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四十五回 三江口曹操折兵 群英会蒋干中计

第四十五回 三江口曹操折兵 群英会蒋干中计

  却说周瑜闻诸葛瑾之言,转恨孔明,存心欲谋杀之。次日,点齐军将,入辞孙权。权曰:“卿先行,孤即起兵继后。”瑜辞出,与程普、鲁肃领兵起行,便邀孔明同住。孔明欣然从之。一同登舟,驾起帆樯,迤逦望夏口而进。离三江口五六十里,船依次第歇定。周瑜在中央下寨,岸上依西山结营,周围屯住。孔明只在一叶小舟内安身。

  周瑜分拨已定,使人请孔明议事。孔明至中军帐,叙礼毕,瑜曰:“昔曹操兵少,袁绍兵多,而操反胜绍者,因用许攸之谋,先断乌巢之粮也。今操兵八十三万,我兵只五六万,安能拒之?亦必须先断操之粮,然后可破。我已探知操军粮草,俱屯于聚铁山。先生久居汉上,熟知地理。敢烦先生与关、张、子龙辈——吾亦助兵千人——星夜往聚铁山断操粮道。彼此各为主人之事,幸勿推调。”孔明暗思:“此因说我不动,设计害我。我若推调,必为所笑。不如应之,别有计议。”乃欣然领诺。瑜大喜。孔明辞出。鲁肃密谓瑜曰:“公使孔明劫粮,是何意见?”瑜曰:“吾欲杀孔明,恐惹人笑,故借曹操之手杀之,以绝后患耳。”肃闻言,乃往见孔明,看他知也不知。只见孔明略无难色,整点军马要行。肃不忍,以言挑之曰:“先生此去可成功否?”孔明笑曰:“吾水战、步战、马战、车战,各尽其妙,何愁功绩不成,非比江东公与周郎辈止一能也。”肃曰:“吾与公瑾何谓一能?”孔明曰:“吾闻江南小儿谣言云:‘伏路把关饶子敬,临江水战有周郎。’公等于陆地但能伏路把关;周公瑾但堪水战,不能陆战耳。”

  肃乃以此言告知周瑜。瑜怒曰:“何欺我不能陆战耶!不用他去!我自引一万马军,往聚铁山断操粮道:”肃又将此言告孔明。孔明笑曰:“公瑾令吾断粮者,实欲使曹操杀吾耳。吾故以片言戏之,公瑾便容纳不下。目今用人之际,只愿吴侯与刘使君同心,则功可成;如各相谋害,大事休矣。操贼多谋,他平生惯断人粮道,今如何不以重兵提备?公瑾若去,必为所擒。今只当先决水战,挫动北军锐气,别寻妙计破之。望子敬善言以告公瑾为幸。”鲁肃遂连夜回见周瑜,备述孔明之言。瑜摇首顿足曰:“此人见识胜吾十倍,今不除之,后必为我国之祸!”肃曰:“今用人之际,望以国家为重。且待破曹之后,图之未晚。”瑜然其说。

  却说玄德分付刘琦守江夏,自领众将引兵往夏口。遥望江南岸旗幡隐隐,戈戟重重,料是东吴已动兵矣,乃尽移江夏之兵,至樊口屯紥。玄德聚众曰:“孔明一去东吴,杳无音信,不知事体如何。谁人可去探听虚实回报?”糜竺曰:“竺愿往。”玄德乃备羊酒礼物,令糜竺至东吴,以犒军为名,探听虚实。竺领命,驾小舟顺流而下,径至周瑜大寨前。军士入报周瑜,瑜召入。竺再拜,致玄德相敬之意,献上酒礼。瑜受讫,设宴款待糜竺。竺曰:“孔明在此已久,今愿与同回。”瑜曰:“孔明方与我同谋破曹,岂可便去?吾亦欲见刘豫州,共议良策;奈身统大军,不可暂离。若豫州肯枉驾来临,深慰所望。”竺应诺,拜辞而回。肃问瑜曰:“公欲见玄德,有何计议?”瑜曰:“玄德世之枭雄,不可不除。吾今乘机诱至杀之,实为国家除一后患。”鲁肃再三劝谏,瑜只不听,遂传密令:“如玄德至,先埋伏刀斧手五十人于壁衣中,看吾掷杯为号,便出下手。”却说糜竺回见玄德,具言周瑜欲请主公到彼面会,别有商议。玄德便教收拾快船一只,只今便行。云长谏曰:“周瑜多谋之士,又无孔明书信,恐其中有诈,不可轻去。”玄德曰:“我今结东吴以共破曹操,周郎欲见我,我若不往,非同盟之意。两相猜忌,事不谐矣。”云长曰:“兄长若坚意要去,弟愿同往。”张飞曰:“我也跟去。”玄德曰:“只云长随我去。翼德与子龙守寨。简雍固守鄂县。我去便回。”分付毕,即与云长乘小舟,并从者二十余人,飞棹赴江东。玄德观看江东艨艟战舰、旌旗甲兵,左右分布整齐,心中甚喜。军士飞报周瑜:“刘豫州来了。”瑜问:“带多少船只来?”军士答曰:“只有一只船,二十余从人。”瑜笑曰:“此人命合体矣!”乃命刀斧手先埋伏定,然后出寨迎接。玄德引云长等二十余人,直到中军帐,叙礼毕,瑜请玄德上坐。玄德曰:“将军名传天下,备不才,何烦将军重礼?”乃分宾主而坐。周瑜设宴相待。

  且说孔明偶来江边,闻说玄德来此与都督相会,吃了一惊,急入中军帐窃看动静。只见周瑜面有杀气,两边壁衣中密排刀斧手。孔明大惊曰:“似此如之奈何?”回视玄德,谈笑自若;却见玄德背后一人,按剑而立,乃云长也。孔明喜曰:“吾主无危矣。”遂不复入,仍回身至江边等候。

  周瑜与玄德饮宴,酒行数巡,瑜起身把盏,猛见云长按剑立于玄德背后,忙问何人。玄德曰:“吾弟关云长也。”瑜惊曰:“非向日斩颜良、文丑者乎?”玄德曰:“然也。”瑜大惊,汗流满背,便斟酒与云长把盏。少顷,鲁肃入。玄德曰:“孔明何在?烦子敬请来一会。”瑜曰:“且待破了曹操,与孔明相会未迟。”玄德不敢再言。云长以目视玄德。玄德会意,即起身辞瑜曰:“备暂告别。即日破敌收功之后,专当叩贺。”瑜亦不留,送出辕门。玄德别了周瑜,与云长等来至江边,只见孔明已在舟中。玄德大喜。孔明曰:“主公知今日之危乎?”玄德愕然曰:“不知也。”孔明曰:“若无云长,主公几为周郎所害矣。”玄德方才省悟,便请孔明同回樊口。孔明曰:“亮虽居虎口,安如泰山。今主公但收拾船只军马候用。以十一月二十甲子日后为期,可令子龙驾小舟来南岸边等候。切勿有误。”玄德问其意。孔明曰:“但看东南风起,亮必还矣。”玄德再欲问时,孔明催促玄德作速开船。言讫自回。玄德与云长及从人开船,行不数里,忽见上流头放下五六十只船来。船头上一员大将,横矛而立,乃张飞也。因恐玄德有失,云长独力难支,特来接应。于是三人一同回寨,不在话下。

  却说周瑜送了玄德,回至寨中,鲁肃入问曰:“公既诱玄德至此,为何又不下手?”瑜曰:“关云长,世之虎将也,与玄德行坐相随,吾若下手,他必来害我。”肃愕然。忽报曹操遣使送书至。瑜唤入。使者呈上书看时,封面上判云:“汉大丞相付周都督开拆。”瑜大怒,更不开看,将书扯碎,掷于地下,喝斩来使。肃曰:“两国相争,不斩来使。瑜曰:“斩使以示威!”遂斩使者,将首级付从人持回。随令甘宁为先锋,韩当为左翼,蒋钦为右翼。瑜自部领诸将接应。来日四更造饭,五更开船,鸣鼓呐喊而进。

  却说曹操知周瑜毁书斩使,大怒,便唤蔡瑁、张允等一班荆州降将为前部,操自为后军,催督战船,到三江口。早见东吴船只,蔽江而来。为首一员大将,坐在船头上大呼曰:“吾乃甘宁也!谁敢来与我决战?”蔡瑁令弟蔡□前进。两船将近,甘宁拈弓搭箭,望蔡?熏射来,应弦而倒。宁驱船大进,万弩齐发。曹军不能抵当。右边蒋钦,左边韩当,直冲入曹军队中。曹军大半是青、徐之兵,素不习水战,大江面上,战船一摆,早立脚不住。甘宁等三路战船,纵横水面。周瑜又催船助战。曹军中箭着炮者,不计其数,从巳时直杀到未时。周瑜虽得利,只恐寡不敌众,遂下令鸣金,收住船只。

  曹军败回。操登旱寨,再整军士,唤蔡瑁、张允责之曰:“东吴兵少,反为所败,是汝等不用心耳!”蔡瑁曰:“荆州水军,久不操练;青、徐之军,又素不习水战。故尔致败。今当先立水寨,令青、徐军在中,荆州军在外,每日教习精熟,方可用之。”操曰:“汝既为水军都督,可以便宜从事,何必禀我!”于是张、蔡二人,自去训练水军。沿江一带分二十四座水门,以大船居于外为城郭,小船居于内,可通往来,至晚点上灯火,照得天心水面通红。旱寨三百余里,烟火不绝。

  却说周瑜得胜回寨,犒赏三军,一面差人到吴侯处报捷。当夜瑜登高观望,只见西边火光接天。左右告曰:“此皆北军灯火之光也。”瑜亦心惊。次日,瑜欲亲往探看曹军水寨,乃命收拾楼船一只,带着鼓东,随行健将数员,各带强弓硬弩,一齐上船迤逦前进。至操寨边,瑜命下了矴石,楼船上鼓乐齐奏。瑜暗窥他水寨,大惊曰:“此深得水军之妙也!”问:“水军都督是谁?”左右曰:“蔡瑁、张允。”瑜思曰:“二人久居江东,谙习水战,吾必设计先除此二人,然后可以破曹。”正窥看间,早有曹军飞报曹操,说:“周瑜偷看吾寨。”操命纵船擒捉。瑜见水寨中旗号动,急教收起矴石,两边四下一齐轮转橹棹,望江面上如飞而去。比及曹寨中船出时,周瑜的楼船已离了十数里远,追之不及,回报曹操。

  操问众将曰:“昨日输了一阵,挫动锐气;今又被他深窥吾寨。吾当作何计破之?”言未毕,忽帐下一人出曰:“某自幼与周郎同窗交契,愿凭三寸不烂之舌,往江东说此人来降。”曹操大喜,视之,乃九江人,姓蒋,名干,字子翼,现为帐下幕宾。操问曰:“子翼与周公瑾相厚乎?”干曰:“丞相放心。干到江左,必要成功。”操问:“要将何物去?”干曰:“只消一童随往,二仆驾舟,其余不用。”操甚喜,置酒与蒋干送行。

  干葛巾布袍,驾一只小舟,径到周瑜寨中,命传报:“故人蒋干相访。”周瑜正在帐中议事,闻将干至,笑谓诸将曰:“说客至矣!”遂与众将附耳低言,如此如此。众皆应命而去。瑜整衣冠,引从者数百,皆锦衣花帽,前后簇拥而出。蒋干引一青衣小童,昂然而来。瑜拜迎之。干曰:“公瑾别来无恙!”瑜曰:“子翼良苦:远涉江湖,为曹氏作说客耶?”干愕然曰:“吾久别足下,特来叙旧,奈何疑我作说客也?”瑜笑曰:“吾虽不及师旷之聪,闻弦歌而知雅意。”干曰:“足下待故人如此,便请告退。”瑜笑而挽其臂曰:“吾但恐兄为曹氏作说客耳。既无此心,何速去也?”遂同入帐。

  叙礼毕,坐定,即传令悉召江左英杰与子翼相见。须臾,文官武将,各穿锦衣;帐下偏裨将校,都披银铠:分两行而入。瑜都教相见毕,就列于两傍而坐。大张筵席,奏军中得胜之乐,轮换行酒。瑜告众官曰:“此吾同窗契友也。虽从江北到此,却不是曹家说客。公等勿疑。”遂解佩剑付太史慈曰:“公可佩我剑作监酒:今日宴饮,但叙朋友交情;如有提起曹操与东吴军旅之事者,即斩之!”太史慈应诺,按剑坐于席上。蒋干惊愕,不敢多言。周瑜曰:“吾自领军以来,滴酒不饮;今日见了故人,又无疑忌,当饮一醉。”说罢,大笑畅饮。座上觥筹交错。饮至半醋,瑜携干手,同步出帐外。左右军士,皆全装惯带,持戈执戟而立。瑜曰:“吾之军士,颇雄壮否?”干曰:“真熊虎之士也,”瑜又引干到帐后一望,粮草堆如山积。瑜曰:“吾之粮草,颇足备否?”干曰:“兵精粮足,名不虚传。”瑜佯醉大笑曰:“想周瑜与子翼同学业时,不曾望有今日。”干曰:“以吾兄高才,实不为过。”瑜执干手曰:“大丈夫处世,遇知己之主,外托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恩,言必行,计必从,祸福共之。假使苏秦、张仪、陆贾、郦生复出,口似悬河,舌如利刃,安能动我心哉!”言罢大笑。蒋干面如土色。

  瑜复携干入帐,会诸将再饮;因指诸将曰:“此皆江东之英杰。今日此会,可名‘群英会’。”饮至天晚,点上灯烛,瑜自起舞剑作歌。歌曰:“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慰平生兮吾将醉;吾将醉兮发狂吟!”歌罢,满座欢笑。

  至夜深,干辞曰:“不胜酒力矣。”瑜命撤席,诸将辞出。瑜曰:“久不与子翼同榻,今宵抵足而眠。”于是佯作大醉之状,携干入帐共寝。瑜和衣卧倒,呕吐狼藉。蒋干如何睡得着?伏枕听时,军中鼓打二更,起视残灯尚明。看周瑜时,鼻息如雷。干见帐内桌上,堆着一卷文书,乃起床偷视之,却都是往来书信。内有一封,上写“蔡瑁张允谨封。”干大惊,暗读之。书略曰:“某等降曹,非图仕禄,迫于势耳。今已赚北军困于寨中,但得其便,即将操贼之首,献于麾下。早晚人到,便有关报。幸勿见疑。先此敬覆。”干思曰:“原来蔡瑁、张允结连东吴!”遂将书暗藏于衣内。再欲检看他书时,床上周瑜翻身,干急灭灯就寝。瑜口内含糊曰:“子翼,我数日之内,教你看操贼之首!”干勉强应之。瑜又曰:“子翼,且住!……教你看操贼之首!……”及干问之,瑜又睡着。干伏于床上,将近四更,只听得有人入帐唤曰:“都督醒否?”周瑜梦中做忽觉之状,故问那人曰:“床上睡着何人?”答曰:“都督请子翼同寝,何故忘却?”瑜懊悔曰:“吾平日未尝饮醉;昨日醉后失事,不知可曾说甚言语?”那人曰:“江北有人到此。”瑜喝:“低声!”便唤:“子翼。”蒋干只妆睡着。瑜潜出帐。干窃听之,只闻有人在外曰:“张、蔡二都督道:急切不得下手,……”后面言语颇低,听不真实。少顷,瑜入帐,又唤:“子翼。”蒋干只是不应,蒙头假睡。瑜亦解衣就寝。

  干寻思:“周瑜是个精细人,天明寻书不见,必然害我。”睡至五更,干起唤周瑜;瑜却睡着。干戴上巾帻,潜步出帐,唤了小童,径出辕门。军士问:“先生那里去?”干曰:“吾在此恐误都督事,权且告别。”军士亦不阻当。干下船,飞棹回见曹操。操问:“子翼干事若何?”干曰:“周瑜雅量高致,非言词所能动也。”操怒曰:“事又不济,反为所笑!”干曰:“虽不能说周瑜,却与丞相打听得一件事。乞退左右。”

  干取出书信,将上项事逐一说与曹操。操大怒曰:“二贼如此无礼耶!”即便唤蔡瑁、张允到帐下。操曰:“我欲使汝二人进兵。”瑁曰:“军尚未曾练熟,不可轻进。”操怒曰:“军若练熟,吾首级献于周郎矣!”蔡、张二人不知其意,惊慌不能回答。操喝武士推出斩之。须臾,献头帐下,操方省悟曰:“吾中计矣!”后人有诗叹曰:“曹操奸雄不可当,一时诡计中周郎。蔡张卖主求生计,谁料今朝剑下亡!”众将见杀了张、蔡二人,入问其故。操虽心知中计,却不肯认错,乃谓众将曰:“二人怠慢军法,吾故斩之。”众皆嗟呀不已。

  操于众将内选毛玠、于禁为水军都督,以代蔡、张二人之职。细作探知,报过江东。周瑜大喜曰:“吾所患者,此二人耳。今既剿除,吾无忧矣。”肃曰:“都督用兵如此,何愁曹贼不破乎!”瑜曰:“吾料诸将不知此计,独有诸葛亮识见胜我,想此谋亦不能瞒也。子敬试以言挑之,看他知也不知,便当回报。”正是:还将反间成功事,去试从旁冷眼人。

  未知肃去问孔明还是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乾隆]嵩縣志三十卷首一卷 海虞詩苑十八卷 蜀碧四卷 農候雜占四卷 西比利亞志附新志 民種學二卷 唐風集三卷 [嘉慶]湘潭縣志四十卷 儀禮識誤三卷 說文解字五百四十部目三種 張忠敏公遺集十卷首一卷附錄六卷 東醫寶鑑一卷 文選六十卷 文選六十卷 欽定儀象考成三十二卷 [康熙]澤州志三十卷 鎮壓回民起義檔案 水經註圖四十卷補一卷 大廣益會玉篇三十卷 益智圖千字文 制藝叢話二十四卷 曾文正公書札三十三卷 麟臺故事五卷首一卷末一卷 晚照山居參定四書酌言七卷 四書義正鵠四卷 關聖帝君聖蹟圖誌全集五卷 唐五代宋元詞綜三十八卷 重編留青新集二十四卷 天豹圖全傳三十五卷 元朝名臣事略十五卷 定盦文集三卷續集四卷集補二卷 陶雲汀先生奏疏七十六卷 韋蘇州集十卷 弢甫五嶽集二十卷 大學衍義補九十六卷 程侍郎遺集十卷附錄一卷 青霞館論畫絕句一百首一卷 通議公遺墨書信 續禦寇略二卷 佛說壽生經一卷 曾文正公家書十卷家訓二卷 江都陳氏叢書 五禮通考二百六十二卷總目二卷首四卷 小不其山房集六卷 四川陸軍同官錄一卷 湘綺樓全集三十卷 尚史七十二卷 琅嬛小築文存一卷詩存二卷 醫方集解三卷勿藥元詮一卷急救良方一卷 元朝典故編年考十卷 玉函山房輯佚書六百五十一種七百八十五卷 例辦事務鈔存 東觀漢記二十四卷 孔北海集 陶淵明集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内心齋詩稿十一卷 月燈三昧經十一卷 [乾隆]彰德府志三十二卷首一卷 石墨鐫華八卷 成均課士錄第九集十六卷 禮記詳說一百五十五_冉覲祖撰.djvu 禮記詳說一百五十六_冉覲祖撰.djvu 禮記詳說一百五十七_冉覲祖撰.djvu 禮記詳說一百五十八_冉覲祖撰.djvu 禮記詳說一百五十九_冉覲祖撰.djvu 禮記詳說一百六十_冉覲祖撰.djvu 禮記詳說一百六十一_冉覲祖撰.djvu 禮記詳說一百六十二_冉覲祖撰.djvu 禮記詳說一百六十三_冉覲祖撰.djvu 禮記詳說一百六十四_冉覲祖撰.djvu 禮記詳說一百六十五_冉覲祖撰.djvu 禮記詳說一百六十六_冉覲祖撰.djvu 禮記章義一_姜兆錫撰.djvu 禮記章義二_姜兆錫撰.djvu 禮記章義三_姜兆錫撰.djvu 禮記章義四_姜兆錫撰.djvu 禮記章義五_姜兆錫撰.djvu 禮記章義六_姜兆錫撰.djvu 禮記章義七_姜兆錫撰.djvu 禮記章義八_姜兆錫撰.djvu 禮記章義九_姜兆錫撰.djvu 禮記章義十_姜兆錫撰.djvu 禮記纂言一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二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三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四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五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六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七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八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九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十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十一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十二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十三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十四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十五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十六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十七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十八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十九_元吳澄撰.djvu 禮記纂言二十_元吳澄撰.djvu 戴禮緒言一_陸奎勳撰.djvu 戴禮緒言二_陸奎勳撰.djvu 禮記類編一_沈元滄輯.djvu 禮記類編二_沈元滄輯.djvu 禮記類編三_沈元滄輯.djvu 禮記類編四_沈元滄輯.djvu 禮記類編五_沈元滄輯.djvu 禮記類編六_沈元滄輯.djvu 禮記類編七_沈元滄輯.djvu 禮記類編八_沈元滄輯.djvu 禮記類編九_沈元滄輯.djvu 禮記類編十_沈元滄輯.djvu 禮記類編十一_沈元滄輯.djvu 禮記類編十二_沈元滄輯.djvu 禮記類編十三_沈元滄輯.djvu 禮記類編十四_沈元滄輯.djvu 禮記類編十五_沈元滄輯.djvu 禮記類編十六_沈元滄輯.djvu 禮記類編十七_沈元滄輯.djvu 學禮闕疑一_劉青蓮撰.djvu 學禮闕疑二_劉青蓮撰.djvu 學禮闕疑三_劉青蓮撰.djvu 學禮闕疑四_劉青蓮撰.djvu 學禮闕疑五_劉青蓮撰.djvu 學禮闕疑六_劉青蓮撰.djvu 檀弓論文一_孫孫撰.djvu 檀弓論文二_孫孫撰.djvu 禮記章句一_任啟運撰.djvu 禮記章句二_任啟運撰.djvu 禮記章句三_任啟運撰.djvu 禮記章句四_任啟運撰.djvu 禮記章句五_任啟運撰.djvu 禮記章句六_任啟運撰.djvu 禮記章句七_任啟運撰.djvu 禮記章句八_任啟運撰.djvu 禮記章句九_任啟運撰.djvu 禮記章句十_任啟運撰.djvu 豐川禮記彙編一_王心敬撰.djvu 豐川禮記彙編二_王心敬撰.djvu 豐川禮記彙編三_王心敬撰.djvu 豐川禮記彙編四_王心敬撰.djvu 豐川禮記彙編五_王心敬撰.djvu 豐川禮記彙編六_王心敬撰.djvu 夏小正解_徐世溥傳.djvu 夏小正詁禮經奧旨三禮考_諸錦鄭樵撰真德秀撰.djvu 三禮考註一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二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三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四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五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六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七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八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九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十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十一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十二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十三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十四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十五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十六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十七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十八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十九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二十_元吳澄撰.djvu 三禮考註二十一_元吳澄撰.djvu 二禮經傳測一_湛若水撰.djvu 二禮經傳測二_湛若水撰.djvu 二禮經傳測三_湛若水撰.djvu 二禮經傳測四_湛若水撰.djvu 二禮經傳測五_湛若水撰.djvu 二禮經傳測六_湛若水撰.djvu 二禮經傳測七_湛若水撰.djvu 二禮經傳測八_湛若水撰.djvu 二禮經傳測九_湛若水撰.djvu 二禮經傳測十_湛若水撰.djvu 二禮經傳測十一_湛若水撰.djvu 二禮經傳測十二_湛若水撰.djvu 斗草 斩庄贾 斩晁错 斫桂 断发截耳 断蛇 方睡翁 於陵子仲灌园 无为为善 无事炊 无人之境 无如奈何 无妄之祸 无己拥被 无所措手 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无稽之谈 无立足之地 旦旦信誓 旧居代邸 旰食宵衣 时公犊 时清目明 昆阳 明月珠 明枪暗箭 明珠十斛 明皇放蝶 明皇游月 易水离魂 春婆之梦 春风夏雨 昭华琯 昭君怨 昴星 昼寝 景公钟 景星明 景毅不苟安 景钟功名 景阳台 景风之赏 更杀一围 曹丘 曹冲称象 曹吴 曹柯之功 曹社 曾子三省 曾子植羊 月明林下美人来 月殿游 朋字未正 朗陵翁 望西陵 望风承旨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本初拟肘 朱家奴 杀生之权 杀鸡炊黍 李勣焚须 李泌烧梨 李藩批敕 杏树 材与不材 材官蹶张 束薪换剑 束身自好 杨仆惭为关外人 杨妃捧砚 杨犬吠缁 松柏西靡 枌榆社 林宗 林花梦 林蕴精忠 枫落句 枳棘鸾 枳棘鹤 柏舟操 染柳 柴桑令 树稼 树蒺藜 栖灵台 桂树游 桃李时 桐乡葬 桑榆西靡 桓谭之涕 梁姬值虎 梁松拜床下 梁鸿赁春 梅梁 梦秤 梦赤龙 梦食林花 梦黄熊 棘门戏 楚僚卧冰 楚囚南冠 楚老哭吊 楚老哭龚胜 楚辞招 楚野辩女 楼居 槟榔一斛 樊哙横行 樊妻化羽 樗木不材 橘枳淮分 欢会忆车公 欧阳井 欲速不达 歌唐虞 歌河女 止水为鉴 止渴饮鸩 武仲不休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