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三十回 周纪激反武成王

第三十回 周纪激反武成王

  诗曰:

  君戏臣妻自不良,纲常污枉成王;只知苏后妖言惑,不信黄妃直谏匡。烈妇清贞成个是,昏君愚昧落伤殃;今朝逼反擎天柱,稳助周家世世昌。

  话说姚中上摘星楼见驾毕,纣王曰:“卿有何奏章?”姚中曰:“西伯姬昌已死,姬发自立为武王,颁行四方诸侯,归心者甚多,将来为祸不小。臣因见边报,甚是恐惧,陛下当速兴师问罪,以正国法。若怠缓不行,则其中观望者皆效尤耳。”纣王曰:“料姬发一黄口稚子,有何能为之事?”姚中奏曰:“发虽年小,姜尚多谋;南宫、散宜生之辈,谋勇俱全,不可不预为之防。”纣王曰:“卿之言虽有理,料姜尚不过一术上,有何作为?”遂不听。姚中知纣王意在不行,随下楼叹曰:“灭商者必姬发矣。”这且不表。时光迅速,不觉又是年终。次年,乃纣王二十一年正月元旦之辰,百官朝贺毕,圣驾回宫。大凡元旦日,各王公并大人的夫人,俱入内朝贺正宫苏皇后,各亲王夫人朝贺毕,出朝,祸因此起。且说武成王黄飞虎的夫人,元配贾氏,入宫朝贺,二则西宫黄妃,是黄飞虎的子。一年姑嫂会此一次,必须款治半日。故贾夫人且往正宫来。官人报启:“娘!贾夫人候旨。”妲己问曰:“那个贾夫人?”官人启:“娘娘!黄飞虎元配贾夫人。”妲己暗暗点头:“飞虎你特强助放神鹰,抓坏我面门;今日你一个妻子贾氏,也入吾圈套。”传旨宣贾氏入宫。行礼朝贺毕,娘娘赐坐。夫人谢恩。妲己曰:“夫人青春几何?”贾氏启娘娘:“臣妾虚度四九。”妲己曰:“夫人长我八岁,还是我姐姐。我苏氏与你结为姊妹如何?”贾氏奏曰:“娘娘乃万乘之尊,臣妾乃一介之妇。彩凤岂有配山鸡之理?”妲己曰:“夫人太谦;我虽椒房之实,不过苏候之女。你位居武成王夫人,况且又是国戚,何卑之有?”传旨排宴,款待贾氏。妲己居上,贾氏居下;传杯共饮,酒不过三五巡,官宦启娘娘:“驾到!”贾氏着忙奏曰:“娘娘将妾身置於何地?”妲己曰:“姐姐不妨,可往後宫避之?”贾氏果进後宫。妲己接驾至殿上,纣王见有筵席,问曰:“卿与何人饮酒?”妲己奏曰:“妾身陪武成王夫人贾氏饮酒。”纣王曰:“贤哉!”妲已传旨换席,纣王与妲己把盏。妲己曰:“陛下可曾见贾氏之容貌乎?”纣王曰:“卿言差矣!君不见臣妻,礼也。”妲己曰:“君固不可见臣妻,今贾氏乃陛下国戚;武成王妹子现在西宫,既为内戚,见亦何妨?外边小民,姑夫舅母共饮,乃常事耳。陛下暂请出宫,列殿少憩,待诓贾氏上摘星楼;那时驾临,使贾氏不能回避。贾氏果然天姿国色,万分妖娆。”纣王大喜,退於偏殿。且说妲己来请贾氏,贾氏谢恩告出。妲己曰:“一年一会,令与姐姐往摘星楼看景,一会何如?”贾氏不敢违命,只得相长往摘星楼。

  妲己设计陷忠良,贾氏楼前命自湮;名节已全清自信,简编凛烈有谁伦。

  妲己携贾氏上得楼来,行至九曲栏枰,望下一看,又见虿盆内蛇狰狞,骷髅白骨,堆堆垛垛,着实难看。酒池中,悲风凛凛,肉林下寒气侵侵。贾氏对妲己曰:“启娘娘!此楼下设此池沼坑穴为何?”妲己曰:“宫中大弊难除,故设此刑。名虿盆。官人有犯者,剥衣缚身,送下此坑,此蛇。”贾氏听此,魂不附体。妲己传旨:“摆酒上来!”贾氏告辞:“决不敢领娘娘盛意。”妲己曰:“我晓得你还要往西宫去,略饮几杯,也是上楼一番。”贾氏只得依从。不说贾氏在楼上,且说西宫黄妃差官人打听,贾夫人入宫朝贺,姑嫂骨肉,只此一年一会。黄妃倚门而候,差官回覆曰:“贾夫人随苏娘娘上摘星楼去了。”黄妃大惊:“妲己乃妒忌之妇,嫂嫂为何随此贱人?”忙差官往楼下打听。话说妲己贾氏正饮酒,宫人来报:“驾到。”贾氏着忙,妲己曰:“姐姐莫慌。请立於栏杆外边,等驾见毕,姐姐下楼,何必着忙?”果然贾氏立在栏杆外边,纣王上楼,妲己礼毕,纣王坐下。故问曰:“栏杆外立者何人?”妲己曰:“武成王夫人贾氏。”贾氏出笏见礼。妲己曰:“赐卿平身。”贾氏立於一旁,纣王偷睛观看贾氏姿色,果然生成端正,长就娇客,昏君传旨赐坐。贾氏奏曰:“陛下国母天下之主,臣妾焉敢坐?臣妾该万死。”妲己曰:“姐姐坐下何妨?”纣王曰:“御妻为何称贾氏为姐姐?”妲己曰:“贾夫人与妾结拜姊,故称姐姐。乃是皇姨,便坐下何妨?”贾氏自思:“今日入了苏妲己圈套。”贾氏俯伏奏曰:“臣妾进宫朝贺,乃是恭上。陛下亦合礼下,自古道:『君不见臣妻,礼也。』愿陛下赐臣妾下楼,感恩无极矣。”纣王曰:“皇姨谦而不坐,朕立奉一杯如何?”贾氏面红赤紫,怒发冲霄,自思:我的丈夫何等之人,我怎肯今日受辱?贾氏料今日不能全生。纣王执一杯酒,笑容可掬,来奉贾氏。贾氏已无退处,用手抓杯,望纣王劈面打来;大骂:“昏君!我丈夫与你挣江山,立奇功,三十馀场。不思酬功,今日信苏妲己之言,欺辱臣妻,昏君你与妲己贱人、不知死於何地?”纣王大怒,命左右下,贾氏大喝曰:“谁敢我?”转身一步,走近栏杆前大叫曰:“黄将军!妾身与你全其名节,只可怜我三个孩儿无人看管。”这夫人将身一跳,撞下楼台:粉骨碎身。有诗为证:

  “朝贺中宫起祸殃,夫人贞洁坠楼亡;纣王失政忘君道,烈妇存语敢自凉。西伯竞言招国瑞,殷商又道失金汤;三三两两兵戈动,八百诸侯起战场。”

  话说纣王见贾氏坠楼而死,好懊怜地平风波,悔之不及。且说黄妃的差官打听消息,忙报西宫:“启娘娘!其祸不浅。”黄妃曰:“有甚麽祸事?”差官报道:“贾夫人坠了摘星楼,不知何故。”黄妃大哭曰:“妲己泼贱与吾兄有隙,今将吾嫂嫂陷害无辜。”黄妃步行往摘星楼下,迳上楼指定纣王骂曰:“昏君!你成汤社稷亏谁?我兄与你东拒海寇,南战蛮夷;掌兵权一点丹心,佐国家未敢安枕。我父黄滚,镇守界牌关,训练士卒,日夕劳苦;一门忠烈,报国忧民。今元旦遵守朝廷国礼,进宫朝贺,乃敬上守法之臣。任心泼贱,骗彼上楼,昏君!你爱色,不分纲常,绝灭彝伦!你有辱先王!污名简册。”黄妃把纣王骂得默默无言,又见妲己侧坐,黄妃指妲己骂曰:“贱人!你淫乱深宫,蛊惑天子,我嫂嫂被你陷身坠楼,痛伤骨髓。”赶上一步,抓住妲己,黄妃原有气力,乃将门之女,把妲己拖翻在地;捺在尘埃,手起拳落,打了二三十下。妲己虽然是妖怪,见纣王坐在上面,有本事也不敢用出来;只叫:“陛下救命!”纣王看着黄妃打妲己。心有偏向,忙上前劝解,纣王曰:“不干妲己事,你嫂嫂触朕自愧,故投楼下,与妲己无干?”黄妃忿急之间,不暇检点,回手一拳,误打着纣王脸上:“好昏君!你还保留贱人遮掩?打死了妲己,与嫂嫂偿命!”纣王大怒:“这贱人反将朕打一拳?”一把抓住黄妃後鬓,一把抓住爆衣,提起来,纣王力大,望摘星楼下一。可怜香消玉碎佳人绝,粉骨残躯血染衣。纣王了黄妃下楼,独坐无言:心下甚是懊恼。只是不好埋怨妲己。且说贾氏侍儿,随夫人往宫朝贺,只在九间殿等候,到了晚也不见出来,只见一内侍问曰:“你们是那里的侍儿?”答曰:“我们是武成王府里的,随夫人朝宫,在此伺候?”内使曰:“你夫人坠了摘星楼,黄娘娘为你夫人辨明,反被天子下楼,得粉骨碎身。你们快去罢。”侍儿听说,急急回王府来。武成王在内殿,同弟黄飞彪、飞豹、黄明、周纪、龙环、吴谦、黄天禄、天爵、天祥三子,元旦良辰欢饮;只见侍儿慌张来报:“千岁爷!祸事不小!”飞虎曰:“有甚麽事报得这等凶?”侍儿跪禀曰:“夫人进宫,不知何故坠下摘星楼!黄娘娘被纣王下楼来跌死了。”黄天禄十四岁,天爵十二岁,天祥七岁,听得母亲坠楼而亡,放声大哭。有诗为证:

  “忽闻凶报门惊,子哭儿啼泪苦倾;烈妇有恩虽莫负,忠君无愧更当诚。左观四友俱怀恨,右视三男苦痛心;回首不堪重挹怏,伤心只有夜猿鸣。”

  话说飞虎听得此信,无语沉吟;又见三子哭得酸楚,黄明曰:“兄长不必踌躇,纣王失政,大变人伦,想必嫂嫂进宫,昏君看见嫂嫂姿色,君欺臣妻,此事也是有的。嫂嫂乃是女中丈夫,兄长何等豪杰,嫂嫂守贞洁,为夫名节,为子纲常,故此坠楼而死。黄娘娘见嫂嫂惨死,必向昏君辨明,纣王溺爱偏向,把娘娘下楼来,此是再无他议。长兄不必迟疑,君不正,臣投外国。想吾辈南征北讨,马不离鞍,东战西攻,人不脱甲。若是这等看起来,愧见天下英雄,有何颜立於人世?君既负臣,臣安能长仕其国?吾等反也!”四人各上马,持利刃出门而走。飞虎见四人反了,自思难道为一妇人,竟负国恩之理?将此反声扬出,难洗清白。黄飞虎急出府大叫曰:“四弟速回!就反要商议,往何地方,投於何主?打点车辆,装载行囊,同出朝歌。为何四人独自前去。”四将听罢,同马。至府下马,进了内殿,黄飞虎持剑下手、大喝曰:“黄明等你这四贼,不思报本,反陷害我合门之祸!我家妻子死於摘星楼,与你何干?你等口称反字,黄氏一门,七世忠良,享国恩二百馀年。难道为一女人造反?你借此乘机,要反朝歌;而图据掠,你不思金带垂腰,官居神武,尽忠报国;而终成狼子野心,不绝绿林本色耳。”骂的四人默默不语。黄明英曰:“长兄你骂得有理。又不是我们的事,恼他怎的?”四人在旁,□(左提“手”,右“台”)一桌酒吃,四人大笑不止。黄飞虎心下如火烧一般,又见三子哭声不绝,听得四人抚掌欢欣,黄飞虎问曰:“你们那些儿欢喜?”黄明曰:“兄长家下有事挠心。小弟们心上无事,今元旦吉辰,吃酒作乐,与你何干?”飞虎气不过恼曰,“你见我有事反大笑,还是怎麽说?”周纪曰:“不瞒兄说,笑的是你。”飞虎道:“有甚麽事与你笑?我官居王位,禄极人臣;列朝班身居首领,披蟒腰玉,有何事与你笑。”周纪曰:“兄长你只知官居首领,显耀爵禄,身披蟒袍。知者说你仗平生胸襟,位至尊大。不知者,只说你倚嫂嫂姿色,和悦君王,得其富贵。”周纪道罢,黄飞虎大叫一声:“气杀我也!传家将收拾行囊,打点反出朝歌。”黄飞彪见兄反了,点一千名家将,军辆四百,把细软金银珠宝,装载停当。飞虎同三子二弟四友临行曰:“我们如今投那方去?”黄明曰:“兄长岂不闻贤臣择主而事?西岐武王,三分天下,周已得二分;共享安康之福,岂不为美?”周纪暗思:“方飞虎反:是我把计激反了。他若还看破,只怕不反。不若使他个绝後计,再下来不得。”周纪曰:“此往西岐出五关借兵,来朝歌城为嫂嫂、娘娘报雠,此还是迟着。依小弟愚见,今日先在午门会纣王一战,以见雌雄,你意下如何?”黄飞虎心下昏乱,随口答应曰:“也是!”大抵天道该是如此,飞虎金装盔甲,上了五色神牛。飞彪、飞豹同三侄、龙环、吴谦,并家将保车辅出西门。黄明、周纪向武成王至午门。天色已明,周纪大叫:“传与纣王,早早出来讲个明白!如迟,杀进宫阙,悔之晚矣!”纣王自贾氏身亡,黄妃已绝,自己悔之不及;正在龙德殿懊恼,无可对人言说。直到天明,当驾官启奏:“黄飞虎皮了,现在午门请战!”纣王大怒,借此出气:“好匹夫焉能如此欺负朕躬!”传旨:“取披挂,九吞八札。”点护驾御林军士,乘逍遥马,提斩将刀出午门,怎见得?

  冲天盔,龙蟠凤舞;金锁甲,叩就连环。九龙袍,金光晃目;护心镜,前後拴牢。红挺带,攒成八宝;鞍鞒挂,竹节钢鞭。逍遥马,追风逐日;斩将刀,定国安邦。只因天道该如此,至使君臣会战扬。

  黄飞虎虽反,今日面君尚有愧色。周纪见飞虎愧色,在马上大呼:“纣王失政,君欺臣妻,大肆狂悖。”纵马使斧,来取纣王。纣王大怒,手中刀急架相还,黄明走马来攻,飞虎口里虽不言,心中大恼曰:“也不等我分清理浊,他二人便动起手来。”飞虎只得摧动神牛,一龙三虎杀在午门。怎见得?有诗为证:

  “虎斗龙争在午门,纣王无道败彝伦;眼前贤士归明主,目下黎民叛远村。三略有人空执法,五关无路可留阍;忠孝至今传万载,独夫遗臭枉称尊。”

  君臣四骑战三十回合,纣王刀法展开,其势真如虎狼,三员大将使刀斧,纣王抵敌不住,刀尖难举,马往後坐,将刀一拖,败进午门。黄明要赶,飞虎曰:“不可。”三骑随出午门,来赶家将,一同行走,过孟津不表。且说纣王败至大殿坐下,懊悔不及,都城百姓官员、已知武成王反了。家家闭户,路少人行,又闻天子大战黄飞虎,百官忙入朝见纣王问安曰:“黄飞虎因何事造反?”天子怎肯认错?乃曰:“贾氏进宫朝贺,触怒皇后,自己坠楼而死。黄妃倚仗伊兄,恃强殴辱正宫,推跌下楼,亦是误伤。不知黄飞虎自己因何造反?杀入午门,深属不道,诸臣为朕作速议处。”百官听纣王言说,皆默默无语:莫敢先立意见,正沉思间,探事马报进午门曰:“闻太师征东海奏凯回兵。”百宫大喜,齐辞朝上马,出郭迎接。只见人马远远行止,中军官报入营中曰:“启太师,百官辕门迎接。”太师曰:“众官请回,午门相会。”众官进城至朝门,见闻太师骑黑麒麟来至,众宫躬身。太师曰:“列位请了!”众官同进朝见天子行礼毕,起身不见武成王,太师心中疑惑,奏曰:“武成王为何不来随朝?”纣王曰:“黄飞虎反了?”太师惊问:“为何事反?”纣王曰:“元旦贾氏进宫,朝贺中宫,触犯苏后,自知罪戾,负愧坠楼而死,此是自取。西宫?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成化十三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成化十六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成化十九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成化二十二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弘治五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弘治十七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正德二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正德五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正德八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正德十一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嘉靖元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嘉靖四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嘉靖七年浙江鄉試錄不分卷 嘉靖七年浙江同年錄一卷 嘉靖十三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嘉靖十六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嘉靖二十二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嘉靖二十五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嘉靖二十八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嘉靖四十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嘉靖四十年浙江武舉鄉試錄一卷 隆慶元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隆慶四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萬曆元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萬曆元年浙江武舉鄉試錄一卷 萬曆四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萬曆七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萬曆十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浙江辛卯科同年序齒總錄一卷 萬曆二十二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浙江庚子科同年序齒錄一卷 浙江戊午科鄉試同年錄一卷 乾隆二十一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乾隆二十七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乾隆三十三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乾隆四十二年浙江鄉試錄一卷 嘉慶六年辛酉科浙江鄉試同年齒錄一卷 嘉慶十八年癸酉科浙江鄉試錄一卷 嘉慶二十三年戊寅恩科浙江鄉試錄一卷 嘉慶二十四年己卯科浙江鄉試錄一卷 道光二年壬午科浙江鄉試題名錄不分卷 道光五年乙酉浙江鄉試同年齒錄不分卷 道光十一年辛卯恩科浙江鄉試題名錄不分卷 道光十二年壬辰科浙江鄉試錄一卷 道光十四年甲午科浙江鄉試錄一卷 道光十四年甲午科浙江鄉試題名錄一卷 道光十五年乙未恩科浙江鄉試錄一卷 道光十五年浙江鄉試題名錄一卷 道光十七年丁酉科浙江鄉試題名錄一卷 道光十九年己亥科浙江鄉試錄一卷 道光二十年庚子恩科浙江鄉試錄一卷 道光庚子恩科浙江鄉試同年齒錄一卷 道光二十四年甲辰恩科浙江鄉試錄一卷 道光甲辰恩科浙江同年齒錄一卷 道光二十六年丙午科浙江鄉試題名錄一卷 道光二十六年丙午科浙江鄉試同年齒錄一卷 道光二十六年丙午科浙江鄉試同年齒錄一卷 道光二十九年己酉科浙江鄉試錄一卷 道光二十九年己酉科浙江鄉試題名錄一卷 咸豐元年辛亥恩科浙江鄉試題名錄一卷 孔易七卷 周易彚統四卷圖一卷 周易本義闡旨八卷 蒙泉山館周易本義補說六卷 漢儒易義針度四卷附近科文式一卷諸法指明一卷 易卦私箋二卷 易經補義十二卷雜記一卷 周易闡象五卷 學易討原一卷 湘薌漫錄二卷附易經集說一卷 芸窗易草五卷 書經章句訓解十卷 尚書副墨六卷 毛詩鄭箋纂疏補協二十卷附詩譜一卷 詩經胡傳十二卷 毛詩訂詁八卷附錄二卷 周禮會通六卷 周禮就班二卷 書傳補義三卷 古文尚書正辭三十三卷 禹貢古今義案不分卷 古文尚書私議三卷 新刻胡氏詩識三卷 毛詩正本二十卷 毛詩明辨錄十卷 詩經逢原十卷 毛詩通說二十卷首一卷補遺一卷 三百篇原聲七篇 詩經比義述八卷首一卷 詩說活參二卷 讀詩日錄十三卷 讀詩傳譌三十卷 三禮通釋二百八十卷首一卷目錄四卷一 三禮通釋二百八十卷首一卷目錄四卷二 日鋤齋律呂新書初解二卷 律呂新書淺釋一卷 春秋左傳節文註略十五卷 左鑒十卷附錄一卷 公羊方言疏箋一卷 麟經指月十二卷 春秋集義五十八卷首一卷末二卷 孝經彚纂一卷首一卷附錄一卷 孝經存解四卷首一卷 孝經古微一卷 四書集註闡微直解二十七卷 四書訓義三十八卷 識字畧十卷 五經文字疑一卷九經字樣疑一卷 古文奇字十二卷 字學三正四卷 古字彚編一卷 福祿壽篆文圖三卷附篆文攷畧一卷 讀詩韻新訣二卷 韻譜彙編五卷 新編佩文詩韻四聲譜廣註二卷 禮書附錄十二卷 禮俗權衡二卷 劻儀糾謬集三卷 時俗喪祭便覽一卷 三禮從今三卷 夏小正集解四卷 夏小正傳箋四卷附大戴禮公符篇考一卷 周禮彚纂二卷 周禮經注節鈔七卷周禮註疏獻疑七卷 古律經傳附考五卷 左傳分國纂畧十六卷 麟指嚴四卷 公羊穀梁異同合評四卷 孔子文昌孝經合刻二卷附錄一卷 孝經易知一卷 論語雅言二十卷 四書經疑問對八卷 爾雅啟蒙十二卷 爾雅蒙求二卷 說文字原考略六卷 說文偏旁考二卷 唐石經考正一卷 禮耕堂五經撮要不分卷 浙士解經録四卷 羣經質二卷 七經讀法七卷 鶴巢經戔二十卷 十三經考文提要十三卷 周易述傳十卷 周易經義審七卷首一卷 周易介四卷 易解簡要六卷 周易廓二十四卷 周易遵述不分卷附周易賸義一卷 尚書今文二十八篇解不分卷 尚書因文六卷首一卷末一卷 讀尚書日記不分卷 秋槎雜記一卷 然後知齋答問二十卷 經餕五卷 經學提要十五卷 經學質疑錄二十卷 九經今義二十八卷 十三經西學通義十四卷 周易用初六卷原缺卷五卷六 周易輯說五卷 經笥質疑易義原則六卷首一卷易義附篇四卷首一卷 尚書會解六卷 毛詩復古錄十二卷首一卷 春秋大成題意八卷 研經堂春秋事義合註十二卷 四書說約二十卷 周易指三十八卷周易圖五卷易斷辭一卷周易上下經一卷 讀易叢記二卷 大易觀玩錄四卷 尚書古注便讀四卷 尚書後案駁正二卷 詩義旁通十二卷 毛詩讀三十卷 左傳集要十二卷 春秋貫玉四卷世系一卷 孝經集註述疏一卷附讀書堂答問一卷 四書說五卷 駁呂留良四書講義七卷 字林經策萃華八卷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