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六十二回 取涪关杨高授首 攻雒城黄魏争功

第六十二回 取涪关杨高授首 攻雒城黄魏争功

  却说张昭献计曰:“且休要动兵。若一兴师,曹操必复至。不如修书二封:一封与刘璋,言刘备结连东吴,共取西川,使刘璋心疑而攻刘备;一封与张鲁,教进兵向荆州来。着刘备首尾不能救应。我然后起兵取之,事可谐矣。”权从之,即发使二处去讫。且说玄德在葭萌关日久,甚得民心。忽接得孔明文书。知孙夫人已回东吴。又闻曹操兴兵犯濡须,乃与庞统议曰:“曹操击孙权,操胜必将取荆州,权胜亦必取荆州矣。为之奈何?”庞统曰:“主公勿忧。有孔明在彼,料想东吴不敢犯荆州。主公可驰书去刘璋处,只推:‘曹操攻击孙权,权求救于荆州。吾与孙权唇齿之邦,不容不相援。张鲁自守之贼,决不敢来犯界。吾今欲勒兵回荆州,与孙权会同破曹操,奈兵少粮缺。望推同宗之谊,速发精兵三、四万,行粮十万斛相助。请勿有误。’若得军马钱粮,却另作商议。”

  玄德从之,遣人往成都。来到关前,杨怀、高沛闻知此事,遂教高沛守关,杨怀同使者入成都,见刘璋呈上书信。刘璋看毕,问杨怀为何亦同来。杨怀曰:“专为此书而来。刘备自从入川,广布恩德,以收民心,其意甚是不善。今求军马钱粮,切不可与。如若相助,是把薪助火也。”刘璋曰:“吾与玄德有兄弟之情,岂可不助?”一人出曰:“刘备枭雄,久留于蜀而不遣,是纵虎入室矣。今更助之以军马钱粮,何异与虎添翼乎?”众视其人,乃零陵烝阳人,姓刘,名巴,字子初。刘璋闻刘巴之言,犹豫未决。黄权又复苦谏。璋乃量拨老弱军四千,米一万斛,发书遣使报玄德。仍令杨怀、高沛紧守关隘。刘璋使者到葭萌关见玄德,呈上回书。玄德大怒曰:“吾为汝御敌,费力劳心。汝今积财吝赏,何以使士卒效命乎?”遂扯毁回书,大骂而起。使者逃回成都。庞统曰:“主公只以仁义为重,今日毁书发怒,前情尽弃矣。”玄德曰:“如此,当若何?”庞统曰:“某有三条计策,请主公自择而行。”

  玄德问:“那三条计?”统曰:“只今便选精兵,昼夜兼道径袭成都:此为上计。杨怀、高沛乃蜀中名将,各仗强兵拒守关隘;今主公佯以回荆州为名,二将闻知,必来相送;就送行处,擒而杀之,夺了关隘,先取涪城,然后却向成都:此中计也。退还白帝,连夜回荆州,徐图进取:此为下计。若沉吟不去,将至大困,不可救矣。”玄德曰:“军师上计太促,下计太缓;中计不迟不疾,可以行之。”

  于是发书致刘璋,只说曹操令部将乐进引兵至青泥镇,众将抵敌不住,吾当亲往拒之,不及面会,特书相辞。书至成都,张松听得说刘玄德欲回荆州,只道是真心,乃修书一封,欲令人送与玄德,却值亲兄广汉太守张肃到,松急藏书于袖中,与肃相陪说话。肃见松神情恍惚,心中疑惑。松取酒与肃共饮。献酬之间,忽落此书于地,被肃从人拾得。席散后,从人以书呈肃。肃开视之。书略曰:“松昨进言于皇叔,并无虚谬,何乃迟迟不发?逆取顺守,古人所贵。今大事已在掌握之中,何故欲弃此而回荆州乎?使松闻之,如有所失。书呈到日,疾速进兵。松当为内应,万勿自误!”张肃见了,大惊曰:“吾弟作灭门之事,不可不首。”连夜将书见刘璋,具言弟张松与刘备同谋,欲献西川。刘璋大怒曰:“吾平日未尝薄待他,何故欲谋反!”遂下令捉张松全家,尽斩于市。后人有诗叹曰:“一览无遗世所稀,谁知书信泄天机。未观玄德兴王业,先向成都血染衣。”

  刘璋既斩张松,聚集文武商议曰:“刘备欲夺吾基业,当如之何?”黄权曰:“事不宜迟。即便差人告报各处关隘,添兵把守,不许放荆州一人一骑入关。”璋从其言,星夜驰檄各关去讫。却说玄德提兵回涪城,先令人报上涪水关,请杨怀,高沛出关相别。杨、高二将闻报,商议曰:“玄德此回若何?”高沛曰:“玄德合死。我等各藏利刃在身,就送行处刺之,以绝吾主之患。”杨怀曰:“此计大妙。”二人只带随行二百人,出关送行,其余并留在关上。

  玄德大军尽发。前至涪水之上,庞统在马上谓玄德曰:“杨怀、高沛若欣然而来,可提防之;若彼不来,便起兵径取其关,不可迟缓。”正说间,忽起一阵旋风,把马前“帅”字旗吹倒。玄德问庞统曰:“此何兆也?”统曰:“此警报也,杨怀、高沛二人必有行刺之意,宜善防之。”玄德乃身披重铠,自佩宝剑防备。人报杨、高二将前来送行。玄德令军马歇定。庞统分付魏延、黄忠:“但关上来的军士,不问多少,马步军兵,一个也休放回。”二将得令而去。

  却说杨怀、高沛二人身边各藏利刃,带二百军兵,牵羊送酒,直至军前。见并无准备,心中暗喜,以为中计。入至帐下、见玄德正与庞统坐于帐中。二将声喏曰:“闻皇叔远回,特具薄礼相送。”遂进酒劝玄德。玄德曰:“二将军守关不易,当先饮此杯。”二将饮酒毕,玄德曰:“吾有密事与二将军商议,闲人退避。”遂将带来二百人尽赶出中军。玄德叱曰:“左右与吾捉下二贼!”帐后刘封、关平应声而出。杨、高二人急待争斗,刘封、关平各捉住一人。玄德喝曰:“吾与汝主是同宗兄弟,汝二人何故同谋,离间亲情?”庞统叱左右搜其身畔,果然各搜出利刃一口。统便喝斩二人;玄德还犹未决,统曰:“二人本意欲杀吾主,罪不容诛。”遂叱刀斧手斩杨怀、高沛于帐前。黄忠、魏延早将二百从人,先自捉下,不曾走了一个。玄德唤入,各赐酒压惊。玄德曰:“杨怀、高沛离间吾兄弟,又藏利刃行刺,故行诛戮。尔等无罪,不必惊疑。”众各拜谢。庞统曰:“吾今即用汝等引路,带吾军取关。各有重赏。”众皆应允。是夜二百人先行,大军随后。前军至关下叫曰:“二将军有急事回,可速开关。”城上听得是自家军,即时开关。大军一拥而入,兵不血刃,得了涪关。蜀兵皆降。玄德各加重赏,遂即分兵前后守把。次日劳军,设宴于公厅。玄德酒酣,顾庞统曰:“今日之会,可为乐乎?”庞统曰:“伐人之国而以为乐,非仁者之兵也。”玄德曰:“吾闻昔日武王伐纣,作乐象功,此亦非仁者之兵欤?汝言何不合道理?可速退!”庞统大笑而起。左右亦扶玄德入后堂。睡至半夜,酒醒。左右以逐庞统之言,告知玄德。玄德大悔;次早穿衣升堂,请庞统谢罪曰:“昨日酒醉,言语触犯,幸勿挂怀。”庞统谈笑自若。玄德曰:“昨日之言,惟吾有失。”庞统曰:“君臣俱失,何独主公?”玄德亦大笑,其乐如初。

  却说刘璋闻玄德杀了杨、高二将,袭了涪水关,大惊曰:“不料今日果有此事!”遂聚文武,问退兵之策。黄权曰:“可连夜遣兵屯雒县,塞住咽喉之路。刘备虽有精兵猛将,不能过也。”璋遂令刘璝、泠苞、张任、邓贤点五万大军,星夜往守雒县,以拒刘备。四将行兵之次,刘璝曰:“吾闻锦屏山中有一异人,道号‘紫虚上人’,知人生死贵贱。吾辈今日行军,正从锦屏山过。何不试往问之?”张任曰:“大丈夫行兵拒敌,岂可问于山野之人乎?”璝曰:“不然。圣人云:‘至诚之道,可以前知。’吾等问于高明之人,当趋吉避凶。”于是四人引五六十骑至山下,问径樵夫。樵夫指高山绝顶上,便是上人所居。四人上山至庵前,见一道童出迎。问了姓名,引入庵中。只见紫虚上人,坐于蒲墩之上。四人下拜,求问前程之事。紫虚上人曰:“贫道乃山野废人,岂知休咎?”刘璝再三拜问,紫虚遂命道童取纸笔,写下八句言语,付与刘璝。其文曰:“左龙右凤,飞入西川。雏凤坠地,卧龙升天。一得一失,天数当然。见机而作,勿丧九泉。”刘璝又问曰:“我四人气数如何?”紫虚上人曰:“定数难逃,何必再问!”璝又请问时,上人眉垂目合,恰似睡着的一般,并不答应。四人下山。刘璝曰:“仙人之言,不可不信。”张任曰:“此狂叟也,听之何益。”遂上马前行。

  既至雒县,分调人马,守把各处隘口。刘璝曰:“雒城乃成都之保障,失此则成都难保。吾四人公议,着二人守城,二人去雒县前面,依山傍险,紥下两个寨子,勿使敌兵临城。”泠苞、邓贤曰:“某愿往结寨。”刘璝大喜,分兵二万,与泠、邓二人,离城六十里下寨。刘璝、张任守护雒城。

  却说玄德既得涪水关,与庞统商议进取雒城。人报刘璋拨四将前来,即日泠苞、邓贤领二万军离城六十里,紥下两个大寨。玄德聚众将问曰:“谁敢建头功,去取二将寨栅?”老将黄忠应声出曰:“老夫愿往。”玄德曰:“老将军率本部人马,前至雒城,如取得泠苞、邓贤营寨,必当重赏。”

  黄忠大喜,即领本部兵马,谢了要行。忽帐下一人出曰:“老将军年纪高大,如何去得?小将不才愿往。”玄德视之,乃是魏延。黄忠曰:“我已领下将令,你如何敢搀越?”魏延曰:“老者不以筋骨为能。吾闻泠苞、邓贤乃蜀中名将,血气方刚。恐老将军近他不得,岂不误了主公大事?因此愿相替,本是好意。”黄忠大怒曰:“汝说吾老,敢与我比试武艺么?”魏延曰:“就主公之前,当面比试。赢得的便去,何如?”黄忠遂趋步下阶,便叫小校“将刀来”!玄德急止之曰:“不可!吾今提兵取川,全仗汝二人之力。今两虎相斗,必有一伤。须误了我大事。吾与你二人劝解,休得争论。”庞统曰:“汝二人不必相争。即今泠苞、邓贤下了两个营寨。今汝二人自领本部军马,各打一寨。如先夺得者,便为头功。”于是分定黄忠打泠苞寨,魏延打邓贤寨。二人各领命去了。庞统曰:“此二人去,恐于路上相争,主公可自引军为后应。”玄德留庞统守城,自与刘封、关平引五千军随后进发。

  却说黄忠归寨,传令来日四更造饭,五更结束,平明进兵,取左边山谷而进。魏延却暗使人探听黄忠甚时起兵。探事人回报:“来日四更造饭,五更起兵。”魏延暗喜,分付众军士二更造饭,三更起兵,平明要到邓贤寨边。军士得令,都饱餐一顿,马摘铃,人衔枚,卷旗束甲,暗地去劫寨。三更前后,离寨前进。到半路,魏延马上寻思:“只去打邓贤寨,不显能处,不如先去打泠苞寨,却将得胜兵打邓贤寨。两处功劳,都是我的。”就马上传令,教军士都投左边山路里去。天色微明,离泠苞寨不远,教军士少歇,排搠金鼓旗幡、枪刀器械。早有伏路小军飞报入寨,泠苞已有准备了。一声炮响,三军上马,杀将出来。魏延纵马提刀,与泠苞接战。二将交马,战到三十合,川兵分两路来袭汉军。汉军走了半夜,人马力乏,抵当不住,退后便走。魏延听得背后阵脚乱,撇了泠苞,拨马回走。川兵随后赶来,汉军大败。走不到五里,山背后鼓声震地,邓贤引一彪军从山谷里截出来,大叫:“魏延快下马受降!”魏延策马飞奔,那马忽失前蹄,双足跪地,将魏延掀将下来。邓贤马奔到,挺枪来刺魏延。枪未到处,弓弦响,邓贤倒撞下马。后面泠苞方欲来救,一员大将,从山坡上跃马而来,厉声大叫:“老将黄忠在此!”舞刀直取泠苞。泠苞抵敌不住,望后便走。黄忠乘势追赶,川兵大乱。

  黄忠一枝军救了魏延,杀了邓贤,直赶到寨前。泠苞回马与黄忠再战。不到十余合,后面军马拥将上来,泠苞只得弃了左寨,引败军来投右寨。只见寨中旗帜全别,泠苞大惊。兜住马看时,当头一员大将,金甲锦袍,乃是刘玄德,左边刘封,右边关平,大喝道:“寨子吾已夺下,汝欲何往?”原来玄德引兵从后接应,便乘势夺了邓贤寨子。泠苞两头无路,取山僻小径,要回雒城。行不到十里,狭路伏兵忽起,搭钩齐举,把泠苞活捉了。原来却是魏延自知罪犯,无可解释,收拾后军,令蜀兵引路,伏在这里,等个正着。用索缚了泠苞,解投玄德寨来。却说玄德立起免死旗,但川兵倒戈卸甲者,并不许杀害,如伤者偿命;又谕众降兵曰:“汝川人皆有父母妻子,愿降者充军,不愿降者放回。”于是欢声动地。黄忠安下寨脚,径来见玄德,说魏延违了军令,可斩之。玄德急召魏延,魏延解泠苞至。玄德曰:“延虽有罪,此功可赎。”令魏延谢黄忠救命之恩,今后毋得相争。魏延顿首伏罪。玄德重赏黄忠,使人押泠苞到帐下,玄德去其缚,赐酒压惊,问曰:“汝肯降否?”泠苞曰:“既蒙免死,如何不降?刘璝、张任与某为生死之交;若肯放某回去,当即招二人来降,就献雒城。”玄德大喜,便赐衣服鞍马,令回雒城。魏延曰:“此人不可放回。若脱身一去,不复来矣。”玄德曰:“吾以仁义待人,人不负我。”

  却说泠苞得回雒城,见刘璝、张任,不说捉去放回,只说:“被我杀了十余人,夺得马匹逃回。”刘璝忙遣人往成都求救。刘璋听知折了邓贤,大惊,慌忙聚众商议。长子刘循进曰:“儿愿领兵前去守雒城。”璋曰:“既吾儿肯去,当遣谁人为辅?”一人出曰:“某愿往”璋视之,乃舅氏吴懿也。璋曰:“得尊舅去最好。谁可为副将?”吴懿保吴兰、雷铜二人为副将,点二万军马来到雒城。刘璝、张任接着,具言前事。吴懿曰:“兵临城下,难以拒敌,汝等有何高见?”泠苞曰:“此间一带,正靠涪江,江水大急;前面寨占山脚,其形最低。某乞五千军,各带锹锄前去,决涪江之水,可尽淹死刘备之兵也。”吴懿从其计,即令泠苞前往决水,吴兰、雷铜引兵接应。泠苞领命,自去准备决水器械。

  却说玄德令黄忠、魏延各守一寨,自回涪城,与军师庞统商议。细作报说:“东吴孙权遣人结好东川张鲁,将欲来攻葭萌关。”玄德惊曰:“若葭萌关有失,截断后路,吾进退不得,当如之何?”庞统谓孟达曰:“公乃蜀中人,多知地理,去守葭萌关如何?”达曰:“某保一人与某同去守关,万无一失。”玄德问何人。达曰:“此人曾在荆州刘表部下为中郎将,乃南郡枝江人,姓霍,名峻,字仲邈。”玄德大喜,即时遣孟达、霍峻守葭萌关去了。庞统退归馆舍,门吏忽报:“有客特来相访。”统出迎接,见其人身长八尺,形貌甚伟;头发截短,披于颈上;衣服不甚齐整。统问曰:“先生何人也?”其人不答,径登堂仰卧床上。统甚疑之。再三请问。其人曰:“且消停,吾当与汝说知天下大事。”统闻之愈疑,命左右进酒食。其人起而便食,并无谦逊;饮食甚多,食罢又睡。统疑惑不定,使人请法正视之,恐是细作。法正慌忙到来。统出迎接,谓正曰:“有一人如此如此。”法正曰:“莫非彭永言乎?”升阶视之。其人跃起曰:“孝直别来无恙!”正是:只为川人逢旧识,遂令涪水息洪流。

  毕竟此人是谁,且看下文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送子入關_朱漪.djvu 送子入關_朱漪.djvu 蘇聯的檢察制度_高爾謝寧.djvu 蘇聯共產黨歷史.djvu 蘇聯見聞記_傑羅彌特爾敦.djvu 蘇聯勞動立法原理_柏休斯德尼克.djvu 蘇圖書館事業概觀_華西裡青科.djvu 蘇聯偉大女藝人克尼碧爾契訶娃_羅司托茨基.djvu 綏遠省立圖書館概況_綏遠省立圖書館.djvu 歲計法令彙編.djvu 孫文主義之哲學的基礎_戴季陶.djvu 孫先生之思想及其主義.djvu 孫中山全集第二集建國方略.djvu 台灣半月遊記_江庸.djvu 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提出省參議會第一屆第一次大會施政報告.djvu 台灣之石油工業_金開英.djvu 談龍集_周作人1885~1967散文隨筆.djvu 棠棣之花_郭沫若.djvu 體育行政_金兆均.djvu 田賦芻議.djvu 田賦會要第二篇田賦史.djvu 田徑賽及全能運動_世界運動會.djvu 田園工廠手工場.djvu 田園交響樂_紀德A.djvu 鐵道年鑒第三卷.djvu 鐵道年鑒第一卷.djvu 中央銀行會計規程第一編業務會計規程_中央銀行總行.djvu 鐵路會計學上冊.djvu 鐵路會計學下冊.djvu 鐵路會計則例彙編_國民政府鐵道部.djvu 鐵路經濟論文集_勞勉.djvu 鐵路歷史_.djvu 鐵路暫行會計制度_中央人民政府鐵道部.djvu 通俗資本論.djvu 通信學摘要_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djvu 童年時代_郭沫若.djvu 圖書館學講義_桂質柏.djvu 圖書館重要法令_.djvu 圖書館組織與管理_洪有豐.djvu 圖書裝釘術_夏澤蘭.djvu 民法親屬實用_陳顧遠.djvu 重逢_瓦希列夫斯卡亞.djvu 團長最近對於政治之指示_中央訓團練.djvu 三民主義青年團團員忠勇事略_作者不詳.djvu 挖工事_晉冀魯豫軍區文工團.djvu 外國民族英雄史話_三民主義青年團中央團部.djvu 汪精為買國密約_作著不詳.djvu 王克勤班_晉冀魯豫軍區文藝工作團六縱文藝工作隊.djvu 王克勤班_周振華張立友史超江濤.djvu 廣注王氏續古文辭類纂上.djvu 王秀鸞_傅鐸.djvu 評註王陽明先生全集_許舜屏.djvu 評註王陽明先生全集_許舜屏.djvu 評註王陽明先生全集_許舜屏.djvu 詳註王陽明先生全集_許舜屏.djvu 網舊聞齋調刁集上.djvu 網舊聞齋調刁集下.djvu 資本論提綱_.djvu 韋莊年譜_不詳.djvu 唯識易簡_唐大圓居士.djvu 唯物論與經驗批判論下冊.djvu 唯物論與經驗批判論上冊.djvu 維摩詰所說不可思議解脫經釋_太虛法師.djvu 偉大的蔣主席_鄧文義.djvu 偉大人物的少年時代_中學生社.djvu 偽幣製造者上_紀德.djvu 委員長蔣訓詞_蔣介石.djvu 言文對照古文筆法百篇_胡懷琛.djvu 文化之出路_尼亞芬.djvu 中國政治制度史二.djvu 中國政治制度史一_曾資生.djvu 中央政治學校概況_.djvu 中央政治學校附設地政學院一覽_民2212版x1_096.djvu 文學底基礎知識_以群.djvu 西洋小說發達史_謝六逸.djvu 歐人之漢學研究.djvu 文藻月刊_文藻月刊社.djvu 文章講話_夏丐尊葉紹鈞.djvu 文章講話_夏丐尊葉紹鈞.djvu 文章作法_夏丐尊劉薰宇.djvu 文章作法_夏丐尊劉薰宇.djvu 唐楷選目_蔣樂菴.djvu 代疑續編_楊廷筠.djvu 我的青年時期於右任先生自述_於右任.djvu 我國聖教二十二種名稱之考釋_方豪.djvu 我國學校衛生教育過去辦理情形及今後推進方法_.djvu 我們初到華西_久大鹽業公司永利化學工業公司黃海化學工業研究社聯合辦事處.djvu 我們對目前國是的主張_毛澤東等.djvu 我們怎樣為抗日復土而奮鬥_趙侗.djvu 我為中國人說話_CrowCarl.djvu 我怎樣做了日本的間諜_費斯白.djvu 五權憲法與各國憲法_胡經明.djvu 五十五年來之金陵大學_.djvu 五五憲草研究_葉青.djvu 武漢隨筆集_新莊庸次郎.djvu 武訓先生九七誕辰紀念冊.djvu 湖南省財政廳物價指數特刊自民國二十年四月至民國二十二年十二月_湖南財政廳第四科.djvu 物權法_胡元義.djvu 西北墾殖論.djvu 周作人論_陶明志.djvu 西北食鹽_王永焱.djvu 中央訓練團黨政訓練班第九期工作討論會總結論_.djvu 津逮秘書第十集之西京雜記_葛洪汲古閣藏本.djvu 希特勒意在消滅日本_PettenkofferAnton.djvu 西洋古代中世哲學史大綱_劉伯明.djvu 西洋教育史大綱.djvu 西域南海史地考證譯叢四編_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編譯委員會.djvu 夏陶然的道路_何啟君劉子久.djvu 廈門大學十週年紀念刊_廈門大學.djvu 廈門大學中文圖書目錄_廈門大學圖書館.djvu 縣長從政須知_.djvu 保安警察_李承膜.djvu 縣各級民意機關_陳念中.djvu 縣各級組織綱要_行政院縣政計劃委員會.djvu 縣戶口普查方案_.djvu 現代第三卷匯訂.djvu 現代國際政治_中央陸軍軍官學校.djvu 現代勞動問題論叢書一_陳振鷺.djvu 現代民治政體第二編中_.djvu 現代商品學.djvu 将军死绥 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 将子无怒 将欲取之,必固与之 将相宁有种耶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将门有将 将顺其美,匡救其恶 尊中酒不空 尊其所闻则高明,行其所知则光大 小人不乐成人之美 小人之幸,君子之不幸 小人勿用 小人好议论,不乐成人之美 小人怀惠 小人无忌惮 小人穷斯滥矣 小人道长,君子道消 小子狂简,不知所裁 小德出入 小德役大德,小贤役大贤 小桥流水人家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少年心事当拿云 少所见,多所怪 少遭闵凶 尔为尔,我为我 尚慎旃哉 尧舜之民,比屋可封 尧舜其犹病诸 就之如日,望之如云 就有道而正焉 尽人事以听天命 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尽其在我,听其在天 尽在不言中 尽态极妍 尽是刘郎去后栽 尽美矣,未尽善也 尾大不掉 局促若辕下驹 居之安,则资之深;资之深,则取之左右逢其源 居仁由义 居多暇日 居常以待终 居必择乡,游必就士 居无求安 居易以俟命 居移气,养移体 居,吾语汝 屋漏在上,知之在下 屋漏更遭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属当戎行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山川满目泪沾衣 山有猛兽,蔾藿不采 山梁雌雉,时哉时哉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山色有无中 山花烂漫时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岁在申酉,乞浆得酒;岁在辰巳,嫁妻卖子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 岁聿云暮 岂不毅然大丈夫哉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岌岌乎殆哉 峻宇雕墙 峻极于天 嵩高维岳,峻极于天 工夫在诗外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巧者不过习者之门 巧诈不如拙诚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已而已而 币重而言甘,诱我也 布在方策 师严然后道尊 师也过,商也不及 师克在和,不在众 师其意,不师其辞 师夷长技 师直为壮曲为老 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 常将冷眼看螃蟹,看你横行得几时 平生不作亏心事,半夜敲门不吃惊 平生不作皱眉事,世上应无切齿人 平秩东作 平章百姓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年长以倍,则父事之;十年以长,则兄事之 床头黄金尽,壮士无颜色 应变将略,非其所长 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尊俎而代之 度长絜大 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 庭院深深深几许 庶绩咸熙 廉而不刿 廉颇老矣 廊庙之材,非一木之枝 建翠凤之旗,树灵鼍之鼓 开到荼䕷花事了 开口告人难 开国承家,小人勿用 开宗明义第一章 开物成务 弃其旧而新是谋 弃甲则那 弃甲曳兵而走 式是百辟 式歌且舞 式遄其归 式遏寇虐 弓上弦,刀出鞘 引而伸之,触类而长之 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