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二十回 曹阿瞒许田打围 董国舅内阁受诏

第二十回 曹阿瞒许田打围 董国舅内阁受诏

  话说曹操举剑欲杀张辽,玄德攀住臂膊,云长跪于面前。玄德曰,“此等赤心之人,正当留用。”云长曰:“关某素知文远忠义之士,愿以性命保之。”操掷剑笑曰:“我亦知文远忠义,故戏之耳。”乃亲释其缚,解衣衣之,延之上坐,辽感其意,遂降。操拜辽为中郎将,赐爵关内侯,使招安臧霸。霸闻吕布已死,张辽已降,遂亦引本部军投降。操厚赏之。臧霸又招安孙观、吴敦、尹礼来降;独昌豨未肯归顺。操封臧霸为琅琊相。孙观等亦各加官,令守青、徐沿海地面。将吕布妻女载回许都。大犒三军,拔寨班师。路过徐州,百姓焚香遮道,请留刘使君为牧。操曰:“刘使君功大,且待面君封爵,回来未迟。”百姓叩谢。操唤车骑将军车胄权领徐州。操军回许昌,封赏出征人员,留玄德在相府左近宅院歇定。

  次日,献帝设朝,操表奏玄德军功,引玄德见帝。玄德具朝服拜于丹墀。帝宣上殿,问曰:“卿祖何人?”玄德奏曰:“臣乃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阁下玄孙,刘雄之孙,刘弘之子也。”帝教取宗族世谱检看,令宗正卿宣读曰:“孝景皇帝生十四子。第七子乃中山靖王刘胜。胜生陆城亭侯刘贞。贞生沛侯刘昂。昂生漳侯刘禄。禄生沂水侯刘恋。恋生钦阳侯刘英。英生安国侯刘建。建生广陵侯刘哀。哀生胶水侯刘宪。宪生祖邑侯刘舒。舒生祁阳侯刘谊。谊生原泽侯刘必。必生颍川侯刘达。达生丰灵侯刘不疑。不疑生济川侯刘惠。惠生东郡范令刘雄。雄生刘弘。弘不仕。刘备乃刘弘之子也。”帝排世谱,则玄德乃帝之叔也。帝大喜,请入偏殿叙叔侄之礼。帝暗思:“曹操弄权,国事都不由朕主,今得此英雄之叔,朕有助矣!”遂拜玄德为左将军、宜城亭侯。设宴款待毕,玄德谢恩出朝。自此人皆称为刘皇叔。

  曹操回府,荀彧等一班谋士入见曰:“天子认刘备为叔,恐无益于明公。”操曰:“彼既认为皇叔,吾以天子之诏令之,彼愈不敢不服矣。况吾留彼在许都,名虽近君,实在吾掌握之内,吾何惧哉?吾所虑者,太尉杨彪系袁术亲戚,倘与二袁为内应,为害不浅。当即除之。”乃密使人诬告彪交通袁术,遂收彪下狱,命满宠按治之。时北海太守孔融在许都,因谏操曰:“杨公四世清德,岂可因袁氏而罪之乎?”操曰:“此朝廷意也。”融曰:“使成王杀召公,周公可得言不知耶?”操不得已,乃免彪官,放归田里。议郎赵彦愤操专横,上疏劾操不奉帝旨、擅收大臣之罪。操大怒,即收赵彦杀之。于是百官无不悚惧。谋士程昱说操曰:“今明公威名日盛,何不乘此时行王霸之事?”操曰:“朝廷股肱尚多,未可轻动。吾当请天子田猎,以观动静。”于是拣选良马、名鹰、俊犬、弓矢俱备,先聚兵城外,操入请天子田猎。帝曰:“田猎恐非正道。”操曰:“古之帝王,春蒐夏苗,秋狝冬狩:四时出郊,以示武于天下。今四海扰攘之时,正当借田猎以讲武。”帝不敢不从,随即上逍遥马,带宝雕弓、金鈚箭,排銮驾出城。玄德与关、张各弯弓插箭,内穿掩心甲,手持兵器,引数十骑随驾出许昌。曹操骑爪黄飞电马,引十万之众,与天子猎于许田。军士排开围场,周广二百余里。操与天子并马而行,只争一马头。背后都是操之心腹将校。文武百官,远远侍从,谁敢近前。当日献帝驰马到许田,刘玄德起居道傍。帝曰:“朕今欲看皇叔射猎。”玄德领命上马,忽草中赶起一兔。玄德射之,一箭正中那兔。帝喝采。转过土坡,忽见荆棘中赶出一只大鹿。帝连射三箭不中,顾谓操曰:“卿射之。”操就讨天子宝雕弓、金鈚箭,扣满一射,正中鹿背,倒于草中。群臣将校,见了金鈚箭,只道天子射中,都踊跃向帝呼“万岁”。曹操纵马直出,遮于天子之前以迎受之。众皆失色。玄德背后云长大怒,剔起卧蚕眉,睁开丹凤眼,提刀拍马便出,要斩曹操。玄德见了,慌忙摇手送目。关公见兄如此,便不敢动。玄德欠身向操称贺曰:“丞相神射,世所罕及!”操笑曰:“此天子洪福耳。”乃回马向天子称贺,竟不献还宝雕弓,就自悬带。围场已罢,宴于许田。宴毕,驾回许都。众人各自归歇。云长问玄德曰:“操贼欺君罔上,我欲杀之,为国除害,兄何止我?”玄德曰:“投鼠忌器。操与帝相离只一马头,其心腹之人,周回拥侍;吾弟若逞一时之怒,轻有举动,倘事不成,有伤天子,罪反坐我等矣。”云长曰:“今日不杀此贼,后必为祸。”玄德曰:“且宜秘之,不可轻言。”

  却说献帝回宫,泣谓伏皇后曰:“朕自即位以来,奸雄并起:先受董卓之殃,后遭傕、汜之乱。常人未受之苦,吾与汝当之。后得曹操,以为社稷之臣;不意专国弄权,擅作威福。朕每见之,背若芒刺。今日在围场上,身迎呼贺,无礼已极!早晚必有异谋,吾夫妇不知死所也!”伏皇后曰:“满朝公卿,俱食汉禄,竟无一人能救国难乎?”言未毕,忽一人自外而入曰:“帝,后休忧。吾举一人,可除国害。”帝视之,乃伏皇后之父伏完也。帝掩泪问曰:“皇丈亦知操贼之专横乎?”宪曰:“许田射鹿之事,谁不见之?但满朝之中,非操宗族,则其门下。若非国戚,谁肯尽忠讨贼?老臣无权,难行此事。 车骑将军国舅董承可托也。”帝曰:“董国舅多赴国难,朕躬素知;可宣入内,共议大事。”宪曰:“陛下左右皆操贼心腹,倘事泄,为祸不深。”帝曰:“然则奈何?”完曰:“臣有一计:陛下可制衣一领,取玉带一条,密赐董承;却于带衬内缝一密诏以赐之,令到家见诏,可以昼夜画策,神鬼不觉矣。”帝然之,伏完辞出。

  帝乃自作一密诏,咬破指尖,以血写之,暗令伏皇后缝于玉带紫锦衬内,却自穿锦袍,自系此带,令内史宣董承入。承见帝礼毕,帝曰:“朕夜来与后说霸河之苦,念国舅大功,故特宣入慰劳。”承顿首谢。帝引承出殿,到太庙,转上功臣阁内。帝焚香礼毕,引承观画像。中间画汉高祖容像。帝曰:“吾高祖皇帝起身何地?如何创业?”承大惊曰:“陛下戏臣耳。圣祖之事,何为不知?高皇帝起自泗上亭长,提三尺剑,斩蛇起义,纵横四海,三载亡秦,五年灭楚:遂有天下,立万世之基业。”帝曰:“祖宗如此英雄,子孙如此懦弱,岂不可叹!”因指左右二辅之像曰:“此二人非留侯张良、酂侯萧何耶?”承曰:“然也。高祖开基创业,实赖二人之力。”帝回顾左右较远,乃密谓承曰:“卿亦当如此二人立于朕侧。”承曰:“臣无寸功,何以当此?”帝曰:“朕想卿西都救驾之功,未尝少忘,无可为赐。”因指所着袍带曰:“卿当衣朕此袍,系朕此带,常如在朕左右也。”承顿首谢。帝解袍带赐承,密语曰:“卿归可细观之,勿负朕意。”承会意,穿袍系带,辞帝下阁。

  早有人报知曹操曰:“帝与董承登功臣阁说话。”操即入朝来看。董承出阁,才过宫门,恰遇操来;急无躲避处,只得立于路侧施礼。操问曰:“国舅何来?”承曰:“适蒙天子宣召,赐以锦袍玉带。”操问曰:“何故见赐?”承曰:“因念某旧日西都救驾之功,故有此赐。”操曰:“解带我看。”承心知衣带中必有密诏,恐操看破,迟延不解。操叱左右:“急解下来!”看了半晌,笑曰:“果然是条好玉带!再脱下锦袍来借看。”承心中畏惧,不敢不从,遂脱袍献上。操亲自以手提起,对日影中细细详看。看毕,自己穿在身上,系了玉带,回顾左右曰:“长短如何?”左右称美。操谓承曰:“国舅即以此袍带转赐与吾,何如?”承告曰:“君恩所赐,不敢转赠;容某别制奉献。”操曰:“国舅受此衣带,莫非其中有谋乎?”承惊曰:“某焉敢?丞相如要,便当留下。”操曰:“公受君赐,吾何相夺?聊为戏耳。”遂脱袍带还承。

  承辞操归家,至夜独坐书院中,将袍仔细反复看了,并无一物。承思曰:“天子赐我袍带,命我细观,必非无意;今不见甚踪迹,何也?”随又取玉带检看,乃白玉玲珑,碾成小龙穿花,背用紫锦为衬,缝缀端整,亦并无一物,承心疑,放于桌上,反复寻之。良久,倦甚。正欲伏几而寝,忽然灯花落于带上,烧着背衬。承惊拭之,已烧破一处,微露素绢,隐见血迹。急取刀拆开视之,乃天子手书血字密诏也。诏曰:“朕闻人伦之大,父子为先;尊卑之殊,君臣为重。近日操贼弄权,欺压君父;结连党伍,败坏朝纲;敕赏封罚,不由朕主。朕夙夜忧思,恐天下将危。卿乃国之大臣,朕之至戚,当念高帝创业之艰难,纠合忠义两全之烈士,殄灭奸党,复安社稷,祖宗幸甚!破指洒血,书诏付卿,再四慎之,勿负朕意!建安四年春三月诏。”

  董承览毕,涕泪交流,一夜寝不能寐。晨起,复至书院中,将诏再三观看,无计可施。乃放诏于几上,沉思灭操之计。忖量未定,隐几而卧。

  忽侍郎王子服至。门吏知子服与董承交厚,不敢拦阻,竟入书院。见承伏几不醒,袖底压着素绢,微露“朕”字。子服疑之,默取看毕,藏于袖中,呼承曰:“国舅好自在!亏你如何睡得着!”承惊觉,不见诏书,魂不附体,手脚慌乱。子服曰:“汝欲杀曹公!吾当出首。”承泣告曰:“若兄如此,汉室休矣!”子服曰:“吾戏耳。吾祖宗世食汉禄,岂无忠心?愿助兄一臂之力,共诛国贼。”承曰:“兄有此心,国之大幸!”子服曰:“当于密室同立义状,各舍三族,以报汉君。”承大喜,取白绢一幅,先书名画字。子服亦即书名画字。书毕,子服曰:“将军吴子兰,与吾至厚,可与同谋。”承曰:“满朝大臣,惟有长水校尉种辑、议郎吴硕是吾心腹,必能与我同事。”正商议间,家僮入报种辑、吴硕来探。承曰:“此天助我也!”教子服暂避于屏后。承接二人入书院坐定,茶毕,辑曰:“许田射猎之事,君亦怀恨乎?”承曰:“虽怀恨,无可奈何。”硕曰:“吾誓杀此贼,恨无助我者耳!”辑曰:“为国除害,虽死无怨!”王子服从屏后出曰:“汝二人欲杀曹丞相!我当出首,董国舅便是证见。”种辑怒曰:“忠臣不怕死!吾等死作汉鬼,强似你阿附国贼!”承笑曰:“吾等正为此事,欲见二公。王侍郎之言乃戏耳。”便于袖中取出诏来与二人看。二人读诏,挥泪不止。承遂请书名。子服曰:“二公在此少待,吾去请吴子兰来。”子服去不多时,即同子兰至,与众相见,亦书名毕。承邀于后堂会饮。忽报西凉太守马腾相探。承曰:“只推我病,不能接见。”门吏回报。腾大怒曰:“我夜来在东华门外,亲见他锦袍玉带而出,何故推病耶!吾非无事而来,奈何拒我!”门吏入报,备言腾怒。承起曰:“诸公少待,暂容承出。”随即出厅延接。礼毕坐定,腾曰:“腾入觐将还,故来相辞,何见拒也?”承曰:“贱躯暴疾,有失迎候,罪甚!”腾曰:“面带春色,未见病容。”承无言可答。腾拂袖便起,嗟叹下阶曰:“皆非救国之人也!”承感其言,挽留之,问曰:“公谓何人非救国之人?”腾曰:“许田射猎之事,吾尚气满胸膛;公乃国之至戚,犹自殢于酒色,而不思讨贼,安得为皇家救难扶灾之人乎!”承恐其诈,佯惊曰:“曹丞相乃国之大臣,朝廷所倚赖,公何出此言?”腾大怒曰:“汝尚以曹贼为好人耶?”承曰:“耳目甚近,请公低声。”腾曰:“贪生怕死之徒,不足以论大事!”说罢又欲起身。承知腾忠义,乃曰:“公且息怒。某请公看一物。”遂邀腾入书院,取诏示之。腾读毕,毛发倒竖,咬齿嚼唇,满口流血,谓承曰:“公若有举动,吾即统西凉兵为外应。”承请腾与诸公相见,取出义状,教腾书名。腾乃取酒歃血为盟曰:“吾等誓死不负所约!”指坐上五人言曰:“若得十人,大事谐矣。”承曰:“忠义之士,不可多得。若所与非人,则反相害矣。”腾教取《鸳行鹭序簿》来检看。检到刘氏宗族,乃拍手言曰:“何不共此人商议?”众皆问何人。马腾不慌不忙,说出那人来。正是:本因国舅承明诏,又见宗潢佐汉朝。

  毕竟马腾之言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清容居士集五十卷附劄記一卷 元遺山詩集箋注十四卷年譜一卷 書經恒解六卷書序辨正一卷 圜容較義一卷 濟寧直隸州志十卷圖一卷首一卷末一卷續四卷 李忠愍公集一卷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六卷 上元朱氏忠貞錄 閩產錄異六卷 西隃山房集 復堂類集十五卷 論衡三十卷 碑傳集一百六十卷首二卷末二卷 漢軍許氏煦堂藏印不分卷 武林往哲遺著五十三種 遊日本學校筆記一卷 十九世紀外交史十七章 樹萱背遺詩一卷 倚晴樓七種曲 諸子平議三十五卷 佩文韻府一百六卷韻府拾遺四卷 新嘉坡風土記不分卷 駱賓王集二卷 漢魏音四卷 初唐四傑文集二十一卷 欽定篆文六經四書十種 秋坪詩存十四卷 毛詩注疏二十卷附校勘記二十卷 周易詳說十八卷 新編東遊記二十卷一百回 運規約旨三卷 御製賡和帖 中外通商始末記二十卷 新鐫五言千家詩會義直解二卷 二陶遺稿 [嘉慶]惠安縣志三十六卷首一卷 黃勉齋先生文集八卷 天真閣集五十四卷外集六卷詩集七卷詩餘一卷 北溪字義二卷補遺一卷嚴陵講義一卷 七經精義三十九卷 孟子讀本二卷 史微四卷 戰國策十二卷 五經集解三十四卷 厚德堂集驗方萃編四卷 隋書八十五卷 繪圖綴白裘初集四十八卷 滇黔奏議十卷 清閟全集八十九卷 海軍調度要言三卷 指南針十二卷 種福堂公選良方兼刻古吳名醫精論四卷 廿二史剳記三十六卷補遺一卷 味鐙聽葉廬詩草二卷 本朝史講義 孝經衍義一百卷首二卷 聖體要禮二卷 西域水道記五卷 百花記 秋江集注六卷 此木軒雜著三_焦袁熹撰.djvu 此木軒雜著四_焦袁熹撰.djvu 妙貫堂餘譚一_裘群弘撰.djvu 妙貫堂餘譚二_裘群弘撰.djvu 妙貫堂餘譚三_裘群弘撰.djvu 在園雜誌一_劉廷璣撰.djvu 在園雜誌二_劉廷璣撰.djvu 在園雜誌三_劉廷璣撰.djvu 在園雜誌四_劉廷璣撰.djvu 南村隨筆一_陸廷燦撰.djvu 南村隨筆二_陸廷燦撰.djvu 南村隨筆三_陸廷燦撰.djvu 蓉槎蠡說一_程哲撰.djvu 蓉槎蠡說二_程哲撰.djvu 蓉槎蠡說三_程哲撰.djvu 蓉槎蠡說四_程哲撰.djvu 諤崖脞說一_章楹撰.djvu 諤崖脞說二_章楹撰.djvu 片刻餘聞集一_劉═撰.djvu 片刻餘聞集二_劉═撰.djvu 書隱業說一_袁棟撰.djvu 書隱業說二_袁棟撰.djvu 書隱業說三_袁棟撰.djvu 書隱業說四_袁棟撰.djvu 書隱業說五_袁棟撰.djvu 書隱業說六_袁棟撰.djvu 書隱業說七_袁棟撰.djvu 書隱業說八_袁棟撰.djvu 書隱業說九_袁棟撰.djvu 書隱業說十_袁棟撰.djvu 瀟湘聽雨錄一_江昱撰.djvu 瀟湘聽雨錄二_江昱撰.djvu 茶餘客話一_阮葵生撰.djvu 茶餘客話二_阮葵生撰.djvu 茶餘客話三_阮葵生撰.djvu 茶餘客話四_阮葵生撰.djvu 茶餘客話五_阮葵生撰.djvu 水曹清暇錄卷01-02_汪啟淑乾隆46年序本.djvu 水曹清暇錄一_汪啟淑撰.djvu 水曹清暇錄二_汪啟淑撰.djvu 水曹清暇錄卷03-05_汪啟淑乾隆46年序本.djvu 水曹清暇錄卷06-08_汪啟淑乾隆46年序本.djvu 水曹清暇錄三_汪啟淑撰.djvu 水曹清暇錄卷09-11_汪啟淑乾隆46年序本.djvu 水曹清暇錄四_汪啟淑撰.djvu 水曹清暇錄卷12-16_汪啟淑乾隆46年序本.djvu 水曹清暇錄五_汪啟淑撰.djvu 簷曝雜記一_趙翼撰.djvu 簷曝雜記二_趙翼撰.djvu 黃嬭餘話一_陳錫路撰.djvu 黃嬭餘話二_陳錫路撰.djvu 定香亭筆談一_阮元撰.djvu 定香亭筆談二_阮元撰.djvu 定香亭筆談三_阮元撰.djvu 定香亭筆談四_阮元撰.djvu 循陔纂聞一_周廣業撰.djvu 循陔纂聞二_周廣業撰.djvu 循陔纂聞三_周廣業撰.djvu 循陔纂聞四_周廣業撰.djvu 履園業話一_錢泳撰.djvu 履園業話二_錢泳撰.djvu 履園業話三_錢泳撰.djvu 履園業話四_錢泳撰.djvu 履園業話五_錢泳撰.djvu 履園業話六_錢泳撰.djvu 履園業話七_錢泳撰.djvu 履園業話八_錢泳撰.djvu 履園業話九_錢泳撰.djvu 履園業話十_錢泳撰.djvu 履園業話十一_錢泳撰.djvu 履園業話十二_錢泳撰.djvu 竹葉亭雜記一_姚元之撰.djvu 竹葉亭雜記二_姚元之撰.djvu 竹葉亭雜記三_姚元之撰.djvu 尖陽業筆一_吳騫撰.djvu 尖陽業筆二_吳騫撰.djvu 尖陽業筆三_吳騫撰.djvu 桃溪客語一_吳騫撰.djvu 桃溪客語二_吳騫撰.djvu 鐙窗業錄_吳翌鳳撰.djvu 瑟榭業談_沈濤撰.djvu 醒世一斑錄一_鄭光祖撰.djvu 醒世一斑錄二_鄭光祖撰.djvu 醒世一斑錄三_鄭光祖撰.djvu 醒世一斑錄四_鄭光祖撰.djvu 醒世一斑錄五_鄭光祖撰.djvu 醒世一斑錄六_鄭光祖撰.djvu 醒世一斑錄七_鄭光祖撰.djvu 醒世一斑錄八_鄭光祖撰.djvu 醒世一斑錄九_鄭光祖撰.djvu 醒世一斑錄十_鄭光祖撰.djvu 醒世一斑錄十一_鄭光祖撰.djvu 醒世一斑錄十二_鄭光祖撰.djvu 費隱與知錄_鄭復光撰.djvu 卯兮筆記_管庭芬撰.djvu 冷廬雜識一_陸以湉撰.djvu 冷廬雜識二_陸以湉撰.djvu 冷廬雜識三_陸以湉撰.djvu 冷廬雜識四_陸以湉撰.djvu 冷廬雜識五_陸以湉撰.djvu 冷廬雜識六_陸以湉撰.djvu 冷廬雜識七_陸以湉撰.djvu 冷廬雜識八_陸以湉撰.djvu 春在堂隨筆一_俞樾撰.djvu 春在堂隨筆二_俞樾撰.djvu 春在堂隨筆三_俞樾撰.djvu 春在堂隨筆四_俞樾撰.djvu 春在堂隨筆五_俞樾撰.djvu 止園筆談一_史夢蘭撰.djvu 止園筆談二_史夢蘭撰.djvu 止園筆談三_史夢蘭撰.djvu 止園筆談四_史夢蘭撰.djvu 蕉軒隨錄一_方濬師撰.djvu 蕉軒隨錄二_方濬師撰.djvu 蕉軒隨錄三_方濬師撰.djvu 蕉軒隨錄四_方濬師撰.djvu 蕉軒隨錄五_方濬師撰.djvu 蕉軒隨錄六_方濬師撰.djvu 蕉軒隨錄七_方濬師撰.djvu 蕉軒隨錄八_方濬師撰.djvu 因敌取资 因时制宜 因材施教 因果报应 因祸为福 因祸得福 因缘为市 因败为成 因陋就寡 因难见巧 因风吹火 团头聚面 囤积居奇 囫囵半片 囫囵吞枣 困人天气 困心衡虑 困知勉行 困而不学 困而学之 围城打援 囹圄空虚 固壁清野 固执己见 固步自封 国中之国 国于天地 国仇家恨 国利民福 国家多故 国家大事 国富兵强 国将不国 国尔忘家 国无宁日 国是日非 国步艰难 国泰民安 国破家亡 国而忘家 国脉民命 国贼禄鬼 国难当头 图为不轨 图作不轨 图谋不轨 图财害命 圆冠方领 圆木警枕 圆顶方趾 圆颅方趾 圆首方足 圈牢养物 土偶蒙金 土头土脑 土崩鱼烂 土牛木马 土生土长 土豪劣绅 土鸡瓦犬 土龙沐猴 圣之时者 圣君贤相 圣帝明王 圣经贤传 在人口耳 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在人耳目 在劫难逃 在天之灵 在官言官,在府言府 在家出家 在所不惜 在所不辞 在所难免 在此一举 在谷满谷 圭璋特达 地上天宫 地丑力敌 地丑德齐 地久天长 地利不如人和 地利人和 地动山摇 地北天南 地塌天荒 地大物博 地尽其利 地平天成 地广人稀 地棘天荆 地灵人杰 地瘠民贫 地老天昏 地老天荒 地覆天翻 地角天涯 地阔天长 坌鸟先飞 坎坷不平 坏植散群 坏法乱纪 坐不安席 坐不窥堂 坐不重席 坐于涂炭 坐享其成 坐以待旦 坐卧不宁 坐卧不安 坐卧不离 坐吃山崩 坐地分赃 坐地自划 坐失事机 坐失机宜 坐失良机 坐客无毡 坐无虚席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