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四十回 四天王遇丙灵公

第四十回 四天王遇丙灵公

  诗曰:

  第四十回  四天王遇丙灵公  魔家四将号天王,惟有青云剑异常;弹动琵琶人已绝,撑开珠伞日无光。莫言烈能焚毙,且说花狐善食强;纵有几多希世宝,丙灵一遇命先亡。

  话说南宫、武吉将三人拿到辕门通报,子牙命:“推进来!”鲁雄站立,费、尤二贼跪下。子牙曰:“鲁雄时务要知,天心要顺,天理要明,真假要辨。方今四方知纣稔恶,弃纣归周三分有二,何苦逆天,自取杀身之祸?今已被擒,倘有何说?”鲁雄大喝曰:“姜尚!尔曾为纣臣,职任大夫,今背主求荣,非良杰也。吾今被擒,食君之禄,当死君之难,今日有死而已!又何必多言?”子牙命:“且监於後营”复到土台上,布起罡斗,随把彤云散了,现出太阳。日色如火一般,把岐山脚下冰,即刻化了。五万人马,冻死三五千,馀者逃进五关去了。子牙又命南宫往西岐城,请武王至岐山。南宫走马进城,来见武王。行礼毕,武王曰:“相父在岐山,天气炎热,陆地无阴,三军劳苦。卿今来见孤,有何事?”南宫曰:“臣奉丞相令,请大王驾幸岐山。”武王随同众文武,往岐山来。怎见得?有诗为证:

  “君正臣贤国日昌,武王仁德配陶唐;漫言冰冻擒军死,且听台城斩将亡。祭赛封神劳圣主,驱驰国事仗臣良;古来多少英雄血,争利图名尽是伤。”

  话言武王同文武往西岐山来,行未及二十里,只见两边沟渠之中,冰块飘浮来往。武王问南宫,方知冰冻岐山。君臣又行七十里,至岐山。子牙迎武王。武王曰:“相父邀孤,有何事商议?”子牙曰:“请大王亲祭岐山。”武王曰:“山川享祭,此为正礼。”乃上山进帐。子牙设下祭文;武王不知,今日祭封神台,子牙只言祭岐山。排下香案,武王拈香。子牙命:“将三人推来。”武吉将鲁雄、费仲、尤浑推至,子牙传令:“斩讫报来。”刹时献上三颗首级,武王大惊曰:“相父祭山,为何斩人?”子牙曰:“此二人乃成汤费仲、尤浑也。”武王曰:“奸臣理当靳之。”子牙与武王回兵西岐不表。且说清福神将三魂引入封神台去了。话说鲁雄残兵败卒走进关,逃回朝歌。闻太师在府,看各处报章,若三山关邓九公报大败南伯侯。忽报汜水关韩荣报到,令接上来,拆开看时,顿足叫曰:“不料西岐姜尚,这等凶恶;杀死张桂芳,又捉鲁雄,号令岐山,大肆猖獗。吾欲亲征,奈东南二处,未息兵戈。”乃问吉立、余庆曰:“我如今再遣调何人伐西岐?”吉立答曰:“太师在上,西岐足智多谋,兵精将勇;张桂芳况且失利,九龙岛四道者,亦且不能取胜。如今可发令牌,命佳梦关魔家四将征伐,庶大功可成。”太师听言喜曰:“非此四人,不能克此大恶。”忙发令牌,又点左军大将胡升、胡雷,交代守关将令发出。使命领令前行,不觉一日,已至佳梦关,下马报曰:“闻太师有紧急公文。”魔家四将,接了文书,拆开看罢,大笑曰:“太师用兵多年,如今为何颠倒?料西岐不过是姜尚、黄飞虎等,割鸡焉用牛刀!”打发来使先回,弟兄四人点精兵十万,即日兴师;与胡升、胡雷交代府库钱粮,一应完毕,魔家四将辞了胡升,一声炮响,大队人马起行。浩浩,军声大振,往西岐而来。怎见得好人马?

  三军呐喊,上五方;刀如秋水迸寒光,如麻林初出土。开山斧如同秋月,画杵戟豹尾飘飘;鞭锏瓜分左右,长短刀剑砌龙鳞。花腔鼓擂,催军趱将;响阵锣鸣,令出收兵。拐子马御劫寨,金装弩准备冲营;中军帐镰钩护守,前後营刁斗分明,临兵全仗胸中策,用武还依纪法行。

  话说魔家四将人马,晓行夜住,逢川过府,越岭登山,非止一日”;又过了桃花岭。探马报入中军:“启元帅!兵至西岐北门,请令定夺。”魔礼青传令,安下团营,扎了大寨,三军放炮安营,呐一声喊。且说子牙自冰冻西岐,军威甚盛,将士英雄,天心效顺,四方归心,豪杰云集。子牙正商议军情,忽探马报入相府:“魔家四将,领兵扎住北门。”子牙聚将上殿,共议退兵之策。武成王黄飞虎上前启曰:“丞相在上,佳梦关魔家四将,乃弟兄四人,皆系异人秘授,奇术变幻,大是难敌。长曰魔礼青,长二丈四尺,面如活蟹,须如铜线;用一根长,步战无骑,有秘授宝剑,名曰:“青云剑。”上有符印,中分四字,地、水、火、风,这风乃黑风,风内万千戈矛,若乃逢着此风,四肢成为齑粉。若论火,空中金蛇搅绞,遍地一块黑烟,烟掩人目;烈烧人,并无遮挡。还有魔礼红,秘授一把伞。名曰:“混元伞。”伞皆明珠穿成,有祖母绿,祖母碧,夜明珠,辟尘珠,辟火珠,辟水珠,消凉珠,九曲珠,定颜珠,定风珠。还有珍珠穿成“装载乾坤”四字,这把伞不敢撑,撑开时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转一转乾坤晃动。还有魔礼海,用一根,背上一面琵琶,上有四条弦;也按地、水、火、风,拨动弦声,风火齐至,如青云剑一般。还有魔礼寿,用两根鞭,囊里有一物,形如白鼠,名曰:“花狐貂。”放起空中,现身似白象,胁生飞翅,食尽世人。若此四将来伐西岐,吾兵恐不能取胜也。”子牙曰:“将军何以知之?”黄飞虎答曰:“此四将昔日在末将麾下,征伐东海,故此晓得;今对丞相,不得不以实告。”子牙听罢,郁郁不乐。且言魔礼青对三弟曰:“今奉王命,征凶顽,兵至三日,必须为国立功,不负闻太师之所举也。”魔礼红曰:“明日俺们兄弟,齐会妾尚;一阵成功,旋师奏凯。”其日弟兄欢饮。次日,炮响鼓鸣,摆开队伍,立於辕门,请子牙答话。探马来报:“魔家四将请战。”子牙因黄飞虎所说利害,恐将士失利,心下犹预未决。金吒、木吒、哪吒在旁,口称:“师叔!难道依黄将军所说,我等便不战罢?所仗福德在周,天意相佑,随时应变,岂容如此怯战?”子牙猛醒,传令摆五方号,整点诸校,列成队伍,出城会战。怎见得?

  两扇门开,青招展;震中杀气透天庭,素白纷纭。兑地征云从地起,红荡荡离宫;猛火欲烧山,皂带飘飘。坎气乌云函上下,杏黄旗麾中央;正道出兵来,金盔将如同猛虎,银盔将似欢狼。南宫似摇头狮子,武吉似摆尾狻猊;四贤八俊逞英豪,金木二吒持宝剑。龙须虎天生异像,武成王斜跨神牛;领首的哪吒英武,掠阵的众将轩昂。

  魔家四将,见子牙出兵有法;纪律森严,坐四不象至军前。怎生打扮?有诗为证:

  “金冠分鱼尾,道服勒霞绡:童颜并鹤发,项下长银苗。身骑四不象,手挂剑锋袅;玉虚门下客,封神立圣朝。”

  话说子牙出阵前欠身曰:“四位乃魔元师麽?”魔礼青曰:“姜尚!你不守本土,甘心祸乱,而故纳叛亡,坏朝廷纪律;杀大臣,号令西岐,深属不道,是自取灭亡。今天兵至日,尚不倒戈授首,犹自抗拒?直待践平城垣,俱成齑粉。那时悔之晚矣。”子牙曰:“元师之言差矣!吾等守法奉公,原是商臣,受封西土,岂得称为反叛?今朝廷信大臣之言,屡伐西岐,胜败之事,乃朝廷大臣自取其辱,我等并无一军一卒,冒犯五关。今汝等又加之罪名,我君臣岂肯输服?”魔礼青大怒曰:“孰敢巧言混称大臣取辱,独不思你目下有灭国之祸?”放开大步,使来取子牙;左哨上南宫纵马舞刀大喝曰:“不要冲吾阵脚!”用钢刀戟架忙迎。步马交兵,刀戟并举,魔礼红绰步展方天戟冲杀而来。子牙队里辛甲,举斧来战魔礼红。魔礼海摇直杀出来,哪吒登风火轮,摇火尖迎住,二将双共举。魔礼寿使两根锏,似猛虎摇头,杀将过来,这壁厢武苦银盔素铠,白马银,接战阵前。这一场大战,怎见得?

  满天杀气,遍地征云:这阵上三军威武,那阵上战将轩昂。南宫斩将刀,似半潭秋水;魔礼青虎头,似一段寒水。辛甲大斧,如皓月光辉:魔礼红画戟,一似金钱豹尾。哪吒发怒抖精神,魔礼海生嗔显武艺;武吉长飕飕,急雨酒残花;魔礼寿二锏凛凛,冰山飞白雪。四天王忠心佐成汤,众战将赤胆扶圣主;两军士锣鼓频敲,四哨内三军呐喊。从辰至年,只杀得旭日无光;未末申初,霎时间天昏地暗。有诗为证:

  “为国忘家欲尽忠,只求千载把名封;捐躯马草何曾惜,止愿皇家建大功。”

  话说哪吒战住了魔礼海,把架开,随手取出乾坤圈,便在空中,要打魔礼海。魔礼江看见,忙忙跳出阵外,把混元珍珠伞撑开一晃,先收了哪吒的乾坤圈去了。金吒见收兄弟之宝,忙使遁龙桩,又被收将去了。子牙把打神鞭使在空中,此鞭只打的神打不得仙,打不得人;四天王乃是释门中人,打不得;後一千年受香烟,因此上把打神鞭也被伞收去了。子牙大惊。魔礼青战住南宫,把一掩,跳出阵来,把青云剑一晃,往来三次,黑风卷起,万千戈矛,一声响亮。怎见得?有诗为证:

  “黑风卷起最难当,百万雄兵尽带伤;此宝英锋真利害,铜军铁将亦遭伤。”

  魔礼红见兄用青云剑,也把珍珠伞撑开,连转三四次,咫尺间黑暗了宇宙,崩塌了乾坤。只见烈烟黑雾,火发无情,金蛇搅,半空火光,飞腾满地。怎见得好火?,有诗为证:

  “万道金蛇火内滚,黑罩体命难存;子牙道术全无用,今日西岐尽败奔。”

  话说魔礼海拨动了地水火风琵琶。魔礼寿把花狐貂放出,在空中现形,如白象一只,任意食人,张牙舞爪,风火无情。西岐众将遭此一败,三军尽受其殃。子牙见黑风卷起,烈火飞来,人马大乱,往後败下去。魔家四将,挥动人马,往前冲杀。可怜三军叫苦,战将着伤。怎见得?

  赶上将任从刀劈,乘着势杀三军;逢刀的连肩拽背,遭火的烂额焦头。鞍上无人,战马拖,不管营前和营後;地上横,折臂断骨,怎分南北东西?人亡马死,只为扶王创业!到如今将躲军逃,止落叫苦连声无投处。子牙出城,齐齐整整,众将官顶盔贯甲,好似得智狐狸强似虎;到如今只落得哀哭哭,歪盔却甲,犹如退翎鸾凤不如鸡。死的骸暴露,生的逃窜难回;惊天勤地哭声悲,嚎山泣岭三军苦。愁云直上九重天,一派残兵奔陆地。

  话说魔家四将一战,损周兵一万有馀;战将损了九员,带伤者十有八九。子牙坐四不象,平空去了。金、木二吒土遁逃回。哪吒踏火轮走了。龙须虎借水里逃生。众将无术,焉能得脱?子牙败进城,入相府,计点众将,着伤大半。阵亡者九名,杀死了文王六位殿下;三名副将,子牙伤悼不已。且说魔家四将,收兵掌得胜鼓回营,三军踊跃。正是:

  喜孜孜鞭敲金镫响,笑吟吟齐唱凯歌回。

  话说魔家四将,得胜回营,上帐议取西岐大事。魔礼红曰:“明日点人马围城,尽力攻打,指日可破;子牙成擒,武王授首。”礼青曰:“贤弟言之甚善。”次日进兵围城,喊声大振,杀奔城下,坐名请子牙临阵。探马报进师府,子牙传令:“将免战牌挂在城敌楼上。”魔礼青传令:“四面架起云梯。”用火炮攻打,甚是危急。且说子牙失利,请将带伤,忙领金、木二吒、龙须虎、哪吒、黄飞虎不曾带伤者,上城设灰瓶石炮,火箭火弓,硬弩长,千方守御,日夜防备。魔家四将,见四门攻打,三日不下,反损折兵卒。魔礼红曰:“暂且退兵。”命军士鸣金退兵回营。当夜兄弟四人商议:“姜尚乃昆仑教下,自善用兵。我们且不可用力攻打,只可紧困,困得他里无粮草,外无援兵,此城不攻自破矣。”礼青曰:“贤弟言之有理。”安心困城,不觉困了两月,四将心下甚是焦燥:“闻太师命吾伐西岐,如今将近两三个月,未能破敌;十万之众,日费钱粮许多,倘太师嗔怪,体面何在?也罢!今晚初更,各将异宝祭於空中,就把西岐旋成渤海,早早奏凯还朝。”魔礼寿曰:“兄长之言甚妙,各各欢喜。”不言兄弟计较停当,且说子牙牙在相府有事,又见失机,与武成王黄飞虎议退兵之策,忽然猛风大作,把宝纛杆一折两段。子牙大惊,忙焚香把金钱搜求八卦,只吓得面如土色,随即沐浴包衣,拈香望昆仑下拜,子牙倒海救西岐。有诗为证:

  “玉虚秘授甚精奇,玄内玄中定坎离;魔家四将施奇宝,子牙倒海救西岐。”

  话说子牙披发仗剑,倒海把西岐罩了。却说玉虚宫元始天尊,如西岐事体,把玻璃瓶中净水,望西岐一泼,乃三光神水,浮在海水上面。再说魔礼青把青云剑祭起,地水火风,魔礼红祭混元珍珠伞,魔礼海拨动琵琶,魔礼寿祭起花狐貂。只见四下里阴云布合,冷雾迷空,响若雷鸣,势如山倒,骨碌碌天崩,滑喇喇地塌。三军见而心惊,一个个魂迷意怕。兄弟四人,各施异术,要成大功,奏凯回朝,只怕你一场空想。正是:

  罔费心机空费力,雪消春水一场空。

  且说魔家兄弟四人,祭此各样异宝,直到三更里,收了回营,总望次日回兵。且说子牙借北海水,救了西岐,众将一夜不曾安息。至次日子牙把海水退回北海,依旧现出城来,分毫未动。且说纣营军校,见西岐城上,草也不曾动一根,忙报:“四位元师!西岐城全然不曾坏动一角。”四将大惊,齐出辕门看时,果然如此。四人无法可施,一策莫展,只得把人马紧困西岐。且说子牙倒海救了此危,点将上城看守,已非一日;鸟飞兔走,不觉又困了两个月。子牙被困,无法退兵。魔家四将英勇,倚仗宝贝,焉能取胜?忽见总督粮储官,见子牙具言:“三济仓缺粮,止可用十日,请丞相定夺。”子牙惊曰:“兵困城事小,城中缺粮事大,如之奈何?”武成王黄飞虎曰:“丞相可发告示,与居民富厚,必积有稻谷,或借三四万,或五六万,待退兵之日,加利给还,亦是暂救燃眉之计。”子牙曰:“不可,吾若出示,民慌军乱,必有内变之祸。料还有十日之粮,再作区处。”子牙不知不觉,又过七八日,子牙算止得二日粮,心下十分作忙,大是忧郁。那日来了二位道童求见。子牙闻道者来,便命请来。二位道童上殿下拜,口称:!“师叔!”子牙答礼曰:“二位是那座名山?何处洞府?今到西岐,有何见谕?”二道童曰:“弟子乃金庭山玉屋洞道行天尊门下,弟子姓韩名毒龙,这位是姓薛名恶虎。今奉师命,送粮前来。”子牙曰:“粮在何所?”道童曰:“弟子随身带来。”锦囊中,取一简献与子牙。子牙看简大喜曰:“天尊圣谕,事在危急,自有高人相辅,今果如其言。”子牙命道童取粮,道童将豹皮囊中,取出碗口大一个斗儿,盛有一斗米;众将又不敢笑,子牙将斗命韩毒龙亲送三济仓去,再来回话。不一时韩毒龙回来见子牙,还去了不上二个时辰,管仓官来报:“启丞相!三济仓连气楼上都淌出米来。”子牙大喜,今事到急处,自有高人来佐佑,此是武王福大。有诗赞曰:

  “武王仁德禄能昌,增福神来助粮;紫阳洞里黄天化,西岐尽灭四天王。”

  话说子牙粮也足,将也多,兵也广,只没奈魔家四将,奇宝伤人!因此上固守西岐,不敢擅动。且说魔家兄弟,又过了两个月,将近一年,不能成功,修文书报闻太师;言子牙虽则善战,今又能守不表。一日子牙正在相府,商议军情大事,忽报:“有一道者求见。”子牙命:“请来。”这道人带扇云冠,穿水合服,腰束丝绦,脚登麻鞋,至檐前下拜,口称:“师叔!”子牙曰:“那里来的?”道人曰:“弟子乃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门下,姓杨名戬;奉师命特来师叔左右听用。”子牙大喜,见杨戬超群出类。杨戬与诸门人会见了,见过武王,复来问:“城外屯兵者何人?”子牙把魔家四将,用的地水火风物件,说了一遍,故此挂免战牌。杨戬曰:“弟子既来,师叔可去免战二字,弟子会魔家四将,便知端的。若不见战,焉能随机应变?”子牙听言甚善,随传令:“摘了免战牌。”彼时有探马报入大营。启:“元帅!西岐去了免战牌。”魔家四将大喜,即刻出营搦战。探马报入相府,子牙命杨戬出城,哪吒压阵。城门开处,杨戬出马,魔家四将威风凛凛冲霄汉,杀气腾腾逼斗星。四将见西岐城内一人,似道非道,似俗非俗,带云冠,道服丝□绦,骑白马,执长。魔礼青曰:“来者何人?”杨戬曰:“吾乃姜丞相师侄杨戬,汝有何能,敢来此行凶作怪?倚仗左道害人?眼前叫你知吾利害,死无葬身之地。”纵马摇来取。却说魔家四将,有半年不曾会战,如今一齐出来,步战杨戬。四将会战上来,把杨戬裹在垓心,酣战城下。且说楚州有解粮官,解粮往西岐,正要进城,见前面战场阻路。此人姓马名成龙,用两口刀,坐赤兔马,心性英烈。见战场阻路,大喝一声:“吾来了?”那马撺在圈子里,力战四将。魔礼寿又见一将冲杀将来,心中大怒,未及上合,取出花狐貂,祭在空中,化作一只白象;口似血盆,牙如利刀,乱抢人吃。有诗为证。

  “此兽修成隐显功,阴阳二气在其中;随时大小皆能变,吃尽人心若野熊。”

  却说魔礼寿祭起花狐貂,一声响,把马成龙吃了半节去。杨戬在马上暗喜,原来有这个孽障作怪。魔家四将也不知道杨戬有九转成玄功;魔礼寿又祭花狐貂,一声响,也把杨戬咬了半节去。哪吒见势头不好,进城来报姜丞相说:“杨戬被花狐貂吃了。”子牙心中不乐,纳闷在府。且说魔家四将,得胜回营治酒,兄弟共饮。吃到二更时分,魔礼寿曰:“长兄如今把花狐貂放进城里去,若是吃了姜尚,吞了武王,大事定了。那时好班师归国,何必与他死守?”四人饮酒,各发狂言。魔礼青曰:“贤弟之言有理。”礼寿豹皮囊取出花狐貂叫曰:“宝贝你若吃了姜尚回来,此功莫大。”遂祭在空中去了。花狐貂乃是一兽,只知吃人,那知道吃了杨戬,是个祸胎!杨戬曾过九转玄功,七十二变化,无穷妙道;肉身成圣,封“渍源妙道真君。”花狐貂把他吃在腹里,杨戬听着四将计议,杨戬曰:“孽障也不知我是谁!”把花狐貂的心一捏,那东西叫一声跌将下来,杨戬现身,把花狐貂一两段,现出原形。有三更时分,杨戬来相府门前,叫左右通报丞相。守门军士就击鼓;子牙三更时,还与哪吒共议魔家四将事,忽听鼓响,报杨戬回来,子牙大惊,人死岂能复生?命哪吒探虚实。哪吒至大门首问道:“杨道兄你已死了,为何又至?”杨戬曰:“你我道门徒弟,各有玄妙不同,快开门。我有要事,报与师叔。”哪吒命开了门,杨戬同至殿前。子牙惊问:“早辰阵亡,为何又至?必有回生之术。”杨戬曰:“魔礼寿放花狐貂进城,要伤武王、师叔,弟子在那孽障腹中听着,方把花狐貂弄死了,特来报知师叔。”子牙闻言大喜:“吾有这等道术之客,何惧之有?”杨戬曰:“弟子如今还去。”哪吒曰:“道兄如何去得?”杨戬曰:“家师秘授,自有玄妙。”随风变化不可思议。有诗为证。

  “秘授仙传真妙诀,我与道中俱各别;或山或水或颠狂,或金或宝或铜铁。或鸾或凤或飞禽,或龙或虎或狮;随风有影即无形,赴得蟠桃添寿节。”

  姜子牙笑道:“你有此奇术,可显一二?”杨戬随身一晃,变成花狐貂满地滚;把哪吒喜不自胜。杨戬曰:“弟子去也!”响一声要去了,子牙曰:“杨戬且住!你大术把魔家四将宝贝取来,使他折手,不能成功。”杨戬即时飞出西岐城,落在魔家四将帐上。礼寿听得宝贝回来,忙用手接住,瞧了一瞧,见不曾吃了人。将近四鼓时分,兄弟同进帐中睡去;正是酒酣醉倒,鼻息如雷,莫知高下。杨戬自豹皮囊中跳出来,魔家四将帐上挂有四件宝贝;杨戬用手一摸,摸塌了,止拿得一把伞。那一件宝贝落地有声,魔礼红梦中听见有响声,急起来看时:“呀!却原来挂塌了钓子,吊将下来。”糊涂醉眼,不曾查得,就复挂在上面,依旧睡了。且说杨戬复到西岐城,来见子牙,将混元珍珠伞献上。金、木二吒、哪吒都来看伞。杨戬复又入营,还在豹皮囊中不题。且说次日中军帐鼓响,兄弟四人各取宝贝;魔礼红不见了混元伞大惊:“为何不见了此伞。”急问巡内营将校,众将曰:“内营沙尘也飞不进来,那有奸细得入?”魔礼红大叫:“吾立大功,只凭此宝;今一旦失了,怎生奈何?”四将见如此失利,郁郁不乐!无心整理军情。且说青峰山紫阳洞清虚道德真君忽然心血来潮,叫:“金霞童子请你师兄来。”童子领命。便去请黄天化至碧游□(左?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光緒二十一年冬季]爵秩全覽 一謙四益閣文鈔四卷 [康熙]張秋志十二卷 佛說大阿彌陀經二卷 獨學廬三稿五卷 蘇文忠公詩集五十卷 國朝畫徵錄三卷 聲類四卷 李太白文集三十六卷 元史譯文證補三十卷 資治通鑑二百九十四卷目錄三十卷考異三十卷釋例一卷 [光緒]續雲夢縣志略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槐下新編雅說集十九種十九卷 兩當軒集二十二卷附錄四卷攷異二卷 澤古齋文鈔三卷補遺一卷 師說紀聞 中西紀事二十四卷 華嶽志八卷首一卷 安危注四卷 嚴永思先生通鑑補正略三卷 國朝先正事略六十卷 紀錄彙編一百二十六種 曾惠敏公遺集 兩漢雋言十六卷 佛說大藏血盆經 江浙十二家詩選十二卷 入蜀文稿一卷 懷豳雜俎叢書十二種十七卷 日本帝國憲法義解 賣胭脂 魚睨集一卷 御選唐宋詩醇四十七卷 章程彚鈔 道源精微歌二卷瀊熻易考敲蹺洞章 [浙江德清][蔡氏家傳] 得月樓賦鈔 岣嶁鑑撮四卷 經解入門八卷 六書分類十二卷首一卷 傷寒溫疫抉要五卷 詩岑二十二卷 和先生教書 攷工記辨證三卷補疏一卷 金石三例三種 蜀道驛程記二卷 疑耀七卷 居士傳五十六卷 齊魯講學編四卷 崇百藥齋文集二十卷續集四卷三集十二卷合肥學舍劄記十二卷 直隸馬步練軍營制 新學偽經考十四卷 星軺指掌三卷續一卷 蓼懷堂琴譜 血症論八卷 遼史紀事本末四十卷首一卷末一卷金史紀事本末五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小倉山房尺牘十卷 群學肄言十六卷 皇朝藩部要略十八卷表四卷 陳太史昭代經濟言十四卷 小嫏環山館彙刊類書 浙江通志卷四十七~卷四十八_.djvu 浙江通志卷四十九~卷五十_.djvu 浙江通志卷五十一~卷五十二_.djvu 浙江通志卷五十三~卷五十四_.djvu 浙江通志卷五十五~卷五十七_.djvu 浙江通志卷五十八~卷五十九_.djvu 浙江通志卷六十~卷六十二_.djvu 浙江通志卷六十三~卷六十四_.djvu 浙江通志卷六十五~卷六十六_.djvu 浙江通志卷六十七~卷六十八_.djvu 浙江通志卷六十九~卷七十_.djvu 浙江通志卷七十一~卷七十二_.djvu 浙江通志卷七十三~卷七十四_.djvu 浙江通志卷七十五~卷七十六_.djvu 浙江通志卷七十七~卷七十九_.djvu 浙江通志卷八十~卷八十一_.djvu 浙江通志卷八十二~卷八十三_.djvu 浙江通志卷八十四~卷八十五_.djvu 浙江通志卷八十六~卷八十七_.djvu 浙江通志卷八十八~卷八十九_.djvu 浙江通志卷九十~卷九十一_.djvu 浙江通志卷九十二~卷九十三_.djvu 浙江通志卷九十四~卷九十五_.djvu 浙江通志卷九十六~卷九十七_.djvu 浙江通志卷九十八~卷九十九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卷一百一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二~卷一百三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四~卷一百五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六~卷一百七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八~卷一百九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一十~卷一百十一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十二~卷一百十三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十四~卷一百十五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十六~卷一百十七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十八~卷一百十九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二十~卷一百二十一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二十二~卷一百二十三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二十四~卷一百二十五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二十六~卷一百二十七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二十八~卷一百二十九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三十~卷一百三十一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三十二~卷一百三十三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三十四~卷一百三十五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三十六~卷一百三十七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三十八~卷一百三十九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四十~卷一百四十一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四十二~卷一百四十三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四十四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四十五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四十六~卷一百四十七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四十八~卷一百四十九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五十~卷一百五十二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五十三~卷一百五十四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五十五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五十六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五十七~卷一百五十八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五十九~卷一百六十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六十一~卷一百六十二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六十三~卷一百六十四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六十五~卷一百六十七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六十八~卷一百六十九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七十~卷一百七十一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七十二~卷一百七十三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七十四~卷一百七十五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七十六~卷一百七十七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七十八~卷一百七十九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八十~卷一百八十一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八十二~卷一百八十三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八十四~卷一百八十五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八十六~卷一百八十七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八十八~卷一百八十九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九十~卷一百九十一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九十二~卷一百九十四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九十五~卷一百九十六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九十七~卷一百九十八_.djvu 浙江通志卷一百九十九~卷二百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一~卷二百二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三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四~卷二百五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六~卷二百七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八~卷二百九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十~卷二百十一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十二~卷二百十三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十四~卷二百十六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十七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十八~卷二百二十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二十一~卷二百二十二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二十三~卷二百二十四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二十五~卷二百二十六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二十七~卷二百二十八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二十九~卷二百三十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三十一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三十二~卷二百三十三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三十四~卷二百三十五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三十六~卷二百三十七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三十八~卷二百三十九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四十~卷二百四十一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四十二~卷二百四十三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四十四~卷二百四十五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四十六~卷二百四十七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四十八~卷二百四十九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五十~卷二百五十一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五十二~卷二百五十三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五十四~卷二百五十五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五十六~卷二百五十八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五十九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六十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六十一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六十二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六十三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六十四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六十五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六十六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六十七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六十八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六十九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七十~卷二百七十一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七十二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七十三_.djvu 浙江通志卷二百七十四_.djvu 浯溪石 浯溪笔 浴凤 浴凤池 浴日 海上三山 海上三神山 海上仙槎 海上山 海上槎 海上浮槎 海上盟鸥 海上看羊 海上逐臭 海上逢鸥 海上钓鳌 海上鲲鹏 海上鸥 海上鸥盟 海内横流 海变桑田 海可浮 海夫 海客乘槎 海客忘机 海客无机 海客槎 海客狎鸥 海屋 海屋筹添 海岛士 海市 海市蜃楼 海底飞尘 海怀霞想 海成田 海查 海栽桑 海桑 海桑陵谷 海棠半醉 海棠梦 海棠睡 海棠醉睡 海槎 海水一泓 海水成尘 海水桑田 海浅蓬莱 海添筹 海生桑 海田 海田枯 海畔逐臭夫 海禽心不怿 海筹 海绡 海翁忘机 海翁狎鸟 海蜃 海边狎鸟 海边鸥鸟 海还珠 海错 海鸟忘机 海鸥驯 海鹏风 浸假 浸润 涂林 涂泥辱 涂鸦 涂龟 涅而不淄 消破黄齑 消髀肉 涉厉 涓人致马 涕出女吴 涕泪新亭 涕泪碑 涣发大号 涣如冰释 涣尔冰开 涣汗大号 涣然冰释 涣若冰消 涣若冰释 涣解 涣释 润毫 润玉 润笔 润笔执政 润笔资 润笔钱 涧松 涸溜濡沫 涸辙 涸辙之枯 涸辙枯鱼 涸辙穷鱼 涸辙鱼 涸辙鲋 涸辙鳞 涸阴冰子 涸鱼 涸鱼得水 涸鲋 涸鲋得水 涸鳞 涸鳞濡沫 淄涅 淄渑 淄磷 淅矛头 淅米矛头 淇奥 淇澳 淡妆浓抹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