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西游记 >

第五十八回 二心搅乱大乾坤 一体难修真寂灭

第五十八回 二心搅乱大乾坤 一体难修真寂灭

  这行者与沙僧拜辞了菩萨,纵起两道祥光,离了南海。原来行者筋斗云快,沙和尚仙云觉迟,行者就要先行。沙僧扯住道:“大哥不必这等藏头露尾,先去安根,待小弟与你一同走。”

  大圣本是良心,沙僧却有疑意,真个二人同驾云而去。不多时,果见花果山,按下云头,二人洞外细看,果见一个行者,高坐石台之上,与群猴饮酒作乐。模样与大圣无异:也是黄发金箍,金睛火眼;身穿也是锦布直裰,腰系虎皮裙;手中也拿一条儿金箍铁棒,足下也踏一双麂皮靴;也是这等毛脸雷公嘴,朔腮别土星,查耳额颅阔,獠牙向外生。这大圣怒发,一撒手,撇了沙和尚,掣铁棒上前骂道:“你是何等妖邪,敢变我的相貌,敢占我的儿孙,擅居吾仙洞,擅作这威福!”那行者见了,公然不答,也使铁棒来迎。二行者在一处,果是不分真假,好打呀:两条棒,二猴精,这场相敌实非轻。都要护持唐御弟,各施功绩立英名。真猴实受沙门教,假怪虚称佛子情。盖为神通多变化,无真无假两相平。一个是混元一气齐天圣,一个是久炼千灵缩地精。这个是如意金箍棒,那个是随心铁杆兵。隔架遮拦无胜败,撑持抵敌没输赢。先前交手在洞外,少顷争持起半空。他两个各踏云光,跳斗上九霄云内。沙僧在旁,不敢下手,见他们战此一场,诚然难认真假,欲待拔刀相助,又恐伤了真的。忍耐良久,且纵身跳下山崖,使降妖宝杖,打近水帘洞外,惊散群妖,掀翻石凳,把饮酒食肉的器皿,尽情打碎,寻他的青毡包袱,四下里全然不见。原来他水帘洞本是一股瀑布飞泉,遮挂洞门,远看似一条白布帘儿,近看乃是一股水脉,故曰水帘洞。沙僧不知进步来历,故此难寻。即便纵云,赶到九霄云里,轮着宝杖,又不好下手。大圣道:“沙僧,你既助不得力,且回复师父,说我等这般这般,等老孙与此妖打上南海落伽山菩萨前辨个真假。”道罢,那行者也如此说。沙僧见两个相貌、声音,更无一毫差别,皂白难分,只得依言,拨转云头,回复唐僧不题。

  你看那两个行者,且行且斗,直嚷到南海,径至落伽山,打打骂骂,喊声不绝。早惊动护法诸天,即报入潮音洞里道:“菩萨,果然两个孙悟空打将来也。”那菩萨与木叉行者、善财童子、龙女降莲台出门喝道:“那孽畜那里走!”这两个递相揪住道:“菩萨,这厮果然象弟子模样。才自水帘洞打起,战斗多时,不分胜负。沙悟净肉眼愚蒙,不能分识,有力难助,是弟子教他回西路去回复师父,我与这厮打到宝山,借菩萨慧眼,与弟子认个真假,辨明邪正。”道罢,那行者也如此说一遍。众诸天与菩萨都看良久,莫想能认。菩萨道:“且放了手,两边站下,等我再看。”果然撒手,两边站定。这边说:“我是真的!”那边说:“他是假的!”

  菩萨唤木叉与善财上前,悄悄吩咐:“你一个帮住一个,等我暗念《紧箍儿咒》,看那个害疼的便是真,不疼的便是假。”他二人果各帮一个。菩萨暗念真言,两个一齐喊疼,都抱着头,地下打滚,只叫:“莫念!莫念!”菩萨不念,他两个又一齐揪住,照旧嚷斗。菩萨无计奈何,即令诸天木叉,上前助力。众神恐伤真的,亦不敢下手。菩萨叫声“孙悟空”,两个一齐答应。菩萨道:“你当年官拜弼马温,大闹天宫时,神将皆认得你,你且上界去分辨回话。”这大圣谢恩,那行者也谢恩。

  二人扯扯拉拉,口里不住的嚷斗,径至南天门外,慌得那广目天王帅马赵温关四大天将,及把门大小众神,各使兵器挡住道:“那里走!此间可是争斗之处?”大圣道:“我因保护唐僧往西天取经,在路上打杀贼徒,那三藏赶我回去,我径到普陀崖见观音菩萨诉苦,不想这妖精,几时就变作我的模样,打倒唐僧,抢去包袱。有沙僧至花果山寻讨,只见这妖精占了我的巢穴,后到普陀崖告请菩萨,又见我侍立台下,沙僧诳说是我驾筋斗云,又先在菩萨处遮饰。菩萨却是个正明,不听沙僧之言,命我同他到花果山看验。原来这妖精果象老孙模样,才自水帘洞打到普陀山见菩萨,菩萨也难识认,故打至此间,烦诸天眼力,与我认个真假。”说罢,那行者也似这般这般说了一遍。众天神看彀多时,也不能辨,他两个吆喝道:“你们既不能认,让开路,等我们去见玉帝!”众神搪抵不住,放开天门,直至灵霄宝殿,马元帅同张葛许邱四天师奏道:“下界有一般两个孙悟空,打进天门,口称见王。”说不了,两个直嚷将进来,唬得那玉帝即降立宝殿,问曰:“你两个因甚事擅闹天宫,嚷至朕前寻死!”大圣口称:“万岁!万岁!臣今皈命,秉教沙门,再不敢欺心诳上,只因这个妖精变作臣的模样。”如此如彼,把前情备陈了一遍,“指望与臣辨个真假!”那行者也如此陈了一遍。玉帝即传旨宣托塔李天王,教:“把照妖镜来照这厮谁真谁假,教他假灭真存。”天王即取镜照住,请玉帝同众神观看。镜中乃是两个孙悟空的影子,金箍衣服,毫发不差。玉帝亦辨不出,赶出殿外。这大圣呵呵冷笑,那行者也哈哈欢喜,揪头抹颈,复打出天门,坠落西方路上道:“我和你见师父去!我和你见师父去!”

  却说那沙僧自花果山辞他两个,又行了三昼夜,回至本庄,把前事对唐僧说了一遍。唐僧自家悔恨道:“当时只说是孙悟空打我一棍,抢去包袱,岂知却是妖精假变的行者!”沙僧又告道:“这妖又假变一个长老,一匹白马,又有一个八戒挑着我们包袱,又有一个变作是我。我忍不住恼怒,一杖打死,原是一个猴精。因此惊散,又到菩萨处诉苦。菩萨着我与师兄又同去识认,那妖果与师兄一般模样。我难助力,故先来回复师父。”

  三藏闻言,大惊失色。八戒哈哈大笑道:“好好好!应了这施主家婆婆之言了!他说有几起取经的,这却不又是一起?”那家子老老小小的,都来问沙僧:“你这几日往何处讨盘缠去的?”沙僧笑道:“我往东胜神洲花果山寻大师兄取讨行李,又到南海普陀山拜见观音菩萨,却又到花果山,方才转回至此。”那老者又问:“往返有多少路程?”沙僧道:“约有二十余万里。”老者道:“爷爷呀,似这几日,就走了这许多路,只除是驾云,方能彀得到!”八戒道:“不是驾云,如何过海?”沙僧道:“我们那算得走路,若是我大师兄,只消一二日,可往回也。”那家子听言,都说是神仙,八戒道:“我们虽不是神仙,神仙还是我们的晚辈哩!”

  正说间,只听半空中喧哗人嚷,慌得都出来看,却是两个行者打将来。八戒见了,忍不住手痒道:“等我去认认看。”好呆子,急纵身跳起,望空高叫道:“师兄莫嚷,我老猪来也!”那两个一齐应道:“兄弟,来打妖精!来打妖精!”那家子又惊又喜道:“是几位腾云驾雾的罗汉歇在我家!就是发愿斋僧的,也斋不着这等好人!”更不计较茶饭,愈加供养,又说:“这两个行者只怕斗出不好来,地覆天翻,作祸在那里!”三藏见那老者当面是喜,背后是忧,即开言道:“老施主放心,莫生忧叹。贫僧收伏了徒弟,去恶归善,自然谢你。”那老者满口回答道:“不敢!不敢!”沙僧道:“施主休讲,师父可坐在这里,等我和二哥去,一家扯一个来到你面前,你就念念那话儿,看那个害疼的就是真的,不疼的就是假的。”三藏道:“言之极当。”沙僧果起在半空道:“二位住了手,我同你到师父面前辨个真假去。”这大圣放了手,那行者也放了手。沙僧搀住一个,叫道:“二哥,你也搀住一个。”果然搀住,落下云头,径至草舍门外。三藏见了,就念《紧箍儿咒》,二人一齐叫苦道:“我们这等苦斗,你还咒我怎的?莫念!莫念!”那长老本心慈善,遂住了口不念,却也不认得真假。他两个挣脱手,依然又打。这大圣道:“兄弟们,保着师父,等我与他打到阎王前折辨去也!”那行者也如此说,二人抓抓挜挜,须臾又不见了。八戒道:“沙僧,你既到水帘洞,看见假八戒挑着行李,怎么不抢将来?”沙僧道:“那妖精见我使宝杖打他假沙僧,他就乱围上来要拿,是我顾性命走了。及告菩萨,与行者复至洞口,他两个打在空中,是我去掀翻他的石凳,打散他的小妖,只见一股瀑布泉水流,竟不知洞门开在何处,寻不着行李,所以空手回复师命也。”八戒道:“你原来不晓得。

  我前年请他去时,先在洞门外相见,后被我说泛了他,他就跳下,去洞里换衣来时,我看见他将身往水里一钻,那一股瀑布水流,就是洞门。想必那怪将我们包袱收在那里面也。”三藏道:“你既知此门,你可趁他都不在家,可先到他洞里取出包袱,我们往西天去罢。他就来,我也不用他了。”八戒道:“我去。”沙僧说:“二哥,他那洞前有千数小猴,你一人恐弄他不过,反为不美。”八戒笑道:“不怕!不怕!”急出门,纵着云雾,径上花果山寻取行李不题。

  却说那两个行者又打嚷到阴山背后,唬得那满山鬼战战兢兢,藏藏躲躲。有先跑的,撞入阴司门里,报上森罗宝殿道:

  “大王,背阴山上,有两个齐天大圣打得来也!”慌得那第一殿秦广王传报与二殿楚江王、三殿宋帝王、四殿卞城王,五殿阎罗王、六殿平等王、七殿泰山王、八殿都市王、九殿忤官王、十殿转轮王。一殿转一殿,霎时间,十王会齐,又着人飞报与地藏王。尽在森罗殿上,点聚阴兵,等擒真假。只听得那强风滚滚,惨雾漫漫,二行者一翻一滚的,打至森罗殿下。阴君近前挡住道:“大圣有何事,闹我幽冥?”这大圣道:“我因保唐僧西天取经,路过西梁国,至一山,有强贼截劫我师,是老孙打死几个,师父怪我,把我逐回。我随到南海菩萨处诉告,不知那妖精怎么就绰着口气,假变作我的模样,在半路上打倒师父,抢夺了行李。师弟沙僧,向我本山取讨包袱,这妖假立师名,要往西天取经。沙僧跑遁至南海见菩萨,我正在侧,他备说原因,菩萨又命我同他至花果山观看,果被这厮占了我巢穴。我与他争辨到菩萨处,其实相貌、言语等俱一般,菩萨也难辨真假。又与这厮打上天堂,众神亦果难辨,因见我师,我师念《紧箍咒》试验,与我一般疼痛。故此闹至幽冥,望阴君与我查看生死簿,见假行者是何出身,快早追他魂魄,免教二心沌乱。”那怪亦如此说一遍。阴君闻言,即唤管簿判官一一从头查勘,更无个假行者之名。再看毛虫文簿,那猴子一百三十条已是孙大圣幼年得道之时,大闹阴司,消死名一笔勾之,自后来凡是猴属,尽无名号。

  查勘毕当殿回报,阴君各执笏对行者说:“大圣,幽冥处既无名号可查,你还到阳间去折辨。”正说处,只听得地藏王菩萨道:

  “且住!且住!等我着谛听与你听个真假。”原来那谛听是地藏菩萨经案下伏的一个兽名。他若伏在地下,一霎时,将四大部洲山川社稷、洞天福地之间,蠃虫鳞虫毛虫羽虫昆虫,天仙地仙神仙人仙鬼仙可以顾鉴善恶,察听贤愚。那兽奉地藏钧旨,就于森罗庭院之中,俯伏在地,须臾抬起头来,对地藏道:“怪名虽有,但不可当面说破,又不能助力擒他。”地藏道:“当面说出便怎么?”谛听道:“当面说出,恐妖精恶发,搔扰宝殿,致令阴府不安。”又问:“何为不能助力擒拿?”谛听道:“妖精神通,与孙大圣无二。幽冥之神,能有多少法力?故此不能擒拿。”地藏道:“似这般怎生祛除?”谛听言:“佛法无边。”地藏早已省悟,即对行者道:“你两个形容如一,神通无二,若要辨明,须到雷音寺释迦如来那里,方得明白。”两个一齐嚷道:“说的是!说的是!我和你西天佛祖之前折辨去!”那十殿阴君送出,谢了地藏,回上翠云宫,着鬼使闭了幽冥关隘不题。

  看那两个行者,飞云奔雾,打上西天。有诗为证,诗曰:人有二心生祸灾,天涯海角致疑猜。欲思宝马三公位,又忆金銮一品台,南征北讨无休歇,东挡西除未定哉。禅门须学无心诀,静养婴儿结圣胎。他两个在那半空里,扯扯拉拉,抓抓挜挜,且行且斗,直嚷至大西天灵鹫仙山雷音宝刹之外。早见那四大菩萨、八大金刚、五百阿罗、三千揭谛、比丘尼、比丘僧、优婆塞、优婆夷诸大圣众,都到七宝莲台之下,各听如来说法。那如来正讲到这:不有中有,不无中无。不色中色,不空中空。非有为有,非无为无。非色为色,非空为空。空即是空,色即是色。色无定色,色即是空。空无定空,空即是色。知空不空,知色不色。

  名为照了,始达妙音。概众稽首皈依,流通诵读之际,如来降天花普散缤纷,即离宝座,对大众道:“汝等俱是一心,且看二心竞斗而来也。”大众举目看之,果是两个行者,吆天喝地,打至雷音胜境。慌得那八大金刚上前挡住道:“汝等欲往那里去?”

  这大圣道:“妖精变作我的模样,欲至宝莲台下,烦如来为我辨个虚实也。”众金刚抵挡不住,直嚷至台下,跪于佛祖之前拜告道:“弟子保护唐僧,来造宝山,求取真经,一路上炼魔缚怪,不知费了多少精神。前至中途,偶遇强徒劫掳,委是弟子二次打伤几人,师父怪我赶回,不容同拜如来金身。弟子无奈,只得投奔南海,见观音诉苦。不期这个妖精,假变弟子声音相貌,将师父打倒,把行李抢去。师弟悟净寻至我山,被这妖假捏巧言,说有真僧取经之故。悟净脱身至南海,备说详细。观音知之,遂令弟子同悟净再至我山。因此,两人比并真假,打至南海,又打到天宫,又曾打见唐僧,打见冥府,俱莫能辨认。故此大胆轻造,千乞大开方便之门,广垂慈悯之念,与弟子辨明邪正,庶好保护唐僧亲拜金身,取经回东土,永扬大教。”大众听他两张口一样声俱说一遍,众亦莫辨,惟如来则通知之。正欲道破,忽见南下彩云之间,来了观音,参拜我佛。

  我佛合掌道:“观音尊者,你看那两个行者,谁是真假?”菩萨道:“前日在弟子荒境,委不能辨。他又至天宫地府,亦俱难认,特来拜告如来,千万与他辨明辨明。”如来笑道:“汝等法力广大,只能普阅周天之事,不能遍识周天之物,亦不能广会周天之种类也。”菩萨又请示周天种类,如来才道:“周天之内有五仙,乃天地神人鬼;有五虫,乃蠃鳞毛羽昆。这厮非天非地非神非人非鬼,亦非蠃非鳞非毛非羽非昆。又有四猴混世,不入十类之种。”菩萨道:“敢问是那四猴?”如来道:“第一是灵明石猴,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第二是赤尻马猴,晓阴阳,会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第三是通臂猿猴,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第四是六耳猕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此四猴者,不入十类之种,不达两间之名。我观假悟空乃六耳猕猴也。此猴若立一处,能知千里外之事,凡人说话,亦能知之,故此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与真悟空同象同音者,六耳猕猴也。”那猕猴闻得如来说出他的本象,胆战心惊,急纵身,跳起来就走。如来见他走时,即令大众下手,早有四菩萨、八金刚、五百阿罗、三千揭谛、比丘僧、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观音、木叉,一齐围绕。孙大圣也要上前,如来道:“悟空休动手,待我与你擒他。”那猕猴毛骨悚然,料着难脱,即忙摇身一变,变作个蜜蜂儿,往上便飞。如来将金钵盂撇起去,正盖着那蜂儿,落下来。大众不知,以为走了,如来笑云:“大众休言,妖精未走,见在我这钵盂之下。”大众一发上前,把钵盂揭起,果然见了本象,是一个六耳猕猴。孙大圣忍不住,轮起铁棒,劈头一下打死,至今绝此一种。如来不忍,道声:

  “善哉!善哉!”大圣道:“如来不该慈悯他,他打伤我师父,抢夺我包袱,依律问他个得财伤人,白昼抢夺,也该个斩罪哩!”如来道:“你自快去保护唐僧来此求经罢。”大圣叩头谢道:“上告如来得知,那师父定是不要我,我此去,若不收留,却不又劳一番神思!望如来方便,把松箍儿咒念一念,褪下这个金箍,交还如来,放我还俗去罢。”如来道:“你休乱想,切莫放刁。我教观音送你去,不怕他不收。好生保护他去,那时功成归极乐,汝亦坐莲台。”

  那观音在旁听说,即合掌谢了圣恩,领悟空,辄驾云而去,随后木叉行者、白鹦哥,一同赶上。不多时,到了中途草舍人家,沙和尚看见,急请师父拜门迎接。菩萨道:“唐僧,前日打你的,乃假行者六耳猕猴也,幸如来知识,已被悟空打死。你今须是收留悟空,一路上魔障未消,须得他保护你,才得到灵山,见佛取经,再休嗔怪。”三藏叩头道:“谨遵教旨。”正拜谢时,只听得正东上狂风滚滚,众目视之,乃猪八戒背着两个包袱,驾风而至。呆子见了菩萨,倒身下拜道:“弟子前日别了师父至花果山水帘洞寻得包袱,果见一个假唐僧假八戒,都被弟子打死,原是两个猴身。却入里,方寻着包袱,当时查点,一物不少。却驾风转此,更不知两行者下落如何。”菩萨把如来识怪之事,说了一遍。那呆子十分欢喜,称谢不尽。师徒们拜谢了,菩萨回海,却都照旧合意同心,洗冤解怒。又谢了那村舍人家,整束行囊马匹,找大路而西。正是:中道分离乱五行,降妖聚会合元明。神归心舍禅方定,六识祛降丹自成。毕竟这去,不知三藏几时得面佛求经,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西游记》


国学迷 郭沫若全集文學編第九卷_人文民學8506一版一刷.djvu 郭沫若全集文學編第八卷_人文民學8701一版一刷.djvu 郭沫若全集文學編第十卷_人文民學8509一版一刷.djvu 郭沫若全集考古編第一卷_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郭沫若全集考古編第二卷_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郭沫若全集考古編第九卷_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郭沫若選集第二卷自傳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郭沫若選集第三卷詩歌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郭沫若選集第四卷歷史劇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郭沫若選集第五卷歷史劇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丁玲文集第一卷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丁玲文集第二卷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丁玲文集第三卷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丁玲文集第四卷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丁玲文集第五卷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丁玲文集第六卷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丁玲集外文選_袁良駿編人民文學8311一版一刷.djvu 丁玲代表作_黃河文藝出版社鄭州.djvu 腳印_聶紺弩人民文學8603一版一刷.djvu 王蒙選集三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王蒙選集二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王蒙選集一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王蒙選集四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張天翼文集第一卷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張天翼文集第二卷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張天翼文集第五卷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張天翼文集第六卷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方舟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孫犁文集一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中國現代作家選集之朱湘_孫玉石編人民文學三聯香港8502一版一刷.djvu 鳳山集_學林出版社上海.djvu 雜格嚨咚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徐志摩全集1詩集_商務印書館香港.djvu 徐志摩全集2小說集_商務印書館香港.djvu 徐志摩全集3散文集_商務印書館香港.djvu 徐志摩全集4散文集_商務印書館香港.djvu 徐志摩全集5戲劇書信集_商務印書館香港.djvu 徐懋庸選集第一卷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徐懋庸選集第二卷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徐懋庸選集第三卷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徐懷中代表作_黃河文藝出版社鄭州.djvu 汪辟疆文集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浩然文集1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浩然文集2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冰心作品選_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djvu 冰心文集第一卷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冰心文集第二卷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冰心文集第三卷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冰心文集第四卷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冰心選集第一卷短篇小說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冰心選集第二卷散文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冰心選集第三卷詩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中國現代作家選集之冰心_卓如編人民文學三聯香港8502一版一刷.djvu 閒情_花城出版社廣州.djvu 沈從文文集第一卷小說_花城出版社廣州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香港分店香港.djvu 沈從文文集第二卷小說_花城出版社廣州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香港.djvu 沈從文文集第三卷小說_花城出版社廣州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香港分店香港.djvu 沈從文文集第四卷小說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香港花城出版社廣州.djvu 沈從文文集第五卷小說_花城出版社香港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香港.djvu 沈從文文集第六卷小說_花城出版社廣州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香港分店香港.djvu 沈從文文集第七卷小說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香港花城出版社廣州.djvu 沈從文文集第八卷小說_花城出版社廣州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香港分店香港.djvu 沈從文文集第九卷散文_花城出版社廣州.djvu 沈從文文集第十卷散文詩_花城出版社廣州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香港.djvu 沈從文文集第十一卷文論_花城出版社廣州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香港.djvu 神巫之愛_花城出版社.djvu 沈從文選集第一卷散文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沈從文選集第二卷短篇小說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沈從文選集第三卷短篇小說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沈從文選集第四卷中篇小說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沈從文選集第五卷文論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廢名選集一卷本小說散文_四川文藝出版社成都.djvu 雪峰文集二_人民文學8301一版一刷.djvu 雪峰文集一_人民文學8105一版一刷.djvu 雪峰文集三_人民文學8311一版一刷.djvu 雪峰文集四_人民文學8507一版一刷.djvu 聞一多全集一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聞一多全集二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聞一多全集三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聞一多全集四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香港內外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中國現代作家選集之沙汀_張大明編人民文學三聯香港8608一版一刷.djvu 沙汀文集第一卷小說集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沙汀文集第二卷小說集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沙汀文集第四卷小說集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沙汀選集第一卷中短篇小說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沙汀選集第二卷淘金記困獸記還鄉記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沙汀選集第三卷中短篇小說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沙汀選集第四卷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李季文集第二卷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李季文集第三卷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李健吾創作評論選集_張大明編人民文學8408一版一刷.djvu 李伯釗文集_解放軍出版社北京.djvu 靳以選集第一卷前夕上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靳以選集第二卷前夕下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靳以選集第三卷秋花春草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靳以選集第四卷短篇小說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靳以選集第五卷散文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蕭三文集_新華出版社.djvu 蔣子龍選集一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蔣子龍選集二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蔣子龍選集三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林淡秋選集_浙江文藝出版社杭州.djvu 蕭軍近作一九七九年詩文選輯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趙樹理文集續編_工人出版社北京.djvu 艾蕪文集第一卷南行記南行記續篇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蕭乾選集第一卷長篇小說短篇小說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中國現代作家選集之艾蕪_胡德培編人民文學三聯香港8608一版一刷.djvu 蕭乾選集第二卷特寫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蕭乾選集第三卷散文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蕭乾選集第四卷文論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中國現代作家選集之蕭乾_蕭乾編人民文學三聯香港8608一版一刷.djvu 茅盾選集第一卷子夜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茅盾選集第二卷蝕鍛煉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中國現代作家選集之茅盾_莊鍾慶編人民文學三聯香洪8308一版一刷.djvu 茅盾全集第一卷小說一集_人民文學84一版一刷.djvu 茅盾全集第二卷小說二集_人民文學84一版一刷.djvu 茅盾全集第三卷小說三集_人民文學84一版一刷.djvu 茅盾全集第一卷文學一集_人民文學84一版一刷.djvu 茅盾全集第一卷文學一集_人民文學84一版一刷.djvu 康乐屐 康伯 康伯驾牛 康哉 康哉良哉 康成婢 康成婢子 康成小婢 康成里 康歌 康节行窝 康衢 康衢歌 康衢谣 庾亮兴 庾亮南楼 庾亮尘 庾亮楼 庾亮登楼 庾令有尘 庾令楼 庾信乡关思 庾信愁 庾公兴 庾公吟连曙 庾公楼 庾公玉树 庾公赏 庾公闲 庾公阁 庾君楼 庾园 庾尘 庾幕莲 庾愁 庾杲莲 庾杲鲑 庾楼 庾楼吟赏 庾楼明月 庾楼清兴 庾翼家鸡 庾肠 庾郎三九 庾郎三韭 庾郎之薤 庾郎菜 庾郎韭 庾郎鲑菜 庾韭 庾鬓斑 庾鲑 廉公屈体 廉公市 廉公袴 廉叔度 廉度 廉石 廉蔺之迹 廉蔺在公 廉蔺相让 廉袴 廉颇客 廉颇强饭 廉颇老 廉颇能饭 廉颇负荆 廉颇遗 廖井 廩竹 廪假 廪竹 延州信 延州空挂 延平双剑 延平津 延年咏 延枚 延枚叟 延津 延津之合 延津剑 延津剑会 延津剑化 延津剑合 延津宝剑 延津龙剑 延誉 延郭隗 延陵 延陵剑 延陵听乐 延陵子 延陵心 延陵挂剑 延陵解剑 延陵让剑 延陵许剑 廷尉客 廷尉张罗 廷尉门 建家 建极 开三面恩 开三面网 开口不言钱 开捕寇网 开汤网 开汤罟 开祝网恩 开网 开门见雀罗 开阁 开阁待宾 开雾睹天 异味烦县尹 异姓金兰 异雉飞驯 弃其余鱼 弃市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