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四十九回 七星坛诸葛祭风 三江口周瑜纵火

第四十九回 七星坛诸葛祭风 三江口周瑜纵火

  却说周瑜立于山顶,观望良久,忽然望后而倒,口吐鲜血,不省人事。左右救回帐中。诸将皆来动问,尽皆愕然相顾曰:“江北百万之众,虎踞鲸吞。不争都督如此,倘曹兵一至,如之奈何?”慌忙差人申报吴侯,一面求医调治。

  却说鲁肃见周瑜卧病,心中忧闷,来见孔明,言周瑜卒病之事。孔明曰:“公以为何如?”肃曰:“此乃曹操之福,江东之祸也。”孔明笑曰:“公瑾之病,亮亦能医。”肃曰:“诚如此,则国家万幸!”即请孔明同去看病。肃先入见周瑜。瑜以被蒙头而卧。肃曰:“都督病势若何?”周瑜曰:“心腹搅痛,时复昏迷。”肃曰:“曾服何药饵?”瑜曰:“心中呕逆,药不能下。”肃曰:“适来去望孔明,言能医都督之病。现在帐外,烦来医治,何如?”瑜命请入,教左右扶起,坐于床上。孔明曰:“连日不晤君颜,何期贵体不安!”瑜曰:“人有旦夕祸福,岂能自保?”孔明笑曰:“天有不测风云,人又岂能料乎?”瑜闻失色,乃作呻吟之声。孔明曰:“都督心中似觉烦积否?”瑜曰:“然,”孔明曰:“必须用凉药以解之。”瑜曰:“已服凉药,全然无效。”孔明曰:“须先理其气;气若顺,则呼吸之间,自然痊可。”瑜料孔明必知其意,乃以言挑之曰:“欲得顺气,当服何药?”孔明笑曰:“亮有一方,便教都督气顺。”瑜曰:“愿先生赐教。”孔明索纸笔,屏退左右,密书十六字曰:“欲破曹公,宜用火攻;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写毕,递与周瑜曰:“此都督病源也。”瑜见了大惊,暗思:“孔明真神人也!早已知我心事!只索以实情告之。”乃笑曰:“先生已知我病源,将用何药治之?事在危急,望即赐教。”孔明曰:“亮虽不才,曾遇异人,传授奇门遁甲天书,可以呼风唤雨。都督若要东南风时,可于南屏山建一台,名曰七星坛:高九尺,作三层,用一百二十人,手执旗幡围绕。亮于台上作法,借三日三夜东南大风,助都督用兵,何如?”瑜曰:“休道三日三夜,只一夜大风,大事可成矣。只是事在目前,不可迟缓。”孔明曰:“十一月二十日甲子祭风,至二十二日丙寅风息,如何?”瑜闻言大喜,矍然而起。便传令差五百精壮军士,往南屏山筑坛;拨一百二十人,执旗守坛,听候使令。

  孔明辞别出帐,与鲁肃上马,来南屏山相度地势,令军士取东南方赤土筑坛。方圆二十四丈,每一层高三尺,共是九尺。下一层插二十八宿旗:东方七面青旗,按角、亢、氏、房、心、尾、箕,布苍龙之形;北方七面皂旗,按斗、牛、女、虚、危、室、壁,作玄武之势;西方七面白旗,按奎、娄、胃、昴、毕、觜、参,踞白虎之威;南方七面红旗,按井、鬼、柳、星、张、翼、轸,成朱雀之状。第二层周围黄旗六十四面,按六十四卦,分八位而立。上一层用四人,各人戴束发冠,穿皂罗袍,凤衣博带,朱履方裾。前左立一人,手执长竿,竿尖上用鸡羽为葆。以招风信;前右立一人,手执长竿,竿上系七星号带,以表风色;后左立一人,捧宝剑;后右立一人,捧香炉。坛下二十四人,各持旌旗、宝盖、大戟、长戈、黄钺、白旄、朱幡、皂纛,环绕四面。

  孔明于十一月二十日甲子吉辰,沐浴斋戒,身披道衣,跣足散发,来到坛前。分付鲁肃曰:“子敬自往军中相助公瑾调兵。倘亮所祈无应,不可有怪。”鲁肃别去。孔明嘱付守坛将士:“不许擅离方位。不许交头接耳。不许失口乱言。不许失惊打怪。如违令者斩!”众皆领命。孔明缓步登坛,观瞻方位已定,焚香于炉,注水于盂,仰天暗祝。下坛入帐中少歇,令军士更替吃饭。孔明一日上坛三次,下坛三次。却并不见有东南风。且说周瑜请程普、鲁肃一班军官,在帐中伺候,只等东南风起,便调兵出;一面关报孙权接应。黄盖已自准备火船二十只,船头密布大钉;船内装载芦苇干柴,灌以鱼油,上铺硫黄、焰硝引火之物,各用青布油单遮盖;船头上插青龙牙旗,船尾各系走舸:在帐下听候,只等周瑜号令。甘宁、阚泽窝盘蔡和、蔡中在水寨中,每日饮酒,不放一卒登岸;周围尽是东吴军马,把得水泄不通:只等帐上号令下来。周瑜正在帐中坐议,探子来报:“吴侯船只离寨八十五里停泊,只等都督好音。”瑜即差鲁肃遍告各部下官兵将士:“俱各收拾船只、军器、帆橹等物。号令一出,时刻休违。倘有违误,即按军法。”众兵将得令,一个个磨拳擦掌,准备厮杀。

  是日,看看近夜,天色清明,微风不动。瑜谓鲁肃曰:“孔明之言谬矣。隆冬之时,怎得东南风乎?”肃曰:“吾料孔明必不谬谈。”将近三更时分,忽听风声响,旗幡转动。瑜出帐看时,旗脚竟飘西北。霎时间东南风大起,瑜骇然曰:“此人有夺天地造化之法、鬼神不测之术!若留此人,乃东吴祸根也。及早杀却,免生他日之忧。”急唤帐前护军校尉丁奉、徐盛二将:“各带一百人。徐盛从江内去,丁奉从旱路去,都到南屏山七星坛前,休问长短,拿住诸葛亮便行斩首,将首级来请功。”二将领命。徐盛下船,一百刀斧手荡开棹桨;丁奉上马,一百弓弩手各跨征驹:往南屏山来。于路正迎着东南风起。后人有诗曰:“七星坛上卧龙登,一夜东风江水腾。不是孔明施妙计,周郎安得逞才能?”

  丁奉马军先到,见坛上执旗将士,当风而立。丁奉下马提剑上坛,不见孔明,慌问守坛将士。答曰:“恰才下坛去了。”丁奉忙下坛寻时,徐盛船已到。二人聚于江边。小卒报曰:“昨晚一只快船停在前面滩口。适间却见孔明披发下船,那船望上水去了。”丁奉、徐盛便分水陆两路追袭。徐盛教拽起满帆,抢风而使。遥望前船不远,徐盛在船头上高声大叫:“军师休去!都督有请!”只见孔明立于船尾大笑曰:“上覆都督:好好用兵;诸葛亮暂回夏口,异日再容相见。”徐盛曰:“请暂少住,有紧话说。”孔明曰:“吾已料定都督不能容我,必来加害,预先教赵子龙来相接。将军不必追赶。”徐盛见前船无篷,只顾赶来。看看至近,赵云拈弓搭箭,立于船尾大叫曰:“吾乃常山赵子龙也!奉令特来接军师。你如何来追赶?本待一箭射死你来,显得两家失了和气。——教你知我手段!”言讫,箭到处,射断徐盛船上篷索。那篷堕落下水,其船便横。赵云却教自己船上拽起满帆,乘顺风而去。其船如飞,追之不及。岸上丁奉唤徐盛船近岸,言曰:“诸葛亮神机妙算,人不可及。更兼赵云有万夫不当之勇,汝知他当阳长坂时否?吾等只索回报便了。”于是二人回见周瑜,言孔明预先约赵云迎接去了。周瑜大惊曰:“此人如此多谋,使我晓夜不安矣!”鲁肃曰:“且待破曹之后,却再图之。”

  瑜从其言,唤集诸将听令。先教甘宁:“带了蔡中并降卒沿南岸而走,只打北军旗号,直取乌林地面,正当曹操屯粮之所,深入军中,举火为号。只留下蔡和一人在帐下,我有用处。”第二唤太史慈分付:“你可领三千兵,直奔黄州地界,断曹操合淝接应之兵,就逼曹兵,放火为号;只看红旗,便是吴侯接应兵到。”这两队兵最远,先发。第三唤吕蒙领三千兵去乌林接应甘宁,焚烧曹操寨栅,第四唤凌统领三千兵,直截彝陵界首,只看乌林火起,以兵应之。第五唤董袭领三千兵,直取汉阳,从汉川杀奔曹操案中。看白旗接应。第六唤潘璋领三千兵,尽打白旗,往汉阳接应董袭。六队船只各自分路去了。却令黄盖安排火船,使小卒驰书约曹操,今夜来降。一面拨战船四只,随于黄盖船后接应。第一队领兵军官韩当,第二队领兵军官周泰,第三队领兵军官蒋钦,第四队领兵军官陈武:四队各引战船三百只,前面各摆列火船二十只。周瑜自与程普在大艨艟上督战,徐盛、丁奉为左右护卫,只留鲁肃共阚泽及众谋士守寨。程普见周瑜调军有法,甚相敬服。却说孙权差使命持兵符至,说已差陆逊为先锋,直抵蕲、黄地面进兵,吴侯自为后应。瑜又差人西山放火炮,南屏山举号旗。各各准备停当,只等黄昏举动。

  话分两头。且说刘玄德在夏口专候孔明回来,忽见一队船到,乃是公子刘琦自来探听消息。玄德请上敌楼坐定,说:“东南风起多时,子龙去接孔明,至今不见到,吾心甚忧。”小校遥指樊口港上:“一帆风送扁舟来到,必军师也。”玄德与刘琦下楼迎接。须臾船到,孔明、子龙登岸。玄德大喜。问候毕,孔明曰:“且无暇告诉别事。前者所约军马战船,皆已办否?”玄德曰:“收拾久矣,只候军师调用。”

  孔明便与玄德、刘琦升帐坐定,谓赵云曰:“子龙可带三千军马,渡江径取乌林小路,拣树木芦苇密处埋伏。今夜四更已后,曹操必然从那条路奔走。等他军马过,就半中间放起火来。虽然不杀他尽绝,也杀一半。”云曰:“乌林有两条路:一条通南郡,一条取荆州。不知向那条路来?”孔明曰:“南郡势迫,曹操不敢往;必来荆州,然后大军投许昌而去。”云领计去了。又唤张飞曰:“翼德可领三千兵渡江,截断彝陵这条路,去葫芦谷口埋伏。曹操不敢走南彝陵,必望北彝陵去。来日雨过,必然来埋锅造饭。只看烟起,便就山边放起火来。虽然不捉得曹操,翼德这场功料也不小。”飞领计去了。又唤糜竺、糜芳、刘封三人各驾船只,绕江剿擒败军,夺取器械。三人领计去了。孔明起身,谓公子刘琦曰:“武昌一望之地。最为紧要。公子便请回,率领所部之兵,陈于岸口。操一败必有逃来者,就而擒之,却不可轻离城郭。”刘琦便辞玄德、孔明去了。孔明谓玄德曰:“主公可于樊口屯兵,凭高而望,坐看今夜周郎成大功也。”

  时云长在侧,孔明全然不睬。云长忍耐不住,乃高声曰:“关某自随兄长征战,许多年来,未尝落后。今日逢大敌,军师却不委用,此是何意?”孔明笑曰:“云长勿怪!某本欲烦足下把一个最紧要的隘口,怎奈有些违碍,不敢教去。”云长曰:“有何违碍?愿即见谕。”孔明曰:“昔日曹操待足下甚厚,足下当有以报之。今日操兵败,必走华容道;若令足下去时,必然放他过去。因此不敢教去。”云长曰:“军师好心多!当日曹操果是重待某,某已斩颜良,诛文丑,解白马之围,报过他了。今日撞见,岂肯放过!”孔明曰:“倘若放了时,却如何?”云长曰:“愿依军法!”孔明曰:“如此,立下文书。”云长便与了军令状。”云长曰:“若曹操不从那条路上来,如何?”孔明曰:“我亦与你军令状。云长大喜。孔明曰:“云长可于华容小路高山之处,堆积柴草,放起一把火烟,引曹操来。”云长曰:“曹操望见烟,知有埋伏,如何肯来?”孔明笑曰:“岂不闻兵法‘虚虚实实’之论?操虽能用兵,只此可以瞒过他也。他见烟起,将谓虚张声势,必然投这条路来。将军休得容情。”云长领了将令,引关平、周仓并五百校刀手,投华容道埋伏去了。玄德曰:“吾弟义气深重,若曹操果然投华容道去时,只恐端的放了。”孔明曰:“亮夜观乾象,操贼未合身亡。留这人情,教云长做了,亦是美事。”玄德曰:“先生神算,世所罕及!”孔明遂与玄德往樊口,看周瑜用兵,留孙乾、简雍守城。却说曹操在大寨中,与众将商议,只等黄盖消息。当日东南风起甚紧。程昱入告曹操曰:“今日东南风起,宜预提防。”操笑曰:“冬至一阳生,来复之时,安得无东南风?何足为怪!”军士忽报江东一只小船来到,说有黄盖密书。操急唤入。其人呈上书。书中诉说:“周瑜关防得紧,因此无计脱身。今有鄱阳湖新运到粮,周瑜差盖巡哨,已有方便。好歹杀江东名将,献首来降。只在今晚二更,船上插青龙牙旗者,即粮船也。”操大喜,遂与众将来水寨中大船上,观望黄盖船到。

  且说江东,天色向晚,周瑜唤出蔡和,令军士缚倒。和叫:“无罪!”瑜曰:“汝是何等人,敢来诈降!吾今缺少福物祭旗,愿借你首级。”和抵赖不过,大叫曰:“汝家阚泽、甘宁亦曾与谋!”瑜曰:“此乃吾之所使也。”蔡和悔之无及。瑜令捉至江边皂纛旗下,奠酒烧纸,一刀斩了蔡和,用血祭旗毕,便令开船。黄盖在第三只火船上,独披掩心,手提利刃,旗上大书“先锋黄盖”。盖乘一天顺风,望赤壁进发。是时东风大作,波浪汹涌。操在中军遥望隔江,看看月上,照耀江水,如万道金蛇,翻波戏浪。操迎风大笑,自以为得志。忽一军指说:“江南隐隐一簇帆幔,使风而来。”操凭高望之。报称:“皆插青龙牙旗。内中有大旗,上书先锋黄盖名字。”操笑曰:“公覆来降,此天助我也!”来船渐近。程昱观望良久,谓操曰:“来船必诈。且休教近寨。”操曰:“何以知之!”程昱曰:“粮在船中,船必稳重;今观来船,轻而且浮。更兼今夜东南风甚紧,倘有诈谋,何以当之?”操省悟,便问:“谁去止之?”文聘曰:“某在水上颇熟,愿请一往。”言毕,跳下小船,用手一指,十数只巡船,随文聘船出。聘立于船头,大叫:“丞相钧旨:南船且休近寨,就江心抛住。”众军齐喝:“快下了篷!”言未绝,弓弦响处,文聘被箭射中左臂,倒在船中。船上大乱,各自奔回。南船距操寨止隔二里水面。黄盖用刀一招,前船一齐发火。火趁风威,风助火势,船如箭发,烟焰涨天。二十只火船,撞入水寨,曹寨中船只一时尽着;又被铁环锁住,无处逃避。隔江炮响,四下火船齐到,但见三江面上,火逐风飞,一派通红,漫天彻地。

  曹操回观岸上营寨,几处烟火。黄盖跳在小船上,背后数人驾舟,冒烟突火,来寻曹操。操见势急,方欲跳上岸,忽张辽驾一小脚船,扶操下得船时,那只大船,已自着了。张辽与十数人保护曹操,飞奔岸口。黄盖望见穿绛红袍者下船,料是曹操,乃催船速进,手提利刃,高声大叫:“曹贼休走!黄盖在此!”操叫苦连声。张辽拈弓搭箭,觑着黄盖较近,一箭射去。此时风声正大,黄盖在火光中,那里听得弓弦响?”正中肩窝,翻身落水。正是:火厄盛时遭水厄,棒疮愈后患金疮。

  未知黄盖性命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冬心齋研銘一卷 類書纂要三十三卷 澄懷主人[張廷玉]自訂年譜六卷 皇朝五經彚解二百七十卷 島居隨錄五卷 秘傳天錄閣寓言外史八卷 風箏誤傳奇二卷 四印齋所刻詞 養知書屋詩集十五卷 [漁洋山人著述]六種 古微堂内外集内集三卷外集七卷 王荆公唐百家詩選二十卷 定香亭筆談四卷 文選李善注六十卷 尚書古文疏證八卷 秋蓼山房詩稿二卷補遺一卷秋蓼山房詞稿一卷 公呈浙撫奏建三忠祠稿 [道光]直隸南雄州志三十四卷首一卷 增補四書人物聚考二十二卷 閱微草堂筆記 繡花燈 九邊圖 愛古堂文稿二卷詩稿四卷 靈鶼閣叢書五十六種 幼學操身不分卷 註陸宣公奏議十五卷 蒙古諸部述略 醫宗備要三卷 直廬稿 [光緒]武鄉縣續志四卷 [光緒]畢節縣志十卷首一卷 柳蠶新編一卷 朱子[熹]年譜綱目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南華經四卷 春秋屬辭辨例編六十卷首一卷 陳克齋先生集五卷 孚佑帝君普度本傳經 阮亭選古詩三十二卷 四書味根錄三十九卷 [光緒二十三年秋季]新增爵秩全覽 [康熙]茂名縣志四卷 畏齋四書客難四卷 申斗垣校正外科啟玄十二卷 兩浙輶軒續錄五十四卷補遺六卷 紀載彙編 梁書五十六卷 詩毛氏傳疏三十卷 宋元學案一百卷首一卷 周禮註疏四十二卷 四川通志二百四卷首二十二卷 [乾隆]普寧縣志十卷首一卷 尸子二卷 筆花醫鏡四卷 欽定大清會典一百卷 念佛警策二卷 讀杜心解六卷 大清畿輔書徵勘誤表 無邪堂答問五卷 程氏演繁露十六卷續集六卷 古香樓遺稿十卷 史記瑣言一_沈家本撰.djvu 史記瑣言二_沈家本撰.djvu 史記瑣言三_沈家本撰.djvu 漢書瑣言一_沈家本撰.djvu 漢書瑣言二_沈家本撰.djvu 宋瑣語一_郝懿行撰.djvu 宋瑣語二_郝懿行撰.djvu 唐藩鎮指掌一_張大齡著.djvu 唐藩鎮指掌二_張大齡著.djvu 增入名儒講義一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二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三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四_不著撰人_x1_62.djvu 增入名儒講義五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六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七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八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九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十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十一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十二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十三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十四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十五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十六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十七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十八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十九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二十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二十一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二十二_不著撰人.djvu 增入名儒講義二十三_不著撰人.djvu 阿Q正傳_魯迅激流書店.djvu 在酒樓上_上海商務.djvu 魯迅代表作_魯迅三通書局上海.djvu 魯迅代表作_魯迅全球書店上海.djvu 魯迅傑作選_巴雷朱紹之新象書店上海.djvu 魯迅作品選集_魯迅文求堂書店東京.djvu 魯迅文藝創作選_魯迅吉林書店.djvu 魯迅選集_葉忘尤萬象書屋上海.djvu 矛盾短篇小說集_矛盾開明書局上海.djvu 矛盾代表作_矛盾全球書店上海.djvu 紅波_梁溪錢釋雲.djvu 現代文選_世界文學編譯社世界文學編譯社香港.djvu 蘇綠綺佳作選_巴雷大發書店.djvu 汪錫鵬小說集_汪錫鵬矛盾出版社上海.djvu 蕭軍傑作選_蕭軍大方書局上海.djvu 流離集_徐仲年正中書局.djvu 葉靈風創作選_葉靈風中央書店上海.djvu 達夫短片小說_郁達夫上海北新.djvu 達夫短篇小說集下_郁達夫.djvu 解放區短篇創作選二_周揚東北書店.djvu 資平小說全集一.djvu 惠娘小傅冰天鴻影_春夢生胡寄塵廣益書局上海.djvu 冷宮紅杏_何恭第游於藝社.djvu 瘟生日記_滑稽編輯社滑稽編輯社上海x1_071.djvu 念年從軍記_孔慶貽.djvu 海的渴慕者_俍工民智書局上海.djvu 中國偵探案全集_沈蓮儂世界書局上海.djvu 一葉_王統照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並頭花_吳亞公志成書局上海.djvu 隔膜_葉紹鈞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白話短篇寫實小說_張九如新文化書社上海.djvu 小說第一集_止水晨報社北京.djvu 點滴上_周作人北京大學出版部北京.djvu 點滴下_周作人北京在學出版部北京.djvu 火榴_曹雪松尚志書屋上海.djvu 心影錄_程芷人中華書局上海.djvu 竹林的故事_馮文炳北新書局x1_129.djvu 芝蘭與茉莉_顧一樵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長跪_洪為法光華書局上海.djvu 西冷橋畔_胡雲翼北新書局上海.djvu 處女夢_火雪明群眾圖書公司上海.djvu 秋蟬_蔣山青上海出版合作社上海.djvu 鴨綠江上_蔣光赤亞東圖書館上海.djvu 錢如海_今睿.djvu 海的渴慕者_俍工民智書局上海.djvu 渺茫的西南風_劉大傑北新書局上海.djvu 海濱之人_廬隱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綴網勞蛛_落華生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空山雷雨_落華生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荊棘_朋其開明書店上海.djvu 夢裡的微笑_周全平光華書局上海.djvu 病_尚鋮泰東圖書局上海.djvu 木犀_陶晶孫創造社出版上海.djvu 壁畫_滕固國華書局上海.djvu 耶蘇的吩咐_汪靜之文學界週報社.djvu 柚子_王魯彥北新書局上海.djvu 愛之衝突_王衡北新書局上海.djvu 飄渺的夢及其他_向培良.djvu 慘霧_許傑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沉淪_郁達夫泰東圖書局上海.djvu 烏蘿集_郁達夫泰東圖書局上海.djvu 旅途_張聞天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愛之焦點_張資平泰東圖書館上海.djvu 煩惱的網_周全平泰東圖書局上海.djvu 澤瀉集_周作人北新書局.djvu 山中牧歌_艾蕪天馬書店上海.djvu 情形小說_巴夫天馬書店上海.djvu 春天裡的秋天_巴金開明書店上海.djvu 沉落_巴金商務印書局上海.djvu 電_巴金東方書店奉天.djvu 海行雜記_巴金開明書局上海.djvu 海行雜記_巴金開明書店上海.djvu 萌芽_巴金現代書局上海.djvu 抹布_巴金星雲堂書店北平.djvu 霧_巴金新中國書局上海.djvu 新生_巴金開明書店上海.djvu 雪_巴金平社出版社舊金山.djvu 幽靈_巴金藝光書店奉天.djvu 脫了牢獄的新囚_白鷗女士湖風書局.djvu 超人_冰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姑姑_冰心北新書局上海.djvu 南歸_冰心北新書局上海.djvu 往事_冰心開明書店上海.djvu 心的慘泣_曹雪松大東書局上海.djvu 漩渦_陳白塵金屋書店上海.djvu 春天的人們_長虹光華書局上海.djvu 歸來_陳白塵.djvu 黃昏_陳靄麓世界書局上海.djvu 羊续悬鱼 羊胃 羊胃狗尾 羊裘 羊裘烟水 羊裘翁 羊裘老子 羊裘钓 羊裘钓桐庐 羊裙 羊角扶摇 羊角抟扶 羊角抟风 羊触藩 羊说 羊质虎皮 羊起成群 羊踏寒蔬 羊踏菜 羊蹴蔬 羊车 羊车不见 羊车住 羊车到 羊车玉果 羊车载果 羊酪 羊酪莼羹 羊驾小车 羊鹤 美人香草 美女簪花 美新 美玉三献 美玉经三火 美疢 美稷相迎 美舜歌 美芹 美轮美奂 美锦 羔丝 羔羊 羔羊素丝 羝乳年 羝羊触藩 羞与为伍 羞哙伍 羞山鸡 羞布鼓 羞涩空囊 羞问马 羞面江东 羡鱼 羡鱼之网 群空冀 群羊化石 群蛙鼓吹 群马南渡 群麋鹿 羯末 羯末封胡 羯鼓催春雷 羯鼓唤花开 羯鼓彻明催 羲上人 羲之癖 羲之誓墓 羲和 羲和御车 羲和持鞭 羲和敲日 羲和日车 羲和日驭 羲和走驭 羲和车 羲和轮 羲和辔 羲和迁辔 羲和鞭日 羲和驭 羲和驭日 羲和驱日月 羲和驾 羲娥 羲庭 羲御 羲景 羲曜 羲皇上 羲皇人 羲皇客 羲舒 羲车 羲轮 羲辔 羲阳 羲驭 羹墙 羹墙之悲 羹墙如见 羹存戛釜 羹芋魁 羹颉侯 羽乡 羽从 羽仪 羽扇扬风 羽扇挥兵 羽扇挥军 羽括 羽林 羽林士 羽林子 羽林孤儿 羽林郎 羽林骑 羽渊魄 羽觞随波 羿中九乌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