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杂学辨(附记疑) 宋 朱熹

杂学辨(附记疑) 宋 朱熹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一
  雜學辨        儒家類
  提要
  【臣】等謹案雜學辨一卷附記疑一卷宋朱子撰以斥當代諸儒之雜於佛老者也凡蘇軾易傳十九條蘇轍老子解十四條張九成中庸解五十二條呂希哲大學解四條皆摘錄原文各為駁正於下末有乾道丙戌何鎬跋鎬字京叔何兌之子丙戌為乾道二年朱子三十七歲監嶽廟家居時也記疑一卷前有朱子題辭稱偶得雜書一冊不知何人所記懼其流傳久遠上累師門云云盖程子門人記錄師說傳以己意因而流入二氏者亦摘錄而與之辨凡二十條其書作於淳熙二年丙申三月朱子方在婺源距作雜學辨時十年矣後人附刻雜學辨後以類相從今亦仍舊本錄之焉乾隆四十六年十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欽定四庫全書
  雜學辨
  宋 朱子 撰
  蘇氏易解
  乾之彖辭發明性命之理與詩【烝民維天之命】書【湯誥大誓】中庸孟子相表裏而大傳之言亦若符契蘇氏不知其說而欲以其所臆度者言之又畏人之指其失也故每為不可言不可見之說以先後之務為閃倏滉漾不可捕捉之形使讀者茫然雖欲攻之而無所措其辨殊不知性命之理甚明而其為說至簡今將言之而先曰不可言既指之而又曰不可見足以眩夫未嘗學問之庸人矣由學者觀之豈不適所以為未嘗見未嘗知之驗哉然道衰學絶世頗惑之故為之辨以待後之君子而其它言死生鬼神之不合者亦并附焉
  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
  蘇曰此論元也元之為德不可見也所可見者萬物資始而已天之德不可勝言也惟是為能統之愚謂四德之元猶四時之春五常之仁乃天地造化發育之端萬物之所從出故曰萬物資始言取其始於是也存而察之心目之間體段昭然未嘗不可見也然惟知道者乃能識之是以蘇氏未之見耳不知病此顧以己之不見為當然而謂真無可見之理不亦惑之甚與
  雲行雨施品物流形
  蘇曰此所以為亨也
  大明終始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
  蘇曰此所以為利也
  愚謂此言聖人體元亨之用非言利也
  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
  蘇曰此所以為貞也
  愚謂此兼言利貞而下句結之也
  乃利貞
  蘇曰并言之也
  愚謂此結上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之文與大明終始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不相蒙蘇氏之說亦誤矣
  蘇曰正直也方其變化各之於情無所不至反而循之各直其性以至於命此所以為貞也
  愚謂品物流形莫非乾道之變化而於其中物各正其性命以保合其大和焉此乾之所以為利且貞也此乃天地化育之源不知更欲反之於何地而又何性之可直何命之可至乎若如其說則保合大和一句無所用矣
  蘇曰古之君子患性之難見也故以可見者言性以可見者言性皆性之似也
  愚謂古之君子盡其心則知其性矣未嘗患其難見也其言性也亦未嘗不指而言之非但言其似而已也且夫性者又豈有一物似之而可取此以况彼耶然則蘇氏所見殆徒見其似者而未知夫性之未嘗有所似也
  蘇曰君子日修其善以消其不善不善者日消有不可得而消者焉小人日修其不善以消其善善者日消有不可得而消者焉夫不可得而消者堯舜不能加焉桀紂不能逃焉是則性之所在也又曰性之所在庶幾知之而性卒不可得而言也
  愚謂蘇氏此言最近於理前章所謂性之所似殆謂是耶夫謂不善日消而有不可得而消者則疑若謂夫本然之至善矣謂善日消而有不可得而消者則疑若謂夫良心之萌蘖矣以是為性之所在則似矣而蘇氏初不知性之所自來善之所從立則其意似不謂是也特假於浮屠非幻不滅得無所還者而為是說以幸其萬一之或中耳是將不察乎繼善成性之所由梏亡反覆之所害而謂人與犬牛之性無以異也而可乎夫其所以重歎性之不可言蓋未嘗見所謂性者是以不得而言之也
  蘇曰聖人以為猶有性者存乎吾心則是猶有是心也有是心也偽之始也於是又推其至者而假之曰命命令也君之命曰令天之令曰命性之至者非命也無以名之而寄之命耳
  愚謂蘇氏以性存於吾心則為偽之始是不知性之真也以性之至者非命而假名之是不知命之實也如此則是人生而無故有此大偽之本聖人又為之計度隱諱偽立名字以彌縫之此何理哉此蓋未嘗㴱考夫大傳詩書中庸孟子之說以明此章之義而溺於釋氏未有天地已有此性之言欲語性於天地生物之前而患夫命者之無所寄於是為此說以處之使兩不相病焉耳使其誠知性命之說矣而欲語之於天地生物之前盖亦有道必不為是攴離淫遁之辭也
  蘇曰死生壽夭無非命者未嘗去我也而我未嘗覺知焉聖人之於性也至焉則亦不自覺知而已矣此以為命也又曰命之與性非有天人之辨也於其不自覺知則謂之命
  愚謂如蘇氏之說則命無所容命無所容則聖人所謂至命者益無地以處之故為是說以自迷罔又以罔夫世之不知者而已豈有命在我而不自覺知而可謂之聖人哉蘇氏又引文言利貞性情之文傳會其說皆非經之本旨今不復辨
  首出庶物萬國咸寧
  蘇氏云云
  愚謂此言聖人體利貞之德也蘇氏說無病然其於章句有未盡其說者
  一陰一陽之謂道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
  蘇曰陰陽果何物哉雖有婁曠之聰明未有能得其髣髴者也陰陽交然後生物物生然後有象象立而陰陽隱凡可見者皆物也非陰陽也然謂陰陽為無有可乎雖至愚知其不然也物何自生哉是故指生物而謂之陰陽與不見陰陽之髣髴而謂之無有皆惑也
  愚謂陰陽盈天地之間其消息闔闢終始萬物觸目之間有形無形無非是也而蘇氏以為象立而陰陽隱凡可見者皆物也非陰陽也失其理矣達陰陽之本者固不指生物而謂之陰陽亦不别求陰陽於物象見聞之外也
  蘇曰聖人知道之難言也故借陰陽以言之曰一陰一陽之謂道一陰一陽者陰陽未交而物未生之謂也喻道之似莫密於此者矣陰陽一交而生物其始為水水者無有之際也始離於無而入於有矣老子識之故其言曰上善若水又日水幾於道聖人之德雖可以名而不囿於一物若水之無常形此善之上者幾於道矣而非道也若夫水之未生隂陽之未交廓然無一物而不可謂之無有此真道之似也愚謂一隂一陽往來不息舉道之全體而言莫著於此者矣而以為借隂陽以喻道之似則是道與隂陽各為一物借此而况彼也隂陽之端動靜之機而已動極而靜靜極而動故隂中有陽陽中有隂未有獨立而孤居者此一隂一陽所以為道也今曰一隂一陽者隂陽未交而物未生廓然無一物不可謂之無有者道之似也然則道果何物乎此皆不知道之所以為道而欲以虛無寂滅之學揣摸而言之故其說如此
  蘇曰隂陽交而生物道與物接而生善物生而隂陽隱善立而道不見矣故曰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仁者見道而謂之仁智者見道而謂之智夫仁智聖人之所謂善也善者道之繼而指以為道則不可今不識其人而識其子因之以見其人則可以謂其人則不可故曰繼之者善也學道而自其繼者始則道不全
  愚謂繼之者善言道之所出無非善也所謂元也物得是而成之則各正其性命矣而所謂道者固自若也故率性而行則無往而非道此所以天人無二道幽明無二理而一以貫之也而曰隂陽交而生物道與物接而生善物生而隂陽隱善立而道不見善者道之繼而已學道而自其繼者始則道不全何其言之繆耶且道外無物物外無道今曰道與物接則是道與物為二截然各据一方至是而始相接也不亦繆乎
  蘇曰昔者孟子以為性善以為至矣讀易而後知其未至也孟子之於性蓋見其繼者而已矣夫善性之效也孟子未及見性而見其性之效因以所見者為性猶火之能熟物也吾未見火而指天下之熟物以為火夫熟物則火之效也
  愚謂孟子道性善蓋探其本而言之與易之旨未始有毫髮之異非但言性之效而已也蘇氏急於立說非特不察於易又不及詳於孟子故其言之悖如此
  蘇曰敢問性與道之辨曰難言也可言其似道之似則聲也性之似則聞也有聲而後聞耶有聞而後聲耶是二者果一乎果二乎孔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又曰神而明之存乎其人性者所以為人者也非是無以成道矣
  愚謂子思子曰率性之謂道邵子曰性者道之形體也與大傳此章之旨相為終始言性與道未有若此言之著者也蘇氏之言曲譬巧喻欲言其似而不可得豈若聖賢之言直示而無隱耶昔孔子順謂公孫龍之辨幾能令臧三耳矣然謂兩耳者甚易而實是也謂三耳者甚難而實非也將從其易而是者乎將從其難而非者乎此言似之矣
  仁者見之謂之仁知者見之謂之智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鮮矣
  蘇曰屬目於無形者或見其意之所存故仁者以道為仁意存乎仁也知者以道為智意存乎智也賢者存意而妄見愚者日用而不知是以君子之道成之以性者鮮矣
  愚謂蘇氏不知仁智之根於性顧以仁智為妄見乃釋老之說聖人之言豈嘗有是哉謂之不見其全則或可矣又曰君子之道成之以性者鮮矣文義亦非
  原始反終故知死生之說
  蘇曰人所以不知死生之說者駭之耳原始反終使之了然而不駭也
  愚謂人不窮理故不知死生之說不知死生之說故不能不駭於死生之變蘇氏反謂由駭之而不知其說失其指矣窮理者原其始之所自出則知其所以生反其終之所由歸則知其所以死夫如是凡所以順生而安死者蓋有道矣豈徒以了然不駭為奇哉蘇氏於原始反終言之甚略無以知其所謂然以不駭云者驗之知其溺於坐亡立化去來自在之說以為奇而於聖人之意則昧矣
  精氣為物遊魂為變是故知鬼神之情狀
  蘇曰物鬼也變神也鬼常與體魄俱故謂之物神無適而不可故謂之變精氣為魄魄為鬼志氣為魂魂為神故禮曰體魄則降知氣在上鄭子產曰其用物也宏矣其取精也多矣古之達者已知此矣一人而有二知無是道也然而有魄者有魂者何也衆人之志不出於飲食男女之間與凡養生之資其資厚者其氣彊其資約者其氣微故氣勝志而為魄聖賢則不然以志一氣清明在躬志氣如神雖祿之天下窮至匹夫無所損益也故志勝氣而為魂衆人之死為鬼而聖人為神非有二致也志之所在者異也愚謂精聚則魄聚氣聚則魂聚是以為人物之體至於精竭魄降則氣散魂遊而無不之矣降者屈而無形故謂之鬼遊者伸而不測故謂之神人物皆然非有聖愚之異也孔子答宰我之問言之詳矣蘇氏蓋不考諸此而失之子產之言是或一道而非此之謂也
  蘇黄門老子解
  蘇侍郎晚為是書合吾儒於老子以為未足又并釋氏而彌縫之可謂舛矣然其自許甚高至謂當世無一人可與語此者而其兄東坡公亦以為不意晩年見此奇特以予觀之其可謂無忌憚者與因為之辨而或者謂蘇氏兄弟以文義贊佛乘蓋未得其所謂如傳燈錄解之屬其失又有甚焉不但此書為可辨也應之曰予之所病病其學儒之失而流於異端不病其學佛未至而溺於文義也其不得已而論此豈好辨哉誠懼其亂吾學之傳而失人心之正耳若求諸彼而不得其說則予又何暇知焉
  蘇曰孔子以仁義禮樂治天下老子絶而棄之或者以為不同易曰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愚謂道器之名雖異然其實一物也故曰吾道一以貫之此聖人之道所以為大中至正之極亘萬世而無弊者也蘇氏誦其言不得其意故其為說無一辭之合學者於此先以予說求之使聖人之意曉然無疑然後以次讀蘇氏之言其得失判然矣
  孔子之慮後世也深故示人以器而晦其道
  愚謂道器一也示人以器則道在其中聖人安得而晦之孔子曰吾無隱乎爾然則晦其道者又豈聖人之心哉大抵蘇氏所謂道者皆離器而言不知其指何物而名之也
  使中人以下守其器不為道之所眩以不失為君子愚謂如蘇氏此言是以道為能眩人而使之不為君子也則道之在天下適所以為斯人之禍矣
  而中人以上自是以上達也
  愚謂聖人所謂達兼本末精粗而一以貫之也蘇氏之所謂達則舍器而入道矣
  老子則不然志於明道而急於開人心
  愚謂老子之學以無為為宗果如此言乃是急急有為惟恐其緩而失之也然則老子之意蘇氏亦有所不能窺者矣
  故示人以道而薄於器以為學者惟器之知則道隱矣故絶仁義棄禮樂以明道
  愚謂道者仁義禮樂之摠名而仁義禮樂皆道之體用也聖人之修仁義制禮樂凡以明道故也今曰絶仁義棄禮樂以明道則是舍二五而求十也豈不悖哉
  夫道不可言可言者皆其似者也達者因似以識真而昧者執似以䧟於偽
  愚謂聖人之言道曰君臣也父子也夫婦也昆弟也朋友之交也不知此言道邪抑言其似者而已耶執此而行亦有所䧟者耶然則道豈真不可言但人自不識道與器之未嘗相離也而反求之於昏默無形之中所以為是言耳
  故後世執老子之說以亂天下者有之而學孔子者無大過
  愚謂善學老子者如漢文景曹參則亦不至亂天下如蘇氏之說則其亂天下也必矣學孔子者所得亦有淺深有過無過未可概論且如蘇氏非不讀孔子之書而其著書立言以惑悞天下後世如此謂之無過其可得乎
  因老子之言以達道者不少而求之於孔子者常苦其無所從
  愚謂因老子之言以達道者不少不知指謂何人如何其達而所達者何道也且曰不少則非一二人而已達道者果如是之衆耶孔子循循善誘誨人不倦入德之途坦然明白而曰常苦其無所從入則其未嘗一日從事於此不得其門而入可知矣宜其析道與器而以仁義禮樂為無與於道也然則無所從入之言非能病孔子之道而絶學者之志乃所以自狀其不知道而妄言之實耳
  二聖人者皆不得已也
  愚謂以孔子老聃並稱聖人可乎世人譏太史公先黄老後六經然太史公列孔子於世家而以老子與韓非同傳豈不有微意焉其賢於蘇氏遠矣
  全於此必略於彼矣
  愚謂有彼有此則天下常有二道也
  蘇氏後序云六祖所云不思善不思惡即喜怒哀樂之未發也
  愚謂聖賢雖言未發然其善者固存但無惡耳佛者之言似同而實異不可不察
  又云蓋中者佛性之異名而和者六度萬行之摠目也
  愚謂喜怒哀樂而皆中節謂之和而和者天下之達道也六度萬行吾不知其所謂然毁君臣絶父子以人道之端為大禁所謂達道固如是耶
  又云天下固無二道而所以治人則異君臣父子之間非禮法則亂知禮法而不知道則世之俗儒不足貴也居山林木食澗飲而心存至道雖為人天師可也而以之治世則亂古之聖人中心行道而不毁世法然後可耳
  愚謂天下無二道而又有至道世法之殊則是有二道矣然則道何所用於世而世何所資於道耶王氏有高明處已中庸處人之論而龜山楊公以為如此則是道常無用於天下而經世之務皆私智之鑿愚於蘇氏亦云
  張無垢中庸解【無垢本佛語而張公子韶侍郎之别號也張公以佛語釋儒書其跡尤著故正其名如此】
  張公始學於龜山之門而逃儒以歸於釋既自以為有得矣而其釋之師語之曰左右既得欛柄入手開導之際當改頭換面隨宜說法使殊途同歸則世出世間兩無遺恨矣然此語亦不可使俗輩知將謂實有恁麼事也【見大慧禪師與張侍郎書今不見於語錄中蓋其徒諱之也】用此之故凡張氏所論著皆陽儒而隂釋其離合出入之際務在愚一世之耳目而使之恬不覺悟以入乎釋氏之門雖欲復出而不可得本末指意略如其所受於師者其二本殊歸蓋不特莊周出於子夏李斯原於荀卿而已也竊不自揆嘗欲為之論辨以曉當世之惑而大本既殊無所不異因覽其中庸說姑掇其尤甚者什一二著于篇其他如論語孝經大學孟子之說不暇遍為之辨大抵忽遽急迫其所以為說皆此書之類也
  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
  張云天命之謂性第贊性之可貴耳未見人收之為己物也率性之謂道則人體之為己物而入於仁義禮智中矣然而未見其施設運用也修道之謂教則仁行於父子義行於君臣禮行於賓主知行於賢者而道之等降隆殺於是而見焉
  愚謂天命之謂性言性之所以名乃天之所賦人之所受義理之本原非但贊其可貴而已性亦何待於人贊其貴耶董子曰命者天之令也性者生之質也此可謂庶幾子思之意而異乎張氏之言矣且既謂之性則固己自人所受而言之今曰未為己物則是天之生是人也未以此與之而置之他所必是人者自起而收之而後得以為己物也不知未得此性之前其為人也孰使之呼吸食息於天地之間以收此性且夫性者又豈塊然一物寓於一處可摶而置之軀殻之中耶仁義禮智性之所有與性為體者也今曰體為己物然後入於仁義禮智之中則是四者逆設於此而後性來於彼也不知方性之未入也是四者又何自而來哉凡此皆不知大本妄意穿鑿之言智者觀之亦不待盡讀其書而是非邪正已判於此章矣仁行於父子義行於君臣乃是率性之道而遽以為修道之教亦失其次序矣
  是故君子戒愼乎其所不睹【止】愼其獨也
  張云不睹不聞少致其忽宜若無害矣然而怠忽之心已顯於心目之間【云云】不足以感人動物而招非意之辱莫為之禍焉此君子所以愼其獨也
  愚謂君子所以愼其獨者非為恐招禍辱而已也今曰不睹不聞之間少致其忽初無所害特恐招禍辱而後愼其獨焉非知道者之言也
  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
  張云未發以前戒愼恐懼無一毫私欲
  愚謂未發以前天理渾然戒愼恐懼則既發矣
  君子中庸
  張云方率性時戒愼恐懼此學者之事也及其深入性之本原直造所謂天命在我然後為君臣父子兄弟夫婦之教以幸於天下至於此時聖人之功用興矣
  愚謂率性之謂道言道之所以得名者如此蓋曰各循其性之本然即所謂道耳非以此為學者之事亦未有戒愼恐懼之意也修道之謂教通上下而言之聖人所以立極賢人所以修身皆在於此非如張氏之說也又曰深入性之本原直造所謂天命在我理亦有礙且必至此地然後為人倫之教以幸天下則是聖人未至此地之時未有人倫之教而所以至此地者亦不由人倫而入也凡此皆爛漫無根之言乃釋氏之緒餘非吾儒之本指也
  張云率性之謂道未離本位修道之謂教不可以離不離名之也
  愚謂言性有本位則性有方所矣聖賢言性似不如此假如其說則前章云率性所以求中言求則是自此求彼非離本位而何至於以修道為聖人之功用則又曰不可以離不離名之蓋其說有所不通而駸駸乎遁矣
  人皆曰予知
  張曰人皆用知於詮品是非而不知用知於戒愼恐懼使移詮品是非之心於戒愼恐懼知孰大焉愚謂有是有非天下之正理而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所以為知之端也無焉則非人矣故詮品是非乃窮理之事亦學者之急務也張氏絶之吾見其任私鑿知不得循天理之正矣然斯言也豈釋氏所稱直取無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之遺意耶嗚呼斯言也其儒釋所以分之始與
  囘之為人
  張云顔子戒愼恐懼超然悟未發已發之幾於喜怒哀樂處一得天命之性所謂善者則深入其中人欲都忘我心皆喪
  愚謂超然悟未發已發之幾中庸無此意也喜怒哀樂莫非性也中節則無不善矣不知更欲如何得之而又如何深入其中也若此則是前乎此者未得此性而常在性之外也耶且曰我心皆喪尤害於理
  張云人第見其拳拳服膺而不知顔子與天理為一無一毫私欲横乎其間不識不知我已且無有矣愚謂此言蓋欲極意以諛顔子而無所準則不自知其言之過也
  惟聖者能之
  張云予嘗求聖人而不可得今乃知止在喜怒哀樂未發處爾
  愚謂有道者見理平常其言雍容閒暇而理致自遠似不如此之駭遽而張皇也
  君子之道費而隱
  張云由戒愼恐懼以養喜怒哀樂使為中為和以位天地育萬物
  愚謂喜怒哀樂之未發乃本然之中發而中節乃本然之和非人之所能使也天地位焉萬物育焉亦理之自然今加以字而倒其文非子思之本意矣此乃一篇之指要而張氏語之輒有差繆尚安得為知言哉
  張云中庸無止法故聖人有所不知不能自謂知能止矣又曰君子之道所以大莫能載小莫能破以其戒愼恐懼察於微茫之功也
  愚謂大學之道在知所止蓋無止則高者過卑者陷非所以為中庸矣聖人固未嘗自謂知能然非此章之指也蓋所謂不知不能莫能載莫能破皆極言道體之無窮爾非謂聖人而言亦無察於微茫之意也
  張云戒愼恐懼則未萌之始已致其察至於鳶飛魚躍而察乃在焉又曰上際下蟠察無不在所以如鳶飛魚躍察乃隨飛躍而見焉
  愚謂中庸引此詩以發明道體之無所不在所謂費而隱也明道上蔡言之已詳子思復生不能易也張氏之云不亦異乎且曰未萌之始已致其察則是有事焉而正之也
  張云顧惟此察始於戒愼恐懼以養中和而喜怒哀樂未發已發之間乃起而為中和
  愚謂起而為中和如之何其起也此豈知中和者之語哉
  君子以人治人改而止
  張云人即性也以我之性覺彼之性
  愚謂詳經文初無此意皆釋氏之說也且性豈有彼我乎又如之何其能以也
  張云使其由此見性則自然由乎中庸而向來無物之言不常之行皆掃不見跡矣
  愚謂見性本釋氏語蓋一見則已矣儒者則曰知性既知之矣又必有以養而充之以至於盡其用力有漸固非一日二日之功日用之際一有懈焉則幾微之間所害多矣此克已復禮之所以為難而曾子所以戰戰兢兢至死而後知其免也張氏之言與此亦不類矣然釋氏之徒有既自謂見性不疑而其習氣嗜欲無以異於衆人者豈非恃夫掃不見迹之虚談而不察乎無物不常之實弊以至此乎然則張氏之言其淵源所自蓋可知矣
  忠恕違道不遠
  張云恕由忠而生忠所以責己也知己之難克然後知天下之未見性者不可深罪也又曰知一己之難克而知天下皆可恕之人
  愚謂恕由忠生明道謝子侯子蓋嘗言之然其為說與此不相似也若曰知一己之難克而知天下皆可恕之人則是以己之私待人也恕之為義本不如此正蒙曰以責人之心責己則盡道以愛己之心愛人則盡仁以衆人望人則易從此則物我一致各務循理而無違矣聖賢之言自有準則所謂以人治人者雖曰以衆人望人然亦必曰道不遠人則所以為衆人者亦有道矣以己不能克其私而并容他人使之成其惡則是相率而禽獸也其為不忠不恕孰大於是
  所求乎子【句】以事父未能也
  張云子事父臣事君弟事兄朋友先施之皆曰求者蓋所以致其察也察子之事父吾未能安敢責父之愛子乎
  愚謂此四句當為八句子臣弟友四字是句絶處求猶責也所責乎子者如此然我以之事父則自有所未能正蒙所謂以責人之心責己則盡道蓋將由是而加勉正身以及物非如上章所云以己難克而并容他人也且又曰察子之事父吾未能則安敢責父之愛子乎則是君臣父子漠然為路人矣旻天之泣小弁之怨又何謂也蓋其馳心高妙而於章句未及致詳故因以誤為此說以求為察亦非文義
  言顧行
  張云顧者察也
  愚按上章以求為察固已無謂此又以顧為察尤為牽合大扺張氏之為是說得一字可推而前者則極意推之不問其至於何處與其可行不可行也篇内所謂戒愼恐懼下章所謂忠恕所謂知仁勇所謂發育峻極皆此類也
  在上位不陵下
  張云君子自戒愼恐懼醖釀成中庸之道
  愚謂中庸之道天理自然非如酒醴必醖釀而成也
  君子之道譬如行遠必自邇
  張云欲知戒愼恐懼之效當於忠恕卜之欲知忠恕之效當於父母卜之
  愚謂此言皆牽合無理且父母至尊豈人子所以卜忠恕之物乎詳味此言可見其二本矣
  鬼神之為德
  張云天地萬物森然鬼神列于中不可違也
  愚按張氏他章之說甚詳而此獨略將有所疑而不敢盡耶抑其所謂鬼神者特如世俗之論而不之究耶然詳味列字之意則以鬼神别為一物明矣豈知鬼神者之言哉
  大德必受命
  張云言此所以勉天下之為德也當始於戒愼恐懼而以位祿名夀卜德之進否
  愚謂德盛則名位祿夀從之乃理之必然非姑為此言以勉天


国学迷 淮南萬畢術二卷 五百家注音辯昌黎全集四十卷 謝宣城集五卷 浚儀世集六卷 朱子講學輯要編十卷讀書做人譜一卷 歷代帝王宅京記二十卷 段注說文解字三十二卷 三魚堂全集 咸同奏議選 陶文毅公全集六十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蜀秀集九卷 歷代史案二十卷 蠶桑實濟二卷 戰國策校注三十三卷 本事詩十二卷 迦陵詞稿不分卷 痘疹活幼心法八卷末一卷 烏桓紀行 困學紀聞二十卷 唐百家詩 增補四書義經義式 繭菴老蝉墨跡不分卷 延吉廳疆域之歷史八章 古歡堂詩集十五卷 [嘉慶]宜賓縣志五十四卷首一卷 宗鏡錄一百卷 歐羅巴通史四卷 青溪風雨錄二卷牡蠣園四出 新纂門目五臣音註揚子法言十卷 石堂先生遺集二十一卷 濟寧石刻七種 說文解字繫傳四十卷 兼山堂奕譜一卷 北史一百卷 欽定明鑑二十四卷首一卷 西遊真詮一百回 金氏世德紀 心史七卷 羣學肆言十六卷 新刻金山寺 續資治通鑑長編五百二十卷目錄二卷 師子林天如和尚淨土或問一卷 六書分類十二卷首一卷 誦芬詩略三卷 皇清經解一百七十三種 天方性理圖傳五卷首一卷 世說新語六卷 四末真論 四書疏註撮言大全三十七卷 香喦室詩集 四書訓解參證補遺四卷 靖康孤臣泣血錄二卷 王文成公三立篇十二卷 湖北詩徵傳略四十卷 聖母淨配聖若瑟傳 日下舊聞四十二卷 方泉先生詩集三卷 本草類方十卷 [光緒]廣昌縣志十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靜嘯齋存草十二卷遺文四卷附一卷 光緒山西通志三十四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三十五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三十六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三十七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三十八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三十九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四十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四十一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四十二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四十三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四十四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四十五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四十六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四十七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四十八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四十九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五十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五十一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五十二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五十三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五十四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五十五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五十六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五十七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五十八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五十九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六十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六十一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六十二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六十三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六十四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六十五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六十六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六十七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六十八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六十九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七十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七十一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七十二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七十三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七十四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七十五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七十六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七十七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七十八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七十九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八十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八十一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八十二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八十三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八十四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八十五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八十六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八十七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八十八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八十九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九十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九十一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九十二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九十三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九十四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九十五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九十六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九十七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九十八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九十九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一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二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三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四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五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六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七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八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九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十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十一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十二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十三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十四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十五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十六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十七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十八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十九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二十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二十一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二十二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二十三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二十四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二十五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二十六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二十七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二十八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二十九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三十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三十一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三十二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三十三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三十四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三十五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三十六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三十七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三十八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三十九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四十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四十一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四十二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四十三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四十四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四十五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四十六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四十七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四十八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四十九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五十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五十一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五十二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五十三_曾國荃張煦等修.djvu 瓠肥 瓠芦汉书 瓦影龟鱼 瓦砾 瓦窑 瓦解冰泮 瓮牖绳枢 瓮里醯鸡 瓯卜 瓯窭祝 瓶坠簪折 瓶罄罍耻 甄妃出宫 甓社湖珠 甘之如荠 甘之如饴 甘宁奢侈 甘棠 甘泉烽火 甘猛虎 甘罗作相 甘英穷西海 甘谷士 甘雨随车 生入塞 生公 生刍之奠 生劫桓公 生同衾,死同穴 生子当如孙仲谋 生子李为名 生张熟魏 生我劬劳 生桑梦 生死与共 生瓜掇食 生申令日 生聚教训 生裴秀 用短与用长 用行舍藏 甫白 田光洒血 田千秋 田单术 田成子杀齐君 田文有命 田文饭 田方赠 田横客悲 田横海岛 田父之获 田父怖玉 田甲辱安国 田窦倾夺 田窦醉 田蚡豪华 田豫俭素 田郎字 田骈天口 由瑟 申亥失义 申嘉私谒 申屠断鞅 申甫 申眉头 男女授受不亲 画一法 画万国 画中人 画地成图 画地成河 画地成沼 画地难入 画堂 画沙藏锋 画灰 画狮 画皮 画省 画石飞去 画空寻迹 画肚 画荻 画虎不成反类狗 画虎类狗 画饼 画饼尚书 画鬼容易 画鱼入池 画鹿轓 界破青山 畏后生 畏威怀德 畏影而走 畏牺牛 畏简书 留仙裙 留侯疾 留侯辟谷 留文 留犊 留髡 畴咨之忧 疏傅知机 疑冢 疑城 疑行无成,疑事无功 疗妒方 疢如疾首 疥癣之疾 疾雷不及掩耳 病嗜土炭 病相如 痛入骨髓 痴人破瓮 痴人说梦 痴肥瘦狂 痴顽老子 痴黠相兼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