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十六回 花和尚单打二龙山 青面兽双夺宝珠寺

第十六回 花和尚单打二龙山 青面兽双夺宝珠寺

诗曰:

二龙山势耸云烟,松桧森森翠接天。乳虎邓龙真啸聚,恶神杨志更雕镌。
人逢中义情偏洽,事到颠危志益坚。背绣僧同青面兽,宝珠夺得更周全。

话说杨志当时在黄泥冈上,被取了生辰纲去,如何回转去见得梁中书,欲要就冈子上自寻死路。却待望黄泥冈下跃身一跳,猛可醒悟,拽住了脚,寻思道:“爹娘生下洒家,堂堂一表,凛凛一躯,自小学成十八般武艺在身,终不成只这般休了!比及今日寻个死处,不如日后等他拿得着时,却再理会。”回身再看那十四个人时,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杨志,没个挣紥得起。杨志指着骂道:“都是你这厮们不听我言语,因此做将出来,连累了洒家!”树根头拿了朴刀,挂了腰刀,周围看时,别无物件。杨志叹了口气,一直下冈子去了。那十四个人直到二更方才得醒。一个个扒将起来,口里只叫得连珠箭的苦。老都管道:“你们众人不听杨提辖的好言语,今日送了我也!”众人道:“老爷,今日事已做出来了,且通个商量。”老都管道:“你们有甚见识?”众人道:“是我们不是了。古人有言:‘火烧到身,各自去扫;蜂虿入怀,随即解衣。’若还杨提辖在这里,我们都说不过。如今他自去的不知去向,我们回去见梁中书相公,何不都推在他身上。只说道:他一路上凌辱打骂众人,逼迫的我们都动不得。他和强人做一路,把蒙汗药将俺们麻翻了,缚了手脚,将金宝都虏去了。”老都管道:“这话也说的是。我们等天明,先去本处官司首告。留下两个虞候,随衙听候捉拿贼人。我等众人,连夜赶回北京,报与本官知道,教动文书,申覆太师得知,着落济州府追获这夥强人便了。”次日天晓,老都管自和一行人来济州府该管官吏首告,不在话下。且说杨志提着朴刀,闷闷不已,离黄泥冈望南行了半日。看看又走了半夜,去林子里歇了。寻思道:“盘缠又没了,举眼无个相识,却是怎地好!”渐渐天色明亮,只得赶早凉了行。又走了二十余里,前面到一酒店门前。杨志道:“若不得些酒吃,怎地打熬得过。”便入那酒店去,向这桑木卓凳座头上坐了。身边倚了朴刀。只见灶边一个妇人问道:“客官莫不要打火?”杨志道:“先取两角酒来吃。借些米来做饭。有肉安排些个。少停一发算钱还你。”只见那妇人先叫一个后生来面前筛酒,一面做饭,一边炒肉,都把来杨志吃了。杨志起身,绰了朴刀,便出店门。那妇人道:“你的酒肉饭钱都不曾有。”杨志道:“待俺回来还你。权赊咱一赊。”说了便走。那筛酒的后生,赶将出来揪住。被杨志一拳打翻了。那妇人叫起屈来。杨志只顾走。只见背后一个人赶来叫道:“你那厮走那里去?”杨志回头看时,那人大脱膊着,拖条B329棒枪,奔将来。杨志道:“这厮却不是晦气!倒来寻洒家。”立脚住了不走。看后面时,那筛酒后生也拿条§义,随后赶来。又引着三两个庄客,各拿B329棒,飞也似都来。杨志道:“结果了这厮一个,那厮们都不敢追来。”便挺了手中朴刀,来斗这汉。这汉也轮转手中B329棒枪来迎。两个斗了三二十合,这汉怎地敌的杨志,只办得架隔遮拦,上下躲闪。那后来的后生并庄客,却待一发上。只见这汉托地跳出圈子外来,叫道:“且都不要动手。兀那使朴刀的大汉,你可通个姓名。”正是:

逃灾避难受辛艰,曹正相逢且破颜。偶遇智深同戮力,三人计夺二龙山。 那杨志拍着胸道:“洒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青面兽杨志的便是。”这汉道:“莫不是东京殿司杨制使么?”杨志道:“你怎地知道洒家是杨制使?”这汉撇了枪棒,便拜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杨志便扶这人起来,问道:“足下是谁?”这汉道:“小人原是开封府人氏,乃是八十万禁军都教头林冲的徒弟,姓曹名正,祖代屠户出身。小人杀的好牲口,挑筋剐骨,开剥推剥,只此被人唤做操刀鬼曹正。为因本处一个财主,将五千贯钱教小人来此山东做客,不想折本,回乡不得,在此入赘在这个庄农人家。却才灶边妇人,便是小人的浑家。这个拿B461叉的,便是小人的妻舅。却才小人和制使交手,见制使手段和小人师父林教师一般,因此抵敌不住。”杨志道:“原来你却是林教师的徒弟。你的师父被高太尉陷害,落草去了。如今见在梁山泊。”曹正道:“小人也听得人这般说将来,未知真实。且请制使到家少歇。”杨志便同曹正再回到酒店里来。曹正请杨志里面坐下,叫老婆和妻舅都来拜了杨志。一面再置酒食相待。饮酒中间,曹正动问道:“制使缘何到此?”杨志把做制使失陷花石纲,并如今又失陷了梁中书的生辰纲一事,从头备细告诉了。曹正道:“既然如此,制使且在小人家里住几时,再有商议。”杨志道:“如此却是深感你的厚意。只恐官司追捕将来,不敢久住。”曹正道:“制使这般说时,要投那里去?”杨志道:“洒家欲投梁山泊去,寻你师父林教头。俺先前在那里经过时,正撞着他下山来与洒家交手。王伦见了俺两个本事一般,因此都留在山寨里相会。以此认得你师父林冲。王伦当初苦苦相留洒家,俺却不肯落草。如今脸上又添了金印,却去投奔他时,好没志气。因此踌躇未决,进退两难。”曹正道:“制使见的是。小人也听的人传说,王伦那厮心地匾窄,安不得人。说我师父林教头上山时,受尽他的气。以此多人传说将来,方才知道。不若小人此间离不远,却是青州地面,有座山唤做二龙山。山上有座寺,唤做宝珠寺。那座山生来却好裹着这座寺。只有一条路上的去。如今寺里住持还了俗,养了头发。余者和尚,都随顺了。说道他聚集的四五百人,打家劫舍。为头那人,唤做金眼虎邓龙。制使若有心落草时,到去那里入夥,足可安身。”杨志道:“既有这个去处,何不去夺来安身立命。”当下就曹正家里住了一宿。借了些盘缠,拿了朴刀,相别曹正,拽开脚步,投二龙山来。行了一日,看看渐晚,却早望见一座高山。杨志道:“俺去林子里且歇一夜,明日却上山去。”转入林子里来,吃了一惊。只见一个胖大和尚,脱的赤条条的,背上刺着花绣,坐在松树根头乘凉。那和尚见了杨志,就树根头绰了禅杖,跳将起来,大喝道:“兀那撮鸟!你是那里来的?”杨志听了道:“原来也是关西和尚。俺和他是乡中,问他一声。”杨志叫道:“你是那里来的僧人?”那和尚也不回说,轮起手中禅杖只顾打来。杨志道:“怎奈那秃厮无礼!且把他来出口气。”挺起手中朴刀,来奔那和尚。两个就林子里一来一往,一上一下,两个放对。但见:

两条龙竞宝,一对虎争食。朴刀举露半截金蛇,禅杖起飞全身玉蟒。两条龙竞宝,搅长江,翻大海,鱼鳖惊惶。一对虎净食,奔翠岭,撼青林, 豺狼乱窜。 啐B462B462,忽喇喇,天崩地塌,黑云中玉爪盘旋。恶狠狠,雄赳赳,雷吼风呼,杀气内金睛闪烁。两条龙竞宝,吓的那身长力壮,仗霜锋周处眼无光。一对虎争食,惊的这胆大心B433,施雪刃卞庄魂魄丧。两条龙竞宝,眼珠放彩,尾摆得水母殿台摇。一对虎争食,野兽奔驰,声震的的山神毛发竖。花和尚不饶杨制使,抵死交锋。杨制使欲捉花和尚,设机力战。

当时杨志和那僧人,斗到四五十合,不分胜败。那和尚卖个破绽,托地跳出圈子外来,喝一声:“且歇!”两个都住了手。杨志暗暗地喝采道:“那里来的这个和尚,真个好本事,手段高。俺却刚刚地只敌的他住。”那僧人叫道:“兀那青面汉子,你是甚么人?”杨志道:“洒家是东京制使杨志的便是。”那和尚道:“你不是在东京卖刀杀了破落户牛二的?”杨志道:“你不见俺脸上金印?”那和尚笑道:“却原来在这里相见。”杨志道:“不敢问师兄却是谁?缘何知道洒家卖刀?”那和尚道:“洒家不是别人,俺是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帐前军官鲁提辖的便是。为因三拳打死了镇关西,却去五台山净发为僧。人见洒家背上有花绣,都叫俺做花和尚鲁智深。”杨志笑道:“原来是自家乡里。俺在江湖上,多闻师兄大名。听的说道:师兄在大相国寺里挂搭。如今何故来在这里?”鲁智深道:“一言难尽。洒家在大相国寺管菜园。遇着那豹子头林冲,被高太尉要陷害他性命。俺却路见不平,直送他到沧州,救了他一命。不想那个防送公人回来,对高俅那厮说道:‘正要在野猪林里结果林冲,却被大相国寺鲁智深求了。那和尚直送到沧州,因此害他不得。’这日娘贼恨杀洒家,分付寺里长老不许俺挂搭。又差人来捉洒家。却得一夥泼皮通报,不是着了那厮的手。吃俺一把火烧了那菜园里B463宇,逃走在江湖上。东又不着,西又不着。来到孟州十字坡过,险些儿被个酒店里妇人害了性命。把洒家着蒙汗药麻翻了。得他的丈夫归来的早,见了洒家这般模样,又看了俺的禅杖、戒刀吃惊,连忙把解药救俺醒来。因问起洒家名字,留住俺过了数日,结义洒家做了弟兄。那人夫妻两个,亦是江湖上好汉有名的,都叫他做菜园子张青,其妻母夜叉孙二娘,甚是好义气。住了四五日。打听的这里二龙山宝珠寺,可以安身,洒家特地来奔他邓龙入夥。B124耐那厮不肯安着洒家在这山上。邓龙那厮,和俺厮拼,又敌洒家不过。只把这山下三座关牢牢地拴住,又没个道路上去。打紧这座山生的险峻,又没别路上去。那撮鸟由你叫骂,只是不下来厮杀,气得洒家正苦在这里,没个委结,不想却是大哥来。”杨志大喜。两个就林子里剪指拂了,就地坐了一夜。杨志诉说卖刀杀死了牛二的事,并解生辰纲失陷一节,都备细说了。又说曹正指点来此一事。便道:“既是闭了关隘,俺们休在这里,如何得他下来?若且去曹正家商议。”两个厮赶着行,离了那林子,来到曹正酒店里。杨志引鲁智深与他相见了。曹正慌忙置酒相待,商量要打二龙山一事。曹正道:“若是端的闭了关时,休说道你二位,便有一万军马,也上去不得。似此只可智取,不可力求。”鲁智深道:“B124耐那撮鸟,连输与洒家两遍,那厮小肚上被俺一脚点翻了。却待再要打那厮一顿,结果了他性命,被他那里人多,救了上山去。闭了这鸟关,由你自在下面骂,只是不肯下来厮杀。”杨志道:“既然好去处,俺和你如何不用心去打?”鲁智深道:“便是没做个道理上去,奈何不得他。”曹正道:“小人有条计策,不知中二位意也不中?”杨志道:“愿闻良策则个。”曹正道:“制使也休这般打扮,只照依小人这里近村庄家穿着。小人把这位师父禅杖、戒刀都拿了,却叫小人的妻弟,带六个火家,直送到那山下。把一条索子绑了师父。小人自会做活结头。却去山下叫道:‘我们近村开酒店庄家。这和尚来我店中吃酒,吃得大醉了,不肯还钱。口里说道:‘去报人来打你山寨。因此我们听的,乘他醉了,把他绑缚在这里,献与大王。’那厮必然放我们上山去。到得他山寨里面,见邓龙时,把索子拽脱了活结头,小人便递过禅杖与师父。你两个好汉一发上,那厮走往那里去。若结果了他时,以下的人不敢不伏。此计若何?”鲁智深、杨志齐道:“妙哉!妙哉!”当晚吃了酒食,又安排了些路上干粮。次日五更起来,众人都吃得饱了。鲁智深的行李包裹,都寄放在曹正家。当日杨志、鲁智深、曹正,带了小舅并五七个庄家,取路投二龙山来。晌午后,直到林了里,脱了衣裳,把鲁智深用活结头使索子绑了,教两个庄家牢牢地牵着索头。杨志戴了遮日头凉笠儿,身穿破布衫,手里倒提着朴刀。曹正拿着他的禅杖。众人都提着棍棒,在前后簇拥着。到得山下,看那关时,都摆着强弩硬弓,灰瓶炮石。小喽罗在关上看时,绑得这个和尚来,飞也似报上山去。多样时,只见两个小头目上关来问道:“你等何处人?来我这里做甚么?”那里捉得这个和尚来?”曹正答道:“小人等是这山下近村庄家,开着一个小酒店。这个胖和尚不时来我店中吃酒。吃得大醉,不肯还钱,口里说道:‘要去梁山泊叫千百个人来打此二龙山,和你这近村坊都洗荡了。’因此小人只得又将好酒请他,灌得醉了,一条索子绑缚这厮来献与大王,表我等村邻孝顺之心,免的村中后患。”两个小头目听了这话,欢天喜地说道:“好了!众人在此少待一时。”两个小头目就上山来报知邓龙说:“拿的那胖和尚来。”邓龙听了大喜,叫:“解上山来,且取这厮的心肝来做下酒,消我这点冤仇之恨。”小喽罗得令,来把关隘门开了,便叫送上来。杨志、曹正,紧押鲁智深,解上山来。看那三座关时,端的险峻。两下里山环绕将来,包住这座寺。山峰生得雄壮。中间只一条路。上关来,三重关上,摆着檑木炮石,硬弩强弓,苦竹枪密密地攒着。过得三处关闸,来到宝珠寺前看时,三座殿门,一段镜面也似平地,周遭都是木栅为城。寺前山门下立着七八个小喽罗。看见缚的鲁智深来,都指手骂道:“你这秃驴,伤了大王,今日也吃拿了。慢慢的碎割了这厮。”鲁智深只不做声。押到佛殿看时,殿上都把佛来抬去了,中间放着一把虎皮交椅。众多小喽罗,拿着枪棒,立在两边。少刻,只见两个小喽罗,扶出邓龙来,会在交椅上。曹正、杨志紧紧地帮着鲁智深到阶下。邓龙道:“你那厮秃驴!前日点翻了我,伤了小腹,至今青肿未消。今日也有见我的时节。”鲁智深睁圆怪眼,大喝一声:“撮鸟休走!”两个庄家,把索头只一拽,拽脱了活结头,散开索子。鲁智深就曹正手里接过禅杖,云飞轮动。杨志撇了凉笠儿, 提起手中朴刀。 曹正又轮起B329棒。众庄家一齐发作,拼力向前。邓龙急待挣紥时,早被鲁智深一禅杖当头打着,把脑盖劈做两半个,和交椅都打碎了。手下的小喽罗,早被杨志搠翻了四五个。曹正叫道:“都来投降。若不从者,便行扫除处死。”寺前寺后五六伯小喽罗,并几个小头目,惊吓的呆了。只得都来归降投伏。随即叫把邓龙等尸首扛抬去后山烧化了。一面去点仓敖,整顿房舍。再去看那寺后有多少物件。且把酒肉安排些来吃。鲁智深并杨志做了山寨之主,置酒设宴庆贺。小喽罗们尽皆投伏了。仍设小头目管领。曹正别了二位好汉,领了庄家,自回家去,不在话下。看官听说,有诗为证:

古刹清幽隐翠微,邓龙雄据恣非为。天生神力花和尚,斩草除根更可悲。 不说鲁智深、杨志自在二龙山落草,却说那押生辰纲老都管,并这几个厢禁军,晓行夜住,赶回北京。到的梁中书府,直至厅前,齐齐都拜翻在地下告罪。梁中书道:“你们路上辛苦。多亏了你众人。”又问:“杨提辖何在?”众人告道:“不可说!这人是个大胆忘恩的贼。自离了此间,五七日后,行得到黄泥冈。天气大热,都在林子里歇凉。不想杨志和七人贼人通同,假装做贩枣子客商。杨志约会与他做一路。先推七辆江州车儿在这里黄泥冈上松林里等候。却叫一个好汉,挑一担酒来冈子上歇下。小的众人不合买他酒吃,被那厮把蒙汗药都麻翻了。又将索子捆缚众人。杨志和那七个贼人,却把生辰冈财宝并行李,尽装载车上将了去。见今去本管济州府陈告了。留两个虞候在那里,随衙听候捉拿贼人。小人等众人,星夜赶回来,告知恩相。”梁中书听了大惊,骂道:“这贼配军!你是犯罪的囚徒,我一力抬举你成人,怎敢做这等不仁忘恩的事!我若拿住他时,碎尸万段!”随即便唤书吏,写了文书。当时差人星夜来济州投下。又写一封家书,着人也连夜上东京报与太师知道。且不说差人去济州下公文,只说着人上东京来到太师府报知。见了大师,呈上书札。蔡太师看了大惊道:“这班贼人,甚是胆大!去年将我女婿送来的礼物打劫了去,至今未获贼人。今年又来无礼,更待干罢,恐后难治。”随即押了一纸公文,着一个府干,亲自赍了,星夜望济州来。着落府尹,立等捉拿这夥贼人,便要回报。且说济州府尹自从受了北京大名府留守司梁中书札付,每日理论不下。正忧闷间,只见门吏报道:“东京太师府里差府干见到厅前,有紧急公文要见相公。”府尹听的大惊道:“多管是生辰冈的事。”慌忙升厅来,与府斡相见了,说道:“这件事,下官已受了梁府虞候的状子,已经差缉捕的人跟捉贼人,未见踪迹。前日留守司又差人行札付到来,又经着仰尉司并缉捕观察,杖限跟捉,未曾得获。若有些动静消息,下官亲到相府回话。”府斡道:“小人是太师府里心腹人。今奉太师钧旨,特差来这里要这一干人。临行时,太师亲自分付,教小人到本府,只就州衙里宿歇。立等相公要拿这七个贩枣子的并卖酒一人,在逃军官杨志各贼正身,限在十日捉拿完备,差人解赴东京。若十日不获得这件公事时,怕不先来请相公去沙门岛走一遭。小人也难回太师府里去。性命亦不知如何。相公不信,请看太师府里行来的钧帖。”府尹看罢大惊,随即便唤缉捕人等。只见阶下一人声喏,立在帘前。太守道:“你是甚人?”那人禀道:“小人是三都缉捕使臣何涛。”太守道:“前日黄泥冈上打劫了去的生辰冈,是你该管么?”何涛答道:“禀覆相公,何涛自从领了这件公事,昼夜无眠,差下本管眼明手快的公人,去黄泥冈上往来缉捕。虽是累经杖责,到今未见踪迹。非是何涛怠慢官府,实出于无奈。”府尹喝道:“胡说!上不紧则下慢。我自进士出身,历任到这一郡诸侯,非同容易。今日东京太师府差一干办来到这里,领太师台旨,限十日内须要捕获各贼正身完备解京。若还违了限次,我非止罢官,必陷我投沙门岛走一曹。你是个缉捕使臣,倒不用心,以致祸及于我。先把你这厮迭配远恶军州,雁飞不到去处。”便唤过文笔匠来,去何涛脸上刺下迭配州字样,空着甚处州名。发落道:“何涛,你若获不得贼人,重罪决不饶恕。”何涛领了台旨下厅,前来到使臣房里,会集许多做公的,都到机密房中商议公事。众做公的都面面相觑,如箭穿雁嘴,钩搭鱼腮,尽无言语。何涛道:“你们闲常时,都在这房里撰钱使用。如今有此一事难捉,都不做声。你众人也可怜我脸上刺的字样。”众人道:“上覆观察:小人们人非草木,岂不省的。只是这一夥做客商的,必是他州外府,深山旷野强人。遇着一时劫了。他得财宝,自去山寨里快活,如何拿的着。便是知道,也只看得他一看。”何涛听了,当初只有三分烦恼,见说了这话,又添了五分烦恼。自离了使臣房里,上马回到家中,把马牵去后槽上栓了,独自一个,闷闷不已。正是:

眉头重上三B464锁,腹内填平万斛愁。若是贼徒难捉获,定教徒配入军州。

只见老婆问道:“丈夫,你如何今日这般烦恼?”何涛道:“你不知,前日太委我一纸批文,为因黄泥冈上一夥贼人,打劫了梁中书与丈人蔡太师庆生辰的金珠宝贝,计十一担。正不知是甚么样人打劫了去?我自从领了这道钧批,到今未曾得获。今日正去转限。不想太师府又差干办来,立等要拿这一夥贼人解京。太守问我贼人消息,我回复道:‘未见次第,不曾获的。’府尹将我脸上刺下迭配州字样,只不曾填甚去处。在后知我性命如何!”老婆道:“似此怎地好!却是如何得了!”正说之间,只见兄弟何清来望哥哥。何涛道:“你来做甚么?不去赌钱,却来怎地?”何涛的妻子乖觉,连忙招手说道:“阿叔,你且来厨下,和你说话。”何清当时跟了嫂嫂进到厨下坐了。嫂嫂安排些肉食菜蔬,烫几杯酒,请何清吃。何清问嫂嫂道:“哥哥忒杀欺负人!我不中,也是你一个亲兄弟!你便奢遮杀,只做得个缉捕观察。便叫我一处吃盏酒,有甚么辱莫了你!”阿嫂道:“阿叔,你不知道你哥哥心里自过活不得里。”何清道:“他每日起了大钱大物那里去了?有的是钱和米,有甚么过活不的处?”阿嫂道:“你不知,为这黄泥冈上前日一夥贩枣子的客人,打劫了北京梁中书庆贺蔡太师的生辰冈去。如今济州府尹,奉着太师钧旨,限十日内定要捉拿各贼解京。若还捉不着正身时,都要刺配远恶军州去。你不见你哥哥,先吃府尹刺了脸上迭配州字样,只不曾填甚么去处?早晚捉不着时,实是受苦。他如何有心和你吃酒。我却才安排些酒食与你吃。他闷了几时了,你却怪他不的。”何清道:“我也诽诽地听的人说道,有贼打劫了生辰冈去。正在那里地面上?”阿嫂道:“只听的说道黄泥冈上。”何清道:却是甚么样人劫了?”阿嫂道:“叔叔,你又不醉。我才方说了,是七个贩枣子的客人打劫了去。”何清呵呵的大笑道:“原来恁地!知道是贩枣子的客人了,却闷怎地?何不差精细的人去捉?”阿嫂道:“你倒说得好。便是没捉处。”何清笑道:“嫂嫂,倒要你忧!哥哥放着常来的一般儿好酒内弟兄,闲常不采的是亲兄弟。今日才有事,便叫没捉处。若是叫兄弟得知,撰得几贯钱使,量这夥小贼,有甚难处。”阿嫂道:“阿叔,你倒敢知得些风路?”何清笑道:“直等哥哥临危之际,兄弟却来,道理有个救他。”说了,便起身要走。阿嫂留住,再吃两杯。那妇人听了这话说的跷蹊,慌忙来对丈夫备细说了。何涛连忙叫请何清到面前。何涛陪着笑脸说道:“兄弟,你既知此贼去向,如何不救我?”何清道:“我不知甚么来历。我自和嫂嫂说耍。兄弟如何救的哥哥。”何涛道:“好兄弟,休得要看冷暖。只想我日常的好处,休记我闲时的歹处。救我这条性命。”何清道:“哥哥,你管下许多眼明手快的公人,也有三二百个。何不与哥哥出些力气。量兄弟一个,怎救的哥哥。”何涛道:“兄弟,休说他们。你的话眼里有些门路。休要把别人做好汉,你且说与我些去向。我有自有补报你处。正教我怎地心宽?”何清道:“有甚么去向,兄弟不省的。”何涛道:“你不要殴我。只看同胞共母之面。”何清道:“不要慌,且待到至急处,兄弟自来出些气力,拿这夥小贼。”阿嫂便道:“阿叔,胡乱救你哥哥,也是兄弟情分。如今被太师府钧帖,立等要这一干人。天来大事,你却说小贼。不知甚么去处?只这等无门路了。”何清道:“嫂嫂,你须知我,只为赌钱上,吃哥哥多少言语,但是打骂,不曾和他争涉。闲常有酒有食,只和别人快活。今日兄弟也有用处!”何涛见他话眼有些来历,慌忙取一个十两银子,放在卓上,说道:“兄弟,权将这锭银收了。日后捕得贼人时,金银段疋赏赐,我一力包办。”何清笑道:“哥哥,正是‘急来抱佛脚,闲时不烧香’。我却要你银子时,便是兄弟勒B465你。你且把去收了,不要将来赚我。你若如此,我便不说。既是你两口儿我行陪话,我说与你。不要把银子出来惊我。”何清道:“银两都是官司信赏出的,如何没三五伯贯钱。兄弟,你休推却。我且问你:这夥贼却在那里有些来历?”何清拍着大腿道:“这夥贼我都捉在便袋里了。”何涛大惊道:“兄弟,你如何说这夥贼在你便袋里?”何涛道:“哥哥,你莫管我,自都在这里便了。你只把银子收了去,不要将来赚我。只要常情便了。我却说与你知道。”何清不慌不忙,叠着两个指头,言无数句,话不一席,有分教:郓城县里,引出个仗义英雄,梁山泊中,聚一夥擎天好汉。直教红巾名姓传千古,青史功勋播万年。毕竟何清对何涛说出甚人来?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雍正]齊河縣志十卷首一卷 紅樓夢一百二十卷 新鐫批評出像通俗演義禪真後史五十三回 秋舲詩草四卷 增廣詩句題解彙編四編三十二卷 市行政講義一卷 白鶴堂晚年自訂詩稿二卷詩話三卷補二卷戊戌草一卷 皇清經解一百七十三種 秋水堂遺詩一卷 郡齋讀書志二十卷 續資治通鑑長編拾補六十卷 綱鑑正史約三十六卷 新編錄鬼簿二卷 五七言今體詩鈔十八卷 栘華館駢體文四卷 中俄界記 山谷老人刀筆二十卷題跋四卷 達觀堂詩話八卷 後漢書九十卷 周濂溪先生全集十三卷 太乙數統宗大全四十卷 湛園未定稿六卷 受辛詞二卷 增廣四書類典串珠大全二卷 龍璧山房詩草十七卷 保赤全書二卷 醫方辨難大成三集二百〇七卷首一卷 黔書二卷 董方立算書五種 重廣補注黃帝内經素問二十四卷靈樞十二卷附素問遺編一卷 三通七百四十八卷 旌表事實姓氏錄 胍學正傳 浚谷趙先生文粹五卷 詞綜補遺十卷 昌黎先生集考異十卷 靈應泰山娘娘寶卷 通典二百卷 兩漢策要十二卷 痘科類編釋意三卷 漢魏六朝百三名家集一百〇三種一百十八卷 後山詩注十二卷 遲鴻軒詩存一卷文存一卷 畫理齋詩稿 西江文萃一卷 南華平語四卷 李忠武公遺書四卷 詩筏二卷 庚辰集五卷 朱子論語集注訓詁攷二卷 秦漢瓦當文字二卷續一卷 [乾隆]羅山縣志八卷 [同治]深州風土記二十二卷附表五卷 史傳三編五十六卷 隋書八十五卷 浣花閣詞鈔二卷 孝經易知一卷 約章分類輯要三十八卷首一卷 [乾隆]象州志四卷 道光十九年各處完船並外河水勢日期略 五華纂訂四書大全四十三_孫見龍撰.djvu 成均課講學庸一_崔紀撰.djvu 成均課講學庸二_崔紀撰.djvu 讀孟子劄記_崔紀撰.djvu 論語溫知錄一_崔紀撰.djvu 論語溫知錄二_崔紀撰.djvu 四書參註一_王植撰.djvu 四書參註二_王植撰.djvu 四書參註三_王植撰.djvu 菜根堂劄記一_夏力恕撰.djvu 菜根堂劄記二_夏力恕撰.djvu 菜根堂劄記三_夏力恕撰.djvu 菜根堂劄記四_夏力恕撰.djvu 菜根堂劄記五_夏力恕撰.djvu 菜根堂劄記六_夏力恕撰.djvu 菜根堂劄記七_夏力恕撰.djvu 菜根堂劄記八_夏力恕撰.djvu 菜根堂劄記九_夏力恕撰.djvu 菜根堂劄記十_夏力恕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一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二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三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四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五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六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七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八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九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十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十一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十二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十三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十四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十五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十六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十七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十八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十九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二十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二十一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二十二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二十三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二十四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二十五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二十六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二十七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二十八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二十九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三十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三十一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三十二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三十三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三十四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三十五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三十六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三十七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三十八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三十九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四十_王步青撰.djvu 四書本義匯參四十一_王步青撰.djvu 四書約旨一_任啟運撰.djvu 四書約旨二_任啟運撰.djvu 四書約旨三_任啟運撰.djvu 四書約旨四_任啟運撰.djvu 四書約旨五_任啟運撰.djvu 四書約旨六_任啟運撰.djvu 四書約旨七_任啟運撰.djvu 四書約旨八_任啟運撰.djvu 四書約旨九_任啟運撰.djvu 四書約旨十_任啟運撰.djvu 翼藝典略一_蕭正發撰.djvu 翼藝典略二_蕭正發撰.djvu 翼藝典略三_蕭正發撰.djvu 翼藝典略四_蕭正發撰.djvu 翼藝典略五_蕭正發撰.djvu 翼藝典略六_蕭正發撰.djvu 翼藝典略七_蕭正發撰.djvu 翼藝典略八_蕭正發撰.djvu 翼藝典略九_蕭正發撰.djvu 翼藝典略十_蕭正發撰.djvu 四書順義解一_劉琴撰.djvu 四書順義解二_劉琴撰.djvu 四書順義解三_劉琴撰.djvu 四書順義解四_劉琴撰.djvu 四書順義解五_劉琴撰.djvu 四書順義解六_劉琴撰.djvu 四書順義解七_劉琴撰.djvu 四書順義解八_劉琴撰.djvu 四書順義解九_劉琴撰.djvu 四書順義解十_劉琴撰.djvu 四書順義解十一_劉琴撰.djvu 四書順義解十二_劉琴撰.djvu 四書順義解十三_劉琴撰.djvu 四書順義解十四_劉琴撰.djvu 四書順義解十五_劉琴撰.djvu 四書順義解十六_劉琴撰.djvu 四書順義解十七_劉琴撰.djvu 四書順義解十八_劉琴撰.djvu 四書晰疑一_陳鋐撰.djvu 四書晰疑二_陳鋐撰.djvu 虹舟四書講義一_李祖惠撰.djvu 虹舟四書講義二_李祖惠撰.djvu 虹舟四書講義三_李祖惠撰.djvu 虹舟四書講義四_李祖惠撰.djvu 虹舟四書講義五_李祖惠撰.djvu 虹舟四書講義六_李祖惠撰.djvu 虹舟四書講義七_李祖惠撰.djvu 虹舟四書講義八_李祖惠撰.djvu 虹舟四書講義九_李祖惠撰.djvu 四書讀釋義一_無法考證.djvu 四書讀釋義二_無法考證.djvu 四書讀釋義三_無法考證.djvu 四書讀釋義四_無法考證.djvu 四書讀釋義五_無法考證.djvu 四書讀釋義六_無法考證.djvu 四書讀釋義七_無法考證.djvu 四書讀釋義八_無法考證.djvu 四書講義尊聞錄一_戴鉉撰.djvu 四書講義尊聞錄二_戴鉉撰.djvu 四書講義尊聞錄三_戴鉉撰.djvu 散马 散马休牛 散马牛 敦乐 敦仁 敦悦 敦瓜 敦说 敦阅 敬事后食 敬而远之 敬谢不敏 数仞墙 数往知来 数米祝鸡 数行俱下 数见不鲜 敲吟 敲推 敲残玉唾 敲牛角 敲碎唾壶 敲碎琼壶 敲缺唾壶 敲缺壶口 敲膏吸髓 敲诗刻烛 敲门石 敲门砖 敲骨剥髓 敲骨吸髓 敲骨榨髓 整军经武 整军饬武 整冠李下 整冠纳履 整暇 敷妙 敷珍 斅鸣鸡 斆颦 文中虎 文举伤年 文举荐祢衡 文举荐衡 文举识 文举酒 文倚马 文冢 文史三冬 文君 文君卖酒 文君听琴 文君垆 文君当垆 文君恨 文君早寡 文君沽酒 文君绝 文君远山 文君送酒 文君酒 文君酒市 文园消渴 文园渴 文园渴病 文园病 文园病渴 文如悬河 文子同升 文子文孙 文字饮 文孙 文定 文宝缉柳 文成绣虎 文无加点 文无点易 文梭掷幼舆 文欺白凤 文母 文淑真人 文皇亲擢,马周徒步 文章二百年 文章太守 文章山斗 文章泰山 文箫 文籍先生 文翁 文翁儒化 文翁劝学 文翁化 文翁化俗 文翁雅化 文翁风化 文考 文豹隐雾 文轨一 文通残锦 文通生花笔 文通笔 文通笔砚枯 文鹢 斋中运甓 斋运百甓 斋马 斋马清风 斐锦 斑彩 斑斓 斑竹 斑虎杏林 斑衣 斑衣侍 斑衣儿啼 斑衣奉亲 斑衣戏 斑衣戏彩 斑衣戏舞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