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十七回 苏坦己置造虿盆

第十七回 苏坦己置造虿盆

  诗曰:

  虿盆极恶已弥天,宫女无辜血肉,媚骨己无埋玉处,芳魂犹带秽腥。故园有梦空歌月,此地沉冤未息肩;怨气漫漫天应惨,周家世业更安然。

  话说子牙用三昧真火烧这妖精,此火非同凡火,从眼鼻口中喷将出来,乃是精气神炼成三昧,养就离经,与凡火共成一处。此妖精怎麽经得起?妖精在火光中扒将起来,大叫曰:“姜子牙!我与你无冤无仇,怎将三昧真火烧我?”纣王听见火里妖精说话,赫的汗流浃背,目瞪口呆。子牙曰:“陛下请驾进楼,雷来了。”子牙双手齐放,只见霹雳交加,一声响亮,火灭烟消;现出一面玉石琵琶来。纣王与妲己曰:“此妖已现真形。”妲己听言,心如刀绞,意似油煎,暗暗叫苦:“你来看我回去便罢了,又算甚麽命?今遇恶人,将你原形烧出,使我肉身何安?我不杀姜尚,誓不与匹夫俱生!”妲己只得勉作笑容启奏曰:“陛下命左右将玉石琵琶取上楼来,待妾上了弦,早晚与陛下进御取乐。妾觉姜尚才术双全,何不封彼在朝保驾?”王曰:“御妻之言甚善。”天子传旨:“且将玉石琵琶取上楼来。姜尚听朕封官,官拜下大夫,特授司天监职,随朝侍用。”子牙谢恩,出午门外,冠带回异人庄上。异人设席款待,亲友俱来恭贺。饮酒数日,子牙复往都城随朝不表。且说妲己把玉石琵琶放於摘星楼上,采天地之灵气,受日月之精华,已後五年,返本还元,断送成汤天下。一日纣王在摘星楼与妲己饮宴,酒至半酣,妲旦歌舞一回,与纣王作乐。三宫嫔妃,六院宫人,齐齐喝采;内有七十馀名宫人,俱不喝采,眼下且有泪痕。妲己看了,停住拌舞,查问:“那七十馀名宫人,原是那一宫人?”内有奉御官查得:“原是中宫姜娘娘侍御宫人。”妲己怒曰:“你主母谋逆赐死,你们反怀忿怒,久後必成宫闱之患。”奏与纣王,纣王大怒,传旨:“拿下楼,俱用金瓜打死。”妲己奏曰:“陛下且不必将这起逆党击顶,暂且送下冷宫,妾有一计,可除宫中大弊。”奉御官将宫女送下冷宫。且说妲己奏纣王曰:“将摘星楼下方圆开二十四丈,阔深五丈,陛下传旨,命都城万民,每一户纳蛇四条,都放此坑之内;将作弊宫人跣剥乾净,送下坑中:此毒蛇,此刑名曰:『虿盆。』”纣王曰:“御妻之奇法,真可剔除宫中大弊。”天子随传旨意,张挂各门。国法森严,万民遭累,勒令限期,往龙德殿交蛇。众民日日进於朝中,并无内外,法纪全消,朝廷失政,不止一日。众民纳蛇,都城那里有这些蛇,俱到那外县买蛇交纳。一日文书房胶鬲,官居上大夫,在文书房里看天下本章,只见众民或三两成行,四五一处,手提筐篮,进九间大殿。大夫问执殿官:“这些百姓手提筐篮,里面是甚东西?”执殿官答曰:“万民交蛇。”大夫惊曰:“天子要蛇何用?”执殿官曰:“卑职不知。”大夫出文书房到大殿,众民见大夫叩头,胶鬲曰:“你等拿的甚麽东西?”众民曰:“天子榜文张挂各门,每一户纳蛇四条,都城那里有许多蛇?俱在百里之外,买来交纳。不知圣上何用?”胶鬲曰:“你们且去交蛇。”众民去了,大夫进文书房不看本章,只见武成王黄飞虎、比干、微子、箕子、杨任、杨修俱至,相见礼毕,胶鬲曰:“列位大夫!可知天子令百姓每户纳蛇四条,不知取此何用?”黄飞虎答曰:“末将昨日看操回来,见众民言天子张挂榜文,每户纳蛇四条,纷纷不绝,俱有怨言;因此今日到此,请问列位大夫,必知其详。”比干、箕子曰:“我等一字也不知。”黄飞虎曰:“列位不知道,叫执殿官过来,你听我吩咐;你留心打听天子用此物做甚麽事?若得实信,速来报我,重重赏你。”执殿官领命去讫,众官随散不表。且说众民又过五七曰,蛇已交完,收蛇官往摘星楼覆旨奏曰:“都城众民,蛇已交完,奴婢回旨。”纣王问妲己曰:“坑中蛇已完了,御妻何以治此?”妲己曰:“陛下传旨,可将前日暂寄不游宫宫人,跣剥乾净,用绳背,推下坑中,此蛇。若无此极刑,宫中深弊难除。”纣王曰:“御妻所设此刑,真是除奸之要法。”蛇既纳完,命奉御官:“将不游宫前日送下宫人绑出,推落虿盆。”奉御官得旨,不一时将宫人绑至坑边;那宫人一见蛇狰狞,扬头吐舌。恶相难看,七十二名宫人一齐叫苦。那日胶鬲在文书房,也为这件事逐日打听;只听得一片悲声惨切,大夫出了文书房来,见执殿官忙忙来报:“启老爷!前日天子取蛇放在坑中,今日将七十二名宫人,跣剥入坑,此蛇。卑职探得实情,前来报知。”胶鬲闻言,心中甚是激烈,迳进内廷;过了龙德殿,进分宫楼,走至摘星楼下,只见众宫人赤身缚背,泪流满面,哀声叫苦,凄惨难看。胶鬲厉声大叫曰:“此事岂可行?胶鬲有本启奏。”纣王正要看毒蛇咬食宫人,胶鬲启奏,纣王宣胶鬲上楼俯伏。王问曰:“朕无旨意,卿有何奏章?”胶鬲泣而奏曰:“臣不为别事,因见陛下横刑残酷,民遭荼毒,君臣睽隔,上下不相交接,宇宙已成否极之象。今陛下又用这等非刑,宫人所得何罪?昨日臣见万民交纳蛇,人人俱有怨言:今旱潦频仍,况且买蛇百里之外,民不安生。臣闻民贫则为盗,盗聚则生乱;况且海外烽烟,诸侯离叛,东南二处,刻无宁宇,民日思乱,刀兵四起。陛下不修仁政,日行暴虐,自从盘古至今,不曾见此刑为何名?那一代君王所制?”王曰:“宫人作弊,无法可除,往往不息,故设此刑,名曰:『虿盆。』”胶鬲奏曰:“人之四肢,莫非皮肉;虽有贵贱之殊,总是一体。令人坑穴之中,毒蛇吞啖,苦痛伤心,陛下观之,其心何忍?圣意何乐?况宫人皆系女子,朝夕宫中侍陛下於左右,不过役使,有何大弊,遭此惨刑?望乞陛下怜救宫人,真皇上浩荡之恩,体上天好生之德。”王曰:“卿之所谏亦有理。但肘腋之患,发不及觉,岂得以草率之刑治之?况妇寺阴谋险毒,不如此,彼未必知惊耳。”胶鬲厉声言曰:“君乃臣之元首,臣是君之股肱。”又曰:“聪明作元后。作民父母。今陛下忍心伤德,不听臣言,妄行暴虐,罔有悛心,使天下诸侯怀怨。东伯侯无辜受戮,南伯侯屈死朝亩。谏臣尽炮烙。今无辜宫娥又入『虿盆』,陛下只知欢娱於深宫,听谗信佞,荒淫酗酒,真如重疾在心,不知何时举发?诚所谓:『大痈既溃,命亦随之。』陛下不一思省只知纵欲败度,不一思想国家,何以如磐石之安?可惜先王克勤克俭,敬天畏命,方保社稷太平,华夷率服。陛下当改恶从善,亲贤远佞,退谗进忠;庶几社稷可保,国泰民安,生民幸甚。臣等日夕焦心,不忍陛下沦於昏暗,黎民离心离德,祸生不测;所谓:『社稷宗庙,非陛下之所有也。』臣所何忍深言,望陛下以祖宗天下为重,不得妄听女寺之言,有废忠谏之语,万民幸甚!”纣王大怒曰:“好匹夫!怎敢无知侮谤圣君!罪在不赦!”叫左右:“即将此匹夫剥尽衣服,送入『虿盆』,以正国法。”众人方欲来拿,被胶鬲大喝曰:“昏君无道,杀戮谏臣,此国家大患,吾不忍见成汤数百年天下,一旦付於他人,虽死我不瞑目。况吾官居谏议,怎入虿盆?”手指纣王大骂:“昏君!这等横暴,终应西伯之言。”大夫言罢,望摘星楼下一跃,撞将下来,跌了个脑浆迸流,死於非命。有诗为证:

  “赤胆忠心为国忧,先生撞下摘星楼;早知天数成汤灭,可惜捐躯血水流。”

  话说胶鬲坠楼粉身碎骨,纣王看见,更觉大怒,传旨将宫女送下虿盆,连胶鬲一齐了蛇。可怜七十二名宫人,齐齐高叫:“皇天后土!我等又未为非,遭此惨刑。妲己贱人,我等生不能食汝之肉,死後定啖汝阴魂。”纣王见宫人落於坑内,饿蛇将官人盘绕,吞咬皮肤,钻入腹内,苦痛非常。妲己曰:“若无此刑,焉得除宫中大患?”纣王以手拍妲己之背曰:“喜你这等奇法,妙不可言。”两边宫人心酸胆碎,有诗为证:

  “虿盆蛇势狰狞;宫女遭殃入此坑;一见魂飞千里外,可怜惨死胜油烹!”

  话说纣王将宫人入於坑内,以为美刑;妲己又奏曰:“陛下可再传旨,将虿盆左旁挖一沼,右边挖一池,池中以糟邱为山,左边以酒为池。糟邱山下用树枝插满,把肉披成薄片,挂在树枝之上,名曰:『肉林。』右边将酒灌满,名曰:『酒池。』天子富有四海,原该享无穷富贵,此肉林、酒池,非天子之尊,不得妄自尊大也。”纣王曰:“御妻异制奇观,真堪玩赏,非奇思妙想,不能如此。”随传旨依法制造。非止一日,将酒池、肉林造的完全,纣王设宴,与妲己玩赏肉林、酒池。正饮之间,妲己奏曰:“乐声烦厌,歌唱寻常,陛下传旨:命宫人与宦官扑跌,得胜者,池中赏酒,不胜者,乃无用之婢,侍於御前有辱,天子可用金瓜击顶,放於糟内。”妲己奏毕,纣王无不听从,传旨命宫人宦官扑跌。可怜这妖孽在宫中无所不为,宦官遭殄,伤残民命。看官他为何事,要将宫人打死人於糟内?妲己或二三更现出原形,要吃糟内宫人,以血食养他精气,惑於纣王。有诗为证:

  “悬肉为林酒作池,纣王无道类穷寺奇;虿盆怨气冲霄汉,炮烙精魂傍火炊。文武无心扶社稷,军民有意破宫墀;将来国土何时尽,戊午旬中甲子期。”

  话说纣王听信妲己造酒池、肉林,一无忌惮,朝纲不振,任意荒淫。一日,妲己忽然想起玉石琵琶精之耻,设计害子牙。作一图画,那日在摘星楼与纣王饮宴,酒至半酣,妲己曰:“妾有一图画,献与陛下一观。”王曰:“取来朕看。”妲己命官人将画叉起,纣王看此画,又非翎毛,又非走兽,又非山景,又非人物;上画一台高四丈九尺,殿阁巍峨,琼楼玉宇,玛瑙砌就栏杆,宝玉妆成栋梁。夜现光华,瑞彩照耀,名曰:“鹿台。”妲己奏曰:“陛下万乘至尊,贵为天子,富有四海,若不造此台,不足以壮观瞻。此台真是瑶池玉阙,阆苑蓬莱,陛下早晚宴於台上,自有仙女仙人下降。陛下得与真仙遨游,延年益寿,禄算无穷;陛下与妾共叨福庇,求享人间富贵。”王曰:“此台工程浩大,当命何官督造?”妲己奏曰:“此工须得一才艺精巧,深识阴阳,洞晓生克之人。以愚妾观之,非下大夫姜尚不可。”纣王闻言,即传旨:“宣下大夫姜尚。”使人往比干府召姜尚,此干慌忙接旨。使臣曰:“旨意乃宣下大夫姜尚。”子牙即忙接旨谢恩曰:“天使大人可先到午门,卑职就至。”使臣去了,子牙暗起一课,早知今日之厄。子牙对比干谢曰:“姜尚荷蒙大德携提,并早晚指教之恩。不期今日相别,此恩此德,不知何时可报。”比干曰:“先生?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盛世危言十六卷三編 春在堂全書 制義立幹集初編四卷次編四卷 [同治]磁州續志六卷首一卷 司馬溫公文集十四卷 李恕谷年譜五卷 獨異志三卷 通物電光四卷 [順治二年至道光十二年]國朝鄉會試題錄 [康熙]鄭州志十二卷首一卷 欽定工部則例 素行室經說二卷 理學韓樂吾先生行略一卷詩集一卷 歷史小說繡像宋太祖三下南唐 酉陽山人編蓬集十卷後集十五卷 魏稼孫先生全集不分卷 隰圃詩文集不分卷 漢隸字源五卷碑目一卷附字一卷 爾雅補注四卷 有正味齋詩集十六卷駢體文二十四卷詞集八卷外集五卷 情史類略二十四卷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經典釋文校勘記 經考石文提要十三卷 漪香山館文集一卷 普通學問答二卷 明史三百三十二卷 春在堂全書三十四種 寰宇訪碑錄十二卷 大明萬曆三十一年歲次癸酉大統曆 續古文辭類纂二十八卷 親屬記二卷 國朝書人輯略十一卷 席嘏卿先生八十壽言一卷 諸夷考三卷 重刻添補傳家寶俚言新本初集八卷二集八卷三集八卷四集八卷首一卷 [光緒]增續汧陽縣志二卷 書目答問四卷國朝著述諸家姓名略一卷 金剛般若波羅密經二卷 棲碧先生黃楊集三卷補遺一卷附錄一卷 儀禮正義四十卷 居士傳五十六卷 蜀碧四卷 弟子箴言十六卷 拜石山房詞鈔四卷 周易蒙求四卷 周易闡真四卷孔易二卷首一卷 左海全集十種 戴南山文鈔六卷首一卷 大清律例按語一百四卷 孟子篇敘七卷年表一卷 度支部通阜司奏案輯要續編六卷 吳醫彙講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一萬卷 萬首唐人絕句一百〇一卷 入洛集不分卷 [嘉慶]洪雅縣志二十五卷首一卷 江左十五子詩選十五卷 靜觀書屋詩集七卷 校經山房叢書 詠梅軒方輿紀略一卷續編一卷附輿圖總論注釋 梦林玄解 孝经注疏 求阙斋日记类钞 扫红亭吟稿 包孝肃奏议集 太函集 恒言录 周易参同契分章注 泰泉集 刘礼部集 渔洋山人自撰年谱注补 谭宾录 滇考 敬一堂诗钞 夏侯阳算经 萧冰崖诗集拾遗 何北山先生遗集 唐韵正 钦定学政全书 宋诗纪事补遗 通雅 隆平集 阳春集 皇明法传录嘉隆纪 五种遗规 半岩庐遗集 法苑珠林 乐府广序 肘后备急方 千山诗集 丁戊笔记 普济方 印存初集 五峰遗稿 考工记考辨 蒋氏游艺秘录九种 思轩文集 元朝秘史 御制数理精蕴下篇 简松草堂诗集 至顺镇江志 毛诗稽古编 续观感录 唐石经校文 重修正文对音捷要真传琴谱大全 诗经四家异文考 无为集 五百家注昌黎文集 石泉书屋类稿 礼记疑义 文章正宗 广释名 史记志疑 南耕词 香祖笔记 晋书音义 淳熙稿 樗园销夏录 丹阳集 易原 养生类纂 隋书 陶山诗录 毛诗类释 虚斋名画录 郭氏传家易说 章安杂说 野鸿诗的 愚虑录 康熙台湾府志 纲目分注拾遗 周易述 江西诗徵 庄简集 范文正别集 亭林文集 崇文总目 新刻校定脉诀指掌病式图说 八琼室金石祛伪八琼室元金石偶存 大谷山堂集 春秋比事 柯山集 春秋公羊礼疏 尔雅经注集證 石鼓书院志 词学集成 明本排字九经直音 西石梁农圃便览 周易时论合编 韩集举正 罪惟录 左通补释 绛跗草堂诗集 增订端溪砚坑志 万历三大征考 鲁斋集 易纬略义 三才广志 武经总要前集 是程堂集 二程粹言 乐府遗音 书史会要 陶渊明集 辽史拾遗补 籀䯧述林 钦定化治四书文 太平御览 费氏古易订文 古今考 读书堂西征随笔 伤寒总病论 四时纂要 野获编 陈文纪 竹坡类藁 御选明诗 容斋文钞 一笠庵汇编清忠谱传奇 十五贯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