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四书通证 元 张存中

四书通证 元 张存中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八
  四書通證總目     四書類
  大學章句或問通證一卷
  論語集注通證二卷
  孟子集注通證二卷
  中庸章句或問通證一卷
  臣等謹案四書通證六卷元張存中撰存中字德庸新安人初胡炳文作四書通釋義理而畧名物存中因排纂舊說成此書以附其後故名曰四書通證炳文為之序稱北方杜緱山有語孟旁通平水薛夀之有四書引證皆失之太繁且各有未完存中能删冗從簡去非取是又曰學者於余之通知四書用意之深于通證知四書用事之審推之可謂至矣今核其書凡引經數典字字必著所出而夏曰瑚商曰璉承包氏之悞者乃置此一條不引禮記以證之蓋不免有所回護不知朱子之學在明聖道之正傳區區訓詁之間不足為之累亦不必為之諱也又如三讓引吳越春秋泛及雜說而歷代史事乃置正史而引通鑑亦非根本之學然大概徵引詳明于人人習讀不察者一一具標出處可省檢閲之煩于學者亦不為無補也乾隆四十三年五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四書通證原序
  北方杜緱山有語孟旁通平水薛夀之有四書引證皆失之太繁且其中各有未完處觀者病焉今友人張德庸精加讐校刪冗而從簡去非而從是又能完其所未完者合而名之曰四書通證以附余通之後學者於余之通知四書用意之深於通證知四書用事之審德庸此書誠有補云泰定戊辰正月壬辰雲峰老人胡炳文序


  欽定四庫全書
  四書通證凡例
  一四書集注明理用事簡明為尚至集成而理愈晦矣雲峰胡先生去其晦而取其明則理通矣今箋義出而事益繁矣存中不揆僭越去其繁而從其簡則事亦通矣此二書之所以作也
  一旁通杜氏以朱張語孟為之今只證朱子所引事者其餘皆不復出
  一引證薛氏所集與旁通同時如語孟所引者則一而薛氏訓詁太繁又引四書互證四書似此類皆不復出
  一標題四書熊氏以旁通增益而已凡旁通未有者今皆參考增附於此
  一四書箋義趙氏所輯與旁通標題相類而過於繁冗如集注本自明白者不必引可也今亦參考增附
  一凡四書通内已注釋者此不復出如大學序王宫有學及禮樂射御書數之類取熊氏標題及齊氏六藝說已明白矣其餘詳其所難知畧其所易見如旁通引證有遺缺者輒紀一二然所引經子史集則一故不標係某人所紀慮其繁也
  一存中指摘先輩深懼不韙然不從簡俾初學之士夸多務靡玩物喪志至不為心身之求則無益矣校之旁通諸書此三之一爾然猶自以為繁惟同志之士是正幸甚

  四書通證
  羣書總目
  周易     尚書
  毛詩     周禮
  儀禮     春秋
  大戴禮    禮記
  爾雅     左氏傳
  公羊傳    穀梁傳
  尚書大傳   韓詩外傳
  左傳註疏   家語
  老子     列子
  莊子     楚辭
  荀子     賈誼論策
  淮南子    抱朴子
  揚子     史記
  春秋國語   吳越春秋
  戰國策    兩漢書
  魏志     蜀志
  南史     唐書
  帝王通歷   資治通鑑
  世說     劉向說苑
  新序     博雅
  黄帝素問   杜少陵詩集
  韓昌黎文集  周濓溪文集
  邵康節文集   温公潛虚易
  近思録     正蒙書
  道學語録    宋齊丘化書
  隂陽金匱書   四書標題
  語孟旁通    四書引證
  四書箋義
  欽定四庫全書
  大學章句或問通證   元 張存中 撰
  章句序
  司徒之職典樂之官所由設也
  書舜典帝曰契百姓不親五品不遜汝作司徒敬敷五教在寛夔命汝典樂敎胄子直而温寛而栗剛而無虐簡而無傲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八音克諧無相奪倫神人以和夔曰於予擊石拊石百獸率舞
  周禮地官司徒惟王建國辨方正位體國經野設官分職以為民極乃立地官司徒使帥其屬而掌邦敎以佐王安擾邦國
  記誦詞章之習
  禮學記記問之學不足以為人師【記問謂豫誦襍難襍說至講時為學者論之此或時師不心解或學者所未能問按近思録謝顯道云嘗録古人善行别作一冊明道先生曰是玩物喪志胡安國云謝先生初以記問為學自負該博對明道舉史書成篇不遺一字明道曰賢却記得許多可謂玩物喪志謝聞此語汗流浃背及看明道讀史又却逐行看過謝甚不服後來省悟却將此事作話頭接引博學之士】
  虚無寂滅之敎
  通鑑漢驃騎將軍霍去病出隴西過焉【音煙】耆山得休屠王祭天金人顔師古曰今佛像是其遺法也初帝聞西域有神其名曰佛因遣蔡愔等之天竺求其道得書及沙門以來其書大抵以虚無為宗貴慈悲不殺以為人死不滅復受形生時所行善惡皆有報應故所貴修鍊精神以至為佛
  傳十章
  楚書楚語
  國語楚語王孫圉聘於晉【圉楚大夫也】定公饗之趙簡子鳴玉以相【趙鞅鳴其佩玉以相禮】問於王孫圉曰楚之白珩猶在乎【珩珮玉之横者】對曰然簡子曰其為寶也幾何矣曰未嘗為寶楚之為寶者曰觀射父【言以賢為寶】能作訓辭以行事於諸侯使無以寡君為口實又有左史倚相能道訓典以叙百物以朝夕獻善敗于寡君使寡君無忘先王之業又能上下說于鬼神順道其欲惡【說媚也】使神無有怨痛于楚國【痛疾也】又有藪曰雲夢連徒洲金木竹箭之所生也【楚有雲夢藪澤名也連屬也徒洲洲名也】龜珠角齒皮革羽毛所以備賦用以戒不虞者也【龜所以備吉凶珠所以禦火災角所以為弓齒所以為弭皮虎豹皮也所以為茵鞬革犀兕也所以為甲胄羽烏羽也所以為旌毛氂牛尾也所以注竿首】所以共幣帛以賓享於諸侯者也【享獻也】若諸侯之好幣具而導之以訓辭有不虞之備而皇神相之寡君其可以免罪於諸侯而國民保焉此楚國之寶也若夫白珩先王之玩也何寶之焉圉聞國之寶六而已明王聖人能議制百物以輔相國家則寶之玉足以庇䕃嘉穀使無水旱之災則寶之【祭祀之玉】龜足以憲臧否則寶之珠足以禦火災則寶之【水精禦火災】金足以禦兵亂則寶之山林藪澤足以備財用則寶之若夫譁囂之美楚雖蠻夷不能寶也【譁囂刺簡子鳴玉以相也】
  事見檀弓
  晉獻公之喪秦穆公使人弔公子重【平聲】耳【獻公殺其世子申生重耳避難出奔是時在狄就弔之】且曰寡人聞之亡國恒於斯得國恒於斯雖吾子嚴然在憂服之中喪亦不可久也時亦不可失也孺子其圖之【嚴本作儼喪去聲】以告舅犯【舅犯重耳之舅狐偃也字子犯】舅犯曰孺子其辭焉喪人無寶仁親以為寶父死之謂何又因以為利【欲反國求為後是利父死】而天下其孰能說之孺子其辭焉【說猶解也】公子重耳對客曰君惠弔亡臣重耳身喪父死不得與於哭泣之哀以為君憂【與音預】父死之謂何或敢有他志以辱君義稽顙而不拜哭而起起而不私【他志謂私也】子顯以致命於穆公穆公曰仁夫公子重耳夫稽顙而不拜則未為後也故不成拜哭而起則愛父也起而不私則遠利也
  喪祭用氷者也
  禮喪大記君設大盤造氷焉大夫設夷盤造氷焉士併瓦盤無氷設牀襢笫有枕含一牀襲一牀遷尸于堂又一牀皆有枕席君大夫士一也【造猶納也襢笫袒簀也謂無席如浴時牀也禮自仲春之後尸既襲既小歛先納氷盤中乃設牀於其上不施席而遷尸焉秋涼而止士不用冰以瓦為盤併以盛水耳】
  周禮天官凌人掌氷正歲十有二月令斬氷三其凌春始治鑑凡外内饔之膳羞鑑焉凡酒漿之酒醴亦如之祭祀共氷鑑賓客共氷【凌氷室也鑑如甀大口以盛氷置食物酒醴于中以禦熱氣防變色失味也甀音縋今大瓦盆屬】大喪共夷盤氷【鄭氏曰夷之言尸也實氷于盤中置之尸牀之下所以寒尸尸之盤曰夷槃牀曰夷牀衾曰夷食移尸曰夷于堂皆依尸而為言】
  或問
  經一章
  其所以固其肌膚之會筋骸之束
  禮禮運故禮義也者人之大端也所以講信修睦而固人肌膚之會筋骸之束也
  周子所謂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者
  太極圖說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二氣交感化生萬物萬物生生而變化無窮焉
  格者極至之謂如格于文祖之格
  書舜典
  弊車羸馬亦為人耳
  唐書循吏傳賈敦頤【曹州人】貞觀時數【音朔】歷州刺史資亷絜入朝常盡室行車一乘【去聲】敝甚羸馬繩羈【羸瘦羈鞅以䋲為之不用装飾昭其儉也】
  傳二章
  周武王踐祚之初受師尚父丹書之戒退而於其几席觴豆刀劍戶牖莫不銘焉今其遺語尚幸頗見於禮書大戴禮武王踐祚篇武王踐祚三日【踐猶登也祚位也人君登寶位謂之踐祚也】召士大夫而問焉曰惡【平聲】有藏之約而行之萬世可以為子孫常者乎皆曰未得聞也然後召師尚父而問焉【尚父大公望呂氏詳見孟子離婁上】曰黄帝顓帝之道可得而見與【平聲】師尚父曰在丹書王欲聞之則齊【側皆反下同】矣王齊三日王端冕師尚父亦端冕奉書而入王東面而立尚父西面道書之言曰敬勝怠者吉怠勝敬者滅義勝欲者從欲勝義者凶凡事不強則枉弗敬則不正枉者滅廢敬者萬世王聞書之言惕若恐懼而為戒書於席四端為銘焉銘曰安樂必敬無行可悔一反一側亦不可不志殷監不遠視爾所代几銘曰皇皇惟敬口口生敬口生垢口戕口 鑑銘曰見爾前慮爾後 盤銘曰與其溺於人也寧溺於淵溺於淵猶可游也溺於人不可救也 楹銘曰毋曰胡殘其禍將然毋曰胡害其禍將大毋曰胡傷其禍將長 杖銘曰於乎危亡於忿疐於乎失道於嗜慾於乎相忘於富貴【於乎之於音烏】 帶銘曰火滅修容慎戒必共共【並音恭】則夀 屨銘曰慎之勞勞則富 觴豆銘曰食自杖食自杖戒之驕驕則逸 戶銘曰夫名難得而易失無勤弗志而曰我知之乎無勤弗及而曰我知之乎擾阻以泥之若風將至先摇摇雖有聖人不能為謀 牖銘曰隨天之時以地之財敬祀皇天敬以先時 劒銘曰帶之以為服動必行德行德則興倍德則崩 弓銘曰屈申【與伸同】之義廢之行之無忘息過 矛銘曰造矛造矛少間弗忍終身之羞余一人所聞以戒萬世子孫
  傳三章
  亦未必不為尾生白公之為也
  莊子盗跖篇尾生與女子期於梁下【尾生一本作微生與女子相期約於橋梁之下】女子不來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又出抱朴子】左傳哀公十六年楚太子建之遇讒也【楚平王太子名建費無極為少師不得寵愛於太子故讒譖太子於平王】自城父奔宋【城父今襄城城父縣故使太子居之無極言於楚王曰建與伍奢將以方城之外叛自以為猶宋鄭也王信之使城父司馬奮揚殺太子末至奮揚知大子寃故遣令去太子建棄城父而出奔宋】又辟華氏之亂於鄭【宋華氏向氏為亂建辟而奔鄭】鄭人甚善之又適晉與晉人謀襲鄭乃求復焉鄭人復之如初晉人使諜於子木【子木即太子建晉人使諜伺之】請行而期焉子木暴虐於其私邑邑人訴之鄭人省之得晉諜焉遂殺子木其子曰勝在吳子西欲召之【楚令尹子西即公子申】葉【音攝】公曰【即葉公子高沈諸梁也】吾聞勝也詐而亂無乃害乎子西曰吾聞勝也信而勇不為不利舍諸邊竟【音境】使衛藩焉葉公曰周仁之謂信率義之謂勇吾聞勝也好復言【言之所許必欲復行之不顧道理】而求死士殆有私乎復言非信也期死非勇也子必悔之弗從召之使處吳竟為白公【白楚邑楚邑宰皆僭稱公】請伐鄭子西曰楚未節也【言楚國新復政今猶未得節制】不然吾不忘也他日又請許之未起師晉人伐鄭楚救之與之盟勝曰鄭人在此讎不遠矣勝自厲劔子期之子平見之曰王孫何自厲也曰勝以直聞不告女【音汝】庸為直乎將以殺爾父平以告子西子西曰勝如卵余翼而長之楚國第【且楚國用士之次第】我死令尹司馬非勝而誰勝聞之曰令尹之狂也得死乃非我子西不悛勝謂石乞【石乞勝之徒黨】曰王與二卿士皆五百人當之則可矣乞曰不可得也曰【白公曰】市南有熊宜僚者若得之可以當五百人矣乃從白公而見之與之言說告之故辭承之以劔不動勝曰不為【去聲】利諂不為威惕不洩人言以求媚者去之吳人伐慎白公敗之請以戰備獻【白公請以與吳戰之所得鎧仗兵器皆出而獻之欲因以作亂】許之遂作亂秋七月殺子西子期于朝而刼惠王
  傳五章
  所謂思曰睿睿作聖董子所謂彊勉學問則聞見博而智益明
  書洪範二五事一曰貌二曰言三曰視四曰聽五曰思貌曰㳟言曰從視曰明聽曰聰思曰睿㳟作肅從作乂明作哲聰作謀睿作聖【思而作睿則無所不通而成聖】
  西漢董仲舒傳【廣川人也】仲舒以賢良對策曰彊【上聲】勉學問則聞見博而智益明彊勉行道則德日起而大有功此皆可使還至而立有效者也
  文言所謂學聚問辨
  易乾卦君子學以聚之問以辨之寛以居之仁以行之【學聚問辨進德事也寛居仁行居業事也】
  劉子所謂天地之中【劉子周頃王季子定王弟】
  左傳成公十三年劉康公成肅公會晉侯伐秦【劉成食采之邑名康肅皆諡】成子受脤【市軫反】于社【成子即成肅公脤宜社之肉也盛以脤器故曰脤】不敬劉子曰吾聞之民受天地之中以生所謂命也是以有動作禮義威儀之則【則法也】以定命也能者養之以福不能者敗以取禍
  程子所謂天然自有之中
  近思録伊川曰凡物有本末不可分本末為兩段事洒掃應對是其然也必有所以然楊子拔一毛不為墨子又摩頂放踵為之此皆是不得中至如子莫執中欲執此二者之中不知怎麽執得識得則事事物物上皆天然有箇中在那上不待人安排也安排着則不中矣
  張子所謂萬物之一原
  正蒙書誠明篇性者萬物之一原非有我之得私也惟大人為能盡其道
  邵子所謂道之形體者
  文集性者道之形體也道妙而無形性則仁義禮智具而體著矣
  欲藏形匿景
  莊子漁父篇人有畏影惡【去聲】迹而去之走者舉足愈數【音朔】而迹愈多走愈疾而影不離身自以為尚遲疾走不休絶力而死不知處隂以休影處静以息迹愚亦甚矣
  速貧速朽之論【詳見滕文公上】
  樂毅所謂慊於志
  史記列傳樂毅遺燕惠王書略曰【毅先祖樂羊為魏文侯將後為靈夀人】自五伯已來功未有及先王者也先王以為慊於志
  漢書所謂嗛栗姬
  西漢外戚傳景帝立齊栗姬男為太子而王夫人男為膠東王長公主嫖有女欲與太子為妃栗姬妬而景帝諸美人皆因長公主見得貴幸栗姬日怨謝長公主不許長公主欲與王夫人王夫人許之會薄皇后廢長公主日譖栗姬短景帝嘗屬諸姬子曰吾百歲後善視之栗姬怒不肯應言不遜景帝心銜之而未發也長公主日譽王夫人男之美帝亦自賢之又耳曩者夢日符計未有所定王夫人知嗛栗姬又隂使人趣大臣立栗姬為皇后大行奏事文曰子以母貴母以子貴今太子母號宜為皇后帝怒曰是乃所當言耶遂案誅大行而廢太子為臨江王栗姬愈恚【於避反】不得見以憂死卒立王夫人為皇后男為太子
  仰面貪看鳥回頭錯應人
  唐杜少陵漫成詩
  傳九章
  漢之光武亦賢君也一旦以無罪黜其妻【云云】
  後漢郅【音質】惲【音藴】傳【惲字君章汝南西平人為太子侍講再遷長沙太守】郭皇后廢【后光武之后也諱聖通真定槖人以寵衰數懷怨懟上怒建武十七年十月廢為中山王太后立貴人隂氏為皇后詔曰異常之事非國休福不得上夀稱慶】惲乃言於帝曰臣聞夫婦之好父不能得之於子况臣能得之於君乎是臣所不敢言雖然願陛下念其可否之計無令天下有議社稷而已帝曰惲善恕已量主知我必不有所左右而輕天下也
  所謂絜之百圍
  莊子人間世篇匠石之齊至于曲轅見櫟社樹其大蔽牛絜之百圍
  賈子所謂度長絜大
  過秦論【賈子名誼洛陽人漢文帝時官至博士】試使山東之國與陳涉度【音鐸】長絜大比權量力則不可同年而語矣
  趙由之為守則易尉而為尉則陵守
  史記酷吏傳周陽由者其父趙兼以淮南王舅【兼厲王母弟也】父侯周陽故因姓周陽氏由以宗家任為郎【按與國家有外戚因屬比於宗室故曰宗家也】事孝文及景帝景帝時由為郡守武帝即位吏治尚循謹甚然由居二千石中最為暴酷驕恣所愛者撓法活之所憎者曲法誅滅之所居郡必夷其豪為守視都尉如令為都尉必陵太守奪之治與汲黯俱為忮司馬安之文惡俱在二千石列同車未嘗敢均茵伏【均等也茵車伏憑軾也】由後為河東都尉時與其守勝屠公争權相告言罪【勝屠即申屠也】勝屠公當抵罪義不受刑自殺而由棄市自甯成周陽由之後事益多民巧法大抵吏之治類多成由等矣
  傳十章
  王肅事上而好人佞已
  魏志王肅傳肅太和中拜散騎常侍【肅朗之子字子雍東海郡人】史評曰劉實以為肅方事上而好下佞已此一反也
  洪範八政食貨為先
  書洪範三八政一曰食【謂務農重穀之政也】二曰貨【謂阜通貨財之政】三曰祀四曰司空五曰司徒六曰司寇七曰賓八曰師
  後世頭會箕歛
  西漢陳餘傳秦為亂政外内騷動百姓罷【音疲】敝頭會箕斂以供軍費【秦法吏到民家計人頭數出粟以箕斂之為軍需之資】財匱力盡
  商紂以自焚而起鉅橋鹿臺之財
  史記紂使師涓作新淫聲北里之舞靡靡之樂厚賦稅以實鹿臺之財而盈鉅橋之粟益收狗馬奇物充仞宫室益廣沙丘苑臺多取野獸蜚鳥置其中慢於鬼神大最樂戲於沙丘【徐廣曰最一作聚】以酒為池縣肉為林為長夜之飲百姓怨望而諸侯有畔者周武王於是遂率諸侯伐紂紂亦發兵距之牧野甲子曰紂兵敗紂走入登鹿臺衣其寶玉衣赴火而死周武王遂斬紂頭縣之白旗
  書武成乃反商政政由舊釋箕子囚封比干墓式商容閭散鹿臺之財發鉅橋之粟大賚于四海而萬姓悦服
  德宗以出走而豐瓊林大盈之積
  唐書陸贄傳【贄字敬輿蘇州嘉興人事德宗官中書侍郎中書門下平章事贈兵部尚書諡曰宣】始帝播遷府藏委棄【帝德宗也諱适代宗長子朱泚反帝出走在外】至是天下貢奉稍至乃於行在夹廡署瓊林大盈二庫别藏貢物䞇諫以為瓊林大盈於古無傳今師旅方殷瘡痛呻吟之聲未息遽以珍貢私别庫恐羣下有所觖望【不滿所望】請悉出以賜有功給軍賞瓌怪纎麗無得以供帝悟即撤其署
  公儀子拔園葵去織婦
  史記列傳公儀休者魯博士也以高第為魯相【休即公儀子也】食茹而美拔其園葵而棄之【食其菜曰茹謂食禄者不得與下民争利】見其家織布好而疾出其家婦燔其機【燔焚也】云欲令農夫工女安所讎其貨乎【讎售也】
  董子因有與之齒者去其角傅之翼者兩其足之喻西漢董仲舒傳仲舒以賢良對策曰夫天亦有所分【去聲】予【上聲】予之齒者去其角【言天生萬物賦予有分定謂牛無上齒則有角其餘無角者則有上齒】傅其翼者兩其足【傅讀曰附附著也言鳥不四足】是所受大者不得取小也古之所予禄者不食於力不動於末【末謂工商之業也】是亦受大者不得取小與天同意者也
  猶有用桑弘羊孔僅宇文融楊慎矜陳京裴延齡之徒以敗其國
  桑弘羊【洛陽賈人之子漢武帝時為治粟都尉領大農盡管天下鹽鐵作平凖之法令遠方各以其物如異時商賈所轉販者為賦而相灌輸置平凖于京師都受天下委輸大農諸官盡籠天下之貨物貴即賣之賤則買之欲使富商大賈無所牟大利又請令吏得入粟補官及罪人贖罪於是賜爵左庶長是時小旱上令官求雨卜式言曰縣官當食租衣稅而已今弘羊令吏坐市列肆販物求利烹弘羊乃雨後為御史大夫昭帝朝與燕王旦謀反坐誅并宗族悉誅之】
  孔僅【漢武帝朝為大農丞領鹽鐵事南陽大冶致生纍千金後為大農令同桑弘羊稍置均輸以通貨物白金稍賤民不寶用竟廢之於是禁郡國無鑄錢專令上林三官鑄錢令天下非三官錢不得行】宇文融【京兆萬年人隋平昌公㢸裔孫辨給多詐唐玄宗朝為富平主簿由監察御史陳便宜請校天下籍取匿戶羨田佐用度玄宗除為覆田勸農使鉤檢帳符得偽勲亡丁甚衆擢兵部員外郎兼侍御史括正州縣丘畝招徕戶口而分業之又兼租地安輯戶口使於是諸道收没戶八十萬田亦稱是歲終羨錢數百萬緡帝悦引拜御史中丞廣置使額以侈上心百姓怨恐有司劾融交不逞作威福其息受賕饋狼藉乃貶融平樂尉歲餘司農發融在汴州給隱官息錢巨萬給事中馮紹烈深文推證詔流于嵓州道廣州惶恐而卒】
  楊慎矜【隋齊正暕曾孫唐玄宗朝為御史知雜事議輸物有汗傷責州縣償所直轉輕賫入京師自此天下調發始煩後拔御史中丞以蓄讖緯妖言賜死】
  陳京【字慶復陳宜都王叔明五世孫事唐德宗帝討李希烈財用闕京為給事中與戶部侍郎趙贊請税民屋架籍賈人貲力以率貸之内怨外忿後以事罷為秘書少監卒】
  裴延齡【河中河東人唐德宗朝為司農少卿領度支不善財計乃廣鉤距取宿奸老吏與謀以固帝幸因建言左藏天下歲入不貲耗登不可校請列别舍以檢盈虚於是以天下宿負八萬緡析為負庫抽貫三百萬緡為賸庫様物三十萬緡為季庫帛以素出以色入者為月庫帝皆可之然天下負皆窮人償入無期抽貫與給皆盡樣物與帛固有籍又請以京兆苗錢市草千萬俾民輸諸苑延齡資苛刻又劫于利專剥下附上肆騁譎怪時人側目屬疾卧第載度攴官物輸之家無敢言死人語以相安惟帝悼不已冊贈太子太傅上柱國諡曰繆】

  大學章句或問通證
  欽定四庫全書
  論語集註通證卷上   元 張存中 撰
  序說
  周禮牛人讀為樴義與杙同【樴音特又餘式之式二反杙餘式反】
  地官司徒上牛人掌養國之公牛以待國之政令凡祭祀共其享牛求牛以授職人而芻之【享牛前祭一日之牛也求牛禱於鬼神祈求福之牛也職讀為樴樴謂之杙可以繫牛樴人者謂牧人充人與芻牲之芻牛人擇於公牛之中而以授養之】
  魯世家以此以上皆為十二年事
  史記十二年使子路毁三桓城收其甲兵孟氏不肯墮城【墮毁也隳同】伐之不克而止季桓子受齊女樂孔子去
  史記以論語歸與之歎為在此時
  孔子世家季康子於是使使召冉求冉求將行孔子曰魯人召求非小用之將大用之也是日孔子曰歸乎歸乎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吾不知所以裁之
  史記云書社地七百里
  孔子世家孔子使子貢至楚楚昭王興師迎孔子然後得免昭王將以書社地七百里封孔子【索隱曰古者二十五家為里里則各立社則書社者書其社之人名於籍盖以七百里書社之人封孔子也故冉求云雖累千社而夫子不利是也饒氏曰書社猶今人所謂書會也盖卿大夫所當得底地謂之采地如這箇却是君之所特與故謂之書社地言以此養其徒也便如齊王欲中國授孟子室養弟子以萬鍾相似】
  弟子顔子最賢蚤死後唯曾子得傳孔子之道
  史記仲尼弟子列傳顔回者魯人也字子淵少孔子三十歲年二十九髮盡白蚤死【按家語亦云年二十九而髮白三十二早死孔子曰自吾有回門人日益以德行著名孔子稱其仁焉】孔子哭之慟曰自吾有回門人益親
  家語弟子解曾參南武城人字子與【史記字子與】少孔子四十六歲志存孝道故孔子因之以作孝經【史記云孔子以為能通孝道故授之業作孝經】
  韓文原道惟孟子師子思子思之學出於曾子自孔子没獨孟子之傳得其宗【詳見孟子序說】
  學而篇
  學而時習章
  坐如尸立如齊【側皆反】
  曲禮上坐如尸【視貌正】立如齊【磬耳聽】
  不見是而無悶
  乾卦文言
  道千乘之國章
  節以制度不傷財不害民
  節卦彖辭
  禮之用章
  禮勝則離樂勝則流
  禮樂記樂勝則流禮勝則離合情飾貌者禮樂之事也
  富而好禮章
  安處善樂循理
  董仲舒策孔子曰天地之性人為貴明於天性知自貴於物知自貴於物然後知仁義知仁義然後重禮節重禮節然後安處善安處善然後樂循理樂循理然後謂之君子
  子貢貨殖
  家語子貢家富累千金好販與時轉貨【買賤賣貴以殖其貨】為政篇
  為政以德章
  北極天之樞也
  晉天文志天體如鳥卵天包地外地居其中猶卵之裹黄天半覆地上半在地下見隱各一百八十二度強北極出地上三十六度南極入地下亦三十六度嵩高正當天之中極南五十五度當嵩高之上南北極持其兩端天與日月星辰皆斜而回轉【熊氏曰北極當地上常見不隱經星随天左旋日月五緯右轉更迭隱見皆若環繞而歸向之也】
  詩三百章
  魯頌駉篇之辭
  卒章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駰【音因】有騢【音遐】有驔【音簟】有魚以車袪袪【起居反】思無邪思馬斯徂
  經禮三百曲禮三千亦可以一言蔽之曰毋不敬禮器禮有大有小有顯有微大者不可損小者不可益顯者不可揜微者不可大也故經禮三百曲禮三千其致一也【經禮儀禮也如士諸侯冠禮之類此是大節有三百條曲禮禮記也如冠禮始加再加三加坐如尸之類此是小目有三千餘條】曲禮上毋不敬【毋者禁止之辭敬者主一無適之謂言毋得不敬也此一句乃禮書綱領也】
  吾十有五章
  聲為律身為度
  史記夏紀禹為人敏給克勤其德不違其仁可親其言可信聲為律身為度
  色難章
  孝子之有深愛者【六云】
  禮祭義
  子奚不為政章
  孔子不仕故或人疑其不為政也
  史記孔子世家定公立五年魯自大夫以下皆僭離於正道故孔子不仕退而修詩書禮樂弟子彌衆至自遠方莫不受業焉
  子張問十世章
  三統謂夏正建寅為人統商正建丑為地統周正建子為天統
  前漢律歷志天統之正始於子半日萌色赤地統受之於丑初日肇化而黄至丑半日芽化而白人統受之於寅初曰孽成而黑至寅半曰生成而青
  禮檀弓夏后氏尚黑殷人尚白周人尚赤【疏曰夏正物之始生其色尚黑以寅為朔殷正物之芽其色尚白以鷄鳴為朔周正其色尚赤以夜半為朔鄭康成以為自古皆改正朔孔安國曰湯承堯舜禪代之後革命朔制是湯始改朔】
  八佾篇
  季氏八佾舞於庭章
  天子八諸侯六大夫四士二
  左傳隱公五年九月考仲子之宫將萬焉公問羽數於衆【音終】仲對曰天子用八諸侯用六大夫用四士二夫【平聲】舞所以節八音而行八風故自八以下公從之【杜預曰人如佾數服虔曰每佾八人】
  林放問禮之本章
  禮始諸飲食故汙尊而抔飲
  禮運夫禮之初始諸飲食其燔黍捭【音擘】豚汙【音蛙】尊而抔【步侯反】飲蕢【苦怪反】桴而土鼓猶若可以致其敬於鬼神【古未有釡甑釋米捭肉加於燒石之上而食之耳汙尊鑿地為尊也抔飲丰掬之也蕢讀為由堛也謂搏土為桴也土鼓築土為鼓也】
  徑情而直行
  禮檀弓下子游曰禮有微情者【節哭踊】有以故興物者【棄絰之制】有直情而徑行者戎狄之道也【哭踊無節衣服無制】
  季氏旅於泰山章
  禮諸侯祭封内山川
  王制天子祭天地諸侯祭社稷大夫祭五祀天子祭天下名山大川五嶽視三公四瀆視諸侯【視者視其牲器之數】諸侯祭名山大川之在其地者【魯人祭泰山晉人祭河是也】
  巧笑倩兮章
  考工記曰繪畫之事後素功
  周禮冬官考工記上畫繢之事青與赤謂之文赤與白謂之章白與黑謂之黼黑與青謂之黻五采備謂之繡凡畫繢之事後素功
  甘受和白受采忠信之人可以學禮
  禮禮器君子曰甘受和白受采忠信之人可以學禮苟無忠信之人則禮不虚道【道猶行也】
  禘自既灌而往者章
  禘王者之大祭也
  禮喪服小記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禘大祭也始祖感天神靈而生祭天則以祖配之】
  大傳禮不王不禘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
  成王以周公有大勲勞賜魯重祭
  禮明堂位昔殷紂亂天下脯鬼侯以饗諸侯【以人肉為薦羞惡之甚也】是以周公相武王以伐紂武王崩成王幼弱周公踐天子之位以治天下六年朝諸侯於明堂制禮作樂頒度量而天下大服【度謂丈尺量謂豆區斗斛筐筥】七年致政於成王成王以周公為有勲勞於天下是以封周公於曲阜地方七百里革車千乘【曲阜魯地革車兵車也】命魯公世世祀周公以天子之禮樂
  祭統昔者周公有勲勞於天下周公既没成王康王追念周公之所以勲勞者而欲尊魯故賜之以重祭外祭則郊社是也内祭則大嘗禘是也夫大嘗禘升歌清廟下而管象朱干玉戚以舞大武八佾以舞大夏此天子之樂也康周公故以賜魯也
  夫子嘗曰我欲觀夏道又曰我欲觀周道
  禮禮運孔子曰我欲觀夏道是故之杞而不足徵也吾得夏時焉【得夏四時之書也其書存者有夏小正】我欲觀殷道是故之宋而不足徵也吾得坤乾焉【得殷隂陽之書也其書存者有歸藏】坤乾之義夏時之等吾以是觀之 孔子曰嗚呼哀哉我觀周道幽厲傷之吾舍魯何適矣魯之郊禘非禮也周公其衰矣
  祭如在章
  七日戒三日齊必見所祭者
  禮坊記子云七日戒三日齊【側皆反】承一人焉【戒謂散齊也承猶事也】
  祭義致齊於内散齊於外齊之日思其居處思其笑語思其志意思其所樂思其所嗜齊三日乃見其所為齊者【致齊思此五者也散齊七日不御不樂不弔其見所為齊者思之熟也所嗜素所欲飲食也春秋傳曰屈到耆芰】祭之日僾【音愛】然必有見乎其位周還【音旋】出戶肅然必有聞乎其容聲出戶而聽愾【音慨】然必有聞乎其歎息之聲
  寧媚於竈章
  竈五祀之一
  禮月令孟春之月其祀戶祭先脾孟夏之月其祀竈祭先肺中央土其祀中霤祭先心孟秋之月其祀門祭先肝孟冬之月其祀行祭先腎
  子入大廟章
  魯周公廟
  公羊傳文公十三年周公稱大廟魯公稱世室羣公稱宫周公何以稱大廟于魯封魯以為周公也周公拜乎前魯公拜乎後【始受封時拜于文王廟也】曰生以養周公死以為周公主
  射不主皮章
  記曰武王克商
  樂記武王克殷反商濟河而西散軍而郊射【散軍則不廢農事郊射則不忘武備射宫在郊故曰郊射】左射貍首右射騶虞而貫革之射息也【貫革者射穿甲革所以主皮也以樂為節則無事乎貫革矣】
  子貢欲去告朔之餼羊章
  季冬頒來歲十二月之朔
  周禮春官大史正歲年以序事頒之于官府及都鄙頒告朔于邦國【天子頒朔于諸侯諸侯藏之祖廟至朔朝于廟告而受行之鄭司農云頒讀為班班布也以十二月朔布告天下諸侯】
  特羊告廟
  禮玉藻天子玄端而朝日於東門之外聽朔於南門之外閏月則闔門左扉立于其中【端當為冕字之誤也凡聽朔必以特牲告其帝及神配以文王武王疏曰天子告朔以特牛諸侯告朔以羊其朝享各依四時常禮故用太牢】
  魯自文公始不視朔
  春秋文公六年閏月不告月猶朝于廟左傳閏月不告朔非禮也閏以正時時以作事事以厚生生民之道於是乎在矣不告閏朔棄時政也何以為民公羊文公十六年夏五月公四不視朔公曷為四不視朔公有疾也何言乎公有疾不視朔自是公無疾不視朔然則曷為不言公有疾不視朔有疾猶可言也無疾不可言也
  管仲之器小哉章
  三歸臺名事見說苑
  劉向說苑善說篇齊桓公立仲父致大夫曰善吾者入門而右不善吾者入門而左有中門而立者桓公問焉對曰管子之知可與謀天下其強可與取天下君恃其信乎内政委焉外事斷焉民而歸之是亦可奪也桓公曰善乃謂管仲政則卒歸於子矣政之所不及唯子是匡管仲故築三歸之臺以自傷於民【仲乃乙娶三姓而備九女故築三歸之臺觀以處之是自傷於民力也】
  揚雄所謂大器
  揚子先知篇或曰齊得夷吾而霸仲尼曰小器請問大器大器其猶規矩準繩乎先自治而後治人之謂大器【規矩先自方圓然後能使物方圓準繩先自平直然後能使物平直此之謂大器管子不知禮豈足以為大器哉】
  桓公内嬖六人
  左傳僖公十七年齊侯之夫人三王姬徐嬴蔡姬皆無子齊侯好内【内女色也】多内寵内嬖如夫人者六人長衛姬生武孟【有衛姬二故長少别之武孟即公子無虧】少衛姬生惠公【惠公即公子元】鄭姬生孝公【孝公即公子昭】葛嬴生昭公【昭公即公子潘】密姬生懿公【懿公即公子商】宋華子生公子雍【宋華氏子姓之女生公子雍】
  何患於喪乎章
  喪欲速貧【見滕文公上】
  里仁篇
  觀過斯知仁矣章
  後漢吳祐謂掾以親故受汙辱之名
  吳祐傳【祐字季英陳留長垣人】順帝時以光禄四行遷膠東侯相【四行謂敦厚質樸遜讓節儉也】祐政唯仁簡以身率物吏人懷而不欺嗇夫孫性私賦民錢市衣以進其父【嗇夫小吏也執役之賤職者姓孫名性為嗇夫私斂民錢五百市買單衣以進與父】父得而怒曰有君如是何忍欺促歸伏罪【促廹性令往祐所出受私賦之罪】性慙懼詣閣持衣自首【性慙恧恐懼遵父命持單衣詣祐閣下伏罪出首】祐屛【音丙】左右問其故性具談父言祐曰掾以親故受汙穢之名所謂觀過斯知仁矣使歸謝父還以衣遺【去聲】之【使性歸家謝父教命仍以所市衣違其父憐其孝也】
  無適也章
  春秋傳曰吾誰適從
  左傳僖公五年晉侯使士蒍【音委】為【去聲】二公子築蒲與屈士蒍退而賦曰狐裘厖【音蒙】茸【音戎以狐腋為裘貴者之裘也厖茸亂貌言貴者之多】一國三公【蒲屈大都耦國故獻公與二公子鼎立為三公】吾誰適從【言城不堅則為公子所訴堅之則為固仇不忠無以事君故不知所適從】
  事父母幾諫章
  與内則之言相表裏
  禮内則父母有過下氣怡色柔聲以諫諫若不入起敬起孝說【音悦】則復諫不說與其得罪於鄉黨州閭寜孰諫父母怒不說而撻之流血不敢疾怨起敬起孝公冶篇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章
  謂悉索【音色】敝賦是也
  左傳襄公八年鄭乃及楚平使王子伯駢告于晉曰君命敝邑修而車賦【修治而汝賦兵也】儆而師徒【儆戒師旅徒衆也】以討亂略蔡人不從敝邑之人不敢寜處悉索敝賦【索盡也悉盡敝邑之兵賦】以討于蔡獲司馬燮獻于邢丘
  襄公三十一年十月子產相鄭伯如晉子產使盡壞其館之垣而納車馬焉士文伯讓之對曰以敝邑褊【必淺反】小介於大國【介間也】誅求無時【誅責也】是以不敢寧居悉索敝賦以來會時事
  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章
  孔文子使太叔疾出其妻而妻之
  左傳哀公十一年冬衛太叔疾出奔宋【太叔疾即太叔齊】初疾娶于宋子朝【子朝宋人衛大夫】其娣嬖子朝出孔文子使疾出其妻【出宋朝之女】而妻之疾使侍人誘其初妻之娣寘於犂【犂衛邑】而為之一宫如二妻文子怒欲攻之仲尼止之遂奪其妻【孔文子遂奪其女不嫁太叔疾】或淫于外州外州人奪之軒以獻【外州人奪太叔疾之軒車以獻於君】恥是二者【太叔疾以奪妻奪軒二事為耻】故出衛人立遺【遺疾之弟】使室孔姞【其一反孔姞即孔文子之女疾之妻也使太叔遺室之】孔文子之將攻太叔也訪於仲尼仲尼曰胡簋之事【胡簋禮器名夏曰胡周曰簋】則嘗學之矣甲兵之事未之聞也退命駕而行
  諡法有以勤學好問為文非經天緯地之文
  史記諡法解惟周公太公嗣王業建功于牧野終將葬乃制諡遂敘諡法諡者行之迹號者功之表【古者有大功則賜之善號以為稱也】車服者位之章也是以大行受大名細行受細名行出於己名生於人【名謂號諡】經緯天地文【經緯天地相錯而成如織之成文也】道德博聞文勤學好問文慈惠愛民文愍民惠禮文錫民爵位文【公叔文子之文錫民爵位之文順理而成章之謂】
  子產有君子之道四焉章
  如都鄙有章上下有服
  左傳襄公三十年鄭子皮授子產政子產使都鄙有章上下有服田有封洫廬井有伍大人之忠儉者從而與之泰侈者因而斃之從政一年輿人誦之曰取我衣冠而褚之【褚畜也奢侈者畏法故畜藏】取我田疇而伍之孰殺子產吾其與之及三年又誦之曰我有子弟子產誨之我有田疇子產殖之【殖生也】子產而死誰其嗣之【嗣續也】
  臧文仲章
  不仁者三不知者三是也
  左傳文公三年秋八月丁卯大事于太廟躋僖公逆祀也【僖是閔兄不得為父子嘗為臣位應在下令居閔上故曰逆祀】仲尼曰臧文仲其不仁者三不知者三下展禽【展禽柳下惠也文仲知柳下惠之賢而使在下位不與立於朝也非己欲立而立人之道】廢六關【塞關陽關之屬凡六關所以禁絶來遊而廢之】妾織蒲【以蒲為席是與民爭利也】三不仁也作虚器【謂居蔡之室而山節藻梲也有其器無其位故曰虚】縱逆祀【聽夏父弗忌躋僖公】祀爰居三不知也【按家語顔回篇曰置六關王肅云六關關名魯本無此關文仲置之以稅行客故為不仁傳曰廢六關未知孰是姑并録之】
  臧文仲居蔡章
  祀爰居之義
  國語魯語海鳥曰爰居【海鳥似鳳大如馬駒一名雜縣海有大風冬煖之災來辟之】止於魯東門之外三日【魯國東門外栖止凡三日】臧文仲使國人祭之【文仲以為神命人祭之非國典也難以為仁且智】
  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章
  子文姓鬬名穀於菟
  左傳宣公四年秋七月戊戌楚子與若敖氏戰于臯滸【音虎臯滸楚地】遂滅若敖氏【越椒戰敗而死莊王遂滅其族】初若敖娶於䢵【音云又作鄖若敖楚之入世祖娶䢵國之女】生鬭伯比若敖卒從其母畜【音蓄】於䢵淫於䢵子之女【伯比私淫於䢵子之女】生子文焉䢵夫人使棄諸夢【音蒙又如字】中【䢵女之母夫人知之使棄所生之子於夢澤之中】虎乳之䢵子田見之懼而歸夫人以告【言其女私通伯比所生】遂使收之楚人謂乳穀【奴口反】謂虎於菟【音烏徒】故命之曰鬭穀於菟以其女妻【去聲】伯比實為令尹子文【鬭氏始自子文為令尹】
  崔子弑齊君
  春秋襄公二十五年夏五月乙亥齊崔杼弑其君光左傳齊棠公之妻東郭偃之姊也【棠公齊棠邑大夫】東郭偃臣崔武子棠公死偃御武子以弔焉見棠姜而美之遂取之莊公通焉驟如崔氏以崔子之冠賜人侍者曰不可公曰不為崔子其無冠乎【言雖不為崔子猶自應有冠】崔子因是又以其間【去聲】伐晉也【間晉之難而伐之】曰晉必將報欲弑公以說于晉而不獲間公鞭侍人賈舉而又近之乃為崔子間公【伺公間隙】五月莒子朝子齊甲戌饗諸北郭崔子稱疾不視事【欲使公來】乙亥公問崔子【問疾】遂從姜氏姜入于室與崔子自側戶出公拊楹而歌【歌以命姜】侍人賈舉止衆從者而入閉門甲興公登臺而請弗許請盟弗許請自刃於廟弗許皆曰君之臣杼疾病不能聽命近於公宫【謂崔子宫近公宫或淫者詐稱公】陪臣干【胡旦反】掫【將侯反】有淫者不知二命【干掫行夜言行夜得淫人受崔子命討之不知他命夜戒有所擊也】公踰牆又射之中股反隊【與墜同】遂弑之
  子文之相楚所謀者無非僭王猾夏之事
  左傳莊公三十年楚殺令尹子元以鬭穀於菟為令尹僖公二十三年楚成得臣伐陳取焦夷子文以為功使子玉為令尹【子文為令尹凡二十八年 杜氏曰按莊公三十年楚成王立九年矣僖公二十三年即成王之三十六年也楚自武王三十七年僭稱王魯桓公之八年也武王五十一年卒子文王立文王十三年卒子堵敖立堵敖五年卒弟成王立僖公元年楚成王之十四年也楚伐鄭鄭即齊故也五年楚鬬穀於菟滅弦六年楚子圍許許男面縛衘璧乃釋之十二年楚人滅黄十五年楚人伐隨二十年隨以漢東諸侯叛楚楚鬬穀於菟帥師伐隨取成而還二十一年宋人為鹿上之盟以求諸侯於楚楚人許之諸侯會宋公于盂楚執宋公以伐宋已而釋之二十二年楚人伐宋宋公及楚人戰于泓宋師敗績公傷股明年宋襄公死二十三年楚師伐陳討其貳於宋也此僭王猾夏之事也】
  又不數歲而復反於齊焉
  左傳襄公二十七年宋向戍欲弭諸侯之兵以為名【欲獲息民之名】如晉告趙孟晉人許之如楚楚亦許之如齊齊人難之陳文子曰晉楚許之我焉得已且人曰弭兵而我弗許則固擕吾民矣將焉用之齊人許之【杜氏曰按襄公二十五年崔杼弑齊君是時陳文子出奔二十六年不經見至二十七年文子有弭兵之說則文子自出奔復反於齊凡二年】
  三思而後行章
  使晉而求遭喪之禮以行
  左傳文公六年秋季文子將聘于晉使求遭喪之禮以行其人曰將焉【音煙】用之文子曰備豫不虞古之善教也求而無之實難過求何害【過求不用何害於事此所謂季文子三思而後行也】
  宣公簒立文子不能討反為使齊而納賂焉
  左傳文公十八年二月公薨文公二妃敬嬴生宣公敬嬴嬖而私事襄仲宣公長而屬諸襄仲襄仲欲立之叔仲不可【叔仲惠伯】仲見于齊侯而請之齊侯新立而欲親魯許之冬十月仲殺惡及視而立宣公【惡太子視其母弟殺視不書賤之也】宣公元年夏季文子如齊納賂以請會【宣公簒立未列於會故以賂請之】會于平州【平州齊地在太山牟縣西】以定公位【簒立者諸侯既與之會則不得討臣子殺之與弑君同故公與齊會而位定】
  甯武子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章
  成公無道至於失國而武子周旋其間盡心竭力不避艱險
  左傳僖公二十八年衛侯聞楚師敗【楚成王與晉文公戰于城濮衛地也楚師敗績衛成公聞之】懼出奔楚【初晉侯將伐曹假道于衛衛弗許晉伐衛衛侯請盟晉人弗許衛侯欲與楚國人不欲故出其君以說于晉衛侯聞楚敗出居襄牛之地以避晉而遂奔楚】遂適陳使元咺奉叔武以受盟【元咺衛大夫叔武衛侯弟奉叔武使攝君事以受盟于踐土】癸亥王子虎盟諸侯于王庭或訴元咺於衛侯曰立叔武矣其子角從公公使殺之咺不廢命奉夷叔以入守【音狩夷叔即武叔】六月晉人復衛侯甯武子與衛人盟于宛濮【甯武子甯俞也時從衛侯在外故與衛人盟于宛濮之地】曰【載書曰】天禍衛國君臣不協以及此憂也今天誘其衷使皆降心以相從也不有居者誰守社稷不有行者誰捍牧圉不協之故用昭乞盟于爾大神以誘天衷自今日以往既盟之後行者無保其力居者無懼其罪有渝此盟以相及也明神先君是糾是殛國人聞此盟也而後不貳衛侯先期入甯子先【甯武子患公之欲速故先入欲安喻國人】長牂【音賍】守門以為使【去聲】也與之乘【去聲】而入【長牂與甯子共載而入國】公子歂【市專也】犬華【去聲】仲前驅【衛侯遂驅掩甯子未備二子並衛大夫】叔武將沐聞君至喜捉髮走出前驅射而殺之公知其無罪也枕【去聲】之股而哭之歂犬走出公使殺之元咺出奔晉冬會于温討不服也衛侯與元咺訟甯武子為輔鍼【音鉗】莊子為坐【坐獄為主】士榮為大士【大士治獄官也周禮命夫命婦不躬坐獄訟元咺又不宜與君對坐故使鍼莊子為坐又使衛之忠臣及其獄官質正元咺傳曰王叔之宰與伯輿之大夫坐獄於王庭各不身親盖今勘吏有罪先驗吏卒之義】衛侯不勝【三子辭屈故不勝】殺士榮刖【音月】鍼莊子謂甯俞忠而免之執衛侯歸之于京師寘諸深室甯子職納槖【音託】饘【音旃】焉【甯俞以君在幽隘故親以衣食為己職槖衣囊饘糜也言其忠至所慮者深】元咺歸于衛【衛侯既執故元咺得歸于衛】立公子瑕【瑕衛公子適也元咺立之以為君】僖公三十年夏晉侯使醫衍酖【音鴆】衛侯【衍醫名晉文實怨衛侯欲殺之而罪不及死故使醫因治疾而加酖毒】甯俞貨醫【甯武子視衛侯衣食得知其謀乃以貨賄納賂于醫】使薄其酖不死公為【去聲】之請【魯僖公與衛同好故為之請】納玉於王與晉侯皆十瑴【與玨同二玉相合曰瑴襄王與晉侯皆玉十玨】王許之【襄王許之】秋乃釋衛侯【論語記甯武子此其愚不可及也 杜氏曰按左氏僖公二十五年衛文公卒子成公立僖二十六年即衛成公元年也經稱公會衛甯速盟于向速甯莊子則莊子逮事成公矣至僖公二十八年傳稱甯武子與衛人盟於宛濮名俞速子即成公即位之三年也以此考之甯莊子當死于成公二年左右而子俞為大夫則武子未嘗事文公而集注謂武子仕衛當文公成公之時與此少異】
  盍各言爾志章
  易曰勞而不伐是也
  繫辭上子曰勞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
  伯夷叔齊孤竹君之二子【見下泰伯篇】
  雍也篇
  雍也可使南面章
  莊周所稱子桑戶者
  莊子大宗師篇子桑戶孟子反子琴張三人相與友
  伯子不衣冠而處夫子譏其欲同人道於牛馬
  劉向說苑修文篇孔子見子桑伯子【伯子魯人子桑戶也】子桑伯子不衣冠而處弟子曰夫子何為見此人乎曰其質美而無文吾欲說而文之【說音稅下同】孔子去子桑伯子門人不說曰何為見孔子乎曰其質美而文繁吾欲說而去其文故曰文質修者謂之君子有質而無文謂之易野【易簡易野鄙野也】子桑伯子易野欲同人道於牛馬故仲弓曰大簡
  哀公問弟子孰為好學章
  若舜之誅四凶
  書舜典流共工【窮奇】于幽州放驩兜【渾敦】于崇山竄三苗【饕餮】于三危殛鯀【檮杌】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
  伯牛有疾章
  禮病者居北牖下君視之則遷於南牖下
  喪大記疾病外内皆埽君大夫徹縣【音玄】士去琴瑟寢東首於北牖下【疏曰病者雖恒在北牖下若君來視之時則暫時移向南牖下東首令君得南面而視之】
  子游為武城宰章
  如飲射讀法之類
  周禮地官黨正春秋祭禜【音榮五百家為一黨其正於春秋二時禜祭日月星辰水旱之類】國索鬼神而祭祀【歲十二月大蜡之時索鬼神萬物而】則以禮屬民而飲酒于序【祭之序學名合聚其黨之民而行鄉飲】以正齒位壹命齒于鄉里【之禮于序一命為下士以】再命齒于父族【年與衆賓相次再命為中士則以年與族人相次而】三命而不齒【衆賓不敢與之齒矣三命為上士則雖父族亦不得】
  鄉大夫以鄉射之禮五物詢衆庶【而齒焉故席于尊東物猶事也謀於衆庶復求賢能】一曰和【養于鄉學】二曰容【以補所興】三曰主皮【之缺發而】四曰和容【中節動皆合】五曰興舞【禮不失正】州長春秋以禮會民而射于州序【鵠容體】
  州長各掌其州之教治政令之法【比於和節比於樂解同上有教則有治政令則】正月之吉各屬【所以輔教】其州之民而讀法【治者法則其條目也音祝下同屬猶合也】
  黨正四時之孟月吉日則屬民而讀邦法【聚合其州之民讀教法而示之如】族師各掌其族之戒令政事【州長之禮三月在州三時在黨百家為族戒以勅】月吉則屬民而讀邦法【其怠忽令所以輔戒而政事則次之屬民讀法州】閭胥各掌其閭之徵令【長以正月黨正以孟月族師則每】以歲時各數其閭之衆寡辨其施舍既比【必二反】則讀法【既比人數之後則讀法以戒數之】
  孟之反不伐章
  事在哀公十一年
  左傳哀公十一年齊國書高無㔻【與丕同】帥師伐我孟孺子洩帥右師【孺子孟懿子之子武伯彘也】冉求帥左師師及齊師戰于郊右師奔齊人從之【逐右師】孟之側後入以為殿【之側孟氏族也字反】抽矢策其馬曰馬不進也
  子見南子章
  孔子至衛南子請見
  史記孔子世家孔子適衛靈公夫人有南子者使人謂孔子曰四方之君子不辱欲與寡君為弟兄者必見寡小君寡小君願見孔子辭謝不得已而見之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門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環佩玉聲璆然孔子曰吾鄉【音向】為弗見見之禮答焉子路不說【音悦】孔子矢之曰子所不【浮九反】者天厭之天厭之居衛月餘靈公與夫人同車宦者雍渠參乘出使孔子為次乘招揺市過之【招揺翺翔也】孔子曰吾未見好【去聲下同】德如好色者也於是醜之去衛
  有見其小君之禮
  春秋莊公二十四年八月丁丑夫人姜氏入戊寅大夫宗婦覿用幣【哀姜齊襄公之女也宗婦同姓大夫之婦禮小君至大夫執贄以見明臣子之道莊公欲奢誇夫人故使大夫宗婦同贄俱見】
  如云所不與崔慶者之類
  左傳襄公二十五年齊崔杼【名】弑莊公立景公而相之慶封為左相盟國人於大【音太】宫曰所不與崔慶者晏子仰天歎曰嬰所不唯忠於君利社稷是與有如上帝乃㰱【盟書云所不與崔慶者有如上帝讀書未終晏子抄答易其辭因自歃】述而篇
  述而不作章
  老彭商賢大夫見大戴禮
  虞德篇有商老彭之語【薛氏曰老彭殷賢大夫即莊子所謂彭祖也名鏗堯臣封於彭城歷虞夏至商年七百歲故以久夀見世本云姓籛名鏗在商為守藏史在周為柱下史年八百歲】
  自行束脩以上章
  相見必執贄以為禮
  禮曲禮下凡摯天子鬯諸侯圭卿羔大夫雁士雉庶人之摯匹【音木】童子委摯而退【摯之言至也童子委摯而退不與成人為禮也匹鶩也】野外軍中無摯以纓拾矢可也【纓馬繁纓也拾為射韝】婦人之摯椇榛脯脩棗栗
  子之所慎章
  齊之為言齊也
  禮祭統及時將祭君子乃齊齊【側皆反】之為言齊【如字下同】也齊不齊以致齊者也
  子在齊聞韶章
  史記三月上有學之二字
  孔子世家魯亂孔子適齊為高昭子家臣欲以通乎景公與齊大師語樂聞韶音學之三月不知肉味齊人稱之
  夫子為衛君乎章
  伯夷叔齊遜國而逃諫伐而餓
  史記伯夷叔齊傳伯夷叔齊孤竹君之二子也【索隱曰孤竹君是殷湯所封相傳至夷齊之父名初字子朝伯夷名元字公信叔齊名致字公逹夷齊諡也伯仲又其長少之字也地理志孤竹城在遼西今支縣應劭云盖伯夷之國君姓墨胎氏正義曰姓點氏括地志云孤竹古城在盧龍縣南十二里殷時諸侯孤竹國也】武王載木主號為文王東伐紂伯夷叔齊叩馬而諫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謂孝乎以臣弑君可謂仁乎左右欲兵之【兵殺之也】太公曰【武王田子渭得呂尚父謂曰吾太公望子久矣號曰太公望】此義人也扶而去之武王已平殷亂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齊耻之義不食周粟【謂不食周禄也】隱於首陽山【首陽山即雷首山之陽在河東府河東縣南】采薇而食之遂餓而死
  加我數年章
  史記作假我數年若是我於易則彬彬矣
  孔子世家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繫象說卦文言讀易韋編三絶曰假我數年若是我於易則彬彬矣
  不知老之將至云爾章
  俛焉曰有孳孳而不知年數之不足
  禮表記小雅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子曰詩之好仁如此鄉道而行中道而廢忘身之老也不知年數之不足也俛焉日有孳孳斃而後已
  陳司敗問昭公知禮乎章
  不娶同姓謂吳孟子者
  禮坊記取【去聲】妻不取同姓以厚别也【厚猶遠也】故買妾不知其姓則卜之以此坊民魯春秋猶去夫人之姓曰吳其死曰孟子卒【魯昭公娶於吴吴亦姬姓故諱曰吳孟子者假托以為子姓也】
  子路請禱章
  士喪禮疾病行禱五祀
  儀禮士喪禮記士處適寢寢東首于北牖下有疾病者齊【音劑憂也正情性也適寢者不齊不居其室】養者皆齊徹琴瑟疾病外内皆埽徹䙝衣加新衣御者四人皆坐持體【為不能自轉側御者今時侍從之人】男女改服屬纊以俟絶氣【纊今之新緜易揺動置口鼻之上以為候】男子不絶於婦人之手婦人不絶於男子之手乃行禱于五祀【謂門戶竈行中霤盡孝子之情五祀博言之士二祀曰門曰行】乃卒
  泰伯篇
  泰伯其可謂至德也已矣章
  泰伯不從事見春秋傳
  吳越春秋古公三子【古公周大王之本號也後乃尊為大王名亶父公劉九世孫也有三子】長曰太伯次曰仲雍一名虞仲【仲雍字孰哉】少曰季歷季歷娶大任【列女傳曰大姜有台氏之女大任摯任氏之中女王季之妃文王之母也】生子昌有聖瑞【尚書帝命驗云季秋之月甲子赤爵御丹書入于鄷止于昌戶其書云敬勝怠者吉怠勝敬者滅義勝欲者從欲勝義者凶凡事不強則不枉不敬則不正枉者廢滅敬者萬世以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百世以不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十世以不仁得之不仁守之不及其世此盖聖瑞】古公知昌聖欲傳國以及昌【意欲傳國于季歷以及于昌】曰興王業者其在昌乎因名曰季歷太伯仲雍望風知指【言二子知其意】曰歷者適也知古公欲以國及昌古公病二人託名採藥于衡山【太伯仲雍托與大王採藥治病於衡山而讓國】遂之荆蠻【荆者楚之舊號以州而言曰荆蠻者閲地南夷之名也正義曰太伯奔吳所居城在蘇州北五十里常州無錫縣界梅里村其城及冢兄存而云亡荆蠻者楚滅越其地屬楚秦滅楚其地屬秦秦諱楚故曰荆故通號吴越之地為荆及北人史加云蠻勢之然也】斷髮文身【俗常在水中故斷其髮文其身以象龍子故不見傷害】為夷狄之服示不可用古公卒太伯仲雍歸赴喪畢還荆蠻國民而君事之自號為勾吴【吴言勾者夷之發聲猶言於越耳吴名始於太伯明以前未有吴號地在越楚之界故稱荆蠻也】吴人或問何像為勾吳太伯曰吾以伯長居國絶嗣者也其當有封者吳仲也故自號勾吳非其方乎荆蠻義之從而歸之者千有餘家共立以為勾吳數年之間民人殷富遭殷之末世衰中國侯王數用兵恐及於荆蠻故太伯起城周三里二百步外郭三百餘里在西北隅名曰故吳人民皆耕田其中古公病將卒令季歷讓國於太伯而三讓不受故云太伯三以天下讓
  左傳僖公五年宫之奇曰太伯虞仲太王之昭也太伯不從是以不嗣【杜預曰不從父命俱讓適吴仲雍支子别封西吴虞公其後也】
  曾子有疾章
  君子曰終小人曰死
  禮檀弓上君子曰終小人曰死吾今日其庶幾乎
  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歸之
  禮祭義樂正子春下堂而傷其足數月不出猶有憂色門弟子曰夫子之足瘳矣數月不出猶有憂色何也樂正子春曰善如爾之問也善如爾之問也吾聞諸曾子曾子聞諸夫子曰天之所生地之所養無人為大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歸之可謂孝矣不虧其體不辱其身可謂全矣故君子頃步而弗敢忘孝也今予忘孝之道予是以有憂色也【頃當為跬聲之誤也大蘃反】
  立於禮章
  固人肌膚之會筋骸之束【見大學或問】
  民可使由之章
  朝四暮三之術
  列子黄帝篇宋有狙公者【善養猿猴之人故號曰狙公】愛狙養之成羣能解狙之意狙亦得公之心損其家口充狙之欲俄而匱焉將限其食恐衆狙之不馴於己也先誑之曰與若芧【芧栗也一云橡子也芋音序】朝三而暮四足乎衆狙皆起而怒俄而曰與若芧朝四而暮三足乎衆狙皆伏而喜物之以能鄙相籠皆猶此也
  子罕篇
  拜下禮也章
  臣與君行禮當拜於堂下
  儀禮燕禮為君燕卿大夫之禮公坐取大夫所酳觶興以酬賓降西階下再拜稽首公命小臣辭賓升成拜【升成拜復再拜稽首也】
  子畏於匡章
  陽虎曾暴於匡
  史記孔子世家孔子去衛將適陳過匡顔刻為僕以其策指之曰昔吾入此由彼缺也匡人聞之以為魯之陽虎陽虎嘗暴匡人匡人於是遂止孔子孔子狀類陽虎拘焉五曰顔淵後子曰吾以汝為死矣顔淵曰子在囬何敢死匡人拘孔子益急弟子懼孔子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將喪斯文也後死者不得與於斯文也天之未喪斯文也匡人其如子何孔子使從者為甯武子臣於衛然後得去【索隱曰家語子路彈劔而歌孔子和之曲三終匡人解圍而去今此取論語文王既沒之文及從者臣甯武子然後得去盖夫子再厄匡人或說辭以解圍或彈劔而釋難今此合論語家語之文以為一事故彼此文交互耳】
  太宰問於子貢曰章
  太宰官名或吳或宋
  史記孔子世家孔子自楚反乎衛是歲也孔子年六十三而魯哀公六年也其明年吳與魯會繪徵百牢太宰嚭召季康子康子使子貢往然後得已
  宋世家殤公立以孔父嘉為司馬華督為太宰至平公以向帶為太宰魚府為少宰【杜氏曰按春秋之時以太宰名官者惟吴宋與魯耳吴有太宰嚭宋有太宰華督事殤公其後九世至平公乃以向帶為太宰平公即位之歲距孔子過宋歷二公八十餘年其間或廢或不雖未可知然左氏及史記亦不復載不可考也况孔子過宋時遭桓司馬之厄遂微服而去豈復有問子貢者歟疑此太宰即吳嚭也吴與魯會繒嚭召季康子康子使子貢往焉則此當是吳太宰而亦當在此年也魯自公子鞏請於隱公欲殺桓以求太宰其後不復見】
  欲罷不能章
  非所謂窈冥昬默
  莊子在宥篇黄帝曰敢問治身柰何而可以長久廣成子蹷【音厥】然而起曰善哉問乎來吾語【去聲】女至道至道之精窈窈【烏了反】冥冥至道之極昬昬默默無視無聽抱神以靜
  且子與其死於臣之手也章
  曾子將死起而易簀曰吾得正而斃焉斯已矣
  禮檀弓曾子寢疾病【疾重曰病】樂正子春坐於牀下【子春曾子弟子】曾元曾申坐於足【元申曾子之子】童子隅坐而執燭童子曰華而晥【華板反華畫也晥明貌】大夫之簀與【平聲下同】子春曰止曾子聞之瞿【音句】然曰呼【瞿然驚貌呼虚憊之聲】曰華而晥大夫之簀與曾子曰然斯季孫之賜也我未之能易也元起易簀曾元曰夫子之病革矣【革急也】不可以變【變變動】幸而至於旦請敬易之曾子曰爾之愛我也不如彼君子之愛人也以德細人之愛人也以姑息吾何求哉吾得正而斃焉斯已矣【斃仆也】舉扶而易之反席未安而没
  子欲居九夷章
  東方之夷有九種
  後漢東夷傳夷有九種【竹書紀年曰后芬即位三年九夷來御也】曰畎夷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風夷陽夷【竹書紀年曰后池二十一年命畎夷赤夷玄夷風夷陽夷后相即位二年征黄戾七年于夷來賓後少康即位方夷來賓也】一曰東夷九類玄菟樂浪高驪蒲飾鳬吏索豕東屠倭人天鄙
  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章
  史記孔子居衛靈公與夫人同車【見前子見南子下】
  後生可畏章
  曾子曰五十而不以善聞則不聞矣
  修身篇曾子曰年三十四十之間而無藝則無藝矣五十而不以善聞則不聞矣七十而未壞雖有後過亦可以免矣
  衣敝緼袍章
  袍衣有著者也【著音貯】
  禮玉藻纊【音曠】為繭緼為袍【衣有著之異名也纊謂今之新綿也緼謂今纊及舊絮也】襌【音丹】為絅【音烱有衣裳而無裏】帛為褶【有表裏而無著】
  未可與權章
  易九卦終於巽以行權
  繫辭下履以和行謙以制禮復以自知恒以一德損以遠害益以興利困以寡怨井以辨義巽以行權鄉黨篇
  朝與下大夫言章
  王制諸侯上大夫卿下大夫五人
  禮王制王者之制禄爵公侯伯子男凡五等諸侯之上大夫卿下大夫上士中士下士凡五等天子三公九卿二十七大夫八十一元士【此夏制也明堂位曰夏后氏之官百舉成數也】大國三卿皆命於天子下大夫五人上士二十七人次國三卿二卿命於天子一卿命於其君下大夫五人上士二十七人小國二卿皆命於其君下大夫五人上士二十七人
  揖所與立章
  上公九命
  周禮春官大宗伯以九儀之命正邦國之位【每命異儀貴賤之位乃正春秋傳曰名位不同禮亦異數】壹命受職【始見命為正吏謂列國之士於子男為大夫王之下士亦一命受職治職事】再命受服【受服受祭衣服為上士此受玄冕之服列國之大夫再命於子男為卿卿大夫自玄冕而下如孤之服王之中士亦再命則爵弁服】三命受位【受下大夫之位此列國之卿始有列位於王為王之臣也王之上士亦三命】四命受器【受祭器為上大夫此公之孤始得有祭器者也禮運曰大夫具官祭器不假聲樂皆具非禮也王之下大夫亦四命】五命賜則【則者法也地未成國之名王之下大夫四命出封加一等五命賜之以方百里二百里之地者方三百里以上為成國王莽時以二十五城為則方五十里合今俗說子男之地獨劉子駿等識古有此制焉】六命賜官【子男入為卿治一官也此王六命之卿賜官者使得自置其臣治家邑】七命賜國【王之卿六命出封加一等者出就侯伯之國】八命作牧【謂侯伯有功德者加命得專征伐於諸侯一州之牧王之三公亦八命】九命作伯【上公有功德者加命為二伯得征五侯九命者長諸侯為方伯】
  擯用命數之半
  周禮秋官司宼大行人以九儀辨諸侯之命等諸臣之爵以同邦國之禮而待其賓客【九儀謂命者五公侯伯子男也爵者四孤卿大夫士也】上公之禮執桓圭九寸冕服九立早介九人禮九牢擯者五人諸侯之禮執信圭七寸冕服七章介七人禮七牢擯者四人諸伯執躬圭其他皆如諸侯之禮諸子執穀璧五寸冕服五章介五人禮五牢擯者三人諸男執蒲璧其他皆如諸子之禮
  又擯相之容
  周禮司儀掌九儀之賓客擯相之禮以詔儀容辭令揖讓之節【出接賓曰擯入贊禮曰相以詔者以禮告王】
  入公門章
  人君宁立之處
  禮曲禮下天子當依而立諸侯北面而見天子曰覲天子當宁而立諸公東面諸侯西面曰朝【當依而立者依狀如屏風以絳為質高八尺東西當戶牖之間綉為斧文也亦曰斧依爾雅曰門屏之間謂之宁】
  兩手摳衣使去地尺
  禮曲禮上兩手摳衣去齊尺
  氣容肅也
  禮玉藻君子之容舒遲見所尊者齊【音咨】遫【音速謙恭貌也遫謂蹙蹙也】足容重手容恭目容端口容止聲容靜頭容直氣容肅【似不息也】立容德色容莊
  執圭鞠躬如也章
  諸侯命圭
  周禮冬官考工記鎮圭尺有二寸天子守之命圭九寸謂之桓圭公守之命圭七寸謂之信圭侯守之命圭七寸謂之躬圭伯守之【命圭者王所命之圭也朝覲執焉居則守之子守穀璧男守蒲璧不言之者闕耳】
  使大夫執以通信
  禮郊特牲朝覲大夫之私覿非禮也大夫執圭而使所以申信也【其君親來其臣不敢私見於主國君以君命聘則有私見】不敢私覿所以致敬也
  執輕如不克
  禮曲禮下凡執主器執輕如不克
  舉前曳踵
  禮玉藻執龜玉舉前曳踵蹜蹜如也【踵謂足後跟也謂曳足跟行不離地也】
  既聘而享用圭璧有庭實又曰發氣滿容
  儀禮聘禮公受享幣擯者出請【擯謂主國之君所使出接賓客者也擯出請賓不必賓事之有無】賓裼【禓者免上衣見禓衣】奉束帛加璧享擯者入告出許【許受之】庭實【工庭中所陳設之物下文皮幣馬是也工庭門屏之内】皮則攝之毛在内内攝之入設也【皮虎豹之皮攝之者右手并執前足左手并執後足毛在内不欲文之豫見也内攝之者兩手相向也入設亦參分庭一在南言則者或以馬也凡君於臣臣於君麋鹿皮可也】 記及享發氣焉盈容【發氣舍氣也】衆介北面蹌【七羊反】焉【衆介者士也蹌容貌舒揚也】
  君子不以紺緅飾章
  詩所謂蒙彼縐絺是也
  君子偕老瑳兮瑳兮其之展也蒙彼縐絺是袣袢也
  玉不去身
  禮曲禮下君無故玉不去身
  觽礪之屬
  禮内則子事父母雞初鳴咸盥漱櫛縰笄緫拂髦冠緌纓端韠紳搢笏左右佩用左佩紛帨刀礪小觽金燧【紛帨拭物之巾也刀礪小刀及厲礱也小觽解小結也觽貌如錐以象骨為之金燧可取火於日】右佩玦捍管遰【音滯】大觽木燧【捍謂拾也言可以捍弦也管筆彄也遰刀韠也木燧鑽火也】偪【偪行滕】屨著綦【綦屨繫也】
  食不厭精章

  禮少儀牛與羊魚之腥聶【直涉反】而切之為膾【聶之為言䐑也先藿葉切之復報切之則成膾】麋鹿為菹野豕為軒皆聶而不切【軒音獻菹類也】
  五穀不成果實未熟之類
  禮王制五穀不時果實未熟不粥於市【物未成不利人】木不中伐不粥於市【伐之非時不中用周禮仲冬斬陽木仲夏斬隂木】禽獸魚鼈不中殺不粥於市【殺之非時不中用月令季冬始漁周禮春獻龞蜃】
  漢陸續之母切肉未嘗不方
  後漢陸續傳【續字智初會稽吴人也】續詣洛陽詔獄【漢明帝時楚王英謀反連及太守尹興及續時為尹興椽故坐就獄】續被掠考肌肉消爛終無異辭續母遠至京師覘候消息獄事持急無緣與續相聞【覘丑亷反】母但作饋食付門卒以進之續雖見考苦毒而辭色慷慨未嘗易容唯對食悲泣不能自勝【得食知母至悲泣不能自勝】使者怪而問其故續曰母來不得相見故泣耳使者大怒以為獄門吏卒通傳意氣召將案之【使者欲召守獄門吏案問之】續曰因食餉羮識母自調和故知來耳非人告也使者問何以知母所作乎續曰母嘗截肉未嘗不方斷葱以寸為度是以知之使者問諸謁舍【謁舍所謂停主人之舍也】續母果來於是隂嘉之上書說續行狀帝即赦興等事還里禁錮終身續以老病卒
  用醬各有所宜
  禮内則濡豚包苦實蓼濡雞醢醬實蓼濡魚卵醬實蓼濡鼈醢醬實蓼【凡濡為烹之以汁和也苦苦荼也用以包豚殺其氣卵讀為鯤鯤魚子】腵【丁亂反】脩蚳【直其反】醢【腵修捶脯施薑桂也蚳蚍蜉子也】脯羹兎醢麋膚魚醢魚膾芥醬麋腥醢醬
  酒以為人合懽
  禮樂記先王因為酒禮壹獻之禮賓主百拜終日飲酒而不得醉焉此先王之所以備酒禍也【一獻士飲酒之禮百拜以喻多】故酒食者所以懽合也
  肺為氣主
  素問五藏生成篇諸脉者皆屬於目諸髓者皆屬於腦諸筋者皆屬於節諸血者皆屬於心諸氣者皆屬於肺【肺藏主氣故也】
  六十杖於鄉
  禮王制五十杖於家六十杖於鄉七十杖於國八十杖於朝九十者天子欲有問焉則就其室以珍從鄉飲酒之禮六十者坐五十者立侍以聽政役所以明尊長也六十者三豆七十者四豆八十者五豆九十者六豆所以明養老也【愚謂朱子獨引六十杖於鄉不曰七十八十九十者省文也言六十則七十以上者可知盖六十杖於鄉而於鄉字切言於國於朝則於鄉不必言也杖於家者則未可杖於郷故立侍以聽政役此見集註釋之精也】
  周禮方相氏掌之
  夏官方相氏【方相猶言放想可畏怖之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執戈揚盾可畏怖也】帥【與同】率百隸【隸同】而時難【音難帥領百隸之人而歲除難】以索室敺疫【以索室中疫鬼而驅遣之月令季冬命國儺索搜也】
  君賜食章
  或餕餘故不以薦
  禮曲禮上餕餘不祭父不祭子夫不祭妻【履齊孫氏曰所謂餕餘者食物之餘雖妻子皆卑而父與夫亦不以食餘之物而祭之嫌其黷也然則非食物之餘焉有不祭者乎】
  周禮王日一舉膳夫授祭品嘗食
  天官膳夫掌王之食飲膳羞以養王及后世子【食飯也飲酒漿也膳牲肉也羞有滋味者凡養之具大略有四】王曰一舉鼎十有二物皆有俎【殺牲盛饌曰舉王一日舉以朝食也后與王同庖鼎十有二牢鼎九陪鼎三謂物牢鼎之實亦九俎】以樂侑食膳夫授祭品嘗食王乃食【侑猶勸也祭謂刌肺賚也禮飲食必祭示有所先品者每物皆嘗之道尊者也刌寸本反】卒食以樂徹于造
  人惟萬物之靈而王者之所天也
  前漢酈食【音異】其【音基陳留高陽人事高祖】曰王者以民為天而民以食為天【天者人資而生者也王資民力而生不可忽也食得之則生弗得則死故民以食為天】
  獻民數於王王拜受之
  周禮秋官司民掌登萬民之數自生齒以上皆書於版辨其國中與其都鄙及其郊野異其男女歲登下其死生【登上也男八月女七月而生齒版今戶籍也下猶去也每歲更著生去死】及三年大比以萬民之數詔司宼司宼及孟冬祀司民之日獻其數于王王拜受之登于天府
  若有疾風迅雷甚雨則必變雖夜必興衣服冠而坐禮玉藻君子之居恒當戶【鄉明】寢恒東首【首生氣也】若有疾風迅雷甚雨則必變雖夜必興衣服冠而坐【敬天之怒】
  顧不過轂
  禮曲禮車上不廣欬不妄指立視五嶲【立平視也嶲猶規也謂輪轉之度】式視馬尾顧不過轂【轂車轂也若轉頭不得過轂過轂則掩後人私也】
  色斯舉矣章
  嗅當作狊古閴反張兩翅也見爾雅
  爾雅釋獸須屬獸曰釁【許靳反獸之自奮迅動作名釁】人曰撟【紀小反人之罷倦頻仲夭撟舒展屈折名撟】魚曰須【魚之鼓動兩頰若人之欠須導其氣息者名須】鳥曰狊【鳥之張兩翅狊狊然揺動者名狊此皆氣倦體罷所須若此故題云須屬也】


  論語集註通證卷上
<經部,四書類,四書通證__論語集註通證>
  欽定四庫全書
  論語集註通證卷下   元 張存中 撰先進篇
  南容三復白圭章
  一日三復此言事見家語
  弟子行獨居思仁公言思義其於詩也則一日三復白圭之玷是宫縚之行也孔子信其能仁以為異士
  顔路請子之車章
  脫驂以賻之
  禮檀弓孔子之衛遇舊舘人之喪入而哭之哀出使子貢說【音脫】驂【音參】而賻【音附】之【騑馬曰驂賻助也以馬助喪用也】
  門人欲厚葬之章
  喪具稱家之有無
  禮檀弓子游問喪具夫子曰稱家之有無子游曰有無惡乎齊夫子曰有無過禮苟亡矣斂手足形還葬縣【音玄】棺而封人豈有非之者哉
  閔子侍側章
  子路卒死於衛孔悝之難
  左傳哀公十五年衛孔圉取太子蒯聵之姊生悝【孔圉孔文子也蒯聵姊孔伯娣】太子自戚入適伯姬氏既食孔伯姬杖戈而先太子與五人介輿豭從之【介被甲輿豭豚欲以盟】迫孔悝於厠強盟之【孔氏專政故刼孔悝欲令逐輒】遂刼以登臺欒寧聞亂使告季子【季子子路也為孔氏邑宰】召獲奉衛侯輒來奔季子將入遇子羔將出【子羔衛大夫高柴孔子弟子將出奔】曰門已閉矣季子曰吾姑至焉子羔曰弗及不踐其難【言政不及已可不須踐其難】季子曰食焉不辟其難子羔遂出子路入及門有使者出乃入曰太子焉用孔悝雖殺之必或繼之且曰太子無勇若燔臺半必舍孔叔太子聞之懼下石乞孟黶敵子路【太子蒯瞶黨敵當也】以戈擊之斷纓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結纓而死
  由之瑟章
  家語云子路鼔瑟有北鄙殺伐之聲
  辯樂解子路鼓瑟孔子聞之謂冉有曰甚矣由之不才也夫先王之制音也奏中聲以為節流入於南不居於北夫南者生育之鄉北者殺伐之城故君子之音温柔居中以養生育之氣憂愁之感不加於心也暴厲之動不在於體也夫然者乃所謂治安之風也小人之音則不然亢厲微末以象殺伐之氣中和之感不載于心温和之動不存于體夫然者乃所以為亂之風
  柴也愚章
  家語記其足不履影啓蟄不殺方長不折避難而行不徑不竇
  弟子行高柴自見孔子出入於戶未嘗越履往來過之足不履影啓蟄不殺方長【上聲】不折執親之喪泣血三年未嘗見齒是高柴之行也孔子曰柴於親喪則難能也啓蟄不殺則順人道方長不折則恕仁也成湯恭而以恕是以日躋【躋升也】致思蒯瞶之亂季羔逃之走郭門守門者謂季羔曰彼有季羔曰君子不踰又曰彼有竇季羔曰君子不隧【隧從竇出】又曰於此有室季羔乃入焉
  億則屢中章
  夫子嘗曰賜不幸言而中
  左傳定公十五年邾隱公來朝【邾子益】子貢觀焉邾子執玉高其容仰公受玉卑其容俯【玉朝者之贄】子貢曰以禮觀之二君者皆有死亡焉夫禮死生存亡之體也將左右周旋進退俯仰於是乎取之朝祀喪戎於是乎觀之今正月相朝而皆不度【不合法度】心已亡矣嘉事不體何以能久【嘉事朝禮】高仰驕也卑俯替也驕近亂替近疾君為主其先亡乎【為此年公薨哀七年師宵掠以邾子益來獻于亳社】夏五月壬申公薨仲尼曰賜不幸言而中是使賜多言者也
  子畏於匡章
  民生於三事之如一
  國語晉語欒共【音恭】子曰【欒共子名成謚曰共】民生於三事之如一父生之師教之君食之非父不生非食不長非教不知【非師則無以開示訓誨雖生而不知所以俱生之理與禽獸何以異哉】生之族也【族類也謂君之養已師之所以教已與生我之恩同類也】故壹事之唯其所在則致死焉【在父為父在師為師在君為君子畏於匡以顔淵為死是時顔路尚在此在師為師也史傳紀忠義凡死於君事者皆不得顧其親盖移事父之道以事君忠孝無兩全之理此在君為君也】報生以死報賜以力人之道也
  子路使子羔為費宰章
  古者學而後入政
  左傳襄公三十一年僑聞學而後入政未聞以政學者也
  宗廟之事如會同章
  時見曰會衆覜曰同
  周禮春官大宗伯春見曰朝夏見曰宗秋見曰覲冬見曰遇時見曰會殷見曰同【此六禮者以諸侯見王為文六服之内四方以時分來或朝春或宗夏或覲秋或遇冬名殊禮異更遞而徧朝猶朝也欲其來之早宗尊也欲其尊王覲之言勤也欲其勤王之事遇偶也欲其若不期而偶至時見者言無常期諸侯有不順服者王將有征討之事則既朝覲王為壇於國外合諸侯而命事焉春秋傳曰有事而會不協而盟是也殷有衆也十二歲王如不廵守則六服盡朝朝禮既畢王亦為壇合諸侯以命政焉所命之政如王廵守殷見四方四時分來終歲則徧】時聘曰問殷覜曰視【時聘者亦無常期天子有事乃聘之焉竟外之臣既非朝歲不敢瀆為小禮殷覜謂一服朝之歲以朝者少諸侯乃使卿以大禮衆聘焉一服朝在元年七年十一年】
  點爾何如章
  以齒為序則點當次對
  史記仲尼弟子傳仲由字子路卞人也少孔子九歲曾點字晳與子參皆侍孔子【按史記家語載曾參少孔子四十六歲則曾點必少孔子二十餘歲合居其次】冉求字子有仲弓之族也少孔子二十九歲公西赤字子華魯人少孔子四十二歲顔淵篇
  顔淵問仁章
  如事事之事
  書說命惟事事乃其有備有備無患
  史記曹參傳卿大夫已下吏及賓客見參不事事【不事丞相之事】
  人皆有兄弟章
  子夏哭子喪明
  禮檀弓上子夏喪其子而喪其明
  膚受之愬章
  如易所謂剥牀以膚切近災者也
  剥六四象曰
  盍徹乎章
  魯自宣公稅畝
  春秋宣公十五年初稅畝【公田之法十取其一今又履其千畝復十收其一故哀公曰二吾猶不足遂以為常故曰初】左傳初稅畝非禮也穀出不過籍【周法民耕百畝公田中畝借民力而治之稅不過此】以豐財也
  齊景公問政章
  孔子適齊
  史記孔子世家孔子年三十五而季平子與郈昭伯以鬬雞故得罪魯昭公昭公率師擊平子平子與孟氏叔孫氏三家共攻昭公昭公師敗奔於齊齊處昭公乾侯其後頃之魯亂孔子適齊為高昭子家臣欲以通乎景公景公問政於孔子
  陳氏厚施於國
  左傳昭公二年晉少姜卒【少姜齊女晉侯嬖妾】三年齊侯使晏嬰請繼室於晉既成昏晏子受禮叔向從之宴相與語叔向曰齊其何如晏子曰此季世也吾弗知齊其為陳氏矣【不知其他唯知齊將為陳氏】公棄其民而歸於陳氏齊舊四量【音亮】豆區【烏侯反】釜鍾四升為豆各自其四以登於釜【四豆為區區斗六升四區為釜釜六斗四升登成也】釜十則鍾【六斛四斗】陳氏三量皆登一焉鍾乃大矣【登加也加一謂加舊量之一也以五升為豆五豆為區五區為釜則區二斗釜八斗鍾八斛釋文舊本以五升為豆四豆為區四區為釜直加豆為五升而區釜自大故杜云區二斗釜八斗是也本或作五豆為區五區為釜者為加舊豆區為五亦與杜預注相合非於五升之豆又五五而加也】以家量貸而以公量收之【貸厚而收薄】山木如市弗加於山魚鹽蜃蛤弗加於海【賈如在山海不加貴】民參【七南反】其力二入於公而衣食其一【言公重賦斂】公聚朽蠧而三老凍餒【三老謂上夀中夀下夀皆八十以上不見養遇】國之諸市屨賤踊貴【踊刖足者屨也刖足者多故屨賤無用踊有用故貴】民人疾痛而或燠【於位反】休【虚位反】之【燠休痛念之聲謂陳氏也】其愛之如父母而歸之如流水欲無獲民將焉辟之
  二十六年齊侯與晏子坐於路寢公歎曰美哉室其誰有此乎【景公自知德不能久有國故歎也】晏子曰敢問何謂也公曰吾以為在德對曰如君之言其陳氏乎陳氏雖無大德而有施【式豉反】於民豆區釜鍾之數其取之公也薄【謂以公量收】其施之民也厚【謂以私量貸】公厚斂焉陳氏厚施焉民歸之矣詩曰雖無德與女式歌且舞【詩小雅義取雖無大德要有喜悦之心欲歌舞之式用也】陳氏之施民歌舞之矣後世若少惰陳氏而不亡則國其國也己公曰善哉是可若何對曰唯禮可以已之在禮家施不及國民不遷農不移工賈不變【守常業】士不濫【不失職】官不滔【滔慢也】大夫不收公利【不作福】公曰善哉我不能矣吾今而後知禮之可以為國也
  景公又多内嬖而不立太子
  左傳哀公五年齊燕姬生子不成而死【燕姬景公夫人不成未冠也】諸子鬻姒之子荼嬖【諸子庶子也鬻姒景公妾荼安孺子】諸大夫恐其為太子也言於公曰君之齒長矣未有太子若之何公曰二三子間【音閑】於憂虞則有疾疢亦姑謀樂何憂於無君【景公意欲立荼而未發故以此言塞大夫請】公疾使國惠子高昭子立荼【惠子國夏昭子高張】寘羣公子於萊【萊齊東鄙邑】秋景公卒冬公子嘉公子駒公子黔奔衛公子鉏公子陽生來奔【皆景公子在萊者】六年八月陳僖子使召公子陽生而立之【是為悼公】公使朱毛遷孺子於駘不至殺諸野幕之下
  啓陳氏弑君篡國之禍
  史記田敬仲完世家完五世孫田釐子乞事齊景公為大夫其收賦稅於民以小斗受之其粟子民以大斗行隂德於民而景公弗禁由此田氏得齊衆心宗族益強民思田氏景公太子死後有寵姬曰芮子生子荼景公病命其相國惠子高昭子以荼為太子景公卒兩相高國立荼是為晏孺子而田乞不悦欲立景公他子陽生陽生素與乞歡晏孺子之立也陽生奔魯田乞鮑牧與大夫以兵入公室攻高昭子殺之惠子奔莒晏孺子奔魯田乞使人迎陽生至齊遂立陽生於田乞之家是為悼公乃使人殺孺子荼悼公既立田乞為相專齊政四年田乞卒子恒代立是為田成子鮑牧與齊悼公有隙弑悼公齊人共立其子壬是為簡公田恒與監止【一作闞】俱為左右相相簡公田恒心害監止監止幸於簡公權弗能去於是田恒復修釐子之政以大斗出貸以小斗收齊人歌之曰嫗乎采芑歸乎田成子田恒擊殺子我及監止簡公出奔田氏之徒遂殺簡公於徐州恒立簡公之弟驁是為平公平公即位田恒為相田恒言於平公曰德施人之所欲君其行之刑罰人之所惡臣請行之行之五年齊國之政皆歸田恒田恒於是盡誅鮑晏及公族之強者而割齊自安平以東至琅邪自為封邑封邑大於平公之所食田恒卒子襄子盤代立襄子卒子莊子白代立莊子卒子太公和立田和遷齊康公於海上食一城以奉其先祀康公之十九年田和立為齊侯列於周室紀元年齊侯太公和立二年卒子桓公午立六年桓公卒子威王因齊立二十六年自稱為王以令天下
  子路無宿諾章
  小邾射以句繹奔魯
  左傳哀公十四年小邾射【音亦】以句繹【音勾亦】來奔【射小邾大夫句繹地名】曰使季路要我吾無盟矣【子路信誠故欲得與相要誓而不須盟】使子路子路辭季康子使冉有謂之曰千乘之國不信其盟而信子之言子何辱焉對曰魯有事於小邾不敢問故死其城下可也彼不臣而濟其言是義之也由弗能
  季康子患盜章
  康子奪嫡事見春秋傳
  左傳哀公三年秋季孫有疾命正常曰無死【正常桓子之寵臣欲付以後事故勅令勿從已死】南孺子之子男也則以告而立之【南孺子季桓子之妻言若生男告公而立之】女也則肥也可【肥康子也】季孫卒康子即位既葬康子在朝【在公朝也】南氏生男正常載以如朝告曰夫子有遺言命其圉臣曰南氏生男則以告於君與大夫而立之今生矣男也敢告遂奔衛康子請退【退辭位也】公使共劉視之【共劉魯大夫】則或殺之矣乃討之【討殺者】召正常正常不反【畏康子也】
  子路篇
  子適衛冉有僕章
  明帝尊師重傅臨雍拜老
  東漢禮儀志明帝永平二年三月上始帥羣臣躬養三老五更于辟雍【三老老人知天地人事五更老人知五行更代之事者名三五者取象三辰五星天所因以昭明天下者明帝紀三老謂李躬年耆學明五更謂桓榮授帝尚書也帝帥羣下之臣則奉養之于辟雍天子之學】三老五更皆服都紵大袍單衣皂緣領袖中衣冠進賢【吉緇布冠也又儒者之服也前高二寸後高三寸長八寸公侯三梁太傅司空司徒著進賢冠三梁冠黑介幘】扶玉杖【策玉飾之杖】五更亦如之不杖皆齋於太學講堂其日【吉日也】乘輿先到辟雍禮殿御坐東廂遣使者安車迎三老五更【安車坐乘之車也以蒲裹輪令老者坐而安穩也遣使者以此車迎三老五更就車】天子迎於門屏交禮【報拜也】道自阼階三老升自賓階至階天子揖如禮三老升東面三公設几九卿正履天子親袒割牲執醤而饋執爵而酳【音胤漱也】祝鯁在前祝饐在後【老人食多哽咽故置人於前後祝之令其不哽咽也】五更南面三公進供禮亦如之明日皆詣闕謝恩以見禮遇大尊顯故也
  唐太宗大召名儒增廣生員
  唐書儒學傳貞觀六年詔罷周公祠【初祀周公至此乃罷】更以孔子為先聖顔氏為先師盡召天下惇師老德以為學官數臨幸觀釋菜命祭酒博士講論經義賜以束帛【太宗幸國子監觀釋奠孔聖之禮命祭酒孔頴逹講孝經賜祭酒以下至諸生高弟幣帛有差】生能通一經者得署吏廣學舍千二百區諸生員至三千二百自玄武屯營飛騎皆給博士受經能通一經者聽入貢限四方秀艾挾策負素坌【去聲】集京師文治煟【于貴反】然勃興於是新羅【新羅弁韓苗裔也漢樂浪地横千里縱三千里東距長人東南日本西自濟南瀕海北高麗而王居金城環八百里】高昌【直唐京師西四千里而贏其横八百里縱五百里凡二十一牧王都交河城漢車師前王廷也】百濟【扶餘别種也直唐京師六千里而贏濱海之隅西界越州南倭北高麗皆踰海乃至東新羅也王居東西二城】吐蕃【本西羌屬盖百有十五種散處河湟江浪間而性勃窣野南涼秃髪利鹿狐之後】高麗【本扶餘别種也地東跨海距新羅南亦跨海距百濟西北渡遼水與營州接比靺鞨其君居平衮城亦謂長安城漢樂浪郡也去唐京師五千里而贏】等羣酋【慈秋反】長【上聲】並遣子弟入學鼓笥踵堂者凡八千餘人紆侈袂曳方履誾誾秩秩雖三代之盛所未聞也
  苟有用我者章
  蓋為衛靈公不能用而發【見孟子萬章下】
  冉子退朝章
  語意與魏徵獻陵之對略相似
  唐書魏徵傳【徵字玄成太宗拜徵特進知門下省事魏州曲城人】文德皇后既葬【文德后即太宗后也后死而既葬是為昭陵】帝即苑中作層觀以望昭陵引徵同升徵熟視曰臣昏眊不能見帝指視之徵曰此昭陵邪帝曰然徵曰臣以為陛下望獻陵【獻陵乃太宗之毋陵也】昭陵則臣固見之帝泣為毁觀【帝感悟徵言之幾泣而遂毁其觀】
  定公問一言章
  如幾如式
  詩小雅楚茨如幾【音機】如式【幾期也春秋傳曰易幾而哭是也】
  憲問篇
  愛之能勿勞乎章
  禽犢之愛婦寺之忠
  東漢楊彪傳彪子脩為操所殺操見彪問曰公何瘦之甚對曰愧無日磾【讀作密低】先見之明猶有懷老牛舐【神旨反】犢之愛操為之改容
  詩大雅瞻仰匪教匪誨時維婦寺【刺幽王嬖褒姒任奄人以致亂之詩寺奄人也蓋其言雖多而非有教誨之益者是惟婦人與奄人耳】
  為命裨諶草創之章
  鄭國之為辭命必更此四賢之手而成
  左傳襄公三十一年北宫文子相衛襄公以如楚過鄭印段迋【于況反】勞於棐林如聘禮而以勞辭文子入聘【報印段】子羽為行人馮簡子與子太叔逆客事畢而出言於衛侯曰鄭有禮其數世之福也其無大國之討乎詩云誰能執熱逝不以濯禮之於政如熱之有濯也濯以救熱何患之有【此以上文子辭】子產之從政也擇能而使之馮簡子能斷大事子太叔美秀而文【其貌美其才秀】公孫揮能知四國之為【知諸侯所欲為】而辨於其大夫之族姓班位貴賤能否而又善為辭令裨諶能謀謀於野則獲【得所謀也】謀於邑則否【此才性之敝】鄭國將有諸侯之事子產乃問四國之為於子羽且使多為辭令與裨諶乘以適野使謀可否而告馮簡子使斷之事成乃授子太叔使行之以應對賓客是以鮮有敗事北宫文子所謂有禮也
  或問子產子曰惠人也章
  子產之政不專於寛
  左傳昭公二十年鄭子產有疾謂子太叔曰我死子必為政唯有德者能以寛服民其次莫如猛夫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鮮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翫之【狎輕也】則多死焉故寬難【難以治】疾數月而卒太叔為政不忍猛而寛鄭國多盜取人於萑【音丸】苻【音蒲】之澤【萑苻澤名於澤中刼人】大叔悔之曰吾早從夫子不及此興徒兵以攻萑苻之盜盡殺之盜少止
  子西能遜楚國立昭王而改紀其政
  左傳昭公二十六年楚平王卒令尹子常欲立子西【子西平王之長庶】曰太子壬弱其母非適也【壬昭王也】王子建實聘之子西長而好善立長則順建善則治王順國治可不務乎子西怒曰是亂國而惡君王也【言王子建聘之是彰君王之惡】國有外援不可瀆也【外援秦也瀆慢也】王有適嗣不可亂也敗親速讎【不立壬秦將來討是速召仇也】亂嗣不祥我受其名【受惡名】賂吾以天下吾滋不從也【滋益也】楚國何為必殺令尹令尹懼乃立昭王
  定公六年吳太子終纍敗楚舟師【終纍闔閭子夫差兄舟師水戰】獲潘子臣小惟子【二子楚舟師之帥】及大夫七人楚國大惕懼亡子期又以陵師敗於繁陽【陵師陸軍】令尹子西喜曰乃今可為矣【言知懼而後可治】於是乎遷郢於鄀【音若】而改紀其政以定楚國【傳言楚賴子西以安南人謂陸為陵】
  卒召白公以致禍亂【見大學或問下】
  荀卿所謂與之書社三百
  荀子仲尼篇齊桓公有天下之大節焉夫孰能亡之【大節謂節義也】倓【徒甘反】然見管仲之能足以託國也是天下之大知也【倓安也安然不疑也】安忘其怒出忘其讎遂立以為仲父是天下之大決也立為仲父而貴戚莫之敢妒也與高國之位而本朝之臣莫之敢惡也與之書社三百而富人莫之敢距也【書社謂社之戶口書於版圖周禮二十五家為社距敵也言齊之富人莫有敢敵管仲者】貴賤少長莫不秩秩焉從桓公而貴敬之是天下之大節也
  臧武仲以防求為後於魯章
  武仲得罪奔邾自邾如防
  左傳襄公二十三年孟孫卒公鉏奉羯立之孺子秩奔邾臧孫入哭甚哀多涕出其御曰孟孫之惡子也而哀如是季孫若死其若之何臧孫曰季孫之愛我疾疢也孟孫之惡我藥石也美疢不如惡石夫石猶生我疢之美其毒滋多孟孫死吾亡無日矣十月孟氏將辟【婢亦反】藉【音借】除於臧氏【辟穿藏也於臧氏借人除葬道】臧孫使正夫助之【正夫遂正】除於東門甲從【才用反】已而視之【畏孟氏故從甲士視作者】孟氏告季孫季孫怒命攻臧氏【見其有甲故】臧紇斬鹿門之關以出奔邾【魯南城東門】臧武仲自邾使告臧賈且致大蔡焉【蔡出龜因號大龜為大蔡】曰紇不佞失守宗祧敢告不弔紇之罪不及不祀子以大蔡納請其可賈曰是家之禍也非子之過也賈聞命矣再拜受龜使為以納請【賈使為為已請】遂自為也臧孫如防使來告曰紇非能害也知不足也【言使甲從已但慮事淺耳】非敢私請苟守先祀無廢二勲【二勲文仲宣叔】敢不辟邑乃立臧為臧紇致防而奔齊【與之田邑】
  晉文公譎而不正章
  然桓公伐楚仗義執言
  左傳僖公四年春齊侯以諸侯之師侵蔡蔡潰【齊桓公霸諸侯攘夷狄尊天子蔡自北杏一與中國之會而弃我諸姬甘心黨楚故齊帥諸侯伐楚而先事侵蔡潰蔡者先披楚之黨也】遂伐楚楚子使與師言曰君處北海寡人處南海唯是風馬牛不相及也【牝牡相誘曰風言雖馬牛風逸牝牡相誘亦不相及喻齊楚遠不相干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管仲對曰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大【音太】公曰五侯九伯女實征之以夾輔周室賜我先君履【履所踐履之界】東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于穆陵【索隱曰淮南有故穆陵門是楚之界】北至于無棣【索隱曰無棣在遼西孤竹服䖍以為太公受封境界所至不然也蓋言其征伐所至之域也】爾貢包茅不入【以下皆責楚討罪之辭包裹束也禹貢荆州包匭菁茅蓋取三脊之茅包裹匭匣盛之以貢周】王祭不共【音供】無以縮酒【祭祀必束茅而灌之以酒為縮酒】寡人是徵【徵亦問也】昭王南征而不復【昭王周成王孫南廵狩濟漢水舟壞而溺死】寡人是問對曰貢之不入寡君之罪也敢不共給昭王之不復君其問諸水濱【蓋昭王時漢非楚境故楚不服其罪】師進【楚不服罪故復進師】次干陘【楚語云先君蚡冒之所服陘隰也陘必為楚之要地故齊以諸侯之師進而據之焉】夏楚子使屈完如師【屈完楚大夫】師退【屈完請盟故退師】次于召陵【次于召陵之地以聽楚成】
  文公則伐衛以致楚而隂謀以取勝
  左傳僖公二十八年春晉侯將伐曹假道於衛【曹在衛東故也】衛人弗許還自南河濟【從汲郡南渡出衛南而東】侵曹伐衛正月戊申取五鹿【衛地】楚人救衛不克公懼於晉殺子叢以說焉【召子叢而殺之以謝晉說音悦】謂楚人曰不卒戍也晉侯圍曹門焉多死曹人尸諸城上【磔晉死人於城上】晉侯患之聽輿人之謀曰稱舍於墓【輿衆也舍墓為將發塜】師遷焉曹人兇懼【遷至曹人墓兇兇恐懼聲】因其兇也而攻之三月丙午入曹數之以其不用僖負羈【賢人也】執曹伯分曹衛之田以卑宋人楚子入居于申【申在方城内】使子玉去宋曰無從晉師子玉使宛春告於晉師曰請復衛侯而封曹臣亦釋宋之圍子犯曰子玉無禮哉君取一臣取二【君取一以釋宋圍惠晉侯臣取二復衛曹為己功】不可失矣【言可伐】先軫曰子與之定人之謂禮楚一言而定三國我一言而亡之我則無禮何以戰乎不許楚言是棄宋也救而棄之謂諸侯何【言將為諸侯所怪】楚有三施我有三怨怨讎已多將何以戰不如私許復曹衛以攜之【私許二國使告絶于楚而後復之攜離也】執宛春以怒楚既戰而後圖之公說乃拘宛春於衛且私許復曹衛曹衛告絶於楚子玉怒從晉師己巳晉師陳于莘北【云云】楚師敗績晉師三日館穀【館舍也食楚軍穀三日】
  桓公殺公子糾章
  春秋傳齊襄公無道
  左傳莊公八年齊侯使連稱管至父戍葵丘【二人皆齊大夫戍守也葵丘齊地臨淄縣西有地名葵丘】瓜時而往曰及瓜而代期【音基】戍公問不至【問命也】請代弗許故謀作亂僖公之母弟曰夷仲年生公孫無知有寵於僖公衣服禮秩如適【適太子】襄公絀之二人因之以作亂【二人連稱管至父】十二月遂弑襄公而立無知初襄公立無常【政令無常】鮑叔牙曰君使民慢亂將作矣奉公子小白出奔莒【鮑叔牙小白傅小白僖公庶子】亂作管夷吾召忽奉公子糾來奔【管夷吾召忽皆子糾傅也子糾小白庶兄來不書皆非卿也】九年春雍廩殺無知【雍廩齊大夫】夏公伐齊納子糾桓公自莒先入秋師及齊師戰于乾時我師敗績鮑叔帥師來言曰子糾親也請君討之【鮑叔乘勝而進軍志在生得管仲故託不忍之辭】管召讎也請受而甘心焉【管仲射桓公故曰讎甘心言欲快意戮殺之】乃殺子糾于生竇【魯地】召忽死之管仲請囚鮑叔受之及堂阜而税【他活反】之【堂阜齊地東筦蒙隂縣西北有夷吾亭或曰鮑叔解夷吾縛於此因以為名】歸而以告曰管夷吾治於高傒【音奚高傒齊卿高敬仲也言管仲治理政事之才多於敬仲】使相可也公從之
  九春秋傳作糾
  左傳僖公二十六年齊孝公伐我北鄙公使展喜犒師曰昔周公太公股肱周室夾輔成王成王勞之而賜之盟曰世世子孫無相害也載在盟府【載載書也】太師職之【職主也太公為太師兼主司盟之官】桓公是以糾合諸侯而謀其不協彌縫其闕而匡救其災昭舊職也
  管仲非仁者與章
  後漢書引此文莫字上有人字
  應劭字仲遠獻帝時奏議曰昔召忽親死子糾之難而孔子曰經於溝瀆人莫之知鼂氏之父非錯刻峻能自隕其命班固亦云不如趙母指括以全其宗
  桓公兄也子糾弟也
  前漢淮南厲王長高帝少子也文帝即位厲王驕恣不用漢法出入警蹕稱制自作法令數上書不遜順文帝重自切責之【重難也】時帝舅薄昭為將軍尊重上令昭與厲王書諫數之曰昔者周公誅管叔放蔡叔以安周齊桓殺其弟以反國【韋昭曰子糾兄也弟者諱也】秦始殺兩弟遷其母以安秦
  唐之王珪魏徵不死建成之難
  唐書魏徵傳入關隱太子引為洗馬【太子建成也洗馬官也】徵見秦王功高隂勸太子早為計【秦王太宗也建成弟封為秦王】太子敗【太宗伏兵於玄武門建成元吉至臨湖殿覺變即跋馬東歸宫府太宗射建成殺之】王責謂曰【秦王責魏徵曰】爾閲吾兄弟奈何【閲間也】荅曰太子蚤從徵言不死今日之禍王器其直無恨意【器重也】即位【太宗即帝位】拜諫議大夫
  王珪傳【珪字玠叔世居郿僧辯之孫】建成為皇太子授中書舍人遷中允禮遇良厚太子與秦王有隙【太子黨中小人疾秦王功高相猜忌有隙】帝責珪不能輔導流嶲州太子已誅太宗召為諫議大夫
  公叔文子章
  諡法亦有所謂錫民爵位曰文【見前孔文子章】
  子言衛靈公之無道也章
  無競維人四方其訓之
  詩大雅抑篇
  陳成子弑簡公章
  事在春秋哀公十四年
  齊簡公之在魯也闞止有寵焉【簡公悼公陽生子壬也闞止子我也事在六年】及即位使為政陳成


国学迷 四書引左彙解十卷 良朋彙集經驗神方五卷補遺一卷 十竹齋書畫譜 遼史一百十五卷 窕言二卷 漢書評林一百卷 杜荀鶴文集三卷 清皇帝聖訓一千二十二卷 阿哈覺羅誠靖公行述一卷 □園叢書 經餘必讀八卷續編八卷三編四卷 [光緒]肥城縣志十卷首一卷 可也簡廬筆記一卷 隋書八十五卷 趙文恪公遺集趙文恪公自訂年譜 孫徵君日譜錄存三十六卷 楊園全集五十四卷 慧山記四卷 晨風閣叢書二十二種 歸田瑣記八卷浪跡叢談十一卷浪跡續談八卷 孔氏家語十卷 梅村詩集箋注十八卷 李翰林年譜一卷 二本五彩輿總本 佛國記一卷 格齋四六一卷 東華絕句十卷 讀通鑑論三十卷 聊齋先生遺集 京畿金石考二卷 會典簡明錄一卷 莊子十卷 [康熙]德安縣志十卷 不可錄三卷 唐書二百二十五卷 二家詞鈔五卷 輿地碑記目四卷 女科八卷 古本尚書表注二卷 廣輿記二十四卷 醒世姻緣傳一百回 飲綠山堂詩集二十卷 南天痕二十六卷 素問玄機原病式二卷 通志堂經解 二洪遺稿二種九卷 嶺南三大家詩選二十四卷 [湖南衡陽]郭氏六修族譜四十八卷首三卷末三卷 萍因蕉夢十二圖題辭二卷 曾文正公家書十卷家訓二卷 泊如齋重修宣和博古圖錄三十卷 寫定尚書不分卷 戊笈談兵十卷 伊川擊壤集二十卷集外詩一卷 重華宮雜箱堪用 新刻時調真本唱口九絲絛全傳 說文楬原二卷 李氏句股術補三卷 國語選四卷 荀子二十卷首一卷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梅里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橙阳散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正德颖州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毫县志略(全).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全椒县志 道光来安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南通县图志 光绪海门厅图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南陵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吴县志(一).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吴县志(二) 民国续吴县志稿.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宁国县志 嘉庆绩溪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宝应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宿松县志(一).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宿松县志(二).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当涂县志(一).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当涂县志(二).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怀宁县志 民国怀宁县志补.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时期南京官办银行 南京金融志资料专辑(一).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歙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江阴县续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沛县志 咸丰邳州志 民国邳志补.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泰县志稿.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潜山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石埭备志汇编 宣统建德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续纂山阳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芜湖县志 雍正建平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重修金坛县志 光绪溧水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铜山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镇洋县志 雍正昭文县志 乾隆吴江县志(一).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高淳县志 乾隆句容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民国黟县四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南通志(卷一至卷六).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南通志(卷七十三至卷七十六).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南通志(卷七至卷十三).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南通志(卷三十、卷三十一).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南通志(卷三十七至卷四十一).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南通志(卷三十二至卷三十六).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南通志(卷二十六至卷二十九).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南通志(卷五十五至卷六十一).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南通志(卷五十至卷五十四).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南通志(卷六十二、卷六十三).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南通志(卷六十八至卷七十二).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南通志(卷六十四至卷六十七).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南通志(卷十九至卷二十五).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南通志(卷十四至卷十八).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南通志(卷四十二至卷四十四).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南通志(卷四十五至卷四十九).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六十一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当代方志论文选.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方志考.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旧方志提要.doc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 吴县志(一).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 吴县志(二).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 大丰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 如东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 无锡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 海安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 高淳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交通志·公路篇(1978-2008) 道路运输(草.doc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 文物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交通志·民航篇.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供销合作社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军事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农机具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冶金工业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出版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地震事业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审判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对外经济贸易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工商行政管理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报业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教育志(上、下册).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方言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旅游业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档案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气象事业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海关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海涂开发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盐业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社会科学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税务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粮食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财政志(上、下册).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轻工业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志·陶瓷工业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通志稿 01 大事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通志稿 02 方域志·都水志·建置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通志稿 05 选举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苏省通志稿 灾异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阴市志(一).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江阴市志(二).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泰县方言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泰州方志考略.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泰州旧事摭拾.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洋泾乡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海州直隶州志(一、二册).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涡阳风土记(一).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淮关统志(全).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淳熙新安志(一).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淳熙新安志(二).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清嘉录.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清月浦志·民国月浦里志·清杨行志·民国杨行乡.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灵岩志略.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灵岩记略.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焦山志(二十六卷).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牛首山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献花岩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琴川志 景定建康志(一).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琴川志 景定建康志(二).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甘棠小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皖志列传稿(一、二册).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盋山志(八卷).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盐城县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盐城市志·方言.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盛泽镇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祁门县工商行政管理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绩溪县教育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续纂山阳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续金山志.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至顺镇江志(上、下册).pdf 各地方志/江苏上海安徽/芜城怀旧录 扬州风土记略.pdf 登燕然 登元礼门 邓攸 邓攸身 羝羊 羝羊藩 狄人归元 涤器当垆 笛亭柯 地行仙 地有余 杕杜情 帝阍 帝孙 帝乡 帝乡白云 帝乡近亲 帝御三杰 帝子 颠倒裳衣 颠天 典坟 点漆 电光䃸磹 电驱 凋蒲柳 凋玉树 彫朽 貂蝉 貂蝉长 貂蝉续狗尾 雕虫技 雕虫余技 雕虫之戏 雕弓 雕刻 雕盘五辛 雕朽杇粪 雕鸢墨 雕篆 吊屈悲 钓国手 钓矶 钓叟 钓台 钓坛 钓五湖 钓鱼人 钓舟沧浪 掉臂不回首 掉臂去来 掉尾涂中 蝶成庄梦 蝶梦蘧蘧 蝶梦栩栩 鼎贵高门 鼎湖龙入云 鼎力 鼎迁 鼎铸神奸 鼎祚 定无同 定一尊 定远生入关 东方朔 东风正恶 东阁吏 东郭 东海老叟 东海添筹 东海之水化为田 东家枣完 东邻不窥 东闾斫足人 东门 东门子 东坡纸 东墙命 东求沧海君 东山岑 东山独行 东山风月 东山歌酒 东山居 东山恋 东山期 东山人1 东山人2 东山诗 东山小妓 东山余妓 东施捧心 东堂第一 东堂桂树 东堂桂一枝 东堂一枝 东堂折桂 东武山移 东阳带眼 东岳颓 董贤 动食指 洞庭胶葛 洞庭之乐 栋梁质 斗边槎 斗槎 斗大黄金印 斗量 斗水活涸辙 斗水济枯鳞 豆萁才敏 豆向釜中泣 窦家锦字诗 阇黎饭后钟 毒泾多死 毒水侵泾 独茧 独清 独为醒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