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西游记 >

第二十五回 镇元仙赶捉取经僧 孙行者大闹五庄观

第二十五回 镇元仙赶捉取经僧 孙行者大闹五庄观

  却说他兄弟三众,到了殿上,对师父道:“饭将熟了,叫我们怎的?”三藏道:“徒弟,不是问饭。他这观里,有甚么人参果,似孩子一般的东西,你们是那一个偷他的吃了?”八戒道:“我老实,不晓得,不曾见。”清风道:“笑的就是他!笑的就是他!”

  行者喝道:“我老孙生的是这个笑容儿,莫成为你不见了甚么果子,就不容我笑?”三藏道:“徒弟息怒,我们是出家人,休打诳语,莫吃昧心食,果然吃了他的,陪他个礼罢,何苦这般抵赖?”行者见师父说得有理,他就实说道:“师父,不干我事,是八戒隔壁听见那两个道童吃甚么人参果,他想一个儿尝新,着老孙去打了三个,我兄弟各人吃了一个。如今吃也吃了,待要怎么?”明月道:“偷了我四个,这和尚还说不是贼哩!”八戒道:

  “阿弥陀佛!既是偷了四个,怎么只拿出三个来分,预先就打起一个偏手?”那呆子倒转胡嚷。二仙童问得是实,越加毁骂。就恨得个大圣钢牙咬响,火眼睁圆,把条金箍棒揝了又揝,忍了又忍道:“这童子这样可恶,只说当面打人也罢,受他些气儿,等我送他一个绝后计,教他大家都吃不成!”好行者,把脑后的毫毛拔了一根,吹口仙气,叫“变!”变做个假行者,跟定唐僧,陪着悟能、悟净,忍受着道童嚷骂;他的真身出一个神,纵云头跳将起去,径到人参园里,掣金箍棒往树上乒乓一下,又使个推山移岭的神力,把树一推推倒。可怜叶落枒开根出土,道人断绝草还丹!那大圣推倒树,却在枝儿上寻果子,那里得有半个?原来这宝贝遇金而落,他的棒刃头却是金裹之物,况铁又是五金之类,所以敲着就振下来,既下来,又遇土而入,因此上边再没一个果子。他道:“好!好!好!大家散火!”他收了铁棒,径往前来,把毫毛一抖,收上身来。那些人肉眼凡胎,看不明白。   却说那仙童骂彀多时,清风道:“明月,这些和尚也受得气哩,我们就象骂鸡一般,骂了这半会,通没个招声,想必他不曾偷吃。倘或树高叶密,数得不明,不要诳骂了他!我和你再去查查。”明月道:“也说得是。”他两个果又到园中,只见那树倒枒开,果无叶落,唬得清风脚软跌根头,明月腰酥打骸垢。那两个魂飞魄散,有诗为证,诗曰:三藏西临万寿山,悟空断送草还丹。枒开叶落仙根露,明月清风心胆寒。他两个倒在尘埃,语言颠倒,只叫:“怎的好!怎的好!害了我五庄观里的丹头,断绝我仙家的苗裔!师父来家,我两个怎的回话?”明月道:“师兄莫嚷,我们且整了衣冠,莫要惊张了这几个和尚。这个没有别人,定是那个毛脸雷公嘴的那厮,他来出神弄法,坏了我们的宝贝。若是与他分说,那厮毕竟抵赖,定要与他相争,争起来,就要交手相打,你想我们两个,怎么敌得过他四个?且不如去哄他一哄,只说果子不少,我们错数了,转与他陪个不是。他们的饭已熟了,等他吃饭时,再贴他些儿小菜。他一家拿着一个碗,你却站在门左,我却站在门右,扑的把门关倒,把锁锁住,将这几层门都锁了,不要放他,待师父来家,凭他怎的处置。他又是师父的故人,饶了他,也是师父的人情;不饶他,我们也拿住个贼在,庶几可以免我等之罪。”清风闻言道:“有理!有理!”

  他两个强打精神,勉生欢喜,从后园中径来殿上,对唐僧控背躬身道:“师父,适间言语粗俗,多有冲撞,莫怪,莫怪。”三藏问道:“怎么说?”清风道:“果子不少,只因树高叶密,不曾看得明白。才然又去查查,还是原数。”那八戒就趁脚儿跷道:“你这个童儿,年幼不知事体,就来乱骂,白口咀咒,枉赖了我们也!不当人子!”行者心上明白,口里不言,心中暗想道:“是谎,是谎!果子已是了帐,怎的说这般话?想必有起死回生之法。”

  三藏道:“既如此,盛将饭来,我们吃了去罢。”那八戒便去盛饭,沙僧安放桌椅。二童忙取小菜,却是些酱瓜、酱茄、糟萝卜、醋豆角、腌窝蕖、绰芥菜,共排了七八碟儿,与师徒们吃饭;又提一壶好茶,两个茶钟,伺候左右。那师徒四众,却才拿起碗来,这童儿一边一个,扑的把门关上,插上一把两鐄铜锁。八戒笑道:“这童子差了。你这里风俗不好,却怎的关了门里吃饭?”   明月道:“正是,正是,好歹吃了饭儿开门。”清风骂道:“我把你这个害馋劳、偷嘴的秃贼!你偷吃了我的仙果,已该一个擅食田园瓜果之罪,却又把我的仙树推倒,坏了我五庄观里仙根,你还要说嘴哩!若能彀到得西方参佛面,只除是转背摇车再托生!”三藏闻言,丢下饭碗,把个石头放在心上。那童子将那前山门、二山门,通都上了锁,却又来正殿门首,恶语恶言,贼前贼后,只骂到天色将晚,才去吃饭。饭毕,归房去了。

  唐僧埋怨行者道:“你这个猴头,番番撞祸!你偷吃了他的果子,就受他些气儿,让他骂几句便也罢了。怎么又推倒他的树!若论这般情由,告起状来,就是你老子做官,也说不通。”行者道:“师父莫闹,那童儿都睡去了,只等他睡着了,我们连夜起身。”沙僧道:“哥啊,几层门都上了锁,闭得甚紧,如何走么?”行者笑道:“莫管!莫管!老孙自有法儿。”八戒道:“愁你没有法儿哩!你一变,变甚么虫蛭儿,瞒格子眼里就飞将出去,只苦了我们不会变的,便在此顶缸受罪哩!”唐僧道:“他若干出这个勾当,不同你我出去啊,我就念起旧话经儿,他却怎生消受!”八戒闻言,又愁又笑道:“师父,你说的那里话?我只听得佛教中有卷《楞严经》、《法华经》、《孔雀经》、《观音经》、《金刚经》,不曾听见个甚那旧话儿经啊。”行者道:“兄弟,你不知道,我顶上戴的这个箍儿,是观音菩萨赐与我师父的。师父哄我戴了,就如生根的一般,莫想拿得下来,叫做《紧箍儿咒》,又叫做《紧箍儿经》。他旧话儿经,即此是也。但若念动,我就头疼,故有这个法儿难我。师父你莫念,我决不负你,管情大家一齐出去。”说话之间,都已天昏,不觉东方月上。行者道:“此时万籁无声,冰轮明显,正好走了去罢。”八戒道:“哥啊,不要捣鬼,门俱锁闭,往那里走?”行者道:“你看手段!”好行者,把金箍棒捻在手中,使一个解锁法,往门上一指,只听得突蹡的一声响,几层门双鐄俱落,唿喇的开了门扇。八戒笑道:“好本事!

  就是叫小炉儿匠使掭子,便也不象这等爽利!”行者道:“这个门儿,有甚稀罕!就是南天门,指一指也开了。”却请师父出了门,上了马,八戒挑着担,沙僧拢着马,径投西路而去。行者道:

  “你们且慢行,等老孙去照顾那两个童儿睡一个月。”三藏道:   “徒弟,不可伤他性命;不然,又一个得财伤人的罪了。”行者道:“我晓得。”行者复进去,来到那童儿睡的房门外。他腰里有带的瞌睡虫儿,原来在东天门与增长天王猜枚耍子赢的。他摸出两个来,瞒窗眼儿弹将进去,径奔到那童子脸上,鼾鼾沉睡,再莫想得醒。他才拽开云步,赶上唐僧,顺大路一直西奔,这一夜马不停蹄,只行到天晓,三藏道:“这个猴头弄杀我也!你因为嘴,带累我一夜无眠!”行者道:“不要只管埋怨。天色明了,你且在这路旁边树林中将就歇歇,养养精神再走。”那长老只得下马,倚松根权作禅床坐下,沙僧歇了担子打盹,八戒枕着石睡觉。孙大圣偏有心肠,你看他跳树扳枝顽耍。四众歇息不题。

  却说那大仙自元始宫散会,领众小仙出离兜率,径下瑶天,坠祥云,早来到万寿山五庄观门首。看时,只见观门大开,地上干净,大仙道:“清风、明月,却也中用。常时节,日高三丈,腰也不伸,今日我们不在,他倒肯起早,开门扫地。”众小仙俱悦。行至殿上,香火全无,人踪俱寂,那里有明月、清风!众仙道:“他两个想是因我们不在,拐了东西走了。”大仙道:“岂有此理!修仙的人,敢有这般坏心的事!想是昨晚忘却关门,就去睡了,今早还未醒哩。”众仙到他房门首看处,真个关着房门,鼾鼾沉睡。这外边打门乱叫,那里叫得醒来?众仙撬开门板,着手扯下床来,也只是不醒。大仙笑道:“好仙童啊!成仙的人,神满再不思睡,却怎么这般困倦?莫不是有人做弄了他也?快取水来。”一童急取水半盏递与大仙。大仙念动咒语,噀一口水,喷在脸上,随即解了睡魔。

  二人方醒,忽睁睛抹抹脸,抬头观看,认得是仙师与世同君和仙兄等众,慌得那清风顿首,明月叩头道:“师父啊!你的故人,原是东来的和尚,一伙强盗,十分凶狠!”大仙笑道:“莫惊恐,慢慢的说来。”清风道:“师父啊,当日别后不久,果有个东土唐僧,一行有四个和尚,连马五口。弟子不敢违了师命,问及来因,将人参果取了两个奉上。那长老俗眼愚心,不识我们仙家的宝贝。他说是三朝未满的孩童,再三不吃,是弟子各吃了一个。不期他那手下有三个徒弟,有一个姓孙的,名悟空行者,先偷四个果子吃了。是弟子们向伊理说,实实的言语了几句,他却不容,暗自里弄了个出神的手段,苦啊!”二童子说到此处,止不住腮边泪落。众仙道:“那和尚打你来?”明月道:“不曾打,只是把我们人参树打倒了。”大仙闻言,更不恼怒,道:

  “莫哭!莫哭!你不知那姓孙的,也是个太乙散仙,也曾大闹天宫,神通广大。既然打倒了宝树,你可认得那些和尚?”清风道:

  “都认得。”大仙道:“既认得,都跟我来。众徒弟们,都收拾下刑具,等我回来打他。”

  众仙领命。大仙与明月、清风纵起祥光,来赶三藏,顷刻间就有千里之遥。大仙在云端里向西观看,不见唐僧;及转头向东看时,倒多赶了九百余里。原来那长老一夜马不停蹄,只行了一百二十里路,大仙的云头一纵,赶过了九百余里。仙童道:   “师父,那路旁树下坐的是唐僧。”大仙道:“我已见了。你两个回去安排下绳索,等我自家拿他。”清风先回不题。

  那大仙按落云头,摇身一变,变作个行脚全真。你道他怎生模样:穿一领百衲袍,系一条吕公绦。手摇塵尾,渔鼓轻敲。   三耳草鞋登脚下,九阳巾子把头包。飘飘风满袖,口唱《月儿高》。径直来到树下,对唐僧高叫道:“长老,贫道起手了。”那长老忙忙答礼道:“失瞻!失瞻!”大仙问:“长老是那方来的?为何在途中打坐?”三藏道:“贫僧乃东土大唐差往西天取经者。

  路过此间,权为一歇。”大仙佯讶道:“长老东来,可曾在荒山经过?”长老道:“不知仙宫是何宝山?”大仙道:“万寿山五庄观,便是贫道栖止处。”行者闻言,他心中有物的人,忙答道:“不曾!不曾!我们是打上路来的。”那大仙指定笑道:“我把你这个泼猴!你瞒谁哩?你倒在我观里,把我人参果树打倒,你连夜走在此间,还不招认,遮饰甚么?不要走!趁早去还我树来!”

  那行者闻言,心中恼怒,掣铁棒不容分说,望大仙劈头就打。大仙侧身躲过,踏祥光,径到空中。行者也腾云,急赶上去。大仙在半空现了本相,你看他怎生打扮:头戴紫金冠,无忧鹤氅穿。

  履鞋登足下,丝带束腰间。体如童子貌,面似美人颜。三须飘颔下,鸦瓴叠鬓边。相迎行者无兵器,止将玉塵手中拈。那行者没高没低的,棍子乱打。大仙把玉塵左遮右挡,奈了他两三回合,使一个袖里乾坤的手段,在云端里把袍袖迎风轻轻的一展,刷地前来,把四僧连马一袖子笼住。八戒道:“不好了!我们都装在拉縺里了!”行者道:“呆子,不是拉縺,我们被他笼在衣袖中哩。”八戒道:“这个不打紧,等我一顿钉钯,筑他个窟窿,脱将下去,只说他不小心,笼不牢,吊的了罢。”那呆子使钯乱筑,那里筑得动?手捻着虽然是个软的,筑起来就比铁还硬。

  那大仙转祥云,径落五庄观坐下,叫徒弟拿绳来。众小仙一一伺候。你看他从袖子里,却象撮傀儡一般,把唐僧拿出,缚在正殿檐柱上;又拿出他三个,每一根柱上,绑了一个;将马也拿出拴在庭下,与他些草料,行李抛在廊下。又道:“徒弟,这和尚是出家人,不可用刀枪,不可加铁钺,且与我取出皮鞭来,打他一顿,与我人参果出气!”众仙即忙取出一条鞭,不是甚么牛皮、羊皮、麂皮、犊皮的,原来是龙皮做的七星鞭,着水浸在那里。令一个有力量的小仙,把鞭执定道:“师父,先打那个?”大仙道:“唐三藏做大不尊,先打他。”行者闻言,心中暗道:“我那老和尚不禁打,假若一顿鞭打坏了啊,却不是我造的业?”他忍不住开言道:“先生差了。偷果子是我,吃果子是我,推倒树也是我,怎么不先打我,打他做甚?”大仙笑道:“这泼猴倒言语膂烈。这等便先打他。”小仙问:“打多少?”大仙道:“照依果数,打三十鞭。”那小仙轮鞭就打。行者恐仙家法大,睁圆眼瞅定,看他打那里。原来打腿,行者就把腰扭一扭,叫声“变!”变作两条熟铁腿,看他怎么打。那小仙一下一下的,打了三十,天早向午了。大仙又吩咐道:“还该打三藏训教不严,纵放顽徒撒泼。”那仙又轮鞭来打,行者道:“先生又差了。偷果子时,我师父不知,他在殿上与你二童讲话,是我兄弟们做的勾当。纵是有教训不严之罪,我为弟子的,也当替打,再打我罢。”大仙笑道:“这泼猴,虽是狡猾奸顽,却倒也有些孝意。既这等,还打他罢。”小仙又打了三十。行者低头看看,两只腿似明镜一般,通打亮了,更不知些疼痒。此时天色将晚,大仙道:“且把鞭子浸在水里,待明朝再拷打他。”小仙且收鞭去浸,各各归房。晚斋已毕,尽皆安寝不题。   那长老泪眼双垂,怨他三个徒弟道:“你等闯出祸来,却带累我在此受罪,这是怎的起?”行者道:“且休报怨,打便先打我,你又不曾吃打,倒转嗟呀怎的?”唐僧道:“虽然不曾打,却也绑得身上疼哩。”沙僧道:“师父,还有陪绑的在这里哩。”行者道:“都莫要嚷,再停会儿走路。”八戒道:“哥哥又弄虚头了。   这里麻绳喷水,紧紧的绑着,还比关在殿上被你使解锁法搠开门走哩!”行者道:“不是夸口说,那怕他三股的麻绳喷上了水,就是碗粗的棕缆,也只好当秋风!”正话处,早已万籁无声,正是天街人静。好行者,把身子小一小,脱下索来道:“师父去哑!”沙僧慌了道:“哥哥,也救我们一救!”行者道:“悄言!悄言!”他却解了三藏,放下八戒、沙僧,整束了褊衫,扣背了马匹,廊下拿了行李,一齐出了观门。又教八戒:“你去把那崖边柳树伐四颗来。”八戒道:“要他怎的?”行者道:“有用处,快快取来!”那呆子有些夯力,走了去,一嘴一颗,就拱了四颗,一抱抱来。行者将枝梢折了,将兄弟二人复进去,将原绳照旧绑在柱上。那大圣念动咒语,咬破舌尖,将血喷在树上,叫“变!”一根变作长老,一根变作自身,那两根变作沙僧、八戒,都变得容貌一般,相貌皆同,问他也就说话,叫名也就答应。他两个却才放开步,赶上师父。这一夜依旧马不停蹄,躲离了五庄观。只走到天明,那长老在马上摇桩打盹,行者见了,叫道:“师父不济!出家人怎的这般辛苦?我老孙千夜不眠,也不晓得困倦。

  且下马来,莫教走路的人,看见笑你,权在山坡下藏风聚气处,歇歇再走。”

  不说他师徒在路暂住。且说那大仙,天明起来,吃了早斋,出在殿上,教拿鞭来:“今日却该打唐三藏了。”那小仙轮着鞭,望唐僧道:“打你哩。”那柳树也应道:“打么。”乒乓打了三十。

  轮过鞭来,对八戒道:“打你哩。”那柳树也应道:“打么。”及打沙僧,也应道“打么。”及打到行者,那行者在路,偶然打个寒噤道:“不好了!”三藏问道:“怎么说?”行者道:“我将四颗柳树变作我师徒四众,我只说他昨日打了我两顿,今日想不打了。却又打我的化身,所以我真身打噤,收了法罢。”那行者慌忙念咒收法。   你看那些道童害怕,丢了皮鞭,报道:“师父啊,为头打的是大唐和尚,这一会打的都是柳树之根!”大仙闻言,呵呵冷笑,夸不尽道:“孙行者,真是一个好猴王!曾闻他大闹天宫,布地网天罗,拿他不住,果有此理。你走了便也罢,却怎么绑些柳树在此,冒名顶替?决莫饶他,赶去来!”那大仙说声赶,纵起云头,往西一望,只见那和尚挑包策马,正然走路。大仙低下云头,叫声:“孙行者!往那里走!还我人参树来!”八戒听见道:

  “罢了!对头又来了!”行者道:“师父,且把善字儿包起,让我们使些凶恶,一发结果了他,脱身去罢。”唐僧闻言,战战兢兢,未曾答应,沙僧掣宝杖,八戒举钉钯,大圣使铁棒,一齐上前,把大仙围住在空中,乱打乱筑。这场恶斗,有诗为证,诗曰:悟空不识镇元仙,与世同君妙更玄。三件神兵施猛烈,一根塵尾自飘然。左遮右挡随来往,后架前迎任转旋。夜去朝来难脱体,淹留何日到西天!

  他兄弟三众,各举神兵,一齐攻打,那大仙只把蝇帚儿演架。那里有半个时辰,他将袍袖一展,依然将四僧一马并行李,一袖笼去,返云头,又到观里。众仙接着,仙师坐于殿上,却又在袖儿里一个个搬出,将唐僧绑在阶下矮槐树上,八戒、沙僧各绑在两边树上。将行者捆倒,行者道:“想是调问哩。”不一时,捆绑停当,教把长头布取十匹来。行者笑道:“八戒!这先生好意思,拿出布来与我们做中袖哩!减省些儿,做个一口中罢了。”那小仙将家机布搬将出来。大仙道:“把唐三藏、猪八戒、沙和尚都使布裹了!”众仙一齐上前裹了。行者笑道:“好!

  好!好!夹活儿就大殓了!”须臾,缠裹已毕,又教拿出漆来。众仙即忙取了些自收自晒的生熟漆,把他三个布裹的漆了,浑身俱裹漆,上留着头脸在外。八戒道:“先生,上头倒不打紧,只是下面还留孔儿,我们好出恭。”那大仙又教把大锅抬出来。行者笑道:“八戒,造化!抬出锅来,想是煮饭我们吃哩。”八戒道:

  “也罢了,让我们吃些饭儿,做个饱死的鬼也好看。”众仙果抬出一口大锅支在阶下。大仙叫架起干柴,发起烈火,教:“把清油熬上一锅,烧得滚了,将孙行者下油锅扎他一扎,与我人参树报仇!”行者闻言暗喜道:“正可老孙之意。这一向不曾洗澡,有些儿皮肤燥痒,好歹荡荡,足感盛情。”顷刻间,那油锅将滚。

  大圣却又留心,恐他仙法难参,油锅里难做手脚,急回头四顾,只见那台下东边是一座日规台,西边是一个石狮子。行者将身一纵,滚到西边,咬破舌尖,把石狮子喷了一口,叫声“变!”变作他本身模样,也这般捆作一团,他却出了元神,起在云端里,低头看着道士。

  只见那小仙报道:“师父,油锅滚透了。”大仙教“把孙行者抬下去!”四个仙童抬不动,八个来,也抬不动,又加四个,也抬不动。众仙道:“这猴子恋土难移,小自小,倒也结实。”却教二十个小仙,扛将起来,往锅里一掼,烹的响了一声,溅起些滚油点子,把那小道士们脸上烫了几个燎浆大泡!只听得烧火的小童喊道:“锅漏了!锅漏了!”说不了,油漏得罄尽,锅底打破,原来是一个石狮子放在里面。大仙大怒道:“这个泼猴,着然无礼!教他当面做了手脚!你走了便罢,怎么又捣了我的灶?这泼猴枉自也拿他不住,就拿住他,也似抟砂弄汞,捉影捕风。

  罢!罢!罢!饶他去罢。且将唐三藏解下,另换新锅,把他扎一扎,与人参树报报仇罢。”那小仙真个动手,拆解布漆。行者在半空里听得明白,他想着:“师父不济,他若到了油锅里,一滚就死,二滚就焦,到三五滚,他就弄做个稀烂的和尚了!我还去救他一救。”好大圣,按落云头,上前叉手道“莫要拆坏了布漆,我来下油锅了。”那大仙惊骂道:“你这猢猴!怎么弄手段捣了我的灶?”行者笑道:“你遇着我就该倒灶,干我甚事?我才自也要领你些油汤油水之爱,但只是大小便急了,若在锅里开风,恐怕污了你的熟油,不好调菜吃,如今大小便通干净了,才好下锅。不要扎我师父,还来扎我。”那大仙闻言,呵呵冷笑,走出殿来,一把扯住。毕竟不知有何话说,端的怎么脱身,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西游记》


国学迷 韓非子二十卷 註解傷寒論十卷圖一卷傷寒明理論四卷 說文雙聲二卷 小學韻語一卷 宋書一百卷 [乾隆]欽定皇輿西域圖志四十八卷首四卷 蒙古遊牧記十六卷 梅花夢二卷 四婦人集五卷 精選中外時務文編四十四卷 千家詩注二卷 蜀輶日記四卷 文選六十卷 正蒙二卷 佳人餞行 會通館印正文苑英華辨證十卷 四銅鼓齋論畫集刻十二種 韋蘇州集十卷 時務報六十九期 湖墅雜鈔 介存齋集十四卷 綠野仙踪八十回 [咸豐]甘棠小志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古經解彚函十七種 同岑詩鈔十四卷 農書二十二卷 新鐫分類評注文武合編百子金丹十卷 昭代叢書十一集 十三經集字摹本 曲園雜纂三十六卷 漁洋山人精華錄箋注十二卷 安般簃集詩續十卷 紅蕉館詩鈔六卷 方言疏證十三卷附續方言二卷 小雲廬吟稿六卷 滄浪集鈔一卷 後西遊記不分卷 溫飛卿詩集九卷 [雍正]東川府志三卷 承恩堂詩集十卷 本草三家合註六卷附神農本草經百種錄一卷 七十二候表 篁韻盫詩鈔六卷 劉忠誠公遺集 [乾隆]彭澤縣志十六卷 天子肆獻祼饋食禮纂三卷 忠武侯祠墓志全函七卷首一卷末一卷 唐魯泉遺稿 外治壽世方初編四卷 周禮六卷 詞學叢書 讀通鑑論三十卷末一卷宋論十五卷續春秋左氏傳博議二卷春秋世論五卷 斜川集六卷 直齋書錄解題二十二卷 圭齋文集十六卷 廣博物志五十卷 春秋諸傳辨疑四卷 四書味根錄三十七卷 雲谷雜紀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因樹書屋詩稿十二卷 南省公餘錄一_梁章鉅撰.djvu 南省公餘錄二_梁章鉅撰.djvu 范伯子文集一_範當世著.djvu 范伯子文集二_範當世著.djvu 范伯子文集三_範當世著.djvu 范伯子文集四_範當世著.djvu 碧漪集一_民國譚新嘉輯.djvu 碧漪集二_民國譚新嘉輯.djvu 碧漪集三_民國譚新嘉輯.djvu 碧漪集四_民國譚新嘉輯.djvu 碧漪集五_民國譚新嘉輯.djvu 枕碧樓偶存稿一_民國沈家本撰.djvu 枕碧樓偶存稿二_民國沈家本撰.djvu 枕碧樓偶存稿三_民國沈家本撰.djvu 枕碧樓偶存稿四_民國沈家本撰.djvu 枕碧樓偶存稿五_民國沈家本撰.djvu 寄簃文存一_民國沈家本撰.djvu 寄簃文存二_民國沈家本撰.djvu 寄簃文存三_民國沈家本撰.djvu 寄簃文存四_民國沈家本撰.djvu 寄簃文存五_民國沈家本撰.djvu 寄簃文存六_民國沈家本撰.djvu 葚原詩說_冒春榮撰.djvu 瓊臺詩話一_蔣冕輯.djvu 瓊臺詩話二_蔣冕輯.djvu 頑潭詩話一_陳瑚輯.djvu 頑潭詩話二_陳瑚輯.djvu 星湄詩話一_徐傳詩撰.djvu 星湄詩話二_徐傳詩撰.djvu 隨園詩話一_袁枚撰.djvu 隨園詩話二_袁枚撰.djvu 隨園詩話三_袁枚撰.djvu 隨園詩話四_袁枚撰.djvu 隨園詩話五_袁枚撰.djvu 隨園詩話六_袁枚撰.djvu 遼詩話一_周春撰.djvu 遼詩話二_周春撰.djvu 公文緣起一_黃良玉撰.djvu 公文緣起二_黃良玉撰.djvu 花間集一_趙崇祚集.djvu 花間集二_趙崇祚集.djvu 花間集三_趙崇祚集.djvu 鳳林書院草堂詩餘_何士信輯.djvu 中興以來絕妙詞選一_黃昇輯.djvu 中興以來絕妙詞選二_黃昇輯.djvu 中興以來絕妙詞選三_黃昇輯.djvu 中興以來絕妙詞選四_黃昇輯.djvu 青雲梯一_元不著撰人.djvu 青雲梯二_元不著撰人.djvu 青雲梯三_元不著撰人.djvu 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_歐陽修撰.djvu 閒齋琴趣外篇_晁端禮撰.djvu 晁氏琴趣外篇_晁補之撰.djvu 周美成詞片玉集一_周邦顏撰.djvu 周美成詞片玉集二_周邦顏撰.djvu 蘆川詞一_張元幹撰.djvu 蘆川詞二_張元幹撰.djvu 酒邊集_向子═撰.djvu 渭南詞_陸游撰.djvu 於湖居士樂府_張孝祥撰.djvu 稼軒詞甲乙丙集一_辛棄疾撰.djvu 稼軒詞甲乙丙集二_辛棄疾撰.djvu 稼軒詞甲乙丙集三_辛棄疾撰.djvu 後村居士詩餘_劉克莊撰.djvu 竹山詞_蔣捷撰.djvu 磻溪詞_金丘處機撰.djvu 遺山樂府_金金元好撰.djvu 遺山先生新樂府一_金金元好撰.djvu 遺山先生新樂府二_金金元好撰.djvu 知常先生雲山集_元姬翼撰.djvu 天籟集_元白樸撰.djvu 秋澗先生樂府_元王惲撰.djvu 蟻術詞選_元邵復孺著.djvu 寫情集_劉基撰.djvu 葑煙亭詞_黎兆勳撰.djvu 草堂詩餘前集後集一_武陵逸史輯.djvu 草堂詩餘前集後集二_武陵逸史輯.djvu 填詞圖譜一_查繼超鑒定.djvu 填詞圖譜二_查繼超鑒定.djvu 填詞圖譜三_查繼超鑒定.djvu 填詞圖譜四_查繼超鑒定.djvu 填詞圖譜五_查繼超鑒定.djvu 詞韻_查繼超鑒定.djvu 退庵隨筆一_梁章鉅撰_x1_56.djvu 退庵隨筆二_梁章鉅撰.djvu 退庵隨筆三_梁章鉅撰.djvu 退庵隨筆四_梁章鉅撰.djvu 退庵隨筆五_梁章鉅撰.djvu 退庵隨筆六_梁章鉅撰.djvu 退庵隨筆七_梁章鉅撰.djvu 影談_管世灝撰.djvu 昨非庵日纂一_鄭瑄撰.djvu 昨非庵日纂二_鄭瑄撰.djvu 昨非庵日纂三_鄭瑄撰.djvu 昨非庵日纂四_鄭瑄撰.djvu 昨非庵日纂五_鄭瑄撰.djvu 昨非庵日纂六_鄭瑄撰.djvu 昨非庵日纂七_鄭瑄撰.djvu 原李耳載_李中馥撰.djvu 北東園筆錄一_梁恭辰撰.djvu 北東園筆錄二_梁恭辰撰.djvu 北東園筆錄三_梁恭辰撰.djvu 北東園筆錄四_梁恭辰撰.djvu 北東園筆錄五_梁恭辰撰.djvu 耳食錄二_樂鈞撰.djvu 裡乘一_許叔平撰.djvu 裡乘二_許叔平撰.djvu 裡乘三_許叔平撰.djvu 裡乘四_許叔平撰.djvu 客窗閒話一_吳薌═撰.djvu 客窗閒話二_吳薌═撰.djvu 客窗閒話三_吳薌═撰.djvu 壺天錄一_百一居士撰.djvu 壺天錄二_百一居士撰.djvu 鸝砭軒質言_戴蓮芬撰.djvu 夜譚隨錄一_和邦額撰.djvu 夜譚隨錄二_和邦額撰.djvu 夜譚隨錄三_和邦額撰.djvu 夜譚隨錄四_和邦額撰.djvu 夜雨秋燈塔錄一_宣鼎著.djvu 尊严若神 尊卑有伦 尊古蔑今 尊古贱今 尊姓大名 尊己卑人 尊师贵道 尊贤爱才 尊贤爱物 尊酒相逢 尊闻行知 遵常守故 遵而不失 佐国之谋 作不如程 作乱犯上 作作有芒 作作生芒 作作索索 作奸犯罪 作小服低 作怪兴妖 作牛作马 作耍为真 作育人材 作舍道旁 作茧自缠 作辍无常 作金石声 做一日和尚撞一天钟 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钟 做人做事 做小服低 做张做势 做张做致 做歉做好 做鬼做神 坐享其功 坐以待亡 坐冷板凳 坐地分账 坐失时机 坐愁行叹 坐戒垂堂 坐知千里 坐筹帷幄,决胜千里 坐而待旦 坐而待曙 坐耗山空 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坐视不理 坐视不顾 坐视成败 坐贾行商 坐镇雅俗 坐靡廪饩 左券之操 左右亲近 左右图史 左右摇摆 左右枝梧 左右采获 左对孺子,右顾稚子 左归右归 左手画方,右手画圆 左拥右抱 左挈右提 左搘右捂 左文右武 左旋右抽 左来右去 左说右说 左邻右里 左顾右视 座上宾 座无空席 胙土分茅 葄枕图史 馈贫之粮 哀毁逾恒 哀乐喜怒 哀切动人 挨挨擦擦 挨挨挤挤 挨挨抢抢 挨挨拶拶 挨挨桚桚 挨挨轧轧 挨身而入 挨丝切缝 捱捱挤挤 捱肩擦背 挨饥受冻 騃儿痴女 矮墙浅屋 蔼然仁人 蔼如仁者 爱财若命 爱弛色衰 爱戴之心 爱多憎至 爱河永浴 爱莫助之 爱无差等 爱物仁民 爱恶交攻 爱小便宜 爱欲其生,恶欲其死 暧暧内含光 碍手绊脚 安常守旧 安处常宁 安繁恋剧 安分洁己 安乐净土 安乐世界 安眉待眼 安贫若素 安贫守贱 安身之所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