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四十八回 解珍解宝双越狱 孙立孙新大劫牢

第四十八回 解珍解宝双越狱 孙立孙新大劫牢

话说当时吴学究对宋公明道:“今日有个机会,是石勇面上来投入夥的人,又与栾廷玉那厮最好,亦是杨林、邓飞的至爱相识。他知道哥哥打祝家庄不利,特献这条计策来入夥,以为进身之礼,随后便至。五日之内可行此计,是好么?”宋江听了,大喜道:“妙哉!”方笑逐颜开。

原来这段话正和宋公明初打祝家庄时一同事发。乃是山东海边有个州郡,唤做登州。登州城外有一座山,山上多有豺狼虎豹,出来伤人:因此,登州知府拘集猎户,当厅委了杖限文书捉捕登州山上大虫,又仰山前山后之家也要捕虎文状:限外不行解官,痛责枷号不恕。

且说登州山下有一家猎户,弟兄两个:哥哥唤做解珍,兄弟唤做解宝。弟兄两个都使浑铁点钢叉,有一身惊人的武艺。当州里的猎户们都让他俩第一。那解珍绰号唤做两头蛇,这解宝绰号叫做双尾蝎。二人父母俱亡,不曾婚娶。那哥哥七尺以上身材,紫棠色面皮,腰细膀阔。这兄弟更是利害,也有七尺以上的身材,面圆身黑,两只腿上刺着飞天夜叉;有时性起,恨不得拔树摇山,腾天倒地。那兄弟两个当官受了甘限文书,回到家中,整顿窝弓药箭,弩子铛叉,穿了豹皮裤,虎皮套体,拿了钢叉;两个迳奔登州山上,下了窝弓,去树上等了一日,不济事,收拾窝弓下去。次日,又带了干粮,再上山伺候。看看天晚,兄弟两个把窝弓下了,爬上树去,直等到五更,又没动静。两个移了窝弓,来西山边下了,坐到天明,又等不着。两个心焦,说道:“限三日内要纳大虫,迟时须用受责,是怎地好!”两个到第三日夜,伏至四更时分,不觉身体因倦,两个背靠着且睡,未曾合眼,忽听得窝弓发响。两个跳将起来,拿了钢叉,四下里看时,只见一个大虫中了药箭,在那地上滚。两个捻着钢叉向前来。那大虫见了人来,带着箭便走。两个追将向前去,不到半山里时,药力透来,那大虫当不住,吼了一声,骨碌碌滚将下山去了。解宝道:“好了!我认得这山是毛太公庄后园里,我和你下去他家取讨大虫。”当时兄弟两个提了钢叉迳下山来投毛太公庄上敲门。
此时方天明,两个敲开庄门入去,庄客报与太公知道。多时,毛太公出来。解珍,解宝放下钢叉,声了喏,说道:“伯伯,多时不见,今日特来拜扰。”毛太公道:“贤侄如何来得这这等早?有甚话说?”解珍道:“无事不敢惊动伯伯睡寝,如今小侄因为官司委了甘限文书,要捕获大虫,一连等了三日;今早五更射得一个,不想从后山滚下在伯伯园里。望烦借一路取大虫则个。”毛太公道:“不妨。既是落在我园里,二位且少坐。敢是肚饥了?用些早饭去取。”叫庄客且去安排早膳来相待。当时劝二位吃了酒饭。解珍,解宝起身谢道:“感承伯伯厚意,望烦去取大虫还小侄。”毛太公道:“既是在我庄后,怕怎地?且坐喝茶,去取未迟。”解珍、解宝不敢相违,只得又坐下。庄客拿茶来敬二位了。毛太公道:“如今和贤侄去取大虫。”解珍、解宝道:“深谢伯伯。”毛太公引了二人,入到庄后,方叫庄客把钥匙来开门,百般开不开。毛太公道:“这园多时不曾有人来开,敢是锁簧了锈了,因此开不得。去取铁锤来打开罢了。”庄客身边取出铁锤,打开了锁,众人都入园里去看时,遍山边去看,寻不见。毛太公道:“贤侄,你两个莫不错看了,认不仔细,敢不曾落在我园里?”解珍道:“恁地得我两个错看了?是这里生长的人,如何认不得?”毛太公道:“你自寻便了,有时自拿去。”解宝道:“哥哥,你且来看。这里一带草滚得平平地都倒了,又有血迹在上头。如何说不在这里?必是伯伯家庄客藏过了。”毛太公道:“你休这等说;我家庄上的人如何得知大虫在园里,便又藏得过?你也须看见方才当面敲开锁来,和你两个一同入园里来寻。你如何这般说话?”解珍道:“伯伯你须还我这个大虫去解官。”太公道:“你两个好无道理!我好意请你酒饭,你颠倒赖我大虫!”解宝道:“有甚么赖处!你家也见当里正,官府中也委了甘限文书;没本事去捉,倒来就我见成,你倒将去请赏,教我兄弟两个吃限棒!”毛太公道:“你吃限棒,干我甚事!”解珍,解宝睁起眼来,便道:“你敢教我搜么?”毛太公道:“我家比你家!各有内外!你看这两个叫化头倒来无礼!”解宝抢近厅前,寻不见,心中火起,便在厅前打将起来。解珍也就厅前攀折拦杆,打将入去。毛太公叫道:“解珍、解宝白昼抢劫!”那两个打碎了厅前桌椅,见庄上都有准备,两个便拔步出门,指着庄上,骂着:“你赖我大虫,和你官司里去理会!”那两个正骂之间,只见两三匹马投庄上来,引着一夥伴当。解珍认得是毛太公儿子毛仲义,接着说道:“你家庄上庄客捉过了我大虫,你爹不讨还我,颠倒要打我弟兄两个!”毛仲义道:“这村人不省事,我父亲必是被他们瞒过了;你两个不要发怒,随我到家里,讨还你便了。”解珍、解宝谢了。

毛仲义叫开庄门,教他两个进去。待得解珍、解宝入得门来,便叫关上庄门,喝一声“下手!”两廊下走出二三十个庄客。恰才马后带来的都是做公的。那兄弟两个措手不及。众人一齐上,把解珍、解宝绑了。毛仲义道:“我家昨夜射得一个大虫,如何来白赖我的?乘势抢掳我家财,打碎家中什物,当得何罪?解上本州,也与本州除了一害!”

原来毛仲义五更时先把大虫解上州里去了;带了若干做公的来捉解珍、解宝。不想他这两个不识局面,正中了他的计策,分说不得。毛太公教把两个使的钢叉做一包赃物,扛了计多打碎的家伙什物,将解珍、解宝剥得赤条条地,背剪绑了,解上州里来。本州有个六案孔目,姓王,名正,是毛太公的女婿,已自先去知府面前禀说了,把解珍、解宝押到厅前,不繇分说,困翻便打;定要他两个招做“混赖大虫,各执钢叉,因而抢掳财物。”解珍、解宝拷不过,只得依他招了。知府教取两面二十五斤的重枷来枷了,钉下大牢里去。毛太公,毛仲义自回庄上商议道:“这两个男女放他不得!不如一发结了他,免致后患。”当时父子二人自来州里分付孔目王正:“与我一发斩草除根,了此一案。我这里自行与知府透打关节。”

却说解珍,解宝押到死囚牢里,引至亭心上来见这个节级。为头那人姓包,名吉,已自得了毛太公银两并听信王孔目之言,教对付他两个性命。便来亭心里坐下。小牢子对他两个说道:“快过来跪在亭子前!”包节级喝道:“你两个便是甚么两头蛇,双尾蝎,是你么?”解珍道:“虽然别人叫小人这等混名,实不曾陷害良善。”包节级喝道:“你这两个畜生!今番我手里教你‘两头蛇’做‘一头蛇,’‘双尾蝎’做‘单尾蝎!’且与我押入大牢里去!”那一个小牢子把他两个带在牢里来。见没人,那小节级便道:“你两个认得我么?我是你哥哥的妻舅。”解珍道:“我只亲弟兄两个,别无那个哥哥。”那小牢子道:“你两个须是孙提辖的弟兄?”解珍道:“孙提辖是我姑舅哥哥。我不曾与你相会。足下莫非是乐和舅?”那小节级道:“正是;我姓乐,名和,祖贯茅州人氏。先祖挈家到此,将姐姐嫁与孙提辖为妻。我自在此州里勾当,做小牢子。人见我唱得好,都叫我做铁叫子乐和。姐夫见我好武艺,也教我学了几路拳法在身。”

原来这乐和是一个聪明伶俐的人:诸般乐品学着便会;作事道头知尾;说起枪棒武艺,如糖似蜜价爱。为见解珍,解宝是个好汉,有心要救他;只是单丝不线,孤掌难鸣,只报得他一个信。乐和道:“好教你两个得知:如今包节级得受了毛太公钱财,必然要害你两个性命;你两个是怎生好?”解珍道:“你不说孙提辖则休:你既说起他来,今央你寄一个信。”乐和道:“你教我寄信与谁?”解珍道:“我有个姐姐,是我爷面上的,与孙提辖兄弟为妻,见在东门外十里牌住。他是我姑娘的女儿,叫做母大虫顾大嫂,开个酒店,家里又杀牛开赌。我那姐姐有三二十人近他不得。姐夫孙新这等本事也输与他。只有那个姐姐和我弟兄两个最好。孙新孙立的姑娘是我母亲;以此,他两个又是我姑舅哥哥。央烦你暗地寄个信与他,把我的事说知,姐姐必然自来救我。”乐和听罢,分付说:“贤亲,你两个且宽心着。”先去藏些烧饼肉食,来牢里开了门,把与解珍,解宝了,推了事故,锁了牢门,教别个小节级看守了门,一迳奔到东门外,望十里牌来。

早望见一个酒店,门前悬挂着牛羊等肉;后面屋下,一簇人在那里赌博。乐和见酒店里一个妇人坐在柜上,心知便是顾大嫂,走向前,唱个喏,道:“此间姓孙么?”顾大嫂慌忙答道:“便是。足下要沽酒,要买肉?如要赌钱,后面请坐。”乐和道:“小人便是孙提辖妻舅乐和的便是。”顾大嫂笑道:“原来却是乐和舅。可知尊颜和姆姆一般模样。且请里面拜茶。”乐和跟进里面客位里坐下。顾大嫂便动问道:“闻知得舅舅在州里勾当,家里穷忙少闲,不曾相会。今日甚风吹得到此?”乐和道:“小人若无事,也不敢来相恼。今日厅上偶然发下两个罪人进来,虽不曾相会,多闻他的大名:一个是两头蛇解珍,一个是双尾蝎解宝。”顾大嫂道:“这两个是我的兄弟!不知因甚罪犯下在牢里?”乐和道:“他两个因射得一个大虫,被本乡一个财主毛太公赖了,又把他两个强扭做贼,抢掳家财,解入州里中。他又上上下下都使了钱物,早晚间,要教包节级牢里做翻他两个,结果了性命。小人路见不平,独大难救。只想一者占亲,二乃义气为重,特地与他通个消息。他说道,只除是姐姐便救得他。若不早早用心着力,难以救拔。”顾大嫂听罢,一片声叫起苦来,便叫火家:“快去寻得二哥家来说话!”这个火家去不多时,寻得孙新归来与乐和相见。原来这孙新,祖是琼州人氏,军马子孙;因调来登州驻扎,弟兄就此为家。
孙新生得身长力壮,全学得他哥哥的本事,使得几路好鞭;因此人多把他弟兄两个比尉迟恭,叫他做小尉迟。顾大嫂把上件事对孙新说了。孙新道:“既然如此,教舅舅先回去。他两个已下在牢里,全望舅舅看觑则个。我夫妻商量个长便道理,迳来相投。”乐和道:“但有用着小人处,尽可出力向前。”顾大嫂置酒相待已了,将出一包碎银,付与乐和道:“烦舅舅将去牢里,散与众人并小牢子们,好生周全他弟兄两个。”乐和谢了,收了银两,自回牢里来替他使用,不在话下。

且说顾大嫂和孙新商议道:“你有甚么道理救我两兄弟?”孙新道:“毛太公那有钱有势;他防你两个兄弟出来,须不肯干休,定要做翻了他两个,似此必然死在他手。若不去劫牢,别样也救他不得。”顾大嫂道:“我和你今夜便去。”孙新笑道:“你好卤!我和你也要算个长便,劫了牢,也要个去向。若不得我那哥哥和这两个人时,行不得这件事。”顾大嫂道:“这两个是谁?”孙新道:“便是那叔侄两个,最好赌
的邹渊、邹闰;如今见在登云山台峪聚众打劫。他和我最好。若得他两个相帮,此事便成。”顾大嫂道:“登云山离这里不远,你可连夜请他叔侄两个来商议。”孙新道:“我如今便去,你可收拾了酒食肴馔,我去定请得来。”顾大嫂分付火家宰了一口猪,铺下数盘品按酒,排下桌子。天色黄昏时候,只见孙新引了两筹好汉归来。那个为头的姓邹,名渊,原来是莱州人氏;自小最好赌钱,闲汉出身;为人忠良慷慨;更兼一身好武艺,性气高强,不肯容人,江湖上唤他出林龙。第二个好汉,名唤邹闰,是他侄儿;年纪与叔叔彷佛,二人争差不多;身材长大,天生一等异相,脑后一个肉瘤;往常但和人争,性起来,一头撞去;忽然一日,一头撞折了涧边一株松树,看的人都惊呆了;因此都唤他做独角龙。

当时顾大嫂见了,请入后面屋下坐地,把上件事告诉与他,次后商量劫牢一节。邹渊道:“我那里虽有八九十人,只有二十个心腹的。明日干了这件事,便是这里安身不得了。我有个去处,我也有心要去多时,只不知你夫妇二人肯去么?”顾大嫂道:“遮莫甚么去处,都随你去,只要救了我两个兄弟!”邹渊道:“如今梁山泊十分兴旺,宋公明大肯招贤纳士。他手下见有我的三个相识在彼:一个是锦豹子杨林,一个是火眼狻猊邓飞,一个是石将军石勇。都在那里入夥了多时。我们救了你两个兄弟,都一发上梁山泊投奔入夥去,如何?”顾大嫂道:“最好!有一个不去的,我便乱戳死他!”邹闰道:“还有一件:我们倘或得了人,诚恐登州有些军马追来,如之奈何?”孙新道:“我的亲哥哥见做本州军马提辖。如今登州只有他一个了得;几番草寇临城,都是他杀散了,到处闻名。我明日自去请他来,要他依允便了。”邹渊道:“只怕他不肯落草。”孙新说道:“我自有良法。”当夜饮了半夜酒,歇到天明,留下两个好汉在家里,却使一个火家,带领了一两个人,推辆车子,“快去城中营里请哥哥孙提辖并嫂嫂乐大娘子。说道:“家中大嫂害病沉重,便烦来家看觑。’”顾大嫂又分付火家道:“只说我病重临危,有几句紧要的话,须是便来,只有一番相见嘱付。”火家推车儿去了。孙新专在门前侍候,等接哥哥。

饭罢时分,远远望见车儿来了,载着乐大娘子,背后孙提辖骑着马,十数个军汉跟着,望十里牌来。孙新入去报与顾大嫂得知,说:“哥嫂来了。”顾太嫂分付道:“只依我!如此行事。”孙新出来接见哥嫂,且请大哥大嫂下了车儿,回到房里看视弟媳妇病症。孙提辖下了马,入门来,端的好条大汉!淡黄面皮,落腮胡须,八尺以上身材,姓孙,名立,绰号病尉迟;射得硬弓,骑得劣马;使一管长枪,腕上悬一条虎眼竹节钢鞭;海边人见了,望风便跌。

当下病尉迟孙立下马来,进得门,便问道:“兄弟,婶子害甚么病?”孙新答道:“他害的症候甚是蹊跷。请哥哥到里面说话。”孙立便入来。孙新分付火家着这夥跟马的军士去对门店里饮酒。便教火家牵过马,请孙立入到里面来坐下。良久,孙新道:“请哥哥嫂嫂去房里看病。”孙立同乐大娘入进房里,见没有病人。孙立问道:“婶子病在那里房内?”只见外面走入顾大嫂来;邹渊,邹闰跟在背后。孙立道:“婶子,你正是害什么病?”顾大嫂道:“伯伯拜了。我害些救兄弟的病!”孙立道:“又作怪!救甚么兄弟?”顾大嫂道:“伯伯!你不要推聋装哑!你在城中岂不知道他两个?是我兄弟偏不是你的兄弟!”孙立道:“我并不知因由。是那两个兄弟?”顾大嫂道:“伯伯在上。今日事急,只得直言拜禀:这解珍、解宝被登云山下毛太公与同王孔目设计陷害,早晚要谋他两个性命。我如今和这两个好汉商量已定,要去城中劫牢,救出他两个兄弟,都投梁山泊入夥去。恐怕明日事发,先负累伯伯;因此我只推患病,请伯伯姆姆到此,说个长便。若是伯伯不肯去时,我们自去山梁山泊去。如今天下有甚分晓!走了的到没事,见在的到官司!常言道:近火先焦。伯伯便替我们官司、坐牢,那时没人送饭来救你。伯伯尊意如何?”孙立道:“我是登州的军官,怎地敢做这等事?”顾大嫂道:“既是伯伯不肯,我今日便和伯伯并个你死我活!”顾大嫂身边便挈出两把刀来。邹渊、邹闰各拔出短刀在手。孙立叫道:“婶子且住!休要急行。待我从长计较,慢慢地商量。”乐大娘子惊得半晌做声不得。顾大嫂又道:“既是伯伯不肯去时,即便先送姆姆前行!我们自去下手!”孙立道:“虽要如此行时,也待我归家去收拾包裹行李,看个虚实,方可行事。”顾大嫂道:“伯伯,你的乐阿舅透风与我们了!一就去劫牢,一就去取行李不迟。”孙立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众人既是如此行了,我怎地推得?终不成日后倒要替你们吃官司?罢!罢!罢!都做一处商议了行!”先叫邹渊登云山寨里收拾起财物马匹,带了那二十个心腹的人,来店里取齐。邹渊去了。又使孙新入城里来问乐和讨信,就约会了,暗通消息解珍,解宝得知。次日,登云山寨里邹渊收拾金银已了,自和那起人到来相助;孙新家里也有七八个知心腹的火家,并孙立带来的十数个军汉:共有四十余人。孙新宰了两口猪,一腔羊,众人尽了一饱。顾大嫂贴肉藏了尖刀,扮做个送饭的妇人先去。孙新跟着孙立,邹渊领了邹闰,各带了火家,分作两路入去。 却说登州府牢里包节级得了毛太公钱物,只要陷害解珍,解宝的性命。当日乐和拿着水火棍正立在牢门里狮子口边,只听得拽铃子响。乐和道:“甚么人?”顾大嫂道:“送饭的妇人。”乐和已自瞧科了,便来开门放顾大嫂入来,再关了门将过廊下去。包节级正在亭心里看见,便喝道:“这妇人是甚么人?敢进牢里来送饭!自古‘狱不通风!’”乐和道:“这是解珍,解宝的姐姐自送来饭。”包节级喝道:“休要叫他入去!你们自与他送进去便了”乐和讨了饭,去开了牢门,把与他两个。解珍,解宝问道:“舅舅,夜来所言的事如何?”乐和道:“你姐姐入来了。只等前后相应。”乐和便把匣床与他两个开了。只听得小牢子入来报道:“孙提辖敲门,要走入来。”包节级道:“他自是营管,来我牢里,有何事干!休要开门!”顾大嫂一跫跫下亭心边去,外面又叫道:“孙提辖焦躁了打门。”包节级忿怒,便下亭心来。顾大嫂大叫一声“我的兄弟在那里,”身便挈出两把明晃晃尖分来。包节级见不是头,望亭心外便走。解珍,解宝,提起枷从牢眼里钻将出来,正迎着包节级。包节级措手不及,被解宝一枷梢打去,把脑盖劈得粉碎。当时顾大嫂手起,早戳翻了三五个小牢子,一齐发喊,从牢里打将出来。孙新两把个把住牢门,见四个从牢里出来,一发望州衙前便走。邹渊,邹闰早从州衙里提出王孔目头来。一行人大喊,步行者在前,孙提辖骑着马,弯着弓,搭着箭,在后面。街上人家都关上门,不敢出来。州里做公的人认得是孙提辖,谁敢向前拦当。众人簇拥着孙立奔山城门去,一直望十里牌来,扶乐大娘子上了车儿,顾大嫂上了马,帮着便行。解珍,解宝对众道:“叵耐毛太公老贼家!如何不报了仇去!”孙立道:“说得是。”便令兄弟孙新,与舅舅乐和,“先护持车儿前行着,我们随后赶来。”孙新,乐和簇拥着车儿先行了。

孙立引着解珍,解宝,邹渊,邹闰并火家伴当一迳奔毛太公庄上来,正值毛仲义与太公在庄上庆寿饮酒,不曾提备。一夥好汉呐声喊杀将入去,就把毛太公,毛仲义并一门老小尽皆杀了,不留一个;去卧房里搜简得十数金银财宝,后院牵得七八匹马,把四匹梢带载。解珍,解宝拣几件好的衣服穿了;将庄院一把火齐放起烧了。各人上马,带了一行人,赶不到三十里路,早赶上车仗人马,一处上路行程。于路庄户人家又夺得三五匹好马,一行星夜奔上梁山泊去。 不一二日,来到石勇酒店里。那邹渊与他相见了,问起杨林,邓飞二人。石勇说起:“宋公明去打祝家庄,二人都跟去,两次失利。听得报来说,杨林,邓飞俱被陷在那里,不知如何。备闻祝家庄三子豪杰,又有教师铁棒栾廷玉相助,因此二次打不破那庄子。”孙立听罢,大笑道:“我等众人来投大寨入夥,正没半分功劳。献此一条计,去打破祝家庄,为进身之报,如何?”石勇大喜道:“愿闻良策。”孙立道:“栾廷玉和我是一个师父教的武艺。我学的,他也知道;他学的武艺,我也尽知。我们今日只做登州对调来郓州守把,经过来此相望,他必然出来迎接我们;进身入去,里应外合,必成大事。此计如何?”正与石勇说计未了,只见小校报道:“吴学究下山来,前往祝家庄救应去。”石勇听得,便叫小校快去报知军师,请来这里相见。说犹未了,已有军马来到店前,前面乃是吕方、郭盛并阮氏三雄;随后军师吴用带领五百余人马到来。石勇接入店内,引着这一行人都相见了,备说投托入夥。献计一节。吴用听了大喜。说道:“既然众位好汉肯作成山寨,且休上山,便烦疾往祝家庄,行此一事,成全这段功劳,如何?”孙立等众人皆喜,一齐都依允了。吴用道:“小生如今人马先去。众位好汉随后一发便来。”吴学究商议已定,先来宋江寨中,见宋公明眉头不展,面带忧容。吴用置酒与宋江解闷,备说起“石勇、杨林、邓飞三个的一起相识是登州兵马提辖病尉迟孙立,和这祝家庄教师栾廷玉是一个师父教的。今来共有八人,投大寨入夥。特献这条计策,以为进身之报。今已计较定了;里应外合,如此行事。随后便来参见兄长。”宋江听说罢,大喜,把愁闷都撇在九霄云外,忙教寨内安排置酒,等来相待。

却说孙立教自己的伴当人等跟着车仗人马投一处歇下,只带了解珍、解宝、邹渊、邹闰、孙新、顾大嫂、乐和共是八人,来参宋江。都讲礼已毕,宋江置酒设席等待,不在话下。

吴学究暗传号令与众人,教第三日如此行,第五日如此行。分付已了,孙立等众人领了计策,一行人自来和车仗人马投祝家庄进身行事。再说吴学究道:“启动戴院长到山寨里走一遭,快与我取将这四个头领来,我自有用他处。”不是教戴宗连夜来取这四个人来,有分教;水泊重添新羽翼,山庄无复旧衣冠。毕竟吴学究取那四个人来,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ZHSY000046 春秋公羊疏 宋刻元修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37 五朝名臣言行录 三朝名臣言行录 宋淳熙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71 通玄真经 宋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79 离骚草木疏 宋庆元六年罗田县庠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26 会昌一品制集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50 乐全先生文集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43 金元编 十三经注疏91-106.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90 礼记集说 元天历元年建安郑明德宅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13 四书章句集注 元至正二十二年武林沈氏尚德堂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47 两汉博闻 宋乾道八年胡元质姑孰郡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83 纂图分门类题五臣註扬子法言 宋刘通判宅仰高堂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95 真文忠公政经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84 义丰文集 宋淳祐三年王旦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38 芦川词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00 春秋诸传会通 元至正十一年虞氏明復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20 尔雅 元雪窗书院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90 王状元集百家註分类东坡先生诗 (宋)苏轼 撰 (宋)王十朋 纂集 刘辰翁 批点 元建安熊氏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48 续幽怪录 宋临安府太庙前尹家书籍铺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52 事类赋 宋绍兴十六年两浙东路茶盐司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67 青山集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84 十七史纂古今通要 元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88 汉制考 元至元六年庆元路儒学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05 新刊经进详注昌黎先生文 宋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63 后山诗注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64 周书王会补註 元至元六年庆元路儒学刻明初修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66 吴越春秋 元大德十年绍兴路儒学刻明修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74 [至正]金陵新志 元至正四年集庆路儒学溧阳州学溧水州学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61 群书钩玄 元刻明修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39 新定三礼图 宋淳熙二年镇江府学刻公文纸印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57 春秋繁露 宋嘉定四年江右计台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34 渔隐丛话前集 宋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67 尚书通考 元至正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91 大戴礼记 元至正十四年嘉兴路儒学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746 叶先生诗话 元陈仁子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58 重添校正蜀本书林事类韻会 宋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32 杜荀鹤文集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01 吏学指南 元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73 太清风露经 蒙古太宗九年至乃马真后三年宋德方等刻道藏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08 张先生校正杨宝学易传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23 诗说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37 礼记集说 23册.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30 甲乙集 宋临安陈宅经籍铺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21 新刊国朝二百家名贤文粹 宋庆元三年书隐斋刻本 60册.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25 皇朝文鉴 宋麻沙刘将仕宅刻本 40册.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45 周易 元相台岳氏荊溪家塾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47 玉海 辞学指南 元至元六年庆元路儒学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02 北齐书 宋刻元明递修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79 晦庵先生朱文公集 宋咸淳元年建安书院刻宋元明递修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19 圣宋文选全集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98 南齐书 宋刻宋元明初递修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12 资治通鉴059-116 南宋绍兴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55 咸淳临安志 宋咸淳临安府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59 古今合璧事类备要 宋刻本 61-80.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55 易纂言外翼 元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43 五代史记 元宗文书院刻明修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89 新编孔子家语句解 元至正二十七年清泉刘祥卿家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81 史记 宋乾道七年蔡梦弼东塾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91 后汉书 宋王叔边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34 国朝诸臣奏议 宋淳祐十年史季温福州刻元明递修本(1-32).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80 东莱吕太史文集 宋嘉泰四年吕乔年刻元明递修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24 皇朝文鉴 宋嘉泰四年新安郡斋刻本 64册(册33-64).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85 南丰曾子固先生集 (宋)曾巩 撰 金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12 资治通鉴059-116 南宋绍兴本.rar等多个文件 pdf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43 温国文正公文集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00 四家四六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25 复古编 元至正六年吴志淳好古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76 茅山志 元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18 济生拔粹方 元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19 监本纂图重言重意互注点校毛诗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43 眉山新编十七史策要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89 袁氏世范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97 管子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92 寒山子诗集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07 昌黎先生集考异 宋绍定二年张洽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22 周贺诗集 宋临安府陈宅书籍铺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60 类编增广黄先生大全文集 宋乾道麻沙镇水南刘仲吉宅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94 类编标註文公先生经济文衡 元泰定元年梅溪书院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00 宋提刑洗冤集录 元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51 新编通用启札截江网 元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96 增广笺註简斋诗集 (宋)陈与义 撰 (宋)胡稚 笺注 元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740 皇元风雅 元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86 汉书 宋蔡琪家塾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16 洪范政鉴 宋淳熙十三年内府写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75 诗集传附录纂疏 元泰定四年建安刘君优翠严精舍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89 礼记纂言 元元统二年吴尚等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80 唐陆宣公集 元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98 经史证类备急本草 宋嘉定四年刘甲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59 古今合璧事类备要 宋刻本 81-90.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49 周易程朱先生传义附录 元延祐二年圆沙书院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14 读四书丛说 元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14 新编金匮方论 元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21 诗集传 宋淳熙七年苏诩筠州公使库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20 兰亭续考 宋淳祐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24 梅花喜神谱 宋景定二年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49 重彫足本鉴诫录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06 音注韩文公文集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97 芸居乙稿 清初毛氏汲古阁影宋抄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43 金元编 十三经注疏51-70.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06 春秋师说 春秋属辞 春秋左氏传补注 元至正二十年至二十四年休宁商山义塾刻明弘治六年高忠重修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71 运使复斋郭公言行录 元至顺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89 王荆文公诗笺註 (宋)王安石 撰 (宋)李壁 笺注 元大德五年王常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87 汉书 宋嘉定十七年白鹭洲书院刻本(1-40册).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87 汉书 宋嘉定十七年白鹭洲书院刻本(41-80册).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11 建康實錄 宋紹興十八年荊湖北路安撫使司刻遞修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60 古今合璧事类备要增集 宋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82 陶靖节先生集 宋刻递修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62 尚书註疏 蒙古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41 通志 81-100.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83 通鉴总类 元至正二十三年吴郡庠刻本 40册.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04 新刊黄帝内经素问 元读书堂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76 侍郎葛公归愚集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53 增节标目音註精议资治通鑑 蒙古宪宗三年至五年张宅晦明轩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03 新刊黄帝内经素问 金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53 新增说文韻府群玉 元大德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93 山谷老人刀笔 (宋)黄庭坚 撰 元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712 清容居士集 元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31 礼记 宋淳熙四年抚州公使库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43 长短经 南宋初年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74 新雕洞灵真经 宋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08 古文苑 宋端平三年常州军刻淳祐六年盛如杞重修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极重难返 构怨伤化 构怨连兵 构怨连祸 枉口拔舌 枉墨矫绳 枉己正人 枉担虚名 枉法营私 枉用心机 枉矫过激 枉费唇舌 枉费工夫 枉费心力 枉费心思 枉费心机 枉费心计 枉费时日 枉辔学步 枉道事人 析交离亲 析圭分组 析律舞文 析律贰端 析微察异 析毫剖厘 析毫剖芒 析珪判野 析珪胙土 析疑匡谬 析精剖微 析肝刿胆 析肝沥悃 析言破律 析辩诡辞 析骨而炊 枕典席文 枕冷衾寒 枕善而居 枕山栖谷 枕山臂江 枕山襟海 枕戈剚刃 枕戈坐甲 枕戈待命 枕戈待敌 枕戈汗马 枕戈饮血 枕方寝绳 枕稳衾温 枕籍经史 枕经籍书 林寒涧肃 林木池鱼 林林总总 枘凿冰炭 果不其然 果于自信 果熟蒂落 果行育德 枝分叶散 枝分缕解 枝别条异 枝叶扶疏 枝叶相持 枝外生枝 枝大于本 枝对叶比 枝布叶分 枝干相持 枝末生根 枝枝节节 枝流叶布 枝源派本 枝繁叶茂 枝节横生 枝词蔓语 枝词蔓说 枝附叶从 枝附叶著 枝附影从 枪声刀影 枪林刀树 枪林弹雨 枪烟炮雨 枭俊禽敌 枭心鹤貌 枭蛇鬼怪 枭视狼顾 枭首示众 枯木再生 枯木发荣 枯木逢春 枯本竭源 枯朽之余 枯杨之稊 枯枿朽株 枯树开花 枯树逢春 枯株朽木 枯燥无味 枯脑焦心 枯蓬断草 枯骨之余 枯骨生肉 枯鱼病鹤 枵肠辘辘 枵腹从公 枵腹终朝 枵腹重趼 架屋叠床 架海金梁 架肩击毂 架肩接踵 架谎凿空 枷脰械手 染指垂涎 染旧作新 染神乱志 染神刻骨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