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和靖集 宋 尹焞

和靖集 宋 尹焞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四
  和靖集目錄      别集類三【宋】
  卷一
  奏劄【上】
  卷二
  奏劄【下】
  卷三
  詩
  雜文
  書
  卷四
  壁帖
  卷五
  師說【上】
  卷六
  師說【中】
  卷七
  師說【下】
  卷八
  年譜
  【臣】等謹案和靖集八卷宋徽猷閣待制河南尹焞撰焞字彦明年十二應進士舉策問議誅元祐黨籍不對而出靖康初賜號和靖處士後以范冲張浚薦入經筵列侍從旋乞致仕集凡八卷首列奏劄二卷次詩文一卷次壁帖一卷是其手書聖賢治氣養心之要帖之屋壁以自警惕又次師說三卷則其門人王時敏編輯末附年譜為第八卷朱子語錄謂焞文字其有關朝廷者多門人代作今亦不可復考然指授點定亦必焞所自為亦猶會昌一品集序雖李商隱作究以鄭亞改本為勝正不必盡自己出也乾隆四十二年五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欽定四庫全書
  和靖集卷一       宋 尹焞 撰奏劄上
  諫講和劄子
  【紹興八年冬十一月金人遣張通古為詔諭江南使蕭哲為明威將軍副之且入境朝廷遣起居舍人范同接伴十一月甲申殿中侍御史張戒曰不云國而直云江南是用我太祖待李氏晚年之禮也上章力論之禮部侍郎曾開亦奏謂不當忘仇敵而講和秦檜怒罷曾開職時先生先在告朝廷之議未定金使在館已浹旬朝野遑遑乃上疏曰】
  臣輒罄愚衷上干聖聽退循僭易甘俟誅戮伏念臣本山野陋儒絶意仕宦靖康之難幸脫危辱遭遇陛下遠加聘召不容固辭力疾造朝一歲四遷乞身未從便塵禁近封章八上天聽莫回臣踈愚衰病决難冒處况今金使在廷國家之事臣切意睿謨已定足以懾敵今者浹旬未覩長策中外憂憤人心靡寧臣屡欲親叩冕旒少布愚見而臣自十二月十六冒寒暴下謁告卧家雖加藥石至今未愈由是不能勉強祗命覬望清光又慮一旦溘先朝露賫恨九泉辜負陛下眷遇之意臣之區區不敢默已切惟本朝戎夷之禍亘古未聞中國無人致其猾亂昨者城下之戰詭詐百出二帝北狩皇族播遷宗社之危已絶而續陛下即位以來十有二年雖中原未復仇敵未殄然賴祖宗德澤之厚陛下勤撫之至所以億兆之心無有離貳遠近愛戴國勢可保設若人心輕揺豈至今日前年徽宗皇帝寧德皇后崩問遽來莫究不豫之狀天下之人痛心疾首而陛下亦且屈意降志以迎奉梓宫請問諱日為事遂使金志益驕謂我無人乃再啟和議於今日意欲潛圖混一臣妾吾國陛下必為此議則人心日去祖宗積累之業陛下十二年勤撫之功當决於此矣不識陛下亦嘗徐謀而熟慮乎抑且在廷之臣不以告也臣觀陛下所以不顧衆說力求和好者不過謂梓宫未還父兄宗族在人掌握不知金人之情專尚姦詐金人之求無有紀極坐竭帑藏斂及百姓撼動人心沮喪士氣異時悔之固無及已禮曰父母之讐不與共戴天兄弟之讐不反兵今陛下方將信仇敵之譎詐而覬其肯和以紓目前之急豈不失不共戴天不反兵之義乎又况使人之來以詔諭為名以割地為要欲與陛下抗禮於廷復使陛下北面其君則是降也非和也今以不共戴天之讐與之和猶且不可况實降乎臣切為陛下痛惜之或以金國内亂懼我襲已故為甘言以緩王師倘或果然尤當訓飭號令申嚴賞罰鼔士卒之心雪社稷之恥尚何和之為務臣願陛下深思熟慮廣採衆論以全大計勿以成筭重於改圖則天下幸甚仰惟聖謨默運必使萬全固非臣愚所能窺測然而中外之議跼蹐靡寧機事之微生靈所係伏望陛下萬機之暇曲賜睿覽干冒天威罪當萬死
  貽秦相書
  【先生上疏論和議不報金國人使在館多日議論不决乃貽書時宰秦檜書曰】
  焞比叨除目即以病纒念惟踈愚謬與獻納辭避之請屢上不從方今金使在廷天下憂憤初欲勉強拜命侍清閒之燕盡區區於冕旒之前退見相公論天下之大勢邇來疾病日加兩足寒痺不能自勵以効誠悃前者輒具劄目畧陳中外之議今已浹旬未聞朝廷有以待金人之計機會之微間不容髮焞雖昏憒之餘不忍默已相公亦知今日天下之心將失軍旅之心將揺士大夫之氣將喪宗社之計岌岌而危乎主上輟駕南轅十二年矣江淮之間久無竊發豐歉相繼不至流亡更加經理足以自治邊境之防雖未盡善歲竭帑藏使之足食不愛重祿以為信賞將士之心猶知逗遛無功之為恥决戰敢前之相尚朝廷每有以激勵懲勸之可收萬全之効是豈非得人心而然乎今若和於金人彼日益強我日益削中國號令皆從金出國事廢置皆從金命侵尋朘削天下有被髪左袵之禍讒間疑貳將帥有誅戮奪權之害姦宄生心大勢奈何將見異時金人坐收成功相公被天下之責無所歸咎願相公榻前力陳大計以謂金人與我有不共戴天之讐靖康以來屢墮其術今若一屈膝使為口實賈怨飭兵自困自斃豈忍直為此議比者切聞主上以父兄未返降志辱身於九重之中有年矣然未聞金人悔過還二帝於沙漠繼之梓宫崩問不詳天下之人痛恨切骨則金人虎狼貪噬之性不言可見天下方將以此望於相公覬有以革其已然豈意為之已甚乎今之上策莫如自治自治之要内則進君子而遠小人外則賞當功而罰當罪使主上之孝弟通於神明主上之道德成於安強勿以小智孑義而圖大功不勝幸甚焞病體衰羸日甚一日歸田之請前後八上投老山間側聞作新之政此相公之賜也况天下乎【秦檜得書讀之已不樂至勿以小智孑義而圖大功愈不悅及又見先生辭免萬夀觀劄子有云比嘗不揣分守輒及國事識見迂闊已驗於今跡其愚庸豈堪時用秦檜見豈堪時用字深切䘖之乃見上具言尹焞劄子有所議不可不為施行乞將尹焞所上文字盡付中書當為詳酌行之上遂以先生所上奏上劄盡付中書而秦檜遂切齒於先生矣】
  涪州被召辭免狀
  和靖處士尹焞今月准宣撫使司發到尚書劄子一道㨿朝奉大夫充徽猷閣待制提舉建隆觀兼史舘修撰資善堂翊善臣范冲奏舉自代六月十五日三省同奉聖旨尹焞召赴行在仍令川陜宣撫司以禮津遣前來者右焞伏念昨於靖康中累被召旨以疾力辭誤蒙告命賜之美名聽其退處方安田里尋被金人侵犯河洛全家遇害僅存一身脫命賊境奔竄三蜀流離累年疾病憑陵志意衰耗有加前日兼以所習迂濶之學施之事功一無可者不待人諭自知甚明謹具狀申宣撫使司伏乞鈞慈採錄焞狀申尚書省所有前降聖旨指揮施行寢罷以安愚分伏候鈞旨紹興五年十月日具位狀【初二中發】
  第二狀
  右焞近准宣撫使司逓到尚書省劄子一道坐徽猷閣待制范冲奏舉自代奉聖旨召赴行在已具狀申使司乞賜備申朝廷伏望寢罷前降聖旨指揮去訖今月二十八日再准宣撫使司降下御寶封發到尚書省劄子坐范冲奏乞委所在州郡備禮敦遣及沿路津送疾速前來奉聖旨令川陜宣撫司差撥人船優給路費以禮敦遣前來者伏念焞賦才至陋禀性甚迂蚤以受學程頤之門大觀中嘗致人言重惟布衣之賤名玷臺章杜門絶交於人者埀二十年由兹世事懵不通曉昨緣靖康當路之士誤採虛名交薦於朝屢被詔旨以疾力辭蒙恩授以處士實遂田野之性尋遭鄊關陷没妻孥屠害傷殘一身逃竄萬里今則憂患薰心驚惶失志耳聵足弱聽履不任形神俱瘁又非往昔之比豈足上副延求遠膺號召加之軍國多事財用匱乏之際有司津遣之費莫非民力其於愚分尤所未安兹者不避罄瀝肝膽具陳忱懇庶幾感動朝廷追回召命謹具申宣撫使司伏望鈞慈特賜敷奏所有前降聖旨指揮乞賜寢罷施行伏候鈞旨紹興五年十月日具位尹焞狀【二十九日發】
  第三狀
  右焞先於去年十月内兩狀申宣撫使司乞備錄申奏朝廷辭免召命未奉指揮間又於今月十二日蒙宣撫使司差官齎到御前金字牌逓角一道准去年十一月八日尚書省劄子三省同奉聖旨尹焞特受左宣教郎除崇政殿說書仍令川陜宣撫司依累降指揮加禮敦遣赴行在所者切惟國家極治之時西閣講臣寔儒者之遴選元祐之初焞師程頤首自布衣召居此職載之簡冊永為令典而焞人微材下質薄器陋徒以蚤承家訓粗守師說獲玷美名已懷忝冒豈為朝廷過聽屢頒召旨繼下除書改授京秩俾参經幄聞命震驚罔知所措伏念焞衰病流離傷殘窮獨之狀如前所陳加之晚塗多難素業緫廢何以贊天子五學之成當儒者千載之遇矧惟中興圖治兼收羣策之日其講讀之臣或備顧問豈若平時尋章摘句專於論說而已宜得俊傑之士博通古訓深識時務者來膺斯選殆非疲老踈愚之人可以冒處伏望朝廷察其誠懇檢會所陳事理特行寢罷近降除命謹具申宣撫使司乞賜備錄敷奏施行伏候鈞旨【六年正月十二】
  第四狀
  右焞今月十三日准宣撫使司牒差使臣史誡齎擎到行在入内内侍省御前金字牌逓送到告一軸特授左宣教郎充崇政殿說書契勘先於正月十二日准尚書省劄子照會已除上件恩命尋具狀申使司伏乞備錄敷奏朝廷辭免去訖見在涪州聽候指揮所有今來齎到告命不敢祗受除已繳申涪州寄納軍資庫謹具狀申宣撫使司伏乞照會謹狀【六年二月十四日】
  第五狀
  右焞先蒙聖恩召赴行在所及准告特授宣教郎崇政殿說書累具辭免奉聖旨不允不得再有陳請焞恭禀聖訓不敢固違詔旨除已力疾就道起發前去及候腰膝稍安日謝恩授告申陳去訖伏念焞自夏涉秋傷暑飲冷臟腑不寧腰膝至今未安拜跪尚自艱難有所告命未敢祗受兼以暑月江水泛漲未平難以舟行起發未得恭承嚴召又以數月夙夜憂懼不惶啟處今於九月十七日安舟起發前去重念焞山野空踈自度不足以副朝廷招延之禮加之流離以來多病少安齒髪既衰精神凋耗兹緣病故起發稽遲雖已就道亦恐觸冒風霜不任寒暑疾????有加筋力寖弱既不堪朝廷職任又不能入奉朝請虚負聖恩隕越無所謹瀝誠懇别具披陳欲望朝廷察焞情實非敢矯飾乞將前降焞告命寢罷施行庶俾衰老餘生安分遂性免迤於前路聽候指揮謹具申宣撫使司乞賜備錄申奏施行【右劄下在十二月二十六日】
  【右五狀並在涪州具申四川宣撫司乞備申朝廷時朝命敦遣甚急川陜官屬日夜敦禮候門不容停止遂不得已辭官黽勉應詔起離】
  第六狀【見紹興七年正月十三日省劄】
  第七狀【見正月二十三日省劄】
  第八狀
  右云云去歲以來累蒙趣召恩禮優渥非所敢當懇辭六七未賜允俞除不敢祗受告命外扶疾遠來既至江州所苦增甚不能前進今奉聖旨令所至州軍以禮敦遣在於愚分尤不遑安伏念焞一芥草茅初無寸長舊學迂闊忘廢殆盡行年七十疾病交攻一日之間半在枕席耳目聾暗步履艱難衆所共知非出矯偽若使稍能支持亦不敢以固陋為辭義當奔走闕下少思補報以稱聖朝招延之意以合古人進退之道豈當固違嚴召自速罪愆力求罷免誠非得已伏望朝廷特賜敷奏收還成命俾得自便訪求醫藥免致重累流離道路實荷國家全活之賜伏候指揮
  第九狀
  和靖處士尹焞右焞今月十九日巳時准尚書省紹興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并七年正月十三日兩次降到劄子指揮催促兼程前來赴行在所契勘自涪州起發日具狀申四川制置大使司乞備申辭免恩命沿路聽候指揮正月二十一日至鄂州緣疾病有加具狀申尚書省二月十九日至江州再具狀申尚書省乞賜敷奏寢罷前降恩命未奉指揮間於今年四月十七日准二月二十五日御前金字牌御封尚書省劄子續准都進奏院逓到四月初四日尚書省劄子催促疾速起發於十八日辰時兩具狀自江州繳申尚書省再乞敷奏今更不敢重疊冒瀆伏望憐察愚誠非敢飾詞上欺朝廷乞檢會前狀早賜指揮施行
  第十狀【並見所下省劄】
  第十一狀
  第十二狀
  第十三狀
  第十四狀【並畧同】
  右焞今月二十五日戌時准御前金字牌降到御封尚書省劄子一道奉聖旨不許辭免催促疾速赴行在所供職者重念焞鄊關陷没全家遇禍失身盜賊之區積憂懷忿潜伏山谷者累年既而間關入蜀萬里一身年埀七十白首無歸人生窮獨何以加此方兹栖栖之餘仰蒙聖君誤採虚名濫膺召命自紹興五年十月内至今年四月凡五被御前金字牌再被尚書省劄子累蒙朝廷指揮令所在州軍以禮敦遣以焞艱虞覊旅之迹分甘委棄於聖時以焞一芥草茅之賤豈當俟駕而後行况今國步尚艱乃臣子効忠之日即兹數事在於分義無一可辭實以既老且病學問無取耳聵足弱聽履艱辛疾病有加日虞委頓决不能支持前者累狀陳懇實出愚誠非敢稍有毫髪懷私擇利故為矯激妄欺朝廷以速罪戾兼焞已於今月十八日兩具狀申江州繳申尚書省乞特賜敷奏許令自便訪求醫藥免致道路委填溝壑佇瞻闕庭日覬俞允伏望早賜施行
  第十五狀
  右焞今月初四日午時准五月二十九日巳時御前金字牌降到御封尚書省劄子奉聖旨依尚書左僕射奏以焞辭免新命未聞就道令江州守臣疾速以禮津遣者伏念焞自父祖而上仕於本朝食祿者八世如焞愚蠢自知不堪世用分甘老死明時亦常濫竊高世之美名畧無片善之稱在國家何負於焞顧焞何補於國家自薦膺召旨以來實以疾病侵凌乞追回成命已十四狀賦性山野言多拙直不識時宜冒犯朝廷日覬罪戾之獲豈謂猶加寛貸尚欲招徕禮益隆厚仰見聖朝求賢待士之至搜揚微陋之誠聞命震驚感恩流涕若尚敢高卧養痾夷倨抗請在朝廷即行誅戮固已晚矣言君臣之分義者固已切齒於焞矣朝廷尚或憐而貸之亦天地之所不容鬼神之所不赦也焞切見方今國步尚艱中原未復進退人才當明緩急今日之務無非繁劇宜先俊傑以濟艱難白首書生動輒迂闊用於平時徒美聽觀施於今日何益事功縱俾犬馬之齒未衰負薪之疾可力其於時事素不通曉况使獨持老病之餘接武英豪之後見聞僻陋冒列經筵又何足以發明旨義啟沃聖聰考古驗今禆贊元化之萬一哉僥倖以進必致人言負罪而去在焞何惜豈不念貽累朝廷取笑四方上辱君相下負師友焞今年埀七十惟事安死於時無補於身何有反求諸已自知甚明詢之於人孰不指目重念焞今疾病憂懼全在牀枕俟罪之餘惴惴待盡前後所陳實出廹切雖在草野敢忘愛君若謂矯飾非焞所學伏望朝廷早回天地之大造曲貸螻蟻之微生許令自便訪求醫藥使終殘喘實荷國恩伏乞特賜敷奏施行伏候指揮
  第十六狀
  右焞五月二十九日准尚書省劄子檢會四月二十一日三省同奉聖旨依已降指揮催促疾速赴行在所供職者契看四月十八日及四月二十七日三具狀申尚書省以焞疾病浸加提携重累乞賜俞允訪求醫藥得以自便至今四十餘日並未蒙朝廷施行切念焞流離道路今已十月自至江州又已三月有餘正此極暑非惟焞一身見在枕席全家老幼盡皆疾病已見失所不免仰於朝廷乞賜憐恤檢會四月十八日及二十七日三狀早賜敷奏放令自便免致道路委填溝壑伏候指揮
  第十七狀
  右焞自紹興五年十月初二日被召命紹興六年二月十三日准川陜宣撫司差官齎降到左宣教郎充崇政殿說書告命一軸及袍履等焞以疾病拜跪艱難有妨拜受即時具狀申繳在涪州軍資庫至今前後十七次具狀申朝廷辭免上件恩命乞歸田里訪醫自便累准朝旨未賜俞允焞以沿路州軍不敢敦廹雖強扶持已至國門緣在路衝冒所患轉加見招醫調治未獲痊愈所有准今月十一日尚書省劄子再降到元給告命委是祗受未得除見别具狀申辭免乞特賜指揮依舊將上件告命等付元寄官司收管仍乞檢會累狀早賜敷奏施行伏候指揮
  第十八狀
  右焞昨者誤蒙召命敦遣出蜀扶病登舟日增惴懼近者入建康府界已及國門竊念焞近日又苦痢疾一夕之間輒十數起見用建康府醫人王琦調治畧未痊安癃老廢疾情實可憐伏望特賜敷奏許之自便以畢餘生伏候指揮
  第十九狀
  右焞昨者誤蒙召命敦遣出蜀盖已歷陳愚陋無補事功加之兩歲之間經涉萬里疾病侵尋屢困道路比復卧病國門至於委頓仰荷聖主親遣中使就加撫勞宣醫診視賜予過儀且令調治殘骸入覲宸扆而焞尫羸之質倍費調攝雖疾病向安而筋骸尚劣大懼久稽君命罪不容誅早夜以思罔知攸措伏念焞前後懇辭及今凡二十狀情實切至不敢誕誣雖聖旨寛假又許入城調治以俟痊安而焞偃仰稽留豈遑安處日月漸久人將謂何又慮踈賤之言未必皆能上徹天聽謹將前後二十狀錄連在前伏望朝廷特賜敷奏收還恩命以恊師言伏候指揮【右通涪州員司申狀共訃二十狀係到闕日繳連具申辭免者至閏十月初八日又被旨除祕書省校書郎兼崇政殿說書所有辭免劄子錄於後除祕書郎恩命亦係三次辭免】
  辭免除祕書郎劄子
  左宣教郎充崇政殿說書尹焞劄子准尚書省劄子奉聖旨除祕書郎兼崇政殿說書聞命震驚罔知所措伏念焞遠自草莱誤蒙收召經帷之命已非所宜方欲陛對之間力陳固陋今復躐處祕書尤為美職恩榮重復實不自安伏望朝廷特賜敷奏收還成命伏候指揮【閏月十一日有旨不允令閣門先次朝見供職】
  第二劄
  新授左宣教郎充崇政殿說書尹焞劄子奏臣猥以非才蒙陛下萬里招聘道路連年疾病屢作懇辭數十天眷日加顧臣何人得此異數今者負薪之疾偶獲少瘳既已入拜冕旒於軒陛之下登對清光於咫尺之間疏遠之臣榮幸極矣伏念焞材質凡陋學問迂踈已及衰殘濟之疾病自度無以開發聖明裨補政治伏乞依臣前件辭免特賜收還崇政殿說書恩命許臣在外自便取進止十月十四日三省同奉聖旨不允
  第三劄
  近准尚書省劄子奉聖旨除焞祕書郎兼崇政殿說書已罄愚衷乞行寢罷奉聖旨不允先次朝見赴講筵供職伏念焞猥以庸虚備數勸講辭不獲命愧懼已深方念誠懇未伸恩寵過厚至於祕省美職尤出非宜兼焞被命以來未有一字之稱旬月之勞僥倖如斯敢復叨冒伏望朝廷特賜敷奏收還新除祕書省祕書郎恩命庶使稍獲自安勉於經筵粗圖報効伏候指揮
  辭免除祕書少監
  准尚書省劄子奉聖旨除祕書少監依前兼崇政殿說書聞命震驚罔知所措伏念焞本草莱之人誤蒙聘召擢受臺郎俾侍經帷眷遇優異不許固辭叨冒累月衰病日甚絲毫無補坐縻廪食焞雖至愚寧不知愧徒以被旨解釋論語未就未敢干告朝廷乞歸田里豈可更貪寵榮躐進美職聖恩雖厚實出無名况東觀令承以待英進豈焞病廢得以冒居伏乞特賜敷奏追回成命以安愚分伏候指揮紹興八年二月二十九日左宣教郎祕書省祕書郎兼崇政殿說書尹焞狀
  第二狀
  今月初二日准尚書省劄子勘會已降指揮除祕書少監奉聖旨不候受告日下先次供職契勘先准尚書省劄子奉聖旨除前件差遣已具狀申尚書省以焞衰病辭免乞賜追寢恩命未蒙指揮伏念焞見以病瘡在假不任步履欲乞檢會前狀事理敷奏乞行寢罷施行伏候指揮
  第三狀
  伏以圖書之府朝廷待天下英才以備任使昨蒙聖恩除祕書郎自以衰老迂愚名實不稱顧視同僚已極慚今復躐處上列非據益深未被俞允不知攸措重念焞草莱寒士本無見聞昨蒙招延俾待勸講既已辭不獲命止欲扶病造朝一見聖主即求退居田里會有旨講解論語又值車駕時廵百司進發所以未敢干瀆朝聽豈謂誤恩復加進擢揣分量才無一可者伏望特賜敷奏收還成命伏候指揮
  第四狀
  近三具狀申瀆朝廷乞寢罷新除祕書少監恩命未蒙矜允切念焞草莱寒士本無所長誤蒙聖主招延置之講席非不知幸加之一生迍邅白首流落初無姓名在人齒牙日者起自布衣得侍聖主清閒之燕豈不知榮幸至此實為過分豈不欲勉勵愚鈍少酬眷禮但焞以才術淺拙學問迂踈疾病侵凌志慮衰耗技止於此無補今時惟有知足安分戒之在得或可以不累師友不辱聖朝少助廉恥之風使天下謂朝廷聘召之人粗知分守亦足以為朝廷美事情實誠慤非敢誕謾拙於言辭未能取信伏望檢會累狀曲賜敷奏追寢新除祕書少監恩命伏候指揮【右劄三月十六日三省同奉聖旨不允不許再有陳請可速就職以副崇重儒學之意】
  第五狀
  近四具狀乞寢罷新除祕書少監恩命者伏念焞雖庸愚粗知忠信處身甚約不敢過求平生里社之間去就取舍未嘗以一語欺人人頗以是信之今年埀七十濫稱儒士豈敢矯情作偽以不忠不信之言欺於君父之前哉實以學問荒唐加之老病昨蒙聘召固已力陳其不堪聖上過聽必欲見其面目促召再三恩禮隆厚臣子之分懼獲譴誅止欲扶病造朝旬日之間即求閒退不謂洊蒙超擢驟冠同列使焞筋骸年齒稍可支持其在素志猶不敢當况是尫羸昏忘舉動艱難少壯之榮反成苦楚唯有退閑自適是為重恩方欲乞身敢復叨據區區之懇始末不渝皆出忱誠了無矯偽伏望朝廷更賜敷奏收還前件祕書少監恩命伏候指揮
  辭免兼史舘日歷狀
  左宣教郎試祕書少監兼崇政殿說書尹焞狀契勘本省長貳依條不與修纂至紹興元年七月内因祕書少監程俱申請特令修纂日歷後來緣重修實錄因而又兼史舘職事切緣焞見係崇政殿說書不惟拙於文筆不通史學兼間日赴經筵進講文字又有專得指揮解說論語未了委是精力有限難以兼營修纂欲望許依舊來條例特免史舘日歷職事伏候指揮四月九日三省同奉聖旨特依


  和靖集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和靖集卷二       宋 尹焞 撰奏劄下
  再乞歸田里劄子
  伏為年齒衰邁疾病侵尋自昨初赴招延已於奏對之日乞候旬月之間即歸田畝近者又常面乞骸骨不蒙允從切緣焞日來疾病益多加之嘔血欲乞特賜敷奏許歸田里伏候指揮
  辭免除職宫觀二狀【見四月二十一日及二十七日二劄内】辭免直徽猷閣職名狀
  右焞【云云】伏念焞雖甚庸愚豈不知遭遇聖世眷戀君恩但以行年七十疾病百出精神筋力勉強不前所以必求閑退保養殘年今不蒙朝廷許致仕而去至於改授職名奉祠闕下使之便閑時奉勸講聖恩隆厚不敢固辭然而延閣寓真實為清選請去而得何異要求焞今更不敢力請自便止乞收還貼職少安愚分伏望朝廷特賜敷奏施行
  辭免賜緋章服狀
  左宣教郎新除直徽猷閣主管萬夀觀兼崇政殿說書尹焞准勅特賜緋魚袋伏念焞自被召除叨榮有愧比緣卧病方請退閑更蒙寵錫身章益隆異數在焞山野之質有所未安伏乞特賜敷奏收還上件恩命伏候指揮
  辭免太常少卿狀【見八年十月二十五日所下】
  第二狀
  准尚書劄子以焞辭免新除太常少卿奉聖旨不允不得再有陳請者伏念焞行年六十九歲昨蒙朝廷察其衰病罷免祕書少監改授前件差遣自後老病交攻甚於前日念惟坐享祿食專以說書為職方聖上日御經筵未敢求去止欲候秋講罷日乞歸田畝今來復蒙除用豈不知榮但以年老久病筋力衰廢實難勉強伏候勅旨
  辭免除禮部侍郎劄子
  臣十一月十九日准尚書省劄子三省同奉聖旨除臣權禮部侍郎張詢除太常少卿並日下供職者臣聞命震驚罔知所措切緣臣近以衝寒冒濕臟腑暴下於十一月十六日在假權將執事交割與以次官主管見今將理未安今來除已遵次指揮日下將太常少卿職事交割與張詢外伏念臣本以庸虛誤膺召用尸素朝列有愧於心嘗以學術迂踈年齒衰邁丐歸田畝未賜允俞豈可更復叨冒寵榮濫厠法從上恩雖厚公議謂何欲望聖慈追還成命以臣見今衰病伏枕乞除一在外宫觀以安愚分伏候勅旨
  第二劄
  伏念臣久侍經幄無補聖朝敢謂誤恩復加陞用眷惟臣學日迂陋老病侵凌雖欲更冒寵榮力雖勉強【云云】再奉德音惟深感懼尚餘愚懇必覬矜憐伏念臣召自草莱擢侍帷幄虛辱禮遇何補聖朝屢丐歸田誠非矯飾繼請致仕實坐衰遲遂蒙處之直祠養其老病上體至意莫獲固辭豈期復被簡除大駭聞聽載惟寵異彌切兢惶念一歲四遷顧恩榮之已極而十日九病則衰遲之可知深負素飡難逃清議且人無既老復壯之理而禮有辭尊居卑之謙揣分度宜無名可受况臣近苦暴下尤覺頓衰致精力之昏疲增聽履之蹇聵既難任事豈合貪榮矧惟宗伯名曹詎容妄受講臣清選奚得久居伏望洞鑒丹衷曲全素履亟投閑散使畢衰殘貪祿忘歸已厚顔於朝路見得思義敢重辱於師門仰覬天聰俯從人欲所有上件恩命欲乞寢罷伏候勅旨
  第三劄
  伏念臣久侍經筵畧無報効坐縻廪食分所不安加之見病伏枕日就困殆欲望聖慈矜憫老病特賜收還成命以安愚分伏候勅旨
  第四劄
  伏念臣學識迂踈豈堪時用加之老疾精力日衰頃緣誤被招延躐陞華要聖恩隆厚不聽固辭然久竊寵榮實增媿懼近拜奉常新命仰體眷意未敢即便求歸田里重念臣未奉上件恩命以前為苦暴下己申臺省在假將理丹藥雜進畧未少安復蒙簡除第深感泣惟從班清峻固非鄙陋得以冒居而衰病沉縈實以筋力難於勉強臣今老病已極日就危殆欲望聖慈曲賜矜念特許收還成命俾遂安養伏候勅旨
  第五劄
  伏念臣行年六十九歲見因暴下氣喘足弱疾勢日增未有安期雖欲勉強必致顛仆臣久荷聖知粗守忠信不敢矯偽妄稱疾病以欺君父欲望聖慈特賜矜憫收還成命俾遂將理
  再乞歸田里劄子
  新除左通直郎權禮部侍郎兼侍講尹焞奏臣伏為任太常卿日以感寒暴下遂申臺省在假將理病中蒙恩命權禮部侍郎兼侍講累具狀辭免未奉俞允忽蒙陛下哀憐就蒙賜告天地生成之恩何以論報臣豈不願力疾一出上副陛下待遇之意然臣今來所病馴致虚極醫藥不效無有安期况臣大病伏枕已二十餘日衰老至此見苦滑泄氣虚喘促足弱筋攣耳聾目眩心識昏耗百病交攻委難勉強欲望聖慈放歸田里以便安養伏候勅旨
  第二劄
  臣伏自十二月十六日第八次具奏辭免前件新除恩命及緣老病乞歸田里至今十日未奉俞旨卧病伏枕展轉呻吟已四十餘日藥石雜進畧無少痊數日以來更加心疼胷痞眊眩繼作自知衰羸未易醫治重念臣一生寒賤晚遇聖明朞月之間致身侍從豈無眷戀少報生成而自未蒙除授以前得疾在告至於憊甚聞命之日感激聖恩雖欲自勵以趨卒難勉強况臣平生所學粗守忠信行年七十何忍欺君欲望陛下念臣實病保臣殘年特降聖旨放歸田里或除一在外宫觀庶幾安養可就痊平臣病軀苦楚日夜延望必覬允從仰惟天地父母之恩少加矜念臣頻有冒瀆天聽甘俟斧钺之誅伏候勅旨
  辭免除徽猷閣待制
  新除左通直郎尹焞臣比因老病前後十上章乞收還新除禮部侍郎兼侍講恩命放歸田里正月初十日准尚書省劄子奉聖旨除臣徽猷閣待制提舉萬夀觀兼侍講者聞命震驚罔知所措伏念臣本緣衰疾不能拜命故敢屢瀆天威力請閑退今復進職西清奉祠行闕尚使荒陋綴直講筵天眷加隆感深涕霣而臣懇誠殫盡辭說已窮未能感動淵衷曲賜孚允豈得辭勞就逸求去復遷上欺朝廷以要榮寵其於義分益所未安况臣衰病日加畧無痊愈欲求追罷成命檢會累奏放歸田畝伏候勅旨
  第二劄
  伏念臣年老卧病非敢詐罔前後所陳辭窮理盡忱誠雖竭天意未孚且臣起自草莽驟躐禁塗得君遇時千古罕見豈不知君命之嚴事上之義在於臣子只合遵承安敢抗拒恩命辭避榮寵實緣疾病沉痼决難勉強凡在朝列皆所見聞欲望【云云】
  第三劄
  臣聞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義迺君臣之大倫報施之道也臣獲侍燕閒一歲之久五遷名秩率皆清華則陛下所以使臣可謂盡禮矣臣敢不盡事君之義圖報陛下乎臣自辭免禮部侍郎恩命章疏十上條例懇請悃愊殫盡未奉俞允臣草芥微賤固無足道而朝廷名器之重豈宜輕以假人深慮辭之不至誠之未格不避再三之瀆重陳當去之義仰干天聽惟陛下赦其愚使畢其說以全事君之義不勝幸甚臣自造闕廷職在勸講而本無學術蔑有發明期月之間病告相繼坐叨厚禮無補聖聰先聖有言陳力就列不能者止此臣義當去者一也臣起自草莱誤應召用守道之語形於訓詞而臣貪戀寵榮遂係素守使朝廷非常不次之舉獲懷利苟得之人非特上累聖知將復貽辱師友此臣義當去者二也臣每念誤受寵知蔑聞補報比嘗不量分守輒及國事識見迂愚已驗於今跡其庸愚豈堪時用此臣義當去者三也臣昨拜命奉常曾未踰月方移病告遽擢春官卧病至今未嘗供職以病丐去更獲超遷有何功實得以祗受此臣義當去者四也臣聞國朝典故揆之禮經年七十皆當致仕今臣年齒已及加之衰病伏枕累月實難支持血氣既衰所戒在得先聖遺訓其理甚微此臣義當去者五也臣聞聖君有從欲之仁匹夫有莫奪之志今臣有五可去之義無一可留之理仰惟陛下眷知之深洞照情實曲推上聖之仁俯成匹夫之志特賜檢會累奏放歸田畝伏候勅旨
  授内宫觀再乞歸劄子
  臣近緣第三次辭免新除左通直郎充徽猷閣待制提舉萬夀觀兼侍講恩命【云云】伏念臣前所陳述乃事君之大義人臣之常分盡出誠實非事矯偽欲望聖慈檢會臣累奏特許臣退歸田里俾養衰病以盡殘年伏候勅旨【二月八日奉聖旨依舊徽猷閣待制差提舉江州太平觀任便居止】
  乞辭免謝劄子
  左通直郎充徽猷閣待制提舉太平觀尹焞奏臣近緣疾病羸困乞歸田里聖恩寛大許令自便准勑提舉江州太平觀一介書生何以仰朝廷成就憐憫之意切念卧病之久筋力疲乏步履拜跪不能勉強無緣出赴謝辭欲望特賜敷奏放免辭謝庶使羸軀不至殞越取進止
  辭免除次對職名劄子
  臣已於今月十五日扶病出門前去平江府以來就醫居住伏念臣昨蒙陛下召從田野置在經筵雖曾蒙除禮部侍郎緣為卧病在告元不曾供職今來仰荷聖恩許從自便但以次對之職難以冒受欲望【云云】
  乞致仕劄子
  伏念臣本以庸愚老於田野頃值聖明遠加聘召牢辭弗獲誤被寵光起侍經帷遂躋禁從畧無微效之可錄實以多病而得休今者犬馬之年已登七十形神衰瘁疾病侵凌報國無時拊躬知愧安可尚叨廪稍坐食祠庭揣分據經亟當請老欲望聖旨許臣依條致仕伏候勅旨
  遺表【上表為永辭軒陛事】
  臣焞言焞聞有生必死乃事理之固然原始要終亦臣心所深諭獨有終身之恨曾微報國【一作主】之功將死有陳其言或善臣焞中謝伏念臣幼則孤蹇長而賤貧道不合時志惟師古幸有淵源之自竊窺聖哲之心顧得志之莫期則終身而獨善絶清時結綬之志有後進舞雩之遊不意埀老之年乃遇中興之主伸靖康招聘之意易和靖安退之名起從遐徼覊旅之中置之勸講侍從之列來崎嶇者萬里奉清燕者踰年感得時之若斯實有幡然之志悵事君之已晚莫勝薾爾之軀終卧病而乞歸尋引年而告老始終被遇自謂莫倫死生之間夫復何憾伏望皇帝陛下益隆聖學廣被名賢惟祖宗為陛下之規惟方策為陛下之鑑洪惟我宋度越前朝惟子惟孫有典有則而况天方悔禍民獲小康益勤宵旰之憂必復國家之始永辭聖世莫罄愚衷臣無任瞻天仰聖結戀於悒之至謹奉遺表以聞臣誠惶誠懼頓首頓首謹言紹興十二年十一月日奉議郎充徽猷閣待制致仕臣尹焞

  和靖集卷二
  欽定四庫全書
  和靖集卷三       宋 尹焞 撰詩
  亡姑墓銘詩
  嗟夫人之生兮一氣凝乎混茫變而之死兮去不知其何鄊唯懿德之在人兮愈久而不忘歸安此室兮其千萬年無壞傷
  過种明逸故居題絶句
  少年亡意學經綸老矣空餘此一身面似髑髏頭似雪却來巖谷繼前塵
  自秦入蜀道中絶句三首
  綠隂深處竹籬遮也有紅花映白花却憶故鄊卿相第不及張三李四家
  曉來雨過槐隂潤午霽風揺麥浪寒自愧此身徒擾擾未知何處可偷安
  南枝北枝春事休啼鶯乳燕也含愁朝來回首頻惆悵身過秦川最盡頭
  避賊至商山絶句
  西來幾被雪霜埋鴻雁嗷嗷莫強猜今朝始踏商山路高視浮雲任去來
  雜文
  進論語狀
  孔子以來道學屢絶言語文字去本益賖是以先聖遺書雖以講誦而傳或以解說而陋况其所論所趨不無差謬豈惟無益害有甚焉脫使窮其根本謹其辭說苟不踐行等為虛語此先聖所以重講解甚言辭也况如臣者材質甚愚修為無取施之於已未見其功資以事君亦將何有其於聖賢言行何足以窺測奥妙發明指歸強顔為之第塞詔旨臣無任慚羞恐懼之至
  論語解序
  臣自布衣入侍經筵被旨解論語以進臣職備勸講不敢以寡陋辭竊惟是書迺集記孔子嘉言善行苟能即其問答如此親炙於聖人之門然默識心受而躬行之則可謂善學矣後之解其文義者數十百家俾臣復措說其下亦不過稱贊而已恭惟陛下聖學高明出乎天縱如舜好問如湯日新舉賢而遠不仁修已以安百姓固以合符乎夫子之道施之於事業矣復何有待於臣之說然而學貴於力行不貴空言若欲意義新奇文辭華贍則非臣所知也姑摭所聞以稱明詔臣謹上
  題論語解後
  焞紹興七年十一月被召到闕賜對押赴經筵承續講說論語衛靈公之末一章次日有旨給筆札解論語以進念以說書為職不敢以固陋辭方以病困殆蒙賜寛假病安日解進明年二月駕還錢塘焞以病從百司先行三月病少愈力疾日赴經筵是月十三日詔促成書以進時手顫目昏心思荒錯深懼稽命之久遂勉強為之姑塞上命四月二十一日進至而學者祁寛呂稽中堅中在焉書成皆三子之助也九年春復病丐歸蒙恩授以閑祿聽其自便遂寓居平江府虎丘寺之西菴寛從余居上方暇日見此秩云當時潜錄欲終身誦之甚矣其嗜學也相從既久若是書也講亦熟矣豈不知此一時應詔而成皆前人成說雖有一二臆見坐以老病拙訥心之精微詞不能達今取觀之徒有愧汗先聖不云乎吾無行不與二三子者是丘也焞於諸公亦然何用此為寛復請藏之因識始末併戒其勿以示人幸諒區區之意冬至後一日書於三畏齋
  書易傳後序
  焞至閬中求易傳得上十卦於呂稽中實余門生也後至武信壻邢純多方求獲全本以所收紙借筆吏成其書為生日之禮殆與世俗相祝者異矣敬而受之乃言曰誓畢此生當竭吾才不負吾夫子傳道之意壬子七月二十五日門人尹焞書
  師說序
  焞年二十始登先生之門被教誘諄諄垂二十年昔得朱公掞所編雜說呈先生此書可觀否先生留半月一日請曰前日所呈雜說如何先生曰某在何必觀此若不得某心只是記得他意豈不有差經兵火來蜀中得數本竊觀之其間或詳或畧因所問而答之盖學者所見有淺深故所記有工拙未能無失不敢改易焞雖未盡識其意以所見無疑者輒成此書目為師說覽者各自得焉不能詳告也紹興六年四月二十一日門人尹焞記
  跋西銘
  横渠先生作此銘或疑同於墨氏之兼愛寓書以問伊川先生答曰西銘之為書推理以存義擴前聖所未發與孟子性善養氣之論同功【二者亦前聖所未發】豈墨氏之比哉西銘明理一而分殊墨子則二本而無分【老幼及人理一也愛無差等二本也】分殊之蔽私勝而失仁無分之罪兼愛而無義分立而推理一以止私勝之流仁之方也無别而迷兼愛至於無父之極義之賊也子比而同之過矣且謂言體而不及用彼欲推而行之本為用也反為不及不亦異乎
  題伊川先生語錄
  焞登先生之門後五年見劉唐詢通直出示朱公掞給事所編先生雜說焞欣然受之錄呈曰此書可觀否先生留半月復請曰所留雜說何如先生曰某在何必看此書若不得某之心只是記得他意豈不有差焞後更不敢復讀兵火之餘偶至蜀中見人人成編盖所見有淺深故所記有工拙細觀之則失其意者不暇一一言也焞侍坐先生誨之曰夫子没而微言絶七十子死而大義乖信然今日道學絶講親炙者無幾則迷妄失真亦固多矣可不哀哉【如世傳史評之類皆非先生所著】寓九江夏庭列惠然見訪語此道輒書以誌之紹興七年四月二十八日門人河南尹焞書
  題伊川先生像
  焞至蜀累年見伊川先生盡像數本最得其真然則望之儼然即之也温殆非畫工所能傳也學生祁寛好學守道欲刋諸石以傳久遠其志益可佳矣門人河南尹焞題
  題蜀本周易後
  易之道如日星但患於理未精失於機會則暗於理者也聖人復生恐不易我之言
  書伊川先生修禊序帖
  陳公廙予之舅氏也元豐戊午卜居於洛後一年為此會少年常至其處時先生在會中有此文黄循聖以此佳紙見示遂為之書紹興九年十月七日平江虎丘西菴三畏齋洛陽尹焞書
  題温公莊子節帖
  焞少年居鄉里文正温公來謁叔父諱材得侍立左右今觀其書用筆端正揚子雲云書心畫也寧不信然紹興十二年暮春晦月河南尹焞謹題
  跋馮聖先墓誌
  余友聖先每至洛見先生多同處以講此道也焞貧居杜門未嘗一到汝晦其子忠恕好學樂道丙午秋九月焞被召赴闕忠恕相訪不暇欵語兵火之餘奔竄來涪陵再獲與其子會聚遂錄此銘見遺時紹興四年十二月望日偶書此以誌歲月云
  又
  東臯處士馮聖先余同門之友也汝洛相去甚遠聖先至必同處講學忘鑚仰之勞不幸早世莫見施設澗上文人陳叔易以文辭翰墨為一時之妙述君懿行深有餘意焞之言不足為重輕其子忠恕欲題其末以信來世謹書此用慰孝心非敢為助也紹興六年秋八月十有八日洛陽尹焞題前所題藏之於其家後所題以授忠恕
  跋馮聖先詩集語
  焞昔年洛中與聖先相會遂出示佳篇兵火之餘至涪陵與其子忠恕相會遂得遍觀亦可見其志之所存也感歎之餘以識歲月紹興六年重陽日千福院三畏齋洛陽尹焞謹題
  告伊川先生祠文
  維紹興六年歲次丙辰九月丙寅朔二十有五日庚寅門人和靖處士尹焞詣伊川先生侍講祠而告曰焞甲寅孟秋始居涪陵乙卯孟冬誤辱召命繼下除書實嗣講事人微望輕敢紹前躅辭不獲命勉赴行朝有補於世則未也不辱師門則有之今兹啟行惟先生有以鑒之謹告
  書
  遺書
  右焞啟其生也榮辱在大夫之後得正而斃庶乎君子之歸敢陳將死之言以告終天之别伏念焞曩由覊旅經涉亂離竊希先哲之風不改陋巷之樂晚而有遇遽陪侍橐之聨病不能朝獲遂賜骸之請念始終進退之禮繄生成坱圠之恩無復更生遂為永訣伏望平章僕射相公佐佑王室康濟斯民力扶上聖之君亟致中興之業瞻依曷既涕泗無從謹奉遺書布叙伏惟鑒察不宣
  答王信伯
  焞頓首啟前月特蒙寵顧以病軀不得欵奉教益為恨繼辱賜書併錄示定夫所撰其叔父墓銘顯道書先生易傳後捧領披讀感愧之心有不勝言專使至承惠翰荷眷予不忘甚幸甚幸焞即此遠依庥庇諸事粗遣腰痛亦減七八不煩過慮曾憲來寓虎邱日獲相見或云可居旬日車馬聞欲來此遂得欵聽益論未間尚冀為斯文自重懇切懇切便還專奉啟起居兼謝下情不周焞頓首再拜
  錄示易傳差誤且據焞所收本寫呈乞檢至更望訂其是非他俟面議焞再拜
  焞頓首啟向寓虎丘時蒙寵顧極荷眷予之勤去秋過高隱辱舘待至厚拜别之久日益瞻仰遠承惠問獲聞動静感慰兼集即日大暑伏惟尊體萬福焞去年冬末來會稽凡事安集不敢有煩遠念末由拜會惟乞為斯文倍加保重以副願望真切謹專附手啟上問不周焞頓首再拜【六月二十四日謹空】
  焞再啟自至會稽以退閑不修講人事不遇便人故久不得上問必能深察向承教論語二事今已改正或更有未安處有的便無惜貶諭朋友切磨之道廢而不講正賴吾信伯也萬萬留念顒望顒望貴眷各叶吉慶時暑以保愛為祝小姪墺已受恩今年三月得岳祠亦薄有祿廪僥倖僥倖亦恐知之焞再拜
  答祁居之
  焞前年冬末相别兩見改歲衰老日甚幸未昏憒亦不敢虛度時日十二月末到會稽初至稍困人事今即遂安居經夏别無所苦不煩遠念半月前有人傳言在餘杭幹事方怪咫尺無一字見及忽收專問獲聞動静欣慰可知示諭附來書未嘗得一何也今後非的便不可附書彼此無益故此中未嘗附書者盖以此也川中諸公未嘗通問馮貫道四月間專遣人至猶題黔州通判衘位向在桐廬見除梁山軍未嘗來行朝傳之者妄也伯世何故尚留枝江缺在何時仲志在廬山有所授未景實來别其兄德元往來過此相聚甚欵不講人事終日相從德元在四明時通書敦智間相見此亦有一二學者相見不保其往恐知之李習之復性書三篇舊亦常讀偶記韓退之與孟簡書云籍湜輩雖屢指教不知果能不叛去否習之亦韓門生也却晩從釋氏無足怪者古人尚如此况今日時去時來果求何事果見何理而望終始不移大難大難居仁時得書見勉倡此道然老拙之職似當然其如力薄何此道如青天白日誰不見之昧者汩以利欲一出一入望知其至多見其無益也吾子勉旃相會未期暑氣尚炎萬萬倍加保重令弟必且在左右不敢致問秉筆揮汗信筆作此言無次叙一讀焚之可也六月二十五日焞書啟上
  答謝用休書
  焞頓首拜啟向在行朝遠辱惠問尋亦拜答以致謝懇未審得達聽覽否忽忽三年不獲嗣音想無便而然也季夏極暑伏惟燕居多暇尊候萬福焞已未仲春得請宫祠來居姑蘇虎丘山寺人事廢絶雖欲上狀無從可致未知高明能亮詧否年老多病去歲乞致仕蒙恩允許今春初隨壻氏邢純來寓會稽偶虞教授仲琳時見過志學之士也赴仙鄉新任遂專附手啟上問伏幸照察不周焞頓首再拜用休先輩友兄閣下【六月二十六日謹空】焞蒙錄示先生雜說至感至感易傳必有此書先生自為無一字可疑向亦嘗與虞君言之矣向在川中見印行先生文字焞有數百字以辯之未暇錄呈思叔祭先生文已收得久矣當時同祭者范棫孟厚焞四人亦恐要知焞再拜
  焞再拜啟焞處此之樂否虞皆悉之不果縷陳向得請退閑甚欲得謀居仙鄉以力薄不能遂適去年夏偶壻氏除此中差遣去彼不遠仍是一路此心終欲一到左右又未知何如人事未易前期也向同來洛中諸兄誰且安處鄊里者後來俊秀繼此學者為誰因有的便切望示諭在洛中時曾有收得先生文字或當時答學者之問者否老兄不憚煩為寄及幸甚幸甚貴聚萬福令嗣幾人相别久矣南北遼遠皆不知聞並乞批諭專托虞公尋訪高隱未得詳悉併冀照亮
  焞再拜啟得虞教授書知吾友作學錄甚慰鄙懷今虞君作教官吾友為錄使鄉校知此道者衆何難之不易也虞君鄊論甚美於此道信之極篤每相見多言及此但恨未能盡所欲言見而知之與聞而知之氣味未可據道在吾友尤宜勉不妄不妄焞再拜上

  和靖集卷三
  欽定四庫全書
  和靖集卷四       宋 尹焞 撰壁帖
  聖學
  聖可學乎曰可曰有要乎曰有請問焉曰一為要一者無欲也無欲則静虚動直静虛則明明則通動直則公公則溥明通公溥庶矣乎焞謹書
  曾子曰以能問於不能以多問於寡有若無實若虛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嘗從事於斯矣
  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
  公都子問曰鈞是人也或為大人或為小人何也孟子曰從其大體為大人從其小體為小人曰鈞是人也或從其大體或從其小體何也曰耳目之官不思而蔽於物物交物則引之而已矣心之官則思思則得之不思則不得也此天之所與我者先立乎其大者則其小者弗能奪也此為大人而已矣
  孟子曰居下位而不獲於上民不可得而治也獲於上有道不信於友弗獲於上矣信於友有道事親弗悅弗信於友矣悅親有道反身不誠不悅於親矣誠身有道不明乎善不誠其身矣是故誠者天之道也思誠者人之道也至誠而不動者未之有也不誠未有能動者也學者捨禮義則飽食終日無所猷為與下民一致所事不踰衣食之間燕遊之樂耳
  君子之道成身成性以為功者也未至於聖皆行而未成之地爾
  益物必誠如天之生物日進日息自益必誠如川之方至日增日得施之妄學之不勤欲自益且益人難矣哉易曰益長裕而不設【設謂虛設】信夫銘諸牖以自訟紹興八年正月二十二日焞謹書
  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已所不欲勿施於人
  可願可欲雖聖人之知不越盡其才以勉焉而已故君子之道四雖孔子自謂未能博施濟衆修已安百姓堯舜病諸是知人有願有欲不能窮其願欲
  子貢曰君子亦有惡乎子曰有惡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流而訕上者惡勇而無禮者惡果敢而窒者曰賜也亦有惡乎惡徼以為知者惡不孫以為勇者惡訐以為直者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順吉逆凶天之命也】畏大人【與天地合其德】畏聖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聖人之言
  子曰可與言而不與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子曰其言之不怍則為之也難【内有其實則言之不慚】
  樊遲問仁子曰居處恭執事敬與人忠雖之夷狄不可棄也
  子貢問友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則止毋自辱焉耳目口鼻四肢之欲性也然有分焉不可謂我須要得是命也仁義禮智天道在人賦分有厚薄是命也然有性焉可以學故不謂性
  君子素其位而行不願乎其外素富貴行乎富貴素貧賤行乎貧賤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難行乎患難君子無入而不自得焉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已而不求於人則無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險以徼幸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諸正鵠反求諸其身
  君子之遇事無巨細一於敬而已簡細故以自崇非敬也飾私智以為意非敬也要之無敢慢而已樊遲問仁子曰居處恭執事敬與人忠雖之夷狄不可棄也然則執事敬固為仁之端推是心而成之則篤恭而天下平矣
  寥寥天氣已高秋更倚凌虛百尺樓世上利名羣蠛蠓古來興廢幾浮漚退安陋巷顔淵樂不見長安李白愁兩事到頭須有得我心處處自優遊
  閑來無事不從容睡覺東牕日已紅萬物静觀皆自得四時佳興與人同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風雲變態中富貴不淫貧賤樂男兒到此是豪雄【右秋日偶成】紹興十年十月初七日天氣清明因筆書此時居桐廬縣廨西西齋
  能言未是難行得始為難須是真男子方能無厚顔曉日都門䬃斾旌晚風鐃吹入三城知公再為蒼生起不是尋常刺史行
  春秋正王道明大法也孔子為後世王者而修也亂臣賊子誅死者於前所以懼生者於後也宜乎萬世無窮王祀孔子報德報功之無盡焉
  道德高厚教化無窮實與天地参而四時同者其惟孔子乎
  顔子一簞食一瓢飲居陋巷人不堪其憂而不改其樂夫富貴人之所愛者也顔子不愛不求而樂乎貧者獨何心哉天地間有至貴至愛可求而異乎彼者見其大而忘小焉耳得其大則心泰心泰則無不足則貴富賤貧處之一也處之一則能化而齊故顔子亞聖
  畏天命則可以不失付畀畏大人如此尊嚴而亦自可畏畏聖人之言則可以進德三者學者之宜慎予其思之
  窮不能卷達不能舒謂之知道不亦難乎【右窮達吟】
  中庸曰大哉聖人之道洋洋乎發育萬物峻極于天優優大哉禮儀三百威儀三千待其人而後行故曰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皆是一貫
  萬物之生意最可觀此元者善之長也茂叔牕前草不鋤去云與自家意思一般觀天地生物氣象静坐獨處不難居廣居應天下為難
  民之秉彛也故好是懿德萬物皆有理順之則易逆之則難各循其理何勞於已哉人心莫不有知惟蔽於人欲則亡也天理皆實理也人而信者為難
  子曰治亂運也有乘之者有革之者窮達時也有行之者有遇之者吉凶命也有作之者有偶之者一往一來各


国学迷 三國志旁證(十四) 晉書校勘記(一) 晉書校勘記(二) 晉書斠注(一) 晉書斠注(二) 晉書斠注(三) 晉書斠注(四) 晉書斠注(五) 晉書斠注(六) 晉書斠注(七) 晉書斠注(八) 晉書斠注(九) 晉書斠注(十) 晉書斠注(十一) 晉書斠注(十二) 晉書斠注(十三) 晉書斠注(十四) 晉書斠注(十五) 晉書斠注(十六) 晉書斠注(十七) 晉書斠注(十八) 晉書斠注(十九) 晉書斠注(二十) 晉書斠注(二十一) 晉書斠注(二十二) 晉書斠注(二十三) 晉書斠注(二十四) 晉書斠注(二十五) 晉書斠注(二十六) 晉書斠注(二十七) 晉書斠注(二十八) 晉書斠注(二十九) 晉書斠注(三十) 晉書斠注(三十一) 晉書斠注(三十二) 晉書斠注(三十三) 晉書斠注(三十四) 晉書斠注(三十五) 晉書斠注(三十六) 晉書斠注(三十七) 晉書斠注(三十八) 晉書斠注(三十九) 晉書斠注(四十) 晉書斠注(四十一) 晉書斠注(四十二) 晉書斠注(四十三) 晉書斠注(四十四) 晉書斠注(四十五) 晉書斠注(四十六) 晉書斠注(四十七) 晉書斠注(四十八) 晉書斠注(四十九) 晉書斠注(五十) 晉書斠注(五十一) 晉書斠注(五十二) 晉書斠注(五十三) 晉書斠注(五十四) 晉書斠注(五十五) 晉書斠注(五十六) 晉書斠注(五十七) 一草亭目科全书一卷 明 邓苑 云仙散录一卷 唐 冯贽 燕魏杂记一卷 宋 吕颐浩 叩舷凭轼录一卷 明 姜南 交行摘稿一卷 明 徐孚远 贞蕤稿略文一卷 诗一卷 朝鲜 朴齐家 拜经楼诗话四卷 清 吴骞 正易心法一卷 宋 陈抟 受并消息 学校问一卷 清 毛奇龄 郊社〓〓问一卷 清 毛奇龄 小国春秋一卷 清 焦袁熹 小儿语一卷 明 吕得胜 续小儿语一卷 明 吕坤 捕蝗考一卷 清 陈芳生 滇南新语一卷 清 张泓 松江衢歌一卷 清 陈金浩 淞南乐府一卷 清 杨光辅 远镜说一卷 明西洋 汤若望 滇南忆旧录一卷 清 张泓 纪听松庵竹炉始末一卷 清 邹炳泰 杂咏百二十首二卷 唐 李峤 月山诗集四卷 清 恒仁 月山诗话一卷 清 恒仁 镰山草堂诗合钞二卷 明 王光承 明 王烈 四绘轩诗钞一卷 清 徐振 杜诗双声叠韵谱括略八卷 清 周春 尚书蔡注考误一卷 (一名尚书砭蔡编) 明 袁仁 〓〓答问一卷 清 胡培〓 左氏释二卷 明 冯时可 乐县考二卷 清 江藩 经义知新记一卷 清 汪中 汉西京博士考二卷 清 胡秉虔 征南录一卷 宋 滕元发 保越录一卷 元 徐勉之 江表志三卷 宋 郑文宝 三楚新录三卷 宋 周羽〓 河源纪略承修稿六卷 清 吴省兰 南岳小录一卷 唐 李冲昭 泰山道里记一卷 清 聂〓 治蛊新方一卷 清 路顺德 清 缪福照 重订 方圆阐幽一卷 清 李善兰 弧矢启秘二卷 清 李善兰 祛疑说四卷 宋 储泳 清 朱清荣 重订 高东溪集六卷 附录一卷 宋 高登 选注规李一卷 清 徐攀凤 选学纠何一卷 清 徐攀凤 艇斋诗话一卷 宋 曾季狸 卦本图考一卷 清 胡秉虔 杲溪诗经补注二卷 清 戴震 深衣考误一卷 清 江永 春秋春王正月考一卷 辨疑一卷 明 张以宁 魏氏补证六卷 清 万光泰 河州景忠录一卷 附记二卷 清 胡秉虔 江上孤忠录一卷 清 黄明曦 清 黄怀孝 重订 清 龚丙吉 重订 元故宫遗录一卷 明 萧洵 楚南小纪一卷 清 吴省兰 楚〓志略一卷 清 吴省兰 中衢一勺三卷 附录四卷 清 包世臣 钱币考二卷 清 阙名 伤寒论翼二卷 清 柯琴 书法雅言一卷 明 项穆 庚子销夏记校文一卷 清 何焯 辨言一卷 宋 员兴宗 青岩丛录一卷 明 王〓 五代宫词一卷 清 吴省兰 清 范重〓 注 十国宫词一卷 清 吴省兰 静安八咏集一卷 元 释寿宁 辑 词旨一卷 元 陆行直 周易新讲义 十卷 泰轩易传 六卷 (周易经传) 周易经疑 三卷 尚书要义残 三卷 昌武段氏诗义指南 一卷 诗传注疏 三卷 诗说 十二卷 新编诗义集说 四卷 礼记要义 三十三卷 五服图解 一卷 左氏摘奇 十二卷 春秋 二十二卷 九经疑难 四卷 读论语丛说 三卷 读中庸丛说 二卷 新编四书待问 二十二卷 大学章句笺义 一卷 或问笺义一卷 注疏纂要一卷 中庸章句笺义一卷 或问笺义一卷 注疏纂要一卷 论语集注笺义三卷 孟子集注笺义三卷 (四书笺义) 大学论语孟子笺义纪遗一卷 乐书要录残 三卷 尔雅新义 二十卷 隶韵 十卷 集篆古文韵海 五卷 续古篆韵 六卷 续复古编 四卷 增广钟鼎篆韵 七卷 资治通鉴释文 三十卷 编年通载残 四卷 增入名儒讲义皇宋中兴圣政 六十四卷 分类事目一卷 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 一百五十卷 通纪 十五卷 (通历) 皇元征缅录 一卷 注陆宣公奏议 十五卷 贤良进卷 四卷 汉丞相诸葛忠武侯传 一卷 运使复斋郭公言行录 一卷 编类运使复斋郭公敏行录 不分卷 九国志 十二卷 云闲志 三卷 续入一卷 嘉定镇江志 二十二卷 首一卷 玉峰志 三卷 附续志一卷 临安志残 六卷 (淳佑临安志) 至顺镇江志 二十一卷 首一卷 重修琴川志 十五卷 昆山郡志 六卷 南岳总胜集 三卷 长春真人游记 二卷 附录一卷 游志续编 二卷 莆阳比事 七卷 汉官仪 三卷 为政善报事类 十卷 律 十二卷 律音义一卷 招捕总录 一卷 太常因革礼 一百卷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