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周书 >

卷三十五 列传第二十七

卷三十五 列传第二十七

  郑孝穆(子译) 崔谦(弟说)崔猷 裴侠 薛端(子胄 弟裕)薛善(弟慎 敬珍 敬祥)

  郑孝穆,字道和,荥阳开封人,魏将作大匠浑之十一世孙。祖敬叔,魏颍川、濮阳郡守,本邑中正。父琼,范阳郡守,赠安东将军、青州刺史。孝穆幼而谨厚,以清约自居。年未弱冠,涉猎经史。父叔四人并早殁,昆季之中,孝穆居长。抚训诸弟,有如同生,闺庭之中,怡怡如也。魏孝昌初,解褐太尉行参军,转司徒主簿。属盗贼蜂起,除假节、龙骧将军、别将,屡有战功。永安中,迁冠军将军、持节、都督。从元天穆讨平邢杲,进骠骑将军、左光禄大夫、太师咸阳王长史。及魏孝武西迁,从入关,除司徒左长史,领临洮王友,赐爵永宁县侯。

  大统五年,行武功郡事,迁使持节、本将军,行岐州刺史、当州都督。在任未几,有能名。就加通直散骑常侍。王罴时为雍州刺史,钦其善政,遣使贻书,盛相称述。先是,所部百姓,久遭离乱,饥馑相仍,逃散殆尽。孝穆下车之日,户止三千。留情绥抚,远近咸至,数年之内,有四万家。每岁考绩,为天下最。太祖嘉之,赐书曰:"知卿莅职近畿,留心治术。凋弊之俗,礼教兴行;厌乱之民,襁负而至。昔郭伋政成并部,贾琮誉重冀方,以古方今,彼有惭德。"于是征拜京兆尹。

  十五年,梁雍州刺史、岳阳王萧詧称藩来附,时议欲遣使,盛选行人。太祖历观内外,无逾孝穆者。十六年,乃假孝穆散骑常侍,持节策拜詧为梁王。使还称旨,进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加散骑常侍。是年,太祖总戎东讨,除大丞相府右长史,封金乡县男,邑二百户。军次潼关,命孝穆与左长史长孙俭、司马杨宽、尚书苏亮、谘议刘孟良等分掌众务。仍令孝穆引接关东归附人士,并品藻才行而任用之。孝穆抚纳铨叙,咸得其宜。大将军达奚武率众经略汉中,以孝穆为梁州刺史,以疾不之部。拜中书令,赐姓宇文氏。寻以疾免。

  孝闵帝践阼,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为子,增邑通一千户。晋公护为雍州牧,辟为别驾,又以疾固辞。武成二年,征拜御伯中大夫,徙授御正。保定三年,出为宜州刺史,转华州刺史。五年,除虞州刺史,转陕州刺史。频历数州,皆有政绩。复以疾笃,屡乞骸骨。入为少司空。卒于位,时年六十。赠本官,加郑梁北豫三州刺史。谥曰贞。

  子诩嗣。历位纳言,为聘陈使。后至开府仪同三司、大将军、邵州刺史。诩弟译,于隋文帝有翊赞功。开皇初,又追赠孝穆大将军、徐兖等六州刺史,改谥曰文。

  译幼聪敏,涉猎群书,尤善音乐,有名于时。世宗诏令事辅城公。及高祖即位,除都督,稍迁御正下大夫,颇被顾待。东宫建,以译为宫尹下大夫,特被太子亲爱。建德二年,为聘齐使副。及太子西征,多有失德,王轨、宇文孝伯等以闻。高祖大怒,宫臣亲幸者,咸被谴责,译坐除名。后例复官,仍拜吏部下大夫。宣帝嗣位,授开府仪同大将军、内史中大夫,封归昌县公,邑千户。既以恩旧,任遇甚重,朝政机密,并得参详。寻迁内史上大夫,进爵沛国公。上大夫之官,自译始也。及宣帝大渐,御正下大夫刘昉乃与译谋,以随公受遗辅少主。隋文帝执政,拜柱国、大丞相府长史,内史如故。寻进位上柱国。

  崔谦,字士逊,博陵安平人也。祖辩,魏平远将军、武邑郡守。父楷,散骑常侍、光禄大夫、殷州刺史,赠侍中、都督冀定相三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冀州刺史。谦幼聪敏,神彩嶷然。及长,深沉有识量。历观经史,不持章句,志在博闻而已。每览经国纬民之事,心常好之,未尝不抚卷叹息。孝昌中,解褐著作佐郎。从太宰元天穆讨邢杲,破之,以功授辅国将军、太中大夫,迁平东将军、尚书殿中郎。

  贺拔胜出镇荆州,以谦为行台左丞。胜虽居方岳之任,至于安辑夷夏,纲纪众务,皆委谦焉。谦亦尽其智能,以相匡弼。胜有声南州,谦之力也。及魏孝武将备齐神武之逼,乃诏胜引兵赴洛。军至广州,帝已西迁。胜乃迟疑,将旋所镇。谦谓胜曰:"昔周室不造,诸侯释位;汉道中微,列藩尽节。今皇家多故,主上蒙尘,实忠臣枕戈之时,义士立功之日也。公受方面之重,总宛、叶之众,若杖义而动,首唱勤王,天下闻风,孰不感激。诚宜顺义勇之志,副遐迩之心,倍道兼行,谒帝关右。然后与宇文行台,同心协力,电讨不庭。则桓、文之勋,复兴于兹日矣。舍此不为,中道而退,便恐人皆解体,士各有心。一失事机,后悔何及。"胜不能用,而人情果大骚动。还未至州,州民邓诞引侯景军奄至,胜与战,败绩,遂将麾下数百骑南奔于梁。谦亦与胜俱行。及至梁,每乞师赴援。梁武帝虽不为出军,而嘉胜等志节,并许其还国。乃分谦先还,且通邻好。魏文帝见谦甚悦,谓之曰:"卿出万死之中,投身江外,今得生还本朝,岂非忠贞之报也。"太祖素闻谦名,甚礼之。乃授征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赐爵千乘县男。及胜至,拜太师,以谦有毗辅之功,又授太师长史。

  大统三年,从太祖擒窦泰,战沙苑,并有功。进爵为子,迁车骑大将军、右光禄大夫,拜尚书右丞。谦明练时事,及居枢辖,时论以为得人。四年,从太祖解洛阳围,仍经河桥战,加定州大中正、瀛州刺史。十五年,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又破柳仲礼于随郡,讨平李迁哲于魏兴,并有功。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直州刺史,赐姓宇文氏。

  魏恭帝初,转利州刺史。谦性明悟,深晓政术,又勤于理务,民讼虽繁,未尝有懈倦之色。吏民以是敬而爱之。时有蜀人贾晃迁举兵作乱,率其党围逼州城。谦仓卒分部,才得千许人,便率拒战。会梁州援兵至,遂擒晃迁,余人乃散。谦诛其渠帅,余并原之。旬日之间,遂得安辑。世宗初,进爵作唐县公。保定二年,迁安州总管、随应等十一州甑山上明鲁山三镇诸军事、安州刺史。四年,加大将军,进爵武康郡公。

  天和元年,授江陵总管。三年,迁荆州总管、荆淅等十四州南阳平阳等八防诸军事、荆州刺史。州既统摄遐长,俗兼夷夏,又南接陈境,东邻齐寇。谦外御强敌,内抚军民,风化大行,号称良牧。每年考绩,常为天下最,屡有诏褒美焉。谦随贺拔胜之在荆州也,虽被亲遇,而名位未显。及践其位,朝野以为荣。四年,卒于州。阖境痛惜之,乃共立祠堂,四时祭飨。子旷嗣。

  谦性至孝,少丧父,殆将灭性。与弟说特相友爱,虽复年事并高,名位各重,所有资产,皆无私焉。其居家严肃,动遵礼度。旷与说子弘度等,并奉其遗训云。

  旷少温雅,仁而泛爱。释褐中外府记室。大象末,位至开府仪同大将军,淅州刺史。

  说本名士约,少鲠直,有节概,膂力过人,尤工骑射。释褐领军府录事,转谘议参军。及贺拔胜出牧荆州,以说为假节、冠军将军、防城都督。又随胜奔梁,复自梁归国。授卫将军、都督,封安昌县子,邑三百户。从太祖复弘农,战沙苑,皆有功。进爵为侯,增邑八百户,除京兆郡守。累迁帅都督、抚军将军、通直散骑常侍、大都督、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都官尚书、定州大中正,改封安国县侯,增邑三百户,赐姓宇文氏,并赐名说焉。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进爵万年县公,增邑通前二千四百户。除陇州刺史,迁总管凉甘瓜三州诸军事、凉州刺史。说莅政强毅,百姓畏之。齐王宪东征,以说为行军长史。军还,除使持节、崇德安义等十三防熊和中等三州诸军事,崇德防主,加授大将军,改封安平县公。建德四年卒,时年六十四。赠鄜延丹绥长五州刺史,谥曰壮。子弘度,猛毅有父风。大象末,上柱国、武乡郡公。

  崔猷,字宣猷,博陵安平人,汉尚书实之十二世孙也。祖挺,魏光州刺史、泰昌县子,赠辅国将军、幽州刺史,谥曰景。父孝芬,左光禄大夫、仪同三司,兼吏部尚书,为齐神武所害。猷少好学,风度闲雅,性鲠正,有军国筹略。释褐员外散骑侍郎,领大行台郎中。寻为吏部尚书李神俊所荐,拜通直散骑侍郎,摄尚书驾部郎中。普泰初,除征虏将军、司徒从事中郎。既遭家难,遂间行入关。及谒魏孝武,哀动左右,帝为之改容。既退,帝目送之曰:"忠孝之道,萃此一门。"即以本官奏门下事。

  太统初,兼给事黄门侍郎,封平原县伯,邑八百户。二年,正除黄门,加中军将军。擒窦泰,复弘农,破沙苑,猷常以本官从军典文翰。五年,除司徒左长史,加骠骑将军。时太庙初成,四时祭祀,犹设俳优角抵之戏,其郊庙祭官,多有假兼。猷屡上疏谏,书奏,并纳焉。迁京兆尹。时婚姻礼废,嫁娶之辰,多举音乐。又廛里富室,衣服奢淫,乃有织成文绣者,猷又请禁断,事亦施行。与卢辩等创修六官。十二年,除大都督、骠骑将军、淅州刺史,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十四年,侯景据河南归款,遣行台王思政赴之。太祖与思政书曰:"崔宣猷智略明赡,有应变之才,若有所疑,宜与量其可不。"思政初顿兵襄城,后欲于颍川为行台治所,遣使人魏仲奉启陈之。并致书于猷论将移之意。猷复书曰:"夫兵者,务在先声后实,故能百战百胜,以弱为强也。但襄城控带京洛,实当今之要地,如有动静,易相应接。颍川既邻寇境,又无山川之固,贼若充斥,径至城下。辄以愚情,权其利害,莫若顿兵襄城,为行台治所,颍川置州,遣郭贤镇守。则表里胶固,人心易安,纵有不虞,岂能为患。"仲见太祖,具以启闻。太祖即遣仲还,令依猷之策。思政重启,求与朝廷立约:贼若水攻,乞一周为断;陆攻,请三岁为期。限内有事,不烦赴援。过此以往,惟朝廷所裁。太祖以思政既亲其事,兼复固请,遂许之。及颍川没后,太祖深追悔焉。十六年,以疾去职。属大军东征,太祖赐以马舆,命随军,与之筹议。十七年,进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本州大中正,赐姓宇文氏。

  魏恭帝元年,太祖欲开梁汉旧路,乃命猷督仪同刘道通、陆腾等五人,率众开通车路,凿山堙谷五百余里,至于梁州。即以猷为都督梁利等十二州白马傥城二防诸军事、梁州刺史。及太祖崩,始利沙兴等诸州,阻兵为逆,信合开楚四州亦叛,唯梁州境内,民无贰心。利州刺史崔谦请援,猷遣兵六千赴之。信州粮尽,猷又送米四千斛。二镇获全,猷之力也。进爵固安县公,邑二千户。猷深为晋公护所重,护乃养猷第三女为己女,封富平公主。

  世宗即位,征拜御正中大夫。时依《周礼》称天王,又不建年号,猷以为世有浇淳,运有治乱,故帝王以之沿革,圣哲因时制宜。今天子称王,不足以威天下,请遵秦汉称皇帝,建年号。朝议从之。武成二年,除司会中大夫,御正如故。

  世宗崩,遗诏立高祖。晋公护谓猷曰:"鲁国公禀性宽仁,太祖诸子之中,年又居长。今奉遵遗旨,翊戴为主,君以为何如?"猷对曰:"殷道尊尊,周道亲亲,今朝廷既遵《周礼》,无容辄违此义。"护曰:"天下事大,但恐毕公冲幼耳。"猷曰:"昔周公辅成王以朝诸侯,况明公亲贤莫二,若行周公之事,方为不负顾托。"事虽不行,当时称其守正。保定元年,重授总管梁利开等十四州白马傥城二防诸军事、梁州刺史。寻复为司会。

  天和二年,陈将华皎来附,晋公护议欲南伐,公卿莫敢正言。猷独进曰:"前岁东征,死伤过半,比虽加抚循,而疮痍未复。近者长星为灾,乃上玄所以垂鉴诫也。诚宜修德以禳天变,岂可穷兵极武而重其谴负哉?今陈氏保境息民,共敦邻好。无容违盟约之重,纳其叛臣,兴无名之师,利其土地。详观前载,非所闻也。"护不从。其后水军果败,而裨将元定等遂没江南。

  建德四年,出为同州司会。六年,征拜小司徒,加上开府仪同大将军。隋文帝践极,以猷前代旧齿,授大将军,进爵汲郡公,增邑通前三千户。开皇四年卒,谥曰明。

  子仲方,字不齐,早知名,机神颖悟,文学优敏。大象末,仪同大将军、司玉下大夫。

  裴侠,字嵩和,河东解人也。祖思齐,举秀才,拜议郎。父欣,博涉经史,魏昌乐王府司马、西河郡守,赠晋州刺史。侠幼而聪慧,有异常童。年十三,遭父忧,哀毁有若成人。州辟主簿,举秀才。魏正光中,解巾奉朝请。稍迁员外散骑侍郎、义阳郡守。元颢入洛,侠执其使人,焚其赦书。魏孝庄嘉之,授轻车将军、东郡太守,带防城别将。及魏孝武与齐神武有隙,征河南兵以备之,侠率所部赴洛阳。授建威将军,左中郎将。俄而孝武西迁,侠将行而妻子犹在东郡。荥阳郑伟谓侠曰:"天下方乱,未知乌之所集。何如东就妻子,徐择木焉。"侠曰:"忠义之道,庸可忽乎!吾既食人之禄,宁以妻子易图也。"遂从入关。赐爵清河县伯,除丞相府士曹参军。

  大统三年,领乡兵从战沙苑,先锋陷阵。侠本名协,至是,太祖嘉其勇决,乃曰:"仁者必有勇。"因命改焉。以功进爵为侯,邑八百户,拜行台郎中。王思政镇玉壁,以侠为长史。未几为齐神武所攻。神武以书招思政,思政令侠草报,辞甚壮烈。太祖善之,曰:"虽鲁连无以加也。"

  除河北郡守。侠躬履俭素,爱民如子,所食唯菽麦盐菜而已。吏民莫不怀之。此郡旧制,有渔猎夫三十人以供郡守。侠曰:"以口腹役人,吾所不为也。"乃悉罢之。又有丁三十人,供郡守役使。侠亦不以入私,并收庸直,为官市马。岁月既积,马遂成群。去职之日,一无所取。民歌之曰:"肥鲜不食,丁庸不取,裴公贞惠,为世规矩。"侠尝与诸牧守俱谒太祖。太祖命侠别立,谓诸牧守曰:"裴侠清慎奉公,为天下之最,今众中有如侠者,可与之俱立。"众皆默然,无敢应者。太祖乃厚赐侠。朝野叹服,号为独立君。

  侠又撰九世伯祖贞侯潜传,以为裴氏清公,自此始也,欲使后生奉而行之,宗室中知名者,咸付一通。从弟伯凤、世彦,时并为丞相府佐,笑曰:"人生仕进,须身名并裕。清苦若此,竟欲何为?"侠曰:"夫清者莅职之本,俭者持身之基。况我大宗,世济其美,故能存,见称于朝廷;没,流芳于典策。今吾幸以凡庸,滥蒙殊遇,固其穷困,非慕名也。志在自修,惧辱先也。翻被嗤笑,知复何言。"伯凤等惭而退。

  九年,入为大行台郎中。居数载,出为郢州刺史,加仪同三司,寻转拓州刺史,征拜雍州别驾。孝闵帝践阼,除司色下大夫,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为公,增邑通前一千六百户。迁民部中大夫。时有奸吏,主守仓储,积年隐没至千万者。及侠在官,励精发摘,数旬之内,奸盗略尽。转工部中大夫。有大司空掌钱物典李贵乃于府中悲泣。或问其故。对曰:"所掌官物,多有费用,裴公清严有名,惧遭罪责,所以泣耳。"侠闻之,许其自首。贵言隐费钱五百万。侠之肃遏奸伏,皆此类也。

  初,侠尝遇疾沉顿,大司空许国公宇文贵、小司空北海公申徽并来候侠疾。侠所居茅屋,不免风霜。贵等还,言之于帝。帝矜其贫苦,乃为起宅,并赐良田十顷,奴隶、耕牛、粮粟,莫不备足。搢绅咸以为荣。武成元年,卒于位。赠太子少师、蒲州刺史,谥曰贞。河北郡前功曹张回及吏民等,感侠遗爱,乃作颂纪其清德焉。

  子祥,性忠谨,有治剧才。少为成都令,清不及侠,断决过之。后除长安令,为权贵所惮。迁司仓下大夫。侠之终也,遂以毁卒。详弟肃,贞亮有才艺。天和中,举秀才,拜给事中士。稍迁御正大夫,赐爵胡原县子。

  薛端,字仁直,河东汾阴人也,本名沙陀。魏雍州刺史、汾阴侯辨之六世孙。代为河东著姓。高祖谨,泰州刺史、内都坐大官、涪陵公。曾祖洪隆,河东太守。以隆兄洪阼尚魏文成帝女西河公主,有赐田在冯翊,洪隆子麟驹徙居之,遂家于冯翊之夏阳焉。麟驹举秀才,拜中书博士,兼主客郎中,赠河东太守。父英集,通直散骑常侍。端少有志操。遭父忧,居丧合礼。与弟裕,励精笃学,不交人事。年十七,司空高乾辟为参军。赐爵汾阴县男。端以天下扰乱,遂弃官归乡里。

  魏孝武西迁,太祖令大都督薛崇礼据龙门,引端同行。崇礼寻失守,遂降东魏。东魏遣行台薛循义、都督乙干贵率众数千西度,据杨氏壁。端与宗亲及家僮等先在壁中,循义乃令其兵逼端等东度。方欲济河,会日暮,端密与宗室及家僮等叛之。循义遣骑追,端且战且驰,遂入石城栅,得免。栅中先有百家,端与并力固守。贵等数来慰喻,知端无降意,遂拔还河东。东魏又遣其将贺兰懿、南汾州刺史薛琰达守杨氏壁。端率其属,并招喻村民等,多设奇以临之。懿等疑有大军,便即东遁,争船溺死者数千人。端收其器械,复还杨氏壁。太祖遣南汾州刺史苏景恕镇之。降书劳问,征端赴阙,以为大丞相府户曹参军。

  从擒窦泰,复弘农,战沙苑,并有功。加冠军将军、中散大夫,进爵为伯。转丞相东阁祭酒,加本州大中正,迁兵部郎中,改封文城县伯,加使持节、平东将军、吏部郎中。端性强直,每有奏请,不避权贵。太祖嘉之,故赐名端,欲令名质相副。自居选曹,先尽贤能,虽贵游子弟,才劣行薄者,未尝升擢之。每启太祖云:"设官分职,本康时务,苟非其人,不如旷职。"太祖深然之。大统十六年,大军东讨。柱国李弼为别道元帅,妙简首僚,数日不定。太祖谓弼曰:"为公思得一长史,无过薛端。"弼对曰:"真其才也。"乃遣之。加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转尚书左丞,仍掌选事。进授吏部尚书,赐姓宇文氏。端久处选曹,雅有人伦之鉴,其所擢用,咸得其才。六官建,拜军司马,加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为侯。

  孝闵帝践阼,除工部中大夫,转民部中大夫,进爵为公,增邑通前一千八百户。晋公护将废帝,召群官议之,端颇有同异。护不悦,出为蔡州刺史。为政宽惠,民吏爱之。寻转基州刺史。基州地接梁、陈,事藉镇抚,总管史宁遣司马梁荣催令赴任。蔡州父老诉荣,请留端者千余人。至基州,未几卒,时年四十三。遗诫薄葬,府州赠遗,勿有所受。赠本官,加大将军,追封文城郡公。谥曰质。

  子胄,字绍玄。幼聪敏,涉猎群书,雅达政事。起家帅都督。累迁上仪同,历司金中大夫、徐州总管府长史、合州刺史。大象中,位至开府仪同大将军。

  端弟裕,字仁友。少以孝悌闻于州里。初为太学生,时黉中多是贵游,好学者少,唯裕耽玩不倦。弱冠,辟丞相参军事。是时京兆韦敻志安放逸,不干世务。裕慕其恬静,数载酒肴候之,谈宴终日。敻遂以从孙女妻之。裕尝谓亲友曰:"大丈夫当圣明之运,而无灼然文武之用,为世所知,虽复栖栖遑遑,徒为劳苦耳。至如韦居士,退不丘壑,进不市朝,怡然守道,荣辱不及,何其乐也。"寻遇疾而卒,时年四十一。文章之士诔之者数人。太祖伤惜之,赠洛州刺史。

  薛善,字仲良,河东汾阴人也。祖瑚,魏河东郡守。父和,南青州刺史。善少为司空府参军事,迁傥城郡守,转盐池都将。魏孝武西迁,东魏改河东为泰州,以善为别驾。善家素富,僮仆数百人。兄元信,仗气豪侈,每食方丈,坐客恒满,弦歌不绝。而善独供己率素,爱乐闲静。

  大统三年,齐神武败于沙苑,留善族兄崇礼守河东。太祖遣李弼围之,崇礼固守不下。善密谓崇礼曰:"高氏戎车犯顺,致令主上播越。与兄忝是衣冠绪余,荷国荣宠。今大军已临,而兄尚欲为高氏尽力。若城陷之日,送首长安,云逆贼某甲之首,死而有灵,岂不殁有余愧!不如早归诚款,虽未足以表奇节,庶获全首领。"而崇礼犹持疑不决。会善从弟馥妹夫高子信为防城都督,守城南面。遣馥来诣善云:"意欲应接西军,但恐力所不制。"善即令弟济将门生数十人,与信、馥等斩关引弼军入。时预谋者并赏五等爵,善以背逆归顺,臣子常情,岂容阖门大小,俱叨封邑,遂与弟慎并固辞不受。太祖嘉之,以善为汾阴令。善干用强明,一郡称最。太守王罴美之,令善兼督六县事。

  寻征为行台郎中。时欲广置屯田以供军费,乃除司农少卿,领同州夏阳县二十屯监。又于夏阳诸山置铁冶,复令善为冶监,每月役八千人,营造军器。善亲自督课,兼加慰抚,甲兵精利,而皆忘其劳苦焉。加通直散骑常侍,迁大丞相府从事中郎。追论屯田功,赐爵龙门县子,迁黄门侍郎,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除河东郡守,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赐姓宇文氏。六官建,拜工部中大夫,进爵博平县公。寻除御正中大夫,转民部中大夫。

  时晋公护执政,仪同齐轨语善云:"兵马万机,须归天子,何因犹在权门。"善白之。护乃杀轨,以善忠于己,引为中外府司马。迁司会中大夫,副总六府事。加授京兆尹,仍治司会。出为隆州刺史,兼治益州总管府长史。征拜少傅。卒于位,时年六十七。赠蒲虞勋三州刺史。高祖以善告齐轨事,谥曰缪公。子裒嗣。官至高阳守。善弟慎。

  慎字佛护,好学,能属文,善草书。少与同郡裴叔逸、裴诹之、柳虬、范阳卢柔、陇西李璨并相友善。起家丞相府墨曹参军。太祖于行台省置学,取丞郎及府佐德行明敏者充生。悉令旦理公务,晚就讲习,先《六经》,后子史。又于诸生中简德行淳懿者,侍太祖读书。慎与李璨及陇西李伯良、辛韶,武功苏衡,谯郡夏侯裕,安定梁旷、梁礼、河南长孙璋,河东裴举、薛同,荥阳郑朝等十二人,并应其选。又以慎为学师,以知诸生课业。太祖雅好谈论,并简名僧深识玄宗者一百人,于第内讲说。又命慎等十二人兼学佛义,使内外俱通。由是四方竞为大乘之学。

  数年,复以慎为宜都公侍读。转丞相府记室。魏东宫建,除太子舍人。迁庶子,仍领舍人。加通直散骑常侍,兼中书舍人,转礼部郎中。六官建,拜膳部下大夫。慎兄善又任工部。并居清显,时人荣之。孝闵帝践阼,除御正下大夫,进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封淮南县子,邑八百户。历师氏、御伯中大夫。

  保定初,出为湖州刺史。州界既杂蛮左,恒以劫掠为务。慎乃集诸豪帅,具宣朝旨,仍令首领每月一参,或须言事者,不限时节。慎每引见,必殷勤劝诫,及赐酒食。一年之间,翕然从化。诸蛮乃相谓曰:"今日始知刺史真民父母也。"莫不欣悦。自是襁负而至者,千有余户。蛮俗,婚娶之后,父母虽在,即与别居。慎谓守令曰:"牧守令长是化民者也,岂有其子娶妻,便与父母离析。非唯氓俗之失,亦是牧守之罪。"慎乃亲自诱导,示以孝慈,并遣守令各喻所部。有数户蛮,别居数年,遂还侍养,及行得果膳,归奉父母。慎感其从善之速,具以状闻。有诏蠲其赋役。于是风化大行,有同华俗。寻入为蕃部中大夫。以疾去职,卒于家。有文集,颇为世所传。

  薛善之以河东应李弼也,敬珍、敬祥亦率属县归附。

  敬珍字国宝,河东蒲坂人也,汉扬州刺史韶之十世孙。父伯乐,州主簿,安邑令。珍伟容仪,有气侠,学业骑射,俱为当时所称。祥即珍从祖兄也,亦慷慨有大志,唯以交结英豪为务。珍与之深相友爱,每同游处。及齐神武趋沙苑,珍谓祥曰:"高欢迫逐乘舆,播迁关右,有识之士,孰不欲推刃于其腹中?但力未能制耳。今复称兵内侮,将逞凶逆,此诚志士效命之日,当与兄图之。"祥闻其言甚悦,曰:"计将安出?"珍曰:"宇文丞相宽仁大度,有霸王之略,挟天子而令诸侯,已数年矣。观其政刑备举,将士用命,欢虽有众,固非其俦。况逆顺理殊,将不战而自溃矣。我若招集义勇,断其归路,歼馘凶徒,使只轮不反,非直雪朝廷之耻,亦壮士封侯之业。"祥深然之,遂与同郡豪右张小白、樊昭贤、王玄略等举兵,数日之中,众至万余。将袭欢后军,兵未进而齐神武已败。珍与祥邀之,多所克获。及李弼军至河东,珍与小白等率猗氏、南解、北解、安邑、温泉、虞乡等六县户十余万归附。太祖嘉之,即拜珍平阳太守,领永宁防主;祥龙骧将军、行台郎中,领相里防主。并赐鼓吹以宠异之。太祖仍执珍手曰:"国家有河东之地者,卿兄弟之力。还以此地付卿,我无东顾之忧矣。"久之,迁绛州刺史。以疾免,卒于家。子元约,性贞正,有识学。位至布宪中大夫。

  小白等既与珍归阙,太祖嘉其立效,并任用之。后咸至郡守、刺史。

  史臣曰:郑孝穆抚宁离散,豳岐多襁负之人;崔谦镇御边垂,江汉流载清之咏。崔说居家理治,以严肃见称,莅职当官,以猛毅为政;崔猷立朝赞务,则嘉谋屡陈,出抚宣条,则威恩具举。裴侠忠勤奉上,廉约治身,吏不能欺,民怀其惠。薛端历居显要,以强直知名。薛善任惟繁剧,以弘益流誉。并当时之良将也。而善陷齐谄护以要权宠,易名为缪,斯不谬乎。

  《周书》 唐·令狐德?等

查看目录 >> 《周书》


国学迷 不知曹吉祥是否身怀绝世武功 却真死于千刀之下 为汪精卫悬梁自尽的红颜知己是谁?汪精卫几个情人 诸葛亮北伐司马懿总是坚守不出!有何隐情 揭秘:西门庆和李瓶儿之间算是爱情么? 欧阳修被贬是怎么回事 欧阳修陵园地点环境介绍 华北事变影响: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提供了可能 魏征刚正不阿,因为不用贪污已经富甲一方了! 历史上的诸葛亮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 揭秘李世民的后宫:李世民的妃子怎么选上来的 蜀汉灭亡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晋文公善利用投诚人员情报险因此被对方所刺杀 朱祁镇复辟后为何要杀于谦 明英宗是怎样的皇帝? 嘉靖皇帝朱厚熜是仙人转世还是他根本不姓朱? 洋务运动为什么会失败?洋务运动的历史评价 揭秘红顶商人胡雪岩:既是富商为何会死于饥饿 李清照晚年改嫁之争:再婚后因何又迅速离婚 史上最悲剧皇后:没想到竟嫁了同性恋 《凡尔赛和约》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产物? 明穆宗朱载垕是怎么死的?明穆宗简介 民国历史解密:蒋介石为何总是时常以光头示人? 解密:古代青楼女子赎身得花多少银子! 周瑜赤壁之战大败曹操为何成中国史上千古罪人? 太平天国洪宣娇简介 洪宣娇是怎么死的 解密:狡黠的小人物孟知祥是怎样建立后蜀的? 二次进宫:历数那些两次即位的上位的“真命”天子 李白如此风华绝代让的人也有求爱而不得的女人 瑶族男女结婚为何说是“嫁女又嫁郎” 永嘉之乱:一场少数民族纠纷决定了西晋覆灭的命运 武则天为何崇佛?揭秘武则天与佛教的前世今生缘 金刚琢PK人种袋,哪个法宝才是西游记中最无敌? 揭秘史上第一个黑社会老大 也是最穷的一个! 盛宣怀的“败家”儿子们:贡献仅是东华足球队 值得一说的田兴:他被朱元璋请了三次才请到 揭秘清朝近300年历史唯一值得我们尊重的女人 周宣王姬静是怎么死的?周宣王死因之谜 这个皇帝爱财如命竟劝说臣子贪污受贿? 唐朝宰相的隐性腐败:签名就让亲戚谋得一官半职 西游记里人类到底是如何吃掉妖精鬼怪的? 清朝尊贵的皇家格格竟然活得不如奶娘自由 隋炀帝萧后未一女事五帝 投奔唐太宗时已过60 古代行刑为什么要在午时三刻开刀问斩? 汉朝司马迁遭受宫刑是自愿还是被逼的真相 卞夫人娼妓出身竟然成为曹操的大老婆做了皇太后 何香凝反对蒋介石与宋美龄联姻?为何又去证婚 宋江何以挑矮脚虎当妹夫?为何不把美女留给自己 金哀宗:中国历史上最值得敬重的皇帝 东晋晚期桓玄是怎样的人 历史如何评价桓玄 吃泥能治病:非洲神秘部落竟吃泥来治百病? 王玄策的故事 唐朝名将王玄策的轶事有哪些 揭秘:武惠妃和杨贵妃唐玄宗究竟更宠爱哪一个? 古代女子教育传统:探秘淑女养成法 元朝疆域图 元朝国土 元朝的疆土到底有多霸气 福薄命短?康熙皇帝的四个皇后为何皆不幸 孔令俊:为宠物狗抢座 把省长赶下逃难的飞机 清风山大寨主锦毛虎燕顺的性格特点是怎么样的? 解密唐朝的“荔枝道”:杨贵妃所食荔枝从何处来 苏东坡爱将怀孕妾室送人 古代官员常互赠姬妾 中国古代哪些地方曾叫“北京”? 慈禧太后临终前说了什么?你肯定想不到 岳飞墓前的五人跪像分别是谁? 魏忠贤如何飞黄腾达的 魏忠贤专擅朝政 雍正死后谁继位 大清朝清世宗雍正传位给了谁? 刘秀的母亲是谁?刘秀母亲樊娴都简介 史上最残忍刑罚:“株连九族”的历史演进 二桃杀三士的故事 二桃杀三士的主人公是谁 揭秘吕布的手下高顺为什么不投降曹操? 隋朝重臣宇文述:名声全毁在儿子身上的杨广股肱 《水浒》真相:入云龙公孙胜为何两次退出梁山? 宋庆龄与斯大林不为人知的恩怨 因其不愿帮助中国 精武英魂:霍元甲死于日本人毒手? 解密海昏侯:悲催一生都是其祖汉武帝惹的祸 解救人质“6大兵器”:拐弯枪不用现身就可杀敌 曹雪芹《咏白海棠》诗词赏析 关于秦始皇嬴政的简介 秦始皇后裔有谁 揭秘历史上的黄忠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商朝灭亡的原因是什么?因为红颜祸水苏妲己? 仫佬族语言 仫佬族文字语言有什么特征 清朝著名词人纳兰容若的爱情中有多少女人? 古人如何打“群架”:三国时期阵法揭秘 纳西族文字啥样?为何会令人称奇 揭秘金锣宝藏之谜:项羽真埋藏了宝藏? 秦始皇统一六国过程中大将蒙恬立了大功! 伪满首任“军政部总长”马占山 如何树起抗日大旗? 汉匈战争数百年:汉军借军事优势屡发动战略进攻 郑和下西洋,其实是为了寻找失踪的建文帝 华清池背后的历史文化:为什么唐代在这筑行宫? 中国上古神话中的水神:共工 北宋赵普是在什么情况下提出三大纲领解决地方割据问题的 李自成的最后结局:被农民用铲砍死 揭秘:曹操晚年忙着干何事错过统一天下的最佳时机 性格残酷的朱元璋为何对马皇后一直情深意重? 大将纪灵:他与关羽打个平手却死于张飞之手! 《西游记》如来定游戏规则:唐僧肉好吃,但不能吃 诸葛亮为什么一直坚持北伐?诸葛亮北伐的原因 中国古代第一奇女子:皇帝求婚她都不答应 明朝国号的由来 “大明”国号的由来 野史趣闻:梁山好汉如何过情人节? 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冒牌皇帝:血统最不纯正的皇帝! 千秋功过谁人评:商鞅是帝国英雄还是历史罪人? 古代剩男剩女 不结婚视为犯法要被抓去坐牢 眉韵樓詩三卷 八線備昌四卷 津門雜記三卷 郭侍郎奏疏十二卷 子史精華一百六十卷 考訂竹書紀年 習苦齋畫絮十卷 昭明文選六臣彙註疏解十九卷 桃溪雪二卷 鹽邑志林四十種附一種 古佛應驗明聖經三卷 楊忠愍公全集四卷靈驗記一卷 湘綺樓文集八卷詩集十四卷箋啟八卷 大乘起信論一卷 戰書十七卷 武備輯要六卷 金剛經 家禮改良鄉禮改良合二卷 [康熙]韶州府志十八卷 痰火點雪四卷 竹堂稿三卷 讀杜小箋三卷讀杜二箋二卷 日本雜事詩二卷 萍因蕉夢二卷附圖一卷松陰詩逸圖題辭一卷 說文解字校錄十五卷 八旗歎十聲 東萊先生左氏博議二十五卷 五公山人集十六卷 增廣四書典制類聯音註四卷 奏摺體例輯要四卷 西學通考三十六卷 江城舊事十六卷附九芝仙館文鈔一卷詩俠圖題錄一卷 銅官感舊圖記 函樓詩鈔八卷因遇詩一卷詞鈔一卷 朝鮮載記備編三卷朝鮮樂府一卷 御定歷代賦彙補遺二十二卷 皇清賜進士出身誥授振威將軍晉贈建威將軍賞戴花翎奇成武巴圖魯江西南贛總鎮欽加提督賜謚果烈劉府君[開基]紀略一卷 李長吉集四卷外集一卷 後知不足齋叢書 [道光]雲南通志稿二百十六卷首三卷 疑雨集二卷 魏書一百十四卷 懺摩錄 漢隸字源六卷 爾雅注疏十一卷 方氏左傳評點二卷 政治汎論後編二卷 石林草堂詩存 說文引經異字三卷 安陽縣金石錄十二卷 是程堂集十四卷 籥盦東游日記 顏家廟碑 黑韃事略一卷 笠翁一家言全集十六卷 御製詩第三集八卷 [樂律全書] 說文解字十五卷 數學理九卷附一卷 百籤詩意圖不分卷 詩經廣大全十四_黃夢白陳曾撰.djvu 詩經廣大全十五_黃夢白陳曾撰.djvu 詩經廣大全十六_黃夢白陳曾撰.djvu 詩經廣大全十七_黃夢白陳曾撰.djvu 毛詩說一_諸錦撰.djvu 毛詩說二_諸錦撰.djvu 學詩闕疑_劉青芝撰.djvu 詩貫一_張敘撰.djvu 詩貫二_張敘撰.djvu 詩貫三_張敘撰.djvu 詩貫四_張敘撰.djvu 詩貫五_張敘撰.djvu 詩貫六_張敘撰.djvu 詩貫七_張敘撰.djvu 詩貫八_張敘撰.djvu 詩貫九_張敘撰.djvu 詩貫十_張敘撰.djvu 詩貫十一_張敘撰.djvu 詩義記講一_楊名時夏宗瀾撰.djvu 詩義記講二_楊名時夏宗瀾撰.djvu 詩義記講三_楊名時夏宗瀾撰.djvu 詩經提要錄一_徐鐸撰.djvu 詩經提要錄二_徐鐸撰.djvu 詩經提要錄三_徐鐸撰.djvu 詩經提要錄四_徐鐸撰.djvu 詩經提要錄五_徐鐸撰.djvu 詩經提要錄六_徐鐸撰.djvu 詩經提要錄七_徐鐸撰.djvu 詩經提要錄八_徐鐸撰.djvu 詩經提要錄九_徐鐸撰.djvu 詩經提要錄十_徐鐸撰.djvu 詩經提要錄十一_徐鐸撰.djvu 詩經提要錄十二_徐鐸撰.djvu 詩經提要錄十三_徐鐸撰.djvu 詩經提要錄十四_徐鐸撰.djvu 詩經提要錄十五_徐鐸撰.djvu 詩經提要錄十六_徐鐸撰.djvu 豐川詩說一_王心敬撰.djvu 豐川詩說二_王心敬撰.djvu 豐川詩說三_王心敬撰.djvu 豐川詩說四_王心敬撰.djvu 豐川詩說五_王心敬撰.djvu 豐川詩說六_王心敬撰.djvu 豐川詩說七_王心敬撰.djvu 豐川詩說八_王心敬撰.djvu 豐川詩說九_王心敬撰.djvu 豐川詩說十_王心敬撰.djvu 豐川詩說十一_王心敬撰.djvu 豐川詩說十二_王心敬撰.djvu 豐川詩說十三_王心敬撰.djvu 豐川詩說十四_王心敬撰.djvu 詩經拾遺一_葉酉撰.djvu 詩經拾遺二_葉酉撰.djvu 風雅遺音一_史榮撰.djvu 風雅遺音二_史榮撰.djvu 詩深一_許伯政撰.djvu 詩深二_許伯政撰.djvu 詩深三_許伯政撰.djvu 詩深四_許伯政撰.djvu 詩深五_許伯政撰.djvu 詩深六_許伯政撰.djvu 詩深七_許伯政撰.djvu 詩深八_許伯政撰.djvu 詩深九_許伯政撰.djvu 詩深十_許伯政撰.djvu 詩深十一_許伯政撰.djvu 詩深十二_許伯政撰.djvu 詩深十三_許伯政撰.djvu 詩經正解一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二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三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四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五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六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七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八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九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十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十一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十二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十三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十四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十五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十六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十七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十八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十九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二十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二十一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二十二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二十三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二十四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二十五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二十六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二十七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二十八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二十九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三十_姜文燦撰.djvu 詩經正解三十一_姜文燦撰.djvu 周禮補亡一_元丘葵撰.djvu 周禮補亡二_元丘葵撰.djvu 周禮補亡三_元丘葵撰.djvu 周禮補亡四_元丘葵撰.djvu 周禮補亡五_元丘葵撰.djvu 周禮補亡六_元丘葵撰.djvu 周禮集註一_何喬新撰.djvu 周禮集註二_何喬新撰.djvu 周禮集註三_何喬新撰.djvu 周禮集註四_何喬新撰.djvu 周禮集註五_何喬新撰.djvu 周禮集註六_何喬新撰.djvu 周禮集註七_何喬新撰.djvu 周禮定本一_舒芬撰.djvu 周禮定本二_舒芬撰.djvu 周禮定本三_舒芬撰.djvu 周禮定本四_舒芬撰.djvu 讀禮疑圖一_季本撰.djvu 讀禮疑圖二_季本撰.djvu 讀禮疑圖三_季本撰.djvu 讀禮疑圖四_季本撰.djvu 子房鞋 子敬书裙 子敬人琴 子敬囷 子敬忽亡 子敬毡 子敬琴 子敬琴亡 子敬遗琴 子敬青毡 子晋吹笙 子晋笙 子晋笙箫 子晋箫 子晋骖鸾 子晋鸾笙 子晋鹤 子期 子桑吾友 子桑琴 子桑饿 子母钱 子牙垂钓 子牟存阙下 子牟心 子牟怀阙 子牟怀魏阙 子牟恋 子牟恋阙 子牟恋魏阙 子牟还 子猷 子猷乘兴 子猷佳兴 子猷偏爱 子猷兴 子猷去 子猷宠 子猷归 子猷志 子猷惜此君 子猷意 子猷清兴 子猷溪 子猷看 子猷竹 子猷船 子猷访戴 子猷过 子猷风 子猷风调 子瑕心 子瑕矫 子瓞绵绵 子真 子真耕谷口 子美瘦 子胥弃江 子胥抉眼 子胥涛 子胥潮 子胥鞭楚 子胥鼓浪 子虚亡是 子虚无是 子衿 子规啼血 子训摩铜狄 子贱名 子贱堂 子贱歌 子贱琴 子路 子路成血 子路负米 子阳跃马 子陵 子陵一钓 子陵台 子陵心 子陵栖遁 子陵竿 子陵钓 子陵隐 子陵风态 子鹅炙 孔不暖席,墨不黔突 孔兄 孔光不言 孔圣绝粮 孔坐 孔堂 孔壁 孔壁遗文 孔壁遗经 孔子思浮海 孔席 孔席不暇暖 孔席不暖,墨突不黔 孔怀 孔方 孔方兄 孔樽 孔璋书檄 孔璋才 孔璋移 孔翊绝书 孔融尊 孔融表 孔融让果 孔雀屏 孔雀屏开 孔雀金屏 孔鲤趋庭 孔龟效印 字不灭 存家笏 存留谏笏 存老马 存舌在口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