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拆分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六十七回 曹操平定汉中地 张辽威震逍遥津

第六十七回 曹操平定汉中地 张辽威震逍遥津

  却说曹操兴师西征,分兵三队:前部先锋夏侯渊;张郃;操自领诸将居中;后部曹仁、夏侯惇,押运粮草。早有细作报入汉中来。张鲁与弟张卫,商议退敌之策。卫曰:“汉中最险无如阳平关;可于关之左右,依山傍林,下十余个寨栅,迎敌曹兵。兄在汉宁,多拨粮草应付。”张鲁依言,遣大将杨昂、杨任,与其弟即日起程。军马到阳平关,下寨已定。夏侯渊、张郃前军随到,闻阳平关已有准备,离关一十五里下寨。是夜,军士疲困,各自歇息。忽寨后一把火起,杨昂、杨任两路兵杀来劫寨。夏侯渊、张郃急上得马,四下里大兵拥入,曹兵大败,退见曹操。操怒曰:“汝二人行军许多年,岂不知‘兵若远行疲困,可防劫寨’?如何不作准备?”欲斩二人,以明军法。众官告免。操次日自引兵为前队,见山势险恶,林木丛杂,不知路径,恐有伏兵,即引军回寨,谓许褚、徐晃二将曰:“吾若知此处如此险恶,必不起兵来。”许褚曰:“兵已至此,主公不可惮劳。”次日,操上马,只带许褚、徐晃二人,来看张卫寨栅。三匹马转过山坡,早望见张卫寨栅。操扬鞭遥指,谓二将曰:“如此坚固,急切难下!”言未已,背后一声喊起,箭如雨发。杨昂、杨任分两路杀来。操大惊。许褚大呼曰:“吾当敌贼!徐公明善保主公。”说罢,提刀纵马向前,力敌二将。杨昂、杨任不能当许褚之勇,回马退去,其余不敢向前。徐晃保着曹操奔过山坡,前面又一军到;看时,却是夏侯渊;张郃二将,听得喊声,故引军杀来接应。于是杀退杨昂、杨任,救得曹操回寨。操重赏四将。

  自此两边相拒五十余日,只不交战。曹操传令退军。贾诩曰:“贼势未见强弱,主公何故自退耶?”操曰:“吾料贼兵每日提备,急难取胜。吾以退军为名,使贼懈而无备,然后分轻骑抄袭其后,必胜贼矣。”贾诩曰:“丞相神机,不可测也。”于是令夏侯渊;张郃分兵两路,各引轻骑三千,取小路抄阳平关后。曹操一面引大军拔寨尽起。杨昂听得曹兵退,请杨任商议,欲乘势击之。杨任曰:“操诡计极多,未知真实,不可追赶。”杨昂曰:“公不往,吾当自去。”杨任苦谏不从。杨昂尽提五寨军马前进,只留些少军士守寨。

  是日,大雾迷漫,对面不相见。杨昂军至半路,不能行,且权紥住。却说夏侯渊一军抄过山后,见重雾垂空,又闻人语马嘶,恐有伏兵,急催人马行动,大雾中误走到杨昂寨前。守寨军士,听得马蹄响,只道是杨昂兵回,开门纳之。曹军一拥而入,见是空寨,便就寨中放起火来。五寨军士,尽皆弃寨而走。比及雾散,杨任领兵来救,与夏侯渊战不数合,背后张郃兵到。杨任杀条大路,奔回南郑。杨昂待要回时,已被夏侯渊、张郃两个占了寨栅。背后曹操大队军马赶来。两下夹攻,四边无路。杨昂欲突阵而出,正撞着张郃。两个交手,被张郃杀死。败兵回投阳平关,来见张卫。原来卫知二将败走,诸营已失,半夜弃关,奔回去了。曹操遂得阳平关并诸寨。张卫、杨任回见张鲁。卫言二将失了隘口,因此守关不住。张鲁大怒,欲斩杨任。任曰:“某曾谏杨昂,休追操兵。他不肯听信,故有此败。任再乞一军前去挑战,必斩曹操。如不胜,甘当军令。”张鲁取了军令状。杨任上马,引二万军离南郑下寨。却说曹操提军将进,先令夏侯渊领五千军,往南郑路上哨探,正迎着杨任军马,两军摆开。任遣部将昌奇出马,与渊交锋;战不三合,被渊一刀斩于马下。杨任自挺枪出马,与渊战三十余合,不分胜负。渊佯败而走,任从后追来;被渊用拖刀计,斩于马下。军士大败而回。曹操知夏侯渊斩了杨任,即时进兵,直抵南郑下寨。张鲁慌聚文武商议。阎圃曰:“某保一人,可敌曹操手下诸将。”鲁问是谁。圃曰:“南安庞德,前随马超投主公;后马超往西川,庞德卧病不曾行。现今蒙主公恩养,何不令此人去?”

  张鲁大喜,即召庞德至,厚加赏劳;点一万军马,令庞德出。离城十余里,与曹兵相对,庞德出马搦战。曹操在渭桥时,深知庞德之勇,乃嘱诸将曰:“庞德乃西凉勇将,原属马超;今虽依张鲁,未称其心。吾欲得此人。汝等须皆与缓斗,使其力乏,然后擒之。”张郃先出,战了数合便退。夏侯渊也战数合退了。徐晃又战三五合也退了。临后许褚战五十余合亦退。庞德力战四将,并无惧怯。各将皆于操前夸庞德好武艺。曹操心中大喜,与众将商议:“如何得此人投降?”贾诩曰:“某知张鲁手下,有一谋士杨松。其人极贪贿赂。今可暗以金帛送之,使谮庞德于张鲁,便可图矣。”操曰:“何由得人入南郑?”诩曰:“来日交锋,诈败佯输,弃寨而走,使庞德据我寨。我却于夤夜引兵劫寨,庞德必退入城。却选一能言军士,扮作彼军,杂在阵中,便得入城。”操听其计,选一精细军校,重加赏赐,付与金掩心甲一副,今披在贴肉,外穿汉中军士号衣,先于半路上等候。

  次日,先拨夏侯渊;张郃两枝军,远去埋伏;却教徐晃挑战,不数合败走。庞德招军掩杀,曹兵尽退。庞德却夺了曹操寨栅。见寨中粮草极多,大喜,即时申报张鲁;一面在寨中设宴庆贺。当夜二更之后,忽然三路火起:正中是徐晃、许褚,左张郃,右夏侯渊。三路军马,齐来劫寨。庞德不及提备,只得上马冲杀出来,望城而走。背后三路兵追来。庞德急唤开城门,领兵一拥而入。

  此时细作已杂到城中,径投杨松府下谒见,具说:“魏公曹丞相久闻盛德,特使某送金甲为信。更有密书呈上。”松大喜,看了密书中言语,谓细作曰:“上覆魏公,但请放心。某自有良策奉报。”打发来人先回,便连夜入见张鲁,说庞德受了曹操贿赂,卖此一阵。张鲁大怒,唤庞德责骂,欲斩之。阎圃苦谏。张鲁曰:“你来日出战,不胜必斩!”庞德抱恨而退。次日,曹兵攻城,庞德引兵冲出。操令许褚交战。褚诈败,庞德赶来。操自乘马于山坡上唤曰:“庞令明何不早降?”庞德寻思:“拿住曹操,抵一千员上将!”遂飞马上坡。一声喊起,天崩地塌,连人和马,跌入陷坑内去;四壁钩索一齐上前,活捉了庞德,押上坡来。曹操下马,叱退军士,亲释其缚,问庞德肯降否。庞德寻思张鲁不仁,情愿拜降。曹操亲扶上马,共回大寨,故意教城上望见。人报张鲁,德与操并马而行。鲁益信杨松之言为实。次日,曹操三面竖立云梯,飞炮攻打。张鲁见其势已极,与弟张卫商议。卫曰:“放火尽烧仓廪府库,出奔南山,去守巴中可也。”杨松曰:“不如开门投降。”张鲁犹豫不定。卫曰:“只是烧了便行。”张鲁曰:“我向本欲归命国家,而意未得达;今不得已而出奔,仓廪府库,国家之有,不可废也。”遂尽封锁。是夜二更,张鲁引全家老小,开南门杀出。曹操教休追赶;提兵入南郑,见鲁封闭库藏,心甚怜之。遂差人往巴中,劝使投降。张鲁欲降,张卫不肯。杨松以密书报操,便教进兵,松为内应。操得书,亲自引兵往巴中。张鲁使弟卫领兵出敌,与许褚交锋;被褚斩于马下。败军回报张鲁,鲁欲坚守。杨松曰:“今若不出,坐而待毙矣。某守城,主公当亲与决一死战。”鲁从之。阎圃谏鲁休出。鲁不听,遂引军出迎。未及交锋,后军已走。张鲁急退,背后曹兵赶来。鲁到城下,杨松闭门不开。张鲁无路可走,操从后追至,大叫:“何不早降!”鲁乃下马投拜。操大喜;念其封仓库之心,优礼相待,封鲁为镇南将军。阎圃等皆封列侯。于是汉中皆平。曹操传令各郡分设太守,置都尉,大赏士卒。惟有杨松卖主求荣,即命斩之于市曹示众。后人有诗叹曰:“妨贤卖主逞奇功,积得金银总是空。家未荣华身受戮,令人千载笑杨松!”

  曹操已得东川,主簿司马懿进曰:“刘备以诈力取刘璋,蜀人尚未归心。今主公已得汉中,益州震动。可速进兵攻之,势必瓦解。智者贵于乘时,时不可失也。”曹操叹曰:“‘人苦不知足,既得陇,复望蜀’耶?”刘晔曰:“司马仲达之言是也。若少迟缓,诸葛亮明于治国而为相,关、张等勇冠三军而为将,蜀民既定,据守关隘,不可犯矣。”操曰:“士卒远涉劳苦,且宜存恤。”遂按兵不动。却说西川百姓,听知曹操已取东川,料必来取西川,一日之间,数遍惊恐。玄德请军师商议。孔明曰:“亮有一计。曹操自退。”玄德问何计。孔明曰:“曹操分军屯合淝,惧孙权也。今我若分江夏、长沙、桂阳三郡还吴,遣舌辩之士,陈说利害,令吴起兵袭合淝,牵动其势,操必勒兵南向矣。”玄德问:“谁可为使?”伊籍曰:“某愿往。”玄德大喜,遂作书具礼,令伊籍先到荆州,知会云长,然后入吴。

  到秣陵,来见孙权,先通了姓名。权召籍入。籍见权礼毕,权问曰:“汝到此何为?”籍曰:“昨承诸葛子瑜取长沙等三郡,为军师不在,有失交割,今传书送还。所有荆州南郡、零陵,本欲送还;被曹操袭取东川,使关将军无容身之地。今合淝空虚,望君侯起兵攻之,使曹操撤兵回南。吾主若取了东川,即还荆州全土。”权曰:“汝且归馆舍,容吾商议。”伊籍退出,权问计于众谋士。张昭曰:“此是刘备恐曹操取西川,故为此谋。虽然如此,可因操在汉中。乘势取合淝,亦是上计。”权从之,发付伊籍回蜀去讫,便议起兵攻操:令鲁肃收取长沙、江夏、桂阳三郡,屯兵于陆口,取吕蒙、甘宁回;又去余杭取凌统回。不一日,吕蒙、甘宁先到。蒙献策曰:“现今曹操令庐江太守朱光,屯兵于皖城,大开稻田,纳谷于合淝,以充军实。今可先取皖城,然后攻合淝。”权曰:“此计甚合吾意。”遂教吕蒙、甘宁为先锋,蒋钦、潘璋为合后,权自引周泰、陈武、董袭、徐盛为中军。时程普、黄盖、韩当在各处镇守,都未随征。却说军马渡江,取和州,径到皖城。皖城太守朱光,使人往合淝求救;一面固守城池,坚壁不出。权自到城下看时,城上箭如雨发,射中孙权麾盖。权回寨,问众将曰:“如何取得皖城?”董袭曰:“可差军士筑起土山攻之。”徐盛曰:“可竖云梯,造虹桥,下观城中而攻之。”吕蒙曰:“此法皆费日月而成,合淝救军一至,不可图矣。今我军初到,士气方锐,正可乘此锐气,奋力攻击。来日平明进兵,午未时便当破城。”权从之。次日五更饭毕,三军大进。城上矢石齐下。甘宁手执铁链,冒矢石而上。朱光令弓弩手齐射,甘宁拨开箭林,一链打倒朱光。吕蒙亲自擂鼓。士卒皆一拥而上,乱刀砍死朱光。余众多降,得了皖城,方才辰时。张辽引军至半路,哨马回报皖城已失。辽即回兵归合淝。

  孙权入皖城,凌统亦引军到。权慰劳毕,大犒三军,重赏吕蒙,甘宁诸将,设宴庆功。吕蒙逊甘宁上坐,盛称其功劳。酒至半酣,凌统想起甘宁杀父之仇,又见吕蒙夸美之,心中大怒,瞪目直视良久,忽拔左右所佩之剑,立于筵上曰:“筵前无乐,看吾舞剑。”甘宁知其意,推开果桌起身,两手取两枝戟挟定,纵步出曰:“看我筵前使戟。”吕蒙见二人各无好意,便一手挽牌,一手提刀,立于其中曰:“二公虽能,皆不如我巧也。”说罢,舞起刀牌,将二人分于两下。早有人报知孙权。权慌跨马,直至筵前。众见权至,方各放下军器。权曰:“吾常言二人休念旧仇,今日又何如此?”凌统哭拜于地。孙权再三劝止。至次日,起兵进取合淝,三军尽发。

  张辽为失了皖城,回到合淝,心中愁闷。忽曹操差薛悌送木匣一个,上有操封,傍书云:“贼来乃发。”是日报说孙权自引十万大军,来攻合淝。张辽便开匣观之。内书云:“若孙权至,张、李二将军出战,乐将军守城。”张辽将教帖与李典、乐进观之。乐进曰:“将军之意若何?”张辽曰:“主公远征在外,吴兵以为破我必矣。今可发兵出迎,奋力与战,折其锋锐,以安众心,然后可守也。”李典素与张辽不睦,闻辽此言,默然不答。乐进见李典不语,便道:“贼众我寡,难以迎敌,不如坚守。”张辽曰:“公等皆是私意,不顾公事。吾今自出迎敌,决一死战。”便教左右备马。李典慨然而起曰:“将军如此,典岂敢以私憾而忘公事乎?愿听指挥。”张辽大喜曰:“既曼成肯相助,来日引一军于逍遥津北埋伏:待吴兵杀过来,可先断小师桥,吾与乐文谦击之。”李典领命,自去点军埋伏。却说孙权令吕蒙、甘宁为前队,自与凌统居中,其余诸将陆续进发,望合淝杀来。吕蒙、甘宁前队兵进,正与乐进相迎。甘宁出马与乐进交锋,战不数合,乐进诈败而走。甘宁招呼吕蒙一齐引军赶去。孙权在第二队,听得前军得胜,催兵行至逍遥津北,忽闻连珠炮响,左边张辽一军杀来,右边李典一军杀来。孙权大惊,急令人唤吕蒙、甘宁回救时,张辽兵已到。凌统手下,止有三百余骑,当不得曹军势如山倒。凌统大呼曰:“主公何不速渡小师桥!”言未毕,张辽引二千余骑,当先杀至。凌统翻身死战。孙权纵马上桥,桥南已折丈余,并无一片板。孙权惊得手足无措。牙将谷利大呼曰:“主公可约马退后,再放马向前,跳过桥去。”孙权收回马来有三丈余远,然后纵辔加鞭,那马一跳飞过桥南。后人有诗曰:“的卢当日跳檀溪,又见吴侯败合淝。退后着鞭驰骏骑,逍遥津上玉龙飞。”孙权跳过桥南,徐盛、董袭驾舟相迎。凌统、谷利抵住张辽。甘宁、吕蒙引军回救,却被乐进从后追来,李典又截住厮杀,吴兵折了大半。凌统所领三百余人,尽被杀死。统身中数枪,杀到桥边,桥已折断,绕河而逃。孙权在舟中望见,急令董袭棹舟接之,乃得渡回。吕蒙、甘宁皆死命逃过河南。这一阵杀得江南人人害怕;闻张辽大名,小儿也不敢夜啼。众将保护孙权回营。权乃重赏凌统、谷利,收军回濡须,整顿船只,商议水陆并进;一面差人回江南,再起人马来助战。却说张辽闻孙权在濡须将欲兴兵进取,恐合淝兵少难以抵敌,急令薛悌星夜往汉中,报知曹操,求请救兵。操同众官议曰:“此时可收西川否?”刘晔曰:“今蜀中稍定,已有提备,不可击也。不如撤兵去救合淝之急,就下江南。”操乃留夏侯渊守汉中定军山隘口,留张郃守蒙头岩等隘口。其余军兵拔寨都起,杀奔濡须坞来。正是:铁骑甫能平陇右,旌旄又复指江南。

  未知胜负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中國腦二卷 合肥相國七十賜壽圖 律音彙考八卷 養素堂文集三十五卷 [光緒]仁和縣志十四卷 歷朝名媛尺牘二卷 陸清獻公蒞嘉遺跡三卷 春秋十六卷首一卷陸氏三傳釋文音義十六卷 楊勇慤公奏議十六卷首一卷 劍俠傳四卷 河上語 [咸豐]邳州志二十卷首一卷 桃花源傳奇 輟耕錄三十卷 小隱山房詩十九卷新樂府一卷駢體文鈔二卷 文獻通考三百四十八卷 春秋氏族圖考二卷 西漢會要七十卷 清漢對音字式一卷 浄業知津一卷 詩緝三十六卷 韓江櫂歌 增訂保赤金丹四卷補遺一卷 壯悔堂文集十卷 大清乾隆四年歲次己未七政經緯宿度五星伏見目錄一卷 新鐫本草醫方合編二種十四卷 孝經一卷 奇門遁甲統宗十二卷 震川先生集三十卷補編一卷 鎸李卓吾批點殘唐五代史演義傳八卷 雪竇顯和尚頌古一卷 匏庵先生遺集五卷 增廣新訂四書補註備旨十卷 韓蘄王碑釋文二卷 求古錄一卷 函雅堂集四十卷 江鄂兩督覆陳變法三摺三卷 [光緒]太谷縣志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癸巳類稿十五卷 詞林正韻三卷 炮法審時一卷炮法審界一卷炮法審度一卷 梅里詩輯二十八卷 下里歌謠一卷 古今說海一百三十五種 柳南隨筆六卷續筆四卷 寳綸堂外集十二卷 招隱山房詩鈔八卷末一卷 辰州府志山川考□□卷 羊城古鈔八卷首一卷 古文辭類纂七十五卷 四書授義不分卷 戰守心灋二卷 拳教析疑說一卷義和拳教門源流考書後一卷 春秋公羊傳十二卷 官兵困賊於懷慶各省被擄人等致官兵諸豪傑啟不分卷 校補金石例四種十七卷 [版畫] 鹿洲全集 易藝舉隅六卷 秦漢文鈔六卷 弱水集二十二卷 清芬樓遺稿四卷 歸愚詩鈔二十卷 歸愚詩鈔餘集十卷 冬心先生集四卷 冬心先生續集二卷補遺一卷續補遺一卷三體詩一卷甲戌近詩一卷 健餘先生文集十卷 雙池文集十卷 板橋集六卷 石笥山房集二十四卷 尹文端公詩集十卷 道古堂文集四十八卷詩集二十六卷集外文一卷集外詩一卷 松崖文鈔二卷 海峰文集八卷詩集十一卷 學福齋集二十卷詩集三十七卷首一卷 文木山房集四卷 寶綸堂文鈔八卷詩鈔六卷 鮚埼亭集三十八卷世譜一卷年譜一卷 鮚埼亭詩集十卷 鮚埼亭集外編五十卷 上湖紀歲詩編四卷續編一卷上湖分類文編十卷補鈔二卷 祗平居士集三十卷 銅鼓書堂遺稾三十二卷 小倉山房詩集三十六卷補遺二卷文集三十五卷外集八卷 抱經堂文集三十四卷 勉行堂詩集二十四卷首一卷 勉行堂文集六卷 百一山房詩集十二卷 劉文清公遺集十七卷應制詩集三卷 西莊始存稿三十九卷 聞音室詩集四卷遺文附刻一卷 培蔭軒詩集四卷培蔭軒文集二卷培蔭軒雜記一卷 胥石詩存四卷胥石文存一卷附錄一卷 恩餘堂輯稿四卷 白華前稿六十卷 白華詩鈔十三卷 白華後稿四十卷 嶺南詩集八卷 南澗文集二卷 宛委山房集二卷 竹葉庵文集三十三卷 蓬廬文鈔八卷 林汲山房遺文不分卷 靈巖山人詩集四十卷 夢樓詩集二十四卷 嚴東有詩集十卷 寶奎堂集十二卷篁村集十二卷續編一卷 響泉集十八卷 香亭文稿十二卷 知足齋詩集二十卷續集四卷知足齋文集六卷進呈文稿二卷年譜三卷 小木子詩三刻七卷 山木居士外集四卷附一卷 惜抱軒文集十六卷後集十卷惜抱軒詩集十卷後集一卷 尊聞居士集八卷遺稿一卷 居易堂詩集五卷 香葉草堂詩存一卷 介亭文集六卷介亭外集六卷介亭詩鈔一卷 拜經樓詩集十二卷續編四卷再續編一卷 愚谷文存十四卷 愚谷文存續編二卷 復初齋詩集七十卷 復初齋文集三十五卷 存吾文稿不分卷 童山詩集四十二卷童山文集二十卷補遺一卷 荷塘詩集十六卷 秋盫遺稿不分卷 王石臞先生遺文四卷丁亥詩鈔一卷 授堂文鈔八卷續集二卷授堂詩鈔八卷 獨學廬初稿十一卷獨學廬二稿六卷獨學廬三稿十一卷獨學廬四稿九卷獨學廬五稿九卷獨學廬餘稿一卷獨學廬文稿附錄一卷 安愚齋集四卷 卷施閣集四十一卷 更生齋集二十八卷 有正味齋詩集十六卷續集八卷有正味齋駢體文二十四卷續集八卷 亦有生齋集五十四卷 雙桂堂稿十卷雙桂堂稿續編十二卷 風希堂詩集六卷風希堂文集四卷 簡松草堂文集十二卷附錄一卷簡松草堂詩集二十卷 四百三十二峯草堂詩鈔二十六卷 研栰齋文集二卷 靜厓詩初稿十二卷靜厓詩後稿十二卷靜厓詩續稿六卷 景福堂文稿十卷 秋水閣詩集八卷首一卷秋水閣雜著一卷 寄庵詩文鈔三十三卷 五百四峰堂詩鈔二十五卷 守意龕詩集二十八卷 南陔遺草一卷 兩當軒全集二十卷附考異二卷附錄六卷 澹靜齋文鈔六卷外篇二卷澹靜齋詩鈔六卷 珍執宧文鈔七卷珍執宧詩鈔二卷 青芙蓉閣詩鈔六卷 壹齋集四十卷 師竹齋集十四卷 敏齋詩草二卷巴塘詩鈔二卷 留春草堂詩鈔七卷 秋室集十卷 惟清齋全集十七卷年譜二卷 駢儷文三卷 缾水齋詩集十七卷詩別集二卷詩話一卷附錄一卷 詒晉齋集八卷後集一卷隨筆一卷 簡莊文鈔六卷續編二卷河莊詩鈔一卷 吳學士詩集五卷吳學士文集四卷 天真閣集五十四卷外集六卷 茗柯文編五卷 茗柯文補編二卷茗柯文外編二卷 鐵橋漫稿十三卷 雕菰集二十四卷 校經庼文槀十八卷 筠軒文鈔八卷 香蘇山館詩集三十六卷 王文簡公文集四卷附錄一卷 青芝山館集二十七卷 思適齋集十八卷 掃紅亭吟稿十四卷附題詞一卷 拜經堂文集五卷 桂馨堂集十三卷 冬青館甲集六卷冬青館乙集八卷 織簾書屋詩鈔十二卷 鑒止水齋集二十卷 小謨觴館詩文集十三卷小謨觴館續集五卷 太乙舟詩集十三卷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