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十六回 吕奉先射戟辕门 曹孟德败师淯水

第十六回 吕奉先射戟辕门 曹孟德败师淯水

  却说杨大将献计欲攻刘备。袁术曰:“计将安出?”大将曰:“刘备军屯小沛,虽然易取,奈吕布虎踞徐州,前次许他金帛粮马,至今未与,恐其助备;今当令人送与粮食,以结其心,使其按兵不动,则刘备可擒。先擒刘备,后图吕布,徐州可得也。”术喜,便具粟二十万斛,令韩胤赍密书往见吕布。吕布甚喜,重待韩胤。胤回告袁术,术遂遣纪灵为大将,雷薄、陈兰为副将,统兵数万,进攻小沛。玄德闻知此信,聚众商议。张飞要出战。孙乾曰:“今小沛粮寡兵微,如何抵敌?可修书告急于吕布。”张飞曰:“那厮如何肯来!”玄德曰:“乾之言善。”遂修书与吕布。书略曰:“伏自将军垂念,令备于小沛容身,实拜云天之德。今袁术欲报私仇,遣纪灵领兵到县,亡在旦夕,非将军莫能救。望驱一旅之师,以救倒悬之急,不胜幸甚!”吕布看了书,与陈宫计议曰:“前者袁术送粮致书,盖欲使我不救玄德也。今玄德又来求救。吾想玄德屯军小沛,未必遂能为我害;若袁术并了玄德,则北连泰山诸将以图我,我不能安枕矣:不若救玄德。”遂点兵起程。

  却说纪灵起兵长驱大进,已到沛县东南,紥下营寨。昼列旌旗,遮映山川;夜设火鼓,震明天地。玄德县中,止有五千余人,也只得勉强出县,布阵安营。忽报吕布引兵离县一里、西南上紥下营寨。纪灵知吕布领兵来救刘备,急令人致书于吕布,责其无信。布笑曰:“我有一计,使袁、刘两家都不怨我。”乃发使往纪灵、刘备寨中,请二人饮宴。玄德闻布相请,即便欲往。关、张曰:“兄长不可去。吕布必有异心。”玄德曰:“我待彼不薄,彼必不害我。”遂上马而行。关、张随往,到吕布寨中,入见。布曰:“吾今特解公之危。异日得志,不可相忘!”玄德称谢。布请玄德坐。关、张按剑立于背后。人报纪灵到,玄德大惊,欲避之。布曰:“吾特请你二人来会议,勿得生疑。”玄德未知其意,心下不安。

  纪灵下马入寨,却见玄德在帐上坐,大惊,抽身便回。左右留之不住。吕布向前一把扯回,如提童稚。灵曰:“将军欲杀纪灵耶?”布曰:“非也。”灵曰:“莫非杀大耳儿乎?”布曰:“亦非也。”灵曰:“然则为何?”布曰:“玄德与布乃兄弟也,今为将军所困,故来救之。”灵曰:“若此则杀灵也?”布曰:“无有此理。布平生不好斗,惟好解斗。吾今为两家解之。”灵曰:“请问解之之法?”布曰:“我有一法,从天所决。”乃拉灵入帐与玄德相见。二人各怀疑忌。布乃居中坐,使灵居左,备居右,且教设宴行酒。酒行数巡,布曰:“你两家看我面上,俱各罢兵。”玄德无语。灵曰:“吾奉主公之命,提十万之兵,专捉刘备,如何罢得?”张飞大怒,拔剑在手。叱曰:“吾虽兵少,觑汝辈如儿戏耳!你比百万黄巾如何?你敢伤我哥哥!”关公急止之曰:“且看吕将军如何主意,那时各回营寨厮杀未迟。”吕布曰:“我请你两家解斗,须不教你厮杀!”这边纪灵不忿,那边张飞只要厮杀。布大怒,教左右:“取我戟来,布提画戟在手,纪灵、玄德尽皆失色。布曰:“我劝你两家不要厮杀,尽在天命。”令左右接过画戟,去辕门外远远插定。乃回顾纪灵、玄德曰:“辕门离中军一百五十步,吾若一箭射中戟小枝,你两家罢兵,如射不中,你各自回营,安排厮杀。有不从吾言者,并力拒之。”纪灵私忖:“戟在一百五十步之外,安能便中?且落得应允。待其不中,那时凭我厮杀。”便一口许诺。玄德自无不允。布都教坐,再各饮一杯酒。酒毕,布教取弓箭来。玄德暗祝曰:“只愿他射得中便好!”只见吕布挽起袍袖,搭上箭,扯满弓,叫一声:“着!”正是:弓开如秋月行天,箭去似流星落地,一箭正中画戟小枝。帐上帐下将校,齐声喝采。后人有诗赞之曰:“温侯神射世间稀,曾向辕门独解危。落日果然欺后羿,号猿直欲胜由基。虎筋弦响弓开处,雕羽翎飞箭到时。豹子尾摇穿画戟,雄兵十万脱征衣。”

  当下吕布射中画戟小枝,呵呵大笑,掷弓于地,执纪灵、玄德之手曰:“此天令你两家罢兵也!”喝教军士:“斟酒来!”各饮一大觥。”玄德暗称惭愧。纪灵默然半晌,告布曰:“将军之言,不敢不听;奈纪灵回去,主人如何肯信?”布曰:“吾自作书复之便了。”酒又数巡,纪灵求书先回。布谓玄德曰:“非我则公危矣。玄德拜谢,与关、张回。次日,三处军马都散。不说玄德入小沛,吕布归徐州。却说纪灵回淮南见袁术,说吕布辕门射戟解和之事,呈上书信。袁术大怒曰:“吕布受吾许多粮米,反以此儿戏之事,偏护刘备。吾当自提重兵,亲征刘备,兼讨吕布!”纪灵曰:“主公不可造次。吕布勇力过人,兼有徐州之地;若布与备首尾相连,不易图也。灵闻布妻严氏有一女,年已及笄。主公有一子,可令人求亲于布,布若嫁女于主公,必杀刘备:此乃疏不间亲之计也。”袁术从之,即日遣韩胤为媒,赍礼物往徐州求亲。

  胤到徐州见布,称说:“主公仰慕将军,欲求令爱为儿妇,永结秦晋之好。”布入谋于妻严氏。原来吕布有二妻一妾:先娶严氏为正妻,后娶貂蝉为妾;及居小沛时,又娶曹豹之女为次妻。曹氏先亡无出,貂蝉亦无所出,惟严氏生一女,布最钟爱。当下严氏对布曰:“吾闻袁公路久镇淮南,兵多粮广,早晚将为天子。若成大事,则吾女有后妃之望。只不知他有几子?”布曰:“止有一子。”妻曰:“既如此,即当许之。纵不为皇后,吾徐州亦无忧矣。”布意遂决,厚款韩胤,许了亲事。韩胤回报袁术。术即备聘礼,仍令韩胤送至徐州。吕布受了、设席相待,留于馆驿安歇。

  次日,陈宫竟往馆驿内拜望韩胤。讲礼毕,坐定。宫乃叱退左右,对胤曰:“谁献此计,教袁公与奉先联姻?意在取刘玄德之头乎?”胤失惊,起谢曰:“乞公台勿泄!”宫曰:“吾自不泄,只恐其事若迟,必被他人识破,事将中变。”胤曰:“然则奈何?”愿公教之。”宫曰:“吾见奉先,使其即日送女就亲,何如?”胤大喜,称谢曰:“若如此,袁公感佩明德不浅矣!”宫遂辞别韩胤。入见吕布曰:“闻公女许嫁袁公路,甚善。但不知于何日结亲?”布曰:“尚容徐议。”宫曰:“古者自受聘成婚之期,各有定例:天子一年,诸侯半年,大夫一季,庶民一月。”布曰:“袁公路天赐国宝,早晚当为帝,今从天子例,可乎?”宫曰:“不可。”布曰:“然则仍从诸侯例?”宫曰:“亦不可。”布曰:“然则将从卿大夫例矣?”宫曰:“亦不可。”布笑曰:“公岂欲吾依庶民例耶?”宫曰:“非也”。布曰:“然则公意欲如何?”宫曰:“方今天下诸侯,互相争雄;今公与袁公路结亲,诸侯保无有嫉妒者乎?”若复远择吉期,或竟乘我良辰,伏兵半路以夺之,如之奈何?为今之计:不许便休;既已许之。当趁诸侯未知之时,即便送女到寿春,另居别馆,然后择吉成亲,万无一失也。”布喜曰:“公台之言甚当。”遂入告严氏。连夜具办妆奁,收拾宝马香车,令宋宪、魏续一同韩胤送女前去。鼓乐喧天,送出城外。

  时陈元龙之父陈珪,养老在家,闻鼓乐之声,遂问左右。左右告以故。珪曰:“此乃疏不间亲之计也。玄德危矣。”遂扶病来见吕布。布曰:“大夫何来?”珪曰:“闻将军死至,特来吊丧。”布惊曰:“何出此言?”珪曰:“前者袁公路以金帛送公,欲杀刘玄德,而公以射戟解之;今忽来求亲,其意盖欲以公女为质,随后就来攻玄德而取小沛。小沛亡,徐州危矣。且彼或来借粮,或来借兵:公若应之,是疲于奔命,而又结怨于人;若其不允,是弃亲而启兵端也。况闻袁术有称帝之意,是造反也。彼若造反,则公乃反贼亲属矣,得无为天下所不容乎?”布大惊曰:“陈宫误我!”急命张辽引兵,追赶至三十里之外,将女抢归;连韩胤都拿回监禁,不放归去。却令人回复袁术,只说女儿妆奁未备,俟备毕便自送来。陈珪又说吕布,使解韩胤赴许都。布犹豫未决。

  忽人报:“玄德在小沛招军买马,不知何意。”布曰:“此为将者本分事,何足为怪。”正话间,宋宪、魏续至,告布曰:“我二人奉明公之命,往山东买马,买得好马三百余匹;回至沛县界首,被强寇劫去一半。打听得是刘备之弟张飞,诈妆出贼,抢劫马匹去了。”吕布听了大怒,随即点兵往小沛来斗张飞。玄德闻知大惊,慌忙领兵出迎。两阵圆处,玄德出马曰:“兄长何故领兵到此?”布指骂曰:“我辕门射戟,救你大难,你何故夺我马匹?”玄德曰:“备因缺马,令人四下收买,安敢夺兄马匹。”布曰:你便使张飞夺了我好马一百五十匹,尚自抵赖!”张飞挺枪出马曰:“是我夺了你好马!你今待怎么?”布骂曰:“环眼贼!你累次渺视我!”飞曰:“我夺你马你便恼,你夺我哥哥的徐州便不说了!”布挺戟出马来战张飞,飞亦挺枪来迎。两个酣战一百余合,未见胜负。玄德恐有疏失,急鸣金收军入城。吕布分军四面围定。玄德唤张飞责之曰:“都是你夺他马匹,惹起事端!如今马匹在何处?”飞曰:“都寄在各寺院内。”玄德随令人出城,至吕布营中,说情愿送还马匹,两相罢兵。布欲从之。陈宫曰:“今不杀刘备,久后必为所害。”布听之,不从所请,攻城愈急。玄德与糜竺、孙乾商议。孙乾曰:“曹操所恨者,吕布也。不若弃城走许都,投奔曹操,借军破布,此为上策。”玄德曰:“谁可当先破围而出?”飞曰:“小弟情愿死战!”玄德令飞在前,云长在后;自居于中,保护老小。当夜三更,乘着月明,出北门而走。正遇宋宪、魏续,被翼德一阵杀退,得出重围。后面张辽赶来,关公敌住。吕布见玄德去了,也不来赶,随即入城安民,令高顺守小沛,自己仍回徐州去了。

  却说玄德前奔许都,到城外下寨,先使孙乾来见曹操,言被吕布追逼。特来相投。操曰:“玄德与吾,兄弟也。”便请入城相见。次日,玄德留关、张在城外,自带孙乾、糜竺入见操。操待以上宾之礼。玄德备诉吕布之事,操曰:“布乃无义之辈,吾与贤弟并力诛之。”玄德称谢。操设宴相待,至晚送出。荀彧入见曰:“刘备,英雄也。今不早图,后必为患。”操不答。彧出,郭嘉入。操曰:“荀彧劝我杀玄德,当如何?”嘉曰:“不可。主公兴义兵,为百姓除暴,惟仗信义以招俊杰,犹惧其不来也;今玄德素有英雄之名,以困穷而来投,若杀之,是害贤也。天下智谋之士,闻而自疑,将裹足不前,主公谁与定天下乎?夫除一人之患,以阻四海之望:安危之机不可不察。”操大喜曰:“君言正合吾心。”次日,即表荐刘备领豫州牧。程昱谏曰:“刘备终不为人之下,不如早图之。”操曰:“方今正用英雄之时,不可杀一人而失天下之心。此郭奉孝与吾有同见也。”遂不听昱言,以兵三千、粮万斛送与玄德,使往豫州到任。进兵屯小沛,招集原散之兵,攻吕布。玄德至豫州,令人约会曹操。操正欲起兵,自往征吕布,忽流星马报说张济自关中引兵攻南阳,为流矢所中而死;济侄张绣统其众,用贾诩为谋士,结连刘表,屯兵宛城,欲兴兵犯阙夺驾。操大怒,欲兴兵讨之,又恐吕布来侵许都,乃问计于荀彧。彧曰:“此易事耳。吕布无谋之辈,见利必喜;明公可遣使往徐州,加官赐赏,令与玄德解和。布喜,则不思远图矣。”操曰:“善。”遂差奉军都尉王则,赍官诰并和解书,往徐州去讫。一面起兵十五万,亲讨张绣。分军三路而行,以夏侯惇为先锋。军马至淯水下寨。贾诩劝张绣曰:“操兵势大,不可与敌,不如举众投降。”张绣从之,使贾诩至操寨通款。操见诩应对如流,甚爱之,效用为谋士。诩曰:“某昔从李傕,得罪天下;今从张绣,言听计从,不忍弃之。”乃辞去。次日引绣来见操,操待之甚厚。引兵入宛城屯紥,余军分屯城外,寨栅联络十余里。一住数日,绣每日设宴请操。

  一日操醉,退入寝所,私问左右曰:“此城中有妓女否?”操之兄子曹安民,知操意,乃密对曰:“昨晚小侄窥见馆舍之侧,有一妇人,生得十分美丽,问之,即绣叔张济之妻也。”操闻言,便令安民领五十甲兵往取之。须臾,取到军中。操见之,果然美丽。问其姓,妇答曰:“妾乃张济之妻邹氏也。”操曰:“夫人识吾否?”邹氏曰:“久闻丞相威名,今夕幸得瞻拜。”操曰:“吾为夫人故,特纳张绣之降;不然灭族矣。”邹氏拜曰:“实感再生之恩。”操曰:“今日得见夫人,乃天幸也。今宵愿同枕席,随吾还都,安享富贵,何如?”邹氏拜谢。是夜,共宿于帐中。邹氏曰:“久住城中,绣必生疑,亦恐外人议论。”操曰:“明日同夫人去寨中住。”次日,移于城外安歇,唤典韦就中军帐房外宿卫。他人非奉呼唤,不许辄入。因此,内外不通。操每日与邹氏取乐,不想归期。

  张绣家人密报绣。绣怒曰:“操贼辱我太甚!”便请贾诩商议。诩曰:“此事不可泄漏。来日等操出帐议事,如此如此。”次日,操坐帐中,张绣入告曰:“新降兵多有逃亡者,乞移屯中军。”操许之。绣乃移屯其军。分为四寨,刻期举事。因畏典韦勇猛,急切难近,乃与偏将胡车儿商议。那胡车儿力能负五百斤,日行七百里,亦异人也。当下献计于绣曰:“典韦之可畏者,双铁戟耳。主公明日可请他来吃酒,使尽醉而归。那时某便混入他跟来军士数内,偷入帐房,先盗其戟,此人不足畏矣。”绣甚喜,预先准备弓箭、甲兵,告示各寨。至期,令贾诩致意请典韦到寨,殷勤待酒。至晚醉归,胡车儿杂在众人队里,直入大寨。是夜曹操于帐中与邹氏饮酒,忽听帐外人言马嘶。操使人观之。回报是张绣军夜巡,操乃不疑。时近二更,忽闻寨内呐喊,报说草车上火起。操曰:“军人失火,勿得惊动。”须臾,四下里火起。操始着忙,急唤典韦。韦方醉卧,睡梦中听得金鼓喊杀之声,便跳起身来,却寻不见了双戟。时敌兵已到辕门,韦急掣步卒腰刀在手。只见门首无数军马,各挺长枪,抢入寨来。韦奋力向前,砍死二十余人。马军方退,步军又到,两边枪如苇列。韦身无片甲,上下被数十枪,兀自死战。刀砍缺不堪用,韦即弃刀,双手提着两个军人迎敌,击死者八九人,群贼不敢近,只远远以箭射之,箭如骤雨。韦犹死拒寨门。怎奈寨后贼军已入,韦背上又中一枪,乃大叫数声,血流满地而死。死了半晌,还无一人敢从前门而入者。

  却说曹操赖典韦当住寨门,乃得从寨后上马逃奔,只有曹安民步随。操右臂中了一箭,马亦中了三箭。亏得那马是大宛良马,熬得痛,走得快。刚刚走到淯水河边,贼兵追至,安民被砍为肉泥。操急骤马冲波过河,才上得岸,贼兵一箭射来,正中马眼,那马扑地倒了。操长子曹昂,即以己所乘之马奉操。操上马急奔。曹昂却被乱箭射死。操乃走脱。路逢诸将,收集残兵。时夏侯惇所领青州之兵,乘势下乡,劫掠民家,平虏校尉于禁,即将本部军于路剿杀,安抚乡民。青州兵走回,迎操泣拜于地,言于禁造反,赶杀青州军马。操大惊。须臾,夏侯惇、许褚、李典;乐进都到。操言于禁造反,可整兵迎之,却说于禁见操等俱到,乃引军射住阵角,凿堑安营。或告之曰:“青州军言将军造反,今丞相已到,何不分辩,乃先立营寨耶?”于禁曰:“今贼追兵在后,不时即至;若不先准备,何以拒敌?分辩小事,退敌大事。”

  安营方毕,张绣军两路杀至。于禁身先出寨迎敌。绣急退兵。左右诸将,见于禁向前,各引兵击之,绣军大败,追杀百余里。绣势穷力孤,引败兵投刘表去了。曹操收军点将,于禁入见,备言青州之兵,肆行劫掠,大失民望,某故杀之。操曰:“不告我,先下寨,何也?”禁以前言对。操曰:“将军在匆忙之中,能整兵坚垒,任谤任劳,使反败为胜,虽古之名将,何以加兹!”乃赐以金器一副,封益寿亭侯;责夏侯惇治兵不严之过。又设祭祭典韦,操亲自哭而奠之,顾谓诸将曰:“吾折长子、爱侄,俱无深痛;独号泣典韦也!”众皆感叹,次日下令班师。不说曹操还兵许都。且说王则赍诏至徐州,布迎接入府,开读诏书:封布为平东将军,特赐印绶。又出操私书,王则在吕布面前极道曹公相敬之意。布大喜。忽报袁术遣人至,布唤入问之。使言:“袁公早晚即皇帝位,立东宫,催取皇妃早到淮南。”布大怒曰:“反贼焉敢如此!”遂杀来使,将韩胤用枷钉了,遣陈登赍谢表,解韩胤一同王则上许都来谢恩。且答书于操,欲求实授徐州牧。操知布绝婚袁术,大喜,遂斩韩胤于市曹。陈登密谏操曰:“吕布,豺狼也,勇而无谋,轻于去就,宜早图之。”操曰:“吾素知吕布狼子野心,诚难久养。非公父子莫能究其情,公当与吾谋之。”登曰:“丞相若有举动,某当为内应。”操喜,表赠陈珪秩中二千石,登为广陵太守。登辞回,操执登手曰:“东方之事,便以相付。”登点头允诺。回徐州见吕布,布问之,登言:“父赠禄,某为太守。”布大怒曰:“汝不为吾求徐州牧,而乃自求爵禄!汝父教我协同曹公,绝婚公路,今吾所求,终无一获;而汝父子俱各显贵,吾为汝父子所卖耳!”遂拔剑欲斩之。登大笑曰:“将军何其不明之甚也!”布曰:“吾何不明?”登曰:“吾见曹公,言养将军譬如养虎,当饱其肉,不饱则将噬人。曹公笑曰:“不如卿言。吾待温侯,如养鹰耳:狐兔未息,不敢先饱,饥则为用,饱则飏去。某问谁为狐兔,曹公曰:“淮南袁术;江东孙策、冀州袁绍、荆襄刘表、益州刘璋、汉中张鲁,皆狐兔也。布掷剑笑曰:“曹公知我也!”正说话间,忽报袁术军取徐州。吕布闻言失惊。正是:秦晋未谐吴越斗,婚姻惹出甲兵来。

  毕竟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新刊古列女傳八卷 論文偶記一卷 明綱目前紀二卷 齋王科儀 容齋四筆十六卷 學校制度 民曆鋪注解惑一卷 耶穌行實八卷 打茶圍 歲寒集二卷附錄一卷 古文約選不分卷 歷代史表五十九卷 雁橋詩鈔 日記檔 芳茂山人詩文集詩九卷文十一卷 [同治]欒城縣志十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四書訓義三十八卷 國朝先正事略六十卷 增評全圖石頭記十五卷首一卷一百二十回 呂氏家塾讀詩記三十二卷 刪補頤生微論二十四卷 四印齋所刻詞二十種 中外紀年通表 鶴儕詩存一卷 詒晉齋集八卷後集一卷隨筆一卷 清閟閣全集十二卷 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略疏二卷 新鐫批評出像通俗奇俠禪真逸史四十回 外科症治全生前集三卷後集三卷 獅吼寶卷 嘯亭雜錄十卷續錄三卷 律呂圖說二卷 祁門善和程氏譜十四卷寵光錄一卷足徵錄四卷 雲南陸軍第三師文牘選鈔 殿閣詞林記二十二卷 新鐫批評出像通俗奇俠禪真逸史八卷四十回 愛日精廬藏書志三十六卷續志四卷 花箋錄二十卷 廣治平略三十六卷 戰國策三十三卷 薛許昌詩集十卷 檆湖十子詩鈔二十二卷 重濬太倉州七鴉浦記一卷 山左金石志二十四卷 晨風閣叢書二十三種 玉尺經一卷 三魚堂全集文集十二卷外集六卷賸言十二卷 續文選三十二卷 太上靈寶朝天謝罪大懺□卷 琴書大全□□卷 三禮從今三卷 朋貽小錄一卷 御製勸善要言一卷 酉陽雜俎二十卷 五洲地理志略三十六卷首一卷 比例彙通四卷 適盦試貼一卷 尚絅廬詩存二卷 [同治]續天津縣志二十卷首一卷 說文釋例二十卷 魅鏡下集第二冊.djvu 魅鏡上集第二冊.djvu 魅鏡下集第一冊.djvu 宋宮十八朝演義圖七_許慕義編新華書局.djvu 宋宮十八朝演義第一卷_許慕義編.djvu 宋宮十八朝演義第六卷_許慕義編新華書局.djvu 孔子演義第一冊_丁寅生著.djvu 孔子演義第二冊_丁寅生著.djvu 孔子演義第三冊_丁寅生著.djvu 孔子演義第四冊_丁寅生著.djvu 俄國文學史_克魯泡特金著郭安仁譯重度書店.djvu 磨坊文札_都德原著.djvu 田園集_周楞伽著新鍾書局.djvu 避難者_賀玉波著大光書局.djvu 杜大嫂_陳登科寫新華書店.djvu 微神集_老捨創作.djvu 怨悔覺醒控訴。_東北書店編東北書店.djvu 光明_巴金著新中國書局.djvu 南德的暮秋_蕭乾著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兒童節_羅洪作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生底煩擾_歐陽山作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橋_廢名著開明書店.djvu 希望短篇_田濤著萬葉書店.djvu 活路短篇小說集_羅洪著萬葉書店.djvu 殞落_羅塞著雲海出版社.djvu 空游_西風社編輯部編西風社.djvu 階級的硬骨頭_宋訓令等著東北書店.djvu 皮包和煙斗全一冊_巴人著光明書局.djvu 人間地獄_中國問題研究社編華北新華書店.djvu 人民的軍隊_王向立著光華書店.djvu 游擊三千里_白蕪著地球出版社.djvu 春夢集_揚滔著新中國出版社.djvu 航空生活_中國的空軍出版社.djvu 夢裡的微笑_全平作葉靈鳳畫創造社.djvu 流民_關永吉著.djvu 老戰士_周潔夫著東北書店.djvu 都市的風光開明書店.djvu 荊棘_朋其著開明書店.djvu 沒有弦的炸彈_丁奮等著新華書店.djvu 西線的血戰_長江等著上海雜誌公司.djvu 錦繡河山生活書店.djvu 聖陶短篇小說集一冊_吉紹鈞著商務印書館.djvu 鳩綠媚_葉靈風著大光書局.djvu 天竹_葉靈風著上海現代書局.djvu 櫻海集_老捨著人間書屋.djvu 野薔薇_茅盾著開明書店.djvu 舞台之歌_葉明著大地出版社.djvu 黎明前_蒂克著前進書局.djvu 尚未成功_茅盾著開明書店.djvu 達夫代表作_郁達夫著現代書局.djvu 山谷_劉北汜著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獨鶴小說集_嚴獨鶴著世界書局.djvu 新分類尺牘大全二.djvu 新分類尺牘大全三.djvu 清代名人情書_丁南村編上海時還書局.djvu 唐宋傳奇集上冊_魯迅校錄上海北新書局.djvu 時諧新集.djvu 識小錄_唐弢著上海出版公司.djvu 列代名人家書新輯_程餘齊編選光明書局.djvu 文言對照尺牘句解_熊石僧著華中書局.djvu 董小宛_舒湮著光明書局.djvu 歷代名人短箋_葉楚倫主編曹鵠雛注正中書局.djvu 神秘寫真_李定夷著國華書局.djvu 初級小學寫信指導法大達圖書供應社.djvu 風涼話_章克標著開明書店.djvu 現代書信作法一冊_孫席珍編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白話新書信_周旋冠編著廣益書局.djvu 八賢手札新文化書社.djvu 景印真跡八賢手札全一冊世界書局.djvu 摩托車文明_謝頌羔編.djvu 青年書信_高語罕著現代書局.djvu 清嘉錄廣益書局.djvu 岳飛之死_谷劍塵著中華書局.djvu 近代十大家尺牘二中華書局.djvu 近代十大家尺牘三中華書局.djvu 近代十大家尺牘四中華書局.djvu 訂正新撰學生尺牘商務印書館.djvu 現代青年書信全一冊_邱尼山著光明書局.djvu 現代普通尺牘大全_王遫汝編著商務印書館.djvu 歷代名人書札註釋第一冊_許國英注商務印書館.djvu 歷史名人書札註釋第二冊_許國英注商務印書館.djvu 歷代名人書札註釋第三冊_許國英注商務印書館.djvu 歷史名人書札註釋第四冊_許國英注商務印書館.djvu 水滸上冊開明書店.djvu 鳥國春秋_范左青著商務印書館.djvu 兩地書_魯迅著魯迅全集出版社.djvu 清代四星使書牘大達圖書供應社.djvu 民眾教育第一集笑話_呂伯攸編中華書局.djvu 先秦寓言選第一集_蔡南橋選注商務印書館.djvu 新式標點西廂世界書局.djvu 後水滸達文書店.djvu 海天集第一輯第十一冊_唐弢著新鍾書局.djvu 寄園寄所寄上冊大達圖書供應社.djvu 寄園寄所寄下冊大達圖書供應社.djvu 窗下隋筆_衣萍著北新書局.djvu 水滸傳精華全一冊文明書局.djvu 今古奇觀續集達文書店.djvu 隋宮秘史.djvu 孿史_周去病著全國各大書店.djvu 畏廬漫錄二_侯林紓著商務印書館.djvu 畏廬漫錄一_侯林紓著商務印書館.djvu 東周列國志第一卷.djvu 纏綿_羅溪張枕綠著.djvu 無稽讕語_蘭豐著.djvu 醉茶說怪上海新文化書社.djvu 閱微草堂筆記上海春明書店.djvu 西湖佳話傳奇上冊宋經樓書店.djvu 拍案驚異上海新文化書社.djvu 西遊記中央書店.djvu 雲版.djvu 官場現形記_宣南吏隱著中國第一書局.djvu 雲片_趙眼雲著中孚書局.djvu 清史野聞_許指嚴著國華書局.djvu 遯窟讕言_朱惟公著全國各大書店.djvu 韜園筆記_朱胡大著全國各大書店.djvu 憶語選_周瘦鵑著大東書局.djvu 我佛山人筆記_吳研人著廣益書局.djvu 笑林廣記_張玉成著大新書局.djvu 天涯聞見錄_侯潘行著上海大東書局.djvu 夜談隨錄_王文英著大達圖書供應社.djvu 良时吉日 良时美景 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 良莠不一 良莠不分 良莠不齐 良莠淆杂 良质美手 良辰吉日 良辰媚景 良金美玉 艰苦卓绝 艰苦奋斗 艰苦朴素 艰难困苦 艰难曲折 艰难竭蹶 艰难险阻 色仁行违 色厉胆薄 色胆包天 色胆如天 色胆迷天 色色俱全 色艺双绝 色艺无双 色艺绝伦 色若死灰 色衰爱弛 色飞眉舞 艳丽夺目 艳如桃李 艳如桃李,冷如霜雪 艳曲淫词 艳紫妖红 艳绝一时 艳美绝俗 艴然不悦 艺不压身 艺高人胆大 艾发衰容 节中长节 节俭力行 节变岁移 节哀顺变 节威反文 节用厚生 节用爱人 节用爱民 节用裕民 节衣素食 节衣缩食 节食缩衣 芒寒色正 芒屩布衣 芒芒苦海 芒鞋竹杖 芜音累气 芝兰之室 芝草无根,醴泉无源 芬芳馥郁 花团锦簇 花堆锦簇 花天酒地 花天锦地 花好月圆 花容月貌 花攒绮簇 花攒锦簇 花明柳媚 花晨月夕 花枝招展 花样翻新 花残月缺 花烛洞房 花簇锦攒 花红柳绿 花花公子 花花太岁 花花绿绿 花街柳巷 花街柳市 花街柳陌 花言巧语 花貌蓬心 花辰月夕 花遮柳掩 花门柳户 花飞蝶舞 花香鸟语 花魔酒病 芳草萋萋 芸芸众生 芹曝之献 苍松翠柏 苍生涂炭 苍白无力 苍翠欲滴 苍苍者天 苍蝇碰壁 苍蝇见血 苍蝇附骥 苍蝇附骥尾 苍髯如戟 苍黄反复 苍黄反覆 苍黄翻覆 苏海韩潮 苛捐杂税 苞苴公行 苞苴竿牍 苞苴贿赂 苞藏祸心 苟且之心 苟且偷安 苟且偷生 苟且因循 苟全性命 苟合取容 苟安一隅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