守;子牙把户口查明,即日回兵至汜水关,李靖领众将辕门迎接。子牙至後营,见武王,将取佳梦关一事,奏知武王。武王置酒在中军,与子牙贺功不表。且说黄飞虎领十万雄师,往青龙关来,一路军威浩荡,杀气纷纷。一日,哨马报入中军,“启总兵!人马已至青龙关,请令定夺。”黄总兵传令,安下行营,放炮呐喊。话说这青龙关镇守大将,乃是邱引,副将是马方、高贵、余成、孙宝等,闻周兵来至,邱引忙升帐坐下,与众将议曰:“今日周兵何故犯界,甚是狂悖:吾等正当效力之时,各宜尽心报国。”众将官齐曰:“愿效死力。”人人俱摩拳擦掌,个个勇往直前。且说黄总兵升帐曰:“今日已抵关隘,谁去见头一阵立功?”邓九公曰:“愿往。”飞虎曰:“将军愿往,必建奇功。”邓九公上马出营,至关下搦战;哨探马报入帅府,邱引即令马方去见头阵,便知端的。马方上马提刀,开放关门,两杆 开;见邓九公红袍金甲,一骑马飞临阵前。马方大呼曰:“反贼慢来!”九公曰:“马方!你好不知天时!方今兵连祸结,眼见纣王亡於旦夕,尔尚敢出关来会战?”马方大骂:“逆天泼贼,欺心匹夫,敢出妄言,惑吾清听?”纵马舞刀飞来直取,邓九公手中刀急架忙迎,二马盘旋,大战三十回  合。九公乃久经战场上将,马方那 是他的对手?正战之间,被九公卖个破绽,大喝一声,将马方劈於马下;邓九公枭了首级,掌得胜鼓回营,来见黄飞虎,将马方首级献上。黄总兵大喜,上九公首功,具酒相庆。且说败兵报进关来:“禀元帅!马方失机,被邓九公枭了首级,号令周营。”邱引听报,只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次日,亲自提兵出关,黄飞虎正议取关一事,见哨马报入中军:“青龙关大队摆开,请总兵答话。”黄飞虎令也把大队人马摆出;炮声响处,大红 招展,好雄威,人马出来。正是:

  人似欢彪撺阔涧,马如大海老龙腾。

  话说邱引见黄飞虎,左右分开,大小将官,一马当先,大叫:“黄飞虎负国忘恩,无父无君之贼。你反了五关,杀害朝廷命官,劫纣王府库,助姬发为恶;今日反来侵扰天子关隘,你真是恶贯满盈,必受天诛!”黄飞虎笑曰:“今天下会兵,纣王亡在旦夕矣,你等皆无死所。马前一卒,有多大本领,敢逆天兵耶?”飞虎回顾左右:“那一员战将,与我拿了邱引?”後有黄天祥应曰:“待我来擒此贼。”天祥年方十七岁,真所谓初生之犊不惧虎;催开战马,摇手中枪,迎杀过来,这壁厢有高贵轮斧接住。两马相交,枪斧并举,黄天祥也是封神榜上之人,力大无穷,来来往往,未及十五合,一枪刺中高贵心窝,翻鞍下马。邱引大呼一声:“气死我也!不要走!吾来也!”邱引银盔素甲,白马长枪,飞来直取天祥。天祥见邱引自至,心下自喜,此功该吾成也;摇手中枪,劈面交还;怎见得好杀?正是:

  棋逢敌手难藏兴,将遇良材好奏功。

  黄天祥使发了这条枪,如风驰雨骤,势不可当;邱引自觉不能胜天祥,今会头阵,如此英雄,枪法如神,有赞为证:

  乾坤真个少,盖世果然稀;老君炉内炼,曾敲十万八千锤。磨塌太行山顶石,湛高黄河九曲溪;上阵不沾尘世界,回来一阵血腥来。

  话说黄天祥使开枪,把邱引杀得只有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傍有邱引副将孙宝、余成,两骑马,两口刀,杀奔前来助战。邓九公见二将前来助战,邓九公奋勇走马,刀劈了余成,翻鞍落马。孙宝大怒,骂曰:“好匹夫!焉敢伤吾大将?”转回来战邓九公。话说邱引被黄天祥战住,不得闲空,纵有左道之术,不能使出来。又见邓九公走马,刀劈了余成,心下急燥;黄天祥卖了个破绽,一枪正中邱引左腿,邱引大呼一声,拨转马就走。黄天祥挂下枪,取弓箭在手,拽开弓弦,往後心射来,正申邱引肩窝。孙宝见主将败走,心下着忙,又被邓九公一刀,把孙宝挥於马下,枭了首级。黄飞虎掌鼓进营。正是:

  只知得胜回营去,那晓男儿大难来?

  话说邱引败进高关,不觉大怒,四员副将,尽被两阵杀绝;自己又被这黄天祥枪刺左腿,箭射肩窝,候明日出阵,拿住此贼,碎尸万段,以泄此恨。看官,邱引乃曲鳝得道,修成人形,也善左道之术,此人自用丹药,即时全愈。到次日,上马提枪至周营前,只叫:“黄天祥来见我!”哨马报入中军,黄天祥又出来会战。邱引见了仇人,更不答话,摇枪直刺黄天祥;黄天祥手中枪急架忙迎,二马交锋,来往战有三十回  合。黄天祥见邱引顶上银盔,撤出发来,暗想此贼,定有邪术,恐遭毒手;天祥心生一计,把枪丢了一空。邱引要报前日之仇,乘空一枪刺来,刺了个空,跌在黄天祥怀 来;黄天祥掣出银锏来,怎见得好锏?有赞为证:

  宝攒玉靶,金叶 成;绿绒绳穿就护手,熟铜抹就光辉,打大将翻鞍落马,冲行营鬼哭神悲。斗断三环剑,磕折丈八枪;寒凛凛有甚三冬雪,冷溲溲赛过九秋霜。

  话说邱引被黄天祥一锏,正中前面护心镜上,打得邱引口喷鲜血,几乎落下鞍鞒,败进关内,闭门不出。黄天祥得胜回营,来见父亲,说邱引闭门不出。黄飞虎与邓九公共议取关之策不表。且说邱引被这一锏,打得吐血不止,忙取丹药,一时不能全愈;切齿深恨黄天祥於骨髓,在关内保养伤痕。次日,周兵攻打青龙关,邱引锏伤未愈,上城来亲自巡视,千方百计,防设守关之法。大抵此关,乃朝歌保障之地,西北藩屏,最是紧要;城高濠深,急切难以攻打。周兵一连攻打三日,不能得下,黄飞虎见此关急难下,即传令鸣金,收回人马,再作良谋。邱引见周兵退去,也下城来,至帅府坐下,心中纳闷,忽报,“督粮官陈奇听令。”邱引令至殿前,陈奇打躬曰:“催粮应济军需,不曾违限,请令定夺。”邱引曰:“催粮有功,乃为朝廷出力。”陈奇问:“周兵至此,元帅连日胜负如何?”邱引答曰:“姜尚分兵取关,惟恐我断他粮道,连日与他会战;不意他将佐骁勇,邓九公杀吾佐二官,黄天祥枪法强胜,吾被他枪刺箭射锏打,若是拿住这逆贼,必风化其尸,方泄吾恨。”陈奇曰:“只管放心,等末将拿来,报元帅之仇。”次日,陈奇领本部飞虎兵,坐火眼金睛兽,提手中荡魔杵,至周营搦战。哨马报入中军:“启总兵!关上有将搦战。”黄飞虎问曰:“谁将出马?”邓九公曰:“末将愿往。”邓九公绰刀在手,迳出营来,见对阵鼓响,一将当先,手提荡魔杵,坐金睛兽而来。邓九公问曰:“来者何人?”陈奇曰:“吾乃督粮官陈奇是也。你是何人?”邓九公答曰:“吾乃西周东征副将邓九公是也。日者邱引失机,闭门不出,你想是先来替死,然而也做不得他的名下。”陈奇大笑曰:“看你这匹夫,如婴儿草芥,你有何能?”便催开金睛兽,使开荡魔杵,劈胸就打。邓九公大杆刀赴面交还,兽马交锋,刀杵并举,两家大战三十回  合;邓九公刀法如神,陈奇用的是短兵器,如何抵当得住?陈奇把荡魔杵一举,他有三千飞虎兵,手执挠钩套索,如长蛇阵一般,飞奔前来,有拿人之状。邓九公不知缘故,陈奇原是左道,有异人秘传,养成腹内一道黄气,喷出口来,凡是精血成胎的,必定有三魂七魄,见此黄气,则魂魄自散。九公见此黄气,坐不住鞍鞒,翻身落马。九公被飞虎兵一拥上前,生擒活捉,拿进高关,三军呐喊;邱引正坐。左右报入府来:“禀元帅!陈奇捉了邓九公来了。”邱引大悦,令左右推来;邓九公及至醒来,身上已是绳索绑缚,莫能转动。左右推至邱引面前,九公大骂曰:“匹夫以左道之术擒吾,我就死也不服。今既失机,有死而已;吾生不能啖汝血肉,死後必为厉鬼,以杀叛贼。”邱引大怒,令推出斩之。可怜邓九公归周,不能会诸侯於孟津,今日全忠於周主。正是:

  功名未遂扶王志,今日逢厄已尽忠。

  话说邱引发出行刑牌出府,将邓九公首级,号令於关上。有哨探马报入中军:“启老爷!邓九公被陈奇口吐黄气,拿了进关,将首级号令城上。”黄飞虎大惊曰:“邓九公乃大将之才,不幸而丧於左道之术,心中甚是伤感。”话说邱引治酒与陈奇贺功。次日,陈奇又领兵至周营搦战。报马报入中军,傍有九公佐二宫太鸾大怒曰:“末将不才,愿与主将报仇。”黄飞虎许之。太鸾上马出营,与陈奇相对,也不答话,大战二十回  合。陈奇把杵一举,後面飞虎兵拥来。陈奇把嘴一张,太鸾依旧落马,被众人擒拿进关见邱引。邱引曰:“此乃从贼,且不必斩他,暂送下囹圄,俟拿了主将,一齐上囚车解往朝歌,以尽国法,又不负汝之功耳。”陈奇大喜。且说黄总兵又折了太鸾,心下甚是不乐。只见次日来报陈奇搦战。黄将军问左右:“谁去走一遭?”话未了,只见旁边走过三子。黄天禄、黄天爵、黄天祥应曰:“不肖三人愿往。”黄飞虎吩咐须要小心。三人同应声曰:“知道。”弟兄三人上马,迳出营来。陈奇问曰:“来者何人?”黄天禄答曰:“吾乃开国武成王三位殿下,黄天禄、黄天爵、黄天祥是也。”陈奇暗喜,正欲拿这孽障,他恰自来送死;催开金睛兽,也不答话,使开荡魔杵,飞来直取天禄。兄弟三人三条枪,急架忙迎,四马交锋,怎见得一场好杀?

  四将阵前发怒,催开兽马相持;长枪晃晃闪红霓,荡魔杵发来峻利。这一个拚命舍死定谕蠃,那三个为国忘家分轩轾;险些失手命难存,留取清名传後世。

  三匹马裹住了陈奇一匹金睛兽,大战在龙潭虎穴。不知吉凶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鼎鐫繡襦記二卷四十出 李鴻章致李瀚章李鴻藻書劄 史緯三百三十卷 四子譜二卷 國史貳臣傳 滇亂紀略 [鏁雲樓一斑集]六卷 唐人萬首絕句選七卷 窺豹集二卷 謝氏世譜不分卷 西魏書二十四卷 星烈日記彙要四十卷首二卷末一卷 新聞學三十六章 明史地理志 御案春秋左傳經解備旨□□卷 新編鳳雙飛後傳 廿二史劄記三十七卷 圓香夢雜劇 宣統三年順直諮議局臨時會議案公布錄 袁氏家集四集六十五卷 惠民縣鄉土志 唐類函二百卷 山水鄰新鐫出像四大癡傳奇四卷 黃知稼翁集二卷 醫林改錯二卷 肄雅釋詞二卷 聲律通考十卷 憺園全集三十六卷 琴調 正蒙初義十七卷 錢南園遺集六卷 爾雅註疏十一卷 [内務府事務] 呂祖全傳 [浙江諸暨]暨陽金嶺何氏宗譜八卷 門存倡和詩鈔十卷續刻三卷 坐隱先生訂譜 鑲黃旗滿洲鈕祜祿氏弘毅公家譜十三卷弘毅公勳績二卷 翠娛閣評選行笈必攜 芳蓀書屋存稿四卷制藝一卷 彊邨遺書二十三卷附一卷 醫學闡微不分卷 瀛環志略十卷 咸豐壬子科直省舉貢同年錄 諫垣存稿一卷 聖教切要 唐律賦鈔不分卷 雲林別墅繪像妥註第六才子書六卷 古唐詩合解十二卷古詩四卷 [光緒癸巳年]致用書院文集 萬國史記二十卷 瘍科臨證心得集三卷附方彚三卷家用膏丹丸散方一卷 傳家寶三十二卷 石蓮談斁二卷 吳越所見書畫錄六卷 毛詩注疏二十卷 雙上墳六卷 耕讀亭詩鈔七卷 說郛一百二十卷 中興閒氣集二卷 寄园寄所寄 诗集广序 大元圣政国朝典章 唐百家诗选 文献徵存录 御纂周易述义 说文疑难检字今文检字 虞初新志 青泥莲花记 颐志斋文钞 晴川续蟹录 严陵集 本经逢原 罗鄂洲小集 殿阁词林记 御纂性理精义 西圃文说西圃诗说 钟律通考 南廱志 永乐大典戏文三种 诸子平议 句溪杂著 熙朝名臣实录 内外服制通释 御定资治通鉴纲目三编 续宋编年资治通鉴 周易解故 七修类稿 周礼学 奇妙全相注释西厢记 聊斋文集 杨州画舫录 青霞集 何希之先生鸡肋集 春秋纂言总例 尸子 唐写本说文解字木部笺异 木钟集 续栝苍金石志 周易消息 晦庵集 妙香斋诗集 经效产宝 温热暑疫全书 逃虚子诗集 谷帘先生遗书 安雅堂未刻稿 别雅 南山集偶钞 劫余诗选 幼科铁镜 新增补相剪灯新话大全 河防疏略 四书通旨 朴学斋文录 御制翻译诗经 古文集成 玉台新咏 双湖先生文集 北史识小录 汪子诗录 明李文正公年谱 浮溪文粹 太保费文宪公摘稿 易经蒙引 祠部集 仪礼汇说 御定子史精华 狯园 难经本义 郊社禘祫问 说文二徐笺异 千一录 烟霞万古楼诗选 史通评释 钦定历代职官表 诗谭 钦定四库全书 楚辞听直 多能鄙事 赤城志 尔雅翼 里堂学算记五种 尚书启幪 船山先生诗稿 樊榭山房续集 圭峰集 南疆逸史 韦苏州集 铁桥漫稿 花木小志 周礼释注 御制律吕正义后编 李诗辨疑 周易正义 诸司职掌 江宁金石待访目 安禄山事迹 周官恒解 广东通志 论语精义 竹林寺女科秘传 亲属记 盈川集 孝经大全 史纠 颜氏家训 山东通志 太平天日 泊鸥山房集 周易通论 归潜志 小腆纪年 荔隐山房文略 通制条格 养浩斋诗稿 读易举要 黄石斋先生文集 类编长安志 闽中理学渊源考 头白哀吟 头皮断送 头风愈 头风檄 头风痊 头风笔下痊 夷叔 夷吾江左 夷吾鲍叔 夷甫三窟 夷甫岂言钱 夷甫无行处 夷甫诸人 夷羿彃日 夷门 夷门感恩 夷门抱关 夷门道 夷齐饿死 夷齐饿首阳 夸了了 夸娥 夸父 夸父弃策 夸父杖 夸父渴 夸父追日 夸父逐 夸父逐三足 夸父逐羲和 夺席拔帜 夺我凤凰池 夺笏击贼 夺笔江淹 夺衣 夺袍 夺锦才 奇花入梦 奉使槎 奉倩之悲 奉倩神伤 奉天承运 奉如神明 奉扬仁风 奉母求鱼 奉璧 奉笔兔园 奉若神明 奉齐眉食 奋北 奋北溟 奋发踔厉 奋发蹈厉 奋翮扶摇 奋翮鹍鹏 奋翮鹏程 奋鲁阳 奏凯 奏宓弦 奏效 奏牍三千 契船求剑 契陈雷 奔天素女 奔娥 奔月女 奔月成仙 奔牛 奔驹促 奚囊 奚囊妙句 奚奴 奚奴丽句 奚奴负囊 奠两楹 奠楹 奠生刍 奥灶 女丈夫 女乘鸾 女士 女娲五色 女娲天 女娲断鳌 女娲炼五色 女娲炼石 女娲石 女娲补 女娲补天 女媭 女子知伯休 女校书 女牛 女须 奴仆命骚 奴婢学夫人 奴橘 奴橘柚 好假龙 好叶龙 好头谁斫 好画龙 好畤田 好花如睡 好锻嵇 好鹅宾 如在 如堕烟海 如堕烟雾 如履如临 如履薄冰 如弦直 如影随形 如持左券 如指诸掌 如操左券 如椽健笔 如椽大笔 如椽彩笔 如泡如电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