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长安志图 元 李好文

长安志图 元 李好文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十一
  長安志圖       地理類七【古蹟之屬】提要
  【臣】等謹案長安志圖三卷元李好文撰好文字惟中東明人至治元年進士官至光祿大夫河南行省平章政事致仕給翰林學士承旨一品祿終其身事蹟具元史本傳此書結銜稱陜西行臺御史考本傳稱好文至正元年自國子祭酒改陜西行臺治書侍御史尋遷河東道亷訪史又稱至正四年仍除陜西行臺治書侍御史六年始除侍講學士此書蓋再任陜西時作也自序稱圖舊有碑刻元豐三年呂大防為之跋謂之長安故圖蓋即陳振孫所稱長安圖記大防知永興軍時所訂者好文因其舊本芟除訛駁更為補訂又以漢之三輔及元奉元所屬者附入凡漢唐宫闕陵寢及渠涇沿革制度皆在焉總序圖二十有二其中渠涇圖說詳備明晰尤有禆於民事非但考古蹟資博聞也本傳載所著有端本堂經訓要義十一卷歷代帝王故事一百六篇又有大寶録大寶龜鑑二書而不及此圖元史疎漏此亦一端矣此本乃明西安府知府李經所鋟列於宋敏求長安志之首合為一編然好文是書本不因敏求而作強合為一世次紊越既乖編錄之體且圖與志兩不相應尤失古人著書之意今仍分為二書各著於録千頃堂書目載此編作長安圖記此本題曰長安志圖疑李經與長安志合刋改題此名然今未見好文原刻而千頃堂書目傳寫多訛不盡可據故今仍以長安志圖著錄而附載其異同於此備考核焉乾隆四十六年六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長安志圖原序
  關中天府之邑土居上游古稱天地奥區神臯周及漢唐都之子孫皆數百歲雖其積累深厚亦曰神器之大措之善也觀其創業垂統規模宏廓分郊畫幾制作詳密城郭宫室之巨麗市井風俗之阜繁山川靈迹之雄偉奇譎史册所書稗官所記文人碩士之揄揚頌嘆習而誦之如談蓬壺閬苑鈞天帝居使人耳可得聞目不可得而覩也【原闕十三字】圖見示當時弗能盡曉茫然【原闕五字】之及來陜右由潼關而西至長安所過山川城邑或遇古跡必加詢訪嘗因暇日出至近甸望南山觀曲江北至故漢城臨渭水而歸數十里中舉目蕭然瓦礫蔽野荒基壞堞莫可得究稽諸地志徒見其名終亦不敢質其所處因求昔所見之圖久乃得之于是取志所載宫室池苑城郭市井曲折方向皆可指識瞭然千百世全盛之迹如身履而目接之圖舊有碑刻亦嘗鋟附長安志後今皆亡之有宋元豐三年龍圖待制呂公大防為之跋且謂之長安故圖則此圖前世固有之其時距唐世未遠宜其可據而足徵也然其中或有後人附益者往往不與志合因與同志較其訛駮更為補訂釐為七圖又以漢之三輔及今奉元所治古今沿革廢置不同名勝古跡不止乎是涇渠之利澤被千世是皆不可遺者悉附入之總為圖二十有二名之曰長安志圖明所以圖為志設也嗚呼廢興無常盛衰有數天理人事之所關焉城郭封域代因代革先王之疆理寓焉溝洫之利疏溉之饒生民之衣食繫焉觀是圖也凡夫有志之士游意當世將適古今之宜流生民之澤不無有助豈特山林逃虛悠然遐想升高而賦者以資見聞而已哉至正二年秋九月朔中順大夫陜西諸道行御史臺治書侍御史東明李好文序

  欽定四庫全書
  長安志圖卷上目録
  漢三輔圖
  奉元城圖
  太華圖
  漢故長安城圖
  唐禁苑圖
  唐大明宫圖【東内苑附】
  唐宫城圖
  城市制度
  城南名勝古跡圖
  唐驪山宫圖上
  唐驪山宫圖中
  唐驪山宫圖下

  長安志圖卷上目録
<史部,地理類,古蹟之屬,長安志圖,卷上>
  前漢京兆尹縣十二左馮翊縣二十四右扶風縣二十一後漢併省不同
  三輔漢初因秦舊名内史尋又分左右至太初已後遂更之皆治長安城中長吏各在其縣光武東都之後扶風出治槐里馮翊出治高陵

<史部,地理類,古蹟之屬,長安志圖,卷上>
<史部,地理類,古蹟之屬,長安志圖,卷上>
<史部,地理類,古蹟之屬,長安志圖,卷上>
  漢城惠帝時築後趙石虎亦嘗修之城在今奉元路西北十二里苻秦西魏宇文皆都之隋開皇三年遷都龍首川【通鑑作龍首山】此城遂廢至今民呼猶曰楊家城在唐隸禁苑置四監其中掌園囿種植之事故其宫室因漢舊而葺焉
  城制南為南斗形北為北斗形周六十五里十二城門八街九陌九市十一里計地九百七十三頃其街陌等名並載志書此不具録


<史部,地理類,古蹟之屬,長安志圖,卷上>
<史部,地理類,古蹟之屬,長安志圖,卷上>
<史部,地理類,古蹟之屬,長安志圖,卷上>


  市制四面皆市人居之中為二署盖治市之官府也舊圖全畫坊市制度今圖小不能記容别畫一坊之制以見其餘
  宫城東西四里南北二里二百七十步周十三里一百八十步其崇三丈五尺掖庭宫廣一里【隋開皇三年六月詔規建制度先築宫城次築皇城次築外郭城】
  皇城【亦曰子城】東西五里一百一十五步南北三里一百四十一步南北七街東西五街其間並列臺省寺衛承天門外有東西大街南北廣三百步【限隔二城也】横街之南有南北大街東西廣百步【即朱雀門街】自兩漢以後都城並有人家在宫闕之間隋文帝以為不便於事于是皇城之内惟列府寺不使雜居公私有辨風俗齊整實隋文之新意也
  外郭城東西一十八里一百一十五步南北一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周六十七里其崇一丈八尺【唐外郭城東西南面各一門直十一街横十四街當皇城朱雀門曰朱雀街亦曰天門街南直明德門南北九里一百七十五步縱十二街各廣百步皇城之南横街十各廣四十七步皇城左右各横街四三街各廣六十步一街直安福延喜門廣百步】
  夾城玄宗以隆慶坊為興慶宫附外郭為複道自大明宫潛通此宫及曲江芙蓉園又十宅皇子令中官押之於夾城起居在東外郭廡【後宣宗於夾城南頭開便門自芙蓉園北入青龍寺俗號新開門杜牧之詩六龍南幸芙蓉苑十里飄香入夾城謂此】
  坊市總一百一十區萬年長安以朱雀街為界街東五十四坊及東市萬年領之街西五十四坊及西市長安領之皇城之東盡東郭東西三坊皇城之西盡西郭東西三坊南北街一十四坊象一年并閏每坊皆開四門中有十字街四出趣門皇城之南東西四坊以象四時南北九坊取周禮王城九逵之制其九坊但開東西二門中有横街而已盖以在宫城正南不欲開北街洩氣以衝城闕碁布櫛比街衢繩直自古帝京未之比也城圖云皇城之南三十六坊各東西二門縱各三百五十步中十八坊各廣三百五十步外十八坊各廣四百五十步皇城左右共七十四坊各四門廣各六百五十步南六坊縱各五百五十步北六坊縱各四百步市居二坊之地方六百步面各二門四面街各廣百步渠水一曰龍首渠自城東南導滻至長樂坡釃為二渠一北流入苑一經通化門興慶宫由皇城入太極宫二曰永安渠導交水自大安坊西街入城北流入苑注渭三曰清明渠導坈水自大安坊東街入城由皇城入太極宫
  呂氏曰隋氏設都雖不能盡循先王之法畦分碁布閭巷皆中繩墨坊有墉墉有門逋亡姦偽無所容足而朝廷宫寺民居市區不復相參亦一代之精制也唐人蒙之以為治更數百年不能有改其功亦豈小哉隋文有國纔二十二年其剗除不庭者非一國興利後世者非一事大趣皆以惠民為本躬決庶務未嘗逸豫雖古聖人夙興待旦殆無以過惜其不學無術故不能追三代之盛予因考證長安故圖【觀呂氏此言是圖之作其來尚矣】愛其制度之密而勇于敢為且傷唐人媢疾史氏沒其實聊記于後元豐三年五月五日龍圖閣待制知永興軍府事汲郡呂大防題京兆府戶曹參軍劉景陽按視并州觀察推官呂大臨檢定鄜州觀察使石蒼舒書
  跋語此圖舊有碑刻在京兆府公署兵後失之有雷德元完顔椿者訪得碑本訂補復完命工鋟梓附於長安志後壬子年中秋日合口邳邦用跋
  新城唐天祐元年匡國節度使韓建築時朱全忠遷昭宗于洛毁長安宫室百司及民廬舍長安遂墟建遂去宫城又去外郭城重修子城【即皇城也】南閉朱雀門又閉延喜安福門北開玄武門是為新城即今奉元路府治也城之制内外二重四門門各三重今存者惟二重内重其址尚在東西又有小城二以為長安咸寧縣治所謹按長安京兆本朝奄有天下初為京兆府後為安西路至大四年改奉元路中統元年立十路宣撫司置治于此改路不知何年三年立陜西四川行省至元七年改行尚書省九年改設王相府十七年罷王相府復立行中書省一十三年四川分省成都專立陜西行省二十八年立行御史臺於雲南大德元年移置陜西奉元

<史部,地理類,古蹟之屬,長安志圖,卷上>
<史部,地理類,古蹟之屬,長安志圖,卷上>
<史部,地理類,古蹟之屬,長安志圖,卷上>
<史部,地理類,古蹟之屬,長安志圖,卷上>
  驪山温泉自秦漢周隋相繼崇飾唐貞觀中始營御湯天寶六載築羅城于湯所置百司公卿邸第治湯為池增起臺殿環列山谷因改宫為華清宫明皇歲幸焉殿曰九龍以待上浴曰飛霜以奉御寢曰長生以備齋祀其他樓觀殿閣不可勝紀禄山之亂天子遊幸益鮮唐末遂廢晉天福中改曰靈泉觀以賜道士元祐三年中秋日武功游師雄景叔題石刻在臨潼
  臨潼縣治今居廢宫之北址
  斜陽樓新長安志載之在老母殿北或曰即望京樓也未知孰是

  長安志圖卷上
  欽定四庫全書
  長安志圖卷中目録
  咸陽古跡圖
  唐昭陵圖
  唐建陵圖
  唐乾陵圖
  唐陵圖說
  圖志雜說一十八篇

  長安志圖卷中目録
<史部,地理類,古蹟之屬,長安志圖,卷中>
<史部,地理類,古蹟之屬,長安志圖,卷中>
<史部,地理類,古蹟之屬,長安志圖,卷中>
<史部,地理類,古蹟之屬,長安志圖,卷中>
<史部,地理類,古蹟之屬,長安志圖,卷中>
  昭陵圖說【諸陵附】
  余觀自古帝王奢侈厚葬莫若秦皇漢武工徒至六十萬天下稅賦三分之一奉陵寢秦陵纔高五十丈茂陵十四丈而已固不若唐制之因山也昭陵之因九嵕乾陵之因梁山泰陵之因金粟堆中峯特起上摩煙霄岡阜環抱有龍蟠鳳翥之狀民力省而形勢雄何秦漢之足道哉昔貞觀十八年太宗語侍臣曰漢家先造山陵身復親見又省子孫經營煩費我深是之我看九嵕山孤聳迥絶實有終焉之志乃詔先為此制務從儉約九嵕山上足容一棺而已又慕漢之將相陪葬自今後功臣密戚各賜塋地一所至二十三年八月畢工先葬文德皇后長孫氏當時陪葬之盛與夫刻番酋之形琢六駿之像以旌武功列于北闕規模宏大莫若昭陵按陵今在醴泉縣北五十里唐陵園記云在縣東三十里盖指舊醴泉縣而言之也其封内周回一百二十里下宫去陵十八里今已廢毁陪葬諸臣碑刻十亡八九悲夫因語邑官命刋圖于太宗廟以廣其傳焉紹聖元年端午日武功游師雄景叔題
  陪葬諸臣一百六十五人 諸王蜀王愔已下七人 公主清河公主已下三十一人 妃嬪越國太妃燕氏已下八人 宰相李勣已下一十三人丞郎三品戶部尚書唐儉已下五十三人 功臣大將軍尉遲敬德已下六十四人 内蕃將阿史那忠等九人 諸蕃君長貞觀中擒伏歸順者琢石肖形狀而刻其官名凡十四人 突厥頡利可汗左衛大將軍阿史那咄苾 突厥利可汗左衛大將軍阿史那什鉢苾 突厥乙沴泥孰俟利苾可汗右武衛大將軍阿史那禰爾 薛延陁真珠毗伽可汗吐蕃贊普 新羅樂浪郡王金真德 吐谷渾河源郡王烏地祓 勒豆可汗慕容諾曷鉢龜兹王訶黎布失畢于闇信 馬耆王龍突騎支高昌王右武衛將軍麴智勇 林邑王范頭利婆羅門帝那伏帝國王阿那順所乘六駿刻石于北闕之下一曰青騅平竇建德時乘【贊曰足輕電影神發天機策兹飛練定我戎衣】二曰什伐赤平王世充竇建德時乘【贊曰瀍澗未靜斧鉞伸威朱汗騁足青旌凱歸有中四箭處】三曰特勒驃平宋金剛時乘【贊曰應策騰空承聲半漢入險摧敵乘危濟難】四曰颯露紫平東都時乘【贊曰紫鷰超躍骨騰神駿氣讋三川威陵八陣】五曰拳毛騧平劉黑闥時乘有石真容自拔箭處【贊曰月精按轡天駟横行弧矢載戢氛埃廓清有中九箭處】六曰白蹄烏平薛仁杲時乘【贊曰倚天長劒追風駿足聳轡平隴回鞭定蜀】
  肅宗建陵陪葬功臣尚父汾陽王郭子儀一人高宗乾陵在奉天縣宋元祐中計使游公圖而刻之防禦推官趙楷為之記曰乾陵之葬諸蕃之來助者何其衆也武后曾不知太宗之餘威遺烈乃欲張大誇示來世於是録其酋長六十一人各肖其形鑴之琬琰庶使後人皆可得而知之【石人皆刻各人姓名歲久漫滅近得游公所刻四碑而亡其一每碑十六人各寫其衣冠形迹及其名爵其不知者闕之今鋟其可知及有闕字者凡三十九人于左 左一碑 左二碑十人故左威衛大將軍兼金徽都督僕固乞突 左威衛將軍闕 都督鼠闕施處毒勒德 右領軍將軍兼于泉都督泥闕  小阿悉吉度悉波 故左衛大將軍兼燕闕大都督葛塞匐 故右威衛將軍兼潔山都督突騎施傍靳 故右衛將軍兼頡闕都督拔蜜幹藍羨 故左武衛將軍兼雙可闕   舍提欲護斯 故左威衛大將軍兼延匐都督處木昆屈律䮕阿史那盎路 故右金吾衛將軍兼俱闕都督關傍汗阿悉首那鞠大首領可汗頡利發 右一碑十三人故大可汗驃騎大將軍行左衛大將軍崑陵都護阿史那彌則 故右驍衛大將軍兼龜兹都督龜兹王白素稽 故右武衛將軍兼闕  龜兹闕白回地羅徵 疎勒王裴夷健蜜施 康闕泥湼師師十姓可汗阿史那斛瑟羅 吐渾青駙馬都尉慕容諾曷鉢 右驍衛大將軍兼波斯都督波斯王卑路斯 十姓可汗阿史那元慶吐渾樂 徒耶鉢 于闐王尉遲琡 吐火闕子特勒羯達健 右二碑十六人石闕 子石】
  【忽那故左武衛大將軍闕 十姓衛官大首領吐屯纈利發 波斯大首領南昧闕木俱罕闕 斯陁勒 吐威衛大將軍兼堅昆都督結黌蠶匐膚莫賀咄 吐蕃使夫論悉曩然 吐火羅葉護咄伽 十姓大首領鹽䫹 都督阿史那忠節 右金吾衛大將軍兼泃本都督五姓㕼麪葉護昆職默啜使移力貪开達于播仙城 河伏帝延吐蕃大酋長贊婆 默啜使葛暹嗔達干 龜兹】
  【大首領那利自阿力 碎葉州刺史安車鼻施闕狄仁傑以下六十人畫像姓名今皆不存其見于奉天縣丞趙措繪像記者才二十九人焉措之記文多不盡載撮其大指畧曰唐之諸帝功烈如太宗明皇者可謂盛矣宜其立隴完固及于無窮今兵火之餘荒墟壞皿瓦礫僅存理亦宜也獨高宗武后之陵崇丘磅礴上詣青冥雙闕聳峙丹青猶在是豈造物者有以扶護而致然耶抑亦窮匱國力深規厚圖使人未易窺耶轉運游公一日按部過乾陵慨然興嘆乃録高宗天后時朝臣六十人重圖于陵所其間忠良骨鯁高才俊逸如張說蘇延碩狄仁傑婁師德劉仁軌唐休宋璟李嶠賀知章馬周李昭德王綝張仁愿崔神慶李務光張柬之魏元忠陸元方李懷遠畢誠杜景佺皆一代善士固當紀者若夫武三思韋巨源崔湜武承嗣蘇味道封德彞之輩回邪憸佞負國自謀而皆繪形于壁鑱記于石丹青可渝而善惡之迹不可變珉石可磨而勸戒之意不可冺則斯名也其與天地同于不朽哉措之記在元祐七年六月吉日唐之諸陵各有陪葬見于志者此不具録其諸帝之陵在乾陵之東者僖宗靖陵也在三原者高祖獻陵也敬宗莊陵也武宗端陵也在雲陽者德宗崇陵也宣宗真陵也在富平者中宗定陵也代宗元陵也順宗豐陵也文宗章陵也懿宗簡陵也在蒲城者睿宗橋陵也玄宗泰陵也憲宗景陵也穆宗光陵也】
  圖志雜說
  龍首山古志曰山長六十里頭入渭水尾達樊川頭高二十丈尾漸下可六七丈又曰漢取山土為城山之餘尾在城西南數里乃盡今按城南鼎門之西南北附城有土嶺可二三百步望之隱然如城俗名之曰土蛇嶺此即山之餘土也又漢臺殿城闕皆取山土為之是以高大數千年不圮西京賦曰疏龍首以抗殿是也山之餘尾城南皆已湮平坡陀互出復見于唐大安宫西東西横亙迤邐而去今大安宫城及内苑後墻含元殿臺一帶俱在山上下去平地可六七丈南望城市俯而視焉
  【原自含元以東其地漸平不見垠堮一日登秦冢望之隱然而東直際滻水與白鹿諸原映帶南去又自長樂坡下其岡中斷道出其間其西廓然率多塹掘問之人云安西築邸時取其土也】
  北斗城三輔舊事及周地圖記曰長安城南為南斗形北為北斗形今觀城形信然然漢志及班張二賦皆無此說予嘗以事理考之恐非有意為也盖長樂未央酇侯所作皆據岡阜之勢周二十餘里宫殿數十餘區惠帝始築都城酇侯已沒當時經營必須包二宫在内今南城及西兩方凸出正當二宫之地不得不曲屈以避之也其西二門以北渭水向西南而來其流北拒高原千古無改若取東城正方不惟太寛又當渭之中流人有至其北城者言其委曲迂迴之狀盖是順河之勢不盡類斗之形以是言之豈後人偶以近似而目之也與
  賦語文人之詞固多張誕然身未嘗至目未嘗覩亦未可輒拒而不信嘗讀漢人之賦遂覺西京臺觀之盛班孟堅曰軼雲雨於太半虹霓迴帶於棼楣又曰攀井幹而未半目眴轉而意迷張平子曰將乍往而未半怵悼慄而慫兢王子淵曰若播岸而臨坈登木杪以矙泉論者以為皆危險悚懼非王公所宜乘履誠為論予至長安親見漢宫故址皆因高為基突兀峻峙崒然山出如未央神明井幹之基皆然望之使人神志不覺森悚使夫當時樓觀在上又當如何由是觀之則數公之言未可遽謂張大也昔蔡九峯不信鳥鼠同穴後人譏之予恐不知而論將使後人而復譏後人也
  小兒原駱氏志載新說唐皇子幼則居内漸長成于東内苑為大宅於外為十六王宅外又置百孫院王子王孫勿得出外鬭雞走狗蹴踘彈射于苑中龍首原俗號曰小兒原或曰今原東有西番浮圖至元中所建其下是一古塚經營之始塹之為基得一石槨有篆文三曰小兒塚意者原名以是然今亦不知有此名矣
  村名長安咸寧二縣民多以故宫殿門闕名其所居然訛謬不可盡記志稱下馬陵訛為蝦蟇陵秦夀陵訛為韓生塚建章宫訛為貞女樓翠華殿訛為祭酒臺不特是耳至以漢城為陽甲城霸城門為萬城門覆盎門為紅門西安門為黄門正武殿為講武殿城中又有白麥殿亦不知是何名然亦有傳襲舊名而圖志不載者如以宣平門為玉女門以其東有玉女山也以西門為金天門亦非野人之語若此之類又恐前代舊有是名耳【有人嘗言于京師一朝官家見一雜書載陽甲城之說曰陽生于子而天方開甲始也漢有天下是為一代開天之始如陽始生以期福禄於未艾觀其宫名未央可見愚按此說似為有理然如其言則是陽甲之名漢已有之何故傳記皆無一言稱之且陽甲殷王漢固不當以古帝王之名目其城也宋次道長安志極為精博亦不見取但言隋遷都此城遂廢俗呼曰楊廣城此說是也盖煬帝弑父亡國民斥其名政猶時日曷喪云爾復何疑乎其後又轉而為楊家也】
  漢瓦形製古妙工極精緻雖塵壤潰蝕殘缺漫漶破之如新人有得其瓦頭者皆作古篆盤屈隱起以為華藻其文有曰長樂未央有曰長生無極有曰漢并天下有曰儲胥未央有曰萬夀無疆有曰德合無疆亦有作上林字者昔人有于陳倉得秦瓦文曰羽陽千歲羽陽秦武王宫也以是知古人製作不苟雖一瓦甓必有銘識不特彛鼎為然耳又有得瓦作楚字者亦秦瓦也秦作六國宫室于咸陽北坂上意者必用其國號以别之與又未央字瓦凡離宫故基亦皆有之今杜陵碎瓦中皆有未央長樂等字亦不知其何故也
  古瓦陽面多作小窩泥狀如雨點亦有作繩痕者予嘗過其鹿臺下見其敗瓦亦然乃知秦漢已前製皆作此但不知所以製之之意或曰盖仰用者以固泥也說亦有理又唐瓦有如漆者盖是碧瓦歲久而色變也漢瓦皆素獨故城中未央瓦表裏皆黑堅如鐵錫今不多得其所得者皆離宫瓦也由是言之雖其宫室壯麗猶見近古尚質也與
  長楊關中人家園圃池沼多植白楊今景龍池尤多皆大合抱長數丈葉厚多風恒如有雨因憶唐人詩朝元閣上西風急都入長楊作雨聲正謂此樹以見故宫悲涼之意也說者以長楊為漢宫今宫在盩厔去驪山百餘里殊無相涉且漢以木名宫如桂宫棠梨豫章五柞者非一又安知長楊不以是木名耶
  樊川【本樊噲食邑故名人云今其墓在神禾南原上】長安名勝之地周處士韋夐唐杜公牧之祁國杜公奇章牛公之居皆在焉唐人語曰城南韋杜去天尺五可見昔時之盛今雖殘廢之餘而終南之神秀原陸之澶漫源泉之灌注草木之葱蒨近蜀之饒固自若也然古人勝遊之迹見于文章篇什者歷歷可考變遷以來盖有名存而實亡有有其處而名不可知者前輩有張茂中同其友為城南之遊嘗作記以紀之當時遺跡猶有存者今欲訪之尚能見其彷彿據可知者别為一圖掇其遺漏以補其闕曰杏園者唐新進士宴遊之所在曲江鴈塔之南今皆耕為民田曰韓莊者在韋曲之東退之與孟郊賦詩又送其子讀書之所也鄭莊又在其東南鄭十八䖍之居也曰塔坡者以其浮圖故名在韋曲西何將軍之山林也【今其地出美稻土人謂之塔坡米】蓮花洞在神禾原即鄭駙馬之居所謂主家隂洞者也翠微寺在終南山又有牛頭寺坡所謂青山意不盡衮衮上牛頭者也李抱玉碑在杜水村有墳柳宗元碑昌黎之文在少陵原之北【人云陵西有子美故宅】蕭灌墓在焦村吐蕃論弓仁墓在趙村渾瑊墓亦在城之西南餘皆不能備載噫高岸為谷深谷為陵而況區區之宅第丘壠哉特以古人之名所仰止不欲遺之故耳樊川今有華嚴寺但謂之華嚴川云【其東十里許有興教寺在原半全望南山最為名勝】
  杜陵今在奉元城東南二十五里三趙村陵在高原之上即所謂鴻固原也陵之制正方詢之居人每方百二十步據地六十畝四面去陵十餘步皆有觀闕基趾其東南數十步又有一陵形制差小皇后王氏之陵也【按漢史宣帝后許氏早崩葬杜陵南園去杜陵十八里今在司馬村少陵原上俗呼曰司馬塚豈以后葬博陵所葬遂誤稱耶又霍后廢立王媫妤為后後為太皇太后年七十餘成帝時崩合葬杜陵村東園其陪葬之塚稍大者恐是淮陽憲王等母三媫妤之塜其小者或貴人以下塚也何以言之若羣臣附葬必不在後宫之列以是知之】其東陪葬數十塚環拱森列大小不等其北里許亂塚百餘自是以北直至城南東西延亙高原之上纍纍皆是但不知其名耳
  前代陵塚大明宫城北十里許唐禁苑也近漢城之東有大陵十餘制度雄偉年代久遠必古帝王陵也其西南亂塚尤多以予觀之蓋是秦陵何則唐之禁苑非營葬之所苻姚西魏世代不遠干戈相仍恐無此承平之制設謂當時帝王之陵亦不當如此之近且西魏孝武陵在渭南文帝及後周文帝陵皆在富平隋文陵在武功煬帝陵在畢原宇文陵在好畤苻健嘆石安原而有終焉之志周漢諸陵皆不在此獨秦陵不見今樗里子墓在漢城中莊襄陵在今城東始皇扶蘇陵又在臨潼正與此陵俱是一帶予固以為秦陵無疑也其餘叢塚駱天驤所載韓信塚在霸城東三十里新店則夫漢及苻姚以降諸臣或亦有之不可知也大抵古人陵塚圖志雖載其處然亦不敢必其所指是亦知之之一道也
  華州亂石華州東有亂石十餘里蔽野横路馬閡幾不可行其大者皆如岡阜而不成山問之人云少華山崩也遂考諸宋史熙寧五年九月知華州呂大防言少華山前阜頭谷山嶺摧陷其下平地東西五里南北十里潰散墳裂涌起堆阜各高數丈陷居民六社凡數百處林木廬舍亦無存者【華山之民言數年以來谷上常有雲氣每遇風雨即隱隱有聲是夜初昏畧無風雨山上忽霧起有聲漸大地遂震動食頃即有此變金翰林應奉蘭泉張建有石字坡賦序云坡在華州之東宋熙寧間阜頭神所移也皇統已已春道過其間觀而賦之今其地有阜頭神廟壁畫風雷山移之狀】因閱前史漢獻帝初平四年華山崩裂世遠不可推究唐武后垂拱二年新豐有山湧出初六七尺漸高至三百尺名曰慶山今在臨潼東南三十五里與此事皆在人耳目者遂表出之嗚呼大化旋移振蕩迴薄神變翕忽何怪不有夫以漢之獻帝唐之武后宋之神宗而皆有此希聞之大異則其為國亦可知矣
  火餘碑唐碑為巢寇所燬而尚存者三其一華山碑在西嶽廟剥裂之餘巉巖削刻勢轉奇特初不類為碑也卓立而不仆者數百年矣其一華萼樓碑在景龍池南其一右軍碑在城西北嗚呼碑之壞以屋累也其意本欲傳遠區區以屋覆之其為計也淺矣
  試官石在九耀街武安王廟前横卧街側色黑而瑩長四五尺高二三尺世傳唐時舉人就試以釘釘之卜其中否今觀石上有釘數十餘釘頭皆露亦有半入而上曲者昔李將軍射石飲羽盖偶然耳此豈偶然者耶其理殆不可曉
  關中碑刻【自石鼓而下秦漢以來所在甚多而唐碑尤盛兵火之餘殘毁無幾或為野人賣為寺觀墳墓之物風紀亦嘗禁之然終不能禁也今文廟有趙明誠金石目録三十卷而多不載所在或云又有田氏京兆金石録亦不復見唯儒士駱天驤嘗録石刻一編附其所著類志後自言跋履荆莽尋訪抄録垂六十年然皇甫誕碑今在鳴犢鎮亦率更所書字畫尤偉而不及載則所遺者多矣余嘗命魯齋書院刋補駱志闕失因增續得碑刻於後而未暇也後之博雅君子得無有志乎云爾】
  圖制有宋呂公大防所訂志中時亦引用觀其布置大段皆是然其宫室臺榭門闕委曲之詳理固不能盡也近因刻梓復加比較見其與志微有不合或與故跡顯然相戾者畧載一二唐大安宫高祖所以處秦王也志曰在宫城之西今乃在其西北壞堞宛然今人猶曰秦王府圖本所載是也宫城西偏附城有小城垣即掖庭宫也今見其處止可容置一宫而圖乃以大倉雜處其中大非所宜又志亦不曾載若此之類必是碑本磨滅後人不詳誤附之者【又漢城中有石人石馬定心石之類今皆去之】掖庭東北垣上有一方臺不知何基考之于志恐所謂宫人教藝之所名衆藝臺者也注云舊圖有之遺跡尚存今圖本却無不敢附入其顯然相戾者内苑北偏半在龍首岡上今其東乃是城墉兩頭有二角樓基跡皆高數丈其南却是平地全無係著其北樓基西有小墻基折而西去即内苑之北墻也其墻約二里許直一大基方廣數丈墻亦自此而絶其基正當大安宫之東北以志考之當是翠華殿基所謂祭酒臺者是也不然是亦樓基其西南樓基歲久湮平遂使後人疑也今圖乃以禁苑之毬塲悞置在此其上項所存城墉樓基與畫本宫殿全不相合然竟不曉當時之制果如何也因記于此欲使觀者必參志而求之方見古人全盛之制
  水磨賦浮休居士之所作也【華州壁有石刻不著姓名或曰宋張舜民字芸叟號浮休居士未詳是否】序曰浮休既投迹少陵一日有以水磨求售者相其地乃古之宜春苑也今謂之韋曲自漢唐己來諸韋居之與後周逍遥公曬書臺唐杜岐公韓退之舊業鄭都官之園池隣里籬落垠堮皆在人云李太白嘗居此地仰終南之雲物俯滴水之清湍喬林隱天修竹蔽日真天下之奇處關中之絶景也暇日聊為之賦云粤自大樸既散機事滋熾抱甕無譏斵輪改制脫大車之左轂障横流之肆置圭測深淺審度面勢覆厦屋之沈沈釃長溪之沸沸徒觀夫老稚咸集麥禾山積碓臼相直齒牙相切碾磨更易晝夜不息洶洶浩浩砰砰礚礚鼓浪揚浮交相觸擊飛屑起濤雪翻氷析仰而觀之何天輪之右旋覆轑膠戾蟻行分寸遲速間隔俯而察之何地軸之左行消息斡連搘撑挺拔千匝萬轉而不差忒逆而視之脩渠繩直高岸壁立沄沄漾漾滉滉瀁瀁如坻之平如練之明忽然走下若衆壑之赴禹門也順而索之盈科後進遇險斯止瀲瀲灔灔成文布理汪澄淵默乃見柔德力盡而休功成而退若君子之善出處也彼華山三峯之飛瀑呂梁百步之噴沫獨有賞心之玩曾無利物之實未若斯磨也不踰尋丈之間不匱一夫之力曾無崇朝之久而可給千人之食如是則驢馬不用麥城任堅農夫力穡知者圖焉故君子役其智小人享其利真為一鄉之賴豈止一家之事賈生曰水激則悍矢激則遠萬物回薄震盪相轉孔子觀於川流莊生監于止水因事會理是謂道紀況夫雍為九州之沃壤潏乃八水之上游樊杜引其吭豐鎬匯其尾夀山禦其表崇岡固其裏空淡鳥沒木老天深凭高四顧騁望千里其地產則動植飛潛充物旨美無所不備天府取之而不竭陸海探之而無底其人物則有漢唐已來韋杜二氏軒冕相望園池櫛比逍遥公築臺而曬書杜君卿鑿山而引水韓退之之西鄰鄭都官之北鄙參以太白忘機脫屣雖時代之屢遷顧風流之未弭末有一叟扶杖來止非夷非惠不農不仕或釣或弋翺翔徙倚鶴髪鮐背頹然而已矣
  補遺【晉愍帝建興元年劉曜攻長安入外城焚龍尾及諸營還屯逍遥園四年曜攻䧟長安外城晉麯允退守小城今按故城止有大城二重長安志亦不云有小城惟載帝王世紀曰漢初置長安城本狹小惠帝更築廣大以是而推恐初置者為小城惠帝所築乃是外城即今故城是也但歷代變遷其迹不存耳不然豈有王者之都無外郭耶又長安城門名多重補愚恐亦有内城門名後世不詳併指為一城也何以知之志書宣平門注曰王莽改曰春王門民曰東城門其外郭曰東都門西京賦亦曰經城洫營郭郛是其一證歟又所引漢舊儀及郡國志說漢城里數處必有悞字 龍尾營退之詩亦曰終南曉望踏龍尾注曰龍尾坡長安地名今按龍首山頭入渭水其尾則與杜陵諸原相去不遠矣 逍遥園志載其名見於姚秦西魏時以晉史言前世已有是園但不言其處駱天驤謂今圭峯草堂是也予以還字推之恐當在滻水之東 又志書記都長安者西漢及晉苻姚魏周隋唐皆有宫闕然劉曜亦都十年史稱曜作酆明等宫及夀陵周四里後依霸陵制度志則不書今雖不知其處覽古者亦當知之】
  【晉愍帝時盜發漢霸杜二陵及薄太后陵得金帛甚多按漢史文帝治霸陵皆瓦器不得以金銀銅錫為飾其儉至矣然猶不免為盜所禍夫苟有封樹之迹者豈信其儉而無物哉且所謂得金帛多者豈景帝不能盡遵文帝之訓或杜薄二陵所有不可知也唐之諸陵亦皆遇盜惟乾陵獨完豈偶深秘盜不知之今其西北有大溝人謂之黄巢溝其發掘處也俗又云乾陵之上人有游戲慢侮及取其瓦石者輒有靈響或别有他咎往有驗者夫武氏之威震赫一時百世之下尚能驚動禍福人耶】
  余既為秦陵辯矣因閱史記具列秦先君葬所其所名地有可知者有不可知者大概不出秦雍之域也其可知者圖志亦不盡載其不可知者今所在無名之塚又安知非是耶今叙史記所載以補志之闕且見余言之不妄云襄公文公葬西垂【秦始立國在岐之西今隴西之西縣】寧公出子葬衙【馮翊有衙縣記曰寧公徙居平陽葬西山注曰郿之平陽】武公葬宣陽聚東南【紀云葬雍平陽初以人從死死者六十六人】德公宣公成公葬陽繆公葬雍【皇覽曰塚在槖宫祈年觀下從死者百七十七人】康公葬竘社共公葬康公南桓公葬義丘里北景公葬丘里南【一作僖公】畢公葬車里北【即哀公】夷公葬左宫惠公葬車里【一云蘭公予葬陵園】悼公葬僖公西城雍龔公葬入里【一作人里愚按里者二十五家之名今樗里正在長安城中凡以里名者恐亦有相近者】躁公葬悼公南懷公葬櫟圉氏靈公葬悼公西簡公葬僖公西出公葬雍獻公葬囂圉孝公葬弟圉惠文王始都咸陽葬公陵悼武王葬永陵【皇覽曰秦武王塜在扶風安陵西北畢陌大塚是也人以為周文王塜非也周文王塜在杜中 今按咸陽圖畢有周文王塚以是考之則是秦武王塚矣】昭襄王葬茝陽【今霸陵也自酈以西皆茝陽紀又云宣太后葬茝陽酈山】孝文王葬夀陵莊襄王葬茝陽【今東門外呼韓生塚者是也】始皇葬酈邑【扶蘇塚亦在焉】二世葬宜春【紀曰以黔首葬二世杜南宜春苑中】
  秦瓦御史宋宜之嘗于阿房故基得一古瓦長二尺許高廣六七寸正方漸殺如斧形宛然若屋狀堅厚如白石隱隱遍作繩痕其相接處亦有笋距如今瓦但朴素耳長安古跡此類甚多但不得盡見也

  長安志圖卷中
  欽定四庫全書
  長安志圖卷下目録
  涇渠總圖
  富平石川溉田圖
  涇渠圖說
  渠堰因革
  洪堰制度
  用水則例
  設立屯田
  建言利病
  總論
  長安志圖卷下目録
<史部,地理類,古蹟之屬,長安志圖,卷下>
<史部,地理類,古蹟之屬,長安志圖,卷下>
  涇渠圖說
  渠堰因革
  一曰鄭國渠按漢志韓苦秦欲罷【音疲】之無令東伐乃使水工鄭國說秦鑿涇水自仲山西邸瓠口並【傍去】北山東注洛三百餘里【洛今漆沮水也】欲以溉田中作而覺秦欲殺之國曰臣為韓延數年之命而為秦建萬世之利也卒使就渠渠成而注填閼之水【填音澱閼於去聲說文曰澱□濁泥】溉舄鹵之地四萬餘頃【舄音昔鹵音魯鹹鹵之地也】收皆畝一鍾
  二曰六輔渠漢孝武元鼎六年倪寛為左内史奏請鑿六輔渠以益溉鄭傍高卬【仰同】之田【師古曰在鄭國渠之裏又曰仰謂上向素不得鄭國之灌溉者也水經曰此則於鄭國上派南岸更闢六


国学迷 孟有涯集十七卷 榕村全書三十一種附十種 懷香記二卷四十出 謝朓集五卷 名義考十二卷 文選古字通疏證六卷 胡文忠公遺集十卷首一卷 [咸豐]同州府志三十四卷首二卷 牧齋紅豆初集二卷霖雨詩集三卷長幹塔光集三卷 清代名人列傳不分卷 左傳紀事本末五十三卷 東喦艸堂評訂唐詩鼓吹十卷 南澗詞 留茆盦尺牘叢殘四卷 七緯三十八卷 隨園詩話十六卷補遺十卷 竹窗二筆一卷 道安室雜文一卷平安室雜記一卷蕭閑堂遺詩一卷 鐵路紀要三卷 等韻一得二卷 兩當軒集二十二卷 瑞芝山房文鈔八卷 金石苑六卷 校邠廬抗議一卷 歷代畫像傳四卷 雲菴雜誌四卷 筆算便覽五卷 玉川子詩集五卷 漢書管見四卷 文獻通考三百四十八卷 逸周書十卷附錄一卷校正補遺一卷 新鐫梅竹蘭菊四譜不分卷 尚書古文疏證八卷 石臼集一卷續鈔一卷 爲可堂集 侶山堂類辯二卷 詞林閒筆六卷 水經注圖四十卷補一卷 尤氏醫學讀書記三卷醫學續記一卷 銷釋金綱科儀 程氏家塾讀書分年日程三卷 最新經世文編一百三十卷 漁洋山人文略十四卷 增訂二三場羣書備考四卷 法界次第初門三卷 易經大全會解 湖海詩傳四十六卷 鶴歸來傳奇二卷 魯公文集十五卷 [光緒戊戌科]會試朱卷 [五種遺規]五種 蒙隱集二卷 字典考證十二集 自號錄一卷 宋張宣公全集三種 戰南昌 野語九卷 韓非子集解二十卷首一卷 養生月覽二卷 如是山房增訂金批西廂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五经疑义 新刊理气详辩纂要三台便览通书正宗 閒适剧谈 通鉴释文辩误 宋艺圃集 啸余谱 春秋左氏传说 嘉量算经 汉书注校补 庄渠先生门下质疑录 月满楼文集 孟邻堂文钞 皇明从信录 回溪先生史韵 李卫公外集 周礼句解 春秋平议春秋乱贼考 学春秋随笔 毛诗名物图说 经野先生尚书说要 驳五经异义疏證 穆堂别稿 环谷集 养吾斋集 居易堂集 颐道堂诗选 殊域周咨录 陈眉公集 学统 庄子通 复庄诗问 群经宫室图 侠义传 癸巳新刊御药院方 约章成案汇览 图注脉诀辨真 五峰集 于湖集 条麓堂集 池北偶谈 传经堂诗钞 春秋刑法义春秋使师义 丹铅余录 坐隐先生精订可雪斋稿 方氏墨谱 易翼传 赵恭毅公自治官书类集 田家占候集览 义礼管见 蓬窗日录 四书近语 忠雅堂文集 嚣嚣子历镜 梅庄诗钞 朱九江先生集 亦玉堂稿 大德南海志 历象本要 瑶华集 中兴小纪 九灵山房集 太极图说论 读易述 中观论疏 新增格古要论 凤池吟稿 张庄僖文集 贾子次诂 伤寒论浅注补正 诗笑 白氏长庆集 天台山全志 周礼正义 闻过斋集 容甫先生遗诗 郑堂札记 金华徵献略 西庄始存稿 墨庄漫录 重订直音篇 河南集 李文襄公年谱 抑庵文集 水经注疏 古文尚书条辨 矶园稗史 说文检字 禹贡九州今地考 蜀鉴 三长物斋文略 诗学体要类编 释毛诗音 温热逢源 佐治药言 古今声律定宫 香宇集 寓意草 广雅 钦定八旗通志 说文重文检字 赵氏铁网珊瑚 小匏庵诗话 广艳异编 频州渔笛谱 明季北略 摩诃止观 东莱外集 读易杂记 震川别集 宪章外史续编 四书大全论语集注大全 国语翼解 静修集 周礼故书疏證 皇清职贡图 太炎文录初编 魏叔子日录 石湖志 黄御史集 珂雪亝外集 无时无刻 无明业火 无明无夜 无是无非 无昼无夜 无有伦比 无服之丧 无服之殇 无根无蒂 无毁无誉 无毒不丈夫 无毛大虫 无法无天 无洞掘蟹 无济于事 无父无君 无牵无挂 无独有偶 无理取闹 无瑕可击 无用武之地 无病呻吟 无病自灸 无的放矢 无知妄作 无知无识 无私有弊 无私有意 无穷无尽 无端生事 无米之炊 无精打彩 无缘无故 无耻之尤 无胫而至 无胫而行 无能为力 无能为役 无补于事 无补于时 无计可奈 无计可施 无计可生 无计奈何 无计所奈 无论如何 无赖小人 无足轻重 无足重轻 无踪无影 无边无际 无边风月 无远弗届 无迹可寻 无適无莫 无间可乘 无间可伺 无际可寻 无限风光 无隙可乘 无靠无依 无颜落色 无颠无倒 无风不起浪 无风扬波 无风起浪 既明且哲 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日上三竿 日不我与 日不移晷 日东月西 日中则昃,月满则亏 日中则移 日中将昃 日中必彗 日中必昃 日中必熭 日中必移 日丽风和 日丽风清 日久天长 日久月深 日乾夕惕 日以为常 日修夜短 日兄月姊 日出三竿 日出不穷 日削月割 日削月朘 日坐愁城 日堙月塞 日增月益 日增月盛 日复一日 日夜兼程 日已三竿 日异月更 日异月殊 日征月迈 日新月异 日新月盛 日新月著 日无暇晷 日日夜夜 日旰不食 日旰忘食 日昃不食 日昃忘食 日昃旰食 日暖风和 日暮穷途 日暮路远 日暮途远 日暮道远 日月不居 日月交食 日月参辰 日月合璧,五星连珠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