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二十四回 王婆计啜西门庆 淫妇药鸩武大郎

第二十四回 王婆计啜西门庆 淫妇药鸩武大郎

诗曰: 可怪狂夫恋野花,因贪淫色受波查。亡身丧己皆因此,破业倾资总为他。
半晌风流有何益?一般滋味不须§。他时祸起萧墙内,血污游魂更可嗟。 话说当下郓哥被王婆打了这几下,心中没有出气处,提了雪梨篮儿,一迳奔来街上,直来寻武大郎。转了两条街,只见武大挑着炊饼担儿,正从那条街上来。郓哥见了,立住了脚,看着武大道:“这几时不见你,怎么吃得肥了?”武大歇下担儿道:“我只是这般模样,有甚么吃得肥处?”郓哥道:“我前日要籴些麦稃,一地里没籴处。人都道你屋里有。”武大道:“我屋里又不养鹅鸭,那里有这麦稃?”郓哥道:“你说没麦稃,你怎地栈得肥§地?便颠倒提起你来,也不妨,煮你在锅里,也没气。”武大道:“含鸟猢狲,倒骂得我好!我的老婆又不偷汉子,我如何是鸭?”郓哥道:“你老婆不偷汉子,只偷子汉。”武大扯住郓哥道:“还我主来!”郓哥道:“我笑你只会扯我,却不咬下他左边的来。”武大道:“好兄弟,你对我说是兀谁,我把十个炊饼送你。”郓哥道:“炊饼不济事。你只做个小主人,请我吃三杯,我便说与你。”武大道:“你会吃酒,跟我来。”武大挑了担儿,引着郓哥,到一个小酒店里,歇了担儿,拿了几个炊饼,买了些肉,讨了一旋酒,请郓哥吃。那小厮又道:“酒便不要添了,肉再切几块来。”武大道:“好兄弟,你且说与我则个。”郓哥道:“且不要慌。等我一发吃了,却说与你。你却不要气苦!我自帮你打捉。”武大看那猴子吃了酒肉道:“你如今却说与我。”郓哥道:“你要得知,把手来摸我头上疙瘩。”武大道:“却怎地来有这疙瘩?”郓哥道:“我对你说:我今日将这一篮雪梨,去寻西门大郎挂一勾子。一地里没寻处。街上有人说道:‘他在王婆茶坊里。和武大娘子勾搭上了,每日只在那里行走。’我指望去撰三五十钱使,§耐那王婆老猪狗,不放我去房里寻他,大栗暴打我出来。我特地来寻你。我方才把两句话来激你。我不激你时,你须不来问我。”武大道:“真个有这等事?”郓哥道:“又来了!我道你是这般的鸟人,那厮两个落得快活。只等你出来,便在王婆房里做一处。你兀自问道真个也是假!武大听罢,道:“兄弟,我实不瞒你说。那婆娘每日去王婆家里做衣裳,归来时便脸红。我自也有些疑忌。这话正是了。我如今寄了担儿,便去捉奸,如何?”郓哥道:“你老大一个人,原来没些见识。那王婆老狗,什么利害怕人,你如何出得他手!他须三人也有个暗号。见你入来拿他,把你老婆藏过了,那西门庆须了得,打你这般二十来个。若捉他不着,干吃他一顿拳头。他又有钱有势,反告了一纸状子,你便用吃他一场官司。又没人做主,干结果了你。”武大道:“兄弟,你都说得是。却怎地出得这口气?”郓哥道:“我吃那老猪狗打了,也没出气处。我教你一着。你今日晚些归去,都不要发作,也不可说。自只做每日一般。明朝便少做些炊饼出来卖。我自在巷口等你。若是见西门庆入去时,我便来叫你。你便挑着担儿,只在左近等我。我便先去惹那老狗,必须来打我。我先将篮儿丢出街来,你却抢来。我便一头顶住那婆子,你便只顾奔入房里去,叫起屈来。此计如何?”武大道:“既是如此,却是亏了兄弟。我有数贯钱与你,把去籴米。明日早早来紫石街巷口等我。”郓哥得了数贯钱,几个炊饼,自去了。武大还了酒钱,挑了担儿,自去卖了一遭归去。原来这妇人往常时,只是骂武大,百般地欺负他。近日来也自知无礼,只得窝盘他些个。当晚,武大挑了担儿归来,也只和每日一般,并不说起。那妇人道:“大哥买盏酒吃?”武大道:“却才和一般经纪人买三碗吃了。”那妇人安排晚饭与武大吃了。当夜无话。次日饭后,武大只做三两扇炊饼,安在担儿上。这妇人一心只想着西门庆,那里来理会武大做多做少。当日武大挑了担儿,自出去做买卖。这妇人巴不能勾他出去了。便踅过王婆房里来等西门庆。且说武大挑着担儿,出到紫石街巷口,迎见郓哥,提着篮儿在那里张望。武大道:“如何?”郓哥道:“早些个。你且去卖一遭了来。他七八分来了。你只在左近处伺候。”武大云飞也去卖了一遭回来。郓哥道:“你只看我篮儿撇出来,你便奔入去。”武大自把担儿寄了,不在话下。

虎有伥兮鸟有媒,暗中牵陷恣施为。郓哥指讦西门庆,他日分尸竟莫支。

却说郓哥提着篮儿,走入茶坊里来,骂道:“老猪狗!你昨日做甚么便打我?”那婆子旧性不改,便跳起身来,喝道:“你这小猢狲!老娘与你无干,,你做甚么又来骂我?”郓哥道:“便骂你这马泊六,做牵头的老狗,直甚么屁!”那婆子大怒,揪住郓哥便打。郓哥叫一声:“你打我!”把篮儿丢出当街上来。那婆子却待揪他,被这小猴子叫声“你打”时,就把王婆腰里带个住,看着婆子小肚上,只一头撞将去,争些了跌倒,却得壁子碍住不倒。那猴子死顶住在壁上。只见武大裸起衣裳,大踏步直抢入茶坊里来。那婆子见了是武大来,急待要拦当时,却被这小猴子死命顶住,那里肯放。婆子只叫得:“武大来也!”那婆娘正在房里,做手脚不迭。先奔来顶住了门。这西门庆便钻入床底下躲去。武大抢到房门边,用手推那房门时,那里推得开。口里只叫道:“做得好事!”那妇人顶住着门,慌做一团,口里便说道:“闲常时只如鸟嘴,卖弄杀好拳棒。急上场时,便没些用。见个纸虎,也赫一交。”那妇人这几句话,分明教西门庆来打武大,夺路了走。西门庆在床底下听了妇人这几句言语。提醒他这个念头,便钻出来,说道:“娘子,不是我没本事,一时间没这智量。”便来拔开门,叫声,“不要来!”武大却待要揪他,被西门庆早飞起右脚。武大矮短,正踢中心窝里,扑地望后便倒了。西门庆见踢倒了武大,打闹里一直走了。郓哥见不是话头,撇了王婆撒开。街坊邻舍都知道西门庆了得,谁敢来多管。王婆当时就地下扶起武大来。见他口里吐血,面皮腊查也似黄了,便叫那妇人出来,舀碗水来,救得苏醒。两个上下肩掺着,便从后门扶归楼上去。安排他床上睡了。当夜无话。次日,西门庆打听得没事,依前自来和这妇人做一处。只指望武大自死。武大一病五日,不能勾起。更兼要汤不见,要水不见,每日叫那妇人不应。又见他浓庄艳抹了出去,归来时便面颜红色。武大几遍气得发昏,又没人来采着。武大叫老婆来分付道:“你做的勾当,我亲手来捉着你奸,你倒挑拨奸夫踢了我心!至今求生不生,求死不死。你们却自去快活。我死自不妨,和你们争不得了。我的兄弟武二,你须得知他性格。倘或早晚归来,他肯干休!你若肯可怜我,早早扶侍我好了,他归来时,我都不提。你若不看觑我时,待他归来,却和你们说话。”这妇人听了这话,也不回言,却踅过来,一五一十都对王婆和西门庆说了。那西门庆听了这话,却似提在冰窨子子里,说道:“苦也!我须知景阳冈上打虎的武都头,他是清河县第一个好汉。我如今却和你眷恋日久,情孚意合,却不恁地理会。如今这等说时,正是怎地好?却是苦也!”王婆冷笑道:“我倒不曾见你是个把柁的,我是趁船的。我倒不慌,你倒慌了手脚。”西门庆道:“我枉自做了男子汉,到这般去处,却摆布不开。你有甚么主见,遮藏我们则个?”王婆道:“你们却要长做夫妻,短做夫妻?”西门庆道:“干娘,你且说如何是长做夫妻,短做夫妻?”王婆道:“若是短做夫妻,你们只就今日便分散,等武大将息好了起来,与他陪了话。武二归来,都没言语。待他再差使出去,却再来相约。这是短做夫妻。你们若要长做夫妻,每日同一处,不担惊受怕,我却有一条妙计。只是难教你。”西门庆道:“干娘,周全了我们则个。只要长做夫妻。”王婆道:“这条计用着件东西,别人家里都没,天生天化,大官人家里却有。”西门庆道:“便是要我的眼睛,也剜来与你。却是甚么东西?”王婆道:“如今这捣子病得重,趁他狼狈里,便好下手。大官人家里取些砒霜来,却教大娘子自去赎一帖心疼的药来。把这砒霜下在里面,把这矮子结果子。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的没了踪迹。便是武二回来,待敢怎地!自古道道:‘嫂叔不通问。初嫁从亲,再嫁由身。’阿叔如何管得!暗地里来往半年一载,便好了。等待夫孝满日,大官人娶了家去。这个不是长远夫妻,谐老同欢?此计如何?”西门庆道:“干娘,此计神妙。自古道:‘欲求生快活,须下死工夫。’罢,罢,罢!一不做,二不休!”王婆道:“可知好里。这是‘斩草除根,萌芽不发。’若是斩草不除根,春来萌芽再发。官人便去取些砒霜来,我自教娘子下手。事了时,却要重重地谢我。”西门庆道:“这个自然,不消你说。”有诗为证: 云情雨意两绸缪,恋色迷花不肯休。毕竟难逃天地眼,武松还砍二人头。

且说西门庆去不多时,包了一包砒霜来,把与王婆收了。这婆子却看着那妇人道:“大娘子,我教你下药的法度。如今武大不对你说道,教你看活他?你便把些小意儿贴恋他。他若问你讨药吃时,便把这砒霜调在心疼药里。待他一觉身动,你便把药灌将下去,却便走了起身。他若毒药转时,必然肠胃迸断,大叫一声。你却把被只一盖,都不要人听得。预先烧下一锅汤,煮着一条抹布。他若毒药发时,必然七窍内流血,口唇上有牙齿咬的痕迹。他若放了命,便揭起被来,却将煮的抹布一揩,都没了血迹。便入在棺材里,扛出去烧了。有甚么鸟事!”那妇人道:“好却是好。只是奴手软了,临时安排不得尸首。”王婆道:“这个容易!你只敲壁子,我自过来撺掇你。”西门庆道:“你们用心整理。明日五更,来讨回报。”西门庆说道罢,自去了。王婆把这砒霜用手捻为细末,把与那妇人将去藏了。那妇人却踅将归来,到楼上看武大时,一丝没两气,看看待死。那妇人坐在床边假哭。武大道:“你做甚么来哭?”那妇人拭着眼泪说道:“我的一时间不是了,乞那厮局骗了。谁想却踢了你这脚!我问得一处好药,我要去赎来医你,又怕你疑忌了,不敢去取。”武大道:“你救得我活无事了,一笔都勾,并不记怀。武二家来,亦不提起。快去赎药来救我则个!”那妇人拿了些铜钱,迳来王婆家里坐地,却叫王婆去赎了药来。把到楼上,教武大看了,说道:“这贴心疼药,太医叫你半夜里吃。吃了,倒头把一两床被发些汗。明日便起得来。”武大道:“却是好也!生受大嫂,今夜醒睡些个,半夜里调来我吃。”那妇人道:“你自放心睡!我自伏侍你。”看看天色黑了。那妇人在房里点上碗灯,下面先烧了一大锅汤,拿了一片抹布,煮在汤里。听那更鼓时,却好正打三更。那妇人先把毒药倾在盏子里,却舀一碗白汤,把到楼上,叫声:“大哥,药在那里?”武大道:“在我席子底下枕头边。你快调来与我吃。”那妇人揭起席子,将那药抖在盏子里,把那药贴安了,将白汤充在盏内,把头上银牌儿只一搅,调得匀了,左手扶起武大,右手把药便灌。武大呷了一口,说道:“大嫂,这药好难吃!”那妇人道:“只要他医治得病,管甚么难吃。”武大再呷第二口时,被这婆娘就势一灌,一盏药都灌下喉咙去了。那妇人便放倒武大,慌忙跳下床来。武大哎了一声,说道:“大嫂,吃下这药去,肚里倒疼起来。苦呀!苦呀!倒当不得了!”这妇人便去脚后扯过两床被来,匹脸只顾盖。武大叫道:“我也气闷。”那妇人道:“太医分付,教我与你发些汗,便好得快。”武大再要说时,这妇人怕他挣紥,便跳上床来,骑在武大身上,把手紧紧地按住被角,那里肯放些松宽。正似: 油煎肺腑,火燎肝肠。心窝里如雪刃相侵,满腹中似钢刀乱搅。痛剐剐烟生七窍,直§鲜血模糊。浑身冰冷,口内涎流。牙关紧咬,三魂赴枉死城中。喉管枯干,七魄投望乡台上。地狱新添食毒鬼,阳间没了捉奸人。

那武大当时哎了两声,喘息了一回,肠胃迸断,鸣呼哀哉,身体动不得了。那妇人揭起被来,见了武大咬牙切齿,七窍流血,怕将起来。只得跳下床来,敲那壁子。王婆听得,走过后门头咳嗽。那妇人便下楼来,开了后门。王婆问道:“了也未?”那妇人道:“了便了了,只是我手脚软了,安排不得。”王婆道:“有甚么难处!我帮你便了。”那婆子便把衣袖卷起,舀了一桶汤,把抹布撇在里面,掇上楼来。卷过了被,先把武大嘴边唇上都抹了。却把七窍淤血痕迹拭净。便把衣裳盖在尸上。两个从楼上一步一答,扛将下来,就楼下将扇旧门停了。与他梳了头,戴上巾帻,穿了衣裳,取双鞋袜与他穿了。将片白绢,盖了脸。捡床干净被,盖在死尸身上。却上楼来收拾得干净了。王婆自转将归去了。那婆娘却号号地假哭起养家人来。看官听说:“原来但凡世上妇人哭,有三样哭:有泪有声谓之哭;有泪无声谓之泣;无泪有声谓之号。当下那妇人干号了半夜。次日五更,天色未晓,西门庆奔来讨信。王婆说了备细。西门庆取银子,把与王婆,教买棺材津送。就呼那妇人商议。这婆娘过来和西门庆说道:“我的武大,今日已死。我只靠着你做主。”西门庆道:“这个何须得你说费心。”王婆道:“只有一件事最要紧。地方上团头何九叔,他是个精细的人。只怕他看出破绽,不肯殓。”西门庆道:“这个不妨。我自分付他便了。他不肯违我我的言语。”王婆道:“大官人便用去分付他,不可迟误。”西门庆去了。到天大明,王婆卖了棺材,又买些香烛纸钱之类,归来与那妇人做羹饭,点起一对随身灯。邻舍坊厢,都来吊问。那妇人虚掩着粉脸假哭。众街坊问道:“大郎因甚病患便死了?”那婆娘答道:“因害心疼病症,一日日越重了,看看不能勾好。不幸昨夜三更死了。”又哽哽咽咽假哭起来。众邻舍明知道此人死得不明,不敢死问他,只自人情劝道:“死自死了,活得自安过。娘子省烦恼。”那妇人只得假意儿谢了众人,各自散了。王婆取了棺材,去请团头何九叔。但是入殓用的,都买了,并家里一应物件,也都买了。就叫了两个和尚,晚些伴灵。多样时,何九叔先拨几个火家来整顿。且说何九叔到已牌时分,慢慢地走出来。到紫石等巷口,迎见西门庆叫道:“九叔何在?”何九叔答道:“小人只去前面殓这卖炊饼的武大郎尸首。”西门庆道:“借一步说话则个。”何九叔跟着西门庆,来到转角头一个小酒店里,坐下在阁儿内。西门庆道:“何九叔请上坐。”何九叔道:“小人是何者之人,对官人一处坐地!”西门庆道:“九叔何故见外?且请坐。”二人坐定,叫取瓶好酒来。小二一面铺下菜蔬果品按酒之类,延便筛酒。何九叔心中疑忌,想道:“这人从来不曾和我吃酒!今日这杯酒必有跷蹊。”两个吃了一个时辰,只见西门庆去袖子里摸出一锭十两银子,放在卓上,说道:“九叔休嫌轻微。明日别有酬谢。”何九叔叉手道:“小人无半点用功效力之处,如何敢受大官人见赐银两?若是大官人便有使令小人处,也不敢受。”西门庆道:“九叔休要见外,请收过了却说。”何九叔道:“大官人但说不妨。小人依听。”西门庆道:“别无甚事,少刻他家也有些辛苦钱。只是如今殓武大的尸首,凡百事周全,一床锦被遮盖则个。别不多言。”何九叔道:“是这些小事,有甚利害,如何敢受银两?”西门庆道:“九叔不受时,便是推却。”那何九叔自来惧怕西门庆是个刁徒,把持官府的人,只得受了。两个又吃了几杯。西门庆呼酒保来记了帐,明日来铺里支钱。两个下楼,一同出了店门。西门庆道:“九叔记心,不可泄漏。改日别有报效。”分付罢,一直去了。何九叔心中疑忌,肚里寻思道:“这件事却又作怪!我自去殓武大郎尸首,他却怎地与我许多银子?这件事必定有跷蹊。”来到武大门前,只见那几个火家在门首伺侯。何九叔问道:“这武大是甚病死了?”火家答道:“他家说害心槽病死了。”何九叔揭起帘子入来。王婆接着道:“久等阿叔多时了。”何九叔应道:“便是有些小事,绊住了脚,来迟了一步。”只见武大老婆,穿着些素淡衣裳,从里面假哭出来。何九叔道:“娘子省烦恼。可伤大郎归天去了。”那妇人虚掩着泪眼道:“说不可尽!不想拙夫心疼症候,几日子便休了,撇得奴好苦!”何九叔上上下下看了那婆娘的模样,口里自暗暗地道:“我从来只听的说武大娘子,不曾认得他。原来武大却讨着这个老婆!西门庆这十两银子有些来历。”何九叔看着武大尸首,揭起千秋§,扯开白绢,用五轮八宝万着两点神水眼,定睛看时,何九叔大叫一声,望后便倒,口里喷出血来。但见指甲青,唇口紫,面皮黄,眼无光,未知五脏如何?先见四肢不举。正是:身如五鼓衔山月,命似三更油尽灯。毕竟何九叔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29冊_10488267.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13冊_10488293.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09冊_10488324.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14冊_10488339.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28冊_10488227.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17冊_10488207.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18冊_10488253.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16冊_10488172.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20冊_10488315.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23冊_10488231.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06冊_10488173.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09冊_10488144.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29冊_10488163.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08冊_10488283.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30冊_10488282.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17冊_10488277.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27冊_10488335.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10冊_10488115.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21冊_10488301.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14冊_10488210.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13冊_10488165.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18冊_10488140.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21冊_10488120.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23冊_10488160.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24冊_10488215.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03冊_10488222.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02冊_10488298.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11冊_10488170.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30冊_10488135.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22冊_10488181.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22冊_10488317.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03冊_10488137.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27冊_10488128.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12冊_10488197.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02冊_10488116.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20冊_10488136.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10冊_10488249.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06冊_10488284.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25冊_10488257.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04冊_10488186.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01冊_10488325.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01冊_10488205.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26冊_10488262.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16冊_10488295.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28冊_10488155.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19冊_10488332.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25冊_10488193.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09輯.第26冊_10488191.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24冊_10488289.pdf >/【人文】/13四库未收书辑刊/09辑/ 新蔡葛陵楚简介绍.txt >/【人文】/13竹简/ 睡虎地秦简.doc >/【人文】/13竹简/ 望山楚簡.doc >/【人文】/13竹简/ 信阳楚简介绍.txt >/【人文】/13竹简/ 居延汉简研究.pdf >/【人文】/13竹简/ 居延汉简研究__(下册)_11981329_桂林市: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_2007.07_(日)永田英正著.zip >/【人文】/13竹简/ 張家山汉简.doc >/【人文】/13竹简/ 九店楚簡.doc >/【人文】/13竹简/ 九店楚简介绍.txt >/【人文】/13竹简/ 汉简研究 [日]大庭脩著 徐世虹译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1年09月第1版.pdf >/【人文】/13竹简/ 居延汉简研究 (上册)_11981328.zip >/【人文】/13竹简/ 信陽楚簡.doc >/【人文】/13竹简/ 汉简研究_PDG(无封面)_11260975.zip >/【人文】/13竹简/ 睡虎地秦简介绍.txt >/【人文】/13竹简/ 张家山汉简介绍.txt >/【人文】/13竹简/ 新蔡葛陵楚簡.doc >/【人文】/13竹简/ 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 四_杨友吉 宋少华选编_湖南美术出版社_2001.08_12147280.uvz >/【人文】/13竹简/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 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 五_杨友吉 宋少华选编_湖南美术出版社_2001.08_12147284.uvz >/【人文】/13竹简/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 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 嘉禾吏民田家莂 上册_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中国文物研究所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走马楼简牍整理组编著_文物出版社_1999.09_10329730.uvz >/【人文】/13竹简/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 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 嘉禾吏民田家莂 下册_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中国文物研究所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走马楼简牍整理组编著_文物出版社_1999.09_10329727.uvz >/【人文】/13竹简/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 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 一_杨友吉选编_湖南美术出版社_2001.08_12147283.uvz >/【人文】/13竹简/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 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 三_杨友吉 宋少华选编_湖南美术出版社_2001.08_12147282.uvz >/【人文】/13竹简/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 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 二_杨友吉 宋少华选编_湖南美术出版社_2001.08_12147281.uvz >/【人文】/13竹简/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 藏外道书31_10482242.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20_10482251.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32.rar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15_10482274.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19_10482257.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2_10482272.zip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36_10482286.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12_10482191.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28_10482291.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33.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29_10482293.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21_10482247.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13_10482174.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34_10482203.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10_10482292.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30.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35_10482262.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11_10482311.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5.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9_10482312.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24_10482180.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27_10482297.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26_10482190.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16_10482275.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22_10482176.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23_10482280.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14_10482179.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18_10482256.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17_10482255.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7_10482294.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3.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6_10482281.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1.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8_10482263.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藏外道书25_10482198.uvz >/【人文】/13藏外道书/ 道藏·第15册_10239611.uvz >/【人文】/14道藏/ 道藏·第30册_10239626.uvz >/【人文】/14道藏/ 道藏·第10册_10239606.uvz >/【人文】/14道藏/ 道藏·第11册_10239607.uvz >/【人文】/14道藏/ 道藏·第23册_10239619.uvz >/【人文】/14道藏/ 道藏·第32册_10239628.uvz >/【人文】/14道藏/ 道藏·第04册_10239600.uvz >/【人文】/14道藏/ 道藏·第12册_10239608.uvz >/【人文】/14道藏/ 道藏·第29册_10239625.uvz >/【人文】/14道藏/ 道藏·第08册_10239604.uvz >/【人文】/14道藏/ 道藏·第17册_10239613.uvz >/【人文】/14道藏/ 道藏·第31册_10239627.uvz >/【人文】/14道藏/ 道藏·第24册_10239620.uvz >/【人文】/14道藏/ 击楫长江 击歌壶 击水三千 击水游 击狂节 击玉壶 击珊瑚枝 击珊瑚树 击碎唾壶 击碎歌壶 击碎珊瑚 击碎缺壶 击碎胡琴 击筑人 击缶歌乌乌 击角歌 击辕歌 击钟食 击钵 击鹅群 击鼓三挝 击鼓传花 函关柱史 函关气 函关紫 函关紫气 函夏 函活 函谷一丸封 函谷丸 函谷丸泥封 函谷借晓 函谷偷度 函谷无泥 函谷气 函谷骑牛 函谷鸡鸣 凿井得铜奴得翁 凿坏 凿坏以遁 凿坏而遁 凿坯 凿坯而遁 凿壁 凿壁借馀辉 凿壁假 凿壁悬梁 凿壁生 凿开混沌 凿楹 凿混沌 凿照 凿破浑沌 凿破混沌 凿颜坏 凿齿 刀买犊 刀剑化蚕耕 刀头 刀头剑首 刀头梦 刀头约 刀头蜜 刀头飞镜 刀州 刀州梦 刀换犊 刀梦 刀舐蜜 刀蜜 刀解牛 刀镮信 刃有馀 分光 分圆镜 分形共气 分形同气 分形连气 分杯羹 分桂一枝 分桃断袖 分毡 分汉廷竹 分溷茵 分灯 分玉镜 分瓜 分竹 分竹使 分茅 分茅列土 分茅胙土 分茅裂土 分茅赐土 分茅锡土 分荆 分虎竹 分虎节 分辉 分金 分金管鲍 分镜 分陕 分鞋破镜 分题击钵 分香 分香旧事 分鸾 分鹿 切瑳 切瑳琢磨 切磋 刈蓍遗簪 刍狗 刍狗语 刍狗贻梦 刎颈 刎颈至交 刑期无刑 刑清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