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西游记 >

第四十回 婴儿戏化禅心乱 猿马刀归木母空

第四十回 婴儿戏化禅心乱 猿马刀归木母空

  却说那孙大圣兄弟三人,按下云头,径至朝内,只见那君臣储后,几班儿拜接谢恩。行者将菩萨降魔收怪的那一节,陈诉与他君臣听了,一个个顶礼不尽。正都在贺喜之间,又听得黄门官来奏:“主公,外面又有四个和尚来也。”八戒慌了道:

  “哥哥,莫是妖精弄法,假捏文殊菩萨哄了我等,却又变作和尚,来与我们斗智哩?”行者道:“岂有此理!”即命宣进来看。众文武传令,着他进来。行者看时,原来是那宝林寺僧人,捧着那冲天冠、碧玉带、赭黄袍、无忧履进得来也。行者大喜道:“来得好!来得好!”且教道人过来,摘下包巾,戴上冲天冠;脱了布衣,穿上赭黄袍;解了绦子,系上碧玉带;褪了僧鞋,登上无忧履。教太子拿出白玉圭来,与他执在手里,早请上殿称孤,正是自古道:“朝廷不可一日无君。”那皇帝那里肯坐,哭啼啼跪在阶心道:“我已死三年,今蒙师父救我回生,怎么又敢妄自称尊?请那一位师父为君,我情愿领妻子城外为民足矣。”那三藏那里肯受,一心只是要拜佛求经。又请行者,行者笑道:“不瞒列位说,老孙若肯做皇帝,天下万国九州皇帝,都做遍了。只是我们做惯了和尚,是这般懒散。若做了皇帝,就要留头长发,黄昏不睡,五鼓不眠,听有边报,心神不安;见有灾荒,忧愁无奈。

  我们怎么弄得惯?你还做你的皇帝,我还做我的和尚,修功行去也。”那国王苦让不过,只得上了宝殿,南面称孤,大赦天下,封赠了宝林寺僧人回去。却才开东阁,筵宴唐僧,一壁厢传旨宣召丹青,写下唐师徒四位喜容,供养在金銮殿上。  那师徒们安了邦国,不肯久停,欲辞王驾投西。那皇帝与三宫妃后、太子诸臣,将镇国的宝贝,金银缎帛,献与师父酬恩。那三藏分毫不受,只是倒换关文,催悟空等背马早行。那国王甚不过意,摆整朝銮驾请唐僧上坐,着两班文武引导,他与三宫妃后并太子一家儿,捧毂推轮,送出城廓,却才下龙辇,与众相别。国王道:“师父啊,到西天经回之日,是必还到寡人界内一顾。”三藏道:“弟子领命。”那皇帝阁泪汪汪,遂与众臣回去了。

  那唐僧一行四僧,上了羊肠大路,一心里专拜灵山。正值秋尽冬初时节,但见霜凋红叶林林瘦,雨熟黄粱处处盈。日暖岭梅开晓色,风摇山竹动寒声。师徒们离了乌鸡国,夜住晓行,将半月有余,忽又见一座高山,真个是摩天碍日。三藏马上心惊,急兜缰忙呼行者。行者道:“师父有何吩咐?”三藏道:“你看前面又有大山峻岭,须要仔细堤防,恐一时又有邪物来侵我也。”行者笑道:“只管走路,莫再多心,老孙自有防护。”那长老只得宽怀,加鞭策马,奔至山岩,果然也十分险峻。但见得:高不高,顶上接青霄;深不深,涧中如地府。山前常见骨都都白云,扢腾腾黑雾。红梅翠竹,绿柏青松。山后有千万丈挟魂灵台,台后有古古怪怪藏魔洞,洞中有叮叮狢狢滴水泉,泉下更有弯弯曲曲流水涧。又见那跳天搠地献果猿,丫丫叉叉带角鹿,呢呢痴痴看人獐。至晚巴山寻穴虎,待晓翻波出水龙。登得洞门唿喇的响,惊得飞禽扑鲁的起,看那林中走兽鞠律律的行。见此一伙禽和兽,吓得人心扢磴磴惊。堂倒洞堂堂倒洞,洞堂当倒洞当仙。青石染成千块玉,碧纱笼罩万堆烟。师徒们正当悚惧,又只见那山凹里有一朵红云,直冒到九霄空内,结聚了一团火气。行者大惊,走近前,把唐僧搊着脚,推下马来,叫:“兄弟们,不要走了,妖怪来矣。”慌得个八戒急掣钉钯,沙僧忙轮宝杖,把唐僧围护在当中。

  话分两头。却说红光里,真是个妖精。他数年前,闻得人讲:“东土唐僧往西天取经,乃是金蝉长老转生,十世修行的好人。有人吃他一块肉,延生长寿,与天地同休。”他朝朝在山间等候,不期今日到了。他在那半空里,正然观看,只见三个徒弟,把唐僧围护在马上,各各准备。这精灵夸赞不尽道:“好和尚!我才看着一个白面胖和尚骑了马,真是那唐朝圣僧,却怎么被三个丑和尚护持住了!一个个伸拳敛袖,各执兵器,似乎要与人打的一般。噫!不知是那个有眼力的,想应认得我了,似此模样,莫想得那唐僧的肉吃。”沉吟半晌,以心问心的自家商量道:“若要倚势而擒,莫能得近;或者以善迷他,却到得手。  但哄得他心迷惑,待我在善内生机,断然拿了。且下去戏他一戏。”好妖怪,即散红光,按云头落下,去那山坡里,摇身一变,变作七岁顽童,赤条条的,身上无衣,将麻绳捆了手足,高吊在那松树梢头,口口声声,只叫“救人!救人!”

  却说那孙大圣忽抬头再看处,只见那红云散尽,火气全无,便叫:“师父,请上马走路。”唐僧道:“你说妖怪来了,怎么又敢走路?”行者道:“我才然间,见一朵红云从地而起,到空中结做一团火气,断然是妖精。这一会红云散了,想是个过路的妖精,不敢伤人,我们去耶!”八戒笑道:“师兄说话最巧,妖精又有个甚么过路的?”行者道:“你那里知道,若是那山那洞的魔王设宴,邀请那诸山各洞之精赴会,却就有东南西北四路的精灵都来赴会,故此他只有心赴会,无意伤人。此乃过路之妖精也。”三藏闻言,也似信不信的,只得攀鞍在马,顺路奔山前进。正行时,只听得叫声“救人!”长老大惊道:“徒弟呀,这半山中,是那里甚么人叫?”行者上前道:“师父只管走路,莫缠甚么人轿骡轿,明轿睡轿。这所在,就有轿,也没个人抬你。”唐僧道:“不是扛抬之轿,乃是叫唤之叫。”行者笑道:“我晓得,莫管闲事,且走路。”

  三藏依言,策马又进,行不上一里之遥,又听得叫声“救人!”长老道:“徒弟,这个叫声,不是鬼魅妖邪;若是鬼魅妖邪,但有出声,无有回声。你听他叫一声,又叫一声,想必是个有难之人,我们可去救他一救。”行者道:“师父,今日且把这慈悲心略收起收起,待过了此山,再发慈悲罢。这去处凶多吉少,你知道那倚草附木之说,是物可以成精。诸般还可,只有一般蟒蛇,但修得年远日深,成了精魅,善能知人小名儿。他若在草科里,或山凹中,叫人一声,人不答应还可;若答应一声,他就把人元神绰去,当夜跟来,断然伤人性命。且走!且走!古人云,脱得去,谢神明,切不可听他。”长老只得依他,又加鞭催马而去,行者心中暗想:“这泼怪不知在那里,只管叫阿叫的。等我老孙送他一个卯酉星法,教他两不见面。”好大圣,叫沙和尚前来:“拢着马,慢慢走着,让老孙解解手。”你看他让唐僧先行几步,却念个咒语,使个移山缩地之法,把金箍棒往后一指,他师徒过此峰头,往前走了,却把那怪物撇下,他再拽开步,赶上唐僧,一路奔山。只见那三藏又听得那山背后叫声“救人!”长老道:

  “徒弟呀,那有难的人,大没缘法,不曾得遇着我们。我们走过他了,你听他在山后叫哩。”八戒道:“在便还在山前,只是如今风转了也。”行者道:“管他甚么转风不转风,且走路。”因此,遂都无言语,恨不得一步插过此山,不题话下。

  却说那妖精在山坡里,连叫了三四声,更无人到,他心中思量道:“我等唐僧在此,望见他离不上三里,却怎么这半晌还不到?想是抄下路去了。”他抖一抖身躯,脱了绳索,又纵红光,上空再看。不觉孙大圣仰面回观,识得是妖怪,又把唐僧撮着脚推下马来道:“兄弟们,仔细!仔细!那妖精又来也!”慌得那八戒、沙僧各持兵刀,将唐僧又围护在中间。那精灵见了,在半空中称羡不已道:“好和尚!我才见那白面和尚坐在马上,却怎么又被他三人藏了?这一去见面方知。先把那有眼力的弄倒了,方才捉得唐僧。不然啊,徒费心机难获物,枉劳情兴总成空。”却又按下云头,恰似前番变化,高吊在松树山头等候,这番却不上半里之地。

  却说那孙大圣抬头再看,只见那红云又散,复请师父上马前行。三藏道:“你说妖精又来,如何又请走路?”行者道:“这还是个过路的妖精,不敢惹我们。”长老又怀怒道:“这个泼猴,十分弄我!正当有妖魔处,却说无事;似这般清平之所,却又恐吓我,不时的嚷道有甚妖精。虚多实少,不管轻重,将我搊着脚,捽下马来,如今却解说甚么过路的妖精。假若跌伤了我,却也过意不去!这等,这等!”行者道:“师父莫怪,若是跌伤了你的手足,却还好医治;若是被妖精捞了去,却何处跟寻?”三藏大怒,哏哏的,要念《紧箍儿咒》,却是沙僧苦劝,只得上马又行。

  还未曾坐得稳,只听又叫“师父救人啊!”长老抬头看时,原来是个小孩童,赤条条的,吊在那树上,兜住缰,便骂行者道:“这泼猴多大惫懒!全无有一些儿善良之意,心心只是要撒泼行凶哩!我那般说叫唤的是个人声,他就千言万语只嚷是妖怪!你看那树上吊的不是个人么?”大圣见师父怪下来了,却又觌面看见模样,一则做不得手脚,二来又怕念《紧箍儿咒》,低着头,再也不敢回言,让唐僧到了树下。那长老将鞭梢指着问道:“你是那家孩儿?因有甚事,吊在此间?说与我,好救你。”噫!分明他是个精灵,变化得这等,那师父却是个肉眼凡胎,不能相识。

  那妖魔见他下问,越弄虚头,眼中噙泪,叫道:“师父呀,山西去有一条枯松涧,涧那边有一庄村,我是那里人家。我祖公公姓红,只因广积金银,家私巨万,混名唤做红百万。年老归世已久,家产遗与我父。近来人事奢侈,家私渐废,改名唤做红十万,专一结交四路豪杰,将金银借放,希图利息。怎知那无籍之人,设骗了去啊,本利无归。我父发了洪誓,分文不借。那借金银人,身贫无计,结成凶党,明火执杖,白日杀上我门,将我财帛尽情劫掳,把我父亲杀了,见我母亲有些颜色,拐将去做甚么压寨夫人。那时节,我母亲舍不得我,把我抱在怀里,哭哀哀,战兢兢,跟随贼寇,不期到此山中,又要杀我,多亏我母亲哀告,免教我刀下身亡,却将绳子吊我在树上,只教冻饿而死,那些贼将我母亲不知掠往那里去了。我在此已吊三日三夜,更没一个人来行走。不知那世里修积,今生得遇老师父,若肯舍大慈悲,救我一命回家,就典身卖命,也酬谢师恩,致使黄沙盖面,更不敢忘也。”三藏闻言,认了真实,就教八戒解放绳索,救他下来。那呆子也不识人,便要上前动手,行者在旁,忍不住喝了一声道:“那泼物!有认得你的在这里哩!莫要只管架空捣鬼,说谎哄人!你既家私被劫,父被贼伤,母被人掳,救你去交与谁人?你将何物与我作谢?这谎脱节了耶!”那怪闻言,心中害怕,就知大圣是个能人,暗将他放在心上,却又战战兢兢,滴泪而言曰:“师父,虽然我父母空亡,家财尽绝,还有些田产未动,亲戚皆存。”行者道:“你有甚么亲戚?”妖怪道:“我外公家在山南,姑娘住居岭北。涧头李四,是我姨夫;林内红三,是我族伯。还有堂叔堂兄都住在本庄左右。老师父若肯救我,到了庄上,见了诸亲,将老师父拯救之恩,一一对众言说,典卖些田产,重重酬谢也。”八戒听说,扛住行者道:“哥哥,这等一个小孩子家,你只管盘诘他怎的!他说得是,强盗只打劫他些浮财,莫成连房屋田产也劫得去?若与他亲戚们说了,我们纵有广大食肠,也吃不了他十亩田价。救他下来罢。”呆子只是想着吃食,那里管甚么好歹,使戒刀挑断绳索,放下怪来。那怪对唐僧马下,泪汪汪只情磕头。长老心慈,便叫:“孩儿,你上马来,我带你去。”那怪道:“师父啊,我手脚都吊麻了,腰胯疼痛,一则是乡下人家,不惯骑马。”唐僧叫八戒驮着,那妖怪抹了一眼道:“师父,我的皮肤都冻熟了,不敢要这位师父驮。他的嘴长耳大,脑后鬃硬,搠得我慌。”唐僧道:“教沙和尚驮着。”那怪也抹了一眼道:“师父,那些贼来打劫我家时,一个个都搽了花脸,带假胡子,拿刀弄杖的。我被他唬怕了,见这位晦气脸的师父,一发没了魂了,也不敢要他驮。”唐僧教孙行者驮着,行者呵呵笑道:“我驮!我驮!”那怪物暗自欢喜,顺顺当当的要行者驮他。行者把他扯在路旁边,试了一试,只好有三斤十来两重。

  行者笑道:“你这个泼怪物,今日该死了,怎么在老孙面前捣鬼!我认得你是个那话儿呵。”妖怪道:“师父,我是好人家儿女,不幸遭此大难,我怎么是个甚么那话儿?”行者道:“你既是好人家儿女,怎么这等骨头轻?”妖怪道:“我骨格儿小。”行者道:“你今年几岁了?”那怪道:“我七岁了。”行者笑道:“一岁长一斤,也该七斤,你怎么不满四斤重么?”那怪道:“我小时失乳。”行者说:“也罢,我驮着你,若要尿尿把把,须和我说。”三藏才与八戒、沙僧前走,行者背着孩儿随后,一行径投西去。有诗为证,诗曰:道德高隆魔障高,禅机本静静生妖。心君正直行中道,木母痴顽躧外趫。意马不言怀爱欲,黄婆无语自忧焦。客邪得志空欢喜,毕竟还从正处消。孙大圣驮着妖魔,心中埋怨唐僧,不知艰苦,“行此险峻山场,空身也难走,却教老孙驮人。

  这厮莫说他是妖怪,就是好人,他没了父母,不知将他驮与何人,倒不如掼杀他罢。”那怪物却早知觉了,便就使个神通,往四下里吸了四口气,吹在行者背上,便觉重有千斤。行者笑道:  “我儿啊,你弄重身法压我老爷哩!”那怪闻言,恐怕大圣伤他,却就解尸,出了元神,跳将起去,佇立在九霄空里,这行者背上越重了。猴王发怒,抓过他来,往那路旁边赖石头上滑辣的一掼,将尸骸掼得象个肉饼一般,还恐他又无礼,索性将四肢扯下,丢在路两边,俱粉碎了。

  那物在空中,明明看着,忍不住心头火起道:“这猴和尚,十分惫懒!就作我是个妖魔,要害你师父,却还不曾见怎么下手哩,你怎么就把我这等伤损!早是我有算计,出神走了,不然,是无故伤生也。若不趁此时拿了唐僧,再让一番,越教他停留长智。”好怪物,就在半空里弄了一阵旋风,呼的一声响亮,走石扬沙,诚然凶狠。好风:淘淘怒卷水云腥,黑气腾腾闭日明。岭树连根通拔尽,野梅带干悉皆平。黄沙迷目人难走,怪石伤残路怎平。滚滚团团平地暗,遍山禽兽发哮声。刮得那三藏马上难存,八戒不敢仰视,沙僧低头掩面。孙大圣情知是怪物弄风,急纵步来赶时,那怪已骋风头,将唐僧摄去了,无踪无影,不知摄向何方,无处跟寻。  一时间,风声暂息,日色光明。行者上前观看,只见白龙马战兢兢发喊声嘶,行李担丢在路下,八戒伏于崖下呻吟,沙僧蹲在坡前叫唤。行者喊:“八戒!”那呆子听见是行者的声音,却抬头看时,狂风已静,爬起来,扯住行者道:“哥哥,好大风啊!”

  沙僧却也上前道:“哥哥,这是一阵旋风。”又问:“师父在那里?”八戒道:“风来得紧,我们都藏头遮眼,各自躲风,师父也伏在马上的。”行者道:“如今却往那里去了?”沙僧道:“是个灯草做的,想被一风卷去也。”行者道:“兄弟们,我等自此就该散了!”八戒道:“正是,趁早散了,各寻头路,多少是好。那西天路无穷无尽,几时能到得!”沙僧闻言,打了一个失惊,浑身麻木道:“师兄,你都说的是那里话。我等因为前生有罪,感蒙观世音菩萨劝化,与我们摩顶受戒,改换法名,皈依佛果,情愿保护唐僧上西方拜佛求经,将功折罪。今日到此,一旦俱休,说出这等各寻头路的话来,可不违了菩萨的善果,坏了自己的德行,惹人耻笑,说我们有始无终也!”行者道:“兄弟,你说的也是,奈何师父不听人说,我老孙火眼金睛,认得好歹,才然这风,是那树上吊的孩儿弄的。我认得他是个妖精,你们不识,那师父也不识,认作是好人家儿女,教我驮着他走。是老孙算计要摆布他,他就弄个重身法压我。是我把他掼得粉碎,他想是又使解尸之法,弄阵旋风,把我师父摄去也。因此上怪他每每不听我说。故我意懒心灰,说各人散了。既是贤弟有此诚意,教老孙进退两难。八戒,你端的要怎的处?”八戒道:“我才自失口乱说了几句,其实也不该散。哥哥,没及奈何,还信沙弟之言,去寻那妖怪救师父去。”行者却回嗔作喜道:“兄弟们,还要来结同心,收拾了行李马匹,上山找寻怪物,搭救师父去。”三个人附葛扳藤,寻坡转涧,行经有五七十里,却也没个音信,那山上飞禽走兽全无,老柏乔松常见。孙大圣着实心焦,将身一纵,跳上那巅险峰头,喝一声叫“变!”变作三头六臂,似那大闹天宫的本象,将金箍棒,幌一幌,变作三根金箍棒,劈哩扑辣的,往东打一路,往西打一路,两边不住的乱打。八戒见了道:“沙和尚,不好了,师兄是寻不着师父,恼出气心风来了。”

  那行者打了一会,打出一伙穷神来,都披一片,挂一片,裩无裆,裤无口的,跪在山前,叫:“大圣,山神土地来见。”行者道:“怎么就有许多山神土地?”众神叩头道:“上告大圣,此山唤做六百里钻头号山。我等是十里一山神,十里一土地,共该三十名山神,三十名土地。昨日已此闻大圣来了,只因一时会不齐,故此接迟,致令大圣发怒,万望恕罪。”行者道:“我且饶你罪名。我问你:这山上有多少妖精?”众神道:“爷爷呀,只有得一个妖精,把我们头也摩光了,弄得我们少香没纸,血食全无,一个个衣不充身,食不充口,还吃得有多少妖精哩!”行者道:“这妖精在山前住,是山后住?”众神道:“他也不在山前山后。这山中有一条涧,叫做枯松涧,涧边有一座洞,叫做火云洞,那洞里有一个魔王,神通广大,常常的把我们山神土地拿了去,烧火顶门,黑夜与他提铃喝号。小妖儿又讨甚么常例钱。”行者道:“汝等乃是阴鬼之仙,有何钱钞?”众神道:“正是没钱与他,只得捉几个山獐野鹿,早晚间打点群精;若是没物相送,就要来拆庙宇,剥衣裳,搅得我等不得安生!万望大圣与我等剿除此怪,拯救山上生灵。”行者道:“你等既受他节制,常在他洞下,可知他是那里妖精,叫做甚么名字?”众神道:“说起他来,或者大圣也知道。他是牛魔王的儿子,罗刹女养的。他曾在火焰山修行了三百年,炼成三昧真火,却也神通广大。牛魔王使他来镇守号山,乳名叫做红孩儿,号叫做圣婴大王。”行者闻言满心欢喜,喝退了土地山神,却现了本象,跳下峰头,对八戒沙僧道:“兄弟们放心,再不须思念,师父决不伤生,妖精与老孙有亲。”八戒笑道:“哥哥,莫要说谎。你在东胜神洲,他这里是西牛贺洲,路程遥远,隔着万水千山,海洋也有两道,怎的与你有亲?”行者道:“刚才这伙人都是本境土地山神。我问他妖怪的原因,他道是牛魔王的儿子,罗刹女养的,名字唤做红孩儿,号圣婴大王。想我老孙五百年前大闹天宫时,遍游天下名山,寻访大地豪杰,那牛魔王曾与老孙结七弟兄。一般五六个魔王,止有老孙生得小巧,故此把牛魔王称为大哥。这妖精是牛魔王的儿子,我与他父亲相识,若论将起来,还是他老叔哩,他怎敢害我师父?我们趁早去来。”沙和尚笑道:“哥啊,常言道:三年不上门,当亲也不亲哩。你与他相别五六百年,又不曾往还杯酒,又没有个节礼相邀,他那里与你认甚么亲耶?”

  行者道:“你怎么这等量人!常言道,一叶浮萍归大海,为人何处不相逢!纵然他不认亲,好道也不伤我师父。不望他相留酒席,必定也还我个囫囵唐僧。”三兄弟各办虔心,牵着白马,马上驮着行李,找大路一直前进。无分昼夜,行了百十里远近,忽见一松林,林中有一条曲涧,涧下有碧澄澄的活水飞流,那涧梢头有一座石板桥,通着那厢洞府。行者道:“兄弟,你看那壁厢有石崖磷磷,想必是妖精住处了。我等从众商议,那个管看守行李马匹,那个肯跟我过去降妖?”八戒道:“哥哥,老猪没甚坐性,我随你去罢。”行者道:“好!好!”教沙僧:“将马匹行李俱潜在树林深处,小心守护,待我两个上门去寻师父耶。”那沙僧依命,八戒相随,与行者各持兵器前来。正是:未炼婴儿邪火胜,心猿木母共扶持。毕竟不知这一去吉凶何如,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西游记》


国学迷 秦邊紀略五卷附錄一卷 欽定四庫全書四種 外科正宗十二卷 西江政要一百三十二卷 大清世宗敬天昌運建中表正文武英明寬仁信毅大孝至誠憲皇帝聖訓三十六卷 慎子二卷 武英殿聚珍版叢書一百三十八種 [光緒]重修彭縣志十三卷首一卷末一卷補遺一卷 唐類函二百卷目錄二卷 山海經箋疏十八卷圖贊一卷訂訛一卷敘錄一卷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章正宗二十四卷續二十卷 [光緒]唐縣志十二卷首一卷 [古爾布希等列傳] 家蔭堂彙刻十一種 草韻彚編二十六卷 白門新柳詞白門新柳記白門新柳補記白門衰柳附記 [光緒]永濟縣志二十四卷 繹志十九卷 聖諭十六條附律易解 元史二百十卷 曹李尺牘合選二卷 水田居文集五卷 詩所五十六卷歷代名氏爵里一卷 韻藻集 餘棲書屋詞稿一卷 缾水齋詩集十七卷别集二卷詩話一卷 孝經一卷 兵部則例□□卷 水陸戰守攻略方術秘書七種 女範編四卷 伏庵古今史辨叢抄二卷 鐘鼎款式一卷 論語十卷 度律五言註解三卷 札迻十二卷 佚存叢書十七種 東塾讀書記二十五卷 史記一百三十卷 [嘉慶]海康縣志八卷 山谷詩内集注二十卷 湖山便覽十二卷 五洲各國政治輯要五卷 新鐫五言千家詩會義直解一卷附諸名家百花詩 古今詩話選雋二卷 [道光]大姚縣志十六卷圖一卷 西漚全集十卷外集八卷 溫病條辨六卷首一卷 躔離引蒙二卷 家學淵源四卷 陳學士文集十八卷 [洪武]平陽志□□卷 [乾隆]鳳翔府志十二卷首一卷 光緒鹿邑縣志十六卷首一卷 遼史拾遺二十四卷 文選古字通疏證六卷 縹緗對類大全二十卷 新刊圖解玉靈聚義占卜龜經四卷 元史氏族表三卷 同人集二卷補遺一卷 靖州鄉土志四卷首一卷 哲學思潮_李仲融文光書店.djvu 新哲學大綱_米定拉裡察維基等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djvu 科學的哲學_葛名中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x24.djvu 孟子正義上_焦循中華書局.djvu 孟子選讀_瞿果行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讀易會通_丁壽昌成都古籍書店x1_019.djvu 周易古經今注_高亨中華5708一版一刷據開明1947原版重印x8_69_145_164_200_201_202_236-237.djvu 現代哲學之科學基礎_傅統先商務印書館.djvu 唯物論辯證法入門_胡繩新知書店x1_82.djvu 唯物辯證法_羅遜塔雨新華書店x1_98.djvu 易通_蘇淵雷新華書店.djvu 易之哲學_賈豐臻新華書店.djvu 周易雜卦證解_周善培新華書店x1_137.djvu 史的一元論_蒲列哈諾夫上海南強書局.djvu 論一元論歷史觀之發展_普列哈諾夫新華書店.djvu 中國哲學史通論_范壽康著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djvu 先秦諸子思想_杜守素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x1_117.djvu 中庸的人性論_劉澤如陝西人民出版社.djvu 社會主義意識與蘇聯社會發展_康斯坦丁諾夫中外出版社.djvu 進步思想論_康斯坦丁諾夫中外出版社.djvu 人民群眾在歷史上的作用_米丁讀者書店.djvu 中國文化史叢書第一輯之中國理學史_賈豐臻著上海書店8408一版一刷據商務1937版複印.djvu 諸子集成第一冊論語正義_劉寶楠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一冊孟子正義_焦循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x3_118_147_148.djvu 諸子集成第三冊老子注_王弼注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三冊老子本義_魏源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三冊莊子集解_王先謙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三冊莊子集釋_郭慶藩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三冊列子注_張湛注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五冊管子校正_戴望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五冊商君書_嚴萬里校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五冊慎子_錢熙祚校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五冊韓非子集解_王先慎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六冊孫子十家注_曹操等注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x3_243_244_264.djvu 諸子集成第六冊吳子_孫星衍校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六冊尹文子_錢熙祚校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六冊呂氏春秋_高誘注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七冊新語_阮賈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七冊淮南子_高誘注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七冊監鐵論_桓寬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七冊揚子法言_揚雄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七冊論衡_王充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八冊潛夫論_王符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八冊申鑒_荀悅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八冊抱朴子_葛洪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八冊世說新語_劉義慶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諸子集成第八冊顏氏家訓_顏之推中華8605一版五刷用世界書局原版重印.djvu 思想方法和讀書方法_胡繩著.djvu 大學叢書之哲學概論_范錡商務2209初版x4_115_144_192-193.djvu 民國叢書第2編002中國學術史講話_楊朹蓴上海書店據北新書局1932版影印x1_144.djvu 民國叢書第2編002中國學術思想演進史_王伯祥周振甫上海書店.djvu 民國叢書第2編002中國學術體系_王心治上海書店據福建協和大學1934版影印x4_141-144.djvu 民國叢書第2編004周易解題及其讀法_錢基博上海書店x1_022.djvu 民國叢書第2編005中國哲學思想_趙紀彬上海書店x1_18.djvu 中華文史精刊之諸子學派要詮_王蘧常中華書局上海書店8712一版一刷據1936版複印.djvu 世界十大思想家底名著解題_劉涅夫王凌世編輯星光書店.djvu 伊裡奇底辯證法_德波林著任白戈譯辛墾書店.djvu 哲學原理_第德諾著楊伯愷譯辛墾書x5_71_158_166_223_225.djvu 社會科學叢書之二新哲學類通俗唯物論講話_陳唯實著上海大眾文化出版社.djvu 從唯心論到唯物論_蒲列漢諾甫著王凡西譯.djvu 史的唯物主義_意大利Labriola原著黃藥眠譯.djvu 唯物史觀的基礎_潭上肇著巴克譯不詳.djvu 唯物史觀研究上冊_華漢編.djvu 戰鬥唯物論講話新哲學世界觀_陳唯實民27四版x1_92.djvu 孟子批注選刊中庸批注選刊_肖佑酈震著達寧人民出版社.djvu 歷史叭物主義綱要_哲學教研室合編朹北人民大學出版社.djvu 白話論語讀本_上海廣益書局.djvu 四書集註_朱熹著中華書局.djvu 四書白話解說_張希江著上海月書局.djvu 四書讀本_孟子中著啟明書局.djvu 四書句集注_商務印書館.djvu 論語話解_陳溶著商務印書館.djvu 國學小叢書之儒教與現代思潮_服部宇之吉著鄭子雅譯商務.djvu 第二學型總論導說_沈思篇著北平復旦書館.djvu 哲學源流考x2_059_114.djvu 現代唯物論_永田計廣志著盧心遠譯上海辛墾書店1937x1_11.djvu 儒家哲學_梁啟超講周傳儒筆述中華.djvu 史的叭物論下冊_薩可夫斯基著平凡書局.djvu 時代百科小叢書之思想的進化_衛靖上海時代書局4912初版.djvu 哲學辭典_樊炳清編商務x1_0075.djvu 中的唯物滀概說_社會科學名著社州國光出版社.djvu 廣解四書讀本第二冊論語上_王緇塵講述董文校訂世界書局.djvu 唯物史顴研究_日本法學博士河上啟著上海交華書局.djvu 論語二十講下篇_王向榮編著上海中華書局.djvu 國學小叢書之學易叢見_李果著商務印書館.djvu 易大象集詮_高拱元.djvu 周易解放_李星著北京大學出版社x1_074.djvu 雕菰樓易義_程啟槃著商務書館.djvu 近世我之自覺史_朝永三十郎著蔣方震譯商務書館.djvu 唯物辯證法者的理論門爭_河上肇著江半庵譯星光書店.djvu 辯證唯物論與歷史唯物論基本問題第三分冊_博古編譯新中國書局.djvu 毛澤朹思想初學入門_蕭棠選輯.djvu 哲學與馬克思主義_德波林著張斯偉譯樂群書店.djvu 周易九卦大義_太倉唐文治著江陰孫壽熙.djvu 孟子新讀本上冊第一篇上_唐文治著.djvu 孟子新讀本上冊第二篇上x1_16.djvu 孟子新讀本上冊第三篇上_唐文治著.djvu 孟子新讀本上冊第四篇上_唐文治著.djvu 孟子新讀本下冊第四篇下_唐文治著.djvu 孟子新讀本下冊卷五_唐文治著.djvu 孟子新讀本下冊第六篇上_唐文治著.djvu 孟子新讀本下冊第七篇上_唐文治著x1_15.djvu 唯物史觀_艾思奇黎平達朹建國書社.djvu 新社會之哲學的基礎_K.KORSCH著彭嘉生譯南強書局.djvu 青銅時代第一輯第一冊_群益出版社.djvu 伊裡奇底唯物論與經驗批判論_P尤琴著高烈譯讀書出版社.djvu 簡易哲學綱要_蔡元培編商務印書館.djvu 談真_彭基相著商務印書館.djvu 講易管窺_丹徒戴振聲著昆明雲南大學.djvu 哲學導論_羅鴻詔編中華學藝社.djvu 中國歷代群治群學大勢論_.djvu 哲學概論_張益弘商務x1_24.djvu 新哲學綱要x4_172_174-175_177.djvu 馬克斯主義基本問題_蒲列哈諾夫著列夫譯社會科學研究社.djvu 通俗唯物論講話_陳唯實著x3_139_143_146.djvu 易經科學講超相對論_薛學潛著x6_96-97_264-265_248-249.djvu 祖泰先生講學類記_何允余希靖郭民祉.djvu 易與物賍波量子力學_薛學潛著上海中國科學公司.djvu 歷代尊孔記孔教外論合刻_朹方讀經會.djvu 哲學論文集_景昌極著中華書局x1_65.djvu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