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诗序 旧题 子夏(等)撰 宋 朱熹辨说

诗序 旧题 子夏(等)撰 宋 朱熹辨说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三
  詩序         詩類
  提要
  【臣】等謹案詩序之說紛如聚訟以為大序子夏作小序子夏毛公合作者鄭元詩譜也以為子夏所序詩即今毛詩者王肅家語注也以為衛宏受學謝曼卿作詩序者後漢書儒林傳也以為子夏所創毛公及衛宏又加潤益者隋書經籍志也以為子夏不序詩者韓愈也以為子夏惟裁初句以下出於毛公者成伯瑜也以為詩人所自製者王安石也以小序為國史之舊文以大序為孔子作者明道程子也以首句即為孔子所題者王得臣也以為毛傳初行尚未有序其後門人互相傳授各記其師說者曹粹中也以為村野妄人所作昌言排擊而不顧者則倡之者鄭樵王質和之者朱子也然樵所作詩辨妄一出周孚即作非鄭樵詩辨妄一卷摘其四十二事攻之質所作詩總聞亦不甚行於世朱子同時如呂祖謙陳傅良葉適皆以同志之交各持異議黄震篤信朱學而所作日鈔亦申序說馬端臨作經籍考於他書無所考辨惟詩序一事反覆攻詰至數千言自元明以至今日越數百年儒者尚各分左右袒也豈非說經之家第一争詬之端乎考鄭元之釋南陔曰子夏序詩篇義合編遭戰國至秦而南陔六詩亡毛公作傳各引其序冠之篇首故詩雖亡而義猶在也程大昌考古編亦曰今六序兩語之下明言有義無詞知其為秦火之後見序而不見詩者所為也朱鶴齡毛詩通義序文舉宛邱篇序首句與毛傳異詞其說皆足為小序首句原在毛前之明證邱光庭兼明書舉鄭風出其東門篇謂毛傳與序不符曹粹中放齋詩說亦舉召南羔羊曹風鳲鳩衛風君子偕老三篇謂傳意序意不相應序若出於毛安得自相違戾其說尤足為續申之語出於毛後之明證觀蔡邕本治魯詩而所作獨斷載周頌三十一篇之序皆祇有首二句與毛序文有詳略而大旨略同盖子夏五傳至孫卿孫卿授毛亨毛亨授毛萇是毛詩距孫卿再傳申培師浮邱伯浮邱伯師孫卿是魯詩距孫卿亦再傳故二家之序大同小異其為孫卿以來遞相授受者可知其所授受祇首二句而以下出於各家之演說亦可知也且唐書藝文志稱韓詩卜商序韓嬰注二十二卷是韓詩亦有序其序亦稱出子夏矣而韓詩遺說之傳於今者往往與毛迥異豈非傳其學者遞有增改之故哉今參考諸說定序首兩語為毛萇以前經師所傳以下續申之詞為毛萇以後弟子所附仍録冠詩部之首明淵源之有自併録朱子之辨說著門戶所由分盖數百年朋黨之争兹其發端矣隋志有顧歡毛詩集解叙義一卷雷次宗毛詩序義二卷劉炫毛詩集小序一卷劉巘毛詩序義疏一卷【案序敘二字互見盖史之駁文今仍其舊】唐志則作卜商詩序二卷今以朱子所辨其文較繁仍析為二卷若其得失則諸家之論詳矣各具本書兹不復贅焉乾隆四十六年十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欽定四庫全書
  詩序卷上
  宋 朱子 辨說
  詩序之作說者不同或以為孔子或以為子夏或以為國史皆無明文可考唯後漢書儒林傳以為衛宏作毛詩序今傳於世則序乃宏作明矣然鄭氏又以為諸序本自合為一編毛公始分以寘諸篇之首則是毛公之前其傳已久宏特增廣而潤色之耳故近世諸儒多以序之首句為毛公所分而其下推說云云者為後人所益理或有之但今考其首句則已有不得詩人之本意而肆為妄說者矣況沿襲云云之誤哉然計其初猶必自謂出於臆度之私非經本文故且自為一編别附經後又以尚有齊魯韓氏之說並傳於世故讀者亦有以知其出於後人之手不盡信也及至毛公引以入經乃不綴篇後而超冠篇端不為注文而直作經字不為疑辭而遂為决辭其後三家之傳又絶而毛說行則其牴牾之迹無復可見故此序者遂若詩人先所命題而詩文反為因序以作於是讀者轉相尊信無敢擬議至於有所不通則必為之委曲遷就穿鑿而附合之寧使經之本文繚戾破碎不成文理而終不忍明以小序為出於漢儒也愚之病此久矣然猶以其所從來也遠其間容或直有傳授證驗而不可廢者故既頗采以附傳中而復并為一編以還其舊因以論其得失云
  大序
  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情發於聲聲成文謂之音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國之音哀以思其民困故正得失動天地感鬼神莫近乎詩○先王以是經夫婦成孝敬厚人倫美教化移風俗○故詩有六義焉一曰風二曰賦三曰比四曰興五曰雅六曰頌○上以風化下下以風刺上主文而譎諫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戒故曰風○至于王道衰禮義廢政教失國異政家殊俗而變風變雅作矣○國史明乎得失之迹傷人倫之變哀刑政之苛吟詠性情以風其上達於事變而懷其舊俗者也○故變風發乎情止乎禮義發乎情民之性也止乎禮義先王之澤也○是以一國之事繫一人之本謂之風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風謂之雅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由廢興也政有小大故有小雅焉有大雅焉頌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於神明者也是謂四始詩之至也
  小序
  周南
  關雎后妃之德也
  后妃文王之妃大姒也天子之妃曰后近世諸儒多辨文王未嘗稱王則大姒亦未嘗稱后序者蓋追稱之亦未害也但其詩雖若專美大姒而實以深見文王之德序者徒見其詞而不察其意遂壹以后妃為主而不復知有文王是固已失之矣至於化行中國三分天下亦皆以為后妃之所致則是禮樂征伐皆出於婦人之手而文王者徒擁虚器以為生之君也其失甚矣唯南豐曾氏之言曰先王之政必自内始故其閨門之治所以施之家人者必為之師傅保姆之助詩書圖史之戒珩璜琚瑀之節威儀動作之度其教之者有此具然古之君子未嘗不以身化也故家人之義歸於反身二南之業本於文王豈自外至哉世皆知文王之所以興能得内助而不知其所以然者蓋本於文王之躬化故内則后妃有關雎之行外則羣臣有二南之美與之相成其推而及遠則商辛之昏俗江漢之小國兎之野人莫不好善而不自知此所謂身修故國家天下治者也竊謂此說庶幾得之
  風之始也
  所謂關雎之亂以為風始是也蓋謂國風篇章之始亦風化之所由始也
  所以風天下而正夫婦也故用之鄉人焉用之邦國焉說見二南總論邦國謂諸侯之國明非獨天子用之也
  風風也教也風以動之教以化之
  承上文解風字之義以象言則曰風以事言則曰教
  然則關雎麟趾之化王者之風故繫之周公南言化自北而南也鵲巢騶虞之德諸侯之風也先王之所以教故繫之召公
  說見二南卷首關雎麟趾言化者化之所自出也鵲巢騶虞言德者被化而成德也以其被化而後成德故又曰先王之所以教先王即文王也舊說以為大王王季誤矣程子曰周南召南如乾坤乾統坤坤承乾也
  周南召南正始之道王化之基
  王者之道始於家終於天下而二南正家之事也王者之化必至於法度彰禮樂著雅頌之聲作然後可以言成然無其始則亦何所因而立哉基者堂宇之所因而立者也程子曰有關雎麟趾之意然後可以行周官之法度其為是歟
  是以關雎樂得淑女以配君子憂在進賢不淫其色哀窈窕思賢才而無傷善之心焉是關雎之義也
  按論語孔子嘗言關雎樂而不淫哀而不傷蓋淫者樂之過傷者哀之過獨為是詩者得其性情之正是以哀樂中節而不至於過耳而序者乃析哀樂淫傷各為一事而不相須則已失其旨矣至以傷為傷善之心則又大失其旨而全無文理也或曰先儒多以周道衰詩人本諸袵席而關雎作故揚雄以周康之時關雎作為傷始亂杜欽亦曰佩玉晏鳴關雎歎之說者以為古者后夫人鷄鳴佩玉去君所周康后不然故詩人歎而傷之此魯詩說也與毛異矣但以哀而不傷之意推之恐其有此理也曰此不可知矣但儀禮以關雎為鄉樂又為房中之樂則是周公制作之時已有此詩矣若如魯說則儀禮不得為周公之書儀禮不為周公之書則周之盛時乃無鄉射燕飲房中之樂而必有待乎後世之刺詩也其不然也明矣且為人子孫乃無故而播其先祖之失於天下如此而尚可以為風化之首乎
  ○葛覃后妃之本也后妃在父母家則志在於女功之事躬儉節用服澣濯之衣尊敬師傅則可以歸安父母化天下以婦道也
  此詩之序首尾皆是但其所謂在父母家者一句為未安蓋若謂未嫁之時即詩中不應遽以歸寧父母為言況未嫁之時自當服勤女功不足稱述以為盛美若謂歸寧之時即詩中先言刈葛而後言歸寧亦不相合且不常為之於平居之日而暫為之於歸寧之時亦豈所謂庸行之謹哉序之淺拙大率類此
  ○卷耳后妃之志也又當輔佐君子求賢審官知臣下之勤勞内有進賢之志而無險詖私謁之心朝夕思念至於憂勤也
  此詩之序首句得之餘皆傅會之鑿說后妃雖知臣下之勤勞而憂之然曰嗟我懷人則其言親暱非后妃之所得施於使臣者矣且首章之我獨為后妃而後章之我皆為使臣首尾衡決不相承應亦非文字之體也
  ○樛木后妃逮下也言能逮下而無嫉妬之心焉此序稍平後不注者放此
  ○螽斯后妃子孫衆多也言若螽斯不妬忌則子孫衆多也
  螽斯聚處和一而卵育蕃多故以為不妒忌則子孫衆多之比序者不達此詩之體故遂以不妒忌者歸之螽斯其亦誤矣
  ○桃夭后妃之所致也不妒忌則男女以正婚姻以時國無鰥民也
  序首句非是其所謂男女以正婚姻以時國無鰥民者得之蓋此以下諸詩皆言文王風化之盛由家及國之事而序者失之皆以為后妃之所致既非所以正男女之位而於此詩又專以為不妒忌之功則其意愈狹而說愈疎矣
  ○兔罝后妃之化也關雎之化行則莫不好德賢人衆多也
  此序首句非是而所謂莫不好德賢人衆多者得之
  ○芣苢后妃之美也和平則婦人樂有子矣
  ○漢廣德廣所及也文王之道被於南國美化行乎江漢之域無思犯禮求而不可得也
  此詩以篇内有漢之廣矣一句得名而序者謬誤乃以德廣所及為言失之遠矣然其下文復得詩意而所謂文王之化者尤可以正前篇之誤先儒嘗謂序非出於一人之手者此其一驗但首句未必是下文未必非耳蘇氏乃例取首句而去其下文則於此類兩失之矣
  ○汝墳道化行也文王之化行乎汝墳之國婦人能閔其君子猶勉之以正也
  ○麟之趾關雎之應也關雎之化行則天下無犯非禮雖衰世之公子皆信厚如麟趾之時也
  之時二字可刪
  召南
  鵲巢夫人之德也國君積行累功以致爵位夫人起家而居有之德如鳴鳩乃可以配焉
  文王之時關雎之化行於閨門之内而諸侯蒙化以成德者其道亦始於家人故其夫人之德如是而詩人美之也不言所美之人者世遠而不可知也後皆放此
  ○采蘩夫人不失職也夫人可以奉祭祀則不失職矣○草蟲大夫妻能以禮自防也
  此恐亦是夫人之詩而未見以禮自防之意
  ○采蘋大夫妻能循法度也能循法度則可以承先祖共祭祀矣
  ○甘棠美召伯也召伯之教明於南國
  ○行露召伯聽訟也衰亂之俗微貞信之教興強暴之男不能侵陵貞女也
  ○羔羊鵲巢之功致也召南之國化文王之政在位皆節儉正直德如羔羊也
  此序得之但德如羔羊一句為衍說耳
  ○殷其靁勸以義也召南之大夫遠行從政不遑寧處其室家能閔其勤勞勸以義也
  按此詩無勸以義之意
  ○摽有梅男女及時也召南之國被文王之化男女得以及時也
  此序末句未安
  ○小星惠及下也夫人無妒忌之行惠及賤妾進䘖於君知其命有貴賤能盡其心矣
  ○江有汜美媵也勤而無怨嫡能悔過也文王之時江沱之間有嫡不以其媵備數媵遇勞而無怨嫡亦自悔也
  詩中未見勤勞無怨之意
  ○野有死麕惡無禮也天下大亂強暴相陵遂成淫風被文王之化雖當亂世猶惡無禮也
  此序得之但所謂無禮者言淫亂之非禮耳不謂無聘幣之禮也
  ○何彼穠矣美王姬也雖則王姬亦下嫁於諸侯車服不繫其夫下王后一等猶執婦道以成肅雝之德也此詩時世不可知其說己見本篇但序云雖則王姬亦下嫁於諸侯說者多笑其陋然此但讀為兩句之失耳若讀此十字合為一句而對下文車服不繫其夫下王后一等為義則序者之意亦自明白蓋曰王姬雖嫁於諸侯然其車服制度與他國之夫人不同所以甚言其貴盛之極而猶不敢挾貴以驕其夫家也但立文不善終費詞說耳鄭氏曰下王后一等謂車乘厭【音葉】翟【音狄】勒面繢【音繪】總服則褕【音遙】翟然則公侯夫人翟茀者其翟車貝面組總有幄也歟
  ○騶虞鵲巢之應也鵲巢之化行人倫既正朝廷既治天下純被文王之化則庶類蕃殖蒐田以時仁如騶虞則王道成也
  此序得詩之大旨然語意亦不分明楊氏曰二南正始之道王化之基蓋一體也王者諸侯之風相須以為治諸侯所以代其終也故召南之終至於仁如騶虞然後王道成焉夫王道成非諸侯之事也然非諸侯有騶虞之德亦何以見王道之成哉歐陽公曰賈誼新書曰騶者文王之囿名虞者囿之司獸也陳氏曰禮記射義云天子以騶虞為節樂官備也則其為虞官明矣獵以虞為主其實歎文王之仁而不斥言也此與舊說不同今存於此
  邶
  栢舟言仁而不遇也衛頃公之時仁人不遇小人在側詩之文意事類可以思而得其時世名氏則不可以強而推故凡小序唯詩文明白直指其事如甘棠定中南山株林之屬若證驗的切見於書史如載馳碩人清人黄鳥之類決為可無疑者其次則詞旨大槩可知必為某事而不可知其的為某時某人者尚多有之若為小序者姑以其意推尋探索依約而言則雖有所不知亦不害其為不自欺雖有未當人亦當恕其所不及今乃不然不知其時者必強以為某王某公之時不知其人者必強以為某甲某乙之事於是傅會書史依託名諡鑿空妄語以誑後人其所以然者特以恥其有所不知而唯恐人之不見信而已且如栢舟不知其出於婦人而以為男子不知其不得於夫而以為不遇於君此則失矣然有所不及而不自欺則亦未至於大害理也今乃斷然以為衛頃公之時則其故為欺罔以誤後人之罪不可揜矣蓋其偶見此詩冠於三衛變風之首是以求之春秋之前而史記所書莊桓以上衛之諸君事皆無可考者諡亦無甚惡者獨頃公有賂王請命之事其諡又為甄心動懼之名如漢諸侯王必其嘗以罪謫然後加以此諡以是意其必有棄賢用佞之失而遂以此詩予【音與】之若將以衒其多知而必於取信不知將有明者從旁觀之則適所以暴其真不知而啓其深不信也凡小序之失以此推之什得八九矣又其為說必使詩無一篇不為美刺時君國政而作固己不切於情性之自然而又拘於時世之先後其或詩傳所載當此之時偶無賢君美諡則雖有詞之美者亦例以為陳古而刺今是使讀者疑於當時之人絶無善則稱君過則稱已之意而一不得志則扼腕切齒嘻笑冷語以懟其上者所在而成羣是其輕躁險薄尤有害於温柔敦厚之教故予不可以不辨
  ○緑衣衛莊姜傷己也妾上僭夫人失位而作是詩也此詩下至終風四篇序皆以為莊姜之詩今姑從之然唯燕燕一篇詩文略可據耳
  ○燕燕衛莊姜送歸妾也
  遠送于南一句可為送戴媯之驗
  ○日月衛莊姜傷己也遭州吁之難傷己不見答於先君以至困窮之詩也
  此詩序以為莊姜之作今未有以見其不然但謂遭州吁之難而作則未然耳蓋詩言寧不我顧猶有望之之意又云德音無良亦非所宜施於前人者明是莊公在時所作其篇次亦當在燕燕之前也
  ○終風衛莊姜傷己也遭州吁之暴見侮慢而不能正也
  詳味此詩有夫婦之情無母子之意若果莊姜之詩則亦當在莊公之世而列於燕燕之前序說誤矣
  ○擊鼔怨州吁也衛州吁用兵暴亂使公孫文仲將而平陳與宋國人怨其勇而無禮也
  春秋隱公四年宋衛陳蔡伐鄭正州吁自立之時也序蓋據詩文平陳與宋而引此為說恐或然也然傳記魯衆仲之言曰州吁阻兵而安忍阻兵無衆安忍無親衆叛親離難以濟矣夫兵猶火也弗戢將自焚也夫州吁弑其君而虐用其民於是乎不務令德而欲以亂成必不免矣按州吁簒弑之賊此序但譏其勇而無禮固為淺陋而衆仲之言亦止於此蓋君臣之義不明於天下久矣春秋其得不作乎
  ○凱風美孝子也衛之淫風流行雖有七子之母猶不能安其室故美七子能盡其孝道以慰其母心而成其志爾
  以孟子之說證之序說亦是但此乃七子自責之辭非美七子之作也
  ○雄雉刺衛宣公也淫亂不恤國事軍旅數起大夫久役男女怨曠國人怨之而作是詩
  序所謂大夫久役男女怨曠者得之但未有以見其為宣公之時與淫亂不恤國事之意耳兼此詩亦婦人作非國人之所為也
  ○匏有苦葉刺衛宣公也公與夫人並為淫亂
  未有以見其為刺宣公夫人之詩
  ○谷風刺夫婦失道也衛人化其上淫於新昏而棄其舊室夫婦離絶國俗傷敗焉
  亦未有以見化其上之意
  ○式微黎侯寓于衛其臣勸以歸也
  詩中無黎侯字未詳是否下篇同
  ○旄丘責衛伯也狄人廹逐黎侯黎侯寓于衛衛不能修方伯連率【音帥】之職黎之臣子以責於衛也
  序見詩有伯兮二字而以為責衛伯之詞誤矣○陳氏曰說者以此為宣公之詩然宣公之後百餘年衛穆公之時晉滅赤狄潞氏數之以其奪黎氏地然則此其穆公之詩乎不可得而知也
  ○簡兮刺不用賢也衛之賢者仕於伶官皆可以承事王者也
  此序略得詩意而詞不足以達之
  ○泉水衛女思歸也嫁於諸侯父母終思歸寧而不得故作是詩以自見也
  ○北門刺仕不得志也言衛之忠臣不得其志爾○北風刺虐也衛國並為威虐百姓不親莫不相攜持而去焉
  衛以淫亂亡國未聞其有威虐之政如序所云者此恐非是
  ○靜女刺時也衛君無道夫人無德
  此序全然不似詩意
  ○新臺刺衛宣公也納伋之妻作新臺於河上而要之國人惡之而作是詩也
  ○二子乘舟思伋壽也衛宣公之二子爭相為死國人傷而思之作是詩也
  二詩說已各見本篇
  鄘
  柏舟共姜自誓也衛世子共伯蚤死其妻守義父母欲奪而嫁之誓而弗許故作是詩以絶之
  此事無所見於他書序者或有所傳今姑從之
  ○牆有茨衛人刺其上也公子頑通乎君母國人疾之而不可道也
  ○君子偕老刺衛夫人也夫人淫亂失事君子之道故陳人君之德服飾之盛宜與君子偕老也
  公子頑事見春秋傳但此詩所以作亦未可考鶉之奔奔放此
  ○桑中刺奔也衛之公室淫亂男女相奔至于世族在位相竊妻妾期于幽遠政散民流而不可止
  此詩乃淫奔者所自作序之首句以為刺奔誤矣其下云云者乃復得之樂記之說已略見本篇矣而或者以為刺詩之體固有鋪陳其事不加一辭而閔惜懲創之意自見於言外者此類是也豈必譙讓質責然後為刺也哉此說不然夫詩之為刺固有不加一辭而意自見者清人猗嗟之屬是已然嘗試玩之則其賦之之人猶在所賦之外而詞意之間猶有賓主之分也豈有將欲刺人之惡乃反自為彼人之言以陷其身於所刺之中而不自知也哉其必不然也明矣又況此等之人安於為惡其於此等之詩計其平日固己自其口出而無慚矣又何待吾之鋪陳而後始知其所為之如此亦豈畏我之閔惜而遂幡然遽有懲創之心耶以是為刺不惟無益殆恐不免於鼔之舞之而反以勸其惡也或者又曰詩三百篇皆雅樂也祭祀朝聘之所用也桑間濮上之音鄭衛之樂也世俗之所用也雅鄭不同部其來尚矣且夫子答顔淵之問於鄭聲亟欲放而絶之豈其刪詩乃錄淫奔者之詞而使之合奏於雅樂之中乎亦不然也雅者二雅是也鄭者緇衣以下二十一篇是也衛者邶鄘衛三十九篇是也桑間衛之一篇桑中之詩是也二南雅頌祭祀朝聘之所用也鄭衛桑濮里巷俠邪之所歌也夫子之於鄭衛蓋深絶其聲於樂以為法而嚴立其詞於詩以為戒如聖人固不語亂而春秋所記無非亂臣賊子之事蓋不如是無以見當時風俗事變之實而垂鑒戒於後世故不得已而存之所謂道並行而不相悖者也今不察此乃欲為之諱其鄭衛桑濮之實而文之以雅樂之名又欲從而奏之宗廟之中朝廷之上則未知其將以薦之何等之鬼神用之何等之賓客而於聖人為邦之法又豈不為陽守而隂叛之耶其亦誤矣曰然則大序所謂止乎禮義夫子所謂思無邪者又何謂邪曰大序指柏舟緑衣泉水竹竿之屬而言以為多出於此耳非謂篇篇皆然而桑中之類亦止乎禮義也夫子之言正為其有邪正美惡之雜故特言此以明其皆可以懲惡勸善而使人得其性情之正耳非以桑中之類亦以無邪之思作之也曰荀卿所謂詩者中聲之所止太史公亦謂三百篇者夫子皆絃歌之以求合於韶武之音何邪曰荀卿之言固為正經而發若史遷之說則恐亦未足為據也豈有哇淫之曲而可以強合於韶武之音也邪
  ○鶉之奔奔刺衛宣姜也衛人以為宣姜鶉鵲之不若也
  見上
  ○定之方中美衛文公也衛為狄所滅東徙渡河野處漕邑齊桓公攘戎狄而封之文公徙居楚丘始建城市而營宫室得其時制百姓說之國家殷富焉
  ○蝃蝀止奔也衛文公能以道化其民淫奔之恥國人不齒也
  ○相鼠刺無禮也衛文公能正其羣臣而刺在位承先君之化無禮儀也
  ○干旄美好善也衛文公臣子多好善賢者樂告以善道也
  定之方中一篇經文明白故序得以不誤蝃蝀以下亦因其在此而以為文公之詩耳他未有考也
  ○載馳許穆夫人作也閔其宗國顛覆自傷不能救也衛懿公為狄人所滅國人分散露於漕邑許穆夫人閔衛之亡傷許之小力不能救思歸唁其兄又義不得故賦是詩也
  此亦經明白而序不誤者又有春秋傳可證
  衛
  淇澳美武公之德也有文章又能聽其規諫以禮自防故能入相于周美而作是詩也
  此序疑得之
  ○考槃刺莊公也不能繼先公之業使賢者退而窮處此為美賢者窮處而能安其樂之詩文意甚明然詩文未有見棄於君之意則亦不得為刺莊公矣序蓋失之而未有害於義也至於鄭氏遂有誓不忘君之惡誓不過君之朝誓不告君以善之說則其害義又有甚焉於是程子易其訓詁以為陳其不能忘君之意陳其不得過君之朝陳其不得告君以善則其意忠厚而和平矣然未知鄭氏之失生於序文之誤若但直據詩詞則與其君初不相涉也
  ○碩人閔莊姜也莊公惑於嬖妾使驕上僭莊姜賢而不答終以無子國人閔而憂之
  此序據春秋傳得之
  ○氓刺時也宣公之時禮義消亡淫風大行男女無别遂相奔誘華落色衰復相棄背或乃困而自悔喪其妃耦故序其事以風焉美反正刺淫泆也
  此非刺時宣公未有考故序其事以下亦非是其曰美反正者尤無理
  ○竹竿衛女思歸也適異國而不見答思而能以禮者也
  未見不見答之意
  ○芄蘭刺惠公也驕而無禮大夫刺之
  此詩不可考當闕
  ○河廣宋襄公母歸於衛思而不止故作是詩也○伯兮刺時也言君子行役為王前驅過時而不反焉舊說以詩有為王前驅之文遂以此為春秋所書從王伐鄭之事然詩又言自伯之東則鄭在衛西不得為此行矣序言為王前驅蓋用詩文然似未識其文意也
  ○有狐刺時也衛之男女失時喪其妃耦焉古者國有凶荒則殺禮而多昏會男女之無夫家者所以育人民也
  男女失時之句未安其曰殺禮多昏者周禮大司徒以荒政十有二聚萬民十日多昏者是也序者之意蓋曰衛於此時不能舉此之政耳然亦非詩之正意也長樂劉氏曰夫婦之禮雖不可不謹於其始然民有細微貧弱者或困於凶荒必待禮而後昏則男女之失時者多無室家之養聖人傷之寧邦典之或違而不忍失其昏嫁之時也故有荒政多昏之禮所以使之相依以為生而又以育人民也詩不云乎愷悌君子民之父母苟無子育兆庶之心其能若此哉此則周禮之意也
  ○木瓜美齊桓公也衛國有狄人之敗出處於漕齊桓公救而封之遺之車馬器服焉衛人思之欲厚報之而作是詩也
  說見本篇
  王
  黍離閔宗周也周大夫行役至於宗周過故宗廟宫室盡為禾黍閔周室之顛覆彷徨不忍去而作是詩也○君子于役刺平王也君子行役無期度大夫思其危難以風焉
  此國人行役而室家念之之辭序說誤矣其曰刺平王亦未有考
  ○君子陽陽閔周也君子遭亂相招為禄仕全身遠害而已
  說同上篇
  ○揚之水刺平王也不撫其民而遠屯戍于母家周人怨思焉
  ○中谷有蓷閔周也夫婦日以衰薄凶年飢饉室家相棄爾
  ○兔爰閔周也桓王失信諸侯背叛構怨連禍王師傷敗君子不樂其生焉
  君子不樂其生一句得之餘皆衍說其指桓王蓋據春秋傳鄭伯不朝王以諸侯伐鄭鄭伯禦之王卒大敗祝射王中肩之事然未有以見此詩之為是而作也
  ○藟王族刺平王也周室道衰棄其九族焉
  序說未有據詩意亦不類說己見本篇
  ○采懼讒也
  此淫奔之詩其篇與大車相屬其事與采唐采葑采麥相似其詞與鄭子衿正同序說誤矣
  ○大車刺周大夫也禮義陵遲男女淫奔故陳古以刺今大夫不能聽男女之訟焉
  非刺大夫之詩乃畏大夫之詩
  ○丘中有麻思賢也莊王不明賢人放逐國人思之而作是詩也
  此亦淫奔者之詞其篇上屬大車而語意不莊非望賢之意序亦誤矣
  鄭
  緇衣美武公也父子並為周司徒善於其職國人宜之故美其德以明有國善善之功焉
  此未有據今姑從之
  ○將仲子刺莊公也不勝其母以害其弟弟叔失道而公弗制祭仲諫而公弗聽小不忍以致大亂焉
  事見春秋傳然莆田鄭氏謂此實淫奔之詩無與於莊公叔段之事序蓋失之而說者又從而巧為之說以實其事誤亦甚矣今從其說
  ○叔于田刺莊公也叔處于京繕甲治兵以出于田國人說而歸之
  國人之心貳于叔而歌其田狩適野之事初非以刺莊公亦非說其出于田而後歸之也或曰段以國君貴弟受封大邑有人民兵甲之衆不得出居閭巷下雜民伍此詩恐亦民間男女相說之詞耳
  ○大叔于田刺莊公也叔多才而好勇不義而得衆也此詩與上篇意同非刺莊公也下兩句得之
  ○清人刺文公也高克好利而不顧其君文公惡而欲遠之不能使高克將兵而禦敵于竟陳其師旅翺翔河上久而不召衆散而歸高克奔陳公子素惡高克進之不以禮文公退之不以道危國亡師之本故作是詩也按此序蓋本春秋傳而以他說廣之未詳所据孔氏正義又据序文而以是詩為公子素之作然則進之當作之進今文誤也
  ○羔裘刺朝也言古之君子以風其朝焉
  序以變風不應有美故以此為言古以刺今之詩今詳詩意恐未必然且當時鄭之大夫如子皮子產之徒豈無可以當此詩者但今不可考耳
  ○遵大路思君子也莊公失道君子去之國人思望焉此亦淫亂之詩序說誤矣
  ○女曰雞鳴刺不說德也陳古義以刺今不說德而好色也
  此亦未有以見其陳古刺今之意
  ○有女同車刺忽也鄭人刺忽之不昏于齊太子忽嘗有功于齊齊侯請妻之齊女賢而不取卒以無大國之助至于見逐故國人刺之
  按春秋傳齊侯欲以文姜妻鄭太子忽忽辭人問其故忽曰人各有耦齊大非吾耦也詩曰自求多福在我而已大國何為其後北戎侵齊鄭伯使忽帥師救之敗戎師齊侯又請妻之忽曰無事於齊吾猶不敢今以君命奔齊之急而受室以歸是以師昏也民其謂我何遂辭諸鄭伯祭仲謂忽曰君多内寵子無大援將不立忽又不聽及即位遂為祭仲所逐此序文所據以為說者也然以今考之此詩未必為忽而作序者但見孟姜二字遂指以為齊女而附之於忽耳假如其說則忽之辭昏未為不正而可刺至其失國則又特以勢援寡不能自定亦未有可刺之罪也序乃以為國人作詩以刺之其亦誤矣後之讀者又襲其誤必欲鍛鍊羅織文致其罪而不肯赦徒欲以徇說詩者之謬而不知其失是非之正害義理之公以亂聖經之本旨而壞學者之心術故予不可以不辨
  ○山有扶蘇刺忽也所美非美然
  此下四詩及揚之水皆男女戲謔之詞序之者不得其說而例以為刺忽殊無情理
  ○籜兮刺忽也君弱臣彊不倡而和也
  見上
  ○狡童刺忽也不能與賢人圖事權臣擅命也
  昭公嘗為鄭國之君而不幸失國非有大惡使其民疾之如寇讎也況方刺其不能與賢人圖事權臣擅命則是公猶在位也豈可忘其君臣之分而遽以狡童目之耶且昭公之為人柔懦疎濶不可謂狡即位之時年已壯大不可謂童以是名之殊不相似而序於山有扶蘇所謂狡童者方指昭公之所美至於此篇則遂移以指公之身焉則其舛又甚而非詩之本旨明矣大扺序者之於鄭詩凡不得其說者則舉而歸之於忽文義一失而其害於義理有不可勝言者一則使昭公無辜而被謗二則使詩人脱其淫謔之實罪而麗於訕上悖理之虚惡三則厚誣聖人刪述之意以為實賤昭公之守正而深與詩人之無禮於其君凡此皆非小失而後之說者猶或主之其論愈精其害愈甚學者不可以不察也
  ○褰裳思見正也狂童恣行國人思大國之正已也此序之失蓋本於子大叔韓宣子之言而不察其斷章取義之意耳
  ○丰刺亂也昏姻之道缺陽倡而隂不和男行而女不隨
  此淫奔之詩序說誤矣
  ○東門之墠刺亂也男女有不待禮而相奔者也此序得之
  ○風雨思君子也亂世則思君子不改其度焉
  序意甚美然考詩之詞輕佻狎暱非思賢之意也
  ○子衿刺學校廢也亂世則學校不修焉
  疑同上篇蓋其詞意儇薄施之學校尤不相似也
  ○揚之水閔無臣也君子閔忽之無忠臣良士終以死亡而作是詩也
  此男女要結之詞序說誤矣
  ○出其東門閔亂也公子五爭兵革不息男女相棄民人思保其室家焉
  五爭事見春秋傳然非此之謂也此乃惡淫奔者之詞序誤
  ○野有蔓草思遇時也君之澤不下流民窮於兵革男女失時思不期而會焉
  東萊呂氏曰君之澤不下流廼講師見零露之語從而附益之
  ○溱洧刺亂也兵革不息男女相棄淫風大行莫之能

  鄭俗淫亂乃其風聲氣習流傳已久不為兵革不息男女相棄而後然也
  齊
  雞鳴思賢妃也哀公荒淫怠慢故陳賢妃貞女夙夜警戒相成之道焉
  此序得之但哀公未有所考豈亦以諡惡而得之歟
  ○還刺荒也哀公好田獵從禽獸而無厭國人化之遂成風俗習於田獵謂之賢閑於馳逐謂之好焉
  同上
  ○著刺時也時不親迎也
  ○東方之日刺衰也君臣失道男女淫奔不能以禮化也
  此男女淫奔者所自作非有刺也其曰君臣失道者尤無所謂
  ○東方未明刺無節也朝廷興居無節號令不時挈壺氏不能掌其職焉
  夏官挈壺氏下士六人挈縣挈之名壺盛水器蓋置壺浮箭以為晝夜之節也漏刻不明固可以見其無政然所以興居無節號令不時則未必皆挈壺氏之罪也
 


国学迷 御選古文淵鑒·卷一~卷二 御選古文淵鑒·卷三~卷四 御選古文淵鑒·卷五~卷六 御選古文淵鑒·卷七~卷八 御選古文淵鑒·卷九~卷十 御選古文淵鑒·卷十一~卷十二 御選古文淵鑒·卷十三~卷十四 御選古文淵鑒·卷十五~卷十六 御選古文淵鑒·卷十七~卷十八 御選古文淵鑒·卷十九~卷二十 御選古文淵鑒·卷二十一~卷二十二 御選古文淵鑒·卷二十三 御選古文淵鑒·卷二十四~卷二十五 御選古文淵鑒·卷二十六~卷二十七 御選古文淵鑒·卷二十八~卷二十九 御選古文淵鑒·卷三十~卷三十一 御選古文淵鑒·卷三十二 御選古文淵鑒·卷三十三~卷三十四 御選古文淵鑒·卷三十五~卷三十六 御選古文淵鑒·卷三十七~卷三十八 御選古文淵鑒·卷三十九~卷四十 御選古文淵鑒·卷四十一~卷四十二 御選古文淵鑒·卷四十三 御選古文淵鑒·卷四十四 御選古文淵鑒·卷四十五 御選古文淵鑒·卷四十六 御選古文淵鑒·卷四十八~卷四十九 御選古文淵鑒·卷五十 御選古文淵鑒·卷五十一 御選古文淵鑒·卷五十二 御選古文淵鑒·卷五十三~卷五十四 御選古文淵鑒·卷五十五~卷五十六 御選古文淵鑒·卷五十七~卷五十八 御選古文淵鑒·卷五十九~卷六十 御選古文淵鑒·卷六十一~卷六十二 御選古文淵鑒·卷六十三~卷六十四 御定歷代賦彙·目錄卷上 御定歷代賦彙·目錄卷下 御定歷代賦彙·卷一~卷二 御定歷代賦彙·卷三~卷四 御定歷代賦彙·卷五~卷六 御定歷代賦彙·卷七~卷八 御定歷代賦彙·卷九 御定歷代賦彙·卷十~卷十一 御定歷代賦彙·卷十二~卷十三 御定歷代賦彙·卷十四~卷十五 御定歷代賦彙·卷十六~卷十八 御定歷代賦彙·卷十九~卷二十 御定歷代賦彙·卷二十一~卷二十二 御定歷代賦彙·卷二十三~卷二十四 御定歷代賦彙·卷二十五~卷二十六 御定歷代賦彙·卷二十七~卷二十八 御定歷代賦彙·卷二十九~卷三十 御定歷代賦彙·卷三十一~卷三十二 御定歷代賦彙·卷三十三~卷三十四 御定歷代賦彙·卷三十五~卷三十六 御定歷代賦彙·卷三十七~卷三十八 御定歷代賦彙·卷三十九~卷四十 御定歷代賦彙·卷四十一~卷四十二 御定歷代賦彙·卷四十三~卷四十四 鄭成功_李旭編著.pdf 陸皓東、史堅如_何伯言編著.pdf 蘇聯建國史_楊幼炯撰.pdf 閱讀與寫作_夏丐尊,葉紹鈞合著.pdf 胡適文存 33_胡適著.pdf 中國的地理基礎_葛德石著, 薛貽源譯.pdf 檳榔嶼志略_姚枬,張禮千著.pdf 古代文化史_Ch. Seignobos著, 陳建民譯.pdf 新東北指南_王惠民主編.pdf 澳洲建國史_駱介子著.pdf 政府與中共代表會談記要_國際出版社編.pdf 現代公文程式_董浩編纂.pdf 讀和寫_沐紹良著.pdf 現代英文選Contemporary English essays_盧克斯等原著, 錢歌川譯注.pdf 中共統治區寫眞_樂天著.pdf 拜倫傳_尼柯爾(Nichol,John,1833-1894)撰 高殿森譯.pdf 歷史哲學綱要_黑格爾著, 王靈皋譯.pdf 戰時西南_楊紀著.pdf 初訪美國_費孝通著.pdf 怎樣學習國語和國文_許壽裳編.pdf 陳第年譜_金雲銘著.pdf 卞和 - 新詩集_汪玉岑著.pdf 中國通史二2_呂思勉著.pdf 羅斯福之生平_經小川編著.pdf 中國文學史_林庚著.pdf 滇西邊區考察記_方國瑜著.pdf 車里宣慰世系考訂_李拂一著, 國立雲南大學西南文化研究室編.pdf 抗戰回憶錄_薛岳著.pdf 黃梨洲學譜_謝國楨編著.pdf 西域南海史地考證譯叢續編_伯希和等撰 馮承鈞譯, 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編譯委員會編.pdf 英國史上1_屈勒味林著, 錢端升譯.pdf 英國史下3_屈勒味林著, 錢端升譯.pdf 樂府古辭考_陸侃如編纂.pdf 訓詁學引論_何仲英著.pdf 顧寧人學譜_謝國楨著.pdf 國故新探_唐鉞著.pdf 兩極區域誌_R. N. Rudmose Brown著, 黃靜淵譯.pdf 中國文字之起源及變遷_吳貫因著.pdf 古韻學源流_黃永鎮著.pdf 二十五史人名索引_二十五史刊行委員會編著.pdf 語文通論_郭紹虞著.pdf 開明國文講義 11_夏丏尊等合編.pdf 開明國文講義 22_夏丏尊等合編.pdf 開明國文講義 33_夏丏尊等合編.pdf 文藝心理學_朱光潛著.pdf 文學概論_本間久雄著, 章錫琛譯.pdf 中國文學論集 11_鄭振鐸著.pdf 中國文學論集 22_鄭振鐸著.pdf 元人雜劇序說_靑木正兒著, 隋樹森譯.pdf 中國文學史簡編_陸侃如,馮沅君合著.pdf 隋唐五代史. 上編_藍文徵撰.pdf 中國文學批評史. 上_郭紹虞著.pdf 魏晉六朝文學批評史_羅根澤撰.pdf 重訪英倫_費孝通著.pdf 中法越南關係始末_邵循正撰.pdf 歐洲文藝復興史_蔣方震著.pdf 陽明先生傳纂 - 附陽明弟子傳纂_余重耀輯.pdf 中國韵文通論_陳鐘凡著.pdf 情為語變之原論_(德)師辟伯著, 章士釗譯.pdf 讀騷論微初集_游國恩著.pdf 歷史哲學_G. F. Hegel著, 王造時,謝詒徵譯.pdf 德清蔡渭生先生年譜_蔡渭生編,.pdf 周止庵先生別傳_周叔媜著.pdf 中國史學史_金毓黻著.pdf 歷史研究法_呂思勉著.pdf 談文人_洪為法著.pdf 江西省古今政治地理沿革總略 八十三縣沿革考略_吳宗慈,辛際周編.pdf 江西省古今政治地理沿革圖_吳宗慈繪編.pdf 江西省歷代文武科鼎甲考表 - 附科擧考試制度述略_秦是予,吳宗慈編著.pdf 江西全省歷代人物諡號彙表 - 附各縣统計表_吳宗慈,劉扶青合编.pdf 禹貢地理今釋_楊大鈊撰.pdf 十四朝文學要略_劉永濟著.pdf 馬丁.伊登_傑克.倫敦(Jack London,1876-1916)著.pdf 明清兩代宮苑建置沿革圖考_朱偰著.pdf 歷史哲學論叢_常乃惠著.pdf 中國音韵學研究_高本漢(Karlgren,Klas Bernhard Johannes)著, 趙元任,羅常培,李方桂合譯.pdf 宋元以來俗字譜_劉復,李家瑞編.pdf 兩漢太守刺史表_嚴耕望輯.pdf 方豪文錄_方豪著.pdf 元魏諸鎮考_張維著,.pdf 蘭州古今注_張維撰,.pdf 廣韻 上1_陳彭年等撰.pdf 廣韻 下2_陳彭年等撰.pdf 中國六大文豪_謝无量編輯.pdf 公文處理法_周連寬撰.pdf 閑人閒話_洪炎秋撰.pdf 歷代名人年譜_吳榮光編.pdf 東蒙古遼代舊城探考記_牟里(Jos. Mullie) 馮承鈞譯.pdf 交廣印度兩道考_伯希和(Paul Pelliot)著, 馮承鈞譯.pdf 占婆史_Georges Maspero著, 馮承鈞譯.pdf 大元馬政記.官制雜記_不著撰者.pdf 庚申外史_(明)權衡撰.pdf 壯志千秋 - 陸軍第五十八軍抗日戰史_黃聲遠著.pdf 徐州綏靖概要_謝聲溢編.pdf 日本內幕_佛里雪爾(Wilfrid Fleisher)原著, 董德芳編譯.pdf 越南問題_陳序經著.pdf 雲南蒼洱境考古報告甲編_吳金鼎,曾昭燏,王介忱著 曾昭燏縮寫.pdf 八年抗戰經過概要_陳誠著.pdf 八年抗戰經過概要附圖.pdf 中華通史一1_章嶔著.pdf 中華通史二2_章嶔著.pdf 中華通史三3_章嶔著.pdf 花間集_(唐)趙崇祚編著.pdf 法勒第傳_馬丁(Martin,Thomas)撰 何肇菁譯.pdf 周秦兩漢文學批評史_羅根澤撰.pdf 文藝批評論_梁實秋編.pdf 林肯傳_羅德維基撰 程伯群譯.pdf 中國文學史講話 22_陳子展撰.pdf 中國文學史講話 33_陳子展撰.pdf 近古文學概論_徐嘉瑞撰.pdf 時事評論作法_郭步陶撰.pdf 張南軒先生文集_(宋)張栻撰.pdf 畫一敎育機關公文程式辦法_敎育部製定.pdf 中國史學史概論_王玉璋著.pdf 涉史隨筆7_(宋)葛洪撰.pdf 臨漢隱居詩話35_(宋)魏泰撰.pdf 歸潛志36_(金)劉祁撰.pdf 歸潛志37_(金)劉祁撰.pdf 歸潛志38_(金)劉祁撰.pdf 默記59_王銍撰.pdf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