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一百一十一回 张顺夜伏金山寺 宋江智取润州城

第一百一十一回 张顺夜伏金山寺 宋江智取润州城

话说这九千三百里扬子大江,远接三江,却是汉阳江、浔阳江、扬子江。从泗川直至大海,中间通着多少去处,以此呼为万里长江。地分吴楚,江心内有两座山:一座唤做金山,一座唤做焦山。金山上有一座寺,绕山起盖,谓之寺里山;焦山上一座寺,藏在山回里,不见形势,谓之山里寺。这两座山,生在江中,正占着楚尾吴头,一边是淮东扬州,一边是浙西润州,今时镇江是也。 且说润州城郭,却是方腊手下东厅枢密使吕师囊守把江岸。此人原是歙州富户,因献钱粮与方腊,官封为东厅枢密使。幼年曾读兵书战策,惯使一条丈八蛇矛,武艺出众。部下管领着十二个统制官,名号“江南十二神”,协同守把润州江岸。那十二神:
“擎天神”福州沈刚;“游弈神”歙州潘文得;“遁甲神”睦州应明;“六丁神”明州徐统;“霹雳神”越州张近仁;“巨灵神”杭州沈泽;“太白神”湖州赵毅;“太岁神”宣州高可立;“吊客神”常州范 畴“黄 神”润州卓万里;“豹尾神”江州和潼;“丧门神”苏州沈林

话说枢密使吕师囊,统领着五万南兵,据住江岸。甘露亭下,摆列着战船三千余只,江北岸却是瓜洲渡口,摇荡荡地无甚险阻。
此时先锋使宋江兵马战船,水陆并进,已到淮安了,约至扬州取齐。当日宋先锋在帐中,与军师吴用等商议:“此去大江不远,江南岸便是贼兵守把,谁人与我先去探路一遭,打听隔江消息,可以进兵?”帐下转过四员战将,皆云愿往。那四个:一个是“小旋风”柴进;一个是“浪里白跳”张顺;一个是“拚命三郎”石秀;一个是“活阎罗”阮小七。宋江道:“你四人分作两路:张顺和柴进,阮小七和石秀,可直到金焦二山上宿歇,打听润州贼巢虚实,前来扬州回话。”四人辞了宋江,各带了两个伴当,扮做客人,取路先投扬州来。此时一路百姓,听得大军来征方腊,都挈家搬在村里躲避了。四个人在扬州城里分别,各办了些干粮,石秀自和阮小七带了两个伴当,投焦山去了。
却说柴进和张顺也带了两个伴当,将干粮捎在身边,各带把锋快尖刀,提了朴刀,四个奔瓜洲来。此时正是初春天气,日暖花香,到得扬子江边,登高一望,淘淘雪浪,滚滚烟波,是好江景也!
这柴进二人,望见北固山下,一带都是青白二色旌旗,岸边一字儿摆着许多船只,江北岸上,一根木头也无。柴进道:“瓜洲路上,虽有屋宇,并无人住,江上又无渡船,怎生得知隔江消息?”张顺道:“须得一间屋儿歇下,看兄弟赴水过去对江金山脚下,打听虚实。”柴进道:“也说得是。”当下四个人奔到江边,见一带数间草房,尽皆关闭,推门不开。张顺转过侧首,掇开一堵壁子,钻将入去,见个白头婆婆,从驳边走起来。张顺道:“婆婆,你家为甚不开门?”那婆婆答道:“实不瞒客人说,如今听得朝廷起大军来,与方腊厮杀。我这里正是风门水口。有些人家,都搬了别处去躲,只留下老身在这里看屋。”
张顺道:“你家男子汉那里去了?”婆婆道:“村里去望老小去了。”张顺道:“我有四个人,要渡江过去,那里有船觅一只?”婆婆道:“船却那里去讨?近日吕枢密听得大军来和他杀,都把船只拘管过润州去了。”张顺道:“我四人自有粮食,只借你家宿歇两日,与你些银子作房钱,绝不搅扰你。”婆婆道:“歇却不妨,只是没床席。”张顺道:“我们自有措置。”婆婆道:“客人,只怕早晚有大军来!”张顺道:“我们自有回避。”
当时开门,放柴进和伴当入来,都倚了朴刀,放了行李,取些干粮烧饼出来了。张顺再来江边,望那江景时,见金山寺正在江心里,但见:
江吞鳌背,山耸龙鳞,烂银盘涌出青螺,软翠堆远拖素练。遥观金殿,受八面之天风;远望钟楼,倚千层之石壁。梵塔高侵沧海日,讲堂低映碧波云。无边阁,看万里征帆;飞步亭,纳一天爽气。郭璞墓中龙吐浪,金山寺里鬼移灯。
张顺在江边看了一回,心中思忖道:“润州吕枢密,必然时常到这山上。我且今夜去走一遭,必知消息。”回来和柴进商量道:“如今来到这里,一只小船也没,怎知隔江之事。我今夜把衣服打拴了,两个大银顶在头上,直赴过金山寺去,把些财贿与那和尚,讨个虚实,回报先锋哥哥。你只在此间等候。”柴进道:“早干了事便回。”
是夜星月交辉,风恬浪静,水天一色,黄昏时分,张顺脱膊了,扁扎起一腰白绢水裙儿,把这头巾衣服,裹了两个大银,拴缚在头上,腰间带一把尖刀,从瓜洲下水,直赴江心中来。那水淹不过他胸脯,在水中如走旱路。看看赴到金山脚下,见石峰边缆着一只小船,张顺爬到船边,除下头上衣包,解了湿衣,擦拭了身上,穿上衣服,坐在船中。听得润州更鼓,正打三更,张顺伏在船内望时,只见上溜头一只小船,摇将过来。张顺看了道:“这只船来得跷蹊,必有奸细!”便要放船开去,不想那只船一条大索系了,又无橹篙,张顺只得又脱了衣服,拔出尖刀,再跳下江里,直赴到那船边。
船上两个人摇着橹,只望北岸,不堤防南边,只顾摇。张顺却从水底下一钻,钻到船边,扳住船舷把尖刀一削,两个摇橹的撒了橹,倒撞下江里去了。张顺早跳在船上。那船舱里钻出两个人来,张顺手起一刀,砍得一个下水去,那个吓得倒入舱里去。
张顺喝道:“你是甚人?那里来的船只?实说,我便饶你!”那人道:“好汉听禀:小人是此间扬州城外定浦村陈将士家干人,使小人过润州投拜吕枢密那里献粮准了,使个虞候和小人同回,索要白粮五万石,船三百只,作进奉之礼。”张顺道:“那个虞候,姓甚名谁?是在那里?”干人道:“虞候姓叶名贵,却才好汉砍下江里去的便是。”张顺道:“你却姓甚?甚么名字?几时过去投拜?船里有甚物件?”干人道:“小人姓吴名成,今年正月初七日渡江。吕枢密直教小人去苏州,见了御弟三大王方貌,关了号色旌旗三百面,并主入陈将士官诰,封做扬州府尹,正授中明大夫名爵,更有号衣一千领,及吕枢密札付一道。”张顺又问道:“你的主人,姓甚名字?有多少人马?”吴成道:“人有数千,马有百十余匹。嫡亲有两个孩儿,好生了得,长子陈益,次子陈泰。主人将士,叫做陈观。”张顺都问了备细,一刀也把吴成剁下水里去了。船尾上摇起橹来,迳摇到瓜洲。
柴进听橹声响,急忙出来看时,见张顺摇只船来,柴进便问来由。张顺把前事一一说了,柴进大喜,去船舱里,取出一包袱文书,并三百面红绢号旗,杂色号衣一千领,做两担打叠了。张顺道:“我却去取了衣裳来。”把船再摇到金山脚下,取了衣裳,巾帻,银子,再摇到瓜洲岸边,天色方晓,重雾罩地。张顺把船砍漏,推开江里去沉了。来到屋下,把三二两银子,与了婆婆,两个伴当,挑了担子,迳回扬州来。此时宋先锋军马,俱屯扎在扬州城外,本州官员,迎接宋先锋入城馆驿内安下,连日筵宴,供给军士。
却说柴进,张顺伺候席散,在馆驿内见了宋江,备说陈观父子交结方腊,早晚诱引贼兵渡江,来打扬州。天幸江心里遇见,教主帅成这件功劳。宋江听了大喜,便请军师吴用商议用甚良策。吴用道:“既有这个机会,觑润州城易如反掌!先拿了陈观,大事便定。只除如此如此。”即时唤“浪子”燕青,扮做叶虞候,教解珍、解宝扮做南军。问了定浦村路头,解珍、解宝挑着担子,燕青都领了备细言语,三个出扬州城来,取路投定浦村。离城四十余里,早问到陈将士庄前。见门首二三十庄客,都整整齐齐,一般打扮。
当下燕青改作浙人乡谈,与庄客唱喏道:“将士宅上,有么?”庄客道:“客人那里来?”燕青道:“从润州来。渡江错走了路,半日盘旋,问得到此。”庄客见说,便引入客房里去,教歇了担子,带燕青到后厅来见陈将士。燕青便下拜道:“叶贵就此参见!”拜罢,陈将士问道:“足下何处来?”燕青打浙音道:“回避闲人,方敢对相公说。”陈将士道:“这几个都是我心腹人,但说不妨。”燕青道:“小人姓叶名贵,是吕枢密帐前虞候。正月初七日,接得吴成密书,枢密甚喜,特差叶贵送吴成到苏州,见御弟三大王,备说相公之意。三大王使人启奏,降下官诰,就封相公为扬州府尹。两位直阁舍人,待吕枢密相见了
时,再定官爵。今欲使令吴成回程,谁想感冒风寒病症,不能动止。枢密怕误了大事,特差叶贵送到相公官诰,并枢密文书、关防、牌面、号旗三百面、号衣一千领,克日定时,要相公粮食船只,前赴润州江岸交割。”便取官诰文书,递与陈将士看了,大喜,忙摆香案,望南谢恩已了,便唤陈益、陈泰出来相见。燕青叫解珍、解宝取出号衣号旗,入后厅交付;陈将士便邀燕青请坐。
燕青道:“小人是个走卒,相公处如何敢坐?”陈将士道:“足下是那壁恩相差来的人,又与小官诰敕,怎敢轻慢?权坐无妨。”燕青再三谦让了,远远地坐下。陈将士叫取酒来,把盏劝燕青;燕青推却道:“小人天戒不饮酒。”待他把过三两巡酒,两个儿子,都来与父亲庆贺递酒。燕青把眼使叫解珍、解宝行事。解宝身边取出不按君臣的药,头张人眼慢,放在酒壶里。燕青便起身说道:“叶贵虽然不曾将酒过江,借相公酒果,权为上贺之意。”便斟一大锺酒,上劝陈将士,满饮此杯。随即便劝陈益、陈泰两个,各饮了一杯。当面有几个心腹庄客,都被燕青劝了一杯。
燕青那嘴一努,解珍出来外面,寻了火种,身边取出号旗号炮,就庄前放起。左右两边,已有头领等候,只听号炮响,前来策应。燕青在堂里,见一个个都倒了,身边掣出短刀,和解宝一齐动手,早都割下头来。庄门外哄动十个好汉,从前面打将入来。
那十员将佐:“花和尚”鲁智深,“行者”武松,“九纹龙”史进,“病关索”杨雄,“黑旋风”李逵,“八臂那吒”项充,“飞天大圣”李衮,“丧门神”鲍旭,“锦豹子”杨林,“病大虫”薛永。门前众庄客,那里迎敌得住?里面燕青、解珍、解宝早提出陈将士父子首级来;庄门外又早一彪人马官军到来,为首六员将佐。那六员:“美髯公”朱仝、“急先锋”索超、“没羽箭”张清、“混世魔王”樊瑞、“打虎将”李忠、“小霸王”周通。当下六员首将,引一千军马,围住庄院,把陈将士一家老幼,尽皆杀了。拿住庄客,引去浦里看时,傍庄傍港,泊着三四百只船,却满满装载粮米在内。众将得了数目,飞报主将宋江。

宋江听得杀了陈将士,便与吴用计议进兵。收拾行李,辞了总督张招讨,部领大队人马,亲到陈将士庄上,分拨前队将校,上船行计,一面使人催趱战船过去。吴用道:“选三百只快船,船上各插着方腊降来的旗号。着一千军汉,各穿了号衣,其余三四千人,衣服不等。”三百只船内,埋伏二万余人。更差穆弘扮做陈益,李俊扮做陈泰,各坐一只大船,其余船分拨将佐。
  第一拨船上,穆弘,李俊管领。穆弘身边,拨十个偏将。那十个:
    项充  李衮  鲍旭  薛永  杨林  杜迁  
    宋万  邹渊  邹润  石勇
    李俊身边,也拨十个偏将。那十个:
    童威  童猛  孔明  孔亮  郑天寿  李立
    李云  施恩  白胜  陶宗旺
  第二拨船上,差张横,张顺管领。张横船上,拨与四个偏将。那四个:
    曹正 杜兴  龚旺  丁得孙
    张顺船上,拨四个偏将。那四个:
    孟康  侯健  汤隆  焦挺
  第三拨船上,便差十员正将管领,也分作两船进发。那十个:
    史进  雷横  杨雄  刘唐  蔡庆  张清  
    李逵  解珍  解宝  柴进 这三百船上,分派大小正偏将佐,共计四十二员渡江。次后宋江等,却把战船装载马匹,游龙飞鲸等船一千只,打着宋朝先锋使宋江旗号,大小马步将佐,一发载船渡江。两个水军头领,一个是阮小二,一个是阮小五,总行催督。

且不说宋江中军渡江,却说润州北固山上,哨见对港三百来只战船,一齐出浦,船上却插着护送衣粮先锋红旗号,南军连忙报入行省里来。吕枢密聚集十二个统制官,都全副披挂,弓弩上弦,刀剑出鞘,带领精兵,自来江边观看。见前面一百只船,先傍岸拢来;船上望着两个为头的前后簇拥着的,都披着金锁子号衣,一个个都是那彪形大汉。吕枢密下马,坐在银交椅上,十二个统制官,两行把住江岸。穆弘,李俊见吕枢密在江岸上坐地,起身声喏。左右虞候,喝令住船,一百只船,一字儿抛定了锚。背后那二百只船,乘着顺风,都到了;分开在两下拢来,一百只在左,一百只在右,做三下均匀摆定了。
客帐司下船来问道:“船从那里来?”穆弘答道:“小人姓陈名益,兄弟陈泰,父亲陈观,特遣某等弟兄,献纳白米五万石,船三百只,精兵五千,来谢枢密恩相保奏之恩。”客帐司道:“前日枢密相公,使叶虞候去来,见在何处?”穆弘道:“虞候和吴成各染伤寒时疫,见在庄上养病,不能前来。今将关防文书,在此呈上。”客帐司接了文书,上江岸来禀复吕枢密道:“扬州定浦村陈府尹男陈益,陈泰,纳粮献兵,呈上原去关防文书在此。”吕枢密看,果是原领公文,传钧旨,教唤二人上岸。客帐司唤陈益,陈泰上来参见。
穆弘,李俊上得岸来,随后二十个偏将,都跟上去。排军喝道:“卿相在此,闲杂人不得近前。”二十个偏将都立住了。穆弘、李俊躬身叉手,远远得立。客帐司半晌,方引二人过去参拜了,跪在面前。吕枢密道:“你父亲陈观,如何不自来?”穆弘禀道:“父亲听知是梁山泊宋江等领兵到来,诚恐贼人下乡扰搅,在家支吾,未敢擅离。”吕枢密道:“你两个那个是兄?”穆弘道:“陈益是兄。”吕枢密道:“你弟兄两个,曾习武艺么?”穆弘道:“托赖恩相福荫,颇曾训练。”吕枢密道:“你将来白粮,怎地装载?”穆弘道:“大船装粮三百石,小船装粮一百石。”吕枢密道:“你两个来到,恐有他意!”穆弘道:“小人父子,一片孝顺之心,怎敢怀半点外意?”吕枢密道:“虽然是你好心,吾观你船上军汉,模样非常,不由人不疑。你两个只在这里;吾差四个统制官,引一百军人下船搜看,但有分外之物,决不轻恕。”穆弘道:“小人此来,指望息相重用,何必见疑!”
吕师囊正欲点四个统制下船搜着,只见探马报道:“有圣旨到南门外了,请枢相便上马迎接。”吕枢密急上了马,便吩咐道:“且与我把住江岸,这两个陈益,陈泰随将我来!”
穆弘把眼看李俊,等吕枢密先行去了;穆弘、李俊后招呼二十个偏将,便入城门。守门将校喝道:“枢密相公只叫这两个为头的入来;其余人伴,休放进去!”穆弘,李俊过去了,二十个偏将都被挡住在城边。

且说吕枢密到南门外,接着天使,便问道:“缘何来得如此要急?”那天使是方腊面前引进使冯喜,悄悄地对吕师囊道:“近日司天太监浦文英奏道:“夜观天象,有无数罡星,入吴地分野,中间杂有一半无光,就里为祸不小。天子特降圣旨,教枢密紧守江岸。但有北边来的人,须要仔细盘诘,磨问实情;如是形影奇异者,随即诛杀,勿得停留。”
吕枢密听了大惊:“却才这一班人,我十分疑忌,如今却得这话。且请到城中开读。”冯喜同吕枢密都到行省,开读圣旨已了,只见飞马又报:“苏州又有使命,擎御弟三大王令旨到来。”言说:“你前日扬州陈将士投降一节,未可唯信,诚恐有诈。近奉圣旨,近来司天监内,照见罡星入于吴地分野,可以牢守江岸。我早晚自差人到来监督。”吕枢密道:“大王亦为此事挂心,下官已奉圣旨。”随即令人牢守江面来的船主人,一个也休放上岸,一面设宴管待两个使命。
却说那三百只船上人,见半日没些动静。左边一百只船上张横,张顺,带八个偏将,提军器上岸;右边一百只上十员正将,都拿了刀,钻上岸来;守江面南军,拦当不住。“黑旋风”李逵,和解珍,解宝,便抢入成;守门官军急出拦截,李逵抡起双斧,一砍一剁,早杀翻两个把门官军。城边发起喊来,解珍解宝各挺钢叉入城,都一时发作,那里关得城门迭?李逵横身在门底下,寻人砍杀。先至城边二十个偏将,各夺了军器,就杀起来。 吕枢密急使人传令来,教牢守江面时,城门边已自杀入城了。十二个统制官,听得城边发喊,各提动军马时,史进、柴进,早招起三百只船内军兵,脱了南军的号衣,为首先上岸,船舱里埋伏军兵,一齐都杀上岸来。为首统制官沈刚,潘文得两路军马来保城门时,沈刚被史进一刀剁下马去,潘文得被张横刺斜里一枪搠倒。众军混杀,那十个统制官,都望城子里退入去,保守家眷。穆弘,李俊在城中听得消息,就酒店里得火种,便放起火来。吕枢密急上马时,早得三个统制官到来救应。城里降因也似火起。瓜洲望见,先发一彪军马,过来接应。城里四门,混战良久,城上早竖起宋先锋旗号。
且说江北岸,早有一百五十只战船傍岸,一齐牵上战马,为首十员战将登岸,都是全付披挂。那十员大将:关胜、呼延灼、花荣、秦明、郝思文、宣赞、单延珪、韩滔、彭玘、魏定国,正偏战将一千员,部领二千军马,冲杀入城。此时吕枢密方大败,引着中伤人马,迳奔丹徒县去了。大军夺得润州,且教救灭了火,分拨把住四门,却来江边,迎接宋先锋船,正见江面上游龙飞鲸船只,乘着顺风,都到南岸。大小将佐,迎接宋先锋入城,预先出榜,安抚百姓,点本部将佐,都到中军请功。史进献沈刚首级,张横献潘文得首级,刘唐献沈泽首级,孔明、孔亮生擒卓万里,项充、李衮生擒和潼,郝思文箭射死徐统。得了润州,杀了四个统制官,生擒两个统制官,杀死牙将官兵,不计其数。
宋江点本部将佐,折了三个偏将,都是乱军中被箭射死,马踏身亡。那三个:一个是“云里金刚”宋万,一个是“没面目”焦挺,一个是“九尾龟”陶宗旺,宋江见折了三将,心中烦恼,怏怏不乐。吴用劝道:“生死人之分定,虽折了三个兄弟,且喜得了江南第一个险隘州郡,何故烦恼,有伤玉体?要与国家干功,且请理论大事。”宋江道:“我等一百八人,天文所载,上应星曜。当初梁山泊发愿,五台山设誓,但愿同生同死。回京之后,谁想道先去了公孙胜,御前留了金大坚,皇甫端,蔡太师又用了萧让,王都尉又要了乐和。今日方渡江,又折了我三个弟兄。想起宋万这人,虽然不曾立得奇功,当初梁山泊开荆之时,多
亏此人。今日作泉下之客!”
宋江传令,叫军士就宋万死处,搭起祭仪,列了银钱,排下乌薈白羊,宋江亲自祭祀奠酒。就押生擒到伪统制卓万里、和潼,就那里斩首沥血,享祭三位英魂。宋江回府治里,支给功赏,一面写了申状,使人报捷亲请张招讨,不在话下。沿街杀的死尸,尽教收拾出城烧化,收拾三个偏将骸,葬于润州东门外。

且说吕枢密折了大半人马,引着六个统制官,退守丹徒县,那里敢再进兵?中将告急文书,去苏州报与三大王方貌求救。闻有探马报来,苏州差元帅邢政领军到来了。吕枢密接见那元帅,问慰了,来到县治,备说陈将士诈降缘由,以致透露宋江军马渡江。今得元帅到此,可同恢复润州。邢政道:“三大王为知罡星犯吴地,特差下官领军到来,巡守江面。不想枢密失利,下官与你报雠,枢密当以助战。”次日,邢政引军来恢夺润州。

却说宋江于润州衙内与吴用商议,差童威、童猛引百余人,去也山寻取石秀、阮小七,一面调兵出城,来取丹徒县。点五千军马,为首差十员正将。那十人:关胜、林冲、秦明、呼延灼、董平、花荣、徐宁、朱仝、索超、杨志。当下十员正将,部领精兵五千,离了润州,望丹徒县来。关胜等正行之次,路上正迎着邢政军马。两军相对,各把弓箭射住阵脚,排成阵势。南军阵上,邢政挺出马,六个统制官,分在两下。宋军阵中关胜见了,纵马舞青龙偃月刀来战邢政。两员将礩到十四五合,一将翻身落马。正是: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毕竟二将厮杀,输了的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嘉靖]臨海志二十六卷 史通削繁四卷 高士傳三卷并文 古香齋鑒賞袖珍初學記三十卷 欽定書經傳說匯纂二十一卷首二卷 胎產秘書三卷附胎產續要 新增幼學雜字 國朝先正事略六十卷 山東鹽法志十四卷 儀禮十七卷 述庵先生年譜二卷 貳臣傳十二卷逆臣傳四卷 揮麈前錄四卷後錄十一卷第三錄三卷餘話二卷 靖康孤臣泣血錄 三亳考 張宗道先生地理全書五卷 皇朝經世文新增續編一百二十卷 楊勤勇公詩集 壯悔堂文集十卷遺稿一卷四憶堂詩集六卷 御纂周易折中二十二卷首一卷 方望溪文鈔六卷 聖經直解 瓶水齋詩集十二卷别集二卷 困知記二卷續二卷三續一卷四續一卷續補一卷附錄一卷 小山山房詩存二卷 太師誠意伯劉文成公集二十卷 通志二百卷 石林詩話三卷拾遺一卷附錄一卷 琴隱園詩集三十六卷詞集四卷 [同治]重修成都縣志十六卷首一卷末一卷 資治通鑑外紀十卷目錄五卷 大方廣佛華嚴經合論 御製數理精蘊五十三卷 繡像雙帥印十四卷十四回 曝書亭集詩注二十四卷 午夢堂詩鈔四種 曾子家語六卷 中西彙參銅人圖說不分卷 清咸豐同治間定各國條款條約章程 [乾隆]祥符縣志二十二卷 南垣論世考十四卷 西青散記四卷 宸垣識略十六卷 漢書地理志稽疑四卷 集千家注批點杜工部詩集二十卷年譜一卷 [清名臣奏稿] 松陵文集初編四卷二編五卷三編五十五卷 敏求軒述記十六卷 小詩譜 傷寒論淺注補正七卷 增補註釋故事白眉十卷 十住斷結經十四卷 唐書二百二十五卷 詞譜四十卷 大金國志四十卷 斜川集六卷附錄二卷 庚子海外紀事四卷 舊五代史一百五十卷目錄二卷 [遼寧遼陽]通介堂徐氏先世傳略 叢睦汪氏遺書五種三十四卷 春山先生文集二_郭善鄰撰.djvu 春山先生文集三_郭善鄰撰.djvu 春山先生文集四_郭善鄰撰.djvu 夢堂詩稿一_英廉撰.djvu 夢堂詩稿二_英廉撰.djvu 夢堂詩稿三_英廉撰.djvu 夢堂詩稿四_英廉撰.djvu 夢堂詩稿五_英廉撰.djvu 力本文集一_馬榮祖撰.djvu 力本文集二_馬榮祖撰.djvu 力本文集三_馬榮祖撰.djvu 力本文集四_馬榮祖撰.djvu 力本時文一_馬榮祖撰.djvu 力本時文二_馬榮祖撰.djvu 南坪詩鈔一_張學舉撰.djvu 南坪詩鈔二_張學舉撰.djvu 南坪詩鈔三_張學舉撰.djvu 南坪詩鈔四_張學舉撰.djvu 積山先生遺集一_汪惟憲撰.djvu 積山先生遺集二_汪惟憲撰.djvu 積山先生遺集三_汪惟憲撰.djvu 積山先生遺集四_汪惟憲撰.djvu 李文園先生全集一_李中簡撰.djvu 李文園先生全集二_李中簡撰.djvu 李文園先生全集三_李中簡撰.djvu 李文園先生全集四_李中簡撰.djvu 李文園先生全集五_李中簡撰.djvu 李文園先生全集六_李中簡撰.djvu 李文園先生全集七_李中簡撰.djvu 綠筠書屋詩鈔一_葉觀國撰.djvu 綠筠書屋詩鈔二_葉觀國撰.djvu 綠筠書屋詩鈔三_葉觀國撰.djvu 綠筠書屋詩鈔四_葉觀國撰.djvu 綠筠書屋詩鈔五_葉觀國撰.djvu 綠筠書屋詩鈔六_葉觀國撰.djvu 玉汝堂詩集一_成文撰.djvu 玉汝堂詩集二_成文撰.djvu 玉汝堂詩集三_成文撰.djvu 玉汝堂詩集四_成文撰.djvu 蘀石齋文集一_錢載撰.djvu 蘀石齋文集二_錢載撰.djvu 蘀石齋文集三_錢載撰.djvu 蘀石齋文集四_錢載撰.djvu 蘀石齋文集五_錢載撰.djvu 蘀石齋文集六_錢載撰.djvu 遠香亭詩鈔一_楊有涵撰.djvu 遠香亭詩鈔二_楊有涵撰.djvu 一樓集一_黃達撰.djvu 一樓集二_黃達撰.djvu 一樓集三_黃達撰.djvu 一樓集四_黃達撰.djvu 一樓集五_黃達撰.djvu 一樓集六_黃達撰.djvu 一樓集七_黃達撰.djvu 一樓集八_黃達撰.djvu 一樓集九_黃達撰.djvu 一樓集十_黃達撰.djvu 香雪文鈔一_曹學詩撰.djvu 香雪文鈔二_曹學詩撰.djvu 香雪文鈔三_曹學詩撰.djvu 香雪文鈔四_曹學詩撰.djvu 香雪文鈔五_曹學詩撰.djvu 香雪文鈔六_曹學詩撰.djvu 香雪文鈔七_曹學詩撰.djvu 香雪文鈔八_曹學詩撰.djvu 香雪文鈔九_曹學詩撰.djvu 香雪文鈔十_曹學詩撰.djvu 蘀石齋詩集一_錢載撰.djvu 蘀石齋詩集二_錢載撰.djvu 蘀石齋詩集三_錢載撰.djvu 蘀石齋詩集四_錢載撰.djvu 蘀石齋詩集五_錢載撰.djvu 蘀石齋詩集六_錢載撰.djvu 蘀石齋詩集七_錢載撰.djvu 蘀石齋詩集八_錢載撰.djvu 蘀石齋詩集九_錢載撰.djvu 蘀石齋詩集十_錢載撰.djvu 蘀石齋詩集十一_錢載撰.djvu 蘀石齋詩集十二_錢載撰.djvu 蘀石齋詩集十三_錢載撰.djvu 楙亭文稿一_鄧夢琴撰.djvu 楙亭文稿二_鄧夢琴撰.djvu 楙亭文稿三_鄧夢琴撰.djvu 楙亭文稿四_鄧夢琴撰.djvu 楙亭文稿五_鄧夢琴撰.djvu 楙亭文稿六_鄧夢琴撰.djvu 楙亭文稿七_鄧夢琴撰.djvu 楙亭文稿八_鄧夢琴撰.djvu 看山閣集一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二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三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四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五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六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七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八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九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十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十一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十二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十三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十四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續集一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續集二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續集三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續集四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十五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十六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十七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十八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十九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二十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二十一_黃圖珌撰.djvu 看山閣集二十二_黃圖珌撰.djvu 婁東詩派一_汪學金輯.djvu 婁東詩派二_汪學金輯.djvu 婁東詩派三_汪學金輯.djvu 婁東詩派四_汪學金輯.djvu 婁東詩派五_汪學金輯.djvu 婁東詩派六_汪學金輯.djvu 床下梁松拜 床下蚁 床下龟 床前牛蚁 床头周易 床头无易 床头易 床头易在 床头毡 床头钱 床边蚁斗 序鹭 庐山真面 庐山面目 庑下梁鸿 庑下舂 庑下赁舂 庑下齐眉 庑金 应图求骏马 应声虫 应弦饮羽 应星辰 应昴 应门有儿 庖丁 庖丁刀 庖三韭 庖刃 庖羞 庖鼎 庙似桐乡 庙堂巾笥 庙瑟音 庚桑垒 庚桑畏垒 庚申守 庚癸 庚癸之呼 庚癸诺 庞公 庞公不入城 庞公嘉遁 庞公藏 庞公采药 庞公隐 庞居士 庞德公 庞统展骥 庞统骥 废蓼 废蓼莪 废蓼莪诗 度关老子 度杯 座中铭 座右 座右铭 座右题铭 座惊称字孟 座铭 庭下兰玉 庭中犊鼻 庭前玉树 庭前鲤 庭彩 庭戏莱衣 庭玉 庭生玉 庭罗雀 庭花遗曲 庭阶兰玉 庭际玉 庶几 庶功 庶女号苍天 庶女含冤 庶女告天 庶女振风 康乐屐 康伯 康伯驾牛 康哉 康哉良哉 康成婢 康成婢子 康成小婢 康成里 康歌 康节行窝 康衢 康衢歌 康衢谣 庾亮兴 庾亮南楼 庾亮尘 庾亮楼 庾亮登楼 庾令有尘 庾令楼 庾信乡关思 庾信愁 庾公兴 庾公吟连曙 庾公楼 庾公玉树 庾公赏 庾公闲 庾公阁 庾君楼 庾园 庾尘 庾幕莲 庾愁 庾杲莲 庾杲鲑 庾楼 庾楼吟赏 庾楼明月 庾楼清兴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