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丛部 > 杂别 > 國語注 >

國語卷第三

國語卷第三

  周語下

  1 柯陵之會〔一〕,單襄公見晉厲公視遠步高〔二〕。晉郤錡見其語犯〔三〕。郤犨見,其語迂〔四〕。郤至見,其語伐〔五〕。齊國佐見,其語盡〔六〕。魯成公見,言及晉難及郤犨之譖〔七〕。

  〔一〕 柯陵,鄭西地名也。經書:「公會尹子、單子、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邾人伐鄭。六月乙酉,同盟于柯陵。」在魯成十七年。 案攷異卷一:「公序本作『公會尹子、單子、晉侯、齊國佐、邾人于柯陵,以伐鄭。』案公序本是也。『單子』係後人誤增,下注云:單襄公『時命事而不與會,故不書。』是注無此二字矣。韋宏嗣所據之經在魯成公十六年。經書:『公會尹子、晉侯、齊國佐伐鄭。』內傳云:『公會尹武公及諸侯伐鄭。諸侯之師次于鄭西。』杜預云:『柯陵,鄭西地。』然則鄭西即柯陵,內傳鄭西之師即外傳柯陵之會。下文傳云:『十一年,諸侯會于柯陵。』簡王十一年,正魯成公十六年。會柯陵在前,而盟柯陵在後,本屬兩時兩事,故韋注云『于柯陵以伐鄭』,此通內、外傳以釋之,其說當矣。明道本乃據十七年經書『同盟于柯陵』,遂誤合國語改竄韋注,不知傳、注皆不可通也。」

  〔二〕 襄公,王卿士,單朝之謚也。時命事而不與會,故不書。厲公,晉成公之孫、景公之子厲公州蒲也。視遠,望視遠;步高,舉足高也。

  〔三〕 郤錡,晉卿,郤克之子駒伯也。犯,陵犯人也。

  〔四〕 郤犨,晉卿,郤錡之族父、步揚之子苦成叔也。迂,迂迴,加誣於人也。

  〔五〕 郤至,晉卿,犨之弟子溫季昭子也。伐,好伐其功也。

  〔六〕 國佐,齊卿,國歸父之子國武子也。盡者,盡其心意,善惡褒貶無所諱也。

  〔七〕 成公,魯宣公之子成公黑肱也。言及晉難,語次及晉將罪己之難,及為郤犨所誣也。晉將伐鄭,使欒黶乞師於魯,成公將如會。叔孫僑如通於成公之母穆姜,欲去季孟氏,而取其室。穆姜送公,使逐季孟,公以晉難告,請反而聽命。姜怒,公子偃、公子鉏趨過,指之曰:「女不可,是皆君也。」公懼,待於壞隤,儆守而後行,故不及戰。郤犨受僑如之賂,為之譖魯於晉侯,曰:「魯侯後至者,待於壞隤,將以待勝者。」晉侯怒,不見公。故成公為單子言之也。


  單子曰:「君何患焉!晉將有亂,其君與三郤其當之乎!」魯侯曰:「寡人懼不免於晉,今君曰『將有亂』,敢問天道乎,抑人故也〔一〕?」對曰:「吾非瞽、史,焉知天道〔二〕?吾見晉君之容,而聽三郤之語矣,殆必禍者也。夫君子目以定體,足以從之〔三〕,是以觀其容而知其心矣〔四〕。目以處義〔五〕,足以步目,今晉侯視遠而足高,目不在體〔六〕,而足不步目,其心必異矣。目體不相從,何以能久?夫合諸侯,民〔七〕之大事也,於是乎觀存亡。故國將無咎,其君在會,步言視聽,必皆無謫,則可以知德矣。視遠,日絕其義〔八〕;足高,日棄其德〔九〕;言爽,日反其信〔一0〕;聽淫,日離其名〔一一〕。夫目以處義,足以踐德〔一二〕,口以庇信〔一三〕,耳以聽名者也〔一四〕,故不可不慎也。偏喪有咎〔一五〕,既喪則國從之〔一六〕。晉侯爽二,吾是以云〔一七〕。

  〔一〕 故,事也。將以天道占之乎,以人事知之乎?

  〔二〕 瞽,樂太師,掌知音樂風氣,執同律以聽軍聲,而詔吉凶。史,太史,掌抱天時,與太師同車,皆知天道者。

  〔三〕 體,手足也。論語曰「四體不勤」也。

  〔四〕 心不固,則容不正也。

  〔五〕 義,宜也。

  〔六〕 在,存也。

  〔七〕 案:「民」,公序本作「國」。

  〔八〕 謫,譴也。言日日絕其宜也。

  〔九〕 人君容止,佩玉有節。今步高失儀,棄其德也。

  〔一0〕爽,貳也。反,違也。

  〔一一〕淫,濫也。離,失也。名,聲也。失所名也。

  〔一二〕踐,履也。動履,德行也。

  〔一三〕庇,覆也。言行相覆為信也。

  〔一四〕耳所以聽,別萬事之名聲也。

  〔一五〕喪,亡也。步、言、視、聽四者而亡其二,為偏喪。偏喪者有咎,咎及身也。

  〔一六〕既,盡也。四者盡喪,國從而亡也。

  〔一七〕爽,當為「喪」字之誤也。喪二,視與步也,是為偏喪,故言晉君當之。


  「夫郤氏,晉之寵人也,三卿而五大夫,可以戒懼矣〔一〕。高位寔疾顛〔二〕,厚味寔腊毒〔三〕。今郤伯之語犯,叔迂,季伐,〔四〕犯則陵人,迂則誣人,伐則掩人〔五〕。有是寵也,而益之以三怨,其誰能忍之〔六〕!雖齊國子亦將與焉〔七〕。立於淫亂之國,而好盡言,以招人過,怨之本也〔八〕。唯善人能受盡言〔九〕,齊其有乎〔一0〕?吾聞之,國德而鄰於不修,必受其福〔一一〕。今君偪於晉,而鄰於齊,齊、晉有禍,可以取伯,無德之患,何憂於晉?且夫長翟之人利而不義〔一二〕,其利淫矣,流之若何〔一三〕?」

  〔一〕 三卿,錡、犨、至也。復有五人為大夫,故號八郤也。

  〔二〕 高者近危。疾,速也。顛,隕也。

  〔三〕 厚味,喻重祿也。腊,亟也,讀若「廣」。昔酒焉,味厚者,其毒亟也。 案:「廣」,公序本作「廟」。攷異卷一:「案皆非也。此必『酋』字之誤,『酋』、『昔』俱有久義。」

  〔四〕 伯,錡也。叔,犨也。季,至也。

  〔五〕 掩人之美。

  〔六〕 益,猶加也。三怨,陵、誣、掩也。

  〔七〕 與,與於禍也。

  〔八〕 招,舉也。

  〔九〕 思聞過以自改。

  〔一0〕言無也。

  〔一一〕國德,己國有德也。鄰於不修,與不修德者為鄰也。

  〔一二〕長翟之人,謂叔孫僑如也。僑如之父得臣敗翟于鹹,獲長翟僑如,因名其子為僑如。利而不義者,好利而不義。通於穆姜,欲逐季孟而專魯國也。

  〔一三〕言其所利驕淫之事耳。流,放也,放之若何也。


  魯侯歸,乃逐叔孫僑如。簡王十一年,諸侯會于柯陵〔一〕。十二年,晉殺三郤。十三年,晉侯弒〔二〕,於翼東門葬,以車一乘。〔三〕齊人殺國武子〔四〕。

  〔一〕 簡王十一年,魯成十七年也。 案攷異卷一:「案『七』當作『六』,字之誤也。簡王十二年,晉殺三郤,在魯成十七年。十三年,晉殺厲公,在魯成十八年。然則簡王十一年為魯成十六年無疑矣。」

  〔二〕 厲公既殺三郤,欒書、中行偃懼誅,執厲公而殺之於匠酈氏也。

  〔三〕 翼,晉別都也。傳曰「葬之于翼東門之外」,不得同於先君也。禮,諸侯七命,遣車七乘。以車一乘,不成喪也。

  〔四〕 是年,齊人又殺國佐也。齊慶剋通于靈公之母聲孟子。國佐召慶剋而謂之,慶剋以告夫人,夫人愬之於靈公,靈公殺之。殺在魯成十八年也。


  2 晉孫談之子周適周,事單襄公〔一〕,立無跛〔二〕,視無還〔三〕,聽無聳〔四〕,言無遠〔五〕;言敬必及天〔六〕,言忠必及意〔七〕,言信必及身〔八〕,言仁必及人〔九〕,言義必及利,〔一0〕言智必及事〔一一〕,言勇必及制〔一二〕,言教必及辯,〔一三〕言孝必及神〔一四〕,言惠必及和〔一五〕,言讓必及敵;〔一六〕晉國有憂未嘗不戚〔一七〕,有慶未嘗不怡〔一八〕。

  〔一〕 談,晉襄公之孫惠伯談也。周者,談之子,晉悼公之名也。晉自獻公用驪姬之讒詛,不畜群公子,故孫周適周事單襄公。

  〔二〕 跛,偏任也。

  〔三〕 睛轉復反為還也。

  〔四〕 不聳耳而聽也。

  〔五〕 遠,謂非耳目所及也。

  〔六〕 象天之敬,乾乾不息。

  〔七〕 出自心意為忠。

  〔八〕 先信於身,而後及人。

  〔九〕 博愛於人為仁。

  〔一0〕能利人物,然後為義。易曰:「利物足以和義。」

  〔一一〕能處事物為智。

  〔一二〕以義為制也,勇而不義非勇也。

  〔一三〕辯,別也。能分別是非,乃可以教。

  〔一四〕孝於鬼神,則存者信矣。

  〔一五〕惠,愛也。和,睦也。言致和睦,乃為親愛也。

  〔一六〕雖在匹敵,猶以禮讓也。

  〔一七〕急其宗也。

  〔一八〕慶,福也。怡,悅也。


  襄公有疾,召頃公而告之〔一〕,曰:「必善晉周,將得晉國。其行也文〔二〕,能文則得天地。天地所胙,小而後國〔三〕。夫敬,文之恭也〔四〕;忠,文之實也〔五〕;信,文之孚也〔六〕;仁,文之愛也〔七〕;義,文之制也〔八〕;智,文之輿也〔九〕;勇,文之帥也〔一0〕;教,文之施也〔一一〕;孝,文之本也〔一二〕;惠,文之慈也〔一三〕;讓,文之材也〔一四〕。象天能敬〔一五〕,帥意能忠〔一六〕,思身能信〔一七〕,愛人能仁〔一八〕,利制能義〔一九〕,事建能智〔二0〕,帥義能勇〔二一〕,施辯能教〔二二〕,昭神能孝〔二三〕,慈和能惠〔二四〕,推敵能讓〔二五〕。此十一者,夫子皆有焉〔二六〕。

  〔一〕 頃公,單襄公之子也。

  〔二〕 經緯天地曰文。

  〔三〕 胙,福也。天之所福,小則得國,大得天下也。

  〔四〕 文者,德之總名也。恭者,其別行也。十一義皆如之。

  〔五〕 忠自中出,故為文之實誠也。

  〔六〕 孚,覆也。

  〔七〕 仁者,文之慈愛。

  〔八〕 義所以制斷事宜也。

  〔九〕 智所以載行文德。

  〔一0〕謂以勇帥行,其心義。

  〔一一〕所以施布德化。

  〔一二〕言人始於事親,故孝為文本也。

  〔一三〕慈,愛也。

  〔一四〕材,用也。

  〔一五〕言能則天,是能敬也。

  〔一六〕帥,循也。循己之意,恕而行之,為忠也。

  〔一七〕思誠其身,乃為信也。易曰「體信,足以長人」也。

  〔一八〕言愛人乃為仁也。

  〔一九〕以利為制,故能義也。

  〔二0〕能處立百事,為智也。

  〔二一〕修義而行,故能勇。君子有勇而無義,為亂。

  〔二二〕施其道化而行,能辯明之,故能教。

  〔二三〕昭,顯也。尊而顯之,若周公然。

  〔二四〕慈愛和睦,故能惠也。

  〔二五〕與己體敵,猶推先之,故能讓。

  〔二六〕夫子,晉周也。


  「天六地五,數之常也〔一〕。經之以天,緯之以地〔二〕。經緯不爽,文之象也〔三〕。文王質文,故天胙之以天下。夫子被之矣〔四〕,其昭穆又近,可以得國〔五〕。且夫立無跛,正也;視無還,端也;聽無聳,成也〔六〕;言無遠,慎也。夫正,德之道也〔七〕;端,德之信也〔八〕;成,德之終也〔九〕;慎,德之守也〔一0〕。守終純固,道正事信,明令德矣〔一一〕。慎成端正,德之相也〔一二〕。為晉休戚,不背本也〔一三〕。被文相德,非國何取!〔一四〕

  〔一〕 天有六氣,謂陰、陽、風、雨、晦、明也。地有五行,金、木、水、火、土也。

  〔二〕 以天之六氣為經,以地之五行為緯,而成之也。

  〔三〕 爽,差也。

  〔四〕 質文,其質性有文德也。被,被服之也。言文王質性有文德,故能得天下。晉周則被服之,可以得國也。

  〔五〕 父昭子穆,孫復為昭,一昭一穆,相次而下。近者,言周子之親與晉最近。

  〔六〕 成,定也。

  〔七〕 德之道路。

  〔八〕 端愨故信。

  〔九〕 志定故能終也。

  〔一0〕守,守德也。

  〔一一〕言周子明於善德也。

  〔一二〕相,助也。慎成端正,覆述上事,為下出也。

  〔一三〕休,喜也。

  〔一四〕被服文德,又以四行輔助之。非國何取,言必得國也。


  「成公之歸也,吾聞晉之筮之也〔一〕,遇乾之否,曰:『配而不終,君三出焉〔二〕。』一既往矣,後之不知,其次必此〔三〕。且吾聞成公之生也,其母夢神規其臀以墨,曰:『使有晉國〔四〕,三而畀驩之孫〔五〕。』故名之曰『黑臀』,於今再矣〔六〕。襄公曰驩,此其孫也〔七〕。而令德孝恭,非此其誰?且其夢曰:『必驩之孫,實有晉國。』其卦曰:『必三取君於周。』其德又可以君國,三襲焉〔八〕。吾聞之大誓,故曰:『朕夢協朕卜,襲于休祥,戎商必克〔九〕。』以三襲也〔一0〕。晉仍無道而鮮冑,其將失之矣。〔一一〕必早善晉子,其當之也〔一二〕。」

  〔一〕 成公,晉文公之庶子成公黑臀也。歸者,自周歸晉也。趙穿弒靈公,趙盾逆公子黑臀于周而立之。蓍曰筮,筮立成公也。

  〔二〕 乾下乾上,乾也。坤下乾上,否也。乾初九、九二、九三,變而之否也。乾,天也,君也,故曰配,配先君也。不終,子孫不終為君也。乾下變而為坤,坤,地也,臣也。天地不交曰否,變有臣象。三爻,故三世而終。上有乾,乾,天子也。五體不變,周天子國也。三爻有三變,故君三出於周也。 案:「乾,天子也」下,公序本有「五亦天子」四字。

  〔三〕 一,謂成公,已往為晉吾。後之不知,不知最後者在誰也。其次必此,次成公而往者,必周子也。

  〔四〕 規,畫也。臀,凥也。

  〔五〕 畀,予也。三世為晉君,而更予驩之孫也。驩,晉襄公之名也。孫,曾孫周子也。自孫已下皆稱孫,詩曰「周公之孫」,謂僖公也。

  〔六〕 賈侍中云:「於今,單襄公時也。晉厲公即黑臀之孫也,黑臀之後二世為君,與黑臀滿三世矣。」唐尚書云:「時晉景公在位,成公生景公,故言再。」昭謂:魯成十七年,單襄公與晉厲公會於柯陵,後三年而單襄公卒。其歲厲公弒,則襄公將死時,非景公明矣。賈君得之。 案:「魯成十七年」,攷異卷一:「案『七』當作『六』,辨見前篇。」

  〔七〕 此周子者,晉襄公之孫也。

  〔八〕 襲,合也。三合,德、夢卦也。

  〔九〕 大誓,伐紂之誓也。故,故事也。朕,武王自謂也。協,合也。休,美也。祥,福之先見者也。戎,兵也。言武王夢與卜合,又合美善之祥,以兵伐殷,必克之也。

  〔一0〕言武王夢、卜、祥三合,故遂克商有天下。今晉周德夢、卦亦三合,將必得國也。

  〔一一〕仍,數也。鮮,寡也。冑,後也。〔晉厲公數行無道,晉公族之後又寡少,將失國也〕。

  〔一二〕晉子,周子也。


  頃公許諾。及厲公之亂,召周子而立之,是為悼公〔一〕。

  〔一〕 亂,謂弒也。

  3 靈王二十二年〔一〕,穀、洛鬥,將毀王宮〔二〕。王欲壅之〔三〕,太子晉諫曰:「不可〔四〕。晉聞古之長民者〔五〕,不墮山〔六〕,不崇藪〔七〕,不防川〔八〕,不竇澤〔九〕。夫山,土之聚也;藪,物之歸也〔一0〕;川,氣之導也〔一一〕;澤,水之鍾也〔一二〕。夫天地成而聚於高,歸物於下〔一三〕。疏為川谷,以導其氣〔一四〕;陂塘汙庳,以鍾其美〔一五〕。是故聚不阤崩,而物有所歸〔一六〕;氣不沈滯,而亦不散越〔一七〕。是以民生有財用,而死有所葬〔一八〕。然則無夭、昏、札、瘥之憂,而無飢、寒、乏、匱之患〔一九〕,故上下能相固,以待不虞〔二0〕,古之聖王唯此之慎〔二一〕。

  〔一〕 靈王,周簡王之子靈王大心也。二十二年,魯襄公二十四年也。是歲,齊人城郟。

  〔二〕 穀、洛,二水名也。洛在王城之南,穀在王城之北,東入于瀍。鬥者,兩水激,有似於鬥也。至靈王時,穀水盛,出於王城之西,而南流合於洛水,毀王城西南,將及王宮,故齊人城郟也。案:「


  鬥者,兩水激,有似鬥也」,公序本「激」作「格」,又此九字在「

  穀、洛二水名也」句下。

  〔三〕 欲壅防穀水,使北出也。

  〔四〕 晉,靈王太子也,早卒不立。

  〔五〕 長,猶君也。

  〔六〕 墮,毀也。

  〔七〕 崇,高也。澤無水曰藪。

  〔八〕 防,障也。流曰川。

  〔九〕 澤,居水也。竇,決也。不為此四者,為反天性也。

  〔一0〕物所生歸也。

  〔一一〕導,達也。易曰:「山澤通氣。」

  〔一二〕鍾,聚也。

  〔一三〕聚,聚物也。高,山陵也。下,藪澤也。

  〔一四〕疏,通也。

  〔一五〕畜水曰陂,塘也。美,謂滋潤也。

  〔一六〕大曰崩,小曰阤。

  〔一七〕沈,伏也。滯,積也。越,遠也。

  〔一八〕物有所歸,故生有財用。山陵不崩,故死有所葬。齊語曰:「陵為之終。」

  〔一九〕短折曰夭。狂惑曰昏。疫死曰札。瘥,病也。

  〔二0〕虞,度也。

  〔二一〕慎逆天地之性也。


  「昔共工棄此道也〔一〕,虞于湛樂〔二〕,淫失其身,欲壅防百川,墮高堙庳,以害天下〔三〕。皇天弗福,庶民弗助,禍亂並興,共工用滅。其在有虞,有崇伯鯀〔四〕,播其淫心,稱遂共工之過〔五〕,堯用殛之于羽山〔六〕。其後伯禹念前之非度〔七〕,釐改制量〔八〕,象物天地〔九〕,比類百則〔一0〕,儀之于民〔一一〕,而度之于群生〔一二〕,共之從孫四嶽佐之〔一三〕,高高下下,疏川導滯〔一四〕,鍾水豐物〔一五〕,封崇九山〔一六〕,決汨九川〔一七〕,陂鄣九澤〔一八〕,豐殖九藪〔一九〕,汨越九原,〔二0〕宅居九隩〔二一〕,合通四海〔二二〕。故天無伏陰〔二三〕,地無散陽〔二四〕,水無沈氣〔二五〕,火無災燀〔二六〕,神無閒行〔二七〕,民無淫心〔二八〕,時無逆數〔二九〕,物無害生〔三0〕。帥象禹之功,度之于軌儀〔三一〕,莫非嘉績,克厭帝心〔三二〕。皇天嘉之,祚以天下〔三三〕,賜姓曰『姒』、氏曰『有夏〔三四〕』,謂其能以嘉祉殷富生物也〔三五〕。祚四嶽國,命以侯伯〔三六〕,賜姓曰『姜〔三七〕』、氏曰『有呂〔三八〕』,謂其能為禹股肱心膂,以養物豐民人也〔三九〕。

  〔一〕 賈侍中云:「共工,諸侯,炎帝之後,姜姓也。顓頊氏衰,共工氏侵陵諸侯,與高辛氏爭而王也。」或云:「共工,堯時諸侯,為高辛所滅。」昭謂:言為高辛所滅,安得為堯諸侯?又堯時共工,與此異也。

  〔二〕 虞,安也。湛,淫也。

  〔三〕 堙,塞也。高,謂山陵。庳,謂池澤。

  〔四〕 有虞,舜也。鯀,禹父。崇,鯀國。伯,爵也。堯時在位,而言有虞者,鯀之誅,舜之為也。

  〔五〕 播,放也。稱,舉也。舉遂共工之過者,謂鄣洪水也。

  〔六〕 殛,誅也。舜臣堯,殛鯀於羽山。羽山在今東海祝其南也。 案:「祝其」下,公序本有「縣」字。

  〔七〕 度,法也。

  〔八〕 釐,理也。量,度也。

  〔九〕 取法天地之物象也。在天成象,在地成形也。

  〔一0〕類,亦象也。

  〔一一〕儀,准也。

  〔一二〕度之,謂不傷害也。

  〔一三〕共,共工也。從孫,昆季之孫也。四嶽,官名,主四嶽之祭,為諸侯伯。佐,助也。言共工從孫為四嶽之官,掌帥諸侯,助禹治水也。

  〔一四〕高高,封崇九山也。下下,陂障九澤也。疏川,決江疏河。導滯,鑿龍門、闢伊闕也。

  〔一五〕鍾,聚畜水潦,所以豐殖百物也。

  〔一六〕封,大。崇,高也。除其壅塞之害,通其水泉,使不墮壞,是謂封崇。凡此諸言九者,皆謂九州之中,山川藪澤也。

  〔一七〕汨,通也。

  〔一八〕鄣,防也。

  〔一九〕豐,茂也。殖,長也。

  〔二0〕越,揚也。

  〔二一〕隩,內也。九州之內皆可宅居也。

  〔二二〕使之同軌也。

  〔二三〕伏陰,夏有霜雹也。

  〔二四〕散陽、李梅冬實也。

  〔二五〕沈,伏也。無伏積之氣也。

  〔二六〕燀,焱起貌也。天曰災,人曰火。 案攷異卷一:「『焱』,補音作『猋』,文選注引作『炎』。案作『炎』是也。『炎』誤作『焱』,又誤作『猋』」。

  〔二七〕閒行,姦神淫厲之類也。

  〔二八〕陰陽調,財用足,故無淫濫之心也。

  〔二九〕逆數,四時寒暑反逆也。

  〔三0〕蝗螟之屬不害嘉穀也。

  〔三一〕帥,循也。軌,道也。儀,法也。

  〔三二〕謂禹與四嶽也。嘉,善也。績,功也。克,能也。厭,合也。帝,天也。

  〔三三〕祚,祿也。論語曰「帝臣不蔽,簡在帝心」是也。

  〔三四〕堯賜禹姓曰姒,封之於夏。

  〔三五〕祉,福也。殷,盛也。賜姓曰「姒」、氏曰「有夏」者,以其能以善福,殷富天下,生育萬物也。姒,猶祉也。夏,大也。以為善福,殷富天下為大也。

  〔三六〕堯以四嶽佐禹有功,封之於呂,命為侯伯,使長諸侯也。

  〔三七〕姜,四嶽之先,炎帝之姓也。炎帝世衰,其後變易,至四嶽有德,帝復賜之祖姓,使紹炎帝之後。

  〔三八〕以國為氏也。

  〔三九〕肱,臂也。豐,厚也。氏曰「有呂」者,以四嶽能輔成禹功,比於股肱心膂也。呂之為言膂也。


  「此一王四伯,豈繄多寵?皆亡王之後也〔一〕。唯能釐舉嘉義〔二〕,以有胤在下,守祀不替其典〔三〕。有夏雖衰,杞、鄫猶在〔四〕;申、呂雖衰,齊、許猶在〔五〕。唯有嘉功,以命姓受祀,迄于天下〔六〕。及其失之也,必有慆淫之心閒之〔七〕。故亡其氏姓,踣斃不振〔八〕;絕後無主〔九〕,湮替隸圉〔一0〕。夫亡者豈繄無寵?皆黃、炎之後也〔一一〕。唯不帥天地之度,不順四時之序,不度民神之義〔一二〕,不儀生物之則〔一三〕,以殄滅無胤,至于今不祀。及其得之也,必有忠信之心閒之〔一四〕。度於天地而順於時動〔一五〕,和於民神而儀於物則,故高朗令終,顯融昭明,〔一六〕命姓受氏,而附之以令名〔一七〕。若啟先王之遺訓〔一八〕,省其典圖刑法〔一九〕,而觀其廢興者,皆可知也。其興者,必有夏、呂之功焉;其廢者,必有共、鯀之敗焉。今吾執政無乃實有所避〔二0〕,而滑夫二川之神〔二一〕,使至於爭明,以妨王宮〔二二〕,王而飾之,無乃不可乎!

  〔一〕 一王,謂禹。四伯,謂四嶽也,為四嶽伯,故稱四伯。豈,辭也。繄,是也。言禹與四嶽豈是多寵之人?乃亡王之後。禹,鯀之子,禹郊鯀而追王之也。四嶽,共工從孫,共工侵陵諸侯以自王。言皆無道而亡,非伯王所起,明禹、嶽之興非因之也。

  〔二〕 舉,用也。

  〔三〕 下,後也。典,常也。

  〔四〕 杞、鄫,二國,夏後也。猶在,在靈王之世也。

  〔五〕 申、呂,四嶽之後,商、周之世或封於申,齊、許亦其族也。

  〔六〕 受祀,謂封國受命,祀社稷、山川也。迄,至也。至於有天下,謂禹也。祀,或為氏。

  〔七〕 慆,慢。閒,代也。以慢淫之心代其嘉功,謂若桀也。

  〔八〕 踣,僵也。振,救也。

  〔九〕 無祭主也。

  〔一0〕湮,沒也。替,廢也。隸,役也。圉,養馬者。

  〔一一〕鯀,黃帝之後也。共工,炎帝之後也。

  〔一二〕義,宜也。

  〔一三〕儀,准也。

  〔一四〕以忠信之心代其慆淫也。

  〔一五〕順四時之令而動也。

  〔一六〕朗,明也。終,成也。融,長也。

  〔一七〕附,隨也。

  〔一八〕啟,開也。訓,教也。

  〔一九〕典,禮也。圖,象也。

  〔二0〕避,違也。

  〔二一〕滑,亂也。

  〔二二〕明,精氣也。


  「人有言曰:『無過亂人之門〔一〕。』又曰:『佐饔者嘗焉,〔二〕佐鬥者傷焉。』又曰:『禍不好,不能為禍〔三〕。』詩曰:『四牡騤騤,旟旐有翩,亂生不夷,靡國不泯〔四〕。』又曰:『民之貪亂,寧為荼毒〔五〕。』夫見亂而不惕,所殘必多,其飾彌章。〔六〕民有怨亂,猶不可遏,而況神乎?王將防鬥川以飾宮,是飾亂而佐鬥也,其無乃章禍且遇傷乎?自我先王厲、宣、幽、平而貪天禍,至于今未弭〔七〕。我又章之,懼長及子孫,王室其愈卑乎?其若之何?

  〔一〕 亂人,狂悖怨亂之人也。過其門,干其怒也。

  〔二〕 饔,烹煎之官也。

  〔三〕 猶財色之禍,生於好也。

  〔四〕 詩,大雅桑柔之二章。騤騤,行貌。鳥隼曰旟。龜蛇曰旐。翩翩,動搖不休止之意。夷,平也。靡,無也。泯,滅也。疾厲王好征伐,用兵不得其所,禍亂不平,無國不見滅之。

  〔五〕 桑柔之十一章也。寧,安也。荼,苦也。言民疾王之虐,貪樂禍亂,安為苦毒之行也。

  〔六〕 惕,惕然恐懼也。彌,終也。章,著也。言見禍亂之戒,不恐懼循省,以消災咎,而壅飾之,禍敗終將章著也。

  〔七〕 弭,止也。此四王父子相繼,厲暴虐而流,宣不務農而料民,幽昏亂以滅西周,平不能修政,至于微弱,皆己行所致,故曰貪天禍,禍敗至今未止也。


  「自后稷以來寧亂〔一〕,及文、武、成、康而僅克安民。自后稷之始基靖民,十五王而文始平之〔二〕,十八王而康克安之〔三〕,其難也如是。厲始革典,十四王矣〔四〕。基德十五而始平,基禍十五其不濟乎〔五〕!吾朝夕儆懼,曰:『其何德之修,而少光王室,以逆天休〔六〕?』王又章輔禍亂,將何以堪之〔七〕?王無亦鑒于黎、苗之王,下及夏、商之季〔八〕,上不象天,而下不儀地,中不和民,而方不順時,不共神祇〔九〕,而蔑棄五則〔一0〕。是以人夷其宗廟,而火焚其彝器〔一一〕,子孫為隸,下夷於民〔一二〕,而亦未觀夫前哲令德之則。則此五者而受天之豐福,饗民之勳力,子孫豐厚,令聞不忘,是皆天子之所知也。

  〔一〕 寧,安也。堯時洪水,黎民阻饑,稷播百穀,民用乂安也。

  〔二〕 基,始也。靖,安也。自后稷播百穀,以始安民,凡十五王,世循其德,至文王乃平民受命也。十五王,謂后稷、不窋、鞠、公劉、慶節、皇僕、差弗、毀隃、公非、高圉、亞圉、公叔祖類、太王、王季、文王。 案:「公叔祖類」,公序本作「公祖」。攷異卷一:「當是『公組』之訛,蓋韋注一本作『公組』,一本作『叔類』,今明道本誤并又誤例矣。」

  〔三〕 十八者,加武王、成王、康王,并上十五。

  〔四〕 革,更也。典,法也。厲王無道,變更周法,至今靈王,十四王也,謂厲、宣、幽、平、桓、嚴、僖、惠、襄、頃、匡、定、簡、靈也。

  〔五〕 至景王十五世。

  〔六〕 少,猶裁也。光,明也。逆,迎也。休,慶也。

  〔七〕 章,明也。輔,助也。

  〔八〕 鑒,鏡也。黎,九黎。苗,三苗。少皞氏衰,九黎亂德,顓頊滅之。高辛氏衰,三苗又亂,堯誅之。夏、商之季,謂桀、紂、湯、武滅之也。

  〔九〕 方,四方也。謂逆四時之令也。

  〔一0〕蔑,滅也。則,法也。謂象天、儀地、和民、順時、共神也。

  〔一一〕夷,滅也。彝,尊彝,宗廟之器也。

  〔一二〕隸,役也。


  「天所崇之子孫,或在畎畝,由欲亂民也〔一〕。畎畝之人,或在社稷,由欲靖民也〔二〕。無有異焉〔三〕!詩云:『殷鑒不遠,在夏后之世〔四〕。』將焉用飾宮?其以徼亂也。度之天神,則非祥也。比之地物,則非義也。類之民則,則非仁也。方之時動,則非順也。咨之前訓,則非正也〔五〕。觀之詩書,與民之憲言〔六〕,則皆亡王之為也。上下議〔七〕之,無所比度,王其圖之!夫事大不從象,小不從文〔八〕。上非天刑,下非地德〔九〕,中非民則,方非時動而作之者,必不節矣。作又不節,害之道也。」

  〔一〕 崇,高也。賈侍中云:「一耦之發,廣尺深尺為畎,百步為畝。」昭謂:下曰畎,高曰畝。畝,壟也。書曰:「異畝同穎。」

  〔二〕 靖,治也。

  〔三〕 唯所行也。

  〔四〕 謂湯伐桀也。

  〔五〕 咨,議也。

  〔六〕 詩書,上「亂生不夷」之屬。民之憲言,「無過亂人之門」也。

  〔七〕 案:「議」,公序本作「儀」。

  〔八〕 象,天象也。文,詩書也。

  〔九〕 刑,法也。德,猶利也。


  王卒壅之。及景王多寵人,亂於是乎始生〔一〕。景王崩,王室大亂〔二〕。及定王,王室遂卑〔三〕。

  〔一〕 景王,周靈王之子、太子晉之弟也。寵人,子朝及其臣賓孟之屬也。

  〔二〕 景王無適子,既立子猛,又許賓孟立子朝,未立而王崩,單子、劉子立子猛,而攻子朝,王室大亂。

  〔三〕 定王,頃王之子、靈王祖父。而言及定王,王室遂卑,非也,定王當為貞王,名介,敬王子也。是時大臣專政,諸侯無伯,故王室遂卑。


  4 晉羊舌肸聘于周〔一〕,發幣於大夫及單靖公〔二〕。靖公享之,儉而敬〔三〕;賓禮贈餞,視其上而從之〔四〕;燕無私〔五〕,送不過郊〔六〕;語說昊天有成命〔七〕。

  〔一〕 肸,晉大夫,羊舌職之子,叔向之名也。

  〔二〕 發其禮幣於周大夫,次及單靖公。靖公,王卿士、單襄公之孫、頃公之子也。

  〔三〕 饗禮薄而身敬也。

  〔四〕 賓禮所以賓待叔向之禮也。送之以物曰贈,以飲食曰餞。餞,郊禮。上,位在靖公上也。視,不敢踰也。

  〔五〕 無私好貨及籩豆之加也。

  〔六〕 至郊而反,亦言無私也。

  〔七〕 語,宴語所及也。說,樂也。昊天有成命,周頌篇名也。


  單之老送叔向〔一〕,叔向告之曰:「異哉!吾聞之曰:『一姓不再興。』今周其興乎!其有單子也〔二〕。昔史佚有言〔三〕曰:『動莫若敬〔四〕,居莫若儉〔五〕,德莫若讓〔六〕,事莫若咨。〔七〕』單子之貺我,禮也,皆有焉。夫宮室不崇〔八〕,器無彤鏤,儉也〔九〕;身聳除潔〔一0〕,外內齊給,敬也〔一一〕;宴好享賜,不踰其上,讓也〔一二〕;賓之禮事,放上而動,咨也〔一三〕。如是,而加之以無私,重之以不殽〔一四〕,能避怨矣。居儉動敬,德讓事咨,而能避怨,以為卿佐,其有不興乎!

  〔一〕 老,家臣室老也。禮,卿大夫之貴臣為室老。

  〔二〕 一姓,一代也。

  〔三〕 史佚,周文、武時太史尹佚也。

  〔四〕 敬,可久也。

  〔五〕 儉,易容也。

  〔六〕 讓,遠怨也。

  〔七〕 咨,寡失也。

  〔八〕 崇,高也。

  〔九〕 彤,丹也。鏤,刻金飾也。

  〔一0〕聳,懼也。除,治也。

  〔一一〕外,在朝廷。內,治家事。齊,整也。給,備也。

  〔一二〕宴好,所以通情結好也。享賜,所以酬賓賜下也。

  〔一三〕放,依也。咨,言必與上咨也。

  〔一四〕殽,雜也。眾人過郊,單子獨否,所以不雜也。


  「且其語說昊天有成命,頌之盛德也〔一〕。其詩曰:『昊天有成命,二后受之,成王不敢康〔二〕。夙夜基命宥密〔三〕,於,緝熙!亶厥心肆其靖之〔四〕。』是道成王之德也〔五〕。成王能明文昭,能定武烈者也〔六〕。夫道成命者,而稱昊天,翼其上也〔七〕。二后受之,讓於德也〔八〕。成王不敢康,敬百姓也〔九〕。夙夜,恭也〔一0〕;基,始也。命,信也。宥,寬也。密,寧也。緝,明也。熙,廣也〔一一〕。亶,厚也。肆,固也。靖,龢也。其始也,翼上德讓,而敬百姓〔一二〕。其中也,恭儉信寬,帥歸於寧〔一三〕。其終也,廣厚其心,以固龢之〔一四〕。始於德讓,中於信寬,終於固和,故曰成〔一五〕。單子儉敬讓咨,以應成德〔一六〕。單若不興,子孫必蕃,後世不忘。

  〔一〕 盛德,二后也,謂成王即位而郊見,推文、武受命之功,以郊祀天地而歌之也。

  〔二〕 昊天,天大號也。二后,文、武也。康,安也。言昊天有所成之命,文、武則能受之。謂修己自勸,以成其王功,非謂周成王身也。賈、鄭、唐說皆然。

  〔三〕 夙,早也。夜,暮也。基,始也。命,信也。宥,寬也。密,寧也。言二后蚤起夜寐,始行信命,以寬仁寧靜之。

  〔四〕 緝,明也。熙,光也。亶,厚也。厥,其也。肆,固也。靖,和也。言二君能光明其德,厚其心,以固和天下也。

  〔五〕 是詩道文、武能成其王德也。

  〔六〕 烈,威也。言能明其文,使之昭;定其武,使之威也。

  〔七〕 稱,舉也。翼,敬也。

  〔八〕 推功曰讓。書曰:「允恭克讓。」賈、唐二君云:「二后所以受天命者,能讓有德也。」謂詢於八虞,訪於辛、尹之類。

  〔九〕 言不敢自安逸者,是其敬百姓也。百姓,百官也。

  〔一0〕夙夜敬事曰恭,書曰:「文王至于日昃,不遑暇食。」

  〔一一〕鄭後司農云:「廣,當為光。」虞亦如之。

  〔一二〕其始,篇之首句也。言以敬讓為始也。

  〔一三〕其中,篇之中句也。帥,循也。言其恭儉信寬,循而行之,歸於安民也。

  〔一四〕其終,篇之終句也。廣厚其心,美其教化,而固和之也。

  〔一五〕成,成其王命也。

  〔一六〕應,當也。


  「詩曰:『其類維何?室家之壼〔一〕。君子萬年,永錫祚胤。〔二〕』類也者,不忝前哲之謂也〔三〕。壼也者,廣裕民人之謂也。萬年也者,令聞不忘之謂也。胤也者,子孫蕃育之謂也〔四〕。單子朝夕不忘成王之德,可謂不忝前哲矣。膺保明德〔五〕,以佐王室,可謂廣裕民人矣。若能類善物,以混厚民人者,必有章譽蕃育之祚〔六〕,則單子必當之矣。單若有闕,必茲君之子孫實續之,不出於他矣〔七〕。」

  〔一〕 詩大雅既醉之六章也。類,族也。壼,梱也。言孝子之行,先於室家族類以相致,乃及於天下也。

  〔二〕 祚,福也。胤,嗣也。

  〔三〕 言能以孝道施於族類,故不辱前哲之人也。

  〔四〕 蕃,息也。育,長也。

  〔五〕 膺,抱也。保,持也。

  〔六〕 物,事也。混,同也。章,明也。

  〔七〕 單,單氏世也。闕,缺也。茲,此也。此君,靖公也。他,他族也。


  5 景王二十一年,將鑄大錢〔一〕。單穆公曰:「不可〔二〕。古者,天災降戾〔三〕,於是乎量資幣,權輕重,以振救民〔四〕。民患輕,則為作重幣以行之〔五〕,於是乎有母權子而行,民皆得焉〔六〕。若不堪重,則多作輕而行之,亦不廢重,於是乎有子權母而行,小大利之〔七〕。

  〔一〕 景王,周靈王之子景王貴也。二十一年,魯昭之十八年也。錢者,金幣之名,所以貿買物、通財用者也。古曰泉,後轉曰錢。賈侍中曰:「虞、夏、商、周金幣三等:或赤、或白、或黃。黃為上幣,銅鐵為下幣。大錢者,大於舊,其價重也。」唐尚書曰:「大錢重十二銖,文曰『大泉五十』。」鄭後司農說周禮,云:「錢始蓋一品也。周景王鑄大錢而有二品,後數變易,不識本制。至漢,唯五銖久行。至王莽時,錢乃有十品,今存於民,多者有貨布、大泉、貨泉。大泉徑寸二分,重十二銖,文曰『大泉五十』。」則唐君所謂大泉者,乃莽時泉,非景王所鑄明矣。又景王至赧王十三世而周亡,後有戰國、秦、漢,幣物易改,轉不相因,先師所不能紀。或云大錢文曰「

  寶貨」,皆非事實。又單穆公云:「古者有母平子、子權母而行。」則二品之來,古而然矣。鄭君云「錢始一品,至景王而有二品」,省之不熟也。 案:「貿買物」,攷異卷一:「補音云:『「買」或當為「貨」,不然,衍字歟?』案御覽資產十五引國語注作『質貨物』。」

  〔二〕 穆公,王卿士,單靖公之曾孫也。

  〔三〕 降,下也。戾,至也。災,謂水旱、蝗螟之屬。

  〔四〕 量,度也。資,財也。權,稱也。振,拯也。

  〔五〕 民患幣輕而物貴,則作重幣,以行其輕也。

  〔六〕 重曰母,輕曰子,以子貿物。物輕則子獨行,物重則以母權而行之也。子母相通,民皆得其欲也。

  〔七〕 堪,任也。不任之者,幣重物輕,妨其用也,故作輕幣雜而用之,以重者貿其貴,以輕者貿其賤也。子權母者,母不足則以子平而行之,故錢小大,民皆以為利也。


  「今王廢輕而作重,民失其資,能無匱乎〔一〕?若匱,王用將有所乏〔二〕,乏則將厚取於民〔三〕。民不給,將有遠志,是離民也〔四〕。且夫備有未至而設之〔五〕,有至而後救之〔六〕,是不相入也〔七〕。可先而不備,謂之怠〔八〕;可後而先之,謂之召災〔九〕。周固羸國也,天未厭禍焉,而又離民以佐災,無乃不可乎?〔一0〕將民之與處而離之,將災是備禦而召之,則何以經國〔一一〕?國無經,何以出令?令之不從,上之患也,故聖人樹德於民以除之〔一二〕。

  〔一〕 廢輕而作重,則本竭而末寡也,故民失其資也。

  〔二〕 民財匱,無以供上,故王用將乏。

  〔三〕 厚取,厚斂也。

  〔四〕 給,共也。遠志,逋逃也。

  〔五〕 備,國備也。未至而設之,謂備預不虞,安不忘危也。

  〔六〕 謂若救火療疫,量資幣平輕重之屬也。

  〔七〕 二者先後各有宜,不相入,不相為用也。

  〔八〕 怠,緩也。

  〔九〕 謂民未患輕而重之,離民匱財,是為召災也。

  〔一0〕言周固已為羸病之國,天降禍災,未厭已也。

  〔一一〕君以善政為經,臣奉而成之為緯。

  〔一二〕樹,立也。除,除令不從之患也。


  「夏書有之曰:『關石、和鈞,王府則有〔一〕。』詩亦有之曰:『瞻彼旱麓,榛楛濟濟〔二〕。愷悌君子,干祿愷悌〔三〕。』夫旱麓之榛楛殖〔四〕,故君子得以易樂干祿焉。若夫山林匱竭,林麓散亡,藪澤肆既〔五〕,民力彫盡,田疇荒蕪,資用乏匱〔六〕,君子將險哀之不暇,而何易樂之有焉〔七〕?

  〔一〕 夏書,逸書也。關,門關之征也。石,今之斛也。言征賦調鈞,則王之府藏常有也。一曰關,衡也。

  〔二〕 詩,大雅旱麓之首章也。旱,山名。山足曰麓。榛,似栗而小。楛,木名。濟濟,盛貌也。盛者言王者之德被及也。

  〔三〕 愷,樂也。悌,易也。干,求也。君子,謂君長也。言陰陽調,草木盛,故君子求祿,其心樂易也。

  〔四〕 殖,長也。

  〔五〕 肆,極也。既,盡也。散亡,謂無山林衡虞之政也。

  〔六〕 彫,傷也。穀地為田,麻地為疇。荒,虛也。蕪,穢也。

  〔七〕 險,危也。


  「且絕民用以實王府〔一〕,猶塞川原而為潢汙也,其竭也無日矣〔二〕。若民離而財匱,災至而備亡,王其若之何〔三〕?吾周官之於災備也,其所怠棄者多矣〔四〕,而又奪之資,以益其災,是去其藏而翳其人也。王其圖之〔五〕!」

  〔一〕 絕民用,謂廢小錢而鑄大錢也。

  〔二〕 大曰潢,小曰汙。竭,盡也。無日,無日數也。

  〔三〕 備亡,無救災之備也。

  〔四〕 周官,周六官。災備,備災之法令也。

  〔五〕 善政藏於民。翳,猶屏也。人,民也。奪其資,民離叛,是遠屏其民也。一曰翳,滅也。


  王弗聽,卒鑄大錢。

  6 二十三年,王將鑄無射,而為之大林〔一〕。單穆公曰:「不可。作重幣以絕民資,又鑄大鍾以鮮其繼〔二〕。若積聚既喪,又鮮其繼,生何以殖〔三〕?且夫鍾不過以動聲〔四〕,若無射有林,耳弗及也〔五〕。夫鍾聲以為耳也,耳所不及,非鍾聲也〔六〕。猶目所不見,不可以為目也〔七〕。夫目之察度也,不過步武尺寸之閒;〔八〕其察色也,不過墨丈尋常之閒〔九〕。耳之察和也,在清濁之閒〔一0〕;其察清濁也,不過一人之所勝〔一一〕。是故先王之制鍾也,大不出鈞,重不過石〔一二〕。律度量衡於是乎生〔一三〕,小大器用於是乎出〔一四〕,故聖人慎之。今王作鍾也,聽之弗及,〔一五〕比之不度〔一六〕,鍾聲不可以知和〔一七〕,制度不可以出節〔一八〕,無益於樂,而鮮民財,將焉用之!

  〔一〕 景王二十三年,魯昭二十年也。賈侍中云:「無射,鍾名,律中無射也。大林,無射之覆也。作無射,為大林以覆之,其律中林鍾也。」或說云:「鑄無射,而以林鍾之數益之。」昭謂:下言「細抑大陵」,又曰「聽聲越遠」,如此則賈言無射有覆,近之矣。唐尚書從賈也。

  〔二〕 鮮,寡也。寡其繼者,用物過度,妨於財也。

  〔三〕 積聚既喪,謂廢小錢也。生,財也。殖,長也。

  〔四〕 動聲,謂合樂以金奏,而八音從之也。

  〔五〕 若無射復有大林以覆之。無射,陽聲之細者也。林鍾,陰聲之大者也。細抑大陵,故耳不能聽及也。

  〔六〕 非法鍾之聲也。

  〔七〕 若目之精明,所不能見,亦不可施以目也。耳目所不能及而強之,則有眩惑之失,以生疾也。

  〔八〕 六尺為步,賈君以半步為武。

  〔九〕 五尺為墨,倍墨為丈,八尺為尋,倍尋為常。

  〔一0〕清濁,律呂之變。黃鍾為宮則濁,大呂為角則清也。

  〔一一〕勝,舉也。

  〔一二〕鈞,所以鈞音之法也。以木長七尺者弦繫之以為鈞法。百二十斤為石。

  〔一三〕律,五聲陰陽之法也。度,丈尺也。量,斗斛也。衡,稱上衡。衡有斤兩之數,生於黃鍾。黃鍾之管容秬黍千二百粒。粒百為銖,是為一龠。龠二為合,合重一兩。故曰「律、度、量、衡於是乎生」也。

  〔一四〕出於鍾也。易曰:「制器者尚其象。」小,謂錙銖分寸;大,謂斤兩丈尺也。

  〔一五〕耳不及知其清濁也。

  〔一六〕不度,不中鈞石之數也。

  〔一七〕耳不能聽,故不可以知和也。

  〔一八〕節,謂法度量衡之節也。


  「夫樂不過以聽耳,而美不過以觀目。若聽樂而震,觀美而眩,患莫甚焉。夫耳目,心之樞機也〔一〕,故必聽和而視正。聽和則聰,視正則明〔二〕。聰則言聽,明則德昭。聽言昭德,則能思慮純固。以言德於民,民歆而德之,則歸心焉〔三〕。上得民心,以殖義方〔四〕,是以作無不濟,求無不獲,然則能樂。夫耳內和聲,而口出美言〔五〕,以為憲令〔六〕,而布諸民,正之以度量,民以心力,從之不倦。成事不貳,樂之至也〔七〕。口內味而耳內聲,聲味生氣〔八〕。氣在口為言,在目為明。言以信名〔九〕,明以時動〔一0〕。名以成政〔一一〕,動以殖生〔一二〕。政成生殖,樂之至也。若視聽不和,而有震眩,則味入不精,不精則氣佚,氣佚則不和〔一三〕。於是乎有狂悖之言,有眩惑之明,有轉易之名,有過慝之度。〔一四〕出令不信〔一五〕,刑政放紛,動不順時,民無據依,不知所力,各有離心〔一六〕。上失其民,作則不濟,求則不獲,其何以能樂?三年之中,而有離民之器二焉〔一七〕,國其危哉!」

  〔一〕 樞機,發動也。心有所欲,耳目為之發動。

  〔二〕 習於和正,則不眩惑也。

  〔三〕 歆,猶嘉服也。言德,以言發德教也。

  〔四〕 殖,立也。方,道也。

  〔五〕 耳聞和聲,則口有美言,此感於物也。

  〔六〕 憲,法也。

  〔七〕 貳,變也。

  〔八〕 口內五味,則耳樂五聲;耳樂五聲,則志氣生也。

  〔九〕 信,審也。名,號令也。

  〔一0〕視明則動,得其時也。

  〔一一〕號令所以成政也。

  〔一二〕殖,長也。動得其時,所以財長生也。

  〔一三〕不和,無射、大林也。若聽樂而震,視色而眩,則味入不精美。味入不精美,則氣放佚,不行於身體。

  〔一四〕慝,惡也。此四者,氣失之所生也。狂悖眩惑,說子朝、寵賓孟也。轉易過惡,嬖子配適,將殺大臣也。

  〔一五〕有轉易也。

  〔一六〕不知所為盡力也。

  〔一七〕二,謂作大錢、鑄大鍾也。


  王弗聽,問之伶州鳩〔一〕。對曰:「臣之守官弗及也〔二〕。臣聞之,琴瑟尚宮〔三〕,鍾尚羽〔四〕,石尚角〔五〕,匏竹利制〔六〕,大不踰宮,細不過羽。夫宮,音之主也。第以及羽〔七〕,聖人保樂而愛財,財以備器,樂以殖財〔八〕。故樂器重者從細〔九〕,輕者從大〔一0〕。是以金尚羽,石尚角,瓦絲尚宮,匏竹尚議〔一一〕,革木一聲〔一二〕。

  〔一〕 伶,司樂官;州鳩,名也。

  〔二〕 守官,所守之官也。弗及,弗及知也。

  〔三〕 凡樂輕者從大,重者從細,故琴瑟尚宮也。

  〔四〕 鍾聲大,故尚羽也。

  〔五〕 石,磬也。輕於鍾,故尚角。角,清濁之中也。

  〔六〕 匏,笙也。竹,簫管也。利制,以聲音調利為制,無所尚也。

  〔七〕 宮聲大,故為主。第,次第也。

  〔八〕 保,安也。備,具也。殖,長也。古者以樂省土風而紀農事,故曰「樂以殖財」。

  〔九〕 重,謂金石也。從細,尚細聲也。謂鍾尚羽,石尚角也。

  〔一0〕輕,瓦絲也。從大,謂瓦絲尚宮也。

  〔一一〕議,從其調利也。

  〔一二〕革,{兆豉}鼓也。木,柷敔也。一聲,無清濁之變也。


  「夫政象樂,樂從和,和從平〔一〕。聲以和樂,律以平聲〔二〕。金石以動之〔三〕,絲竹以行之〔四〕,詩以道之〔五〕,歌以詠之〔六〕,匏以宣之〔七〕,瓦以贊之〔八〕,革木以節之。物得其常曰樂極〔九〕,極之所集曰聲〔一0〕,聲應相保曰和〔一一〕,細大不踰曰平〔一二〕。如是,而鑄之金〔一三〕,磨之石〔一四〕,繫之絲木〔一五〕,越之匏竹〔一六〕,節之鼓〔一七〕而行之,以遂八風〔一八〕。於是乎氣無滯陰,亦無散陽〔一九〕,陰陽序次,風雨時至,嘉生繁祉,人民龢利,物備而樂成,上下不罷〔二0〕,故曰樂正。今細過其主妨於正〔二一〕,用物過度妨於財〔二二〕,正害財匱妨於樂〔二三〕。細抑大陵,不容於耳,非和也〔二四〕。聽聲越遠,非平也〔二五〕。妨正匱財,聲不和平,非宗官之所司也〔二六〕。

  〔一〕 和,八音克諧也。平,細大不踰也,故可以平民。樂和則諧,政和則平也。

  〔二〕 聲,五聲也,以成八音而調樂也。賈侍中云:「律,黃鍾為宮,林鍾為徵,大蔟為商,南呂為羽,姑洗為角,所以平五聲也。」

  〔三〕 鍾磬所以發動五聲也。

  〔四〕 絃管所以行之也。

  〔五〕 道己志也。書曰:「詩言志。」

  〔六〕 詠,詠詩也。書曰:「歌永言,聲依永。」

  〔七〕 宣,發揚也。

  〔八〕 贊,助也。

  〔九〕 物,事也。極,中也。

  〔一0〕集,會也。言中和之所會集曰正聲也。

  〔一一〕保,安也。

  〔一二〕細大之聲不相踰越曰平,今無射有大林,是不平也。

  〔一三〕鑄金以為鍾也。

  〔一四〕磨石以為磬也。

  〔一五〕繫絲木以為琴瑟也。

  〔一六〕越匏竹以為笙管也。越,謂為之孔也。樂記曰:「朱絃而疏越。」

  〔一七〕節其長短大小也。

  〔一八〕遂,順也。傳曰「所以節八音而行八風」也。正西曰兌,為金,為閶闔風。西北曰乾,為石,為不周。正北曰坎,為革,為廣莫。東北曰艮,為匏,為融風。正東曰震,為竹,為明庶。東南曰巽,為木,為清明。正南曰離,為絲,為景風。西南曰坤,為瓦,為涼風。

  〔一九〕滯,積也。積陰而發,則夏有霜雹。散陽,陽不藏,冬無冰、李梅實之類是也。

  〔二0〕罷,勞也。

  〔二一〕細,謂無射也。主,正也。言無射有大林,是作細而大過其律,妨於正聲也。

  〔二二〕過度,用金多也。

  〔二三〕樂從和,今正害財匱,故妨於樂也。

  〔二四〕細,無射也。大,大林也。言大聲陵之,細聲抑而不聞。不容於耳,耳不能容別也。

  〔二五〕越,迂也。言無射之聲為大林所陵,聽之微細迂遠,非平也。

  〔二六〕宗官,宗伯,樂官屬焉。


  「夫有和平之聲,則有蕃殖之財〔一〕。於是乎道之以中德,詠之以中音〔二〕,德音不愆,以合神人〔三〕,神是以寧,民是以聽。若夫匱財用,罷民力,以逞淫心〔四〕,聽之不和,比之不度,無益於教,而離民怒神,非臣之所聞也。」

  〔一〕 樂以殖財也。

  〔二〕 中德,中庸之德聲也。中音,中和之音也。

  〔三〕 合神人,謂祭祀饗宴也。

  〔四〕 逞,快也。


  王不聽,卒鑄大鍾〔一〕。二十四年,鍾成,伶人告和〔二〕。王謂伶州鳩曰:「鍾果和矣。」對曰:「未可知也〔三〕。」王曰:「何故?」對曰:「上作器,民備樂之,則為和〔四〕。今財亡民罷,莫不怨恨,臣不知其和也〔五〕。且民所曹好,鮮其不濟也〔六〕。其所曹惡,鮮其不廢也。故諺曰:『眾心成城〔七〕,眾口鑠金。〔八〕』三年之中,而害金再興焉〔九〕,懼一之廢也〔一0〕。」王曰:「爾老耄矣!何知〔一一〕?」二十五年,王崩,鍾不和〔一二〕。

  〔一〕 財匱,故民離。樂不和,故神怒也。

  〔二〕 伶人,樂人也。景王二十四年,魯昭二十一年也。

  〔三〕 州鳩以為鍾實不和,伶人媚王,謂之和耳,故曰「未可知也」。

  〔四〕 言聲音之道與政通也。

  〔五〕 亂世之音怨以怒,故曰「不知其和也」。

  〔六〕 曹,群也。

  〔七〕 眾心所好,莫之能敗,其固如城也。

  〔八〕 鑠,銷也。眾口所毀,雖金石猶可銷也。

  〔九〕 害金,害民之金,謂錢、鍾也。

  〔一0〕二金之中,其一必廢也。

  〔一一〕八十曰耄。耄,昏惑也。

  〔一二〕崩而言鍾不和,明樂人之諛也。


  7 王將鑄無射〔一〕,問律於伶州鳩〔二〕。對曰:「律所以立均出度也〔三〕。古之神瞽考中聲而量之以制〔四〕,度律均鍾,百官軌儀〔五〕,紀之以三〔六〕,平之以六〔七〕,成於十二〔八〕,天之道也〔九〕。夫六,中之色也,故名之曰黃鍾〔一0〕,所以宣養六氣、九德也〔一一〕。由是第之〔一二〕:二曰太蔟〔一三〕,所以金奏贊陽出滯也〔一四〕。三曰姑洗,所以修潔百物,考神納賓也〔一五〕。四曰蕤賓,所以安靖神人,獻酬交酢也〔一六〕。五曰夷則,所以詠歌九則,平民無貳也〔一七〕。六曰無射,所以宣布哲人之令德,示民軌儀也〔一八〕。為之六閒,以揚沈伏,而黜散越也〔一九〕。元閒大呂,助〔二0〕宣物也〔二一〕。二閒夾鍾,出四隙之細也〔二二〕。三閒仲呂,宣中氣也〔二三〕。四閒林鍾,和展百事,俾莫不任肅純恪也〔二四〕。五閒南呂,贊陽秀也〔二五〕。六閒應鍾,均利器用,俾應復也〔二六〕。

  〔一〕 王,景王也。

  〔二〕 律,鍾律也。

  〔三〕 律,謂六律、六呂也。陽為律,陰為呂。六律:黃鍾、大蔟、姑洗、蕤賓、夷則、無射也。六呂:林鍾、仲呂、夾鍾、大呂、應鍾、南呂也。均者,均鍾木,長七尺,有絃繫之以均鍾者,度鍾大小清濁也。漢大予樂官有之。

  〔四〕 神瞽,古樂正,知天道者也,死以為樂祖,祭於瞽宗,謂之神瞽。考,合也。謂合中和之聲而量度之,以制樂者。

  〔五〕 均,平也。軌,道也。儀,法也。度律,度律呂之長短,以平其鍾、和其聲,以立百事之道法也,故曰「律、度、量、衡於是乎生」。

  〔六〕 三,天、地、人也。古紀聲合樂以舞天神、地祇、人鬼,故能人神以和。

  〔七〕 平之以六律也。上章曰:「律以平聲。」

  〔八〕 十二,律呂也。陰陽相扶,律取妻,而呂生子,上下相生之數備也。

  〔九〕 天之大數不過十二。

  〔一0〕十一月,黃鍾,乾初九也。六者,天地之中。天有六氣,降生五味。天有六甲,地有五子,十一而天地畢矣。而六為中,故六律、六呂而成天道。黃鍾初九,六律之首,故六律正色為黃鍾之名,重元正始之義也。黃鍾,陽之變也,管長九寸,徑三分,圍九分,律長九寸,因而九之,九九八十一,故黃鍾之數立焉,為宮。法云:九寸之一得林鍾初六,六呂之首,陰之變,管長六寸。六月,律之始也,故九六,陰陽、夫婦、子母之道。是以初九為黃鍾。黃,中之色也。鍾,言陽氣鍾聚於下也。 案:「六月,律之始也」,公序本「律」上有「六」字,「律」下有「坤」字。又「九寸之一得林鍾初六」,發正卷三引項名達說:「『九寸之一』句誤,應云『黃鍾九分之六』。」

  〔一一〕宣,遍也。六氣,陰、陽、風、雨、晦、明也。九德,九功之德,水、火、金、木、土、穀、正德、利用、厚生。十一月陽伏於下,物始萌,於五聲為宮,含元處中,所以遍養六氣、九德之本也。

  〔一二〕由,從也。第,次也,次奇月也。

  〔一三〕正月,太蔟,乾九二也。管長八寸。法云:九分之八。太蔟,言陽氣,太蔟達於上也。 案:「九分之八」,發正卷三引項名達說:「『九分』指黃鍾言,應云『黃鍾九分之八』。」

  〔一四〕贊,佐也。賈、唐云:「太蔟正聲為商,故為金奏,所以佐陽發、出滯伏也。」明堂月令:正月,「蟄蟲始震。」

  〔一五〕三月,姑洗,乾九三也。管長七寸一分,律長七寸九分寸之一。姑,潔也。洗,濯也。考,合也。言陽氣養生,洗濯姑穢,改柯易葉也。於正聲為角。是月,百物修潔,故用之宗廟,合致神人,用之鄉宴,可以納賓也。 案:「姑潔也」,札記卷三:「疑當作『姑故也』,與白虎通同。」攷異卷一:「『潔』,疑誤。」又「姑穢」之「姑」,公序本作「枯」;札記卷三:「疑當作『故』。」又「鄉宴」之「鄉」,公序本作「享」,攷異卷一:「案『鄉』即『饗』之字壞。」

  〔一六〕五月,蕤賓,乾九四也。管長六寸三分,律長六寸八十一分寸之二十六。蕤,委蕤,柔貌也。言陰氣為主,委蕤於下,陽氣盛長於上,有似於賓主,故可用之宗廟、賓客,以安靜神人,行酬酢也。酬,勸;酢,報也。

  〔一七〕七月,夷則,乾九五也。管長五寸六分,律長五寸七百二十九分寸之四百五十一。夷,平也。則,法也。言萬物既成,可法則也,故可以詠歌九功之則,成民之志,使無疑貳也。

  〔一八〕九月,無射,乾上九也。管長四寸九分,律長四寸六千五百六十一分寸之六千五百二十四。宣,遍也。軌,道也。儀,法也。九月,陽氣上升,陰氣收藏,萬物無射見者,故可以遍布前哲之令德,示民道法也。

  〔一九〕六閒,六呂在陽律之閒。沈,滯也。黜,去也。越,揚也。呂,陰律,所以侶閒陽律,成其功,發揚滯伏之氣,而去散越者也。伏則不宣,散則不和。陰陽序次,風雨時至,所以生物也。

  〔二0〕案攷異卷一:「各本『助』下脫『陽』,禮記注引此有『陽』字。」

  〔二一〕十二月,大呂,坤六四也。管長八寸八分。法云:三分之二,四寸二百四十三分寸之五十二,倍之為八寸分寸之一百四。下生律,元一也。陰繫於陽,以黃鍾為主,故曰元閒。以陽為首,不名其物,臣歸功於上之義也。大呂助陽宣散物也。天氣始於黃鍾,萌而赤,地受之於大呂,牙而白,成黃鍾之功也。 案發正卷三引項名達說:「解中『八寸八分』句誤,應作『八寸四分』。『三分之二』句欠明,『三分』應指蕤賓言。『倍之為八寸分寸之一百四』句有脫字,應云『管長八寸四分強。法云:蕤賓三分之二,下生得半律,四寸二百四十三分寸之五十二;倍之得全律,八寸二百四十三分寸之一百四。』」

  〔二二〕二月,夾鍾,坤六五也。管長七寸四分,律長三寸二千一百八十七分寸之一千六百三十二,倍之為七寸分寸之一千七十五。隙,閒也。夾鍾助陽。鍾,聚也。四隙,四時之閒氣微細者,春為陽中,萬物始生,四時之微氣皆始於春。春發而出之,三時奉而成之,故夾鍾出四時之微氣也。 案發正卷三引項名達說:「是解多誤,應云:『管長七寸四分強。約法云:自夷則下生得半律,三寸二千一百八十七分寸之一千六百三十一;倍之為全律,七寸二千一百八十七分寸之一千七十五。』」

  〔二三〕四月,仲呂,坤上六也。管長六寸六分,律長三寸萬九千六百八十三分寸之六千四百八十七,倍之為六寸分寸之萬二千九百七十四。陽氣越於中,至四月宣散於外,純乾用事,陰閉藏於內,所以助陽成功也,故曰正月。正月,正陽之月也。 案發正卷三引項名達說:「應云『管長六寸六分強。約法云:自無射下,生得半律,三寸萬九千六百八十三分寸之六千四百八十七;倍之為全律,六寸萬九千六百八十三分寸之萬二千九百七十四。』」

  〔二四〕六月,林鍾,坤初六也。管長六寸,律長六寸。林,眾也。言萬物眾盛也。鍾,聚也。於正聲為徵。展,審也。俾,使也。肅,速也。純,大也。恪,敬也。言時務和審,百事無有偽詐,使莫不任其職事,速其功,大敬其職也。

  〔二五〕八月,南呂,坤六二也。管長五寸三分,律長五寸三分寸之一。榮而不實,曰秀。南,任也。陰任陽事,助成萬物。贊,佐也。 案發正卷三引項名達說:「應云『管長五寸三分強,約為五寸三分寸之一。』」

  〔二六〕十月,應鍾,坤六三也。管長四寸七分,律長四寸二十七分寸之二十。言陰應陽用事,萬物鍾聚,百器具備,時務均利,百官器用、程度庶品使皆應其禮,復其常也。月令「孟冬命工師效功,陳祭器、按程度,毋作淫巧以蕩上心,必功致為上」也。 案發正卷三引項名達說:「應云『管長四寸八分弱,約為四寸二十七分寸之二十。』」


  「律呂不易,無姦物也〔一〕。細鈞有鍾無鎛,昭其大也〔二〕。大鈞有鎛無鍾〔三〕,甚大無鎛,鳴其細也〔四〕。大昭小鳴,和之道也〔五〕。和平則久〔六〕,久固則純〔七〕,純明則終〔八〕,終復則樂〔九〕,所以成政也〔一0〕,故先王貴之〔一一〕。」

  〔一〕 律呂不變易其正,各順其時,則神無姦行,物無害生也。

  〔二〕 細,細聲,謂角、徵、羽也。鈞,調也。鍾,大鍾;鎛,小鍾也。昭,明也。有鍾無鎛,謂兩細不相和,故以鍾為之節。明其大者,以大平細也。

  〔三〕 大,謂宮商也。舉宮商而但有鎛無鍾,謂兩大不相和,故去鍾而用鎛,以小平大也。

  〔四〕 甚大,謂同尚大聲也,則又去鎛獨鳴其細。細,謂絲竹革木。

  〔五〕 大聲昭、小聲鳴,和平之道也。

  〔六〕 久,可久樂也。

  〔七〕 固,安也。可久則安,安則純也。孔子曰:「從之,純如也。」

  〔八〕 終,成也。書曰:「簫韶九成。」

  〔九〕 終復,終則復奏故樂也。

  〔一0〕言政象樂也。

  〔一一〕貴其和平,可以移風易俗也。


  王曰:「七律者何〔一〕?」對曰:「昔武王伐殷,歲在鶉火,〔二〕月在天駟〔三〕,日在析木之津〔四〕,辰在斗柄〔五〕,星在天黿〔六〕。星與日辰之位,皆在北維〔七〕。顓頊之所建也,帝嚳受之〔八〕。我姬氏出自天黿〔九〕,及析木者,有建星及牽牛焉〔一0〕,則我皇妣大姜之姪伯陵之後,逄公之所憑神也〔一一〕。歲之所在,則我有周之分野也〔一二〕。月之所在,辰馬農祥也〔一三〕。我太祖后稷之所經緯也〔一四〕,王欲合是五位三所而用之。〔一五〕自鶉及駟七列也〔一六〕。南北之揆七同也〔一七〕,凡人神以數合之,以聲昭之〔一八〕。數合聲和,然後可同也〔一九〕。故以七同其數,而以律和其聲,於是乎有七律〔二0〕。

  〔一〕 周有七音,王問七音之律,意謂七律為音器,用黃鍾為宮,大蔟為商,姑洗為角,林鍾為徵,南呂為羽,應鍾為變宮,蕤賓為變徵也。

  〔二〕 歲,歲星也。鶉火,次名,周分野也。從柳九度至張十七度為鶉火。謂武王始發師東行,時殷十一月二十八日戊子,於夏為十月。是時歲星在張十三度。張,鶉火也。

  〔三〕 天駟,房星也。謂戊子日,月宿房五度。

  〔四〕 津,天漢也。析木,次名,從尾十度至南斗十一度為析木,其閒為漢津。謂戊子日,宿箕七度也。

  〔五〕 辰,日月之會。斗柄,斗前也。謂戊子後三日,得周正月辛卯朔,於殷為十二月,夏為十一月。是日,月合辰斗前一度也。

  〔六〕 星,辰星也。天黿,次名,一曰玄枵。從須女八度至危十五度為天黿。謂周正月辛卯朔。二日壬辰,辰星始見。三日癸巳,武王發行。二十八日戊午,度孟津,距戊子三十一日。二十九日己未晦,冬至,辰星與須女伏天黿之首也。

  〔七〕 星,辰星也。辰星在須女,日在析木之津,辰在斗柄,故皆在北維。北維,北方水位也。

  〔八〕 建,立也。顓頊,帝嚳所代也。帝嚳,周之先祖,后稷所出。禮祭法曰:「周人禘嚳而郊稷。」顓頊,水德之王,立於北方。帝嚳,木德,故受之於水。今周亦木德,當受殷之水,猶帝嚳之受顓頊也。

  〔九〕 姬氏,周姓。天黿,即玄枵,齊之分野。周之皇妣王季母太姜者,逢伯陵之後,齊女也,故言出於天黿。傳曰:「有逢伯陵因之,蒲姑氏因之,而後太公因之。」又曰:「有星出于須女,姜氏、任氏實守其祀。」

  〔一0〕從斗一度至十一度,分屬析木,日辰所在也。建星在牽牛閒,謂從辰星所在。須女,天黿之首。至析木之分,歷建星及牽牛,皆水宿,言得水類也。

  〔一一〕皇,君也。生曰母,死曰妣。大姜,大王之妃,王季之母,姜女也。女子謂昆弟之子,男女皆曰姪。伯陵,大姜之祖有逄伯陵也。逄公,伯陵之後,大姜之姪,殷之諸侯,封於齊地。齊地屬天黿,故祀天黿,死而配食,為其神主,故云憑。憑,依也。言天黿乃皇妣家之所憑依也,非但合於水木相承而已,又我實出於水家。周道起於大王,故本於大姜也。

  〔一二〕歲星在鶉火。鶉火,周分野也。歲星所在,利以伐之也。

  〔一三〕辰馬,謂房、心星也。心星,所在大辰之次為天駟。駟,馬也,故曰辰馬。言月在房,合於農祥。祥,猶象也。房星晨正,而農事起焉,故謂之農祥。

  〔一四〕稷播百穀,故農祥,后稷之所經緯也。晉語:「辰以成善,后稷是相。」

  〔一五〕王,武王也。五位,歲、月、日、星、辰也。三所,逄公所憑神,周分野所在,后稷所經緯也。

  〔一六〕鶉火之分,張十三度。駟,天駟。房五度,歲月之所在。從張至房七列,合七宿,謂張、翼、軫、角、亢、氐、房也。

  〔一七〕七同,合七律也。揆,度也。歲在鶉火午,辰星在天黿子。鶉火,周分野。天黿及辰水星,周所出。自午至子,其度七同也。

  〔一八〕凡,凡合神人之樂也。以數合之,謂取其七也。以聲昭之,謂用律調音也。

  〔一九〕同,謂神人相應也。

  〔二0〕七同其數,謂七列、七同、七律也。律和其聲,律有陰陽正變之聲也。


  「王以二月癸亥夜陳,未畢而雨〔一〕。以夷則之上宮畢〔二〕,當辰。辰在戌上,故長夷則之上宮,名之曰羽〔三〕,所以藩屏民則也〔四〕。王以黃鍾之下宮,布戎于牧之野〔五〕,故謂之厲,所以厲六師也〔六〕。以太蔟之下宮,布令于商,昭顯文德,底紂之多罪〔七〕,故謂之宣,所以宣三王之德也〔八〕。反及嬴內〔九〕,以無射之上宮,布憲施舍於百姓〔一0〕,故謂之嬴亂,所以優柔容民也〔一一〕。」

  〔一〕 二月,周二月四日癸亥,至牧野之日夜陳,陳師未畢而雨,天地神人協同之應也。

  〔二〕 夷,平;則,法也。夷則,所以平民無貳也。上宮,以夷則為宮聲。夷則,上宮也,故以畢陳。周禮:「太師執同律以聽軍聲,而詔吉凶。」一曰陽氣在上,故曰上宮也。

  〔三〕 長,謂先用之也。辰,時也。辰,日月之會,斗柄也。當初陳之時,周二月,昏斗建丑,而斗柄在戌,上下臨其時,名其樂為羽,羽翼其眾也。

  〔四〕 屏,蔽也。羽之義,以其能藩蔽民,使中法則也。

  〔五〕 布戎,陳兵,謂夜陳之。晨旦,甲子昧爽,左仗黃鉞,右秉白旄時也。黃鍾所以宣養氣德,使皆自勉,尚桓桓也。黃鍾在下,故曰下宮也。

  〔六〕 名此樂為厲者,所以厲六軍之眾也。

  〔七〕 商,紂都也。文,文王也。底,致也。既殺紂入商之都,發號施令,以昭明文王之德,致紂之多罪。太蔟所以贊陽出滯,蓋謂釋箕子之囚,散鹿臺之財,發巨橋之粟也。太蔟在下,故曰下宮也。

  〔八〕 三王,大王、王季、文王也。

  〔九〕 案:嬴內,攷異卷一:「舊音上音『媯』,下音『汭』。補音云:今案本或作『羸』,非是。古文尚書作『嬴』,與『媯』同。」

  〔一0〕嬴內,地名。憲,法也。施,施惠;舍,舍罪也。無射所以宣布哲人之令德,示民軌儀。無射在上,故曰上宮也。

  〔一一〕亂,治也。柔,安也。


  8 景王既殺下門子〔一〕。賓孟適郊,見雄雞自斷其尾〔二〕,問之,侍者曰:「憚其犧也〔三〕。」遽歸告王〔四〕,曰:「吾見雄雞自斷其尾,而人曰『憚其犧也』,吾以為信畜矣〔五〕。人犧實難,己犧何害〔六〕?抑其惡為人用也乎,則可也〔七〕。人異於是〔八〕。犧者,實用人也〔九〕。」王弗應〔一0〕,田于鞏〔一一〕,使公卿皆從,將殺單子,未克而崩〔一二〕。

  〔一〕 下門子,周大夫,王子猛之傅也。景王無適子,既立子猛,又欲立王子朝,故先殺子猛傅下門子也。

  〔二〕 賓孟,周大夫,子朝之傅賓起也。

  〔三〕 侍者,孟之從臣也。憚,懼也。純美為犧,祭祀所用也。言雞自斷其尾者,懼為宗廟所用也。

  〔四〕 遽,猶疾也。賓孟有寵於王,欲立子朝,王將許之,故先殺下門子,賓孟知意,故感犧之美,念及子朝,疾歸,語王勸立之也。

  〔五〕 信,誠也。雞畏為宗廟之用,故自斷其尾,此誠六畜之情,不與人同也。

  〔六〕 人犧,謂雞也。為人作犧實難,言將見殺也。己,子朝。己自為犧,當何害乎?人君冕服,有似於犧,故以喻也。

  〔七〕 言雞惡為人所用,故自斷其尾。可也,自可爾也。

  〔八〕 異於雞也。人之美,則宜君人,事宗廟也。

  〔九〕 用人,猶治人也。自作犧,則能治人也。 案:「猶治人也。自作犧」,「人」字原脫,公序本「自」上有「人」字,攷異卷一:「案『自』上『人』當在『猶治』之下,寫者誤倒。」今據改補。

  〔一0〕弗應者,曉其意,畏大臣也。

  〔一一〕鞏,北山,今河南縣也。

  〔一二〕單子,單穆公也。克,能也。王欲廢子猛,更立子朝,恐其不從,故欲殺之,遇心疾而崩,故未能。在魯昭二十二年。


  9 敬王十年,劉文公與萇弘欲城周,為之告晉〔一〕。魏獻子為政〔二〕,說萇弘而與之〔三〕。將合諸侯〔四〕。

  〔一〕 敬王,景王子、悼王弟敬王匃也。十年,魯昭三十二年。劉文公,王卿士,劉摯之子文公卷也。萇弘,周大夫萇叔也。欲城周者,欲城成周也。成周在瀍水東,王城在瀍水西。初,王子朝作亂,於魯昭二十三年夏,王子朝入于王城,敬王如劉。秋,敬王居于狄泉。狄泉,成周之城,周墓所在也。魯昭二十六年四月,敬王師敗,出居于滑。十月,晉人救之,王入于成周,子朝奔楚。其餘黨儋扁之徒,多在王城,敬王畏之。於是晉徵諸侯戍周,用役煩勞,故萇弘欲城成周,使富辛、石張為主,如晉請城成周。

  〔二〕 獻子,晉正卿,魏絳之子舒也。

  〔三〕 說萇弘,從其求也。

  〔四〕 合諸侯,以城成周也。


  衛彪傒適周,聞之〔一〕,見單穆公曰:「萇、劉其不歿乎〔二〕?周詩有之曰:『天之所支,不可壞也〔三〕。其所壞,亦不可支也。』昔武王克殷,而作此詩也,以為飫歌,名之曰『支』,以遺後之人,使永監焉〔四〕。夫禮之立成者為飫〔五〕,昭明大節而已,少典〔六〕與焉〔七〕。是以為之日惕,其欲教民戒也〔八〕。然則夫『支』之所道者,必盡知天地之為也〔九〕。不然,不足以遺後之人。今萇、劉欲支天之所壞,不亦難乎?自幽王而天奪之明,使迷亂棄德,而即慆淫〔一0〕,以亡其百姓,其壞之也久矣。而又將補之,殆不可矣〔一一〕!水火之所犯〔一二〕,猶不可救,而況天乎?諺曰:『從善如登,從惡如崩〔一三〕。』昔孔甲亂夏,四世而隕;〔一四〕玄王勤商,十有四世而興〔一五〕。帝甲亂之,七世而隕。〔一六〕后稷勤周,十有五世而興〔一七〕;幽王亂之,十有四世矣〔一八〕。守府之謂多,胡可興也〔一九〕?夫周,高山、廣川、大藪也,故能生是良材〔二0〕,而幽王蕩以為魁陵、糞土、溝瀆,其有悛乎〔二一〕?」

  〔一〕 彪傒,衛大夫。

  〔二〕 言將歿也。

  〔三〕 周詩,飫時所歌也。支,柱也。

  〔四〕 監,觀也。

  〔五〕 立成,立行禮,不坐也。

  〔六〕 案:「典」,公序本作「曲」。

  〔七〕 節,體也。典,章也。與,類也。言飫禮所以教民敬式,昭明大體而已,故其詩樂少,章典威儀少,皆比類也。 案:「典,章也。」公序本作「曲,章曲也。」又「敬式」,公序本作「敬戒」。又「章典」,公序本作「章曲」。

  〔八〕 惕,懼也。以是日自恐懼,欲民知戒慎也。

  〔九〕 知天地之為,謂所支壞也。

  〔一0〕即,就也。慆,慢也。

  〔一一〕殆,近也。

  〔一二〕犯,害也。

  〔一三〕如登,喻難。如崩,喻易。

  〔一四〕孔甲,禹後十四世。亂夏,亂禹之法也。四世,孔甲至桀四世而亡也。

  〔一五〕玄王,契也。殷祖契由玄鳥而生,湯亦水德,故曰玄王。勤者,勤身修德,以興其國。自契至湯十四世,而有天下,言其難也。

  〔一六〕帝甲,湯後二十五世也。亂,湯之法至紂七世而亡也。

  〔一七〕自后稷至文王,十五世也。

  〔一八〕自幽王至今敬王,十四世也。

  〔一九〕胡,何也。夏、殷之亂,或四世、或七世而亡。今周十有四世,無德以救之,雖未亡,得守府藏,天祿已多矣,又何可興也。

  〔二0〕言周之道德禮法所以長育賢材,猶天之有山川、大藪,良材之所生也。

  〔二一〕蕩,壞也。小阜曰魁。悛,止也。言幽王敗亂周之法度,猶毀高山以為魁陵、糞土,殘絕川藪以為溝瀆,無有悛止之時也。


  單子曰:「其咎孰多〔一〕?」曰:「萇叔必速及,將天以道補者也〔二〕。夫天道導可而省否〔三〕,萇叔反是,以誑劉子〔四〕,必有三殃:違天,一也〔五〕;反道,二也〔六〕;誑人,三也。〔七〕周若無咎,萇叔必為戮。雖晉魏子〔八〕亦將及焉〔九〕。若得天福,其當身乎〔一0〕?若劉氏,則必子孫實有禍〔一一〕。夫子而棄常法,以從其私欲〔一二〕,用巧變以崇天災〔一三〕,勤百姓以為己名,其殃大矣〔一四〕。」

  〔一〕 謂萇、劉也。

  〔二〕 萇叔,萇弘字也。速及,速及於咎也。以道補者,欲以天道補人事也。

  〔三〕 導,達也。省,去也。

  〔四〕 誑,惑也。

  〔五〕 支所壞也。

  〔六〕 以天道補人事。

  〔七〕 惑劉子也。

  〔八〕 魏獻子也。

  〔九〕 咎及之也。

  〔一0〕當其身禍尚微,後有繼,故為天福也。

  〔一一〕殃及子孫也。

  〔一二〕棄常法,不修周法也。從私欲,欲城成周也。

  〔一三〕巧變者,見周滅於西都,平王東遷以獲久長,故今欲復遷也。崇,猶益也。

  〔一四〕勤,勞也。名,功也。


  是歲也,魏獻子合諸侯之大夫於狄泉〔一〕,遂田于大陸,焚而死〔二〕。及范、中行之難,萇弘與之,晉人以為討,二十八年,殺萇弘〔三〕。及定王,劉氏亡〔四〕。

  〔一〕 是歲,敬王十一年,魯定公之元年也。

  〔二〕 田,以火田也。大陸,晉藪也。

  〔三〕 范、中行,晉大夫范吉射、中行寅也。作難,叛其君也。初,劉氏、范氏世為婚姻,萇弘事劉文公,故周人與范氏。敬王二十八年,魯哀三年,晉人以讓周,周為之殺萇弘也。

  〔四〕 劉氏,文公之子孫也。定,亦當為「貞」。

《國語注》 相关内容:

前一:國語卷第二
后一:國語卷第四

查看目录 >> 《國語注》


国学迷 [安徽]俞氏續修家譜不分卷 [安徽]俞氏續修家譜不分卷 [安徽休寧]休寧山斗俞氏宗譜十卷 [安徽無爲]俞氏宗譜不分卷 [安徽青陽]俞氏族譜□卷 [安徽旌德]仕川俞氏宗譜□卷 [江西廣豐]杉江俞氏宗譜不分卷 [江西婺源]新安俞氏統宗譜□卷 [江西婺源]新安俞氏統宗譜十九卷 [江西婺源]新安俞氏統宗譜□卷 [江西婺源]新安俞氏宗譜四卷首一卷 [江西婺源]俞氏統會大宗譜三卷 [江西婺源]重修俞氏統宗譜十八卷 [江西婺源]重修俞氏統宗譜二十卷首一卷 [江西婺源]龍溪俞氏宗譜十六卷首一卷末一卷 [江西婺源]鵠溪俞氏棣萼譜 [江西婺源]婺東浦口俞氏家乘十八卷 [江西婺源]續修泓田俞氏支譜六卷 [江西婺源]河間俞氏支譜三卷首一卷 [江西婺源]河間郡西各俞氏張翁公支四修宗譜四卷首一卷 [江西婺源]婺北新源俞氏宗譜十卷 [寧夏]寧夏俞氏族譜不分卷 石川俞氏宗譜□卷 俞氏西宅世德祠宗譜□卷 俞氏彙修世譜□卷 正白旗文奎管領下頭等莊頭施復積家譜 正白旗文奎管領下頭等莊頭施復積家譜 正白旗文奎管領下頭等莊頭施復積家譜 [上海]施氏家乘不分卷 [上海松江]施氏宗譜不分卷 [上海崇明]施氏宗譜不分卷 [上海崇明]施氏宗譜不分卷 [上海崇明]施氏宗譜不分卷 [江蘇常州]施氏宗譜十六卷 [江蘇武進]孟墅施氏宗譜八卷 [江蘇溧陽]施氏宗譜二十卷 [江蘇無錫]錫山施氏宗譜不分卷 [江蘇無錫]錫山施氏統譜不分卷 [江蘇蘇州]施氏世譜前編不分卷正編不分卷 [江蘇蘇州]施氏家乘十二卷 [浙江蕭山]蕭山新田施氏宗譜九卷 [浙江蕭山]蕭山新田施氏宗譜十三卷 [浙江蕭山]蕭山新田施氏宗譜不分卷 [浙江蕭山]蕭邑航隝山北施氏宗譜八卷 [浙江蕭山]蕭邑航隝山北施氏宗譜十卷 [浙江蕭山]蕭邑航隝山北施氏宗譜十二卷 [浙江富陽]富春漁山施氏宗譜□卷 [浙江富陽]富春施氏譜不分卷 [浙江湖州]施氏宗譜不分卷 [浙江湖州]吳興家梓輯存不分卷 [浙江安吉]孝豐西圩施氏宗譜三十六卷首一卷 [浙江安吉]孝豐西圩施氏宗譜□卷 [浙江安吉]施氏宗譜□卷 [浙江寧波]鄮東施氏宗譜八卷 [浙江鄞州]鄞城施氏家乘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浙江鄞州]鄞邑黃古林施氏宗譜二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浙江鄞州]夏莊施氏宗譜不分卷 [浙江餘姚]餘姚施氏宗譜十五卷首一卷貽編二卷續編一卷 [浙江餘姚]餘姚龍山施氏家譜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浙江餘姚]姚江施氏宗譜四卷 經策通纂經學輯要_陳遹聲點石齋.djvu 豔異編4_玉茗堂天一出版社.djvu 曾文正公家書上冊_朱太忙標點胡協寅校閱大達圖書供應社.djvu 曾文正公家書下冊_朱太忙標點胡協寅校閱大達圖書供應社.djvu 談修養_朱光潛著中周出版社.djvu 論我們蘇聯人民底道德面貌_加裡寧外國文書籍出版局.djvu 歷史哲學概論_郭斌佳譯黎明書局上海.djvu 歷史學ABC_劉劍橫著ABC叢書社.djvu 史學研究_羅元鯤編著開明書店.djvu 新史學_J.H.Robinson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再述內閣大庫檔案之由來及其整理_徐中舒x1_38.djvu 檔案科學管理法_秦翰才著中國科學圖書儀器公司.djvu 世界文化史要略_J.S.Hoyland著北新書局上海.djvu 荒古原人史_英麥開伯文明書局上海.djvu 上古世界史_卡爾登海士CarltonJ.H.Hayes湯姆蒙ParderThomasMoon世界書局上海.djvu 中古世界史_卡爾登海士CarltonJ.H.Hayes湯姆蒙ParderThomasMoon世界書局上海.djvu 世界近百年史上冊_許毅編輯百城書局.djvu 人類的前程_俾耳德CharlesA.Beard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世界史教程_波查洛夫著約尼西亞著駱駝叢書出版部.djvu 近百年世界史_朱公振世界書局.djvu 世界史綱_日本上田茂樹著歷史研究會.djvu 世界史綱_日本上田茂樹著大江書鋪上海.djvu 東西文化批評上_傖父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東西文化批評下_傖父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世界文化史_陳廷璠中華書局.djvu 近代文化的基礎_H.C.ThomasW.A.Hamm合著啟智書局上海.djvu 戰後列國大勢與世界外交_張介石編中華書局上海.djvu 論統一戰線_子強等著求知出版社.djvu 世界通史研究提綱_波吉牟金主編解放社.djvu 革命日曆_李復初編南京新民書店上海.djvu 十九世紀以來之戰爭及和約_英彭孫比亞洲文明協會.djvu 第二次世界大戰瞻望_胡慕萱等著上海中華書局.djvu 各國革命史_平心著光明書局上海.djvu 東洋史ABC_傅彥長著世界書局.djvu 契丹交通史料七種_曾公亮文殿閣書莊.djvu 中國喪地史_衡陽謝彬編著中華書局上海.djvu 中緬關係史綱要_王婆楞編著正中書局.djvu 帝國主義侵略中國史下冊_吳敬恆主編蔡元培主編王雲五主編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帝國主義侵略中國史上冊_吳敬恆主編蔡元培主編王雲五主編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外交思痛錄_莊病骸編纂交通圖書館.djvu 最近三十年中國外交史_劉彥著上海太平洋書店.djvu 蒙古社會制度史_蒙古文化館.djvu 蒙古及蒙古人_俄國婆茲德奈夜夫著不詳.djvu 匈奴王號考_方壯猷北平燕京大學.djvu 滿洲發達史_稻葉君山著不詳.djvu 東北之史的認識_遼甯卞宗孟編述不詳.djvu 最新高級中國近世史清初至民國最近_陸光宇著北平文化學社北平.djvu 國聯調查團報告書l國聯中國調查團報告書全文批判_讀書雜誌社經政批判會合編神州國光社上海.djvu 國際聯合會調查團報告書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委員會.djvu 一二八國恥痛史_周方楠編輯湖北省立實驗民眾教育館研究組武昌.djvu 辛亥革命與袁世凱_黎乃涵著生活書店哈爾濱.djvu 兩晉南北朝史下_呂思勉著開明書店上海.djvu 奮鬥_奮鬥社主編奮鬥社南京.djvu 北巡私記皇明北盧考_高佶鄭曉文殿閣書莊北平.djvu 長城察北的抗戰_辛質著黑白叢書社上海.djvu 九一八至雙九日寇侵華大事記_聶崇岐大中雜誌社北平.djvu 倭汪陰謀總暴露_福建省軍管區政治部福建省軍管區政治部福州.djvu 中國現代革命運動史_中國現代史研究委員會吉林人民出版社吉林.djvu 中國現代革命運動史_中國現代史研究委員會新民主出版社香港.djvu 四十四年落花夢_王朝佑著中華印刷所北京.djvu 瀋陽狀啟_京城帝國大學法文學部朝鮮印刷株式會社東京.djvu 宣和奉使高麗圖經一_徐兢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宣和奉使高麗圖經_今西龍校訂近澤書店京城.djvu 北鮮遊記_阿基托維奇著柏布爾索夫著東北新華書店瀋陽.djvu 印度問題_英文研究會編譯東北書店.djvu 戰鬥中的新越南_麥浪著新越南出版社.djvu 論越南八月革命_長征著黎明出版社上海.djvu 阿富汗內戰紀_寧墨公編著國民革命軍軍事雜誌社南京.djvu 新土耳其_柳克述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西洋歷史_本多淺治郎著商務印書館上海中華書局上海.djvu 日俄海戰史_劉華式翻譯海事編譯局青島.djvu 旅順實戰記_櫻井忠溫著中華書局上海.djvu 旅順實戰記_櫻井忠溫著新學會社北京.djvu 日俄戰爭的戰略問題_賀佛編著中國軍事科學館北京.djvu 打開勝利之門桂林血戰實錄_不詳不詳.djvu 怒吼吧中國_不詳不詳.djvu 抗日救國文獻初輯_不詳不詳.djvu 盟邦人士的諍言_不詳遼北文化出版社.djvu 今日的雁北_民族革命通訊社民族革命出版社山西.djvu 西線風雲_長江著大公報館上海.djvu 長江戰地通訊專集_長江著梅英重慶開明書店重慶.djvu 從蘆溝橋到漳河_長江著小方著生活書店漢口.djvu 平寇錄第三集_劉震中著博林日報總社愛國叢書出版部天津.djvu 第三次長沙會戰紀實_不詳.djvu 平寇錄第四集_劉震中著博林日報總社愛國叢書出版部天津.djvu 平寇錄第五集_劉震中著博林日報總社愛國叢書出版部天津.djvu 偽組織實施帝制後之東北_閻寶航編述不詳.djvu 陸軍第六十八軍抗戰紀實_戰史編纂委員會陸軍第六十八軍戰史編纂委員會.djvu 前線巡禮_陸詒著大路書店漢口.djvu 台兒莊血戰記_陸詒著陳誠著現代出版社.djvu 殲敵台兒莊_陳文傑編著漢口群力書店漢口.djvu 抗戰中的粵桂_陳國柱華南出版社廣州.djvu 抗戰一週年_全民抗戰社生活書店漢口.djvu 什麼人應負戰爭責任_新華社解放社北京.djvu 將革命進行到底_新民主出版社新民主出版社北平.djvu 新中國目擊記_新中國叢書出版社九龍.djvu 中原突圍記_徐敏著東北書店長春.djvu 濱蒲戰役_不詳東北書店佳木斯.djvu 人民英烈李公樸聞一多先生遇刺紀實_李聞二烈士紀念委員會李聞二烈士紀念委員會上海.djvu 中國駐印軍緬北戰役戰鬥紀要_中國駐印軍副總指揮辦公室編輯不詳.djvu 日俄海戰史上_劉華式翻譯海事編譯局青島.djvu 日俄海戰史下_劉華式翻譯海事編譯局青島.djvu 明大誥與明初之政治社會_鄭嗣禹著燕京大學哈佛燕京學社.djvu 國難須知_東北問題研究會編輯東北問題研究會.djvu 『五三』血跡_江蘇省常務指導委員會宣傳部江蘇省常務指導委員會宣傳部南京.djvu 血染白山黑水記_吉黑救國義勇軍軍事委員會吉黑救國義勇軍軍事委員會.djvu 九一八與東北民眾救國軍_吉黑救國義勇軍軍事委員會吉黑救國義勇軍軍事委員會.djvu 淪陷三年之東北_趙惜夢纂輯大公報社天津.djvu 一年來之東北自塘沽協定至溥儀稱帝_不詳東北旬刊社.djvu 中國巨大變化的一年_東北日報社東北書店佳木斯.djvu 血債五卅一紀念手冊_國立中山大學學生工作委員會國立中山大學學生工作委員會廣州.djvu 雲南內幕_張文實著觀察出版社昆明.djvu 中華民國建國史_鄭鶴聲編著正中書局上海.djvu 將革命進行到底_天津新華局店天津新華書店天津.djvu 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史話_陶官雲著光華書店哈爾濱.djvu 猶太禍世陰謀_張大權著新中國印書館北京.djvu 察綏之戰_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十兵團政治部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十兵團政治部.djvu 菲律賓史_李長傳編譯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西洋史表解_田農編著和記印書館北平.djvu 西洋近代文化史大綱_高維昌編纂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