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西游记 >

第一百回 径回东土 五圣成真

第一百回 径回东土 五圣成真

  且不言他四众脱身,随金刚驾风而起,却说陈家庄救生寺内多人,天晓起来,仍治果肴来献,至楼下,不见了唐僧。这个也来问,那个也来寻,俱慌慌张张,莫知所措,叫苦连天的道:

  “清清把个活佛放去了!”一会家无计,将办来的品物,俱抬在楼上祭祀烧纸。以后每年四大祭,二十四小祭。还有那告病的,保安的,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的,无时无日不来烧香祭赛,真个是金炉不断千年火,玉盏常明万载灯,不题。

  却说八大金刚使第二阵香风,把他四众,不一日送至东土,渐渐望见长安。原来那太宗自贞观十三年九月望前三日送唐僧出城,至十六年,即差工部官在西安关外起建了望经楼接经,太宗年年亲至其地。恰好那一日出驾复到楼上,忽见正西方满天瑞霭,阵阵香风,金刚停在空中叫道:“圣僧,此间乃长安城了。我们不好下去,这里人伶俐,恐泄漏吾像。孙大圣三位也不消去,汝自去传了经与汝主,即便回来。我在霄汉中等你,与你一同缴旨。”大圣道:“尊者之言虽当,但吾师如何挑得经担?如何牵得这马?须得我等同去一送。烦你在空少等,谅不敢误。”金刚道:“前日观音菩萨启过如来,往来只在八日,方完藏数。今已经四日有余,只怕八戒贪图富贵,误了期限。”八戒笑道:“师父成佛,我也望成佛,岂有贪图之理!泼大粗人!都在此等我,待交了经,就来与你回向也。”呆子挑着担,沙僧牵着马,行者领着圣僧,都按下云头,落于望经楼边。太宗同多官一齐见了,即下楼相迎道:“御弟来也?”唐僧即倒身下拜,太宗搀起,又问:“此三者何人?”唐僧道:“是途中收的徒弟。”太宗大喜,即命侍官:“将朕御车马扣背,请御弟上马,同朕回朝。”

  唐僧谢了恩,骑上马,大圣轮金箍棒紧随,八戒、沙僧俱扶马挑担,随驾后共入长安。真个是:当年清宴乐升平,文武安然显俊英。水陆场中僧演法,金銮殿上主差卿。关文敕赐唐三藏,经卷原因配五行。苦炼凶魔种种灭,功成今喜上朝京。

  唐僧四众,随驾入朝,满城中无一不知是取经人来了。却说那长安唐僧旧住的洪福寺大小僧人,看见几株松树一颗颗头俱向东,惊讶道:“怪哉!怪哉!今夜未曾刮风,如何这树头都扭过来了?”内有三藏的旧徒道:“快拿衣服来!取经的老师父来了!”众僧问道:“你何以知之?”旧徒曰:“当年师父去时,曾有言道:‘我去之后,或三五年,或六七年,但看松树枝头若是东向,我即回矣。’我师父佛口圣言,故此知之。”急披衣而出,至西街时,早已有人传播说:“取经的人适才方到,万岁爷爷接入城来了。”众僧听说,又急急跑来,却就遇着,一见大驾,不敢近前,随后跟至朝门之外。唐僧下马,同众进朝。唐僧将龙马与经担,同行者、八戒、沙僧,站在玉阶之下。太宗传宣:

  “御弟上殿。”赐坐,唐僧又谢恩坐了,教把经卷抬来。行者等取出,近侍官传上。太宗又问:“多少经数?怎生取来?”三藏道:

  “臣僧到了灵山,参见佛祖,蒙差阿傩、伽叶二尊者先引至珍楼内赐斋,次到宝阁内传经。那尊者需索人事,因未曾备得,不曾送他,他遂以经与了。当谢佛祖之恩东行,忽被妖风抢了经去,幸小徒有些神通赶夺,却俱抛掷散漫。因展看,皆是无字空本。

  臣等着惊,复去拜告恳求,佛祖道:‘此经成就之时,有比丘圣僧将下山与舍卫国赵长者家看诵了一遍,保祐他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止讨了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意思还嫌卖贱了,后来子孙没钱使用。’我等知二尊者需索人事,佛祖明知,只得将钦赐紫金钵盂送他,方传了有字真经。此经有三十五部,各部中检了几卷传来,共计五千零四十八卷,此数盖合一藏也。”太宗更喜,教:“光禄寺设宴,开东阁酬谢。”忽见他三徒立在阶下,容貌异常,便问:“高徒果外国人耶?”长老俯伏道:“大徒弟姓孙,法名悟空,臣又呼他为孙行者。他出身原是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人氏,因五百年前大闹天宫,被佛祖困压在西番两界山石匣之内,蒙观音菩萨劝善,情愿皈依,是臣到彼救出,甚亏此徒保护。二徒弟姓猪,法名悟能,臣又呼他为猪八戒。他出身原是福陵山云栈洞人氏,因在乌斯藏高老庄上作怪,即蒙菩萨劝善,亏行者收之,一路上挑担有力,涉水有功。

  三徒弟姓沙,法名悟净,臣又呼他为沙和尚。他出身原是流沙河作怪者,也蒙菩萨劝善,秉教沙门。那匹马不是主公所赐者。”太宗道:“毛片相同,如何不是?”三藏道:“臣到蛇盘山鹰愁涧涉水,原马被此马吞之,亏行者请菩萨问此马来历,原是西海龙王之了,因有罪,也蒙菩萨救解,教他与臣作脚力。当时变作原马,毛片相同。幸亏他登山越岭,跋涉崎岖,去时骑坐,来时驮经,亦甚赖其力也。”太宗闻言,称赞不已,又问:“远涉西方,端的路程多少?”三藏道:“总记菩萨之言,有十万八千里之远。途中未曾记数,只知经过了一十四遍寒暑。日日山,日日岭,遇林不小,遇水宽洪。还经几座国王,俱有照验印信。”

  叫:“徒弟,将通关文牒取上来,对主公缴纳。”当时递上。太宗看了,乃贞观一十三年九月望前三日给。太宗笑道:“久劳远涉,今已贞观二十七年矣。”牒文上有宝象国印,乌鸡国印,车迟国印,西梁女国印,祭赛国印,朱紫国印,狮驼国印,比丘国印,灭法国印;又有凤仙郡印,玉华州印,金平府印。太宗览毕,收了。

  早有当驾官请宴,即下殿携手而行,又问:“高徒能礼貌乎?”三藏道:“小徒俱是山村旷野之妖身,未谙中华圣朝之礼数,万望主公赦罪。”太宗笑道:“不罪他,不罪他,都同请东阁赴宴去也。”三藏又谢了恩,招呼他三众,都到阁内观看。果是中华大国,比寻常不同。你看那:门悬彩绣,地衬红毡。异香馥郁,奇品新鲜。琥珀杯,玻璃盏,镶金点翠;黄金盘,白玉碗,嵌锦花缠。烂煮蔓菁,糖浇香芋。蘑菇甜美,海菜清奇。几次添来姜辣笋,数番办上蜜调葵。面筋椿树叶,木耳豆腐皮。石花仙菜,蕨粉干薇。花椒煮莱菔,芥末拌瓜丝。几盘素品还犹可,数种奇稀果夺魁。核桃柿饼,龙眼荔枝。宣州茧栗山东枣,江南银杏兔头梨。榛松莲肉葡萄大,榧子瓜仁菱米齐。橄榄林檎,苹婆沙果。慈菇嫩藕,脆李杨梅。无般不备,无件不齐。还有些蒸酥蜜食兼嘉馔,更有那美酒香茶与异奇。说不尽百味珍馐真上品,果然是中华大国异西夷。师徒四众与文武多官俱侍列左右,太宗皇帝仍正坐当中,歌舞吹弹,整齐严肃,遂尽乐一日。正是:君王嘉会赛唐虞,取得真经福有余。千古流传千古盛,佛光普照帝王居。当日天晚,谢恩宴散。太宗回宫,多官回宅,唐僧等归于洪福寺,只见寺僧磕头迎接。方进山门,众僧报道:“师父,这树头儿今早俱忽然向东。我们记得师父之言,遂出城来接,果然到了!”长老喜之不胜,遂入方丈。此时八戒也不嚷茶饭,也不弄喧头,行者、沙僧个个稳重。只因道果完成,自然安静。当晚睡了。

  次早,太宗升朝,对群臣言曰:“朕思御弟之功,至深至大,无以为酬。一夜无寐,口占几句俚谈,权表谢意,但未曾写出。”

  叫:“中书官来,朕念与你,你一一写之。”其文云:“盖闻二仪有象,显覆载以含生;四时无形,潜寒暑以化物。是以窥天鉴地,庸愚皆识其端;明阴洞阳,贤哲罕穷其数。然天地包乎阴阳,而易识者,以其有象也;阴阳处乎天地,而难穷者,以其无形也。

  故知象显可征,虽愚不惑;形潜莫睹,在智犹迷。况乎佛道崇虚,乘幽控寂。弘济万品,典御十方。举威灵而无上,抑神力而无下;大之则弥于宇宙,细之则摄于毫厘。无灭无生,历千劫而亘古;若隐若显,运百福而长今。妙道凝玄,遵之莫知其际;法流湛寂,挹之莫测其源。故知蠢蠢凡愚,区区庸鄙,投其旨趣,能无疑惑者哉!然则大教之兴,基乎西土。腾汉庭而皎梦,照东域而流慈。古者分形分迹之时,言未驰而成化;当常见常隐之世,民仰德而知遵。及乎晦影归真,迁移越世,金容掩色,不镜三千之光;丽象开图,空端四八之相。于是微言广被,拯禽类于三途;遗训遐宣,导群生于十地。佛有经,能分大小之乘,更有法,传讹邪正之术。我僧玄奘法师者,法门之领袖也。幼怀慎敏,早悟三空之功;长契神清,先包四忍之行。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仙露明珠,讵能方其朗润!故以智通无累,神测未形。超六尘而迥出,使千古而传芳。凝心内境,悲正法之陵迟;

  栖虑玄门,慨深文之讹谬。思欲分条振理,广彼前闻;截伪续真,开兹后学。是以翘心净土,法游西域。乘危远迈,策杖孤征。

  积雪晨飞,途间失地;惊沙夕起,空外迷天。万里山川,拨烟霞而进步;百重寒暑,蹑霜雨而前踪。诚重劳轻,求深欲达。周游西宇,十有四年。穷历异邦,询求正教。双林八水,味道餐风;   鹿苑鹫峰,瞻奇仰异。承至言于先圣,受真教于上贤。探赜妙门,精穷奥业。三乘六律之道,驰骤于心田;一藏百箧之文,波涛于海口。爰自所历之国无涯,求取之经有数。总得大乘要文,凡三十五部,计五千四十八卷,译布中华,宣扬胜业。引慈云于西极,注法雨于东陲。圣教缺而复全,苍生罪而还福。湿火宅之干焰,共拔迷途;朗金水之昏波,同臻彼岸。是知恶因业坠,善以缘升。升坠之端,惟人自作。譬之桂生高岭,云露方得泫其花;莲出绿波,飞尘不能染其叶。非莲性自洁而桂质本贞,良由所附者高,则微物不能累;所凭者净,则浊类不能沾。夫以卉木无知,犹资善而成善,矧乎人伦有识,宁不缘庆而成庆?方冀真经传布,并日月而无穷;景福遐敷,与乾坤而永大也欤!”写毕,即召圣僧。此时长老已在朝门外候谢,闻宣急入,行俯伏之礼。太宗传请上殿,将文字递与长老览遍。复下谢恩,奏道:

  “主公文辞高古,理趣渊微,但不知是何名目。”太宗道:“朕夜口占,答谢御弟之意,名曰圣教序,不知好否。”长老叩头,称谢不已。太宗又曰:“朕才愧圭璋,言惭金石。至于内典,尤所未闻。口占叙文,诚为鄙拙。秽翰墨于金简,标瓦砾于珠林。循躬省虑,靦面恧心。甚不足称,虚劳致谢。”   当时多官齐贺,顶礼圣教御文,遍传内外。太宗道:“御弟将真经演诵一番,何如?”长老道:“主公,若演真经,须寻佛地,宝殿非可诵之处。”太宗甚喜,即问当驾官:“长安城寺,有那座寺院洁净?”班中闪上大学士萧瑀奏道:“城中有一雁塔寺洁净。”太宗即令多官:“把真经各虔捧几卷,同朕到雁塔寺,请御弟谈经去来。”多官遂各各捧着,随太宗驾幸寺中,搭起高台,铺设齐整。长老仍命:“八戒沙僧牵龙马,理行囊,行者在我左右。”又向太宗道:“主公欲将真经传流天下,须当誉录副本,方可布散。原本还当珍藏,不可轻亵。”太宗又笑道:“御弟之言甚当!甚当!”随召翰林院及中书科各官誉写真经。又建一寺,在城之东,名曰誊黄寺。

  长老捧几卷登台,方欲讽诵,忽闻得香风缭绕,半空中有八大金刚现身高叫道:“诵经的,放下经卷,跟我回西去也。”这底下行者三人,连白马平地而起,长老亦将经卷丢下,也从台上起于九霄,相随腾空而去,慌得那太宗与多官望空下拜。这正是:圣僧努力取经编,西宇周流十四年。苦历程途遭患难,多经山水受迍邅。功完八九还加九,行满三千及大千。大觉妙文回上国,至今东土永留传。太宗与多官拜毕,即选高僧,就于雁塔寺里,修建水陆大会,看诵《大藏真经》,超脱幽冥孽鬼,普施善庆,将誊录过经文,传布天下不题。

  却说八大金刚,驾香风,引着长老四众,连马五口,复转灵山,连去连来,适在八日之内。此时灵山诸神,都在佛前听讲。   八金刚引他师徒进去,对如来道:“弟子前奉金旨,驾送圣僧等,已到唐国,将经交纳,今特缴旨。”遂叫唐僧等近前受职。如来道:“圣僧,汝前世原是我之二徒,名唤金蝉子。因为汝不听说法,轻慢我之大教,故贬汝之真灵,转生东土。今喜皈依,秉我迦持,又乘吾教,取去真经,甚有功果,加升大职正果,汝为旃檀功德佛。孙悟空,汝因大闹天宫,吾以甚深法力,压在五行山下,幸天灾满足,归于释教,且喜汝隐恶扬善,在途中炼魔降怪有功,全终全始,加升大职正果,汝为斗战胜佛。猪悟能,汝本天河水神,天蓬元帅,为汝蟠桃会上酗酒戏了仙娥,贬汝下界投胎,身如畜类,幸汝记爱人身,在福陵山云栈洞造孽,喜归大教,入吾沙门,保圣僧在路,却又有顽心,色情未泯,因汝挑担有功,加升汝职正果,做净坛使者。”八戒口中嚷道:“他们都成佛,如何把我做个净坛使者?”如来道:“因汝口壮身慵,食肠宽大。盖天下四大部洲,瞻仰吾教者甚多,凡诸佛事,教汝净坛,乃是个有受用的品级,如何不好!沙悟净,汝本是卷帘大将,先因蟠桃会上打碎玻璃盏,贬汝下界,汝落于流沙河,伤生吃人造孽,幸皈吾教,诚敬迦持、保护圣僧,登山牵马有功,加升大职正果,为金身罗汉。”又叫那白马:“汝本是西洋大海广晋龙王之子,因汝违逆父命,犯了不孝之罪,幸得皈身皈法,皈我沙门,每日家亏你驮负圣僧来西,又亏你驮负圣经去东,亦有功者,加升汝职正果,为八部天龙马。”长老四众,俱各叩头谢恩。马亦谢恩讫,仍命揭谛引了马下灵山后崖化龙池边,将马推入池中。须臾间,那马打个展身,即退了毛皮,换了头角,浑身上长起金鳞,腮颔下生出银须,一身瑞气,四爪祥云,飞出化龙池,盘绕在山门里擎天华表柱上,诸佛赞扬如来的大法。

  孙行者却又对唐僧道:“师父,此时我已成佛,与你一般,莫成还戴金箍儿,你还念甚么《紧箍咒》儿掯勒我?趁早儿念个松箍儿咒,脱下来,打得粉碎,切莫叫那甚么菩萨再去捉弄他人。唐僧道:“当时只为你难管,故以此法制之。今已成佛,自然去矣,岂有还在你头上之理!你试摸摸看。”行者举手去摸一摸,果然无之。此时旃檀佛、斗战佛、净坛使者、金身罗汉,俱正果了本位,天龙马亦自归真。有诗为证,诗曰:一体真如转落尘,合和四相复修身。五行论色空还寂,百怪虚名总莫论。正果旃檀皈大觉,完成品职脱沉沦。经传天下恩光阔,五圣高居不二门。

  五圣果位之时,诸众佛祖、菩萨、圣僧、罗汉、揭谛、比丘、优婆夷塞,各山各洞的神仙、大神、丁甲、功曹、伽蓝、土地,一切得道的师仙,始初俱来听讲,至此各归方位。你看那:灵鹫峰头聚霞彩,极乐世界集祥云。金龙稳卧,玉虎安然。乌兔任随来往,龟蛇凭汝盘旋。丹凤青鸾情爽爽,玄猿白鹿意怡怡。八节奇花,四时仙果。乔松古桧,翠柏修篁。五色梅时开时结,万年桃时熟时新。千果千花争秀,一天瑞霭纷纭。大众合掌皈依,都念:南无燃灯上古佛。南无药师琉璃光王佛。南无释迦牟尼佛。南无过去未来现在佛。南无清净喜佛。南无毗卢尸佛。南无宝幢王佛。南无弥勒尊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无量寿佛。

  南无接引归真佛。南无金刚不坏佛。南无宝光佛。南无龙尊王佛。南无精进善佛。南无宝月光佛。南无现无愚佛。南无婆留那佛。南无那罗延佛。南无功德华佛。南无才功德佛。南无善游步佛。南无旃檀光佛。南无摩尼幢佛。南无慧炬照佛。

  南无海德光明佛。南无大慈光佛。南无慈力王佛。南无贤善首佛。南无广主严佛。南无金华光佛。南无才光明佛。南无智慧胜佛。南无世静光佛。南无日月光佛。南无日月珠光佛。

  南无慧幢胜王佛。南无妙音声佛。南无常光幢佛。南无观世灯佛。南无法胜王佛。南无须弥光佛。南无大慧力王佛。南无金海光佛。南无大通光佛。南无才光佛。南无旃檀功德佛。

  南无斗战胜佛。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大势至菩萨。南无文殊菩萨。南无普贤菩萨。南无清净大海众菩萨。南无莲池海会佛菩萨。南无西天极乐诸菩萨。南无三千揭谛大菩萨。南无五百阿罗大菩萨。南无比丘夷塞尼菩萨。南无无边无量法菩萨。南无金刚大士圣菩萨。南无净坛使者菩萨。南无八宝金身罗汉菩萨。南无八部天龙广力菩萨。如是等一切世界诸佛,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同生极乐国,尽报此一身。十方三世一切佛,诸尊菩萨摩诃萨,摩诃般若波罗密。”《西游记》至此终。

查看目录 >> 《西游记》


国学迷 銀錢檔 宋書一百卷附考證 疑雨集二卷 荀子集解二十卷首一卷 曹溪通志八卷 徐氏醫書八種 佛說方等泥洹經二卷 新造麒麟圖十七卷 四書朱子本義匯參四十三卷首四卷 一枝花捎書 [清雍正上諭内閣續編]七十卷 畹蘭齋文集四卷 明醫要訣二卷 紫柏老人集三十九卷首一卷 李太白文集三十六卷 梅花夢二卷三十四折 王海暘痘書三卷 閻誠齋先生胎產心法三卷 疢恒軒五種書 通志堂經解 不纏足約告言 李穆堂詩文全集初稿五十卷别稿五十卷 聖跡圖 各國交涉便法論六卷 [乾隆]漢陽縣志三十二卷 翁松禪寫書譜墨蹟 半農先生春秋說十五卷附一卷 [乾隆]潮州府志四十二卷首一卷 文苑英華辨證十卷 劉向說苑二十卷 惲子居文鈔四卷 良方集腋二卷續附一卷 天下郡國利病書一百二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一萬卷目錄三十二卷 潛采堂宋元人集目錄一卷 餘冬錄六十一卷 綱鑑全編□□卷 旅游小草四卷 張氏三娘賣花寶卷 切問齋文鈔三十卷集十六卷 柿葉庵詩選一卷 [道光]重慶府志九卷 黃漳浦集五十卷首一卷目錄二卷 道咸同光四朝詩史甲集八卷首一卷 快雪堂集六十四卷 普靜如來鑰匙寶卷 [康熙]鎮平縣志八卷 錢神志七卷 王政三大典考三卷 陶文毅公全集六十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漱芳軒合纂四書體注十四卷 也是園詩鈔五卷 [浙江金華]鳳林胡氏重修宗譜八卷 孟子七卷 悔生詩鈔不分卷 常州先哲遺書 肇域志南畿稿十卷 白石詩集一卷 小學考五十卷 增廣驗方新編十八卷 皇清經解春秋左傳補註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十三經註疏校勘記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十三經註疏校勘記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十三經註疏校勘記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十三經註疏校勘記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十三經註疏校勘記皇清經解毛詩釋文校勘記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六書音均表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經韻樓集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經韻樓集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廣雅疏證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廣雅疏證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孟子正義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孟子正義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周易補疏皇清經解尚書補疏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毛詩補疏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禮記補疏皇清經解春秋左傳補疏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春秋左傳補疏皇清經解論語補疏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周易述補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拜經日記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拜經日記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拜經文集皇清經解瞥記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四書考異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四書考異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四書考異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尚書釋天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尚書釋天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讀書脞錄皇清經解讀書脞錄續編皇清經解弁服釋例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弁服釋例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弁服釋例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弁服釋例皇清經解釋繪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爾雅正義_學海堂.djvu 學津討原第十集凡十冊一.djvu 學津討原第十集凡十冊二.djvu 學津討原第十集凡十冊三.djvu 學津討原第十集凡十冊四.djvu 學津討原第十集凡十冊五.djvu 學津討原第一集凡十二冊一.djvu 學津討原第一集凡十二冊二.djvu 學津討原第一集凡十二冊三.djvu 學津討原第一集凡十二冊四.djvu 學津討原第一集凡十二冊五.djvu 學津討原第一集凡十二冊六.djvu 學津討原第十一集凡十冊六.djvu 學津討原第十一集凡十冊七.djvu 學津討原第十一集凡十冊八.djvu 學津討原第十一集凡十冊九.djvu 學津討原第十一集凡十冊十.djvu 學津討原第二集凡十二冊七.djvu 學津討原第二集凡十二冊八.djvu 學津討原第二集凡十二冊九.djvu 學津討原第二集凡十二冊十.djvu 學津討原第二集凡十二冊一一.djvu 學津討原第二集凡十二冊一二.djvu 學津討原第十九集凡十冊一.djvu 學津討原第十九集凡十冊二.djvu 學津討原第十九集凡十冊三.djvu 學津討原第十九集凡十冊四.djvu 學津討原第十九集凡十冊五.djvu 學津討原第十九集凡十冊六.djvu 學津討原第十九集凡十冊七.djvu 學津討原第十九集凡十冊八.djvu 學津討原第十九集凡十冊九.djvu 學津討原第十九集凡十冊十.djvu 學津討原第十五集凡十冊七.djvu 學津討原第十五集凡十冊八.djvu 學津討原第十五集凡十冊九.djvu 學津討原第十五集凡十冊十.djvu 文恭集一_廣雅書局.djvu 文恭集二_廣雅書局.djvu 文恭集三_廣雅書局.djvu 文恭集四_廣雅書局.djvu 文恭集五_廣雅書局.djvu 文恭集六_廣雅書局.djvu 文恭集七_廣雅書局.djvu 文恭集八_廣雅書局.djvu 公是集一_廣雅書局.djvu 公是集二_廣雅書局.djvu 公是集三_廣雅書局.djvu 公是集四_廣雅書局.djvu 公是集五_廣雅書局.djvu 御選明臣奏議一_廣雅書局.djvu 御選明臣奏議二_廣雅書局.djvu 御選明臣奏議三_廣雅書局.djvu 御選明臣奏議四_廣雅書局.djvu 御選明臣奏議五_廣雅書局.djvu 御選明臣奏議六_廣雅書局.djvu 御選明臣奏議七_廣雅書局.djvu 御選明臣奏議八_廣雅書局.djvu 御選明臣奏議九_廣雅書局.djvu 御選明臣奏議十_廣雅書局.djvu 御選明臣奏議十一_廣雅書局.djvu 御選明臣奏議十二_廣雅書局.djvu 御選明臣奏議十三_廣雅書局.djvu 御選明臣奏議十四_廣雅書局.djvu 御選明臣奏議十五_廣雅書局.djvu 祠部集一_廣雅書局.djvu 祠部集二_廣雅書局.djvu 祠部集三_廣雅書局.djvu 祠部集四_廣雅書局.djvu 祠部集五_廣雅書局.djvu 祠部集六_廣雅書局.djvu 祠部集七_廣雅書局.djvu 祠部集八_廣雅書局.djvu 西漢會要六_廣雅書局.djvu 西漢會要七_廣雅書局.djvu 西漢會要八_廣雅書局.djvu 西漢會要九_廣雅書局.djvu 西漢會要拾_廣雅書局.djvu 皇清經解禹貢三江考皇清經解水地小記皇清經解解字小記皇清經解聲律小記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九穀考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釋草小記皇清經解釋蟲小記皇清經解禮箋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禮箋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毛鄭詩考正皇清經解杲溪詩經補注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考工記圖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戴東原集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古文尚書撰異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古文尚書撰異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古文尚書撰異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大戴禮記正誤皇清經解曾子註釋_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十三經註疏校勘記_學海堂.djvu 安丘壁里藏 安仁两鬓 安仁华鬓 安仁县 安仁头白 安仁悼亡 安仁愁鬓 安仁戚 安仁掷果 安仁老 安仁花县 安仁衰鬓 安仁诔 安仁鬓 安仁鬓秋 安仁鬓霜 安吉 安期入蓬海 安期术 安期枣 安期海上瓜 安期瓜枣 安期遗舄 安枣 安款段 安石东山 安石墅 安石对哀筝 安石携妓 安石起 安石陶情 安蛇足 安行 安足不成蛇 安车 安车召 安车软轮 安邑送猪肝 宋东邻 宋人不辨玉 宋人助长 宋国风 宋国高风 宋均去兽 宋墙 宋墙东 宋墙东畔 宋子 宋子悲 宋宗鸡窗 宋家东 宋家墙东 宋家邻 宋弘不谐 宋弘之义 宋弘守义 宋株自守 宋清药券 宋清钱 宋玉东墙 宋玉东家 宋玉东邻 宋玉墙 宋玉墙东 宋玉墙头 宋玉怨秋 宋玉悲 宋玉连墙 宋玉逢秋 宋玉邻 宋玉风 宋邻东畔 宋邻偷顾 宋郊渡蚁 宋都风 宋都鶂 宋里东邻 宋鸡谈 宋鹢 完卵 完璧 完璧返赵 完赵 完赵玉 完镜 宓君堂 宓妃洛女 宓妃留枕 宓子为政 宓子弦歌 宓子弹琴 宓子携琴 宓子风流 宓生化单父 宓贱弹琴 宓贱抱琴 宓贱琴 宓贱邑 宗城 宗子图 宗悫长风 宗悫风 宗炳画 宗炳社 宗炳群山 宗资主诺 宗资诺 官杨柳 官梅诗兴 官池蛙 官清蚌蛤还 官滥羊头 官舍弹琴 官舍栽花 官舍琴声 官虾蟆 官蚁穴 官蛙 官蛙晋惠 官阁梅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