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浩然斋雅谈 宋 周密

浩然斋雅谈 宋 周密
浩然斋雅谈 宋 周密

《四庫全書 浩然齋雅談》  (宋)周密 撰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九
  浩然齋雅談
  詩文評類
  提要
  臣等謹案浩然齋雅談宋周密撰密所著書凡數種其癸辛雜識新識後識續識齊東野語皆記宋末之事雲煙過眼録皆記書畫古器今竝有刋版其澄懷録續録則採輯清談志雅堂雜鈔則博徵瑣事今惟鈔本僅存千頃堂書目載密所著尚有浩然齋視聽鈔浩然齋意鈔及此書而皆無卷數藏弆之家亦竝無傳本惟此書散見永樂大典中其書體類說部而所載實皆詩文評今搜輯排纂以攷證經史評論文章者為上卷以詩話為中卷以詞話為下卷各以類從尚裒然成帙密本南宋遺老多識舊人舊事故其所記佚篇賸闋什九為他書所不載朱彛尊編詞綜厲鶚編宋詩紀事又與符曾等七人編南宋雜事詩皆博採羣書號為繁富而是書所載故實亦皆未嘗引據則希覯可知矣其中攷證經義如解詩巧笑倩兮疑口輔當為笑靨而不知類篇面部已有此文解易井谷射鮒以鮒為鯽不知說文鯽字本訓烏鰂後世乃借以名鮒羅願爾雅翼辨之巳明如斯之類於訓詁皆未免稍疎然密本詞人攷證乃其旁涉不足為譏若其品騭詩詞則固具有深識非如阮閱諸人漫然蒐輯不擇精觕者也宋人詩話傳者如林大抵陳陳相因輾轉援引是書頗具鑒裁而沈晦有年佚而復出足以新藝苑之耳目是固宜亟廣其傳者矣
  乾隆四十六年三月恭校上
  總纂官 (臣)紀昀 (臣)陸錫熊 (臣)孫士毅
  總校官 (臣)陸費墀
  ●浩然齋雅談目録
  卷上
  六十七條
  卷中
  一百四條
  卷下
  二十六條
  浩然齋雅談目録
  ●欽定四庫全書
  浩然齋雅談卷上
  (宋)周密 撰
  井九二谷射鮒或以為蝦或以為蟇或以為蛙或以為蝸攷之韻書鮒扶句切鰿魚也然鰿鯽■〈魚脊〉三字並同子亦切注云鮒也蓋今鯽魚耳莊子涸鮒注亦以為鯽魚然今世有魚如鱨四鬛巨口善食水蟲故人家井内多畜之俗呼為鱏得非井卦所指者乎
  詩先集維霰補注云霰稷雪也或謂之米雪謂其粒若米然稷雪米雪字甚奇
  碩人之詩曰巧笑倩兮注曰好口輔也大招述婦人之美亦有靨輔奇牙之語可謂善於形容後人雖極言女色之美無所不至乃獨不及於口輔何耶輔豈俗所謂笑靨者乎
  蹇修以為理朱元晦云謂為媒者以通詞理也下文理弱而媒拙則云恐道理弱似與前說異按九章令薜荔以為理兮憚舉趾而緣木因芙蓉以為媒兮憚褰裳而濡足亦以媒理對言左傳行理之命無月不至注行理行使也復奚疑
  真文忠初字景元樓攻媿語以明元無義遂易為希元然俞清老嘗名軒曰景陶山谷曰景陶名未佳詩云景行景明也魏晉間人所謂景莊景儉等自有一人誤用遂以相承謬耳按詩景行注云景明也其義以明行行止謂有明行則行之初無企慕之義然孝經序亦用景行先哲而近世洪文敏兄弟皆以景為字何耶顧第弗深攷耳
  前輩闢浮圖修崇之說甚衆獨南豐之說最為簡明彌陀閣記有云無為之義晦而心法勝積善積惡之誡泯而因緣作至於虞祔練祥春秋祭祀之儀不競則七日三年地獄劫化之辯亦隨而進又答黄漢傑書云民之耳目鼻口心知百體皆有所主其於異端何暇及哉後之儒者無以導民之耳目鼻口心知百體皆無所主將舍浮圖何適哉又云如使周禮尚行朝夕朔月半薦新啓柩祖遣有奠虞卒哭祔小祥大祥禫有祭日月時歲皆有禮以行之哀情有所洩則必不暇曰七日曰百日曰周年曰三年齋也然歐公本論亦有此意云佛所以為吾患者乘其廢闕之時而來此其受患之本也補其闕修其廢使王政明而禮義充則雖有佛無所施於民矣
  昔人有言韓退之送李愿歸盤谷序所述官爵侍御賓客之盛皆不過數語至於說聲色之奉則累數十言或以譏之余謂豈特退之為然如宋玉招魂其言高堂邃宇翠翹珠被畋獵飲食之類亦不過數語至於蘭膏明燭華容備二八侍宿射遞代九侯淑女多迅衆盛鬋不同制實滿宫容態好比順彌代弱顔固植謇其有意姱容修態絙洞房蛾眉曼睩目騰光靡顔膩理遺視矊又曰美人旣醉朱顔酡娭光眇視目曾波被文服纖麗而不奇長髪曼鬋豔陸離二八齊容起鄭舞以至吳歈蔡謳士女雜坐亂而不分又大招亦云朱脣皓齒嫭以姱比德好閒習以都豐肉微骨調以娯嫮目宜笑蛾眉曼容則秀雅稺朱顔姱脩滂浩麗以佳會頰倚耳曲眉規滂心綽態姣麗施小腰秀頸若鮮卑昜中和心以動作粉白黛黑施芳澤青色直眉美目媔靨輔奇牙宜笑嘕豐肉微骨體便娟皆長言摹寫極女色燕昵之盛是知聲色之移人古今皆然戲書為退之解嘲【案此條永樂大典原本曼睩之睩誤作録豔陸下衍麗字今據楚辭校正其引招魂節去些字引大招節去只字悉仍之】
  涪翁云章子厚嘗言楚辭蓋有所祖述初不謂然子厚曰九歌蓋取諸國風九章蓋取諸二雅離騷蓋取諸頌攷之信然
  日與月合則長明性與命合則長生又日在天曰明明者日月之横合在世為易易者日月之從合在人為丹丹者日月之中合此海瓊語也
  孫景茂云太公八十遇文王今世皆以此藉口九辯乃云太公九十乃顯榮兮而東方曼倩則云太公體行仁義七十有二乃用於文武馬永卿嘗疑焉然香山詩乃云釣人不釣魚七十得文王不知又出何書也
  蘇仲虎侍郎藏東坡所書富文忠神道碑真跡前後諸名人題跋極多獨周文忠為之壓卷云富文忠之使遼所謂肅肅王命仲山甫將之蘇文忠之翰墨所謂吉甫作誦穆如清風也大雅烝民茲可無愧富公孫樞密蘇公猶子侍郎皆題名卷末抑所謂臧孫有後於魯者
  戴岷隱論蕭望之曰夫小人之害君子也必深明其情而後用其術故攻其所惡犯其所忌中其所不欲而致其所不樂其柔仁朴厚也或怵之其廉潔自喜也或汙之其剛果卞急也或激之多方以誤之百計以困之逼之辱之以致其必死之術有如君子一不能忍而決於速死則小人之計中矣呂伯恭亦云君子必有堅忍不拔之操然後小人不能犯吾之所忌嗚呼小人之害君子何其多端也遇人之介者則必辱之遇人之亷者則必汙之遇人之剛者則必折之遇人之直者則必誣之蓋介者不受辱亷者不受汙剛者不受折直者不受誣凡此皆君子之所忌也小人知君子之所忌而直犯之君子不知而墮其計大則死小則亡前後相望可不為大哀乎二說真能盡小人之情狀有不期同而同者焉
  孝宣於儒生無所用獨用蕭望之觀其始終方拙非能自撓以求合者特以其于霍氏立同異故耳士君子之經世非曰委蛇曲從為終始牢固之術然而變化詘伸自當兼通義命望之當孝元初天下事在掌握旣不能輔贊裁成同歸于道及其潰敗又不知推委興廢以禮而止隄壞防決無所措躬卒就死地而陷孝元為不辨菽麥之主班固乃哀其為便嬖宧豎所圖不知自古小人何嘗一日不欲勝君子豳詩歌周公固殆未之學也
  王宣子在上庠日與程泰之善暇日因及代言之體要當温純深厚如訓誥中語始為王言吾儕異時秉筆當革近世磔裂之弊二十年後宣子帥潭泰之以少蓬攝外制為詞云荆及衡陽自北而南十國為連連有帥地大民衆疇咨俾乂厥惟艱哉以爾有猷有為有守率自中寛而有制剛而無虐庸建爾於上游藩輔往哉惟欽惠困窮若保赤子明乃服命若網在綱有弗若於汝政弗化於汝訓辟以止辟乃辟則予一人汝嘉且寓書於宣子曰疇昔之約今其踐矣陳氏耳擇集所載以為芮國器非也
  韓平原南園旣成遂以記屬之陸務觀務觀辭不獲遂以其歸耕退休二亭名以警其滿溢勇退之意甚婉韓不能用其語遂致於敗務觀亦以此得罪遂落次對太中大夫致仕外祖章文莊兼外制行詞云山林之興方適已遂掛冠子孫之累未忘胡為改節雖文人不顧於細行而賢者責備於春秋某官早著英猷寖躋膴仕功名已老瀟然鑑曲之酒船文采不衰貴甚長安之紙價豈謂宜休之晩節蔽於不義之浮雲深刻大書固可追於前輩高風勁節得無愧於古人時以是而深譏朕亦為之嘅歎二疏旣遠汝其深知足之思大老來歸朕豈忘善養之道勉圖終去服我寛恩此文已載於嘉林外制集或以為蔡幼學或謂出於馮端方皆非也
  劉原父云聖人之治天下能使百官萬物如耳目心口手足之不可易亦不相德濟之如一身而天下安有不治哉東坡亦曰今夫人之一身有一心兩手而已疾痛疴癢動於百體之中雖其甚微不足以為患兩手隨至夫手之至豈其一一而聽之心哉心之所以素愛其身者深而手之所以素聽於心者熟是故不待使令而卒然以自至聖人之治天下亦如此而已二說如出一轍
  蘇明允辨姦嘗見直齋陳先生言此雖為介甫發然間亦似及二程所以後來朱晦菴極力回護云老蘇辨姦初間只是私意後來荆公做不著遂中他說然荆公氣習自是要遺形骸離世俗的規模要知此便是放心辨姦以此為姦恐不然也又云每嘗嫌事之不近人情者鮮不為大姦慝之語過當而今見得亦有此等人其辭甚費也
  子厚有答人書云人生少得六七十者今巳三十七矣長來覺日月益促歲歲更甚大都不過數十寒暑則無此身矣是非榮辱又何足道又書云假令病盡已身復壯悠悠人世亦不過為三十年客耳前過三十七年與瞬息無異後所得者其不足把玩亦巳審矣此二書皆在元和四年時子厚年三十七後十年當元和十四年子厚卒年止四十有七耳所謂數十寒暑三十年客竟不酬初志悲夫
  昔有問王介甫佛家有日月燈光佛燈何以能並日月介甫曰日煜乎晝月煜乎夜燈煜乎日月之所不及東萊博議論史官亦云昧谷餞日之後晹谷賓日之前暮夜晦冥羣慝並作苟無燭以代明則天之目瞽矣亦用介甫意然皆本之莊子月固不勝火郭象注曰大而闇不若小而明東坡曰陋哉斯言為更之曰明於大者必晦於小月能燭天地而不能燭毫釐此其所以不勝於火也然卒之火勝月月勝火耶
  坡翁九成臺銘云使耳聞天籟則凡有聲有形者皆吾羽旄干戚管磬匏弦又云望蒼梧之渺莽九疑之聨綿覽觀江山之吐吞草木之俯仰鳥獸之鳴號衆竅之呼吸往來唱和非有度數而均節自成者非韶之大全乎楊龜山乃謂子瞻此說以江山吐吞草木俯仰衆竅呼吸鳥獸鳴號為天籟此乃莊子所謂地籟也但其文精妙故讀之者或未察耳予嘗因其語以攷莊周之說云南郭子綦曰汝聞人籟而未聞地籟汝聞地籟而未聞天籟子游曰敢問其方子綦曰地籟則衆竅是已人籟則比竹是巳敢問天籟子綦曰夫吹萬不同而使其自已者咸其自取怒者其誰耶郭象注云夫天籟者豈復别有一物哉即衆竅比竹之屬若如所注則所謂鳥獸之鳴號衆竅之呼吸非天籟而何不知龜山又以何物為天籟乎漫書以俟識者然東莱云東坡九成臺銘實文耳而謂之銘以其中皆用韻而讀之久乃覺是其妙也
  坡翁策斷謂語有曰鼠不容穴銜窶藪也窶藪二字出漢書楊惲傳云我不能自保真人所謂鼠不容穴銜窶藪也注云窶藪戴器也以盆盛物戴於頭者則以窶藪薦之盆下之物有飲食氣故鼠銜之所以不容穴坐銜窶藪自妨故不得入穴窶音貧窶之窶藪音數物之數上其羽切下山羽切【案此條多脫誤字今據漢書傳注校正】
  龍眠畫五馬圖空青老人會紆公卷跋之曰元祐庚午歲以方開科應詔來京師見魯直九丈於酺池寺魯直時為張仲達箋題李伯時畫天馬圖魯直謂余曰異哉
  伯時貌天廐滿川花放筆而馬殂矣蓋神駿精魄皆為伯時筆端取之而去實古今異事當作數語記之後十四年當崇寧癸未余以黨人貶零陵魯直除籍徙宜州過余瀟湘江上因與徐端國朱彦明道伯時畫殺滿川花事云此公卷之所親見余曰九丈當踐前言記之魯直笑曰只少此一件罪過後二年魯直死貶所又二十七年余將漕兩浙當紹興辛亥至嘉禾與梁仲謨吳德素張元覽汎舟訪劉延仲于真如寺延仲遽出是圖開卷錯愕宛然疇昔撫掌念往逾四十年憂患餘生巋然獨存彷徨弔影殆若異身也因詳叙本末不特使來者知伯時一段異事亦魯直遺意云云按畫殺滿川花亦當時一段異事而傳記所不載紀詠所不及何耶豈是時方以獲罪為懼諱不敢言耶王逢原嘗賦韓幹畫馬云傳聞三馬同日死死魄到紙氣方就豈前世亦有此事乎
  李易安紹興癸亥在行都有親聨為内命婦者因端午進帖子皇帝閤曰日月堯天大璿璣舜歷長側聞行殿帳多集上書囊皇后閤云意帖初宜夏金駒已過蠶至尊千萬夀行見百斯男夫人閤云三宫催解糉妝罷未天明便面天題字歌頭御賜名時秦楚材在翰苑惡之止賜金帛而罷意帖用上官昭容事
  前輩公主制云瓊華在著已戒齊風之驕粉水疏園莫如徐國之樂晏公類要亦用粉田事蓋亦脂澤湯沐之意也若駙馬則以何晏事稱粉郎粉侯文及甫稱韓忠彦為粉昆以其為嘉彦之兄又指王師約之父克臣為粉爹益可怪
  劉潜夫王實之平昔論交最深且意氣不相下實之蹭蹬凡六為别駕其為吉倅適潜夫宜春之麾與之相先後潜夫開宴為餞且侑之樂語有云有謫仙人駿馬名姬豪放之風無杜陵老殘盃冷炙悲辛之態又云擁通德而著書命便了而酤酒麗人歌陶秀實郵亭之典好事繪韓熙載夜宴之圖賀客盈門勸展驥而為别駕長官分席歎無蟹而有監州極摹寫之妙焉旣而實之報席亦有侑語云七年三出使山岳漸見動搖十載六監州風月不禁分破陌上歌採桑曲惱殺羅敷觀中賦種桃詩壓倒夢得梅花入句如何遜之在揚州薏苡滿船如伏波之歸交趾忌名下人棄沅芷湘蘭而不佩滿禁中語覺階薇砌藥之無情皆能抓著癢處也
  葉隆禮士則謫居袁州袁之士友醵酒以招之蜀士張汴朝宗作樂語一聨云掃地焚香有蘇州之雅淡仰天拊缶無楊氏之怨傷士則大稱之
  水心翁以抉雲漢分天章之才未嘗輕可一世乃於四靈若自以為不及者何耶此即昌黎之於東野六一之於宛陵也惟其富贍雄偉欲為清空而不可得一旦見之若厭膏梁而甘藜藿故不覺有契於心耳昔吳中有老糜丈多學博記每見吳仲孚小詩輒驚羨云老夫纔落筆即為堯舜周孔漢高祖唐太宗追逐不置君何為能脫洒如此哉即水心取四靈之意也
  臨江丁熺乙丑諒闇牓第四人為他恩例所壓抑居第八授永州教章采代為作啓謝辨章云諸公衮衮皆自下以升高一介休休獨瞻前而忽後廖羣玉亟稱於賈改隆興節推
  晏殊嘗進牡丹詩表云布在密清之囿密清二字人多不曉蓋用東京賦中語京室密清罔有不韙
  王宣子守吳幕僚投啓有云仲舒裒然舉首豈久相於江都望之雅意本朝姑暫居於馮翊宣子喜之舉以京剡楊廷秀以大蓬漕江東其屬亦有啓云斯文之得喪在天領袖素尊於海内賢者之出處以道旌旗已至於江東公亦欣然剡上
  史直翁丞相表語云侵尋歲月六十有三補報朝廷萬分無一又李淇水謝戶書云補報朝廷本末無萬分之一因循歲月甲子已六十有奇
  霅中有游士春時誤入趙孟■〈立義〉之園者【案趙孟■〈立義〉之■〈立義〉原本誤作蟻今據宋史宗室表改正】為其家幹僕所辱訟之於官郡守趙必槐德符治之士子以啓為謝云杜陵之厦千萬間意謂大庇寒於天下齊王之囿四十里不知乃為穽於國中
  劉自之被召試用虚齋趙以夫之薦也旣而為庸齋趙汝騰所激於是以盧鉞威伸補其選盧以同里之嫌辭之云楚亡弓楚得弓難泯同鄉之迹漢刻印漢銷印初何反汗之嫌卒辭之又蕭振再知四川趙莊叔行詞云刻印銷印如轉圜朕嘗虚巳失馬得馬如反掌卿勿容心
  宣和間尚書新省成車駕臨幸時宰命一時朝士能文者各擬謝表獨林子中者擅場其一聨云北辰居極外環象斗之宫黄道初經旁及積星之位
  嘉定間寶謨閣學士許奕病篤口占遺表云臣非衰病偶染微疴當湯熨可去之時臣則以疾而為諱及鍼砭已窮之後醫遂束手而莫圖靜思膏肓所致之由大抵脈絡不通之故固知養患成禍豈惟理身則然苟能疏壅預防以之醫國亦可蓋指近事以為身喻也乾道間胡周伯尚書亦云賈誼號通達國體大瘇■〈炙〉盭類辟病痱皆借一身喻之今日國體何病也能言病未必能處方不能言病而輒處方誤人死矣今日之病名風虚虚内也風外也外風忽中半身不遂靖康也幸其半存建炎也咎已往半存之身常凜凛不自保也今欲併治不遂者怵市道之說售嘗試之方湯慰砭石雜然而進使誼復生必慮中風至再至半存之身亦不能救矣所謂可痛哭流涕者也蓋本呂獻可乞致仕表云臣本無宿疾偶值醫者用術乖方不知脈候有虚實隂陽有順逆診察有標本治療有後先妄投湯劑率任情意差之指下禍延四肢寖成風痺遂難行步非徒憚■〈炙〉盭之苦又將虞心腹之變勢已及此為之奈何雖然一身之微固所未恤其如九族之託良以為憂是思逃禄以偷生不俟引年而退政三公之論實祖誼云
  開慶間馬華父制置江閫日嘗於青溪建祠以祀先賢斷自吳泰伯以下凡四十一人皆嘗仕若居若遊於此者獲與焉蓋華父之祖亦嘗仕於昇故也祠成命馮可遷贊之其贊馬公末語有爾祖其從與享之句或摘以為譏華父遂去乃祖之祀焉或謂劉子澄清叔與華父有宿憾授意於馮云
  王似賀太常丞兼翰林權直一聨云白也無敵雅宜翰林供奉之才赤爾何如暫習宗廟會同之事又賀司業除翰苑云國子先生晨入太學翰林學士夜讀禁中
  王珪行郝質殿巖制云曾無夜鼜之譁自得剛牙之重周禮地官凡軍旅夜鼓鼜千歷切注云戒守鼓也
  張孝曾之父少師與洪忠宣久陷金國其後獲歸而終身為秦檜之所抑近世陳容公儲跋其墓碑云流離區脫視死如飴君子有性焉不謂命也絶漠來歸忠不見録君子有命焉不謂性也曁檜殞金亡忠宣少師二公如生故曰知性與命則知天矣
  建炎末柔福帝姬自北歸朝廷封為福國長公主下降駙馬都尉高世榮汪浮溪當制云趙城方急魯元嘗用於車馳江左復興益夀宜充於禁臠可謂善用事
  楊大年云觀書百行須中程漢刑法志夜理文書自程決事日懸石之一注云懸稱也省讀文書日以百二十斤為程
  唐僧齊已有白蓮集為風騷旨格所與遊者吳融鄭谷皆晩唐人也杜詩所稱已公茅屋下可以賦新詩決非此已公明矣
  劉平國戲題云選詩非選官論詩非論人故若耶女子天竺牧童皆得預唐名公之列
  詩文中有摘人姓名一字而言者如班固幽通賦巨滔天而泯夏兮以王莽字巨君重醉行而自耦重乃重耳李白扶風豪士歌云原嘗春陵六國時蓋四公子也杜詩用揚馬則雄相如也卿雲淵雲則長卿子雲王褒也東馬則方朔相如也如葛亮馬相如等甚多亦有礙理者然論語吾友張也舜典伯汝作秩宗蓋亦有所本也
  赤壁賦謂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此蓋用莊子句法自其異者而眂之肝膽楚越也自其同者而眂之萬物皆一也又用楞嚴經意佛告波斯匿王言汝今自傷髪白面皺其面必定皺於童年則汝今時觀此恒河與昔童時觀河之見有童耄不王言不也世尊佛言汝面雖皺而此見精性未嘗皺皺者為變不皺非變變者受生滅不變者元無生滅
  周子充作定光菴記佛以慧日照三千大千世界顧豈滯於方然日出暘谷浴於咸池拂於扶桑躔度必有所舍其明難與佛等乃全用東坡奉安神宗書閣祝文語也
  東坡赤壁賦多用史記語如杯盤狼藉歸而謀諸婦皆滑稽傳正襟危坐日者傳舉網得魚龜筴傳開戶視之不見其處則如神女賦所謂以文為戲者
  東坡云往時陳述古好論禪自以為至矣而鄙僕所言為淺陋僕語述古公之所談譬之於食龍肉也而僕所學豬肉也豬之與龍則有間矣然公終日說龍肉不知僕之食豬肉實美而真飽也不知君所得者果何也
  甫里有杞菊賦東坡有後杞菊賦張南軒有續賦夏樞密亦有續賦亦各有意
  薛夢桂字叔載號梯飆永嘉人父大圭紹熙間上書乞立儲在趙忠定諸人先叔載擢高科通京籍風度清遠所居西湖五雲山曰隔凡關曰林壑甕通命之曰方厓小隱諸名士莫不納交焉儷語古文詞筆皆灑落不特詩也
  張建自號蘭泉其論詩云作詩不論長篇短韻須要詞理具足不欠不餘如荷上灑水散為露珠大者如豆小者如粟細者如塵一一看之無不圓成始為盡善
  高復古嘗謂學者云胷中無千百家書乃欲為詩如賈人無資終不能致奇貨也
  宋之文治雖盛然諸老率崇性理卑藝文朱氏主程而抑蘇呂氏文鑑去取多朱意故文字多遺落者極可惜水心葉氏云洛學興而文字壞至哉言乎
  石林詞誰採蘋花寄與又悵望蘭舟容與或以為重押韻遂改為寄取殊無義理蓋容與之與自音豫乃去聲也揚子雲河東賦云靈輿安步風流容與注天子之容服而安豫與讀為豫漢禮樂志練時日澹容與注閑舒皆去聲
  姜堯章鐃歌鼓吹曲乃步驟尹師魯皇雅越九歌乃規模鮮于子駿九誦然言辭峻潔意度蕭遠似或過之
  士大夫辭榮固是美事然有不當辭而辭者至於不肯磨勘甚而批毁印歷而世以為高而效之者皆非中道也司馬公辭樞密副使章有云臣自幼時習賦論策就試每三年一次乞磨勘豈不慕榮貴者乎蓋天下自有中道過猶不及也此為古今至論今所謂喋喋辭免者安知非飾詐邀名哉德祐末大臣則又有以辭榮而避難者此尤不足道也
  坡翁謂陳師仲曰足下所至詩但不擇古律以日月次之異日觀之便是行記此說極佳故王筠以一官為一集楊大年亦然所著有括蒼武夷潁隂韓城退居海陽蓬山冠鼇辭之類簡齋所謂一官成一集盡付古沙頭是也
  史達祖邦卿開禧堂吏也當平原用事時盡握三省權一時士大夫無亷恥者皆趨其門呼為梅溪先生韓敗達祖亦貶死善詞章多有膾炙人口者李和父云其詩亦間有佳者
  李文饒退身論云天下善人少惡人多一旦去權禍機不測操政柄以禦怨誹者如荷戟以當猛獸閉關以待暴客若舍戟開關則寇難立至遲遲不去以延一日之命庶免終身之禍是以懼禍而不斷未必皆耽禄而已嗚呼其言亦哀矣
  宣律師嘗夜夢神人燒香供養香氣與世間不同因問曰此何香答云西天棘林中香【案夢天棘事蔡夢弼注杜甫詩嘗引之此條必攷證甫詩而傳寫佚其後半】
  周益公嘗戲作賀冬啓云數九九而哦詩自憐午瘦辦多多而有酒驟覺冬肥
  林子善家藏崔慤畫龜甚佳朱希真作贊曰骨為裘褐氣為餼饘孰令汝夀惟蟲知天他日碧波蓮葉上不知誰見小如錢
  蔣重珍伯父能禪其亡也重珍祭之以文云不必輕生前以為空不必重死後以為實此語極有味
  周子充云文章有天分有人力而詩為甚才高者語新氣和者韻勝此天分也
  世言李泰伯不喜孟子而所賦哀老婦詩云仁政先四者著在孟軻書何耶
  正則作呂君用誌形容其儉以起家之意云一扇十年尚補緝之道遇墜炭數寸亦袖攜以歸亦近乎薄矣
  天聖中吳咸為殿中丞吳中所居有紅梅閣蓋吳有愛姬者紅梅因以名閣又作折紅梅詞
  菖蒲花難見面古語也【案玉臺新詠載西曲歌烏夜啼曰菖蒲花可憐聞名不曾識南史亦載張皇后見菖蒲事必宋人詩詞有用此典者故密引古語證明出處而傳寫佚其後半】
  浩然齋雅談卷上
  ●欽定四庫全書
  浩然齋雅談卷中
  (宋)周密 撰
  白傅詩天黄生■〈風貝〉母雨黑長楓人【案此白居易送客遊嶺南詩原本誤作太白詩雨字誤作雷今校正】注云■〈風貝〉母如斷虹有大風即見楓人因夜黑雲雨暗長數丈比見李仲賓云往年在東平舟夜行殘夜微月擁篷眺望忽有黑雲起天角漸成巨人其長數十丈掉臂闊步行水上掠舟而西一舟皆驚魘羣起視之其去如飛得非所謂楓人耶
  對偶之佳者曰數點雨聲風約住一枝花影月移來柳搖臺榭東風軟花壓欄杆春晝長天下三分明月夜揚州十里小紅樓梨園子弟白髪新江州司馬青衫濕數聨皆天衣無縫妙合自然
  昌黎之貶山陽遇順宗即位赦以伾文之黨尚熾不得放還其寄三學士詩云前日遇恩赦私心喜還憂果然又羈縻不得供鉏耰又憶昨行云伾文未揃厓州熾雖得赦宥常愁猜近者三姦悉破碎羽窟無底幽黄能眼中了了見鄉國知歸有日眉方開其情亦可憐矣大抵小人專政安肯以恩赦放逐客懼恩不及已故也
  岑嘉州赤驃馬歌云半明翦出三鬉高樂天亦云馬鬛翦三花所謂三花者蓋唐御馬多翦鬉為三瓣李伯時常畫三鬉馬圖余少日觀御馬有翦作山水人物花鳥之像甚精一時所尚如此蓋不止翦三鬉也
  孟郊云難將寸草心報答三春暉【案孟郊遊子吟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蓋傳本有異】此語關綱常非唐詩人語也至東坡詩云微生真草木無處謝天力慈顔如春風不見桃李實古今抱此恨有志俯仰失其言尤悲東萊於蓼莪章云莪蒿不能報天地之生育猶人子不能報父母之劬勞皆祖郊之意也
  少陵嘗果栗■〈芻欠〉開■〈芻欠〉或作雛周繇賦云開栗弋之紫■〈芻欠〉貫休詩云新蟬避栗■〈芻欠〉又云栗不知■〈芻欠〉落按集韻■〈芻欠〉側尤切草紋蹙也即栗篷耳【案廣韻■〈芻欠〉初紀切音■〈桼刂〉齧也無側尤切平聲攷貫休集作栗皺注栗篷也集韻菑尤切縐平聲革紋蹙也字从皮不从欠據此則■〈芻欠〉當作皺草紋亦當是革紋之誤又案貫休詩以栗皺菱殻固當作皺杜詩本作栗園以對樵徑則又不必改作栗皺矣今就原文訂證之】
  杜詩喜用懸字然皆絶奇如江鳴夜雨懸侵籬澗水懸山猨樹樹懸空林暮景懸當空淚臉懸獼猴疊疊懸疎籬野蔓懸複道重樓錦繡懸
  白傅詩云曾家機上聞投杼尹氏園中見掇蜂但以恩情生罅隙何人不解作江充小坡思子臺賦云彼楊公之愛修兮豈減吾之蒼舒皆深中人情
  李商隱詩云咸陽宫殿鬱嵯峨六國樓臺艷綺羅自是當年秦帝醉不關天地有山河末句殊不可曉南昌裘聞詩以為秦帝合作天帝天地合作秦地事在張平子西京賦曰昔者大帝悅穆公而覲之饗以鈞天廣樂帝有醉焉乃為金策錫用此土而翦諸鶉首是時也並為強國者有六然而四海同宅西秦豈不詭哉李善注昔穆公嘗如此七日而寤志林曰天帝醉秦暴金誤隕石墜列仙贊云秦穆受金策祚世之業史載秦地雨金三日誤隕其是耶嗚呼天帝果有時而醉乎
  李商隱晉元帝廟云青山遺廟與僧鄰斷鏃殘碑鎖暗塵紫蓋適符江左運翠華空憶洛中春夜臺無月照珠戶秋殿有風開玉宸弓劍神靈是何處年年春緑上麒麟【案此詩李商隱集不載未詳所據何本疑姓名有誤】
  東坡詩喜用朅來字朅來東觀棄丹墨長陵朅來見大姊朅來城下作飛石朅來畦東走畦西朅來從我遊朅來齊安野朅來清潁上朅來亷泉上其用字蓋出於顔延年秋胡詩朅來空復辭所用之意同耳
  坡翁嘗作女髑髏贊云黄沙枯髑髏本是桃李面而今不忍看當時恨不見業風相鼓轉巧色美倩盼無師無眼禪著便成一片其後徑山大慧師宗杲亦作半面女髑髏贊云十分春色誰人不愛視此三分可以為戒甫成四句忽若有續之者云玉樓清夜未眠時留得香雲半邊在吳君特嘗戲賦思佳客詞云釵燕攏雲睡起時隔牆折得杏花枝青春半面妝如畫細雨三更花欲飛情輕愛别舊相知斷腸青冢幾斜暉亂紅一任風吹起結習空時不點衣【案此詞未載詞譜後半闋當以三字二句換頭乃作七字一句或宋人有此别體】
  東坡謂晨飲為澆書李黄門謂午睡為攤飯放翁拾以為句云澆書滿挹浮蛆甕攤飯横眠夢蝶牀
  陸放翁有心太平菴詩云天下本無事庸人擾之耳胸中故湛然忿欲定誰使又云少年妄起功名念豈信身閒心太平樂天有云閒傾三數酌醉吟十餘聲便是羲皇代先從心太平蓋出黄庭經云觀志流神寄奇靈閒暇無事修太平又外景經云觀志遊神三奇靈行閒無事心太平又樂天云此身不欲全強健強健多生人我心又云自學坐禪休服藥從他日復病沈沈于良史云僻居人事少多病道心生此存楚以為外懼之意
  放翁在朝日嘗與館閣諸人會飲於張功父南湖園酒酣主人出小姬新桃者歌自製曲以侑尊以手中團扇求詩於翁翁書一絶云寒食清明數日中西園春事又怱怱梅花自避新桃李不為高樓一笛風蓋戲寓小姬名於句中以為一笑當路有恚之者遽指以為所譏竟以此去
  放翁有南酒應憐未歸客及更就高僧學白羮蓋嘉州用南中法釀酒及僧用糝加菜不施鹽酪故名白羮
  放翁詩云故人自作宣明面老子曾聞正始音宋劉瑀與顔竣書云朱修之五代叛者一朝居青油幕下作謝宣明面向人謝鯤重衛玠言論彌日王敦謂鯤曰微言之緒絶而復續不意永嘉之末復聞正始之音正始乃魏齊王芳年號宣明謝晦字也
  俗以油餳綴糝作餌名之曰蓼花取其形似也放翁詩云新蝶餳枝綴紅糝餳枝二字甚新
  放翁詩多用新語如厚味無人設佞湯微芬時自炷亷香自注以松子胡桃蜜作湯謂之佞湯以炭末乳香蜜作濕香謂之亷香
  放翁詠長安富庶有云紅桑琵琶金鏤花百六十絃彈法曲蓋四十面琵琶也
  涪翁詩云一錢不直程衛尉萬事稱好司馬公白髪永無懷橘日三年惆悵荔枝紅張巨山詩云故園墳樹想青葱寒食風光淚眼中自痛不如傖父子紙錢猶掛樹頭風予以永感之人久離墳墓每讀為之澘然
  涪翁云百葉緗梅觸撥人又云推牀破面掁觸人樂天橊花詩撑撥詩人興陸天隨蠧化曰或掁觸之輒奮角而怒朝野僉載楊廷玉囘波詞阿姑婆見作天子旁人不得掁觸
  山谷詠鷓鴣詩云終日憂兄行不得鷓鴣應是鼻亭公象嘗封於鼻亭柳子厚有鼻亭神記或謂山谷在永所作永州道接鼻亭故云非也
  半山云退之善為銘如王適張徹尤奇余亦謂董府君及貞矅二銘尤妙董云物以久弊或以轢毁攷致要歸孰有彼此由我者吾不我者天斯而以然其誰使然貞曜云於戲貞曜維出不訾維持不猗維卒不施以昌於詩坡翁嘗舉此問王定國云當昌其身耶昌其詩也王來詩不契所問乃作詩答之曰昌身如飽腹飽盡還復饑昌詩如膏面為人作容姿不如昌其氣鬱鬱老不衰雖云老不衰刼壞安所之不如昌其志志一氣自隨養之塞天地孟軻不吾欺【案韓愈集董府君銘原本董訛蕭物訛或今據本集改正】
  半山詩云謀臣本自繫安危賤妾何能作禍基但願君王誅宰嚭不愁宫裏有西施李泰伯詩云若教管仲身長在宫内何妨有六人在管仲時桓公之心未蠧也若巳蠧雖管仲奈何未有心蠧尚能用管仲之理張文定遊華清宫云當初不是不窮奢民樂昇平不怨嗟姚宋未亡妃子在胡塵那得到中華亦此意也
  王荆公書堂詩烏石岡頭上塚歸柘岡西畔下書帷辛夷花發白如雪萬國春風慶歷時皆有可觀者【案此句皆字無著疑此詩前尚有一詩傳寫佚脫】
  姜堯章雪中訪范至能於石湖詩云雪矸如玉城偏師敢輕犯黄蘆陣野鶩我自將十萬三戰渠未降北面石湖范先生霸越手定自一笑粲至能酬之云鵝鶩聲喑雪意豪直前不憚夜行勞更能櫜鞬尊裴度千古人知李愬高前輩稱獎後進不以名位自高交相尊讓亦可見一時士大夫風俗之美也
  昔鮑永過更始之墓欲下車致禮從事止之以為不可曰吾嘗北面事之安可乘車而過吾寧獲罪於司隷遂下車慟哭而去光武聞之曰可謂忠臣矣王仁裕過關中望春明門乃蜀後主被誅之地乃作詩哭之曰九天冥漠信沈沈重過春明淚滿襟齊女叫時魂巳斷杜鵑啼處血尤深霸圖傾覆人全去寒骨飄零草亂侵何事不如陳叔寶朱門流水自相臨徐鉉歸朝後乞為故主李煜作墓碑朝廷從之【案翟耆年籀史太平興國中詔侍臣撰李煜神道碑有欲中傷徐鉉者奏曰吳王事莫若徐鉉為詳遂詔鉉撰鉉乞存故主之義云云非鉉乞撰此所記殊誤謹附訂於此】其辭有云盛德百世善繼者所以主其事聖人無外善守者不能固其存西鄰起釁南箕搆禍投杼致慈親之惑乞火無鄰婦之辭又曰孔明罕應變之略不成近功偃王躬仁義之行終於亡國又作詩挽之云歘忽千齡盡冥茫萬事空青松洛陽陌荒草建康宫道德遺文在興衰自古同受恩無補報反袂泣途窮土德承餘烈江南廣舊恩一朝人事廢千古信書存哀挽周原道銘旌鄭國門此生雖未死寂寞巳消魂
  道山新聞云李後主宫嬪窅娘纖麗善舞後主作金蓮高六尺飾以寶物組帶纓絡蓮中作五色瑞雲令窅娘以帛繞腳令纖小屈上作新月狀素襪舞雲中曲有凌雲之態唐鎬詩曰蓮中花更好雲裏月長新是人皆效之以弓纖為妙蓋亦有所自也又有金蓮步詩云金陵佳麗不虚傳浦浦荷花水上仙未會與民同樂意卻於宫裏看金蓮
  開元中賜邊軍纊衣製於宫中有兵於袍中得詩云沙場征戰客寒苦若為眠戰袍經手作知落阿誰邊蓄意多添線含情更著綿今生巳過也重結後生緣兵士以詩呈帥帥進呈玄宗徧示宫中曰作者勿隱不汝罪有一宫人自言萬死上深憫之遂以嫁得詩者謂曰吾與汝結今生緣邊人感泣又僖宗時自内中出袍千領賜塞外吏士有馬真者於袍中得金鎖一枚詩一首云玉燭製袍夜金刀呵手裁鎖寄千里客鎖心終不開真就市貨為人所告主將奏聞僖宗令赴闕以宫人妻之其後僖宗幸蜀真晝夜不解衣捍禦此事凡有兩出處未知孰是
  姚鏞字希聲號雪篷紹定間以忤陳子華謫之衡陽嘗有一聨云癡雲蔽嶽行人遠淫雨摧花白髪生戴復古由閩度嶺訪之有云一官不幸有奇禍萬事但求無愧心姚謝之云萬里尋遷客三年見此人蕭大山亦寄詩云得謗何須囊薏苡工騷且自製芙蓉剡僧淵萬壑云故里田園抛弟妹異鄉燈火對妻兒十年漂泊孤篷雪誰補梅花入楚辭至端平丁酉甫得自便有詩云天恩下釋湘纍客心事悠悠月一船種藥已收思病日著書不就負殘年雜花怪石分人去老竹荒亭入畫傳歸夢鑑湖三百里白鷗相候亦欣然故剡僧皓鐵山以詩迎之云楚鴈傳歸信吳鷗候過船
  三衢常山旅邸壁間有詩云酴釄香夢怯春寒永晝垂簾燕子閒敲斷玉釵銀燭冷計程應巳過常山又南國傷讒緣薏苡西園議價指葡萄惟餘白髪存公道近日豪家染髩毛又有約未歸蠶結局小軒空度牡丹春夜來揀盡鴛鴦繭留織征衫寄遠人
  衢人徐子勉假館浙西主人調官都城與之偕主人買妾以歸舟中置酒奏伎歌闌酒罷深夜就寢徐夢一士云君輩方盡歡而鬼趣有苦饑者獨不能以餘瀝見及乎因哦詩一章徐驚寤忘之已而復夢如初乃盡憶其語云鬼嘯猩吟沸簧笛碎板玉盤珠亂擲二八佳人舞倦時蝶


国学迷 小謨觴館集十七卷 儼山文集一百卷 正覺樓叢刻 荔雨軒文集六卷續集八卷詩集十二卷詩餘一卷 舒蓺室尺牘偶存一卷 全唐詩九百卷 持名四十八法一卷 漢書評林一百卷 西河合集一百十九種 蒿盦隨筆四卷 大唐開元禮一百五十卷 東坡樂府二卷 攜雪堂文集四卷 宋文鑑一百五十卷目録三卷 [光緒]洪雅縣志十二卷首一卷 浮青水榭詩存四卷 聖賢像贊三卷 隨園三十八種 憑山閣增定留青全集二十四卷 皇清經解一百九十卷 十三經讀本一百五十二卷 註陸宣公奏議十五卷附制誥十卷附錄一卷 玉臺新詠十卷 梵隱堂詩存十卷 黔詩紀略後編三十卷補三卷 東西兩晉演義十二卷西晉紀元傳一卷圖像一卷 徹香堂經史論一卷 四大觀樓詩鈔九卷 二曲集二十六卷首一卷四書反身錄十卷反身續錄二卷 [嘉慶]桐鄉縣志十二卷 懷星堂全集三十卷 湘綺樓全集三十卷 資治通鑑綱目五十九卷續編二十七卷 縉山書院文話四卷 包山集四卷 洴澼百金方十四卷 角山樓增補類腋六十七卷 樊榭山房續集十卷 增廣四書典腋二十卷 詩韻集成不分卷附詞林典腋一卷 樂陶吟草三卷 清河書畫舫十二卷補遺一卷 八代詩選二十卷 清綺軒詞選十三卷 天下山河兩戒考十四卷 大理院光緒三十三年統計表二卷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十三種四百十六卷 廣虞初新志四十卷 [方東樹]年譜一卷 續吳先賢讚十五卷 華陽國志十二卷坿補三州郡縣目錄 春秋體註四卷 中庸本解二卷提要一卷 履齋詩餘二卷 詩總聞二十卷 袖海樓雜箸四種十二卷 桃花源一卷黑白衛一卷李白登科記一卷 種福堂公選良方四卷 醫學源流論二卷 歷代畫史彙傳七十二卷首一卷總目三卷附録二卷 新刻谐史粹编 二卷 新刻寸札粹编 二卷 新刻寓文粹编 二卷 了凡杂著 九种十七卷 训儿俗说 一卷 静坐要诀 一卷 祈嗣真诠 一卷 袁生忏法 ; 净行列品 ; 河图洛书解合一卷 劝农书 一卷 皇都水利 一卷 诗外别传 二卷 历法新书 五卷 宝坻政书 四卷 黔牍偶存 四种五卷 黔南军政 一卷 围城日录 一卷图一卷 黔南学政 一卷 贵州武举乡试录 一卷 欧虞部集 十五种七十九卷 李英诗 一卷 餐霞集 一卷 历游集 二卷 当垆集 一卷 都下赠言录 一卷 百越先贤志 四卷 思玄堂集 八卷 旅燕集 四卷 浮淮集 七卷 轺中稿 一卷 广陵储王景赵朱蒋曾桑朱宗列传 一卷 游梁集 七卷 南翥集 一卷 北辕集 一卷 〓(yong)馆集 四卷 西署集 八卷 秣陵集 八卷 诏归集 一卷 蘧园集 一卷 欧虞部文集 二十二卷 寿养丛书 十六种三十六卷 奚囊广要 十三种十四卷 艳雪斋丛书 八种十一卷 诗评 二卷 词评 一卷 曲评 一卷 涵虚子评元词 一卷 砚谱 一卷 墨谈 一卷 书品 二卷 画苑 二卷 士商必要 三种十二卷 藏说小萃十集 十一种二十七卷 程氏丛刻 九种十三卷 刻金粟头陀青莲露 六笺七卷 金粟园清话 一卷 心经石点头 一卷 逸园心史 一卷 指迷十六观 一卷 太平清调迦陵音 一卷 儋垒八景霏玉 一卷 养生主 一卷 隐山鄙事 三种九卷 书学慎余 二卷 几何易简集 四卷 律吕心法全书 三卷 阳山顾氏文房小说 四十种 郭子式先生校刻书 三种 许氏巾箱集 三种 钜鹿东观集 十卷 武溪集 二十一卷 安阳集 五十卷 附忠献韩魏王家传 十卷附别录三卷附遗事一卷 徂徕石先生集 二十卷 赵清献公文集 十六卷 莆阳居士蔡公文集 三十六卷 山谷老人刀笔 二十卷 梁溪遗稿诗钞 一卷文钞一卷 碧岩诗集 二卷 亚愚江浙纪行集句诗 七卷 石堂先生遗藁 二十二卷 古灵先生文集 二十五卷末一卷附年谱一卷 王荆文公诗 五十卷附年谱一卷 曾南丰先生文粹 十卷 欧阳先生文粹 五卷拾遗一卷 刘须溪先生记钞 八卷 元公周先生濂溪集 十二卷 附濂溪先生周公年表 一卷 后山居士文集 二十卷 罗鄂州小集 五卷 附附录 一卷 附罗郢州遗文 一卷 撙斋先生缘督集 十二卷 方壶存藁 九卷 蛟峰先生文集 十卷遗文一卷外集三卷 乐全先生文集残 十八卷 宝晋山林集拾遗 八卷 附故南宫舍人米公墓志 一卷 竹坡类藁 五卷附附录一卷 宋宝章阁直学士忠惠铁庵方公文集 四十五卷 青山集 三十卷 唐先生文集 二十卷 勉斋先生黄文肃公文集 四十卷 语录一卷附年谱一卷附附集一卷 咸淳集(心史) 一卷 大义集 一卷 中兴集 二卷 久久书 一卷 杂文 一卷 大义略叙 一卷 末一卷 栖霞长春子丘神仙〓(bo)溪集 三卷 水云集 三卷 知常先生云山集 五卷 藏春诗集 六卷 筠溪牧潜集 七卷 鲁斋遗书 十四卷 郝文忠公陵川文集 三十九卷首一卷 姚文公牧庵集 不分卷 燕石集 十五卷附附录一卷 中庵先生刘文简公文集 二十五卷附附录一卷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