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七十五回 关云长刮骨疗毒 吕子明白衣渡江

第七十五回 关云长刮骨疗毒 吕子明白衣渡江

  却说曹仁见关公落马,即引兵冲出城来;被关平一阵杀回,救关公归寨,拔出臂箭。原来箭头有药,毒已入骨,右臂青肿,不能运动。关平慌与众将商议曰:“父亲若损此臂,安能出敌?不如暂回荆州调理。”于是与众将入帐见关公。公问曰:“汝等来有何事?”众对曰:“某等因见君侯右臂损伤,恐临敌致怒,冲突不便。众议可暂班师回荆州调理。”公怒曰:“吾取樊城,只在目前;取了樊城,即当长驱大进,径到许都,剿灭操贼,以安汉室。岂可因小疮而误大事?汝等敢慢吾军心耶!”平等默然而退。众将见公不肯退兵,疮又不痊,只得四方访问名医。忽一日,有人从江东驾小舟而来,直至寨前。小校引见关平。平视其人:方巾阔服,臂挽青囊;自言姓名,乃沛国谯郡人,姓华,名伦,字元化。因闻关将军乃天下英雄,今中毒箭,特来医治。平曰:“莫非昔日医东吴周泰者乎?”佗曰:“然。”平大喜,即与众将同引华佗入帐见关公。时关公本是臂疼,恐慢军心,无可消遣,正与马良弈棋;闻有医者至,即召入。礼毕,赐坐。茶罢,佗请臂视之。公袒下衣袍,伸臂令佗看视。佗曰:“此乃弩箭所伤,其中有乌头之药,直透入骨;若不早治,此臂无用矣。”公曰:“用何物治之?”佗曰:“某自有治法,但恐君侯惧耳。”公笑曰:“吾视死如归,有何惧哉?”佗曰:“当于静处立一标柱,上钉大环,请君侯将臂穿于环中,以绳系之,然后以被蒙其首。吾用尖刀割开皮肉,直至于骨,刮去骨上箭毒,用药敷之,以线缝其口,方可无事。但恐君侯惧耳。”公笑曰:“如此,容易!何用柱环?”令设酒席相待。

  公饮数杯酒毕,一面仍与马良弈棋,伸臂令佗割之。佗取尖刀在手,令一小校捧一大盆于臂下接血。佗曰:“某便下手,君侯勿惊。”公曰:“任汝医治,吾岂比世间俗子,惧痛者耶!”佗乃下刀,割开皮肉,直至于骨,骨上已青;佗用刀刮骨,悉悉有声。帐上帐下见者,皆掩面失色。公饮酒食肉,谈笑弈棋,全无痛苦之色。须臾,血流盈盆。佗刮尽其毒,敷上药,以线缝之。公大笑而起,谓众将曰:“此臂伸舒如故,并无痛矣。先生真神医也!”佗曰:“某为医一生,未尝见此。君侯真天神也!”后人有诗曰:“治病须分内外科,世间妙艺苦无多。神威罕及惟关将,圣手能医说华佗。”

  关公箭疮既愈,设席款谢华佗。佗曰:“君侯箭疮虽治,然须爱护。切勿怒气伤触。过百日后,平复如旧矣。”关公以金百两酬之。佗曰:“某闻君侯高义,特来医治,岂望报乎!”坚辞不受,留药一帖,以敷疮口,辞别而去。

  却说关公擒了于禁,斩了庞德,威名大震,华夏皆惊。探马报到许都,曹操大惊,聚文武商议曰:“某素知云长智勇盖世,今据荆襄,如虎生翼。于禁被擒,庞德被斩,魏兵挫锐;倘彼率兵直至许都,如之奈何?孤欲迁都以避之。”司马懿谏曰:“不可。于禁等被水所淹,非战之故;于国家大计,本无所损。今孙、刘失好,云长得志,孙权必不喜;大王可遣使去东吴陈说利害,令孙权暗暗起兵蹑云长之后,许事平之日,割江南之地以封孙权,则樊城之危自解矣。”主簿蒋济曰:“仲达之言是也。今可即发使往东吴,不必迁都动众。”操依允,遂不迁都;因叹谓诸将曰:“于禁从孤三十年,何期临危反不如庞德也!今一面遣使致书东吴,一面必得一大将以当云长之锐。”言未毕,阶下一将应声而出曰:“某愿往。”操视之,乃徐晃也。操大喜,遂拨精兵五万,令徐晃为将,吕建副之,克日起兵,前到阳陵坡驻紥;看东南有应,然后征进。

  却说孙权接得曹操书信,览毕,欣然应允,即修书发付使者先回,乃聚文武商议。张昭曰:“近闻云长擒于禁,斩庞德,威震华夏,操欲迁都以避其锋。今樊城危急,遣使求救,事定之后,恐有反覆。”权未及发言,忽报吕蒙:“乘小舟自陆口来,有事面禀。”权召入问之,蒙曰:“今云长提兵围樊城,可乘其远出,袭取荆州。”权曰:“孤欲北取徐州,如何?”蒙曰:“今操远在河北,未暇东顾,徐州守兵无多,往自可克;然其地势利于陆战,不利水战,纵然得之,亦难保守。不如先取荆州,全据长江,别作良图。”权曰:“孤本欲取荆州,前言特以试卿耳。卿可速为孤图之。孤当随后便起兵也。”

  吕蒙辞了孙权,回至陆口,早有哨马报说:“沿江上下,或二十里,或三十里,高阜处各有烽火台。”又闻荆州军马整肃,预有准备,蒙大惊曰:“若如此,急难图也。我一时在吴侯面前劝取荆州,今却如何处置?”寻思无计,乃托病不出,使人回报孙权。权闻吕蒙患病,心甚怏怏。陆逊进言曰:“吕子明之病,乃诈耳,非真病也。”权曰:“伯言既知其诈,可往视之。”陆逊领命,星夜至陆口寨中,来见吕蒙,果然面无病色。逊曰:“某奉吴侯命,敬探子明贵恙。”蒙曰:“贱躯偶病,何劳探问。”逊曰:“吴侯以重任付公,公不乘时而动,空怀郁结,何也?”蒙目视陆逊,良久不语。逊又曰:“愚有小方,能治将军之疾,未审可用否?”蒙乃屏退左右而问曰:“伯言良方,乞早赐教。”逊笑曰:“子明之疾,不过因荆州兵马整肃,沿江有烽火台之备耳。予有一计,令沿江守吏,不能举火;荆州之兵,束手归降,可乎?”蒙惊谢曰:“伯言之语,如见我肺腑。愿闻良策。”陆逊曰:“云长倚恃英雄,自料无敌,所虑者惟将军耳。将军乘此机会,托疾辞职,以陆口之任让之他人,使他人卑辞赞美关公,以骄其心,彼必尽撤荆州之兵,以向樊城。若荆州无备,用一旅之师,别出奇计以袭之,则荆州在掌握之中矣。”蒙大喜曰:“真良策也!”

  由是吕蒙托病不起,上书辞职。陆逊回见孙权,具言前计。孙权乃召吕蒙还建业养病。蒙至,入见权,权问曰:“陆口之任,昔周公谨荐鲁子敬以自代,后子敬又荐卿自代,今卿亦须荐一才望兼隆者,代卿为妙。”蒙曰:“若用望重之人,云长必然提备。陆逊意思深长,而未有远名,非云长所忌;若即用以代臣之任,必有所济。”权大喜,即日拜陆逊为偏将军、右都督,代蒙守陆口。逊谢曰:“某年幼无学,恐不堪重任。”权曰:“子明保卿,必不差错。卿毋得推辞。”逊乃拜受印绶,连夜往陆口;交割马步水三军已毕,即修书一封,具名马、异锦、酒礼等物,遣使赍赴樊城见关公。

  时公正将息箭疮,按兵不动。忽报:“江东陆口守将吕蒙病危,孙权取回调理,近拜陆逊为将,代吕蒙守陆口。今逊差人赍书具礼,特来拜见。”关公召入,指来使而言曰:“仲谋见识短浅,用此孺子为将!”来使伏地告曰:“陆将军呈书备礼:一来与君侯作贺,二来求两家和好。幸乞笑留。”公拆书视之,书词极其卑谨。关公览毕,仰面大笑,令左右收了礼物,发付使者回去。使者回见陆逊曰:“关公欣喜,无复有忧江东之意。”

  逊大喜,密遣人探得关公果然撤荆州大半兵赴樊城听调,只待箭疮痊可,便欲进兵。逊察知备细,即差人星夜报知孙权,孙权召吕蒙商议曰:“今云长果撤荆州之兵,攻取樊城,便可设计袭取荆州。卿与吾弟孙皎同引大军前去,何如?”孙皎字叔明,乃孙权叔父孙静之次子也。蒙曰:“主公若以蒙可用则独用蒙;若以叔明可用则独用叔明。岂不闻昔日周瑜、程普为左右都督,事虽决于瑜,然普自以旧臣而居瑜下,颇不相睦;后因见瑜之才,方始敬服?今蒙之才不及瑜,而叔明之亲胜于普,恐未必能相济也。”

  权大悟,遂拜吕蒙为大都督,总制江东诸路军马;令孙皎在后接应粮草。蒙拜谢,点兵三万,快船八十余只,选会水者扮作商人,皆穿白衣,在船上摇橹,却将精兵伏于?冓?鹿船中。次调韩当、蒋钦、朱然、潘璋、周泰、徐盛、丁奉等七员大将,相继而进。其余皆随吴侯为合后救应。一面遣使致书曹操,令进兵以袭云长之后;一面先传报陆逊,然后发白衣人,驾快船往浔阳江去。昼夜趱行,直抵北岸。江边烽火台上守台军盘问时,吴人答曰:“我等皆是客商,因江中阻风,到此一避。”随将财物送与守台军士。军士信之,遂任其停泊江边。约至二更,?冓?鹿中精兵齐出,将烽火台上官军缚倒,暗号一声,八十余船精兵俱起,将紧要去处墩台之军,尽行捉入船中,不曾走了一个。于是长驱大进,径取荆州,无人知觉。将至荆州,吕蒙将沿江墩台所获官军,用好言抚慰,各各重赏,令赚开城门,纵火为号。众军领命,吕蒙便教前导。比及半夜,到城下叫门。门吏认得是荆州之兵,开了城门。众军一声喊起,就城门里放起号火。吴兵齐入,袭了荆州。吕蒙便传令军中:“如有妄杀一人,妄取民间一物者,定按军法。”原任官吏,并依旧职。将关公家属另养别宅,不许闲人搅扰。一面遣人申报孙权。

  一日大雨,蒙上马引数骑点看四门。忽见一人取民间箬笠以盖铠甲,蒙喝左右执下问之,乃蒙之乡人也。蒙曰:“汝虽系我同乡,但吾号令已出,汝故犯之,当按军法。”其人泣告曰:“其恐雨湿官铠,故取遮盖,非为私用。乞将军念同乡之情!”蒙曰:“吾固知汝为覆官铠,然终是不应取民间之物。”叱左右推下斩之。枭首传示毕,然后收其尸首,泣而葬之。自是三军震肃。不一日,孙权领众至。吕蒙出郭迎接入衙。权慰劳毕,仍命潘濬为治中,掌荆州事;监内放出于禁,遣归曹操;安民赏军,设宴庆贺。权谓吕蒙曰:“今荆州已得,但公安傅士仁、南郡糜芳,此二处如何收复?”言未毕,忽一人出曰:“不须张弓只箭,某凭三寸不烂之舌,说公安傅士仁来降,可乎?”众视之,乃虞翻也。权曰:“仲翔有何良策,可使傅士仁归降?”翻曰:“某自幼与士仁交厚;今若以利害说之,彼必归矣。”权大喜,遂令虞翻领五百军,径奔公安来。

  却说傅士仁听知荆州有失,急令闭城坚守。虞翻至,见城门紧闭,遂写书拴于箭上,射入城中。军士拾得,献与傅士仁。士仁拆书视之,乃招降之意。览毕,想起“关公去日恨吾之意,不如早降。”即令大开城门,请虞翻入城。二人礼毕,各诉旧情。翻说吴侯宽洪大度,礼贤下土;士仁大喜,即同虞翻赍印绶来荆州投降。孙权大悦,仍令去守公安。吕蒙密谓权曰:“今云长未获,留士仁于公安,久必有变;不若使往南郡招糜芳归降。”权乃召傅士仁谓曰:“糜芳与卿交厚,卿可招来归降,孤自当有重赏。”傅士仁慨然领诺,遂引十余骑,径投南郡招安糜芳。正是:今日公安无守志,从前王甫是良言。

  未知此去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同安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福建省同安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同安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福建省同安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同安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福建省同安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同安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同安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同安文史資料第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同安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同安文史資料第十三輯_政協同安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同安文史資料第十四輯_政協福建省同安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同安文史資料第十五輯_政協福建省同安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同安文史資料第十六輯_政協福建省同安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同安文史資料第十七輯_政協福建省廈門市同安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莆田市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福建省莆田市委員會.djvu 莆田市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福建省莆田市委員會.djvu 莆田市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福建省莆田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莆田市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福建省莆田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莆田市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福建省莆田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莆田市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福建省莆田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莆田市文史資料第十輯_莆田市政協學習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莆田市文史資料第十二輯_莆田市政協學習文史資料委員會莆田市.djvu 莆田市文史資料第十三輯_莆田市政協學習文史資料委員會莆田市.djvu 莆田市文史資料第十五輯_莆田市政協學習文史委涵江區政協學習文史委.djvu 莆田市文史資料第十六輯_莆田市政協文教衛體文史資料委員會莆田市.djvu 莆田市城廂區政協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福建省莆田市城廂區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電子工業出版社.djvu 仙遊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福建省仙遊縣委員會文史組.djvu 仙遊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福建省仙遊縣委員會.djvu 仙遊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福建省仙遊縣委員會.djvu 仙遊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福建省仙遊縣委員會文史委員會.djvu 仙遊文史資料第六輯_中華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福建省仙遊縣委員會文史委員會.djvu 仙遊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福建省仙遊縣委員會文史委員會.djvu 仙遊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福建省仙遊縣委員會文史委員會.djvu 仙遊文史資料第九l輯_政協福建省仙遊縣委員會文史委員會.djvu 仙遊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福建省仙遊縣委員會文史委員.djvu 仙遊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仙遊縣委員會文史委員會.djvu 仙遊文史資料第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仙遊縣委員會文史委員會.djvu 仙遊文史資料第十三輯_政協義福建省仙遊縣委員會文史委員會.djvu 三明文史資料第一期_政協三明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三明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三明市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三明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三明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三明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三明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三明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三明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三明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三明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福建省三明市水利水電局.djvu 三明文史資料第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三明文史資料第十三輯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福建省三明市宗教事務局.djvu 三明文史資料第十五輯_福建省三明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三明文史資料第十六輯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三明市政協志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委員會.djvu 三元文史資料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區委員會文史資料組.djvu 三元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區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三元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三元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三元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三元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三元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三元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區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明溪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福建省明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明溪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福建省明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明溪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福建省明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明溪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福建省明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明溪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福建省明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明溪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福建省明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明溪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福建省明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明溪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福建省明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明溪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福建省明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明溪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福建省明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明溪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明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明溪文史資料第十三輯_政協福建省明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明溪文史資料第十四輯_政協福建省明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清流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福建省清流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清流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福建省清流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組.djvu 清流文史資料第五輯_福建省清流縣政協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清流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福建省清流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清流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福建省清流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清流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福建省清流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清流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福建省清流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清流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福建省清流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清流文史資料第十五輯_政協福建省清流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清流文史資料第十七輯_政協福建省清流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清流文薈_清流縣文聯清流縣文聯.djvu 清流縣情_福建省清流縣志編輯室.djvu 清流今古_政協福建省清流縣委員會.djvu 寧化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寧化縣委員會文史組.djvu 寧化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寧化縣委員會文史組.djvu 寧化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寧化縣委員會文史組.djvu 寧化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寧化縣委員會文史組.djvu 寧化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寧化縣委員會文史組.djvu 寧化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寧化縣委員會文史組.djvu 寧化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寧化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寧化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寧化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寧化文史資料第十二輯_政協寧化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大田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福建省大田縣委員會文史工作組.djvu 大田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福建省大田縣委員會文史工作組.djvu 大田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福建省大田縣委員會文史工作組.djvu 大田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福建省大田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大田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福建省大田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大田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福建省大田縣委員會文史工作委員會.djvu 大田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福建省大田縣委員會文史工作委員會.djvu 大田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福建省大田縣委員會文史工作委員會.djvu 大田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大田縣委員會文史工作委員會福建省大田縣水利電力局.djvu 大田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大田縣委員會文史委.djvu 大田文史資料第十二輯_政協大田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福建省大田縣林業局.djvu 大田文史資料第十三輯_政協大田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福建省大田縣太華鎮黨委政府.djvu 大田文史資料第十四輯_政協福建省大田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大田文史資料第十五輯_政協福建省大田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大田文史資料第十六輯_政協大田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福建省大田縣教育局.djvu 大田文史資料第十七輯_政協大田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福建省大田縣婦女聯合會.djvu 尤溪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福建省尤溪縣文史委員會.djvu 尤溪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福建省尤溪縣委員會文史委員會.djvu 尤溪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福建省尤溪縣委員會文史委員會.djvu 尤溪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福建省尤溪縣委員會文史委員會.djvu 尤溪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福建省尤溪縣委員會文史委員會.djvu 尤溪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福建省尤溪縣委員會文史委員會.djvu 尤溪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福建省尤溪縣委員會文史委員會.djvu 尤溪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福建省尤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尤溪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福建省尤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尤溪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福建省尤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尤溪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尤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尤溪文史資料第十三輯_政協福建省尤溪縣委員會學習和文史委員會福建省尤溪縣林業局.djvu 相失交臂 相如卖赋 相如四壁 相如壁 相如完璧 相如怀璧 相如抱璧归 相如桥 相如沽酒 相如消渴 相如涤卮 相如渴 相如渴病 相如璧 相如病渴 相如肺渴 相如草 相如题柱 相如驷马归 相孙弘 相对如宾 相对新亭 相寻梦 相庄 相庄如宾 相忘鳞 相思命驾 相持鹬蚌 相杵停音 相杵成讴 相濡以沫 相濡以泽 相濡沫 相濡相呴 相煎萁豆 相看烛影 相见恨晚 相视莫逆 相贺之禽 相轮 相逢恨晚 相门有相 相门洒扫 相门相种 相马 相马九方 相马九方皋 相马造精微 相鼠 盼倩 盼盼 盼盼女 盼盼茶茶 盾头磨墨 眉分八采 眉半额 眉寿 眉山 眉山翠 眉山远 眉拂远山 眉斧 眉最白 眉案 眉案相庄 眉白 眉绕山 眉间喜气添黄色 眉间点黄 眉间黄色 看卫玠 看囊一钱 看囊钱 看山拄笏 看山爽 看山笏 看山笏拄颊 看杀卫叔宝 看杀玉人 看杀玉车人 看样画葫芦 看棋柯烂 看碑解暗疏 看碧成朱 看羊属国 看花之喜 看花人 看西爽 真人 真吾父 真敖假孟 真气临关 真泠 真玉烧不热 真王蹑足 真秀才 真臞 眠毕瓮 眠漳 眠牛胜地 眠牛衣 眠瓮吏部 眢井之节 眢井沉书 眢井翁 眦裂 眦裂发指 眩碧成朱 眷阙 眼不识丁 眼中丁 眼中刺 眼中拔钉 眼中物 眼中疔 眼中疔,肉中刺 眼中针 眼中青白 眼内丁 眼如岩电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