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诗地理考 宋 王应麟

诗地理考 宋 王应麟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三
  詩地理攷      詩類
  提要
  【臣】等謹案詩地理攷六卷宋王應麟撰其書全録鄭氏詩譜又旁採爾雅說文地志水經以及先儒之言凡涉於詩中川谷地名者薈萃成編然皆兼采諸書案而不斷故得失往往並存如小雅六月之四章玁狁匪茹整居焦穫侵鎬及方至於涇陽其五章曰薄伐玁狁至於太原其地於周為西北鎬方在涇陽外焦穫又在其外而太原更在焦穫之外故劉向疏稱千里之鎬猶以為遠孔頴達乃引郭璞爾雅注池陽之瓠中以釋焦穫考漢書池陽屬左馮翊而涇陽屬安定不應先至焦穫乃至涇陽頴達又以太原為晉陽是玁狁西來周師東出尤乖地理之實殊失訂正又大雅韓奕首章曰奕奕梁山其六章曰溥彼韓城燕師所完應麟引漢志夏陽之梁山通典同州韓城縣古韓國以存舊說兼引王肅言燕為北燕國及涿郡方城縣有韓侯城以備參攷不知漢王符潜夫論曰昔周宣王時有韓其國近燕水經注亦曰高梁水首受㶟水於戾陵堰水此有梁山是王肅之說確有明證應麟兼持兩端亦失斷制然如騶虞毛傳云仁獸賈誼新書則曰騶者天子之囿俟我于著毛傳云門屏之間曰著漢志則以為濟南著縣彪池北流毛傳云彪流貌水經注則有彪池水十道志亦謂彪池一名聖女泉兼采異聞亦資考證他如二子乘舟引左傳盜待于莘之說秦穆三良引括地志冢在雍縣之說皆經無明文而因事以存其地其徵引實為該洽固說詩者所宜考也乾隆四十三年九月恭校上
  總纂【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欽定四庫全書
  詩地理攷卷一     宋 王應麟 撰總說
  王制天子五年一巡守命大師陳詩以觀民風
  書大傳聖王巡十有二州觀其風俗習其情性因論十有二俗定以六律五聲八音七始【漢食貨志孟春之月羣居者將散行人振木鐸徇于路以采詩獻之大師比其音律以問于天子】
  太史公曰聞之董生詩記山川谿谷禽獸草木故長於風匡衡曰竊考國風之詩周南召南被賢聖之化深故篤於行而亷於色鄭伯好勇而國人暴虎秦穆貴信而士多從死陳夫人好巫而民淫祀晉候好儉而民畜聚大王躬仁邠國貴恕由此觀之治天下者審所上而已鄭氏詩譜序詩之興也諒不於上皇之世大庭軒轅逮於高辛其詩冇亡載籍亦蔑云焉虞書曰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然則詩之道放於此乎有夏承之篇章泯棄靡有孑遺邇及商王不風不雅何者論功頌德所以將順其美刺過譏失所以匡救其惡各於其黨則爲法者彰顯為戒者著明周自后稷播種百穀黎民阻飢兹時乃粒自傳於此名也陶唐之末中葉公劉亦世修其業以明民共財至於大王王季克堪顧天文武之德光熙前緒以集大命於厥身遂爲天下父母使民有政有居其時詩風有周南召南雅有鹿鳴文王之屬及成王周公太平制禮作樂而有頌聲興焉盛之至也本之由此風雅而來故皆録之謂之詩之正經後王稍更陵遲懿王始受譖亨齊哀公夷身失禮之後邶不尊賢自是而下厲也幽也政教尤衰周室大壞十月之交民勞板蕩勃爾俱作衆國紛然刺怨相尋五霸之末上無天子下無方伯善者誰賞惡者誰罰紀綱絶矣故孔子録懿王夷王時詩訖於陳靈公淫亂之事謂之變風變雅以爲勤民恤功昭事上帝則受頌聲宏福如彼若違而弗用則被劫殺大禍如此吉凶之所由憂娛之萌漸昭昭在斯足作後王之鑒於是止矣夷厲已上歲數不明大史年表自共和始歷宣幽平王而得春秋次第以立斯譜欲知源流清濁之所處則循其上下而省之欲知風化芳臭氣澤之所及則傍行而觀之此詩大綱也舉一綱而萬目張解一卷而衆篇明於力則鮮於思則寡其諸君子亦有樂於是與
  文中子曰諸侯不貢詩天子不採風樂官不達雅國史不明變斯則久矣詩者民之情性也情性能亡乎非民無詩職詩者之罪也
  周南【召南】
  鄭氏譜曰周召者禹貢雍州岐山之陽地名今屬右扶風美陽縣地形險阻而原田肥美周之先公曰大王者避狄難自豳始遷焉而修德建王業商王帝乙之初命其子王季為西伯至紂又命文王典治南國江漢汝旁之諸侯於時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故雍梁荆豫徐揚之人咸被其德而從之文王受命作邑於豐乃分岐邦周召之地為周公旦召公奭之采地施先公之教於己所職之國武王伐紂定天下巡守述職陳誦諸國之詩以觀民風俗六州者得二公之德化尤純故獨録之屬之大師分而國之其得聖人之化者謂之周南得賢人之化者謂之召南言二公之德敎自岐而行於南國也乃棄其餘謂此爲風之正經初古公亶父聿來胥宇爰及姜女其後大任思媚周姜大姒嗣徽音歷世有賢妃之助以致其治文王刑於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是故二國之詩以后妃夫人之德為首終以麟趾騶虞言后妃夫人有斯德興助其君子皆可以成功至于獲嘉瑞風之始所以風化天下而正夫婦焉故周公作樂用之鄉人焉用之邦國焉或謂之房中之樂者后妃夫人侍御於其君子女史歌之以節義序故耳射禮天子以騶虞諸侯以貍首大夫以采蘋士以采蘩為節今無貍首周衰諸侯竝僭而去之孔子録詩不得也爲禮樂之記者從後存之遂不得其次序周公封魯諡曰文公召公封燕諡曰康公元子世之其次子亦世守采地在王官春秋時周公召公是也問者曰周南召南之詩為風之正經則然矣自此之後南國諸侯政之興衰何以無變風答曰陳諸國之詩者將以知其缺失省方設敎為黜陟時徐及吳楚僭號稱王不承天子之風今棄其詩夷狄之也其餘江黄六蓼之屬既驅陷於彼俗又亦小國猶邾滕紀莒之等夷其詩蔑而不得列於此【黄氏曰二南皆文王之化而附之二公豈容有聖賢之辨】
  孔氏曰或以為東謂之周西謂之召事無所出未可明也【陳氏曰周公召公為天子之二老分治岐之東西自岐以東周公主之然岐東之地宗周在焉故雖周公所治之國其實王者之風也】 朱氏曰周國名南南方諸侯之國也文王使周公為政於國中而召公宣布於諸侯於是德化大成於内而南方諸侯之國江沱汝漢之間莫不從化成王立周公相之制禮作樂乃采文王之世風化所及民俗之詩其得之國中者雜以南國之詩而謂之周南言自天子之國而被於諸侯不但國中而已也其得之南國者則直謂之召南言自方伯之國被於南方而不敢繫於天子也岐周在今鳳翔府岐山縣【括地志周公故城在岐山縣北九里召公故城在岐山縣西南十里此周召之采邑也】 史記正義太王居周原因號曰周 通鑑外紀古公邑于岐山之陽始改國曰周 郡國志美陽有周城 括地志周城一名美陽城在雍州武功縣西北二十五里即太王城也【今京兆府】左傳周桓公注周采地扶風雍縣東北有周城 史記自序太史公留滯周南【摯虞曰古之周南今之洛陽張晏曰洛陽而謂周南者自陜以東皆周南之地】 補傳曰武王克商又分二公爲左右成王時復分陜以東周公主之分陜以西召公主之【周公居東為洛陽召公居西即雍縣召亭雍與洛皆周之中土其化行於南國】孔子論先王之道必及周召述三王之迹亦必及周召見聖人屬意於此國風終於美周公二雅終於思召公聖人刪詩蓋傷衰亂之極非周召不能救也 公羊傳自陜而東者周公主之自陜而西者召公主之【注陜蓋今弘農陜縣是也 水經陜縣故城注云周召分伯以此城為東西之别 孔氏曰公羊傳漢世之書陜縣漢弘農郡所治其地居二京之中故以為二伯分掌之界周之所分亦當然也 朱氏曰公羊分陜之說可疑蓋陜東地廣陜西只是關中雍州之地恐不應分得如此不均】 黄氏曰分陜當在武王得天下之後而二南之繫當在二公既分陜之後 郡國志陜縣有陜陌二伯所分 括地志陜原在陜州陜縣西南二十五里分陜從原爲界【集古録陜州石柱相傳以為周召分陜所立以别地里】 呂氏春秋禹巡省南土塗山氏之女候禹于塗山之陽乃作歌曰候人兮猗實始作為南音周公召公取風焉以為周南召南【程氏曰鼓鐘之詩曰以雅以南季札觀樂有舞南籥者二南之籥也文王世子有胥鼓南則南之為樂信矣孔叢子云孔子讀詩曰吾於二南見周道之所成 左傳吳公子札觀周樂歌周南召南曰美哉始基之矣猶未也然勤而不怨矣 儀禮注昔大王王季居岐山之陽躬行召南之敎以興王業及文王而行周南之敎以受命】
  自北而南
  孔氏曰書西伯戡黎注云文王爲雍州之伯南兼梁荆文王之國在於岐周東北近於紂都西北迫於戎狄
  故其風化南行也從岐周被江漢之域
  河洲
  朱氏曰河北方流水之通名【莊子音義云北人名水皆曰河】 曹氏曰周地東表大河【禹貢注雍州東據河】 爾雅水中可居曰洲 韓詩章句曰河之洲蔽隱無人之處【說文作州】
  南有樛木【南有喬木】
  毛氏曰南南土也鄭氏曰南土謂荆揚之域 孔氏曰木盛莫如南土禹貢揚州厥木惟喬周官正南曰荆州東南曰揚州二州竟界連接故以南土為荆揚與南有喬木同【朱氏曰南南山也】
  南國
  朱氏曰南方之國即今興元府京西湖北等路諸州【周書大匡曰三州之侯咸率程典曰六州之侯奉勤于商 六州雍梁荆豫徐揚歸文王】
  漢廣 江漢之域
  韓詩漢廣悦人也江之漾矣【漾長也 說文作羕】 黄氏曰江水自茂州汶山縣至通州海門縣入海漢水二源一源出秦州天水縣謂之西漢水至恭州巴中縣入江一源出大安軍三泉縣謂之東漢水至漢陽軍入江【水經注地理郡國志竝言漢有二源東出氐道西出西縣東西兩川俱出嶓冢而同為漢水 通典秦州上邽縣嶓冢山西漢水所出經嘉陵曰嘉陵江經閬中曰閬江漢中金牛縣嶓冢山禹導水至此為漢水亦曰沔水上邽今廢入清水金牛今廢入襃城 蔡氏曰東源在今西縣之西西源在今三泉縣之東】 李氏曰漢水出興元府西縣嶓冢山【水經鮒嵎山】東流至漢陽軍大别山南入于江【水經至江夏沙羨縣北南入于江今鄂州江夏縣】江水出茂州汶山【岷山又謂之汶山今汶山縣朱氏曰出永康軍岷山】 東流至蘇州許浦入海【朱氏曰東流與漢水合東北入海 杜氏曰經南郡江夏至廣陵入海】大别之東彭蠡之西乃江漢合流之處【作詩者在江漢合流之處 易氏曰江自歸州秭歸至鄂州武昌凡一千四百餘里漢自均州武當至漢陽軍漢陽縣凡一千四百餘里皆荆州之地江漢分流於其間至是合流 括地志江水源出岷州南岷山過荆州與漢水合漢水源出梁州金牛縣東二十八里嶓冢山至荆州與大江合為夏水】 夾漈鄭氏曰周爲河洛召爲岐雍河洛之南瀕江岐雍之南瀕漢江漢之間二南之地詩之所起在於此屈宋以來騷人辭客多生江漢故仲尼以二南之地為作詩之始 林氏曰江漢在楚地詩之萌牙自楚人之故云江漢之域詩一變而為楚辭即屈原宋玉為之唱是文章鼓吹多出於楚也 朱氏曰江漢之俗其女好遊漢魏以後猶然如大堤之曲可見也【水經注方山下水曲之隈云漢女昔遊處也張衡南都賦遊女弄珠於漢皋之曲漢皋即方山之異名在襄陽縣】 孔氏曰江漢之域即荆梁二州 戴氏曰漢廣採於江漢而得之 嚴氏曰江水尤深闊於漢故止言不可泳而江言不可方【爾雅漢南曰荆州江南曰揚州注此蓋殷制陳氏曰汝墳是已被文王之化者江漢是聞文王之化而未被其澤者】
  汝墳
  韓詩汝墳辭家也列女傳周南大夫受命平治水土過時不來其妻恐其懈於王事言國家多難惟勉強之無有譴怒遺父母憂乃作詩 李氏曰汝水周南之水也出汝州魯山東南【朱氏曰出汝州梁縣天息山博物志出燕泉山 水經注亦出魯陽縣大孟山 地理志出定陵縣高陵山 魯陽今汝州魯山縣定陵今潁昌府舞陽縣】至蔡州褒信縣入淮【杜氏曰至褒信入睢 朱氏曰逕蔡潁州入淮地理志至新蔡入淮 說文出盧氏還歸山東入淮】 爾雅汝爲濆郭璞注引詩遵彼汝濆大水溢出别為小水之名又曰汝有濆疏李巡曰汝旁有肥美之地【水經注濆水亦謂大㶏水爾雅汝有濆濆者汝别也】 周禮大司徒注水厓曰墳毛氏曰墳大防也【楚辭哀郢登大墳以遠望朱氏曰水中高者曰墳詩汝墳是也】
  孔氏曰謂汝水之側厓岸汝墳之國以汝厓表國所在猶江漢之域非國名也伐薪宜於厓岸大防之上不宜在汝濆之間字當從土【地理志汝南郡汝隂縣莽曰汝濆輿地廣記汝隂縣唐為潁州】孔氏曰汝漢之濱先被文王之敎 戴氏曰汝濆採
  於汝墳之國而得之【郡國志汝南郡汝隂注地道記有陶丘鄉詩所謂汝濆】
  王室
  朱氏曰王室指紂所都也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而率商之叛國以事紂故汝墳之人猶以文王之命供紂之役 段氏曰周民猶知商之為王室文王之心可見矣
  召南
  釋文召地名在岐山之陽扶風雍縣南有召亭 朱氏曰召公奭之采邑也 水經注雍水東逕邵亭南世謂之樹亭川【蓋聲相近】亭故召公之采邑又京相璠曰亭在周城南五十里 郡國志注雍召穆公采邑【穆公康公之後】 括地志邵亭故城在岐州岐山縣西南十里故召公邑【今鳳翔府】 程氏曰召伯為諸候長故諸侯之風主之於召南【陳氏曰自岐以西召公主之故岐西之地為召公專主諸侯之國而為諸侯之風 朱氏曰分岐東西之說無據而召公所分之地愈狹蓋僅得隴西天水數邵之地耳恐無此理】 蘇氏曰文王治周所以為其國者屬之周公所以交於諸侯者屬之召公天雅曰昔先王受命有如召公日辟國百里言其治外也 鄭氏曰食采於召作上公為二伯 孔氏曰食采文王時為伯武王時【樂記武工分周公左召公右】孟子云文王以百里王則周召之地共方百里而皆名曰周其召是周内之别名【康王之誥大保率西方諸侯】 傅氏曰二南之國始於文王之分岐成於武王之分陜而其詩定於周公之作樂李氏曰江漢汝墳即陜之東也江沱即陜之西也 孔氏曰春秋時周公召公别於東都受采存本周召之名非復岐周之地晉書地道記河東郡垣縣有召亭周則未聞今為召州是也【唐地理志絳州垣縣武德元年曰邵州今垣曲縣】 通典河南府王屋縣古召公之邑【今屬孟州】 傅氏曰武王分陜之後徙於王屋【郡縣志王屋縣本周時召武公之采邑 今按此春秋時召公之采地】
  甘棠 南國
  九域志召伯甘棠樹在陜州府署西南隅 括地志召伯廟在洛州夀安縣西北五里召伯聽訟甘棠之下周人思之不伐其樹後人懷其德因立廟有棠在九曲城東阜上【今河南府】 說苑傳曰召公述職當桑蠶之時不欲變民事故不入邑中舍于甘棠之下而聽斷焉陜間之人皆得其所是故後世思而歌詠之 曹氏曰繫之周公則由雍州以至荆揚東南之域也繫之召公則由岐山以至梁益西南之域也武王伐紂有庸蜀羌髳微盧彭濮八國之人為助其服周之化久矣召伯能以先王所以敎者宣明於其國是以見美也
  江有汜
  爾雅水決復入為汜 朱氏曰今江陵漢陽安復之間蓋多有之【楚辭哀郢遵江夏以流亡江大江也夏水也或以為自江而别以通于漢復入江冬竭夏流故謂之夏其入江處今名夏口即詩所謂江有汜也 洪氏楚辭補注曰水經云夏水出江流于江陵縣東南注云江津豫章口東會中夏口是夏水之首江之汜也】 說文作
  洍
  江沱
  禹貢荆州梁州皆有沱孔氏曰源梁州入荆州【水經氐道縣江水又東别為沱注云開明之所鑿也郭景純謂玉壘作東别之標今茂州汶山縣 通典沱水在彭州唐昌縣今崇寜縣】 蔡氏曰爾雅水自江出為沱南郡枝江縣有沱水然其流入江而非出於江也華容縣有夏水首出于江尾入于沔亦謂之沱此荆州之沱蜀郡郫縣江沱在東西入大江【今成都府郫縣】汶江縣江沱在西南東入江【今永康軍導江縣】此梁州之沱 黄氏曰沱自導江縣分江東至眉州彭山縣入江 李氏曰禹貢岷山導江東别為沱梁州之域也江沱之間即梁州之界乃岐西之地居江沱者以江沱起興
  江有渚
  韓詩章句一溢一否曰渚 爾雅小洲曰陼 毛氏曰水歧成渚
  騶虞
  賈誼新書騶者天子之囿也虞者囿之司獸者也 魯詩傳曰古有梁騶者天子之田也【班固東都賦制同乎梁鄒 歐陽氏曰賈誼以騶者文王之囿名國君順時畋于騶囿之中】
  邶【鄘衛】
  鄭氏譜曰邶鄘衛者商紂畿内方千里之地其封域在禹貢冀州大行之東北踰衡漳東及兗州桑土之野周武王伐紂以其京師封紂子武庚為殷後庶殷頑民被紂化日久未可以建諸侯乃三分其地置三監使管叔蔡叔霍叔尹而敎之【黄氏曰管今鄭州管城蔡 今蔡州上蔡霍今晉州霍邑】自紂城而北謂之邶南謂之鄘東謂之衛武王既喪管叔及其羣弟見周公將攝政乃流言於國曰公將不利於孺子周公避之居東都二年秋大熟未穫有䨓電疾風之異乃後成王悦而迎之反而遂居攝三監導武庚叛成王既黜殷命殺武庚復伐三監更於此三國建諸侯以殷餘民封康叔於衛使為之長【康誥疏曰三年滅三監七年始封康叔書傳云四年封】後世子孫稍幷彼二國混而名之七世至頃侯當周夷王時衛國政衰變風始作作者各有所傷從其國本而異之爲邶鄘衛之詩焉 地理志河内本殷之舊都周既滅殷分其畿内爲三國詩風邶庸衛國是也鄁以封紂子武庚庸管叔尹之衛蔡叔尹之以監殷民謂之三監故書序曰武王崩三監畔【孫毓云三監當有霍叔鄭義為長】周公誅之盡以其地封弟康叔號曰孟侯以夾輔周室【孔氏曰如志之言則康叔初封即兼彼二國非子孫矣服䖍依以為說鄭不然者以周之大國不過五百里王畿千里康叔與之同反過周公非其制也】遷邶庸之民于雒邑故邶庸衛三國之詩相與同風邶詩曰在浚之下庸曰在浚之郊邶又曰亦流于淇河水洋洋【顔師古曰今邶詩無此句】庸曰送我淇上在彼中河衛曰瞻彼淇奥河水洋洋故吳公子札聘魯觀周樂聞邶庸衛之歌曰美哉淵乎吾聞康叔之德如是是其衛風乎至十六世懿公無道為狄所滅齊桓公率諸侯伐狄而更封衛於河南曹楚丘是為文公而河内殷虛更屬於晉康叔之風既歇而紂之化猶存故俗剛彊多豪桀侵奪薄恩禮好生分 孔氏曰詩人所作自歌土風驗其水土之名知其國之所在衛曰送子涉淇至于頓丘頓丘今為郡名在朝歌紂都之東也紂都河北而鄘曰在彼中河鄘境在南明矣都既近西明不分國故以為邶在北三國之境地相連接故邶曰亦流于淇鄘曰送我乎淇之上矣衛曰瞻彼淇奥是以三國皆言淇也頃公之惡邶人刺之則頃公已前已兼邶其鄘或亦然矣周自昭王以後政敎陵遟諸侯或強弱相陵故得兼彼二國混一其境同名曰衛也此殷畿千里不必邶鄘之地止建二國也或多建國數漸并於衛 程氏曰諸侯擅相侵伐衛首并邶鄘之地故為變風之首董氏曰邶鄘同姓受封國也商俗靡靡周雖化革其俗其風尚不盡變俗易感而風易變者亡國之餘音也風首衛且先邶鄘以著滅也 張氏曰周之興也商民後革及其衰也衛風先變 薛氏曰邶鄘滅而音存故非衛所能亂 朱氏曰邶鄘不詳其始封邶鄘之詩皆主衛事而必存其舊號者豈其聲之異歟 補傳曰邶古作鄁邶鄘衛皆以水得名邶水在太山之阜滽水出宜蘇山衛水在靈夀【即真定】 郡國志河内郡朝歌北有邶國【通典衛州衛縣漢朝歌縣 九域志熙寜六年省衛縣為鎮入黎陽】 周書作雒曰俾康叔宇于殷俾中旄父宇于東【注東謂衛殷鄁鄘康叔代霍叔中旄代管叔】歐陽氏曰變風自懿王始作【懿王時齊風始變夷王時衛風始變厲王時陳】
  【風始變周召共和唐風始變宣王時秦風始變平王時鄭風始變惠王時曹風始變 張氏曰詩之變自齊始曷為昉乎此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婦正莫先于二南變莫甚于衛蓋自商民始也 元城劉氏曰以其地本商之畿内故在王黍離上 氏族略自紂城而東謂之邶未詳張氏曰衛并鄘邶鄘之詩皆衛也晉并魏而魏之詩非晉然其詩亦相附近何也其聲類也魏唐皆儉故也鄭并鄶而鄶獨遠於鄭何也其聲不類也自檜以下所不足叙也以為是相去也無幾爾故季札觀樂於魯歌邶鄘衛則合之歌魏歌唐則别之歌鄭歌檜則遠之蓋因以為識焉】
  城漕
  通典滑州白馬縣衛國漕邑【左傳作曹】戴公廬于曹即此孔氏曰漕地在鄘而邶曰土國城漕國人所築之城也思須與漕衛女所經之邑也
  平陳與宋
  輿地廣記陳國今陳州宛丘【漢陳縣】宋國今應天府宋城【漢睢陽縣】 朱氏曰平和也合二國之好也舊說以此為春秋隱四年州吁自立之時宋衛陳蔡伐鄭之事【服䖍曰衛使宋為主使大夫將故序衛於陳蔡下】
  寒泉 浚
  通典寒泉在濮州濮陽縣東南浚城 水經注濮水枝津東逕浚城南而北去濮陽三十五里城側有寒泉岡即詩爰有寒泉在浚之下世謂之高平渠非也【濮陽今屬閒德府】 李氏曰一云浚水出浚儀東經邶地入濟【輿地廣記開封縣有浚溝詩所謂浚郊浚都也祥符縣北有浚水故謂浚儀有寒泉阪詩爰有寒泉在浚之下 寰宇記在縣西十里 按毛氏傳浚衛邑干旄云在浚之都下邑曰都當以在濮陽者為正】
  涇以渭濁
  職方氏雍州川涇浸渭地理志涇水出安定郡涇陽縣西开頭山【今原州百泉縣 开苦見反又音牽】東南至京兆陽陵縣入渭【今京兆府高陵縣】渭水出隴西郡首陽縣西南鳥鼠山西北南谷山【渭州渭源縣今熙州渭源堡說文出首陽渭首亭南谷】東至京兆船司空縣入河【今華州華隂縣】 毛氏曰涇渭相入而清濁異【孔氏曰禹貢涇屬渭汭注云涇渭源皆幾二千里然而涇小渭大屬於渭而入於河漢溝洫志涇水一石其泥數斗潘岳西征賦清渭濁涇是也 朱氏曰涇未屬渭之時雖濁而未甚見由二水既合而清濁益分】 鄭氏曰涇水以有渭故見渭濁此絶去所經見取以自喻【孔氏曰鄭志畧曰衛在東河涇在西河涇不在衛境作詩宜歌丄風故言絶去此婦人既絶至涇而自比己志】
  黎侯
  鄭氏曰黎國在衛西今所寓在衛東 孔氏曰杜預云黎侯國上黨壺關縣有黎亭是在衛之西也【九域志潞州黍侯亭在黎侯嶺丄】 通典潞州上黨縣古黎侯國西伯戡黎即此漢爲壺關縣【又壺關縣古黎國地有羊腸坂後魏移壺關縣於此】 說文國在上黨東北 括地志故黎城黎侯國也在潞州黎城縣東北十八里 黄氏曰今潞州上黨黎城壺關三縣皆古黎國地【林氏曰周人乘黎黎河北之要害也】 列女傳黎莊公之夫人及傅母作詩【呂氏春秋武王封帝堯之後於黎城蘇氏曰是時衛猶在河北黎衛埌地相接故狄之爲患黎衛共被之】
  中露 泥中
  毛氏曰衛二邑 水經黎陽縣注式微黎侯寓于衛是也【黄氏曰黎陽木屬衛州今為濬州有黎陽山大伾也 寰宇記始以為黎侯寓衛居之故縣得名】跨河東逕黎縣故城南注云世謂黎侯城昔黎侯寓于衛詩謂胡爲乎泥中毛云邑名疑此城也土地汙下城居小阜魏濮陽郡治也【地理志東邵黎縣 寰宇記澶州臨河縣漢爲黎縣】 中露地未詳【郡縣志黎丘在鄆州鄆城縣西四十五里黎侯寓于衛因以為名泥中蓋惡其卑濕也】
  旄丘
  爾雅前高曰旄丘 寰宇記在澶州臨河縣東【九域志開德府有旄丘】
  狄人
  補傳曰衛穆公之時晉滅赤狄潞氏數之以奪黎氏地之罪是詩作於宣公之後穆公之前 孔氏曰狄者北夷之號此詩責衛宣公唯言狄人迫逐不必是赤狄林氏曰史伯曰當成周之北有衛燕翟鮮虞路洛泉徐蒲然則河北自衛之外皆戎狄之國也 許氏曰春秋戎先見荆次之狄次之而荆暴於戎狄又暴於荆使無齊桓攘之豈復有中國哉
  衛伯
  鄭氏曰衛康叔之封爵稱侯今曰伯者時為州伯也孔氏曰殷之州長曰伯虞夏及周皆曰牧一州一牧二伯佐之 春秋桓三年齊侯衛侯胥命于蒲陳氏曰諸侯不禀于天子而私相命於是始於是齊僖稱小伯黎之臣子亦以方伯責衛宣桓文之事其所由來者漸矣【段氏曰黎之于衛脣齒之邦也黎亡則衛及矣黎既不守衛其免乎其後卒有狄難】
  西方之人
  毛氏曰西方王室 呂氏曰西方指西周也晉語齊姜氏引西方之書韋昭以為周亦西周也周既東遷而衰每思其全盛之時文獻之美也 朱氏曰西方美人託言以指西周之盛王
  泉水
  呂氏曰泉水即今衛州共城之百泉也淇水出相州林慮縣東流泉水自西北來注之故曰亦流于淇而竹竿詩言泉源在左淇水在右者蓋主山而言之相衛之山東面故以北爲左南爲右 水經注即泉源之水也淇水左右蓋舉水所入爲左右【毖彼泉水韓詩作祕說文作䎵】
  淇
  水經淇水出河内隆慮縣西大號山【相州林慮】注自元甫城東南逕朝歌縣北【竹書紀年晉定公二十八年淇絶于舊衛即此】 地理志出河内共縣北山【郡縣志出共城縣西北沮洳山通典出共山今衛州共城】東至黎陽入河 溝洫志遮害亭西十八里至淇水口【通典淇水至衛州衛縣界入河謂之淇水口古朝歌也衛居河淇之間 水經注頓丘縣遮害亭】 山海經沮洳之山濝水出焉南流注于河【注今淇水出隆慮大號山東過河内縣南為白溝】
  泲 禰
  毛氏曰地名 鄭氏曰所嫁國適衛之道所經 地理志禹貢導沇水東流爲泲【注泉出王屋山名為沇流去乃爲泲】東郡臨邑有泲廟【注泲亦濟水字 通典臨邑在濟州盧縣】 禰韓詩作坭 寰宇記大禰溝在曹州冤句縣北七十里【今興仁府冤亭縣九域志詩云飲餞于濔】 朱氏曰皆自衛來時所經之處【蘇氏曰書導流水東流為濟入於河溢為滎春秋傳衛敗于滎澤故濟水及衛】
  干 言
  毛氏曰所適國郊也 地理志東郡有干縣【曹氏曰即此所謂干】 郡國志東郡衛國有干城【故干縣今開德府觀城】 隋志九域志邢州内丘縣有干言山【李公緒曰柏人縣有千山言山柏人邢州堯山縣】水經注泜水又東南經干言山 孔氏曰干泲在郊
  則言禰蓋近在國外衛女所嫁國適衛之道所經見故思之
  肥泉
  水經注馬溝水出朝歌城北又東流與美溝合又東南注淇水爲肥泉詩我思肥泉毛云同出異歸爲肥泉爾雅歸異出同曰肥今是水異出同歸
  思須與漕
  水經注濮渠東逕須城北詩思須與漕【地理志東郡須昌縣故須句國今東平府須城縣】漕即漕邑【括地志白馬故城在滑州衛南縣西南二十四里戴延之西征記六白馬城故衛之漕邑 衛南今屬開德府本楚丘之地也】 傅氏曰自須至漕由東而西也
  北門
  曹氏曰蓋忠臣行役之所由出 毛氏曰北門背明鄉隂
  新臺
  說文新臺有玼【通典魏州黄縣有新臺】 水經注鄄城北岸有新臺 寰宇記在濮州鄄城縣北十七里【輿地廣記開德府觀城縣有新臺】
  二子乘舟
  左傳使盜待諸莘 水經注京相璠曰陽平縣北十里有莘亭自衛適齊之道縣東有二子廟猶謂之孝祠【今大名府莘縣本陽平屬東郡郡縣志莘亭在縣北十三里】
  鄘
  通典衛州新鄉縣西南三十二里有鄘城即鄘國【九域志熙寜六年省新鄉為鎮入汲鄘城在汲縣東北】 補傳曰鄘本鄘姓之國漢有庸光及膠東庸生是其後也古或作庸【傅氏曰孟庸當是鄘國之姓鄘為衛所滅故其後有仕於衛者】 孔氏曰王肅服䖍以鄘在紂都之西孫毓云據鄘風定之方中楚丘之歌鄘在紂都之南明矣沬邦於諸國屬鄘酒誥命康叔明大命于妹邦注云紂都所處康叔爲其連屬之監是康叔并監鄘也
  中河
  曹氏曰衛國居河淇之間故邶鄘皆以柏舟興齊地西以河爲境而衛居河之西欲奪共姜歸齊則當乘舟渡河而去 嚴氏曰鄘在紂都之南則近河矣言中河以土風所見也
  桑中
  孔氏曰譜云東及兗州桑土之野今濮水之上地有桑間濮陽在濮水之北是有桑土明矣郡國志東郡濮陽縣有顓帝冢皇覽曰冢在城門外廣陽里中博物記曰桑中在其中地里志衛地有桑間濮上之阻男女亟聚會聲色生焉故俗稱衛之音樂記桑間濮上之音亡國之音也注桑間在濮陽南【郡縣志濮水在曹州南華縣南五里】 朱氏曰桑間衛之桑中是也夫子於鄭衛深絶其聲於樂以爲法而嚴立其辭於詩以爲戒 呂氏曰雅鄭不同部其來尚矣寜有編鄭衛樂曲於雅音中之理乎桑中溱洧諸篇録之於經謹世變之始也【楊氏曰此載衛為戎狄所滅之因也】
  沬
  毛氏曰沬衛邑【鄭氏曰衛之都惡衛為淫亂之主】 書明大命于妹邦孔氏注紂所都朝歌以北是也【戴氏曰沬上之邑沈湎惟舊雖以康叔化之未能盡變也遭宣姜之故風俗益壞】 水經注晉書地道記朝歌城本沬邑武乙始遷居之爲殷都【史記武乙徙河北帝王世紀帝乙復濟河北徙朝歌其子紂仍都焉】有新聲靡樂【論語比考讖曰邑名朝歌顔淵不舍七十弟子掩目宰予獨顧由蹙墮車】括地志朝歌故城在衛州東北七十三里衛縣西二
  十二里【衛縣今省爲鎮屬濬州黎陽縣】 朱氏曰所謂殷墟 黄氏曰沬水在衛之北 曹氏曰沬即妹土衛都所在自鄉而北自北而東言其浸遠也 傅氏曰當是紂城外之地【孔氏曰酒誥注妹邦於詩國屬鄘後三分殷畿則紂都屬鄘朝歌即沬也】
  上宫
  通典衛州衛縣有上宫臺【朱氏曰桑中上宫淇上又沬鄉之中小地名也】
  東徙渡河 漕邑
  孔氏曰東徙渡河則戰在河北禹貢豫州滎波既豬注云沇水溢出河為澤今塞為平地滎陽民猶謂其處為滎澤在縣東【今鄭州滎澤縣】春秋衛及狄戰滎澤此其地也如禹貢注當在河南時衛都河北狄來伐而禦之既敗而渡河杜預云滎澤當在河北但沇水源河北入河乃溢為滎則沇水所溢被河南北故河北亦有滎澤但在河南多耳故指豬水則在豫州此戰則在北左傳宋桓公逆諸河宵濟 水經注白馬濟津之東南有白馬城衛文公東徙渡河都之故濟取名焉【通典衛州黎陽縣北岸滑州白馬縣南岸皆有白馬津即酈生云杜白馬之津後魏改黎陽津】 孔氏曰衛本河北東徙渡河野處漕邑則在河南 陳氏曰齊桓存三亡國必若救衛庶幾於公矣春秋狄入衛不言滅廬于曹不言遷齊侯使公子無虧戍曹不言救【樂緯稽耀嘉曰狄人與衛戰桓公不救於其敗也然後救之】 載馳言至于漕毛氏曰漕衛東邑
  楚丘 楚宫 楚室
  鄭氏曰魯僖二年齊桓公城楚丘封衛楚宫謂宗廟也楚室居室也君子將營宮室宗廟爲先廐庫為次居室爲後 鄭志張逸問楚宮今何地答曰楚丘在濟河間疑在今東郡界 郡縣志隋置楚丘縣屬滑州後改衛南本漢濮陽縣地【輿地廣記漕楚丘二邑相近今拱州楚丘非衛之所遷縣有景山京岡乃後人附會名之】 通典滑州衛南縣衛文公遷楚丘即此城【五代屬澶州今為開德府九域志有楚丘城】 地理志齊桓公更封衛於河南曹楚丘而河内殷虛更屬于晉
  堂 景山 京
  曹氏曰虛漕虛也升虛以望楚丘與堂邑之間有大山及高丘形勢之勝可依以立國 毛氏曰楚丘冇堂邑【朱氏曰虛故城也堂楚丘之旁邑 傅氏曰堂當是今博州堂邑 博濮二州連境】 商頌陟彼景山 水經注河水分濟北逕景山東又北逕楚丘城西 補傳曰景山以大而得名商之故都也衛在商畿内升故虛以望知地勢之勝【朱氏曰春秋傳言景亳蓋商所都之山名衛乃商舊都也】 寰宇記景山在澶州衛南縣東南三里【九域志開德府冇景山】 毛氏曰京高丘也【呂氏口黽錯言占之徙遠方以實廣虛也相其隂陽之和嘗其水泉之味審其土地之宜觀其艸木之饒然後營邑立城此蓋古之遺法定之方中公劉所載是也】
  浚
  毛氏曰浚衛邑郊外曰野【爾雅邑外謂之郊】下邑曰都城都城也【浚城見前】
  許
  春秋譜曰許姜姓與齊同祖堯四嶽伯夷之後也周公封其苗裔文叔于許今潁川許昌是也靈公徙葉悼公遷夷【一名城父】又居析【一名白羽】許男斯處容城自文叔至莊公十一世始見春秋地理志潁川許縣故許國二十四世爲楚所滅 括地志故城在許州許昌縣南三十里本漢許縣 九域志潁昌府許田縣【熙寜四年省為鎮入長社】 孔氏曰許穆夫人賦載馳而入鄘風者於時國在鄘地【夫人衛女辭為衛】
  阿丘
  爾雅偏高曰阿丘【謂丘邊高】
  衛
  地理志河内朝歌縣紂所都康叔所封更名衛【通典古殷朝歌城在衛州衛縣西 宋忠云康叔從康徙衛 括地志故康城在許州陽翟縣西北三十五里】 左傳祝佗曰分康叔封畛土略自武父以南【衛北界】及圃田之北竟【鄭藪】封於殷墟【朝歌也】 朱氏曰衛本都河北朝歌之東【康誥在兹東土】淇水之北百泉之南其後不知何時并得邶鄘之地至懿公爲狄所滅戴公野處漕邑文公又徙居楚丘衛故都即今衛縣今懷衛澶相滑濮等州開封大名府界皆衛境也【呂氏曰衛自康叔受封至君角凡四十世地理志成公徙于帝丘今濮陽是也秦徙之於野王今懷州始皇既并天下猶獨置衛君二世時乃廢凡九百年最後絶九域志大名府古觀扈國亦商之舊都商城武王伐紂立武庚於此傅氏曰封武庚不於紂都朝歌】
  淇奥
  大學作澳 釋文曰淇衛水 爾雅曰隩隈也 說文隈厓也其内曰澳其外曰隈【袁氏曰淇水之彎曲處】 水經注美溝水東南注淇水博物志謂之奥水流入於淇漢武帝塞決河用淇園之竹寇恂爲河内伐竹淇川治矢今通望淇川無復此物唯王蒭篇草不異毛興【晉灼曰淇園衛之苑也其地常多竹】
  邢侯
  地理志趙國襄國縣故邢國 通典邢州治龍岡縣【今信德府】祖乙遷於邢即此 括地志邢國故城在邢州外城内西南角十三州志云殷時邢侯國周公子封邢侯都此
  譚公
  春秋譚子注譚國在濟南平陵縣西南【郡國志東平陵有譚城故譚國】通典齊州全節縣春秋時譚國城在縣西南【唐元和十五年】
  【省入歷城 寰宇記譚城在歷城縣東南十里今濟南府】 白虎通作覃【孔氏曰譚子爵言公者依臣子之稱】
  農郊
  毛氏曰近郊
  河水北流
  朱氏曰河在齊西衛東北流入海 董氏曰齊地西至于河衛居河之西則自齊適衛河界其中故曰北流活活【孔氏曰九河故道河問成平以南平原鬲縣以北曹氏曰河在齊之西而海在北河由齊而入海則為東北流】
  頓丘
  爾雅丘一成爲敦丘【敦亦頓也】 地理志東郡頓丘縣【注以丘名縣丘一成為頓丘謂一頓而成或曰一重之丘】 輿地廣記頓丘本衛邑在淇水南晉置頓丘郡唐大歷七年置澶州晉天福四年以頓丘為德清軍熙寜四年省頓丘入澶州清豐縣【今開德府】水經注淇水北逕頓丘縣故城西【竹書紀年晉定公三十一年城頓丘】
  闞駰云頓丘在淇水南又屈逕頓丘西【又東屈而西轉逕頓丘北釋名謂一頓而成丘無高下小大之殺也詩所謂送子涉淇至于頓丘宿胥故瀆受河於頓丘縣遮害亭東黎山西北會淇水蘇氏曰決宿胥之口魏無虛頓丘即指是瀆也】
  復關
  寰宇記澶州臨河縣復關城在南黄河北阜也復關堤在南三百步自黎陽下入清豐縣界
  泉源
  朱氏曰泉源即百泉也在衛之西北而東南流入淇故曰在左淇水在衛之西南而東流與泉源合故曰在右水經注泉源水有二源一水出朝歌西北又東與左
  水合謂之馬溝水又美溝水出朝歌西北大嶺下更出逕駱駝谷於中逶迤九十曲故俗有美溝之目歷十二崿崿流相承泉響不斷 寰宇記澶州頓丘縣東北三十五里有泉源祠 九域志大名府莘縣有泉源河
  河廣
  孔氏曰此假有渡者之辭文公之時衛已在河南自衛適宋不渡河宋去衛甚遠喻宋近猶喻河狹【曹氏曰自閔二年東徙渡河衛已居河東至僖九年宋襄公丘已十餘年矣則自衛至宋不必渡河蓋取河為喻】
  自伯之東
  孔氏曰蔡人衛人陳人從王伐鄭【春秋桓五年】鄭在衛之西南而言東者時三國從王伐鄭則兵至京師乃東行伐鄭也



  詩地理攷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詩地理攷卷二     宋 王應麟 撰王
  鄭氏譜曰王者周東都王城畿内方六百里之地其封域在禹貢豫州太華外方之間北得河陽漸冀州之南始武王作邑於鎬京謂之宗周是爲西都周公攝政五年成王在豐欲宅洛邑使召公先相宅既成謂之王城是爲東都今河南是也召公既相宅周公往營成周今洛陽是也成王居洛邑遷殷頑民於成周復還歸處西都至於夷厲政敎尤衰十一世幽王嬖襃姒生伯服廢申后太子宜咎奔申申侯與犬戎攻宗周殺幽王於戲【史記驪山下】晉文侯鄭武公迎宜咎于申而立之是為平王以亂故徙居東都王城於是王室之尊與諸侯無異其詩不能復雅故貶之謂之王國之變風 鄭志張逸問平王微弱其詩不能復雅厲王流於彘幽王滅於戲在雅何答曰幽厲無道酷虐於民以強暴至於流滅豈如平王微弱政在諸侯威令不加於百姓乎【泰山孫氏曰詩自黍離而降書自文侯之命而絶春秋自隱公而始】 括地志王城一名河南城本郟鄏周公新築在河南縣北九里苑内東北隅自平王以下十二王皆都此城至敬王乃遷都成周【故城在洛陽縣東北二十六里周公所築】赧王又居王城【左傳桓七年王遷盟向民于郟襄二十四年齊人城郟郟王城】 朱氏曰王謂周東都洛邑王城【書乃卜澗水東瀍水西惟洛食孔氏曰今河南城也】王室卑與諸侯無異故其詩不爲雅而為風然王號未替也故不曰周而曰王其地則今河南府及懷孟等州是也 唐氏曰二南之風也商微而周之興也王之風也周降而詩之將亡也 呂氏曰成周乃東都總名河南成周之王城也洛陽成周之下都也平王東遷之後所謂西周者豐鎬也所謂東周者東都也威烈王之後所謂西周者河南也所謂東周者洛陽也【考王以王城故地封其弟桓公】 補傳曰周之始盛也文王位止西伯未嘗稱王而二南之化被于天下周之既衰也平王以後雖爲天子而王風之詩僅同列國此二南與王風名同為風實則不同也風之名旣同於列國而加以王之一字所以尊周亦所以愧周與孔子於魯春秋書王之意一也【服䖍云尊之猶稱王猶春秋之王人稱王而列於諸侯之上 戴氏曰東遷之後降而為風自季札觀樂已然非聖人降之也 吳氏曰王謂王城之地王人王號說皆非】 地理志周地今之河南雒陽穀城平隂偃師鞏緱氏是其分也昔周公營雒邑以爲在于土中諸侯蕃屏四方故立京師至平王東居雒邑其後五伯更帥諸侯以尊王室故周於三代最為長久八百餘年襄王以河内賜晉文公又為諸侯所侵故其分墜小【林氏曰季子觀樂曰思而不懼其周之東乎思者先王之澤也不懼者先王之教也 夾漈鄭氏曰七月者西周之風黍離者東周之風】
  宗周
  鎬京也書多方王來自奄至于宗周周官歸于宗周【穆天子傳入于宗周】 陳氏曰長安縣昆明池北有鎬陂 說文鎬武王所都在長安西上林苑中 地理志初雒邑與宗周通封畿東西長而南北短短長相覆為千里【顔氏注宗周鎬京也方八百里為方百里者六十四雒邑成周也方六百里為方百里者三十六二都得百里者百方千里也故詩曰邦畿千里 韓詩黍離伯封作也】 孔氏曰正月云赫赫宗周謂鎬京也後平王居洛邑亦謂洛邑為宗周祭統云即宮于宗周謂洛邑也 呂氏曰王者定都天下之所宗也東遷之後定都于洛則洛亦謂之宗周衛孔悝之鼎銘曰即宮于宗周是時鎬已封秦宗周蓋指洛也然則宗周初無定名隨王者所都而名耳【張氏曰黍離閔宗周蕩傷周室皆甚於刺者也】
  申
  鄭語史伯曰當成周者南有申呂 周語富辰曰齊許申呂由大姜【四國皆姜姓四嶽之後】 地理志南陽郡宛縣故申伯國【括地志故申城在鄧州南陽縣北三十里 宋氏曰申姜姓之國平王之母家也在今鄧州信陽軍之境平王以申國近楚數被侵伐遣畿内之民戍之孔氏曰宣王時申伯以王舅改封於謝宛縣者謂宣王改封之後以前不知其地 申在陳鄭之南後竟為楚所滅 林氏曰周平受國於賊而不能討故諸侯強而莫能制 呂氏曰平王戍申與晉平公城杞相類】
  甫
  書呂刑孔氏注呂侯後爲甫侯故或稱甫刑【唐世系表宣王世改呂為甫朱氏曰甫即呂也亦姜姓呂刑禮記作甫刑當時蓋以巾故而并戌之】 徐廣曰呂在宛縣【左傳楚子重請取於申呂以為賞田申公巫臣曰不可此申呂所以邑也是以為賦以御北方若取之是無申呂也晉鄭必至于漢史記呂尚先祖為四嶽佐禹治水有功虞夏之際受封於呂列女傳太姜有呂氏之女】 水經注宛西呂城四嶽受封於呂【括地志故呂城在鄧州南陽縣西四十里呂氏春秋呂在宛縣西伯夷主四嶽之祀佐禹有功氏曰有呂或為甫郡國志汝南新蔡有大呂亭故呂侯國輿地廣記蔡州新蔡縣古呂國今以左傳攷之楚有申呂時新蔡屬蔡非楚邑當以在宛縣為正】
  許【見前】
  孔氏曰言甫許者以其俱爲姜姓其實不戍甫許也【六國時秦趙同為嬴姓史記漢書多謂秦為趙亦此類】
  留
  曹氏曰留本邑名其大夫以為氏
  鄭
  鄭氏譜曰初宣王封母弟友於宗周畿内咸林之地是為鄭桓公今京兆鄭縣是其都也又為幽王大司徒甚得周衆與東土之人問於史伯曰王室多故余懼及焉其何所可以逃死史伯曰其濟洛河潁之間乎是其子男之國虢鄶為大虢叔恃勢鄶仲恃險皆有驕侈怠慢之心加以貪冒君若以周難之故寄孥與賄不敢不許是驕而貪必將背君君以成周之衆奉辭罸罪無不克矣若克二邑鄢蔽補丹依疇歷華【孔氏曰八國皆在泗水之間韋昭曰八邑】君之土也修典刑以守之惟是可以少固桓公悦其言從之後三年幽王為犬戎所殺桓公死之其子武公與晉文侯定平王於東都王城卒取史伯所云十邑之地右洛左濟前莘後河食溱洧焉今河南新鄭是也【鄭墨守云武公遷居東周畿内】武公又作卿士國人宜之鄭之變風又作地理志鄭國今河南之新鄭本高辛氏火正祝融之
  虛也及成皋滎陽潁川之崇高陽城皆鄭分也土陿而險山居谷汲男女亟聚會故其俗淫鄭詩曰出其東門有女如雲又曰溱與洧方灌灌兮士與女方秉菅兮恂盱且樂惟士與女伊其相謔此其風也吳札聞鄭之歌曰美哉其細已甚民弗堪也是其先亡乎自武公後二十三世為韓所滅 通鑑外紀宣王二十二年封季弟友於鄭都咸林 括地志鄭故城在華州鄭縣西北三里桓公友之邑秦縣之【武公十一年初縣鄭】 朱氏曰新鄭今之鄭州 水經注竹書紀年晉文侯二年王子多父伐鄶克之乃居鄭父之丘名之曰鄭是為桓公帝王世紀云或言縣故有熊氏之墟黄帝所都也【孔氏曰鄭世家虢鄶果獻十邑竟國之則桓公自取十邑見史伯為桓公謀故傅會為此說服䖍云鄭東鄭古鄶國之地是鄭雖取其地不居其都僖三十三年左傳稱文夫人葬公子瑕於鄶城之下服䖍云鄶故鄶國之墟杜預云鄶國在滎陽密縣東北新鄭在滎陽宛陵縣西南是鄭非鄶都故别有鄶城也】 郡縣志鄭州新鄭縣鄭武公之國都【韓滅鄭自平陽徙都之戰國策韓之取鄭從成皋始 林氏曰春秋戰爭之多者莫如鄭戰國戰爭之多者莫如韓秦漢之間天下有變必於滎陽成皋之間決勝負】 朱氏曰鄭聲之淫有甚於衛故夫子論為邦獨以鄭聲為戒而不及衛【周禮疏曰鄭詩說婦人者九篇】 吳氏曰齊詩刺哀襄而季札觀樂乃曰泱泱乎大風也哉鄭美武公父子而札乃曰其細已甚曰大曰細自其土地風氣之於音聲者言之而非繫乎辭也班孟堅曰民性剛柔緩急音聲不同繫水土之風氣故劉夢得論八音與政通以三光五嶽之氣為言固有見於此
  祭仲
  括地志故祭城在鄭州管城縣東北十五里鄭大夫祭仲邑【水經注長垣縣有祭城祭仲之邑 長垣今屬開封府】
  京
  括地志京縣故城在鄭州滎陽縣東南二十里鄭之京邑【穀梁傳襄十一年同盟于京城北 地理志河南郡京縣即共叔段所居 曹氏曰滎陽故東虢國也有京水索水楚漢戰於京索之間即其地也京邑在滎陽縣東敖倉鴻溝在縣西官渡在中牟皆古戰爭處 左傳鄭京櫟實殺曼伯注云厲公得櫟又并京 郡縣志京水出滎陽縣南平地 楚語范無宇曰國為大城未有利者叔段以京患莊公鄭幾不封】
  清 彭 消 軸 河上
  郡國志河南中牟縣有清口水 水經注清池水出清陽亭西南平地東北流逕清陽亭南東流即故清人城也詩清人在彭彭為高克邑杜預春秋釋地云中牟縣西有清陽亭是也清水又屈而北流至清口澤【中牟今屬開封府】 鄭氏曰清者高克所帥衆之邑 毛氏曰彭衛之河上鄭之郊也消軸河上地 孔氏曰禦狄於境在鄭衛境上翺翔河上是營軍近河而衛境亦至河南【彭消軸皆河上之地蓋久不得歸師有遷移三地亦不相遠】
  溱 洧
  陳氏曰鄭國在溱洧二水之間 說文引詩潧與洧潧水出鄭國【溱水出桂陽臨武入匯當以潧為正】洧水出潁川陽城山東南入潁【陽城省入河南府登封縣】 郡縣志溱水源出鄭州新鄭縣西北三十里平地洧水縣西北二十里 水經洧水出河南密縣西南馬領山【密縣今屬鄭州地理志出陽城縣陽城山】又東過新鄭縣南潧水從西北來注之【注洧水東逕新鄭故城中襄元年晉伐鄭敗其徒兵於洧上又東為洧淵水龍鬬於時門之外洧淵則此潭也洧水又東與黄水合經謂潧水非也】又東過習陽城西折入于潁【地理志洧水東南至長平入潁長平省入陳州西華縣】 鄭語主芣騩而食溱洧【地理志密縣有大騩山】 韓詩溱與洧方洹洹兮傳云三月桃華水下之時執蘭拂除嶭君注鄭國之俗三月上巳之溱洧兩水之上秉蘭草祓除不祥【十道志曰鄭俗以三月合於溱洧之上以自祓除 括地志洧水在新鄭縣北三里古新鄭城南與溱水合】 孟氏曰子產以其乘輿濟人於溱洧
  東門
  左傳隱四年宋陳蔡衛伐鄭圍其東門【朱氏曰城東門也】
  學校
  曹氏曰校本夏之學名鄭亦以名學故鄭人游鄉校以議執政
  齊
  鄭氏譜曰齊者古少皞之世爽鳩氏【司宼也】之墟周武王伐紂封太師呂望於齊是謂齊太公地方百里都營丘周公致太平敷定九畿復夏禹之舊制成王用周公之法制廣大邦國之境而齊受上公之地更方五百里其封域東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於穆陵【沂州沂水縣北有穆陵山】北至于無棣【滄州無棣縣南無棣溝】在禹貢青州岱山之隂濰淄之野其子丁公嗣位於王官後五世哀公政衰荒淫怠慢紀侯譖之於周懿王使烹焉齊之變風始作 地理志齊詩曰子之營兮遭我虖嶩之間兮又曰竢我於著乎而此亦其舒緩之體也吳札聞齊之歌曰泱泱乎大風也哉表東海者其太公乎國未可量也古有分土無分民太公以齊地負海舄鹵少五穀而人民寡迺勸以女功之業通魚鹽之利而人物輻湊後十四世桓公用管仲設輕重以富國合諸侯成伯功身在陪臣而取三歸故其俗彌侈其後二十九世爲彊臣田和所滅臨甾海岱之間一都會也其中具五民云 太史公曰吾適齊自泰山屬之琅邪北被于海膏壤二千里其民闊達多匿知其天性也以太公之聖建國本桓公之盛修善政以爲諸侯會盟稱伯不亦宜乎洋洋哉固大國之風也朱氏曰今青齊淄濰德棣等州是其地也【世家云胡公徙都薄】
  【姑獻公徙治臨淄括地志青州博昌縣東北六十里薄姑城天齊池在青州臨淄縣東南十五里封禪書云齊所以為齊者以天齊】 地理志成王滅蒲姑以封師尚父【注武王封太公於齊初未得爽鳩之地成王以益之也 左傳晏子曰昔爽鳩氏始居此地季萴因之有逢伯陵因之薄姑氏因之而後太公因之 水經注薄姑故城在臨菑縣西北五十里近濟水】齊郡臨淄縣師尚父所封【即營丘也今青州西北四十里 樂記齊者三代之遺聲也齊人識之故謂之齊】
  營
  地理志臨甾名營丘齊詩曰子之營兮注毛詩作還齊詩作營【水經注臨淄城中有丘淄水出其前經其左故有營丘之名孔氏曰水所營繞釋丘云水出其左營丘今齊之營丘淄水過其南乃東以丘臨水謂之臨淄與營丘一地】 括地志營丘在臨淄北百步外城中 爾雅齊曰營州疏博物志云營與青同海東有青丘齊有營丘【曹氏曰說者以茂也呂也皆地名】
  峱
  地理志作嶩注山名字或作峱亦作巙【乃高反 水經注作猺】相逢於嶩山也【董氏曰皆山名在齊之郊 說文峱山在齊 集注本作嶩】
  著
  地理志竢我於著乎而注著地名濟南郡著縣 水經漯水東北逕著縣故城南
  南山
  朱氏曰齊南山也
  魯道
  水經注汶水南逕鉅平縣故城東【鉅平省入兗州博城今集慶府奉符縣】西南流城東有魯道詩所謂魯道有蕩今汶上夾水有文姜臺汶水西南流詩云汶水滔滔
  汶水
  淮南墬形訓汶出弗其流合於濟【注弗其山在北海朱】
  【虛縣東 禹貢浮于汶達于泲】 曹氏曰汶水許氏以為出琅邪朱虛縣東泰山【括地志朱虛故城在青州臨朐縣東】東至安丘入濰【今密州安丘縣】桑欽以爲出泰山萊蕪縣原山【郡縣志兗州乾封縣東北括地志淄州淄川縣東南七十里原山】西南入濟【蔡氏曰在今鄆州中都縣括地志東至青州博昌】班孟堅兩存其說閔子騫曰吾必在汶上矣說者主桑欽義以爲汶在齊南魯北在汶上者欲北如齊也【董氏曰出萊蕪者今須城之汶是也出朱虛者今濰之東南有大汶小汶是也 郡縣志汶陽城在兖州龔丘縣東北五十四里汶陽之田謂此 孔氏曰汶水之北尚是魯地】曾氏曰汶水有二出萊蕪縣原山入濟者徐州之汶也出朱虛泰山北又東北入濰者青州之汶也【朱氏曰在齊南魯北二國之境】
  魏
  鄭氏譜曰魏者虞舜夏禹所都之地在禹貢冀州雷首之北析城之西周以封同姓焉其封域南枕河曲北涉汾水昔舜耕於歷山陶於河濱禹菲飲食而致孝乎鬼神惡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宫室而盡力乎溝洫此一帝一王儉約之化於時猶存【孔氏曰舜都蒲坂禹都平陽或安邑魏皆近之】及今魏君嗇且褊急不務廣修德於民敎以義方其與秦晉鄰國日見侵削國人憂之當周平桓之世魏之變風始作【孔氏曰西接於秦北鄰於晉桓四年秦師圍魏終為晉所滅】 地理志曰魏國亦姬姓也在晉之南河曲【服䖍曰魏在晉之蒲坂】故詩曰彼汾一曲寘諸河之側吳札聞魏之歌曰美哉渢渢乎以德輔此則明主也【晉獻公滅魏】河東郡河北縣詩魏國【郡縣志魏城在陜州芮城縣北五里 輿地廣記河中府永樂縣古魏國漢為河北縣唐分芮城置永樂】 蘇氏曰魏地入晉久矣其詩疑皆為晉而作故列於唐風之前猶邶鄘之於衛也【朱氏曰公行公路公族皆晉官疑實晉詩 恐魏亦嘗有此官魏分河中府解州即其地 郡縣志河中府春秋時為魏地】
  汾沮洳
  地理志汾水出太原郡汾陽縣北山【水經出汾縣北管涔山 括地志出嵐州靜樂縣北管涔山今屬憲州 山海經管涔之山汾水出焉 說文出晉陽山】西南至汾隂入河【今河中府榮河縣 郡縣志汾水北去寶鼎縣二十五里】 蘇氏曰汾水出於晉其流及魏 朱氏曰沮洳水浸處下涇之地一曲謂水曲流處【山海經沮洳之山郭氏注引詩彼汾沮洳】 水經汾水西至汾隂縣北西入于河【入河之處即魏之舊國】
  十畝之間
  水經注故魏國城南西二面竝去大河可二十餘里北去首山十餘里處河山之間土地迫隘故魏風著十畝之詩 朱氏曰十畝之間郊外所受塲圃之地十畝之外鄰圃也
  河之干
  水經河水東過河北縣南又東永樂澗水注之【注云水北出于薄山南流逕河北縣故城西故魏國也永欒溪水又南入于河晉獻公滅魏後乃縣之在河之北故曰河北縣薄山即襄山在潼闢北十餘里 郡縣志河水經永樂縣南二里 董氏曰河濁而在岸之干之側之漘者】
  【清也】
  唐
  鄭氏譜曰唐者帝堯舊都之地今曰太原晉陽是堯始居此後乃遷河東平陽成王封母弟叔虞於堯之故墟曰唐侯南有晉水至子燮改為晉侯其封域在禹貢冀州太行恒山之西太原太岳之野至曾孫成侯南徙居曲沃近平陽焉昔堯之末洪水九年下民其咨萬國不粒於時殺禮以救囏厄其流乃被於今當周公召公共和之時成侯曾孫僖侯甚嗇愛物儉不中禮國人閔之唐之變風始作其孫穆侯又徙於絳云 地理志河東土地平易有鹽鐵之饒本唐堯所居詩風唐魏之國也其民有先王遺敎君子深思小人儉陋故唐詩蟋蟀山樞葛生之篇曰今我不樂日月其邁宛其死矣它人是媮百歲之後歸于其居皆思奢儉之中念死生之慮吳札聞唐之歌曰思深哉其有陶唐氏之遺民乎文公後十六世為韓魏趙所滅三家皆自立為諸侯是為三晉太原郡晉陽縣故詩唐國龍山在西北晉水所出東入汾【臣瓚曰唐今河東永安是也去晉四百里又云堯居唐東於彘十里順帝改彘曰永安則瓚以唐國為永安 皇甫謐云堯始封於唐今中山唐縣是也後徙晉陽及為天子都平陽於詩為唐國則唐國為平陽此二說詩之唐國不在晉陽 顔師古以瓚說為是 曹氏曰意唐叔受封之始實在永安至子燮徙居晉水之陽後人遂以晉陽為唐之故國歟】 左傳唐叔命以唐誥而封於夏虛【注大夏今晉陽 晉世家唐在河汾之東方百里 孔氏曰禹都平陽或於安邑或於晉陽夏都亦在晋境故云夏墟 括地志故唐城在絳州翼城縣西二十里即堯裔子所封】 朱氏曰唐叔所封在今太原府【呂氏曰晉陽漢太原郡所治隋以古晉陽為太原縣太平興國四年徙州治陽曲而空其故城世本云居鄂括地志故鄂城在慈州昌寜縣二里】 水經汾水過晉陽縣東晉水從縣南東流注之【晉水出縣西懸甕山】 括地志故唐城在并州晉陽縣北二里【堯築也國都城記燮父徙居晉水傍唐城即燮父初徙之處】 諸侯譜云晉穆侯遷都於絳孝侯改絳為翼【故翼城一名故絳在絳州翼城縣東南十五里 左傳注翼晉舊都在絳邑縣東】 獻公又命曰絳景公遷新田【今絳州絳縣】 晉語景霍以為城汾河涑澮以為淵戎狄之民實環之【朱氏曰其詩不謂之晉而謂之唐蓋仍其始封之舊號 補傳曰魏舜禹之故都晉堯之故都在雍冀之間三聖人皆有儉德遺風百世未泯】
  沃 鵠
  毛氏曰沃曲沃【孔氏曰在河東聞喜縣聞喜今屬解州成侯徙居曲沃則為晉都至昭公分曲沃封桓叔則昭公已前已徙絳矣然則穆侯以後晉常鄙絳序言沃則既封之後謂之沃國】鵠曲沃邑【孔氏曰其都在曲沃其傍更有邑】 水經注左邑故城故曲沃【傳曰下國即新城也漢武以為聞喜縣】 涑水自城西注水流急濬故詩人以爲激揚之水 曹氏曰自桓叔初封曲沃至武公滅晉凡六十七歲【竹書紀年莊伯十二年翼侯焚曲沃之禾林氏曰曲沃之民知有曲沃不知有宗國】
  首陽
  朱氏曰首山之南也 孔氏曰首陽之山河東蒲坂縣南馬融曰華山之北河曲之中【左傳趙宣子田于首山晉志蒲坂有雷首山夷齊居其陽蒲坂舜都也 石曼卿詩云恥生湯武干戈日寜死唐虞揖遜區】 水經注雷首山【一名中條山】臨大河北去蒲坂三十里【郡縣志在河中府河東縣南十五里】輿地廣記在永樂縣北三十里【山南曰首陽 河東縣本漢蒲坂縣地伯】
  【夷墓在縣南三十五里䨓首山南】
  秦
  鄭氏譜曰秦者隴西谷名於禹貢近雍州鳥鼠之山堯時有伯翳者【伯益】實皋陶之子佐禹治水【列女傳皋子生五歲而佐禹中候苗興云皋陶之苗為秦】水土既平舜命作虞官掌上下草木鳥獸賜姓曰嬴歷夏商興衰亦世有人焉周孝王使其末孫非子養馬於汧渭之間孝王為伯翳能知禽獸之言子孫不絶故封非子為附庸邑之於秦谷至曾孫秦仲宣王又命作大夫始有車馬禮樂侍御之好國人美之秦之變風始作【鄭語史伯曰秦仲嬴之儁也其將興乎】秦仲之孫襄公平王之初興兵討西戎以救周平王東遷王城乃以岐豐之地賜之始列為諸侯遂横有周西都宗周畿内八百里之地其封域東至迆山【孔氏迆謂靡迆禹貢無迆山】在荆岐終南惇物之野至玄孫德公又徙於雍云【地理志扶風雍縣】 地理志非子邑于秦今隴西秦亭秦谷是也 括地志秦州清水縣本名秦十三州志云秦亭秦谷【通典秦州古西戎之地秦始封之邑輿地廣記秦州隴城縣冇秦谷史記莊公伐西戎破之周宣王予大駱犬丘為西垂大夫括地志秦州上邽縣西南九十里是也世紀襄公徙汧故城在隴州汧源縣南三里文公還居非子舊墟犬丘在汧渭之間即槐里是也在京兆府興平縣東南十里寜公徙平陽故城在鳳翔府岐山縣西四十六里有平陽聚德公居雍故城在鳳翔府天興縣南七里獻公徙櫟陽在京兆府櫟陽縣東北孝公徙咸陽故城在咸陽縣東十五里 水經注秦川有故亭秦仲所封】 孔氏曰德公之後常居雍季札見歌秦曰此之謂夏聲服䖍云與諸夏同風杜預云秦本在西戎汧隴之西秦仲始有車馬禮樂去戎狄之音而有諸夏之聲 地理志天水隴西山多林木民以板為室屋及安定北地上郡西河皆迫近戎狄修習戰備高上氣力以射獵為先故秦詩曰在其板屋又曰王于興師修我甲兵與子偕行及車轔四臷小戎之篇皆言車馬田狩之事漢興六郡良家子選給羽林期門以材力為官名將多出焉【穆公稱伯以河為竟注地界東至於河】 朱氏曰秦人之俗大抵尚氣槩先勇力忘生輕死故其見於詩如此然本其初而論之岐豐之地文王用之以興二南之化如彼其忠且厚也秦人用之未幾而一變其俗至於如此則已悍然有招八州而朝同列之氣矣何哉雍州土厚水深其民重厚質直無鄭衛驕墮浮靡之習以善導之則易以興起而篤於仁義以猛驅之則其強毅果敢之資亦足以強兵力農而成富強之業非山東諸國所及也【晁氏曰晉之儉秦之好車馬鄭衛之音宛丘之婆娑以詩所記行四方察其風俗無不近者當其一時上之所為豈自知能入人如此之深耶其漸摩使然 李氏曰鄭風都曼齊風闡緩秦風亷勁亦由風聲氣俗使然】
  阪有漆
  曹氏曰說文阪山脅也地理志隴西有隴坻在其西注隴阪也即今隴山三秦記其阪九囘欲上者七日乃越高處東望秦川然則阪固秦地之所有也【通典秦州有大阪名曰隴坻亦曰隴山】
  西戎
  朱氏曰西戎者秦之臣子所不與共戴天之讎也襄公承天子之命以報君父之仇所以能用其人而秦人所以樂為之用也温其在邑西鄙之邑也【史記襄公十二年伐戎而至岐卒】 後漢西羌傳秦襄公攻戎救周及平王之末戎逼諸夏自隴山以東及乎伊洛往往有戎於是渭首有狄䝠【音丸】邽冀之戎涇北有義渠之戎洛川有大茘之戎渭南有驪戎伊洛間有楊拒泉皋之戎潁首以西有蠻氏之戎【穆公得戎人由余遂霸西戎開地千里 史記匈奴傳自隴以西有緜諸緄戎翟䝠之戎岐梁山涇漆之北有義渠大荔烏氏朐衍之戎】 漢匈奴傳秦襄公伐戎至始列爲諸侯【張氏曰車鄰駟驖小戎諸詩武事備矣蓋其地與戎錯而秦仲以來武事最勝故能使泰伯有天下者是詩也而使之不二世而失國者亦是詩也夫其嚴急之風與三代之溫柔敦厚抑何遠哉】
  取周地
  歐陽氏曰按史記平王封襄公爲諸侯賜以岐西之地子文公立十六年以兵伐戎戎敗走遂收周餘民有之地至岐蓋自戎侵奪岐豐周遂東遷雖以岐豐賜秦使自攻取而終襄公之世不能取之但嘗一以兵至岐至文公始逐戎而取之 孔氏曰襄公救周即得之本紀之言不可信 呂氏曰蘇氏謂周之失計未有如東遷之謬使平王定不遷之計收豐鎬之遺民以形勢臨諸侯齊晉雖大未敢貳也此論失於考之不精岐豐之地自犬戎盤據舊都非周所有故平王遂以賜襄公使之自取其勢非可以不遷也
  終南
  郡縣志終南山在京兆府萬年縣南五十里一名太一亦名終南【又在鳳翔府郿縣南三十里】張衡西京賦終南太一隆崛崔崒潘岳西征賦云九嵕嶻嶭太一巃嵸面終南而背雲陽跨平原而連嶓冢然則終南太一非一山也畢原在縣西南二十八里詩注云畢【周公葬于畢是也】終南之道名也【左傳中南九州之險也杜氏注在武功縣南今郿縣通典長安縣有終南山地理志在武功縣東括地志一名南山 柳子曰惟終南據天之中在都之南西至于襃斜又西至于隴首以臨于戎東至于商顔又東至于太華以距于關寔能作固以屏王室其物產之厚器用之出則璆琳琅玕夏書載焉紀堂條梅秦風詠焉毛氏曰終南周之名山中南也 李善曰終南南山之總名太一一山之别號 孔氏曰本紀云賜襄公岐】
  【以西之地文公收周餘民有之地至岐岐以東獻之周則襄公所得自岐以西如鄭譜則是全得西畿案終南山在岐之東南大夫之戒襄公引終南為喻則襄公亦得岐東非唯自岐以西也地理志秦地瀕南山近夏陽多阻險輕薄 李氏曰終南西距鳳翔武功北距萬年長安】 毛氏曰紀基也堂畢道平如堂也 鄭氏曰畢也堂也亦高大之山所宜有也畢終南之道名邊如堂之牆 孔氏曰釋丘云畢堂牆【郭璞云今終南山道名畢 曹氏曰紀崔靈恩集注作屺曰終南之旁有屺山字當作屺 爾雅說文皆以山如堂者曰密謂形如堂室也此言終南形勢之壮朱氏曰紀山之亷角堂山之寛平處寰宇記堂即畢原也】
  三良
  括地志秦穆公冢在岐州雍縣東南二里三良冢在雍縣一里故城内【今鳳翔府天興縣 東坡蘇氏秦穆公墓詩槖泉在城東墓在城西無百步】
  渭陽
  鄭氏曰秦是時都雍至渭陽者蓋東行送舅氏於咸陽之地 孔氏曰雍在渭南水北曰陽晉在秦東行必渡渭地理志在扶風渭城縣故咸陽也其地在渭水之北曹氏曰渡渭而送之至於渭北言其遠也 水經渭
  水逕長安城北注即咸陽也【郡縣志京兆府咸陽縣本秦舊縣渭水南去縣三里秦咸陽在今縣東二十二里】
  陳
  鄭氏譜曰陳者大皞虙戲氏之墟帝舜之胄有虞閼父者為周武王陶正武王賴其利器用與其神明之後封其子媯滿於陳都宛丘之側是曰陳胡公以備三恪【說文作愙】妻以元女大姬其封域在禹貢豫州之東其地廣平無名山大澤西望外方東不及明【音孟】豬【書盟豬爾雅孟諸】大姬無子好巫覡禱祈鬼神歌舞之樂民俗化而為之五世至幽公當厲王時政衰大夫淫荒所為無度國人傷而刺之陳之變風作矣 地理志大姬婦人尊貴好祭祀用史巫故其俗巫鬼陳詩曰坎其擊鼓宛丘之下亡冬亡夏值其鷺羽又曰東門之枌宛丘之栩子仲之子婆娑其下此其風也吳札聞陳之歌曰國亡主其能久乎自胡公後二十三世為楚所滅 通典陳州宛丘縣陳都【今淮寜府 九域志城陳胡公所築】 唐氏曰陳靈公弑而楚子入陳則王迹熄矣詩之所以亡也【歐陽氏曰陳最後至頃王時猶有靈公之詩霸者興變風息焉王道廢詩不作焉】
  宛丘
  水經注宛丘在陳城南道東【王隱曰漸欲平今不知所在矣】 爾雅陳有宛丘注今在陳郡陳縣 郡縣志宛丘在陳州宛丘縣南三里【括地志縣在陳城中古陳國】 毛氏曰四方高中央下曰宛丘 輿地廣記爾雅丘上有丘曰宛丘今其地形則然【今陳州城在古陳城内西北隅陳都在宛丘之側】 孔氏曰釋丘云宛中宛丘言中央宛宛然是為四方高中央下郭璞謂中央隆峻狀如一丘與毛傳正反【爾雅天下有名丘五其三在河南其二在河北】
  東門之枌
  毛氏曰東門宛丘國之交會 戴氏曰陳詩多言東門必陳人遊息之地 南方之原范氏曰擇高明之地而荒樂焉
  東門之池
  郡縣志東門池在陳州城東門内道南 毛氏曰池城池也 水經注陳城故陳國也東門内有池池水東西七十步南北八十許步水至清潔而不耗竭不生魚草水中有故臺處詩所謂東門之池也
  墓門
  楚辭天問何繁鳥萃棘負子肆情王逸注云解居父聘吳過陳之墓門見婦人負其子欲與之淫泆婦人引詩刺之曰墓門有棘有鴞萃止 列女傳陳辯女陳國採桑之女也為歌曰墓門有棘墓門有楳 毛氏曰墓道之門
  防 卭
  郡國志陳國陳縣【今宛丘縣】注博物記曰卭地在縣北防亭在焉【毛氏曰防邑也卭丘也】
  株林
  毛氏曰夏氏邑 孔氏曰邑在國外 郡國志陳縣注陳有株邑蓋朱襄之邑【寰宇記陳州南頓縣西南三十里有夏亭城城北五里有株林郡縣志宋州柘城縣本陳之株邑詩株林是也故柘城在寜陵縣南七十里陳之株邑 柘城寜陵今屬拱】
  【州】
  檜
  左傳國語作鄶 地理志作會 鄭氏譜曰檜者古高辛氏火正祝融之墟國在禹貢豫州外方之北滎波之南居溱洧之間祝融氏名黎其後八姓【已董彭秃妘曹斟芊】唯妘姓檜者處其地焉【孔氏曰檜祝融之後復居祝融之墟】周夷王厲王之時檜公不務正事而好絜衣服大夫去之於是檜之變風始作其國北鄰於虢【謂東虢】 鄭語妘姓鄶【注陸終第四子求言為妘姓封於鄶鄶今新鄭也 史記陸終生子六人四曰鄶人 世本曰陸終生六子四曰鄶人 宋忠云鄶國名妘姓所出 周語鄶之亡由叔妘】 郡縣志鄶城在鄭州新鄭縣東北三十二里【括地志云二十二里 史記注徐廣曰鄶在密縣 漢屬河南郡唐屬鄭州後屬河南府今屬鄭州 水經注洧水又東南逕鄶城南注劉禎云北鄰於虢】 孔氏曰鄭譜以鄭因虢檜之城而國之先譜檜事然後譜鄭檜曹國小而君奢民勞而政僻季札之所不譏風次於末宜哉 蘇氏曰檜詩皆為鄭作如邶鄘之於衛也 通典河南府密縣古鄶國有洧水鄶水【杜預云鄶城在滎陽密縣東北】鄭州新鄭縣有溱洧二水本鄶國之地【密新鄭連境】 水經注竹書紀年晉文侯二年同王子多父伐鄶克之乃居鄭父之丘名之曰鄭是曰桓公 徐廣曰鄶在密縣不得在外方之北也【左傳鄶城注在密縣東北】
  西歸
  鄭氏曰檜在周之東故言西歸【孔氏曰檜在滎陽周都豐鎬周在於西故言西】
  曹
  鄭氏譜曰曹者禹貢兖州陶丘之北地名周武王旣定天下封弟叔振鐸於曹今曰濟隂定陶是也其封域在雷夏菏澤之野昔帝堯嘗遊成陽死而葬焉舜漁於雷澤民俗始化其遺風重厚多君子務稼穡薄衣食以致畜積夾於魯衛之間又寡於患難末時富而無敎乃更驕侈十一世當周惠王時政衰昭公好奢而任小人曹之變風始作 輿地廣記廣濟軍定陶縣故三朡國周封曹叔振鐸於此【陶丘在西南菏澤在東北】 郡縣志古曹州濟隂縣東北四十七里自曹叔至伯陽凡十八葉【今興仁府濟隂縣本漢定陶縣地唐為曹州省定陶入焉】 孔氏曰曹都雖在濟隂其地則踰濟北【僖三十一年取濟西田傳曰分曹地也曹在汶南濟東據魯而言是濟西魯在其東南衛在其西北地理志濟隂郡成陽有堯冢靈臺昔堯作游 成陽今濮州雷澤縣】 陳氏曰檜亡東
  周之始也曹亡春秋之終也夫子之刪詩繫曹檜於國風之後於檜之卒篇曰思周道也傷天下之無王也於曹之卒篇曰思治也傷天下之無伯也 程氏曰檜曹懼於危亡而思周道故為亂之終【曹氏曰亂極則思治變極則反正故以豳風繼之】
  南山
  毛氏曰曹南山也 郡縣志曹南山在曹州濟隂縣東二十里詩南山朝隮是也【寰宇記在縣東南】 春秋盟于曹南【括地志有曹南因名曹】
  周京【京周】 京師
  公劉京師之野朱氏曰京師高丘而衆居之也 董氏曰所謂京師者始於此其後世因以所都曰京師曰嬪于京依其在京則岐周之京也王配于京則鎬京也春秋所書京師則洛邑也皆仍其本號而稱之猶晉之言新絳故絳也洛邑謂之洛師正京師之意【呂氏曰下泉作於齊桓之後 李氏曰周京者周室所居之京師也京周者京師所治之周室也】
  郇伯
  左傳郇文之昭也 毛氏曰郇伯郇侯 鄭氏曰文王之子為州伯 春秋釋地曰解縣西北有郇城【左傳盟于郇說文圑在晉地】 服䖍曰郇國在解縣東郇瑕氏之墟也 水經注涑水西逕郇城郇伯故國也今解故城東北二十四里有故城在猗氏故城西北俗名為郇城 輿地廣記河中府猗氏縣有郇城文王子所封詩郇伯 括地志城在縣西南四里【郡縣志故郇邑】
  豳
  鄭氏譜曰豳者后稷之曾孫曰公劉者自邰而出所徙戎狄之地名今屬右扶風栒邑公劉以夏后大康時失其官守竄於此地猶脩后稷之業勤恤愛民民咸歸之而國成焉其封域在禹貢雍州岐山之北原隰之野至商之末世大王又避戎狄之難而入處於岐陽民又歸之公劉之出大王之入雖有其異由有事難之故皆能守后稷之敎不失其德成王之時周公避流言之難出居東都二年思公劉大王居豳之職憂念民事至苦之功以比序已志後成王迎而反之攝政致太平其出入也一德不囘純似於公劉大王之所為大師大述其志主意於豳公之事故别其詩以為豳國變風焉 朱氏曰虞夏之際棄為后稷而封於邰及夏之衰棄稷不務棄子不窋失其官守而自竄於戎狄之間不窋生鞠陶鞠陶生公劉能復修后稷之業民以富實乃相土地之宜而立國於豳之谷焉十世而太王徙居岐山之陽十二世而文王始受天命十三世而武王遂為天子武王崩成王立年幼不能莅阼周公旦以冢宰攝政乃述后稷公劉之化作詩一篇以戒成王謂之豳風而後人又取周公所作及凡為周公而作之詩以附焉豳在今邠州三水縣邰在今京兆府武功縣【郡縣志寜州城即公劉邑地後魏為邠州改為豳後改為寜州】 周語夏之衰不窋竄戎狄之間【韋昭云豳西近戎北近狄孔氏曰不窋己竄豳地定國於豳自公劉始也 郡縣志慶州治東南三里有不窋故城】 地理
  志昔后稷封斄公劉處豳太王徙文王作鄷武王治鎬其民有先王遺風好稼穡務本業故豳詩言農桑衣食之本甚備右扶風栒邑縣有豳鄉詩豳國公劉所都【徐廣曰漆縣東北有豳亭】 通典曰邠州古豳國【西魏置豳州間元十三年改為邠】郡縣志古豳城在豳州三水縣西三十里公劉始都
  之處【栒邑故城在縣東二十五里 括地志縣西十里有豳原豳城在原上 史記正義武王登邠之阜以望商邑蓋登此城】 孔氏曰鄭譜王在豳後【公劉為狄迫逐面徙居詩度其夕陽豳居允荒本紀公劉在戎狄間杜預云豳在新平漆縣東北邰始平武功縣所治斄城邰近而豳遠公劉初居豳太王終去豳俱是先公之俊 括地志邠州新平縣即漢漆縣詩豳國】 鄭志張逸問豳七月專詠周公之德宜在雅今在風何答曰以周公事專為一國上冠先公之業所以在風下次於雅前 曹氏曰不窋之居於豳未能國也至其孫公劉始立國焉后稷開國在邰豳雖非后稷之舊而豳公所修者實后稷之業故併以后稷繫之豳其後自豳而岐自岐而程自程而豐自豐而鎬積累增修而後王業成焉 吳氏曰風有周召王豳地則皆周地詩則皆周詩如邶鄘衛之為三魏唐之為二其詩所從得之地不同其發於聲者不一故本其地而繫之也【張氏曰黍離出於洛陽者也七月出於豳者也】歐陽氏曰周南召南邶鄘衛王鄭齊豳秦魏唐陳鄶曹此孔子未刪之前周大師樂歌之次第也【季札觀樂於魯次第如此】周召邶鄘衛檜鄭齊魏唐秦陳曹豳王此鄭氏詩譜次第也【張氏曰始於二南終於豳聖人所以為無窮也】
  東山
  程氏曰東山所征之地 李氏曰周在豐鎬三監叛其地在王室之東周公自周征之是自西而東故謂東征【今按商故都在河北唐杜牧以河北為山東秦漢謂山東山西者皆指太行山東山即商地 孔氏曰金縢云周公居東二年周公在東實出入三年】
  四國
  毛氏曰四國管蔡商奄也 書序三監及淮夷叛【三監管叔蔡叔霍叔也以其監殷故謂之三監 成王東伐淮夷遂踐奄說文䣍國在魯 括地志兖州曲阜縣奄至鄉奄國之地 左傳周有徐奄注二國嬴姓分魯公因商奄之民 孟子注奄東方國 通鑑外紀奄君謂武庚禄父曰此百世之時也請舉事禄父從之率奄淮夷叛周公奉王命興師東伐 書多方注云奄國在淮夷之傍 孔氏曰書傳稱周公二年救亂二年克殷三年踐奄 書傳又曰奄君薄姑薄姑齊地名非奄君名 四國不數淮夷 四國之君禄父管叔皆見殺蔡叔放之奄遷其君於齊 周書作雒篇武王克殷乃立王子禄父俾守商祀建管叔于東建蔡叔霍叔于殷俾監殷臣周公立相天子三叔及殷東徐奄及熊盈以叛周公召公内弭父兄外撫諸侯二年乃作師旅臨衛攻殷大震潰降辟三叔王子禄父北奔管叔霍叔縊乃囚蔡叔于郭鄰凡所征熊盈族十有七國俘維九邑俘殷獻民遷于九里成周之地俾康叔宇于殷俾中旄父宇于東】歐陽氏曰周召王豳皆出於周邶鄘合於衛檜魏世家絶其可考者七國而已



  詩地理攷卷二
<經部,詩類,詩地理攷>
  欽定四庫全書
  詩地理攷卷三     宋 王應麟 撰雅
  鄭氏譜曰小雅大雅者周室居西都豐鎬之時詩也始祖后稷由神氣而生有播種之功於民公劉至于大王王季歷及千載越異代而别世載其功業為天下所歸文王受命武王遂定天下盛德之隆大雅之初起自文王至于文王有聲據盛隆而推原天命上述祖考之美小雅自鹿鳴至于魚麗先其文所以治内後其武所以治外此二雅逆順之次要於極賢聖之情著天道之助如此而已矣又大雅生民及卷阿小雅南有嘉魚下及菁菁者莪周公成王之時詩也傳曰【孔氏曰未知此傳在何書】文王基之武王鑿之周公内之謂其道同終始相成比而合之故大雅十八篇小雅十六篇為正經其用於樂國君以小雅天子以大雅然而饗賓或上取燕或下就何者天子饗元侯歌肆夏合文王諸侯歌文王合鹿鳴諸侯於鄰國之君與天子於諸侯同天子諸侯燕羣臣及聘問之賓皆歌鹿鳴合鄉樂此其著略大挍見在書籍禮樂崩壞不可得詳大雅民勞小雅六月之後皆謂變雅美惡各以其時亦顯善懲過正之次也問者曰常棣閔管蔡之失道何故列於文王之詩曰閔之閔之者閔其失兄弟相承順之道至於被誅若在成王周公之詩則是彰其罪非閔之故為隱推而上之因文王有親兄弟之義又問曰小雅之臣何以獨無刺厲王曰有焉十月之交雨無正小旻小宛之詩是也漢興之初師移其第耳亂甚焉旣移又改其目義順上下刺幽王亦過矣 朱氏曰正小雅燕饗之樂也正大雅會朝之樂受釐陳戒之辭也及其變也事未必同而各以其聲附之
  周道郁夷
  地理志右扶風郁夷縣注詩周道郁夷顔氏曰四牡詩周道倭遟韓詩作郁夷言使臣乘馬於此道
  管蔡
  郡國志河南中牟有管城管叔邑河内山陽有蔡城蔡叔邑山陽故城在懷州修武縣西北 括地志鄭州管城縣今州外城即管國城叔鮮所封豫州【今蔡州】上蔡縣在州北七十里古蔡國外城叔度所都城也有蔡岡在縣東十里因名 宋忠云胡徙居新蔡 輿地志平侯徙新蔡
  昆夷 【混夷 串夷】 周穆王伐畎戎
  孫毓曰按書傳文王七年五伐有伐密須犬夷黎䢴崇漢匈奴傳周西伯昌伐畎夷注畎夷即畎戎也又曰
  昆夷或作混又作緄【竝音工本反】亦曰犬戎【山海經云黄帝生苗龍苗龍生融吾融吾生弄明弄明生白犬白犬有牝牡是為犬戎 說文赤戎木犬種故字從犬】 隴以西有畎戎 史記自隴以西有緄戎 緜混夷駾矣【音昆】說文引詩犬夷呬矣皇矣串夷載路【鄭氏曰即混夷西戎國名】 孟子文王事昆夷【書大傳注引詩畎夷喙矣】
  玁狁
  史記匈奴傳唐虞以上有山戎獫狁葷粥居于北蠻【顔氏曰皆匈奴别號 晉灼曰堯時曰葷粥周曰獫狁秦曰匈奴】 孟子大王事獯鬻曹氏曰西北二邊相掎角為宼故征玁狁則西戎作伐西戎則玁狁平 漢匈奴傳武王伐紂而營雒邑復居于酆鎬放逐戎夷涇洛之北以時入貢名曰荒服懿王時戎狄交侵暴虐中國詩人始作疾而歌之曰靡室靡家獫狁之故
  往城于方 朔方
  毛氏曰方朔方近玁狁之國也 朱氏曰今靈夏等州之地 曹氏曰即六月所謂侵鎬及方郡縣志夏州朔方縣什賁故城在縣治北即漢朔方縣之故城也詩所謂王命南仲城彼朔方是也漢武帝元朔二年收河南地置朔方五原郡使蘇建築朔方什賁之號蓋蕃語也程氏曰城朔方而玁狁之難除禦戎狄之道守備為
  本不以攻戰為先也 史記匈奴傳戎狄逐周襄王暴虐中國故詩人歌之曰出輿彭彭城彼朔方 漢書宣王興師征伐詩人美大其功曰出車彭彭城彼朔方
  西戎
  朱氏曰昆夷也 後漢西羌傳武乙暴虐犬戎寇邊周古公踰梁山而避于岐下及子季歷遂伐西落鬼戎太丁之時季歷復伐燕京之戎戎人大敗周師後二年周人克余無之戎於是太丁命季歷為牧師自是之後更伐始呼翳徒之戎皆克之【竹書紀年】及文王為西伯西有昆夷之患北有獫狁之難遂攘戎狄而戍之莫不賓服乃率西戎征殷之叛國以事紂
  南有嘉魚
  毛氏曰江漢之間魚所產也 左太冲蜀都賦嘉魚出於丙宂【陸氏曰丙宂在漢中沔陽縣北宂口向丙故曰丙 類要丙水出丙宂在興州順政縣今沔州文選注丙地名有魚宂二所常以三月取之 丙者向陽宂也 輿地記宂口廣五六尺泉源垂注有嘉魚】
  【常以三月自宂下透入水 大景山在興州南七十里與小景山相連本作丙以避諱改相傳北有丙宂產嘉魚】
  四海
  爾雅九夷八狄七戎六蠻謂之四海疏曰夷類有九畎夷千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風夷陽夷又玄菟樂浪高驪滿飾鳧更索家東屠倭人天鄙蠻類有八天竺咳首僬僥跂踵穿胷儋耳狗軹旁脊戎類有六僥夷戎夫老白耆羌鼻息天剛狄類有五月支穢貃匈奴單于白屋
  焦穫
  毛氏曰周地接于玁狁者 爾雅十藪周有焦護【孫炎云周岐周也】郭璞注今扶風池陽縣瓠中是也【寰宇記焦穫藪在京兆府涇陽縣北外十數里亦名瓠口 溝洫志韓水工鄭國說秦令鑿涇水自中山西抵瓠口為渠 班彪北征賦夕宿瓠口之玄宫注以為焦穫】 朱氏曰焦未詳所在穫郭璞以為瓠中今在耀州三原縣【孔氏曰澤藪在瓠中而藪外接于玁狁】
  鎬方
  鄭氏曰鎬也方也皆北方地名 孔氏曰漢劉向疏云吉甫之歸周厚賜之其詩曰來歸自鎬千里之鎬猶以為遠鎬去京師千里顔師古注鎬非豐鎬之鎬【王肅以為鎬京王基駁之】 朱氏曰劉向以為千里之鎬則非鎬京之鎬矣未詳所在方疑即朔方也
  涇陽
  鄭氏曰涇水之北【孔氏曰水北曰陽】 通典今涇原州地竝涇水之陽 郡縣志原州平涼縣本漢涇陽縣地今縣西四十里涇陽故城是也涇水源出百泉縣西南涇谷【地理志笄頭山淮南一名薄落山故涇水亦曰薄落水 平凉縣今屬渭州】 孔氏曰涇去京師為近
  太原
  禹貢既修太原顔師古曰即今晉陽 黄氏曰晉太原大鹵大夏夏虛晉陽凡六名 朱氏曰太原亦曰大鹵今在太原府【穀梁傳中國曰大原夷狄曰大鹵】 左傳注大鹵太原晉陽縣【漢太原郡治晉陽】 後漢西羌傳穆王遷戎于太原夷王命虢公率六師伐太原之戎至于俞泉宣王遣兵伐大原戎不克 周語宣王料民於大原 孔氏曰杜預云西河介休縣南有地名千畝則王師與姜戎在晉地而戰也 毛氏曰至于大原言逐出之而已 史記戎狄逐周襄王暴虐中國故詩人歌之曰薄伐獫狁至于大原 九域志古京陵在汾州周宣王北伐獫狁時立郡縣志在平遥縣東七里漢京陵縣又曰太原臺駘之所居 帝王世紀帝堯徙晉陽即今大原也 地理志趙西有太原秦莊襄四年初置大原郡【漢二十一縣】 唐開元十一年改并州為大原府高齊移晉陽縣於汾水東隋開皇十年於州城中古晉陽置太原縣在州東二里百六十步太平興國四年省入榆次 薛氏禹貢解曰太原在榆次縣 左傳晉居深山戎狄之與鄰而遠于王室王靈不及拜戎不暇【中行穆子敗狄于太原注晉陽縣】
  中鄉
  鄭氏曰美地名
  蠻荆
  毛氏曰荆州之蠻也 鄭語史伯曰當成周者南有荆蠻【注芉姓之蠻鬻熊之後也】叔熊逃難於濮而蠻【濮蠻邑】蠻芉蠻矣【謂叔熊】 晉語叔向曰昔成王盟諸侯於岐陽楚為荆蠻【注荆州之蠻】置茅蕝設望表與鮮牟【東夷國】守燎故不與盟 吳語有蠻荆之虞 後漢南蠻傳槃瓠後滋蔓今長沙武陵蠻是也周世黨衆彌盛宣王中興乃命方叔南伐蠻方詩人謂蠻荆來威【楚世家熊霜元年周宣王初立】 曹氏曰宣王北伐之事大矣然止見於六月之詩其所任者吉甫一人而已至於南征在小雅見於采芑者則命方叔在大雅見於江漢者則命召虎見於常武者則命大師皇父而各言其成功則荆蠻淮夷之作難非一時其所任非一人
  東都
  朱氏曰東都洛邑也周公相成王營洛邑為東都以朝諸侯周衰久廢其禮至宣王復會諸侯 左傳成王合諸侯城成周以為東都 通鑑外紀成王使召公先相宅周公至洛師復卜申視營築謂之王城是為東都制郊畿方六百里因西土為方千里分為四縣縣有四郡郡有鄙曰此天下之中四方入貢道均【書傳云五年營成洛邑】晁氏曰昔夏后初都陽城南踰洛陽百里而遠成湯遷亳殷東踰洛陽五十里而近皆會洛陽而不都周興武王既定鼎郟鄏厥後召公相宅洛邑周公營成周其意盛矣而成王卒不果遷逮夫宣王中興自濟之洛狩于圃田及于敖山因以朝諸侯車攻之詩作焉豈不欲成周召之志歟且宣王嘗狩于岐而石鼓之詩亦偉矣夫子乃舍而弗録得非岐之狩為常而東都之狩非常乎惜夫宣王卒亦不果遷也至平王是遷而周衰矣 王氏曰成王欲宅洛者以天事言則日東景朝多陽日西景夕多隂日南景短多暑日北景長多寒洛天地之中風雨之所會隂陽之所和也以人事言則四方朝聘貢賦道里均焉非特如此而已懲三監之難毖殷頑民遷以自近洛距姝邦為近則易使之遷作王都焉則易以鎮服也雖然鎬京宗廟社稷官府宫室具在不可遷也故於洛時會諸侯而已何以知其如此以詩考之宣王時會諸侯於東都而車攻謂之復古 駕言徂東毛氏曰東洛邑也
  文武竟土
  曹氏曰岐周之地迫近西北二邊鎬方焦穫之地嘗為其所據
  甫草
  韓詩作圃草 鄭氏曰甫田之草也 鄭有甫田【音補謂圃田鄭藪也】 呂氏春秋九藪梁之圃田 爾雅十藪鄭有圃田 穆天子傳天子里甫田之路東至于房【左傳鄭有原圃】郡國志河南中牟縣有圃田澤 郡縣志圃田澤一名原圃在鄭州中牟【今屬開封府】西北七里其澤東西五十里南北二十六里【水經注東西四十餘里】西限長城東極官渡上承管城縣界【水經注北佩渠水】曹家陂又溢而北流為二十四陂【在管城縣東三里】 水經注云渠水自河與濟亂流東逕滎澤北東南分濟歷中牟縣之圃田澤北與陽武分水澤多麻黄草述征記曰踐縣境便覩斯卉窮則知踰界詩所謂東有圃草也 皇武子曰鄭之有原圃猶秦之有具囿澤在中牟縣西 竹書紀年梁惠成王十年入河水于甫田又為大溝而引甫水 朱氏曰甫草甫田也後為鄭地宣王之時未有鄭國圃田屬東都畿内故往西也陳氏曰九州川浸澤藪名在職方不屬諸侯之版而
  詩不以圃田繫鄭春秋不以沙麓繫晉略可覩矣周季諸侯始擅不朌之利齊斡山海而桃林之塞郇瑕之地晉實私之甚者至周歲貢百二十金於魏以易温囿韓詩東有圃草 補傳曰甫田易野也易野以車為主故用以選車田車既好是也
  敖
  郡縣志敖山在鄭州滎澤縣西十五里春秋時晉師在敖鄗之間【二山名在滎陽縣西北】 宋武北征記曰秦時築倉於山上漢高祖亦因敖倉傍山築甬道下汴水踐土臺故王宮在縣西北十五里臨汴水南帶三皇山秦所置仲丁遷于囂此也詩薄狩于敖皆此地 括地志滎陽故城在鄭州滎澤縣西南十七里殷時敖地周時名北制在敖山之陽 水經濟水東逕敖山北注云詩薄狩于敖山上有城殷仲丁所遷秦置倉於其中亦曰敖倉城鄭氏曰敖鄭地今近滎陽 呂氏曰晉師救鄭在敖鄗之間設七覆于敖前則敖山之下平曠可以屯兵翳薈可以設伏東有甫草即此地 郡國志河南滎陽有敖亭周宣王狩于敖 補傳曰敖險野也險野以人為主故用以選徒
  漆沮
  禹貢雍州漆沮既從蔡氏曰漆水寰宇記自耀州同官縣東北界來經華原縣合沮水沮水地志出北地郡直路縣東今坊州宜君縣西北境也寰宇記沮水自坊州昇平縣北子午嶺出俗號子午水下合榆谷慈馬等川遂為沮水至耀州華原縣合漆水至同州朝邑縣東南入渭二水相敵故竝言之既從者從於渭也 朱氏曰漆沮在西都畿内涇渭之北所謂洛水今流入鄜坊至同州入河 段氏曰書所謂漆沮在灃水之東為渭之下流吉日漆沮乃會於東都繼田獵之後則宜為下流之漆沮蓋遠歷鄜坊北之東都為地近 李氏曰禹貢東過漆沮即此漆沮是也 孔氏傳在涇水之東一名洛水與自土沮漆者别也此職方氏所謂雍州其浸渭洛非河南之洛也【水經注洛水闞駰以為漆沮之水史記正義括地志云洛水源出慶州洛源縣此非古公所度漆沮也】
  南山
  幽幽南山劉氏曰鎬京之陽終南之山【嚴氏曰周都豐鎬面對終南故天保祝君斯干考室節南山刺師尹皆指此山】
  沔水
  晉語公子賦河水注河當作沔宇相似誤也【嚴氏曰杜詩云衆流歸海意萬國奉君心與此詩意同】
  襃
  輿地廣記興元府襃城縣故襃國漢置襃中縣 括地志襃國故城在縣東二百步【國都城記襃國姒姓夏同姓所封 水經注石門在漢中之西襃中之北襃水又東南歷襃口即襃谷之南口也北口曰斜襃水又南逕襃縣故城東襃中縣也本


国学迷 金陵物产风土志 金陵通纪十卷国朝金陵通纪四卷金陵通纪补一卷 金陵通纪十卷国朝金陵通纪四卷 金陵赋 金陵赋 金陵赋 金陵历代建置表 金陵历代建置表 金陵杂述 江南好词 金陵志地录 金陵待征录 金陵待征录 金陵纪事杂咏 金陵雑咏 金陵雑咏 金陵雑咏 留都见闻录 留都见闻录 留都见闻录 留都见闻录 留都见闻录 留都见闻录 留都见闻录 客座赘语 客座赘语 客座赘语 金陵琐事 金陵琐事 金陵琐事 金陵琐事四卷续二卷二续二卷 金陵琐事四卷续二卷二续二卷 金陵古今图考 金陵古今图考 金陵古今图考 金陵古今图考一卷金陵图咏一卷金陵雅游编一卷 金陵世纪 金陵杂兴一卷附录一卷 金陵百咏一卷附录一卷 金陵百咏 金陵百咏 金陵百咏 金陵百咏 金陵百咏 六朝事迹一卷(六朝事迹) 六朝事迹一卷(六朝事迹) 六朝事迹一卷(六朝事迹) 六朝事迹一卷(六朝事迹) 六朝事迹编类十四卷附识一卷 六朝事迹编类 六朝事迹编类 六朝事迹编类 六朝事迹编类 六朝事迹编类 六朝事迹编类 六朝事迹编类 六朝事迹编类 六朝事迹编类 六朝事迹编类 六朝事迹编类 樵香小記二卷 龍城札記三卷 鍾山札記四卷 魯齋述得一卷 炳燭偶鈔一卷 卍齋瑣錄十卷 勦說四卷 識小編二卷 炳燭篇四卷 銅熨斗齋隨筆八卷 讀書瑣記一卷 鄭堂札記五卷 讀書叢錄七卷 癸巳存稿十五卷 菉友臆說一卷附錄一卷 武陵山人雜著一卷 聚星札記一卷 說叩一卷 需次燕語一卷 洨民遺文一卷 寒秀草堂筆記四卷 握蘭軒隨筆二卷 劉氏遺著三卷 養和軒隨筆一卷 困學紀聞參注一卷 鹿門子一卷(鹿門隱書) 省心錄一卷 晁氏客語一卷 欒城先生遺言一卷 西疇老人常言一卷 樵談一卷 東谷所見一卷 讀書錄存遺一卷 易解附錄一卷附後語一卷 陸氏周易述一卷 三墳一卷 干常侍易解三卷 周易略例一卷 關氏易傳一卷 周易集解十七卷 周易口訣義六卷 周易舉正三卷 易說六卷 蘇氏易傳九卷 易程傳六卷 吳園周易解九卷附錄一卷 周易新講義十卷 周易古占法二卷 易原八卷 誠齋易傳二十卷 易說二卷 東萊呂氏古易一卷 晦庵先生校正周易繫辭精義二卷 易說四卷 郭氏傳家易說十一卷總論一卷 易傳燈四卷 易象意言一卷 泰軒易傳六卷 讀易私言一卷 易學濫觴一卷 周易集傳八卷 玩易意見二卷 涇野先生周易說翼三卷 周易議卦二卷 學易記五卷 易圖一卷 易象鉤解四卷 易領四卷 兒易內儀以六卷 兒易外儀十五卷 易經增注十卷附易考一卷 周易爻物當名二卷 易經通注四卷 周易本義爻徵二卷 推易始末四卷 易學管窺一卷 易圖明辨十卷 周易本義注六卷 讀易經一卷 周易集解十卷 虞氏易事二卷 李氏易解剩義三卷 孔子集語十七卷 家語疏證六卷 孔子家語疏證十卷 曾子十篇四卷敘錄一卷 晏子春秋七卷 荀子二十卷附校勘補遺一卷 孔叢子三卷 陸子一卷 新書十卷 董子文集一卷 韓詩外傳校注十卷附拾遺一卷附補逸一卷 說苑二十卷 新序十卷 法言十卷 中論二卷札記一卷逸文一卷 潛夫論十卷 申鑑五卷附札記一卷 周生烈子一卷 傅子三卷附訂訛一卷 中說二卷 伸蒙子三卷 素履子三卷 陰符經疏三卷 陰符經考異一卷 陰符經疏略一卷 陰符經解一卷 陰符經解一卷 老子道德經二卷 道德指歸論六卷 老子解四卷 蟾仙解老一卷 道德真經集解四卷 道德真經注四卷 太上老子道德經集解二卷 老子集解二卷附考異一卷 老子翼八卷 老子道德經考異二卷 老子本義二卷附錄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