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拆分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一十回 勤王室马腾举义 报父仇曹操兴师

第一十回 勤王室马腾举义 报父仇曹操兴师

  却说李、郭二贼欲弑献帝。张济、樊稠谏曰:“不可。今日若便杀之,恐众人不服,不如仍旧奉之为主,赚诸侯入关,先去其羽翼,然后杀之,天下可图也。”李、郭二人从其言,按住兵器。帝在楼上宣谕曰:“王允既诛,军马何故不退?”李傕、郭汜曰:“臣等有功王室,未蒙赐爵,故不敢退军。”帝曰:“卿欲封何爵?”李、郭、张、樊四人各自写职衔献上,勒要如此官品,帝只得从之。封李傕为车骑将军、池阳侯,领司隶校尉假节钺,郭汜为后将军美阳侯假节钺,同秉朝政;樊稠为右将军万年侯,张济为骠骑将军平阳侯,领兵屯弘农。其余李蒙、王方等,各为校尉。然后谢恩,领兵出城。又下令追寻董卓尸首,获得些零碎皮骨,以香木雕成形体,安凑停当,大设祭祀,用王者衣冠棺椁,选择吉日,迁葬郿坞。临葬之期,天降大雷雨,平地水深数尺,霹雳震开其棺,尸首提出棺外。李傕候晴再葬,是夜又复如是。三次改葬,皆不能葬,零皮碎骨,悉为雷火消灭。天之怒卓。可谓甚矣!

  且说李傕、郭汜既掌大权,残虐百姓;密遣心腹侍帝左右,观其动静。献帝此时举动荆棘。朝廷官员,并由二贼升降。因采人望,特宣朱俊入朝封为太仆,同领朝政。一日,人报西凉太守马腾;并州刺史韩遂二将引军十余万,杀奔长安来,声言讨贼。原来二将先曾使人入长安,结连侍中马宇、谏议大夫种邵、左中郎将刘范三人为内应,共谋贼党。三人密奏献帝,封马腾为征西将军、韩遂为镇西将军,各受密诏,并力讨贼。当下李傕、郭汜、张济、樊稠闻二军将至,一同商议御敌之策。谋士贾诩曰:“二军远来,只宜深沟高垒,坚守以拒之。不过百日,彼兵粮尽,必将自退,然后引兵追之,二将可擒矣。”李蒙、王方出曰:“此非好计。愿借精兵万人,立斩马腾、韩遂之头,献于麾下。”贾诩曰:“今若即战,必当败绩。”李蒙、王方齐声曰:“若吾二人败,情愿斩首;吾若战胜,公亦当输首级与我。”诩谓李傕、郭汜曰:“长安西二百里盩厔山,其路险峻,可使张、樊两将军屯兵于此,坚壁守之;待李蒙、王方自引兵迎敌,可也。”李傕、郭汜从其言,点一万五千人马与李蒙、王方。二人忻喜而去,离长安二百八十里下寨。

  西凉兵到,两个引军迎去。西凉军马拦路摆开阵势。马腾、韩遂联辔而出,指李蒙、王方骂曰:“反国之贼!谁去擒之?”言未绝,只见一位少年将军,面如冠玉,眼若流星,虎体猿臂,彪腹狼腰;手执长枪,坐骑骏马,从阵中飞出。原来那将即马腾之子马超,字孟起,年方十七岁,英勇无敌。王方欺他年幼,跃马迎战。战不到数合,早被马超一枪刺于马下。马超勒马便回。李蒙见王方刺死,一骑马从马超背后赶来。超只做不知。马腾在阵门下大叫:“背后有人追赶!”声犹未绝,只见马超已将李蒙擒在马上。原来马超明知李蒙追赶,却故意俄延;等他马近举枪刺来,超将身一闪,李蒙搠个空,两马相并,被马超轻舒猿臂,生擒过去。军士无主,望风奔逃。马腾、韩遂乘势追杀,大获胜捷,直逼隘口下寨,把李蒙斩首号令。李傕、郭汜听知李蒙、王方皆被马超杀了,方信贾诩有先见之明,重用其计,只理会紧守关防,由他搦战,并不出迎。果然西凉军未及两月,粮草俱乏,商议回军。恰好长安城中马宇家僮出首家主与刘范、种邵,外连马腾、韩遂,欲为内应等情。李傕、郭汜大怒,尽收三家老少良贱斩于市,把三颗首级,直来门前号令。马腾、韩遂见军粮已尽,内应又泄,只得拔寨退军。李傕、郭汜令张济引军赶马腾,樊稠引军赶韩遂,西凉军大败。马超在后死战,杀退张济。樊稠去赶韩遂,看看赶上,相近陈仓,韩遂勒马向樊稠曰:“吾与公乃同乡之人,今日何太无情?”樊稠也勒住马答道:“上命不可违!”韩遂曰:“吾此来亦为国家耳,公何相逼之甚也?”樊稠听罢,拨转马头,收兵回寨,让韩遂去了。

  不提防李傕之侄李别,见樊稠放走韩遂,回报其叔。李傕大怒,便欲兴兵讨樊稠。贾翊曰:“目今人心未宁,频动干戈,深为不便;不若设一宴,请张济、樊稠庆功,就席间擒稠斩之,毫不费力。”李傕大喜,便设宴请张济、樊稠。二将忻然赴宴。酒半阑,李傕忽然变色曰:“樊稠何故交通韩遂,欲谋造反?”稠大惊,未及回言;只见刀斧手拥出,早把樊稠斩首于案下。吓得张济俯伏于地。李傕扶起曰:“樊稠谋反,故尔诛之;公乃吾之心腹,何须惊惧?”将樊稠军拨与张济管领。张济自回弘农去了。李傕、郭汜自战败西凉兵,诸侯莫敢谁何。贾诩屡劝抚安百姓,结纳贤豪。自是朝廷微有生意。不想青州黄巾又起,聚众数十万,头目不等,劫掠良民。太仆朱俊保举一人,可破群贼。李傕、郭汜问是何人。朱俊曰:“要破山东群贼,非曹孟德不可。”李傕曰:“孟德今在何处?”俊曰:“现为东郡太守,广有军兵。若命此人讨贼,贼可克日而破也。”李傕大喜,星夜草诏,差人赍往东郡,命曹操与济北相鲍信一同破贼。操领了圣旨,会同鲍信,一同兴兵,击贼于寿阳。鲍信杀入重地,为贼所害。操追赶贼兵,直到济北,降者数万。操即用贼为前驱,兵马到处,无不降顺。不过百余日,招安到降兵三十余万、男女百余万口。操择精锐者,号为“青州兵”,其余尽令归农。操自此威名日重。捷书报到长安,朝廷加曹操为镇东将军。操在兖州,招贤纳士。有叔侄二人来投操:乃颍川颍阴人,姓荀,名彧单,字文若,荀绲之子也;旧事袁绍,今弃绍投操;操与语大悦,曰:“此吾之子房也!”遂以为行军司马。其侄荀攸,字公达,海内名士,曾拜黄门侍郎,后弃官归乡,今与其叔同投曹操,操以为行军教授。荀彧曰:“某闻兖州有一贤士,今此人不知何在。”操问是谁,彧曰:“乃东郡东阿人,姓程,名昱,字仲德。”操曰:“吾亦闻名久矣。”遂遣人于乡中寻问。访得他在山中读书,操拜请之。程昱来见,曹操大喜。昱谓荀彧曰:“某孤陋寡闻,不足当公之荐。公之乡人姓郭,名嘉,字奉孝,乃当今贤士,何不罗而致之?”彧猛省曰:“吾几忘却!”遂启操征聘郭嘉到兖州,共论天下之事。郭嘉荐光武嫡派子孙,淮南成德人,姓刘,名晔,字子阳。操即聘晔至。晔又荐二人:一个是山阳昌邑人,姓满,名宠,字伯宁;一个是武城人,姓吕,名虔,字子恪。曹操亦素知这两个名誉,就聘为军中从事。满宠、吕虔共荐一人,乃陈留平邱人,姓毛,名玠,字孝先。曹操亦聘为从事。

  又有一将引军数百人,来投曹操:乃泰山巨平人,姓于,名禁,字文则。操见其人弓马熟娴,武艺出众,命为点军司马。一日,夏侯惇引一大汉来见,操问何人,惇曰:“此乃陈留人,姓典,名韦,勇力过人。旧跟张邈,与帐下人不和,手杀数十人,逃窜山中。惇出射猎,见韦逐虎过涧,因收于军中。今特荐之于公。”操曰:“吾观此人容貌魁梧,必有勇力。”惇曰:“他曾为友报仇杀人,提头直出闹市,数百人不敢近。只今所使两枝铁戟,重八十斤,挟之上马,运使如飞。”操即令韦试之。韦挟戟骤马,往来驰骋。忽见帐下大旗为风所吹,岌岌欲倒,众军士挟持不定;韦下马,喝退众军,一手执定旗杆,立于风中,巍然不动。操曰:“此古之恶来也!”遂命为帐前都尉,解身上棉袄,及骏马雕鞍赐之。

  自是曹操部下文有谋臣,武有猛将,威镇山东。乃遣泰山太守应劭,往琅琊郡取父曹嵩。嵩自陈留避难,隐居琅琊;当日接了书信,便与弟曹德及一家老小四十余人,带从者百余人,车百余辆,径望兖州而来。道经徐州,太守陶谦,字恭祖,为人温厚纯笃,向欲结纳曹操,正无其由;知操父经过,遂出境迎接,再拜致敬,大设筵宴,款待两日。曹嵩要行,陶谦亲送出郭,特差都尉张闿,将部兵五百护送。曹嵩率家小行到华、费间,时夏末秋初,大雨骤至,只得投一古寺歇宿。寺僧接入。嵩安顿家小,命张闿将军马屯于两廊。众军衣装,都被雨打湿,同声嗟怨。张闿唤手下头目于静处商议曰:“我们本是黄巾余党,勉强降顺陶谦,未有好处。如今曹家辎重车辆无数,你们欲得富贵不难,只就今夜三更,大家砍将入去,把曹嵩一家杀了,取了财物,同往山中落草。此计何如?”众皆应允。是夜风雨未息,曹嵩正坐,忽闻四壁喊声大举。曹德提剑出看,就被搠死。曹嵩忙引一妾奔入方丈后,欲越墙而走;妾肥胖不能出,嵩慌急,与妾躲于厕中,被乱军所杀。应劭死命逃脱,投袁绍去了。张闿杀尽曹嵩全家,取了财物,放火烧寺,与五百人逃奔淮南去了。后人有诗曰:“曹操奸雄世所夸,曾将吕氏杀全家。如今阖户逢人杀,天理循环报不差。”当下应劭部下有逃命的军士,报与曹操。操闻之,哭倒于地。众人救起。操切齿曰:“陶谦纵兵杀吾父,此仇不共戴天!吾今悉起大军,洗荡徐州,方雪吾恨!”遂留荀彧、程昱领军三万守鄄城、范县、东阿三县,其余尽杀奔徐州来。夏侯惇、于禁、典韦为先锋。操令:但得城池,将城中百姓,尽行屠戮,以雪父仇。当有九江太守边让,与陶谦交厚,闻知徐州有难,自引兵五千来救。操闻之大怒,使夏侯惇于路截杀之。时陈宫为东郡从事,亦与陶谦交厚;闻曹操起兵报仇,欲尽杀百姓,星夜前来见操。操知是为陶谦作说客,欲待不见,又灭不过旧恩,只得请入帐中相见。宫曰:“今闻明公以大兵临徐州,报尊父之仇,所到欲尽杀百姓,某因此特来进言。陶谦乃仁人君子,非好利忘义之辈;尊父遇害,乃张闿之恶,非谦罪也。且州县之民,与明公何仇?杀之不祥。望三思而行。”操怒曰:“公昔弃我而去,今有何面目复来相见?陶谦杀吾一家,誓当摘胆剜心,以雪吾恨!公虽为陶谦游说,其如吾不听何!”陈宫辞出,叹曰:“吾亦无面目见陶谦也!”遂驰马投陈留太守张邈去了。

  且说操大军所到之处,杀戮人民,发掘坟墓。陶谦在徐州,闻曹操起军报仇,杀戮百姓,仰天恸哭曰:“我获罪于天,致使徐州之民,受此大难!”急聚众官商议。曹豹曰:“曹兵既至,岂可束手待死!某愿助使君破之。”陶谦只得引兵出迎,远望操军如铺霜涌雪,中军竖起白旗二面,大书报仇雪恨四字。军马列成阵势,曹操纵马出阵,身穿缟素,扬鞭大骂。陶谦亦出马于门旗下,欠身施礼曰:“谦本欲结好明公,故托张闿护送。不想贼心不改,致有此事。实不干陶谦之故。望明公察之。”操大骂曰:“老匹夫!杀吾父,尚敢乱言!谁可生擒老贼?”夏侯惇应声而出。陶谦慌走入阵。夏侯惇赶来,曹豹挺枪跃马,前来迎敌。两马相交,忽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两军皆乱,各自收兵。

  陶谦入城,与众计议曰:“曹兵势大难敌,吾当自缚往操营,任其剖割,以救徐州一郡百姓之命。”言未绝,一人进前言曰:“府君久镇徐州,人民感恩。今曹兵虽众,未能即破我城。府君与百姓坚守勿出;某虽不才,愿施小策,教曹操死无葬身之地!”众人大惊,便问计将安出。正是:本为纳交反成怨,那知绝处又逢生。

  毕竟此人是谁,且听下文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上蔡先生語錄三卷 事物紀原十卷 澄懷主人自訂年譜六卷 唐語林八卷 冷紅軒詩集二卷 五代史記纂誤補四卷附錄一卷 道德經順硃二卷 訓俗遺規四卷 兩漢博聞十二卷 埃及近世史不分卷 楊全甫諫草四卷 補梁疆域志四卷 事類賦三十卷 誠齋詩集十六卷 后山詩注十二卷 李氏五種合刊 鐵圍山叢談六卷 庚子都門紀事詩六卷首一卷末一卷 新輯頤人奇談四卷 後漢書一百二十卷 葆淳閣全集二十四卷附易說二卷 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四卷 春秋諸家解十二卷 人海記二卷 實業統計表式解說二卷 嘯園叢書 證治百問四卷 王奉常書畫題跋二卷 二竹齋詩鈔六卷 御定駢字類編二百四十卷 讀史兵略十二卷 宋拓房梁公碑 光緒壬寅補行庚子辛丑恩正併科鄉墨 子書百家 南江札記四卷 遠西奇器圖說錄最三卷 明宮詞不分卷 [康熙]寧晉縣志十卷 寒松閣老人集二十三卷 三國志六十五卷 益州名畫錄三卷 夢園叢說内篇八卷外篇八卷 禮記十卷 彚刻書目不分卷 孫子集注十三卷 零雨吟窗詩草一卷 文粹一百卷補遺二十六卷 粟布術廣一卷雜題類存一卷 任午橋存稿三卷 [光緒]宣城縣志四十卷首一卷 春秋左傳杜注三十卷首一卷 千金寶要六卷 瘦碧詞二卷 濟南農學試驗場丙午年報告三卷 小方壺齋輿地叢鈔十二帙六十四卷 性相通說一卷 詩經八卷 重訂駱丞集六卷 資治通鑑綱目發明五十九卷 [康熙]文水縣志十卷首一卷 校经室文集六卷补遗一卷 寄簃文存八卷枕碧楼偶存稿十二卷(存稿古籍库未收) 珠泉草庐诗钞四卷 珠泉草庐文集三卷 紫荆吟馆诗集四卷 师竹轩诗集四卷 阁学公集十七卷(公牍十卷书札四卷书札录遗一卷文稿拾遗一卷诗稿拾遗一卷)首一卷 居易初集三卷 穆清堂诗钞三卷 穆清堂诗钞续集五卷 常慊慊斋文集二卷 补拙草堂诗稿三卷补拙草堂文稿一卷 篁韵盦诗钞六卷 椒生诗草六卷椒生续草六卷 澡雪堂诗五卷澡雪堂文七卷 四槐寄庐类稿八卷 素心簃集六卷(文四卷诗二卷)附录一卷 陶庐杂忆一卷陶庐杂忆续咏一卷陶庐续忆补咏一卷陶庐后忆一卷陶庐五忆一卷陶庐六忆一卷 粟香室文稿一卷 清芬阁集十二卷 畹兰斋文集四卷 惜分阴书屋学吟草不分卷 扉青诗钞八卷 笃实堂文集八卷 四百三十二峰草堂诗十二卷(宛社吟一卷燕游集一卷归粤草三卷黎阳集一卷黎阳续集一卷彝山集一卷召南集一卷颍川集一卷) 莘斋文钞四卷莘斋诗钞七卷莘斋诗余一卷播变纪略一卷 碧梧红杏山房诗钞二卷附楹帖一卷 夔夔堂诗草四卷 虚受堂诗存十六卷 虚受堂文集十六卷 虚受堂书札二卷 宝鸭斋集七卷(诗钞四卷词钞二卷杂着一卷) 迟云阁诗稿四卷迟云阁文稿五卷迟云阁文稿五卷 畅园遗稿十卷(大野草堂诗八卷白痴词二卷) 宝砚斋诗词集五卷(诗四卷词一卷) 半隐庐丛稿六卷 罗浮偫鹤山人诗草二卷罗浮偫鹤山人外集一卷 旷庐诗集二十卷 旷庐诗续集二卷旷庐诗补遗二卷 西江文稿三十二卷附编一卷 霜杰斋诗二卷附补遗一卷 竢实斋文稿二卷 延寿客斋遗稿四卷 存悔斋文稿四卷附入蜀纪程一卷 荣文忠公集四卷 烟霞草堂文集十卷附录一卷 不慊斋漫存十二卷 天根文钞四卷天根文钞续集一卷天根文法一卷天根诗钞二卷 俞俞斋文稿初集四卷俞俞斋诗稿初集二卷俞俞斋诗余一卷 桐乡劳先生遗稿八卷首一卷新刑律修正案汇录一卷拳案三种五卷(义和拳教门源流考一卷庚子奉禁义和拳汇录一卷拳案杂存三卷) 媿不学斋诗四卷 强自宽斋外集四卷(诗二卷文二卷) 四知堂遗稿四卷(文二卷诗二卷) 十二梅花书屋诗六卷 四松草堂诗略四卷 江上草堂前稿四卷 代耕堂中稿二十五卷 澹远轩文集二卷 绮云楼杂着四卷(诗草二卷楹联一卷词集一卷)附杜敬撰昙花吟一卷 蔚庐刘子诗集四卷蔚庐刘子文集四卷 蔚庐亥子集四卷 三径草堂诗钞四卷 愚斋存稿一百卷首一卷末一卷(首一卷卷一至卷三十五) 愚斋存稿一百卷首一卷末一卷(卷三十六至卷八十一) 愚斋存稿一百卷首一卷末一卷(卷八十二至卷一百末一卷) 艺风堂文集七卷外篇一卷 艺风堂文续集八卷外集一卷 艺风堂诗存四卷附碧香词一卷 艺风堂文漫存十二卷(辛壬稿三卷癸甲稿四卷乙丁稿五卷) 蒿盦类槀三十二卷蒿盦续稿三卷蒿盦奏稿四卷蒿盦杂俎一卷 缶庐诗四卷缶庐别存一卷 未弱冠集八卷 养源山房诗钞六卷 兰言居遗稿三卷附录一卷 湘麋阁遗诗四卷附兰当词二卷 汉孳室文钞四卷附补遗一卷 椟慧山房诗草四卷 黄溪书屋吟草三卷 许文肃公遗稿十二卷许文肃公外集五卷附录一卷许文肃公书札二卷许文肃公日记一卷 王文敏公遗集八卷 璞斋集八卷(诗七卷词一卷) 清足居集一卷蕉窗词一卷 扁善斋文存三卷扁善斋诗存二卷 浙使纪程诗录一卷 怀亭诗录六卷怀亭词录二卷怀亭诗续录六卷怀亭诗三录一卷 金粟山房诗钞十卷 金粟山房诗续钞三卷 玉屑词三卷 汴游冰玉稿初集四卷 汴游冰玉稿二集五卷 晚香斋文存三卷 素园晚稿二卷附晚香斋文缀存一卷 未味斋诗集五卷 盋山文录八卷盋山诗录二卷 聊园诗词存十一卷(诗存十卷词存一卷) 聊园诗存续六卷 聊园诗存再续十四卷(缺卷十三) 聊园杂文略不分卷 闻妙香室诗稿五卷闻妙香室词钞四卷 佩弦斋试帖存一卷佩弦斋律赋存一卷佩弦斋杂存二卷 晦木轩稿一卷 灵峰草堂集四卷 入蜀文稿一卷 渐西村人初集十三卷 于湖小集六卷附金陵杂事诗一卷 安般簃集十卷 春闱杂咏一卷附录一卷 袁忠节公遗诗三卷(水明楼集一卷朝隐巵衍二卷) 于湖文录九卷 龙宛居士集六卷 寿恺堂集三十卷补编一卷 樊山集二十八卷 樊山续集二十八卷 荔村草堂诗钞十卷 荔村草堂诗续钞一卷 希古堂集八卷(甲集二卷乙集六卷) 北岳遗书二十五卷(文集十四卷骈文二卷诗集四卷越游日编四卷外集一卷) 畸园第三次手定诗稿三十二卷(幼学集一卷烬余集一卷皋庑集一卷白门集一卷东明集一卷还朝集一卷移家集一卷入蜀集一卷巴山集三卷出峡集一卷归田集一卷海上集三卷红豆集一卷沧桑集三卷病榻集一卷邨居集三卷带山草堂集八卷)(幼学集一卷至巴山集卷上) 畸园第三次手定诗稿三十二卷(幼学集一卷烬余集一卷皋庑集一卷白门集一卷东明集一卷还朝集一卷移家集一卷入蜀集一卷巴山集三卷出峡集一卷归田集一卷海上集三卷红豆集一卷沧桑集三卷病榻集一卷邨居集三卷带山草堂集八卷)(巴山集卷中至带山草堂集卷八) 锦官堂诗草五十述怀不分卷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