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五十五回 吴用使时迁偷甲 汤隆赚徐宁上山

第五十五回 吴用使时迁偷甲 汤隆赚徐宁上山

  话说当时汤隆对众头领说道:‘小可是祖代打造军器为生。先父因此艺上遭际老种经略相公,得做延安知寨。先朝曾用这“连环甲马”取胜。破阵时,须用“钩镰枪”可破。汤隆祖传已有画样在此,若要打造,便可下手。汤隆虽是会打,?不会使。若要会使的人,只除非是我那个姑舅哥哥。会使这钩镰枪法,只有他一个教头。他家祖传习学,不教外人。或是马上,或是步行,都是法则;端的使动,神出鬼没!’说言未了,林冲问道:‘莫不是见做金枪班教师徐宁?’汤隆应道:‘正是此人。’林冲道:‘你不说起,我也忘了。这徐宁的“金枪法,”“钩镰枪法”端的是天下独步。在京师时与我相会,较量武艺,彼此相敬相爱;只是如何能彀得他上山?’汤隆道:‘徐宁祖传一件宝贝,世上无对,乃是镇家之宝。汤隆比时曾随先父知寨往东京视探姑母时,多曾见来,是一副翎砌就圈金甲,这副甲,披在身上,又轻又稳,刀剑箭矢急不能透;人都唤做“赛唐猊。”’多有贵公子要求一见,造次不肯与人看。这副甲是他的性命;用一个皮匣子盛著,直挂在卧房梁上。若是先对付得他这副甲来时,不由他不到这里。’吴用道:‘若是如此,何难之有?放著有高手弟兄在此。今次用著鼓上蚤时迁去走一遭。’时迁随即应道:‘只怕无此一物在彼;若端的有时,好歹定要取了来。’汤隆说:‘你若盗得甲来,我便包办赚他上山。’宋江问道:‘你如何去赚他上山?’汤隆去宋江耳边低低说了数句。宋江笑道:‘此计大妙!’吴学究道:‘再用得三个人,同上京走一遭。一个到东京收买烟火药料并炮内用的药材,两个去取凌振领家老小。’彭圯见了,便起身禀道:‘若得一人到颍州取得小弟家眷上山,实拜拜成全之德。’宋江便道:‘团练放心。便请二位修书,小可自教人去。’便喊杨林可将金银书信,带领伴当,前往颍州取彭圯将军老小;薛永扮作使枪棒卖药的,往东京取凌振领老小;李云扮作客商,同往东京收买烟火药料等物;乐和随汤隆同行,又挈薛永往来作伴;一面先送时迁下山去了。次後且叫汤隆打起一把钩镰枪做样,又教雷横提调监督。
再说汤隆打起钩镰枪样子教山上监造已了。李云,乐和,汤隆辞别下山去了。次日又送戴宗下山往来探听事情。这段话,一时难尽。

这里且说时迁离了梁山泊,身边藏了暗器,诸船行头,在路迤逦来到东京,投个客店安下了;次日,踅进城来,寻问金枪班教师徐宁家。有人指点道:‘入得班门里,靠东第五家黑角子门便是。’时迁转入班门
里,先看了前门;次後踅来相了後门,见是一带高墙,墙里望见两间小巧楼屋,侧首是一根戗柱。时迁看了一回,又去街坊问道:‘徐教师在家里麽?’人应道:‘直到晚方归家,五更便去内里随班。’时迁叫了‘相扰,’且回客店里来,取了行头,藏在身边,分付店小二道:‘我今夜多敢是不归,照管房中则个。’小二道:‘但放心自去,这里禁城地面,并无小人。(是呵是呵!)’

时迁再入到城里买了些晚饭吃了,踅到金枪班徐宁家左右看时,没有一个好安身处。看看天色黑了,时迁入班门里面。是夜,寒冬天色,并无月光。时迁看见土地庙後一株大柏树,便把两只腿夹定,一节节爬将树头顶上去,骑马儿坐在枝柯上,捎捎望时,只见徐宁归来,望家里去了。只见班里两个人提著灯笼出来关门,把一把锁锁了,各自归家去了。早听得谯楼禁鼓,却转初更。云寒星斗无光,露散霜花渐白。只见班里静悄悄地,时迁从树上溜将下来,踅到徐宁後门边,从墙上下来,不费半点气力,爬将过去,看里面时,是个小小院子。时迁伏在厨外张时,见厨下灯明,两个丫环兀自收拾未了。
时迁从戗柱上盘到膊风板边,伏做一块儿,张那楼上时,见那金枪手徐宁和娘子对坐炉边向火,怀里抱著一个六七岁孩儿。时迁看那卧房里时,见梁上困然有个大皮匣拴在上面;房门口挂著一副弓箭,一口腰刀;衣架上挂著各色衣服;徐宁口里叫道:‘梅香,你来与我摺了衣服。’下面一个丫环上来,就侧首春台上先摺了一领柴绣圆领;又摺一领官绿衬里袄子并下面五色花绣踢串,一个护项彩色锦帕,一条红绿结子并手帕一包;另用一个小黄帕儿,包著一条双獭尾荔枝金带;共放在包袱内,把来安在烘笼上。时迁多看在眼里。约至二更以後,徐宁收拾上床。娘子问道:‘明日随值也不?’徐宁道:‘明日正是天子驾幸龙符宫,须用早起五更去伺候。’娘子听了,便分付梅香道:‘官人明日要起五更出去随班;你们四更起来烧汤,安排点心。’时迁自付道:‘眼见得梁上那个皮匣便是盛甲在里面。我若赶半夜下手便好。倘若闹起将来,明日出不得城,岂不误了大事?——且捱到五更里下手不迟。’听得徐宁夫妻两口儿上床睡,两个娅在房门外打铺房里桌上?点著碗灯。那五个人都睡著了。两个梅香一日伏侍到晚,精神困倦,打呼,时迁溜下来,去身边取个芦管儿,就窗棂眼里,只一吹,把那碗灯早吹灭了。看看伏到四更左侧,徐宁起来,便唤娅环起来烧汤。那两个使女从睡梦里起来,看房里没了灯,叫道:‘呵呀!今夜怎的没了灯!’徐宁道:‘你不去後面讨灯,等几时?’那个梅香开楼门下胡梯响。时迁听得,从柱上只一溜,来到後门边黑影里伏了。听得娅环正开後门出来便去开墙门,时迁潜入厨桌下。梅香讨了灯火入来,又去关门,又来前烧火。这使女便也起来生炭火上楼去。多时,汤滚,捧面汤上去,徐宁洗漱了,叫烫些热酒上来。娅环安排肉食炊饼上去,徐宁吃罢,叫把饭与外面当值的吃。时迁听得徐宁下来叫伴当吃了饭,背著包袱,拿了金枪出门。两个梅香点著灯送徐宁出去。

时迁从厨桌下出来,便上楼去,从槁子边直踅到梁上,却把身躯伏了。两个娅环又关闭了门户,吹灭了灯火,上楼来,脱了衣裳,倒头便睡。时迁听得两个梅香睡著了,在梁上把那芦管儿指灯一吹,那灯又早灭了。时迁从梁上轻轻解了皮匣。正要下来,徐宁的娘子觉来,听得响,叫梅香,道:‘梁上甚麽响?’时迁做老鼠叫。娅环道:‘娘子不听得是老鼠叫?因厮打,这般响。’时迁就便学老鼠厮打,溜将下来;悄悄地开了楼门,款款地背著皮匣,下得胡梯,从里面直开到外面,来到班门口,已自有那随班的人出门,四更便开了锁。

时迁得了皮匣,从人队里,趁闹出去了;一口气奔出城外,到客店门前,此时天色未晓,敲开店门,去房里取出行李,拴束做一担儿挑了,计算还了房钱,出离店肆,投东便走;行到四十里外,方才去食店里打火做些饭吃,只见一个人也撞将入来。时迁看时,不是别人,正是神行太保戴宗。见时迁已得了物,两个暗暗说了几句话。戴宗道:‘我先将甲投山寨去;你与汤隆慢慢地来。’时迁打开皮匣,取出那副雁翎锁子甲来,做一包袱包了;戴宗拴在身上,出了店门,作起‘神行法,’自投梁山泊去了。时迁却把空皮匣子明
明的拴在担子上,吃了饭食,还了打火钱,挑上担儿,出店门便走。到二十里路上,撞见汤隆,两个便入酒店里商量。汤隆道:‘你只依我从这条路去。但过路上酒店,饭店,客店,门上若见有白粉圈儿,你便可就在那店里买酒买肉吃;客店之中,就便安歇;特地把这皮匣子放在他眼睛头,离此间一程外等我。’时迁依计去了。汤隆慢慢的吃了一回酒,投东京城里来。

且说徐宁家里,天明,两个娅环起来,只见楼门也开了,下面中门大间都不开;慌忙家里看时,一应物件都有。两个娅环上楼来对娘子说道:‘不知怎的,门户都开了!不曾失了物件。’娘子便道:‘五更里,听得梁上响,你说是老鼠厮打;你且看那皮匣子没甚事麽?’两个娅环看了,只叫得苦:‘皮子不知那里去了!’那娘子听了,慌忙起来,道:‘快央人去龙符宫里报与官人知道,着他早来跟寻!’娅环急急寻人去龙符宫报徐宁;连央了三四替人,都回来说道:‘金枪班直随驾内苑去了,外面都是亲军护御守把,谁人能彀入去!直须等他自归。’徐宁娘子并两个娅环如‘热锅过上蚂蚁,’走头无路,不茶不饭,慌忙做一团。

徐宁直到黄昏时候,方才卸了衣袍服色,著当值的背了,将著金枪,慢慢家来;到得班门口,邻舍说道:‘官人五更出去,却被贼入闪将入来,单单只把梁上那个皮匣子盗将去了!’徐宁听罢,只叫那连声的苦,从丹田底下直滚出口角来。娘子道:‘这贼正不知几时闪在屋里!’徐宁道:‘别的都不打紧,这副雁翎甲乃是祖宗留传四代之宝,不曾有失!花儿王太尉曾还我三万贯钱,我不曾舍得卖与他。恐怕久後军前阵後要用,生怕有些差池,因此拴在梁上。多少人要看我的,我只推没了。今次声张起来,枉惹他人耻笑!今失去,如之奈何!’

徐宁一夜睡不著,思量道:“不知是甚麽人盗了去?也是曾知我这副甲的人!”娘子想道:“敢是夜来灭了灯时,那贼己躲在家里了?必然是有人爱你的,将钱问你买不得,因此使这个高手贼来盗了去。你可央人慢慢缉访出来,别作商议,且不要打草惊蛇。”徐宁听了,到天明起来,坐在家中纳闷。早饭时分,只听得有人扣问。当值的出去问了名姓,入来报道:‘有个延安府汤知寨儿子汤隆,特来拜望。’徐宁听罢,教请进客位里相见。汤隆见了徐宁,纳头拜下,说道:‘哥哥一向安乐?’徐宁答道:‘闻知舅舅归天去了,一者官身羁绊,二乃路途遥远,不能前来吊问。并不知兄弟信息。一向在何处?今次自何而来?’汤隆道:‘言之不尽!自从父亲亡故之後,时乖运蹇,一向流落江湖。今从山东迳来京师探望兄长。’徐宁道:‘兄弟少坐。’便叫安排酒食相待。汤隆去包袱内取出两锭蒜条金,重有二十两,送与徐宁,说道:‘先父临终之日,留下这些东西,教寄与哥哥做遗念。为因无心腹之人,不曾捎来。今次兄弟特地到京师纳还哥哥。’徐宁道:‘感承舅舅如此挂念。我又不曾有半分孝顺处,怎麽报答!’汤隆道:‘哥哥,休恁地说。先父在日之时,常是想念哥哥一身武艺,只恨山遥水远,不能彀相见一面,因此留这些物事与哥哥做遗念。’徐宁谢了汤隆,叫收过了,且安排酒来管待。

汤隆和徐宁饮酒中间,徐宁只是眉头不展,面带忧容。汤隆起身道:‘哥哥,如何尊颜有些不喜?心中必有忧疑不决之事。’徐宁叹口气道:‘兄弟不知,一言难尽!夜来家间被盗!’汤隆道:‘不知失去了多少物事?’徐宁道:‘单单只盗去了先祖留下那副雁翎锁子甲,又唤作“赛唐猊。”’昨夜失了这件东西,以此心不乐。’汤隆道:“放在什么地方,却被偷去了?”徐宁道:“我把一个皮匣子盛著,拴缚在卧房中梁上;正不知贼人甚麽时候入来盗了去。”汤隆问道:‘?是甚等样皮匣子盛著?’徐宁道:‘是个红羊皮匣子盛著,里面又用香绵裹住。’汤隆失惊道:‘红羊皮匣子!——’问道:‘不是上面有白线刺著绿云头如意,中间有狮子滚绣球的?’徐宁道:‘兄弟,你那里见来?’汤隆道:‘小弟夜来离城四十里在一个村店沽酒吃,见个鲜眼睛黑瘦汉子担儿上挑著。我见了,心中也自暗付道;‘这个皮匣子是盛甚麽东西的?’临出店时,我问道:‘你这皮匣子作何用?’那汉子应道:‘原是盛甲的,如今胡乱放些衣服。’必是这个人了。我见那厮似闪了腿的,一步步挑著了走。何不我们追赶他去?’徐宁道:‘若是赶得著时,却不是天赐其便!’汤隆道:‘既是如此,不要耽搁,便赶去罢。’

徐宁听了,急急换上麻鞋,带了腰刀,提条朴刀,便和汤隆两个出了东郭门,拽开?步,迤逦赶来。前面见有白圈壁上酒店里。汤隆道:‘我们且吃碗酒了赶,就这里问一声。’汤隆入得门坐下,便问道:‘主人家,借问一声,曾有个鲜眼黑瘦汉子挑个红羊皮匣子过去麽?’店主人道:‘昨夜晚是有这般一个人挑著个红羊皮匣子过去了;一似腿上吃跌了的,一步一颠走。’汤隆道:‘哥哥,你听——如何?’徐宁听了,做声不得。两个连忙还了酒钱,出门便去。前面又见一个客店,壁上有那白圈。汤隆立住了,说道:‘哥哥,兄弟走不动了,和哥哥且就这客店里歇了,明日早去赶。’徐宁道:‘我却是官身,倘或点名不到,官司必然见责,如之奈何?’汤隆道:‘恁地,可以赶了。’当夜两个歇了,次日起个四更,离了客店,又迤逦赶来。汤隆但见壁上有白粉圈儿,便做买酒买食吃了问路,处处皆说得一般。徐宁心中急切要那副甲,只顾跟著汤隆赶了去。看看天色又晚了,望见前面一所古庙,庙前树下,时迁放著担儿在那里坐地。汤隆看见
,叫道:‘好了!前面树下那个不是哥哥盛甲的红羊皮匣子?’徐宁见了,抢向前来,一把揪住了时迁,喝道:‘你这厮好大胆!如何盗了我这副甲来!’时迁道:‘住!住!不要叫!是我盗了你这副甲来,你如今要怎地?’徐宁喝道:‘畜生无礼!倒问我要怎的!’时迁道:‘你且看匣子里有甲也无!’汤隆便把匣子打开看时,里面却是空的。徐宁道:‘你这厮把我这副甲那里去了!’时迁道:‘你听我说:小人姓张,排行第一,泰安州人氏。本州有个财主要结识老种经略相公,知道你家有这副雁翎锁甲,不肯货卖,特地使我同一个李三两人来你家偷盗,许俺们一万贯。不想我在你家柱子上跌下来,闪了腿,因此走不动,先教李三拿了甲去,只留得空匣在此。你若要奈何我时,便到官司,就拚死我也不招!若还有肯饶我时,我和你去讨来还你。’徐宁踌躇了半晌,决断不下。汤隆便道:‘哥哥,不怕他飞了去!只和他去讨甲!若无甲时,须有本处官司告理!’徐宁道:‘兄弟也说得是。’三个厮赶著,又投客店里来歇了。徐宁,汤隆监住时迁一处宿歇。原来时迁故把些绢帛扎缚了腿,只做闪了的。徐宁见他又走不动,因此十分中只有五分防他。三个又歇了一夜,次日早起来再行。时迁一路买酒买肉陪告。

又行了一日,次日,徐宁在路上心焦起来,不知毕竟有甲也无。正走之间,只见路傍边三四个头口,拽出一辆空车子,背後一个驾车的;傍边一个客人,看著汤隆,纳头便拜。汤隆问道:‘兄弟因何到此?’那人答道:‘郑州做了买卖,要回泰安州去。’汤隆道:‘最好;我三个要搭车子,也要到泰安州去走一遭。’那人道莫说三个上车,再多些也不计较。’汤隆大喜,叫与徐宁相见。徐宁问道:‘此人是谁?’汤隆答道:‘我去年在泰安州烧香,结织得这个兄弟,姓李,名荣,是个有义气的人。’徐宁道:‘既然如此,这张一又走不动,都上车子坐地。’只叫车客驾车子行。四个人坐在车子上,徐宁问道:‘张一,你且说我那个财主姓名。’时迁推托再三,说道:‘他是有名的郭大官人。’徐宁问李荣道:‘你那泰安州曾有个郭大官人麽?’李荣答道:‘我那本州郭大官人是个上户财主,专好结识官宦来往,门下养著多少闲人。’徐宁听罢,心中想道:‘既有主在,必不碍事。’又见李荣一路上说些枪棒,喝几个曲儿,不觉又过了一日。
  看看到梁山泊只有两程多路,只见李荣叫车客把葫芦去沽些酒来,买些肉来,就车子上吃三杯。李荣把出一个瓢来先倾一瓢来劝徐宁。徐宁一饮而尽。李荣再叫倾酒,车客假做手脱,把这葫芦酒,都翻在地上。李荣喝叫车客再去沽些,只见徐宁口角流涎,扑地倒在车子上了。 李荣是谁?便是铁叫子乐和。三个从车上跳将下来,赶著车子,直送到旱地忽律朱贵酒店里。众人就把徐宁扛扶下船,都到金沙滩上岸。宋江已有人报知,和众头领下山接著。徐宁此时麻药己醒,众人又用解药解了。徐宁开眼见了众人,吃了一惊,便问汤隆道:‘兄弟,你如何赚我来到这里?’汤隆道:‘哥哥听我说:小弟今次闻知宋公明招接四方豪杰,因此上在武冈镇拜黑旋风李逵做哥哥,投托大寨入夥。今被呼延灼用“连环甲马”冲阵,无计可破,是小弟献此[钩镰枪法。”--只除是哥哥会使。由此定这条计:使时迁先来偷了你的甲,却教小弟赚哥哥上路;後使乐和假做李荣,过山时,下了蒙汗药,请哥哥上山来坐把交椅。’徐宁道:‘却是兄弟送了我也!’宋江执杯向前陪告道:‘见今宋江暂居水泊,专待朝廷招安,尽忠竭力报国,非敢贪财好杀,行不仁不义之事。万望观察怜此真情,一同替天行道。’林冲也把盏陪话道:‘小弟亦到此间,兄长休要推故。不妨,观察放心;只在小可身上,早晚便取宝眷到此完聚。’晁盖,吴用,公孙胜都来与徐宁陪话,安排筵席作庆,一面选拣精壮小喽罗,学使钩镰枪法,一面使戴宗和汤隆星夜往东京搬取徐宁老小。

旬日之间,杨林自颍州取到彭圯老小;薛永自东京取到凌老小;李云收买到五车烟火药到得这里。妻子答道:‘自你转背,官司点名不到,我使了些金银首饰,只推道患病在床,因此不来叫唤。忽见汤叔叔著雁翎甲来说道:‘甲便夺得来了,哥哥只是於路染病,将次死在客店里,叫嫂嫂和孩儿便来看视。’把我赚上车子,我又不知路迳,迤逦来到这里。’徐宁道:‘兄弟,好?好了,只可惜将我这副甲陷在家里了!’汤隆笑道:‘好教哥哥欢喜:打发嫂嫂上车之後,我便翻身去赚了这甲,诱了这个娅环,收拾了家中所有细软
,做一担儿挑在这里。’徐宁道:‘恁地时,我们不能彀回东京去了!’汤隆道:‘我又教哥哥再知一件事来:在半路上撞见一夥客人,我把哥哥雁翎甲穿了,搽画了脸,说哥哥名姓,劫了那夥客人的财物,这早晚,东京一己自遍行文书捉拿哥哥。’徐宁道:‘兄弟,你也害得我不浅!’晁盖、宋江都来陪话道:‘若不是如此,观察如何肯在这里住?’随即拨定房屋与徐宁安顿老小。众头领且商议破连环马军之法。此时雷横监造钩镰枪已都完备,宋江,吴用等启请徐宁教众军健学使钩镰枪法。徐宁道:‘小弟今当尽情剖露,训练众军头目,拣选身材长壮之士。’众头领都在聚义厅上看徐宁选军,说那个钩镰枪法。有分教:三千军马登时破,一个英雄指日降。毕竟金枪班徐宁怎的教演钩镰法,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安吳四種 達生編一卷大生要旨一卷保嬰要旨一卷 樂府詩集一百卷目錄二卷 重刊嘉靖海寧縣志九卷首一卷附錄一卷 漢魏六朝名家集初刻一百七十卷 增廣試律大觀三十二卷附詩韻音訓辨同一卷詩賦類腋一卷 功順堂叢書 徐松濱先生全集四十三卷首一卷末一卷 勸學篇二卷 詩經八卷 [咸豐壬子冬季]中華搢紳全書 詩集傳音釋二十卷 寇忠湣公詩集三卷 四書朱子本義匯叅四十七卷 楊氏曲三種 直齋書錄解題二十二卷 江西詩社宗派圖錄一卷 寒松草一卷 淳化閣帖十卷 五劍十八義後傳四卷三十二回 尚書因文六卷 洪北江全集二十三種 枯木禪琴譜八卷 [道光]查辦鹽務河工海塘奏稿不分卷 韓非子二十卷 新鐫增補音郡音義百家姓一卷增補重訂音義千字文一卷 嘯雨草堂集十卷 九邊圖論不分卷 大方廣佛華嚴經吞海集三卷法界觀披雲集一卷 說文解字義證五十卷 獨斷 甯都三魏全集 亦有生齋樂府二卷 幼學操身圖說 毛詩要義二十卷 求己錄三卷 御批歷代通鑑輯覽一百二十卷 兩浙金石志十八卷補遺一卷 廣輿記二十四卷 匋齋藏石記四十四卷首一卷臧甎記二卷 質疑刪存三卷 禮記全經十卷 古文釋義八卷 論衡三十卷 蜀典十二卷 明狀元圖考三卷 孟子要略五卷 南邨草堂詩鈔二十四卷 後漢書辨疑十一卷 青藜閣詩鈔一卷 文選考異四卷 [乾隆]陵川縣志三十卷首一卷 契丹國志二十七卷 聲調三譜十四卷 [光緒]重修通渭縣新志十二卷首一卷補遺一卷 賡縵堂詩集四卷文集一卷 捕蝗彙編四卷 大清搢紳全書(光緒三十二年)附中樞備覽二卷 印度新志一卷 花間楹帖十卷 四部丛刊初编0001周易一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02周易二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03尚書一 嘉業堂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04尚書二 嘉業堂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05毛詩一 嘉業堂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06毛詩二 嘉業堂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07毛詩三 嘉業堂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08毛詩四 嘉業堂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09周禮一 觀古堂藏明翻宋岳氏相台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0周禮二 觀古堂藏明翻宋岳氏相台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1周禮三 觀古堂藏明翻宋岳氏相台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2周禮四 觀古堂藏明翻宋岳氏相台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3周禮五 觀古堂藏明翻宋岳氏相台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4周禮六 觀古堂藏明翻宋岳氏相台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5仪禮一 觀古堂藏明徐氏刊仿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6仪禮二 觀古堂藏明徐氏刊仿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7仪禮三 觀古堂藏明徐氏刊仿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8仪禮四 觀古堂藏明徐氏刊仿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9仪禮五 觀古堂藏明徐氏刊仿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0纂圖互註禮記一 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1纂圖互註禮記二 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2纂圖互註禮記三 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3纂圖互註禮記四 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4纂圖互註禮記五 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5春秋經傳集解一 玉田蔣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6春秋經傳集解二 玉田蔣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7春秋經傳集解三 玉田蔣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8春秋經傳集解四 玉田蔣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9春秋經傳集解五 玉田蔣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0春秋經傳集解六 玉田蔣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1春秋公羊經傳解詁一 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2春秋公羊經傳解詁二 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3春秋公羊經傳解詁三 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4春秋穀梁傳一 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5春秋穀梁傳二 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6孝经 传是楼景宋岳氏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7論語集解一 觀古堂藏日本正平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8論語集解二 觀古堂藏日本正平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9孟子一 清內府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0孟子二 清內府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1孟子三 清內府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2爾雅 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3京氏易傳 天一閣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4尚書大傳一 左海文集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5尚書大傳二 左海文集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6韓詩外傳一 明沈氏野竹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7韓詩外傳二 明沈氏野竹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8大戴禮記一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趣堂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9大戴禮記二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趣堂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0春秋繁露一 武英殿聚珍版.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1春秋繁露二 武英殿聚珍版..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2經典釋文一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3經典釋文二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4經典釋文三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5經典釋文四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6經典釋文五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7經典釋文六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8經典釋文七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9經典釋文八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0經典釋文九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1經典釋文十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2經典釋文一一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3經典釋文一二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4方言 雙鑑樓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5釋名 江南圖書館藏明翻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6說文解字一 日本靜嘉堂藏北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7說文解字二 日本靜嘉堂藏北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8說文解字三 日本靜嘉堂藏北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9說文解字四 日本靜嘉堂藏北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0說文解字繫傳一 烏程張氏藏述古堂景宋寫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1說文解字繫傳二 烏程張氏藏述古堂景宋寫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2說文解字繫傳三 烏程張氏藏述古堂景宋寫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3說文解字繫傳四 烏程張氏藏述古堂景宋寫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4說文解字繫傳五 烏程張氏藏述古堂景宋寫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5說文解字繫傳六 烏程張氏藏述古堂景宋寫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6說文解字繫傳七 烏程張氏藏述古堂景宋寫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7說文解字繫傳八 烏程張氏藏述古堂景宋寫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8玉篇一 建德周氏藏元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9玉篇二 建德周氏藏元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0玉篇三 建德周氏藏元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1廣韻一 海鹽張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2廣韻二 海鹽張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3廣韻三 海鹽張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4廣韻四 海鹽張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5廣韻五 海鹽張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6竹書紀年 天一閣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7前漢紀一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8前漢紀二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9前漢紀三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0前漢紀四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1前漢紀五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2前漢紀六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3後漢紀一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4後漢紀二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5後漢紀三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6後漢紀四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7後漢紀五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8後漢紀六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9資治通鑑一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0資治通鑑二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1資治通鑑三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2資治通鑑四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3資治通鑑五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4資治通鑑六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5資治通鑑七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6資治通鑑八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7資治通鑑九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8資治通鑑一〇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9資治通鑑一一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0資治通鑑一二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1資治通鑑一三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2資治通鑑一四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3資治通鑑一五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4資治通鑑一六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5資治通鑑一七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6資治通鑑一八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7資治通鑑一九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8資治通鑑二〇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9資治通鑑二一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20資治通鑑二二 宋刊本.djvu 上下无常 上下有服 上下有等 上下有节 上不上,下不下 上不属天,下不着地 上不得台盘 上不沾天,下不着地 上之所好,下必甚焉 上了贼船 上交不谄 上勤下顺 上厅行首 上吐下泻 上善若水 上天要价,落地还钱 上嫚下暴 上当学乖 上得天时,下得地利 上德不德 上德若谷 上情下达 上援下推 上方不足,下比有余 上无片瓦遮身,下无立锥之地 上无片瓦,下无卓锥之地 上根大器 上求材,臣残木 上烝下报 上用目,则下饰观 上穷碧落下黄泉 上竿掇梯 上篇上论 上蒸下报 上谄下骄 上门买卖 上闻下达 上雨旁风 上驷之才 伤化虐民 伤夷折衄 伤廉愆义 伤教败俗 伤春悲秋 伤财劳众 伤风败化 商彝周鼎 商羊鼓舞 商鉴不远 尚堪一行 尚德缓刑 尚方宝剑 尚虚中馈 赏一劝百 赏不逾日 赏信必罚 赏劳罚罪 赏善罚否 赏善罚淫 赏罚不信 赏高罚下 少吃没穿 少吃缺穿 少壮派 少头无尾 少头没尾 少头缺尾 少安毋躁 少小无猜 少纵即逝 少衣缺食 少达多穷 烧桂煮玉 烧香礼拜 稍纵则逝 稍胜一筹 奢者心常贫 射人先射马 折本买卖 摄手摄脚 涉世未深 涉想犹存 涉水登山 涉海凿河 涉艰履危 社威擅势 社稷生民 舌干唇焦 舌敝唇枯 舌枪唇剑 舌柔顺终以不弊  舌者兵也 舌芒于剑 舍命不渝 舍命救人 舍安就危 舍己为公 舍己就人 舍我复谁 舍本事末 舍本问末 舍然大喜 舍生取谊 舍短从长 舍短录长 舍身取义 舍身成仁 舍近即远 舍近取远 舍近图远 舍邪归正 蛇入筒中曲性在 蛇化为龙,不变其文 蛇头鼠眼 蛇无头而不行,鸟无翅而不飞 蛇欲吞象 蛇蚓蟠结 蛇蝎为心 蛇行斗折 设心处虑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