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周书 >

卷三十五 列传第二十七

卷三十五 列传第二十七

  郑孝穆(子译) 崔谦(弟说)崔猷 裴侠 薛端(子胄 弟裕)薛善(弟慎 敬珍 敬祥)

  郑孝穆,字道和,荥阳开封人,魏将作大匠浑之十一世孙。祖敬叔,魏颍川、濮阳郡守,本邑中正。父琼,范阳郡守,赠安东将军、青州刺史。孝穆幼而谨厚,以清约自居。年未弱冠,涉猎经史。父叔四人并早殁,昆季之中,孝穆居长。抚训诸弟,有如同生,闺庭之中,怡怡如也。魏孝昌初,解褐太尉行参军,转司徒主簿。属盗贼蜂起,除假节、龙骧将军、别将,屡有战功。永安中,迁冠军将军、持节、都督。从元天穆讨平邢杲,进骠骑将军、左光禄大夫、太师咸阳王长史。及魏孝武西迁,从入关,除司徒左长史,领临洮王友,赐爵永宁县侯。

  大统五年,行武功郡事,迁使持节、本将军,行岐州刺史、当州都督。在任未几,有能名。就加通直散骑常侍。王罴时为雍州刺史,钦其善政,遣使贻书,盛相称述。先是,所部百姓,久遭离乱,饥馑相仍,逃散殆尽。孝穆下车之日,户止三千。留情绥抚,远近咸至,数年之内,有四万家。每岁考绩,为天下最。太祖嘉之,赐书曰:"知卿莅职近畿,留心治术。凋弊之俗,礼教兴行;厌乱之民,襁负而至。昔郭伋政成并部,贾琮誉重冀方,以古方今,彼有惭德。"于是征拜京兆尹。

  十五年,梁雍州刺史、岳阳王萧詧称藩来附,时议欲遣使,盛选行人。太祖历观内外,无逾孝穆者。十六年,乃假孝穆散骑常侍,持节策拜詧为梁王。使还称旨,进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加散骑常侍。是年,太祖总戎东讨,除大丞相府右长史,封金乡县男,邑二百户。军次潼关,命孝穆与左长史长孙俭、司马杨宽、尚书苏亮、谘议刘孟良等分掌众务。仍令孝穆引接关东归附人士,并品藻才行而任用之。孝穆抚纳铨叙,咸得其宜。大将军达奚武率众经略汉中,以孝穆为梁州刺史,以疾不之部。拜中书令,赐姓宇文氏。寻以疾免。

  孝闵帝践阼,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为子,增邑通一千户。晋公护为雍州牧,辟为别驾,又以疾固辞。武成二年,征拜御伯中大夫,徙授御正。保定三年,出为宜州刺史,转华州刺史。五年,除虞州刺史,转陕州刺史。频历数州,皆有政绩。复以疾笃,屡乞骸骨。入为少司空。卒于位,时年六十。赠本官,加郑梁北豫三州刺史。谥曰贞。

  子诩嗣。历位纳言,为聘陈使。后至开府仪同三司、大将军、邵州刺史。诩弟译,于隋文帝有翊赞功。开皇初,又追赠孝穆大将军、徐兖等六州刺史,改谥曰文。

  译幼聪敏,涉猎群书,尤善音乐,有名于时。世宗诏令事辅城公。及高祖即位,除都督,稍迁御正下大夫,颇被顾待。东宫建,以译为宫尹下大夫,特被太子亲爱。建德二年,为聘齐使副。及太子西征,多有失德,王轨、宇文孝伯等以闻。高祖大怒,宫臣亲幸者,咸被谴责,译坐除名。后例复官,仍拜吏部下大夫。宣帝嗣位,授开府仪同大将军、内史中大夫,封归昌县公,邑千户。既以恩旧,任遇甚重,朝政机密,并得参详。寻迁内史上大夫,进爵沛国公。上大夫之官,自译始也。及宣帝大渐,御正下大夫刘昉乃与译谋,以随公受遗辅少主。隋文帝执政,拜柱国、大丞相府长史,内史如故。寻进位上柱国。

  崔谦,字士逊,博陵安平人也。祖辩,魏平远将军、武邑郡守。父楷,散骑常侍、光禄大夫、殷州刺史,赠侍中、都督冀定相三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冀州刺史。谦幼聪敏,神彩嶷然。及长,深沉有识量。历观经史,不持章句,志在博闻而已。每览经国纬民之事,心常好之,未尝不抚卷叹息。孝昌中,解褐著作佐郎。从太宰元天穆讨邢杲,破之,以功授辅国将军、太中大夫,迁平东将军、尚书殿中郎。

  贺拔胜出镇荆州,以谦为行台左丞。胜虽居方岳之任,至于安辑夷夏,纲纪众务,皆委谦焉。谦亦尽其智能,以相匡弼。胜有声南州,谦之力也。及魏孝武将备齐神武之逼,乃诏胜引兵赴洛。军至广州,帝已西迁。胜乃迟疑,将旋所镇。谦谓胜曰:"昔周室不造,诸侯释位;汉道中微,列藩尽节。今皇家多故,主上蒙尘,实忠臣枕戈之时,义士立功之日也。公受方面之重,总宛、叶之众,若杖义而动,首唱勤王,天下闻风,孰不感激。诚宜顺义勇之志,副遐迩之心,倍道兼行,谒帝关右。然后与宇文行台,同心协力,电讨不庭。则桓、文之勋,复兴于兹日矣。舍此不为,中道而退,便恐人皆解体,士各有心。一失事机,后悔何及。"胜不能用,而人情果大骚动。还未至州,州民邓诞引侯景军奄至,胜与战,败绩,遂将麾下数百骑南奔于梁。谦亦与胜俱行。及至梁,每乞师赴援。梁武帝虽不为出军,而嘉胜等志节,并许其还国。乃分谦先还,且通邻好。魏文帝见谦甚悦,谓之曰:"卿出万死之中,投身江外,今得生还本朝,岂非忠贞之报也。"太祖素闻谦名,甚礼之。乃授征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赐爵千乘县男。及胜至,拜太师,以谦有毗辅之功,又授太师长史。

  大统三年,从太祖擒窦泰,战沙苑,并有功。进爵为子,迁车骑大将军、右光禄大夫,拜尚书右丞。谦明练时事,及居枢辖,时论以为得人。四年,从太祖解洛阳围,仍经河桥战,加定州大中正、瀛州刺史。十五年,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又破柳仲礼于随郡,讨平李迁哲于魏兴,并有功。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直州刺史,赐姓宇文氏。

  魏恭帝初,转利州刺史。谦性明悟,深晓政术,又勤于理务,民讼虽繁,未尝有懈倦之色。吏民以是敬而爱之。时有蜀人贾晃迁举兵作乱,率其党围逼州城。谦仓卒分部,才得千许人,便率拒战。会梁州援兵至,遂擒晃迁,余人乃散。谦诛其渠帅,余并原之。旬日之间,遂得安辑。世宗初,进爵作唐县公。保定二年,迁安州总管、随应等十一州甑山上明鲁山三镇诸军事、安州刺史。四年,加大将军,进爵武康郡公。

  天和元年,授江陵总管。三年,迁荆州总管、荆淅等十四州南阳平阳等八防诸军事、荆州刺史。州既统摄遐长,俗兼夷夏,又南接陈境,东邻齐寇。谦外御强敌,内抚军民,风化大行,号称良牧。每年考绩,常为天下最,屡有诏褒美焉。谦随贺拔胜之在荆州也,虽被亲遇,而名位未显。及践其位,朝野以为荣。四年,卒于州。阖境痛惜之,乃共立祠堂,四时祭飨。子旷嗣。

  谦性至孝,少丧父,殆将灭性。与弟说特相友爱,虽复年事并高,名位各重,所有资产,皆无私焉。其居家严肃,动遵礼度。旷与说子弘度等,并奉其遗训云。

  旷少温雅,仁而泛爱。释褐中外府记室。大象末,位至开府仪同大将军,淅州刺史。

  说本名士约,少鲠直,有节概,膂力过人,尤工骑射。释褐领军府录事,转谘议参军。及贺拔胜出牧荆州,以说为假节、冠军将军、防城都督。又随胜奔梁,复自梁归国。授卫将军、都督,封安昌县子,邑三百户。从太祖复弘农,战沙苑,皆有功。进爵为侯,增邑八百户,除京兆郡守。累迁帅都督、抚军将军、通直散骑常侍、大都督、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都官尚书、定州大中正,改封安国县侯,增邑三百户,赐姓宇文氏,并赐名说焉。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进爵万年县公,增邑通前二千四百户。除陇州刺史,迁总管凉甘瓜三州诸军事、凉州刺史。说莅政强毅,百姓畏之。齐王宪东征,以说为行军长史。军还,除使持节、崇德安义等十三防熊和中等三州诸军事,崇德防主,加授大将军,改封安平县公。建德四年卒,时年六十四。赠鄜延丹绥长五州刺史,谥曰壮。子弘度,猛毅有父风。大象末,上柱国、武乡郡公。

  崔猷,字宣猷,博陵安平人,汉尚书实之十二世孙也。祖挺,魏光州刺史、泰昌县子,赠辅国将军、幽州刺史,谥曰景。父孝芬,左光禄大夫、仪同三司,兼吏部尚书,为齐神武所害。猷少好学,风度闲雅,性鲠正,有军国筹略。释褐员外散骑侍郎,领大行台郎中。寻为吏部尚书李神俊所荐,拜通直散骑侍郎,摄尚书驾部郎中。普泰初,除征虏将军、司徒从事中郎。既遭家难,遂间行入关。及谒魏孝武,哀动左右,帝为之改容。既退,帝目送之曰:"忠孝之道,萃此一门。"即以本官奏门下事。

  太统初,兼给事黄门侍郎,封平原县伯,邑八百户。二年,正除黄门,加中军将军。擒窦泰,复弘农,破沙苑,猷常以本官从军典文翰。五年,除司徒左长史,加骠骑将军。时太庙初成,四时祭祀,犹设俳优角抵之戏,其郊庙祭官,多有假兼。猷屡上疏谏,书奏,并纳焉。迁京兆尹。时婚姻礼废,嫁娶之辰,多举音乐。又廛里富室,衣服奢淫,乃有织成文绣者,猷又请禁断,事亦施行。与卢辩等创修六官。十二年,除大都督、骠骑将军、淅州刺史,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十四年,侯景据河南归款,遣行台王思政赴之。太祖与思政书曰:"崔宣猷智略明赡,有应变之才,若有所疑,宜与量其可不。"思政初顿兵襄城,后欲于颍川为行台治所,遣使人魏仲奉启陈之。并致书于猷论将移之意。猷复书曰:"夫兵者,务在先声后实,故能百战百胜,以弱为强也。但襄城控带京洛,实当今之要地,如有动静,易相应接。颍川既邻寇境,又无山川之固,贼若充斥,径至城下。辄以愚情,权其利害,莫若顿兵襄城,为行台治所,颍川置州,遣郭贤镇守。则表里胶固,人心易安,纵有不虞,岂能为患。"仲见太祖,具以启闻。太祖即遣仲还,令依猷之策。思政重启,求与朝廷立约:贼若水攻,乞一周为断;陆攻,请三岁为期。限内有事,不烦赴援。过此以往,惟朝廷所裁。太祖以思政既亲其事,兼复固请,遂许之。及颍川没后,太祖深追悔焉。十六年,以疾去职。属大军东征,太祖赐以马舆,命随军,与之筹议。十七年,进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本州大中正,赐姓宇文氏。

  魏恭帝元年,太祖欲开梁汉旧路,乃命猷督仪同刘道通、陆腾等五人,率众开通车路,凿山堙谷五百余里,至于梁州。即以猷为都督梁利等十二州白马傥城二防诸军事、梁州刺史。及太祖崩,始利沙兴等诸州,阻兵为逆,信合开楚四州亦叛,唯梁州境内,民无贰心。利州刺史崔谦请援,猷遣兵六千赴之。信州粮尽,猷又送米四千斛。二镇获全,猷之力也。进爵固安县公,邑二千户。猷深为晋公护所重,护乃养猷第三女为己女,封富平公主。

  世宗即位,征拜御正中大夫。时依《周礼》称天王,又不建年号,猷以为世有浇淳,运有治乱,故帝王以之沿革,圣哲因时制宜。今天子称王,不足以威天下,请遵秦汉称皇帝,建年号。朝议从之。武成二年,除司会中大夫,御正如故。

  世宗崩,遗诏立高祖。晋公护谓猷曰:"鲁国公禀性宽仁,太祖诸子之中,年又居长。今奉遵遗旨,翊戴为主,君以为何如?"猷对曰:"殷道尊尊,周道亲亲,今朝廷既遵《周礼》,无容辄违此义。"护曰:"天下事大,但恐毕公冲幼耳。"猷曰:"昔周公辅成王以朝诸侯,况明公亲贤莫二,若行周公之事,方为不负顾托。"事虽不行,当时称其守正。保定元年,重授总管梁利开等十四州白马傥城二防诸军事、梁州刺史。寻复为司会。

  天和二年,陈将华皎来附,晋公护议欲南伐,公卿莫敢正言。猷独进曰:"前岁东征,死伤过半,比虽加抚循,而疮痍未复。近者长星为灾,乃上玄所以垂鉴诫也。诚宜修德以禳天变,岂可穷兵极武而重其谴负哉?今陈氏保境息民,共敦邻好。无容违盟约之重,纳其叛臣,兴无名之师,利其土地。详观前载,非所闻也。"护不从。其后水军果败,而裨将元定等遂没江南。

  建德四年,出为同州司会。六年,征拜小司徒,加上开府仪同大将军。隋文帝践极,以猷前代旧齿,授大将军,进爵汲郡公,增邑通前三千户。开皇四年卒,谥曰明。

  子仲方,字不齐,早知名,机神颖悟,文学优敏。大象末,仪同大将军、司玉下大夫。

  裴侠,字嵩和,河东解人也。祖思齐,举秀才,拜议郎。父欣,博涉经史,魏昌乐王府司马、西河郡守,赠晋州刺史。侠幼而聪慧,有异常童。年十三,遭父忧,哀毁有若成人。州辟主簿,举秀才。魏正光中,解巾奉朝请。稍迁员外散骑侍郎、义阳郡守。元颢入洛,侠执其使人,焚其赦书。魏孝庄嘉之,授轻车将军、东郡太守,带防城别将。及魏孝武与齐神武有隙,征河南兵以备之,侠率所部赴洛阳。授建威将军,左中郎将。俄而孝武西迁,侠将行而妻子犹在东郡。荥阳郑伟谓侠曰:"天下方乱,未知乌之所集。何如东就妻子,徐择木焉。"侠曰:"忠义之道,庸可忽乎!吾既食人之禄,宁以妻子易图也。"遂从入关。赐爵清河县伯,除丞相府士曹参军。

  大统三年,领乡兵从战沙苑,先锋陷阵。侠本名协,至是,太祖嘉其勇决,乃曰:"仁者必有勇。"因命改焉。以功进爵为侯,邑八百户,拜行台郎中。王思政镇玉壁,以侠为长史。未几为齐神武所攻。神武以书招思政,思政令侠草报,辞甚壮烈。太祖善之,曰:"虽鲁连无以加也。"

  除河北郡守。侠躬履俭素,爱民如子,所食唯菽麦盐菜而已。吏民莫不怀之。此郡旧制,有渔猎夫三十人以供郡守。侠曰:"以口腹役人,吾所不为也。"乃悉罢之。又有丁三十人,供郡守役使。侠亦不以入私,并收庸直,为官市马。岁月既积,马遂成群。去职之日,一无所取。民歌之曰:"肥鲜不食,丁庸不取,裴公贞惠,为世规矩。"侠尝与诸牧守俱谒太祖。太祖命侠别立,谓诸牧守曰:"裴侠清慎奉公,为天下之最,今众中有如侠者,可与之俱立。"众皆默然,无敢应者。太祖乃厚赐侠。朝野叹服,号为独立君。

  侠又撰九世伯祖贞侯潜传,以为裴氏清公,自此始也,欲使后生奉而行之,宗室中知名者,咸付一通。从弟伯凤、世彦,时并为丞相府佐,笑曰:"人生仕进,须身名并裕。清苦若此,竟欲何为?"侠曰:"夫清者莅职之本,俭者持身之基。况我大宗,世济其美,故能存,见称于朝廷;没,流芳于典策。今吾幸以凡庸,滥蒙殊遇,固其穷困,非慕名也。志在自修,惧辱先也。翻被嗤笑,知复何言。"伯凤等惭而退。

  九年,入为大行台郎中。居数载,出为郢州刺史,加仪同三司,寻转拓州刺史,征拜雍州别驾。孝闵帝践阼,除司色下大夫,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为公,增邑通前一千六百户。迁民部中大夫。时有奸吏,主守仓储,积年隐没至千万者。及侠在官,励精发摘,数旬之内,奸盗略尽。转工部中大夫。有大司空掌钱物典李贵乃于府中悲泣。或问其故。对曰:"所掌官物,多有费用,裴公清严有名,惧遭罪责,所以泣耳。"侠闻之,许其自首。贵言隐费钱五百万。侠之肃遏奸伏,皆此类也。

  初,侠尝遇疾沉顿,大司空许国公宇文贵、小司空北海公申徽并来候侠疾。侠所居茅屋,不免风霜。贵等还,言之于帝。帝矜其贫苦,乃为起宅,并赐良田十顷,奴隶、耕牛、粮粟,莫不备足。搢绅咸以为荣。武成元年,卒于位。赠太子少师、蒲州刺史,谥曰贞。河北郡前功曹张回及吏民等,感侠遗爱,乃作颂纪其清德焉。

  子祥,性忠谨,有治剧才。少为成都令,清不及侠,断决过之。后除长安令,为权贵所惮。迁司仓下大夫。侠之终也,遂以毁卒。详弟肃,贞亮有才艺。天和中,举秀才,拜给事中士。稍迁御正大夫,赐爵胡原县子。

  薛端,字仁直,河东汾阴人也,本名沙陀。魏雍州刺史、汾阴侯辨之六世孙。代为河东著姓。高祖谨,泰州刺史、内都坐大官、涪陵公。曾祖洪隆,河东太守。以隆兄洪阼尚魏文成帝女西河公主,有赐田在冯翊,洪隆子麟驹徙居之,遂家于冯翊之夏阳焉。麟驹举秀才,拜中书博士,兼主客郎中,赠河东太守。父英集,通直散骑常侍。端少有志操。遭父忧,居丧合礼。与弟裕,励精笃学,不交人事。年十七,司空高乾辟为参军。赐爵汾阴县男。端以天下扰乱,遂弃官归乡里。

  魏孝武西迁,太祖令大都督薛崇礼据龙门,引端同行。崇礼寻失守,遂降东魏。东魏遣行台薛循义、都督乙干贵率众数千西度,据杨氏壁。端与宗亲及家僮等先在壁中,循义乃令其兵逼端等东度。方欲济河,会日暮,端密与宗室及家僮等叛之。循义遣骑追,端且战且驰,遂入石城栅,得免。栅中先有百家,端与并力固守。贵等数来慰喻,知端无降意,遂拔还河东。东魏又遣其将贺兰懿、南汾州刺史薛琰达守杨氏壁。端率其属,并招喻村民等,多设奇以临之。懿等疑有大军,便即东遁,争船溺死者数千人。端收其器械,复还杨氏壁。太祖遣南汾州刺史苏景恕镇之。降书劳问,征端赴阙,以为大丞相府户曹参军。

  从擒窦泰,复弘农,战沙苑,并有功。加冠军将军、中散大夫,进爵为伯。转丞相东阁祭酒,加本州大中正,迁兵部郎中,改封文城县伯,加使持节、平东将军、吏部郎中。端性强直,每有奏请,不避权贵。太祖嘉之,故赐名端,欲令名质相副。自居选曹,先尽贤能,虽贵游子弟,才劣行薄者,未尝升擢之。每启太祖云:"设官分职,本康时务,苟非其人,不如旷职。"太祖深然之。大统十六年,大军东讨。柱国李弼为别道元帅,妙简首僚,数日不定。太祖谓弼曰:"为公思得一长史,无过薛端。"弼对曰:"真其才也。"乃遣之。加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转尚书左丞,仍掌选事。进授吏部尚书,赐姓宇文氏。端久处选曹,雅有人伦之鉴,其所擢用,咸得其才。六官建,拜军司马,加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为侯。

  孝闵帝践阼,除工部中大夫,转民部中大夫,进爵为公,增邑通前一千八百户。晋公护将废帝,召群官议之,端颇有同异。护不悦,出为蔡州刺史。为政宽惠,民吏爱之。寻转基州刺史。基州地接梁、陈,事藉镇抚,总管史宁遣司马梁荣催令赴任。蔡州父老诉荣,请留端者千余人。至基州,未几卒,时年四十三。遗诫薄葬,府州赠遗,勿有所受。赠本官,加大将军,追封文城郡公。谥曰质。

  子胄,字绍玄。幼聪敏,涉猎群书,雅达政事。起家帅都督。累迁上仪同,历司金中大夫、徐州总管府长史、合州刺史。大象中,位至开府仪同大将军。

  端弟裕,字仁友。少以孝悌闻于州里。初为太学生,时黉中多是贵游,好学者少,唯裕耽玩不倦。弱冠,辟丞相参军事。是时京兆韦敻志安放逸,不干世务。裕慕其恬静,数载酒肴候之,谈宴终日。敻遂以从孙女妻之。裕尝谓亲友曰:"大丈夫当圣明之运,而无灼然文武之用,为世所知,虽复栖栖遑遑,徒为劳苦耳。至如韦居士,退不丘壑,进不市朝,怡然守道,荣辱不及,何其乐也。"寻遇疾而卒,时年四十一。文章之士诔之者数人。太祖伤惜之,赠洛州刺史。

  薛善,字仲良,河东汾阴人也。祖瑚,魏河东郡守。父和,南青州刺史。善少为司空府参军事,迁傥城郡守,转盐池都将。魏孝武西迁,东魏改河东为泰州,以善为别驾。善家素富,僮仆数百人。兄元信,仗气豪侈,每食方丈,坐客恒满,弦歌不绝。而善独供己率素,爱乐闲静。

  大统三年,齐神武败于沙苑,留善族兄崇礼守河东。太祖遣李弼围之,崇礼固守不下。善密谓崇礼曰:"高氏戎车犯顺,致令主上播越。与兄忝是衣冠绪余,荷国荣宠。今大军已临,而兄尚欲为高氏尽力。若城陷之日,送首长安,云逆贼某甲之首,死而有灵,岂不殁有余愧!不如早归诚款,虽未足以表奇节,庶获全首领。"而崇礼犹持疑不决。会善从弟馥妹夫高子信为防城都督,守城南面。遣馥来诣善云:"意欲应接西军,但恐力所不制。"善即令弟济将门生数十人,与信、馥等斩关引弼军入。时预谋者并赏五等爵,善以背逆归顺,臣子常情,岂容阖门大小,俱叨封邑,遂与弟慎并固辞不受。太祖嘉之,以善为汾阴令。善干用强明,一郡称最。太守王罴美之,令善兼督六县事。

  寻征为行台郎中。时欲广置屯田以供军费,乃除司农少卿,领同州夏阳县二十屯监。又于夏阳诸山置铁冶,复令善为冶监,每月役八千人,营造军器。善亲自督课,兼加慰抚,甲兵精利,而皆忘其劳苦焉。加通直散骑常侍,迁大丞相府从事中郎。追论屯田功,赐爵龙门县子,迁黄门侍郎,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除河东郡守,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赐姓宇文氏。六官建,拜工部中大夫,进爵博平县公。寻除御正中大夫,转民部中大夫。

  时晋公护执政,仪同齐轨语善云:"兵马万机,须归天子,何因犹在权门。"善白之。护乃杀轨,以善忠于己,引为中外府司马。迁司会中大夫,副总六府事。加授京兆尹,仍治司会。出为隆州刺史,兼治益州总管府长史。征拜少傅。卒于位,时年六十七。赠蒲虞勋三州刺史。高祖以善告齐轨事,谥曰缪公。子裒嗣。官至高阳守。善弟慎。

  慎字佛护,好学,能属文,善草书。少与同郡裴叔逸、裴诹之、柳虬、范阳卢柔、陇西李璨并相友善。起家丞相府墨曹参军。太祖于行台省置学,取丞郎及府佐德行明敏者充生。悉令旦理公务,晚就讲习,先《六经》,后子史。又于诸生中简德行淳懿者,侍太祖读书。慎与李璨及陇西李伯良、辛韶,武功苏衡,谯郡夏侯裕,安定梁旷、梁礼、河南长孙璋,河东裴举、薛同,荥阳郑朝等十二人,并应其选。又以慎为学师,以知诸生课业。太祖雅好谈论,并简名僧深识玄宗者一百人,于第内讲说。又命慎等十二人兼学佛义,使内外俱通。由是四方竞为大乘之学。

  数年,复以慎为宜都公侍读。转丞相府记室。魏东宫建,除太子舍人。迁庶子,仍领舍人。加通直散骑常侍,兼中书舍人,转礼部郎中。六官建,拜膳部下大夫。慎兄善又任工部。并居清显,时人荣之。孝闵帝践阼,除御正下大夫,进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封淮南县子,邑八百户。历师氏、御伯中大夫。

  保定初,出为湖州刺史。州界既杂蛮左,恒以劫掠为务。慎乃集诸豪帅,具宣朝旨,仍令首领每月一参,或须言事者,不限时节。慎每引见,必殷勤劝诫,及赐酒食。一年之间,翕然从化。诸蛮乃相谓曰:"今日始知刺史真民父母也。"莫不欣悦。自是襁负而至者,千有余户。蛮俗,婚娶之后,父母虽在,即与别居。慎谓守令曰:"牧守令长是化民者也,岂有其子娶妻,便与父母离析。非唯氓俗之失,亦是牧守之罪。"慎乃亲自诱导,示以孝慈,并遣守令各喻所部。有数户蛮,别居数年,遂还侍养,及行得果膳,归奉父母。慎感其从善之速,具以状闻。有诏蠲其赋役。于是风化大行,有同华俗。寻入为蕃部中大夫。以疾去职,卒于家。有文集,颇为世所传。

  薛善之以河东应李弼也,敬珍、敬祥亦率属县归附。

  敬珍字国宝,河东蒲坂人也,汉扬州刺史韶之十世孙。父伯乐,州主簿,安邑令。珍伟容仪,有气侠,学业骑射,俱为当时所称。祥即珍从祖兄也,亦慷慨有大志,唯以交结英豪为务。珍与之深相友爱,每同游处。及齐神武趋沙苑,珍谓祥曰:"高欢迫逐乘舆,播迁关右,有识之士,孰不欲推刃于其腹中?但力未能制耳。今复称兵内侮,将逞凶逆,此诚志士效命之日,当与兄图之。"祥闻其言甚悦,曰:"计将安出?"珍曰:"宇文丞相宽仁大度,有霸王之略,挟天子而令诸侯,已数年矣。观其政刑备举,将士用命,欢虽有众,固非其俦。况逆顺理殊,将不战而自溃矣。我若招集义勇,断其归路,歼馘凶徒,使只轮不反,非直雪朝廷之耻,亦壮士封侯之业。"祥深然之,遂与同郡豪右张小白、樊昭贤、王玄略等举兵,数日之中,众至万余。将袭欢后军,兵未进而齐神武已败。珍与祥邀之,多所克获。及李弼军至河东,珍与小白等率猗氏、南解、北解、安邑、温泉、虞乡等六县户十余万归附。太祖嘉之,即拜珍平阳太守,领永宁防主;祥龙骧将军、行台郎中,领相里防主。并赐鼓吹以宠异之。太祖仍执珍手曰:"国家有河东之地者,卿兄弟之力。还以此地付卿,我无东顾之忧矣。"久之,迁绛州刺史。以疾免,卒于家。子元约,性贞正,有识学。位至布宪中大夫。

  小白等既与珍归阙,太祖嘉其立效,并任用之。后咸至郡守、刺史。

  史臣曰:郑孝穆抚宁离散,豳岐多襁负之人;崔谦镇御边垂,江汉流载清之咏。崔说居家理治,以严肃见称,莅职当官,以猛毅为政;崔猷立朝赞务,则嘉谋屡陈,出抚宣条,则威恩具举。裴侠忠勤奉上,廉约治身,吏不能欺,民怀其惠。薛端历居显要,以强直知名。薛善任惟繁剧,以弘益流誉。并当时之良将也。而善陷齐谄护以要权宠,易名为缪,斯不谬乎。

  《周书》 唐·令狐德?等

查看目录 >> 《周书》


国学迷 壯學齋文集十二卷 玉溪生詩意八卷 樗蘭譜一卷 龔定盦全集文集三卷續集四卷文集補四卷續錄一卷拾遺一卷詩集二卷雜詩一卷未刻詩一卷詞選三卷詞錄一卷手鈔詞一卷未刻詞一卷年譜一卷 唐詩草帖二卷 [光緒丙子恩科]會試朱卷 古文辭類纂七十五卷 明四家集八卷 欽定儀禮義疏四十八卷首二卷 歷科狀元策不分卷 醫方考八卷 天啟宮詞一卷 凝翠樓集四卷 舫廬文存內集四卷外集一卷餘集一卷 諸葛忠武侯全集二十卷首三卷 滄浪亭圖題詠二卷 夏峰先生集十四卷首一卷補遺二卷 山東鹽法志二十二卷首一卷附編十卷 晚香亭詩鈔四卷 萬國通鑑四卷 陳巖野先生全集四卷 舊德堂叢書二十一種 讀史漫錄十四卷 震川先生文集二十卷 籌華芻言一卷 六藝論疏證一卷魯禮禘祫疏證一卷 粵東金石略九卷首一卷附二卷 揅經室集一集十四卷二集八卷三集五卷四集二卷詩十一卷續集十一卷再續集六卷外集五卷 亭林先生補遺十種十二卷 雙鎖山 古文雅正十四卷 陶齋藏石目一卷 唐人說薈十六卷 蜀亂 外臺秘要四十卷 西北邊界圖地名譯漢考證二卷 易道入門四卷 十美圖四卷二十四囬 金樓子六卷 黔記四卷 寄廬詞存二卷 眉綠樓詞八卷 [道光]昆明縣志十卷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五十卷 焦山續志八卷 妙法蓮華經七卷 繪圖情史二十四卷 春秋繁露十七卷附錄一卷 御製圓明園圖詠 船山遺書五十六種附一種 文恭集四十卷 陳介祺手劄 雙硯齋筆記五卷 秦碣頌二百十字不分卷 春秋左傳十五卷 馬鳴菩薩傳一卷 温飛卿詩集九卷 御製避暑山莊詩圖詠二卷(滿文) 左傳杜林合注五十卷 濟衆録二種 公羊義疏_陳立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公羊義疏二_陳立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公羊義疏_陳立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公羊義疏四_陳立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公羊義疏_陳立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公羊義疏六_陳立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庾子山集上_庾信商務印書館.djvu 庚子山集中_庚信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庾子山集下_庾信商務印書館.djvu 盧昇之集_盧照鄰商務印書館.djvu 岑嘉州詩集_岑參商務印書館.djvu 斜川集附錄訂誤_蘇過商務印書館.djvu 樂城集上_蘇轍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欒城集中_蘇轍商務印書館.djvu 欒城集下_蘇轍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龍川文集上_陳亮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龍川文集下_陳亮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文山先生全集上_文天祥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文山先生全集中_文天祥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文山先生全集下_文天祥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甌北詩抄_趙翼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笳集_吳兆騫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漢書注校補一_周壽昌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漢書注校補二_周壽昌商務印書館.djvu 漢書注校補三_周壽昌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漢書注校補四_周壽昌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明書一_傅維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明書二_傅維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明書三_傅維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明書四_傅維鱗商務印書館.djvu 明書五_付維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明書六_傅維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明書七_傅維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明書八_傅維鱗商務印書館.djvu 明書九_傅維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明書十_傅維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明書十一_傅維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明書十二_傅維鱗商務印書館.djvu 焦氏筆乘正續_焦竑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樊榭山房集上_厲鶚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樊榭山房集中_厲鶚商務印書館.djvu 樊榭山房集下_厲鶚商務印書館.djvu 小學集解_張伯行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東晉南北朝輿地表一_徐文范商務印書館.djvu 東晉南北朝輿地表二_徐文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東晉南北朝輿地表三_徐文范商務印書館x1_036.djvu 東晉南北朝輿地表四_徐文范商務印書館.djvu 東晉南北朝輿地表五_徐文范商務印書館上海x1_103.djvu 鹽鐵論附考證_桓寬商務印書館長沙.djvu 王臨川集_王安石商務印書館.djvu 王臨川集_王安石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禹貢集解_尹世積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金聖歎傳_陳登原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劉晏評傳_鞠清遠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陰陽學_賈豐臻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文字變遷考_呂思勉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匡謬正俗校注_秦選之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原音韻研究_趙蔭棠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離騷研究_陳適商務印書館各地.djvu 南北戲曲源流考_青木正兒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上古秦漢文學史_柳存仁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商鞅評傳_陳啟天商務印書館重慶.djvu 儒教與現代思潮_鄭子雅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經子解題_呂思勉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鬼谷子新注_俞木炎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學易叢見_李果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古代教育思潮_王一鴻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親屬法溯源_徐朝陽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老學八篇_陳柱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訴訟法溯源_徐朝陽商務印書館.djvu 周易解題及其讀法_錢基博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徐霞客遊記_劉虎如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宋元學案_繆天綬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元曲_童斐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蘇辛詞_葉紹鈞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書經_葉玉麟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老子_王雲五朱經農商務印書館各地.djvu 漢魏六朝文_王雲五朱經農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楚辭_王雲五朱經農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三蘇文_葉玉麟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王安石文_褚東郊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李後主詞_戴景素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韓非子_朱經農王岫廬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商鞅評傳_陳啟天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大眾生物一_J.A.Thomson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清代學術概論_梁啟超商務印書館.djvu 文字學概說_邵祖平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科學概論_李書華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數理叢談_朱言鈞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通俗相對論大意_費祥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顯微鏡術與人生_R.M.Neill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四書章句集_孟子商務印書館.djvu 紫外線_山田幸五郎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化學計算_T.S.LongH.V.Anderson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地質學淺說_周太玄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史前的地球_E.Perrier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氣象學_竺可楨商務印書館.djvu 生物學小史_谷津直秀商務印書館.djvu 動物的分類_費鴻年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動物學小史_劉鹹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昆蟲記_J.H.Fabre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魚類學_陳兼善費鴻年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公共衛生學_畢汝剛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藥淺說_丁福保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實用救急法_王羲倫商務印書館.djvu 機構學_馮雄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應用力學_徐驥商務印書館.djvu 內燃機_劉仙洲商務印書館.djvu 電機工程概論_陳章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有線電報_易鼎新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呂氏春秋_王雲五,朱經農商務印書館.djvu 有線電話_湯荷驤,易鼎新商務印書館.djvu 煤_謝家榮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鐵_彭維基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造船_胡仁源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道路_劉友惠,馮翰飛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自來水_朱有騫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汽車與公路_何乃民商務印書館.djvu 農業概論下_黃紹緒商務印書館.djvu 國防與農業_董時進商務印書館.djvu 下马看花 不一其人 不三不四 不上不下 不丰不杀 不为福先,不为祸始 不主故常 不义之财 不乏其人 不了不当 不了了之 不了而了 不事产业 不事公卿 不事边幅 不亢不卑 不仁不义 不今不古 不以为奇 不以为意 不以为然 不以为耻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不以多罔寡 不以小恶忘大美 不以辞害志 不伏水土 不伏烧埋 不传之秘 不伤脾胃 不伦不类 不修小节 不倒翁 不值一哂 不值一笑 不假思索 不假雕琢 不偏不党 不做不休 不偢不倸 不僧不俗 不入虎穴,不得虎子 不关痛痒 不关紧要 不出所料 不分彼此 不分玉石 不分畛域 不分轩轾 不分青红皂白 不刊之书 不刊之典 不刊之论 不到乌江不尽头 不到黄河心不死 不加思索 不务正业 不务空名 不劣方头 不动声色 不动如山 不劳而成 不劳而获 不勤而获 不卑不亢 不厌其烦 不厌其繁 不厌其详 不厌求详 不召之臣 不可一世 不可以道里计 不可企及 不可偏废 不可分割 不可名状 不可向迩 不可告人 不可多得 不可奈何 不可开交 不可捉摸 不可收拾 不可方物 不可枚举 不可理喻 不可磨灭 不可移易 不可究诘 不可终日 不可胜举 不可胜书 不可胜用 不可胜纪 不可胜言 不可胜道 不可致诘 不可言喻 不可言宣 不可言状 不可造次 不可逾越 不可限量 不同凡响 不同戴天 不名一格 不吝指教 不吝珠玉 不咎既往 不哑不聋 不哼不哈 不啻天渊 不啻霄壤 不器之器 不因不由 不在话下 不坠家声 不堪一击 不堪入目 不堪入耳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