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一百一十七回 睦州城箭射邓元觉 乌龙岭神助宋公明

第一百一十七回 睦州城箭射邓元觉 乌龙岭神助宋公明

话说宋江因要救取解珍、解宝的,到于乌龙岭下,正中了石宝计策。四下里伏兵齐起,前有石宝军马,后有邓元觉截住回路。石宝厉声高叫:“宋江不下马受降,更待何时?”关胜大怒,拍马抡刀战石宝。两将交锋未定,后面喊声又起。脑背后却是四个水军总管,一齐登岸,会同王绩、晁中,从岭上杀将下来。花荣急出,当住后队,便和王绩交战。斗无数合,花荣便走。王绩、晁中乘势赶来,被花荣手起,急放连珠二箭,射中二将,翻身落马。
众军呐声喊,不敢向前,退后便走。四个水军总管,见一连射死王绩、晁中,不敢向前,因此花荣抵敌得住。刺斜里又撞出两阵军来:一队是指挥白钦,一队是指挥景德。这里宋江阵中二将齐出,吕方便迎住白钦交战,郭盛便与景德相持,四下里分头杀,敌对死战。宋江正慌促间,只听得南军后面,喊杀连天,众军奔走。原来却是李逵引两个牌手--项充、李衮,一千步军,从石宝马军后面杀来。邓元觉引军却待来救应时,背后撞过鲁智深、武松,两口戒刀,横剁直砍,浑铁禅杖,一冲一戳,两个引一千步军,直杀入来。随后又是秦明、李应、朱仝、燕顺、马麟、樊瑞、一丈青、王矮虎,各带马军步军,舍死撞杀入来。四面宋
兵,杀散石宝、邓元觉军马,救得宋江等回桐庐县去,石宝也自收兵上岭去了。宋江在寨中称谢众将:“若非我兄弟相救,宋江已与解珍、解宝同为泉下之鬼。”吴用道:“为是兄长此去,不合愚意,惟恐有失,便遣众将相援。”宋江称谢不已。
且说乌龙岭上石宝、邓元觉两个元帅,在寨中商议道:“即目宋江兵马,退在桐庐县驻扎,倘或被他私越小路,度过岭后,睦州咫尺危矣。不若国师亲往清溪大内,面见天子,奏请添调军马,守护这条岭隘,可保长久。”邓元觉道:“元帅之言极当,小僧便往。”邓元觉随即上马,先来到睦州,见了右丞相祖士远说:“宋江兵强人猛,势不可当,军马席卷而来,诚恐有失。小僧特来奏请添兵遣将,保守关隘。”祖士远听了,便同邓元觉上马,离了睦州,一同到清溪县帮源洞中,先见了左丞相娄敏中说过了,奏请添调军马。次日早朝,方腊升殿,左右二丞相,一同邓元觉,朝见拜舞已毕,邓元觉向前起居万岁,便奏道:“臣僧元觉领着圣旨,与太子同守杭州。不想宋江军马,兵强将勇,席卷而来,势难迎敌,致被袁评事引诱入城,以致失陷杭州,太子贪战,出奔而亡。今来元觉与元帅石宝,退守乌龙岭关隘,近日连斩宋江四将,声势颇振。即目宋江已进兵到桐庐驻扎,诚恐早晚贼人私越小路,透过关来,岭隘难保。请陛下早选良将,添调精锐军马,同保乌龙岭关隘,以图退贼,克复城池。”方腊道:“各处军兵,已都调尽。近日又为歙州昱岭上关隘甚紧,又分去了数万军兵。止有御林军马,寡人要护御大内,如何四散调得开去?”邓元觉又奏道:“陛下不发救兵,臣僧无奈。若是宋兵度岭之后,睦州焉能保守?”左丞相娄敏中出班奏曰:“这乌龙岭
关隘,亦是要紧去处。臣知御林军兵,总有三万,可分一万,跟国师去保守关隘。乞我王圣鉴。”方腊不听娄敏中之言,坚执不肯调拨御林军马,去救乌龙岭。当日朝罢,众人出内。娄丞相与众官商议,只教祖丞相睦州分一员将,拨五千军,与国师去保乌龙岭。因此,邓元觉同祖士远回睦州来,选了五千精锐军马,首将一员夏侯成,回到乌龙岭寨内,与石宝说知此事。石宝道:“既是朝廷不拨御林军马,我等且守住关隘,不可出战。着四个水军总管,牢守滩头江岸边,但有船来,便去杀退,不可进兵。”

且不说宝光国师同石宝、白钦、景德、夏侯成五个守住乌龙岭关隘。却说宋江自折了将佐,只在桐庐县驻扎,按兵不动。一住二十余日,不出交战,忽有探马报道:“朝廷又差童枢密赍赏赐已到杭州。听知分兵两路,童枢密转差大将王禀,俵分赏赐,投昱岭关卢先锋军前去了。童枢密即目便到。”宋江见报,便与吴用众将,都离县二十里迎接。来到县治里,开读圣旨,便将赏赐分给众将。宋江等参拜童枢密,随即设宴管待。童枢密问道:“征进之间,多听得损折将佐。”宋江垂泪禀道:“往年跟随赵枢相,北征辽虏,兵将全胜,端的不曾折了一个将校。自从奉敕来征方腊,未离京师,首先去了公孙胜,驾前又留下了数人,进兵渡得江来,但到一处,必折损数人。近又有八、九个将佐,病倒在杭州,存亡未保。前面乌龙岭杀二次,又折了几将。盖因山险水急,难以对阵,急切不能打透关隘。正在忧惶之际,幸得恩相到此。”童枢密道:“今上天子,多知先锋建立大功,后闻损折将佐,特差下官引大将王禀、赵谭,前来助阵。已使王禀赏赐往卢先锋处,分俵给散众将去了。”随唤赵谭与宋江等相见,俱于桐庐县驻扎,饮宴管待已了。
次日,童枢密整点军马,欲要去打乌龙岭关隘。吴用谏道:“恩相未可轻动。且差燕顺、马麟去溪僻小径去处,寻览当村土居百姓,问其向道,别求小路,度得关那边去。两面夹攻,彼此不能相顾,此关唾手可得。”宋江道:“此言极妙。”随即差遣马麟、燕顺,引数十个军健,去村落中,寻访百姓问路。去了一日,至晚,引将一个老儿来见宋江。宋江问道:“这老者是甚人?”马麟道:“这老的是本处土居人户,都知这里路径溪山。”宋江道:“老者,你可指引我一条路径,过乌龙岭去,我自重重赏你。”老儿告道:“老汉祖居是此间百姓,累被方腊残害,无处逃躲,幸得天兵到此,万民有福,再见太平。老汉指引一条小路:过乌龙岭去,便是东管,取睦州不远,便到北门,却转过西门,便是乌龙岭。”宋江听了大喜,随即叫取银物,赏了引路老儿,留在寨中,又着人与酒饭管待。次日,宋江请启童枢密守把桐庐县,自领正偏将一十二员,取小路进发。那十二员,是花荣、秦明、鲁智深、武松、戴宗、李逵、樊瑞、王英、扈三娘、项充、李衮、凌振。随行马步军兵一万人数,跟着引路老儿便行。马摘銮铃,军士衔枚疾走。至小牛岭,已有一夥军兵拦路。宋江便叫李逵、项充、李衮冲杀入去,约有三、五百守路贼兵,都被李逵等杀尽。四更前后,已到东管。本处守把将伍应星,听得宋兵已透过东管,思量部下只有二千人马,如何迎敌得,当时一哄都走了。迳回睦州,报与祖丞相等知道:“今被宋江军兵,私越小路,已透过乌龙岭这边,尽到东管来了。”祖士远听了大惊,急聚众将商议。宋江已令炮手凌振放起连珠炮。乌龙岭上寨中石宝等听得大惊,急使指挥白钦引军探时,见宋江旗号,遍天遍地,摆满山林。急退回岭上寨中,报与石宝等。石宝便道:“既然朝廷不发救兵,我等只坚守关隘,不要去救。”邓元觉便道:“元帅差矣!如今若不调兵救应睦州,也自由可。倘或内苑有失,我等亦不能保。你不去时,我自去救应睦州。”石宝苦劝不住。邓元觉点了五千人马,绰了禅杖,带领夏侯成下岭去了。
且说宋江引兵到了东管,且不去打睦州,先来取乌龙岭关隘,却好正撞着邓元觉。军马渐近,两军相迎,邓元觉当先出马挑战。花荣看见,便向宋江耳边低低道:“此人则除如此如此可获。”宋江点头道是,就嘱付了秦明。两将都会意了。秦明首先出马,便和邓元觉交战。斗到五、六合,秦明回马便走,众军各自东西四散。邓元觉看见秦明输了,倒撇了秦明,迳奔来捉宋江。原来花荣已准备了,护持着宋江,只待邓元觉来得较近,花荣满满地攀着弓,觑得亲切,照面门上飕地一箭。弓开满月,箭发流星,正中邓元觉面门,坠下马去,被众军杀死。一齐卷杀拢来,南兵大败,夏侯成抵敌不住,便奔睦州去了,宋兵直杀到乌龙岭上,擂木、炮石,打将下来,不能上去。宋兵却杀转来,先打睦州。

且说祖丞相见首将夏侯成逃来报说:“宋兵已度过东管,杀了邓国师,即日来打睦州。”祖士远听了,便差人同夏侯成去清溪大内,请娄丞相入朝启奏:“现今宋兵已从小路透过到东管,前来攻打睦州甚急,乞我王早发军兵救应,迟延必至失陷。”方腊听了大惊,急宣殿前太尉郑彪,点与一万五千御林军马,星夜去救睦州。郑彪奏道:“臣领圣旨,乞请天师同行策应,可敌宋江。”方腊准奏,便宣灵应天师包道乙。当时宣诏天师,直至殿下面君。包道乙打了稽首。方腊传旨道:“今被宋江兵马,看看侵犯寡人地面,累次陷了城池兵将。即目宋兵俱到睦州,可望天师阐扬道法,护国救民,以保江山社稷。”包天师奏道:“主上宽心,贫道不才,邾胸中之学识,仗陛下之洪福,一扫宋江兵马。”方腊大喜赐坐,设宴管待。包道乙饮罢,辞帝出朝。包天师便和郑彪、夏侯成商议起军。

原来这包道乙祖是金华山中人,幼年出家,学左道之法。向后跟了方腊,谋叛造反,但遇交锋,必使妖法害人,有一口宝剑,号为玄元混天剑,能飞百步取人。协助方腊,行不仁之事。因此尊为灵应天师。那郑彪原是婺州兰溪县都头出身,自幼使得枪棒惯熟,遭际方腊,做到殿帅太尉。酷爱道法,礼拜包道乙为师,学得他许多法术在身,但遇杀之处,必有云气相随。因此,人呼为郑魔君。这夏候成,亦是婺州山中人,原是猎户出身,惯使钢叉,自来随着祖丞相管领睦州。当日三个在殿帅府中,商议起军,门吏报道:“有司天太监浦文英来见。”天师问其来故,浦文英说道:“闻知天师与太尉将军三位,提兵去和宋兵战。文英夜观干象,南方将星,皆是无光,宋江等将星,尚有一半明朗者。天师此行虽好,只恐不利。何不回奏主上,商量投拜为上,且解一国之厄。”包天师听了大怒,掣出玄元混天剑,把这浦文英一剑挥为两段,急动文书,申奏方腊去讫。当下便遣郑彪为先锋,调前部军马出城前进。包天师为中军,夏侯成为合后,军马进发,来救睦州。 且说宋江兵将,攻打睦州,未见次第,忽闻探马报来,清溪救军到了。宋江听罢,便差王矮虎、一丈青两个出哨迎敌。夫妻二人,带领三千马军,投清溪路上来,正迎着郑彪,首先出马,便与王矮虎交战。两个更不打话,排开阵势,交马便斗。才到八、九合,只见郑彪口里念念有词,喝声道:“疾!”就头盔顶上,流出一道黑气来。黑气之中,立着一个金甲天神,手持降魔宝杵,从半空里打将下来。王矮虎看见,吃了一惊,手忙脚乱,失了枪法,被郑魔君一枪,戳下马去。一丈青看见戳了他丈夫落马,急舞双刀去救时,郑彪便来交战。略战一合,郑彪回马便走。一丈青要报丈夫之仇,急赶将来。郑魔君歇住铁枪,舒手去身边锦袋内,摸出一块镀金铜砖,扭回身,看着一丈青面门上只一砖,打落下马而死。可怜能战佳人,到此一场春梦。那郑魔君招转军马,却赶宋兵。宋兵大败,回见宋江,诉说王矮虎、一丈青都被郑魔君戳打伤死,带去军兵,折其大半。宋江听得又折了王矮虎、一丈青,心中大怒,急点起军马,引了李逵、项充、李衮,带了五千人马,前去迎敌。早见郑魔君军马已到。宋江怒气填胸,当先出马,大喝郑彪道:“逆贼怎敢杀吾二将!”郑彪便提枪出马,要战宋江。李逵见了大怒,掣起两把板斧,便飞奔出去,项充、李兖急舞蛮牌遮护,三个直冲杀入郑彪怀里去。那魔君回马便走,三个直赶入南兵阵里去。宋江恐折了李逵,急招起五千
人马,一齐掩杀,南兵四散奔走。宋江且叫鸣金收兵,两个牌手当得李逵回来,只见四下里乌云罩合,黑气漫天,不分南北东西,白昼如夜。宋江军马,前无去路,黑茫茫不见一物,自乱起来。宋江仰天叹曰:“莫非吾当死债此地矣!”从巳牌直到未牌,方才黑雾消散,微有些亮光,看见一周遭都是金甲大汉,团团围住。宋江见了惊倒在地,口中只说:“乞赐早死”,不敢仰面,耳边但听得风雨之声。手下将士,一个个都伏地受死。须臾,风雨过处,宋江却不见刀斧砍来,有一个来搀道:“请起!”宋江抬头看时,前面却是个秀才(以下缺文)

“折了将佐,武松已成了废人,鲁智深又不知去向,不由我不伤感。”吴用劝道:“兄长且宜开怀,即目正是擒捉方腊之时,只以国家大事为重,不可忧损贵体。”宋江指着许多松树,说梦中之事,与军师知道。吴用道:“既然有此灵验之梦,莫非此处坊隅庙宇,有灵显之神,故来护佑兄长。”宋江道:“军师所见极当,就与足下进山寻访。”吴用当与宋江信步行入山林。未及半箭之地,松树林中,早见一所庙宇,金书牌额上写“乌龙神庙”。宋江、吴用入庙上殿看时,吃了一惊,殿上塑的龙君圣像,正和梦中见者无异。宋江再拜恳谢道:“多蒙龙君神圣救护之恩,未能报谢,望乞灵神助威。若平复了方腊,敬当一力申奏朝廷,重建庙宇,加封圣号。”宋江、吴用拜罢下阶,看那石碑时,神乃唐朝一进士,姓邵名俊,应举不第,坠江而死,天帝怜其忠直,赐作龙神。本处人民祈风得风,祈雨得雨,以此建立庙宇,四时享祭。宋江看了,随即叫取乌猪、白羊,祭祀已毕,出庙来再看备细,见周遭松树显化,可谓异事。直至如今,严州北门外,有乌龙大王庙,亦名万松林。
且说宋江谢了龙君庇佑之恩,出庙上马,回到中军寨内,便与吴用商议打睦州之策。坐至半夜,宋江觉道神思困倦,伏几而卧,只闻一人报曰:“有邵秀才相访。”宋江急忙起身,出帐迎接时,只见邵龙君长揖宋江道:“昨日若非小生救护,义士已被包道乙作起邪法,松树化人,擒获足下矣。适间深感祭奠之礼,特来致谢,就行报知睦州来日可破,方腊十三旬日可擒。”宋江正待邀请入帐再问间,忽被风声一搅,撒然觉来,又是一梦。宋江急请军师圆梦,说知其事。吴用道:“既是龙君如此显灵,来日便可进兵,攻打睦州。”宋江道:“言之极当。”至天明,传下军令,点起大队人马,攻取睦州,便差燕顺、马麟,守住乌龙岭这条大路,却调关胜、花荣、秦明、朱仝四员正将,当先进兵,来取睦州,便望北门攻打,却令凌振施放九厢子母等火炮,直打入城去。那火炮飞将起去,震的天崩地动,岳撼山摇,城中军马,惊得魂消魄丧,不杀自乱。且说包天师、郑魔君后军,已被鲁智深杀散,追赶夏侯成,不知下落。那时已将军马退入城中屯驻,却和右丞相祖士远、参政沈寿、佥书桓逸、元帅谭高、守将伍应星等商议;“宋兵已至,何以解救?”祖士远道:“兵临城下,将至濠边,若不死战,何以解之!打破城池,必被擒获,事在危急,尽须向前!”当下郑魔君引着谭高、伍应星,并牙将十数员,领精兵一万,开放城门,与宋江对敌。宋江教把军马略退半箭之地,让他军马出城摆列。那包天师拿着把交椅,坐在城头上,祖丞相、沈参政并桓佥书,皆坐在敌楼上看。郑魔君便挺跃枪马出阵。宋江阵上大刀关胜,出马舞刀,来战郑彪。二将交马,斗不数合,那郑彪如何敌得关胜,只办得架隔遮拦,左右躲闪。这包道乙正在城头上看了,便作妖法,口中念念有词,喝声道:“疾!”念着那助咒法,吹口气去,郑魔君头上滚出一道黑气,黑气中间显出一尊金甲神人,手提降魔杵,望空打将下来。南军队里,荡起昏邓邓黑云来。宋江见了,便唤混世魔王樊瑞来看,急令作法,并自念天书上回风破暗的密咒秘诀。只见关胜头盔上,早卷起一道白云,白云之中,也显出一尊神将,红发青脸,碧眼撩牙,骑一条乌龙,手执铁锤,去战郑魔君头上那尊金甲神人,下面两军呐喊。二将交锋,战无数合,只见上面那骑乌龙的天将,战退了金甲神人。下面关胜一刀,砍了郑魔君于马下。包道乙见宋军中风起雷响,急待起身时,被凌振放起一个轰天炮,一个火弹子,正打中包天师,头和身躯,击得粉碎。南兵大败,乘势杀入睦州,朱仝把元帅谭高一枪,戳在马下,李应飞刀杀死守将伍应星。睦州城下,见一火炮打中了包天师身躯,南军都滚下城去了。宋江军马,已杀入城,众将一发向前,生擒了祖丞相、沈参政、桓佥书,其余牙将,不问姓名,俱被宋兵杀死。
宋江等入城,先把火烧了方腊行宫,所有金帛,就赏与了三军众将,便出榜文安抚了百姓。尚兀自点军未了,探马飞报将来:“西门乌龙岭上,马麟被白钦一标枪标下去,石宝赶上,复了一刀,把马麟剁做两段。燕顺见了,便向前来战时,又被石宝那厮,一流星锤打死。 石宝得胜,即目引军乘势杀来。”宋江听得又折了燕顺、马麟,扼腕痛哭不尽。急差关胜、花荣、秦明、朱仝四将,迎敌石宝、白钦,就要取乌龙岭关隘。不是这四将来乌龙岭厮杀,有分教:清溪县里,削平哨聚贼兵;帮源洞中,活捉草头天子。直教:宋江等名标青史千年在,功播清时万古传。毕竟宋江等怎地迎敌?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正風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平.djvu 正風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平.djvu 正風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平.djvu 正風半月刊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京.djvu 正風半月刊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京.djvu 正風半月刊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京.djvu 正風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平.djvu 正風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平.djvu 正風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平.djvu 正風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平.djvu 正風_余天休中華印書局北平.djvu 正風_余天休中華印書局北平.djvu 正風半月刊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京.djvu 正風半月刊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京.djvu 正風半月刊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京.djvu 正風半月刊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京.djvu 正風半月刊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京.djvu 正風半月刊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京.djvu 正風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平.djvu 正風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平.djvu 正風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平.djvu 正風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平.djvu 正風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平.djvu 正風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平.djvu 正風半月刊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京.djvu 正風半月刊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京.djvu 正風半月刊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京.djvu 正風半月刊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京.djvu 正風半月刊_余天休正風雜誌社北京.djvu 丙辰_丙辰雜誌社泰東圖書局上海.djvu 世風_曾尼維洪流文藝學社上海.djvu 世風_曾尼維洪流文藝學社上海.djvu 世風_曾尼維洪流文藝學社上海.djvu 世界_林素珊世界半月刊社上海.djvu 東方副刊_蘇繼頃商務印書館各地.djvu 東方副刊_蘇繼頃商務印書館各地.djvu 東方副刊_蘇繼頃商務印書館各地.djvu 東北文化_東北文化編輯委員會東北文化社合江.djvu 東北文化_東北文化編輯委員會東北文化社合江.djvu 東北礦學會報_東北大學遼寧.djvu 東北經濟_東北政委會經濟委員會.djvu 東北經濟_東北政委會經濟委員會.djvu 東北經濟_東北政委會經濟委員會.djvu 東北經濟_東北政委會經濟委員會.djvu 東北集刊_國立東北大學文科研究所國立東北大學出版組.djvu 東西_陶亢德古今出版社上海.djvu 東亞醫報_黃天民東亞醫學社東京.djvu 東吳_蘇州東吳大學校東吳學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東吳_蘇州東吳大學校東吳學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東吳_蘇州東吳大學校東吳學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東吳_蘇州東吳大學校東吳學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東吳法聲_東吳法學院出版委員會.djvu 東南評論_黃問白建國文化出版社江西.djvu 東南評論_黃問白建國文化出版社江西.djvu 東南戰線_駱耕漠,邵荃麟東南戰線社.djvu 民主論壇_民主論壇社民主論壇社上海.djvu 民主青年_關東青聯總會編印.djvu 民主青年_關東青聯總會編印.djvu 在毛澤東旗幟下前進.djvu 青年團旅大區團代大會特輯.djvu 青年.djvu 青年.djvu 武岡_武岡同鄉會編輯部武岡同鄉會編輯部.djvu 武進教育彙編_武進縣教育會武進縣知事公署武進縣教育會.djvu 民主青年.djvu 民主青年_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djvu 民主青年_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djvu 民主青年_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djvu 民主青年_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djvu 民主青年_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djvu 民主青年_中國青年團旅大區團委中國青年團旅大區團委大連.djvu 民主青年_中國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中國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大連.djvu 民主青年_中國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中國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大連.djvu 民主青年_中國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中國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大連.djvu 民主青年_中國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中國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大連.djvu 中華論壇_章伯鈞.djvu 民主青年_中國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編中國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編大連.djvu 民主青年_中國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中國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大連.djvu 民主青年_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旅大區團委民主青年社大連.djvu 民眾教育月刊_江蘇省立民眾教育館編輯部江蘇省立民眾教育館編輯部江蘇省.djvu 民間旬報.djvu 民間旬報.djvu 民間旬報.djvu 民間旬報.djvu 民間旬報.djvu 民間旬報.djvu 民間意識.djvu 民間意識.djvu 民間意識.djvu 民間意識.djvu 民間意識.djvu 民間意識.djvu 民間意識.djvu 民聲週報.djvu 民聲週報.djvu 民聲週報.djvu 民聲週報.djvu 民聲週報.djvu 民聲週報.djvu 民聲週報.djvu 民聲週報.djvu 民鳴雜誌3-4號合訂本國民會議特刊號_學術研究會民200415出版.djvu 民族詩壇_盧冀野獨立出版社.djvu 司法公報_司法部參事廳司法部總務廳第四科司法公報發行所.djvu 司法公報_司法部參事廳司法部總務廳第四科司法公報發行所.djvu 司法公報_司法部參事廳司法部總務廳第四科司法公報發行所.djvu 司法公報_司法部參事廳司法部總務廳第四科司法公報發行所.djvu 司法公報_司法部參事廳司法部總務廳第四科司法公報發行所.djvu 司法公報_司法部參事廳司法部總務廳第四科司法公報發行所.djvu 司法公報_司法部參事廳司法部總務廳第四科司法公報發行所.djvu 司法公報_司法部參事廳司法部總務廳第四科司法公報發行所.djvu 司法公報_司法部參事廳司法部總務廳第四科司法公報發行所.djvu 司法公報_司法部參事廳司法部總務廳第四科司法公報發行所.djvu 司法公報_司法部參事廳司法部總務廳第四科司法公報發行所.djvu 司法公報_司法部參事廳司法部總務廳第四科司法公報發行所.djvu 司法公報_司法部參事廳司法部總務廳第四科司法公報發行所.djvu 司法公報_司法部參事廳司法部總務廳第四科司法公報發行所.djvu 司法公報_司法部參事廳司法部總務廳第四科司法公報發行所.djvu 司法公報_司法部參事廳司法部總務廳第四科司法公報發行所.djvu 司法公報_司法部參事廳司法部總務廳第四科司法公報發行所.djvu 包荒匿瑕 宝窗自选 宝钗分股 宝马雕车 报仇心切 报喜不报忧 报怨雪耻 报效万一 报李投桃 抱一为式 抱不平 抱关之怨 抱关执钥 抱头痛哭 抱屈含冤 抱屈衔冤 抱德炀和 抱怨雪耻 抱恨黄泉 抱愚守迷 抱成一团 抱才而困 抱打不平 抱朴含真 抱枝拾叶 抱柱含谤 抱残守阙 抱火厝薪 抱火寝薪 抱璞泣血 抱瓮出灌 抱罪怀瑕 抱虎枕蛟 抱赃叫屈 暴不肖人 暴厉恣睢 暴发户 暴富乞儿 暴殒轻生 暴饮暴食 苞笼万象 薄唇轻言 薄情无义 褒衣危冠 褒衣缓带 饱其私囊 饱当知人饥 饱经沧桑 饱谙经史 饱食思淫欲 饱食终日 饱餐一顿 鲍鱼之次 鸨合狐绥 倍日并行 倍称之息 倍道兼进 倍道而行 北去南来 北宫婴儿 北斗之尊 北窗之友 北芒垒垒 北辰星拱 北门南牙 卑己自牧 卑论侪俗 卑谄足恭 卑辞厚币 卑陋龌龊 卑陬失色 备位将相 备多力分 备尝艰难 备预不虞 悖逆不轨 悲伤憔悴 悲喜交加 悲喜交至 悲喜兼集 悲悲切切 悲愁垂涕 悲欢合散 悲欢聚散 悲泗淋漓 悲痛欲绝 悲观主义 悲观厌世 悲观失望 杯中之物 杯圈之思 杯残炙冷 杯盘狼籍 杯酒解怨 杯酒言欢 背信负义 背公向私 背公徇私 背前面后 背地厮说 背故向新 背曲腰弯 背曲腰躬 背生芒刺 背盟败约 背紫腰金 背约负盟 背黑锅 贝联珠贯 贝锦萋菲 夯雀先飞 奔播四出 奔竞之士 本位主义 本固枝荣 本地风光 本末相顺 本末终终 本本主义 本本分分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