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三回 姬昌解围进妲己

第三回 姬昌解围进妲己

  诗曰:

  崇侯奉敕伐诸侯,智浅谋庸枉怨尤;白昼调兵输战策,黄昏劫寨失前筹。从来女色多亡国,自古权奸不到头;岂是纣王求妲己,应知天意属东周。

  话说崇侯虎父子带伤,奔走一夜,不胜困乏。急收聚败残人马,十停止存一停,俱是滞着重伤。侯虎一见众军,不胜感伤。黄济元转上前曰:“君侯何故感叹?胜败军家常事,昨日偶未提防,误中奸计;君侯且将残兵暂行札住,可发一道催军文书,往西岐催西伯速调兵马前来,以便截战。一则添兵相助,二则可复今日之恨耳。不知君侯意下若何?”侯虎闻言沉吟曰:“姬昌按兵不举,坐观成败,我今又去催他,反便宜了他一个违逆圣旨罪名。”正迟疑间,只听前边人马大队而来;崇侯虎不知何处人马,骇得魂不附体,魄绕空中。急自上马,望前看时;只见两杆开处,见一将面如锅底,海下赤髯,两道白眉,眼如金铃,带九云烈焰飞兽冠,身穿锁子连环甲,大红袍,腰系白玉带,骑火眼金睛兽,用两柄湛金斧。此人乃崇侯虎兄弟崇黑虎也,官拜曹州侯。侯虎一见是亲弟黑虎,其心方安。黑虎曰:“闻长兄兵败,特来相助;不意此地相逢,实为万幸!”崇应彪马上亦欠身称谢叔父:“有劳远涉。”黑虎曰:“小弟此来与长兄合兵,复往冀州,弟自有处。”彼时大家合兵一处,崇黑虎只有叁千飞虎兵在先,随後二万有馀人马,复到冀州城下安营。曹州兵在先,呐喊叫战。冀州报马飞报苏护:“今有曹州崇黑虎兵至城下,请爷军令定夺。”苏护闻报,低头默默无语,半响乃言曰:“黑虎武艺精通,晓畅玄理;满城诸将,皆非对手,如之奈何?”左右诸将听护之言,不知详细。只见长子全忠上前日:“兵来将当,水来土掩,谅一崇黑虎,有何惧哉?”护曰:“汝少年不谙事体,自负英雄;不知黑虎曾遇异人,传授道术,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中之物,不可轻视。”全忠大叫曰:“父亲长他人锐气,灭自己威风,孩儿此去,不生擒黑虎,誓不回来见父亲之面!”护曰:“汝自取败,勿生後悔。”全忠那里肯住,翻身上马,开放城门,一骑当先,厉声高叫:“探马的,与我报进中军:“叫崇黑虎与我打话!””蓝忙报与二位主帅得知:“外有苏全忠讨战。”黑虎暗喜曰:“吾此来:一则为长兄兵败,二则为苏护解围,以全吾友谊交情。”令左右备坐骑,即翻身来至军前,见全忠耀武扬威。黑虎曰:“全忠贤侄!你可回去,请你父亲出来,我自有话说。”全忠乃幼年之人,不谙事体;又听父亲说黑虎枭勇,焉肯善回?乃大言曰:“崇黑虎!我与你势成敌国;我父亲又与你论甚交情?速倒戈收军,饶你生命。不然,悔之晚矣!”黑虎大怒曰:“小畜生!焉敢无礼。”举湛金斧劈面砍来,全忠将手中戟急架相迎,兽马相交,一场恶战。怎见得?

  二将阵前寻斗赌,两下交锋谁敢阻?这个似摇头狮子下山冈,那个如摆尾狻猊寻猛虎;这一个真心要定锦乾坤,那一个实意欲把江山补。从来恶战几千番,不似将军真英武。

  二将大战冀州城下,苏全忠不知崇黑虎幼拜截教真人为师。秘授一个葫芦,背伏在脊骨上,有无限神通。全忠只倚平生勇猛,又见黑虎用的是短斧,不把黑虎放在心上,眼底无人,自逞己能,欲要擒获黑虎,把平日所习武艺,尽行使出。戟有尖有枝,九九八十一进步,七十二开门,腾,挪,闪,让,迟,连,收,放,怎见好戟?

  能工巧匠费经营,老君炉裹炼成兵;造出一根银尖戟,安邦定国乾坤。黄展,叁军害怕;豹尾动,战将心惊。冲行营,犹如大蟒;踏大寨,虎荡羊群。休言鬼哭与神嚎,多少儿郎轻丧命;全凭此宝安天下,昼戟长定太平。

  苏全忠使尽平生精力,把崇黑虎杀了一身冷汗。黑虎叹曰:“苏护有子如此,可谓佳儿!真是将门有种。”黑虎把斧一晃,拨马便走;就把苏全忠在马上笑了一个腰软骨酸:“若听俺父亲之言,竟为所误;誓拿此人,以灭我父之口!”放马赶来,那裹肯舍?紧走紧赶,慢走慢追;全忠定要成功,往前赶有多路。黑虎闻脑後金铃响处,回头见全忠赶来不舍;忙把脊梁上红葫芦顶揭去,念念有词。只见红葫芦裹边一道黑气冲出,放开如网罗大小,黑湮中有噫哑之声,遮天映日飞来,乃是铁嘴神鹰,张开口劈面咬来。全忠只知马上英雄,那晓得黑虎异术,急展戟护其身面,坐下马早被神鹰一嘴,把眼啄了;那马跳将起来,把苏全忠跌了个金冠倒挂,铠甲离鞍,撞下马来。黑虎传令拿了,众将一拥向前,把苏全忠绑缚二臂;黑虎掌得胜鼓回营,辕门下马。探马报崇侯虎:“二老爷得胜,生擒反臣苏全忠辕门听令。”侯虎传令,请黑虎上帐,见黑虎口称:“长兄!小弟擒苏全忠已至辕门。”侯虎喜不自胜,传令推来。不一时,把全忠推至帐前,苏全忠立而不跪。侯虎道:“你前夜五冈镇,那样英雄今日恶贯满盈,推出斩首示众。”全忠厉声大骂曰:“要杀就杀,何必作此威福?我苏全忠视死轻如鸿毛,只不忍你一班奸贼,蛊惑圣聪,陷害万民,将成汤基业,被你等断送了!但恨不能生啖你等之肉耳!”侯虎大怒,驾日:“黄口孺子,今已被擒,倘敢簧舌。”令推出斩之。方欲行刑,转过崇黑虎言曰:“长兄暂息雷霆,苏全忠被擒,虽则该斩,奈他父子皆系朝廷犯官,前闻旨意拿解朝歌,以上国法。况护有女妲己,姿貌甚美,倘天子终有怜恤之意,一朝赦其不臣之罪;那时或归罪於我等,是有功而反无功也。且姬伯未至,我兄弟何可任其咎?不若且将全忠囚禁後营,破了冀州,擒护满门,解人朝歌,请旨定夺,方为上策。”侯虎曰:“贤弟之言极善,只是好了这反贼耳!”传令:“设宴与你二爷贺功。”按下不表。且言冀州探马报与苏护,长公子出阵被擒。苏护曰:“不必言矣!此子不听父言,自恃己能,今日被擒,理之当然。但吾为豪杰一场,今亲子被擒,强敌压境,冀州不久为他人所有,却为何来?只因生了妲己,昏君听信谗佞,使我满门受祸,黎庶遭殃;这都是我生此不肖之女,以遭此无穷之祸耳!倘久後此城一破,使我妻女擒往朝歌,露面抛头,尸骸残暴,惹天下诸侯笑我为无谋之辈。不若先杀妻女,然後自刎,庶几不失大丈夫之所为。”苏护带十分烦恼,仗剑走进後厅;只见小姐妲己盈盈笑脸,微吐朱,口称:“爹爹!为何提剑进来?”苏一见妲己,乃亲生之女,又非仇敌,此剑焉能举的起,苏护不觉含泪点头言曰:“冤家!为你,兄被他人所擒,城被他人所困,父母被他人所杀,宗潮被他人所有;生你一人,断送我苏氏一门。”正感叹间,只见左右击云板:“请老爷升殿,崇黑虎索战。”护传令:“各城门,严加防守,准备攻打;崇黑虎素有异术,谁敢拒敌?”急令众将上城,支起弓弩,架起信炮灰瓶滚木之类,一应完全。黑虎在城下暗想:“苏兄你出来与我商议,方可退兵;为何惧我,反不出战?这是何说?”没奈何暂且回兵。探马报与侯虎,侯虎即请黑虎上帐坐下,就言苏护闭门不出。侯虎曰:“可架云梯攻打。”黑虎曰:“不必攻打,徒费心力;今只因其粮道,使城内百姓不能接济,则此城不政自破矣!长兄可以逸待劳,俟西伯侯兵来,再作区处。”按下不表。且言苏护在城内,并无一筹可展,一路可投,真为束手待毙。正忧闷间,忽听来报:“启君侯!督粮官郑伦候令。”护叹曰:“此粮虽来,实为无益。”急叫进来。郑伦到滴水檐前,欠身行礼毕。伦曰:“末将路闻君侯反商,崇侯奉旨征讨;因此上未将心悬两地,星夜奔回。但不知君侯胜负如何?”苏护曰:“昨因朝商,昏君听信谗言,欲纳吾女为妃;吾以正言谏诤,致触昏君,便欲问罪。不意费、尤二人,将计就计,赦吾归国,使我自进其女;吾因一时暴噪,题诗反商。今天子命崇侯虎伐吾,连赢他二叁阵,损军折将,大获全胜;不意曹州崇黑虎将吾子全忠拿去。吾想黑虎身有异术,勇冠叁军,吾非敌手:今天下诸侯八百,我苏护不知往何处投托?自思至亲不过四人,长子今可被檎,不若先杀妻女,然後自尽,庶不使天下後世取笑。汝众将士可收拾行装,往投别处,莫误公等之前程耳!”苏护言罢,不胜悲泣。郑伦听言,大叫曰:“君侯今日是醉了迷了痴了!何故说出这等不堪言语?天下诸侯有名者,西伯姬昌、东伯姜桓楚、南伯鄂崇禹,总八百镇诸侯。一齐都到冀州,也不在我郑伦眼角之内,何苦自视卑弱如此?末将自幼相从君侯,荷蒙提,玉带垂腰;末将愿效驽骀,以尽犬马。”苏护听郑伦之言,对众将曰:“此人催粮,路逢邪气,满口乱谈;且不但天下八百镇诸侯。只因崇黑虎曾拜异人。传授道术,神鬼皆惊,胸藏韬略,万夫莫敌,你如何轻视此人?”只见郑伦听罢,按剑大叫曰:“君侯在上,末将不生擒黑虎来见,把顶上首级,纳於众将之前。”言罢,不由军令,翻身上了火眼金睛兽,使两柄降魔杵,放炮开城,排开叁千乌鸦兵,像一块乌云卷地。及至营前,厉声高叫曰:“只叫崇黑虎出来见我。”崇营探马报人中军:“启二位老爷!冀州有一将,请二爷答话。”黑虎欠身曰:“待小弟一往。”调本部叁千飞虎兵,一对旗开处,黑虎一人当先;见冀州城下有一簇人马,按北方壬癸水,如一片乌云相似。那一员将,面如紫枣,须似金针,带九云烈焰冠,大红袍,金锁甲,玉束带,骑火眼金睛兽,使两根降魔杵。郑伦见崇黑虎装束稀奇,带九云四兽冠,大红袍,连环铠,玉束带,也是金睛兽,使两柄湛金斧。黑虎认不得郑伦,叫曰:“冀州来将通名。”郑伦曰:“冀州督粮上将郑伦也。汝莫非曹州崇黑虎,擒我主将之子,自恃强暴,可速献出我主将之子,下马受缚;若道半个不是,立为齑粉。”崇黑虎大怒骂曰:“好匹夫!苏护违犯天条,有碎骨粉身之祸;你皆是反贼逆党,敢如此大胆,妄出狂言。”催开坐下兽,轮起手中斧,飞来直取郑伦。郑伦手中杆,急架相还。二兽相迎,一场大战。但见:

  两阵咚咚发战鼓,五采幢空中舞;叁军喊助神威,惯战儿郎持弓弩。二将齐纵金睛兽,四臂齐举斧共杆。这一个怒发如雷烈焰生,那一个自小生来性情卤;这一个面如锅底赤须长,又只见那一个脸似紫枣红霞肚。这一个蓬莱马中斩蛟龙,那一个万仞山前诛猛虎;这一个昆仑山上拜明师,那一个八卦炉边参老祖。这一个学成武艺将江山整,那一个秘授道术把乾坤补。自来也见将军战,不似今番杵对斧。

  二将相交,只杀得红云惨惨,白雾霏霏;两家棋逢对手,将遇作家,来往有二十四五回台。郑伦见崇黑虎脊背上背一红葫芦;郑伦自思:“主将言:『此人有异人传授秘术,』即此是他法术。常人道:『打人不如先下手。』”郑伦也曾拜西昆仑度厄真人为师,真人知道郑伦封神榜上有名之士,特传他鼻窍中二气,吸人魂魄;凡与将对敌,逢之即擒。故此着他下山,投冀州挣一条玉带,享人间福禄。今日会战,郑伦手中杵,在空中一晃,後边叁千乌鸦兵,一声呐喊,行如长蛇之势。人人手执挠钩,个个横拖铁索,飞云闪电而来。黑虎观之,如擒人之状。黑虎不知其故,只见郑伦窍中一声响如钟声,窍中两道白光喷将出来,收人魂魄。崇黑虎耳听其声,不觉眼目昏花,跌了个金冠倒竖,铠甲离鞍,一对战靴,空中乱舞。乌鸦兵生擒活捉,绳绑二臂。黑虎半响方醒,定睛看时,已被绑了。黑虎怒曰:“此贼好赚眼法,如何不明不白,将我擒获?”只见两边掌得胜鼓进城。有诗为证:

  “海岛名师授秘奇,英雄猛烈世应稀;神鹰十万全无用,方显男儿语不移。”

  且言苏护正在殿上,忽听得城外响鼓,叹曰:“郑伦休矣!”心甚迟疑。只见探马飞报进来:“启老爷!郑伦生擒崇黑虎,请令定夺。”苏护不知其故,心不暗想:“伦非黑虎之敌手,如何反为所擒?”急传令:“进来!”伦至殿前。将黑虎被擒,诉说一遍;只见众士卒,把黑虎簇拥至阶前。护即下殿,叱退左右,亲释其缚;跪下言曰:“护今得罪天子,乃无地可容之犯臣;郑伦不谙事体,触犯天威,护当死罪。”崇黑虎答曰:“仁兄与弟一拜之交,未敢忘义;今被部下所擒,愧身无地。又蒙厚礼相看,黑虎感恩非浅。”苏护尊黑虎上坐,命郑伦众将来见。黑虎口:“郑将军道术精奇,今被所擒,使黑虎终身悦服。”护令设宴,与黑虎二人欢饮。护把天子欲进女之事,一一对黑虎诉了一遍。黑虎曰:“小弟此来,一则为兄失利,二则为仁兄解围。不期令郎年纪幼小,自恃刚强,不肯进城请仁兄答话,因此被小弟擒回在後营,此小弟实为仁兄也。”苏护谢曰:“此德此倩,何敢有忘?”不言二侯城内饮酒。单言报马进辕门来报:“启老爷!二爷被郑伦擒去,未知吉凶,请令定夺。”侯虎自思:“吾弟自有道术,为何被擒?”其时掠阵官言:“二爷与郑伦正战之间,只见郑伦把降魔杵一摆,叁千乌鸦兵一齐而至;只见郑伦鼻子里两道白光出来,如钟声响亮,二爷便撞下马来,故此被擒。”侯虎听说惊曰:“世上如何有此异术?再差探马打听虚赏。”言未毕,报:“西伯侯差官辕门下马。”侯虎心中不悦,吩咐:“令来!”只见散宜生素服角带,上帐行礼毕:“卑职散宜生拜见君侯。”侯虎口:“大夫!你主公为何偷安,竟不为国,按兵不动,违逆朝廷旨意?你主公甚非为人臣之礼。今大夫此来,有何话说?”宜生答曰:“我主公言:『兵者,凶器也;”人君不得已而用之。今因小事,劳民伤财,惊慌万户,所过州县府道,调用一应钱粮,路途跋涉,百姓有征租榷税之扰,军将有披坚执锐之苦。因此我主公使卑职下一纸之书,以息烽烟;使苏护进女王廷,各罢兵戈,不失一殿股肱之意。如不获从,大兵一至,叛除奸,罪当灭族,那时苏护死而无悔。”侯虎听言大笑曰:“姬昌自知违逆朝廷之罪,特用此支吾之词,以求自释。吾先到此,损兵折将,恶战数场;那贼焉肯见一纸之书而献女也?吾且看大夫往冀州见苏护如何?如不依允,看你主公如何回旨?你且去!”宜生出营上马,迳到城下叫门:“城上的报与你主公,说西伯侯差官下书。”城上士卒忙报上殿:“启爷!西伯侯差官在城下,口称上书。”苏护与崇黑虎饮酒末散。护曰:“姬伯乃西岐之贤人,速令开城,请来相见。”不一时,宜生到殿前行礼毕。护曰:“大夫今到敝郡,有何见谕?”宜生曰:“卑职今奉西伯侯之命,前月君候之题反诗,得罪天子。当即效命起兵问罪。我主公素知君侯忠义,故此按兵,未敢侵犯。今有书上达君侯,望君侯详察赐行。”宜生将锦囊内书献与苏护,护接书开拆。书曰:

  “西伯侯姬昌百拜冀州君侯苏公麾下:昌闻:『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今天子欲选艳妃,凡公卿士庶之家,岂得隐匿?今足下有女淑德,天子欲选入宫,自是美事,足下竟与天子相抗,是足下忤君,且题诗午门,意欲何为?足下之罪,已在不赦。足下仅知小节,为爱一女,而失君臣大义。昌素闻公忠义,不忍坐视,特进一言,可转祸为福,幸垂听焉!且足下欲进女王廷,实有叁利:女受宫帏之宠,父享椒房之贵,宫居国戚,食禄千锺,一利也。冀州水镇,满宅无惊,二利也。百姓无涂炭之苦,叁军无杀戮之伤,叁利也。公若执迷,叁害日下至矣:冀州失守,宗庙无存,一害也。骨肉有灭族之祸,二害也。军民遭兵燹之灾,叁害也。大丈夫当舍小节,而全大义,岂得效区区无知之辈,以自取灭亡哉?昌与足下同为商臣,不得不直言上渎,幸君侯留意也。草草奉闻,立候裁决。谨启。”

  苏护看毕,半响不言,只是点头。宜生见护不言,乃曰:“君侯不必犹预,如允以一书而罢干戈,无非上从天命,中和诸侯,下免叁军之苦。此乃主公一段好意,君侯何故缄口无语?乞速降号令,以便施行!”苏护闻言,对崇黑虎曰:“贤弟你来看一看,姬伯之言,实是有理;果是真心为国为民,乃仁义君子也!耙不如命?”於是命酒管待散宜生於馆舍。次日修书赠金帛,令先回西岐:“我随後进女,朝商赎罪。”宜生拜辞而去。真是一封书抵十万之师。有诗为证:

  “舌辨悬河汇百川,方知川义与臣贤;数行书转苏侯意,何用叁军眠枕戟?”

  苏护送散宜生回西岐,与崇黑虎商议:“姬伯之言甚善,可速整装,以便朝商;毋致迟疑,又生他议。”二人欣喜。不知其女若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新珠算法_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北京.djvu 算術問題解法研究_中華書局上海.djvu 無師自通實驗珠算大全_上海普及書局印行上海.djvu 珠算速計法_立信會計圖書用品社上海.djvu 簡捷珠算法_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北京.djvu 珠算大全_商務印書館.djvu 珠算乘除新法_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代數代數函數矩陣同構群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霍奈二氏代數學上冊_商務印書館.djvu 霍奈二氏代數學下冊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數學基本觀念_正中書局台北.djvu 近世代數基礎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近世代數基礎_人民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初等數學電類_上海交通大學上海.djvu 代數補充講義排列組合級數和或然率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代數與初等函數習題集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代數學上冊_人民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代數學下冊_人民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布林代數淿說_徐氏基金會台北.djvu 代數及三角習題彙編_人民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蘇俄教育科學院初等數學全書代數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代數學引論_高等教育出版社.djvu 代數淿說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待定係數法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自學代數的鑰匙高中組_上海科學普及出版社上海.djvu 現代數學上冊_商務印書館香港.djvu 現代數學下冊_商務印書館香港.djvu 複數計算與幾何證題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代數自習手冊上冊_徐氏基金會台北.djvu 代數自習手冊下冊_徐氏基金會台北.djvu 中算學的代數學研究_開明書店北京.djvu 代數和初等函數學習指導上冊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代數和初等函數學習指導下冊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代數學辭典_科學技術出版社上海.djvu 不等式_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代數與幾何上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代數與幾何下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不等式_開明書店北京.djvu 極值巧解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初等數學_機械工業出版社北京.djvu 初等數學代數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初等代數教程_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上海.djvu 代數_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上海.djvu 代數上冊.djvu 代數試用教材下冊.djvu 代數方程組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小代數學_科學會編譯部上海.djvu 初中代數講話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初等代數和幾何的判定法_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從單位根談起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談談與蜂房結構有關的數學問題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幾種類型的極值問題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漢譯郝克氏高級代數學_北平科學社.djvu 不等式論_徐氏基金會台北.djvu 面積與體積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代數整式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分式和比例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分離係數法_人民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代數學教程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代數習題解答_人民衛生出版社北京.djvu 小學數學習題集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高等代數上冊_吉林人民出版社長春.djvu 高等代數下冊_吉林人民出版社長春.djvu 高等代數上冊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高等代數下冊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近世代數之研究_徐氏基金會台北.djvu 四十年來的蘇聯數學一般代數學域和多項式論線性代數李群論_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伽羅華理論_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上海.djvu 高等代數學概論_中華書局上海.djvu 指數和對數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面積和對數_中外書局上海.djvu 分析之基礎—數系_徐氏基金會台北.djvu 代數學一次方程式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因式分解及其應用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整式與分式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因式分解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聯合二項式定理及複數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有理整式的恆等變換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排列和組合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特別數學_徐氏基金會台北.djvu 行列式淿說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行列式和線方程組_科學技術出版社北京.djvu 三次方程解算表格基數法_科學技術出版社上海.djvu 行列式論與矩陣論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任意次的代數方程_中外書局上海.djvu 高次方程解法_科學普及出版社北京.djvu 方程式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二次方程式詳論一冊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高次方程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高次方程解法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中學課程中的無理方程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代數學二次方程式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一元二次方程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高次方程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分式與比例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一次方程組及開平方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一元一次方程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函數方程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數學第12種半單純李氏代數的結構_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回轉群和對稱群的應用_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上海.djvu 高次方程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方程論初步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怎樣列方程_河南人民出版社.djvu 大數論_徐氏基金會台北.djvu 數論教程_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上海.djvu 代數數論_徐氏基金會台北.djvu 指數和的估計及其在數論中的應用_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方程式的整數解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三十年來的蘇聯數學1917-1947數論_中國科學院.djvu 一元二次方程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數列與極限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數學與極限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有理數與無理數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有理數及無理數_徐氏基金會台北.djvu 斐波那契數_開明書店北京.djvu 集合論初步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無理數與無理式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有理數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初等數論Ⅰ_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初等數論Ⅱ_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哀筝一曲 哀荣 哀藏弓 哀鸿遍野 哀鹃啼 哂食槟榔 响振林木 响掷金 响言 响遏青云 响遏飞云 哙伍 哙等 哙等伍 哭人琴 哭倒长城 哭冬青 哭坏杞梁城 哭堕髯 哭庭 哭救楚 哭湖弓 哭田横 哭秦 哭秦兵 哭竹 哭竹生笋 哭笋 哭练丝 哭苍梧 哭西州 哭西州门 哭路岐 哭途穷 哭途阮籍 哭遗弓 哭重华 哭阮车 哭阮途 哭黄垆 哲人其萎 哲人萎 哺糟啜醨 哺糟歠醨 唇揭齿寒 唇竭齿寒 唇辅相连 唇齿 唇齿相须 唇齿辅车 唐朝第一 唐浊流 唐生决疑 唐生安敢讥 唐生诀 唐衢哭 唐衢喜哭 唐衢恸 唐衢泣 唤朱游 唯唯否否 唯诺 唯阿 唱乌乌 唱于 唱刀镮 唱南乌 唱双鬟 唱歌云欲聚 唱沙作米 唱玲珑 唱骊歌 唱骊驹 唱高和寡 唱黄鸡 唳鹤 唳鹤华亭 唾井 唾壶击玉 唾壶心 唾壶敲碎 唾壶敲缺 唾壶歌缺 唾壶碎 唾壶红泪 唾壶缺 唾壶频敲 唾玉 唾盂敲残 唾面 唾面勿拭 唾面娄 唾面戒弟 唾面自拭 商丘之木 商人奠 商公 商周 商周梦卜 商声讴 商家霖 商山四 商山四公 商山四翁 商山四老 商山皓 商山紫芝客 商山翁 商山老 商山老紫芝 商山芝 商岩 商岩发梦 商岩吉梦 商岩有梦 商岩版筑 商岩雨 商岩霖雨 商梦怀人 商歌玉树花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